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六)拖延戰術的失敗與第二“核疑惑”

“軟著陸政策”註定失敗

1994年達成朝美框架協議前後時期,美國把強硬的對朝政策即無視和敵視的政策,改變成融和政策。這就是所謂“軟著陸政策”。
美國改變政策的目的在於事前防止招致毀滅性損失的與朝鮮的正面衝突,特別是政權的突然崩潰引起的大混亂 (一、自暴自棄的軍隊發動叛亂或者突然性戰爭的爆發;
二、產生大量的難民;三、南朝鮮勢必承擔的“吞併統一”的過重負擔)。
美國認識到拿戰爭這一最後手段不能征服朝鮮,拋出了懷柔策略。這當然有附加條件。那就是朝鮮採用市場經濟體系,建立資本主義體制。換句話說使之實行改革和開放。“軟著陸”,這是“愛好和平”的美國喜歡用的話,也受到國際社會的好評。今日所謂國際社會,是優先保障西方的邏輯和利益的社會,它認為在東方和西方的冷戰中取得勝利的資本主義經濟和社會體制是絕對真理。美國的經濟學者約翰•克尼斯•加爾•布萊斯說“不能說社會主義一方遭到失敗,也不能說資本主義一方取得了勝利。”今日國際社會無視這種經濟學分析,傲慢地認為資本主義取得了勝利。
然而,世界上還有不少國家不以為然。其中,首屈一指的國家就是朝鮮。朝鮮不會接受“軟著陸”,不會拋棄社會主義經濟體系。這是因為朝鮮堅持這樣的原則立場:切實體現主體思想,堅決維護朝鮮式社會主義。逼使她改變政策,這是大國的粗暴的內政干涉。
不妨設身處地,假使冷戰以社會主義勝利結束,朝鮮把社會主義經濟和社會主義制度強加於敵對國家——美國和日本;如果不接受“軟著陸”,就動員社會主義國家占絕大多數的國際社會,包圍、孤立並施加經濟封鎖;並“威嚇”說如果拒不接受,就訴諸武力。在這種情況下,美國和日本只有三條路可走:第一條路,接受這個要求,變成社會主義國家;第二條路,拒不接受,進行戰爭;第三條路,通過外交謀求共存和共榮。顯然,第一條路是根本不能接受的。第二條路是希望避免的。可以選擇的只有第三條路。現在,朝鮮同掌握世界軍事、經濟和政治情報的超級大國——美國對峙。
但是,朝鮮不僅沒有崩潰,反而迫使美國接受她的要求,有步驟地加強金正日體制。朝鮮誓死同美國、南朝鮮和日本開展激烈的外交戰。可以說這是沒有槍炮聲的戰爭。

“陽光”和“北風”都起不了作用

南朝鮮“總統”就任後,接連拋出“對北融和政策”,稱之為“陽光政策”。南朝鮮當權者認為“陽光”比“北風”強,它能夠使頑固的北方脫掉厚而結實的社會主義大衣,實現南北共存。然而,朝鮮拒不接受。其理由很簡單。所謂“陽光政策”只不過是美國的“軟著陸政策”的變種。
1998年 11月美國總統和南朝鮮當權者舉行會談時,南朝鮮政府把“陽光政策”改稱為“包容政策”。所謂“包容政策”,是“當作同僚吸收的政策”。也就是說使之“軟著陸”。“包容政策”是美國和南朝鮮“政策”拼合之物,這說明“陽光政策”就是“軟著陸政策”。
青瓦台外交安保首席秘書官朴東源闡釋“陽光政策“本質時說,其宗旨是“使北方脫掉堅固的‘閉鎖社會’大衣、
‘命令型’計劃經濟體制大衣和‘軍事對抗’大衣。也就是說,在採取強有力的安保姿態的同時,誘導北方改變政策,不打仗而贏”。南朝鮮當權者訪問美國時也說“目的在於讓北方開放、改革,給北方內部穩健勢力以力量。”
歸根結底,“陽光政策”雖然披上了懷柔外皮,但卻具有要使北方體制發生變化的對抗性質。因此,朝鮮說“陽光政策”就是“分裂政策”,拒不接受。
但南朝鮮也不能因為如此,採取“北風政策”。金泳三“總統”就任時宣稱“民族比什麼都優先”,後來以金日成主席逝世為契機,改變對北政策,拋出強硬政策“北風政策”,使南北關係陷於冰凍期。南朝鮮對此後悔莫及。以經濟成功為背景的“吞併統一”政策因經濟危機,自然而然化為烏有。“吞併統一論”同美國的“軟著陸政策”相抵觸。美國把金泳三“政權”看作“軟著陸政策”的障礙物,表示不滿,使對立尖銳化。這並不是偶然的。現南朝鮮當局是不會重蹈覆轍的。如果加劇緊張局勢,引起戰爭,就沒有什麼好處。
現南朝鮮當權者向北方建議履行在1991年通過的《關於實現北南方和解、互不侵犯和合作交流協議書》。北方也希望履行它。但是,如果南朝鮮繼續推行旨在使北方“改革、開放”的“陽光政策”,並以美軍長期駐紮南朝鮮為前提,那麼,北南協議書是得不到履行的。
目前北南雙方都面臨經濟困難,在這種情況下,有必要以民族同一性為基礎,聯手合作,克服困難,謀求共存和共榮。這種可能性正在成熟。現在不是拿互不相同的政治理念和經濟制度的優越性來決勝負的時候了。北方不會接受“陽光政策”,但舉行南北對話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拖延戰術招致的困境

