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六)拖延战术的失败与第二“核疑惑”

“软着陆政策”注定失败

1994年达成朝美框架协议前后时期,美国把强硬的对朝政策即无视和敌视的政策,改变成融和政策。这就是所谓“软着陆政策”。
美国改变政策的目的在于事前防止招致毁灭性损失的与朝鲜的正面冲突,特别是政权的突然崩溃引起的大混乱 (一、自暴自弃的军队发动叛乱或者突然性战争的爆发;
二、产生大量的难民;三、南朝鲜势必承担的“吞并统一”的过重负担)。
美国认识到拿战争这一最后手段不能征服朝鲜,抛出了怀柔策略。这当然有附加条件。那就是朝鲜采用市场经济体系,建立资本主义体制。换句话说使之实行改革和开放。“软着陆”,这是“爱好和平”的美国喜欢用的话,也受到国际社会的好评。今日所谓国际社会,是优先保障西方的逻辑和利益的社会,它认为在东方和西方的冷战中取得胜利的资本主义经济和社会体制是绝对真理。美国的经济学者约翰•克尼斯•加尔•布莱斯说“不能说社会主义一方遭到失败,也不能说资本主义一方取得了胜利。”今日国际社会无视这种经济学分析,傲慢地认为资本主义取得了胜利。
然而,世界上还有不少国家不以为然。其中,首屈一指的国家就是朝鲜。朝鲜不会接受“软着陆”,不会抛弃社会主义经济体系。这是因为朝鲜坚持这样的原则立场:切实体现主体思想,坚决维护朝鲜式社会主义。逼使她改变政策,这是大国的粗暴的内政干涉。
不妨设身处地,假使冷战以社会主义胜利结束,朝鲜把社会主义经济和社会主义制度强加于敌对国家——美国和日本;如果不接受“软着陆”,就动员社会主义国家占绝大多数的国际社会,包围、孤立并施加经济封锁;并“威吓”说如果拒不接受,就诉诸武力。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和日本只有三条路可走:第一条路,接受这个要求,变成社会主义国家;第二条路,拒不接受,进行战争;第三条路,通过外交谋求共存和共荣。显然,第一条路是根本不能接受的。第二条路是希望避免的。可以选择的只有第三条路。现在,朝鲜同掌握世界军事、经济和政治情报的超级大国——美国对峙。
但是,朝鲜不仅没有崩溃,反而迫使美国接受她的要求,有步骤地加强金正日体制。朝鲜誓死同美国、南朝鲜和日本开展激烈的外交战。可以说这是没有枪炮声的战争。

“阳光”和“北风”都起不了作用

南朝鲜“总统”就任后,接连抛出“对北融和政策”,称之为“阳光政策”。南朝鲜当权者认为“阳光”比“北风”强,它能够使顽固的北方脱掉厚而结实的社会主义大衣,实现南北共存。然而,朝鲜拒不接受。其理由很简单。所谓“阳光政策”只不过是美国的“软着陆政策”的变种。
1998年 11月美国总统和南朝鲜当权者举行会谈时,南朝鲜政府把“阳光政策”改称为“包容政策”。所谓“包容政策”,是“当作同僚吸收的政策”。也就是说使之“软着陆”。“包容政策”是美国和南朝鲜“政策”拼合之物,这说明“阳光政策”就是“软着陆政策”。
青瓦台外交安保首席秘书官朴东源阐释“阳光政策“本质时说,其宗旨是“使北方脱掉坚固的‘闭锁社会’大衣、
‘命令型’计划经济体制大衣和‘军事对抗’大衣。也就是说,在采取强有力的安保姿态的同时,诱导北方改变政策,不打仗而赢”。南朝鲜当权者访问美国时也说“目的在于让北方开放、改革,给北方内部稳健势力以力量。”
归根结底,“阳光政策”虽然披上了怀柔外皮,但却具有要使北方体制发生变化的对抗性质。因此,朝鲜说“阳光政策”就是“分裂政策”,拒不接受。
但南朝鲜也不能因为如此,采取“北风政策”。金泳三“总统”就任时宣称“民族比什么都优先”,后来以金日成主席逝世为契机,改变对北政策,抛出强硬政策“北风政策”,使南北关系陷于冰冻期。南朝鲜对此后悔莫及。以经济成功为背景的“吞并统一”政策因经济危机,自然而然化为乌有。“吞并统一论”同美国的“软着陆政策”相抵触。美国把金泳三“政权”看作“软着陆政策”的障碍物,表示不满,使对立尖锐化。这并不是偶然的。现南朝鲜当局是不会重蹈覆辙的。如果加剧紧张局势,引起战争,就没有什么好处。
现南朝鲜当权者向北方建议履行在1991年通过的《关于实现北南方和解、互不侵犯和合作交流协议书》。北方也希望履行它。但是,如果南朝鲜继续推行旨在使北方“改革、开放”的“阳光政策”,并以美军长期驻扎南朝鲜为前提,那么,北南协议书是得不到履行的。
目前北南双方都面临经济困难,在这种情况下,有必要以民族同一性为基础,联手合作,克服困难,谋求共存和共荣。这种可能性正在成熟。现在不是拿互不相同的政治理念和经济制度的优越性来决胜负的时候了。北方不会接受“阳光政策”,但举行南北对话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拖延战术招致的困境

