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三)人造地球衛星這張王牌的威力

人造衛星是軍事威脅嗎?

國際社會普遍斷定朝鮮發射的是人造衛星,而日本政府則聲稱“不管它是彈道導彈還是人造衛星,對日本和亞太地區安全的威脅是同樣的。”
“令人憂慮的是朝鮮發射了技術很發達的多級火箭。至於發射的是人造衛星還是導彈,是次要的問題。”(美國國防部副部長代助理肯貝爾)
“美國情報機構推斷其射程約有4000-6000公里,相當於洲際導彈(ICBM)的射程。”(美國國會導彈威脅評估委員會主席廉斯菲爾德)
這就是美國對朝鮮發射人造衛星的基本看法。美國認為,承認發射的是人造衛星,從軍事上說,這比導彈引起更大的震驚,產生重大的國際影響。而日本卻說朝鮮發射的是彈道導彈,主張這是個軍事威脅。可是,美國與日本兩者的看法有微妙的差別,但又根本不同。
眾所周知,衛星運載火箭和彈道導彈的技術是一樣的。
現在,世界大部分衛星運載火箭都運用彈道導彈技術。美國的“Atlas”“Titan”“Delta”,俄羅斯的“聯盟”“宇宙”,中國的“長征”等導彈,都是運用了ICBM或 IRBM (中程彈道導彈)技術的。日本的 N-I、 N-Ⅱ、H-Ⅰ導彈,也都是源於“Delta”和“Thor” IRBM導彈的。朝鮮本身也承認,他們開發的火箭,是開發彈道導彈時的副產品。發射人造衛星“光明星一號”的運載火箭為三級,第三級用的是高效能的固體燃料(國產燃料)。推進裝置的分離也取得成功。要保證 ICBM的飛行距離,就要用多級運載火箭,因此,只要有分離技術,這是並不難搞的。朝鮮掌握了這種技術,說明他們有充分的能力開發將整個美國領土置於射程之內的 ICBM導彈(也可能正在開發)。美國的估計是:除俄羅斯和中國之外,其他國家暫時還不能開發射到美國本土的ICBM導彈。這就是美國導彈防禦的前提條件。但是,朝鮮發射人造衛星成功了,美國就不得不重新考慮導彈防禦戰略了。
朝鮮在1998年10月初舉行朝美導彈問題會談時宣佈, “這是宇宙的和平利用,今後也將繼續發射人造地球衛星。”美國要求停止開發和發射導彈,但朝方駁斥道,“開發與部署導彈,是主權國家的權利,鑒於朝鮮所處的特殊狀況,開發和部署導彈是必要的。”對此,美方沒能作出有效的反駁。
1998年 6月,朝鮮首次公佈將開發與輸出導彈,並表明開發和部署導彈是關係到主權和生存權利的問題。還說,導彈輸出,是寶貴的創匯來源,如果美國要禁止輸出,就要求美國照價賠償。美國主導的導彈技術輸出規定(MTCR),只有16個國家加入,朝鮮當然沒有加入。世界最大的導彈先進國、武器輸出國-美國沒有權利單方面地指責朝鮮的導彈輸出。沒有禁止輸出導彈的國際法,所以,朝鮮輸出導彈,也不違犯國際法。
由於朝鮮掌握 ICBM開發技術的事已經清楚了,所以美國害怕導彈擴散的心理就更加重了。“如果向中東地區出口,就等於世界上擁有2000公里以上射程導彈的國家一下子大有增加,不擴散彈道導彈問題.就成為更為迫切的問題。有一種感覺,似乎地獄之門突然敞開了。”(軍事評論家江畑謙介)這種認識,並不是誇張的。
朝鮮的衛星發射之所以成為對美國的又一個嚴重性和
威脅,是因為朝鮮有了掌握軍事衛星的可能性。
朝鮮一直受到美國的核威脅。朝鮮有防禦先發制人的核攻擊的手段和設施,但沒有報復能力。還經常受到美國軍事衛星和超高空偵察機的監視。為此所採取的措施,是偽裝的方法,還有一種方法是把軍工廠和軍事基地建在地下,把武器儲藏在地下。當然,在這種水準上,美國是可以對朝鮮進行軍事威脅的,但不能輕易地實施先發制人的打擊。然而,朝鮮成功地發射了人造衛星,擁有了對美國的攻擊予以報復打擊的手段,還有了能夠偵察、監視美國、南朝鮮、日本等敵國的前景和可能性。結果,過去的朝美力量對比即軍事平衡,發生了根本的變化。

