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第一部 抗日革命 第一冊
第二章 難忘的樺甸
獨立軍的女傑李寬麟
 
 我在華成義塾輟學,回到撫松一看,來到我家的獨立運動者不像從前那樣多了。
同日夜人跡不絕的過去相比,家景確實寂寞冷清了。
撫松給我留下的印象中不能忘懷的還有李寬麟。我父親去世後,她就住在我家。吳東振
打發她來我家時囑咐說,寬麟得過金先生的很大幫助,決不要忘記這些恩德,現在要到
撫松去好好照顧成柱的母親。李寬麟擔任南滿婦女教育聯合會的工作,同時為我母親做
伴。
李寬麟本來就是膽大無畏,明朗快活的姑娘。她文武雙全,又清秀俊美,浩氣凜然,恐
怕當時在朝鮮再沒有第二個像她這樣的女傑了。
那時,封建觀念很強,婦女外出也得把臉遮住。可是,李寬麟女扮男裝,騎馬走在大街
上,過往行人無不驚異地望著她,好像看一個從另一個世界來的人。
我回家沒過幾天,發現李寬麟不像從前那樣生氣勃勃了。
她聽到我退出了華成義塾,大為驚訝。她知道這所軍官學校不是誰都能去的,有些人想
去也去不了。可是我自動退學,怎麼會不使她吃驚呢?
當她聽了我輟學的理由和始末,才說我做得對,支持我去吉林市的決心。但她還是掩飾
不住悵然之色。
看來,我否定民族主義系統的學校,並從思想上同它訣別的行動,給了她一定的衝擊。
感受性強的李寬麟分明是從我生活上的變化中更清楚地看到獨立軍的結局和民族主義
的末路。我母親說,她比以前有很大變化,近來更是少言寡語了。
起初,我以為這也許是待字閨女中常有的那種苦悶。當時她已經有28歲。在那一到十
四五歲就上頭出嫁的早婚時代,聽說姑娘有28歲,都搖頭說太老不能娶。像李寬麟這
樣超過了婚齡的老處女,為自己的終身大事而苦悶,完全是可能的。
因為她常有發呆的現象,有一天我問她最近為什麼臉色憔悴陰鬱。
李寬麟長籲一口氣,回答說,那是因為年歲越來越大,諸事卻沒有一個稱心的。成柱的
父親活著的時候,一天走一二百里也不覺得累,可是你父親去世後,無論做什麼事都不
起勁,帶在身上的手槍也快要生銹了。在這種情況下,又沒有可信託的主心骨,這不是
糟糕嗎?我看,獨立軍怎麼也做不了大事。現在獨立軍的情況可糟了。頂頭的老爺們不
知在想什麼,光擺架子,也不上班;那些還能打仗的大漢,沉迷于過小家庭的日子;年
輕小夥子只追逐女孩子……幾天前,有個英勇善戰的小夥子娶了媳婦,就退出獨立軍,
上間島去了。一個個看著風頭夾著尾巴溜走。男大娶妻是無可非議的,可是娶了老婆就
放下槍,誰來爭取朝鮮獨立?我真不知道他們怎麼會這樣不顧自己的體面。
我這才明白了她苦悶憂鬱的原因。她一個姑娘家,為了祖國的獨立,把終身大事都置之
腦後了,而那些年富力強的男子漢卻扔掉槍支去找個人的安樂窩,她怎麼能不憤慨呢!
當那些喝過點墨水的姑娘們,被開化運動卷起的熏風所陶醉,到外賣弄新女性的風韻的
時候,李寬麟腰佩六輪子,活動在鴨綠江兩岸,與日寇軍警展開了浴血奮戰。
我想,在我國歷史上女扮男裝,腰佩手槍,作為職業軍人與外寇奮戰的實例是罕見的。
我在這部回憶錄中特辟一個專題回顧李寬麟的生涯,正是因為我很重視這一點。在男尊
女卑的舊觀念根深蒂固的我國,女人佩著手槍上戰場,是不可想像的。
過去,我國婦女反抗外寇的方法是按時代的不同而不同的。但是,從這些差別中我們可
以發現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這種反抗在多數情況下,都是帶著以封建儒教的貞操觀為基
礎的消極形式表現出來的。
每當外寇來犯、屠殺擄掠我國人民時,婦女們就進到深山或寺廟去躲避,以免受辱身之
恥,來不及躲藏的婦女則以自戕反抗敵人。壬辰倭亂時,載入國史的烈女比忠臣多30
倍以上,可見我國婦女的節操是多麼堅貞。
據說,崔益鉉在對馬島絕食殉國,其夫人服喪三年而後自盡。
從人倫之道來看,此舉可視作為國盡忠、為夫守節的最高尚的道義。
不過,這裏有值得考慮的問題:如果都這樣尋死,由誰來消滅敵人,保衛祖國呢?
