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第21页


白天是敌人的天下,夜里是我们的天下
我们来到马衬也受到了盛情款待。腰营沟的捷报迅速传遍了
间岛全境,小汪清的群众非常热情地欢迎我们。从敌人的统治下
获得完全解放的游击区生活,使我们非常高兴。
但是,支配着这一新天地的一切,并不都使我们感到满意。间
岛部分革命领导人的做法和思想方法.有不少地方使我们感到不
满。员使我们吃惊的是、在东满地区革命者的工作中像痕疫一样
蔓延的左倾风。
左倾风在建设游击根据地的工作中,表现得尤其突出。
在图月沟会议和小沙河会议上讨论建立游击根据地问题时、
我们就规定游击根据地的形式为完全游击区、半游击区和活动据
点等三种,并就选定根据地形式时切实保证平衡的问题达成了协
议。
但是,东满地区的部分共产主义积极分子,只顾埋头于建立
解放区形式的完全游击区,对建立半游击区和活动据点却很少关
心。起初.在汪清也只建立了解放区形式的游击根据地,就章小
汪清游击区来说,相当于现今我国一个郡那么大的地盘都成丁革
命力量管辖的解放区形式的苏维埃区。细t,完全游击区亦称苏
维埃区。
在如此广阔的地区挂上象征工农政权的苏维埃旗帜,干部们
口口声声喊“革命”,他们不到游击区地界外边去打仗,只是连连
高喊“无产阶级专政”啦、“建设无产者的社会”啦等等空洞的口
号,以此打发日子。一到纪念日,他们就聚集在兵营的院子里或
运动场上,跳俄罗斯舞蹈,唱五一节歌。有时候,东满持委和县
的干部还聚在一起脸红脖粗地进行争论。
在这种空气中,我们彻里糊涂地度过丁那年的春天。可是,我



第22页


们逐渐发现了游击区工作中的一系列“左派。幼稚病馆向,也找
到了消除其病根的各种途径和策略。
游击区有众多的人。建立游击区的初期,来到汪清根据地的
难民和庞亡者就有几千人。即容、延吉b和龙的情况也一样.
在辑地少的山沟里,一下子聚集了几千人,吃饭就成了问题。
大家都喝大豆粥.就是把豆子瞻好,再加些米熬粥蝎。有这种粥
明的时候,有些人还发些牢骚,可是到了连这种粥也没有的时候,
大家就只好用烧碱水煮松树皮,再把它摄枯做饼吃,或者意藏菜、
爸术、桔梗、沙参、萎获等来吃。即便这样.还是高唱革命歌,挥
舞拳头发表演说要打倒帝国主义、打倒亲日派、汀例那些不劳而
食的寄生虫。这就是早期根据地的生活。
当然,也订过多次小规模的仗,袭击警察署、伏击运后勤物
资的大车运桔6l、打退来犯游击区的“讨伐”队,等等。在战斗
中缴获一些武器胜利而归时,群众境打着旗,高呼万岁。可是没
有进行多少次大规模的战斗,主要是在山顶上故哨、保护难民等。
地大,枪少,武装入员少,游击队员们只用几支枪来保卫根据地。
我们一说要扩大武装队伍,有什么书记、委员头衔的人,就
拼命反对。他们惊慌地说,革命军并不是统一战线军队,它只能
吸收工农的精干分子。如果什么人都收进来,就会成为乌合之众。
当时抗日游击队是在苏区内,所以其名称也叫工农游击队。
用只有几个连的游击队来保卫面积达几千平方公里的游击
区,的确是难以胜任的。因为防御力量薄弱,敌人一发起“讨
伐”,就根容易突破我们的防线打进来。几千名群众头顶背负若东
西忙于逃难。游击区人民几乎每天都为逃难受折磨。
患了左倾病的人们,以为解放区的大小决定革命的成败。他
们不去科学地估计敌我力量对比,光凭主现愿望占据广阔地区,只
顾固守游击区。他们甚至把游击区和敌占区人为地区男0成“红
区”和“白区”.把敌占区相中间地区的群众打成“反动群众”和



