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1931年12月~1936年2月

 

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了中国东北的新形势下 为了提出尽
快组织开展抗日武装斗争的战略策略方针 金日成同志于 1931
年 12 月 16 日在延吉县明月沟召开了党和共产主义青年同盟干部
会议 冬季明月沟会议
日本帝国主义侵占满洲 中国东北军总撤退 军阀统治体
制瓦解 日寇的统治体制尚未建立 整个满洲出现了无政府状
态 人民群众的反日斗争日趋高涨 发展成了暴力斗争 能够开
展有组织的武装斗争的各种条件和可能性已完全成熟
金日成同志科学地分析了当时紧迫的形势和有利于开展武
装斗争的条件 认为这个时期是开展武装斗争的绝好时机 他在
会议上发表题为 关于组织和开展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武装斗
争 的历史性讲话 提出了尽快组织和开展抗日武装斗争的战略
策略方针
他在讲话中教导说 要把一切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爱国力
量全都发动起来开展抗日武装斗争 有枪出枪 有钱出钱 有力
出力 全民族奋起开展反日武装斗争
他全面地分析了殖民地民族解放斗争的特点和游击战的优
31
越性 把从前只当正规战辅助手段的游击战确定为武装斗争的基
本形式
游击战是一种既能保存自己的力量 又能从政治上和军事
上沉重地打击敌人 并能用较少的力量去消灭占有数量和技术优
势的敌人的优越的武装斗争方式 是以人民群众积极参加为前提
的人民战争 只有用游击战的方式组织和开展武装斗争 才能在
没有国家后方 没有正规军支援的情况下 依靠人民群众的积极
支持和援助以及有利的自然地理条件 最终打败日本帝国主义强

金日成提出的以游击战为基本形式开展武装斗争的战略方
针 是反映了朝鲜革命发展成熟要求的最积极主动的方针 是依
靠民族团结的力量实现祖国光复的主体的独创的方针
金日成全面地阐明了以游击战形式开展武装斗争的任务和
途径
他指出 首先必须组建常备的革命武装力量 反日人民
游击队 他教导说 要以在地下革命斗争中受到锻炼的优秀青年
共产主义者为骨干 吸收在实际革命斗争中经过考验的先进的工
人 农民 爱国青年不断地壮大游击队伍 切实保障共产主义者
对游击队的领导 他还强调说 武装力量的两大要素之一的武器
装备 是决定武装斗争成败的重要因素 因此要在 武装是我们
的生命 以武装对抗武装 的口号下 夺取敌人的武器武装自
己 同时要自己制造武器来武装自己
其次 必须建立游击根据地 只有建立起游击根据地 才
能在敌人的包围中壮大武装队伍 进行长期的游击战争 才能保
护革命群众免遭敌人的野蛮屠杀 而且游击战本身就需要有作为
32
军事根据地 后方基地和革命策源地的游击根据地
他教导说 要在有利于建立游击根据地的豆满江沿岸山区
和革命化的农村地区建立解放区形式的游击根据地 游击区
并把周边农村地区变为革命化的地区 使之成为表面上是敌统
区 实际上是无异于游击区的地区
他指出 必须奠定武装斗争的群众基础 游击战是以人民
群众的积极参加为前提的人民战争 因此游击队只有打好坚实的
群众基础 在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下进行斗争 才能用朝鲜人
民自己的力量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取得最后胜利
他强调说 要为武装斗争奠定坚实的群众基础 就要吸收
广大人民群众参加各种革命组织 加强对他们的革命教育 通过
革命实践培养 锻炼和壮大革命力量
他还指出 必须建立朝中两国人民的反日统一战线 当前
最紧迫的任务是同中国人的反日部队建立联合战线
他教导说 要胜利完成组织和开展抗日武装斗争的任务
就要在各地建立党组织 进一步加强共青组织的工作 特别是要
增强党组织的先锋作用
金日成的这次历史性讲话 是一篇不朽的经典著作 对推
动反日民族解放运动向新的更高阶段发展 进一步发展和丰富工
人阶级关于革命战争和革命武装力量建设的革命理论 做出了巨
大贡献
冬季明月沟会议 开创了抗日武装斗争的起点 这次会
议 在 以武装对抗武装 以革命的暴力对抗反革命的暴力 的
口号下 宣布了抗日战争的开始 从此 朝鲜反日民族解放运动
进入了新的更高阶段 武装斗争阶段
33
这次会议后 金日成大力推进了建立抗日武装斗争的主导
力量 反日人民游击队的工作
1931 年 12 月下旬 为贯彻明月沟会议方针 他举办了党
共青组织骨干分子 朝鲜革命军队员 政治工作员的讲习 然后
把他们派到豆满江沿岸广大地区 之后 他到了有利于开展游击
战的安图 统一领导建立反日人民游击队的工作
1932 年 1 月上旬 他召开安图 松江一带革命组织负责人
