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第一部 抗日革命 第一冊
第二章 難忘的樺甸
幻滅
 
 我很快就熟悉了華成義塾的生活。學了兩周,覺得功課也不怎麼難。
義塾的學員最感頭痛的科目是數學。有一天上數學課,老師出一道較長的四則題,先被
叫到的幾個學員都沒能解答,可是我並不費力地解答了。他們都表示驚歎。這也難怪,
他們在獨立軍裏生活,多年脫離正規教育了嘛。
從那以後,我為數學課,著實受了折磨。不願動腦筋的鬍子青年們作數學作業,每次都
來纏我。
也許可以說是其代價吧,他們給我談了自己的各種體驗。其中很多是值得一聽的。
在進行體力大的軍事訓練時,他們也為了幫助我,從各方面盡了心意。
在這過程中,我們就成了肝膽相照的親密朋友。我本想,作為一個最小的新生不給年紀
大的同學添麻煩就算萬幸了。可是無論在學習上或訓練上,我都不落於他人之後。在日
常生活中也不分你我,善於和同學們打成一片,所以他們也不顧年齡的差距,都跟我新
近了。
這樣,我所處的環境還可以說是很好的。
可是,過不多久,華成義塾的教育逐漸不合我的意了。雖然是父親的朋友建立的學校,
又是同父親有過聯繫的人主管的學校,但從這裏我發現了前一代人留下的思想和方法的
殘跡。
資產階級民族主義運動已有幾十年的歷史,但在義塾的教育中沒有那種綜合並批判地分
析總結這一運動的理論。資產階級民族主義者領導民族主義運動已有幾十年,可是他們
連可以成為這一運動的指標和教訓的論文和教科書也沒有很好地寫出來。來到華成義塾
的獨立軍重要人物和愛國志士們也只是徒然地敲打講臺,空喊獨立。怎樣組織革命力量,
怎樣動員群眾,如何實現獨立運動隊伍的統一和團結,他們卻沒有方法,有關武裝鬥爭
的條令和戰術也不完善。朝鮮歷史課是以王朝史為主的,世界革命史主要也是資產階級
革命史。
華成義塾教的是民族主義思想的老師們,雖然在口頭上大談反日和民族解放,但他們主
張的鬥爭方法是落後的。學校當局常常邀請有戰鬥經驗的獨立軍隊員來給我們講他們的
武功。通過這一活動鼓吹的是安重根、張仁煥、薑宇奎、李在明、羅錫疇等烈士們所用
過的個人恐怖方法。
學員們常常表示不滿說:說是培養獨立軍幹部的軍官學校,卻連實彈射擊用的子彈都沒
有,總是拿著木槍進行訓練,這樣怎麼能趕走日本鬼子呢。
有一次,有個學員問軍事教官,什麼時候我們也能用上新式槍呢?教官顯得非常為難,
支支吾吾地說,現在獨立軍幹部們正在為籌措軍費來向美國、法國等國家購買武器而進
行著積極的活動,所以很快就會得到解決。連幾支槍都弄不到,而寄希望于幾萬裏外的
西歐國家。
每當上軍事訓練課腿上拴著砂袋跑的時候,我總是想,這樣搞能打敗日本鬼子嗎?
