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马村作战

第167页


那年秋天,游击区里热病流行。患者恶寒、发烧、生皮疹。这
一急性传染病迅猛地蔓延了小汪清。我也患了这个病,病例在十
里坪。后来才知道这病就是斑疹伤寒。
现在纳新一代不知道什么叫斑疹伤寒。因为他们生活在早巳
很绝了传染病纳无瘟疫地区。
但是,六十年前,我们在山上进行武装斗争的时候,游击根
据地的人民为这种传染病受尽了很大的痛苦。几千人聚居在一个
不大的山沟里,各种疾病都会发生。“讨伐”队三天两头地闯进来
杀人放火,因此,既无法改善卫生条件,又无法采取预防疾病的
措施。一旦发生了传染病,也只能在柴门前拉上草绳,或者在墒
上贴上“有传染病,禁止出入”字样的纸条。
每天都有数干敌人发动进攻,企图消灭游击根据地,雪上加
霜地又发生了传染病,这对我们来说是最严峻的考验。就在这样
的时候,连我也患了病,指挥部的干部们个个面如土色,为游击
区的命运担忧。
他们派金择根排长夫妻和一个排左右的兵力来为我担任护理
相警卫。这些队员在其他部队都去打仗的时候,也留下来保卫十
里坪。金择根夫妻俩原来住在北满的掖河。后来为了来东满参加
革命斗争,才经由穆棱来到汪清。除他们外,还有名叫崔金淑的
汪清县妇女委员受党组织的派遣,来到十里坪负责护理我。
起初,我住在名叫春子的妇女家的外间医治病。她的丈夫盎
杖一任过区党委书记,后来当了县党委书记。
敌入向游击区发动进攻,金择根就背着我到山沟里去躲避。敌
人的“讨伐”猖狂,他们就背着我沿溪水到十里坪深山沟里、在
敌人的足迹达不到的悬崖绝壁下,给我找了个小小的隐蔽处。他



第168页


们给我搭了个草棚,从这里到崖顶可以利用绳索爬上爬下。
我在这里多亏了他们三个人纳帮助才治好了病。
这三个人是我难忘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他们的精心护理,我
也许在十里坪山沟里丧命了。当时我病情非常严重.多次昏丁过
去。后来,听他们说,每当我陷入昏迷状态时,他们就流着泪喊:
您醒醒吧J您这样病例,我们怎么办呢2
有时金挥根去搞粮食,就由崔金淑扶着我到处去找隐蔽处。况
我多亏这位妇女才得救,也不是言过其实。
我来汪清后一直得到崔金淑的很多帮助*我结束南、北满远
征,来到马村的时候,她在大汪清任第二区妇女委员。当时、县
妇女会的工作由李信根负责。崔金淑常找李信根讨论工作,每当
这时我就在李治白老人的家里跟她见面。她俩像亲姐妹一样亲密。
李情根对崔金淑十分赞赏,说她写字写得快。起初我并不在
意地听听而已。心想一个女子写字还能有多快。可是,当我看了
她整理的会议记录,确实吃了一惊。她把会上的发言一字不漏地
全记录下来了c虽说现代速记员字写得快,可是我还从未见过比
得上她的速记员。崔金淑在一夜之间就把我们的发言都整理得清
清楚楚。固此,每当开重要的会议,我们就叫她作记录。
崔金淑的性情跟男子汉一样爽朗,有骨气,善良而又有革命
原则性。我的话.她什么都听,就是叫她在沙滩上拉船,她也会
作的。我多次派她到敌区去做工作,她每次都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崔金淑作为一个女性,非常同情我这个没爹没妈纳人。她像
爱自己的亲弟弟一样爱护我,我也就叫她姐姐。
我从战场回来.她最先来找我,把一件件为我准备的必需品
悄悄地塞在我手里。有时还给我缝补军装,织毛衣。
如果崔金淑长时间不到梨树沟来,有时我就去找她。我们俩
就这样亲如姐弟,一见面就常常开玩笑。咸镑道的人大都一样,一
见到村里的老人就叫“阿爷”、“阿婆”,或者叫“稳城家阿爷”、



第169页


☆茂山家阿经”、“会宁家阿嫂”,等等。她称呼人不仅用词有点将
殊,语调也很有意思。我开玩笑似地学她的语调,即使稍微过分
一点。她也不生气,只是微笑。可是这么大方的崔金淑,也有使
她不高兴的玩笑话,那就是叫她“美人”。
我一叫她美人,她就嚷起来,说我戏弄人。她嚷着用拳头捶
我的后苦,我反而觉得有意思,便一直开玩笑叫她美入。其实她
并不是什么出众的美人,可是长得很有福气。在我的眼里,像崔
金淑这样的游击区妇女比城市里的小姐、太大显得高尚得多。漂
亮得多。当时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游击区的妇女更漂亮的
女子了。她们脸上没擦过一次粉.在硝烟中日夜辛劳,全心全意
为革命服务,从无一句怨言。我从她们身上找到了最高尚的美。我
称崔金淑为美人,也许就是出于这种心理吧。
为了使根据地的妇女显得更美,我尽了一切努力。我们缴获
的战利品中,往往有香粉或雪花膏等化妆品。起初,队员们一发
现有这种化妆品.就说这是日本娘们用来粉饰她们的脸蛋的东西,
便把它扔列沟里.或者用脚踩毁。对此,起初一段时间我也没有
过问.因为我也认为那是毫无用处的东西。当时.我们游击区的
妇女是不化妆的、认为敬发香粉昧或香水味是一种丑恶。这是她
们共同的看法。虽然逢年过节.也有些女人化妆、可是一别大庭
广众之中.就难为情地躲在角落里.偷偷地察看人家的脸色。
对此,我感到十分痛心。为什么她们一年到头不能擦一次粉,
总是满脸烟灰地闻着硝烟味过着穷苦的日子?因此、我向队员们
说:
‘从现在起谁也不要扔掉化妆品。我们身边不是也有妇女吗?
难道游击区的妇女就不是女性啦?在这个世界1:,哪有比我们的
女队员和妇女会会员更好的女子呢!”
队员们异口同声地说:
“对,在这个性界上没有比我们游击区的妇女更好的女子。她