和半军事组织负责人会议 1 月下旬召开安图县小沙河党和共青
组织领导成员会议 加速推进建立反日人民游击队的工作
首先 他以最大的关注进行了组建武装队伍的工作
以在朝鲜革命军 党和共青组织中受到锻炼的青年共产主
义者为骨干 选拔在秋收斗争等革命实践中锻炼成长的人和在赤
卫队 少年先锋队 工人纠察队等半军事组织中要求参军的爱国
青年 组建了武装队伍
1932 年 3 月 他在安图县小沙河 以亲自培养的李英培
金哲等青年共产主义者为核心 首先组建了小规模的游击队
在组建武装队伍的同时 还大力进行了筹备武器的工作
他从父亲那里接受下来的两支手枪 成了革命武装力量的
武装基础
在没有国家后方供应武器 也没有钱购买武器的情况下
他领导革命群众积极开展了一面夺取敌人的武器 一面自己制造
多种武器的斗争
金日成一面加紧进行建立常备的革命武装力量的准备工
作 一面付出很大力量掌握豆满江沿岸的农村地区 为抗日武装
斗争奠定群众基础
34
他亲自到对确保游击活动地区有重大意义的富尔河村 扮
作 长工 工作了约一个半月的时间 实现了这个被称为 反动
巢穴 村庄的革命化 并推广了实现革命化的经验 之后 1932
年春 发动东满各地十多万农民群众开展春荒斗争 沉重地打击
了日本帝国主义和反动地主 在斗争中 锻炼了小规模的游击队
和革命群众 进一步提高了群众的革命觉悟 金日成如此展开积
极的活动 为建立反日人民游击队准备了坚强的主体力量
与此同时 他还为实现同中国人反日部队的联合战线付出
了巨大的力量
当时 中国人反日部队受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反动宣传和民
族离间政策的欺骗 敌视朝鲜共产主义者和朝鲜人 不由分说地
逮捕和杀害前去投奔武装队伍的朝鲜青年 不制止他们的敌对行
为 不实现同他们的联合战线 就不可能组织游击队 也不可能
公开地进行游击活动
1932 年 4 月 金日成在安图县小沙河举行的革命组织负责
人会议上 采取了同中国人反日部队建立联合战线的积极措施
并且不顾危险 亲自去同安图的反日部队于司令进行谈判 他以
令人信服的道理和宽大的胸怀说服于司令加入反日联合战线 继
之 为了巩固这一联合战线 他组织别动队和反日士兵委员会
让他们去加强同反日部队的工作
他在建立反日人民游击队 开展武装斗争的准备工作全部
就绪的基础上 1932 年 4 月 25 日在安图县小沙河木条屯土器店
沟台地上 以一百多名青年组建起反日人民游击队 宣告反日人
民游击队正式诞生了
反日人民游击队 由安图地区的车光秀 朴勋 金日龙
35
等 东满和南满各县选拔的先锋战士以及来自朝鲜的先进分子组
成 以在白头山地区 鸭绿江和豆满江沿岸国境一带的广大地区
开展政治军事活动为原则
金日成被拥戴为反日人民游击队的队长兼政治委员
他在反日人民游击队成立仪式上发表以 庆祝反日人民游
击队的建立 为题的历史性讲话 阐明了反日人民游击队的性质
和使命 他指出
反日人民游击队 是由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 热
爱国家和人民的工人 农民 爱国青年组织起来的 是真正维护
人民利益的革命武装力量
人民游击队要达到的目的和使命是 在朝鲜推翻日本帝
国主义的殖民统治 实现朝鲜人民的民族独立和社会解放
金日成全集 第 1 卷 朝文版 133 页
反日人民游击队是以永生不灭的主体思想为指导方针的真
正的主体型革命军队 它既是拿起武器同日本帝国主义作战的战
斗部队 又是教育并组织和发动人民群众开展革命斗争的政治部
队 也是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革命军队
金日成在讲话中对壮大反日人民游击队 加紧建立游击根
据地问题 同中国人民建立抗日统一战线特别是同中国人反日部
队建立联合战线问题 加强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问题等一系列
关于大力开展抗日武装斗争的重要问题 作了全面的阐述
由于金日成建立了反日人民游击队 朝鲜人民企盼有本国
军队的历史夙愿得到了实现 朝鲜反日民族解放运动从此以武装
斗争为主流蓬勃地开展起来了
在金日成派遣的领导骨干的努力之下 汪清 延吉 和
36
龙 珲春等东满 南满 北满的许多地区也相继组建起了游击

1932 年 5 月 金日成在小沙河召开反日人民游击队指挥
员 党和共青组织领导干部会议 提出了壮大反日人民游击队
大力推进建立游击根据地工作的任务 同时提出了远征南满的方
针 接着 在积极准备远征南满的同时 于安图县小营子岭组织
和指挥游击队成立后的第一次战斗 伏击了敌人的运输队 这次
战斗的胜利 增强了游击队员们的胜利信心
在远征南满之前 金日成带着同志们为他准备的一斗小米
回家探望母亲 当时 母亲病情危笃 生活十分穷苦 但她不顾
自己重病缠身 一心想着国家和革命 她告诫儿子说 干革命的
人挂念家里就干不了革命 催他快走 金日成深深铭记着母亲的
