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第120页


同吴义成的谈判
斗争舞台转移到汪滑以后,在我们的活动中亟待解决的最大
困难之一,就是我们同反日部队之间出现的严重对立局面。由于
日本帝国主义不断的挑拨离间、反日部队头目的动摇不定、苏维
埃左倾路线的严重后果,到1933年,抗日游击队和救国军的关系
重新处于交战前夕的状态。
前面已经谈过,九·一八事变以后.胡中两园共产主义者在
满洲以极大的热情做了反日部队的工作。
由于作出了这种努力,初期汪清游击队曾与反日部队保持良
好的关系。1932年春,以游击队和自卫队为一方,以关营长部队
为另一方的两支武装力量联合起来,在德沟打退日军守备队的进
攻.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当时,驻在大肚川的日军守备队为运回国民党时期采伐的木
材,赶着几十辆大车前往熄沟。大汪清和小汪清的山沟里,木材
堆积如山。
这一天、我军用诱敌伏击之计,一举歼灭了日军守备队四五
十人的大部分,缴获了许多武器。
德沟战斗,在反共思想根深蒂固的汪清一带,为改善共产主
义者曲形象相同救国军之间把敌对关系变为合作关系创造了良好
契机。这场战斗为共产主义者打入救国军内部开辟了道路。从那
以后,金银植、洪海一、元弘权、张龙三、金河一等加入了关的
部队。神枪手金河一放任命为交通员,知识分子金银植不久做了
参谋长。
德沟战斗以后,q4t群众和从前一样,给关的部队官兵拆洗
衣服,尽心尽意给他们送去了牙刷、牙粉、肥皂、毛巾、烟荷包
等礼物,还组织儿童团员多次进行了慰问演出。共育同盟盟员则



第122页


队放了了望哨。靠山部队需要火速向别的反日部队联络的时候,也
常常向十里坪的半军事组织求助。少先队员们就曾替反日部队士
兵认真负责地完成了送信的任务。
但是,这种友好关系没有扩大到其他救国军部队。席卷游击
区的左倾盲动妖风,包含着连同靠山部队的这种同盟关系也遭破
坏的危险。
苏维埃的左倾政策起到了加速作为同盟者或同情者的反日部
队腐败变质的催化剂作用。
左倾机会主义者以极左方式对中国反日部队进行了工作。他
们竞说什么“对救国军只能摘下层团结”、‘要让救国军士兵杀死
自己的头领,叛变过来”、盲目地高喊“打倒地主、资产阶级长
官”、“士兵们要举行哗变,投到游击队来”等口量。这种口号给
团结反日部队上层人物带来了破坏性后果。
反日部队到处杀害朝鲜人.说朝鲜人是“日本的走狗”,是
“考高丽共产党”。
日本帝国主义考以此为良机,全面开展攻势,挑拨胡中人民、
朝中共产主义者之间的关系和抗日游击队与反日部队的关系。他
们从占领满洲之日起,就拼命压制那些举起抗日旗帜从张学良的
旧东北军脱离出来的救国军部队。在这方面,日本帝国主义最怕
的就是游击队和救国军的联合。他们很清楚.如果共产主义者实
现了同救国军部队的合作,那就将勒紧他们的喉咙,成为阻止日
本帝国主义强化治安和侵略关内的可怕力量。
日本的挑拨离间本领在万宝山事件、龙并事件(只策划未能
得逞),尤其是抚顺事件中如实地显露出来了。诡计多端的日本帝
国主义谍报机关为削弱朝中人民的友好关系,肆无忌惮地制造了
连禽兽和石头都会面红耳赤的叫做抚顺事件的杀人案。
在这次事件中,日本谍报机关给了一个日本人一把b首,让
他在抚顺杀害无辜的中国人。当时日本的阴谋家们让刺客穿上朝