第170页


们在这个游击区已经有一年半用草很树皮充饥,在敌人的‘讨
伐’中失去亲爱的丈夫、孩子或恋人,数九寒天穿着单衣冻得发
抖,也不肯迁到放占区去,而和游击队共命运。我们恨自己不能
让她们穿上绸缎衣,族脂抹粉.夸耀于世界,身为朝鲜的男子汉,
也感到羞耻和遗憾。我们宁可自己穿不暖,吃不饱,有了好东西,
也都送给她们吧2有了化妆品就叫她们打扮打扮吧。”
有一天,我们缴获了一些化妆品准备送给妇女会会员。我去
找崔金濒。她看到那化妆品包裹,高兴得不得了。从那天起,小
汪涪游击区开始散发C5S粉香味了。有个节日,我到俱乐部去看
儿童演艺队演节目,那里也散发着脂粉和雪花膏的香味。
可是,不知为什么,唯独崔金淑过了好几天也不化妆。我很
纳闷、便问她为什么不化妆。她没有回答,只是望着我微笑。我
觉得这里一定有什么缘由。我向李信根了解了一下,才知道她把
留给自己用的化妆品全都给了十里坪的妇女会会员了。
后来,我们袭击了敌人的后方,又缴获了很多化妆品,我拿
出一部分交给崔金淑说,这次可决不要再让给别人了,一定要自
己用。我很想看看化了妆的金淑姬。她说,这是同志们冒着生命
危险缴获来的,想到队长的心意,我一定化妆。
几天后,我为了指导崔春国连队的工作去十里坪的路上,在
大汪清问畔遇到了崔金淑。她背对着大路,独自一人坐在河边凝
视着河水。我看到好清秀的背影,就叫通信员李成林去问间她这
个大汪清妇女会会长为什么一个人坐在河边。
我远远地看到李成林走到崔金淑跟前,先行了个军礼,接着
就捧旗大笑起来。这使我很纳闷,出于好奇心,我急忙向他们走
我刚到河边,李成林就忍不住指着崔金淑的脸笑着说:
“队长同志,您看看金淑大组曲脸。”
我一看,也不由得笑了起来。原来妇女会长的脸上,花花搭



第171页


格地除了一脸肥脂相雪花膏,同她那很有福气的清秀的面容很不
协调,可是崔金淑却莫名其妙,只是呆望着我们。
“妇女会长大姐,你的脸成了‘万国地图’了。”
李成林这么一说,崔金淑才D6了一声“哎哟,妈呀[”说着急
忙蹲下来哗哗地往脸上镣水。不会化妆并不是什么缺点,也不是
什么羞耻,可是她却像丢了股似地不知所措。河边的洗衣石前放
着几天前我送给她的雪花膏和服脂。崔金淑的化妆本领,我看也
确实不行。可是,怎么能把这当作笑柄呢2她这是第一次化妆,连
镜子都没有,只能把脸对着河水,小心翼冀地摈了雪轮育和服脂。
因此把脸面成了“万国地图”,这并不奇怪,也没有什么可笑的。
李成林又要保刚才那样到崔金淑身旁去逗她,我忙挥手制止
了他。如果那时李成林再说上几句玩笑话.崔金淑说不定会流着
泪跑掉的。
我想,每天早晨在华丽的穿衣镜或三面镜前用高级化妆品进
行化妆的妇女,读了这一段文字,一定都会同情崔金淑的。据说、
现在姑娘出嫁,嫁妆都带大型三面镜,这已成了一种时髦。这说
明我国妇女希望生活过得更富裕、更文明的要求达到了什么样朗
程度。
但是,在我们把肚子贴在冻土上,喝着野菜粥,为保卫根据
地进行恶战的那个时候,小汪请居民中别说是有三面镜,就连有
小镜子的妇女也没有几个。因此,要想化妆,就得侣崔金撤那样
到河边去。
那天李成林嘲笑崔金淑不会化妆,我并没有责怪他,而是责
怪我自己没能给游击区妇女置备镜子。
我们对游击区妇女的诚意,比起她们对我们的爱护来,是算
不了什么的。我们对她们的爱护,无论如何也超不过人民群众热
爱和拥护我们的莫大恩情。
崔金淑也一样,她以比我对她的情任不知大多少倍的关心和



第172页


诚意,核心地护理了我。我的病情好转的时候,她首先跑到远离
一百里路以外的固们去给我买来了一大包朝鲜梨和朝鲜苹果。当
时图们是来自朝鲜的各种货物的集散地。
我看到那些梨和苹果,不由得流下了眼泪。我甚至产生了一
种幻觉:是不是我已去世的母亲复活了,她怎么这样体贴我呢?的
确,她对我的关心相爱护。只有亲生母亲或亲姐姐才能做得到。
我以激动的心情闻着崔金淑递给我的来自祖国的苹果的香
味,感激不尽地说:
“金淑姐.你的恩情,我怎么报答呢?”
“恩俏?你要是真想报答恩情,那就等到祖国独立后带我去浏
览一下平壤风光吧。不是说平壤是天下第一江山吗……”
崔金淑的回答是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可态度是那么恳切。
“这个你就放心吧!难道你的这种愿望还不能实现吗!大姐,
为了祖国解放后到平堰去,我们都不要死,要坚持斗争。”
“我是不会死的,我总是为你担心哪。际一点也不关心自己的
身体……”
崔金淑为了让我开胃,弄来了捣碎的芝麻
和粥里。她说,我思了重病也是因为营养不足
味美可口、营养丰富的饭莱,费尽了心思。
放进我吃的莱里
她为了给我准备
可是当时一切都很紧缺。于是,金择根就到河里去捕鲜鱼,放
进豆瓣酱里煮或者烤后让我吃。他每天要浦七八十条鱼,不仅积
极,而且本领也很大,即便是这样,崔全淑还为顿顿只能在我的
饭桌上放些鲜鱼而感到过意不去,于是到衬子里去弄来一些面条。
游击队员问她我怎么样了。她总是回答说,应该尽快养好队长的
病。可就是没有什么好吃的,只能每天用金择根排长埔来的鲤鱼
持他,真叫人为难,可是队长还总是说好吃。
我们部队的捕鱼能手们听了这话以后,有一天,用鱼网捕了
一草袋色给我们送来。崔金淑用各种方法加工这些鱼,每餐都弄