告诫 走上了革命的长途
根据小沙河会议的方针 为了壮大刚建立的反日人民游击
队 加强整个抗日武装力量 金日成于 1932 年 6 月初亲率远征
队踏上了开赴南满的征途 在安图 抚松县境的路上 与日寇侵
略军相遇 打了一场遭遇战 刚建立的反日人民游击队 以灵活
的游击战术全歼了敌人一个中队的兵力 这场战斗 是在抗日武
装斗争史上第一次打破日军天下无敌这一神话的具有重大意义的
战斗
金日成率部来到通化 与梁世凤等独立军领导和士兵见了
面 给他们指明了朝鲜革命的主体路线和抗日救国的正确道路
号召他们建立反日统一战线 鼓励他们为抗击日本帝国主义而坚
决奋斗
接着 在经过三源浦 孤山子 柳河 海龙 濛江直至安
37
图的归路上 积极开展促进群众革命化 恢复和整顿被敌人破坏
了的革命组织 壮大游击队伍 改善武器装备的工作 1932 年 8
月下旬 在完成了远征南满的任务之后 率领壮大了的反日人民
游击队主力部队回到了安图县两江口
1932 年 9 月 金日成召开两江口会议 总结了反日人民游
击队成立后半年来的工作 提出了将反日人民游击队的根据地迁
往汪清地区 进一步加强同反日部队的联合战线 正确领导东满
一带游击斗争 促进革命根据地建设的方针
在停留两江口期间 金日成一面准备出征北满 一面吸收
中国人反日队伍 组织和指挥了敦化县城战斗和额穆县城战斗
重重地打击了敌人 大大提高了反日部队的士气
在远征南满期间 金日成遭遇极大的不幸 他的母亲康盘
石与世长辞
本来 回到两江口以后 一天就可以回家看望 但因工作
繁忙 他一直没能回去 后来拗不过同志们的百般劝说 才回小
沙河探望 不料 等着他的却是晴天霹雳般的噩耗 母亲去世

在母亲墓前 他强忍着悲痛 重温了母亲的遗言 然后把
两个无依无靠的弟弟托付给了一位地下革命组织成员 当他的大
弟弟金哲柱来到部队要求加入游击队时 他忍痛说服弟弟回去
了 后来 哲柱弟在同日寇的战斗中牺牲 再也未能见到他
同年 10 月 金日成亲自率领反日人民游击队的主力部队从
两江口出发 经过敦化 额穆 汪清开到了中国人反日部队聚集
的罗子沟 12 月 在罗子沟召开了反日士兵委员会会议 根据
救国军的队伍放弃斗争企图逃跑的情况 他采取了加强反日联合
38
战线的措施 还同反日部队的上层人物会晤 号召他们坚持抗日
救国的斗争 然而 这些人看到日本帝国主义投入了大量兵力
就离开罗子沟 后经苏联 开到中国关内去了 结果 游击队陷
入了敌人的包围 面临着要么放弃斗争要么坚持斗争 必须作出
抉择的严酷考验
金日成怀着对朝鲜革命的使命感 毅然决然地决定继续坚
持战斗 他知道 要是自己放弃斗争 朝鲜就永远站不起来
在罗子沟台地 金日成在一位姓马的老人帮助下 闯过了
危险关头 然后组织了游击队的军政学习
1933 年 2 月 他率领经过南征北战和军政学习锻炼的游击
队 经过腰营沟到了小汪清马村 将革命司令部设在这里 组织
和领导朝鲜革命走向胜利
他从建立反日人民游击队以后 就大力推进在豆满江沿岸
建立游击根据地的工作 根据明月沟会议和小沙河会议的方针
他在有利于建立游击根据地的豆满江沿岸广大地区建立了游击
区 半游击区和活动据点 他首先致力于把游击区建成脱离敌人
的统治 完全由游击队掌握的解放区形式的根据地 作为建立游
击区的第一阶段工作 他把一些精干的领导骨干派到间岛各地
促进了农村的革命化 这些革命化的农村 在建成游击区之前
成了反日人民游击队站住脚跟进行活动的临时据点 成了建立游
击区的基础
他领导反日人民游击队进行多次战斗 在军事上压倒敌
人 确保了可建游击区的地区 团结了革命群众
1932 年 5 月底 在他的领导下 安图县小沙河建成了第一
个游击区 接着 东满各县都迅速推进了游击区的建立
39
由于朝鲜共产主义者根据金日成提出的方针坚持不懈地工
作和浴血战斗 从 1932 年夏到翌年年初 在牛腹洞 王隅沟
海兰沟 石人沟 三道湾 小汪清 嘎呀河 渔郎村 大荒沟
烟筒拉子等豆满江沿岸广大地区建立了许多游击区
金日成领导游击区克服主张建立苏维埃的极左路线 坚决
贯彻建立人民政权的路线 为建立人民革命政府而进行了积极的
斗争
根据共产国际提出的苏维埃路线 主张建立苏维埃政权
是当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公认的一种思潮 在东满的游击区 左
倾机会主义者和宗派事大主义者也照样模仿苏维埃路线 建立了
不符合游击区和朝鲜实际的 苏维埃 政府 并且在立即实行社
会主义的极左口号下 宣布废除一切私有制 实行共同生活 共
同劳动 共同分配 这种极左的苏维埃措施招致了严重的后果
游击区出现了严重的动摇和混乱 许多人对苏维埃措施表示不
满 纷纷离开游击区
其间 金日成既远征南满又远征北满 回到东满后才了解
到这种情况 于是 1933 年 2 月下旬 他在汪清县马村召开的
党和共青组织领导干部会议等多次会议上 揭露和批判了极左的
苏维埃路线的实质 并且明确地指出 在游击区建立的政权 必