隨著國家的近代化,我國婦女的思想方法和人生觀也發生了變化。曾用躲藏、自盡等消
極的方法反抗敵人的我國婦女,開始同男子一道,敢於在軍警的刀槍面前挺身而出,參
加反日示威,向敵人官署投擲炸彈。
然而,身為女獨立軍,手持武器,在異國土地上進行十多年武裝鬥爭的,恐怕只有李寬
麟一人。
李寬麟面目俊秀,無論到哪里,她都為甩不掉許多追求她的男子而苦惱。論容貌、學識
和家庭環境,她都有很好的條件,或者當個學校教師,或者找個如意丈夫,過上不次於
別人的富裕生活,是不成問題的。但是她把自己的青春視如草芥,不異獻給了獨立運動。
她父親屬於在朔州自耕的中產階層,家有好幾町步的土地和山林,還有10間大草房。
寬麟12歲那年,她母親去世,兩年後,她父親續弦,竟娶了16歲的姑娘。
李寬麟不願把這個比自己大兩歲的女人叫母親。而她父親是老封建,女兒長到15歲,
就不想送她上學念書,一心想找個適當的女婿把她嫁出去。
李寬麟看別的孩子上學念書,心裏羡慕不已,經常纏著父親讓她上學念書,但她父親一
直置若罔聞。她對父親深感不滿,15歲那年便逃出了自己的家。
她趁父親外出的機會,悄悄來到鴨綠江邊,把衣服和鞋子脫在冰窟窿旁邊,徑直跑到義
州去了。她到那裏求得一家遠親的幫助,入了養實學校。她逍遙自在地學了半年多,到
了秋天才給父親去信,要求提供學費。
她父親以為女兒投江自盡了,一直在淚水中度日,忽然接到女兒的信,又驚又喜,立刻
趕到了義州。他見了女兒,說他再也不阻攔女兒上學念書了,叫她有什麼需要,儘管隨
時來信。
從此,李寬麟再不為學費操心,專心學習。她學習成績優異,學校保送她到平壤女子高
等普通學校技藝科學習。
她在這裏學習了一兩逐漸懂得了人情世故,又經我父親的介紹,加入了朝鮮國民會,從
此,她作為一名堂堂的革命組織成員,參加了地下活動。就在這個時候,她從我父親處
學到了“志遠”的思想。她在平壤女子高等普通學校、崇實中學、崇義女校和光成高等
普通學校的學生中,秘密地進行了吸收同志的工作。有時,她以遠足為名,到萬景台的我們家來,跟我父親談工作,也幫我母親做些活。當
時,雖然交通還不方便,但萬景台風光秀麗,崇實中學、光成高等普通學校等各校的許
多學生,一到春天,就帶著午飯到萬景台來野遊。
在平壤爆發三·一人民起義的時候,李寬麟一直站在流行隊伍的前列英勇奮戰。示威受
挫時,她就跑回宿舍喘口氣,再出來高呼著萬歲鼓舞學生。當起義失敗,敵人開始大肆
逮捕示威主謀時,她就回到家鄉專門從事獨立運動。她下定決心,在結束亡國命運以前,
決不再安然坐在教室裏學習。起初,她在吳東振組織的廣濟青年團做總務工作。
李寬麟早在轉移到滿洲以前,就因在家鄉用手槍擊斃了兩名日本警官,把他們扔進了鴨
綠江的冰窟窿,轟動了天下。
她加入獨立軍後,有一次回到國內進行募集資金的工作,不料被員警盯住,要來搜查她。
而她頂在頭上的包裹裏藏有手槍,情況十分危急。
員警要把包裹打開。她裝作打開包裹,飛快地掏出手槍,把員警拉到樹林裏去處決了。
她經常到國內去募集捐款,經歷過各種各樣的事情。有一次,她受吳東振之命,到平安
