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在敵後

    一九五二年,在朝鮮戰場上,人民軍出其不意地迎頭痛擊了狂妄的美帝國主義者和李承晚偽軍。敵人在遭到沉重打擊之後,擺出了停戰談判的架式。於是,舉世矚目的朝鮮停戰談判,便在板門店開始了。

    然而,談判沒有進行多久,美方首席代表哈婸馱仃N,在一九五二年十月八日的談判桌上,突然單方面無理宣佈無限期休會,並十分傲慢地退出了會場,致使停戰談判陷入了僵局。

    喧鬧一時的板門店寂靜了,全世界都在不安之中注視著它。

    談判破裂了,疑慮的陰雲籠罩在人們的心上:敵人是準備發動更大規模的進攻?還是企圖把朝鮮戰爭擴大為第三次世界大戰?要嘛是為了在談判桌上得到他們在戰場上所得不到的東西,想要向朝中方面施加新的軍事壓力?

    敵人的真正戰略意圖,究竟是什麼?必須首先弄清這一點!朝鮮人民軍的無數偵察兵,紛紛被派往敵後……

 

    朝鮮人民軍情報部部長,會見了《倫敦消息報》記者、党的地下工作者俞林。

    一輛銀灰色的轎車,緩緩行駛在巴黎幽靜的柏油路上。

    車內,部長拿一張照片給俞林。

    部長:“他就是報務員。”

    俞林一震:“噢,林弘植!”

    部長也一驚:“你們認識?”

    俞林:“是,四六年在香港見過。”

    部長:“他正在漢城等你,接頭地點,將登在《東亞日報》廣告欄堙A標題是出售西元六世紀前的古玩。”

    俞林:“記住了。”

    部長:“還有,奧涅爾的信,要用的得當,因為他是英國國會有名的議員,地位顯赫,CIC不可能不注意他。”

    俞林:“是。”

    …………

    部長:“還有什麼話?趁著沒分手,快說吧。”

    俞林猶豫地:“我,就想回平壤去看看!哪怕站一站也好。”聲音滿含懇切之情。

    部長理解地:“知道!你一個人,長期在國外……可我們的心,始終是和你在一起的!等勝利那一天,回平壤見吧!”

    俞林深情地:“平壤見!”

 

    一架國際航空班機,從巴黎起飛,途經伊斯坦布爾,新德里、香港、東京,飛往朝鮮的漢城。

    機艙內坐著來自世界各國的旅客。

    《倫敦消息報》記者俞林也坐在席位上。此刻,他正陷入深深的思索中……

    一九四二年,他被日本帝國主義拉到南洋的一個孤島上,當“學徒兵”。他不堪忍受日本人的虐待,毅然逃出虎口,隻身來到香港。在那堙A俞林遇上了身患重病、生命垂危的英國軍官賴爾遜。俞林同情他,千方百計為他奔走,求醫治病,兩人結下了友誼。

    賴爾遜的父親奧涅爾,是英國一位有名望的國會議員。戰爭結束後,奧涅爾為了報答俞林對他兒子賴爾遜的救命之恩,特地把俞林接到英國,並供給他在劍橋讀書的一切費用。俞林以優秀的成績,讀完劍橋大學的全部課程,畢業後當上了《倫敦消息報》的新聞記者。

    俞林雖然在英國過著舒適的生括,也有一定的社會地位,但他時刻沒有忘記自己的祖國,日夜牽掛著年邁的老母。故鄉平壤的一切,時時喚起他無限的眷戀,尤其是那失去祖國的痛苦,在他心靈的深處,刻下了永世不能磨滅的烙印,從而,也使他深深地體會到,一個人若沒有祖國,就沒有一切,就失去了作為—個人的尊嚴和權利。所以,他雖然身在異國,而心卻始終和祖國緊緊地連在一起。

    後來,朝鮮勞動党把他培養成為一名優秀的地下工作者。這次,他接受了人民軍總部的指派,前往漢城偵察敵人的軍事秘密……

 

    國際航空班機徐徐降落在漢城機場。

    旅客們走下舷梯,機場上熙熙攘攘,一片嘈雜,聯合國記者團的記者全來了。

    俞林忙著同前來迎接的日本記者中村等人一一握手寒暄,他們早已是老相識了。

    “俞林!”有人高聲喊叫,隨著走上前來,興奮地握住俞林的手。

    他是俞林在劍橋大學的同學,現任南朝鮮李承晚偽軍陸軍新聞處處長,名字叫 朴茂。今天,特意親自駕車前來迎接俞林。

    朴茂:“還認識我嗎?”