须是以工人阶级领导的工农联盟为基础 依靠广大反日力量的统
一战线的人民革命政府
金日成提出的史无前例的人民革命政府路线 是结合游击
区的实际 将卡伦会议提出的人民政权建设路线加以具体化的独
创的政权建设路线 他根据朝鲜革命的动力成分大有扩大的新的
历史环境 指明了建设革命政权的最正确的道路
40
金日成以令人信服的道理说服了主张苏维埃路线的人 领
导游击区的党组织进行了贯彻人民革命政府路线的各项工作 还
亲自到许多游击区向群众说明了人民革命政府的优越性
1933 年 3 月 他在嘎呀河泗水坪召开示范性的汪清第五区
人民革命政府成立大会 发表了历史性的讲话 人民革命政府是
真正的人民政权 阐明了各游击区迅速建立并加强人民革命政
府的途径和人民革命政府应实行的各项措施
1933 年 4 月 在小汪清马村和十里坪同共产国际特派员的
历史性会晤中 他指出了极左的苏维埃路线的错误 说明了主体
的人民革命政府路线的正确性 并且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问
题 朝鲜共产主义者和中国共产党的关系问题 朝鲜的建党问题
等有关朝鲜革命的当前问题和前景问题阐明了原则立场 共产国
际特派员对金日成阐明的朝鲜革命的主体路线和立场表示了完全
的支持
同年夏天 举行了讨论改变路线的重要会议 在这次会议
上 金日成提出了人民革命政府路线 再次阐明了人民革命政府
的施政方针 据此 会议决定 在各游击区将苏维埃改组为人民
革命政府 并开展斗争肃清极左苏维埃路线的严重后果 此后
直至 1933 年夏 东满各县有革命组织的各区都建立了区人民革
命政府 各村也建立了村人民革命政府
金日成建立的人民革命政府 是最富有人民性的民主政
权 它吸收工人 农民 士兵以及青年学生 知识分子 有良心
的资本家 宗教人士等广大反日力量 维护他们的利益 它符合
朝鲜革命的性质 是祖国光复后建立的人民政权的雏形
金日成领导的人民革命政府 保障了游击区人民的政治自
41
由和民主权利 并对亲日地主 买办资本家和民族叛徒实行专
政 在社会经济文化领域实行各项民主改革和措施 各游击区无
偿地没收日寇 亲日地主和民族叛徒的土地 无偿地分给农民
在产业部门 没收日寇和买办资本家的全部财产 同时鼓励有良
心的民族资本家办企业 实行 8 小时工作制和最低工资制 保障
了人民群众的安定生活 保障妇女享有与男子同等的权利 各儿
童团学校实行免费教育 游击区各医院对全体居民实行免费医疗

由于实行了这些政策措施 各游击区都形成了新的社会经
济关系 建立了革命的秩序 人民群众摆脱了殖民地的和封建的
压迫与剥削 享有了政治权利和自由 过上了真正自由幸福的生

金日成在建立游击区的同时 还大力推进在游击区周边建
立半游击区的工作
半游击区 表面上是敌人的统治区 实际上是游击队和革
命组织掌握和领导的地区
金日成一面同那些主张只建立游击区的左倾机会主义者和
宗派事大主义者作斗争 一面从 1933 年春天起积极推进建立半
游击区的工作 他把许多政治工作员分派到游击区周边广大地
区 建立革命组织 对人民群众进行革命教育 还把敌统治机关
的基层单位争取过来 让他们作为游击队和革命组织的后盾给予
积极的支援 同时 还把游击区中不利于防御的地方改变为半游
击区 这样 罗子沟 转角楼 凉水泉子等汪清 延吉 珲春
安图 和龙的广大地区和国内的稳城 会宁等六邑地区就建成了
半游击区 这些半游击区 变成了保护游击区的军民 人民政权
42
和民主政策的可靠卫星 此外 在敌人统治的主要城市 军事要
冲和铁路沿线建立了许多游击活动据点 这是由地下革命组织和
联络站形成的临时性的机动灵活的游击根据地的一种形式 这些
游击活动据点 是游击队的耳朵和眼睛 为游击队的军事政治活
动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由于豆满江沿岸广大地区建成了游击根据地 因而有了朝
鲜革命的策源地 反日人民游击队的坚实的军事战略基地和后勤
基地 能够更有力地推动以抗日武装斗争为中心的整个朝鲜革命
的向前发展
金日成一面在豆满江沿岸建立并巩固游击根据地 一面以
极大的力量进行了把武装斗争扩大和发展到国内的工作 从抗日
武装斗争开始的时候起 他就把将武装斗争扩大和发展到国内的
工作 作为捍卫朝鲜革命主体性的根本要求和战略任务提了出
来 他粉碎左倾排外主义者和宗派事大主义者阻碍反日人民游击
队进军国内的阴谋 于 1933 年 3 月率领游击队的一支部队来到
了稳城地区
他在王在山召开稳城地区地下革命组织负责人和政治工作
员会议 发表了题为 为了把武装斗争扩大和发展到国内 的历
史性讲话 提出将武装斗争扩大和发展到国内的方针
金日成指出 要想把武装斗争扩大和发展到国内 就要在
同已经建立起来的豆满江沿岸的游击根据地相毗邻的国内广阔地
区更多地建立并巩固半游击区 并且要在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斗
