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第一部 抗日革命 第一冊
第三章 吉林時代
先進思想的探索
 
 我在家待了一個月左右,過了年,第二年一月中旬離開了撫松。抵達吉林市時是在行人
熙來攘往的中午時分。每次問路,都掏出記有父親親友地址的小本子,用凍僵的手翻,
我覺得這樣很麻煩,便預先把我要找的街名和門牌號碼都記在腦子裏了。這個古老的大
城市的繁華景象,好像一開始就對一直生活在寂靜、冷清的農村的我施加壓力。
我走出收票口後仍抑制不住興奮,久久站在那裏望著招呼我進入新生活的新天地的活躍
景象。
那天我所看到的街景中印象最深的是街上賣水的多。連過路的行人也忿忿地嘀咕:這個
以水都著稱,有個時期被稱為浮橋的城市,現在卻缺飲用的水,只有賣水的行業興旺,
吉林這個城市的生活只能越來越不好過了。喝口水也要打打算盤,我心頭從開始就感到
這種城市生活的重壓,但我以抵抗這種重壓的心情,挺起胸膛,邁開大步走向街心。
從吉林站沿著向北山方向伸展的岔路街走了一段就看見了把城市分成城裏和城外的城
牆,也看見了城門,城門上的匾額寫有“朝陽門”字樣。朝陽門近處有新開門。吉林除
了朝陽門和新開門外,還有巴虎門、臨江門、福綏門、德勝門、北極門等一共1O個城
門。每個城門都有張作相的兵把守。由於風化作用這裏那裏坍塌的古色蒼然的城牆,令
人感到這是個具有悠久歷史的城市。
吉林是我第一次來的生疏的地方,卻沒有一點陌生之感。也許是因為我很早就想來而且
又有父親的很多朋友在這裏的緣故吧。我的小本子裏記著十幾個我應該去問候的父親的
朋友和親友的地址。吳東振、張哲鋼、孫貞道、金史憲、玄默觀(玄益哲)、高遠岩、
朴起伯、黃白河等人都是父親在吉林的朋友,是我應該去見的人。
我把探訪的第一個對象選定為吳東振,去找在岔路街和商埠街之間的他家。老實說,當
時我心裏暗自有些緊張。父親的朋友們特意介紹我入了華成義塾,可我卻中途退了學,
吳司令會不會高興呢?
可是,吳東振和從前一樣很高興地迎接了我。我向他談了我從華成義塾退學來到吉林的
經過。他沒說什麼.只是表情嚴肅地點了點頭。稍後他說:
“ 看到你突然出現在吉林,我不由得想起了你父親。你父親也是像你這樣突然從崇實
中學退學的。當時我聽到這個消息感到非常惋惜。可是後來我就認為你父親下的決心是
對的了。不管怎麼說六個月就退了義塾來到吉林,這個果斷性是驚人的。如果吉林符合
你的理想,你就在這裏挖你的井吧。”
這就是那天聽了我來吉林的經過後,吳東振說的全部的話。這不愧是吳東振的豁達的思
想方法,我心裏很感激。
他惋惜地說,你既然來吉林念書,就把母親和弟弟都帶來在這裏定居才好呢。他在去撫
松參加我父親葬禮時也曾多次勸我母親搬到金先生的朋友多的吉林去。母親對他的好意
表示感謝,卻沒有離開撫松。她想,我父親雖然去世了,可是他的墳墓在陽地村,怎麼
能輕易就搬到吉林去呢。
那天,吳東振給我介紹了他的秘書崔一泉。吳東振多次誇過他的秘書,所以我也對崔一
泉有一定的瞭解。他是在正義府中以文才著名的人物。自這一天會晤之後,我和崔一泉
建立了特殊的同志關係。
那天下午,吳東振把我帶到三豐客棧介紹給獨立運動者們。在他們中有金時雨給我寫介
紹信、讓我去見的金史憲,還有正義府警護隊長張哲鎬。三豐客錢就是三豐旅館,中國
把旅館也叫做客棧。這個旅館裏,除金史憲、張哲鎬外還有很多不知名的獨立運動者留
宿。