1993年導彈發射試驗的衝擊

1993年朝鮮向朝鮮東海發射導彈的時候,在日本發生騷亂,但這次日本政府的強硬態度和國民輿論同那個時候是不可同日而語了。
“第一,認識到戰後(1945年8月15日以後)第一次遭受如此近在身邊的‘威脅’。第二,危機感和由此引起的行動,首先在美國和‘韓國’發生。第三,可謂政府中樞職能不全的內部危機已經表面化。這就是‘大炮洞衝擊’的主要內容。”(《朝日新聞》9月 22日)
但是, 這次騷亂究竟是什麼? 下面介紹更令人震驚的事實,它使人們意識到這個騷亂是無謂的。
“1993年5月29日,(朝鮮)發射多級導彈成功。
據北朝鮮軍部有關人員稱,這次試驗發射,預先通知了美 國,實際發射的是3枚導彈。其中1枚為500公里射程試 驗,墜落於能登半島附近的公誨。其餘兩枚飛行3000公里多,墜落在夏威夷和關島附近公海上。這次發射試驗成功了,北朝鮮更加信心十足,估計于1996年開發洲際彈道導彈(ICBM)成功,已做了實戰部署。”(摘自《金正日統一朝鮮之日,北朝鮮、戰爭與和平劇本》,金明哲著,光人社發行)
從幾年前,美國不時地傳播這樣的情報:“除美國、俄羅斯、中國之外,能夠在最短時間內開發 ICBM的國家是北朝鮮”。對此予以關注的人,在日本卻寥寥無幾。但是,南朝鮮的《朝鮮日報》卻乘“導彈騷動”的機會,1998年10月 23日報導說,“據美國情報當局分析判明,這枚導彈飛越日本群島,落在離發射地點1300公里的太平洋上;同一天,日本防衛廳長官額賀也稱,“今春,從美國收到了這種情報。”實際上,這是在前年年底收到的,但因為有橋本首相的指示,沒有公開。
這埵釣潃蚨藕I:其一,美國為什麼在1993年向日本只提供了“導彈墜落在朝鮮東海”這一片斷情報;其二,同樣都是美國的情報,可是,日本為什麼前一次默不作聲,而這一次卻聒噪不休呢?尤其前一次是實實在在的彈道導彈發射試驗,而這次則是人造衛星的發射。
美國是不是因為1993年是核疑惑引起的軍事上的緊張局勢十分嚴重的時期,所以認為日本會受到極大的衝擊?或者是因為美國本身受到了極大的衝擊?日本本身也可能考慮到,拿5年前的情報甚囂塵上,是件丟臉的事,所以,這次就連上一次的也都加在一起發洩怨恨的吧。
美國與日本的行為,都是令人難以理解的。但是,可以說以下幾點是明確的:美國不向日本提供所有的軍事情報;朝鮮於1993年發射導彈試驗成功,導彈越過日本群島,其威力近似 ICBM導彈;這可能成了使美國決定同朝鮮舉行核協商的原因之一。
關於朝美導彈會談的報導稱,這個會談是談論禁止朝鮮開發、輸出導彈問題的,但實際上中心議題是朝鮮開發、部署 ICBM導彈的問題,並打了一場激烈的外交舌戰。

朝鮮能成為軍事威脅嗎?