有些人说朝鲜采取拖延战术。这是颠倒黑白的胡言。采取拖延战术的正是美国。
美国为何在1994年在朝美框架协议书上签了字呢?这是因为它估计朝鲜不久的将来就要“崩溃”。美国之所以承诺限期2003年完成轻水核反应堆建设工程交付使用,是因为他们断定朝鲜会在2003年以前崩溃,因此,打了如意算盘:在这期间阻止朝鲜的“核武器开发”,就万事大吉了。
在朝美框架协议书上签字的美方代表——卡卢奇说“并非以北朝鲜崩溃论为前提,但我们估计随着岁月推移,北朝鲜的国力被削弱,丧失威胁周边国家的军事能力”。助理国务卿史坛里罗斯坦率地承认美国“确定框架协议书是以北朝鲜很快崩溃这一预测为前提的。其本质是拖延战术,等待北朝鲜削弱”。这是当时绝大多数美国人一致的看法。
今天不少人仍然坚持金正日政权可能很快“崩溃”这一看法。当时,朝鲜由于粮食危机和经济困难,经受严峻考验是事实。但是,虽然经济上有困难,政治上却稳定。
美国对朝鲜形势的估计发生了变化。对此,日本静崗县立大学前教授伊豆见指出:
“后来,观察家几乎一致认为金正日体制不会马上崩溃,今后一定的期间,国际社会要与金正日政权打交道……1994年7月,金日成主席溘逝后,美国的许多人估计‘今后一两年内,北朝鲜就会崩溃’。但是,现在,专家们认为金正日政权今后至少能维持5至10年。”
朝鲜连“崩溃”的征候都没有,也不想搞“软着陆”。金正日政权安如泰山。美国打错了算盘,这是它的无可挽回的错误。
美国之所以不认真履行朝美框架协议书,是因为它等待朝鲜“崩溃”。美国之所以不付诸实践自己的诺言,不解除对朝鲜的经济制裁,也是因为他们认为如果这样做,就会使金正日政权“延命”。尽管美国搞拖延战术,但朝鲜却不“崩溃”,反而向美国施加压力,暗示如果美国继续拖拖拉拉不履行协议,就要废除它。美国为此惊恐万状,抛出导弹出口问题和新的王牌“地下核设施疑惑”,对朝鲜施加压力,重新采取强硬态度,说不排除采取军事行动。
美国由此出现了两个流派,一派主张“保留”协议书,另一派主张“废除”协议书。主张“废除”的一派认为框架协议“向北朝鲜提供了争取时间开发能够加强协商基础的核武器和导弹的机遇”(美国外交理事会高级研究员罗伯特莫宁)。
毫无疑问,如果废除协议书,那么不履行协议书的美国方面受到非难,并负其责任。时间越推移,美国方面越陷入更大的窘境。拖延策略招致的自相矛盾,使美国焦头烂额。相反,朝鲜成竹在胸,从容不迫地等待美国再不能坚持下去。到了那个时候,朝鲜作好一切准备,不管美国选择战争还是选择重新对话,履行协议书的道路都可以应付。
美国叫朝鲜抓住了框架协议书这个把柄,还承诺限期2003年。美国越耍拖延战术,履行协议书的时间越紧迫。也许朝鲜实际上对于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竣工,浓缩铀须要依赖西方的轻水核反应堆之类,不感兴趣。这是因为朝鲜的战略目标是,消除同美国的敌对关系,不再受到其军事威胁,朝美框架协议书有这种意义才重视。
看来朝鲜不想再等待,也不留余地。美国单方面地拖延协议书的履行5年之久,这使朝鲜极为愤怒、焦急,到了再不能忍受的地步。归根结底,其极点一刻又一刻地逼近。

