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迷日记

2020/09/09

    《电影艺术论》朝、中2种中文版,数字图书馆均有收录。

2020/09/08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的《电影艺术论》我见过,感觉是作为任务、差事来做的。这样,朝鲜宣传伟大领导者金正日同志的著作在世界上的出版情况时,有了一个很有分量的例子。这是我知道的中国出版的唯一一种金正日著作。

2020/07/02

    单位发粮食,如要说有积极意义,只能理解为国家解决不了粮食问题,小集体自谋生路。有才能发,全民分配不均的状况未变。

2020/06/30

    我对授勋有警惕,认为这有可能被政权利用来操控人们。朝鲜的一景就是勋章挂满衣服。为荣誉而战,有可能使人丧失自我、沦为工具。

2020/06/27

    意识形态之战?网上看过这种说法,记得是在人人可编辑的百科网站“朝鲜战争”条目中,就这么一说,没有展开。“这场战争的本质就不是为了国家的利益,而是意识形态之战。”这与普遍的认识相悖,无须反驳。
    “战俘争端,才是这场战争的本质。”看不懂。“讲究的是主导权。”争主导权的主体是某方、某国,争权是为了夺利——实际的利益,精神上的胜利是附带的。
    “在战俘营里面的斗争告诉我们。本来也没有什么本人意愿。”既然有斗争,自然是有不同意愿的人之间的斗争。没有本人意愿?不懂。
    “反倒是中国,通过感召,留下了几十个美军战俘。”这句话谈事实,有价值。

2020/06/25

    停战谈判中怎么谈战俘问题的,我不记得了,现在在《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中搜“战俘”,知道了大概:中方要求全部遣返,美方提出自愿遣返。
    高层有什么政治考量,是否维护了国家利益,和战俘们作为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的生存状态,隔得比较远,而后者才是人类历史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基于历史教训,今天可以说,正确的做法是让战俘各随所愿、各得其所,活的有尊严。

2020/06/20

    根据需要随时可以变脸。外部的人相不相信狠话在其次,首要的是向国民宣讲,牢牢控制国民的精神,确保其随时为政权效命。可以说,这是朝鲜动员体制的演习,常抓不懈。

2020/06/16

    恶事一般由下面的人来做,头号人物不出面。就政权而言,金正恩政权继承了金正日政权制造危机、凭空获利的战术,但是没有效果了。2014年那次,习近平讲出了不允许半岛生乱生战的话。至于金日成,喜欢把事情做漂亮,给外界好的观感。他主政时的朝鲜外交,起码在语言上、形式上,是文明的、讲道理的,不会让旁观者有恶感。三代有此不同,我认为是金日成还有为国为民的政治理想,还可以保持风度,到了其子其孙,维系政权、维护统治集团既得利益,成了第一位的考量,变脸、辱骂、恐吓,都不成其为问题了。

2020/06/13

    低质的思想内容,如朝鲜的谩骂斗狠,了解其路数即可,无须照单全收。人生被这样的信息填充,不值当。

2020/06/10

    你认真就输了。朝鲜没有好牌,只能打心理战。可以确定,朝鲜人不具有超乎其他各国人的智力水平,面对其不近人情、不合常理的出牌,从容应对即可。我认为,朝鲜小题大做,又开始叫嚣,固然有撼动对手之意,但借此强化国内的思想控制、动员体制,也会这么做。让国民的神经绷紧,对维系朝鲜政权至关重要。

2020/06/09

    强者不需要拿谩骂当武器。如此在意反朝传单,表明“最高尊严”不堪一击,脱北者已成为朝鲜政权不得不重视的敌对势力。
    多年前,探索朝鲜博主对我说,金日成接受NHK采访,说“他妈的”。他还说,某专门做朝鲜信息工作的人士对他说,朝鲜的反美语言如果直译,有“肏美帝国主义”的说法。

2020/05/20

    将军是敬称。日本战犯交代材料中,连比金日成级别低的指挥员崔贤,都称为将军。(见《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档案资料选编·东北大讨伐》)
    搜索了一下,我倾向认为这张照片是伪造的。这张照片只出现在朝方发布的信息中,而且没有注明出处。如果是新闻照片的话,朝鲜境外也会有当时的出版物留存,不会遗漏这么生动的图片。我记得自己起初是在1980年代的《今日朝鲜》月刊和1985年的祖国解放40周年邮票上看到此图的。金日成回忆录第8卷收录了此图,说明文字为:“祖国光复之日,全国都沉浸在无限的感激和兴奋之中。”即图片发布者表达的意思是:八·一五解放时,朝鲜人民对金日成翘首以待。(金日成乘军舰于9月19日抵达元山。)

