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維四來信和站長回復

2003年8月

 

來信

    很高興收到你的來信!

    我先介紹一下自己和我的朝鮮觀吧:

    我現在就讀於首都師範大學地理系,是個本科生。

    早在1997年,《環球時報》的一篇金正日守孝三年出山的文章把我的視線吸引到了朝鮮半島,那年我十四歲。之後,我對朝也只是稍加關心,對其社會主義一知半解不褒不貶。

    2000年出,一個以外的機會,我買到了鄭萬興譯的金日成回憶錄1-2卷。這本書深深地吸引了我。我又買了3-6卷,讀了起來。從那時起,我真正開始關注朝鮮。這時又逢朝韓峰會,媒體大量報導,使我進一步瞭解半島。我在日壇中學讀書,離朝鮮大使館很近,時常去那個鬧中取靜的地方,看其宣傳欄。抗日反美的無畏精神和6卷本中實事求是路線(無“左”右傾錯誤,相信知識份子)使我擁護主體思想。那時我念高二。

    瞭解的加深,我知道了今天朝鮮人民還吃不飽飯,且這已十年。我應該重新審視我曾熱情擁護的思想和領導,我目前在觀察和思考,對其沒有定論。

    無論如何,我認為朝鮮人民是偉大的人民。他們的堅韌和忠誠值得我們學習。

    另外,我更想認識一個朝鮮同志,瞭解他或她的心態,從而真正瞭解朝鮮。

    對這個網頁,我覺甚好。

    若有可能,我真誠地歡迎你來京發展。這裏朝韓人多,哈韓族多,愛朝的人也不少,一句—群眾基礎好。像金日成在吉林那樣,把人們團結起來,不好嗎?

 

 

回復

    你有心深入瞭解朝鮮,從事實出發得出結論,而不是為既定思想尋找事實根據,這在思想方法上就站穩了腳。很多人爭論朝鮮的是與非不得要領,非黑即白,我是深以為戒的。只要堅持實事求是,客觀評價朝鮮並不困難。功是功,過是過,二者都是事實,不能抵消。我們關注朝鮮的成敗得失,其現實意義就是總結其經驗教訓為我所用。

    我認為主體思想植根於抗日革命的實踐,強調人的主觀努力,並不為錯,但它缺乏更為廣闊的實踐基礎,一部分覺悟高的人可以貫徹得很好,推廣開來,則難免走樣。而且主體思想的哲學基礎比較薄弱,更多的是一種從一部分人(抗日遊擊隊)的經驗出發的人生哲學、處世之道,雖然金正日否認這一點。比較而言,毛澤東思想則厚重許多,因為它有《矛盾論》、《實踐論》這樣一些解答基本哲學命題的理論著作。

    我和朝鮮人目前只有書信聯繫,尚未謀面。但這只是一個方面,即直接經驗。所以我通過積累間接經驗來補充提高,等到有機會直接接觸朝鮮,感受就會更深刻。

    北京的發展條件當然最好,但目前仍以我的家鄉武漢為基地,以網路為依託最為妥當,有了足夠實力再入京不遲。

    如你有感想、作品,中朝網願刊登。

 

武漢市朝鮮迷工作室 張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