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七)沒有槍炮聲的朝美戰爭的勝利者與失敗者

共存、共榮之路

美國力圖使朝鮮“軟著陸”,而朝鮮卻誓死保衛社會主義,在兩者決戰中將誰取得勝利呢?
朝鮮的基本戰略是:不打一槍,取得勝利。上面已談到,朝鮮靈活地運用政治王牌、外交王牌和軍事王牌等各種王牌,始終佔優勢。這是有目共睹的。
美國勢必被朝鮮的“核”導彈、人造衛星、“地下核設施”等有威力的王牌壓倒,不能不走朝鮮設定的建立邦交的道路。在這個過程中,美軍將暫且留駐南朝鮮,只起到為朝美兩國維護朝鮮半島的安保做出貢獻的軍事力量的作用。
這樣,沒有槍炮聲的朝美戰爭,最後以朝鮮的勝利結束。朝鮮將得到許多東西。經濟制裁被取消,美國等西方向朝鮮提供資本和尖端技術,朝鮮經濟迅速繁榮起來。尤其是,朝鮮半島的和平得到維護,為以聯邦制方式實現北南統一創造環境。
然而,美國也將成為勝利者。這是因為同朝鮮的和解,不會使美國失去任何東西,反而,由於朝鮮半島的戰爭危險被消除,易於樹立世界戰略。也沒有必要勉強推進“同時對付兩個地區戰爭戰略。
朝美頭腦戰爭,將使兩國都成為勝利者,互相承認對方的存在,建立邦交,走上共存、共榮的道路。不是用給本國和盟國帶來莫大的物質及人力損失的戰爭,而是用不遭受任何損失的言論外交獲取朝鮮半島的和平與安全和政治經濟利益,如果能夠這樣做到,那麼,誰選擇戰爭方法呢?
冷戰後戰爭的主流是外交戰。海灣戰爭作為冷戰終止後的頭一場戰爭,極為激烈,但拿後來的局勢來看,也可以這樣說。
1998年 8月,美國作為在內羅畢的美國使館遭到爆破恐怖的報復,對蘇丹和阿富汗進行了導彈攻擊,但是人們認為其理由很不充足,對其效果也表示疑問。美國反而使伊斯蘭教國家成為敵國,使自己成為今後在世界範圍內遭到更可怕的恐怖的物件。導彈攻擊對抑制恐怖,根本起不到作用。對此,美國本身最熟悉。美國只是用巡航導彈對伊拉克、阿富汗、蘇丹和波士尼亞實施軍事打擊和威脅,《華盛頓郵報》為此嘲笑美國總統克林頓,給他起了“巡航導彈總統”這個綽號。這可謂是一個象徵性的評論。對恐怖活動,無法以正規戰爭對抗。美國只能與看不見的敵人——恐怖分子作戰,無異於陷入泥坑。
電視螢幕上出現在索馬里送命的一個美國士兵的屍體,被群眾拖來拖去的情景,使美國人民產生厭戰情緒。在海灣戰爭中,美國士兵犧牲的很少,但美國人民卻表示不滿。“美軍成了不允許有一名犧牲者的軍隊。”(美國前國防部長施萊辛格)
美國的“實力政策”,急劇喪失其效能,面臨歧路。戰爭使美國精疲力竭,陷入危險的泥坑。美國只能不訴諸武力,通過外交解決問題。

日本將吃虧

如果朝鮮和美國建立邦交,那麼,南朝鮮也只能跟著去做。到那時候,南朝鮮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同北方和解,實現南北共存、共榮的聯邦制統一。
處境最壞的將是日本。
小淵首相向克林頓總統建議舉行朝鮮、美國、南朝鮮和中國4方還包括日本和俄羅斯的6方會談。南朝鮮當權者也稱有同樣的設想,俄羅斯也暗送秋波。但是,日本和俄羅斯不是今日朝鮮半島問題的當事者,因此,不容易插手。朝鮮不會允許這樣做。
特別是,日本對朝美兩國的和平建設只能成為障礙物, 根本起不到促進作用。朝鮮斷然宣佈:不願意同把朝鮮發 射的人造衛星說是導彈,把它當做實現軍事大國化的藉口的日本進行會談。
