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第一部 抗日革命 第一冊
第一章 籠罩著悲慘命運的國家
我的母親

我走到八道溝的街口,天已黑下來。在千里路途上,我的心一直焦灼不安,走到自家門
口,更加緊張起來。
然而出乎意料,母親的表情相當沉著安詳。母親高興地伸出雙臂緊緊地抱著我說,一千
埵a的路,你一個人走了個來回,到底是男子漢不同一般哪。我還一次都沒走過呢。
我把家鄉的消息簡單地講了講,就問父親怎麼樣了。母親壓低聲音說了一句“沒事兒了”,
就沒再說什麼。
我從母親的神色中看出,父親雖已脫險,但危險還在緊追著他,因此母親十分小心地提
防著周圍的耳目。
我把用省下來的盤費買來的果點分給弟弟們,心媟Q,今晚一定要同母親和弟弟傾訴別
後的心懷。
可是,母親給我做了晚飯之後卻說,這個地方敵人的監視很嚴,你要馬上離開這堙C她
不告訴我父親在什麼地方,只說,你父親已經安然無事地走了,你也該走了。一向慈祥
和藹的母親,唯獨這一天,根本不問我的意願和想法,也不讓我這個冒著嚴寒千里迢迢
隻身歸來的、而且是分別了兩年的兒子在家媢L一夜,就打發我走。我聽了,惘然若失,
默默地站著發呆。母親還要我帶著弟弟們一起走,我才勉強開口問母親你怎麼辦。母親
回答說:
“我要等你叔叔從新坡回來。他一回來,我就把這堛漁a什收拾收拾,還要辦點後事。
你們只管快點走吧。”
母親接著叮囑我,要悄悄地上路,別讓人察覺;要到臨江去找名叫盧京鬥的人。說完,
母親就去找宋“工頭”,托他套一架馬扒犁送孩子們走。
宋“工頭”爽快地答應了。他的本名叫宋秉徹,因為他有一種像工頭那樣好裝模作樣的
習氣,所以八道溝的人們都喜歡叫他宋工頭,而不叫他的本名。
我們托位宋“工頭”的幫助,坐上馬扒犁,離開八道溝,走向了臨江。
我一輩子幹革命,經歷過無數次的悲歡離合,但像這次這樣特異的離別,只經歷了這麼
一次。
我從萬景台啟程,走了將近15天才走到了家,可是還沒有卸下行裝,就連夜上了路。
當時,我在路上對母親想了很多。
我的母親生性溫柔;我的父親是幹革命的人,性格剛強而嚴厲。因此,我從母親那堭o
到了更多的溫暖愛護。
兩年前當我為了上學讀書回祖國的時候,母親是那麼捨不得放我走。這表現了她是一位
富有人情的母親。住在萬景台在祖母曾說過我的父親是個比老虎還厲害的人。當時,正
因為身旁有這麼厲害的父親,我的母親才沒敢怎麼樣。但是我卻感覺到了母親在無方言
中流下的眼淚。
照我母親的品性,即使我不是她的兒子,而是別人家的剛13歲的孩子,走了一千里路,
天黑時來到了我家門口,她也一定會硬把他帶進家堙A給他熱飯吃,讓他睡一夜的。
有一年春天,有個左腿和脖頸上長了瘡、病情嚴重的孩子,趴在他伯父的背上,從江對
岸的厚昌來到了我家。他是個可憐的孩子,他的父母不和,離了婚,他只好寄居在伯父
家堙C
我的父親診察了一下病情後,對我的母親說,這孩子的大腿要動手術,動手術後不能走
動,治病期間要讓他住在我們家堙C母親一口答應說:“這還用說嗎!”動了手術後,要
天天給孩子換藥,貼上蜂蜜加麵粉和蘇打和好的藥。每次換藥,母親就給父親當助手,
親手洗淨惡臭骯髒的瘡口,可她從來沒有皺過臉。
靠我母親的精心護理,過了好些天,那孩子治好了病,要回家去了。
那天,那孩子的伯父來領他回去,臨走時拿出一張一圓錢的鈔票交給我的父親說:“要
是治病錢,拿幾百兩銀子我也不會心疼的,可我是個窮漢子,只有一份心意,望先生把
這當治病錢收下,買瓶酒……”說到這,他再也說不下去了。
我的母親在旁見此光景,說道:“都是窮人,還談什麼治病錢啊,您說的太見外了。我
倒是沒能給這病孩子吃的更好一點,心媢L意不去呢。”
可是,那孩子的伯父百般懇求,硬是要我們收下。若是有錢人家這樣還好說,可他是到
山媞O點兒幹松針拿去賣,才勉強湊了點錢治病的人,這樣的人拿出一圓錢求我們收下,
我的父母怎能不為難呢。
父親回頭望著我的母親,為難地說,要是不收,就等於無視人家的心意,你說該怎麼辦。
母親回答說:“人家的誠意嘛,應該收下。”她當即拿著那筆錢上街去扯了五尺細白布,
回來交給那孩子說,快到端陽節了,拿回家去做件衣裳穿吧。那時候,一尺細白布賣35
錢,而我母親買了五尺。這就是說,我母親在病人交的一圓錢上又補貼了75錢。
我的母親,雖然過著日子,但是對於錢,從來不貪心,更沒有自己的小算盤。
“人所以活不長,不是因為沒有錢,是因為命短。錢這個東西,聚散無常,有來有去嘛。”
這就是我母親的人生哲學。
我的母親,就是這樣心地善良,溫厚慈祥的人。
我的父親有時遇上不順心的事,偶爾嗔怪她幾句,她也從不回嘴,只道歉說:“是我的
不對。”“下回改吧。”有時我們淘氣淘得過火,弄髒了衣服,或者毀壞了什麼,或者大
聲吵嚷,致使祖母嗔怪我母親怎麼不訓一聲孩子,我的母親也只回答說:“小孩子們做
錯了,罵他們有啥用啊。”
老實說,我母親是因為侍候搞革命的丈夫,才沒有說的,若是單從一個普通婦女的角度
來看,我母親的一生可以說是難以承受的苦難與艱險的一生。我的母親沒有享受過多少
夫妻團圓的生活。因為我父親經常在外搞獨立運動,這自然是難免的。只有在父親到江
東當教員的時候,才過了年把團圓日子。此外,搬到八道溝以後,也許又過了一兩年團
圓的家庭生活。
由於父親被捕坐牢,出獄後不是臥病就是躲避員警的監視在外奔波,父親去世後我又出
去鬧革命,經常不在家。因而我的母親一直沒有過過全家團聚的生活,而是憂心忡忡地
度過了一生。
住在萬景台的時候,我的母親作為有12口人的大家庭的長孫媳婦,一天到晚忙得團團
轉。侍候丈夫,侍奉公婆自不用說,就是打掃屋堳峊~,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