有些人說朝鮮採取拖延戰術。這是顛倒黑白的胡言。採取拖延戰術的正是美國。
美國為何在1994年在朝美框架協議書上簽了字呢?這是因為它估計朝鮮不久的將來就要“崩潰”。美國之所以承諾限期2003年完成輕水核反應爐建設工程交付使用,是因為他們斷定朝鮮會在2003年以前崩潰,因此,打了如意算盤:在這期間阻止朝鮮的“核武器開發”,就萬事大吉了。
在朝美框架協議書上簽字的美方代表——卡盧奇說“並非以北朝鮮崩潰論為前提,但我們估計隨著歲月推移,北朝鮮的國力被削弱,喪失威脅周邊國家的軍事能力”。助理國務卿史壇媄僑筒Z率地承認美國“確定框架協議書是以北朝鮮很快崩潰這一預測為前提的。其本質是拖延戰術,等待北朝鮮削弱”。這是當時絕大多數美國人一致的看法。
今天不少人仍然堅持金正日政權可能很快“崩潰”這一看法。當時,朝鮮由於糧食危機和經濟困難,經受嚴峻考驗是事實。但是,雖然經濟上有困難,政治上卻穩定。
美國對朝鮮形勢的估計發生了變化。對此,日本靜崗縣立大學前教授伊豆見指出:
“後來,觀察家幾乎一致認為金正日體制不會馬上崩潰,今後一定的期間,國際社會要與金正日政權打交道……1994年7月,金日成主席溘逝後,美國的許多人估計‘今後一兩年內,北朝鮮就會崩潰’。但是,現在,專家們認為金正日政權今後至少能維持5至10年。”
朝鮮連“崩潰”的徵候都沒有,也不想搞“軟著陸”。金正日政權安如泰山。美國打錯了算盤,這是它的無可挽回的錯誤。
美國之所以不認真履行朝美框架協議書,是因為它等待朝鮮“崩潰”。美國之所以不付諸實踐自己的諾言,不解除對朝鮮的經濟制裁,也是因為他們認為如果這樣做,就會使金正日政權“延命”。儘管美國搞拖延戰術,但朝鮮卻不“崩潰”,反而向美國施加壓力,暗示如果美國繼續拖拖拉拉不履行協議,就要廢除它。美國為此驚恐萬狀,拋出導彈出口問題和新的王牌“地下核設施疑惑”,對朝鮮施加壓力,重新採取強硬態度,說不排除採取軍事行動。
美國由此出現了兩個流派,一派主張“保留”協議書,另一派主張“廢除”協議書。主張“廢除”的一派認為框架協議“向北朝鮮提供了爭取時間開發能夠加強協商基礎的核武器和導彈的機遇”(美國外交理事會高級研究員羅伯特莫甯)。
毫無疑問,如果廢除協議書,那麼不履行協議書的美國方面受到非難,並負其責任。時間越推移,美國方面越陷入更大的窘境。拖延策略招致的自相矛盾,使美國焦頭爛額。相反,朝鮮成竹在胸,從容不迫地等待美國再不能堅持下去。到了那個時候,朝鮮作好一切準備,不管美國選擇戰爭還是選擇重新對話,履行協議書的道路都可以應付。
美國叫朝鮮抓住了框架協議書這個把柄,還承諾限期2003年。美國越耍拖延戰術,履行協議書的時間越緊迫。也許朝鮮實際上對於不知什麼時候才能竣工,濃縮鈾須要依賴西方的輕水核反應爐之類,不感興趣。這是因為朝鮮的戰略目標是,消除同美國的敵對關係,不再受到其軍事威脅,朝美框架協議書有這種意義才重視。
看來朝鮮不想再等待,也不留餘地。美國單方面地拖延協議書的履行5年之久,這使朝鮮極為憤怒、焦急,到了再不能忍受的地步。歸根結底,其極點一刻又一刻地逼近。