第23页


。两面派群众”.对他们盲目地加以怀疑和排斥。国内人民也难免
受到“反动群众”的待遇。这是当时最大的一个问题。
“红区”的妇女剪短发,以区别于“白区”妇女。“红区”和
“白区”说话、写字、唱歌、学校、教育、出版物也都不一佯。从
“白区”来“红区”的人、无论是淮.都要受到盘查,盘查后也不
轻易故他们回家。
凡是从‘白区”来纳入,一律被看作是敌特。上级的这一指
令一直下达到儿童团组织。对由小汪清山沟里迁居城市纳入,汪
清县党委的部分人总是加以敌视。
有一次,在东日衬放了望哨的赤卫队员,抓住一个来游击区
买牛的大肚川农民,严加审问。县党委的左倾分子接到从“白
区”来了一个可疑的农民正在受赤卫队审问的报告,指示说,那
个农民很可能是间谍,要是他不肯招认,可以施行拷打,一定要
让他老实招认。可是无论怎样拷汀,那个农民还是说自己不是间
谍。其实,那个农民既不是间谍,也不是走狗。可是左倾分子们
却没收了他带的饯.还以不老实招认为理由,对他施加了酷刑。
在汪消做过多年共青同盟工作的崔风松,有一次在回忆由于
左倾而造成的游击区时代秘史时说:
“一听到62颅’这个词,我的眼前就浮现出游击区初期的往
事。间岛的左倾实在太严重了。有一次,游击队员们在汪清岭截
获了日军运食盐的牛车,拉到小汪清。那是在根据地建立不久时
的事情,那时金日成同志正在串部进行南满远征。车夫是订零工
勉强维持生计的最底层的朗鲜人。左倾分子们却把他说成是6R
面派群众’,当罪犯处理。说替日本鬼子赶牛车,就是叛徒。这样
一来,住在游击区外的人就不会好眼看待游击区了,这实在是令
人寒心的事。”
不分敌我,连基本群众都肆元忌惮地处以酷刑,这种蛮横行
为,在其他的游击区也屡见不鲜。其严重性在于:这种可诅咒的



第24页


1了为都是在“革命。这一神圣的名义下毫无顾忌地干出来,造成
了把许多决心起来抗日的革命群众也推向“白区”的令人痛心的
后果。
游击区的左倾分子们愚蠢到把李治白老人的亲戚——由稳城
到上庆里来摈招栖牲于敌人“讨伐”的父母的人.也说成是“反
动群众”,结抓起来了。
每当看到这种行为时,我就感到一种无法忍受的羞耻。一个
共产主义者如果对无辜的百姓乱扣反动分子的帽子任意处刑,那
么,他就不是什么共产主义考,而是特级罪犯。可是,我们在汪
清过游击区生活的时候,这些特级罪犯竞以任何人都不得触犯的
“特级革命者”自居,任意整治群众。
有些人以为只要有了苏维埃*一切都会迎刃而解。但当时我
们认为这里有严重朗问题。要守住根据地,发展革命,就要克服
闭关自守的倾向,扩大活动范围——这是我们得出的结论。也就
是说,要丢掉只顾固守游击区这种目光短浅的活动方式,组成大
规模的精锐部队,机动灵活地开展积极纳军事、政治活动*
军队要进行大规模的军事作战,就要减轻保卫根据地的负担。
减轻这一负担的一个策略,就是在完全游击区周围的广阔地区大
大扩大半游击区,用这些半游击区来维护游击区G我们把建立游
击区看作是我国革命取得新的胜利的突破口。
为了参考中国关内建立游击区的经验,我多次和童长荣进行
了认真的谈话。
1931年秋.在中国江西省瑞金宣布中华苏维埃临时政府成
立.建立了苏绍埃区。据童长荣说.中国革命的领导集结的中央
苏区,面积广大,有几百万居民,又拥有好几个军的强大的武装
力量,童长荣本人也有在河南省建立苏维埃区的经验。
当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军有十余万人之多,管辖拥有从
江西省南部直到广东省北部纳广阔地区。



第25页


我听了他的话,更加坚定了这样一种想法:我们不能把认领
土和人口来看都相当于一个普通独立国家的中国苏维埃区朗建设
经验,照搬到豆满江沿岸;对以间岛为活动基地的朝鲜共产主义
者来说,坚守革命策源他,大张旗鼓地开展游击战争的唯一捷径.
便是在完全游击区周围和朝鲜北部一带建立半游击区。
建立半游击区的必要性,在武装斗争纳实践中显得更加迫切
了。要坚守广阔的地区瞬,力量不够;力量不够,就不能尽快地
想出解决办法。如果我们不打游击战、只翻翻经典著作,纸上谈
兵,谈论俄国布尔什维克是怎样捐的、中国瑞金的经验如何的话.
我们就只能停留在除解放区形式的游击根据地外还须建立其他形
式的游击根据地这样的认识水平上,而不会感到建立其他形式的
游击根据地的迫切需要.也不会加紧建立其他形式的游击根据地。
半游击区的问题.并不单纯是对根据地形式的问题。这是能
不能克服事大主之和教条主义.而在革命中树立主体这佯一种思
想立场的问题;是一种克服左倾偏向,而把过去说成“两面派群
众”加以排斥的广大群众看作革命动力的有关群众观点的问题;是
能不能把他们团结到反日民族统一战线里来这样一种与革命力量
的组成直接有关的严肃问题。
所谓半游击区,是指既由我们领导又由敌人统治的地区。在
形式上是敌人的统治地区,实际上是我们管辖的地区;是为支援
抗日游击队创造条件,培养其后备队等革命力量,在敌占区和游
击区之间起中间联络站作用的地区。说得更形象些,就是白天由
敌人统治,夜间由我们管辖的那种地区。
在建立革命根据地方面,半游击区形式是切合我们斗争实际
的形式G这种形式,在别的国家游击战争经验中.是几乎没有的,
当时,我国革命的发展迫切要求建立半游击区、
1933年3月中旬,我们挺进到咸镜北道稳城郡王在山一带,
这是为了把武装斗争扩大和发展到国内、迅速发展以抗日武装斗