    俞林驚喜地:“朴茂!怎麼能不認識,你是我大學的同學。”打量著 朴茂,輕輕搖頭,“真沒想到,你穿上了軍裝。”

    朴茂:“我也沒想到,你成了一位如此有名的新聞記者。”

    俞林:“你太客氣了。”

 

    吉普車堙C

    朴茂駕駛著車羡慕地:“你這些年,在倫敦和巴黎的上流社會中,有美女陪伴,杯觥交錯,揮筆成章,真夠愜意的了,可知道,咱這荒涼的故國山川,正在血流成河。”

    俞林微微一笑:“你這是指責我拋棄祖國嗎?”

    朴茂歉意地:“仗打得太久了,看見你們從和平環境堥茠漱H,不免嫉妒。”

    俞林:“這是可以理解的。”

    吉普車駛過之處,公路兩旁彈坑累累,被燒毀的汽車、輜重東倒西歪,一片戰痕。吉普車開到十字路口,交通被斷絕了。

    嘟!——一輛小轎車疾駛而過。

    俞林:“車堛漱H是誰?”

    朴茂:“克爾頓博士。”

    俞林暗自一驚:“克爾頓?!”

    朴茂:“他一出動,肯定是有大事!”

    “氣魄真大!”俞林望著遠去的轎車,羡慕似地說。

    俞林想起,總部向他交待任務時,曾著重提到達烏靈·克爾頓。他是一個重要人物,躲在朝鮮停戰談判的幕後,代替白宮,操縱著朝鮮戰場上的戰略。俞林深知自己此行深入敵人心臟,開展偵察活動,條件惡劣,困難重重,而陰險狡滑的克爾頓,正是他的對手。

 

    朴茂把俞林送進了漢城的一家豪華的旅館堙C

    經理開門進來,彬彬有禮地:“先生,睡得好嗎?”

    俞林:“算我幸運,沒得感冒。”

    經理抱歉地:“暖氣出了故障,屋子有點冷,給您拿個電爐來吧?”

    俞林:“不必了,洗個熱水澡就可以了。”

    經理:“英國大使館給您來過電話,聯合國軍辦事處給您送來了檔。”他忽然看見櫥櫃上的雕塑,眼睛一亮,“這是舒伯特嗎?”

    俞林點頭:“你也喜歡他的音樂?”

    經理:“舒伯特是世界三大著名音樂家之一!”閉了一下眼睛,“他可真是音樂之神!”

    俞林:“你很崇拜他?”

    經理:“他的音樂使我陶醉……噢,這塑像,是從英國帶來的嗎?”

    俞林:“不,在威尼斯買的。”

    經理:“啊,威尼斯,和平的音樂之城!可我們這兒,真是一塌糊塗!”

    俞林:“九點鐘,請你把報紙準時送來!”

    經理:“是!”禮貌地開門退出去。

    俞林在室內踱來踱去,深深地思索著,自己已經步入虎穴,應該儘早和弘植同志聯繫上。

    可是,弘植同志在哪里呢?

    林弘植正在桂林印刷所,忙於印刷業務。他的公開身分是桂林印刷所的經理。

    門開了,公務員給他送來了報紙。

    林弘植接過報紙,目光迅速地搜尋著。突然,他看見了俞林抵達漢城的重要消息。

 

    俞林的到來,給自己的同志帶來了巨大的喜悅;同時,也引起了各方面敵人的注意。其中,最感興趣的是 朴茂。因為在南朝鮮偽軍內一個極端反動的青年軍官組織,正在策劃陰謀推翻李承晚政府,建立新的軍事獨裁政權。這個組織的頭目是金華地區偽軍軍長申載旋少將,而朴茂正是申載旋的心腹。朴茂匆匆趕到他的上司申載旋辦公室,研究如何拉攏俞林,借助他的身分和地位,為反動的青年軍官組織服務。

    朴茂興奮地說:“俞林是很有名望的記者,若肯幫我們的忙,年輕軍人執政後,就能得到歐洲列強的支持!”

