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五)會不會爆發戰爭?

戰爭不可能發生的軍事理由

公開談論第二次朝鮮戰爭,已經很長時間了。
朝鮮問題專家們,多次估計朝鮮戰爭會在什麼時候爆發,但每次都估計錯了。
朝鮮人造地球衛星的發射,使戰爭爆發的危險更增大了嗎?我認為戰爭爆發的可能性更加減少了,可以斷定決不會發生戰爭。
首先,從軍事方面分析一下這一點。
第一,朝鮮的國防力量非常強大。
朝鮮的國防,完全是專守防衛。主要以如下四項軍事路線形成。
其一,全民武裝化:對全民進行軍事訓練,並武裝全民,為圍殲美國、南朝鮮、日本的聯合軍做好準備。一旦爆發戰爭,將近1000萬名軍隊立即投入戰鬥。利用有利的地形條件,以人山人海,消滅侵略軍。美國曾通過朝鮮戰爭體驗過其威力的可怕。
其二,全國要塞化:空軍基地、炮兵及導彈部隊、海軍基地、軍需工廠都建在地下,每座山頂都部署高射炮。
一旦戰爭爆發,馬上進入堅固的地下洞,因此,敵人的核攻擊也不怕。有糧食和石油儲備,任何持久戰都能應付。
據說,要塞化已經完成。
其三,全軍幹部化:以正規軍為骨幹,經常培養和訓練精銳化的軍事幹部,一旦戰爭爆發,就立即以他們為指揮官組建相當於正規軍的軍隊。
其四,全軍現代化:以現代武器武裝正規軍,武器基本上都自行生產。
這樣,不靠外國的援助也能進行戰爭。在越南戰爭中,西貢失陷的時候,美國和南越的人們看到北越正規軍強大而現代化的裝備,就魂飛魄散了。這是眾所周知的事。
當然,在最尖端武器和最新武器裝備方面,朝鮮要比美國、南朝鮮、日本落後一些,但他們不是用它攻擊別國,而是捍衛本國,因此沒有問題。
1.3萬門(美軍推算)遠端炮和多連發火箭炮部署在地下。“全部武裝力量的65%、野戰炮和導彈的80%都集中在離38度線96公里之內。”(英國國際戰略問題研究所 《軍事平衡》1998、1999年版)“從80年代起,韓國已處於北朝鮮導彈射程之內。韓國開發的導彈射程為80公里,而北朝鮮早就開發並部署了射程為600公里、能射擊南朝鮮整個領土的導彈。”(南朝鮮“統一院”長官康仁德)。如果受到美國、南朝鮮、日本的攻擊,這些炮就一齊開火。
不僅如此,彈道導彈和洲際彈道導彈就向美國本土、南朝鮮、日本本土實施報復打擊。1998年12月19日《勞動新聞》刊載一幅宣傳畫,內容是:寫有“主體朝鮮”字樣的3枚導彈分別瞄準寫有華盛頓、漢城、東京字樣的三架飛機,下面有標語——“打擊目標是明確的”。這可以說,是對美國、南朝鮮、日本的嚴正警告。
第二,美國不敢決定同朝鮮作戰。60年代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制定了朝鮮半島模擬戰爭腳本“ 5027作戰計畫”,每10年進行一次修定。克林頓總統就任初期,指示重新審查這一計畫。克林頓審閱1993年提出的報告之後,就打消了同朝鮮打仗的主意。
模擬戰爭結果表明:
(1)這場戰爭需要出動美軍總兵力的一半即54萬名,至少要打120天的激戰。
(2)招致數百萬市民死亡。
(3)美軍死亡人數會達到相當於3年朝鮮戰爭或10年越南戰爭的死亡人數(5.2萬人)。
(4)原子能發電廠被炸,使朝鮮半島及其周邊國家遭受嚴重的放射線災害。在海灣戰爭中,美軍死傷者達1000名,這使美國人民在勝利喜悅中未免有幾分驚恐,產生厭戰情緒。
我認為,美國是不會進行使相當於朝鮮戰爭與越南戰爭死亡者的人送死的第二次朝鮮戰爭。