三豐旅館和太豐台碾米廠是獨立運動者在吉林的兩大據點,住宿所兼聯絡點。來自朝鮮
的移民也大多利用三豐旅館。
這個旅館的主人是孫貞道牧師的同鄉。他原來住在平安南道甑山,後來聽孫牧師的勸說
來吉林開了三豐旅館。雖然招牌是旅館,但給人的印象好像是宿舍或公共禮堂。
三豐旅館離日本領事館只有100米左右。日本領事館可以說是吉林地區偵探活動的總部。
密探和員警那麼費盡心機搜尋的反日獨立運動者們時常出人這個等於在日本領事館門
口的旅館,有人覺得不太適宜。可是,獨立運動者們卻說“燈下黑”,頻繁地出入這個
旅館。說也奇怪,真地沒發生過一次愛國者在三豐旅館被逮捕的不幸事件。所以,我們
建立了組織後,也常常利用這個旅館。
金史憲看了金時雨的介紹信之後對我說,他熟悉的叫金剛的朝鮮人在吉林毓文中學當教
師,人這個學校怎麼樣。這是市內新興社會界辦的私立學校,是個傾向性好的學校。這
在社會上已廣為人知。這是因為《吉長日報》多次登了關於這個學校的報導。《吉長日
報》早在1921年就介紹毓文中學說,慘澹經營,成績優異,博得社會各界贊助。
由於圍繞著資金問題和校長濫用職權問題發生的糾紛,毓文中學的校長頻頻換人。我到
吉林時,正是李光漢代替南京金陵大學畢業的張蔭軒當校長不久。
校長四次易人,可見毓文中學是多麼重視正義和法度的。毓文中學的這種革新性的校風
吸引了我。
第二天,金史憲把我介紹給金剛先生。金剛能說一口流利的英語。
我由他帶領去見了李光漢校長。李光漢屬於中國民族主義左派,是周恩來總理的中學同
窗,是從小就受到周總理的影響的有良心的知識份子。我知道周總理和李光漢校長的關
系,是在幾十年後的事情。有一次,我同前來我國訪問的周總理談話,回憶青年時代談
到給了我很多幫助的中國人時,提到了李光漢校長的名字。周總理聽了非常高興,說他
是他在天津南開大學附中念書時的同學。
那天,李光漢校長問我學校畢業後準備做什麼?我毫不猶豫地回答說,願意把一生獻給
光復祖國的事業。他贊許他說,這個抱負很好。也許是因為談話坦率的緣故吧,他痛快
地答應了我的要求,讓我不經過一年級,而在二年級插班學習。
我在進行青年學生運動和地下活動時期,多次得到這位老師的幫助。他明知我因為革命
工作常常缺席,卻裝作不知道,並且從各方面保護我,不許被軍閥當局收買的反動教員
隨便觸動我。軍閥和領事館員警要來抓我,他先通知我快逃。因為校長是有良心的知識
分子,所以有許多思想家能夠在他屬下站住腳進行活動。在毓文中學辦好人學手續回來,吳東振夫婦勸我,直到學校畢業就住在他們家,不要住
學校宿舍。這從當時我的處境來說,確實是一種幸運。
我念書要靠母親供給學費,可是母親身體病弱。母親不分春夏秋冬常年給人家洗衣,做
針線,每月給我寄來三塊來錢。這些錢交了學費、筆記本和教科書錢,就連一雙鞋都難
買了。
因為處境如此,我不得不接受了父親的朋友們的勸告和好意。我到吉林,起初住在吳東
振家上學,他被捕後在張哲鎬家住了一年左右,然後在立默觀家住了幾個月,後來又在
接替吳東振任正義府司令的李雄家住了一些時候。
當時在吉林的名士大都是和我父親有親密關係的人,他們從各方面照顧我,愛護我。我
常常訪問他們的家,在這過程中認識了很多獨立軍幹部和獨立運動領導者,見到了來往
吉林的許多各色各樣的人。
當時,正義府的幹部們幾乎都定居在吉林。正義府建立了行政、財務、司法、軍務、學
務、外交、檢察、監督等龐大的中央機構和地方機關,甚至向轄區內的朝鮮同胞徵收稅
金,儼然是個獨立國家。為保護這一龐大的機構。正義府還擁有由150多名軍人組成的
