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二)日本“感情王牌”的效力

顛倒的認識與感情論

朝鮮的“大炮洞”發射,對日本的衝擊是很大的。有的人把它比作“佩利的黑船”。對戰後半個多世紀以來一直謳歌“和平”的日本來說,敵對國家發射的飛行器飛過了日本群島這件事,也許成了同江戶時代人們為“黑船”而感到的威脅一樣的威脅,無形的威脅會造成恐懼,導致排斥。我們不願意看到像幕府末期“尊王攘夷”那樣的攘外思維方式經過100年的歷史後複燃,然而,“大炮洞”果真是“黑船”嗎?
長期以來,日本把南朝鮮當局看作朝鮮半島的唯一合法政府,以與軍事上同朝鮮對峙的美國和南朝鮮的聯盟關係為主,對朝鮮實施了敵對政策(對此待下面詳談)。所謂“友好政策”似乎是指糧食援助而言的,而這個糧食援助不過是人道主義的支援,日本根本沒有改變對朝鮮的敵視政策。日本從來沒有無視過朝鮮半島的緊張關係,反而主動介入並走上了把蘇聯、中國和朝鮮看作敵對國家與潛在的威脅,與之尖銳對抗的道路。所謂日本維護的“和平”,只不過是立腳於美國的世界戰略與亞洲戰略的安保,對朝鮮來說,日本是“巨大的威脅”,並不是什麼“和平的國家”。儘管如此,卻說自己不做任何有礙於別國的事情,正在努力維護和平。從朝鮮的立場上看,這不過是顛倒的認識。
日本保守派和右翼政界人士認為現今日本人缺乏國防意識、危機意識,不善於對付危機。他們為此而慨歎而忿怒。他們對“大炮洞”“感恩不盡”,因為他們認為“大炮洞”使淪落沉睡的日本人國粹主義死灰復燃。然而,不希望戰爭的日本人民喪失冷靜的理智和判斷力,陷於狹隘的國粹主義和感情論,這是極其危險的。

日本的常識是對世界的無知

日本政府收到駐日美軍司令部發的“朝鮮發射了彈道導彈”的通知後,第二天就召開內閣會議,決定對朝鮮採取制裁措施,停止關於日朝邦交正常化的會談和糧食援助等人道主義支援,凍結對朝鮮半島能源開發機構的協助。
同時停止了名古屋——平壤直達航線的運行。1998年9月3日眾議院和參議院一致通過了“對導彈發射表示抗議”的決議。
日本所以如此迅速地採取對應措施,也許是因為過去為缺乏危機意識,對應體制不完善而動輒得咎,或許是因為事前收到美國的通知,把具有雷達探索系統的護衛艦“明光”或者具有長時間飛行功能的電子資料搜集機“EP3”派到日本西部海上的朝鮮東海一帶,部署警戒,掌握了可靠的情報。
然而,國會通過上述決議的第二天,朝鮮宣佈“發射人造衛星成功”。人造地球衛星的發射與彈道導彈的發射,這兩者的政治軍事意義是截然不同的。日本政府如果向朝鮮問詢,下點功夫認真進行了分析和判斷,那麼,它的對應措施可能是與現在的措施大不相同的。
實際上,美國和南朝鮮對此比較冷靜。“日本和美國的態度迥然不同,日本大吵大鬧,而美國卻只打哈欠。”(森•傑遜)日本對美國和南朝鮮表示忿慨,並熱切地表達了自己的危機感。但日本只博得了同情,未能得到協助。
於是,日本向聯合國安理會提出了控訴,但安理會沒有發出正式檔,只發表主席口頭聲明,表示了“憂慮”而已,聲明說:“對北朝鮮用火箭發射的‘物體’落在日本西部海上的朝鮮東海表示憂慮。對事前沒有通知周邊國家就進行發射,感到遺憾。”聲明接著指出:“確認以和平的目的進行的宇宙開發,只要符合國際法的安全規定,保障透明性,任何國家都有正當權利進行。”除了日本之外,國際社會都承認朝鮮發射的是人造衛星,因此,聯合國安理會也只能發表這種程度的聲明。對此,日本外務大臣高村卻自我誇讚說:“誇張一點說,這是日本在聯合國進行的外交活動的勝利。日本的主張理所當然地贏得了所有理事會成員國的理解,這是好事情。”但這不過是他的自鳴得意。
日本的又一個失策是凍結對朝鮮半島能源開發機構的協助。所謂制裁是一種使對方受到損害的措施。制裁措施是強有力的外交手段。這是國際常識。
然而,舉世皆知,朝鮮半島能源開發機構是美國為了根據朝美框架協定向朝鮮提供輕水核反應爐,主動組建的國際組織。這個輕水核反應爐的建設拖得越久,這個組織的成員國美國和南朝鮮就越受窘,而朝鮮是幾乎沒有什麼關係的。不僅如此,如果建設時間拖長,朝鮮就會把它作為王牌向美國施加壓力。因此,美國和南朝鮮要求日本解除凍結。日本起初不肯接受這個要求,後來只好沒理沒由地解除了凍結。美國負責朝鮮半島和平特使卡特曼說“日本太沒有戰術了。只會說‘我不喜歡你’。”(《日本經濟新聞》1998年9月16日)他這樣表示不滿,並不是偶然的。
對朝鮮的其他制裁措施也都沒能起到什麼作用。人們說直達航線被堵會使朝鮮出口松蕈受到影響。但是,1998年,南朝鮮霪雨連綿松蕈收成不好,只好通過中國大量進口朝鮮松蕈,而這些幾乎都被去南朝鮮觀光的日本人買光了。可見,這個制裁措施也沒能使朝鮮受到影響。
日本對朝鮮的長期的政治經濟制裁,若是對別的國家,可能起到了最後通牒似的作用,但對朝鮮,早已失去了效力。朝鮮說,在朝日關係沒有正常化的情況下,過去也活下來,今後也能照樣活下去。這並不是虛張聲勢,而是反映了過去朝日兩國實況的豪言壯語。
外務大臣高村說,“認為北朝鮮負有責任,是國際常識。” 然而,國際社會都承認朝鮮發射的是人造地球衛星,這已成了常識,因而,應該說日本政府的主張是出於無知的。日本政府經常做自我反省說,“日本在經濟政策上的常識,是對世界的無知。”拿日本對朝鮮半島的政策來說,也只能這樣說。