再說,在過去的戰爭時期,美國壟斷核武器,其他盟國就連原子能發電廠都沒有。今後的戰爭打擊目標是原子能發電廠,所以,它必然變成核戰爭。美國向日本投下兩顆原子彈後,接著打了好幾場戰爭,f日連一次都沒有用過核武器。與其說沒有使用,倒不如說沒能使用。考慮到投下原於彈的慘絕人寰的後果,這是理所當然的。
海灣戰爭不是核戰爭,但參加這場戰爭的大多數美軍士兵吐露,他們有慢性疲勞、食欲減退、喪失記憶力等奇特症狀。人們稱之為“海灣戰爭症候群”,退役軍人組織“全美國海灣戰爭補償中心”對此在1998年3月發表的報告中指出,很可能因美軍在海灣戰爭中大量使用的劣化鈾彈的放射性沾染所致。劣化鈾彈,是在天然鈾中取出鈾235後,再用剩下的鈾製造的;在海灣戰爭中首次使用,用於炸毀伊拉克軍坦克與陣地。
據此報告,參戰者的75%即約40萬人,在戰爭過程中和戰爭結束後,在各種環境下被劣化鈾的放射線受害。
有些人認為海灣戰爭症候群是“伊拉克故意破壞毒氣彈頭所致”,但考慮到在眾多參戰者身上出現同樣症狀,應該認為這是劣化鈾彈放射線所致。
如上所述,即使不是核戰爭,現代戰爭也使參戰軍人和地區居民遭受嚴重放射線沾染的可能性很大。
因此,一旦發生核戰爭,就會招致什麼樣的後果,這是不言而喻的。
如果朝鮮受到攻擊,就會立即向美軍在南朝鮮、日本的基地和原子能發電廠實施導彈攻擊。遊山戰法的特點是:奪去敵人武器來武裝自己;利用敵人武器來打擊敵人薄弱環節。
一座原子能發電廠被破壞,就會慘遭等於投下一萬枚原子彈的浩劫。原子能發電廠的核反應爐被破壞時可能發生的慘狀,正如廣瀨隆在《東京的原子能發電廠》一書中所描述的,那是超越人們想像的。如果一枚導彈射中了原子能發電廠,那麼,無論日本還是南朝鮮都會變成“火海”,遭到毀滅。美國本土也會受到洲際彈道導彈的報復打擊。
美國航空母艦受到導彈攻擊,其後果是同樣的。
朝鮮不必在彈道導彈上安裝核彈頭。但是,到頭來戰爭還是必然演變成核戰爭。
一旦發生戰爭,駐南朝鮮和日本的美軍就被消滅,朝鮮半島和日本就被毀滅,甚至美國本土也遭到沉重打擊。
美國要同朝鮮進行戰爭,就必須考慮到這一點。美國不能發動戰爭,也沒有這種許可權。
第三,美國不能將同朝鮮的戰爭打到底。
美國在朝鮮和越南都嘗到慘敗的苦頭。他們宣揚在海灣戰爭中贏得了光輝勝利,但沒能實現打倒或排除侯賽因這一首要目的,因此,不能稱之為勝利了的戰爭。
針對伊拉克毀滅性武器檢查,美國強化軍事威脅,12月同英國聯合進行導彈攻擊。
僅在4天時間內,就共發射415枚巡航導彈。考慮到持續一個半月的海灣戰爭時發射的“戰斧”導彈共有290枚左右,這次導彈攻擊的猛烈是可想而知的。
但是,據美國國防部的“戰果評價”,其戰果是微不足道的:在10O多個攻擊目標中,“全滅”和“受嚴重打擊”的只占30%左右,“使伊拉克的導彈開發耽誤一年”(美國國防部長科恩)。
侯賽因政權仍健在。
不僅如此,其他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都指責對伊拉克的攻擊,也沒能得到國際上的承認和協作,尤其俄羅斯採取強硬措施,召回本國駐美英兩國大使。
“對伊拉克的懲罰結果是模糊的……世界唯一的超級大國(美國)和它獨一無二的盟國(英國)按照自己的邏輯使用了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引起了國際社會的極大反感與憤怒。這是事實。”(《朝日新聞》1998年12月21日)