現在,在朝鮮人民軍最高司令官、國防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日將軍的領導下,朝鮮正在加強軍事力量,這是事實。朝鮮, 實際顯示了ICBM導彈與軍事衛星開發能力,那麼,這是對處於敵對關係的美國、南朝鮮、日本進行先發制人的攻擊即發動戰爭,破壞亞太地區安全的可怕的軍事威脅嗎?
朝鮮人民曾切身體驗過被日本霸佔疆土,做亡國奴的悲哀和痛苦。無數人的親骨肉被日本侵略者殺害,600萬青壯年被強征,做苦工,過牛馬不如的生活;有100萬男子被強征做了日軍,將近20萬女子被拉去做了日本皇軍的性奴隸。朝鮮的資源被掠奪,文化和語言被抹煞,朝鮮人民被逼把自己姓名改成日本姓名。由於亡國,朝鮮民族備受種種歧視。朝鮮的“怨恨”和建國思想的出發點就在於此。因此,他們決不容許外來勢力的侵略,保衛國家是他們堅定不移的原則。
然而,朝鮮被外來勢力分割成南北兩部分,爆發了朝鮮戰爭。朝鮮戰爭使南北朝鮮人民切身體會到,再不能讓帶來民族悲劇的這種戰爭更新發生。1953年簽訂的朝鮮停戰協定有明文規定:本協定生效後,所有外國軍隊必須在 3個月之內從朝鮮撤出;為了和平解決朝鮮問題,有關國家(朝鮮、中國、美國)要舉行政治協商。但是,戰後美國卻進一步加強了1953年8月締結的《美國、南朝鮮互相防衛條約》和在1951年締結的美日安全保障條約,建立了美國、南朝鮮軍事聯盟、美日軍事聯盟即美國、南朝鮮、日本三角軍事聯盟。美國完全無視停戰協定,在政治、軍事和經濟上奴役南朝鮮和日本,從而走上了部署扼殺朝鮮的包圍網,從軍事上同朝鮮針鋒相對地對抗的道路。
針對這種形勢,朝鮮不得不為國防投入莫大的資金和勞力,這使經濟建設受到了很大影響。加上,1962年古巴危機時,蘇聯被美國核威脅所屈服,從古巴撤出了導彈,這使朝鮮受到震驚。朝鮮清楚地看到國際政治的冷酷:在冷戰體制下,蘇聯雖是社會主義超級大國,但不能同美國對抗;美國能夠在避免與蘇聯衝突的情況下,各個擊破社會主義國家。
正如所預料的,後來,美國公然介入越南戰爭,同時加強了對東歐社會主義各國的壓力和懷柔。針對這種局勢,朝鮮必須進一步加強國防,建立不怕美國軍事壓力的體制。因此,在 20世紀 60年代中期,朝鮮提出了四項軍事路線,即全民武裝化、全國要塞化、全軍幹部化、全軍現代化路線。
美國進一步加強美、日、南朝鮮三角軍事聯盟,從70年代中期起在南朝鮮加緊進行核武器部署,瘋狂舉行“協作精神”聯合戰爭演習,從1974年起將其變成了核子試驗戰爭演習。美國部署在南朝鮮的核武器有:他對地戰斧式洲際導彈、步兵用原子炮彈和機載炸彈等戰術核武器,共達1000多枚。對朝鮮來說,這是令人可怕的軍事威脅。幾十年來,一直受到核武器威脅,這種恐懼心理,南朝鮮或日本是不可設想的。
進入20世紀90年代,冷戰結束了,但惟獨在朝鮮冷戰仍然持續。從此,至今保持微妙的平衡,沒有發生戰爭的朝鮮半島政治軍事平衡就被破壞了。為了扭轉這種局面,朝鮮施行了反擊策略——“核王牌”,並用它換來了朝美框架協議書。
但是,美國打的如意算盤是等待朝鮮“崩潰”的,所以,直到現在,仍不誠實地履行協議事項。朝方遵守協議事項,凍結原子能設施、接受國際原子能機構的檢查、緩和對美經濟限制措施。一攬子解決方法的基本原則是,雙方都同時履行自己的承諾。如果不遵守這一原則,朝美框架協議本身就失去功能了。但是,美國卻不誠實地履行協議事項,反而推行“軟著陸政策”,將市場經濟和資本主義強加於朝鮮。它給人一種柔和的印象,但卻不放棄慣用手法即軍事威脅。因此,朝鮮不能不走向進一步加強國防力量的道路了。這就是至今朝鮮政治軍事局勢的概括。
如上所述,基本格局是:先由美國、南朝鮮和日本實施軍事威脅,朝鮮與之對抗。這堜珨〞滬x事威脅,並不是指一方可能先發制人的那種潛在威脅,而是指以實際行動顯示軍事力量。總而言之,美國、南朝鮮和日本說朝鮮成為軍事威脅,但實則將朝鮮當作威脅,對朝鮮施加威脅,以迫使朝鮮不得不加強軍事力量。

