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第一部 抗日革命 第一冊
第二章 難忘的樺甸
“打倒帝國主義同盟”
 
 落後于時代的華成義塾,使我產生了不能再沿襲舊方式的想法。我越來越堅定地認為,
單憑幾支步槍和人數不多的武裝團,渡過鴨綠江去殺死幾個日寇員警,募集一點軍款,
用這種方法是不可能實現祖國獨立的。
我下定了要用新的方法開拓光復祖國的道路的決心。在必須走新的道路這一點上,我的
朋友們也都有共同的看法。
然而持有這種看法的同學卻沒有幾個。大多數同學還不能痛快地接受新的思想,有的采
取戒備的態度,有的加以排斥。
華成義塾不准學生隨便閱讀共產主義書籍。
當我上學帶上《共產黨宣言》時,有的同學就來捅捅我的腰,悄悄地告訴我這樣的書要
在家裏看。學校當局最為戒備的警惕的是赤色書籍他們威脅說,如有違禁者,根據其情
節輕重甚至可以給予開除學籍的處分。
而我卻說,怕學校管制,連想看的書也不看,怎麼能做大事?並主張只要認為是講真理
的書,即使被開除也要看。
《共產黨宣言》是從金時雨家的書齋裏帶來的。他家裏有很多共產主義書籍。可以說,
金時語的書齋反映了當時民族解放運動從民族主義運動轉到共產主義運動的時代面貌
和金時雨要追隨這種時代趨勢的立場。
華成義塾當局不准看這種書,當然引起了我的不滿。義塾的戒律無論如何也抑制不了我
們為新思想所陶醉的而願意深入研究的積極熱情。我無視當局的要求,繼續熱心研讀共
產主義書籍。當時,願意讀這種書的學生急劇增加,借書的人多到幾乎要排隊等候了。
因此,我們定出借書順序和閱讀時間,要求讀後按時還書。信仰新思潮的學友之間隱然
相約成規的這個讀書紀律,大多數青年都遵守很好。只有愣頭青桂永春常常違反這一紀
律,不大遵守讀書的時間,先把讀書場所也不謹慎。有一次他一個人把《共產黨宣言》
揣了十多天。我們叫他快讓給別的同學看,他卻要求再看兩天,說有幾處需要摘錄。
第二天,桂永春偷偷溜出宿舍,沒有上學。上午課結束,到了午飯時間,他也不露面。
我們在輝發河畔的草叢裏找到了他,看見他趴在草地上聚精會神地在讀那本書。
我小聲地對他說,醉心於讀書是好事情,但不要曠課,還要注意選好讀書的時間和地點。
他答應以後要多加注意,但是第二天上歷史課的時候,他又偷看這本書,結果被老師發
現,書也被沒收了。書被送到塾長先生手裏,惹出了大禍。
學校當局查明這本書是我從金時雨的書齋裏借來的,便派歷史教師找我和總管大鬧了一
場。
這位老師對金時雨說,身為總管,應對華成義塾的工作多給予幫助,然而你看到學生讀
左翼書籍也不加阻攔,這事做得可不像個總管,今後要好好管束學生,不讓他們再讀這
類書。他還威脅我說,成柱也要多加注意。
我對當局的這種做法,不能不表示憤慨。
“一個人要具有高尚的人格,不是應當吸取多方面的知識嗎?我們是正應當吸取新事物
的青年,學校當局為什麼要剝奪我們研究世界公認的先進思想的權利呢?現在連普通書
店裏也都出售馬克思和列寧的著作,凡是識字的人都看這些書,唯獨華成義塾不准看,
這是為什麼呢?我真無法理解。”
我向金時雨這樣吐露了對華成義塾的不滿。
金時雨長歎了聲,才坦白地說,這是正義府的措施,是學校黨羽的方針,憑自己的力量,
是無可奈何的。
衡量一個人的價值的標準是他的思想,同樣,衡量教育的價值和學校的價值的標準也是
思想。然而華成義塾當局卻妄圖用不符合時代趨勢的陳舊思想來阻擋新的思潮。