第123页


鲜长袍,乔装为朝鲜人,企图宣扬朝鲜人杀死中国人逃走了。杀
人倒是得逞了*但在刺客穿着的长饱里面发现了日本服,判明他
是日本人;抚顺事件便以失败而告终,未能达到挑拨朝中人民关
系的目的。
这种事件演化下去,就会闹出柳条沟事变、芦沟桥事变。日
本帝国主义在策划某种阴谋时,玩弄的手法是这样拙劣,这样毒
辣。但是,有不少人却总是容易受他们的骗,上他们的当,
为了离间朗中人民,日本帝国主义一方面宣传“朝鲜人要夺
取满洲”、‘共产党要解除救国军的武装”,另一方面又指使“民生
团”内的反动分子出面主张以建立“间岛朝鲜人自治区”和“朝
鲜法定自治政府”为主要内容的朝鲜人间岛ef台。有时,他们放
火烧毁中国人的住房,然后放出风声说.那是朝鲜游击队干的,
使抗日游击队和反日部队的联合战线导致破产的另一个因
素,是日本帝国主义毒辣的“归顺”工作和随之而来的反日部队
头领们抗日思想的变质。
1933年1月,驻防于浑春县土门子的王玉振,率领部下向敌
人投降了。其中有几百人被改编为反对我们的临时游击队‘同年
:月,驻在小汪清的关的部队半数人员“归顺”.被“满洲国”保
卫团和公安局录用;同月,出没于大荒沟附近的马佳林部队祁火
侥铺纳青山部队官兵,也要求“归顺”了。
日本帝国主义收买盘踞在老黑山一带的臭名昭著的土匪队长
同山好.惨杀了李光别动队的全体人员。
游击队顾虑救国车寻衅,只在夜里行军,白天则连行军都不
可能。不改善同救国军的关系,朝鲜人就连气都不敢喘。因此,把
同救国军的关系由敌对状态转变为同盟者,就作为能否继续进行
革命的生死他关的问题再度提到朝鲜共产主义吉面前。
我下决心去找救国军前方司令吴义成。王德林离开间岛后.吴
义成掌握了救国军的实权。我相信,只要好好说服吴义成,就完



第124页


全能够改变由于“金明山事件”和李光别动队被惨杀事件在东满
形成的游击活动的停滞状态,扭转我国革命面对的困难局面。
为了使同吴义成的谈判能够成功,我同潘省委进行了认真的
讨论。他肯定我的决心是正确的,却又劝我不要亲自去找吴司令。
他说,中国人去,还有把握;但朝鲜人去,很难说服橡吴义成那
样自尊心强、偏见重的人。他还说.要使吴司令和柴司令回心转
意,就得抵制在他背后充当谋士的李青天从中作祟*这也很成问
题c
我不顾潘省委的反对,坚持己见说,不管有什么困难.
定要去。
“李青天虽是反共分子*但也是朝鲜人,只要好好说服,就不
会妨碍我们。他和我是老相识,在吉林开三府合并会议的时候,我
同他多次交谈过。我父亲也和他很熟。”
“在这里,热不熟起什么作用?你以为那种人还管什么熟不熟
吗?再说,吴义成又是个老顽固。没把握啊。”
潘省委费尽心机地想阻止我去冒险。
“我有在安图说服于司令的经验。让于司令都回心转意了
么就不能说服吴义成呢/
“你同于司令谈判的时候,不是刘本草先生在那里当参谋长
吗7他成了很好的后盾嘛。”
“那种后后,吴义成部队里也有。陈翰章不是在那里当秘书吗i
当参谋长的胡泽民也是地下工作员。”
我的这一句话,使我处于自相矛盾的境地了。我极力强调为
可靠后盾的陈翰章不久前寄来一封要求给予大力支援的信。他在
信里先说,靠他个人的力量解决同吴司令结成同盟的问题,变成
了遥远的字,然后呼吁“只有金日成同志来或许才能解决问题,希
望组织尽可能采取必要措施”。潘省委也知道这件事。
“革命的前途还遥远,这样冒险行吗?望你三思而行。”潘省



