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第一部 抗日革命 第一册
第二章 难忘的桦甸
“打倒帝国主义同盟”
 落后于时代的华成义塾,使我产生了不能再沿袭旧方式的想法。我越来越坚定地认为,
单凭几支步枪和人数不多的武装团,渡过鸭绿江去杀死几个日寇警察,募集一点军款,
用这种方法是不可能实现祖国独立的。
我下定了要用新的方法开拓光复祖国的道路的决心。在必须走新的道路这一点上,我的
朋友们也都有共同的看法。
然而持有这种看法的同学却没有几个。大多数同学还不能痛快地接受新的思想,有的采
取戒备的态度,有的加以排斥。
华成义塾不准学生随便阅读共产主义书籍。
当我上学带上《共产党宣言》时,有的同学就来捅捅我的腰,悄悄地告诉我这样的书要
在家里看。学校当局最为戒备的警惕的是赤色书籍他们威胁说,如有违禁者,根据其情
节轻重甚至可以给予开除学籍的处分。
而我却说,怕学校管制,连想看的书也不看,怎么能做大事?并主张只要认为是讲真理
的书,即使被开除也要看。
《共产党宣言》是从金时雨家的书斋里带来的。他家里有很多共产主义书籍。可以说,
金时语的书斋反映了当时民族解放运动从民族主义运动转到共产主义运动的时代面貌
和金时雨要追随这种时代趋势的立场。
华成义塾当局不准看这种书,当然引起了我的不满。义塾的戒律无论如何也抑制不了我
们为新思想所陶醉的而愿意深入研究的积极热情。我无视当局的要求,继续热心研读共
产主义书籍。当时,愿意读这种书的学生急剧增加,借书的人多到几乎要排队等候了。
因此,我们定出借书顺序和阅读时间,要求读后按时还书。信仰新思潮的学友之间隐然
相约成规的这个读书纪律,大多数青年都遵守很好。只有愣头青桂永春常常违反这一纪
律,不大遵守读书的时间,先把读书场所也不谨慎。有一次他一个人把《共产党宣言》
揣了十多天。我们叫他快让给别的同学看,他却要求再看两天,说有几处需要摘录。
第二天,桂永春偷偷溜出宿舍,没有上学。上午课结束,到了午饭时间,他也不露面。
我们在辉发河畔的草丛里找到了他,看见他趴在草地上聚精会神地在读那本书。
我小声地对他说,醉心于读书是好事情,但不要旷课,还要注意选好读书的时间和地点。
他答应以后要多加注意,但是第二天上历史课的时候,他又偷看这本书,结果被老师发
现,书也被没收了。书被送到塾长先生手里,惹出了大祸。
学校当局查明这本书是我从金时雨的书斋里借来的,便派历史教师找我和总管大闹了一
场。
这位老师对金时雨说,身为总管,应对华成义塾的工作多给予帮助,然而你看到学生读
左翼书籍也不加阻拦,这事做得可不像个总管,今后要好好管束学生,不让他们再读这
类书。他还威胁我说,成柱也要多加注意。
我对当局的这种做法,不能不表示愤慨。
“一个人要具有高尚的人格,不是应当吸取多方面的知识吗?我们是正应当吸取新事物
的青年,学校当局为什么要剥夺我们研究世界公认的先进思想的权利呢?现在连普通书
店里也都出售马克思和列宁的著作,凡是识字的人都看这些书,唯独华成义塾不准看,
这是为什么呢?我真无法理解。”
我向金时雨这样吐露了对华成义塾的不满。
金时雨长叹了声,才坦白地说,这是正义府的措施,是学校党羽的方针,凭自己的力量,
是无可奈何的。
衡量一个人的价值的标准是他的思想,同样,衡量教育的价值和学校的价值的标准也是
思想。然而华成义塾当局却妄图用不符合时代趋势的陈旧思想来阻挡新的思潮。
