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第一部 抗日革命 第一冊
第三章 吉林時代
在鐵窗裏
 
 “吉林的風暴”席捲了滿洲許多地區,日本帝國主義和中國的反動軍閥,逐漸覺察到
我們的存在了。蓬勃開展的青年學生運動以及中東鐵路事件和南滿青總大會事件,把有
關我們的消息散佈到了許多地方,敵人隨之看出了攪亂吉林空氣的肇事人是青年學生,
於是開始了對我們的追查。
日本帝國主義為了侵略滿洲,到處安插密探,嚴密監視朝鮮人的一舉一動,同時唆使
中國的反動軍閥,大肆逮捕、監禁共產主義者和反日獨立運動者。吉林的形勢變得非常
險惡,我們在前進道路上遇到了難關。
看到形勢險惡起來,那些在吉林市內混日子的宗派分子就向龍井、磐石、敦化等地逃跑,
獨立運動者們有的加人中國國籍逃往中國關內,有的躲到旺清門等地去了。1929年秋的
吉林,已不再是反日運動者雲集的朝鮮海外政治運動中心了。
正在這樣的時候,吉林第五中學的學生們在讀書會上的無謂的大聲議論,給敵人提供了
線索,我們的同志就開始被捕了。我剛從旺清門回來,為收拾事態而奔走,也被反動軍
閥當局逮捕了。原來,五中的學生把連毓文中學的共青組織也都供出來了。
員警們揚言,他們對學生運動領導人已經一網打盡。他們天天對我們進行殘酷的嚴刑拷
打。他們企圖查清我們進行鬥爭的情況,破獲我們在吉林市內的密如蛛網的組織及其背
後勢力。
我們約好,除了承認讀過一些左翼書籍外,別的什麼也不說。我們對審訊我們的劊子手
抗辯道,學生看書,有什麼不對;我讀的是書店裏賣的,要問罪,就該先問當局的罪,
是當局許可出版和出售那些書的呀。我們就這樣堅持下去。
有一天,我正受擰手指頭的刑,曾任華成義塾塾長的崔東旿先生忽然從旁邊一塊隔板後
面探出頭望了我一眼就不見了。這事太出乎意外了,起初我懷疑自己的眼睛,以為也許
是一種錯覺。
但是,一點不錯,確實是我上華成義塾時的塾長崔東旿先生。我心想,敵人甚至把我華
成義塾時代的老師也叫到審訊室來,可見敵人對我的調查已經到了相當的深度。
崔東旿先生的出現,使我想得很多,很複雜。
崔東旿先生的中國話講得很好,又精於外交工作,所以擔任了國民府的外交委員長。先
生為了協調同國民黨反動軍閥當局的關係,主要留住吉林,同青年學生也保持著一定的
聯繫。
如果他向反動軍閥當局照實說出我們的真實情況,那麼,我們要盡可能減輕案情的努力
就會化為泡影。尤其是我們在中東鐵路事件中為維護蘇聯而鬥爭的情況,哪怕暴露出一
點點,也絕不會順利過關的。
在英國、美國、法國、日本等帝國主義的慫恿和操縱下,中國國民黨政府和奉系軍閥,
到了20年代末背信棄義,頑固地進行了反蘇活動。廣州人民起義失敗後,蔣介石政府
槍殺了蘇聯駐廣州領事,斷絕了同蘇聯的外交關係。反蘇是蔣介石向帝國主義列強獻媚
求其保護和支持的王牌。
軍閥的嘴裏常常迸出“反對赤色帝國主義”的口號。他們巧妙地利用中國人民的民族感
情,掩蓋帝國主義的侵略真相,頑固地鼓吹反蘇思想。
連那些大學生和青年知識份子也被軍閥的宣傳所欺騙,恣意喊出“佔領烏拉爾山,佔據
貝加爾湖”、“要在貝加爾湖飲馬”等好戰的、挑釁性的狂言,覬覦蘇聯領士。
軍閥利用這種情緒,作為反蘇挑釁的第一個回合,攻佔了中東鐵路。本來該鐵路的財產
和設備,由中蘇兩國根據協定各占一半,通過叫做理事會的管理機構共同經營這條鐵路。
軍閥卻調動兵力佔領無線電信局和管理局,完全奪取了鐵路,單方面地取消了蘇方的股
份。掌握了中東鐵路之後,立刻越過邊界,從三個方向向蘇聯發動了進攻。於是,蘇聯