通過這一事件,同學們知道了校內有一群研究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學生。拿這一事件大肆
叫嚷要開除學籍,嚴加處分,可是這種威脅反而帶來了激發進步青年對共產主義思想的
好奇心和嚮往的結果。
自從發生了這一事件後,向我借左翼書籍的學生急劇地增加了。
我從這些青年中挑出我認為能與我們志同道合、生死與共的人,開始同他們一一交談。
我父親生前常說,要結交好朋友,多爭取同志。我時刻記著父親的教誨:不管有多麼正
確崇高的目的,若沒有能夠同生共死的同志,就無法實現宏願大志。
我接觸了許多同學,其中有一中隊來的同學李某。他聯盟,成績優異,性格和品德也都
很好,頗受同學們的愛戴,然而奇怪的是他的思想卻很保守。
在講世界革命史的課堂上,他第一個提出了要恢復王朝的主張。
我同他是一種見了面只打一聲招呼說一兩句話的關係。但是從我們同朝鮮人模範小學的
高等班同學們賽過一場足球後,我們之間的關係就變得非常親密,能夠互訴衷情了。那
天他當前鋒,不慎與對方運動員相撞,把腿撞傷了。
我就住到他的宿舍裏,護理了他十多天。在這過程中,我們成了知心朋友。
他說,他在世界革命史課堂上提出要恢復王朝,是荒唐的;像成柱你說的那樣,我們的
國家獨立後應當朝著勞動人民吃好穿好、過好日子的那種社會走,這才是對的。他還說,
要是早日趕走日本鬼子,咱們也過上好日子,該多好啊!
我問他說,你認為,憑現在華成義塾教的軍事操練,能打敗日本鬼子嗎?有些人說日本
是世界五大強國之一,單靠那個沒有一支像樣的步槍的獨立軍,能戰勝這個強敵嗎?
他說,要同敵人打,就要鍛煉身體,練好槍法,除此而外再沒有別的辦法,再說,不仿
效長期搞獨立運動的人的方式,還能有什麼別的招數嗎?
我對他說,不對,用那種方式是不能爭得獨立的。現在我們為探索新的方法,正在閱讀
馬克思和列寧的著作,有很多值得學習的東西。現在,日本帝國主義對共產主義思想進
行誹謗和中傷,頑固的民族主義者排斥社會主義。我們這些工人農民的子弟只聽有錢人
說社會主義不好,就不去瞭解共產主義是什麼樣的,盲目地跟著說共產主義不好,是不
對的。要做一個真正的獨立運動者和愛國者,就應當深入研究馬克思列寧主義。
他似乎有所同感,沉思了一陣後,問我能不能給他借這樣的書。我答應等他傷好了一定
供給他看,並鼓勵他先把傷養好,早日恢復健康。嚮往新思想的潮流以不可阻擋之勢衝擊了華成義塾。除了追隨民族主義的幾個頑固的學
生以外,絕大多數的學生都信仰先進思想。
我常常在進步的青年學生中組織發表讀書心得的集會。這種集會有時在金時雨家舉行,
有時也在塾監康濟河家和輝發河邊舉行。
在總管金時雨的書齋裏集會時,他總是為我們費心,絕不讓客人和家人進書齋。有時,
他坐在土廊臺上裝做幹什麼雜活,為我們望風。每當這時候,我從他的默默無言的舉動
中感覺到了他的火熱的情意和熱情的支持。
我們把集會的場所定在康濟河家,固然是因為他的兒子康炳善是我的好朋友,但更主要
的是因為他本人是我父親的朋友,思想傾向很好。
康濟河是一位民族主義者,但他不排斥共產主義。我到他家去的時候,他還向我宣傳共
產主義。他說,我們已經老了,不行了,你們不管用什麼方法,即使用共產主義的方法,
也一定要取得勝利。這話給了我們很大的力量。他家裏還有不少共產主義書籍。