争中把全民族团结成为一支坚强的政治力量 他接着指出 在把
武装斗争扩大和发展到国内去的同时 要把群众运动同武装斗争
密切地结合起来 并且组织和开展各种形式的反日斗争 积极开
43
展支援游击队和游击区人民的工作
金日成还强调指出 要想胜利完成艰巨复杂的革命任务
就要有革命的参谋部 党 因此必须从组织和思想上切实做好
建党的准备工作
金日成亲自率部挺进稳城地区并举行王在山会议 这拉开
了抗日武装斗争向国内扩大和发展的序幕 在民族解放斗争的发
展中树起了又一个新的里程碑
1933 年 3 月下旬和 5 月下旬 金日成来到庆源郡 赛别尔
郡 柳多岛和钟城郡新兴村 召开地下革命组织负责人和政治工
作员会议 采取了贯彻王在山会议方针的具体措施
在金日成提出的方针指引下 反日人民游击队挺进国内的
活动更加积极起来 许多政治工作员在人民群众中更有力地开展
组织政治工作 因而国内人民对反日人民游击队和游击区的支援
有了进一步的加强 反对日本帝国主义殖民统治的各种形式的群
众斗争更加蓬勃地开展起来了
为了粉碎敌人对游击区日益猖狂的 讨伐 攻势 扩大和
发展武装斗争 金日成把反日人民游击队壮大成了拥有大部队的
革命武装力量 他把在游击区半军事组织和革命组织中得到锻炼
的骨干分子和在敌统区的实际斗争中经过考验的青年大量吸收到
游击队里来 壮大了队伍 从政治上和军事上进一步加强了游击

1933 年 4 月和 11 月 他编写了将游击队活动的各项原则和
方法简明扼要地加以系统化的 游击队动作 和 游击队常
识 这是建设革命武装力量 创造和发展主体战法的基础 是
游击队所有军事活动的指针和战术操典
44
金日成在抗日游击队中及时克服极端的军事民主 建立严
格的命令制度和铁的纪律与秩序
抗日武装斗争初期出现的极端的军事民主 无视军阶 主
张每个军人不分上下 在管理和指挥部队中行使平等的权力 在
所有军事行动中实行极端的平均主义 这种极左的思想偏向给游
击队的军事活动带来了严重的后果
金日成在汪清县十里坪举行的东满游击队指挥员和政治委
员会议上分析和批判了极端军事民主的危害性 并指出 部队的
指挥中最根本的是指挥员的决心 是建立严格的集中制纪律和秩
序 部队的指挥管理方法是政治工作先行 他强调指出 上下级
的区别应当是明确的 必须坚决执行上级的命令 根据民主基础
上的个人负责制原则指挥和管理部队
金日成同志的教导 提高了游击队指战员的觉悟 使他们
在不断的战斗中彻底清除了极端的军事民主
金日成在反日人民游击队中确立了指挥体系 1933 年初
鉴于东满各县游击队连队迅速壮大的情况 设了统辖各连队的营
建制 到年底 随着营的增加 又在各县设了团的建制
各县的游击队壮大成为团一级以上的力量 其军事活动的
范围和作战规模有显著扩大 这一新形势迫切地要求建立新的指
挥体系 统一指挥各县的所有游击部队
金日成洞察到当前的军事政治形势和反日人民游击队发展
的需要 于 1934 年 3 月在汪清县马村召开反日人民游击队军政
干部会议 采取具有历史意义的措施 将反日人民游击队改组为
朝鲜人民革命军 并且按照三三制 在朝鲜人民革命军中建立了
师 团 连 排 班等整齐的具有正规武装力量体系的建制
45
将反日人民游击队改组为朝鲜人民革命军 这不是单纯的
改名或是技术性的重编 而是军事组织体系的改进和质量上的加
强 是军队建设的进一步发展
金日成积极开展了同中国人反日部队全面建立联合战线的
工作 当时 由于日本帝国主义毒辣的民族离间活动与排外主义
者和宗派事大主义者的反革命活动 反日部队的上层集团又采取
了敌视朝鲜共产主义者的态度 鉴于这一严重形势 金日成于
1933 年 5 月在小汪清游击区马村召开豆满江沿岸革命组织负责
人和游击队指挥干部会议 采取了改善同反日部队关系的积极措
施 6 月 他不顾危险 亲自同罗子沟的救国军前线司令吴义成
进行谈判 争取吴义成参加到反日联合战线中来 同时吸收游击
队和反日部队的代表建立了反日部队联合办事处这一常设机构
并加强了这个办事处的工作
1933 年 9 月 吸收反日部队进行了东宁县城攻坚战等多次
战斗 巩固和发展了反日联合战线
金日成领导游击区建立起全民防御体系 实现了全民武装
化和根据地要塞化 以游击区的青壮年和少年组织了反日自卫
队 青年义勇军 少年先锋队等半军事组织 对他们加强了军事
训练 并且发扬高度的自力更生革命精神 用自己的力量制造了
武器 当时曾有些人要求苏联帮助游击区建立一座手榴弹工厂
但苏联当局没有做任何答复 金日成下定决心要自力更生 就是
在这个时候 他说 只要下决心干 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他号
召各游击区发扬高度的自力更生革命精神 用自己的力量建立起
兵工厂 用铁匠铺的工具制造了手枪 步枪 子弹 炸藥甚至延
吉炸弹和木制火炮 同时 在各游击区到处修筑了各种防御设
46
施 确立了紧急动员和坚壁清野的措施以及全民警戒监视体系
各游击区建立的全民防御体系 是能够用自己的力量阻挡
