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第101页


我和李光的友情,是在吉林市时结成的。
有一天,东满青总系统的金俊一伙,领着一个陌生的青年介
绍结我。这个陌生的青年就是李光。
李光来到吉林市的时候,我的朋友们做了各种猜测。有的说
是来上学的,有的说是来找组织关系的,有的说是来了解吉林一
带青年学生运动的,众说纷坛。金俊俏悄地对我说,李光很可能
是来出席秘密举行时全省教师会议的。
聪明、大胆、寡言,这是李光给我的第一个印象。
不断的接触,又了解到他是一个感觉敏锐,感情丰富,
友谊的青年。
不知是怎么回事,我的朋友都被这个新来的人吸引住了.都
想方设法要把他拴在吉林市,不让他走掉。他们甚至告诉他说,要
想求学深造,最好入文光中学,要想立身扬名,最好入法政大学;
要想立志革命.最好入朗文中学。
李光也不想离开吉林市。他说,他在延吉县古城子念小学的
时候,常常给独立军的老头子们跑腿,也曾来过几次吉林市,跟
那时相比,现在吉林市青年学生的生活风气完全变了样。他十分
感叹地说,从前吉林市好像没有青年人似的死气沉沉,而现在学
生的社会活动非常活跃,整个城市给人一种像烧开了水酌大锅一
样沸腾。于是,他入了吉林第五中学,过了一段学生生活。
李光最初接触的人,大都是像洪范围、金佐镇、黄丙吉、崔
明禄这样的独立军头领。他的岳父家在古城于,独立军的一个指
挥部就长期住在他岳父家里,这使李光同许多民族运动领导者有
过接触。李光眼明手快,是非分明.稳重寡言的个性,很快引起
了独立军头领们的注意。他们想把他培养成为他们的接班人,就



第102页


像吴东振和李雄想把我培养成他们的继承人一样。
李光小时候在他外祖父办的私望里学过一点汉文,后来因父
亲病重,放弃了升学的念头,从十四岁起就开始操持家务,十六
岁完全当上了一家之主。因此,他很晚才入学念书。毕业后苔在
延吉和汪清当过小学教员。
那时候,他还叫他的本名李明春。他改名李光,是在春化乡
北蛤蝗塘当教员的时候。当时,北蛤螟城附近的八个学校,作为
启蒙活动的一环,时常举办演讲大会和体育运动会。他在这里做
地下工作就化名为李光,当了蛤螟塘足球队的运动员。从此、大
家都开始叫他李光。
“引我走民族主义道路的是独立军,引我走共产主义道路的也
是独立运动。”李光与我头一次见面,回忆他在古城子的生活时是
这样说的。
我听了十分惊疑。
“那么说,独立军的老头子们一下子硬结你酒精了两种思想?”
“不,不是硬灌,是沾了点儿水,这样说也许比较合适吧。反
正,我通过那些老头子接受了民族主义的影响,也接受了马列主
义思想的影响。”
“那么他们那些老头子是具有双重思想的人了?”
“与其说是具有双重思想的人,不如说是探索改变方向的人更
贴切。他们搞独立运动,同时又俏悄地贪婪地阅读共产主义书籍。
我的岳父家就有很多这类书,都是那些老头子们看的。我也当做
消遣,开始读,如今已经读上瘾了。”
我一把握住李光的手,毫无隔阂地说:
“认识了你这个共产主义的信仰音,太高兴了。”
李光听罢.出乎我的意外,竞摇摇手说;
“不j我还不够一个共产主义者。在马克思和列宁的共产主义
原理中,我还有不少不能理解的。按我串宜的眼光看,不知怎的.



第103页


总觉得共产主义这个理想太虚幻了。请你愿谅,我这样说会使你
感到遗憾,不过,我是不喜欢拐弯抹角的。”
我很喜欢李光这种坦率的性格,这是他计人喜欢的最大优点。
最初,李光就是这样一个人.既非民族主义者亦非共产主义
者、是个处在从民族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这样一个时期的入。他
来到吉林币,在同我们接触的过程个、完全变成了共产主义的信
仰音。但他没有加入我们建立的共产主义青年同盟或反帝青年同
盟。
据传.李光到吉林来的时候,从三万多坪(约合150亩)校
田的地契中典当了三张地契,凑了四百多元的路费。这事是否属
实,我无从知道。所谓校田,是当时国家为了办学持意划给学校
的农田。如果确有其事,那么从他甘冒风险私自典当公有农田,毅
然出奔的果断行动中.也不难看出当时的抱负有多大了。
听说,他在出走时给内弟写的信中还有这样悲壮的语言:
“我决心走遍满洲原野和朝鲜八道江山,一定要找到真正的爱
国者。我这一愿望究竟是在十年后还是二十年后实现,谁也无法
预料。但是我发誓,不实现这一愿望,我绝不罢休,绝不回到父
母跟前。”
看他的这份决心,就能看出他的性格.也能明白他东奔西走、
跑遏了满洲的主要城市和政治活动中心的缘由。
李光性格刚宜不阿,胆大心细,机智灵敏。他讲一口流利的
中国话,跟东北本地人毫无两样。这些长处,使他后来当丁十家
长、百家长和乡长。
我这个朗鲜西部地方出生的人,通过他.熟悉了间岛地区和
咸镜道一带的风俗习惯。
李光来到吉林后,不知何故,不想过组织生活。我猜想,他
是把吉林当做一个中间站,这种临时观念起了作用。不过,他跟
我的交往很深,而且通过我,也跟我母亲建立了极好的关系。