現在回顧起來,我覺得當時我們就朝鮮革命的實踐問題進行的討論,是相當有水準的。
通過這種討論,青年們統一了朝鮮革命的看法和立場。
有一天,我們聚在金時雨家進行這種討論時,那個曾得到我護理的李同學,拄著雙拐杖
來找我借那本書。他說,別的同學都在走新的道路,只他一個人躺在宿舍裏,快要變成
一個落後分子了,所以來找我。這樣;他也跟我們走了同一條道路。
對資本家來說,發財致富是他們特殊的樂趣,而對我來說,結交同志爭取同志是最大的
樂趣。拾到一塊黃金時的高興怎能同爭取到一名同志時的喜悅相比呢?我爭取同志的努
力,就是這樣在華成義塾開始邁出了第一步。從這個時候起,我把畢生的精力獻給了爭
取同志的事業。
當我的周圍集結了許多好同志的時候,我開始苦苦地思索應當怎樣把他們有組織地團結
起來,大幹一番事業。我把這個想法告訴了大家。記得那是在9月末的一個集會上。
那天我好像對建立組織的必要性講了很多。要解放祖國,建設勞苦民眾過好日子的社會,
就需要走艱險漫長的道路。只要我們壯大隊伍,堅決頑強地浴血奮戰,就能取得勝利。
要建立一個組織,把群眾團結在它的周圍,提高他們的覺悟,依靠他們的力量去光復祖
國。我大致講了這樣的話,大家都很高興,要求儘快建立這樣的組織。
我對他們說,要建立一個組織,就要再作一些準備,要更多地吸收能夠與我們抱著同一
條思想、共同奮鬥的同志。
會上還確定了可以吸收到組織裏來的培養物件,並作了分工,指定誰負責教育誰,等等。
然而,有幾個同學卻表示憂慮說:如果我們建立新的組織,不是會形成又一個派系嗎?
我對他們說,我們要建立的組織是新型的革命組織,是與那些民族主義者和所謂共產主
義者的派別截然不同的。它不搞派別鬥爭的組織,而是搞革命的組織。我們要把自己的
一切獻給革命,鬥爭再鬥爭,我們會為此而感到滿意的。……
我們經過一段籌備期,在當時中國的國慶“雙十節”那天舉行成立組織的預備會議,討
論了組織的名稱、性質、鬥爭綱領和活動準則,一個星期後,即1926年10月17日,
在金時雨家正式成立了組織。
會議是在沒有講壇的簡陋的火炕上進行的,氣氛十分肅穆,房間裏充滿了朝氣和熱情,
當時的情景,時過60多年後的今天,仍然歷歷在目,不能忘懷。
那天,同學們都很興奮,我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一站到成立組織的會場上,不知為
什麼,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已故的父親,想起了朝鮮國民會。為了建立朝鮮國民會,我父
親多年來跋涉幾萬里路,集結了分散在各地的同志。國民會成立後,他為實現其宗旨,
殫精竭慮,獻出了一生,把未竟的事業留給了我們。
在實現父親要我們即使粉身碎骨也一定要光復祖國的遺囑的道路上,我們終於取得了第
一個成果。一想到這一點,我不禁心潮澎湃,熱淚奪眶而出。
我們建立的這一組織的綱領,也包含著我父親的思想。
那天,許多青年慷慨激昂地發了言,他們的面容如今仍清晰地浮現在我的眼前。崔昌傑、
金利甲、李濟宇、康炳善、金園宇、朴根源……以及後來叛變了的李鐘洛和朴且石,當
時都發出了戰鬥的誓言:願意為革命不惜獻出自己的血和肉
那天發言的人既有口才好的,也有不善於講話的,但他們的發言都很好。我也發表了在
當時是夠長的一篇講話。
我在會議上建議,要把我們建立的組織稱為“打倒帝國主義同盟”,簡稱“?·?”

