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四)日本過度反應所招致的後果

“導彈騷動”帶來的損失

日本的“導彈”騷動,在朝鮮申明朝鮮發射的不是導彈,而是人造衛星之後,不但沒有停止,反而越來越擴大起來。日本紛紛談論過去受不到國民輿論支持的參加戰區導彈防禦系統計畫、發射情報衛星,促進有關日美防禦合作指標法案制定等問題,現在開始進入實踐階段。對此,日本國民輿論好象表示支持。雜誌《世界》1995年第12期刊載的《編輯後記》反映了其代表性看法。《編輯後記》寫道:
“應當批判的是:儘管是人造衛星,但沒有事先通知一聲就‘發射導彈’,這性反對克林頓政府對北朝鮮政策的共和黨鷹派氣焰囂張,還給日本政府提供了參加戰區導彈防禦系統的藉口。”然而,是否容許參加戰區導彈防禦系統的問題,是由日本國民去做的事情。這個藉口並不是朝鮮提供的。實際上,美日當局以朝鮮發射人造衛星為藉口,從軍事上加以利用。如果說衛星發射加劇軍事緊張局勢,那麼,為設航太中間站而發射的衛星,也會成為軍事威脅了。
也許是這個原因吧,雖然頻繁發生針對支持朝鮮的旅日朝鮮人總聯合會和旅日朝僑的兇殘的迫害事件,但是,還沒有像在 1989年和 1994年先後出現“賭博疑惑”和“核疑惑”時發生的“裙襖事件”那樣,引起廣大國民的譴責。 從新聞媒體有關“日本人被劫持疑惑”、“糧食危機” 、“停止旅朝日本婦女訪問故鄉”等問題的報導來看,日本人積蓄已久的反朝情緒,達到了極點,通過這次“導彈騷動”陷於最壞的狀態,這並不是言過其實。
對此日本國民應當慎重考慮的是:如果以反朝感情促成有關“戰時”法案,或者放任對旅日朝僑的迫害,致使日朝對立加劇,這對日本也沒有好處,將會使日本陷入危險境地。這是冷酷的現實。正如前面所提到的,現在朝鮮只是同美國進行外交戰。從外交角度來看,可以說人造衛星也是針對著美國發射的。現在朝鮮不答理日本,衛星也不是針對著日本發射的。1993年進行的導彈發射試驗也是如此。
“北朝鮮不怎麼答理日本。我想,說無視日本更恰當。
當然,我也認為北朝鮮這次發射的是人造衛星,不過,這次發射的導彈不是針對著日本的……這也許是不把像日本這類國家放在眼堛熒N思。起碼也不是對日本的暗示。” (亞洲經濟研究所小牧輝夫,《世界》1998年第 11期)有些人認為這使日本受到“戰後最大的震驚”,與其說“使日本感到不安,倒不如說構成直接的威脅”(外務大臣高村)。這說明,日本第一次切身體驗朝鮮的“威脅”,覺得大禍臨門,這是事實。現在已經判明朝鮮發射的不是導彈而是人造衛星了,但這種畏懼心理不僅沒有消除,反而越來越深重。
因此,9月15日,朝鮮外務省發表聲明說,“第一,只要日本繼續乞靈於反朝勾當,就決不同日本實現邦交正常化。第二,如果日本繼續回避對過去罪行的謝罪與賠償,其一切後果就完全由日方負責。第三,對日本的反朝陰謀活動,將以全面的、強有力的自衛措施予以堅決的打擊。” 在9月份,平壤根本沒有發出“反美”呼聲,而“反日”呼聲卻高漲。朝日間的敵視感情在逐步升級,這對日本是極為不利的。這是因為國際社會已公認朝鮮發射的飛行器是人造衛星,也已判明它不是為了威脅日本。所以,日本沒有什麼理由指責朝鮮。日本的指責,反而使朝鮮抓住把柄進行指責。問題的嚴重性,不在於“導彈震懾”,而在於日本將推進的軍事大國化和反朝情緒深化所導致的極大外交損失。