第104页


李光是在从吉林回间岛时见到我母亲的
辞行,突然说道;
“成柱.回间岛的路上,我想在抚松暂停’
可以吗?”
我心里报感激他。
“真是,这还有什么可以不可以的
我母亲只管去好了,还要我许可吗?”
“休同意啦?好2gp我就去拜访休的母亲。别人都称呼你母亲
是哦们的母亲’,都愿意跟着她,可是我还没有见过一次面,太
不礼貌了I金赫、桂木春他们都把成柱的母亲称做‘我们的母
亲’,我也想这样呢。”
“谢谢你,李光[这么说,我的母亲又多了一个儿子。
起,我跟你就是亲兄弟啦i”
“那得碰碰杯了.至少一起吃碗冷面才对嘛。”
我们既明了一杯酒,又吃了冷面。
李光技他的愿望到抚松去见了我母亲,陪我母亲住了几天,才
回汪清去。当时,他的家已经不在延吉县依兰沟,而是在汪涓县。
李光离开抚松后,母亲给我来了倍,全是讲李光助事:
“成柱,李光今天回间岛去了,我一直把他送到松花江摆渡口。
送走了他,我心里觉得很空虚,连活儿都没有心思做了,就像送
你走的那天一佯。他对人那么亲切热情,我简直不觉得他是别人
家的孩子,你说这怪不怪。他也说我像他的亲妈妈。我的儿子一
天比一天多,不知有多高兴。要说有乐趣,还能有比这更大的乐
趣吗]你的确给我介绍了一个真正的好孩子。李光还带着哲校到
阳地村去,为你父亲扫了望。我认识的青年——包括来我们家的
你的朋友——虽然不少,但像李光这样招人喜爱纳入倒是头一次
见到。我希望你们的友情像南山上的松柏一样长盛不衰!”
收到这封倍.我心情很不平静,整天在松花江边漫步。洋浊



第105页


在字里行间的母亲助喜悦,感染了我。母亲高兴.我也高兴i雌
亲满意,我也满意。李光的出现使我母亲那么高兴,这对我来说。
也是一个最大的喜悦。
李光走后,我收到了邮局送来的汇款单。我在吉林上统文小
学的时候.很多人资助过我、这已在前面谈过。给我供学费的大
都是我父亲生前的挚友,诸如吴东娠、孙贞道、梁世风、张哲镐、
玄默观等住在吉林市或住在柳河、兴京、抚松、惮甸等独立军基
地、经常出入正义府的人。在吉林时资助过我的人中还有共产人
义青年同盟盟员和留亩学友会会员。在文光中学念书的共青同期
积极分子申永根,家境虽不富裕。也贴补过我的学费。
如前所说,当时我母亲一天的收入,实在微不足道,只有给
人家做针线活换来酌五分或一毛钱。每天挣一毛钱,一个月才挣
三块钱,而皖文中学每月的学费就得交三块钱。母亲结我送学费
的时候,也为了省钱,从不到邮局汇款,而是攒下够一个月的学
费的钱,等个上吉林的人,托他送给我。因此我从来没去道邮局。
当我收到她这样送来的钱时,(/里就产生两种不同的感情。其
一,是一种欣慰感,因为有了学费,可以不丢脸了。其二,是‘
种忧愁感.顾虑把一个月的全部收入都送给我,家里靠什么过日
子。
其实,这三块钱,还不够有钱人家少爷吃一顿饭的呢。皖文
中学的学生,多半都是有钱人家的子弟。我们通常叫做钱票的汇
款单,有时候一天就有好几十张寄到学校来。这种时候,我们这
些还不知道汇款单是什么样的穷人子弟.就觉得低人一等似的。
在这钟情况下.我这个穷人中最穷的学生一下子收到十块钱
的汇款单,不能不说是一件大事。
我拿着汇款单向邮局走去,心中捉摸着寄钱来的人该是淮。怎
么想也想不出能给我寄这么多钱的好友。能从外地给我寄钱曲人
只有我母亲,而我母亲决不会有十块这么多的钱。我甚至想,也