南道一帶進行募捐工作。她完成任務後,同國內組織的一個同志在回總部的路上,在三
道灣過夜的時候,附近的另一個武裝團成員趕來脅迫他們把錢交出來。當時他們倆帶著
幾百圓錢。那幾個武裝團成員亮出手槍放著空炮逼他們交錢。同行的男子嚇得乖乖地交
出了身上的錢,可是李寬麟不僅沒有交出一文錢,還大聲喝斥他們,把這幫人都趕跑了。
我們進行抗日武裝鬥爭的時候,遊擊隊裏有過許多女將軍,但是那個時候朝鮮還沒出現
過李寬麟這樣的女子。她一個在中學時期只學過刺繡和裁縫的學生出身的女人,竟如此
大膽勇敢。《東亞日報》、《朝鮮日報》等報紙也都曾大書特書過李寬麟的事蹟。
李寬麟又是剛強有氣節、堅貞不屈的女子。
三·一人民起義後,南滿一帶積極開展了獨立運動團體的合併工作。但是,各個團體都
搞本位主義,無視別的派系,各持己見,爭執不下,因而全並工作進行得很不順利。關
於合併問題的商議,每次都以毫無意義的爭吵和磨擦結束,沒有任何收穫。
我父親為了解決合併運動面臨的這種困難,決定吸收獨立運動的慎重考慮,認定李寬麟
是可以勝任這項工作的好手,便派她帶著自己給梁起鐸的信,到漢城去了。
梁起鐸在民族主義者中有很大的影響力。他誕生在平壤的一個漢學家家庭裏,從早通過
愛國的新聞活動和教育活動,為培養人民群眾的反日獨立思想,付出了很大力量。梁起
鐸在朝鮮第一個編纂《韓英詞典》,領導了對日本的國債償還運動,因而出了名。他因
“一○五人事件”曾坐過幾年牢,還參與過新民會、流亡上海的臨時政府(國務委員)和
高麗革命党(委員長)等組織。他和吳東振一道組建了正義府。
正因為他有這樣的資歷,凡是獨立運動者,不分其所屬關係,都很尊敬他。
李寬麟到漢城後被便衣員警逮捕,關進了鐘路員警署的拘留所。敵人每天給她施加毒刑:
鼻孔時灌辣椒水,用竹簽扎手指尖,反綁著兩臂倒吊著打,有時把她打翻在地板上,往
她臉上放一塊木板,跳上去使勁往下跺腳,拳打腳踢更是家常便飯。每次動刑,都逼她
說出從哪兒來,是從中國來還是從俄羅斯來,來此有何目的,等等。最後竟用鹼性強的
草木灰捏成團,貼在她兩腳上,再潑上石油,點上火,威脅她要把她燒死。
儘管這樣,李寬麟依然毫不屈服,說自己是沒有職業的流浪漂泊的女子,來漢城是想找
個有錢人家當個針娘或保姆,根本沒有犯什麼罪,為什麼隨便抓來,叫人這樣活受罪。
李寬麟這樣堅持,什麼也不招認,敵人無可奈何,一個月後就把她放了。
她傷痕累累,根本無法動彈,但她還是帶著梁起鐸回到了興京。
李寬麟一回到興京就躺倒了,殘酷肉刑的後果終於使她臥病不起。儘管同事們竭誠護理
她,但病情總不見好轉,便請了一位老醫生來診治。老醫生診過脈後,卻下了極荒唐的
診斷,說她有胎氣。也許這是那個老醫生想戲弄一下這個有名的美女,故意跟她開的一
場無聊的玩笑吧。
李寬麟氣得喘不過氣來,厲聲問他是什麼意思。那個老醫生又說她懷孕了。
醫生還沒把話說完,李寬麟就舉起枕在頭下的木枕頭向他擲過去,大聲呵斥說:
“你這老東西,我一個青年女子不出嫁,拿起武器參加獨立運動跟敵人作戰,你有什麼
不舒心的,來戲弄我,拿我開心?你毀我的聲譽,有什麼好處?我看你敢不敢再說一遍!”