戰區導彈防禦系統與日本利益相抵觸

戰區導彈防禦系統構思,是從1993年起由美國推進的計畫,尚處於構思階段,還有很多疑難問題。其理由有如下四點。
第一,規劃前景不明確,效果沒有把握。
戰區導彈防禦系統是指這種規劃:運用偵察衛星、預警機或地上雷達網探索、識別和追蹤,並用部署在地上或護衛艦的導彈截擊超高空飛來的戰區彈道導彈(射程3000公里以下)。這種規劃,用現今的技術是不可能實現的。
“比如,將從離150公里遠處以每秒4公里的速度飛來的直徑1米左右的彈道導彈,用比它更快的反彈道導彈擊毀。軍用步槍有效射程為500米,每秒初速為1.8公里左右,因此,用反彈道導彈截擊彈道導彈要比用步槍子彈截擊步槍於彈技術難度更大。”(《產經新聞》1998年 10月24日)
對戰區導彈防禦系統的技術問題,美國也是沒有把握的。實際上,美國每年竟花費36億美元一連五次進行戰區超高度反彈道導彈防禦系統開發試驗,但都遭到失敗,第六次試驗還沒有確定。美國軍報《防衛消息》1998年 12月14日說,美國國防部因技術難度太大打算拋棄戰區超高度反彈道導彈防禦系統開發計畫。如果停止開發稱之為戰區彈道導彈防禦系統支柱的戰區超高度反彈道導彈防禦系統,戰區導彈防禦計畫就很可能虛有其名了。
第二,開發所需時間太長。
據說,即使開發進展較為順利,要進行實戰部署,起碼也需要20年時間。現在,日本認為,對日本的最大威脅是朝鮮,但過了20年以後,朝鮮不一定是日本的敵國。還認為,截止1998年擁有彈道導彈的國家達36個,20年後肯定有增無減,還會出現新的敵國,因此,開發這種防禦系統,不會徒勞無益的。但是,世界在朝著緩和緊張局勢和裁減軍備、銷毀核武器和導彈的方向走,因此現今誰都很難斷言,20年以後也一定需要這種防禦系統。相反,因不需要而中途停止開發的可能性更大。
第三,需要龐大的資金。
據初步計算,需要1∼2兆圓以上資金。但10年、20年後,物價和工資會上漲,所以,其開發費用會增長到不可想像的程度。 1998年自衛隊一年裝備費用為 9400億圓。
如果每年不撥出其10%以上,就絕對不可能如期部署。而有些人認為現在的自衛隊裝備費用也不充足。自衛隊有關人員說,“自衛隊的裝備是紙老虎。裝備缺陷多,又不齊全,毫無用處。如果把裝備費用調撥給戰區導彈防禦系統,其他部隊就會削弱。所以,幾乎不可能實現。”增加防禦費也有限度。參加戰區導彈防禦系統,反而會招致使日本整個軍事力量衰退的結果。
第四,不可能全部截擊飛來的彈道導彈。
有的軍事專家說這是以維護日本的和平為代價的,所以還算便宣,但是,據常識上的分析,不可能全部擊毀同時飛來的幾十幾百個彈道導彈。如果一枚核導彈擊中目標,或者一枚普通導彈擊中原子能發電站,就會慘遭浩劫。考慮到這一點,如果精密度達不到百發百中,那麼,投入莫大的資金開發的意義也不大。再說,在海灣戰爭時,“起了極大作用”的“愛國者”反彈道導彈,實際上幾乎都沒能擊中目標,這已經不是秘密。
“戰區導彈防禦系統,是金正日總書記作為禮品贈送的”(美國國防部副部長代助理肯貝爾),“戰區導彈防禦系統和偵察衛星,是金正日總書記作為禮品饋贈的。”(日本外務省高級幹部)。這是《朝日新聞》9月28日刊載的一篇文章的說法。這篇文章作出了這樣的結論:“(大炮洞改良型火箭發射)是一個絕招。”它對美國也許是禮品,因為日本提供了些美國難以單獨負擔的資金,加上美國軍事產業聯合體能夠長期賺錢。
它對日本也成為禮品嗎?有些人認為:只要採用戰區導彈防禦系統,就能鞏固安全;能擁有抵制力量;能進行技術改革,等等,對日本的好處多。但是,很遺憾,不可能做到。即使部署了戰區導彈防禦系統,但準備用彈道導彈攻擊日本的國家——敵對國家也不會拋棄自己的計畫,反而努力提高避開反彈道導彈的性能。1999年 1月 12日,中國裁軍局局長沙祖康在華盛頓所作的演講中強調指出,“戰區導彈防禦系統構思,不僅對亞洲,而且對全世界也會產生不良影響。它會致使其他國家著手開發更高水準的導彈。所以,對誰都不利。”正如他所說的,日本將會陷入導彈開發競賽的泥坑。
據富士電視臺9月10日輿論調查,對“日本要不要採用戰區導彈防禦系統和偵察衛星等,來推進獨立的防禦計畫”這一質問,有64.4%的人回答說“應當採用”。難道這是瞭解這種實情的人作的回答嗎?日本多數國民不顧浪費巨額資金贊同採用,第三者是不必說三道四的。然而,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這對日本是吃大虧的選擇。“作為日美關係所需的費用,如交際費”(防衛廳幹部)是浪費太大了。