第173页


给我吃。
我的病稍微好转以后.崔金淑开玩笑地装着学我说话,她说
我在昏迷的时候,老是叫一个她不认识的女人的名字。这是她和
金择根的妻子预先编造出来的。虽然内容十分荒唐,但是却让我
从生病以来第一次跟她们一起拍手大笑了一场。她们是为了让我
这个长期卧病的人高兴高兴,才编出了那么一出戏酌c
崔全淑伯我病未痊愈就回马衬、连日子都瞒着我、一心护理
我。我从昏迷中醒过来,总是问她,我昏迷了几天?她每次都瞒
着我,比如我昏迷了两天,她就说昏迷了两个钟头;昏迷了五天,
她就说只昏迷了五个钟头。等我病全好了,按她的算法一其,才
病了十天左右。我一听才十天,也就稍微放心了。直到崔春回来
到我的草棚探望我时,她的谎话才露了马脚。这个直心眼儿的政
治指导员从不会撤谎。他说,我病了一个月了。崔金做一听,就
责备崔春国太没心眼儿。
我振作起精神回到了马村。指挥部里堆积如山朗情报资料在
等着我。这些资料多方面地反映了日本帝国主义为间岛“治
安”所进行的活动。
在我患病的一个月里,敌人做好了冬季“讨伐”的准备。日
本政府内阁派遣的高级官员来到间岛、同军队、宪兵、警察、外
事等部门的头头们一起.员后确定了对东满游击根据地的冬季
“讨伐”计划。在东京内阁会议上也讨论了这个计划。
从日本帝国主义讨论满洲问题的一些会议上,传出了“满
洲的治安要从间岛做起”的论调、他们说,间岛的治安,不仅对
建设“满洲国”至关重要,而且同日本帝国的边境安全也有极其
密切的关系。因此,间岛的治安问题不仅对“满洲国”,而且对日
本本身也是最紧迫酌。他们甚至说,以进攻苏联为第一使命的关
东军司令官兼管满洲的警务,监督军队的宪兵队长到间岛治安的
第一线去,这都是为了“大满洲国”的前途值得“庆幸”的事情。



第174页


日本帝国主义在炮制出“满洲国”之后,为了维持这一地区
的治安,从各方面采取了重要措施。他们把关东军的师作为新的
“讨伐”力量投入到这个地方,取代了间岛临时派遣队,并且以县
为单位,组成了武装的行政警察队,设了高等司法警察和产业警
察等,搞了苔察组织的立体化,大大扩充了警察机构。
以扫荡反抗分子、安定民心为目的的日满联合咨询机构——
治安维持会,从中央到省、县,在满洲全境成立,并开始了活动。
形形色色的特务、走狗团体,也纷纷出现.一齐把鹰爪仲向共产
主义阵营。由于日本帝国主义实行了中国击代实行过的、现今在
维持台湾和关东州的治安方面取得了成效的保甲制度,日满警察
就更加紧紧地束缚了人民的手脚。由在乡军人组成的日本武装移
民团大量地迁入满洲,自卫团的力量也得到扩大,都为压制中国
东三省一带的反满抗囚力量效劳。日本帝国主义还授予管理土匪
事务的当地高等警察官以立地处决的“临阵格杀”权。
这一切措施证明,日本帝国主义为了支配和维持“满洲国”,
是多么煞费苦心。特别是活动在东北地区沉重打击日本帝国主义
的正面和背后的朝鲜共产主义者的武装力量和以此为中心的广泛
的民族解放运动,对他们来说,确实是一个极伤脑筋的问题。日
本有个宪兵队长说,镇压了朝鲜共产主义者的活动,就可以说间
岛约治安有九成成功了。这活并不是没有根据的。
所谓大日本帝国,就是如此害怕抗日游击队及其战略支撑点
游击根据地的。因此,日本帝国主义不惜付出昂贵酌代价,疯狂
地企图消灭东满的抗日游击区。
1933年夏,日本军部把被抗日游击队打得遗体鳞伤的一部分
间岛临时派遣队撤回朝鲜,而向东满各地投入了人见部队等许多
关东军的精锐部队。
日本把驻扎在朝鲜的占领军的基本力量,棠中部署在便于随
时投入游击区进行‘讨伐”的我国北部边境地区,共达一万几干



第175页


人,把间岛游击区紧紧包围起来,开始发动冬季“讨伐”。
敌人把攻击的矛头指向朝鲜革命的参谋部所在地——小汪涪
游击区.向这一带投入了关东军、伪满军、警家、自卫团等五千
多兵力。除了以方阵队形决胜负的工厂手工业时代的战争外,在
出现散兵线后的战争中,兵力部署如此密集的例子,恐怕就只有
俄日战争时的旅顺攻防战了。
敌飞行队也整装待命。间岛特务机构主管的特别搜查斑,也
被派到游击区一带。
于是,东满各地都变成了我们同日本帝国主义的员激烈的战
场。作为保卫几个游击区的防御战来看,这将是一场惊人的大决
战。
当时小辽清的游击队力量只有两个连,再说,粮食储备也没
是难以预测的。游击区里没有一个人能乐观地认为、用两个连的
力量可以击退用飞机、大炮武装起来的强敌。在我们面前摆着两
条路:要么战斗到最后一个人,要么放弃游击区,向敌人屈服。
我们决心宁可在战斗中牺牲,也不订白旗。
按照游击战术的原则,这种大决战,是以避免为上策的。但
是,不进行这场大决战,敌人就会一举吞掉豆满江沿岸的所有游
击区。如果游击区失守,那么,在人民革命政府的关怀下享受着
真正的平等和自由的革命群众,就有可能在数九寒天里冻死、饿
死或被打死。失去了游击区,人民就会再也不理我们了。
汪清的秋天,风景也是很美丽的。可是,这一年汪清的秋天
却由于敌人即将发动的冬季“讨伐”,面临着战火纷飞、地覆天翻
的命运。
整个游击区的人们都在屏声敛息地看着我们。他们的神色随
着军队表情的变化而变化。
我开始寻找有效对策,可是不那么容易。在我身边没有一个



