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导航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五)会不会爆发战争?

战争不可能发生的军事理由

公开谈论第二次朝鲜战争,已经很长时间了。
朝鲜问题专家们,多次估计朝鲜战争会在什么时候爆发,但每次都估计错了。
朝鲜人造地球卫星的发射,使战争爆发的危险更增大了吗?我认为战争爆发的可能性更加减少了,可以断定决不会发生战争。
首先,从军事方面分析一下这一点。
第一,朝鲜的国防力量非常强大。
朝鲜的国防,完全是专守防卫。主要以如下四项军事路线形成。
其一,全民武装化:对全民进行军事训练,并武装全民,为围歼美国、南朝鲜、日本的联合军做好准备。一旦爆发战争,将近1000万名军队立即投入战斗。利用有利的地形条件,以人山人海,消灭侵略军。美国曾通过朝鲜战争体验过其威力的可怕。
其二,全国要塞化:空军基地、炮兵及导弹部队、海军基地、军需工厂都建在地下,每座山顶都部署高射炮。
一旦战争爆发,马上进入坚固的地下洞,因此,敌人的核攻击也不怕。有粮食和石油储备,任何持久战都能应付。
据说,要塞化已经完成。
其三,全军干部化:以正规军为骨干,经常培养和训练精锐化的军事干部,一旦战争爆发,就立即以他们为指挥官组建相当于正规军的军队。
其四,全军现代化:以现代武器武装正规军,武器基本上都自行生产。
这样,不靠外国的援助也能进行战争。在越南战争中,西贡失陷的时候,美国和南越的人们看到北越正规军强大而现代化的装备,就魂飞魄散了。这是众所周知的事。
当然,在最尖端武器和最新武器装备方面,朝鲜要比美国、南朝鲜、日本落后一些,但他们不是用它攻击别国,而是捍卫本国,因此没有问题。
1.3万门(美军推算)远程炮和多连发火箭炮部署在地下。“全部武装力量的65%、野战炮和导弹的80%都集中在离38度线96公里之内。”(英国国际战略问题研究所 《军事平衡》1998、1999年版)“从80年代起,韩国已处于北朝鲜导弹射程之内。韩国开发的导弹射程为80公里,而北朝鲜早就开发并部署了射程为600公里、能射击南朝鲜整个领土的导弹。”(南朝鲜“统一院”长官康仁德)。如果受到美国、南朝鲜、日本的攻击,这些炮就一齐开火。
不仅如此,弹道导弹和洲际弹道导弹就向美国本土、南朝鲜、日本本土实施报复打击。1998年12月19日《劳动新闻》刊载一幅宣传画,内容是:写有“主体朝鲜”字样的3枚导弹分别瞄准写有华盛顿、汉城、东京字样的三架飞机,下面有标语——“打击目标是明确的”。这可以说,是对美国、南朝鲜、日本的严正警告。
第二,美国不敢决定同朝鲜作战。60年代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制定了朝鲜半岛模拟战争脚本“ 5027作战计划”,每10年进行一次修定。克林顿总统就任初期,指示重新审查这一计划。克林顿审阅1993年提出的报告之后,就打消了同朝鲜打仗的主意。
模拟战争结果表明:
(1)这场战争需要出动美军总兵力的一半即54万名,至少要打120天的激战。
(2)招致数百万市民死亡。
(3)美军死亡人数会达到相当于3年朝鲜战争或10年越南战争的死亡人数(5.2万人)。
(4)原子能发电厂被炸,使朝鲜半岛及其周边国家遭受严重的放射线灾害。在海湾战争中,美军死伤者达1000名,这使美国人民在胜利喜悦中未免有几分惊恐,产生厌战情绪。