沒有事前通知是不可容許的嗎?

日本政府對朝鮮施加制裁的理由是:一,沒有事前通知違反了國際法;二,侵犯了領空,即侵犯了主權。憑這兩個理由採取可能引起戰爭的制裁措施,是很不得當的。
這兩個理由都被朝鮮駁倒了。朝鮮指出:一,從1975年直到今天,日本先後發射了數十顆人造衛星,但連一次也沒有通知朝鮮;二,發射人造衛星時,事前不通知,是一個國際慣例;三,朝鮮的人造衛星經過津輕海峽落在公海上。遭到這一反駁,日本丟盡了面子。
就事前通知而言,宇宙條約和國際海洋法公約都沒有規定發射人造衛星必須事前通知的條款。前蘇聯、美國、中國等國家發射人造地球衛星,都是成功以後才公佈的,並沒有事前通知別國。日本也“沒有事前通知各國,只是在發射一個月前用英文通知航空管理局和各國港口,讓飛機和船艦注意,不要進入火箭降落的區域。”(宇宙科學研究所)當然,日本在種島或者大隅半島向東發射,無須飛過別國“上空”,因此,沒有什麼問題。
但是,考慮到地球的自轉方向,人造衛星必須向東發射。因此,朝鮮發射的人造衛星不得不飛過日本的“上空”。
國際法並沒有明文規定各國行使主權的領空高度,一般概念認為領空的高度是離地面 100公里,超過 100公里的上空便屬於大氣圈即宇宙空間。宇宙空間不屬於國家主權行使範圍,朝鮮第二級火箭在日本海上脫離時的高度是204公里,其衛星進入軌道時的高度是239.2公里,大大超過了日本領空的高度。因此,不能認為它侵犯了日本主權。正因為如此,日本外務大臣高村在1998年10月30日記者招待會上只好無精打采地說“是否飛過了領空,這是個疑問,無法斷定。”
參加人造衛星開發工作的朝鮮科學工作者指出:“能夠保障最大速度的最理想的發射方向是正東(方位90°),但是,如果選擇這個方向,就要經過日本領土上空。我們為了尊重周邊國家的主權,修改了發射方向。儘管不利,但把發射方向定為方位86°(津輕海峽上空)。並且,本來可以把人造衛星發射到更高的地方去,這樣對我們有利,但如果這樣做,第二級運載火箭就會脫離後落在日本領海附近,因此,我們不得不本著自己蒙受損失而尊重別國主權的原則把發射高度降低了。非常遺憾,有些日本人仍然不理解我們這一既光明正大,又深思熟慮的發射人造衛星的態度。”
日本政府應冷靜地傾聽朝鮮科學工作者的這一說明。這是因為日本斷定為“彈道導彈”的飛行器留下了沿著他們所指出的路線和高度飛行的彈道痕跡。然而,至今世界上未曾有過人造地球衛星“飛過領空”被看做問題的事例,也沒有一個國家因為在發射人造衛星時沒有事前通報而受到國際社會非難的事例。
日本政府說朝鮮發射的飛行器飛越日本群島,落在三陸前海。然而,實際上運載火箭落在離日本330 浬的地點。這個地點是遠離領海12浬、沙文主義經濟海域200浬的公海。“三陸前海”這個言詞帶有濃厚的政治色彩,不難看出是蓄意引起日本人民恐懼感的。