常備的中央護衛隊。
吉林市是中國的一個省城,和奉天、長春、哈爾濱一樣是滿洲地區的政治、經濟、文化
的中心之一。
吉林管軍署由張作霖的堂弟張作相當頭子,他不大順從日本人。如有日本人向他告狀說,
某某是共產黨、某某是壞人,他就拒絕他們的要求說,你們用不著管。他之所以這樣做,
與其說是因為他有什麼政治見解,倒不如說因為他無知,自尊心卻又強。他的這種特點
給革命者和社會運動者提供了有利條件。
遷居滿洲地區的朝鮮人大部分都住在吉林省。
由於這種情況,很多被日本軍警追趕的朝鮮獨立運動者和共產主義者聚集在吉林了。因
此,這個城市自然就成了朝鮮人的政治活動舞臺及其中心。“東三省的排日策源地是吉
林”,日本人的這一評語並不是沒有根據的。
20年代後半期,吉林是朝鮮民族主義運動在滿洲的基本勢力——正義府、參議府、新民
府的首腦的集結處。獨立運動者們辦報、辦學校等多在樺甸、興京、龍井等地,而其首
腦們聚在一起進行活動的地方是吉林。
ML派、火曜派、漢上派等宗派分子各自為擴大本派勢力而瘋狂活動的地方也正是吉林。
共產主義運動者中自命不凡的所謂名人也幾乎都出入吉林。民族主義者、共產主義者、
宗派分子、流亡者等各種各樣的人都聚集在這裏。
嚮往新事物、探求真理的青年學生也來這個城市。
一句話,可以說吉林是形形色色的思想潮流的彙集處。我就是在這裏舉起共產主義旗幟
開展革命活動的。
當我來到吉林的時候,已有“打倒帝國主義同盟”的幾個成員按照在樺甸的約定,先期
來到這個城市進了文光中學等學校和機務段、碼頭等單位。
他們聽到我出現在吉林的消息,馬上跑到吳東振司令家來了。他們對吉林市的印象是“東
西貴、水貴、柴貴,但書多是個好處。”
我開玩笑說,書多的話,同饑餓的痛苦也可以妥協。不過這也是我的真情實意。
對毓文中學,他們也有良好的印象。他們說,教職員中雖然也有國民黨右派,但絕大多
數的教師,不是共產黨系統的就是三民主義崇拜者。
聽他們這麼說,我的心也踏實了。
據後來判明,尚鉞先生和馬駿先生也都是共產黨員。
我們決心要在新的地方努力學習革命的真理,為實現“打倒帝國主義同盟”的宗旨盡一
切力量進行鬥爭。
留在樺甸的“打倒帝國主義同盟”成員們,也為了找活動舞臺分赴撫松縣、磐石縣、興
京具、柳河縣、安圖縣、長春縣、伊通縣等滿洲一帶朝鮮人居住區。他們當中也有回原
中隊重新戴上獨立軍帽子的。
在像吉林那樣複雜的城市裏,靠為數不多的骨幹分子,為了讓千百萬人傾聽我們的呼聲,
實現“打倒帝國主義同盟”的宗旨而鬥爭,並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但是,我們都充滿了堅定的決心:各自都成為火種,喚起周圍的十人百人,再由那十人
百人燃燒起千人萬人的心,以變革世界。
我在吉林的活動是從進一步深入研究馬列主義開始的。我來吉林的時候就決心更積極更
深入地進行在華甸開始的對馬列主義的探求。吉林的社會政治空氣,使我更加堅定了要
進一步深入鑽研新思潮的決心。我讀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史達林的著作,比做學校
的功課還熱心。
當時中國正處於大革命時期,大量翻譯出版了蘇聯和日本發行的好書。北京還出了《翻
譯月刊》雜誌,常常刊登青年學生感興趣的進步文學作品。在撫松和樺甸看不到的書,
在吉林就可以隨意弄到。可是我沒有可以買書的錢。現在說這些話,可能很難相信,可