    申載旋也饒有興趣地說:“那,就把這項外交重任,委派給你吧。〃

    Φ璟Γ穘繷耚も¨璶炳甈豁n┪k稦奔ρ趁ル┯边и常ぃ禣茛bぇ胱v碀E㎝Z窗ぺ兢Y現獀產ゴユ笵и韜R猌ひ稕╰t临璶綼眤O\翴遄

    ビ更臂↖受俀殣釧¨lтR続讽诀и克sǎǎ玕狶遄p麥O¨產┯边Y盞贝U禜僳返E猔種ぃ~琵玕狶㎝pKつ穎遄

    Φ璟р搐ìH¨и獺~~р玕狶北IиYも遄

    ぃ痾h狶ㄓ簙秏AY材繭竁Kゅ彻IKZ窗襴厨L甯澬p粄n驹FY蛮よ墩А珣H犑蛅[d縪uゴぃ癬ㄓ稒騁还盢ぃ眔ぃE梬彰琭鉖h狶Yゅ彻ま癬臚笆稢a∥单厨f瑄`ggl锣更タI璣瓣膙匡Y而疘焊僰niO眔ぃぶ匡布僰塣CI簙种Ys场瑎汜算硂絞ゅ彻秨穦某雺瓣癘k刮Y癘kK瑄`跜紏玕狶蛮Μ眲掸癩

    硂ちぃ~ぃま癬庇綰Y塣C恳厨钉钉骋吹Y猔種p穞い秨﹍秸琩玕狶Y┏灿

    Φ璟淋叫玕狶把膷穦鲸恨琌驹F戳瑊産嗔匋籈莉Y花地碀c絑牙_穦Y瑄`╆帝sぃ籗YヘY话ㄓ碝舧贾 Φ璟ls~I硂妓Y初煍Q玕狶ГI藷~犑J荐H篫酵糃爵厩Yネ_矠F礚ゑH猋饥㎝篴模