繼續實施核查是有困難的。克林頓總統也稱,“如果繼續進行空中轟炸,今後就不能進行聯合國核查了。”轟炸結束後,伊拉克副總統拉馬丹稱,“間諜集團聯合國武器核查團(UNSCOM)是一個往事。”並表態說,今後拒絕核查。
今後,阿拉伯國家有可能同情伊拉克,反對美國。
實際上,在埃及、敘利亞、葉門、約旦、蘇丹、利比亞等國家,有成千上萬群眾連日舉行反美、反英示威遊行。西方觀察家們估計,施加制裁與攻擊的美國將比受到攻擊的伊拉克陷於更嚴重的窘境。“如果繼續進行這種行為,英國的民航飛機受到恐怖分子打擊的危險性就會更加增大,阿拉伯世界的反感就會愈加俱增,聯合國的正統性就會削弱,使其在歐洲處於更加困難的境地。”(英國報紙 《衛報》)這不僅對英國,對美國也是一樣的。有些人認為,日本政府立即支持對伊拉克的空襲,出於一種期望,那就是對伊拉克的軍事制裁會對朝鮮起到牽制作用。然而,朝鮮和伊拉克不一樣。
朝鮮半島的政治軍事條件與中東地區不同。伊拉克是幾乎在不設防的情況下受到美英的攻擊的,因此,它力圖贏得國際社會的同情,而且也收到一定的效果。伊拉克的策略是:先受些損失,最後打敗對方。
但是,朝鮮卻與之截然不同。朝鮮說,如果受到攻擊,就要進行報復打擊,而且也顯示了這種能力。
朝鮮不是那種遭到美國巡航導彈攻擊,就束手無策的國家。一旦爆發戰爭,南朝鮮和日本就會遭受嚴重損失,因此,不希望實施有可能導致戰爭的懲罰打擊。因此,美國無法對朝鮮實施導彈攻擊。
1998年12月18日,朝鮮外務省說:“對伊拉克的軍事攻擊,是用任何理由都不能合法化的,無論是在什麼名目下進行,用強權蹂躪和侵犯一國主權的行徑都是不可容許的。”這是對美國的嚴正警告。
朝鮮的策略是牽制美國,使之無法使用一切武力。
朝鮮認為,在自己不受任何損失的情況下取勝的方法,就是顯示實施強有力的報復打擊的軍事力量和堅決的抵抗意識。總之,美英對伊拉克的空襲,使朝鮮採取更強硬的態度,沒能起到日本政府所希望的那種牽制作用。
從經濟方面來看,也是困難的。海灣戰爭時期,如果沒有日本提供的90億美元和中東國家支付的戰爭費用,美國是無法進行這場戰爭的。
據美國一位軍事專家計算,對伊拉克的空襲(1998年12月)耗費5億美元。美國國防部新聞報導官貝肯承認,1999年1月5日,美軍飛機和伊拉克軍飛機在“空中禁飛區”周邊空戰時,美軍飛機發射了6枚最新空對空導彈,但連一枚都沒有射中目標。這種導彈的單價為30萬美元 (合日幣3300多萬元)。這種武器價錢昂貴,如果戰爭持久,就會耗費大量的資金。美國經濟也像日本泡沫經濟一樣出現了不景氣徵兆。
美國又是世界最大的債務國。
光為美國軍需工業壟斷集團的興旺而進行戰爭,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再說,現代戰爭不給戰勝國帶來單方面的利益。
海灣戰爭又稱“石油戰爭”,海灣戰爭的“勝利”究竟給美國帶來了多大的利益?戰後,在人道主義名目下允許伊拉克出口石油,但實際上大部分都由美國進口,因為伊拉克的石油價錢便宜。伊拉克的石油占美國石油進口量的8%,這對美國石油企業來說並不是小數目。
美國自作自受,因對伊拉克的經濟制裁和軍事制裁反而陷於窘境。