第106页


LY是邮局送错了,把别人的汇款单送给了我。但又一想,这也是
不可能的事。
收到汇款单纳入如果说不出汇款人的姓名,邮局是不付钱的。
可是这一天,邮局的人连问都不问,就凭汇款单把钱交给了我。我
反而问他汇款人是谁,想不到他从小窗口里边回答说:“是李光]”
我顿时大吃一惊。我的朋友里,有不少比李光更亲密纳入。李
光在吉林虽然和我相处很亲密,但我从未想到过他会寄钱资助我。
我为李光的这番厚意深深感动了。
李光回汪清以后,没有中断同我家的关系。我母亲住在安图
朗时候.他曾带许多药和钱去过兴隆村我们的家。他送的钱,是
他当百家长的时候把每月的薪水积攒下来的。他不但心地善良,而
且非常大方,帮助别人的时候,不惜把自己的老本都豁出去。
李光每次到我家去,都住上几天,帮我母亲料理家务。他成
了我们一家都很喜欢的熟客。
每当人们出力资助我的时候,我就为无力偿还而犯愁。要拿
钱来还他们,我家的底子太伤了。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做一个祖
国的好儿子、人民的好公仆,来报答我的亲人和朋友的关怀。
1929年冬天,李光为了见我,搭上了吉敦线列车。当时,我
正坐牢,李光其是找错了时机。他到吉林住了旅店,通过店员孔
淑子,详细地了解了吉林地区青年学生运动酌情况和组织这一运
动的领导核心的斗争方法。孔淑子名义上是旅店店员,实际上是
受共育组织的委派,来帮助吉林市的青年同我们取得联系。旅店
相识,竞成了姻缘,后来李光的前妻金娥琳纽病故,孔淑子就做
了他的妻子。
李光的前妻死后,他一宜缅怀她。他认为,天下再没有比他
前妻更贤慧、更能体贴他的女子,决心永远过独身生活。此后还
不满一年,就有许多人从四面八方起来接连向李光提亲、但心地
纯正的李光,对任何一个女人都没有限过一眼。



第107页


我每每见到他,就和朋友们一道劝告他,为了年幼的孩子韧
病弱的父母,也该早点续弦。可是,要改变他的主意,简直比从
枯树枝上挤出松油还要难。他为前妻织居满三年后,才接受了我
的劝告。他的后妻孔淑子,也是个善良贤慧的女子,对前妻生的
孩子照料入微.爱加己生,人们无不赞叹。孩子也把她视如亲生
母亲。遗憾的是孔淑子不能生育。
李光来吉林没有见到我,但他通过孔淑子的介绍,同吉林统
文中学和吉林师范学校的革命青年建立了密切的关系。吉林的革
命组织使他认识别了这样一条真理:要争取国家的独立,首先必
须团结所有爱国力量;要团结爱国力量,就必须有可作为旗帜的
思想和路线,就必须有统一和团结的中心。李光在心中珍藏着这
条真理.回间岛去了。
李光的吉林之行,是他革命生涯中的一个里程砷、一件大事。
从这时起,他开始受日本领事馆密探和满洲警察的监视。李光却
对此毫不理会.毫不畏惧,继续沿着新的航程奋勇前进。
秋收斗争和春荒斗争,成了证实李光在吉林已得到真理的重
要契机。通过这场斗争,他的世界观又跳过一级达到了新的高度。
他傲到汪清后.当上了北蛤蝗塘的乡长。他这个一向把干革
命当做自己全部理想钠人,竞然当上了一个最低一级行政单位的
无异于仆人的乡长,不能不说是一个令人感兴趣的现象。
1931年12月,在明月沟.我和李光又聚到了一起。
那时候。李光为出席冬季明月沟会议的代表们准备食宿,跑
来跑去,忙得不可开交。他肩上扛着一口袋小米,口袋上又放着
五只山鸡来到会场的时候,我心里十分佩服他.觉得李光确是一
个不同一般的人物。
得了山鸡肉和鸡肉的、间岛所持有的淀粉冷面.味道持别好,
不吃两大碗不过瘾。我和李光各吃了两大碗,然后在李青山家的
外屋执着木惋躺在吭上,谈了一通宵。



