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在敌后

    一九五二年,在朝鲜战场上,人民军出其不意地迎头痛击了狂妄的美帝国主义者和李承晚伪军。敌人在遭到沉重打击之后,摆出了停战谈判的架式。于是,举世瞩目的朝鲜停战谈判,便在板门店开始了。

    然而,谈判没有进行多久,美方首席代表哈里逊中将,在一九五二年十月八日的谈判桌上,突然单方面无理宣布无限期休会,并十分傲慢地退出了会场,致使停战谈判陷入了僵局。

    喧闹一时的板门店寂静了,全世界都在不安之中注视着它。

    谈判破裂了,疑虑的阴云笼罩在人们的心上:敌人是准备发动更大规模的进攻?还是企图把朝鲜战争扩大为第三次世界大战?要嘛是为了在谈判桌上得到他们在战场上所得不到的东西,想要向朝中方面施加新的军事压力?

    敌人的真正战略意图,究竟是什么?必须首先弄清这一点!朝鲜人民军的无数侦察兵,纷纷被派往敌后……

 

    朝鲜人民军情报部部长,会见了《伦敦消息报》记者、党的地下工作者俞林。

    一辆银灰色的轿车,缓缓行驶在巴黎幽静的柏油路上。

    车内,部长拿一张照片给俞林。

    部长:“他就是报务员。”

    俞林一震:“噢,林弘植!”

    部长也一惊:“你们认识?”

    俞林:“是,四六年在香港见过。”

    部长:“他正在汉城等你,接头地点,将登在《东亚日报》广告栏里,标题是出售公元六世纪前的古玩。”

    俞林:“记住了。”

    部长:“还有,奥涅尔的信,要用的得当,因为他是英国国会有名的议员,地位显赫,CIC不可能不注意他。”

    俞林:“是。”

    …………

    部长:“还有什么话?趁着没分手,快说吧。”

    俞林犹豫地:“我,就想回平壤去看看!哪怕站一站也好。”声音满含恳切之情。

    部长理解地:“知道!你一个人,长期在国外……可我们的心,始终是和你在一起的!等胜利那一天,回平壤见吧!”

    俞林深情地:“平壤见!”

 

    一架国际航空班机,从巴黎起飞,途经伊斯坦布尔,新德里、香港、东京,飞往朝鲜的汉城。

    机舱内坐着来自世界各国的旅客。

    《伦敦消息报》记者俞林也坐在席位上。此刻,他正陷入深深的思索中……

    一九四二年,他被日本帝国主义拉到南洋的一个孤岛上,当“学徒兵”。他不堪忍受日本人的虐待,毅然逃出虎口,只身来到香港。在那里,俞林遇上了身患重病、生命垂危的英国军官莱尔逊。俞林同情他,千方百计为他奔走,求医治病,两人结下了友谊。

    莱尔逊的父亲奥涅尔,是英国一位有名望的国会议员。战争结束后,奥涅尔为了报答俞林对他儿子莱尔逊的救命之恩,特地把俞林接到英国,并供给他在剑桥读书的一切费用。俞林以优秀的成绩,读完剑桥大学的全部课程,毕业后当上了《伦敦消息报》的新闻记者。

    俞林虽然在英国过着舒适的生括,也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但他时刻没有忘记自己的祖国,日夜牵挂着年迈的老母。故乡平壤的一切,时时唤起他无限的眷恋,尤其是那失去祖国的痛苦,在他心灵的深处,刻下了永世不能磨灭的烙印,从而,也使他深深地体会到,一个人若没有祖国,就没有一切,就失去了作为—个人的尊严和权利。所以,他虽然身在异国,而心却始终和祖国紧紧地连在一起。

    后来,朝鲜劳动党把他培养成为一名优秀的地下工作者。这次,他接受了人民军总部的指派,前往汉城侦察敌人的军事秘密……

 

    国际航空班机徐徐降落在汉城机场。

    旅客们走下舷梯,机场上熙熙攘攘,一片嘈杂,联合国记者团的记者全来了。

    俞林忙着同前来迎接的日本记者中村等人一一握手寒暄,他们早已是老相识了。

    “俞林!”有人高声喊叫,随着走上前来,兴奋地握住俞林的手。

    他是俞林在剑桥大学的同学,现任南朝鲜李承晚伪军陆军新闻处处长,名字叫朴茂。今天,特意亲自驾车前来迎接俞林。

    朴茂:“还认识我吗?”