    瓊v鏽盿帝ひ芃Q籖︸繦帝皚皚贾ΡY名名ぇ獉楣溫~籖

    玕狶ぃ礚稰磏H弧¨坳Knぐ或羆尺舧硂妓浩H铬籖憛

    ¨ê或矽ぐ或憛產X璟刚贝H拜

    玕狶セタ竒HE氮¨挡盉獢

    Φ璟璝Τ┮D¨揪レ吹㈱ガ焊纯Τ獺盚倒皵v薄憛

    玕狶磷τぃ氮は拜Φ璟¨炒Vヾ麍憛

    Φ璟眔種H|酚[瑄w倒玕狶

    酚[ Φ璟╆帝謑悻Qヾ揤GГ帝ビ更臂IpKYōA

    玕狶狠冈帝ぃパ臩|幵灃YYI薄碃啟坻nΦ璟J禤

    Φ璟禭诀盢杠肈ま瞏矪¨и讽癘kぃ筁琌n龟瞷偿みY贺も琿遄

    玕狶簔H¨Чh岿и⊿Τヴz偿み獢

    Φ璟韻X¨⊿Τ偿みYIネ_煦vぃ穦ΘrY遄硃窫玕狶礙y¨硂琌ぺ焊ゃ釧睛Y僰n龟瞷偿みи稱腢柴Iン瞨u遄

    玕狶韻X¨褐齘虴彻Τ繩皵v硂妓弧Y护碽ǐǜ隔Y莱赣倒p╰当_サ薤遄

    玕狶Yヘd辨帝韜R杆椰a腞YひVYY虏e疭皵v陴k箉Yひ

    硂獂臫癬汒óY斥羘钡帝稒秨矪稗塣C恳厨钉钉骋吹盿帝碭R瓁﹛ǐ秈ㄓ逽いΤ韜Rヘ溴pY闉C﹛

    摆禚h狶穞穞H@癡硂琌眎O或剪眡Yふ摆

    ¨㎝骋吹藷~秈ㄓYêR匊v街憛粕h狶睭睭H拜 Φ璟

    ¨揪V弊葷楜o皵v骋吹恳厨钉Yň恳い盠稒ぃ癬Y韜Rぃ痹gV篴莉伓lケ疭盢瓁甭ぉY颈彻遄產X璟弧Ч獽ぃのH挈O叫抖甐铬籖

    玕狶ぃ笆羘︹H芠辨帝稗DΔ帝

    抖甐㎝ Φ璟铬絵やΡE奿坳葟gV猔跌帝籖芔い籖Y厔ê睲╭嗙{Y羪胑瑋眔缠よτ溴p

    w痾h狶沧K粄|ㄓVkㄓ琌玕狶ρ畍Y謑e玡pK纯竒稲筁êS玕狶盽V產V羆ō厩ネ狝瑋眔疭軾`间稲僯Fв届щ痑V籗Y瞶稱繦帝dY瑈硊ね剿Y⊥稲薄杉HㄓpKYみ僗~τe竜碿Y驹F稗逽~硂癸薄ぃ眔ぃだも僰Aㄓ犑楜o纯倒I玭瑅Y玕狶糶筁獺弧иッ环单胱vさぱY謄礛笿煚~玕狶碭kぃ幢酵sY泊氟MらY韜Rê妓荐稲H瓣Y﹉甉iㄨ稗G或澈伀H坵Y瓁杆镀─H|瞷I玕狶Y泊玡硂ぃ~ぃㄏp炒俙賣輩Y↖D

    玕狶 Φ璟み薄↖HE匟~k刮

    唗~痻R馧綬楊{|冀齘zY羘¨叫x癘k猔種穝襴フ甤祇ē邥璇Q囊羆参S匡芊h此花讽匡n材E傶毛参遄

    癘kK舧㊣癬ㄓ¨︺此花砛筁腀p讽匡羆参ミ簧ゎ绰翧驹F硂杠癬ノ遄

    瞏婂痾h狶E淂⑵ゴ秨Μ诀犐{|キ腫筿籓冀齘zY羘

    ¨チ瓁程蔼s场そ厨銈J蒂aH跋さぱ寄h黈ゎ奻阑痹g絬[盜繰銵

    玕狶眖‘颿醴稗ǎóó塣CタAよ篗癶

    竒瞶秨漯耀¨倒眤癳边厨遄

    玕狶¨IIêㄠ遄

    竒瞶¨眤⊿钮弧盾眖玡絬堧タ┕Aよ篗}遄

    竒瞶|浸A痾h狶井IDΔ癬ㄓp稱癬︺此花纯I瓊[傶公嚏o產羭︽Y齖産穦そ秨隡K¨и琌韜R瓁ゑ癬抉芕狵Y睲項行W媚遄砛痹g絬Y氨ゎ甮阑㎝塣CY篗癶タ琌︺此花Y废辊紆ê或I废辊p紨E暗ぐ或㎡

    玕狶稱碃}I赣琌|而疘焊Y獺钡陴k箉YS

    礛τ稗塣C恳厨钉钉覛|菲S禕Y骋吹缾猺ìg祅ㄓT砐陴k箉Yひ虏e疭p秨ǎH弧

    ¨иnンぃ磖еYㄆㄓゴ耑眤遄

    |ō蔼禥会Τ緔窌Y虏e疭ひぃln礛H拜¨ぐ或ㄆ憛

    骋吹踙H¨钮弧玕狶璶ㄓT砐眤遄

    骋吹癸虏e疭ネ_Y箇煚~V獶盽は稰¨ê翇G或妓憛

    骋吹l程薣Y窉踑Y帝瓁坵Y搂华粂秸溴pHE氮¨и矽ひ佽{Uぃ璶㎝蠔Yぃ粄醚Y钡牟硂Чh琌n陴k箉痴錹Y^h硂鏜и稱眤琌~瞶秆Y遄

    虏e疭羜羜r籋猼yブぃ己H弧¨и琎ぱ蕘煍QZ窗Y硄筁筿杠銵

    硂痾h狶ㄓp患汊Z窗而疘焊gネY克掸獺㎝a禥Y搂J

    虏e疭眹痐H弧¨摆眤碞琌毕иssY璅父每次來信都提到您。”看了克勞斯一眼,“來,介紹一下吧。”

    俞林很客氣地:“《倫敦消息報》特派記者俞林。”

    克勞斯:“上校克勞斯!認識您很高興。”

    簡納特:“聽說叔叔競選國會議員的時候,曾得到俞林先生的大力幫助!”