第108页


我首先向李光道谢,衷心地感谢他对我母亲的关心照料和贴
补我的学费。
“今晚吃冷面纳时候,我也想过很多。一想到渗在冷面里的你
的辛苦.真的忍不住要掉下泪来。在吉林念书的时候,你也常常
带我下馆子。这个恩,何时才能报叼……”
我这么一说,李光轻轻地推着我肩膀,说;
“什么恩不恩的,我不过是当做义捐帮了你们家一点忙就是
了。你的父亲不是把一生都献给了独立运动吗?你也为领导青年
学生运动受了多少苦叼i给这样的爱国家庭捐一点钱.是应该的,
还说什么恩不恩的,再也别提了5”
他橡生气似的,用于做了威吓的动作。
我从这件事中发现了李光的又一个个性美。
“李光,别这样了,以恩报恩,以德报德,是人之常倩
同我母亲的那份儿合起来,再一次向你表示感谢。老实说
想到你会给我们一家如此热诚的帮助。”
“我也想到过你会这样说。不过,成柱
的,是有其缘由的。”
“什么缘由?”
“有一天,你母亲像讲故事似地给我讲了你的父母成亲的经
过。母亲说,这场婚事经过了一番不同一般的周折。”
“这事儿我也知道。父亲去世后.母亲对我们三兄弟讲过这个
故事,的确是令人感到辛酸的故丫。。
既是我父母成亲时的事,那就M]脆是“韩日合并”前有的事
情。
母亲住的七谷和父亲住的南里,相距七里左右,中间只隔一
座小山。从南里上平境城去,必须经过七谷;七谷人要到南浦方
面去,也必须路过南里。因为来往多,关系密切,两地人结亲的
也多。我的外祖父也在南里物色他的女婿,被他头一个看中的就



第109页


是我父亲。这样,两家之间,媒婆往来的次数多了。外祖父先到
南里我父亲的家里来看了看,对我父亲,他很中慧,但看到家境
太苦,就事不定主意了。他想,若把女儿嫁给穷得叮当响的人家,
不是把女儿害苦了吗!这种疑虑和不安搅乱T他的心。不过,那
以后他又到我父亲的家看了五次。
俗话说,贫穷是仇敌。我父亲钠家一贫如洗,未来的亲家来
了六次.却连一顿午饭都请不起。
外祖父第六次来看了以后,才跟外祖母商量好,写信给亩里,
表示同意订婚。
“听了这个故事,我对成柱你们的家庭有厂更深的了解。我要
告诉你,我连河蟹的故事都知道,你会大吃一惊吧/
李光一提起河蟹故事.我着实吃了一惊。这件事,就是在我
们家里,也只有我母亲和辅镑爷爷等几个大人加上我才知道,别
人都不晓得。
“唉,你怎么连这个事儿都知道了?”
“休可以看出我跟你们一家人熟到什么程度了吧?”
李光见我如此惊诧,装出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
我是在万景台从六七岁开始抓河蟹的。我的爷爷为了补贴家
里的生计,常常到大同江的支流顺相江去抓河蟹。不知是为什么,
爷爷去抓河蟹,每次都带我去。也许他是为了让我从小就明白维
持生计的要领吧。问蟹虽是有钱人家连瞧都不瞧的东西,但陷好
了,还是挺好吃的。
抓河蟹,很简单,很单谓,简直算不得什么活儿。只要把煮
烂的高梁穗放到河里去,河蟹一闻到这股香味,就黑压压地围拢
来。我们一天就能捉到好几百只。当提着装满河蟹的网兜回家的
时候,那个高兴劲儿确是难以形容的。
对我们家来说,这个河蟹算是不小的补贴。一旦有客人上门.
我的祖母就从坛子里掏出随河蟹来待客。遇到这种时候,我就想.



第110页


要是把河蟹送给外祖父和外祖母吃,该多好。对我来说,七谷姥
姥家是唤起人间爱和同情心纳神秘天地。我喜欢姥姥家牛因里散
发的牛饲料味,喜欢姥姥家院子里一棵枣树上田嗽不巳的鸟鸣。夏
夜里,坐在当院的草席上,点上蚊香火,听讲故事,更是我恋恋
不合的。
我的姨母常常告诉我说,你是在姥姥家生的,决不能忘了七
谷。看来,我母亲生我的时候,回娘家住了一段时间。但是,我
的祖父和祖母却常说,你的出生地是南里,你妈生你的时候回娘
家住了几天是事实,但不能因此就说你的出生地是七谷。他们说.
尽管女人在外地生了孩子,孩子的出生地还是定为父亲一家位的
地方,这是祖传的规矩。
我热爱姥姥家并不亚于热爱我的家,这种感情在我抓河蟹的
时候也不时地进发出来。
我在七谷上彰德学校念书的时候,一到星期天就回万景台跟
爷爷一起去抓河蟹。有一天,我把抓到的河蟹分成两份,一份藏
在草丛里,一份交给了爷爷。爷爷看了不无遗憾地说:“今天的收
获不怎么样。”我6g装没听见。
按道理,我应当老实告诉爷爷说,我持河蟹分出一半,准备
送别姥姥家去。可是我当时心想,要是者实说了,不知道爷爷是
高兴还是不高兴,因而没敢实说。我把网兜里装的河蟹送到家里
去以后,又回到顺和江边,把藏在草丛里的河蟹装在网兜里,一
气跑到了姥姥家。姥姥家的人都高兴地说,今天托成校的福,可
以美美地吃到河蟹了。我对他们说,这是铺镕爷爷抓的,要谢就
应当谢万景台的爷爷。
日后,外祖父来日rJ万景台,对铺钝爷爷谈起了这事。他说,托
亲家的福,吃到了河蟹,很好吃,别有风味,非常感谢。他接着
讲了他们吃河蟹的经过。
辅铱爷爷意外地听到亲家致谢,起韧不知道是您么回事,感