第二“核疑惑”

1998年8月,美国抛出了“地下核设施疑惑”。据美国说,这个核设施在离曾被视为“核疑惑”中心地点的宁边北西约40公里的平安北道大馆郡金昌里,始建于1989年左右,内部面积38万平方米,可容纳20万千瓦的原子能发电站和再处理设施,离它不远的地方有可能是确保冷却水用的堤坝建设工程,进入收尾阶段,还有3000伏特高压输电线已架设。南朝鲜把金昌里周边的水和泥土秘密弄到手里,经美国化验查明它是提取和保管鈈的设施。美国政府说,朝鲜在这个设施附近进行了几次像鈈那样引起核分裂连锁反应的起爆装置试验。据美情报机关说,1996年查出这种“疑惑”设施一共有7个。
类似的情报屡见不鲜。卡尔门大使曾说,“有它被用于核活动的充分证据”。他在 1998年 11月访问朝鲜后又说“没有确凿的证据”。1998年12月7日,南朝鲜当权者向访问南朝鲜的美国对朝政策协调官佩里强调,“没有它是核设施的确凿证据,也没有北朝鲜违背朝美就核问题达成的协议的证据。现在不是抛弃包容政策,施加制裁的阶段”,并建议在朝美之间用一揽子解决的方法加以解决。只有“情报”,没有证据。捏造这些情报的方式,与以前给朝鲜扣上许多“疑惑”时一样,不同点是朝鲜故意欲取姑予的可能性很大。
朝鲜不分民用设施和军用设施,都建设在地下,这是举世皆知的。
问题是在金昌里的设施是否核设施。据说,美国军事卫星确认有几千名朝鲜工人建设地下设施。朝鲜公开建设违反朝美框架协议的“核设施”,让美国侦察卫星发现,这拿朝鲜以前所采取的方式来看,太反常了。如果朝鲜真的要建设“核设施”,就肯定隐秘地施工,再说,朝鲜开发核武器,没有任何好处。朝鲜不会做给美国抓住把朝美框架协议废除的把柄,自食其果,造成战争危险的愚蠢的事。据说,朝鲜方面声称,可以向美国方面公开他们所怀疑的设施,但有附带条件:如果它不是核设施,美国就必须赔款。朝鲜外务省发表一项声明,声明指出:“所谓‘地下核设施疑惑’是没有根据的,除已冻结的宁边地区设施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地下核设施’ ”。
为了挽回拖延战术和朝美框架协议书的失策,美国拿这个疑惑,暗示要废除协议书。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说,“美国和北朝鲜的关系处于严重歧路。”美国国务卿新闻秘书鲁宾说“如果北朝鲜不消除我们的忧虑,美国就有权利不履行日内瓦协议书。”克林顿总统也屡次强调说需要重新考虑对朝政策,并暗示不排除诉诸武力。
从1993年到1994年参加朝美协商的亚洲财团代表(前美国国务院朝鲜分析官)肯诺涅斯说,“抛出‘地下核设施疑惑’,是美国悲观主义者为在韩国人和美国人中间造成恐惧心理,使协商复杂而做出努力的一环。”(南朝鲜月刊杂志《话》1998年第 11期)
或许朝鲜故弄玄虚,以便美国闹腾起来,或许朝鲜选择了这样的策略:把“地下设施”当作另一个外交王牌,向不履行朝美框架协议的美国施加压力,使之履行。朝鲜说如果美国满足朝鲜提出的要求,就随时都能公开地下设施让美国人看。朝鲜的这种态度,足以使人怀疑这可能是个陷阱,但现在美国无暇顾及这些了。由于第二“核疑惑”,朝美关系重又恶化。对此,我们可以断定:一、美国会视察这个设施;二、美国找不到任何证据;三、因而,美国方面陷于非常不利的境地;四、用一揽子解决的方法解决这个“疑惑”,朝美关系迅速得到进展。政策协调官、前国防部长佩里说“虽然不是违反约好冻结在宁边的核设施的建设的1994年朝美框架协议书,但它有损于其‘精神’,可以说是与这个协议书无关的新问题。”(《日本经济新闻》1998年10月16日)正如佩里所说的,如果朝鲜不是在宁边,而是在其他地区搞核开发,那就不能说是违反朝美框架协议。这是因为框架协议指定的国际原子能机构的调查对象只有在宁边的设施。朝鲜外务省也发表反驳声明说“即使对朝鲜地下设施有‘疑惑’,我们也完全没有接受调查的义务。朝美框架协议书没有规定这种义务。”中国驻南朝鲜大使武大伟在南朝鲜英文报纸《高丽先驱论坛报》(1999年1月7日)上发表一篇文章。文章指出,“任何国家都没有权利‘调查朝鲜地下设施’。朝鲜坚持这样的立场:可以参观,但必须以补偿为代价。我认为这是正当的要求。”他还表示,希望根据朝美协议,通过协商加以解决。