第26页


争为中心的整个朝鲜革命而采取的措施之一。把武装斗争扩大列
国内,解放祖国,这是我们从宣布抗日大战之日起一直坚持的战
略目标,是在我们心中一刻也没有离开过的坚定不移的信念。把
武装斗争扩大到国内的先决条件,是在六邑一带和朝鲜北部地区
建立半游击区*建设好半游击区,还能克服在建设游击区中产生
的这样那样的左倾现象。
我们以活动基地在三次岛的汪清营第二连的四十名队员和从
各连选拔的十名指挥员及政治干部组成向国内挺进的队伍,并以
补泰化排长和其他儿名队员组成先遣队派往稳城地区。
细t占据东满党组织领导地位的一些人,对我们挺进国内的
事煞费心机,神经过敏,LL各方面加以阻挠。他们指责说,居住
在中国的朝鲜共产主义者,去为朝鲜革命而斗争,这是民族主义
的“朝鲜延长主义”‘并说.这是同一国一党制原则相矛盾的行为、
还是干脆打消挺进国内的念头为好。
但是,我认为忠于民族任务也就是忠于国际主义任务,朝鲜
革命者为解放朝鲜而斗争是任何人都不容侵犯的神圣权利。我抱
着这种信念驳斥了他们的主张,毫不动摇地做了挺进国内的准备。
正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令人伤心的事,对抗日游击队挺
进国内投下阴影,激起了我们的愤怒。为了同国内取得联系到稳
城地区去的二连队员完成了任务刚回到根据地,就被叫金成道的
人逮捕,押到东满持委。
当时,二连连长是安基浩,政治指导员是崔春国。事情一发
生,他们就急忙跑到马村,在我面前发泄义愤.说金成道搞越权
行为,背着指挥员随便道浦游击队员。
崔专国性情温和,心地善良,举止犹如新娘,从不说人家的
坏话。就连这佯一位温文尔雅的同志也冲口说出“王独服”(这是
金成道的外号),并说了一通谴责的话。我默默地听着他们的诉说,
因为我不大了解金成道这个人。我只知道他原任共青东满待委宣



第27页


传部长,刚调到东满持委,正在巡视各县。东满党组织把上级组
织的干部派到下级组织进行指导叫作巡视。
崔春国不叫金成道的名字而叫他难听的外号,我觉得不对,便
严厉地批评了他。
“春国同志,你什么时候养成了叫人外号的习气了?金成道这
个人无视我们,干出了越轨的行为,这是事实,可是难道休连尊
重他人格的度量都没有吗?”
崔春国从来是虚心接受批评的。他难为倩地说:
“对不起,要是我出言不逊或者行动有元礼之处
谅。”
“游击区也是人们聚在一起生活的地方,不可能没有外导。可
是那个外号.太难听了。怎么能叫他独暇呢J……”

    眼下汪清的人们叫金成道为“王独眼”,比金成道逮捕二连队员更使我气愤。

    我问崔春国,他本来姓金,为什么叫他姓王的呢?他回答说,金成道身为朝鲜人却处处学中国人的样子,对干部阿谀奉承,间岛人实在看不顺眼,才给他加了“王”姓的吧。

我在去东满持委的时候,顺便到过县委,那里的人也都不叫
他金成道而叫他“王独眼”。
在县委的办公室里,李容国说,金成道早在1927年就加入了
朝鲜共产党。他在担任火陷派满洲总局某支部委员时.曾被日本
领字馆警察逮捕,挨过fT.坐过车,是个老党员。获释后,很快
转入中共.升为持委级干部,也许是为了掩盖瞎了的一只眼。经
常戴一副墨镜,常穿大布衫子。
李容国评论金成道说.他是个“能给飞翔的乌鸦脚上穿市袜
的能人和善辩家”。
我在东满持委办公室里,和金成道进行了大约三个小时的谈
话。我们面对面地坐下以后,我本想先批评他的越权行为的决心