軍隊和中國反動軍閥軍隊之間發生了武裝衝突。
當時,馮庸大學和東北大學的一些右翼學生,在反動派的唆使下,甚至武裝起來,反對
蘇聯。
我們為了制止國民黨政府和反動軍閥的反蘇活動,發動共青盟員和反帝青年同盟盟員開
展鬥爭,維護了社會主義國家蘇聯。
有些沒有覺悟的中國青年疏遠我們,說我們是壞人,是幫助“侵犯”中華民族利益的人。
實在叫我們為難。
我們在市內各處散發傳單,揭露軍閥反蘇活動的本質,還深入到中國人中間去開展宣傳
工作,說明十月革命後蘇聯廢除沙俄同中國簽訂的一切不平等條約,給中國提供了物質
和精神上的援助,而中國軍閥軍隊奪取中東鐵路,進攻蘇聯,是不可容許的背信棄義行
為,其目的在於撈取政治資本去換取帝國主義的借款。
為國民黨反動派和軍閥的宣傳所騙,敵視過蘇聯的人,聽了我們的宣傳後認清了對蘇進
攻的危險性和本質,改變了態度和立場,反對進攻蘇聯了。
我們同中國的進步青年一道,對那些要拿起武器進攻蘇聯的馮庸大學學生,也給了沉重
的打擊。
在中東鐵路事件中我們所進行的鬥爭,是從政治上維護蘇聯的國際主義鬥爭。當時,我
們把地球上的第一個社會主義制度看作希望的燈塔,並認為為維護它而鬥爭,是共產主
義者的神聖義務。
通過我們圍繞著中東鐵路事件進行的鬥爭,中國人民認清了軍閥的真面目,認清了帝國
主義者從背後不斷唆使軍閥進行反蘇活動的真實意圖。朝中人民通過中東鐵路事件大大
覺醒了。
當時,國民黨軍閥對擁護蘇聯的人是毫不留情的。
崔東旿先生來過後,審訊者們仍然把我只當一個讀書會案子的主犯未對待。看來,軍閥
當局是為了核實我的身分,查明我與蘇聯有無聯繫,搞過什麼運動,才傳訊了崔東旿先
生的。坦是,崔東旿先生好像沒有說什麼對我不利的話。
不久,我們被押到了吉林監獄。吉林監獄是一個十字形的建築,走廊從中央向東西南北
四個方向伸展,走廊兩旁是牢房,看守坐在中央監視四萬。我被囚的是北邊走廊右側第二個牢房。這個牢房朝北,長年見不到陽光,黴臭刺鼻,冬
天滿牆白霜,整天不化。我們被押到這個監獄是在秋天,可是牢房裏冷得和冬天一樣。
軍閥當局對待囚犯,民族歧視非常嚴重。看守們使用“高麗棒子”、“朝鮮亡國奴”等汙
辱性的話,還給朝鮮學生戴上拴了重鐵塊的腳鐐。
在伙食方面和利用監獄裏微不足道的醫療設施方面,軍閥當局對待我們朝鮮學生也有差
別,不同于對待中國政治犯。
我決心在獄中繼續堅持鬥爭。
對幹革命的人來說,監獄可以說是一個鬥爭場所。如果把監獄單純地看作監禁罪犯的地
方,那就會陷於被動,什麼也幹不了;可是如果把監獄看成是世界的一部分,那麼,在
那狹窄的空間裏也能為革命做些有益的事情。
我振作起精神,開始摸索鬥爭方法。我首先想設法同外界取得聯繫,儘快重建遭到破壞
的組織,使它進行活動,並決心同軍閥當局進行鬥爭,爭取早日出獄。
要在獄中開展鬥爭,成問題的是如何同外界取得聯繫。要解決這個問題,就得教育看守,
使他成為我們的同情者。
我爭取看守的意圖,意外地順利實現了。當時,監獄當局要修繕牢房,讓我們臨時同一
般罪犯住一個牢房。監獄當局的這一措施,反而給我們提供了很好的機會。
有一天,和我在一個牢房裏的中國罪犯,忽然得了重感冒,躺倒了。他是在對一個富翁
家行劫時被捕的,此人舉止非常粗暴。
我搬到一般罪犯的牢房那天,那個被稱“戇頭兒”的罪犯盤腿坐在上首,不由分說他要
我們拿出錢或吃的來請客。他喝令我們說,初來這個牢房,不管是誰.都得守這個規矩,
你們也要遵守。這是個兇狠殘暴的人。
我反駁他說,我們在審訊室受了幾天折磨才來這裏,哪里有什麼錢,有什麼吃的,說到
請客,按道理,不是應該由你們這些長期坐牢的人來請嗎?