克林頓總統把伊拉克和朝鮮看作最大威脅,要同時對付這兩國。但美國未能推翻侯賽因,卻同製造伊拉克危機而陷入窘境,因此,美國沒有能力同時應付“對美國安全成為最大威脅的北朝鮮”。(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基爾曼)這種看法是正確的。美國總統克林頓稱,“我們的實力,只有靠外交上的努力和強大的軍事力量,才能發揮出來。”然而,現實是:儘管施行炮艦外交,卻在世界到處受到反擊和愚弄:軍事行動和威懾都行不通。
第四,美國沒有任何理由同朝鮮打仗。
美國人普遍認為:“美國青年沒有必要為他國而死”。
現在美國軍民以世界“保安官”、“憲兵”自居的思想淡薄了。
過去倒有過要同“惡魔的大國”蘇聯等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國家而戰的道義和本分。但是,到了社會主義勢力範圍不存在的今天,一個遠東小國堅持社會主義,這對美國國民是無所謂的。
“越強化軍事制裁的威懾,美軍士兵犧牲的危險就越增大,輿論的譴責就越強烈。為什麼參與冷戰後的紛爭呢?其意義是不可思議的。
“如果對人命和世界輿論這個成本神經過敏,用威脅的方法就無法達到目的,反而被對方所利用”(亨利斯塔普遜中心主任布萊克曼)。如前所述,美國國內輿論普遍稱,美國的單極支配構思已經超越自相矛盾階段,實際上進入了破產階段。
由此可見,第二次朝鮮戰爭是不可能發生的,因為朝鮮也好,美國也好,都不能發動戰爭。
如果進行戰爭,美國、南朝鮮和日本儘管不被打敗,但不能取勝。
這是因為核戰爭將是一場浩劫,一無所得,只剩下無數的犧牲者和一片被放射線污染的廢墟。

戰爭不可能發生的政治理由

從圍繞著朝鮮半島的政治及外交狀況來看,也可以斷定戰爭不可能發生。其論據如下:
第一,根據1994年所達成的歷史性協議,朝美關係由敵對關係轉入恪守信義的關係,不是戰爭,而是朝著通過對話建立邦交的方向發展。
在這次協議中,美國第一次向朝鮮做了“正式保證,對朝鮮不使用核武器,也不用核武器進行威脅”,並且雙方確認了“雙方為實現朝鮮半島的無核化、和平與安全而作出共同的努力”。
只要朝美框架協議書繼續生效,雙方想挑起戰爭也無法挑起。
第二,朝美之間有多條對話管道,還有保證朝鮮半島安全的各種複合安保框架。
不少戰爭都是因不瞭解對方而挑起的。
儘管是敵對關係,如果不斷進行對話,就幾乎在所有情況下都能避免戰爭。
朝美達成框架協議之後,朝鮮半島有了朝鮮半島能源開發機構、輕水核反應爐建設、導彈協商、將領一級會談、美軍遺骸共同發掘和四方會談等安保框架,並在執行其職能。
這些框架都成了朝鮮的外交王牌。
朝鮮渴望朝鮮半島的和平與安全,所以他們不會把這些手段用來發動戰爭。同時,朝鮮還擁有人造衛星這一外交王牌,所以,美國必須對此採取應付措施。
第三,朝鮮和南朝鮮之間也在活躍地進行以民間經濟交流為中心的謀求共存共榮的活動。
將來會有迂回曲折,但是,基本上朝著共存方向走,這是無庸置疑的。
一旦戰爭爆發,北方和南方都會變成“火海”,朝鮮民族就會遭到滅亡。
北方和南方人民都充分認識到這一點。
南朝鮮會慘遭浩劫,所以希望避免戰爭。盟國不願意打仗,因此美國不會無視盟國的意願在朝鮮挑起戰爭。
第四,朝鮮和美國都是朝鮮半島問題的當事者,雙方都負有終止朝鮮半島冷戰結構的使命,這是不可抗拒的歷史發展潮流。
朝鮮停戰協定規定把停戰協定換成和平協定。美國一直把它置之度外,但在冷戰結束的今天再不能回避改變對朝政策的義務和責任了。這樣,達成了朝美框架協定,並且在美國與南朝鮮的建議下舉行了四方會談。在第三輪基本會談中就設置小組的問題達成了協議,朝方建議把從南朝鮮撤出美軍的問題作為議題,美國和南朝鮮做出讓步稱“同意討論在朝鮮半島上重新部署軍隊的問題”。朝鮮半島問題,主要的是朝美之間的軍事問題。因此,使駐南朝鮮美軍的無力化與中立化是焦點。美國不得不朝這一方向走,雖然緩慢。