敌人武装进攻的最有威力的防御体系
金日成依靠游击区的这一防御体系 胜利地组织和领导了
保卫游击区的斗争
日本侵略者为了消灭刚建立的游击区 对游击区进行了经
济封锁和全面的 焦土化作战 到处犯下了杀人 放火 掠夺
的暴行 1933 年春 敌人调动 1500 多名兵力和飞机 大炮 对
朝鲜革命司令部所在地小汪清游击区发动了春季 讨伐
金日成紧紧地掌握着主动权 依靠坚固的防御阵地 运用
诱敌战 埋伏战 奇袭战等灵活的战术 给了敌人以歼灭性的打
击 游击队和游击区人民 不分男女老少 都动员起来 发扬崇
高的自我牺牲精神和不屈的战斗精神 开展英勇果敢的战斗 击
退了敌人的反复进攻 保卫了小汪清游击区 在小汪清防御战斗
胜利的巨大鼓舞下 延吉 和龙 珲春一带游击区的军民也发扬
集体英雄主义精神 胜利地保卫了游击区
从 1933 年秋季起 日本侵略者出动 5000 多名 精锐部
队 和空军再次对游击区发动了 讨伐 攻势 针对这一新的形
势 金日成提出了游击区防御战和敌后搅扰战相配合的战略战术
方针 他一面组织开展了保卫游击区的全民抗战 一面亲自率领
一支游击编队开到敌后 对凉水泉子 新南沟 北凤梧洞 寺洞
东沟 大肚川等地进行袭击战 敌人在 讨伐 游击区的作战中
遭到了沉重的打击 他们的后方也连续遭到袭击 惊恐万状的敌
人不得不解除了对游击区的包围 逃回自己的巢穴去了
在号称最终扫荡作战的冬季 讨伐 中遭到惨败的敌人
47
自 1934 年春天起 把 步步为营的营垒战术 设集团部落和
用保甲制度进行政治经济封锁配合起来 按新的 讨伐 计划进
行围攻作战
金日成于 1934 年 3 月中旬把革命的司令部迁到腰营沟游
击区 主动地开始了朝鲜人民革命军的春季攻势 重重地打击了
敌人刚起步的围攻作战
1934 年 6 月 金日成在汪清县大荒崴召开朝鲜人民革命军
军政干部会议 提出了继春季攻势之后开始夏季攻势的方针 之
后 连续地组织进行罗子沟战斗等多次战斗 给了敌人的围攻作
战以致命的打击
1934 年 8 月 为了对付敌人新的 长期特别治安工作
在腰营沟游击区召开朝鲜人民革命军军政干部会议 决定开展猛
烈的敌后搅扰战 最终地粉碎日军的围攻作战
金日成一面领导军民坚决保卫游击区 依靠游击区扩大和
开展抗日武装斗争 一面大力推进了党组织的建设
他一面建立并且不断地扩大基层党组织 一面付出很大力
量整顿和加强党组织领导体系 首先在抗日武装斗争的主导力量
反日人民游击队中建立了各级党组织 确立了统一的党组织领导
体系 在连队建立了党支部 排里建立了党小组 随着游击队伍
的壮大 在设了营的建制以后 又建立了营的党委会 营改为团
以后 又建立了团的党委会 这样 以地区为单位的党组织建设
就开始在更大的范围里进行 奠定建党的组织思想基础的工作就
以游击队为主开展起来了 在各游击区都进行了党员审查工作和
重新登记工作 同时吸收经过考验的革命组织成员加入党组织
以村为单位建立了党支部和党小组 整顿或新建了革命组织区党
48
委会 此外 把县党委从敌占区迁到游击区 改编了它的机构
以保障对游击区党组织和敌占区党组织的统一领导
金日成对于在国内扩大党组织 并确立其领导体系的工
作 予以特别深切的关注 他在朝鲜北部一带建立了许多党组
织 1934 年 2 月 建立了地区党领导机构 稳城地区党委
会 这个党委会的建立 对于在国内腹地建立据点迅速扩大党组
织具有重要意义
随着党组织建设的迅速推进 建立党的统一领导机构就成
了迫切的要求
金日成在把反日人民游击队改组为朝鲜人民革命军的同
时 提出了建立党的统一领导机构 朝鲜人民革命军党委员会
的方针
这个方针 是一项革命的方针 当时 革命的司令部设在
军队里 不是固定在一个地方 而是经常不断地移动着领导整个
革命运动 在这种情况下 建立朝鲜人民革命军党委员会 就能
保证对游击队和地方党组织的统一领导 就能有效地实现党对整
个革命运动的领导
1934 年 5 月 31 日 金日成在大荒崴召开朝鲜人民革命军党
代表会议 宣告了朝鲜人民革命军党委员会的成立
朝鲜人民革命军党委员会 是以金日成的革命思想即主体
思想为坚定不移的指导思想 为实现这一思想而奋斗的朝鲜共产
主义者的强有力的党领导机构 是统一掌握和领导军队各级党组
织和地方党组织的最高领导机构
在金日成的英明领导下 建立朝鲜人民革命军党委员会
增强了它的领导作用 因而 抗日武装斗争 建党准备工作 群
49
众组织的建设 统一战线运动都更加蓬勃地开展起来 整个反日
民族解放运动有了进一步的加强和发展
金日成在武装斗争的烈火中大量培养了建党的组织骨干
同时对克服宗派事大主义 保证革命队伍在思想意志上的统一及
其纯洁性 也予以了特别的关注 为了发动游击队员和党与革命
组织的成员大力开展反宗派斗争 他于 1933 年 5 月发表了题为
清除宗派主义 加强革命队伍的统一和团结 的论著
他在这篇论著中 揭露了宗派主义的思想根源 罪行和手
法 全面地提出了清除宗派主义 加强革命队伍统一团结的任
务 这篇论著 是共产主义者在从组织上和思想上清除宗派主