2020/05/11

    我没有持续关注、收集画报电子版。大体是进入本世纪后,朝鲜网站开始发布PDF,从朝鲜信息网,到“我国”。另,中国的数字图书馆收录了一些朝鲜出版物,含画报。
    早前我查看过“我国”网站,它改动后,之前发布过的一些内容没查到。
    现在对我来说,收集书刊不是要务,而是自己要有创见、成果。

2020/04/21

    朝鲜最高领导人之下的人事变动,我不在意。我关心的是执政者做不做人事。平庸的大员,在百姓心中没分量。焦裕禄、谷文昌、廖俊波这样的地方官,人们记着他们的好。

2019/11/16

    “今日朝鲜”微博不是朝鲜官媒,很多内容与朝鲜无关。个性域名“NewsTeahouse”和标签“新闻趣事”显示了它的定位。我判断,之所以要用“今日朝鲜”这个名字,是因为在2012年这个名字的微博就被商业化运作。(参见《“朝味微博”揭秘——以公众好奇心为指向的微博营销样本》,温炜鑫,《都市时报》2013年3月4日,A17-19版。)点击2012年微博中的“@今日朝鲜”(网址为https://weibo.com/n/今日朝鲜),打开的是现在的“今日朝鲜”微博(注册时间:2015-01-17)。

2019/11/12

    2018年(至迟8月12日)起,在QQ用含“朝鲜”的关键词找群,没有结果。我推测当时为封锁习近平即将访朝的风闻,腾讯做了小动作。

2019/11/07

    盈利无望。网主非朝鲜迷,据其言,受人鼓动,为抓朝鲜商机而起。

2019/11/06

    随(303376001) 2019/11/6 10:06:35
    各位朝鲜中国网的朋友,感谢这么多年来对朝鲜中国网的关注与厚爱 网站经过几次风波后,一直不温不火的,所以朝鲜中国网关闭了,谢谢大家!

2019/11/04

    国安的两位同志在我校保卫部安国江部长的办公室,约见了孔庆东教授,非常客气地询问了孔教授几个问题,主要是孔教授向校方申请建立主题思想研究课题组的问题,还有传闻孔教授经常出入朝鲜大使馆的问题。对于上述问题,庆东都如实作了解释,获得了对方的充分谅解。询问过程前后不到一个小时,气氛友好平和。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ccaa320100bym0.html 标题:孔庆东独家回应“间谍门”)
    以上是2012年8月12日,我对孔庆东的博文做的存档。该博文发表时间为2008年11月13日事发后,16日前。现在访问该网址看不到了,翻检博文目录也找不到这一篇。

2019/10/23

    有网友问我见诸朝媒报道的朝鲜友好协会的情况,并想加入。该网友说,经常在朝鲜之声广播电台听到这个组织,感觉他们和朝鲜关系比较好。去年在朝鲜友好协会官方网站上的表格填了入会申请,但到现在为止,没有收到任何的回复。
    我说一下我了解的情况:
    大约在2001年,我通过korea-dpr.com获取信息和那西班牙人联系,他在电邮里开了他的地址,要我寄10美元会费,我随信夹寄,他说没收到。后,张××(××松)和他联系,搞了中国分会,并在korea-dpr.com上开设了中国分会的网页。张以中国分会的名义搞活动,在北京见过那西班牙人。据探索朝鲜博主告知,张后来和西班牙人不合。据探索朝鲜博主的看法,西班牙人是借此牟利,“很精明”。我的看法,这个西班牙人及其协会和朝鲜是互相利用的关系,朝利用其宣传,他得到朝给予的一些好处。
    张曾以自得的语气对我说,他去朝鲜大使馆参加活动,中朝友协的人问他,他这个朝鲜友好协会是怎么一回事。后,张停止了和朝鲜有关的网上活动,QQ签名上写“金正日是狗”。我推测他受到国安的冲击。

2019/05/27

  在朝鲜领域具备专业素质的网民,把传播朝鲜信息作为事业、职业来做的网民,如果消失了,或者变得沉默寡言,有可能是外力冲击导致的。

2018/11/20

  某网民没消息了,除了外力作用外,也有可能是其思想转变了,否定了过去的自己。过去有一位叫××盛的大学生,给我来稿,宣扬主体思想。后来他要我把他的文章从中朝网上撤下,还说他在和朴××教授混,见过韩国统一部的人。