第176页


可以与我商讨战术问题的人物。黄埔军校毕业的朴勋,也不在我
身边,在苏联当过几年兵的小个子金明均和独立军军官学校毕业
的李维杰,都被打成民生团,早巳不知去向;梁成龙也为民生团
问题道了殃。此刻,我心想.要是有像洪范图那样的名将该多好
叼!
洪范图是在汪清建树了很大战绩的义兵将军。独立军部队在
青山里和风格洞建立的赫赫战功,可以说都亏他的谋略。有些人
瞧不起他,说洪范图是个没有智谋,光靠要领打仗的将军。这是
没有道理的。他们所说的要领,归根到底,也是智谋的产物。
我父亲生前也多次说过,洪范围是具有出众智谋的人物。如
果不是这样,他就不可能在高丽岭运用那么巧妙而周密的伏兵术
大破日军。看不出他那栈夫面貌中隐约表露出来的智慧的人,就
不能说了解洪范围。
这位曾在哈尔巴岭一带主宰一切的大韩独立军总司令在汪清
销声匿迎,也有几年了。被岁月的青苔所掩埋,他的面貌在人们
的记忆中好像已经淡漠。
遇到了困难局面,对先烈的缅怀也就更加深切。
当我正为战术问题连日来在指挥部原木房里苦思具想的时
候、有一天将近午夜时分,李治白老人抱着一个蜂蜜田来找我。老
人把蜂蜜罐放到我面前说:
“你患病的时候,我没能帮助你汁么,现在用这个养养身子
吧!”
“听说野蜂蜜贵如黄金,您能弄到可真不容易叼/
“是黄助沟的马老汉弄到的。前些日子马考汉夸耀说
了一些野蜂蜜。今几个我去找他.他把蜂蜜谨交给我说,
为了补养金日成队长的身子,我可以甜出来把房子卖了。
认他那里来的。”
我为老人们的挚诚感动得心里热乎乎的。
他弄到
只要是
我是刚



第177页


‘谢谢你们i可我还是年轻人叼i这蜂蜜,大伯您自己用吧i”
“你不领我们这些老头儿的心意还行吗?我没能护理金队长,
心里总是过意不去……最近队长的脸色不好啊:”
老人还拉着我的胳膊,约我到他家去吃顿夜宵。我不便推辞.
就跟着老人走出屋子。到他家去吃顿夜宵当然好,但我更想在他
家睡一夜,因为那里留有我和潘省委的气息。如今,我虽然不住
在他家了,可是我的感情一大半依然留枉他家,因为他一家人为
人温和、厚道,像对待亲儿子一样无微不至地体贴我。
我们吃的夜宵,是放了扁豆的玉米粥和南瓜。也许是因为病
刚好,我吃得待别香。女主人徐姓女大娘知道我的口味,她给我
做的饮食中,员有滋味的是烤土豆和烤玉米。间岛地区的土豆颗
粒大,过了一年的土豆糖分又多。下鹅毛大雪的冬天,喝着萝L
泡菜汤,吃着烤土豆,是别有风味的。
吃过夜宵,我在潘省委住过的屋子里和李治白老人并排躺下
睡觉。可是,不知怎的,老人一直不能入睡,连连叹气。看来,他
又想起了几个月前牺牲约儿子了。1933年穿,老人的儿子李民权
去解除向日寇投降的关部队的武装时.受了重伤、在秋月沟医院
治疗无效牺牲了。李民权的追悼会,我也参加了,1932年9月,游
击队员崔润植的追悼会,也是在他家举行的。
我推开被子,面向老人侧卧着说:
“大伯.您为什么老是叹气呢?”
“睡不着啊。几千名敌军到游击区门外布下了阵,怎么能安然
地睡觉呢?听说,这次‘讨伐’,游击队要垮,队长你是怎么想的?”
“说游击队要垮,这是反动分子散布的谣言。不过,要是我们
做不好应付的准备,游击区也许在两三天内就会垮下去。老实说,
游击区的命运危在旦夕啊!所以.我也不能入睡。”
“游击区垮了,怎么行呢?没有了游击区,那活着还有啥意思2
倒不如死了结乌鸦吃,或者做乱葬岗子上的鬼。”



第178页


“说得对,我们死也罢死在根据地。不过,大伯,这事怎么办
好呢?敌人有好几千.而我们防守小汪清的军队还不到敌人的十
分之一叼……”
老人抽了几口烟,把枕头推近到我面前,严肃地说:
“兵不够,我也做你的部下。我们小汪清像我这样会订枪的老
人不止一两个。只要给每人发一支枪,打枪会比江华镇卫队汀得
更好。先前我们住过的中庆里阳近,可能有独立军埋下的枪和子
弹,只要找到了,不用说猎手和独立军出身的者头儿们,我那搞
青年工作的女婿重权那一伙不是也可以武装起来吗7大家都做战
士,跟故人汀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嘛。就是没有枪,揪住敌人脖
领摔打,也要守住根据地呀1”
老人的一席话启发了正为敌我力量对比悬殊而伤脑筋的我:
对,只有全民抗战才是扭转目前困难局面的唯一出路。于是我坚
定了这样的信心:不仅调动原定和游击队一起布防在战斗第一线
的自卫队、少年先锋队等半军事组织,连那些非武装人员也都调
动起来,到处开展决死战,就能在战斗中掌握主动权。小汪清防
御战,不应该是敌军对抗日游击队的战斗,而应该成为敌军对游
击区全体军民的战斗。半游击区的人民也可以算在我们一边。
同李治白老人的谈话,给了我新的力量。
“对,人民要打就打,人民说赢就赢,战争的胜负取决于人民
的意志,取决于如何很好地发动人民。”
这是我听着者人反映几千名汪清游击区人民意志的、深沉的
声音后首先产生的激情。我们的作战计划必须反映李治白老人所
表达的入民的意志。
我认为,我们要进行的小汪清防御战,应该成为游击区人民
不分男女老幼都参加的全民抗战。进行全民抗战这一决策,反映
着我们对两年来干辛万苦和军队同生死、共患难的游击根据地人
民的最大信任。在战斗就是生活的游击根据地里,我度过了不算



