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四)日本过度反应所招致的后果

“导弹骚动”带来的损失

日本的“导弹”骚动,在朝鲜申明朝鲜发射的不是导弹,而是人造卫星之后,不但没有停止,反而越来越扩大起来。日本纷纷谈论过去受不到国民舆论支持的参加战区导弹防御系统计划、发射情报卫星,促进有关日美防御合作指针法案制定等问题,现在开始进入实践阶段。对此,日本国民舆论好象表示支持。杂志《世界》1995年第12期刊载的《编辑后记》反映了其代表性看法。《编辑后记》写道:
“应当批判的是:尽管是人造卫星,但没有事先通知一声就‘发射导弹’,这性反对克林顿政府对北朝鲜政策的共和党鹰派气焰嚣张,还给日本政府提供了参加战区导弹防御系统的借口。”然而,是否容许参加战区导弹防御系统的问题,是由日本国民去做的事情。这个借口并不是朝鲜提供的。实际上,美日当局以朝鲜发射人造卫星为借口,从军事上加以利用。如果说卫星发射加剧军事紧张局势,那么,为设航天中间站而发射的卫星,也会成为军事威胁了。
也许是这个原因吧,虽然频繁发生针对支持朝鲜的旅日朝鲜人总联合会和旅日朝侨的凶残的迫害事件,但是,还没有像在 1989年和 1994年先后出现“赌博疑惑”和“核疑惑”时发生的“裙袄事件”那样,引起广大国民的谴责。 从新闻媒体有关“日本人被劫持疑惑”、“粮食危机” 、“停止旅朝日本妇女访问故乡”等问题的报道来看,日本人积蓄已久的反朝情绪,达到了极点,通过这次“导弹骚动”陷于最坏的状态,这并不是言过其实。
对此日本国民应当慎重考虑的是:如果以反朝感情促成有关“战时”法案,或者放任对旅日朝侨的迫害,致使日朝对立加剧,这对日本也没有好处,将会使日本陷入危险境地。这是冷酷的现实。正如前面所提到的,现在朝鲜只是同美国进行外交战。从外交角度来看,可以说人造卫星也是针对着美国发射的。现在朝鲜不答理日本,卫星也不是针对着日本发射的。1993年进行的导弹发射试验也是如此。
“北朝鲜不怎么答理日本。我想,说无视日本更恰当。
当然,我也认为北朝鲜这次发射的是人造卫星,不过,这次发射的导弹不是针对着日本的……这也许是不把像日本这类国家放在眼里的意思。起码也不是对日本的暗示。” (亚洲经济研究所小牧辉夫,《世界》1998年第 11期)有些人认为这使日本受到“战后最大的震惊”,与其说“使日本感到不安,倒不如说构成直接的威胁”(外务大臣高村)。这说明,日本第一次切身体验朝鲜的“威胁”,觉得大祸临门,这是事实。现在已经判明朝鲜发射的不是导弹而是人造卫星了,但这种畏惧心理不仅没有消除,反而越来越深重。
因此,9月15日,朝鲜外务省发表声明说,“第一,只要日本继续乞灵于反朝勾当,就决不同日本实现邦交正常化。第二,如果日本继续回避对过去罪行的谢罪与赔偿,其一切后果就完全由日方负责。第三,对日本的反朝阴谋活动,将以全面的、强有力的自卫措施予以坚决的打击。” 在9月份,平壤根本没有发出“反美”呼声,而“反日”呼声却高涨。朝日间的敌视感情在逐步升级,这对日本是极为不利的。这是因为国际社会已公认朝鲜发射的飞行器是人造卫星,也已判明它不是为了威胁日本。所以,日本没有什么理由指责朝鲜。日本的指责,反而使朝鲜抓住把柄进行指责。问题的严重性,不在于“导弹震慑”,而在于日本将推进的军事大国化和反朝情绪深化所导致的极大外交损失。