2011/06/07

  松都开城名妓黄真伊的诗歌在韩国文学史上有一席之地。如何用两小时演绎一个真实古代人物,将历史气韵、传统文化与现代美感对接,这是对电影《黄真伊》的考验。韩国影展上映这部古装历史剧,体现了“韩流”内涵的丰富。大长今、明成皇后、黄真伊等人物形象已成为韩国的文化符号,构建起韩国的国家形象。

2010/11/05

  韩国音乐剧《乱打》是打击乐、小品、杂技、魔术等各种玩意的杂烩,很有创意,气氛热烈,但剧情松散,音乐形式单调,鼓声震耳欲聋,值得一看但不够精致。看了韩国电影展放映的《母亲》和《好家伙,坏家伙,怪家伙》。前者令人感动,耐人寻味,后者纯属游戏之作。

2010/10/30

  冗长的韩国电视剧可以不看,韩国电影不能不看。韩国电影崛起是近二十年间的事,表演、技术、思想内容都值得中国电影借镜。东洋三国的电影总体水平,日本第一,韩国居次,中国第三。现今西方人了解东方文化,常常经由日韩而非中华,个中缘由,值得深思。在中国电影院看韩国电影的机会非常少,不容错过。

2010/10/20

  平壤来信收到!
  19日收到,平壤日戳是9日,你是3日写的信,挺慢的。早些年我收朝鲜信,常常一周即到。
  大概是从1993年毛泽东诞生100周年开始,朝鲜发行了一些中国政治题材邮票,其中一些邮票图案是中国集邮者提供的,现在这套“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参战60周年”邮票看样子也属此类。这意味着朝鲜人并不明了邮票内容,而专门针对中国人的趣味发行。尽管有这样的不自然之处,但发行这种邮票,毕竟是一种对华友好的表示,值得一赞。
  朝鲜的邮局,高丽饭店处的邮票商店,以后我也去逛逛。
  我觉得金正日单独主政十六年,对外偏重于强硬的一手,虽然气势上不输人,但积累了内外矛盾,朝鲜并没有摆脱困局。以史为鉴,渊盖苏文强硬对外,虽然逞强于一时,但高句丽终为唐罗所灭。同理,今日朝鲜只有刚柔相济才能解决矛盾,获得转机。
  中国自然也有问题,但是这是发展中的问题,和朝鲜的桎梏、停滞不可同日而语。
  现在朝鲜的人事变动,彰显的是家族统治,无论其人德才如何,都有违民主和科学,并不使我振奋,朝鲜的前景依然不明朗。去年访朝时,导游林××曾问刘××觉得朝鲜以后会怎样,可见朝鲜人不确信官方指定的发展方向、发展道路。
  (我给朝鲜族友人的电邮,节录。)

2010/08/14

    来信早看到,因为是朝文写的诗,虽然能了解大意,但想完全弄明白了再给你回信,于是就一直拖到现在。
    因为刘××提及他近日又通过你的渠道去朝鲜旅游,所以我想现在就给你写信吧。
    我对金日成是有好感的,因为他的抗日和爱民,他也有毛病,但总体上我对他怀有敬意。我现在对金正日的好感不多,恶感不少,根本原因是金日成逝世已经16年了,朝鲜人民生活依然没有实质性的改善,这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2012年建成强盛大国?这是一个急功近利的目标,我不看好。
    你说到共勉,我想在以各种方式帮助朝鲜人民这一点上,我们的心愿是一样的。我们共勉,就是互相鼓励,坚持推进对朝友好事业。
    刘××说:“因为金××说我们是八月2日阿里郎公演首发团,所以半价,而且经过他的活动我们这个团吃到了朝鲜大海螃蟹。”他还让我看他此行拍的照片。
    另,韩国驻武汉总领事馆将于9月开馆,其中一位领事自5月以来,一般每周约我聊天一次。他说平时没有机会说汉语,和我交朋友,可以说汉语。他请我看了朝鲜歌剧《红楼梦》,这是我第一次在国内现场看朝鲜的演出。
    (回复,节录。)

2010/07/12

  对朝鲜歌剧《红楼梦》中国巡演,我说这是金正日谅朝鲜之人力,结中国之欢心,父亲说朝鲜艺术的价值只有在中国才能得到承认。

2010/07/10

    前日金日成主席逝世16周年之际,写了一篇缅怀的短诗,现发送过去,望共勉。
    (朝鲜族友人电邮,正文。)
 

