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二)日本“感情王牌”的效力

颠倒的认识与感情论

朝鲜的“大炮洞”发射,对日本的冲击是很大的。有的人把它比作“佩利的黑船”。对战后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讴歌“和平”的日本来说,敌对国家发射的飞行器飞过了日本群岛这件事,也许成了同江户时代人们为“黑船”而感到的威胁一样的威胁,无形的威胁会造成恐惧,导致排斥。我们不愿意看到像幕府末期“尊王攘夷”那样的攘外思维方式经过100年的历史后复燃,然而,“大炮洞”果真是“黑船”吗?
长期以来,日本把南朝鲜当局看作朝鲜半岛的唯一合法政府,以与军事上同朝鲜对峙的美国和南朝鲜的联盟关系为主,对朝鲜实施了敌对政策(对此待下面详谈)。所谓“友好政策”似乎是指粮食援助而言的,而这个粮食援助不过是人道主义的支援,日本根本没有改变对朝鲜的敌视政策。日本从来没有无视过朝鲜半岛的紧张关系,反而主动介入并走上了把苏联、中国和朝鲜看作敌对国家与潜在的威胁,与之尖锐对抗的道路。所谓日本维护的“和平”,只不过是立脚于美国的世界战略与亚洲战略的安保,对朝鲜来说,日本是“巨大的威胁”,并不是什么“和平的国家”。尽管如此,却说自己不做任何有碍于别国的事情,正在努力维护和平。从朝鲜的立场上看,这不过是颠倒的认识。
日本保守派和右翼政界人士认为现今日本人缺乏国防意识、危机意识,不善于对付危机。他们为此而慨叹而忿怒。他们对“大炮洞”“感恩不尽”,因为他们认为“大炮洞”使沦落沉睡的日本人国粹主义死灰复燃。然而,不希望战争的日本人民丧失冷静的理智和判断力,陷于狭隘的国粹主义和感情论,这是极其危险的。

日本的常识是对世界的无知

日本政府收到驻日美军司令部发的“朝鲜发射了弹道导弹”的通知后,第二天就召开内阁会议,决定对朝鲜采取制裁措施,停止关于日朝邦交正常化的会谈和粮食援助等人道主义支援,冻结对朝鲜半岛能源开发机构的协助。
同时停止了名古屋——平壤直达航线的运行。1998年9月3日众议院和参议院一致通过了“对导弹发射表示抗议”的决议。
日本所以如此迅速地采取对应措施,也许是因为过去为缺乏危机意识,对应体制不完善而动辄得咎,或许是因为事前收到美国的通知,把具有雷达探索系统的护卫舰“明光”或者具有长时间飞行功能的电子资料搜集机“EP3”派到日本西部海上的朝鲜东海一带,部署警戒,掌握了可靠的情报。
然而,国会通过上述决议的第二天,朝鲜宣布“发射人造卫星成功”。人造地球卫星的发射与弹道导弹的发射,这两者的政治军事意义是截然不同的。日本政府如果向朝鲜问询,下点功夫认真进行了分析和判断,那么,它的对应措施可能是与现在的措施大不相同的。
实际上,美国和南朝鲜对此比较冷静。“日本和美国的态度迥然不同,日本大吵大闹,而美国却只打哈欠。”(森•杰逊)日本对美国和南朝鲜表示忿慨,并热切地表达了自己的危机感。但日本只博得了同情,未能得到协助。
于是,日本向联合国安理会提出了控诉,但安理会没有发出正式文件,只发表主席口头声明,表示了“忧虑”而已,声明说:“对北朝鲜用火箭发射的‘物体’落在日本西部海上的朝鲜东海表示忧虑。对事前没有通知周边国家就进行发射,感到遗憾。”声明接着指出:“确认以和平的目的进行的宇宙开发,只要符合国际法的安全规定,保障透明性,任何国家都有正当权利进行。”除了日本之外,国际社会都承认朝鲜发射的是人造卫星,因此,联合国安理会也只能发表这种程度的声明。对此,日本外务大臣高村却自我夸赞说:“夸张一点说,这是日本在联合国进行的外交活动的胜利。日本的主张理所当然地赢得了所有理事会成员国的理解,这是好事情。”但这不过是他的自鸣得意。
日本的又一个失策是冻结对朝鲜半岛能源开发机构的协助。所谓制裁是一种使对方受到损害的措施。制裁措施是强有力的外交手段。这是国际常识。
然而,举世皆知,朝鲜半岛能源开发机构是美国为了根据朝美框架协议向朝鲜提供轻水核反应堆,主动组建的国际组织。这个轻水核反应堆的建设拖得越久,这个组织的成员国美国和南朝鲜就越受窘,而朝鲜是几乎没有什么关系的。不仅如此,如果建设时间拖长,朝鲜就会把它作为王牌向美国施加压力。因此,美国和南朝鲜要求日本解除冻结。日本起初不肯接受这个要求,后来只好没理没由地解除了冻结。美国负责朝鲜半岛和平特使卡特曼说“日本太没有战术了。只会说‘我不喜欢你’。”(《日本经济新闻》1998年9月16日)他这样表示不满,并不是偶然的。
对朝鲜的其他制裁措施也都没能起到什么作用。人们说直达航线被堵会使朝鲜出口松蕈受到影响。但是,1998年,南朝鲜霪雨连绵松蕈收成不好,只好通过中国大量进口朝鲜松蕈,而这些几乎都被去南朝鲜观光的日本人买光了。可见,这个制裁措施也没能使朝鲜受到影响。
日本对朝鲜的长期的政治经济制裁,若是对别的国家,可能起到了最后通牒似的作用,但对朝鲜,早已失去了效力。朝鲜说,在朝日关系没有正常化的情况下,过去也活下来,今后也能照样活下去。这并不是虚张声势,而是反映了过去朝日两国实况的豪言壮语。
外务大臣高村说,“认为北朝鲜负有责任,是国际常识。” 然而,国际社会都承认朝鲜发射的是人造地球卫星,这已成了常识,因而,应该说日本政府的主张是出于无知的。日本政府经常做自我反省说,“日本在经济政策上的常识,是对世界的无知。”拿日本对朝鲜半岛的政策来说,也只能这样说。