據悉,朝鮮建議要從10月起在板門店設置以朝鮮人民軍、美軍和南朝鮮軍三軍將領一級人員組成的“軍事聯合委員會”。它是把從1998年6月開始的朝鮮人民軍和聯合國軍將領一級會談提升的。朝鮮提出的目標是:把停戰協定換成和平協定,建立新的和平保障體系,以使駐南朝鮮美軍無力化和中立化。我認為,朝鮮半島的安保問題必然按照這個方向取得進展。

朝鮮迫使美國改變亞洲戰略

冷戰結束後,美國提出了裁減駐亞美軍兵員的方針(1990年和 1992年的國防報告)。但碰到盟國的強烈不滿和反抗,把它改變成以“納衣方案”為基礎的世界戰略,國防部前助理部長喬塞普•納衣建議要強化聯盟關係,掌握“核保護傘”和“情報保護傘”,以使美國繼續盡到作為世界超級大國的責任。把這一方案加以具體化的,就是1995年美國國防部發表的“美國在東亞及太平洋安全保障戰略”(東亞戰略報告)。
“95東亞戰略報告”的要點是:第一,向盟國繼續提供“核保護傘”,以起“領導作用”,讓盟國負擔軍費;第二,在南朝鮮和日本留駐10萬名美軍。國防部副部長斯洛康也在國會上說,“冷戰後美國亞洲戰略是:加強聯盟關係;維持軍事部署;促進同中國的穩定、永久的關係”。
根據這一戰略,南朝鮮和日本的美軍維持費即所謂“大方預算”不斷增加。南朝鮮負擔維持3.6萬名兵員所需的3.99億美元。這對面臨國際貨幣基金危機的南朝鮮來說,是一個沉重的負擔。日本“向平時需要照顧的國家提供的支援資金平均每年為50億美元,是世界各盟國當中最慷慨的國家”(98東亞戰略報告)。日本受到美國如此高度的評價和感謝,可謂是“全優生”。
然而,南朝鮮和日本雖然作為盟國支付美軍維持費,但他們比誰都清楚,與冷戰結束和朝美框架協議書等緩和緊張局勢的趨勢背道而馳的這一“戰略”跟它被破產的“兩大正面戰略”(即同時對付朝鮮半島與中東軍事危機的戰略)一樣前途渺茫。
這次日本切身體驗到,美國不可靠,它掌握了與日本的“存亡攸關的情報”,也不提供。美國許諾向日本提供“核保護傘”,但是,即使日本面臨決定生死存亡的嚴重危機,也不會為日本使用核遏制力量。對南朝鮮也是一樣的,美國甚至在與本國利害攸關的戰爭中也沒能使用核武器。因此,為盟國使用核武器是不可設想的。不能使用的核武器,豈能發揮遏制力。南朝鮮到了今天才認識到了這一點。
11月美國發表了新的《東亞戰略報告》,以圖強化不怎麼順利的美、日、南朝鮮聯盟關係,撫慰南朝鮮和日本。報告提出進一步加強同南朝鮮和日本的聯盟關係的方針,並承諾在亞洲堅持“1O萬名美軍體制”。報告指出,“美日聯盟是亞洲戰略的基本環節”,以敦促新的日美防衛合作指標的建立;同時,稱“今年8月的‘導彈發射’證明北朝鮮成為地區安保的威脅”,以對日本的“憤怒”表示了“理解”。報告還稱,“如果北朝鮮不聽從,美國就要動員其他外交及安保手段來確保安全”,表示不排除用軍事行動對付朝鮮,以撫慰南朝鮮。
就人造衛星問題、“地下核設施疑惑問題”等問題,美國堅持不排除加劇緊張局勢的立場,而南朝鮮卻不希望這樣做(有時兩者堅持相反的立場),日本則被排擠。他們在對朝政策上的同床異夢,是不可避免的。