第125页


委执勒地想说服我。“不能把自己看做是个人的。不要忘记,稍一
不慎就会成为第::个李光。即使我们都身亡化为白骨,你们也得
活下来,为朝鲜斗争到底.不是吗?’
潘省委的这席话.使我保受感动。但是,我丝毫没有放弃要
实现联合战线的希望。
潘省委动身去浑春县后,东满各县的游击队代表在汪清开会、
认真讨论厂统一战线问题。这次会议的中心议题就是同救国军的
同盟问题,也就是说.谁到吴义成、柴世荣、史忠恒等救国军集
结的罗子沟去谈判的问题。
我主张应该由我去。会议作邮自沦,认为我的罗子沟之行在
一百人左右缉卫的条件F,是可行的,于是接受了我的主张。可
见我去吴义成那里是费了不少周折的。
要同吴义成举行谈判,有必要首先通过陈翰章、胡泽民等人
了解实情。可是,陈翰章是吴义成的秘书长,加上比较谨慎.深
居简出,纵然他出门,如果同朝鲜人接触,就会引起误会。好在
他曾是我兼管的共青组织的成员。当年我们又立过雪,因此,他
是会冒着危险帮助我的。
我给陈翰章和胡泽民写了信;接着致函吴义成和柴世荣,说
明f我们去罗于沟的宗旨。为庄重起见,又在发信人名字旁边加
盖了方形大印章。
信发出后,通过罗子沟地区的革命组织,了解到吴义成部队
的反应很好。罗子沟的地下组织向我们通报说.救国军在市区入
口处贴出了写有“欢迎朝鲜人反日游击队”的标语。
我率领选拔出来的一百多名队员向罗子沟进发了。我们都穿
亡新军装,挎着新枪相新皮包.军容整齐,迈着雄建的步伐行军,
英姿勃勃。
我骑着臼马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我们到了太干沟,就反日人民游击队进入罗子沟城发表声明.



第126页


摄通信员到吴义成部队去,然后在那里任了一夜等着回信。
第二天,罗子沟来通知说,同意举行谈判。吴司令这样快地
同意举行谈判,陈翰章的担保起了很大作用。他收到我的倍后向
吴义成介绍说,他认识金队长,是很好的人。
吴义成听了他的话,问道;“他是共产党,你怎么熟悉他?莫
非你也成了共产党?”
陈翰章回答说,我和金队长是宅同学,很早就认识。
“既然他是你的同学,是好人,那就得见见面,共进午餐啦。”
为了对付可能发生救国军扣留和加害我们的情况,我们把来
自挥春的一个连作为紧急支援的兵力部署在太平沟朗下村.只带
着其余的五十人,打着红旗,吹奏军号,威风凛凛地开进了罗于
内市区。
出城迎接游击队的陈翰章把我带到救国军指挥部。担负在谈
判中捕佐我的任务的赵东旭相通信员李成林挎着盒子拾跟在陈翰
章后面。指挥部里有很多国民党系统的副官。
吴义成留着长胡子,是个仪表堂堂的男子汉。我曾听说,他
是个高傲的人,客人来概不行礼,半躺在虎皮上谈话、喝茶。可
是,这天他却很有礼貌地接待了我。只是他没有按照中国的礼节
请客人喝茶。
我首先谦虚地说:“张学良的旧东北军有许多部队向日军投降
的时候,吴司令的部队却走上了抗日征途,这是爱国壮举。我们
表示高度的赞扬。”
吴义成听我这么说,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叫副官瑞来了茶水。
“我早就听说过金队长跟日本鬼子打仗汀得很出色,我都知
道。你们的军队虽然人数少,可是跟日本鬼子打仗打得好;我们
人多,却不能像休们那样打得好。听我们的人说,怀带领的军队
部扛着一色新枪,能不能和我们的旧枪换几支?”
谈判是从吴义成的这种“寒喧”开始的。作为寒喧是够别扭