没有事前通知是不可容许的吗?

日本政府对朝鲜施加制裁的理由是:一,没有事前通知违反了国际法;二,侵犯了领空,即侵犯了主权。凭这两个理由采取可能引起战争的制裁措施,是很不得当的。
这两个理由都被朝鲜驳倒了。朝鲜指出:一,从1975年直到今天,日本先后发射了数十颗人造卫星,但连一次也没有通知朝鲜;二,发射人造卫星时,事前不通知,是一个国际惯例;三,朝鲜的人造卫星经过津轻海峡落在公海上。遭到这一反驳,日本丢尽了面子。
就事前通知而言,宇宙条约和国际海洋法公约都没有规定发射人造卫星必须事前通知的条款。前苏联、美国、中国等国家发射人造地球卫星,都是成功以后才公布的,并没有事前通知别国。日本也“没有事前通知各国,只是在发射一个月前用英文通知航空管理局和各国港口,让飞机和船舰注意,不要进入火箭降落的区域。”(宇宙科学研究所)当然,日本在种岛或者大隅半岛向东发射,无须飞过别国“上空”,因此,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考虑到地球的自转方向,人造卫星必须向东发射。因此,朝鲜发射的人造卫星不得不飞过日本的“上空”。
国际法并没有明文规定各国行使主权的领空高度,一般概念认为领空的高度是离地面 100公里,超过 100公里的上空便属于大气圈即宇宙空间。宇宙空间不属于国家主权行使范围,朝鲜第二级火箭在日本海上脱离时的高度是204公里,其卫星进入轨道时的高度是239.2公里,大大超过了日本领空的高度。因此,不能认为它侵犯了日本主权。正因为如此,日本外务大臣高村在1998年10月30日记者招待会上只好无精打采地说“是否飞过了领空,这是个疑问,无法断定。”
参加人造卫星开发工作的朝鲜科学工作者指出:“能够保障最大速度的最理想的发射方向是正东(方位90°),但是,如果选择这个方向,就要经过日本领土上空。我们为了尊重周边国家的主权,修改了发射方向。尽管不利,但把发射方向定为方位86°(津轻海峡上空)。并且,本来可以把人造卫星发射到更高的地方去,这样对我们有利,但如果这样做,第二级运载火箭就会脱离后落在日本领海附近,因此,我们不得不本着自己蒙受损失而尊重别国主权的原则把发射高度降低了。非常遗憾,有些日本人仍然不理解我们这一既光明正大,又深思熟虑的发射人造卫星的态度。”
日本政府应冷静地倾听朝鲜科学工作者的这一说明。这是因为日本断定为“弹道导弹”的飞行器留下了沿着他们所指出的路线和高度飞行的弹道痕迹。然而,至今世界上未曾有过人造地球卫星“飞过领空”被看做问题的事例,也没有一个国家因为在发射人造卫星时没有事前通报而受到国际社会非难的事例。
日本政府说朝鲜发射的飞行器飞越日本群岛,落在三陆前海。然而,实际上运载火箭落在离日本330 浬的地点。这个地点是远离领海12浬、沙文主义经济海域200浬的公海。“三陆前海”这个言词带有浓厚的政治色彩,不难看出是蓄意引起日本人民恐惧感的。