美國和南朝鮮、美國和日本、南朝鮮和日本之間,經常舉行首腦會談,一再確認聯盟關係,但不可能從根本上消除互相之間的分歧和矛盾。“美國決定採取軍事行動,但韓國卻決不答應……美國與南朝鮮不協和的主要原因是:韓國堅持‘只有南朝鮮才能瞭解北朝鮮的意圖’這種頑固的態度,美國則堅持‘只有美國才能通過艱辛的交涉探知北朝鮮情報,採取對應措施’這種傲慢的態度。”(《每日新聞》 11月 24日社論)這表現了美國、日本、南朝鮮之間不可彌補的隔閡和連根動搖的聯盟關係。
朝鮮的對美戰略是:不訴諸武力,贏得勝利。使用武器的挑戰,會招致朝鮮半島的毀滅。因此,朝鮮的戰略是:無論如何要把武器和軍事力量變成政治及外交王牌,迫使美國走向和平道路。這個戰略大顯神通,使美國像陷進螞蟻神洞或被蛛網纏住的大象一樣不能動彈。當然,螞蟻神和蜘蛛不能吃掉大象,但它們能驅使大象朝著它們所希望的方向走。
“直到現在,世界認為導彈是軍事武器,但他們卻把導彈看作政治武器……如果說擁有‘威脅用武器’,那麼,這本身就具有意義。”(江畑謙介)
實際上,朝鮮沒有必要擁有“威脅用武器”,只是顯示一下開發這種武器的能力就行了。
金日成主席指出,“我們既沒有意圖也沒有能力開發核武器,在保證公正性的條件下是願意接受核檢查的”。儘管這樣,但美國卻拋出“核疑惑”,大肆製造輿論。朝鮮知道,如果發射人造衛星,美國就會說朝鮮擁有洲際彈道導彈或軍事衛星,反過來最大限度地利用這種宣傳。美國也識破了朝鮮的這一招,但只能走朝鮮所希望的和平道路。這就是沒有槍聲的朝美戰爭的真相。
一個小國要同超級大國平起平坐,就不是用武器即軍事力量,而要發揮言力即智力,別無他法。朝鮮和美國,過去和現在都在展開激烈的“言論戰爭”。在這堙妞I加威脅是太不禮貌的行徑”這種模棱兩可的斥責是行不通的。
國際外交,是爾虞我詐的欺騙戰。美國只承認強者,而對弱者連理都不理。要在這場戰爭中取勝,就必須具有超越對方的智慧和膽略。與朝鮮單方面受到“核武器開發疑惑”時不同,朝鮮發射人造衛星實際上是等於發射和洲際導彈同等的飛行器,因此,給美國的衝擊是相當大的。
朝鮮一公佈人造衛星發射成功,美國就急忙結束8月以來拖拖拉拉推遲的朝美高級協商,表示在恢復四方會談、導彈協商和提供重油,大力推進輕水核反應爐建設、恢復旨在“恐怖國家”名冊中刪去朝鮮的協商的基礎上,把支援朝鮮的糧食由 20萬噸增加到 30萬噸。考慮“恐怖國家”的協商,是緩和經濟制裁的準備階段。這對朝方是值得心滿意足的事。美國國務院強調,“朝鮮開發了導彈,因此,凍結核就成為更重要的問題。”可以說,人造衛星的發射使美國有了更大的危機之感,作了更大的讓步。
對此,日本覺得有一種被“遺棄”之感,惱羞成怒地說,這使日本處於進退維谷的境地,還說由共和黨左右的美國國會,給朝鮮送了“蜂蜜”。但這不是“蜂蜜”。對克林頓政府來說,只能這樣辦。對人造衛星發射時期,前面已經敘述過,朝鮮的真正目的是:要給遲遲不履行朝美框架協議的美國以“洲際彈道導彈衝擊”,以敦促他們加以履行。

強硬對策與蜘蛛網

圍繞著朝鮮人造衛星發射問題,共和黨出身的國會議員們都大發雷霆。
共和黨議員斯塔波說“對北朝鮮的挑戰,支付了新的報酬”。眾議院撥款委員會主席卡寧肯說“克林頓政府送給北朝鮮的,不是棍棒而是白糖。”。參議院外交委員會小組主席克萊格說“同北朝鮮所達成的協議只不過是一張白紙,沒有其他意義。”