第127页


了。他一面捧人,一面提出对方难以答应的要求.以探人心。我
看着他这种做法.断定他是酸甜苦辣都尝过的外交能手,是个城
府很深的人。我不认为,一个率领几千名部下的前方司令在初见
场合,就不顾体面,会真地要求这样做。
“用不着换,几文枪嘛,可以送给你们。”我欣然接受了吴司
令的建议,却又委婉补充道,“何必那么哭穷呢,跟日军打一仗不
就解决了……不过你们一定要的话,还是可以奉送的。”
吴义成持了一下胡子.又从另一个角度提出了问题。
“你们的那个共产党是什么样的?陈翰章说共产党并不坏,我
可信不过。周保中也是共产党.他当我的顾问的时候,不知他干
什么,老是磨磨蹭蹭的,不中我的意。所以,我就不要他了。听
说.你们的共产党还到处捣毁城嗅庙,是吗1”
“我们为什么要毁坏城睦庙呢?那是坏人为给共产党栽上罪
名,凭空捏造的欺骗宣传。”
“那么,金队长也到城隆庙磕头吗?”
“我既不毁坏城陛庙,也不磕头,我同城隆庙毫无关系
令你磕头吗?”
“不磕头。”
“我不磕头和吴司令不磕头,不都是一样吗。”
吴义成没话可说,微笑着假刚才那样持了一下胡子。
“这活算说对了。不过,听说你们共产党不分男女都睡在
被子里,随便抢人家的财产,是这样吗?”
我想,谈判的成败就看如何处理这一着,为了让吴义成对共
产主义者有个正确的认识,就得巧妙地回答他提出的问题。
“那也是坏人编造的宣传。一些没有很好掌握共产主义的人,
对地主,不分他是亲日还是反日,一律没收了他们的土地,我们
也不认为那种做法是对的。不过.地主应该对快要饿死的佃户发
些善心,给点吃的才对,可是他们却熟视无暗,光顾自己享福.这



第128页


合乎道理吗?只要地主结佃户粮食,他们就不会起来造反。饥寒
交迫,无法谋生,这就只好起来平争了。据说过去中国发生过太
平天国之乱,据我浅见,其原因也在这里。”
吴义成点了点头,以示同感、并随即又加上一句:
“那说得有理。正值国难深重,只顾自己吃得好过得好
是好人。”
我就势继续采取了攻势。
“另外,男女睡在一床被子里的说法,也是日本人为还蔑共产
党而捏造出来的。我们游击队里也有很多妇女,可没有那种事,男
女相好,成为夫妻.是可以的。我们在男女问题上有严格的纪律。”
“我说嘛,不会有许多男人拿一个女人乱稿关系的事吧。”
“当然啦,世上没有橡我们共产竞这样高尚清白的人了。”
谈话进行到这里,吴义成就不再说戏弄的话,称我为金司令
了。
“哈哈,金司令想把我变成共产党啦。”
“我没有把吴司令变成共产党的意思。共产党可不是人家让干
才干的。可是,我认为要战胜日本帝国主义,就必须把力量联合
起来。”
吴义成神经质地挥了一下手臂:
“我们宁肯单独干,决不同共产党合作:”
“力量不够的时候实行合作,打日本鬼子
“唁,我可不想法共产党的光。”
“人的前途谁能预测,说不定将来还会需要我们的帮助呢。”
“你这话说得也在理。人的前途,鬼神也难测。我有件事想商
请金司令。你不想加入家家礼吗?我看,加入我们家家礼,比加
入共产党好……”
吴义成突然提出这样的问题,看到我显出迟疑的神色,得意
地直盯着我的脸。