    俞林惊喜地:“朴茂!怎么能不认识,你是我大学的同学。”打量着朴茂,轻轻摇头,“真没想到,你穿上了军装。”

    朴茂:“我也没想到,你成了一位如此有名的新闻记者。”

    俞林:“你太客气了。”

 

    吉普车里。

    朴茂驾驶着车羡慕地:“你这些年,在伦敦和巴黎的上流社会中,有美女陪伴,杯觥交错,挥笔成章,真够惬意的了,可知道,咱这荒凉的故国山川,正在血流成河。”

    俞林微微一笑:“你这是指责我抛弃祖国吗?”

    朴茂歉意地:“仗打得太久了,看见你们从和平环境里来的人,不免嫉妒。”

    俞林:“这是可以理解的。”

    吉普车驶过之处,公路两旁弹坑累累,被烧毁的汽车、辎重东倒西歪,一片战痕。吉普车开到十字路口,交通被断绝了。

    嘟!——一辆小轿车疾驶而过。

    俞林:“车里的人是谁?”

    朴茂:“克尔顿博士。”

    俞林暗自一惊:“克尔顿?!”

    朴茂:“他一出动,肯定是有大事!”

    “气魄真大!”俞林望着远去的轿车,羡慕似地说。

    俞林想起,总部向他交待任务时,曾着重提到达乌灵·克尔顿。他是一个重要人物,躲在朝鲜停战谈判的幕后,代替白宫,操纵着朝鲜战场上的战略。俞林深知自己此行深入敌人心脏,开展侦察活动,条件恶劣,困难重重,而阴险狡滑的克尔顿,正是他的对手。

 

    朴茂把俞林送进了汉城的一家豪华的旅馆里。

    经理开门进来,彬彬有礼地:“先生,睡得好吗?”

    俞林:“算我幸运,没得感冒。”

    经理抱歉地:“暖气出了故障,屋子有点冷,给您拿个电炉来吧?”

    俞林:“不必了,洗个热水澡就可以了。”

    经理:“英国大使馆给您来过电话,联合国军办事处给您送来了文件。”他忽然看见橱柜上的雕塑,眼睛一亮,“这是舒伯特吗?”

    俞林点头:“你也喜欢他的音乐?”

    经理:“舒伯特是世界三大著名音乐家之一!”闭了一下眼睛,“他可真是音乐之神!”

    俞林:“你很崇拜他?”

    经理:“他的音乐使我陶醉……噢,这塑像,是从英国带来的吗?”

    俞林:“不,在威尼斯买的。”

    经理:“啊,威尼斯,和平的音乐之城!可我们这儿,真是一塌糊涂!”

    俞林:“九点钟,请你把报纸准时送来!”

    经理:“是!”礼貌地开门退出去。

    俞林在室内踱来踱去,深深地思索着,自己已经步入虎穴,应该尽早和弘植同志联系上。

    可是,弘植同志在哪里呢?

    林弘植正在桂林印刷所,忙于印刷业务。他的公开身分是桂林印刷所的经理。

    门开了,公务员给他送来了报纸。

    林弘植接过报纸,目光迅速地搜寻着。突然,他看见了俞林抵达汉城的重要消息。

 

    俞林的到来,给自己的同志带来了巨大的喜悦;同时,也引起了各方面敌人的注意。其中,最感兴趣的是朴茂。因为在南朝鲜伪军内一个极端反动的青年军官组织,正在策划阴谋推翻李承晚政府,建立新的军事独裁政权。这个组织的头目是金华地区伪军军长申载旋少将,而朴茂正是申载旋的心腹。朴茂匆匆赶到他的上司申载旋办公室,研究如何拉拢俞林,借助他的身分和地位,为反动的青年军官组织服务。

    朴茂兴奋地说:“俞林是很有名望的记者,若肯帮我们的忙,年轻军人执政后,就能得到欧洲列强的支持!”