是那時我只在上學時才穿球鞋,一回家來就幾乎都光著腳。
那時,牛馬巷的圖書館一個月收一毛錢的閱覽費,我每月都買那個閱讀券,放學回家時
到這個圖書館看幾個小時書和報紙。這樣,少花錢也能看各種出版物。
看到書店來了好書也沒錢買的時候,我就鼓動有錢人家學生,讓他買下書,然後借來看。
有些有錢人家的學生,自己不看,為了裝點門面,把書買來放在書架上。
當時,毓文中學的學校管理是採取民主方式的。圖書主任由學生大會每半年選舉一次。
當選的圖書主任有制定學校圖書館工作計畫、購入書籍的許可權。
我在毓文中學時先後兩次被選為圖書主任。我利用這個機會購置了許多馬列主義書籍。
書多起來,這回時間又不夠了。我為了爭取更多的時間來讀書費盡了心思。為了在爭取
到的時間內讀更多的書並深入把握其本質,做出了努力。
我父親在我小時候就使我養成了一種習慣,每看一本書,一定把書的中心內容和學習心
得記下來。父親使我養成的這種習慣起了很大作用。讀書時掌握好中心內容,那麼,無
論多麼錯綜複雜的內容也能明確地把握住,也能在短時間內讀很多書。我在中學時代通宵達旦地讀書,並不只是因為有單純的研究學問的趣味或探求心。我並
不是為了做一名學者或飛黃騰達而熱衷於讀書的。怎樣才能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光復祖
國呢?又怎樣才能消滅社會的不平等,讓勞動人民過上好日子呢?我要從書裏找到的是
對這些問題的解答。無論在什麼地方,看什麼書,我總是想找到這個答案。
不是把馬列主義當作教條,而是作為實踐的武器,不是從抽象的理論中,而是從朝鮮革
命這一具體實踐中去找真理的標準--我的這一立場,可以說是通過上述過程萌芽的。這
個時期,我手不釋卷地讀了《共產黨宣言》、《資本論》、《國家與革命》、《雇擁勞動和資
本》等馬列主義經典著作和解說這些著作的書。
在讀政治書的同時,還讀了很多革命的文學作品。當時我最感興趣的是高爾基和魯迅的
作品。在撫松和人道溝的時候,讀了《春香傳》、《沈清傳》、《李舜臣傳》、《西遊記》等
很多反映古時生活的書,到了吉林以後就讀了《母親》、《鐵流》、《祝福》、《阿Q正傳》、
《鴨綠江上》、《少年漂泊者》等很多革命的小說和描寫當時生活的進步小說。
後來進行抗日武裝鬥爭,遇到像艱難的行軍那樣艱苦考驗的時候,我就回想起在吉林時
讀過的《鐵流》等革命小說的內容,從中獲得了力量和勇氣。文學作品對人們的世界觀
的形成起重要的作用。所以,我每次同作家見面,就叫他們多寫些革命的小說。現在,
我們的作家也寫了不少革命的巨著。
我們通過親眼目睹當時不合理的社會現象和人民的悲慘生活處境,也提高了政治覺悟。
那時,從朝鮮去滿洲的移民當中,經由吉林到別的地方去的也不少。我們隨時向他們了
解國內的慘狀。
渡過了鴨綠江的移民,有的經過丹東,利用南滿鐵路到長春,再從那裏利用東支鐵路前
往北滿一帶,有的利用吉長線經由吉林到附近腹地,有的由奉天利用奉海線,有的用吉
會線前往敦化、額穆、寧安方面。
寒冷的冬天和早春時節,就可以在吉林車站和旅館看到許多朝鮮移民。這些移民當中經
曆了什麼樣波折的人都有。
有一天,我和同學們一起到戲院看戲。戲演完,散場時,唱戲的女演員來找我們,說出
她愛人的名字,問我們叫崔某的人是不是住在這裏。她說的竟然是朝鮮話,這使我們大
家著實吃了一驚,因為朝鮮不唱這種戲。
這個女演員名叫玉粉,慶尚道人。有一天她的父親同鄰居朋友喝酒,對朋友說,你老婆