我认为,美国是不会进行使相当于朝鲜战争与越南战争死亡者的人送死的第二次朝鲜战争。
再说,在过去的战争时期,美国垄断核武器,其他盟国就连原子能发电厂都没有。今后的战争打击目标是原子能发电厂,所以,它必然变成核战争。美国向日本投下两颗原子弹后,接着打了好几场战争,f日连一次都没有用过核武器。与其说没有使用,倒不如说没能使用。考虑到投下原于弹的惨绝人寰的后果,这是理所当然的。
海湾战争不是核战争,但参加这场战争的大多数美军士兵吐露,他们有慢性疲劳、食欲减退、丧失记忆力等奇特症状。人们称之为“海湾战争症候群”,退役军人组织“全美国海湾战争补偿中心”对此在1998年3月发表的报告中指出,很可能因美军在海湾战争中大量使用的劣化铀弹的放射性沾染所致。劣化铀弹,是在天然铀中取出铀235后,再用剩下的铀制造的;在海湾战争中首次使用,用于炸毁伊拉克军坦克与阵地。
据此报告,参战者的75%即约40万人,在战争过程中和战争结束后,在各种环境下被劣化铀的放射线受害。
有些人认为海湾战争症候群是“伊拉克故意破坏毒气弹头所致”,但考虑到在众多参战者身上出现同样症状,应该认为这是劣化铀弹放射线所致。
如上所述,即使不是核战争,现代战争也使参战军人和地区居民遭受严重放射线沾染的可能性很大。
因此,一旦发生核战争,就会招致什么样的后果,这是不言而喻的。
如果朝鲜受到攻击,就会立即向美军在南朝鲜、日本的基地和原子能发电厂实施导弹攻击。游山战法的特点是:夺去敌人武器来武装自己;利用敌人武器来打击敌人薄弱环节。
一座原子能发电厂被破坏,就会惨遭等于投下一万枚原子弹的浩劫。原子能发电厂的核反应堆被破坏时可能发生的惨状,正如广濑隆在《东京的原子能发电厂》一书中所描述的,那是超越人们想象的。如果一枚导弹射中了原子能发电厂,那么,无论日本还是南朝鲜都会变成“火海”,遭到毁灭。美国本土也会受到洲际弹道导弹的报复打击。
美国航空母舰受到导弹攻击,其后果是同样的。
朝鲜不必在弹道导弹上安装核弹头。但是,到头来战争还是必然演变成核战争。
一旦发生战争,驻南朝鲜和日本的美军就被消灭,朝鲜半岛和日本就被毁灭,甚至美国本土也遭到沉重打击。
美国要同朝鲜进行战争,就必须考虑到这一点。美国不能发动战争,也没有这种权限。
第三,美国不能将同朝鲜的战争打到底。
美国在朝鲜和越南都尝到惨败的苦头。他们宣扬在海湾战争中赢得了光辉胜利,但没能实现打倒或排除侯赛因这一首要目的,因此,不能称之为胜利了的战争。
针对伊拉克毁灭性武器检查,美国强化军事威胁,12月同英国联合进行导弹攻击。
仅在4天时间内,就共发射415枚巡航导弹。考虑到持续一个半月的海湾战争时发射的“战斧”导弹共有290枚左右,这次导弹攻击的猛烈是可想而知的。
但是,据美国国防部的“战果评价”,其战果是微不足道的:在10O多个攻击目标中,“全灭”和“受严重打击”的只占30%左右,“使伊拉克的导弹开发耽误一年”(美国国防部长科恩)。
侯赛因政权仍健在。
不仅如此,其他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都指责对伊拉克的攻击,也没能得到国际上的承认和协作,尤其俄罗斯采取强硬措施,召回本国驻美英两国大使。
“对伊拉克的惩罚结果是模糊的……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和它独一无二的盟国(英国)按照自己的逻辑使用了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极大反感与愤怒。这是事实。”(《朝日新闻》1998年12月21日)