老醫生嚇得魂飛魄散,連鞋都顧不得穿就跑掉了。
正因為李寬麟有這樣的氣質,我父親也常常把重要的任務交給她去完成。只要是我父親
交代的任務,不管是什麼樣的任務,她都堅決執行。讓她到平壤去,她就到平壤去;叫
她去漢城,她就去漢城;有急件派她去聯絡,她就去聯絡;叫她去做婦女啟蒙工作,她
就去做婦女啟蒙工作。
我父親回國內做工作的時候,李寬麟總是作為隨行人員陪著他,但任警衛,輔佐他的工
作。她所走過的路,有幾千幾萬里。她走遍了義州、楚山、江界、碧潼、會甯等北部國
境一帶和間島地區,還踏遍了順安、江東、載寧、海州等朝鮮西部地區以及慶尚道等地,
幾乎沒有一個地方沒有她的足跡。
當時,李寬麟是我國第一個轉戰於白頭山的姑娘。
她在人生的黃金時代,應在萬人最熱烈的祝福中度過的青春時代,卻在異國他鄉忍受著
霜打雨淋,熬過了一個女子難以熬過的戎馬生涯。
如此滿腔愛國熱忱,手持雙槍,在多災多難的大地上縱橫馳騁,轉戰南北的李寬麟,為
著日趨衰落的獨立運動而傷心苦惱,我看了也委實感到痛心。
她看到我準備上吉林市去,就說她也準備到吉林市去做些什麼事情。但是她未能實踐這
一諾言。
我在吉林市上學時,曾在孫貞道家裏見過她兩三次,那時候她要求我給她講當前的時局,
於是我花了很長的時間給她講了我國革命的前途。她說我們的做法很合她的意。然而她
未能跳出正義府的屋簷。她雖是一個雖然贊同共產主義,卻未能付諸行動的民族主義左
派。
我看著李寬麟為民族主義運動的凋敝而苦惱,心中禁不住難過。在民族主義營壘裏,有
許多像李寬麟一樣公而忘私、獻身於獨立運動的愛國志士。然而因為沒有正確的領導者,
李寬麟這樣大膽無畏、堅貞不屈的女子,也為找不准正確的方向而苦惱徘徊。當時是“打
倒帝國主義同盟”剛邁出了第一步的時候,所以她還未能匯合到我們的運動裏來。我父親生前那般愛護和依賴且一手培育的李寬麟,今天因沒有可依託的主心骨而痛苦煩
惱。我看著她的情景,不禁為我國民族解放運動沒有一個能夠把朝鮮所有愛國力量都統
一和團結起來引向勝利的得力領導力量而痛苦慨歎。
李寬麟的苦惱使我心裏愛到了很大的衝擊,使我更了我們新一代必須為革命更加奮發起
來的決心。我決心,一定要為李寬麟這樣因為沒有正確的方向舵而苦惱徘徊的愛國者,
早日開拓能夠讓千萬人贊同的新道路,開創一個所有渴望祖國獨立的人都匯合到一個洪
流裏來奮鬥的革命的新時代。
我懷著這樣的雄心壯志,加快了去吉林市的準備工作。
我在吉林市最後一次見到李寬麟,此後的半個世紀以來,我一直在尋找她。
我們在東滿建立遊擊隊開展活動的時候,隊伍裏就有許多20來歲的女同志。我每當看
到她們同男子一樣,以豪邁的氣概和頑強的鬥志,為民族解放史譜寫新篇章的英勇行動,
就回想起獨立軍的女傑李寬麟。我不知道她在什麼地方做什麼,無從知道她的去向,我
為她難過,也為她著急。我通過各種管道打聽過她,可是根本無法瞭解到她的去向和命
運。
祖國解放後,我還到她的家鄉的朔州去找過她,可是仍沒有找到她。
到了70年代初,我們終於打聽到了她的去向。黨史研究所的同志們經過多方面的努力,
終於打聽到她仍住在中國,還有她親生的一雙兒女。
同李寬麟並肩戰鬥過的人們當中,孔榮、朴振榮等受過“打倒帝國主義同盟”的影響、
具有共產主義思想的人,同我們一起開拓了新的道路。他們都不愧為革命者,為革命壯
烈犧牲了。但是,李寬麟卻因為沒有遇到引導她走向正確道路的好領導,不得已地在中
途停止了鬥爭。
吳東振活著的時候,李寬麟為了貫徹寬甸會議提出的無產階級革命方針,費了不少心,
走了不少路。我去吉林市的那年(1927年)夏天,李寬麟同張哲鎬等獨立軍隊員們進入奶
頭山,搭起草棚,種了土豆,同時進行了群眾啟蒙工作。當時,吳東振好像有過這樣的
打算,要把乳頭山變成獨立軍的一個活動基地。
但是,吳東振被捕後,這些活動也都付之東流了。在民族主義左派勢力中,最傾向於共
產主義潮流的人是吳東振,可是他這個大柱子一倒下,就沒有為實現寬甸會議方針挺身
而出的人了。正義府裏雖有一些同情共產主義的人,但他們都是些無能為力的人。