推遲發射公佈的理由

1998年9月5日《朝日新聞》專欄《素粒子》登載的一篇文章說:“如果發射的不是武器,而是人造衛星,那麼,這是一個很好的事情。(那就應該趕快公開嘛。)”
1998年9月1日這家報紙刊登一篇文章說:“突然想起了列寧說過的‘左派幼稚病’。發射的是導彈‘大炮洞’?如果發射時沒有考慮到周邊,那簡直是幼稚,如果考慮到了,那可真是‘幼稚病’了!不知道這是‘左派’還是別的什麼。也許是聽到‘韓國危機’、‘日本的昏迷’、‘俄羅斯的混亂’等外電的報導,誤以為這是‘好機會’了?真是昂貴的禮炮!”這篇文章的作者以發射的是導彈這一看法為前提,諷刺和嘲笑過朝鮮。4天后朝鮮一發表發射人造衛星成功的聲明,他可能氣得暴跳如雷了吧。估計大多數日本人的心緒可能都和他一樣吧。
那麼,朝鮮為何過了幾天才報導發射人造衛星成功的消息?
我認為其理由有兩條。
第一,上面已談過,須要查實衛星發射是否成功,是否進入軌道正常運行。這關係到國家的威望,不能急於公開。萬一失敗,就無法挽回。朝鮮人造衛星開發者說:“我們一開始就打算公開。但堅持了這樣的原則:先查實發射是否成功,並搜集和綜合全部測定資料,然後慎重地公開。”據情報資料,朝鮮製造了兩顆人造地球衛星,以便如果第一顆發射失敗,就再發射另一顆。這與部分新聞媒體報導的“朝鮮準備發射第二顆”的說法相符。朝鮮為了裝點建國五十周年,決心一定要發射人造衛星成功。
第二,純粹是技術上的理由。朝鮮尚沒有觀察人造衛星進入軌道的追蹤系統,因此,不能不花幾天進行核實。
發射人造衛星兩天后,朝鮮發表一項聲明,譴責了日本的“騷動”和制裁措施。聲明指出,日本“根本不知道‘背景’,也不知道‘內情’,就引起了大騷動。”這時不能公開嗎?想必那時朝鮮尚沒有充分查實。有的觀察者由此認為“朝鮮欺騙了日本。”
1998年 9月 18日發行的《週刊朝日》刊登了一篇令人感興趣的文章,標題為《朝美導彈‘密約’一說(?)的根據》。這篇文章的要點是:朝鮮進行導彈發射試驗,美國一直提出強硬的警告,而這次卻從朝鮮得到某種暗示,不但不加以制止,反而默認了。事後與朝鮮合謀向日本提供假情報,說這是“導彈發射”,其目的在於將日本拉進戰區導彈防衛計畫。《週刊朝日》還刊登了幾篇評論。評論說,“這次導彈騷動是不是美國的‘陰謀’?”(防衛廳內局幹部)“目的在於騙取日本的資金使美國軍事工業興旺。”(軍事評論家神浦元彰)
國際政治是冷酷的。外交可謂是誰吃掉誰,誰被誰吃掉的生存競爭。日本人模糊地認識到,美國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可能會欺騙盟國日本。日本產生這種疑慮是情有可原的,因為它看到了最近朝美互相接近。
然而,朝美兩國之間還沒有形成能夠締結這種“密約”的信賴關係。朝鮮發射人造衛星半個月後,我訪問了朝鮮。
我向朝鮮勞動党的許多幹部問過有沒有這種“密約”,他們都異口同聲意味深長地說:“絕對不可能有這種事情。不過,出現這種結局,倒是有可能的。”
美國得到朝鮮方面的事前通知,為什麼沒有制止呢?這是個謎。但這事與朝鮮無關。美國為了使日本參加戰區導彈防衛計畫,並為了推進日美防衛合作指針,欺騙日本,這種可能性是不可否認的。然而,其真相只能由日美兩國澄清。如果“老好人”日本上了“狡猾的外交能手”美國的當, 那麼,這意味著日本外交的失敗。日本應提出抗議的對象不是朝鮮,而是美國。難道不是這樣嗎?