實力政策與舌鋒外交

在國際政治及外交上,把敵對國家和勢力規定為“對本國或地區安全的威脅”。據此,朝鮮也向國際社會紛紛發出呼籲,說她受到美國的軍事威脅,但直到現在還沒有多大效果。國際社會只是表示“憂慮”和“支持”。雖然表示同情,但不採取實際行動。也沒有一個國家願意為朝鮮這個小國同強大的美國打一場仗。所有的國家都為本國的內政和外交事務忙得不可開交。過去,社會主義各國起碼有保衛社會主義的義務和本分,但現在,東歐社會主義國家都崩潰了。
堅決要捍衛朝鮮式社會主義的朝鮮,被強大西方國家所包圍,處於孤立無援狀態。
小小的國家朝鮮,要對付美國、南朝鮮、日本這三國強大的軍事聯盟,就必須熟悉南朝鮮、日本的“宗主國”美國的外交策略與手法。美國的外交,普遍稱“炮艦外交”,但這不過是美國外交的一面而已。美國對敵國的外交,包括三種要素,統稱“實力政策”。其三種要素如下。
第一,舌鋒外交:先申明美國的分析、觀測、立場和主張,並要求對方接受它,在國際外交場合上暗示不排除經濟制裁和軍事攻擊、並施加威脅。所謂舌鋒外交,通俗地說就是靠言力的外交。
第二,經濟制裁外交:調動美國強大經濟實力和他們所掌握的國際“經濟秩序”,向敵國實施經濟封鎖。
第三,炮艦外交:顯示武力,影射軍事進攻,提出最後通牒,以逼迫對方妥協與屈從。
美國善於配合這三種要素,使敵國陷入窘境。它分如下五個階段。
第一階段推行舌鋒外交:美國善於推行舌鋒外交,充分發揮了超級大國的力量。幾乎所有的國家都屈服於這種外交。
第二階段配合舌鋒外交與經濟制裁外交:在進行舌鋒外交的同時施加經濟制裁。最近5年來,美國對70多個國家和地區實施60多次經濟制裁。
第三階段配合舌鋒外交、經濟制裁外交和炮艦外交:
實際派遣美軍兵力,甚至暗示不排除核打擊。出動美第7艦隊、海軍陸戰隊等,來施加軍事壓力。
第四階段為舌鋒外交、經濟制裁外交與炮艦外交的變 形配合:如果到了第三階段對方仍不屈服,就實施先發制人的打擊,即發動戰爭:戰爭結束後繼續進行威懾,施加經濟制裁和軍事制裁。如同目前對伊拉克實施的政策和狂轟濫炸。如果這樣仍不屈服,就無視和孤立對方。對朝政策是:長期採用無視、威懾、經濟制裁和包圍等一切手法。
第五階段為和解與建立邦交:如果是舌鋒外交、經濟制裁外交、炮艦外交和戰爭都行不通的物件,就改變政策,轉為對話外交。其代表例子就是越南,現在同朝鮮的關係就處於這個階段。1999年 l月 5日,美國國務院發佈了緩和對古巴的經濟制裁,擴大兩國民間交流的方針,看來,對古巴的政策也進入了這個階段。
長期以來,朝鮮希望同停戰協定的締約國美國締結和平協定,為此建議進行對話。朝鮮還建議舉行包括南朝鮮在內的三者會談。但是,美國卻一直拒不接受這一建議。
這就是使朝鮮近50年來處於“戰爭狀態”和南北分裂狀態的主要原因。
從1988年起,布希政權改變對朝政策,在北京開始了參贊一級接觸。冷戰結束後,朝美關係的改善得到促進。
後來,由於在 1992年左右出現核疑惑,朝美之間的緊張局勢逐步升級地加劇了。但這向朝鮮提供了改善朝美關係的絕好機會。
朝鮮同美國開始進行外交戰。為了對付世界唯一的超級大國,並在這一外交戰中取勝,朝鮮發揮了一切智慧和力量。時而開展“強硬外交”,說“要以全面戰爭回答全面戰爭,以對話回答對話”;時而開展“威懾外交”,說“一定要報復”;時而開展“笑容外交”,和顏悅色地同對方握手;時而開展“遊擊外交”,動員各種手段,擾亂對方,或者利用對方的疑惑心理和軍事上的弱點;時而奉行“決戰外交”,運用絕招,晨驚世界,諸如:發表退出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的宣言,發表退出國際原子能機構的宣言,發射人造衛星,等等。上述外交名稱,都是由西方報刊述評朝鮮外交時命名的。如果不靈活地進行情報戰、心理戰和神經戰,就在尖銳的國際外交活動中會遭到失敗。因此,可以說運用這種外交手法在同敵國的外交上是極為常識性的問題。
然而,朝鮮外交的特點在於,靈活地進行“舌鋒外交”。對敵國發表的聲明,語氣是強硬的,但只要仔細讀起來,就能發現堶悼]涵著前提條件。向對方提供解決這個前提條件的管道。要戰勝敵人,就必須熟悉敵人。朝鮮利用美國的外交策略,迫使美國陷入窘境。這就是當今朝鮮的外交策略。