生了男孩兒就做我的女婿,我老婆生了女孩兒就做你的兒媳婦,要是兩家都生了男孩兒
或女孩兒,就叫他們結拜兄弟或姊妹吧。他們兩人就這麼約定了。
不久後,一家生了男孩兒,另一家生了女孩兒。兩家把一條絲綢手巾分成兩塊,各拿一
塊作為結親的標誌。
後來,為了謀生,兩家先後都離開了家鄉。生了兒子的那家來到吉林落戶,那兒子長大
上了文光中學。這家來到吉林後弄到一棟房子,還開了一個小小的碾米廠,日子過得還
算不錯。可是,生了女兒的那家到了丹東就沒有盤費了,只好把女兒賣給了中國人。玉
粉就這樣挨打挨駡學唱戲,成了演員。隨著年齡的增長,她就想念起在家鄉訂了婚的男
人了。她每到一個地方唱戲,都要偷偷地出去找朝鮮人探問那男人的去向。
那天,叫玉粉的女演員同念文光中學的未婚夫進行了戲劇性的重逢。
當玉粉說不再唱戲而要留在未婚夫身邊時,那戲團老闆娘就索取巨額的身價。玉粉只好
下決心說,把自己分到的錢積攢幾年,還了身價後一定回到吉林來。我們目睹這一情景,
義憤填膺,怒火中燒。同學們罵那個光知道錢,而不近人情的戲團老闆娘,是“像毒蛇
一樣的女人。”
幾十萬人聚在一起,滿頭大汗為生存而競爭的大城市生活,掩蓋不住階級社會的惡臭。
有個烈日當空的夏天,我和同學們從北山往回走的路上看到有個黃包車夫在路旁跟一個
有錢人相爭。看來,那有錢人車錢給得太少了。車夫央求說,現在是“三民主義”時代,
也該照顧照顧“民生”問題呀,再給幾個錢吧。可是有錢人不僅沒有再給點錢,反而說,
你光知道“三民主義”,就不知道還有“五權憲法”?說著掄起文明棍兒就往車夫身上
打。
我們學生怒不可遏,沖向那有錢人.逼他多拿錢。
通過這些體驗,我們心裏產生了這樣的疑問和不滿:世上為什麼有坐黃包車的和拉黃包
車的;為什麼有些人住在有十二道大門的富麗堂皇的住宅裏養尊處優,而有些人卻變成
乞丐流浪街頭呢?
人們從認識到自己的階級地位和利害關係開始,逐步具有憎恨剝削階級、維護本階級利
益的思想,進而抱著要建設新社會的覺悟,走上革命的道路,這樣才可以說他樹立了革
命的世界觀。
我也是通過閱讀馬列主義著作等革命書籍,開始認識到自己的階級地位,然後目睹社會
現實,從中瞭解到很多不平等的現象,產生了憎恨剝削階級和階級社會的思想,最後抱
著要改造和變革世界的決心走上了鬥爭道路的。
越廣泛地閱讀馬克思和列寧的著作,越深深地為之心醉,我就越想儘快把這一革命學說
普及到青年學生中去。
我在毓文中學第一個結交的朋友是叫權泰碩的朝鮮學生。最初,毓文中學一共有四個朝
鮮學生,其中有意搞共產主義青年運動的只有權泰碩和我,其餘兩個對政治運動漠不關
心。他們只知道錢,一心想畢業後做生意。
我和權泰碩志向類似,對社會的看法也相似,所以一開始就志同道合了。在中國學生當
中,叫章新民的學生跟我較親近。他經常跟我相處,常常就政治問題交換意見。我們的
話題是多種多樣的,包括社會的不平等、帝國主義的反動性、日本帝國主義侵略滿洲的
企圖、國民黨的背叛罪行等等。
直到那時,在吉林,馬列主義還只是青年學生憧憬的對象。聽說馬克思是了不起的人,
想瞭解瞭解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他們抱著這種想法去翻翻經典著作;或者以為不懂
馬克思主義是什麼就要落後於形勢。
我參考在樺甸取得的經驗,吸收幾個志同道合的同學首先在毓文中學組織了秘密讀書