第179页


短的岁月,它使我产生了这样的信任。
游击根据地能够坚持两年,并不是只靠军队的力量,依靠的
还有对建设军队、保卫游击区起了很大作用的人民的力量。在进
行以一对十、以一对百的艰苦战斗的时候,只要有人民作后盾,我
们就不感到困难,只要听到群众带着热水和饭团向战壕鲍来的呼
吸声,我们的战斗力就会倍增。
我们之所以能够决心开展全民抗战,并付诸实践,是因为有
对人民力量的这种估计。这一估计是符合人民抱着活也活在游击
根据地、死也死在游击根据地的决心的,是符合他们无论在什么
情况下都要和军队同生共死的意志的。只要把人民群众最大限度
地发动起来,就会产生惊人的力量。这就是李治白考入启示给我
的游击队的后备力量。不,游击区的人民群众不只是我们可依瘴
的后备力量,而是我们最可靠的主力军。
敌人力量分散,我们就集中力量加以消灭;敌人集中力量来
攻,我们就分散开来,到处掳乱敌人的后方。我们再一次地确定
了这一战术原则,号召小汪清全体居民开展全民抗战。
游击区人民响应这一号召,按组织和阶层,一致动员起来,做
好了战斗准备。自卫队、青年义勇军和游击队一起,进入防御阵
地;没有枪的青壮年,则在前沿的悬崖le壁上堆起了石堆;老张、
老崔、老李等汪清的名猎手们,也跑到马村来和独立军出身的老
人们一起,组织了猎手队开赴前方,参加炊事队和担架队的妇女
们,也做好了开赴火线的准备;连孩子们也在木板上钉上钉子,埋
在敌人军用汽车要通过的路上;老弱者和儿童则疏散到了安全地
区。
当时,我们决心宁死也不重蹈北路军政署所属独立军放弃汪
清逃跑酌覆辙,周密细致地做好了战斗准备。
在汪清这块土地上,不仅有凤梧洞大捷的记录,也有北路军
政署所属独立军把同胞留在“讨伐”队的刀枪下撤走的耻辱。



第180页


当时,南满地区有个叫作西路军政署的独立军团体,东满地
区的汪清县西大坡一带,则成立了以徐一为总裁.以金佐镇为总
司令的叫作北路军政署的独立军团体,并不断扩大其军势。据说,
军政署肩下集结的爱国志士就有五百人,枪弹一百万发,资金十
万元以上。北路军政署力、的十里坪军官练成所(即军官学校)规
模很大,可容纳学员四百名以上。据说,汪清及其附近的农民给
军政署军人送草桂和粮食的时候,牛车和大车的行列一直排到西
大坡。
有一次,这支军队同洪范图的大韩独立军联合起来,在青山
里消灭了大批日本侵略军。当穿着一身银色哗叭军装、挎着军刀
的金佐镇、在汪演骑着青驰马走过的时候,男女老少,好像迎接
宰相或李王那样伏在地上给他叩头,表达对独立军在青山里建立
的战功的谢意。
可是,就是这个曾经如此有名望的金佐镇,当他得到日军的
问岛大“讨伐”即将开始的情报以后,却无意抵抗,带着部下从
汪清土地上溜之大吉了。而汪清的人们还蒙在鼓里,不知道独立
军为躲避“讨伐”.早已“走为上计”了.还在争先恐后地拥到大
路上想看看金佐镇总司令呢:
舀在军政署的兵力只有一个中队。这个中队也不知是怎么想
的,在间岛“讨伐”前夕,竟然还去参加东日学校的毕业典礼。那
天,东日学校按惯例准备了丰盛的饭菜,隆重地举行了毕业典礼。
典礼刚一结束,这些独立军就急忙喊了三声“独立万岁”,接着就
跑到饭桌前,米酒呀,订糕呀,冷面呀,大吃大唱起来。“讨伐”
队一f7进来,他们慌忙逃之天天。学生和家长们也四处边散,活
像捅了蚂蚁窝似的,乱成一团。“讨伐”队用枪打,用刀砍,用刺
刀刺,大肆屠杀赤手空拳四散逃命的群众。
北路军政署的独立军就这样逃走了,真可谓兵败如山倒。汪
情的人们捶胸痛哭,他们说,曾那样气势磅磅的北路军政署,竞



第181页


一朝变成了空架子。
今天,在政权掌捏在人民手中的汪清土地上,如果重演这种
悲剧.那么我们就不能问心无愧地说自已是朝鲜的儿女了。
我们决心运用符合游击战要求的伏击战、诱敌战、奇袭战、夜
袭战等各种灵活的战法来消灭敌人。
这些游击战战法是我们在击退敌人反复的“讨伐”攻势、
卫游击区的过程中,靠自己的智慧创造出来的。
朝鲜的共产主义者把游击战作为武装斗争的基本形式,并付
诸实践的初期,在战术上还没有什么知识。如果有别人写出来的
经验或操典,那还可以作个参考.可是这些也找不到。因此,派
人到苏联去弄来了有关苏联国内战争时期的战斗经验的几种军改
资料.这对理解游击斗争的概念印伏击战、袭击战纳组织方法虽
有些帮助,可是不适合我们的实际情况。
我决心搞出一个我们朝鲜式的游击斗争操典。于是在1933年
3月底夹皮沟战斗后,总结一年多的武装活动的初步经验.写出厂
题为《游击队动作》的小册子。
《游击队动作》里阐明了从游击队的精神面貌到游击战的一般
原则的根本性问题,简明地叙述了组织袭击战、伏击战、防御战、
行军、宿营等游击队战斗行动以及射击、武器管理、纪律等游击
队行动的各项原则和方法。
当然,这并不是像《孙子兵法》或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冈p
样的大兵书,但在当时既没有著名的军事理论家.又没有长期进
行过武装斗争的老将的情况下。这本小册子曾是代表我们朝鲜式
朴素的游击战争论的军事宝鉴。游击队的指挥员和队员们.经常
带着这本小册子.热心学习和深入研究,并干方百计地努力f4消
军事实践。
《游击PA动作》和我后来发表的《游击队常识》一书,成为我
们建设革命武装力量、确立和发展主体战法的根本基础。