日本越具備迅速應付朝鮮“有事時”的能力,它越加速軍事大國化。周邊國家都不希望日本成為軍事大國,反而提高警惕。美國也只允許日本軍事力量強化到向軍需工業壟斷集團提供利潤的程度,不希望日本軍事力量超過這個程度。這就是所謂“瓶蓋子論”的本質。
日本是用自己的力量多次發射人造衛星的人造衛星大國。這意味著日本具有隨時開發彈道導彈的能力。日本已經掌握使導彈再入大氣層的技術。
“彈道導彈的彈道需要掌握從宇宙再入大氣層的技術。1994年日本發射的H—Ⅱ導彈,之所以引起美國和其他國際社會的懷疑,就是因為它運載再入技術實驗器具。”(南朝鮮雜誌《同胞21》 1998年9月 17日)
日本儲蓄大量的鈈,掌握核武器開發技術,所以隨時都能製造核武器。日本的軍費70年代突破一兆日元,1998年高達4.95兆日元,屬於世界一流。也就是說,日本隨時都能成為有核國家、軍事大國。
但是,日本恐怕不能恣意走這條路。
這是因為美國和亞洲各國都不希望日本這樣做,也不會放任自流。
朝鮮不是昔日朝鮮,亞洲也不是昔日亞洲。日本成為遠東的軍事威脅,亞洲各國和美國不會袖手旁觀。美國之所以希望有關新的日美防衛合作指標法案早日得到通過,只為了把日本變成推行美國亞洲戰略的工具和戰略根據地,不是為了使日本擺脫美國戰略的架子,朝著軍事大國化方向前進。
朝美一旦建立邦交,朝鮮不再成為亞洲和太平洋地區“潛在威脅”,日本以朝鮮“威脅”它為藉口推進的有事時體制的“敵人”就不再存在了。正像這次日本掀起“導彈騷動”,舉起拳頭,後來朝鮮發射的飛行器被認定為人造衛星,狼狽不堪,不知如何收拾才好一樣,日本的拳頭要打擊的對象不存在了。
歸根結底,日本只能在朝美、北南關係得到改善以後,最後同朝鮮改善關係。然而,到那時候,日本的處境比現在更壞。
朝鮮和日本邦交正常化會談決裂的原因是:朝鮮要求日本擺脫“韓日條約”,進行根本的、充分的謝罪和補償,日本沒有接受這個要求。如果日本接受這個要求,那麼必須重新考慮同南朝鮮簽訂的條約,也會重新面臨清算亞洲其他國家過去的問題。
日本的戰後處理問題,只要不清算同朝鮮的過去歷史,就不能完全得到解決。然而,朝鮮是最後一個堡壘,如果清算同朝鮮的過去歷史,就必須糾正以政治勾結解決的其他亞洲國家的過去清算的欺騙性和不足之處。在這種情況下,日本不會馬上實現同朝鮮的邦交正常化。
“一個通常不能世界通用的水準上搞外交的國家,不可能理解北朝鮮的意圖與行動方式……這樣的國家是否能開闢通往像北朝鮮那樣老練地進行外交活動的國家的通路,還是個疑問。從這種意義上看,處理好前後事情,在同北朝鮮改善關係方面,是一個條件。”(軍事評論家小川和久,《世界》1998年第十一期)然而,很明顯,對現在的日本當局不能寄這種希望。
這樣,日本只能在北南朝鮮實現聯邦制統一後,同統一政府或者問北方地區政府清算過去,到那時,對方提出的要求肯定比“韓日條約”框架高得多。然而,那時的日本政府也找不到拒絕這一要求的途徑。
歸根結底,蒙受最大損失的將是日本。不僅不能參與朝鮮半島問題,而且到頭來只能吃大虧。由於自主外交精神的缺乏、對朝外交王牌的拋棄、軍事大國化等,日本選擇了與緩和緊張局勢背道而馳的道路,因而,這是不可避免的結局。