第129页


那时我听到加入家家礼这话,确实感到一阵眩晕,吴司令提
出了足使我进退两难的问题。
家家礼就是一家的意思,是中国人叫做“青红帮”的组织。它
当初是挖凿运河、拉纤的工人难以忍受生活上纳痛苦,为反对官
府压迫而建立起来的。据说,他们中间不分彼此。当时这是一个
了不起的组织。
结拜为把兄弟,就得称兄道弟,而加入家家礼,就要称父称
儿。那却不是打算做父亲的为了找个儿子,而是打算做儿子的为
了找个父亲。在他们中间,越是门第高,越有威风,越有权力。加
入时,要举行仪式。金在范(金平)按照我们的指示,加入了第
二十四代的家家礼。据他说,举行的仪式是很壮观的。新加入家
家礼的入得向将做父亲的人和先辈磕几十、几百个头。
吴义成就是要我加入这样的组织,这可把我难住了。拒绝吧.
好容易搞得较顺利的谈判就有可能流产;同意吧,他们就会立该
把我拉到佛像前,让我磕头,这就无异于自动走上被吴义成牵住
鼻子走的道路。我们在做谈判准备的时候,没有估计到这种情况。
我想,不管怎么样,要把这种场面敷衍过去。
“相吴司令一道加入家家礼,是很有意义的事情,不过,我们
要加入另一个组织,就必须得到党组织的批准,不能随便决定。在
组织批准之前,哲作罢论吧。”
“哈哈,那么说,你是半拉子司令,并不是完全的司令啦。”
吴司令略带惋惜的神色,定睛端详了我一阵,突然问道:
“全司令,你喝酒吗?”
“喝是喝一点,只不过伯有失误影响抗日、想喝也不喝。”
“你们的共产党还不错。跟金司令,我是愿意合作的.只是怕
受马克思的影响。对我们的人捐共产党宣传是不好的。”
“吴司今。这个体不用担心。我们无意桐共产党宣传.只搞抗
日宣传。”



第130页


“你们的共产党,其是好共产党。可是,汪情共产党解除了关
营长部队的武装,是不对的。对那个事件、金司令是怎么想的?”
“这还有什么好想的。那是失策中最严重的失策。因此,去年
我们也对汪清别动队进行了严厉的批评。”
“金司令真是公正的军事家。有些人说,共产党做的事,样样
部没有一点儿错的。这怎么可能呢。。
“共产主义者也是人,怎么会没有失误呢。有时我也有失误。
这是因为我不是机器,而是人。工作做多了,常有犯错误的时候。
因此,我们努力学刁,不断提高思想修养。这样,才能少犯错误
嘛。”
“说的对。无所事事的懒汉是不会有失误的。共产党确实做了
很多工作,这一点,我们也承认。总之,和金司令交谈,很有意
思。你襟怀坦白,能心交心哪。”
吴司令用这些话把谈判告一段落,然后亲切地握了一下我的
手。谈判成功是肯定的了。他乘兴说:“听说陈翰章是金司令的朋
友,他用才学帮助我工作,没有他.我就等于睁吸瞎了。”
吴义成问我认不认识胡泽民。我心想如果说认识,就有可能
暴露我们是通气的,便回答说不认识。吴司令把胡泽民叫来,认
真地介绍说,这是金日成司令,互相认识认识。我和胡泽民不能
不装作案不相识的样子,施丁见面礼。陈翰章说,吴义成这样把
自己的幕僚叫来介绍,十分罕见,并有把握地说,可以相信今天
的谈判是成功的。
这天,我们同吴义成商定抗日游击队和反日部队经常保持联
系,建立反日部PA联合办事处这一常设机构,还讨论丁其成员问
题。在保持两支军队的联合行动方面,这个办事处将起协调者的
作用。
中国人王润成被任命为办事处反日部队方面的代表,赵东旭
被选为游击队方面的代表,并决定办公室就设在罗子沟吴司令指