2010/06/24

回应韩国朋友(尹成老)对“粽子门”的忧虑

  《韩国美女留学生教你吃粽子》的帖子看了,肯定是造假的。一个在中国的外国人、尤其是留学生不可能跳出来嘲笑中国人,否则没法在中国立足。而且,这个“留学生”还是美女,明显是为了吸引眼球有意安排的。

  从网上搜索的情况看,已经有人质疑这篇文章的真实性,而且报纸刊登的有关反应也是理性的话语。看来,中国人对网上谣言已经有了一定的免疫力,而且能够自我净化舆论。

 

2010年6月13日《扬州晚报》:《端午节与端午祭:走出中韩之争》
http://www.yznews.com.cn/yzwb/html/2010-06/13/content_145165.htm

2010年6月16日《法制晚报》:《网传韩姐教吃粽子 引发争议 记者探访民俗真相 “粽子料理” 韩国压根儿没有》
http://www.fawan.com.cn/html/2010-06/16/content_213566.htm

2010年6月17日《成都商报》:《“思密达粽子门”只是一出娱乐闹剧》
http://e.chengdu.cn/html/2010-06/17/content_151181.htm

2010/06/11

  十年间,我所接触的朝鲜迷均为男性。

2010/06/10

  我:现在还有只和朝鲜建交、不和韩国建交的国家吗?

  韩国外交人士(尹成老):有,古巴。

2010/04/26

我对金正日近期可能访华的看法

  1、如果金正日近期访华,在意料之中。以中朝两党两国的深厚关系,常来常往,像走亲戚一样,是对传统友谊的怀旧。金日成几十次访问中国,金正日只有几次,令人有今不胜昔之感。金日成和中国有很深的渊源,又会说流利的中国话,在中国与越南交恶时,站在中国一边,这些都颇得中国人的好感。从金正日是金日成的儿子和接班人的角度看,中国人是欢迎他访华的。本来去年是中朝友好年,胡锦涛早早就邀请金正日访华,可是由于朝鲜进行第2次核试验,两国首脑会晤就不合时宜了。但是,10月温家宝访问了朝鲜,其后中联部部长王家瑞访朝时转达了胡锦涛对金正日的访华邀请,中国的礼数都尽到了,礼尚往来,中国就等着金正日回访了。金正日如果一再推迟访华,中国人会感到失望。

  2、从金正日访华的前例看,他的访华主要目的是巩固和中国的友好关系,保证朝鲜有个稳定的大后方,其次是了解中国改革开放的情况。朝鲜的大政方针他不会和胡锦涛商量,只是协调在国际事务上的立场。胡锦涛从互不干涉内政的原则出发,也不会向他施压,只是希望他出来走走看看,增进和他的沟通,潜移默化地影响他。

  (就《北韩领导人金正日可能访问中国》话题给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节目发送的电邮内容。)

2006/12/04

叶永烈闹笑话

  2006年10月16日,作家叶永烈在他的博客上发表《〈目击核阴影下的朝鲜〉在朝鲜“供批判用”》一文,内称他于10月9日发表的《目击核阴影下的朝鲜》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网站转载。

  刚看到这篇博客的标题时,我就感到意外,朝鲜的思想政治工作会有这么宽广的国际视野?再看正文,不禁哑然失笑。原来叶永烈看走了眼,实际情况是:一位自命为“最坚定的圣徒级共产主义革命战士”的中国人,转贴了《目击核阴影下的朝鲜》,标明“供批判用”。

  其实,这样的笑话是完全可以避免的。试想一下:朝鲜网站居然用中文进行政治批判(不是对外宣传)?!有哪个朝鲜人会连金氏父子都不放在眼里,称自己是“最坚定的圣徒级共产主义革命战士”?!

 

附录:

2008年6-7月《武汉晨报》“精彩书摘”版“走近朝鲜”连载(摘自叶永烈《真实的朝鲜》)

《恢宏又暗淡的平壤》
http://cjmp.cnhan.com/whcb/html/2008-06/29/content_372570.htm

《“好摄之徒”遭遇“不准摄影”》
http://cjmp.cnhan.com/whcb/html/2008-07/02/content_374325.htm

《“太阳”无处不在》
http://cjmp.cnhan.com/whcb/html/2008-07/03/content_375110.htm

《妙香山里的“宝库”》
http://cjmp.cnhan.com/whcb/html/2008-07/08/content_377599.htm

《希望超越他人的国家》
http://cjmp.cnhan.com/whcb/html/2008-07/11/content_379529.htm

2001/03/14

致金正日同志的公开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