第182页


1%3年11月17日,敌人由步兵、炮兵、飞行队协同作战,从
三个方向围攻小汪清游击区。如狼似虎的“大和”武士的后裔们,
气势汹汹地向游击区扑来,要一口吞掉汉清。
在严酷的冬季条件下,敌人的大“讨伐”采用了恶毒的波浪
式进攻方式。敌飞行队连续轰炸我军政领导机构所在的马村和梨
树沟。敌人采用的战术非常狠毒,改变从前的那种进攻受挫,当
天就退走的活塞式“讨伐”战术,转为“步步为营”的战术,攻
击失败也不退走、而是在已到达的地点宿营,一步一步前进,以
便巩固已占领的地区。这是大肆屠杀占领地区的一切生命,疯狂
破坏和烧毁一切财产的狠毒战术。
但是,我们的军队和人民团结一心,英勇地守卫了游击根据
地。
敌我的欢防战最激烈的地方,是游击区的关口——尖山和磨
盘山艾子沟哨所。
防守尖山和磨盘山的三连和反日自卫队,等到敌人接近到二
十米左有的近距离时,用出其不意的集中射击、加上炸弹和石头
歼灭步步逼近的敌人。敌人虽然波浪式地疯狂扑来,但他们未能
越过游击区前哨阵地一步。战斗在磨盘山一线的防卫者们,在大
汪清河锅弯处,痛快地歼灭了快速机动地迂回攻击游击区的敌骑
只。
当敌人向尖山和磨盘山阵地继续不断投入大兵力时,我们就
从全面防御战转为消耗战,展开以诱敌战术为主的灵活、机动、积
极的防御行动。这是一种独特的灵活战法,即以各种战斗形式不
断消灭敌人的兵力,不断主动地攻击敌人,使敌人一刻也不得安
宁。如果我们没有及时选择这种战斗形式,而继续乞灵于干篇一
律的防御战术,那么,游击队就会在依仗着数量和兵器的优势疯
狂扑来的敌人面前支离破碎。
游击队员们按照我们采取的新的战术措施,同半军事组织的



第183页


成员一起撤出前哨阵地,不断地诱敌深入,用伏击战、阻击战、宿
营地袭击战、簧火堆炸弹战等干变万化的战法,使敌人处于被动,
从而狠狠地打击了敌人。
萤火准炸弹战,连毛孩子也能参加,成功率又是百分之百。简
单说来,我们在转移阵地时,在原阵地的黄火堆里埋下炸弹。敌
人一占领我们的防御阵地,就聚集在簧火夯烤火取暖、这时炸弹
就银炸了,以此杀伤敌人。吴白龙的四弟吴龙锡也和自卫队的女
队员一起,在尖山中央哨所用这种方法杀伤过敌人。
我们还频繁地对敌宿营地进行了夜袭战。我们组织了两三人
或四五人一组的袭击组,摸到敌阵去散发瓦解敌人的传单,t7几
枪就回来。只要向敌军帐篷或簧火堆放几枪,整个敌人的宿营地
就顿时乱成一团。这种夜袭,我们有时在一夜之内就摘三四次.甚
至五次。搅得敌人整夜战战惊惊,睡不着觉,有时还自相开火。敌
人被我们不断的奇袭吓破了胆,甚至出现了战争精神病人。
有些敌兵看到游击队员散发的《告日本士兵》、《告伪满军士
兵》等传单以后,向我们投降。
猎人们也带着火绳枪奔赴战场。他们虽然年纪大,枪法却了
不起。他们专找敌人的军官订。他们那令人佩服的枪法,简直可
以同现代狙击手相比。妇女会员们顶着饭团和热水找到战壕来,十
来岁的孩子们也到战场来敲鼓吹号鼓舞战士们的士气。
在马村战斗中大放异彩的是滚石战。游击区军民在尖山那样
的前哨阵地上,预先准上一堆堆石头.“讨伐”队一上来,就往下
接石头,给了敌人很大的杀伤。大量的石头顺着陡坡往下该的时
候,发出了展天动地的巨响,卷起硝烟船的尘土,使侵略军坦战
心惊。这种该石战在杀伤敌人的骑兵队伍、阻止饱车前进方面,起
TfBkN6月。
在马衬战斗中涌现的英雄中.有个绰号叫“十三连发”的游
击队员。



第184页


“十三连发”在汪清地区以冒险青年闻名。有一次,他为了执
行共青组织交给的任务,到图们江边的税务所去夺取了武器,从
此,他就以冒险青年出了名。他到税务所先介绍自己说,老爷们,
你们好2我是朗鲜青年,是个共有盟员。然后掏出手枪,从容不
迫地缴获了挂在墙上的三支步枪。然后又给警察官驻在所打电话
喝道,你们这些混蛋在干什么,现在这里出现了共产党,快快总
动员。警察官驻在所向现场急忙派去了骑宫队.“十三连发”险些
丧命。从那以后,他还有过多次类似的冒险行为。共青组织批评
了他.那是不消说的。
这位“十三连发”在艾子淘哨所建立了可以在抗日革命史上
占有光辉一页的功勋。由十多人组成的阻击队经常驻扎在艾子沟。
这支阻击队的负责人就是“十三连发”。他是排长,又是这个队的
共青小组负责人。
由日军、伪满军和自卫团组成的“讨伐”队以大兵力在夜间
隐秘池包围艾子沟,向哨所发动了进攻。阻击队从清早起就同他
们展开激烈的战斗,直到哨所的原木房一角烧塌为止。在战斗中,
他们击退了敌人七次冲锋。“十三连发”在弹雨中召开共育小组会
议,号召说:
“同志们:我们身后有游击根据地.有我们亲爱的父老兄弟姐
妹。如果我们从这里后退一步,我们就没有资格作为期鲜青年活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宁可粉身碎骨,也不能后退一步.要誓死守
卫这个哨所:”
阻击队员们个个义愤填陌,都要冲进敌群中去展开白刃战。
“十三连发”也同样有这种欲望,可是他为了完成任务.按铬注了
自己的冲动。这个曾经为个人英雄主义、冒险主义而受到人们批
评的英勇无比的战士.现在已成长为在皿战中能控制感情冲动的
老练的指挥员了。
当我率领增援队奔到艾子沟的时候,他已身中十三发子弹倒