那“戇頭兒”理屈詞窮,啞口無言,只是臉上紅一陣青一陣地盯著我。
他平時就這樣像暴君一樣專橫跋扈,所以當他發高燒,飯也吃不下,覺也睡不著的時候,
牢房裏的人都採取袖手旁觀的態度,誰也不去親近他,護理他。
我把我入獄時孫貞道家送來的被子給他蓋上,還把看守喊來,叫他到監獄醫院去拿藥來。
這個姓李的看守平時就看不慣那個行動粗暴、不近人情的罪犯,現在看到一個朝鮮人像
對待親骨肉一樣照顧中國犯人,感到驚訝。在我們的精心護理下,那個病號很快就痊癒
了。從那以後,他對我的態度發生了變化。連看守都不好惹的怪僻殘暴的罪犯,竟然在
我這個中學生面前變乖了。李看守感到十分驚奇,也不再那麼隨隨便便地待我了。
李看守在吉林監獄的看守中,是個比較溫和、有民族良心的人。外面的組織成員通知我
說,李看守出身微賤,為了掙碗飯吃才當了看守。我從各方面瞭解了李看守,最後決心
爭取他,盡可能多找機會跟他談話。在這過程中,我瞭解到:他弟弟快要訂婚了,可是
彩禮還沒有準備好,他正為這事發愁。我利用同志們來探監的機會,把這件事告訴了他
們,並採取措施,發動組織給他解決了困難。
幾天後李看守來找我,感謝我給他張羅了彩禮。然後問我說,監獄當局說你是共產主義
者,這是真的嗎?
我回答說我是共產主義者。他很激動地說,這該怎麼理解呢?人們說共產主義者都是“胡
匪”,難道像你這樣善良的人還能搶人家的東西嗎?如果你是真的共產主義者,那麼,
給共產主義者扣上“胡匪”的帽子,是不妥當的。
於是我對他說,共產主義者是為建設一個沒有剝削和壓迫、人人都過上好日子的社會而
鬥爭的人;我們朝鮮的共產主義者是為了從朝鮮土地上趕走日本帝國主義,光復祖國而
鬥爭的人;有錢有勢的人罵共產主義者是“胡匪”,是因為共產主義者要推翻地主、資
本家、土豪和賣國賊飛揚跋扈的腐敗的社會。
李看守連連點頭說,因為自己無知,才受了當局虛偽宣傳的騙,以後就不再聽信那套話
了。
從那以後,李看守每次交班回家時都來看我。我托他跟別的牢房作什麼聯絡,他也爽快
地答應。不久後,我還可以通過他同外頭取得聯繫。從此,我的獄中生活就比較自由了。
但並不是所有的看守都像李看守那樣善意對待我們的。有一個像毒蛇一樣的看守長,他
從窗洞向牢房裏面窺視,成心找茬兒折磨囚犯。
吉林監獄一共有三個看守長,大家對這個看守長的反映最不好。他值班的時候,囚犯連
打哈欠都不敢隨便。
有一天,我們決心整他一下,讓他改變態度。我們在獄中商量讓誰去辦這件事。這時,
有個叫黃秀田的中國學生自告奮勇地要承擔這件事,他是在吉林五中念三年級時被捕
的。因讀書會事件被捕入獄的學生當中,只有兩個是朝鮮學生,其餘都是中國學生。
我們問他說,要是整了看守長,就得蹲單人牢房,少說也得多受五個月的苦,行嗎?黃
秀田說,為了同志們,犧牲就犧牲吧,一定要想辦法整他,我要用巧妙的方法讓他脫胎
換骨,你們就在旁邊看熱鬧好啦。他把竹筷子削得尖尖的,當看守長從監視孔窺視牢房
時,用它捅破了他的眼球。看守長的眼裏流出了血和墨液。這是誰也沒有預料到的。
牢房裏的學生們也都稱讚黃秀田是英雄。但是黃秀田本人卻在寒冷的冬天被關進不生火
的單人牢房,受了幾天罪。