继续实施核查是有困难的。克林顿总统也称,“如果继续进行空中轰炸,今后就不能进行联合国核查了。”轰炸结束后,伊拉克副总统拉马丹称,“间谍集团联合国武器核查团(UNSCOM)是一个往事。”并表态说,今后拒绝核查。
今后,阿拉伯国家有可能同情伊拉克,反对美国。
实际上,在埃及、叙利亚、也门、约旦、苏丹、利比亚等国家,有成千上万群众连日举行反美、反英示威游行。西方观察家们估计,施加制裁与攻击的美国将比受到攻击的伊拉克陷于更严重的窘境。“如果继续进行这种行为,英国的民航飞机受到恐怖分子打击的危险性就会更加增大,阿拉伯世界的反感就会愈加俱增,联合国的正统性就会削弱,使其在欧洲处于更加困难的境地。”(英国报纸 《卫报》)这不仅对英国,对美国也是一样的。有些人认为,日本政府立即支持对伊拉克的空袭,出于一种期望,那就是对伊拉克的军事制裁会对朝鲜起到牵制作用。然而,朝鲜和伊拉克不一样。
朝鲜半岛的政治军事条件与中东地区不同。伊拉克是几乎在不设防的情况下受到美英的攻击的,因此,它力图赢得国际社会的同情,而且也收到一定的效果。伊拉克的策略是:先受些损失,最后打败对方。
但是,朝鲜却与之截然不同。朝鲜说,如果受到攻击,就要进行报复打击,而且也显示了这种能力。
朝鲜不是那种遭到美国巡航导弹攻击,就束手无策的国家。一旦爆发战争,南朝鲜和日本就会遭受严重损失,因此,不希望实施有可能导致战争的惩罚打击。因此,美国无法对朝鲜实施导弹攻击。
1998年12月18日,朝鲜外务省说:“对伊拉克的军事攻击,是用任何理由都不能合法化的,无论是在什么名目下进行,用强权蹂躏和侵犯一国主权的行径都是不可容许的。”这是对美国的严正警告。
朝鲜的策略是牵制美国,使之无法使用一切武力。
朝鲜认为,在自己不受任何损失的情况下取胜的方法,就是显示实施强有力的报复打击的军事力量和坚决的抵抗意识。总之,美英对伊拉克的空袭,使朝鲜采取更强硬的态度,没能起到日本政府所希望的那种牵制作用。
从经济方面来看,也是困难的。海湾战争时期,如果没有日本提供的90亿美元和中东国家支付的战争费用,美国是无法进行这场战争的。
据美国一位军事专家计算,对伊拉克的空袭(1998年12月)耗费5亿美元。美国国防部新闻报道官贝肯承认,1999年1月5日,美军飞机和伊拉克军飞机在“空中禁飞区”周边空战时,美军飞机发射了6枚最新空对空导弹,但连一枚都没有射中目标。这种导弹的单价为30万美元 (合日币3300多万元)。这种武器价钱昂贵,如果战争持久,就会耗费大量的资金。美国经济也像日本泡沫经济一样出现了不景气征兆。
美国又是世界最大的债务国。
光为美国军需工业垄断集团的兴旺而进行战争,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再说,现代战争不给战胜国带来单方面的利益。
海湾战争又称“石油战争”,海湾战争的“胜利”究竟给美国带来了多大的利益?战后,在人道主义名目下允许伊拉克出口石油,但实际上大部分都由美国进口,因为伊拉克的石油价钱便宜。伊拉克的石油占美国石油进口量的8%,这对美国石油企业来说并不是小数目。
美国自作自受,因对伊拉克的经济制裁和军事制裁反而陷于窘境。
克林顿总统把伊拉克和朝鲜看作最大威胁,要同时对付这两国。但美国未能推翻侯赛因,却同制造伊拉克危机而陷入窘境,因此,美国没有能力同时应付“对美国安全成为最大威胁的北朝鲜”。(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基尔曼)这种看法是正确的。美国总统克林顿称,“我们的实力,只有靠外交上的努力和强大的军事力量,才能发挥出来。”然而,现实是:尽管施行炮舰外交,却在世界到处受到反击和愚弄:军事行动和威慑都行不通。