“打倒帝國主義同盟”,是嚮往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新一代青年,在反帝、獨立、自
主的旗幟下,為實現民族解放和階級解放,在歷史的陣痛期中建立起來的純潔的、新型
的政治生命體。
我們雖以建設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為目的成立了這一同盟,但為了不致於使民族主義者
懷疑我們的組織是一個極左的組織,才把組織的名稱定為“打倒帝國主義同盟”。當時,
我們就是如此重視同民族主義者的關係。
會上一致通過了要把組織的名稱定為“打倒帝國主義同盟”的建議。
我提出的“打倒帝國主義同盟”的鬥爭綱領也一致通過了。這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要打倒
所有帝國主義的組織,因此它的口號也是十分毫壯的。
“打倒帝國主義同盟”的當前任務是,打倒日本帝國主義,爭取朝鮮的解放和獨立;最
終目的是,在朝鮮建設社會主義、共產主義;進而打倒一切帝國主義,在全世界建設共
產主義。為了實現這一綱領,我們還制定了活動方針。
會上給所有與會的青年發了油印的同盟章程。
會上,崔昌傑推薦我為“打倒帝國主義同盟”的負責人。
我們手拉著手,抱成一團,跑到輝發河畔,縱情地唱歌,也莊嚴地宣誓:在為祖國為民
族的革命道路上,要同生死,共患難。
那天,我一夜沒睡。因為過於激動和興奮,根本無法入眠。老實說,那時候我們好像得
到了全世界一樣,渲染在無限的激動和喜悅之中。那些億萬富翁坐在黃金堆上的喜悅,
怎能比得上我們當時的喜悅啊!
當時,共產主義運動內部有許多亮出大牌子的組織。而我們的組織是剛成立的,規模也
不能同那些組織相比,許多人還不知道世上有一個“打倒帝國主義同盟”這樣的組織。
儘管如此,我們建立這個同盟後,都沉浸在狂歡的氛圍中,這是因為我們感到自豪,因
為我們建立的組織是與從前的組織截然不同的新型的共產主義革命組織。
這個同盟既不是從某一派系分離出來的,其成員也不是從某個宗派集團或亡命團體脫離
出來的,他們都是像白紙一樣清白純潔的新一代。“打倒帝國主義同盟”的血液裏沒有
任何雜質。
這個同盟的成員,一個個都是不可等閒視之的人物。作演說,寫論文,作詞作曲,唱歌
跳舞,擊拳舞刀,不管哪一項,讓他們作什麼他們就能作什麼,都是英氣勃勃、精明能
幹的棟樑之材。用現代話來說,他們都是“以一當百”、“以一當千”的青年。正是這樣
的青年抱成一團要去開闢新的道路,其氣勢自然是直沖雲霄的。
每當我們開拓的革命事業碰到困難時,“打倒帝國主義同盟”的成員們一個個變成開路
先鋒,炸開了通路。他們作為朝鮮革命的核心部隊,在所到之處都起到了先導作用。金
赫、車光秀、崔昌傑、金利甲、康炳善、李濟宇等“打倒帝國主義同盟”的許許多多成
員,一直在鬥爭的最前列英勇奮戰,最後獻出了自己寶貴的生命。不過,也有個別與此
相反的人。他們很好地邁出了第一步,但是在革命鬥爭愈益深入發展的時候,卻背棄“打
倒帝國主義同盟”的宗旨,墮入了背叛的深淵。一想起這種人,我就不勝遺憾。
如今,在“打倒帝國主義同盟”時期同我攜手工作過的人,一個也不在了,憧憬著獨立
的祖國和無產大眾的社會,不惜赴湯蹈火,進行了英勇戰鬥的“打倒帝國主義同盟”的
許多兒女,沒有看到美好的新社會,在青春正茂的華年,過早地離開了我們。他們獻出
的青春奠定了我們黨和革命的基礎。
我們黨的歷史把“打倒帝國主義同盟”看作是党的根基,把“打倒帝國主義同盟”的成
立視為朝鮮共產主義運動和朝鮮革命的新的出發點和淵源。從這個根基上產生了我們黨
的綱領,定出了我們党的建設和活動的原則,培育了創建我們黨的骨幹。自從“打倒帝
國主義同盟”建立以後,我國革命以自主性原則為基礎邁出了新的步伐。
解放後,崔一泉(崔衡宇)在《海外朝鮮革命運動史》中,以《“打倒帝國主義同盟”
與金日成》為題,敘述了我們當年提出的“打倒帝國主義同盟”的宗旨和它的氣概。
多年以後,當革命軍成立,祖國光復會誕生並高呼兩千萬人民總動員起來的時候,當成
千上萬的支持者和同情者像衛星一樣團結在這個隊伍周圍的革命全盛期到來的時候,我
都感慨萬端地回憶起我們在樺甸組織“打倒帝國主義同盟”時的日日夜夜。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