強有力的外交王牌的出現

光靠舌鋒外交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它需要強有力的後盾,那就是軍事力量即國防力量。圍繞著朝鮮半島進行的國際外交,就是“軍事外交”。
朝鮮花相當長的時間修建了地下工廠和地下基地,將全國建設成銅牆鐵壁般的要塞,同有硬針的刺蝟和有硬甲的烏龜一樣。儘管美國強大,但不能輕易侵犯朝鮮。任何威懾都嚇不倒她,她準備“以戰爭回答戰爭”,使美國最傷腦筋。
在50年代朝鮮戰爭中未能取勝(在這種意義上說遭到了失敗)的美國,當1968年“普書布洛”號被朝鮮捕獲,1969年“EC121”飛機被朝鮮擊落時,惱羞成怒,向南朝鮮派遣航空母艦機動部隊和能運載氫彈的“B52”戰略轟炸機以及戰鬥轟炸機編隊,採取了進攻姿態。但每次都由美國謝罪道歉,才好容易扭轉了局面。通過這些教訓,美國明白朝鮮是說到做到,能同美國較量的不可藐視的對象。對美國來說,只好奉行無視朝鮮的第四階段外交或進行對話的第五階段外交。朝鮮發表聲明退出不擴散核武器條約,迫使美國轉為第五階段。這是因為一旦朝鮮退出不擴散核武器條約,就失去防止朝鮮開發並部署核武器的手段。通過朝美框架協議書,美國才好不容易制止朝鮮退出不擴散核武器條約“成功”。
有的人說美國向朝鮮繳了“白糖”和“酬金”,但美國並沒有唯唯諾諾地聽從朝鮮的話。當時,美國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對話與和解,別無他法。
朝鮮人造衛星的發射,對美國的震懾要比朝鮮發表退出不擴散核武器條約聲明更大。原因何在?這是因為本來不好發動的戰爭,現在更不好發動了。如果在朝鮮半島重又爆發戰爭,那麼,這場戰爭就必將變成核戰爭。軍事評論家們往往從這種角度出發,把朝鮮同美國、南朝鮮、日本的軍事力量作對比。然而,這種軍事力量對比或模擬試驗,是沒有多大意義的。朝鮮人民軍缺燃料,也缺糧食,武器多半都是舊式,而且沒有多少儲備。有的人據此過低估價朝鮮軍事力量,但朝鮮半島的戰爭不是普通戰爭,而將是核戰爭,因此,我認為這種分析也是毫無意義的。無論過高估價還是過低估價,都會導致對朝鮮半島軍事局勢的錯誤分析。
“‘核抑制力’、‘戰爭抑制力’是一種幻想”,這種批判正確地指出了核武器開發並部署競賽、擴充軍備的危險性和愚蠢性。軍事平衡一旦完全破壞,弱小國家就遭到強大國家的攻擊,不得不屈服。對處於尖銳的軍事對峙狀態和生死存亡關頭的國家來說,這種主張是毫無說服力的,這是國際政治的現實。
要根據這種本質問題,慎重解釋9月4日朝鮮外務省向美國和日本提出的警告:
“……我國擁有衛星,這是作為獨立自主國家不可剝奪的權利,這個力量是否被用於軍事目的,這完全取決於敵對勢力的態度如何。美國要慎重考慮,對我國施加軍事壓力和先發制人的攻擊,將招致什麼樣的後果,日本應當考慮到,制定法律,為參與朝美戰爭鋪平道路的勾當意味著對我國的宣戰,是一種極為危險的行為。”
朝鮮不試驗和部署彈道導彈,不開發軍事衛星,只是繼續發射被世界各國所公認的用於和平目的的人造衛星,也能給美國以“震懾”使之產生“先攻擊,就會受到報復的恐懼”。“震懾遠遠超過彈道導彈”,就是指這種情況而言的。從此,朝鮮掌握了針對美國的人造衛星王牌——新的強有力的政治、軍事、外交王牌。
12月2日,朝鮮人民軍總參謀部代言人聲稱:“選擇‘外科手術式’打擊或‘先發制人打擊’的權利不只屬於美國,其打擊方式,也不是美國的壟斷品。要放明白:我國人民軍隊的打擊沒有界限,在這個星球上沒有能躲避它的地方。”代言人還警告說,南朝鮮和日本也屬於“打擊目標”。朝鮮使用這種頗有威懾力度的言詞還是頭一次,很明顯,朝鮮之所以能夠這樣做,是因為有人造衛星王牌即洲際導彈王牌。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