推迟发射公布的理由

1998年9月5日《朝日新闻》专栏《素粒子》登载的一篇文章说:“如果发射的不是武器,而是人造卫星,那么,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那就应该赶快公开嘛。)”
1998年9月1日这家报纸刊登一篇文章说:“突然想起了列宁说过的‘左派幼稚病’。发射的是导弹‘大炮洞’?如果发射时没有考虑到周边,那简直是幼稚,如果考虑到了,那可真是‘幼稚病’了!不知道这是‘左派’还是别的什么。也许是听到‘韩国危机’、‘日本的昏迷’、‘俄罗斯的混乱’等外电的报道,误以为这是‘好机会’了?真是昂贵的礼炮!”这篇文章的作者以发射的是导弹这一看法为前提,讽刺和嘲笑过朝鲜。4天后朝鲜一发表发射人造卫星成功的声明,他可能气得暴跳如雷了吧。估计大多数日本人的心绪可能都和他一样吧。
那么,朝鲜为何过了几天才报道发射人造卫星成功的消息?
我认为其理由有两条。
第一,上面已谈过,须要查实卫星发射是否成功,是否进入轨道正常运行。这关系到国家的威望,不能急于公开。万一失败,就无法挽回。朝鲜人造卫星开发者说:“我们一开始就打算公开。但坚持了这样的原则:先查实发射是否成功,并搜集和综合全部测定资料,然后慎重地公开。”据情报资料,朝鲜制造了两颗人造地球卫星,以便如果第一颗发射失败,就再发射另一颗。这与部分新闻媒体报道的“朝鲜准备发射第二颗”的说法相符。朝鲜为了装点建国五十周年,决心一定要发射人造卫星成功。
第二,纯粹是技术上的理由。朝鲜尚没有观察人造卫星进入轨道的追踪系统,因此,不能不花几天进行核实。
发射人造卫星两天后,朝鲜发表一项声明,谴责了日本的“骚动”和制裁措施。声明指出,日本“根本不知道‘背景’,也不知道‘内情’,就引起了大骚动。”这时不能公开吗?想必那时朝鲜尚没有充分查实。有的观察者由此认为“朝鲜欺骗了日本。”
1998年 9月 18日发行的《周刊朝日》刊登了一篇令人感兴趣的文章,标题为《朝美导弹‘密约’一说(?)的根据》。这篇文章的要点是:朝鲜进行导弹发射试验,美国一直提出强硬的警告,而这次却从朝鲜得到某种暗示,不但不加以制止,反而默认了。事后与朝鲜合谋向日本提供假情报,说这是“导弹发射”,其目的在于将日本拉进战区导弹防卫计划。《周刊朝日》还刊登了几篇评论。评论说,“这次导弹骚动是不是美国的‘阴谋’?”(防卫厅内局干部)“目的在于骗取日本的资金使美国军事工业兴旺。”(军事评论家神浦元彰)
国际政治是冷酷的。外交可谓是谁吃掉谁,谁被谁吃掉的生存竞争。日本人模糊地认识到,美国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可能会欺骗盟国日本。日本产生这种疑虑是情有可原的,因为它看到了最近朝美互相接近。
然而,朝美两国之间还没有形成能够缔结这种“密约”的信赖关系。朝鲜发射人造卫星半个月后,我访问了朝鲜。
我向朝鲜劳动党的许多干部问过有没有这种“密约”,他们都异口同声意味深长地说:“绝对不可能有这种事情。不过,出现这种结局,倒是有可能的。”
美国得到朝鲜方面的事前通知,为什么没有制止呢?这是个谜。但这事与朝鲜无关。美国为了使日本参加战区导弹防卫计划,并为了推进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欺骗日本,这种可能性是不可否认的。然而,其真相只能由日美两国澄清。如果“老好人”日本上了“狡猾的外交能手”美国的当, 那么,这意味着日本外交的失败。日本应提出抗议的对象不是朝鲜,而是美国。难道不是这样吗?