第111页


到莫名其妙,等听完了经过*才十分得意地笑了,
过了几天,爷爷称赞我很有心计。
这就是李光说他知道的河蟹故事,是只有贫穷人家才能出现
的生活插曲和人情世态故事。 。
然而,李光对这件逸事好像不是从人情世态的角度上,而是
从另一个角度上做了解释。
“自从听到了成亲的故事和河蟹故事,我就开始同情起你的家
来了。”李光说道。
从他的话中,我听出池是个有心人,十分佩服。
“李光*当乡长有意思吗?”这是我在满洲中部地区时就想知
道的。当时,从派到东满一带的工作员由间岛送来的资料中得知,
我最关心的李光在汪清当了乡长。
李光笑了笑,说:
“苦是苦一点,可是收获还不错。去年秋天.我们的几个同志
在蛤烃塘被保卫团逮捕了,当时也是我做了担保,才救出了他们。
乡长的牌子还铤管事儿。”
他开玩笑似地说,要是允许,还愿意当一辈子乡长呢。
我总是夸我的家乡,他便饶有风趣地说:
“如果万景台是那么好的宝地,独立后我愿意带着家属限你
去。”
“那么你的钟城呢?我听说你的故乡是钟城。”
。只要有了感情.哪儿都可以作为故乡嘛,不一定非得把自己
生下来的地方当做故乡叼。反正.我去了,你就让我当个小学教
员吧。你当校长,我在你手下当个小教员。”
“这可难办了。让我当小学校长,我可一百个不乐意哩。”
“别说啦,我听说你在安图要不就是在孤防树曾当过教员、你
父亲也是当过多年教员的。”
我们的友情、在组织别动队的时候愈发加深了。



第112页


李光按照我们的劝告在汪清组织了别动队以后.来小沙河找
我。当时,由于救国军对朝鲜共产主义者和爱国青年的敌对行为.
汪情的同志们在建立反日人民游击队的筹备工作中遇到了很大的
困难。李九在别动队组成后,因为决定不了别动队纳活动方向,颇
为苦恼。
我向李光说明了我对同反日部队结成统一战线的几项原则问
题和途径问题的看法,然后又跟他具体地讨论了别动队的活动方
向和方法。
李光虚心地接受了我的建议。
我的母亲对李光特别亲切,尽管吃的是小米掺高梁的饭、黄
酱汤和野菜干,但待李光却是无微不至的、李光也很喜欢我的母
亲、尊敬我的母亲。我母亲的亲切关怀感动了李光,李光特有的
青年人的热情和淳朴的品质,使我母亲感到满意。
我们建立反日人民游击队的时候,李光正在兴隆村。病弱的
母亲跟着哲柱来到游击队驻地,模着李光扛着的枪说,有了这样
的枪*才能打好仗,拿独立军那种“鸡腿枪”,怎能打败日本鬼子
的军队呢。看到你们建立了军队,扛起了枪.我一辈子的憾事就
算消除了;如果你们的母亲来看了,该多么高兴啊。做母亲的看
见自己的孩子做了菇事或坏事,会伤心地哭起来;可是看见自己
的孩子为祖国扛起了枪去打仗,就会高兴地流下热泪来。
不久,李光回汪清去积极开展丁联合救国军的工作。
我们在安图成功地实现同于司令的合作,成了做反日部队工
作的好经验。做反日部队的工作,开始比较顺利,取得了不小成
绩。许多救国军部队积极响应我们关于建立反帝联合战线的号召。
同救国军部队建立反帝联合战线,我们共产主义者完全掌握
了主动权。然而,左倾路线阻碍着统一战线的建立。左顿分子提
出的“汀倒上层,争取下层”纳冒险主义口号,激起了反日部队
上层集团的强烈反对和愤怒,致使不少救国军指挥官走上了防范