組。秘密讀書組的使命和目的,是用馬列主義思想和理論牢牢地武裝進步的青年學生。這個組織發展非常迅速,不久就擴展到文光中學、第—中學、第五中學、女子中學、師
范學校等吉林市內許多學校。
隨著讀書組成員隊伍的擴大,我們借了獨立運動者經營的碾米廠的一間房子,讓留吉學
友會成員出面自行辦了一個圖書室。
現在到處都有圖書館,而且只要下決心像人民大學習堂那樣的大圖書館,也能蓋得像宮
殿一樣。可是那時我們兩手空空,要靠我們自己的力量去辦圖書室,可就不是輕而易舉
的事情了。要購買書籍,還要置備書架和桌椅,可是我們哪有線呢!所以,每逢星期天
就出去打零工,或到鐵路工地去扛運枕木,或到江邊去揹運小石子,女學生也到碾米廠
去篩選大米。用這樣一分兩分費力掙得的錢買了書。
還設了可以另行保管革命書籍的秘密書架。這樣辦好圖書室之後,簡短而又饒有風趣地
寫好書的介紹,貼在市內許多地方。這樣一來,學生們就開始爭先恐後地找我們的圖書
室來了。
那時,我們為了吸引學生,圖書室裏還置備些戀愛小說。
青年們讀戀愛小說感興趣,來圖書室的很多。我們用這種方式讓他們對讀書感興趣,然
後開始一點一點地提供社會科學方面的書。學生們通過讀社會科學方面的書逐步提高了
覺悟,我們就從秘密書架上拿出馬列主義經典著作和革命的小說來給他們。
那時,我們還讓青年學生讀了《再生》、《無情》、《開拓者》等李光洙的小說。三·一運
動前夕,李光洙在日本東京草擬過《二·八獨立宣言書》,投身於獨立運動,還寫了很
多進步作品。所以學生喜歡讀他的小說。可是後來李光洙變節,沒能寫出有教育意義的
作品,最後竟然寫出了像《革命家的妻子》那樣的反動作品。建立了抗日遊擊隊之後,
我率領部隊去南滿,在路過撫松暫時停留的機會讀過這部小說。小說描寫的是,一個共
產主義者在家養病,他的妻子跟常來他家給他治病的醫專學生發生曖昧關係的醜惡生
活,通篇貫穿著污辱共產黨人、詆毀共產主義運動的思想。
在星期六和星期日我們常常在吉林教堂或北山公園開讀書心得報告會。起初還有過談戀
愛小說內容的學生。這時,別的學生就大聲喊不要談那種無聊的東西。那些著迷於戀愛
小說的學生,這樣丟了一次臉。也就自動地去讀革命小說了。
為了向青年學生和群眾廣泛宣傳革命思想,我們還利用了“說書”的方式。
有一天,我嗓子疼,作熱敷,沒能上課。回家時路過北山,看到許多人圍坐在一個盲人
周圍,聽他講故事。
走近一看,那盲人摻雜著戲謔的話講《三國志》的一段。他講到諸葛亮用計一舉衝垮敵
陣的場面還擊鼓助興。講到人們最感興趣的地方就停下來,伸手向聽眾要錢。當時,中
國人把這叫“說書”。是個吸引群眾的好方法。
從那以後,我們也用這種方式宣傳革命思想。
我們同學當中有個善於講笑話、口才又好、很活躍的人。他是接受我們交給的任務,做
宗教徒的工作的。他禱告,背聖經比牧師還強。我們就交給了他“說書”的任務,他做
得比背聖經還好。他到串門的人多的人家或人多的公園去,有聲有色地給人們講內容好
的小說,每次都受到了好評。盲人“說書”要收錢,他不收費。但他在最使人感興趣的
地方停下來,做一番鼓動演說,然後說願聽下回如何,請明天何時再來。第二天,到時
候人們就會聚集在指定的場所聽他講完小說。
那時我通過書結交的人當中印象最深的是樸素心。
吉林的繁華大街有一個叫新文書社的大書店,我每週都要去幾次。樸素心也是這個書店
的老主顧。他每次都在賣社會科學書籍的櫃檯前踱來踱去,因此,我們兩個就常常在櫃
台前碰上。他身體很瘦,但個子修長,頗有知識份子風度。