第四,美国没有任何理由同朝鲜打仗。
美国人普遍认为:“美国青年没有必要为他国而死”。
现在美国军民以世界“保安官”、“宪兵”自居的思想淡薄了。
过去倒有过要同“恶魔的大国”苏联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国家而战的道义和本分。但是,到了社会主义势力范围不存在的今天,一个远东小国坚持社会主义,这对美国国民是无所谓的。
“越强化军事制裁的威慑,美军士兵牺牲的危险就越增大,舆论的谴责就越强烈。为什么参与冷战后的纷争呢?其意义是不可思议的。
“如果对人命和世界舆论这个成本神经过敏,用威胁的方法就无法达到目的,反而被对方所利用”(亨利斯塔普逊中心主任布莱克曼)。如前所述,美国国内舆论普遍称,美国的单极支配构思已经超越自相矛盾阶段,实际上进入了破产阶段。
由此可见,第二次朝鲜战争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朝鲜也好,美国也好,都不能发动战争。
如果进行战争,美国、南朝鲜和日本尽管不被打败,但不能取胜。
这是因为核战争将是一场浩劫,一无所得,只剩下无数的牺牲者和一片被放射线污染的废墟。

战争不可能发生的政治理由

从围绕着朝鲜半岛的政治及外交状况来看,也可以断定战争不可能发生。其论据如下:
第一,根据1994年所达成的历史性协议,朝美关系由敌对关系转入恪守信义的关系,不是战争,而是朝着通过对话建立邦交的方向发展。
在这次协议中,美国第一次向朝鲜做了“正式保证,对朝鲜不使用核武器,也不用核武器进行威胁”,并且双方确认了“双方为实现朝鲜半岛的无核化、和平与安全而作出共同的努力”。
只要朝美框架协议书继续生效,双方想挑起战争也无法挑起。
第二,朝美之间有多条对话渠道,还有保证朝鲜半岛安全的各种复合安保框架。
不少战争都是因不了解对方而挑起的。
尽管是敌对关系,如果不断进行对话,就几乎在所有情况下都能避免战争。
朝美达成框架协议之后,朝鲜半岛有了朝鲜半岛能源开发机构、轻水核反应堆建设、导弹协商、将领一级会谈、美军遗骸共同发掘和四方会谈等安保框架,并在执行其职能。
这些框架都成了朝鲜的外交王牌。
朝鲜渴望朝鲜半岛的和平与安全,所以他们不会把这些手段用来发动战争。同时,朝鲜还拥有人造卫星这一外交王牌,所以,美国必须对此采取应付措施。
第三,朝鲜和南朝鲜之间也在活跃地进行以民间经济交流为中心的谋求共存共荣的活动。
将来会有迂回曲折,但是,基本上朝着共存方向走,这是无庸置疑的。
一旦战争爆发,北方和南方都会变成“火海”,朝鲜民族就会遭到灭亡。
北方和南方人民都充分认识到这一点。
南朝鲜会惨遭浩劫,所以希望避免战争。盟国不愿意打仗,因此美国不会无视盟国的意愿在朝鲜挑起战争。
第四,朝鲜和美国都是朝鲜半岛问题的当事者,双方都负有终止朝鲜半岛冷战结构的使命,这是不可抗拒的历史发展潮流。
朝鲜停战协定规定把停战协定换成和平协定。美国一直把它置之度外,但在冷战结束的今天再不能回避改变对朝政策的义务和责任了。这样,达成了朝美框架协议,并且在美国与南朝鲜的建议下举行了四方会谈。在第三轮基本会谈中就设置小组的问题达成了协议,朝方建议把从南朝鲜撤出美军的问题作为议题,美国和南朝鲜做出让步称“同意讨论在朝鲜半岛上重新部署军队的问题”。朝鲜半岛问题,主要的是朝美之间的军事问题。因此,使驻南朝鲜美军的无力化与中立化是焦点。美国不得不朝这一方向走,虽然缓慢。