第131页


挥部近处。这天,吴义成还张罗丰盛的午餐招待我们。陈翰章俏
俏地告诉我说,这也是持殊待遇。
在午餐席上的谈话也是在亲切和蔼的气氛中进行的。
每当日本帝国主义占领满洲成为话题的时候,吴义成就抖动
着浓黑的眉毛,显露出悲愤慷慨的神色。他对同山好掺杀李光一
事也表示了愤慨。
“他们本来就是土匪集团,和我们不同。那个同山好竞堕落成
日本鬼子的帮凶。这些坏蛋害了金司令酌部属,应该天诛地灭。在
我们中华民族里面竟然有那种恶皮,确实是可耻的事情。”
我听了这些话,对吴司令的为人有了更深的了解。我对谈判
结果和吴义成的款待感到满意。
吴义成爱摆架子、在思想亡也是个没摆脱国民党圈子的入物,
但这不是根本问题。重要的是他抗日意志和救国热情持别强烈。如
果论思想、论阶级、论民族,只讲局限性,那就不能实现合作。联
合战线的宗旨使我们掀开了这种局限性。
当天,我就向汪清发出通知.说同吴义成的合作很顺利;问
题是柴世荣,准备和他也逐步地进行协商。并说为了形成统一战
线,有必要攻打像东宁县城这样的重点城市,要他们做好准备随
时出动。
我们在同吴义成的首次接触中获得了成果,紧接着就投入了
促使柴世荣这支最顽固的救国军势力加入反日联合战线的工作。
陈翰章也说,吴司令是不会变针的,问题是柴司令,要设法把李
青天赶走。吴司令的手下有一个旅左有的兵力,而柴司令的部队
在数量上比这还多。
我向李青天提议举行谈判。
但是,李青天不但没有接受我的建议,反而煽动柴世荣解除
我军的武装。对李青天言听计从的柴世荣也反对了他的这一奸计。
据说,柴司令拒绝李青天的奸计,说吴义成司令把金司令请去,并



第132页


设午宴招待;金队长又带来了英勇善战的汪清部队,弄不好,就
要遭殃。
但是,由于李青天煽起的反共妖风,我们连柴世荣酌门前都
不能靠近。
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是把柴司令部队同吴义成部队分离开“
让答应同我们合作的吴义成脱离柴世荣的办法,就是把吴义成的
基干部队文忠恒旅置于我们的影响之下。如果好好说服史旅长。还
能进一步巩固在同吴义成谈判中取得的初步成果。
我们了解了一下这个旅的构成,大都是下层阶级出身。史忠
恒本人也是从九岁起就在地主家当小猪佰,为了吃饭活命才穿上
了军服。他在吉林陆军中当过王德林的部下,九·一八事变后成
为救国军,经过诽长、连长、团长,当了一个旅的首长。他是一
个勇于作战的具有典型军人气质的人。
我带着胡泽民的介绍信,当天就和文忠恒见了面。
我一要求会晤,旅长毫不摆架子,把其他的事都搁下会见了
我。他说,善于汀日本电子的金队长来到他们的部队,是一件喜
事,并把我作为朋友热情接待。他既没有反共思想,也没有军阀
习气,是个风度洒脱、举止稳重的人。
史忠恒说,全队长的部队在同日军的战斗中屋战屡胜.是朝
鲜人的骄傲,也是东满人民的骄傲。当时,我们通过夹皮沟战斗、
凉水泉子战斗等许多次战斗给了日本帝国主义以沉重的打击。虽
然报纸没有报道,但这个消息在间岛地区广泛传开了。令人惊讶
的是史忠恒对这些战斗的始末和战果都很熟悉。
我的关于要联合起来,出兵东宁县城攻打敌人的建议,得到
史忠恒的积极支持。
‘很早以来,我就盼望在我们邻近能有支像金队长的游击队那
洋强大的友军。从今天起,我们是亲兄弟。金队长的敌人就是我
的敌人,金队长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第133页