情報衛星是無用之物

1998年11月 6日,日本政府在內閣會議上決定發射情報衛星。如果要以國產衛星為主分別發射兩顆解像度1米左右的光學衛星和載雷達衛星,就需要1900∼3000億圓。這種衛星一顆價值200多億圓,運行高度較低,所以,其運行時間最長才為5年,需要每5年一次發射新的衛星。要著力開發、部署此類衛星,就需要投入莫大的資金。
要開發和部署戰區導彈防禦系統用預警衛星,就需要比它更高更多的技術和資金。因此,俄羅斯和中國,是基本上不發射偵察衛星的。
現有的情報衛星,只有美國和西德的“埃媔矕窗芋A解像度為1米左右。
再說,日本要達到美國軍事衛星的水準,就需要很長的時間。
解釋能力也差。宇宙開發事業團計畫在2003年發射的地面觀測技術衛星的解像度為2.5米,相當於約30年前美國偵察衛星的水準。據說,美國軍事衛星的解像度為15釐米以上。因此,日本至今依靠美國情報的體制,一定時間內不會有本質上的改變。
搜集軍備、武器開發、災害、農業、環境等情報的偵察衛星(周回衛星)與迅速探查彈道導彈發射的預警衛星(靜止衛星),是類型完全不同的衛星。
戰區導彈防禦系統,需要有預警衛星。
即使有偵察衛星,也不能對付日本所說的“北朝鮮的彈道導彈威脅”。
有的人表示憂慮:過去,日本要獨立開發支援戰鬥機(FS——X)時,因美國的強硬壓力不得不共同開發,這次會不會出現類似的情況呢?
因為美國知道這是能賺大筆錢的項目,所以不會對此袖手旁觀的。
日本可能陷入進退維谷的境地:“如果接收美國產品,或者共同開發,美國就會隨意控制情報提供。但因此而朝著提倡國產的方向走,美國就會堅決反對。
在衛星問題上,最棘手的問題是:說服美國。”(《產經新聞》1998年11月 7日社論)
政府關於採用情報衛星的方針和國內最大衛星製造企業三菱電機會社擬定的計畫是一致的。採用國產品,就使日本軍需企業賺錢;採用美國產品,就使美國軍需產業聯合體賺錢。“導彈衝擊”,使日本走向擴充軍備的道路,對此感到最高興的也正是軍需產業。
1999年1月2日,克林頓向國會提出方案,建議增加國防費120億美元,在6年期間共增加 1000億美元(約 12兆圓)的國防費。
這是冷戰時期20世紀80年代中半期以來,幅度最大的增加。當然,其原因在於美國的經濟情況有了好轉,但主要的還是藉口對付伊拉克、朝鮮等國家的“軍事威脅”。
由於裁軍和縮減軍費開支政策,美日軍需產業聯合體趨於衰退,對他們來說,伊拉克的拒絕接受檢查和朝鮮的“導彈”,簡直是為他們造福的財神。
然而,軍事衛星的發射,違背1969年國會關於宇宙開發與利用只限于和平目的的建議(宇宙開發事業團法)。
建議中確認,所謂“和平目的”,是指“非侵略性”的和“非軍事性”的東西。
這次以“導彈衝擊”為藉口,在“搜集多目的情報”的美
名下突破了障礙。因此,受到非難,也是理所當然的。
戰區導彈防禦系統,是以美國的預警衛星為前提的構想,因此,其技術完全是依靠美國的。有些人認為,偵察衛星毫無意義,派不了用場。直到現在,朝鮮經常受到世界上精密度最高的美國軍事衛星的偵察與監視,因此,對朝鮮來說,日本擁有偵察衛星是無所謂的。在對付彈道導彈力面,日本擁有偵察衛星只不過是自慰和自滿自足罷了。