据悉,朝鲜建议要从10月起在板门店设置以朝鲜人民军、美军和南朝鲜军三军将领一级人员组成的“军事联合委员会”。它是把从1998年6月开始的朝鲜人民军和联合国军将领一级会谈提升的。朝鲜提出的目标是:把停战协定换成和平协定,建立新的和平保障体系,以使驻南朝鲜美军无力化和中立化。我认为,朝鲜半岛的安保问题必然按照这个方向取得进展。

朝鲜迫使美国改变亚洲战略

冷战结束后,美国提出了裁减驻亚美军兵员的方针(1990年和 1992年的国防报告)。但碰到盟国的强烈不满和反抗,把它改变成以“纳衣方案”为基础的世界战略,国防部前助理部长乔塞普•纳衣建议要强化联盟关系,掌握“核保护伞”和“情报保护伞”,以使美国继续尽到作为世界超级大国的责任。把这一方案加以具体化的,就是1995年美国国防部发表的“美国在东亚及太平洋安全保障战略”(东亚战略报告)。
“95东亚战略报告”的要点是:第一,向盟国继续提供“核保护伞”,以起“领导作用”,让盟国负担军费;第二,在南朝鲜和日本留驻10万名美军。国防部副部长斯洛康也在国会上说,“冷战后美国亚洲战略是:加强联盟关系;维持军事部署;促进同中国的稳定、永久的关系”。
根据这一战略,南朝鲜和日本的美军维持费即所谓“大方预算”不断增加。南朝鲜负担维持3.6万名兵员所需的3.99亿美元。这对面临国际货币基金危机的南朝鲜来说,是一个沉重的负担。日本“向平时需要照顾的国家提供的支援资金平均每年为50亿美元,是世界各盟国当中最慷慨的国家”(98东亚战略报告)。日本受到美国如此高度的评价和感谢,可谓是“全优生”。
然而,南朝鲜和日本虽然作为盟国支付美军维持费,但他们比谁都清楚,与冷战结束和朝美框架协议书等缓和紧张局势的趋势背道而驰的这一“战略”跟它被破产的“两大正面战略”(即同时对付朝鲜半岛与中东军事危机的战略)一样前途渺茫。
这次日本切身体验到,美国不可靠,它掌握了与日本的“存亡攸关的情报”,也不提供。美国许诺向日本提供“核保护伞”,但是,即使日本面临决定生死存亡的严重危机,也不会为日本使用核遏制力量。对南朝鲜也是一样的,美国甚至在与本国利害攸关的战争中也没能使用核武器。因此,为盟国使用核武器是不可设想的。不能使用的核武器,岂能发挥遏制力。南朝鲜到了今天才认识到了这一点。
11月美国发表了新的《东亚战略报告》,以图强化不怎么顺利的美、日、南朝鲜联盟关系,抚慰南朝鲜和日本。报告提出进一步加强同南朝鲜和日本的联盟关系的方针,并承诺在亚洲坚持“1O万名美军体制”。报告指出,“美日联盟是亚洲战略的基本环节”,以敦促新的日美防卫合作指针的建立;同时,称“今年8月的‘导弹发射’证明北朝鲜成为地区安保的威胁”,以对日本的“愤怒”表示了“理解”。报告还称,“如果北朝鲜不听从,美国就要动员其他外交及安保手段来确保安全”,表示不排除用军事行动对付朝鲜,以抚慰南朝鲜。
就人造卫星问题、“地下核设施疑惑问题”等问题,美国坚持不排除加剧紧张局势的立场,而南朝鲜却不希望这样做(有时两者坚持相反的立场),日本则被排挤。他们在对朝政策上的同床异梦,是不可避免的。