第28页


改变了。而产生了一种例隐之心。这也许是因为他那只瞎了的眼
睛和疲惫不堪的灰暗面部表情所引起的同情吧。他不顾一只眼睛
失明的身体条件,翻越问岛的重山峻岭,为革命奔走,这是多么
可贵的壮举叼:于是我极力压低声音,有礼貌地问他:
“巡视员同志,你有什么理由不服我们商量一下,就随便道捕
正在执行任务的游击队员呢?”
金成道透过眼镜,端详着我。看他的脸色,好像很不满意,似
乎在说,你们竟敢无视持委的巡视员,冒昧地追究起责任来了?
“真奇怪,你们竞然提出这样的质问。你不会不知道那个队员
的越境是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相矛盾的民族主义的表现吧?……
我们认为他是民生团。”
“有什么根据?”
“他去过朝鲜,就是民族主义,
民生团又是什么?”
“这是你的想法吗?”
“是的,我的上级也这样认为
听了金成道的回答,我觉得他不仅可恶,而且更可怜,一时
竞接不上话来。本来,对于这种毫无科学根据的妄言,应该表示
愤怒,用铁的事实加以驳斥,可是我却没有表示愤怒和轻蔑.反
而产生了一种怜悯,这真是奇怪的事。金成道荒诞的偏见和幼稚
的思想方法同东满特委巡视员这个高级职位形成对照,使他显得
更可怜了。
“肉体上的残废加上精神上的残废,他是多么不幸的人明1用
墨镜遮掩着那只可能引起密探注意的瞎眼,为革命东奔西走,这
种气橇是值得赞扬的。如果这种气概再配上健康的精神,那该多
好叼:可是他的精神怎么变得这样畸形呢?”我心里这么想着,把
声音压得更低些,平心静气地劝导他说:
“看来,你把民族主义和民生团混淆起来了。怎么能把这两者



第29页


等量齐观呢?怎么能因为朴锡甩、曹秉相、全盛镐等几个民族主
义者散发起人拼凑了民生团,就把民族主义和民生团同等看待呢,
这不是牵强附会的三段论法吗?据我所知,起初休也参加过民族
主义者主持的团体,后来才转向共产主义运动的,如果以此为根
据给你扣上民生团的帽子,你能接受吗?”
“那,怎么能……”金成道含糊其词地说不下去了。
我给了他反省的时间以后,继续有条有理地说服他.
“你所说的上级,好像是指童长荣书记。可是我不认为他是持
有那种狭隘思想方法纳入。如果童长荣书记由于不大了解实际情
况,一时抱着偏见或误解做出了那样的判断,?敲矗阕魑??桓?
熟悉朝鲜情况纳入,?痪醯糜Ω孟敕缴璺ò镏懈稣返睦斫?
???”

    金成道仍然默不作声。

    带着曾被拘捕的二连队员回指挥部的路上,我一直在想,金成道是个可怜的人。老实说,直到他和着人家的拍子跳舞,带头指挥肃反工作以前,我尽管由于理论上的问题多次和他发生过冲突,但我心里一直是可怜他的。但是,当我亲眼看到金成道以肃清民生团为名杀害了无数坚贞的革命?咧??筒辉偻樗????:罄矗救艘脖豢凵厦裆诺拿弊樱淮隽恕?植辣豢植烂鹜觯笄惚蛔笄愦λ溃幻挥行拍詈椭骷⒎绱笏娣缬甏笏嬗甑娜耍荒苈涞阶匀∶鹜龅南鲁 U饪梢运凳俏以诰甘甑亩沂贝兴〉玫挠忠桓鋈松寤帷?

3月初,挺进国内的队伍离开马村到了稳城郡塔幕沟对岸。把
松谷定为宿营地。一面等先期进入稳城一带的先遣队,一面用一
个星期左有的时间着手实现这一地区的革命化,建立半游击区。白
天到松洞山西麓去进行战斗训练,晚上到各衬去建立地下组织。
那时,我们还做了“满洲国”基层行政单位负责人——十家
长、百家长——的工作。由于我们不侵犯人民的利益,按照革命



第30页


军服务条今搞好了同居民的关系,所以,他们对我们的印象也很
好。游击队员们驻在松谷的时候,帮了农民很多忙。有些队员还
上山打来荆条,修理房东的篱笆。
朴永纯在回忆录里提到的那个有名的斧头的故事,就是我们
驻扎在这个村子的时候发生的。
有一天,我为帮房东老夫妻(中国人)的忙,拿起斧头和水
桶到了豆满江边。冬天,这里的居民在豆满江—亡用斧头或镐头刨
一个冰窟窿,用水桶把河水打上来作饮用水。
我也用斧头订冰窟窿。冰窟窿刚打通,斧头就离把儿掉进冰
窟窿里去了。我用长杆子找了几个小时,也没找到。
我向房东老人陪了很高纳斧钱,再三向他道歉。老人说,队
长大人每天早晨帮我们打水,这就够我们过意不去了。我年老无
力,不能帮助革命军,怎么还能收斧钱呢i他坚决不肯收钱。可
是,我恳求他说,要是我们不赔斧钱而离开这里,那么我身为队
长就要犯革命军的纪律了,请您看在我的面子上,还是收下边笔
钱吧i
虽然给老人赔了很高的斧钱,可是掉进冰窟窿的那斧头总是
挂在我心上。那是他们使惯了的家什,赔的钱再多,也不能消除
主人的惋惜之倩叼。因此,1959年春t抗日武装斗争战迹地考察
团去中国东北地区的时候,我托他们找凉水泉子的那位老人,代
我向他道歉。
很遗憾,考察团到了凉水泉子的时候,那位老人已经不在世
我们一行渡过豆满江,由先遣队员带路上了王在山,时间已
是下午四五点钟了。藏在山脊和落叶松林里的来自六邑地区的革
命组织负责人和政治工作者们,纷纷跑出来迎接我们。
我站在小橡树茂密的王在山山顶,俯欧了一会儿周围的风景。
俗语说,时过十年江山也要变,可是这里的风景不到三年就大变