對朝外交王牌的拋棄與失卻

假使朝鮮事前通知了俄羅斯和美國,那麼,朝鮮發射的飛行器既然要飛越日本群島(雖然不是領空),不是應當通知日本一聲嗎?日本方面的這種說法,也許是能夠成立的。
然而,從朝鮮方面看,日本是不肯清算它過去實行殖民統治的歷史的傲慢的國家,是敵視並威脅朝鮮,不恪守國際信義,不奉行獨立自主外交政策而依附美國的國家。
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與敵對國家以禮相待。況且,發射的不是軍用導彈,而是旨在和平利用宇宙的人造地球衛星,因此沒有必要通知。
現在,日本根本沒有能夠同朝鮮進行政治對話的管道。造成這種事態的責任在於日本方面。朝鮮在很早以前建議改善朝日關係,日本卻推行向南朝鮮一邊倒的政策,繼續無視這個建議。其後,兩國執政黨多次達成協議,1995年3月朝鮮勞動黨和日本自民黨、社會黨、先驅聯立三執政黨達成協定,約定站在獨立自主的立場上,在沒有前提條件的情況下舉行旨在改善兩國關係的會談。然而,日本政府卻以“日本人被劫持疑惑”為由至今仍不肯舉行會談。日本如此毫無誠意,朝鮮忍無可忍,從幾年前就決然改變對日政策,表示“不再和日本交往”。這樣,兩國對話管道就被堵塞了。
輿論常常指責日本沒有對朝政策,沒有外交戰略。日本的對朝外交之所以失策,是因為它不瞭解也不想瞭解朝鮮。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不熟悉敵人,就不能和敵人作鬥爭,也不能與敵人媾和,這是外交常識。然而,日本認為只要追隨美國和南朝鮮,它的對朝政策就會萬事亨通。日本政治判斷的特大錯誤就在於此。
事實上,發生這次“緊急事態”時,日本沒有政治王牌和外交王牌,無法對付朝鮮。日本只拿著“感情王牌”,說“朝鮮真可惡,不能饒恕。”它只有這麼一張王牌,是日本對朝外交的悲劇。“感情王牌”不可能成為大王。外務大臣高村說:“凍結對朝鮮半島能源開發機構的協助,對警告北朝鮮方面具有意義。這個措施充分反映了我們的立場:大炮洞發射是壞事,我國發怒了。美國和韓國對此表示了理解。” 1998年 10月 20日《每日新聞》社論指出, “毫無疑問,凍結這一‘外交王牌’向北朝鮮充分表達了日本的意志……對‘導彈’問題採取這種對應措施,可以說使用了‘外交王牌’。”這不過是自吹自擂。
1998年9月24日《朝日新聞》指出,“只是感情用事大發雷霆,是不行的。這樣只能使事態按北朝鮮所希望的方向發展。北朝鮮希望日本發怒,希望日本、美國和南朝鮮不能採取一致的步調。因此,必須發揚理智。”
1998年9月16日《產經新聞》社論指出:“北朝鮮希圖的是日本、美國和南朝鮮的分裂,他們只用一枚導彈就取得了相當大的成果……然而,鑒於目前的趨勢,不能不擔心:日本不僅被北朝鮮小看,而且被美國和南朝鮮小看。”
起初新聞媒體紛紛帶頭散佈“導彈威脅一說”,過了半個來月後就開始要求日本政府推行冷靜的戰略性外交。然而,日本外交的悲劇是,沒有任何能夠有效地對付敵對國家的政治外交王牌。王牌的拋棄或失卻,使日本本身陷入了非常危險的境地。如果這樣下去,日本就會被盟國唾棄,在有關朝鮮半島問題的國際外交活動中被孤立。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