第185页


在哨所前。这就是“十三连发”这个称号的由来。阻击队员中.毛
受了七处h三处、两处伤的战士,他们则得到了“七连发”、“三
连发”、“二连发”的标号。
汪情人们不叫他真名,都叫他“十三连发”。我也是那么叫他
的。日久天长,他的真名在人们的记忆中消逝了。
无法考证出他的真名,这使我十分难过。不过,抗日战争给
他起的“十三连发”这个溢号.比他的真名给读者留下的印象可
能更深,我也可以从中得到一些安慰。
战斗越来越激烈。居民们不得不撤出在日军炮火下变成一准
灰烬的小汪消,迁移到十里坪去。
敌人不分我方的军事人员还是非军事人员,也不分男女老幼,
见人就杀。敌人的冬季“讨伐”,在汪清夺去了数百人的生命。
我在十里坪五次岛伐木工棚前指挥战斗时,有一支日军装扮
成难民通过哨所,然后从后面用机枪扫射由马村向大汪清迁移的
人民。杀害了数十人。夜里,敌人包围丁叫杜川坪的衬于,用机
枪集中扫射,全部杀害了正在睡觉的人们。
在游击区,善于写话剧剧本的青年团区委书记白日龙的一家
也都牺牲了。这年的“讨伐”,还夺走了汪清很多孩子的生命。
游击区的情况最严重的时候.聚集到梨树沟的难民有一千五
百客人。游击队员们为了把这些难民转移到大汪清,受了难以形
容的苦。有时候,走向大汪清的难民突然遭到敌人的袭击,被分
成两股.互相为了寻找分散的人整天在山里转。那时,我整天抱
着孩子掩护革命群众;其他队员也一面战斗,一面搀扶老弱者。这
可以说是我们今天军民一致关系的起点。它是一幅可歌可泣的画
幅,而形成这画幅的每一个点线都是血和泪。
一回忆起那天带领难民从梨树构撤向十里坪时的情景,我现
在仍好橡闻到有一股硝烟味。
难民中有不少人在敌人“讨伐”下一连二十天没见过一粒粮,



第186页


用豆英皮和干萝r缨充饥。他们到了十里坪,也没有粮食,只好
煮牛皮吃。 ‘
如果把当时饿得这抬头看天的力气都没有的游击区人民的
“饮食”拿来展示给后代,那么.他们会为先辈们经受的苦难流下
眼泪的。
金明淑(延亩人)在游击区时,由于庄稼青黄不接,两个孩
子活活俄死了.自己也差点儿饿死。她整整一个星期没吃上东西,
眼看着可爱的孩子饿死了,没有力气把他们抬到外面去掩埋、只
能躺在草棚里。邻居们赶来把孩子们的尸体拾到了草棚外面、可
是他们也和金朗淑一样饿了一个星期,没力气挖土,只好用枯树
叶盖上尸体。
金明淑回到解放的祖国以后,当她吃第一餐大米饭的时候,想
起失去两个孩子的游击区时代的艰难岁月,不由得流下了伤心的
眼泪。
车厂子游击根据地有个人在渔郎衬战斗时,身中八颗子弹,脑
壳被订破,脑浆都露出来丁,可是他奇迹般地活丁下来。由于他
这种顽强的生命得到了“八连发”的称号,意思是中了入颗子弹
活下来的人。这位‘八连发”也在东南岔政府工作时饿死了。他
临终时对同志们说:
“倒不如中了八颗敌弹时死丁好.那样还可以留下英雄的名声
呢。在这里活活饿死,多么叫人痛心啊2”
敌人用刀枪封锁游击区,迫使人们在那里饿死
当时,朝鲜人经受了艰苦的考验。当年的情景
大的伤痕留在了我们民族的心里。
冻死。
现在作为巨
日本统治阶层有必要为日本在朝鲜相满洲大地犯下的罪行,
从道德上深刻地反省自己。反省并不是羞耻,也不是屈辱。那是
从理性上重新清理自己的过程,把自己引向完美的过程。没有理
由认为,自己闭口不认帐.历史就会自行涅没。如果把日本所夸



第187页


耀的高度发展的经济比喻为一床绸缎被褥,那么请不要忘记,这
床绸缎被褥上渗有朝鲜民族的鲜血。日本不也是遭受过国难,人
民在异邦人的刀枪下丧生,可爱的姐妹和女儿被占领军糟蹋了贞
操吗?
敌人在“讨伐”中被我们订得落花流水,却仍然顽固地企图
同我们订持久战。他们妄图把无从得到人员、武器和粮食补给的
我们推入持久战的陷阱里,好让我们全部冻死、饿死。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使战局发生决定性的转变,才能拯救游
击队相游击区人民。只有在进行游击区防御战的同时,深入敌人
的后方开展强有力的敌后作战,才是保卫游击区和人民的唯一出
路。
本来,我一来到汪情就反对只顾死守游击区的单纯防御的倾
向。换句话说.就是敌人把兵力分散开,我们就集中力量袭击和
消灭敌人,敌人把兵力集中起来进攻,我们就把兵力分散开,到
处去搅乱敌人的后方。这种战法也叫避实击虚战法。只有这样进
行作战,才能既坚守根据地,又保存部队的力量。
但是,东满党委和县党委的大部分干部却主张,只有在敌人
集中力量进攻时,我们也集中力量进行防御,才能既保卫游击区,
又保护人民。
这两种理论作为战术问题对立起来,最后竞发展成哪一主张
是真正马克思主义的,哪一个是非马克思主义的这样一种严重的
争论。
他们把我们的理论解释为非马克思主义的,甚至评价为逃避
现实的、投降主义的。因此,我们也强有力地论证了主张深入敌
后,搅乱独占区的作战理论的正确性。
我说,我们无论多么集中力量,也不足以抵挡敌人的力量。既
然如此,就不如索性让人民疏散避难,游击队也只留下一部分流
动抵抗敌人、其余的力量就分散开来去搅乱敌人的后方。比如派