通过这一事件,同学们知道了校内有一群研究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学生。拿这一事件大肆
叫嚷要开除学籍,严加处分,可是这种威胁反而带来了激发进步青年对共产主义思想的
好奇心和向往的结果。
自从发生了这一事件后,向我借左翼书籍的学生急剧地增加了。
我从这些青年中挑出我认为能与我们志同道合、生死与共的人,开始同他们一一交谈。
我父亲生前常说,要结交好朋友,多争取同志。我时刻记着父亲的教诲:不管有多么正
确崇高的目的,若没有能够同生共死的同志,就无法实现宏愿大志。
我接触了许多同学,其中有一中队来的同学李某。他联盟,成绩优异,性格和品德也都
很好,颇受同学们的爱戴,然而奇怪的是他的思想却很保守。
在讲世界革命史的课堂上,他第一个提出了要恢复王朝的主张。
我同他是一种见了面只打一声招呼说一两句话的关系。但是从我们同朝鲜人模范小学的
高等班同学们赛过一场足球后,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变得非常亲密,能够互诉衷情了。那
天他当前锋,不慎与对方运动员相撞,把腿撞伤了。
我就住到他的宿舍里,护理了他十多天。在这过程中,我们成了知心朋友。
他说,他在世界革命史课堂上提出要恢复王朝,是荒唐的;像成柱你说的那样,我们的
国家独立后应当朝着劳动人民吃好穿好、过好日子的那种社会走,这才是对的。他还说,
要是早日赶走日本鬼子,咱们也过上好日子,该多好啊!
我问他说,你认为,凭现在华成义塾教的军事操练,能打败日本鬼子吗?有些人说日本
是世界五大强国之一,单靠那个没有一支像样的步枪的独立军,能战胜这个强敌吗?
他说,要同敌人打,就要锻炼身体,练好枪法,除此而外再没有别的办法,再说,不仿
效长期搞独立运动的人的方式,还能有什么别的招数吗?
我对他说,不对,用那种方式是不能争得独立的。现在我们为探索新的方法,正在阅读
马克思和列宁的著作,有很多值得学习的东西。现在,日本帝国主义对共产主义思想进
行诽谤和中伤,顽固的民族主义者排斥社会主义。我们这些工人农民的子弟只听有钱人
说社会主义不好,就不去了解共产主义是什么样的,盲目地跟着说共产主义不好,是不
对的。要做一个真正的独立运动者和爱国者,就应当深入研究马克思列宁主义。
他似乎有所同感,沉思了一阵后,问我能不能给他借这样的书。我答应等他伤好了一定
供给他看,并鼓励他先把伤养好,早日恢复健康。向往新思想的潮流以不可阻挡之势冲击了华成义塾。除了追随民族主义的几个顽固的学
生以外,绝大多数的学生都信仰先进思想。
我常常在进步的青年学生中组织发表读书心得的集会。这种集会有时在金时雨家举行,
有时也在塾监康济河家和辉发河边举行。
在总管金时雨的书斋里集会时,他总是为我们费心,绝不让客人和家人进书斋。有时,
他坐在土廊台上装做干什么杂活,为我们望风。每当这时候,我从他的默默无言的举动
中感觉到了他的火热的情意和热情的支持。
我们把集会的场所定在康济河家,固然是因为他的儿子康炳善是我的好朋友,但更主要
的是因为他本人是我父亲的朋友,思想倾向很好。
康济河是一位民族主义者,但他不排斥共产主义。我到他家去的时候,他还向我宣传共
产主义。他说,我们已经老了,不行了,你们不管用什么方法,即使用共产主义的方法,
也一定要取得胜利。这话给了我们很大的力量。他家里还有不少共产主义书籍。
现在回顾起来,我觉得当时我们就朝鲜革命的实践问题进行的讨论,是相当有水平的。
通过这种讨论,青年们统一了朝鲜革命的看法和立场。