战区导弹防御系统与日本利益相抵触

战区导弹防御系统构思,是从1993年起由美国推进的计划,尚处于构思阶段,还有很多疑难问题。其理由有如下四点。
第一,规划前景不明确,效果没有把握。
战区导弹防御系统是指这种规划:运用侦察卫星、预警机或地上雷达网探索、识别和追踪,并用部署在地上或护卫舰的导弹截击超高空飞来的战区弹道导弹(射程3000公里以下)。这种规划,用现今的技术是不可能实现的。
“比如,将从离150公里远处以每秒4公里的速度飞来的直径1米左右的弹道导弹,用比它更快的反弹道导弹击毁。军用步枪有效射程为500米,每秒初速为1.8公里左右,因此,用反弹道导弹截击弹道导弹要比用步枪子弹截击步枪于弹技术难度更大。”(《产经新闻》1998年 10月24日)
对战区导弹防御系统的技术问题,美国也是没有把握的。实际上,美国每年竟花费36亿美元一连五次进行战区超高度反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开发试验,但都遭到失败,第六次试验还没有确定。美国军报《防卫消息》1998年 12月14日说,美国国防部因技术难度太大打算抛弃战区超高度反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开发计划。如果停止开发称之为战区弹道导弹防御系统支柱的战区超高度反弹道导弹防御系统,战区导弹防御计划就很可能虚有其名了。
第二,开发所需时间太长。
据说,即使开发进展较为顺利,要进行实战部署,起码也需要20年时间。现在,日本认为,对日本的最大威胁是朝鲜,但过了20年以后,朝鲜不一定是日本的敌国。还认为,截止1998年拥有弹道导弹的国家达36个,20年后肯定有增无减,还会出现新的敌国,因此,开发这种防御系统,不会徒劳无益的。但是,世界在朝着缓和紧张局势和裁减军备、销毁核武器和导弹的方向走,因此现今谁都很难断言,20年以后也一定需要这种防御系统。相反,因不需要而中途停止开发的可能性更大。
第三,需要庞大的资金。
据初步计算,需要1~2兆圆以上资金。但10年、20年后,物价和工资会上涨,所以,其开发费用会增长到不可想象的程度。 1998年自卫队一年装备费用为 9400亿圆。
如果每年不拨出其10%以上,就绝对不可能如期部署。而有些人认为现在的自卫队装备费用也不充足。自卫队有关人员说,“自卫队的装备是纸老虎。装备缺陷多,又不齐全,毫无用处。如果把装备费用调拨给战区导弹防御系统,其他部队就会削弱。所以,几乎不可能实现。”增加防御费也有限度。参加战区导弹防御系统,反而会招致使日本整个军事力量衰退的结果。
第四,不可能全部截击飞来的弹道导弹。
有的军事专家说这是以维护日本的和平为代价的,所以还算便宣,但是,据常识上的分析,不可能全部击毁同时飞来的几十几百个弹道导弹。如果一枚核导弹击中目标,或者一枚普通导弹击中原子能发电站,就会惨遭浩劫。考虑到这一点,如果精密度达不到百发百中,那么,投入莫大的资金开发的意义也不大。再说,在海湾战争时,“起了极大作用”的“爱国者”反弹道导弹,实际上几乎都没能击中目标,这已经不是秘密。
“战区导弹防御系统,是金正日总书记作为礼品赠送的”(美国国防部副部长代助理肯贝尔),“战区导弹防御系统和侦察卫星,是金正日总书记作为礼品馈赠的。”(日本外务省高级干部)。这是《朝日新闻》9月28日刊载的一篇文章的说法。这篇文章作出了这样的结论:“(大炮洞改良型火箭发射)是一个绝招。”它对美国也许是礼品,因为日本提供了些美国难以单独负担的资金,加上美国军事产业联合体能够长期赚钱。
它对日本也成为礼品吗?有些人认为:只要采用战区导弹防御系统,就能巩固安全;能拥有抵制力量;能进行技术改革,等等,对日本的好处多。但是,很遗憾,不可能做到。即使部署了战区导弹防御系统,但准备用弹道导弹攻击日本的国家——敌对国家也不会抛弃自己的计划,反而努力提高避开反弹道导弹的性能。1999年 1月 12日,中国裁军局局长沙祖康在华盛顿所作的演讲中强调指出,“战区导弹防御系统构思,不仅对亚洲,而且对全世界也会产生不良影响。它会致使其他国家着手开发更高水平的导弹。所以,对谁都不利。”正如他所说的,日本将会陷入导弹开发竞赛的泥坑。
据富士电视台9月10日舆论调查,对“日本要不要采用战区导弹防御系统和侦察卫星等,来推进独立的防御计划”这一质问,有64.4%的人回答说“应当采用”。难道这是了解这种实情的人作的回答吗?日本多数国民不顾浪费巨额资金赞同采用,第三者是不必说三道四的。然而,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对日本是吃大亏的选择。“作为日美关系所需的费用,如交际费”(防卫厅干部)是浪费太大了。

