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我与金日成元帅少年时代的一段历史关系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历史教研室 教授 尚钺

一九五五年十月一日

 

    一九二七年秋,我在国民党的酷刑,虐害之下,病倒在浙江省陆军监狱,由于一个朝鲜籍医官对政治犯的同情,我于一九二八年初被保出外医治。因这个机会,我逃到了东北,改名谢仲武,由于楚图南同志的介绍,到吉林毓文中学任国文教师。这个学校有不少朝鲜被迫流亡到东北的学生。

    这个时期,正是张学良接受了蒋匪的命令,实行所谓“换旗”不久之后,蒋匪特务组织的公开活动,已开始由沈阳伸入吉林。

    毓文中学在吉林省是一个比较进步的学校,也是蒋匪特务注意的目标,虽然他们在当时还没有足够的力量来控制这个学校。

    我进入毓文中学的时候,蒋匪帮也正在积极打入这个学校。有的教员被收买了,还有一些是新由教育厅派来的国民党反动分子,如教务主任高某,训育主任何某,体育主任马某,都是该校老教员,这一时期都成了国民党党员,并渐渐露出憎恨学生进步活动的言语和情绪。这些人在毓文组成了一个反动小集团,以各种方式破坏学生进步活动,甚至将图书馆的进步书籍收藏起来。另外,他们又一致地歧视占学生人数比重不小的朝鲜籍学生。

    但是,同学的活动却更为积极,成立班会,组织演讲会,辩论会,出壁报,订阅进步刊物等等。我感到学生中进步组织是存在的,但不清楚是党的,还是共产主义青年团的。为着帮助党和团推动工作,我选择了一些李大钊、高尔基、鲁迅先生等革命青年导师的文章,进行启蒙式的讲解。

    因此,不拘汉族和朝鲜同学,都与我很接近。我的屋中,经常挤满了充沛着正义勇敢精神的活泼可爱的孩子。这些同学中间,在一年级乙班有一个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说话不多但很准确的朝鲜籍的同学,名字叫金成柱,这就是今日领导朝鲜人民解放祖国的金日成元帅。

    当时他在一年级乙班,是毓文中学的新学生,他常和其他的同学来我处,但每次他是说话最少的一个。我很注意他这个特点。他是我感觉出它虽然年纪很小(约十五六岁),却在精神深处隐藏着祖国沦亡的惨重的伤痛。

    为着稍微满足一点他和许多进步同学对我的要求,我尽我的能力和尽快地为他们改作文,并在作文本子上提出鼓励进步和批判不正确思想的冗长批词。因此,形成了谁的文章上,我改得少或批词简短,就表现不满足的风气。特别是对朝鲜籍同学,我曾着重鼓励他们对日本帝国主义及朝鲜出卖祖国的地主阶级的仇恨,并激励他们友爱团结恢复祖国的意志。

    自然,我的这种做法,一方面虽对青年们多少有些影响,但另方面却使贩毒分子对我与进步同学更加嫉视。

    每逢星期日或假日,我与许多进步同学,经常到吉林背后的北山,或龙潭,或其他风景幽美的地方去旅行。金成柱虽然平素很沉默,但是到了出外游玩的时候,他总是显出一般健壮青年的喜好活动,爱说爱笑的活跃精神,爬山、游泳、冬日溜冰。他的身体很好,提的问题也多,所有关于文学、艺术,乃至社会科学的问题,几乎他没有不问的,而他特别沉重和屡次询问的问题,就是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在政治上、经济上和文化上侵略的各种问题。记得有一次他谈到安重根,当我谈到反对日本帝国主义,采用安重根式的恐怖主义手段是不妥当的,他立时惊悟到反对帝国主义侵略决不是搞掉一两个大财阀的走狗所能解决的。必须教育人民群众,提高人民群众的觉悟性,组织人民群众。

    我利用课堂,讲述帝国主义侵略及反对帝国主义的各种问题。我搜集了当时中国关于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论著,拟了一个提纲,为同学作了约一个多礼拜的专题演讲。这演讲,对东北的汉族和朝鲜族的在日本帝国主义的直接和间接侵略压迫下的青年来说,是特别能够领会的。许多进步同学,尤其是金成柱的笔记,记的又清楚,又详细。

    使我感觉最深的,当时在毓文虽然有许多中国同学(包括汉族、朝鲜族)和朝鲜同学,但一般人还存在着狭隘的民族情感的隔阂。而金成柱和一般进步的汉族、朝鲜族同学相处的很融洽。他不仅和班上所有的同学相处得很和谐,而且他每次到我住室里来的时候,经常是和进步的同学一块儿,使我感觉到他与中国同学之间没有任何隔阂。这一方面固然是由于当时党或团的教育,另一方面也说明他的善于团结群众、基本上从自己幼稚心灵中在消灭着这种落后的界限。自然,对于若干汉族的反动教员,特别是他们其实朝鲜籍同学的恶劣作风,他是深沉的怀着愤怒的。