過去,全琫准的成千上萬名東學軍在牛金峙抵擋不住1000名日軍而潰散。當時,日本
軍是用新式槍武裝起來的。東學軍在人數上處於優勢,只要每100個東學軍消滅一個敵
人,就能攻克公州,一直沖到漢城。可是因為武器惡劣、軍威不振,而遭到了慘敗。
義兵的武裝也不比東學軍好多少。義兵們也曾有若干新式槍,但數量有限,而大部分成
員都使用刀槍或火繩槍。我想,歷史家們把義兵鬥爭說成是火繩槍同三八式步槍的較量,
也是由此而來的。要用每打一槍都要用手點為的為繩槍來對付每分鐘可打10發以上的
三八式步槍,該需要體驗多少悲慘和痛苦,作多麼艱苦的戰鬥,是不難想像的。
當火繩槍的性能還是秘密、只有義兵知道的時候,日本軍隊聽到火繩槍的槍聲就嚇得逃
跑,可是他們知道了火槍的性能之後,就不僅不怕它,而藐視它了,這個戰鬥的結果會
怎麼樣呢?據說,通曉兩班道德和戒律的儒生出身的義兵們,在戰場上還戴著大冠、穿
著絆手絆腳的道袍打仗。
日本軍隊用大炮和機關槍屠戮這些義兵。
現在日本的兵力比那時又強大得無法相比了,可我們卻搞腿上拴著砂袋跑的訓練,這樣
難道能打敗系列式地生產坦克、大炮、軍艦、飛機等現代化武器和重型裝備的帝國主義
的強大軍隊嗎?
最使我失望的是華成義塾的落後思想。
學校當局一意孤行地走民族主義的道路,而排斥其他一切思想,所以,學員們自然也就
追隨這個潮流了。
華成義塾裏還有迷戀于王朝政治或對美國式民主抱有幻想的青年。
這種傾向,在世界革命史課的課堂討論中表現得尤為嚴重。都是指名發言的學員們照本
宣科地重複課堂上講授的內容,冗長地談資本主義的發展。
他們的這種教條主義的學習態度,使我非常不滿。華成義塾的政治課根本沒有考察朝鮮
獨立和朝鮮民眾這一活生生的現實。只是機械地講授教科書和教學大綱規定的內容,並
讓學員背誦。
我認為討論要就實踐問題、有關朝鮮的未來問題進行才對,便問剛才發言的學員,我國
獨立後應該建立什麼樣的社會。
那個學員毫不猶豫地回答說,應當走資本主義道路。他說,我們民族之所以被日本鬼子
霸佔了祖國,是因為別的國家走資本主義道路的時候,我國封建統治者們卻在吟風弄月,
虛度光陰;為了不使這種歷史重演,也應該建立資本主義社會。
有的學員主張,就當重建封建王朝。
沒有一個學員主張應當建立民主社會,或建立勞動人民做主人的社會。當時是民族解放
運動從民族主義運動轉向共產主義運動的時候,可是他們好像根本不考慮這種時代潮
流。
還有些學員則袖手坐在那裏說,獨立後建立什麼樣的國家,到那時候再說,現在還沒有
獨立,談論什麼資本主義還是王朝復辟,是無聊的。我聽著這些發言,更痛切地感到華成義塾實施的民族主義教育是落後於時代的。要復辟
封建王朝也好,要走資本主義道路也好,都是落後於時代的想法,想到這裏,我心裏難
受得很。
我再也忍不住了,站起來說,我國不能像歐洲國家那樣搞資產階級革命,但也不能恢復
陳腐的封建統治機構。我接著說:
資本主義也好,封建社會也好,都是有錢人剝削勞動群眾、過著養尊處優的生活的社會。
獨立後,不能在朝鮮建立這樣的不公正的社會;光看機械文明的發展,而不去看資本主
義的毛病,是錯誤的;要復辟封建王朝的主張,也是毫無道理的。有誰還會迷戀于把國
家出賣給外來勢力的王朝政治呢?國王們到底做了些什麼呢?除了對百姓敲骨吸髓,對
敢於直言不諱的忠臣砍頭、流放之外,還有什麼呢?
實現了朝鮮的獨立後,我們應當在祖國土地上建立起沒有剝削和壓迫的社會,讓工人、
農民等勞動群眾過上幸福生活的那種社會。……
很多學員對我的主張表示同感。要建立一個沒有剝削和壓迫的、萬民平等的富強社會,
還有誰會反對呢!