美国和南朝鲜、美国和日本、南朝鲜和日本之间,经常举行首脑会谈,一再确认联盟关系,但不可能从根本上消除互相之间的分歧和矛盾。“美国决定采取军事行动,但韩国却决不答应……美国与南朝鲜不协和的主要原因是:韩国坚持‘只有南朝鲜才能了解北朝鲜的意图’这种顽固的态度,美国则坚持‘只有美国才能通过艰辛的交涉探知北朝鲜情报,采取对应措施’这种傲慢的态度。”(《每日新闻》 11月 24日社论)这表现了美国、日本、南朝鲜之间不可弥补的隔阂和连根动摇的联盟关系。
朝鲜的对美战略是:不诉诸武力,赢得胜利。使用武器的挑战,会招致朝鲜半岛的毁灭。因此,朝鲜的战略是:无论如何要把武器和军事力量变成政治及外交王牌,迫使美国走向和平道路。这个战略大显神通,使美国像陷进蚂蚁神洞或被蛛网缠住的大象一样不能动弹。当然,蚂蚁神和蜘蛛不能吃掉大象,但它们能驱使大象朝着它们所希望的方向走。
“直到现在,世界认为导弹是军事武器,但他们却把导弹看作政治武器……如果说拥有‘威胁用武器’,那么,这本身就具有意义。”(江畑谦介)
实际上,朝鲜没有必要拥有“威胁用武器”,只是显示一下开发这种武器的能力就行了。
金日成主席指出,“我们既没有意图也没有能力开发核武器,在保证公正性的条件下是愿意接受核检查的”。尽管这样,但美国却抛出“核疑惑”,大肆制造舆论。朝鲜知道,如果发射人造卫星,美国就会说朝鲜拥有洲际弹道导弹或军事卫星,反过来最大限度地利用这种宣传。美国也识破了朝鲜的这一招,但只能走朝鲜所希望的和平道路。这就是没有枪声的朝美战争的真相。
一个小国要同超级大国平起平坐,就不是用武器即军事力量,而要发挥言力即智力,别无他法。朝鲜和美国,过去和现在都在展开激烈的“言论战争”。在这里“施加威胁是太不礼貌的行径”这种模棱两可的斥责是行不通的。
国际外交,是尔虞我诈的欺骗战。美国只承认强者,而对弱者连理都不理。要在这场战争中取胜,就必须具有超越对方的智慧和胆略。与朝鲜单方面受到“核武器开发疑惑”时不同,朝鲜发射人造卫星实际上是等于发射和洲际导弹同等的飞行器,因此,给美国的冲击是相当大的。
朝鲜一公布人造卫星发射成功,美国就急忙结束8月以来拖拖拉拉推迟的朝美高级协商,表示在恢复四方会谈、导弹协商和提供重油,大力推进轻水核反应堆建设、恢复旨在“恐怖国家”名册中删去朝鲜的协商的基础上,把支援朝鲜的粮食由 20万吨增加到 30万吨。考虑“恐怖国家”的协商,是缓和经济制裁的准备阶段。这对朝方是值得心满意足的事。美国国务院强调,“朝鲜开发了导弹,因此,冻结核就成为更重要的问题。”可以说,人造卫星的发射使美国有了更大的危机之感,作了更大的让步。
对此,日本觉得有一种被“遗弃”之感,恼羞成怒地说,这使日本处于进退维谷的境地,还说由共和党左右的美国国会,给朝鲜送了“蜂蜜”。但这不是“蜂蜜”。对克林顿政府来说,只能这样办。对人造卫星发射时期,前面已经叙述过,朝鲜的真正目的是:要给迟迟不履行朝美框架协议的美国以“洲际弹道导弹冲击”,以敦促他们加以履行。

强硬对策与蜘蛛网

围绕着朝鲜人造卫星发射问题,共和党出身的国会议员们都大发雷霆。
共和党议员斯塔波说“对北朝鲜的挑战,支付了新的报酬”。众议院拨款委员会主席卡宁肯说“克林顿政府送给北朝鲜的,不是棍棒而是白糖。”。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小组主席克莱格说“同北朝鲜所达成的协议只不过是一张白纸,没有其他意义。”
同时,美国国会迫使克林顿政府接受如下条件:截止1999年3月1日,在由总统任命新的特使,重新审查对朝政策,加紧查清“地下核设施”,限制弹道导弹的条件下,分期批准重油提供费用;3月1日以后,在由总统保证促进南北对话、协助核燃料棒查封作业的条件下,批准支付1500万美元;剩下的2000万美元,则在6月1日后,在由总统保证开始举行有关朝鲜半岛无核化联合宣言履行问题的协商、就“地下设施”解决办法达成满意的协议、大力促进弹道导弹协商的条件下予以批准。这说明,美国国会设置障碍使政府难以履行朝美框架协议,以最大的阻力迫使政府改变对朝政策。