朝鲜始终一贯尊重美国达成协议的出发点即“制止北朝鲜开发核武器”,也没有必要开发核武器。因此,我们认为朝鲜不会建设地下核设施。如果美国不顾这一切悍然掀起第二“核疑惑”浪潮,那么,其结果肯定是这样:美国只能像1994年那样,同朝鲜达成第二核协议。因此,美国就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王牌即“地下核设施”。
1998年12月,在纽约和华盛顿举行的朝美会谈未能达成协议。朝鲜方面提出了这样的条件:只允许调查一次,如果它不是核设施,美国必须补偿。美国方面要求朝鲜做出进一步让步,承诺允许继续进行调查,并说“如果这个问题在双方都理解的基础上得到解决,朝美关系就会得到发展,也可以取消制裁,提供大量的粮食支援。”这种趋向证明朝美双方朝着第二一揽子突破的方向前进。
有些观察家说,美英军队对伊拉克实施空袭,是对拒绝调查的朝鲜发出的警告和“训诫”。但是,此举带来了相反的效果。
1998年4月国际原子能机构就伊拉克开发核武器疑惑问题,向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提出了调查报告。报告说,“没有发现(为开发核武器所需的)装置、原料和行动。没有可嫌疑的。”但是,据伊拉克方面说,联合国对伊拉克生物及化学武器特别调查团开始进行调查已有7个年头,对2300多个对象进行了现场调查,但仍没有结束。这也许是因为核开发需要大型设施,调查比较容易,而制造生物及化学武器的设备简单,随处安装,又容易隐藏起来。然而,机构连民需用药品工厂、半导体工厂和大学实验室也都看作疑惑的对象。他们说,一切都可疑,都要调查。伊拉克说调查团是“间谍集团”,团长巴克勒(澳大利亚人)在美国的唆使下,故意拖延调查,找麻烦,使对立尖锐化。俄罗斯主张解除巴克勒的职务,法国也主张组建一个新的调查团,还说有必要重新考虑联合国对伊拉克政策。 1999年 1月 7日《纽约时报》报道说,据许多美国政府官员说,在调查团成员中有美国间谍。后来,巴克勒本人也承认他们曾用美国制造的仪器窃听过伊拉克当局的内部通讯。
美英军队对伊拉克的空袭,招致了这样的后果:人们看到,尽管接受了由美国主导的国际组织的调查,对抗同样尖锐化,也同样受到武装攻击,因此,今后任何国家都会拒不接受核调查和生物及化学武器的废弃与调查。
直到现在,朝鲜拒绝这种调查,今后也不会允许的。朝鲜认为接受这种无止境的、令人难堪的调查,等于被敌人解除武装,因此,对此非常警惕。朝鲜称只允许看一次成问题的设施。这是从这种立场出发的牵制措施。如果美国继续无理要求进行调查或者以朝鲜拒绝为借口,加剧紧张局势,那么,美国将陷入同伊拉克危机所无可比拟的无法自拔的困境。起初,美国国防部长科恩对朝鲜警告说“如果不允许对设施的调查,那么框架协议书将面临崩溃的危机”,到 1999年他就改换语气说“也出现了极为转向性的动向”,“美国没有攻击北朝鲜的意图”。对在日本满城风雨的“危机说”也进行批评说“3月危机和4月危机都不会出现。这种危机说的出处不是美国。”换句话说,美国企图触动朝鲜使之产生危机心理,以掌握主动权。朝鲜也同样。这出“鸡把戏”,乍一看,显得十分危险,其实双方都回避战争,只是伺机摔倒对方。因此,不会导致最坏的局势。美国助理国务卿史坛里罗斯说,“99年将成为要么‘达成协议,要么决裂’的决定性之年,这一臆测是愚蠢的。”(《每日新闻》)1999年1月12日)朝美这次也将通过对话加以解决。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