情报卫星是无用之物

1998年11月 6日,日本政府在内阁会议上决定发射情报卫星。如果要以国产卫星为主分别发射两颗解像度1米左右的光学卫星和载雷达卫星,就需要1900~3000亿圆。这种卫星一颗价值200多亿圆,运行高度较低,所以,其运行时间最长才为5年,需要每5年一次发射新的卫星。要着力开发、部署此类卫星,就需要投入莫大的资金。
要开发和部署战区导弹防御系统用预警卫星,就需要比它更高更多的技术和资金。因此,俄罗斯和中国,是基本上不发射侦察卫星的。
现有的情报卫星,只有美国和西德的“埃里奥斯”,解像度为1米左右。
再说,日本要达到美国军事卫星的水平,就需要很长的时间。
解释能力也差。宇宙开发事业团计划在2003年发射的地面观测技术卫星的解像度为2.5米,相当于约30年前美国侦察卫星的水平。据说,美国军事卫星的解像度为15厘米以上。因此,日本至今依靠美国情报的体制,一定时间内不会有本质上的改变。
搜集军备、武器开发、灾害、农业、环境等情报的侦察卫星(周回卫星)与迅速探查弹道导弹发射的预警卫星(静止卫星),是类型完全不同的卫星。
战区导弹防御系统,需要有预警卫星。
即使有侦察卫星,也不能对付日本所说的“北朝鲜的弹道导弹威胁”。
有的人表示忧虑:过去,日本要独立开发支援战斗机(FS——X)时,因美国的强硬压力不得不共同开发,这次会不会出现类似的情况呢?
因为美国知道这是能赚大笔钱的项目,所以不会对此袖手旁观的。
日本可能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如果接收美国产品,或者共同开发,美国就会随意控制情报提供。但因此而朝着提倡国产的方向走,美国就会坚决反对。
在卫星问题上,最棘手的问题是:说服美国。”(《产经新闻》1998年11月 7日社论)
政府关于采用情报卫星的方针和国内最大卫星制造企业三菱电机会社拟定的计划是一致的。采用国产品,就使日本军需企业赚钱;采用美国产品,就使美国军需产业联合体赚钱。“导弹冲击”,使日本走向扩充军备的道路,对此感到最高兴的也正是军需产业。
1999年1月2日,克林顿向国会提出方案,建议增加国防费120亿美元,在6年期间共增加 1000亿美元(约 12兆圆)的国防费。
这是冷战时期20世纪80年代中半期以来,幅度最大的增加。当然,其原因在于美国的经济情况有了好转,但主要的还是借口对付伊拉克、朝鲜等国家的“军事威胁”。
由于裁军和缩减军费开支政策,美日军需产业联合体趋于衰退,对他们来说,伊拉克的拒绝接受检查和朝鲜的“导弹”,简直是为他们造福的财神。
然而,军事卫星的发射,违背1969年国会关于宇宙开发与利用只限于和平目的的建议(宇宙开发事业团法)。
建议中确认,所谓“和平目的”,是指“非侵略性”的和“非军事性”的东西。
这次以“导弹冲击”为借口,在“搜集多目的情报”的美
名下突破了障碍。因此,受到非难,也是理所当然的。
战区导弹防御系统,是以美国的预警卫星为前提的构想,因此,其技术完全是依靠美国的。有些人认为,侦察卫星毫无意义,派不了用场。直到现在,朝鲜经常受到世界上精密度最高的美国军事卫星的侦察与监视,因此,对朝鲜来说,日本拥有侦察卫星是无所谓的。在对付弹道导弹力面,日本拥有侦察卫星只不过是自慰和自满自足罢了。