    申载旋也饶有兴趣地说:“那,就把这项外交重任,委派给你吧。”

    朴茂忙摇头摆手:“要杀共产党,或者干掉老家伙李承晚,我都不费吹灰之力。可是,要和伦敦、巴黎的政治家打交道,我一个武夫,恐怕还要靠您多指点。”

    申载旋沉吟半晌点头说:“可以!找个适当时机,我亲自见见俞林。”他又叮嘱:“近来,李承晚的密探,好象也闻到了味,你要注意,不能让俞林和他们勾搭上。”

    朴茂把握十足地:“我一定能把俞林控制在我的手里。”

    不久,俞林来汉城后的第一篇大块文章,在《伦敦消息报》上发表了。他认为战争的双方势均力敌,第三次世界大故打不起来,哈里逊将不得不回到谈判桌上来。俞林的文章引起轰动,纽约、加拿大等报纸,都纷纷加以转载。正在英国竞选的奥涅尔,也为此多得了不少选票。美军在汉城的司令部,专门就这篇文章召开了会议。联合国记者团的记者们,都羡慕俞林名利双收,又发了一大笔财。

    这一切,不能不引起敏锐的美军谍报队队长克劳斯的注意。他暗中开始调查俞林的底细了。

 

    朴茂邀请俞林参加夜总会。尽管是战争时期,盛宴美酒照样的豪华,汉城上层社会的各界人士,都抱着各自不同的目的赶来寻欢作乐。朴茂以自己能在这样的场合,和俞林坐在一起,亲热地畅谈剑桥大学时的生活,感到无比地欣慰和荣耀。

    一些外国人,带着夫人和舞伴,随着阵阵乐曲的靡靡之音,翩翩起舞。

    俞林不无感慨地说:“人们为什么总喜欢这样疯狂地跳舞?”

    “那么,你希望什么?”朴茂试探地问。

    俞林一本正经地回答:“结婚!”

    朴茂若有所思:“噢,伊斯坦布尔曾有信寄给你,是情书吧?”

    俞林避而不答,反问朴茂:“你有妻子吗?”

    朴茂得意地拿出照片,递给俞林。

    照片上,朴茂抱着女儿和妻子并排坐着,申载旋在他们的身后。

    俞林端详着不由露出了羡慕的神情,斟酒为朴茂祝贺。

    朴茂趁机将话题引向深处:“我看你当记者,不过是为了实现更大野心的一种手段。”

    俞林冷漠地:“你完全错了,我没有任何野心!”

    朴茂一笑:“没有野心的人,在生活里是不会成功的。”斜睨俞林一眼,“这是巴尔扎克说的。为实现野心,我想劝你去干一件大事。”

    俞林一笑:“福音书第十八章有一段,是这样说的,诱惑别人走上邪路的人,应该给他系上绞索,扔到大海里。”

    俞林的目光望着一个装束华丽的夫人。她的名字叫简纳特,是克尔顿的夫人。

    这时,窗外响起了汽车的喇叭声。接着,门开处,美军谍报队队长克劳斯带着几个军官走进来。其中有一个眉目冷峻的女军官。

    啊!俞林暗暗地吃了一惊,这是一张多么熟悉的面孔啊!