同時,美國國會迫使克林頓政府接受如下條件:截止1999年3月1日,在由總統任命新的特使,重新審查對朝政策,加緊查清“地下核設施”,限制彈道導彈的條件下,分期批准重油提供費用;3月1日以後,在由總統保證促進南北對話、協助核燃料棒查封作業的條件下,批准支付1500萬美元;剩下的2000萬美元,則在6月1日後,在由總統保證開始舉行有關朝鮮半島無核化聯合宣言履行問題的協商、就“地下設施”解決辦法達成滿意的協定、大力促進彈道導彈協商的條件下予以批准。這說明,美國國會設置障礙使政府難以履行朝美框架協議,以最大的阻力迫使政府改變對朝政策。
然而,朝方早就考慮到美國國會的這種反抗,因此,可以說美國被捲入了朝鮮設想的沒有槍聲的朝美戰爭。其論據有兩個:
第一,朝鮮發射人造衛星和開發彈道導彈並不違背朝美框架協議書。美國國務院新聞秘書魯賓也稱,“開發導彈不直接違背朝美框架協議書”。明明不違背,卻以此為藉口推遲協議書的履行,就只能給朝方提供再好不過的反擊資料。如果美方越拖延履行,或出現不能履行的情況,朝鮮就會向美方要求廢除朝美框架協議書。這樣,美國就會失去使朝鮮凍結“核武器開發”的手段,陷於困境。
第二,協商代表升級了。前國防部長佩里被任命為對朝政策協調官,這表明對話管道增加了,其等級也提高了。這對朝鮮來說,決不是損失。因為起碼在對話期間是不會出現軍事危機。對此,“有些人認為把由國務院主導的對朝政策換成由白宮主導的政策”(《讀賣新聞》 1998年 11月14日),還有一些人說,增強了國會的影響力。但是,美方由誰出任,由誰掌握主導權,這對朝方來說是沒有多大關係的。因為美國幾乎不可能破壞朝美框架協議書這一安保框架。美國只能在這一框架範圍內進行協商。政策協調官的任務是:“全面地審查美國的對朝政策及其目的”,然而,他也不可能朝著廢除朝美框架協議書的方向考慮問題。
美國政府和國會的意見有矛盾,爭吵不休,這對朝鮮是更加有利的。像被蜘蛛網纏住的大象越掙扎就越纏緊一樣,美國就越來越陷於窘境。如果朝美框架協議書得不到履行而被廢除,朝方就會放棄保留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的特殊立場,正式退出這一條約。同時,會嚴正申明:“直到現在,朝鮮沒有開發核武器,但從今以後要開發核武器”。這將是朝鮮向美國發出的最後通牒。美國也認為“如果廢除核協議,北朝鮮就會朝著開發核武器的方向走。協議書是不讓北朝鮮開發核武器的最有效的方法”(卡特曼大使)。美國不認為而且不願認為朝鮮真的這樣行動。
那麼,會為此而發生戰爭嗎?可以肯定地說,決不會發生戰爭。這是因為美國只有一條道路,那就是無論政府還是國會都要去說服朝鮮繼續舉行對話,不退出不擴散核武器條約,停止“核開發”。難以估計會不會出現這種局面,但是,美國國會無論怎樣反抗,都不可能破壞改善朝美關係的框架,這是不可否認的現實。
再說,共和黨占上風的美國國會之所以反對政府的對朝政策,只是因為沒能掌握主導權,除之而外沒有其他原因。開始實行對朝妥協政策的,是布希的共和黨政權,拋出“核疑惑”的是克林頓的民主黨政權。有些朝鮮問題專家稱,如果共和黨繼續掌權,朝美關係就會改善得更快。由於出現了克林頓政權,才走了很遠的彎路。
眾所周知,美國是兩大保守政黨執政的國家。兩大政黨的基本政策是沒有多大差別的。如果說有差別,那就是是否掌握了政權。儘管發生了克林頓總統的“性醜聞”事件,但在 1998年 11月舉行的中間選舉中,民主黨的議席數卻有了增加。因此,美國國會對對朝妥協政策的反抗,也會受到一定的影響。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