第31页


了。煤矿的肝石堆,是在头娄峰建立国内第一个党组织时所没有
的;奔驰在雄基(现改名为先锋)——稳城线上的列车.也是1930
年秋和1931年春所没有的。这都可以说是稳城新貌。
和山川一样,人也成长了,革命也发展了。我们来过这里之
后,六邑一带及其周围,陆续成立了新的反日革命组织,正在开
展活动。六邑地区的革命战士们,在这个日本军部和警察头子们
自蝴为国境警戒万全的我们祖国的北部边疆*以革命组织的巨大
钢铁网络包围丁敌人的统治机构。
我们的武装斗争也发展了。以东满地区为例,游击队兵力已
发展到营一级。各县的营不久就会发展到团和师。南满和北满也
都有朝鲜共产主义者打游击战的武装力量。我们的师和军,打回
祖国消灭敌人的那一天也不远了。我们不就是作为先遣队来到稳
?堑穆餴

    我心里想着这些,默诵了在彰德学校时代外祖父教给我的南怡将军作的一首汉诗:

 

    白头山石磨刀尽,

    豆满江水饮马枯;

    男儿二十未平国,

    后世谁称大丈夫。

 

    那时,外祖父对我说,南怡将军在击溃北关的敌人的战斗中英勇奋战,二十几岁就当了兵曹判书;你长大了也要做一名打日本鬼子的大将或先锋将。

    我听着外祖父的话,为南怡将军受好臣陷害含冤而死感到十分悲痛,并决心长大了一定要像南怡将军那样,作打外敌的先锋,为祖国和百姓的安宁而战。

    我在王在山山顶也立下了这样的誓言:

    “南怡将军依靠六镇防御了北敌,而我们要依靠六邑的半游击区,将武装斗争扩大到国内腹地,掘好日本帝国主义的葬身之地。”

聚集到王在山的玫治工作者和革命组织负责人向我汇报了国
内形势和他们的活动情况。
我了解到在六邑等朝鲜北部边境地区建立抗日革命的群众基
础的工作正在顺利进展,就鼓励他们再接再厉。为了把武装斗争
扩大和发展到国内,我向政治工作员和革命组织负责人提出了几
项任务。
在这里,我着重强调的是有关建立半游击区的问题。那时,我
们准备以稳城地区为中心在国内许多地方建立半游击区,同时在
密林地带设秘密联络站等各种活动据点,以奠定向国内扩大和发
展武装斗争的基础。
王在山会议还讨论了在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反日民族统一战
线的旗帜下,把全民族紧密地团结成一支政治力量的任务和国内
革命组织有力地推进群众运动以及建党准备工作的任务。
游击队挺进稳城,这是把抗日武装斗争扩大和发展到国内的
序幕,在民族解放斗争的发展中树立的又一个新的里程牌。我们
通过这次进军,向国内外阐明了朝鲜共产主义者为朗鲜革命而战,
是任何人都不可阻挡的神圣任务和不可侵3E的权利这样一种坚定
的信念和立场。
抗日游击队挺进稳城和王在山会议的整个过程证明
在完全游击区周围和国内建立半游击区的主张是正确的
和六邑地区建立半游击区的主客观条件已充分成熟。
王在山会议结束后,我们挺进到庆源(现改名为赛剔尔)的
柳多岛、剥石沟和钟城郡新兴衬锦山蜂等国内许多地方,在这些
地方召开了会议,举办了讲习,进行了政治工作。其主要目的是
教绘国内革命组织负责人和政治工作员进行地下革命斗争的原则
和方法。



第33页


我们到国内去,多同那里酌革命者见面,是为了用主体的革
命路线和工作方法把他们武装起来,让他们做好准备,能够正确
地领导复杂的实际斗争,使国内革命组织的领导人和骨干从政治
上、业务上做好准备,这是成功地建立半游击区的先决条件。
当时我们派遣的领导干部深入到国内,在全力进行反日斗争
的劳动组合稿农民组合中扎下了根,在各地建立了革命的群众组
织。我们的工作员同汉城等朝鲜南部地区也都接上了线.
在牢固地建立六邑地区的半游击区、使国内革命运动高涨方
面,建立在豆满江沿岸的党组织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后来,东满地区的领导于部把我们关于建立半游击区的建议
规定为方针,并明确提出了贯彻这一方针的任务。虽然有些人把
我们建立半游击区的正当建议说成是右倾,加以批评,但这种批
评当场就遭到了严厉反驳。
东满的苏区从1933年青开始,积极地开展了建立半游击区的
斗争。这样,在罗子淘、大荒届、转角楼、凉水泉子等汪清地区
和延吉、浑春、安固、和龙等广阔地区都建立了半游击区。这个
时期建立的半游击区,为发展抗日武装斗争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在
完全游击区中一些不利于防御的地区也改为半游击区了。
在“满洲国”任命的屯长当中,有不少人支持和同情我们。以
罗子沟为例,只要走出市区一步,就是我们的天下,都是我们的
人。
建立半游击区的经验和这条路线的正确性,后来通过朝鲜人
民革命军在白头山地区的活动得到了充分的证明。
半游击区确实优越。因此,在30年代后半期、挺进到鸭绿江
沿岸开拓白头山地区工作的时候,我们就只在革命军驻扎的地方
设密营,把其余地方都建设成为半游击区。我们不分红区白区,在
群众中建立革命组织,派去工作员。我们不固定在一定的地区.敌
人注意这个地区,我们就转移到那个地区;敌人注意那个地区,我