當我帶老同學到書店去為學生圖書館買一大包書的時候,他就像選購自己的書一樣幫助
我們選書,說哪本書怎麼樣,哪本書一定要看等等。就這樣通過書,我和樸素心建立了
親密的關係。我住在東大灘上學的時候,有一段時間他也在我住的宿所跟我一同生活過。
樸素心原來住在漢城,後來來到吉林。他身體虛弱,無意搞共產主義運動,只是為報刊
寫些短小的文章。他寫的文章可能刊登在《海潮新聞》或《朝鮮之光》等報刊上。他雖
沒怎麼參與運動,但對宗派分子是非常輕蔑的。樸素心有主見,見識高,所以來往吉林
的形形色色的運動者們各個都想爭取他。
樸素心通宵達旦地讀日文版的《資本論》。他是個出奇的讀書迷,如果沒錢了,即使把
身上的衣服脫下來拿到當鋪去當,也要買書來看。他不是那種讀了幾本通俗的入門書,
就以馬列主義理論家自居的人,而是對馬克思和列寧的主要著作幾乎都通曉的人。
樸素心是給我介紹並解說了《資本論》的難忘的老師。和馬克思的其他著作一樣,《資
本論》也有不少難解的地方。因此樸素心給我們上了《資本論》的解說課。理解經典著
作,到底還是需要有入門書和有人引導。樸素心就起到了這種作用。他確實有淵博的知
識。
有一次我問過他,馬列主義經典作者們關於無產價級專政的論斷。
樸素心把馬列主義經典作者們在歷史發展的許多階段從不同側面解釋了無產階級專政
的論斷都背了下來,背了好長時間。從理論和知識上看,他可是足以稱為馬克思主義大
師的人。不過,樸素心也有不懂的,答不上的。
我曾問過他:馬列主義經典著作中說,工人階級的階級解放是首要的,而民族解放是次
要的;可是在我國,不是只有首先從日本帝國主義的羈絆下獲得解放,工人、農民才能
獲得階級解放嗎?這是當時我們同學紛紛議論的問題。
直到那時,馬列主義經典著作中很少從理論上闡述工人階級的階級解放同民族解放的相
互關係問題。關於殖民地國家的民族解放鬥爭,有許多問題需要做出科學的闡明。
樸素心對我提出的問題作了很含糊的回答。
我又問,馬列主義經典著作中說,宗主國的革命和殖民地國家的革命總是有機地聯繫起
來的,但只強調了宗主國的革命勝利所具有的意義;這不就是說我國只有日本工人階級
在革命中取得勝利,才能獲得獨立嗎,難道我們就得坐在那裏束手等待他們取得勝利
嗎?樸素心也沒能回答這個問題。他以驚異的目光望了我許久。樸素心說,正如經典著作中
寫的那樣,把工人階級的階級解放放在民族解放的前面,視宗主國工人階級的鬥爭重於
殖民地國家的民族解放鬥爭,這是世界上公認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路線問題。
我不以為然地歪了歪頭,他也顯得十分焦急,坦率地說,他只是從學術上研究了馬列主
義,並沒有把它同朝鮮的獨立和在朝鮮的共產主義建設這一具體革命實踐結合起來考慮
過。
我聽了這話,心裏感到遺憾。像他所說的那樣,脫離實踐,只作為一種學問研究共產主
義學說,一是沒有什麼用處的。
當時,我和同學們在研究馬列主義先進思想時,最大的苦衷是這一點:我們也應該像俄
國人那樣通過革命變革社會,解放祖國,可是朝鮮的情況和發生了十月革命的俄國的情
況是不相同的。
在像落後的半封建國家朝鮮這樣的殖民地國家,應該怎樣進行無產革命;在由於日本帝
國主義的殘酷鎮壓,不得不離開祖國,在中國土地上進行鬥爭的情況下,同中國等鄰國
的革命怎樣取得聯繫;如何執行朝鮮革命所賦予的民族任務和世界革命所賦予的國際主
義義務等複雜的問題,擺在我們面前。