有一天,我们聚在金时雨家进行这种讨论时,那个曾得到我护理的李同学,拄着双拐杖
来找我借那本书。他说,别的同学都在走新的道路,只他一个人躺在宿舍里,快要变成
一个落后分子了,所以来找我。这样;他也跟我们走了同一条道路。
对资本家来说,发财致富是他们特殊的乐趣,而对我来说,结交同志争取同志是最大的
乐趣。拾到一块黄金时的高兴怎能同争取到一名同志时的喜悦相比呢?我争取同志的努
力,就是这样在华成义塾开始迈出了第一步。从这个时候起,我把毕生的精力献给了争
取同志的事业。
当我的周围集结了许多好同志的时候,我开始苦苦地思索应当怎样把他们有组织地团结
起来,大干一番事业。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大家。记得那是在9月末的一个集会上。
那天我好像对建立组织的必要性讲了很多。要解放祖国,建设劳苦民众过好日子的社会,
就需要走艰险漫长的道路。只要我们壮大队伍,坚决顽强地浴血奋战,就能取得胜利。
要建立一个组织,把群众团结在它的周围,提高他们的觉悟,依靠他们的力量去光复祖
国。我大致讲了这样的话,大家都很高兴,要求尽快建立这样的组织。
我对他们说,要建立一个组织,就要再作一些准备,要更多地吸收能够与我们抱着同一
条思想、共同奋斗的同志。
会上还确定了可以吸收到组织里来的培养对象,并作了分工,指定谁负责教育谁,等等。
然而,有几个同学却表示忧虑说:如果我们建立新的组织,不是会形成又一个派系吗?
我对他们说,我们要建立的组织是新型的革命组织,是与那些民族主义者和所谓共产主
义者的派别截然不同的。它不搞派别斗争的组织,而是搞革命的组织。我们要把自己的
一切献给革命,斗争再斗争,我们会为此而感到满意的。……
我们经过一段筹备期,在当时中国的国庆“双十节”那天举行成立组织的预备会议,讨
论了组织的名称、性质、斗争纲领和活动准则,一个星期后,即1926年10月17日,
在金时雨家正式成立了组织。
会议是在没有讲坛的简陋的火炕上进行的,气氛十分肃穆,房间里充满了朝气和热情,
当时的情景,时过60多年后的今天,仍然历历在目,不能忘怀。
那天,同学们都很兴奋,我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一站到成立组织的会场上,不知为
什么,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已故的父亲,想起了朝鲜国民会。为了建立朝鲜国民会,我父
亲多年来跋涉几万里路,集结了分散在各地的同志。国民会成立后,他为实现其宗旨,
殚精竭虑,献出了一生,把未竟的事业留给了我们。
在实现父亲要我们即使粉身碎骨也一定要光复祖国的遗嘱的道路上,我们终于取得了第
一个成果。一想到这一点,我不禁心潮澎湃,热泪夺眶而出。
我们建立的这一组织的纲领,也包含着我父亲的思想。
那天,许多青年慷慨激昂地发了言,他们的面容如今仍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崔昌杰、
金利甲、李济宇、康炳善、金园宇、朴根源……以及后来叛变了的李钟洛和朴且石,当
时都发出了战斗的誓言:愿意为革命不惜献出自己的血和肉
那天发言的人既有口才好的,也有不善于讲话的,但他们的发言都很好。我也发表了在
当时是够长的一篇讲话。
我在会议上建议,要把我们建立的组织称为“打倒帝国主义同盟”,简称“?·?”