    这时反动教员国民党分子冯某,威胁校长李光汉,要开除进步的同学,特别是进步的朝鲜籍同学,并且说:“不把这些捣乱分子提溜起来,学校的课程无法进行”。又诬蔑朝鲜同学说:“这些高丽棒子都是日本间谍”。这就暴露出国民党反动派准备迫害进步同学,特别是迫害朝鲜进步同学的卑鄙阴谋。在毓文中学国民党反动派迫害进步同学和中鲜同学反对反动派压迫的斗争,日益尖锐起来。这样一来,反动派就更加仇视进步同学,并特别注意金成柱。如有一次在教员中间闲谈时,体育主任马某就说:“这些高丽棒子最坏咧,你看,金成柱这家伙见之仇视我们中国教员”。这是企图激发中国教员对朝鲜籍同学,特别是对金成柱的恶感的阴谋。当时我反驳说:“他年纪很青,不知事的情形是有的,仇视中国教员的情形我还未发现”。马某立即说:“不要看他年纪小,心里鬼多着咧”。由此,我立即感觉到这些反动的恶狗,已经在阴谋着要以每日围绕着我的闪跃着光芒的青年,作为他们向蒋匪报功升官发财牺牲品的准备了。

    我在课堂上日益辛辣地讽刺着这些卑鄙无耻的反动分子,鼓励着一百多个中朝族每日怀着纯真的心,两眼充满着渴望,追求真理的幼稚的灵魂。我教给他们从阶级分析上别别自己的同伴、朋友和敌人,使他们在阶级社会中对人分清界限,仇恨敌人,憎恶自私自利的灰色人,并暗示反动分子的阴险图谋。我教给他们我所闻所见的一切反黑暗势力斗争的伟大革命英雄人物的顽强奋斗的历史和伟绩,鼓励着他们幼稚的英雄的意志。

    这中间我举的例子最使这些英雄的青年孩子感到无比兴趣的,就是我所知道的有关列宁和高尔基艰苦革命斗争的片断知识。譬如,列宁在监狱中如何用牛奶写信,指导外面的同志进行反沙皇的斗争,和列宁为建设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人类美好社会而奋斗的卓绝的事迹的时候,这些青年孩子,特别是金成柱,都从内心中涌出不可遏抑的高兴来。有的说:“咱们要学习列宁”。有的说:“咱们到苏联去”。但金成柱却沉默着。我问他:“你不喜欢到苏联去吗?”他的回答是:“我很想到苏联去学习,可是不把日本鬼子帝国主义赶走,在咱们这里是建设不起社会主义社会的。今天最要紧的还是先赶走日本鬼子”。他对于他的民族和朝鲜人民的深沉热爱与责任心,在他这样幼小的时代,已经有着根深蒂固的基础。所以,他总是问:“用牛奶怎么能写信呢?”“列宁怎么能同外面的同志联系呢?”显然在他幼小的心灵中,此时已经很隐秘地决定着长期的艰苦的与日本帝国主义斗争的决心。因而,要从我的浅薄经验和知识中学习列宁和许多革命工作者的斗争经验了。

    我也教给他们连我自己知道也很少,时间也很幼稚的斗争经验和知识。我很想尽量搜罗一些培育他们建立起共产主义人生观和共产主义,为全世界被压迫被剥削阶级的人民大众而斗争的斗争方法和经验。可惜,当时我不过是比他们大几岁的大孩子,不论是知识和经验,都还是异常浅薄和幼稚的。

    在这样的课堂上,许多进步的学生,都饥渴地希望从我的浅薄幼稚的讲说中,吸取着他们所需要的东西。特别是在一年级乙班的课堂上的前两排,由于他年纪最青,人也最小,对于我的讲话最为注目,尤其是其中我最喜爱的几个最小最进步的同学,其中即有金成柱,今日的金日成元帅,当时为反动派所嫉视的孩子。

    因为在我的课堂是这样的课堂,为着尽我所能帮助每一个同学向他们自己所要求的方向发展,所以作文题目我虽然也出,但经常让他们自拟,让他们能从作文上,获得他们所要求的我的适当帮助。因之,每周一次作文,各种文体,各种意见,都在作文中尽情发表出来。其中,我最深切地记忆着的,就是金成柱的文章,虽然有叙述,有议论,有散文,有诗歌,但却有一个总的精神,那就是团结广大工农群众,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强盗,争取民族自由,解放祖国。在有些叙述里,他尖锐暴露出日本帝国主义在朝鲜穷凶恶极的榨取,暗无天日的压迫;以及朝鲜人民群众被迫害而陷落于颠连困苦,流亡异域,辗转于死亡线上的悲惨生活。因此,在另一些文章里,他就歌颂着朝鲜民族英雄李舜臣,和冒险主义的英雄安重根。

    所有这些,就说明了金日成元帅在少年时代,不仅已把驱逐日本帝国主义,恢复祖国的重担肩负起来了,而且已自这样的幼年时代,努力锻炼自己,多方面地诚恳地吸取为完成自己所负担的历史任务的知识和经验,学习着团结群众,使自己能负担起着一个艰巨而伟大的任务。

    所惜的,只是我的知识不足,斗争经验又十分缺乏,当时未能给他更多的帮助。而且我自己在学期末便被毓文中学的反动分子“欢送”出来,带着我对毓文中学的许多同学的热爱,离开了吉林。

(资料提供:刘晨晨)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