    “和克劳斯一起进来的那个女人是谁?”俞林淡淡地问朴茂。

    “噢,她叫金顺姬,是克劳斯谍报队的防谍中尉,很了不起的一个女人,不久前,她荣获了范弗里特将军授予的勋章。”朴茂说完便迫不及待地去邀请顺姬跳舞。

    俞林不动声色地观望着,思忖着。

    顺姬和朴茂跳罢一支曲子,回到了酒桌前。她注视着舞厅中狂舞的人群,那清秀美丽的脸庞,显得庄重大方而冷峻。

    唔,俞林终于认出来了,她原来是俞林老师的女儿,十年前,他们曾经相爱过。那时候俞林常到她家去,她总穿一身学生制服,显得特别纯洁可爱。俩人志趣相投,又有共同的理想,随着时光的流逝,友谊的加深,爱情悄悄地来到了他们的心上。然而,一九四二年,罪恶的战争,迫使这对情人不得不分手了。后来,顺姬曾给在南洋的俞林写过信说,我永远等待你。可是,今天的猝然相遇,使俞林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昔日的一个那样热爱祖国的姑娘,此刻,怎么竟穿上了敌人的军装,傲岸地出现在俞林的眼前。这不能不使他陷入深深的沉思。

    俞林告别了朴茂,心情沉重地回到了记者团。

    突然,扩音器里传出播音员的声音:“请各位记者注意,新消息!白宫发言人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艾森豪威尔,当选为第三十四届美国总统。”

    记者们欢呼起来:“艾森豪威尔许过愿,他当选总统,立即停止朝鲜战争,这话起了作用。”

    深夜十点,俞林回到旅馆,打开收音机,传出平壤电台播音员的声音:

    “人民军最高司令部公报:除金华地区,今天敌人全面停止了射击,前线一片寂静……”

    俞林从玻璃窗向外望去,看见一车车美军正向后方撤退。

    经理开门进来:“给您送晚报。”

    俞林:“放在那儿吧。”

    经理:“您没听说吗?士兵从前线上下来,正往后方撤哪。”

    经理出去后,俞林凝神思忖起来,他想起艾森豪威尔曾在一次美国银行家举行的小型宴会上公开宣称:“我是一个军人,比起橄榄枝的清香,更习惯火药味。”也许,前线的停止射击和美军的撤退,正是艾森豪威尔的烟幕弹。那么,在烟幕下,他又要做什么呢?

    俞林想,现在该是拿出奥涅尔的信,去接近克尔顿的时候了。

 

    然而,美军谍报队队长、狡滑奸诈的克劳斯上校,捷足先登来拜访克尔顿的夫人简纳特了。他开门见山地说:

    “我为一件不愉快的事来打扰您。”

    出身高贵、颇有魅力的简纳特夫人不以为然地问:“什么事?”

    克劳斯客气地:“听说俞林要来拜访您。”

    克劳斯对简纳特私生活的干预,使她非常反感:“那又怎么样?”

    克劳斯以最大的克制力保持着军人的礼貌,语调冷峻地回答:“我希望夫人最好不要和外边不认识的人接触。这完全是为了克尔顿博士的安全。这一点,我想您是能理解的。”

    简纳特耸耸肩膀,眼皮不撩地说:“我昨天夜里,和伦敦的叔叔通过电话……”

    这时,俞林来了,他递上了伦敦奥涅尔先生的亲笔信和一份珍贵的礼物。

    简纳特又惊又喜地说:“啊,您就是救我哥哥的人!叔父每次来信都提到您。”看了克劳斯一眼,“来,介绍一下吧。”

    俞林很客气地:“《伦敦消息报》特派记者俞林。”

    克劳斯:“上校克劳斯!认识您很高兴。”

    简纳特:“听说叔叔竞选国会议员的时候,曾得到俞林先生的大力帮助!”

    俞林:“谈不上什么帮助,只不过写了一篇报道。”

    克劳斯意味深长地插嘴说:“有时一篇出色的报道,作用往往会超过几十万张选票。”

    简纳特打开了礼盒。

    克劳斯惊奇地:“噢,这真是一份珍贵的礼物!英国北部的克利特人的遗物。”

    俞林一惊:“上校先生,您对考古很有研究?!”