下課後,崔昌傑也緊緊握住我的手,支持我說,你作了很好的發言。他顯得心裏很痛快,
他說,你沒說出一個共產主義這個字眼,卻很巧妙地灌輸了共產主義思想。
華成義塾的局限性,如實地說明了民族主義運動本身的局限性。我通過華成義塾看到了
民族主義運動的全貌。
到了這個時期,獨立軍也萎靡不振,一味爭奪勢力。20年代前半期還常常在國內和鴨綠
江沿岸進行實際的軍事活動,現在已幾乎不再進行這種軍事活動了,只是在轄區內到處
轉遊,徵集軍費。
曾自稱“代表朝鮮民族的全國性政府”的臨時政府人士,分成了“自治派”、“獨立派”
等派別,激烈地爭奪權柄。臨時政府的頭領頻頻更換,也是因為這個。有時甚至在一年
中改換兩次內閣。
臨時政府的要員們不從曾在巴黎和會上由於美國等協約國代表的惡毒阻撓活動,《朝鮮
獨立請願書》未能列入會議議程的事實中吸取應有的教訓,卻損害民族的尊嚴,繼續進
行卑鄙的“請願”活動。
當“美國國會義員東洋視察團”經上海到漢城時,甚至還能指使在國內的親美事大主義
者向美國國會議員贈送人參,銀製品等各種昂貴的物品。
這樣的臨時政府也由於財政困難,到了20年代的中葉就連招牌也很難維持,最後就只
好依賴于蔣介石的重慶政府,苟延殘喘。
政治上動搖性大的資產階級出身的民族運動領導人當中,有不少人被勞動群眾的革命鬥
爭嚇破了膽,向敵人投降,變節了。他們從“愛國志士”變成了日本帝國主義的走狗,
民族改良主義者,走上了阻撓民族解放運動的道路。
日本帝國主義標榜“文化統治”,說什麼朝鮮人如果希望國家獨立,就不要在政治上反
對日本的統治,而要同它合作,努力在日本的殖民統治下獲得自治權,提高文化,發展
經濟,改良民族性。
和盤接受了這一說教的正是資產階級出身的民族運動領導人。他們披上“民族改良”、“培
養實力”的外衣,叫嚷什麼教育和產業的“振興”、個人的“自我修養”、“階級合作”、
“大同團結”和“民族自治”。
這種改良主義的歪風也刮進了華成義塾。
金時雨家的上屋經常有很多青年來找我談政治問題,挺熱鬧。當時正是我熱心讀金時雨
書房裏的馬列主義書的時候,所以話題就自然傾向於政治問題了。
我在撫松時也讀過《列寧的生平》、《社會主義大義》等幾本書,可是到了樺甸就讀了更
多的書。從前是只停留在瞭解書的內容上,可是到華成義塾以後,讀書時就經常把經典
著作中的革命原理同朝鮮的現實結合起來考慮了。在朝鮮革命的實踐問題上,我想知道
的不只一兩件。
要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光復祖國,可是用什麼方法來達到這個目的呢?在光復祖國的鬥
爭中,應該把哪些人規定為敵人,同哪些階級攜起手來呢?國家獨立後,應該經過哪種
途徑建設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呢?……對我來說,這一切都是未知數。
為了尋找這些問題的解答,拿起來,就頑強地讀下去,直到出現類似的問題為止。特別
是遇到有關殖民地問題的論述,就反復讀10遍20遍。因此,同學們來找我,也就很多
話題了。
我們談得最多的是有關新思潮和蘇聯的事情。聽這種話的時候,學員們各自都想像著沒
有剝削和壓迫的新世界,久久不想離開。他們說,這比主張復辟王朝、資本主義、民族
改良的理論有意思得多。那些得過且過的學員們也逐漸產生了對新事物的嚮往。
但在學校裏是不能隨便談關於列寧和十月革命的故事的,因為學校當局禁止。
在我的心裏對華成義塾的期望開始淡薄了。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