    俞林:“談不上什麼幫助,只不過寫了一篇報導。”

    克勞斯意味深長地插嘴說:“有時一篇出色的報導,作用往往會超過幾十萬張選票。”

    簡納特打開了禮盒。

    克勞斯驚奇地:“噢,這真是一份珍貴的禮物!英國北部的克利特人的遺物。”

    俞林一驚:“上校先生,您對考古很有研究?!”

    簡納特笑了:“克勞斯先生從前是考古學家。”

    俞林也笑了:“我在大學的時候,曾讀過克爾頓博士的名著《克利特人的後裔》。”

    簡納特更驚喜了:“是嗎?”

    俞林有意地把話題引向克爾頓:“奧涅爾先生說,如果博士見了這個,一定會高興的。”

    簡納特:“是啊,他要在就好了。”

    俞林緊接著問:“他到哪兒去了?”

    簡納特不假思索地:“到八軍司令部……”

    “夫人!”顯然,克勞斯在提醒簡納特。

    “對不起,我失陪一會。”驕橫任性慣了的簡納特起身離去。

    這對克勞斯是一個無言的抗議。

    克勞斯卻故作不知地談起了學術問題,以鑒賞家的口吻說:“從這遺物也可以看出,克利特人是一個非常聰明而又能幹的民族。”

    俞林不以為然:“克爾頓博士,在他的書婸﹛A經過漫長歲月的較量,克利特人終於被羅馬人同化了。現在羅馬人居住的克利地島,是文化發源地。”

    克勞斯:“但是義大利學術界,是不承認這個觀點的。”

    俞林不值一駁地:“那是出於強烈的民族自尊心。”

    簡納特回來了,她似乎已經忘記了剛才的不快:“你們別談歷史了,還是談談倫敦的消息吧,奧涅爾叔叔為什麼對政治總是那麼感興趣?”

    “他真是個出色的議員,他在下院辯論政府預算問題時,說得邱吉爾啞口無言。”俞林說得有聲有色,語氣堨R滿了贊佩。

    “您要在這埵礅雂[嗎?”簡納特已經為俞林的風度、學識、神采所傾倒。

    “這,很難說。”俞林望著簡納特。

    “希望您常來做客,”簡納特用她多情的眼睛告訴俞林,她對他很有好感。

    俞林禮貌地垂下眼睛。

    一切都不出克勞斯所料,俞林並非尋常記者,不可等閒視之。他立即返回CIC司令部,調動他的部下,和倫敦取得內線聯繫,調俞林的全部檔案。

    俞林的訪問,由於克勞斯在場,沒能探聽到美軍的重要機密,他只好匆匆趕到美國第八軍司令部去採訪。正巧,聯合國軍記者團的其他記者也都在這堙C

    原來,美國遠東軍司令麥克亞瑟,正在這堨l集南朝鮮傀儡軍高級將領,舉行緊急會議。門外,崗哨林立,戒備森嚴,任何人不得入內,記者也不例外,惹得中村等外國記者和美國哨兵大吵不休。

    會議結束了,一輛輛的小車,在嗚嗚的喇叭聲中,從司令部的院堻蔔e地開出來。

    記者們蜂擁而上,搶拍自己需要的素材。

    俞林忽然發現,偽軍軍長申載旋也坐在一輛小車堙A飛速地開過去。瞬間,一個新的念頭,從他的腦海堸{現出來,對,可以從這個人身上打開個缺口……

    他思考著,放慢了腳步:要這樣做,必須通過 朴茂!

 

    此刻,朴茂的辦公室堙A正燈火輝煌。

    南朝鮮軍堛漱@部分極右翼青年軍官,聚在這堸荌Q反政府的事情,聽見門鈴響,他們立即停止吵嚷,擺出賭博的樣子。

    朴茂開門見是俞林,高興地:“噢,是你,太好了!”

    俞林抱歉地:“深夜來打攪你,真對不起。”

    朴茂熱情地讓俞林:“別客氣,媄銣丑C”

    俞林驚訝地:“這麼多客人!”故作要退出去的樣子。

    朴茂拉著他向大家介紹:“來,認識一下,彼此都是好朋友。這位元是有名的記者俞林先生。”

    軍官:“我讀過您的文章,佩服至極!”