第113页


甚至杀害共产主义者的道路。在这样的时候,李光投身参加做反
日部队的工作.无论从田一方面看,都是值得欢迎的。
为了做反日部队的工作,李光把自己的家从北蛤螟塘搬到太
平沟来了。那时候,我经常到太平构去拜访他的家。这个太平村,
有三百来个农户,位于小汪清、腰营沟、老黑山三角地带的中心,
离苏满边界不远,离罗子沟有二三十里地。救国军的主要驻地都
在太平沟附近。李光指挥的别动队,以茧厂沟为驻地,离罗子沟
只有五里左右。他的家就在太平沟大村一条河边的斜坡上,是个
独门独院。令人难忘的是他家院墙旁边的一日井,因为是用库斗
汲水的,所以人们都把他家叫做商斗家。这口井的水,我喝过不
少。炎热的夏天,当我满身大汗地来到他家门口时,李光就用库
斗把冰凉的井水打上来给我喝,一喝下去,凉快极了。
我每次到罗子沟去,总要到李光家.向他父母问好。我们同
周保中、陈翰章、胡泽民、王润成等中国共产主义者一道,就同
救国军建立统一战线问题进行最后一次讨论的反日士兵委员会,
也是在李光的家召开的。
李光在小汪清防御战等大大小小的多次战斗中,显示了他作
为指挥员的出类拔萃的才干。他的实际榜样感动了救国军士兵。他
作为军事政治干部,名声传遏了东满一带,人民群众都爱戴他。
吴义成信任别动队,把别动队当做真正反满抗日的武装力量。
因此他任命李光为救国军前方司令部保卫队队长,还给他泥了几
名警卫队员。
后来,李光为了同救国军联合抗日,跟同山好取得了联系。而
这个同山好.虽然打着抗日的旗帜拿起了武器,却早已堕落,变
成了土匪。就像现在似的,那个时候人们都以为土匪和马贱是一
回事。满洲地区,从很早以前起就有很多马贼。清朝未年,有很
多汉族人从内地经过山海关流入满洲,满洲地区的人为了抵御他
们的侵袭,保卫自己的祖传产业,开始组织丁自卫的武装队伍。这



第114页


就是后来日本人诬之为马贼的义贼。
马贼团与“散碱”或“流碱”等乌合之众不同,
的一套法度,仗义琉财,不去作强盗式的抢劫行为。
远离中央的政治权力,对中央权力采取反抗的态度。
他们有自己
马贼的社会
离开了武装,马贼的生活是不可想象的。他们长期馈带武器
过生活,这种生活还引起了人们的羡慕和值侵。难道“女田男
匪”这个说法在满洲地区流行是徒然的么?“女燎男匪”,就是说
女人要做妓女。男人要当匪贼。
当然,马贼社会的严格法度,并不是任何时候都受尊重的。不
少马贼部队在自己的生存过程中,也腐化堕落成为土匪。也有些
马贼团性质模糊,分不清它是义贼还是土匪,于是不少土匪就乔
装成义贼。当拉着义贼外衣的土匪被外来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和军
阀收买,做出像无人道的屠杀暴行的时候,其祸害的确是难以想
象的。
由于左倾分子在做反日部队的工作中采取了“打倒上层”的
政策,许多救国军指挥育对共产主义者恨之入骨,势不两立。这
时,迅速地捕捉时机姚起反日力量内辽的是日本帝国主义的谋士。
所谓“以克制夷”戎“以匪征匪”.就是搞阴谋离间的研轮者手日
本帝国主义者惜他人之手,使反日力量互相争斗、支离破碎的臭
名远扬的伎俩。
日本帝国主义在同山好屠杀李光别动队的时候,也运用了这
一伎俩。
作为其第一项措施,他们着手对李光做归顺工作。到处张贴
蛊惑人心的布告:对活捉李光者奖赏雹金;如果李光自首,就授
与高官厚禄。他们断定要想瓦解吴义成的部队,就要防范共产主
义者的影响,而灌输其影响的首要人物就是李光。毫无疑义,李
光的别动队是深原地扎根于救国军心脏里的一支统一战线突击
队。日本情报机关可箕是了解清楚了它的价值。