學生們要求看守趕快把黃秀田從單人牢裏放出來,並威脅他們說,如果不把他從單人牢
房放出來,就把他們的眼睛都給捅穿。
監獄當局被迫答應了學生的要求。
從那以後,我們在牢房裏就可以願意幹什麼就幹什麼了。願意開個會就開,如有必要還
可以隨意到別的牢房去。我說要到哪個牢房去,看守們就立刻應允,還給我開門。
我在坐牢時,得到孫負道牧師的很多幫助。
孫貞道牧師是我在吉林進行革命活動的整個期間,像親骨肉一樣積極支援了我的人。他
在國內的時候就和我父親建立了深厚的友情。同窗(崇實中學)觀念固然也起了作用,
但我想更主要的是思想和信念的共同性使我父親和孫貞道牧師以熱烈的友情結合起來。
父親生前談了很多關於孫牧師的事。三·一起義後,孫貞道牧師流亡中國,在流亡上海的臨時政府擔任過議政院議長。又有
一個時期,他在上海同金九、趙尚燮、李裕弼、尹琦燮等一起組織以培養將擔負起武裝
抗戰的軍事人材為使命的老兵會,擔任過它的勞工部長。
但是,老兵會被解散,臨時政府內的派別鬥爭激烈起來,他就感到幻滅,遷移到吉林去
了。
他到吉林後,辦一個禮拜堂,從事獨立運動。我們作為群眾教育場所廣泛利用的禮拜堂
就是這個禮拜堂。本來,孫牧師是信仰心強的篤實的基督教徒。
他在吉林的基督教徒和獨立運動者中佔有不可忽視的地位。
在我國的基督教徒中,有很多像孫貞道那樣把一生獻給了獨立運動的優秀的愛國者。他
們禱告也為朝鮮禱告,向“上帝”祈求也是祈求消除亡國的不幸。他們的信仰心一向同
愛國心結合在一起。他們要建設一個和平、和睦、自由的樂園的願望,在爭取祖國光復
的愛國鬥爭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天道教和佛教的信徒絕大多數也是愛國者。
孫貞道是留吉學友會的顧問,所以我經常和他接觸。他每見到我就對我父親的過早逝世
表示惋惜,並鼓勵我繼承父親的遺志,成為獨立運動的先鋒,為民族忘我奮鬥。
我到吉林能夠在毓文中學念三年書,是因為得到了孫貞道等我父親的朋友的很大幫助。
孫貞道牧師為我家靠母親給人洗衣、做針線勉強維持的貧窮生活操心,多次補助我的學
費。牧師夫人也十分疼愛我。每逢節日,她就邀我去,做些美味的朝鮮飯菜招待我。我
在他們家吃的兔肉炒豆腐和清明菜糕,真是別有風味。清明菜是一種葉子上長了茸毛的
草本植物,無臭無毒。他們說,他們家在平壤的時候就用這種菜做糕吃。那天我在牧師
家吃的糕,是用從北山公園摘來的清明菜做的。
孫貞道有兩個兒子和三個女兒。在吉林參與過我們運動的是二兒子孫元素和小女兒孫位元
實。
那時候,孫仁實同黃貴軒、尹善湖、金炳淑、尹玉彩一樣,都是朝鮮人吉林少年會會員。
她在我進行青年學生運動和在監獄受苦的時候,給了我很多幫助。
有一天,看守把一個新來的囚犯推進了我們的牢房。這個人被拷打得皮開肉綻,血肉模
糊。
原來他是旅新青年會組織部長薑明根。他在1929年春突然被軍閥當局逮捕,我們一直
不知他生死與否,沒想到今天竟在監獄裏見到了他,真是又驚又喜。他被捕是由於宗派
分子的誣告。薑明根是因駐中青總事件而遭到宗派分子報復的。
旅新青年會的代表退出在集廠子召開的駐中青總會議,發表聲討書,揭露了宗派分子們
