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第一部 抗日革命 第一册
第二章 难忘的桦甸
幻灭
 我很快就熟悉了华成义塾的生活。学了两周,觉得功课也不怎么难。
义塾的学员最感头痛的科目是数学。有一天上数学课,老师出一道较长的四则题,先被
叫到的几个学员都没能解答,可是我并不费力地解答了。他们都表示惊叹。这也难怪,
他们在独立军里生活,多年脱离正规教育了嘛。
从那以后,我为数学课,着实受了折磨。不愿动脑筋的胡子青年们作数学作业,每次都
来缠我。
也许可以说是其代价吧,他们给我谈了自己的各种体验。其中很多是值得一听的。
在进行体力大的军事训练时,他们也为了帮助我,从各方面尽了心意。
在这过程中,我们就成了肝胆相照的亲密朋友。我本想,作为一个最小的新生不给年纪
大的同学添麻烦就算万幸了。可是无论在学习上或训练上,我都不落于他人之后。在日
常生活中也不分你我,善于和同学们打成一片,所以他们也不顾年龄的差距,都跟我新
近了。
这样,我所处的环境还可以说是很好的。
可是,过不多久,华成义塾的教育逐渐不合我的意了。虽然是父亲的朋友建立的学校,
又是同父亲有过联系的人主管的学校,但从这里我发现了前一代人留下的思想和方法的
残迹。
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运动已有几十年的历史,但在义塾的教育中没有那种综合并批判地分
析总结这一运动的理论。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者领导民族主义运动已有几十年,可是他们
连可以成为这一运动的指针和教训的论文和教科书也没有很好地写出来。来到华成义塾
的独立军重要人物和爱国志士们也只是徒然地敲打讲台,空喊独立。怎样组织革命力量,
怎样动员群众,如何实现独立运动队伍的统一和团结,他们却没有方法,有关武装斗争
的条令和战术也不完善。朝鲜历史课是以王朝史为主的,世界革命史主要也是资产阶级
革命史。
华成义塾教的是民族主义思想的老师们,虽然在口头上大谈反日和民族解放,但他们主
张的斗争方法是落后的。学校当局常常邀请有战斗经验的独立军队员来给我们讲他们的
武功。通过这一活动鼓吹的是安重根、张仁焕、姜宇奎、李在明、罗锡畴等烈士们所用
过的个人恐怖方法。
学员们常常表示不满说:说是培养独立军干部的军官学校,却连实弹射击用的子弹都没
有,总是拿着木枪进行训练,这样怎么能赶走日本鬼子呢。
有一次,有个学员问军事教官,什么时候我们也能用上新式枪呢?教官显得非常为难,
支支吾吾地说,现在独立军干部们正在为筹措军费来向美国、法国等国家购买武器而进
行着积极的活动,所以很快就会得到解决。连几支枪都弄不到,而寄希望于几万里外的
西欧国家。
每当上军事训练课腿上拴着砂袋跑的时候,我总是想,这样搞能打败日本鬼子吗?
过去,全琫准的成千上万名东学军在牛金峙抵挡不住1000名日军而溃散。当时,日本
军是用新式枪武装起来的。东学军在人数上处于优势,只要每100个东学军消灭一个敌
人,就能攻克公州,一直冲到汉城。可是因为武器恶劣、军威不振,而遭到了惨败。
义兵的武装也不比东学军好多少。义兵们也曾有若干新式枪,但数量有限,而大部分成
员都使用刀枪或火绳枪。我想,历史家们把义兵斗争说成是火绳枪同三八式步枪的较量,
也是由此而来的。要用每打一枪都要用手点为的为绳枪来对付每分钟可打10发以上的
三八式步枪,该需要体验多少悲惨和痛苦,作多么艰苦的战斗,是不难想象的。
当火绳枪的性能还是秘密、只有义兵知道的时候,日本军队听到火绳枪的枪声就吓得逃
跑,可是他们知道了火枪的性能之后,就不仅不怕它,而藐视它了,这个战斗的结果会
怎么样呢?据说,通晓两班道德和戒律的儒生出身的义兵们,在战场上还戴着大冠、穿
着绊手绊脚的道袍打仗。
日本军队用大炮和机关枪屠戮这些义兵。
现在日本的兵力比那时又强大得无法相比了,可我们却搞腿上拴着砂袋跑的训练,这样
难道能打败系列式地生产坦克、大炮、军舰、飞机等现代化武器和重型装备的帝国主义
的强大军队吗?