第二“核疑惑”

1998年8月,美國拋出了“地下核設施疑惑”。據美國說,這個核設施在離曾被視為“核疑惑”中心地點的甯邊北西約40公里的平安北道大館郡金昌堙A始建於1989年左右,內部面積38萬平方米,可容納20萬千瓦的原子能發電站和再處理設施,離它不遠的地方有可能是確保冷卻水用的堤壩建設工程,進入收尾階段,還有3000伏特高壓輸電線已架設。南朝鮮把金昌堜P邊的水和泥土秘密弄到手堙A經美國化驗查明它是提取和保管鈈的設施。美國政府說,朝鮮在這個設施附近進行了幾次像鈈那樣引起核分裂連鎖反應的起爆裝置試驗。據美情報機關說,1996年查出這種“疑惑”設施一共有7個。
類似的情報屢見不鮮。卡爾門大使曾說,“有它被用於核活動的充分證據”。他在 1998年 11月訪問朝鮮後又說“沒有確鑿的證據”。1998年12月7日,南朝鮮當權者向訪問南朝鮮的美國對朝政策協調官佩里強調,“沒有它是核設施的確鑿證據,也沒有北朝鮮違背朝美就核問題達成的協定的證據。現在不是拋棄包容政策,施加制裁的階段”,並建議在朝美之間用一攬子解決的方法加以解決。只有“情報”,沒有證據。捏造這些情報的方式,與以前給朝鮮扣上許多“疑惑”時一樣,不同點是朝鮮故意欲取姑予的可能性很大。
朝鮮不分民用設施和軍用設施,都建設在地下,這是舉世皆知的。
問題是在金昌堛熙]施是否核設施。據說,美國軍事衛星確認有幾千名朝鮮工人建設地下設施。朝鮮公開建設違反朝美框架協議的“核設施”,讓美國偵察衛星發現,這拿朝鮮以前所採取的方式來看,太反常了。如果朝鮮真的要建設“核設施”,就肯定隱秘地施工,再說,朝鮮開發核武器,沒有任何好處。朝鮮不會做給美國抓住把朝美框架協議廢除的把柄,自食其果,造成戰爭危險的愚蠢的事。據說,朝鮮方面聲稱,可以向美國方面公開他們所懷疑的設施,但有附帶條件:如果它不是核設施,美國就必須賠款。朝鮮外務省發表一項聲明,聲明指出:“所謂‘地下核設施疑惑’是沒有根據的,除已凍結的甯邊地區設施之外,沒有其他任何‘地下核設施’ ”。
為了挽回拖延戰術和朝美框架協議書的失策,美國拿這個疑惑,暗示要廢除協議書。美國國務卿奧爾布賴特說,“美國和北朝鮮的關係處於嚴重歧路。”美國國務卿新聞秘書魯賓說“如果北朝鮮不消除我們的憂慮,美國就有權利不履行日內瓦協議書。”克林頓總統也屢次強調說需要重新考慮對朝政策,並暗示不排除訴諸武力。
從1993年到1994年參加朝美協商的亞洲財團代表(前美國國務院朝鮮分析官)肯諾涅斯說,“拋出‘地下核設施疑惑’,是美國悲觀主義者為在韓國人和美國人中間造成恐懼心理,使協商複雜而做出努力的一環。”(南朝鮮月刊雜誌《話》1998年第 11期)
或許朝鮮故弄玄虛,以便美國鬧騰起來,或許朝鮮選擇了這樣的策略:把“地下設施”當作另一個外交王牌,向不履行朝美框架協議的美國施加壓力,使之履行。朝鮮說如果美國滿足朝鮮提出的要求,就隨時都能公開地下設施讓美國人看。朝鮮的這種態度,足以使人懷疑這可能是個陷阱,但現在美國無暇顧及這些了。由於第二“核疑惑”,朝美關係重又惡化。對此,我們可以斷定:一、美國會視察這個設施;二、美國找不到任何證據;三、因而,美國方面陷於非常不利的境地;四、用一攬子解決的方法解決這個“疑惑”,朝美關係迅速得到進展。政策協調官、前國防部長佩里說“雖然不是違反約好凍結在甯邊的核設施的建設的1994年朝美框架協議書,但它有損於其‘精神’,可以說是與這個協議書無關的新問題。”(《日本經濟新聞》1998年10月16日)正如佩里所說的,如果朝鮮不是在甯邊,而是在其他地區搞核開發,那就不能說是違反朝美框架協議。這是因為框架協議指定的國際原子能機構的調查對象只有在甯邊的設施。朝鮮外務省也發表反駁聲明說“即使對朝鮮地下設施有‘疑惑’,我們也完全沒有接受調查的義務。朝美框架協議書沒有規定這種義務。”中國駐南朝鮮大使武大偉在南朝鮮英文報紙《高麗先驅論壇報》(1999年1月7日)上發表一篇文章。文章指出,“任何國家都沒有權利‘調查朝鮮地下設施’。朝鮮堅持這樣的立場:可以參觀,但必須以補償為代價。我認為這是正當的要求。”他還表示,希望根據朝美協定,通過協商加以解決。