对朝外交王牌的抛弃与失却

假使朝鲜事前通知了俄罗斯和美国,那么,朝鲜发射的飞行器既然要飞越日本群岛(虽然不是领空),不是应当通知日本一声吗?日本方面的这种说法,也许是能够成立的。
然而,从朝鲜方面看,日本是不肯清算它过去实行殖民统治的历史的傲慢的国家,是敌视并威胁朝鲜,不恪守国际信义,不奉行独立自主外交政策而依附美国的国家。
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与敌对国家以礼相待。况且,发射的不是军用导弹,而是旨在和平利用宇宙的人造地球卫星,因此没有必要通知。
现在,日本根本没有能够同朝鲜进行政治对话的渠道。造成这种事态的责任在于日本方面。朝鲜在很早以前建议改善朝日关系,日本却推行向南朝鲜一边倒的政策,继续无视这个建议。其后,两国执政党多次达成协议,1995年3月朝鲜劳动党和日本自民党、社会党、先驱联立三执政党达成协议,约定站在独立自主的立场上,在没有前提条件的情况下举行旨在改善两国关系的会谈。然而,日本政府却以“日本人被劫持疑惑”为由至今仍不肯举行会谈。日本如此毫无诚意,朝鲜忍无可忍,从几年前就决然改变对日政策,表示“不再和日本交往”。这样,两国对话渠道就被堵塞了。
舆论常常指责日本没有对朝政策,没有外交战略。日本的对朝外交之所以失策,是因为它不了解也不想了解朝鲜。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熟悉敌人,就不能和敌人作斗争,也不能与敌人媾和,这是外交常识。然而,日本认为只要追随美国和南朝鲜,它的对朝政策就会万事亨通。日本政治判断的特大错误就在于此。
事实上,发生这次“紧急事态”时,日本没有政治王牌和外交王牌,无法对付朝鲜。日本只拿着“感情王牌”,说“朝鲜真可恶,不能饶恕。”它只有这么一张王牌,是日本对朝外交的悲剧。“感情王牌”不可能成为大王。外务大臣高村说:“冻结对朝鲜半岛能源开发机构的协助,对警告北朝鲜方面具有意义。这个措施充分反映了我们的立场:大炮洞发射是坏事,我国发怒了。美国和韩国对此表示了理解。” 1998年 10月 20日《每日新闻》社论指出, “毫无疑问,冻结这一‘外交王牌’向北朝鲜充分表达了日本的意志……对‘导弹’问题采取这种对应措施,可以说使用了‘外交王牌’。”这不过是自吹自擂。
1998年9月24日《朝日新闻》指出,“只是感情用事大发雷霆,是不行的。这样只能使事态按北朝鲜所希望的方向发展。北朝鲜希望日本发怒,希望日本、美国和南朝鲜不能采取一致的步调。因此,必须发扬理智。”
1998年9月16日《产经新闻》社论指出:“北朝鲜希图的是日本、美国和南朝鲜的分裂,他们只用一枚导弹就取得了相当大的成果……然而,鉴于目前的趋势,不能不担心:日本不仅被北朝鲜小看,而且被美国和南朝鲜小看。”
起初新闻媒体纷纷带头散布“导弹威胁一说”,过了半个来月后就开始要求日本政府推行冷静的战略性外交。然而,日本外交的悲剧是,没有任何能够有效地对付敌对国家的政治外交王牌。王牌的抛弃或失却,使日本本身陷入了非常危险的境地。如果这样下去,日本就会被盟国唾弃,在有关朝鲜半岛问题的国际外交活动中被孤立。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