第115页


典型的土匪——同山好,是个政治上愚昧无知、性情残暴、反
复无常的人,很容易核日本谋士们收买。他很清楚李光的志向是
什么,于是按照日本帝国主义策划好的计谋,向李光投下诱饵.要
在老黑山就有关联合作战问题举行谈判。
悲剧就出在李光一日吞下了这个诱饵。他不知同山好已堕落
成为日本帝国主义的走狗,马上同救国军前方司令秘书长王成福
等十余名别动队员一起,前住老黑山。党组织警告他说,跟同山
好这样蛮横无理的人接触是危险的.还是要三思而行。可是李光
说,如果眼前有危险而不去,那怎么行.死也要去。他不肯改变
主意。
同山好设宴招待完李光一行后,残酷地把他们杀害了。活着
回来的t只有——个人。土匪们以为李光和他的队员们已经气绝身
亡,就倾巢逃走。我们在屠杀现场把这位幸存者救了出来。他不
久战死在罗子沟相老黑山之间的森林地区。
李光,当年二十八岁,竟然一去不还。他的错误在于缺乏警
惕性。要想和同山好结成统一战线,就得从思想上改造池,而李
光只想用结交的办法实现联合,以致惨死在老黑山附近的窝棚里。
李光的牺牲,怎么也不能使我平静下来。
当时支配着我的感情的,是立刻率部痈打同山好一伙的复仇
定心。倘若没有要同反日部队结成联合战线是时代赋予共产主义
者的使命,是我们的总战略这—‘理性的呼声.我就无法克制这种
感情的支配,投入浴血复仇的战斗中了。
整个东满.天怒人怨痛斥同山好的罪行,呐喊血债要以血来
还。左倾盲动分子们埋怨我们1;出动军队去消灭屠杀了李光的阶
级敌人;有些人还叫嚷,游击队不订同山好,是右倾。
共产主义者积极推动的反帝联合战线的工作,由于李光的牺
牲遭到了无可挽回的损失。我们失去了用一千个敌人也换不回来
的好同志。敌人从我的身边夺走了又一个将肩负朝鲜革命重任的



第116页


栋梁之材。
我感到像撕下皮肉般的疼痛,咬住嘴唇,克制呜咽,想了又
想。抗日战争开始才一年.可是已经有那么多的同志离开了我的
身边。这到底是什么原因,为什么我的朋友们一加深了交情,就
那么匆匆地跑到再也回不来的那个世界去了呢7难道这果真是命
中注定的吗?
我攥紧拳头茫然地徘徊在曾和李光一起谈论抗日大战战略的
小汪清河畔,诅咒着无情的命运,它的捉弄把我推入了无限悲哀
的深渊。并且下定决心,不能让李光的血自流。如果成功地实现
李光生前不辞劳苦、舍身忘死开展的同反日部队的统一战线,那
么他也会在地下得到慰藉的。
李光的死,促使我进行同吴义成的谈判。他的死,不仅没有
使我在统一战线的道路上后退,反而使我再也不能犹豫*要更加
坚定不移地去加紧促成它。
要去找吴义成J同吴义成的谈判成功了,就能为车光报仇血
根。
我这么想着,加速了向罗子沟的行军。我顺便走进太平材,想
看望一下车光的家届。李光的夫人孔淑子听了我要去见吴义成p张
开两臂挡住我,说:
“将军,您不能到那里去。那不是将军去的地方。孩子他爹也
为…。”将军,我求您了。”
沼汪汪的夫人这一撕心裂肺的劝谏,反而催促了我的行军。这
真是件出奇的事。
她仟里紧紧地抱着大约七八岁的男孩,用衣带拍眼泪,无声
地颤动着肩膀。孩子也咆着眼泪望着我,他就是李光的儿子李保
天。先前每当我去他家里,在廊台边玩耍的孩子总是大声喊着
“成校叔”,跑出柴门来迎接我。有一次,他还缠着我,要我结他
用麦秸做妈蚌玩儿。



第117页


我看着和妈妈一起来到路上的李保天,想起那次没有满足他
的要求,心里很难过。如果孩子这会儿还原从前一样缠着我做购
炸玩,或者依从前一样叫我“叔叔”,要爬到我肩上当马骑,那该
多好叼1
可是保天一句话也不说,只淌着大颗的旧珠。如今,站在我
面前的、已经不是那个爱缠人的天真活泼的淘气鬼,而是已经告
别七色彩虹般的美丽童年、过早池膀入人生苦海的怯生生默然不
语的小大入。父亲的死,从这个孩子身上完全夺走了贪玩蚂炸的
浪漫世界。他还不到十岁呢.就已失去了双亲。
保天再也不向我提出从前那种要求了。他那稚气的灵魂里
塞着父亲的死这个悲剧。
我呆呆地俯视着李保天的脸。
“保天,再见。我这就给你爸爸报仇去/
差一点就会从我的口里进出这么一句话。
全两样的话说:
“保天,叔叔现在口渴得要命。每当我来你家,你爸爸都给我
凉水喝的,今天你就替爸爸给我订一碗凉水好不好个
李保天听后、那似乎沉浸在梦想里的眼睛顿时露出了生机。他
像一阵风似他的回家去,黄铜大碗里舀满向斗里的水,又飞快地
跑到我的面前。这个小小的动作,使他的话绪变得开朗了。
我接过黄铜大碗,望看清凉的水,忽然浮现了李光的面貌。在
那闪烁的水面上,李光的脸庞和保天的脸庞叠印在一起的时候.我
差一点淌下了眼泪。
我为孩子的热情,喝干了大碗里约水,不留一滴。
保天指措鼻子,接过铜碗,用深情的目光里着我。
我觉得心情多少轻松了一些,就向队伍下了出发口令。
我正要道别的时候,保天突然像离弦的济一样跑回家去了。
这孩子要干什么?我觉得奇怪。