    简纳特笑了:“克劳斯先生从前是考古学家。”

    俞林也笑了:“我在大学的时候,曾读过克尔顿博士的名著《克利特人的后裔》。”

    简纳特更惊喜了:“是吗?”

    俞林有意地把话题引向克尔顿:“奥涅尔先生说,如果博士见了这个,一定会高兴的。”

    简纳特:“是啊,他要在就好了。”

    俞林紧接着问:“他到哪儿去了?”

    简纳特不假思索地:“到八军司令部……”

    “夫人!”显然,克劳斯在提醒简纳特。

    “对不起,我失陪一会。”骄横任性惯了的简纳特起身离去。

    这对克劳斯是一个无言的抗议。

    克劳斯却故作不知地谈起了学术问题,以鉴赏家的口吻说:“从这遗物也可以看出,克利特人是一个非常聪明而又能干的民族。”

    俞林不以为然:“克尔顿博士,在他的书里说,经过漫长岁月的较量,克利特人终于被罗马人同化了。现在罗马人居住的克利地岛,是文化发源地。”

    克劳斯:“但是意大利学术界,是不承认这个观点的。”

    俞林不值一驳地:“那是出于强烈的民族自尊心。”

    简纳特回来了,她似乎已经忘记了刚才的不快:“你们别谈历史了,还是谈谈伦敦的消息吧,奥涅尔叔叔为什么对政治总是那么感兴趣?”

    “他真是个出色的议员,他在下院辩论政府预算问题时,说得丘吉尔哑口无言。”俞林说得有声有色,语气里充满了赞佩。

    “您要在这里住很久吗?”简纳特已经为俞林的风度、学识、神采所倾倒。

    “这,很难说。”俞林望着简纳特。

    “希望您常来做客,”简纳特用她多情的眼睛告诉俞林,她对他很有好感。

    俞林礼貌地垂下眼睛。

    一切都不出克劳斯所料,俞林并非寻常记者,不可等闲视之。他立即返回CIC司令部,调动他的部下,和伦敦取得内线联系,调俞林的全部档案。

    俞林的访问,由于克劳斯在场,没能探听到美军的重要机密,他只好匆匆赶到美国第八军司令部去采访。正巧,联合国军记者团的其他记者也都在这里。

    原来,美国远东军司令麦克阿瑟,正在这里召集南朝鲜傀儡军高级将领,举行紧急会议。门外,岗哨林立,戒备森严,任何人不得入内,记者也不例外,惹得中村等外国记者和美国哨兵大吵不休。

    会议结束了,一辆辆的小车,在呜呜的喇叭声中,从司令部的院里鱼贯地开出来。

    记者们蜂拥而上,抢拍自己需要的素材。

    俞林忽然发现,伪军军长申载旋也坐在一辆小车里,飞速地开过去。瞬间,一个新的念头,从他的脑海里闪现出来,对,可以从这个人身上打开个缺口……

    他思考着,放慢了脚步:要这样做,必须通过朴茂!

 

    此刻,朴茂的办公室里,正灯火辉煌。

    南朝鲜军里的一部分极右翼青年军官,聚在这里商讨反政府的事情,听见门铃响,他们立即停止吵嚷,摆出赌博的样子。

    朴茂开门见是俞林,高兴地:“噢,是你,太好了!”

    俞林抱歉地:“深夜来打搅你,真对不起。”

    朴茂热情地让俞林:“别客气,里边坐。”

    俞林惊讶地:“这么多客人!”故作要退出去的样子。

    朴茂拉着他向大家介绍:“来,认识一下,彼此都是好朋友。这位是有名的记者俞林先生。”

    军官:“我读过您的文章,佩服至极!”

    又一军官:“来,俞林先生,和我们杀一盘,十美元。”

    俞林摆手:“不,不,我不敢上阵,甘败下风,你们玩吧。”转向朴茂,“我找你有点事。”

    朴茂望望俞林:“走,咱们到那屋去。”说着领俞林走出屋,“什么事,你的脸色很不好。”

    俞林没情绪地:“我想回英国去,不然去马来西亚……反正要离开这里。”

    朴茂一愣:“为什么?”