我找到對這些問題的正確解答,花了很長的時間,付出了昂貴的代價。
樸素心在探求馬列主義的過程中,跟我非常親近了,也被我們的革命志向深深地吸引住
了。
他加入了反帝青年同盟和共青同盟,還同我們一起忘我地參加了青少年的教育和啟蒙工
作。一直埋沒在書堆裏的人,一經下定決心投入了實踐,其熱情是非凡的。
後來,為了治肺病,把他送到卡倫地區。
樸素心在離賈家屯五裏來路的霧開河畔搭個草棚,自己做飯,過著寂寞的生活。
我在卡倫和五家子一帶進行活動時,抽出時間去看望過他。樸素心見到我,表示非常高
興。我們做懷敘舊,討論了很多問題。
那時,樸素心第一次給我看了他愛人的照片。這使我感到十分驚訝,我原以為他的愛人
死亡或離婚了呢。只看照片就可以看出他愛人是一個非常漂亮的有教養的新女性。
樸素心說不久前在漢城的愛人寄來了信。我問他為什麼不把愛人接來?他說他愛人是個
富翁的女兒。
我又問,當初結婚時你不知道她是富翁的女兒嗎。
樸素心長歎一聲說,是結婚後他的世界觀變了。
我覺得這話很奇怪,又問他,你真地完全忘掉了愛人嗎?
樸素心坦率地說,他一直以為忘掉了,可是最近接到她的來信後,就常常想起她。
於是我真心勸告他,如果愛妻子,就應該把她接來。我對他說,如果連自己的愛人都教
育不好,那怎麼能推翻舊社會,建設新社會呢,愛人在身邊,對治病也會有好處。
樸素心雖答應這麼做,卻又吸了一口氣。
“是成柱同志的勸告,我就要聽。不過,我的人生已經日薄西山了,我的一生是失敗的。”
他沒有子女,又沒有可以留給後代的財產或精神遺產。他說,本想獻出一生研究馬列主
義,一定要寫出有利於工人階級的書的,可是這個初衷不能實現了。他慨歎道,年輕力
壯,生龍活虎的時候是因為不知真理而沒有做到;而認識了真理,身體條件卻又不允許。
聽了樸素心的這番話,我也很焦急。樸素心對學問認真、勤勉,又有探求力。如果他不
只埋沒在書堆裏,而更早些投身於實踐,那麼就會找到有助於工人階級革命事業的有價
值的理論,也會建樹實踐方面的業績的。理論出自實踐,理論的正確性又通過實踐得到
驗證。我們時刻不能忘記的實踐,就是爭取朝鮮的獨立,為我國人民謀幸福。可惜,朴
素心剛剛認識到這一真理就離開了我們。
後來樸素心把愛人從漢城接來,在她的護理下,繼續寫小論文和點滴感想,直到在卡倫
去世。
古人說,“朝聞道,夕死可矣。”可是像樸素心這樣能做很多事情的人,剛認識到真理就
離開了人世,實在令人遺憾。
我在吉林住了三年多。在我的一生中,吉林確實可以說是在我的記憶中難以忘懷的地方。
就是在這個吉林,我掌握了作為科學學說的馬克思列寧主義,又靠這一學說的幫助,更
深入地認識到了為朝鮮的獨立和人民的幸福的實踐真理。
如果說我很快地認識到了新思潮的真諦,那是因為我生為亡國民族的兒子所具有的悲哀
和憤怒的緣故。我們民族遭受的難以忍受的災難和痛苦,使我早些懂事了。我把受難的
祖國和民族的命運作為自己的命運接受下來。這使我有了巨大的民族使命感。
在吉林的時代,我確立了不可動搖的世界觀,這成為我一生的思想精神食糧。
在吉林的積蓄和體驗,使我將來能夠構築自主的革命思想的骨架了。
學習是革命者為自我修養而必經的基礎工序,是在奠定為社會的進步與變革做出貢獻所需基
礎方面一天也不能中斷的腦力勞動。根據我在吉林的時候通過對先進思想的探求所吸取的教
訓,我今天也在強調,對於革命的人來說,學習是頭等重要的任務。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