第34页


们又转移到别的地区,在这过程中涌现出了郑东哲、李勋、李柱
冀(李聚)等许多爱国的区长、百家长、十家长、面长、警察和
自卫团员。那时,我们把很多精明干练的工作员,安插到敌人统
治机构的基层单位。我们没有派人去的那些敌统治机构基层单位
的官吏中,也有不少人被我们争取过来支持我们。他们白天做
“满洲国”叫他们骸的事情,装出积极的样子,太阳一落,他们就
给革命军当向导,向革命军工作员提供白天搜集到的情报,还收
集支援革命军的各种物资。建立在东满地区和国内的半游击区,成
了保护解放区军队和人民,维护建立在那里的人民政权和民主措
施成果的可靠卫星*
完全游击区周围广阔的地区转为半游击区之后.抗日游击队
就能够深入敌占区,使群众革命化,扩大党、共青同盟等先锋组
织和各种群众组织,进一步加强了抗日武装斗争的群众望础,从
消极的防御战转向积极的进攻战‘由于抗日战争转为主动的进攻
作战.我们粉碎了敌人猖狂的经济封锁,较顺利地解决了游击区
生活中最困难的粮食问题。
半游击区的建立,使我们克服了分红区和白区,把许多群众
推向敌人一边的左倾偏向,在反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把广
大人民群众团结成为一支政治力量,为克服事大主义和教条主义,
‘站在主体立场上发展朝鲜革命作出了很大贡献。
在汪清地区的半游击区中,最先进的模范村是罗子沟和凉水
泉子。
在把罗子沟建成半游击区方面,李光同志立了大功。李光被
派到罗子沟后,既做反日部队的工作,又做独立军出身的人的工
作,为我们能够立足子罗子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罗子沟是李东辉一派从20年代初期起开拓的独立运动的主
要基地。当时,曾跟随李东辉参与过独立运动的一些老人们,左
右着罗子沟的一切,李光就是通过他们实现了这个地方的革命



第35页


化的。
当时,为了把罗子沟建成半游击区,很多得力纳政治工作员
被派到那里去。他们当中有不少人没能活着回到我们的队伍里来。
为实现罗子沟的革命化作出了很大贡献的崔正和也在那里牺牲
了。
朝鲜人民革命军优秀的支队长朴吉松和崔光.当时都在罗子
沟做地下工作。
敌人疯狂地企图在罗子沟成立协相会、协助会等反动团体,用
来扼杀革命力量,但是我们在这里建立了反日会这样的能够吸收
各阶层广大群众的群众组织,把一切爱国力量都团结成一体。罗
子沟为汪清革命群众供应口粮,起到了粮库的作用。每当小汪清
游击区口粮紧张时,就派人到罗子沟革命组织去求援。革命组织
成员就把米从罗子沟背到十里坪石门内交给汪情人。在敌人占领
着罗子沟的情况下,解放区的口粮仍然从罗子沟运来。从游击区
解散,朝鲜人民革命军主力开始远征北满的1935年下半年起.汪
清县内的革命者实际上是靠罗子沟的粮食维持生命的,这样说也
并不是什么夸张。躲避敌人的“讨伐”、暂时转移到罗子沟西山的
部分革命群众和汪清三连的军人,也是靠这一地区人民送来的口
粮度过1935年秋冬的。
罗子沟之所以能够这样出色地起到汪清革命者粮食供应站那
佯的作用,固然是因为这个地方历来是对过路的乞丐也给黄米饭
吃的米粮仓.但更主要的是因为这个地方建立了许多革命组织,这
些组织平时就做好了对群众的教育工作。
罗子沟的百家长金龙云表面上是“满洲国”信任的基层行政
单位的差人,实际上是我们的组织成员。他们用百家长这个合法
地位,给了革命者很大的帮助。
敌人为了防止游击队潜入城市,防止人民同革命军取得联系,
严格管制粮食和生活必需品的外运,并经常动员青年去参加坡市