靠自衛隊不可能攻擊導彈基地

1998年 9月 8日舉行的自民党安全保障調查會議上不少人認為,“與其坐以待斃,倒不如給以先發制人的打擊。”外文評論家岡崎久彥稱,“破壞導彈發射基地要比實現戰區導彈防禦系統快得多。反擊是屬於各自自衛權。”前陸上自衛隊中部方面總監松島悠佐稱,“其他國家在瞧不起日本。人家做好了以日本為打擊目標發射導彈的準備,在這種情況下,日本作為主權國家,有按國際法範圍內選擇先發制人攻擊的權利。”
這種主張基於1956年在國會上提出的政府的統一看法:“不能認為坐以待斃是憲法的宗旨。在沒有其他手段的情況下,打擊導彈等基地,按法律上講,是屬於自衛的範疇。”
且不說這種看法是否違反憲法,先談談“如果受到攻擊,就要進行報復打擊”這一主張,即日本自衛隊對朝鮮導彈基地的先發制人的攻擊,是可能嗎?《軍事研究》1998年第11期指出這是不可能。其論據如下:
第一,自衛隊沒有預先偵察的手段;第二,沒有能破壞敵雷達裝置的空對地導彈;第三,沒有鐳射導彈,因此無法準確地打擊目標;第四,沒有運載機、殲擊機,因此無法進行大編隊轟炸和超高度的準確轟炸;第五,因為北朝鮮的反擊力強,所以不能實施艦載“戰斧式”巡航導彈攻擊。
本來,考察日本的攻擊能力是不必要的。因為朝鮮並沒有對日本進行導彈攻擊,因此,日本沒有理由進行先發制人的攻擊,這又違背憲法,憲法規定日本的防務只限於防禦。
國際社會也不會容許和支持這種行為。如果日本攻擊朝鮮,它就會變成同朝鮮的全面戰爭,那麼,日本有打這場戰爭的堅強意志和思想準備嗎?
前空自航空總隊司令部幕僚、記者潮匡人先生甚至進行了令人震驚的模擬試驗。他在《SAPIO》(1998年 11月11日)上發表一篇文章說:假如,遭到朝鮮的彈道導彈攻擊之後,進行反擊,那麼,第一,自衛隊主力戰鬥機缺乏導彈基地攻擊能力,因此不能用;第二,用現有導彈實施攻擊是不可能的;第三,剩下的只有“特攻隊”。
據此,他作出了這樣的結論:要維持並加強日美聯盟,早日促成有關新的日美防衛合作指針法案,同時有必要修改有關集體自衛權的憲法解釋。其他軍事評論家的分析和主張,也基本上與之相同。
但是,要辦完修改憲法、擴大集體自衛權範疇、放棄限於防禦的大前提的手續,就需要相當長的時間和繁多工作。對此,周邊國家的反對與警惕,也會大大超過他們的想像,還有可能日本在國際上被孤立。
把自衛隊的裝備改造成進攻性的裝備,也需要很長的時間和巨額資金。
有些政治家和政治軍事評論家主張“如果受到攻擊,就要進行報復”,但日本不能這樣做。這就是日本的現實。
同時,問題是即使突破這些難關,做好了準備,新自衛隊(到那時也許會改稱日本軍)也不能擊毀朝鮮的導彈基地。因為他們既不能發現也不能破壞地下的導彈。
無數的彈道導彈會迅雷不及掩耳地飛到日本各地。難道不顧這種可能性,朝著同朝鮮進行全面戰爭的方向走,是日本最好的選擇嗎?
有些人會認為,掌握集體自衛權和先發制人的能力,等於掌握遏制能力。
然而,朝鮮早已申明,如果受到攻擊,就一定要予以報復打擊,因此,它必定會成為全面戰爭。
日本和朝鮮不像美國和伊拉克那樣離得很遠,而是鄰國。加上,朝鮮已經擁有能夠打擊整個日本領土的彈道導彈。
誰都能容易地想像到,一旦戰爭爆發,日本也不會太平無事了。
“以全面戰爭回答全面戰爭”乃是真正的遏制力。如果國家領導者沒有這樣堅強的意志,全體國民沒有共識,那麼,先發制人的攻擊,對敵國發揮不了應有的效果。