朝鮮今後也會發射人造衛星。朝美協商朝方代表——金桂寬在1998年12月9日同美國國會議員會談中說,“還說不上準確的日期,但是,我們準備發射第2號。到時候我們會事前通知盟國,然而,對於法律上處於交戰一方地位的國家是沒有這種必要的。”日本就此有種種臆測。如:“(日本政府)對美國提供的情報和外務省與防衛廳獨立搜集的情報進行綜合分析,作了這樣的結論:北朝鮮在包括正在建設的基地在內的10個以上基地上已部署‘勞動’導彈或計畫部署。”(《東京新聞》 1999年 l月 6日)未證實的情報還說,“(朝鮮)準備在近期進行導彈試驗”。“美國會跟空襲伊拉克時一樣,要打就打。日美安保系統‘有可能不經同日本和南朝鮮的協議發動攻擊’。朝鮮半島硝煙彌漫的日子不遠了。”(《產經新聞》12月 25日)“北朝鮮一旦再次發射‘大炮洞’,朝美框架協議就會被破壞。”(《朝日新聞》1998年12月31日)。是本書的分析對,還是這些臆測對?對此,在這堣ㄦQ進行評斷。
然而,不可無視的問題是:日本政府對朝鮮半島形勢的分析是否正確,是否具備有效地對付朝鮮的外交王牌。
1999年l月防衛廳長官野呂田訪問南朝鮮時,向南朝鮮方面表示“如果北朝鮮再次發射,就不能繼續提供對朝鮮半島能源開發機構的資金支援。”這使人有些感到絕望。即使日本凍結朝鮮半島能源開發機構資金,它也不能成為對朝鮮施加壓力的王牌。現實清楚地說明這一點。儘管如此,日本卻認為它會成為防止朝鮮“核及導彈開發”和“試驗”的強有力的信號。這是致命的弱點。
南朝鮮當權者請求日本政府“進行日朝對話”。日本政府根據南朝鮮當權者的這一要求,1998年12月在紐約同朝鮮方面進行了非公開接觸,以圖改變對抗姿態。這是值得歡迎的事情。但是,只要日本繼續把朝鮮發射的人造衛星硬說成“導彈”,制訂有關日美防禦合作指標法案,推進軍事大國化,就不能重新舉行正式日朝對話。日本政府也應記住,這樣的見解就是當時南朝鮮當局的根本立場: “就有關北朝鮮問題的外交中做出一切努力,以免單方面地捲進美國和 日本內部的強硬論。”(《東亞日報》1999年1月5日)。
沒有拿明確的戰略有遠見地搞的外交,勢必招致非常嚴重的後果。現在也不晚,日本必須站在自主的立場上奉行真正符合國家利益的對朝外交政策即旨在推進日朝關係正常化,為朝鮮半島的和平建設做出貢獻的“堅定不移的戰略性外交”。

朝美建交,對朝鮮有哪些好處

朝鮮和美國一旦建交,朝鮮半島的政治軍事形勢就會馬上發生變化。可以說是根本變化。對此,在上面已經部分地談到了。現在,談談它將對朝鮮經濟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第一,由於軍事對抗和緊張局勢得到解除,因而能夠大幅度地縮減莫大的國防開支,把更多的國家資金撥于經濟建設。
如果縮減國防開支,把這筆錢撥于經濟建設,搞活經濟,那麼,能夠很快使經濟迴圈好轉。農業也由於連年遭受自然災害,農作物因缺乏肥料生長不良,因缺燃油耕作及運輸困難,致使糧食產量下降,但它基礎雄厚,因此,一旦投入資金,就能很快搞上去。
第二,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取消經濟制裁,因此,朝鮮能夠引進西方的資本和技術。
美國的企業已開始同朝鮮建立經濟關係。1995年美國通用汽車公司、長途電話公司 MCI、US華盛頓銀行等 11個企業在美國財政部的正式許可下到朝鮮進行了考察並表示願意投資。其中同洛克菲勒財閥有密切關係的綜合開發公司-標準公司1996年同羅津-先鋒地區的勝利化工聯合企業(當時)簽訂合營合同,美國礦物協會(NMA)1997年就開發咸鏡南道端川地區和檢德地區鋅、鉛、菱鎂礦等問題達成協議,簽訂價值5億美元的合同。儘管當時因經濟制裁,不能用美元決算,但美國礦物公司-美國礦物技術公司大量進口了菱鎂礦。