    又一軍官:“來,俞林先生,和我們殺一盤,十美元。”

    俞林擺手:“不,不,我不敢上陣,甘敗下風,你們玩吧。”轉向 朴茂,“我找你有點事。”

    朴茂望望俞林:“走,咱們到那屋去。”說著領俞林走出屋,“什麼事,你的臉色很不好。”

    俞林沒情緒地:“我想回英國去,不然去馬來西亞……反正要離開這堙C”

    朴茂一愣:“為什麼?”

    俞林憤憤地:“這堣茪ㄥH話了,今天,我去八軍司令部採訪,竟然不准我入內!克拉克的簽證,等於一張廢紙!哼,見一個小小的韓國軍長,竟然比見英國女皇還難。好,我走!”他越說越怒不可遏。

    朴茂被俞林的氣勢鎮住了,睜大眼睛望著。

    俞林繼續發洩:“我要給倫敦、巴黎的大報寫評論!好好宣傳一下你們韓國軍人的德性!哼,丘八指揮,蠢豬!”看一眼 朴茂,改口說:“對不起,請原諒。”

    朴茂陪著笑臉:“怪我關照不周,惹你這樣激動。今天的會,上級指示禁止指揮官和外界人士接觸。唉!”有點炫耀地,“你早跟我說呀!你可以例外嘛!我親自帶你去見申載旋。不過,你也要幫我的忙。”

    俞林故作不解:“我能幫你什麼忙?做股票生意?”

    朴茂搖頭哈哈大笑:“不,不,你把我那些朋友,都看成商人了嗎?朋友,你錯了!他們都是韓國政界未來的領導人物!是我的戰友!懂嗎?我們要和共產主義者血戰到底!”

    俞林不懂:“我不懂我的筆桿能幫你什麼忙?”

    朴茂詭秘地:“你的筆桿正是我們沒有的。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話嗎?應該去幹一番大事!”

    俞林思索著未加可否。

    朴茂:“明天,去找申載旋,讓他批准你去金華採訪。”

    俞林:“怎麼,採訪還需要批准?”

    朴茂:“戰爭時期嘛!不批准,CIC就不給你辦通行證。你不知道,龍山車站被炸了,共產黨的鼻子真靈,好象知道那埵閉國軍用列車通過似的。”

    街上,車水馬龍,人們來來往往。俞林沿著人行道漫步走來,一邊默默地思考著。他已經瞭解到,韓國軍內部,持極右觀點的青年軍官已經形成集團, 朴茂就是其中舉足輕重的人物。那麼,是誰操縱著他們呢?可能是申載旋!不管怎樣,他們已經向他伸出了手,俞林要利用這個機遇……

    這時,迎面走來一個人,和俞林擦身而過。他就是俞林的老戰友,也是總部指定和他接頭的林弘植。當年,他倆作為日本軍鐵蹄下的韓國學生兵,曾相識在南洋荒涼的孤島上,在同一個帳篷堙A共同度過了一個個難熬的夜晚。那時,祖國,在他們年輕的心堙A是多麼的崇高而珍貴啊!一九四四年的一天深夜,他們一起逃離了孤島。戰後,他們在香港第二次見面,林弘植把祖國的問候帶給了俞林。從那以後,過去了六年,今天,在荊棘叢生、危機四伏的漢城敵人巢穴堙A他們又第三次見面了,互相都認出了對方,他們該有多少親切的話想說啊!可是,他們沒有擁抱,沒有握手,甚至連看都沒看一眼,擦身而過了。因為作為一個活動在敵後的地下工作者,除了按照規定的方法接頭外,互相是不能隨意接觸的。俞林似乎不認識弘植,快步走過去連頭都沒轉一下,沒有半點留戀;弘植卻抑制不住感情,回過頭去,深情地望了俞林的背影一眼。

 

    “馬頓拿”咖啡館堙A女店主溫柔善良的淑英,早已把熱咖啡放在桌子上。

    弘植卻仍然沉浸在看見俞林的激動之中,忘記了喝咖啡。

    淑英走來微微有點驚訝地:“咖啡都涼了,怎麼還沒喝?”望著神情顯得有些異樣的弘植關心地問:“有什麼事嗎?”

    弘植憨厚地笑笑:“是,我有件事想拜託你,《東亞日報》廣告部堙A你有認識人嗎?”

    淑英想了想說:“有。”

    弘植:“我有個做買賣的廣告想要登報。我去過了,他們說要等好多天,所以來找你幫個忙。”

    淑英欣然應允了。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