有關新的日美防衛合作指針法的危險性

“和平國家日本”,為何拋出這種軍事化路線?
原因很簡單:朝鮮同美國、南朝鮮處於敵對關係;日本同美國建立了軍事聯盟;日本不願意同朝鮮建立友好關係;這次“導彈衝擊”使日本認為朝鮮不是“潛在的威脅”,而是實際“威脅”,並採取了應付措施。
日本感到“威脅”的根源,歸根結底是日美安保條約。
因此,朝美一旦媾和,或者日本一旦單獨同朝鮮媾和,朝鮮對日本的“軍事威脅”就會自然而然被消除。
但是,日本卻進一步加強了日美聯盟。其具體措施是:制定了規定朝鮮半島“有事時”日本自動參戰的“日美防衛合作指針”(新指針1997年9月達成協議)及其實踐性決定即有關戰時法案。
每當有機會美國就要求日本儘早加以推進;為此小淵政府實現自民党和自由黨聯立,準備趁“導彈衝擊”之機,在 1999年 1月 19日召開的定期國會上立即通過。
實際上,日本一直堅持加劇朝鮮半島緊張局勢的方針,有了新的日美防衛合作指標後,就進一步明確了這一方針。為了有效地實行它,就要廢除日本憲法規定放棄戰爭的第九條。
到那時候,朝鮮可怕的實際軍事威脅——軍事大國日本,出現在朝鮮半島冷戰(隨時都有可能變成熱戰)最前線。
歸根結底,一旦在朝鮮發生“戰爭”,不論誰先發動攻擊,日本就自動成為交戰一萬,遭受朝鮮的攻擊。
日本當局明明知道這一點,卻選擇這條路,通過這次“導彈衝擊”加快了步伐。令人懷疑的是,日本國民對這一事實的認識如何。
對“有事時”問題談得極其複雜,難以捉摸,使人懷疑:這是不是蓄意掩蓋真相的煙幕?
這媕雩茷出的是,不論同朝鮮打仗還是參加朝美戰爭,對日本是毫無益處的。
最理想的國家安全,就是同各國和平共處。
日本和俄羅斯之間存在北方領土問題,日本和南朝鮮之間存在獨島問題。但在日本和朝鮮之間不存在類似的領土糾紛問題、意識形態對立和深刻的利害關係問題。如果說有,那不過是清算過去的問題,而這不是用戰爭方法所能解決的問題。過去的加害者同被害者重新打仗,這對日本是不利的。
如果進行戰爭,就只能增大清算過去的問題和對立。
加上,日本在這場戰爭中,根本沒有取勝的可能性。前面已經談過,毫無意義的、與國家利益相抵觸的戰爭,將給日本帶來嚴重後果;產生無數的戰爭被害者,整個國土被放射線所污染。既然如此,何必參加問朝鮮的戰爭呢?
朝鮮發射的“非常物體”是人造衛星,因此,不違背聯合國憲章禁止武力威脅的第二條第四款。
以發射這顆衛星為藉口促進軍事大國化,這本身就不合乎道理。
某些勢力為“導彈騷動”成為日本軍事大國化的促進劑而得意忘形,暴露了其無謂性和他們的真正意圖。“導彈騷動”也許可能暫時促進日本軍事大國化,但是,一旦騷動平息下來,國民輿論沉靜下來,日本就定會反省:感情對應措施,是使日本陷入危機的愚蠢行為。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