义 加强革命队伍的统一和团结方面必须坚决贯彻的纲领性指

据此 党组织和各革命组织积极开展了清除宗派主义的斗
争 孤立了宗派分子 保障了以金日成为中心的革命队伍在思想
意志上的团结和行动的一致
金日成在推进党组织建设工作的同时 还大力开展了扩大
和加强群众组织的工作 首先以极大的关注加强了共产主义青年
同盟的工作 1933 年 3 月 他在汪清举行的共产主义青年同盟
干部会议上发表题为 关于改进和加强共产主义青年同盟工作的
几项任务 的讲话 指出游击区共青同盟工作中存在的左倾关门
主义倾向和右倾偏向 全面地指明了改进和加强共青同盟工作的
任务
他教导共青同盟的干部改进工作方法和作风 深入到青年
群众中去开展共青同盟的工作 从而使共青同盟从组织 思想上
得到了加强 进一步增强了自己的作用 使青年在执行游击区政
50
治 经济 军事任务中发挥了带头作用
他重视敌占区的青年工作 把共青同盟的干部派到东满和
国内广大地区 让他们在实际斗争中锻炼并吸收广大青年加入革
命组织 造就成为先锋战士
他把党 共青同盟 儿童团视为革命的三代同盟 他重视
儿童团工作 深切关心和爱护儿童团员 对他们的学习和生活给
予莫大的关怀 1933 年 6 月 他在汪清县小北沟同儿童团负责
人的谈话 把儿童团员培养成为革命的坚强后备队 中教导说
要把儿童团员培养成为真正的共产主义革命者 朝鲜革命可靠的
后备队
金日成把许多政治工作员派到各地 扩大了劳动组合 农
民协会 妇女会等组织 建立了反日会 反帝同盟 革命互济会
等统一战线性质的群众组织 团结了所有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力
量 结果 群众组织有了扩大和加强 紧密地团结了广大群众
从而壮大了革命的主体力量 奠定了武装斗争坚实的群众基础
金日成为了分散和削弱为 讨伐 东满游击区而集结的敌
人兵力 也为了应北满共产主义者的要求去支援他们的斗争 进
行了第一次北满远征
1934 年 10 月下旬 他率领远征队冒着狂风暴雪翻越老爷
岭 开到北满会见了中国共产主义者的抗日武装部队指挥员周保
中 以此为起点 朝鲜人民革命军走上了同中国共产主义者领导
的游击队进行全面合作共同斗争的道路
金日成在北满所到之处猛烈开展军事活动 给了驻宁安的
日军主力和靖安军以歼灭性的打击 同时把同中国人反日部队的
关系从敌对关系转变成了同盟关系 从而保障了宁安游击队的活
51
动 扩大和加强了这支队伍 此外 还举行朝鲜人民革命军口琴
重奏团的演出 打动了宁安县人民群众的心弦 使他们摆脱了由
于日寇凶恶的反共宣传和早期共产主义者的派系斗争而产生的根
深蒂固的反共思想 之后 运用多种的形式和方法深入开展政治
工作 实现了当地农村的革命化 进而在没有唤醒革命觉悟的北
满地区扩大了党的队伍 迅速组建和壮大了共青同盟 妇女会
儿童团等革命组织
1935 年 1 月下旬 金日成率领胜利完成了军事政治任务的
远征队 踏上了归途 在归途上 几乎每天都与敌人遭遇 打好
几场战斗 在翻过风雪弥漫的天桥岭的路上 金日成身患严重的
伤寒病 病情危笃 但他以不屈的意志 忍受着体温升至摄氏
40 度的高烧 创作出革命歌曲 反日战歌 鼓舞了精疲力尽
的队员 当时 连长韩兴权和游击队员 天桥岭木材所的金老
人 大崴子山中的赵宅周老人一家等人民群众 在敌人的重重包
围中 竭尽全力保护了金日成同志 治愈了他的重病
金日成为纠正反 民生团 斗争[9]的极左偏向 坚持朝鲜
革命的主体性和民族性 进行了原则性的斗争 他肩负着朝鲜革
命的重任 从反 民生团 斗争开始出现极左偏向时起 就提出
并坚决贯彻了正确的原则和方针 在加强革命队伍的统一与团
结 把一切具有反日思想的人争取过来 最大限度地壮大革命力
量的原则下 实事求是地 慎重地处理 民生团 嫌疑分子 对
极少数极反动的 民生团 分子予以打击 对那些因缺乏认识而
被拉下水的人则给予教育 争取到革命一边来 同时结合实际斗
争和反宗派斗争 进行了这一斗争 在查明真相的基础上 纠正
冤案错案 拯救了许多被扣上 民生团 帽子受到迫害遭受痛苦
52
的人
由于金日成开展了原则性的斗争 排外主义者和宗派事大
主义者极左的分裂主义活动遭到了沉重的打击 但是 金日成率
部远征北满以后 这些人又更加极左地进行了反 民生团 斗
争 结果 许多人被打成 反革命分子 和 敌人的走狗 无
辜地遭到了杀害 游击区再度陷入严重的不安与恐怖之中
从第一次北满远征回来以后 金日成无暇顾及病后衰弱的
身体 出席 1935 年 2 月 24 日至 3 月 3 日在大荒崴举行的党和共
青同盟干部会议 单枪匹马地同左倾排外主义者进行了坚决的斗

他在这次会议上发表了题为 为朝鲜革命而斗争是朝鲜共
产主义者的自主权利 的历史性讲话 讲话用科学的态度 确凿
无疑的证据 驳斥了左倾排外主义者主张居住在东满的朝鲜人的
百分之七十 朝鲜革命者的百分之八九十是 民生团 或者是嫌
疑分子 以及游击区是 民生团 培训所的荒诞无稽的诡辩