史旅长和我紧紧拥抱,以表示祝贺我们的谈判取得成功。此
后在艰苦的战争年代,我们成了风雨同舟的亲密兄弟和战友。史
忠恒被任命为独立二师师长,直到他在战斗中牺牲为止,我们的
友情一直没有变。
由于罗子沟谈判的成功,抗日革命碰到的最大的暗礁就算被
铲除了。如果说,同于司令的合作是结成联合战线的起点,那么
同吴义成的谈判就是把在这个起点上取得的成果扩大到整个东满
的历史性进展,是终止五”三。暴动和万宝山事件以来的朝中两
个民族无谓的对立和流血.使东满抗日力量汇成一条洪流的大快
人心的事件。
通道同吴义成、史忠恒的谈判,我们认识到联合战线的形成,
也只有在自己的主体力量强大的情况下.才能实现。假使我们在
L932年的南、北满远征和1933年以汪清为中心的大大小小的战
斗中没有充分发挥自己的军事实力,或者游击队没有发展成为所
向无敌的铁军,那么,吴义成连看部不看我们一眼,就拒之门外
的。之所以能够那么顺利地实现同吴义成的合作,是因为我们的
力量强大.在政治道德方面比救国军优越;是因为我们热烈的爱
国王义精神相国际主义精神、对自己事业的正义性的确信引起了
他们的共鸣。
从实现了同救国军的合作时起,我一直确信:实现统一战线
的最重要的基础是自身的力量;不壮大这一力量,就不能同任何
友军和友邦联合起来进行斗争。我把这条道理作为座右铝,毕生
为加强革命自身的力旦进行丁斗争。
对攻打东宁县城的建议,吴义成和柴世荣也都表示了赞同。我
们在罗子沟召开了有吴义成、史忠恒、柴世荣等救国军指挥员参
加的联合会议,制定了这次战斗的具体作战方案,然后又给汪清
本部去了倍。
由于同吴义成谈判的成功和东宁县城战斗的胜利,我的名字



第134页


在东满各游击部队、救国军部队等东满抗日力量中广为知晓了。通
过同吴义成的合作,我们更深切地认识到,在促进整个抗日革命
斗争中,只有加强统一战线才是必须抓住不放的生命线相中心环
节。
在我们离开间岛,把活动地点转移到长白一带以后.我感怀
深切地回顾了促成同吴义成合作的日日夜夜。那时,屑于东北抗
日联军的吴义成把活动据点定在抚松地区,在我们的侧翼进行了
斗争。我得知他在近处的消息,脑海里重现了我们在并肩战斗的
年代建立的者交情。
一次我带着一百多名队员来到吴义成部队密琶所在的西岗东
边树林中,吴义成待意饱出营寨门外拥抱了我。我们就像时隔十
年、二十年后重逢的总角之交那样热烈拥抱了。
吴司令那被硝烟熏得粗糙的胡须触到我两颊的瞬间,我不由
得喉咙梗塞,激情满怀。同这个军闷气质浓厚、自尊心强的中国
男子汉的会晤.不知为什么使我如此激动。在战斗中建立的友情
确实是不同一般的。吴司令不论国籍和年龄之差,像亲兄弟一样
真诚地款待了我,使我深受感动。
在枪林弹而中结下的友谊,世上不会有比它更真诚、更热烈、
更巩固的情谊了。我们把革命斗争中员亲近的人之间的友谊称为
战斗友谊,其理由不也在这里吗?从吴义成的容貌中已感觉不出
当年半Qq在虎皮上、以鹰服般锐利的目光衡量一个人的人格的那
种继驾气概了。与其说是摆布几干名部下的草莽英雄,不如说是
憨厚的乡下考人更确切些。他显得消瘦,眼神也不如从前了。
我在吴义成的密营住了两天。临行之前,吴司令把他的一百
名部下交给我。我婉言谢绝,他却装作生气地说;
“我知道盎司令不缺什么。可是我作为朋友,难道不应该结正
准备打大仅的金司令一点帮助?这一百名弟兄归金司令率领比我
带着更好。俗语不是说,名师出高徒,强将手下无弱兵吗:”



第135页


从此以后,我没有再见到吴义成。听说,那年年底吴司令把
部队交给别人,自己去了苏联。后来我们就失去联系,再没有听
到有关他的任何消息。
吴义成不是我们在开拓联合战线工作的时候暂时常要的同路
人.而是在实战中并肩冲过枪林弹雨的难忘的战友。吴司令怎样
度过后半生、怎样去世,至今还没有弄清。哪儿也听不到他可靠
的消息。
如果他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忠于爱国家爱民族的信念,那么
我就满意了。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