靠自卫队不可能攻击导弹基地

1998年 9月 8日举行的自民党安全保障调查会议上不少人认为,“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给以先发制人的打击。”外文评论家冈崎久彦称,“破坏导弹发射基地要比实现战区导弹防御系统快得多。反击是属于各自自卫权。”前陆上自卫队中部方面总监松岛悠佐称,“其他国家在瞧不起日本。人家做好了以日本为打击目标发射导弹的准备,在这种情况下,日本作为主权国家,有按国际法范围内选择先发制人攻击的权利。”
这种主张基于1956年在国会上提出的政府的统一看法:“不能认为坐以待毙是宪法的宗旨。在没有其他手段的情况下,打击导弹等基地,按法律上讲,是属于自卫的范畴。”
且不说这种看法是否违反宪法,先谈谈“如果受到攻击,就要进行报复打击”这一主张,即日本自卫队对朝鲜导弹基地的先发制人的攻击,是可能吗?《军事研究》1998年第11期指出这是不可能。其论据如下:
第一,自卫队没有预先侦察的手段;第二,没有能破坏敌雷达装置的空对地导弹;第三,没有激光导弹,因此无法准确地打击目标;第四,没有运载机、歼击机,因此无法进行大编队轰炸和超高度的准确轰炸;第五,因为北朝鲜的反击力强,所以不能实施舰载“战斧式”巡航导弹攻击。
本来,考察日本的攻击能力是不必要的。因为朝鲜并没有对日本进行导弹攻击,因此,日本没有理由进行先发制人的攻击,这又违背宪法,宪法规定日本的防务只限于防御。
国际社会也不会容许和支持这种行为。如果日本攻击朝鲜,它就会变成同朝鲜的全面战争,那么,日本有打这场战争的坚强意志和思想准备吗?
前空自航空总队司令部幕僚、记者潮匡人先生甚至进行了令人震惊的模拟试验。他在《SAPIO》(1998年 11月11日)上发表一篇文章说:假如,遭到朝鲜的弹道导弹攻击之后,进行反击,那么,第一,自卫队主力战斗机缺乏导弹基地攻击能力,因此不能用;第二,用现有导弹实施攻击是不可能的;第三,剩下的只有“特攻队”。
据此,他作出了这样的结论:要维持并加强日美联盟,早日促成有关新的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法案,同时有必要修改有关集体自卫权的宪法解释。其他军事评论家的分析和主张,也基本上与之相同。
但是,要办完修改宪法、扩大集体自卫权范畴、放弃限于防御的大前提的手续,就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和繁多工作。对此,周边国家的反对与警惕,也会大大超过他们的想象,还有可能日本在国际上被孤立。
把自卫队的装备改造成进攻性的装备,也需要很长的时间和巨额资金。
有些政治家和政治军事评论家主张“如果受到攻击,就要进行报复”,但日本不能这样做。这就是日本的现实。
同时,问题是即使突破这些难关,做好了准备,新自卫队(到那时也许会改称日本军)也不能击毁朝鲜的导弹基地。因为他们既不能发现也不能破坏地下的导弹。
无数的弹道导弹会迅雷不及掩耳地飞到日本各地。难道不顾这种可能性,朝着同朝鲜进行全面战争的方向走,是日本最好的选择吗?
有些人会认为,掌握集体自卫权和先发制人的能力,等于掌握遏制能力。
然而,朝鲜早已申明,如果受到攻击,就一定要予以报复打击,因此,它必定会成为全面战争。
日本和朝鲜不像美国和伊拉克那样离得很远,而是邻国。加上,朝鲜已经拥有能够打击整个日本领土的弹道导弹。
谁都能容易地想象到,一旦战争爆发,日本也不会太平无事了。
“以全面战争回答全面战争”乃是真正的遏制力。如果国家领导者没有这样坚强的意志,全体国民没有共识,那么,先发制人的攻击,对敌国发挥不了应有的效果。