    俞林愤愤地:“这里太不象话了,今天,我去八军司令部采访,竟然不准我入内!克拉克的签证,等于一张废纸!哼,见一个小小的韩国军长,竟然比见英国女皇还难。好,我走!”他越说越怒不可遏。

    朴茂被俞林的气势镇住了,睁大眼睛望着。

    俞林继续发泄:“我要给伦敦、巴黎的大报写评论!好好宣传一下你们韩国军人的德性!哼,丘八指挥,蠢猪!”看一眼朴茂,改口说:“对不起,请原谅。”

    朴茂陪着笑脸:“怪我关照不周,惹你这样激动。今天的会,上级指示禁止指挥官和外界人士接触。唉!”有点炫耀地,“你早跟我说呀!你可以例外嘛!我亲自带你去见申载旋。不过,你也要帮我的忙。”

    俞林故作不解:“我能帮你什么忙?做股票生意?”

    朴茂摇头哈哈大笑:“不,不,你把我那些朋友,都看成商人了吗?朋友,你错了!他们都是韩国政界未来的领导人物!是我的战友!懂吗?我们要和共产主义者血战到底!”

    俞林不懂:“我不懂我的笔杆能帮你什么忙?”

    朴茂诡秘地:“你的笔杆正是我们没有的。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应该去干一番大事!”

    俞林思索着未加可否。

    朴茂:“明天,去找申载旋,让他批准你去金华采访。”

    俞林:“怎么,采访还需要批准?”

    朴茂:“战争时期嘛!不批准,CIC就不给你办通行证。你不知道,龙山车站被炸了,共产党的鼻子真灵,好象知道那里有美国军用列车通过似的。”

    街上,车水马龙,人们来来往往。俞林沿着人行道漫步走来,一边默默地思考着。他已经了解到,韩国军内部,持极右观点的青年军官已经形成集团,朴茂就是其中举足轻重的人物。那么,是谁操纵着他们呢?可能是申载旋!不管怎样,他们已经向他伸出了手,俞林要利用这个机遇……

    这时,迎面走来一个人,和俞林擦身而过。他就是俞林的老战友,也是总部指定和他接头的林弘植。当年,他俩作为日本军铁蹄下的韩国学生兵,曾相识在南洋荒凉的孤岛上,在同一个帐篷里,共同度过了一个个难熬的夜晚。那时,祖国,在他们年轻的心里,是多么的崇高而珍贵啊!一九四四年的一天深夜,他们一起逃离了孤岛。战后,他们在香港第二次见面,林弘植把祖国的问候带给了俞林。从那以后,过去了六年,今天,在荆棘丛生、危机四伏的汉城敌人巢穴里,他们又第三次见面了,互相都认出了对方,他们该有多少亲切的话想说啊!可是,他们没有拥抱,没有握手,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擦身而过了。因为作为一个活动在敌后的地下工作者,除了按照规定的方法接头外,互相是不能随意接触的。俞林似乎不认识弘植,快步走过去连头都没转一下,没有半点留恋;弘植却抑制不住感情,回过头去,深情地望了俞林的背影一眼。

 

    “马顿拿”咖啡馆里,女店主温柔善良的淑英,早已把热咖啡放在桌子上。

    弘植却仍然沉浸在看见俞林的激动之中,忘记了喝咖啡。

    淑英走来微微有点惊讶地:“咖啡都凉了,怎么还没喝?”望着神情显得有些异样的弘植关心地问:“有什么事吗?”

    弘植憨厚地笑笑:“是,我有件事想拜托你,《东亚日报》广告部里,你有认识人吗?”

    淑英想了想说:“有。”

    弘植:“我有个做买卖的广告想要登报。我去过了,他们说要等好多天,所以来找你帮个忙。”

    淑英欣然应允了。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