最使我失望的是华成义塾的落后思想。
学校当局一意孤行地走民族主义的道路,而排斥其他一切思想,所以,学员们自然也就
追随这个潮流了。
华成义塾里还有迷恋于王朝政治或对美国式民主抱有幻想的青年。
这种倾向,在世界革命史课的课堂讨论中表现得尤为严重。都是指名发言的学员们照本
宣科地重复课堂上讲授的内容,冗长地谈资本主义的发展。
他们的这种教条主义的学习态度,使我非常不满。华成义塾的政治课根本没有考察朝鲜
独立和朝鲜民众这一活生生的现实。只是机械地讲授教科书和教学大纲规定的内容,并
让学员背诵。
我认为讨论要就实践问题、有关朝鲜的未来问题进行才对,便问刚才发言的学员,我国
独立后应该建立什么样的社会。
那个学员毫不犹豫地回答说,应当走资本主义道路。他说,我们民族之所以被日本鬼子
霸占了祖国,是因为别的国家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时候,我国封建统治者们却在吟风弄月,
虚度光阴;为了不使这种历史重演,也应该建立资本主义社会。
有的学员主张,就当重建封建王朝。
没有一个学员主张应当建立民主社会,或建立劳动人民做主人的社会。当时是民族解放
运动从民族主义运动转向共产主义运动的时候,可是他们好像根本不考虑这种时代潮
流。
还有些学员则袖手坐在那里说,独立后建立什么样的国家,到那时候再说,现在还没有
独立,谈论什么资本主义还是王朝复辟,是无聊的。我听着这些发言,更痛切地感到华成义塾实施的民族主义教育是落后于时代的。要复辟
封建王朝也好,要走资本主义道路也好,都是落后于时代的想法,想到这里,我心里难
受得很。
我再也忍不住了,站起来说,我国不能像欧洲国家那样搞资产阶级革命,但也不能恢复
陈腐的封建统治机构。我接着说:
资本主义也好,封建社会也好,都是有钱人剥削劳动群众、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的社会。
独立后,不能在朝鲜建立这样的不公正的社会;光看机械文明的发展,而不去看资本主
义的毛病,是错误的;要复辟封建王朝的主张,也是毫无道理的。有谁还会迷恋于把国
家出卖给外来势力的王朝政治呢?国王们到底做了些什么呢?除了对百姓敲骨吸髓,对
敢于直言不讳的忠臣砍头、流放之外,还有什么呢?
实现了朝鲜的独立后,我们应当在祖国土地上建立起没有剥削和压迫的社会,让工人、
农民等劳动群众过上幸福生活的那种社会。……
很多学员对我的主张表示同感。要建立一个没有剥削和压迫的、万民平等的富强社会,
还有谁会反对呢!
下课后,崔昌杰也紧紧握住我的手,支持我说,你作了很好的发言。他显得心里很痛快,
他说,你没说出一个共产主义这个字眼,却很巧妙地灌输了共产主义思想。
华成义塾的局限性,如实地说明了民族主义运动本身的局限性。我通过华成义塾看到了
民族主义运动的全貌。
到了这个时期,独立军也萎靡不振,一味争夺势力。20年代前半期还常常在国内和鸭绿
江沿岸进行实际的军事活动,现在已几乎不再进行这种军事活动了,只是在辖区内到处
转游,征集军费。
曾自称“代表朝鲜民族的全国性政府”的临时政府人士,分成了“自治派”、“独立派”
等派别,激烈地争夺权柄。临时政府的头领频频更换,也是因为这个。有时甚至在一年
中改换两次内阁。
临时政府的要员们不从曾在巴黎和会上由于美国等协约国代表的恶毒阻挠活动,《朝鲜
独立请愿书》未能列入会议议程的事实中吸取应有的教训,却损害民族的尊严,继续进
行卑鄙的“请愿”活动。
当“美国国会义员东洋视察团”经上海到汉城时,甚至还能指使在国内的亲美事大主义
者向美国国会议员赠送人参,银制品等各种昂贵的物品。
这样的临时政府也由于财政困难,到了20年代的中叶就连招牌也很难维持,最后就只
好依赖于蒋介石的重庆政府,苟延残喘。
政治上动摇性大的资产阶级出身的民族运动领导人当中,有不少人被劳动群众的革命斗
争吓破了胆,向敌人投降,变节了。他们从“爱国志士”变成了日本帝国主义的走狗,
民族改良主义者,走上了阻挠民族解放运动的道路。
日本帝国主义标榜“文化统治”,说什么朝鲜人如果希望国家独立,就不要在政治上反
对日本的统治,而要同它合作,努力在日本的殖民统治下获得自治权,提高文化,发展
经济,改良民族性。
和盘接受了这一说教的正是资产阶级出身的民族运动领导人。他们披上“民族改良”、“培
养实力”的外衣,叫嚷什么教育和产业的“振兴”、个人的“自我修养”、“阶级合作”、
“大同团结”和“民族自治”。
这种改良主义的歪风也刮进了华成义塾。
金时雨家的上屋经常有很多青年来找我谈政治问题,挺热闹。当时正是我热心读金时雨
书房里的马列主义书的时候,所以话题就自然倾向于政治问题了。
我在抚松时也读过《列宁的生平》、《社会主义大义》等几本书,可是到了桦甸就读了更
多的书。从前是只停留在了解书的内容上,可是到华成义塾以后,读书时就经常把经典
著作中的革命原理同朝鲜的现实结合起来考虑了。在朝鲜革命的实践问题上,我想知道
的不只一两件。
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光复祖国,可是用什么方法来达到这个目的呢?在光复祖国的斗
争中,应该把哪些人规定为敌人,同哪些阶级携起手来呢?国家独立后,应该经过哪种
途径建设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呢?……对我来说,这一切都是未知数。
为了寻找这些问题的解答,拿起来,就顽强地读下去,直到出现类似的问题为止。特别
是遇到有关殖民地问题的论述,就反复读10遍20遍。因此,同学们来找我,也就很多
话题了。
我们谈得最多的是有关新思潮和苏联的事情。听这种话的时候,学员们各自都想象着没
有剥削和压迫的新世界,久久不想离开。他们说,这比主张复辟王朝、资本主义、民族
改良的理论有意思得多。那些得过且过的学员们也逐渐产生了对新事物的向往。
但在学校里是不能随便谈关于列宁和十月革命的故事的,因为学校当局禁止。
在我的心里对华成义塾的期望开始淡薄了。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