有关新的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法的危险性

“和平国家日本”,为何抛出这种军事化路线?
原因很简单:朝鲜同美国、南朝鲜处于敌对关系;日本同美国建立了军事联盟;日本不愿意同朝鲜建立友好关系;这次“导弹冲击”使日本认为朝鲜不是“潜在的威胁”,而是实际“威胁”,并采取了应付措施。
日本感到“威胁”的根源,归根结底是日美安保条约。
因此,朝美一旦媾和,或者日本一旦单独同朝鲜媾和,朝鲜对日本的“军事威胁”就会自然而然被消除。
但是,日本却进一步加强了日美联盟。其具体措施是:制定了规定朝鲜半岛“有事时”日本自动参战的“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新指针1997年9月达成协议)及其实践性决定即有关战时法案。
每当有机会美国就要求日本尽早加以推进;为此小渊政府实现自民党和自由党联立,准备趁“导弹冲击”之机,在 1999年 1月 19日召开的定期国会上立即通过。
实际上,日本一直坚持加剧朝鲜半岛紧张局势的方针,有了新的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后,就进一步明确了这一方针。为了有效地实行它,就要废除日本宪法规定放弃战争的第九条。
到那时候,朝鲜可怕的实际军事威胁——军事大国日本,出现在朝鲜半岛冷战(随时都有可能变成热战)最前线。
归根结底,一旦在朝鲜发生“战争”,不论谁先发动攻击,日本就自动成为交战一万,遭受朝鲜的攻击。
日本当局明明知道这一点,却选择这条路,通过这次“导弹冲击”加快了步伐。令人怀疑的是,日本国民对这一事实的认识如何。
对“有事时”问题谈得极其复杂,难以捉摸,使人怀疑:这是不是蓄意掩盖真相的烟幕?
这里应该指出的是,不论同朝鲜打仗还是参加朝美战争,对日本是毫无益处的。
最理想的国家安全,就是同各国和平共处。
日本和俄罗斯之间存在北方领土问题,日本和南朝鲜之间存在独岛问题。但在日本和朝鲜之间不存在类似的领土纠纷问题、意识形态对立和深刻的利害关系问题。如果说有,那不过是清算过去的问题,而这不是用战争方法所能解决的问题。过去的加害者同被害者重新打仗,这对日本是不利的。
如果进行战争,就只能增大清算过去的问题和对立。
加上,日本在这场战争中,根本没有取胜的可能性。前面已经谈过,毫无意义的、与国家利益相抵触的战争,将给日本带来严重后果;产生无数的战争被害者,整个国土被放射线所污染。既然如此,何必参加问朝鲜的战争呢?
朝鲜发射的“非常物体”是人造卫星,因此,不违背联合国宪章禁止武力威胁的第二条第四款。
以发射这颗卫星为借口促进军事大国化,这本身就不合乎道理。
某些势力为“导弹骚动”成为日本军事大国化的促进剂而得意忘形,暴露了其无谓性和他们的真正意图。“导弹骚动”也许可能暂时促进日本军事大国化,但是,一旦骚动平息下来,国民舆论沉静下来,日本就定会反省:感情对应措施,是使日本陷入危机的愚蠢行为。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