第36页


警备工作,严格盘查出入人员。他们给参加警备工作的青年每人
发一根棍棒。这根棍棒就等于“满洲国”发给的一种委任状。
革命军到罗子沟去取粮食的时候,金龙云就光挑选受我们影
响的青年去从事警备。运粮的人员出现在城市周围,从事警备的
青年就把棍棒交给他们,自己跑回去在百家长指挥下筹集粮食来
交给他们。
在罗子沟,革命组织成员还串通伪满军,弄到了几万发子弹。
当时罗子沟有一家革命组织办的私人商店,者板是老共青同盟干
部。他为了把支援革命军的物资颗利地运出城外.同伪满军士兵
结拜了义兄弟。
有个金钱迷了心窍的伪满军军人,从外地廉价购买商品来托
这家商店老板以比原价贵几倍的价钱出售。因为军人做买卖要受
处罚,所以他不得不利用这个商店代销。这个军人同商店老板结
拜兄弟之后,连子弹都卖给老板。商店老板技每额子弹两角五分
的价钱买下来交给革命军,其总数竞达五千多发。
这不过是证明建立半游击区方针的正确性和生命力的一个小
小的例子。
在支援革命军方面,建立在汪清南部的凉水泵子半游击区也
起了很大的作用。凉水泉子的革命组织先后几十次给解放区送去
了粮食和生活必需品。
当时我们通过稳城和凉水泉子的革命组织解决了游击区人民
迫切需要的很大一部分粮食、被服、火柴、药品、火药、食盐等
生活用品。
游击区最缺的是食盐。喝上五羹匙粥,再往嘴里放一粒仁丹
那么大小的盐粒,就算是调味了。敌人为了把游击区的人置于死
地.对粮食和食盐严加管制。一到秋收时,敌人就把农民辛苦一
年种出来的粮食全都装进他们管理的集团部落仓库里,每天只发
给居民够吃一天的口粮。他们知道,农民要是有了余粮,就要送



第37页


到抗日游击队或游击根据地人民手里去。
敌人为了防止食盐外流,以贸察组成缉私队,经常控查居民
户。只要酱和酱油稍多一些,就课税,还用三棱棍狠狠接一顿。
1934年秋、为了解决根据地的食盐问题,我们以包括二连的
三十名队员在内的许多军民和儿童组成工作队,配备一些马匹,派
到凉水宗子去。从汪清到凉水泉子往返二百里地。
凉水泉子的革命组织事先接到我们纳通知,通过稳城地下革
命组织和南阳运输站弄到了大量的食盐,堆在豆满江岸迎接工作
队。
工作队每匹马驮两三草袋盐.安全地回到了三次岛。其余的
盐由每人背二三十公斤送到游击根据地。一部分盐拿到罗子沟去
换白面。
凉水泉子的革命组织给我们送来的支援物资,大部分都是从
稳城等六邑地区转过来的。这一地区的人民到图们和龙井去购买
游击队和根据地人民所需的生活必需品,送别我们那里去。在敌
人监视和管制森严的国内,大量购入日用品是困难的。因此,国
内革命组织成员便偷偷地到图们相龙并这样的商业城市去购买所
需的东西.经过指定的通路送给抗日根据地。
固们和龙井地区可以说是保障我们后勤工作的可靠根据地,
所以我们不轻易攻打我们的革命组织密布的图们h龙并、百草沟
等地区。起初,我们的同志攻打过百草沟一次。这次袭击战后,李
光的父亲告诉我们说,应该把具有民族良心的富户引进统一战线
里来,可是这次袭击使他们受惊很大,后果不好。此后我们就没
有再攻打百草沟这样的地方。在保障汪清和其他解放区军民的生
活方面,六邑地区的半游击区的确建树了值得在史册上大书持书
的功绩。
除了完全游击区和半游击区以外,我们还在敌占区建立了许
多保障游击队军事政治活动和联络的秘密活动据点。以地下革命



第38页


组织和联络站组成的这些活动据点,是带有机动性和临时性的游
击根据地的一种形式。在龙井、浑春、固们、老头沟、百草沟等
敌占区的城市和铁路沿线,都建立了很多这样的活动据点。
每当我回忆在间岛和国内建立半游击区的那些难忘的日日夜
夜时,最清晰地浮现在我脑海里的是吴仲和。
吴仲和从西大门监狱一出狱,就搭上北行列车渡江到了图们。
他先在灰幕洞附近的岳母家疗养几天后,就马上回石现见我。
对刚刚结束南、北满远征回到游击区不几天的我来说,吴仲
和出狱回到汪清是一个莫大的喜悦和安慰。
他一见到我,就要求交给他一项艰巨的任务。我见他满脸病
色,需要再疗养几个月,可是他一再恳求我交给他任务。我只好
让他去把嘎呀河附近的一些地区建成半游击区。
吴仲和所届的第五区同凉水泉子、图们、延吉、百草沟、大
肚川等敌人的主要“讨伐”据点相毗邻,嘎呀河还设有日本领事
馆警察分署。1933年1月初,柳财沟遭到敌人的袭击,在那以后
泅水坪又遭到敌人两次“讨伐”。
吴仲和虽然出狱了,可是继续受着敌人的监视。然而他一接
到任务,就掩盖不住内心的兴奋。
我们之所以叫吴仲相把嘎呀河附近的部分地区建成半游击
区,是因为这个地区离敌人的军事要地很近,敌人又把这一地区
定为攻击目标。这是一项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艰巨任务,但我相
信吴仲和一定能完成这项任务。
1930年秋,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就对他十分信任。那时.在
吴仲和家我同他进行了认真的谈话。结束谈话后走到外面一看,有
几个身材魁悟的育年在篱笆外故哨,村口处也站着几个这样的青
年。看到这一情景,我深为吴仲和的工作能力和革命警惕性所感
动。
吴仲和的革命者本领,突出池表现在争取群众上。他为实现