“打倒帝国主义同盟”,是向往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新一代青年,在反帝、独立、自
主的旗帜下,为实现民族解放和阶级解放,在历史的阵痛期中建立起来的纯洁的、新型
的政治生命体。
我们虽以建设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为目的成立了这一同盟,但为了不致于使民族主义者
怀疑我们的组织是一个极左的组织,才把组织的名称定为“打倒帝国主义同盟”。当时,
我们就是如此重视同民族主义者的关系。
会上一致通过了要把组织的名称定为“打倒帝国主义同盟”的建议。
我提出的“打倒帝国主义同盟”的斗争纲领也一致通过了。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要打倒
所有帝国主义的组织,因此它的口号也是十分毫壮的。
“打倒帝国主义同盟”的当前任务是,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争取朝鲜的解放和独立;最
终目的是,在朝鲜建设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进而打倒一切帝国主义,在全世界建设共
产主义。为了实现这一纲领,我们还制定了活动方针。
会上给所有与会的青年发了油印的同盟章程。
会上,崔昌杰推荐我为“打倒帝国主义同盟”的负责人。
我们手拉着手,抱成一团,跑到辉发河畔,纵情地唱歌,也庄严地宣誓:在为祖国为民
族的革命道路上,要同生死,共患难。
那天,我一夜没睡。因为过于激动和兴奋,根本无法入眠。老实说,那时候我们好像得
到了全世界一样,渲染在无限的激动和喜悦之中。那些亿万富翁坐在黄金堆上的喜悦,
怎能比得上我们当时的喜悦啊!
当时,共产主义运动内部有许多亮出大牌子的组织。而我们的组织是刚成立的,规模也
不能同那些组织相比,许多人还不知道世上有一个“打倒帝国主义同盟”这样的组织。
尽管如此,我们建立这个同盟后,都沉浸在狂欢的氛围中,这是因为我们感到自豪,因
为我们建立的组织是与从前的组织截然不同的新型的共产主义革命组织。
这个同盟既不是从某一派系分离出来的,其成员也不是从某个宗派集团或亡命团体脱离
出来的,他们都是像白纸一样清白纯洁的新一代。“打倒帝国主义同盟”的血液里没有
任何杂质。
这个同盟的成员,一个个都是不可等闲视之的人物。作演说,写论文,作词作曲,唱歌
跳舞,击拳舞刀,不管哪一项,让他们作什么他们就能作什么,都是英气勃勃、精明能
干的栋梁之材。用现代话来说,他们都是“以一当百”、“以一当千”的青年。正是这样
的青年抱成一团要去开辟新的道路,其气势自然是直冲云霄的。
每当我们开拓的革命事业碰到困难时,“打倒帝国主义同盟”的成员们一个个变成开路
先锋,炸开了通路。他们作为朝鲜革命的核心部队,在所到之处都起到了先导作用。金
赫、车光秀、崔昌杰、金利甲、康炳善、李济宇等“打倒帝国主义同盟”的许许多多成
员,一直在斗争的最前列英勇奋战,最后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不过,也有个别与此
相反的人。他们很好地迈出了第一步,但是在革命斗争愈益深入发展的时候,却背弃“打
倒帝国主义同盟”的宗旨,堕入了背叛的深渊。一想起这种人,我就不胜遗憾。
如今,在“打倒帝国主义同盟”时期同我携手工作过的人,一个也不在了,憧憬着独立
的祖国和无产大众的社会,不惜赴汤蹈火,进行了英勇战斗的“打倒帝国主义同盟”的
许多儿女,没有看到美好的新社会,在青春正茂的华年,过早地离开了我们。他们献出
的青春奠定了我们党和革命的基础。
我们党的历史把“打倒帝国主义同盟”看作是党的根基,把“打倒帝国主义同盟”的成
立视为朝鲜共产主义运动和朝鲜革命的新的出发点和渊源。从这个根基上产生了我们党
的纲领,定出了我们党的建设和活动的原则,培育了创建我们党的骨干。自从“打倒帝
国主义同盟”建立以后,我国革命以自主性原则为基础迈出了新的步伐。
解放后,崔一泉(崔衡宇)在《海外朝鲜革命运动史》中,以《“打倒帝国主义同盟”
与金日成》为题,叙述了我们当年提出的“打倒帝国主义同盟”的宗旨和它的气概。
多年以后,当革命军成立,祖国光复会诞生并高呼两千万人民总动员起来的时候,当成
千上万的支持者和同情者像卫星一样团结在这个队伍周围的革命全盛期到来的时候,我
都感慨万端地回忆起我们在桦甸组织“打倒帝国主义同盟”时的日日夜夜。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