菱鎂礦,是鋼鐵廠不可缺少的耐火材料,朝鮮擁有相當於世界蘊藏量 56%的 32億噸。朝鮮又是重要戰略資源稀有金屬(鎳、鑽、鉻、錳、鈦等開發尖端工業技術和尖端武器所不可缺少的稀有金屬)寶庫,這使美國企業很感興趣。一旦制裁被取消,能做美元決算,美國企業就可以對朝鮮投資,朝美貿易形成通貨流通。到那時候,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企業肯定建議共同採掘。不要忘記,南非推行種族主義政策,西方卻沒能強烈要求南非尊重人權,就是因為該國擁有大量稀金屬。
經濟規定政治,政治也規定經濟。如果朝美之間的政治問題得到解決,經濟問題就會一下子得到好轉。美國企業善於對有前途的交易物件先下手投資,他們急於向朝鮮投資,是因為他們認為這是經商的大好機遇,有經濟前途,又合算。
1998年8月,朝鮮在端川新建一座優質鎂砂廠,並公開油田的原始材料。這並不是偶然的。這是招引西方資本的信號。
長期以來朝鮮被巴黎統籌委員會規定為禁運國家,不能正式引進西方技術,但朝美一旦建立邦交,西方的尖端技術就會迅速被引進來,也能搞需要尖端技術的石油開採。
1991年,朝鮮作為經濟特區認可引進100%外資的羅津-先鋒貿易經濟區,雖然尚處於地下結構網點建設階段,但它計畫形成經營貨物中繼運輸,加工貿易,旅遊及金融服務這三項行業的自由地區,雖然遲緩,但開始順利起到自己的作用。這個特區在美國等西方和南朝鮮企業的投資下得到迅速開發的可能性很大。現在,已滲透到中國吉林省琿春的南朝鮮企業把自己的商品經過羅津出口。其優點是“既節省運輸費又快。”
羅津-先鋒地區的優勢是:位於俄羅斯、中國和朝鮮接壤的黃金三角地帶中心,它能成為良好的中繼基地。它擁有廣闊的土地和大型船舶能停泊的良好港口,它計畫利用這些有利條件形成“東北亞的香港”。豆滿江開發計畫準備今後30年內引進一共300億美元的投資,以聯合國開發計畫署(UNDP)為中心,朝鮮、中國、俄羅斯、南朝鮮和蒙古參加這個計畫,日本也以旁聽的身分參加。如果美國和其他西方發達國家的企業參加這個計畫,羅津——先鋒就一定會成為“第二香港”。這堸_中心作用的就是羅津——先鋒貿易地區。
第三,能進一步促進北南經濟合作。南朝鮮最大財閥——現代集團,繼就金剛山開發等在許多領域合作的問題同朝鮮達成協議之後,1998年12月,同北方達成協議,在西海岸一帶建立二千萬坪規模的工業地區。大宇集團也已在南浦等地興辦企業。南朝鮮第二大財閥三星集團也不甘落後于現代集團,積極面向北方,在北京同北方進行交涉。三星集團制定今後擴大與北方合作的方計,提出了在北方興辦價值 10億美元的大規模電子複合地區( 50萬坪),每年生產價值3O億美元的資訊通訊、半導體和錄影機系統器具與機器的計畫。
連現在還沒有公開的經濟交流都合起來,合作規模就相當大,因此,說北南已處於統一狀態,也並不言過其實的。(南朝鮮作為朝鮮的貿易對象占僅次於日本和中國的第三位元,其規模迅速擴大)。朝美邦交一旦建立,其進程就會加速化。這是無庸置疑的。
由於各種規定得到緩和,旅日僑胞、旅美僑胞等旅居海外的朝鮮人企業與朝鮮的經濟合作,也就會更加活躍起來。哪個企業最先與北方合作,建立人際關係,打下基礎,哪個企業就享受優待。考慮到這一點,也會出現“爭先恐後,力爭上游”的局面。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