“三府”合併成國民府後,民族主義上層集團急劇地走向了反動的道路,出現了連共產
主義這個詞都不准提的局面。國民府的領導人甚至不惜做出對同情共產主義的民族主義
左派人士向日寇員警告密以至暗殺的叛逆行為。
李寬麟也受到國民府恐怖分子不斷的追擊和脅迫,不得不四處躲藏,想找一個隱身處所,
最後嫁給了一個中國人,被埋沒到家庭裏去。正如始料所不及,結婚成家也未能遂她的
願。
李寬麟曾經像一顆夜明星一樣了現在淒風苦雨的滿洲荒野,到處打擊敵人,使敵人膽戰
心驚,吸引過世人耳目,被譽為“獨立軍中一朵花”、“萬綠叢中一點紅”。然而這樣一
朵花,卻無可奈何地枯萎了。
打了比喻說,她是個乘著民族主義這只小木船走上了漫長航路的獨立運動者。她的這只
木船,要闖過重重苦難和考驗的反日獨立鬥爭這個茫茫大海上的驚濤駭浪,力氣太小了。
乘上這只小木船,根本劃不到祖國光復這個目的地。
許許多多的人乘上這只船開始了航行,但是大多數的人沒有走到彼岸,就在中途下了船。
他們下船後卻裝作憂國志士,尸位素餐,只圖一身的安逸,混過了歲月。從前以民族的
“代表”自居的那些上層人士當中,有的變成了販賣白膏藥的小市民,有的躲入深山當
了和尚。
沒有變節,只埋沒在家裏或搞生意的人,還算好一些。同李寬麟一道走過一段民族主義
航路的獨立運動者中,也有背叛祖國和民族、淪為日本帝國主義走狗的人。
李寬麟和我們分手後在異國他鄉度過了半個多世紀,前幾年才回到了祖國。
她說,自從她知道了我就是那個她在獨立軍時那樣崇拜過的金亨稷先生的兒子成柱以
後,想回祖國的心就更加迫切了。她心想,既是成柱領導著,那麼金亨稷先生要建設萬
民平等的社會的理想肯定會得到實現,這個社會她非親眼看看不可。在那寒風呼嘯的滿
洲原野上,每當枕著胳膊躺在地上望著夜空上的星星時,就想起自己生長的故鄉山河,
不知淌過多少眼淚。她死也要死在這塊祖國的疆土上。
然而,李寬麟要下定歸國的決心,卻是經過了多年別人無從知道的苦惱。
她有兩個兒女和幾個孫兒孫女。她一個已到人生晚期的老年人,要把這些親愛的骨肉都
留在很難再返回去的異國他鄉,自己隻身一個回祖國來,確實是很難下定決心的。
但是,李寬麟還是毅然地下定了縱然和那些親骨肉永別、也要回到祖國來的決心。這的
確是非李寬麟這樣有膽力的女子就不敢想像的果斷的決心。她如果不是在年富力強的時
候為祖國獻出自己寶貴青春的人,恐怕是不能下這種決心的。
只有為祖國哭泣過,歡喜過,為祖國流過血,獻出了全部身心的人,才能從心靈深處領
會到祖國有多麼寶貴。
我看到把親生骨肉都留在國外,白髮蒼蒼的單身回到祖國來的李寬麟,對她火一樣熾熱
的祖國愛和崇高聖潔的人生觀深感欽佩。
在撫松分手時才20多歲正當芳年的李寬麟,變成一個80高齡的白髮老人出現在我面前
時,已根本看不了她那曾經為眾人鍾情的紅顏美貌了。
當我苦苦尋找的杳如黃鶴的李寬麟,頭上披著白霜來到我面前的時候,我想著那使我們
分離了半個多世紀的無情歲月,心中不由得產生了惆悵之感。
我們在平壤市中心風光優美的地方給李寬麟蓋了一處住房,考慮到她的高齡,還給她派
了廚師和醫生。那所房子離她在姑娘時節上過的女子高等普通學校舊址不遠,是金正日
組織書記體察到李寬麟的心情,特意選擇這個地方蓋的。金正日組織書記還到她家去,
根據老人的興趣和愛好,指定了傢俱的位置,查看了照明和供暖情況。
李寬麟雖然年老,行動不便,卻親手在院子裏翻一塊地種上了玉米。好說我在小時候是
喜歡吃玉米的,她要親手種出玉米來送給我吃。儘管已經流逝了半個多世紀的歲月,可
她還記著我小時候的口味。她在撫松的時候,一到夏天就常買回老玉米來,在後院裏烤
好了給我和弟弟們吃過。
她去世後,我們考慮到她在年輕時為祖國和民族建樹的功績,為她舉行了隆重的葬禮,
把她的遺體安葬在愛國烈士陵園裏。
真正熱愛祖國和民族的人,無論他住在地球的任何一隅,必然都回到有著祖先的墳墓、
自己所生長的熱土熱鄉來,即使是從不同的起點出發的,也總有一天會這樣聚在一起暢
敘舊懷的。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