的冒險行動。宗派分子們便懷恨在心,百般謀害,最後把一個在蛟河病死的青年說成是
毒殺,向軍閥當局誣告說這是薑明根他們所為。
薑明根流著淚說,他是無辜受刑,太冤枉了。我對他說,一個立大志要幹革命的青年不
能為這點事氣餒。我鼓勵他說,一個人要是豁出命來幹,就沒有幹不成的事,要同軍閥
當局鬥下去,證明自己無罪。
後來.美明根真地按照我們說的做了,他在法庭上豁出命來進行了堅決的鬥爭。
薑明根在日本帝國主義霸佔朝鮮的整個期間堅持了革命氣節,解放後回到祖國,接受我
們黨交給的任務,忠實地做友党的工作。
經過了漫長的歲月之後,我才聽到他還活著,而且住在不遠的地方。於是我派人去跟他
約好要見一次面。
看來,他接到這個信過於激動了,在我們就要見面的前夕,他不幸突然患了腦溢血。
如果他沒有死,我們是可以久別重逢,回顧吉林時代,暢敘衷腸的。
在監獄裏,我對我們民族解放鬥爭和共產主義運動的經驗教訓作了分析,也對別國革命
運動的經驗作了研究。
我們民族為了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殖民統治,進行過示威鬥爭、罷工鬥爭,也進行過義
兵鬥爭和獨立軍運動。但是,這一切鬥爭都未能避免失敗的命運。
儘管進行了多次的鬥爭,灑下了很多鮮血,我們民族的鬥爭為什麼每次都不能取得勝利,
都被挫敗呢?
我國反日鬥爭隊伍的內部出現了宗派,給民族解放鬥爭造成了極大的危害。
舉起反日抗戰的第一把火炬馳騁在八道江山(當時朝鮮共有八個道—譯注)的義兵隊伍,
因為上下不一致而處在分裂狀態中。希望復辟王朝政治的儒生出身的義兵將領,和主張
改革舊秩序的平民出身的義兵之間,存在著深刻的思想上的矛盾和對立,這使義兵的戰
鬥力無法加強。
以復辟舊制度為絕對目標的部分義兵將領,甚至為了得到政府的官職,互相爭鬥、爭戰
功,以致分裂了隊伍。
平民出身的義兵將領不肯同儒生出身的義兵將領聯合,這招致了削弱義兵力量的後果。
獨立軍的情況也與此相差不大。獨立軍,其組織本身就暴露了分散性和散漫性。
開滿洲地方進行活動的許多獨立運動團體合併為三府之後,派別鬥爭仍然在持續。
雖然三個府合併了,成立了國民府,但其上層集團卻分裂成國民府派和反國民府派,仍
不斷地進行爭權奪利的鬥爭。
民族主義者就這樣分裂成許多派別,各自仰仗著一個大國,進行著無謂的爭吵。
佔據了獨立運動領導地位的人物當中,有的企圖依靠中國實現朝鮮的私立,有的企圖借
蘇聯的力量戰勝日本,有的還指望美國把獨立“恩賜”給朝鮮。
民族主義者之所以搞事大主義,是因為他們不相信人民群眾的力量。民族主義運動脫離
人民群眾,停留在上層運動上,所以它沒有牢固的基礎,得不到人民的支持。
脫離人民,只有幾個上層人物聚在一起以空談和爭權奪利虛度歲月,不去發動群眾投入
革命鬥爭—這一本質上的弱點,也出現在所謂搞共產主義運動的人們之中。
早期共產主義者們不深入到人民群眾中去教育群眾,把群眾組織起來投入鬥爭,反而脫
離人民,專事空談和爭奪“領導權”的鬥爭。
早期共產主義運動未能克服內部的宗派。我國的宗派分子是民族主義系統的資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的知識份子以及沒落的封建