他说 不管是什么物质 只要与其本来的成分不同的另一
种成分占了它的百分之八十以上 它就变成另一种物质 这是不
言而喻的科学 接着 他义正词严地谴责了排外主义者企图利用
反 民生团 斗争达到他们狭隘的排外主义目的和实现宗派主义
野心的罪行 谴责他们沙文主义的反科学的主张 如说什么朝鲜
人是少数民族 朝鲜革命者有宗派习气 动摇性大 容易反动
化 因此不能当干部等等 他强调指出 必须坚持以本人对革命
的忠诚和能力为准选拔干部的原则 继之 针对有的人主张在中
国领土上进行活动的朝鲜共产主义者不应提出民族解放的口号
妄图迫使朝鲜共产主义者放弃本国革命的谬论进行驳斥 揭露了
53
这种谬论的错误 坚决捍卫了朝鲜革命的主体立场
中国的共产主义者和与会者 对金日成同志坚持原则的
说理性很强的主张表示了支持和共识
大荒崴会议上的争论 是金日成高举自主的旗帜 为坚持
并捍卫朝鲜革命的主体路线而进行的一场大的思想斗争 从这次
会议后 许多人摘掉了 民生团 的污名 因被打成 民生团
无辜牺牲的人也恢复了名誉 革命队伍中出现的不信任 反目
恐惧的空气被清除 实现了队伍的团结
自此以后 朝鲜人民更加崇敬金日成同志 称颂他为民族
的太阳 卓绝的爱国者
大荒崴会议后 在腰营沟会议上 金日成再次揭露和批判
了反 民生团 斗争中的极左偏向 并提出了纠正这一偏向的具
体措施
他决定将大荒崴会议和腰营沟会议上谈论的几项重要问
题 提交到共产国际去
由于金日成在大荒崴会议和腰营沟会议上奋不顾身地进行
原则性的斗争 克服了反 民生团 斗争的极左偏向 因而使朝
鲜革命得到了拯救 朝鲜反日民族解放斗争更加蓬勃地开展起

金日成一面领导清除极左偏向后果的斗争 一面进行了彻
底粉碎敌人围攻作战的战斗 他指挥的 1935 年 3 月的汪清县天
桥岭战斗和塘水河子战斗等多次战斗 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同时
积极开展瓦解敌军的工作 在敌人的内部造成了混乱 大大削弱
了敌人的战斗力 最终粉碎了日寇的围攻战
金日成从发展的眼光解散了游击区 组织进行了将武装斗
54
争扩大和发展到广大地区的斗争
到了 1935 年 豆满江沿岸游击区胜利解决了保存和壮大革
命力量 为扩大和发展武装斗争奠定政治军事基础与物质基础的
问题 完成了自己的基本使命和任务 另一方面 日本帝国主义
调动数万名精锐部队重重地包围了游击区 更加猖狂地进行穷凶
极恶的封锁和 讨伐 妄图孤立游击区 困死和扼杀游击区的
军民 在这种形势下 如果只顾保卫固定的游击区 就势必陷入
被动 也无法保存用多年的时间培养的革命力量
根据这种形势和革命任务 金日成在 1935 年 3 月下旬腰营
沟会议上提出了解散游击区 向广大地区挺进的战略方针 这是
保证抗日武装斗争更加扩大和发展 走上新阶段的革命的正确方
针 这次腰营沟会议 是朝鲜人民革命军从死守豆满江沿岸解放
区形式的游击根据地的战略防御转向战略进攻新阶段的转折点
金日成一面领导游击队和人民群众粉碎敌人的军事封锁和
思想攻势 一面领导他们有效地进行解散游击区的组织政治工
作 周密细致地安排疏散群众的工作 这样 从 1935 年 5 月到
11 月初 以车厂子游击区的解散为终点 胜利结束了解散游击
区的工作
接着 他指挥朝鲜人民革命军部队开赴朝鲜北部一带及南
满 北满的广大地区开展活动
1935 年 6 月中旬 在第二次远征北满之前 他组织了老黑
山战斗和太平沟战斗 这两次战斗 显示了朝鲜人民革命军的威
力 并做好了远征的准备
同年 6 月下旬 在汪清县太平沟 他对朝鲜人民革命军北
满远征部队指战员发表了题为 要积极地把革命的种子撒向广大
55
地区 的讲话 提出了给北满人民以革命的影响 积极支援北满
一带抗日武装部队蓬勃开展武装斗争的任务
他率领远征队从太平沟出发 越过老爷岭 挺进到北满
从 1935 年 6 月下旬至翌年 2 月 转战在宁安县和额穆县等北满
广大地区 以灵活多样的战法和战术进行多次战斗 连续不断地
给敌人以歼灭性的打击
他在北满到处深入人民群众 为群众弹奏风琴 演唱 苏
武牧羊 以多种形式和方法积极开展政治工作 有力地鼓舞群
众投入反日斗争
这个时期 金日成受共产国际委托 担任抗日联军第二军
和第五军联合指挥部的政治委员兼苇河部队司令员 为发展朝中
两国人民的联合抗日做出了巨大贡献
通过第二次北满远征 进一步巩固和发展了在第一次北满
远征时建立的同中国共产主义者的战斗团结
根据金日成在腰营沟会议上提出的方针挺进到广大地区的
朝鲜人民革命军其他部队 也到处开展积极的军事政治活动给了
敌人以沉重的打击
金日成领导朝鲜人民革命军在广大地区开展积极的政治军
事活动 开创了保证以抗日武装斗争为中心的朝鲜反日民族解放
斗争向新阶段发展的有利局面

目录 一 1912年4月~1931年12月 三 1936年2月~1940年8月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