第39页


自己所住衬庄的革命化,购置了一个推子,干起了理发的行当。他
旨先摘了一个叫剪刀契的组织,然后把衬里的所有居民都吸收了
进来。
当时.理发馆理一次发收一角五分钱,可是吴仲和只收五分
钱。他用这笔钱购设各种书籍.让契里的人们开开眼界。理发便
宜,又能看书.人们都喜欢聚到他那里来。吴仲和就利用这个机
会教育了契里的成员。
通过剪刀契使村民初步得到启蒙以后,他又把过去的同窗会、
学友会、亲睦会等启蒙固体合并起来组织了岭东亲睦会。这个亲
瞳会是敦化和哈尔巴岭以东的延吉、浑春、和龙、汪清地区青年
学生的合法组织。
吴仲和为了实现村庄革命化,还常常安排话剧演出。他一写
出脚本,就由足足一个班人员的堂房兄弟姊妹,或担任角色。或
摘布景。他还自任导演。就这样,一部优秀的话剧搬上了舞台。
吴仲和用这种方法教育群众.苗先吸收亲届参加革命组织,然
后把全衬人都吸收到组织里来。在冬季明月沟会议前后,他同姜
相位、赵昌德、俞世龙等同志一起参加了抗日游击队筹建工作的
重要一环——夺取武器的工作。他们韶出生命去夺取武器,在武
装崔仁饺、韩兴权、姜相位、金银植等革命战士所届的别动队方
面.起了很大的作用。
吴仲和按照我们的意图,把敌人作为第一个攻击目标的五区
的部分地区,出色地建成了半游击区。他很好地完成了在敌占区
内建立活动据点的任务。图们天BEp8lj所是他建立的主要活动据
点,起到了革命军的耳目作用。
敌人把吴仲和和他的亲届看作是眼户钉,想密谋杀害他们全
家。1933年春,游击队的一个小组截获了在龙井的日本领事馆给
石观警察署的密件,密令要杀绝吴氏全家。
我们得到这个情报后立即派去游击队进行拯救工作。游击队



第40页


员们很快把多达二十一人的吴氏家族迁到了十里坪。
以永不衰竭的热情和不屈的斗志,像短跑运动员一样奔走一
生的吴仲和,于l 933年夏,在北风梧洞秘密联络站不幸被浦,被
当场残配杀害。吴仲和是怎祥壮烈牺牲的,他以怎样的英雄气概
迎接死亡,没有一个见证人。目击者全是那些杀害了他和他的战
友的刽子手,而他们把这件事作为永远的秘密埋没掉了。但是,当
吴泰熙老人握紧双拳从十里坪跑到北风梧词时,吴仲和睁着眼睹
血肉模糊地倒在秘密联络站旁边,生命的火花尚未熄灭的眼珠,映
着他生前那么热爱的游击区的蓝天,而他的噶比生前闭得更紧。吴
泰熙老人看到儿子的隅,就知道儿子没有拿组织的秘密去换取生
命。老人想着这么有骨??儿子,哭得??加悲伤??
后来吴泰熙老人说,当时他曾抱着儿子的遗体想道:我儿子
只活了三十四年,可是他这一生是问心无愧的。一个人并不是活
得越久福气越大。可是儿旧2你过早地离开了爹的身边。那样疼
爱你的金日成将军知道了,该多么难过呀2
我听到吴仲和同志被害的消息,怎么也不敢相信。一个平时
谈那么多的话,走那么多的路,留下?敲炊?的足迹?畹孟?火??
样帜热的人,怎么可能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走了呢??以较朐侥压?
在吴??和身边?挥幸桓鋈宋刂铡K挥辛粝乱痪湟叛?
就倒在地上。如果说,他有句话想留给我们,那会是什么呢?也
许他会说,建立半游击区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很想再接受一项新
的任务。
假如吴仲和还活着,我会交给他更重要纳任务的。从革命者
的道德上看,交给更多的工作,就是最大的爱护、最高的信任。
我国革命在间岛土地上又失去了一名博得众人爱戴的、得力
的组织者和宣传者,失去了一名让人民感到骄做、让敌人感到恐
怖的忠诚刚直的栋梁之材。这对于正在东满地区蓬勃开展的我国
革命来说,确实是个令人痛心的损失。



第41页


但是,吴仲和以他壮烈的牺牲唤醒了群众。他虽然恼牲了川[
在他以鲜血染红的半游击区里,即将把抗日大战推向新高潮的L
人翁们,正侣雨后春笋般地成长起来了。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