貴族和兩班出身的知識分人,他們是隨著十月社會主義革命後工人運動迅速高漲,馬列
主義受到人民群眾熱烈支持的時代趨勢,打著馬克思主義招牌被捲進革命潮流的人。
他們一開始就形成派別,進行了爭奪“領導權”的鬥爭。
宗派分子們極盡欺騙訛詐、玩弄權術之能事,甚至製造出暴力團來,像強盜那樣互相鬥
毆。
由於宗派分子的派別活動,朝鮮共產黨沒能實現隊伍的統一,沒能經得住日本帝國主義
的鎮壓。
早期共產主義者們為事大主義思想所俘虜,不想用自己的力量建設黨,進行革命,卻各
自都說本派才是“正統派”,甚至用土豆刻印章,為得到共產國際的承認而奔走。
我分析過我國民族主義運動和早期共產主義運動的這種情況後,深刻認識到革命決不能
用這種方式進行。
由此,我就有了這樣的信念:本國的革命只有由自己負責,依靠本國人民的力量進行,
才能取得勝利,革命中的一切問題都必須自主地創造性地加以解決。這就是現在所說的
主體思想的出發點。
我監獄裏從各方面研究過今後將如何引導朝鮮革命前進的問題。
要打敗日本帝國主義侵略者,光復祖國,應該用何種形式和方法進行鬥爭,怎樣使反日
力量團結一致,怎樣建立作為革命的領導機關的党,我為研究這些問題絞盡了腦汁。同
時也想過出獄後首先該做哪些工作。
當時,從我國的實際和社會階級諸關係出發,我把朝鮮革命的性質規定為反帝反封建的
民主革命,確定了鬥爭方針:要打敗武裝的日本帝國主義,光復祖國,就必須拿起武器
進行鬥爭:把工人、農民、民族資本家、宗教徒等一切反日愛國力量團結在反日的旗幟
下,發動他們投入鬥爭;建立沒有派別鬥爭的新的革命政黨。
我們在朝鮮革命中應堅持的立場和觀點已明確,路線和方針也就清楚地浮現在腦子裏
了。我抑制不住要儘早出獄的強烈衝動,我決心開展爭取提前出獄的鬥爭。
我門同因“學生事件”入獄的同志們一起,為開展出獄鬥爭,作了周密細緻的準備。
當時,我們想出的鬥爭方法是絕食。我們抱著我們的正當要求得不到實現就坐地不起的
悲壯決心,投入了鬥爭。
在絕食鬥爭開始以前;我曾擔心過,在一般囚犯也參加的情況下,保證這次鬥爭的行動
一致是全有困難的。可是,絕食一開始,每個牢房都把飯食原封不動地退出來了。連那
些前不久還為一碗飯吵架鬥毆的一般囚犯,也沒有一個伸手動筷子。因“學生事件”入
獄的同志們悄悄進行的教有,現在發揮了很大效力。
監獄外的同志們也積極地幫助了我們的出獄鬥爭。我們的同志配合獄中鬥爭;揭露吉林
監獄對囚犯的非人待遇,喚起了社會輿論的同情。
軍閥當局終於在我們緊密團結的鬥爭面前屈服了。
1930年5月初,我從吉林監獄出來了。走出穹隆式的監獄大門時,我的心充滿了信念和
熱情。
我在監獄裏總結了早期共產主義運動和民族主義運動,在其教育的基礎上設計了朝鮮革
命的前途。
回顧起來,我的父親在平壤監獄裏摸索了從民族主義運動轉向共產主義運動的途徑;而
我又在吉林監獄裏構想了我們應走的朝鮮革命的道路。
因為都是不幸的亡國奴的兒子,父親和我不得不在監獄裏構想祖國和民族的前途。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