然而,朝方早就考虑到美国国会的这种反抗,因此,可以说美国被卷入了朝鲜设想的没有枪声的朝美战争。其论据有两个:
第一,朝鲜发射人造卫星和开发弹道导弹并不违背朝美框架协议书。美国国务院新闻秘书鲁宾也称,“开发导弹不直接违背朝美框架协议书”。明明不违背,却以此为借口推迟协议书的履行,就只能给朝方提供再好不过的反击资料。如果美方越拖延履行,或出现不能履行的情况,朝鲜就会向美方要求废除朝美框架协议书。这样,美国就会失去使朝鲜冻结“核武器开发”的手段,陷于困境。
第二,协商代表升级了。前国防部长佩里被任命为对朝政策协调官,这表明对话渠道增加了,其等级也提高了。这对朝鲜来说,决不是损失。因为起码在对话期间是不会出现军事危机。对此,“有些人认为把由国务院主导的对朝政策换成由白宫主导的政策”(《读卖新闻》 1998年 11月14日),还有一些人说,增强了国会的影响力。但是,美方由谁出任,由谁掌握主导权,这对朝方来说是没有多大关系的。因为美国几乎不可能破坏朝美框架协议书这一安保框架。美国只能在这一框架范围内进行协商。政策协调官的任务是:“全面地审查美国的对朝政策及其目的”,然而,他也不可能朝着废除朝美框架协议书的方向考虑问题。
美国政府和国会的意见有矛盾,争吵不休,这对朝鲜是更加有利的。像被蜘蛛网缠住的大象越挣扎就越缠紧一样,美国就越来越陷于窘境。如果朝美框架协议书得不到履行而被废除,朝方就会放弃保留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特殊立场,正式退出这一条约。同时,会严正申明:“直到现在,朝鲜没有开发核武器,但从今以后要开发核武器”。这将是朝鲜向美国发出的最后通牒。美国也认为“如果废除核协议,北朝鲜就会朝着开发核武器的方向走。协议书是不让北朝鲜开发核武器的最有效的方法”(卡特曼大使)。美国不认为而且不愿认为朝鲜真的这样行动。
那么,会为此而发生战争吗?可以肯定地说,决不会发生战争。这是因为美国只有一条道路,那就是无论政府还是国会都要去说服朝鲜继续举行对话,不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停止“核开发”。难以估计会不会出现这种局面,但是,美国国会无论怎样反抗,都不可能破坏改善朝美关系的框架,这是不可否认的现实。
再说,共和党占上风的美国国会之所以反对政府的对朝政策,只是因为没能掌握主导权,除之而外没有其他原因。开始实行对朝妥协政策的,是布什的共和党政权,抛出“核疑惑”的是克林顿的民主党政权。有些朝鲜问题专家称,如果共和党继续掌权,朝美关系就会改善得更快。由于出现了克林顿政权,才走了很远的弯路。
众所周知,美国是两大保守政党执政的国家。两大政党的基本政策是没有多大差别的。如果说有差别,那就是是否掌握了政权。尽管发生了克林顿总统的“性丑闻”事件,但在 1998年 11月举行的中间选举中,民主党的议席数却有了增加。因此,美国国会对对朝妥协政策的反抗,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7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