朝鮮始終一貫尊重美國達成協議的出發點即“制止北朝鮮開發核武器”,也沒有必要開發核武器。因此,我們認為朝鮮不會建設地下核設施。如果美國不顧這一切悍然掀起第二“核疑惑”浪潮,那麼,其結果肯定是這樣:美國只能像1994年那樣,同朝鮮達成第二核協定。因此,美國就需要一個強有力的王牌即“地下核設施”。
1998年12月,在紐約和華盛頓舉行的朝美會談未能達成協議。朝鮮方面提出了這樣的條件:只允許調查一次,如果它不是核設施,美國必須補償。美國方面要求朝鮮做出進一步讓步,承諾允許繼續進行調查,並說“如果這個問題在雙方都理解的基礎上得到解決,朝美關係就會得到發展,也可以取消制裁,提供大量的糧食支援。”這種趨向證明朝美雙方朝著第二一攬子突破的方向前進。
有些觀察家說,美英軍隊對伊拉克實施空襲,是對拒絕調查的朝鮮發出的警告和“訓誡”。但是,此舉帶來了相反的效果。
1998年4月國際原子能機構就伊拉克開發核武器疑惑問題,向聯合國秘書長安南提出了調查報告。報告說,“沒有發現(為開發核武器所需的)裝置、原料和行動。沒有可嫌疑的。”但是,據伊拉克方面說,聯合國對伊拉克生物及化學武器特別調查團開始進行調查已有7個年頭,對2300多個對象進行了現場調查,但仍沒有結束。這也許是因為核開發需要大型設施,調查比較容易,而製造生物及化學武器的設備簡單,隨處安裝,又容易隱藏起來。然而,機構連民需用藥品工廠、半導體工廠和大學實驗室也都看作疑惑的物件。他們說,一切都可疑,都要調查。伊拉克說調查團是“間諜集團”,團長巴克勒(澳大利亞人)在美國的唆使下,故意拖延調查,找麻煩,使對立尖銳化。俄羅斯主張解除巴克勒的職務,法國也主張組建一個新的調查團,還說有必要重新考慮聯合國對伊拉克政策。 1999年 1月 7日《紐約時報》報導說,據許多美國政府官員說,在調查團成員中有美國間諜。後來,巴克勒本人也承認他們曾用美國製造的儀器竊聽過伊拉克當局的內部通訊。
美英軍隊對伊拉克的空襲,招致了這樣的後果:人們看到,儘管接受了由美國主導的國際組織的調查,對抗同樣尖銳化,也同樣受到武裝攻擊,因此,今後任何國家都會拒不接受核調查和生物及化學武器的廢棄與調查。
直到現在,朝鮮拒絕這種調查,今後也不會允許的。朝鮮認為接受這種無止境的、令人難堪的調查,等於被敵人解除武裝,因此,對此非常警惕。朝鮮稱只允許看一次成問題的設施。這是從這種立場出發的牽制措施。如果美國繼續無理要求進行調查或者以朝鮮拒絕為藉口,加劇緊張局勢,那麼,美國將陷入同伊拉克危機所無可比擬的無法自拔的困境。起初,美國國防部長科恩對朝鮮警告說“如果不允許對設施的調查,那麼框架協議書將面臨崩潰的危機”,到 1999年他就改換語氣說“也出現了極為轉向性的動向”,“美國沒有攻擊北朝鮮的意圖”。對在日本滿城風雨的“危機說”也進行批評說“3月危機和4月危機都不會出現。這種危機說的出處不是美國。”換句話說,美國企圖觸動朝鮮使之產生危機心理,以掌握主動權。朝鮮也同樣。這出“雞把戲”,乍一看,顯得十分危險,其實雙方都回避戰爭,只是伺機摔倒對方。因此,不會導致最壞的局勢。美國助理國務卿史壇媄僑絰﹛A“99年將成為要麼‘達成協定,要麼決裂’的決定性之年,這一臆測是愚蠢的。”(《每日新聞》)1999年1月12日)朝美這次也將通過對話加以解決。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