第118页


只见他和离去时一样,又一阵风似地跑回来,给我的白马喂
了一把燕麦。这个无声的行动,终于使我消下了一直忍了再忍的
泪水。
我们过江走了很远,他还一直站在江畔。我在马鞍上回头一
望,孩子的模样成了一个小小的白点,还在那里晃动。
“保天,你长大后,要接父亲的班,干革命啊I”
我在远处高高举起一只手放下来,从心里为保天的将来祝福。
后来解散游击区,开始进行第二次北满远征的时候,我又去李光
的家住过一个来星期,和孔淑子一起就保天的将来谈了许多话。
后来,保天按照我的愿望成长为革命者。他在林口做铁路工
人,有一次在袭击日本帝国主义的军用列车时被捕、蹲了两年监
狱。那时他还不到二十岁。
解放后,他走出了监狱大门。他想念着埋有祖先的祖国,想
念着祖国的大地、天空和水、就在那年秋天经丹东来过平堤和汉
城,然后返回林口去了。这次旅行在年甫二十、多情多义、前途
远大约青年李保天的脑海里,留下丁很深的印象。
他很想在父亲的朋友们所在的祖国,全心全意为建国事业献
身。因此依依难舍地走道了鸭绿江桥。在这片祖国土地上,有昔
父亲盼望的新世界,有着他本人从早渴望和梦想纳乐园。
然而,五年后,这个乐园上空腾起了战争的火焰。年轻的共
和国,为了自己的生存,同敌人展开了决死的战斗。
在几千里外闻到这般硝烟味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连长李保天,
志愿来到朝鲜前线,编入了朝鲜人民军。他作为机械化师里的指
挥员英勇作战.于1950年秋不幸牺牲。
组织书记金正gf目了解李光如火如荼的生平和革命活动情
况,70年代,他交给电影创作者们一项任务,摄制以李光为原型
的故事片《第一支武装队伍里的故事》。从此,李光的名字在全国
家喻户吨。



第119页


李光夫人孔淑子后来在游击队里当了缝纫队员,在战斗中牺
牲了。
李光的父亲李周平和姐姐李凤珠,积极支援革命军,从而克
制住了因李光的牺牲而来的悲哀,后来他们不幸落入敌人手里,遭
到严例拷订而发病去世。
李保天给我们身边留下了一个儿子之后战死,这倒成了不幸
中的万幸。这个儿子,今天握紧枪杆子,正在大踏步沿着他爷爷
一代开创的、他爸爸一代拓宽的道路前进。
这样看来,李光一家三代都在革命军里服务。一家三代拿起
枪杆子干革命,确是值得引以为自豪的光荣。李光的孙子不去别
的部门,而是接爷爷相爸爸的班当了兵,是值得佩服的事。
仪表、举止、步态都跟爷爷惟妙惟肖的年轻军官同自己的母
亲一起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时,一股热流不禁涌上我的心头,觉
得六十年前离开我们的李光好像又复活过来看望我了。
在二十五岁时就失去丈夫成了寡妇的李保天的爱人,经历四
十多年漫长岁月,顽强地抚育了这个好儿子,让他接李光的斑。继
承爷爷的革命精神,这是值得万人祝福的事情。
李保天的儿子向我保证说,他自己不用说,他的儿女也要穿
上军服,子孙后代要为我和金正日元帅竭尽忠诚。我知道这决不
是一句空话。李光一家是从来不说空话的。
假如李光活着回到光复了的祖国,他会做什么事情呢?
我至今还常常这样设想。李光的社会活动是从教育工作开始
的,他在冬季明月沟会议时在李青山家表示的理想,也是搞教育
工作,
可是我想如果他活着回到解放了的祖国,他也会像姜健和崔
贤那样穿上戎装的。他是一个专挑艰难的岗位工作一生的忘我的
共产主义者。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