第188页


十个带枪的队员打入敌占区。让他们带着二四十个没有枪的青年.
不断地打击敌人的薄弱环节。这样就既能获取槍支,又能解决吃
的问题.
很多同志正确地判断当时的形势.邯支持我们的主张。
可是,一些老顽固就是不听,反而夸耀自己的资历*蛮横无
理地说:“年轻人还是听富有经验的人的话为好。正当敌人打进来
的时候,军队要离开游击区.这像话吗?这是一种不管人民死活,
只顾军队活命的思想。”
游击根据他已化作了焦土.牺牲者和阵亡者不断增加,我只
得去找童长荣、李相默、宋一等待委印县里的干部,强烈地主张
深入放后作战、我说:
“现在,一切部到了最后关头。这样下去.我们就会活不成,
人民群众也都活不成。往哪里去呢?现在考是被敌人追赶着往山
里舵。要是这样考往树林里跑的话,那里既没有房子,也没有吃
的,被追赶起来.就没个头,也不能保卫群众。你们以为这样就
能够汀迟敌人,那是妄想。就是今晚也好,马上把游击队分成三
四个小分队派到敌占区去。到敌占区去袭击几个敌人的后方据点,
敌人就一定会从小汪清退却。”
这时候,东满的其他游击区也相汪清一样,在进行着恶战,浑
春的人们被赶到金厂和火烧铺去了.王隅沟的人们和相龙县的人
们,分别开始向大荒赢、三道湾方面相车厂子方面转移。可是有
些干部却不顾形势到了如此地步,仍然犹犹豫原地不敢下决心。
因此,我再一次提出到致占区去开展骚扰战、并宣布:“军队
是由我负责的、要按我的决定去做。”然后,我让游击队集合,对
他们说:
“我们不应只顾防御,而应该打击敌人的后脑勺。淮愿意到敌
占区去,愿意去的跟我来!不要太多。一半人员到敌占区去.一
半人员留在游击区保护人民。到敌占区去的人员,跟我一起今夜



第189页


突破敌人的包围。只要突破了包围,就有活路。
汀敌人的据点和支撑点.风声就会传开。我们—
面到处打击敌人。那么.闯进游击区的‘讨伐’
汀跨.都逃回去的*”。
只要我们连续攻
·面放出风声.一
队就会伯后方被
于是,我把游击队分成了两股。一股由崔春国指挥,防守十
里坪;另一股由我率领打进了敌占区;一千五百多名根据地人民
在共青盟员牢领下,疏散到罗子内去厂。
我们交给崔金淑一项任务,叫她把病中的童长荣带列庙沟方
面去进行护理。我们把储备粮都集中起来装进了她的背囊里‘这
是我和她的最后一次见面。
那天晚上,我率领一个分队铜旬前进,突破敌人的包围,深
入到敌后方。正如我们所预料的,敌人的后方十分空虚。我们到
了城市附近的头一个衬庄时.那个村子里的人正在打糕做菜,准
备过年。他们说、原以为游击区遭到“讨伐”,人全死了,现在见
别你们,真高兴G于是就用饺子、黄米糕等丰盛的饭菜招待我们。
那天晚上.吴白龙排的一个叫金生吉的队员,竞吃了一百四十个
饺子,险些撑死。
第二天,因为大家太疲乏,我布置好岗哨后,让队员们唾了
一整天。他们几个月来没有好好睡过觉,饿着肚子在严寒中奔波.
这次美美地睡了一整天,脸色也明朗了。
从第二天起,我们就开始打击敌人了。我们采用的战术是:以
袭击敌人小的“讨伐”据点为主,与此相配合进攻较大的“讨
伐”据点。
我们最先攻汀的是凉水泉子的敌人。我们发起迅雷不及掩耳
的奇袭,消灭了伪满军和自卫团,完全占领了日本领事馆警察的
兵营。我们在凉水泉子打响了敌后骚扰战的第一枪以后,佯装远
走,然后又悄悄回到原地,在新南沟截击并全歼了敌人的汽车运
输队,缴获7大量的面粉和军需物资。



第190页


接着,我们又神不知鬼不觉地转移到远离新南沟的北风格洞
的山地,做了新的战斗准备。1934年2月16日夜,在北风梧洞的
伪满军、警察和自卫团,又全铰我们的部队杀伤或俘虏了。
我们的部队在北风梧洞订了胜仗以后,越过北高丽岭挺进到
寺洞方向,打击东谷的山林警察队,兵营里的敌人或被打死或被
俘虏,无一漏网。
对粉碎敌人的冬季“讨伐”起了决定作用的最后一场战斗,是
在图们——牡丹江铁路线上的主要军事要冲大肚川打的。我们假
装成敌人的“讨伐”队,进行强行军,一口气越过一百多里的险
山峻岭,然后分成三个组,袭击了大肚川的警察署和自卫团团部,
火烧了敌人的军需仓库。
这场战斗以后,敌人就解除了对游击区的包围,退到了九十
天前的出发点。敌人汉能切除游击区这个“癌”,一连三个月威胁
着游击区生存的冬季“讨伐”,就这样落到了失败的结局。
被我们称作马村作战的小汪清根据地防御战,以我们的胜利
结束了。这是在由于希持勒上台、莱比锡谈判和苏美建交而动荡
不安的世界的一用,无声无息地产生的一个奇迹。我不能钥构如
生地描写小汪涪游击区防御者纳英雄业绩和他们充满苦难的经
历,感到非常遗憾。
为了这一胜利,我们付出了昂贵的代价。数百人在敌人的炮
火中牺牲了,最令人痛惜的是崔金淑和童长荣的牺牲。
曾经像对待亲弟弟一样爱护相照顾我的崔金淑,当我们从致
占区回来时,在含泪迎凯旋勇士的游击区人群众中看不到她的身
影。通信员背来的我的背囊中,有我准备送给她的小镜子,还有
几麻袋准备分绘其他妇女会员的战利品。
这一冬,我们的妇女会员们为保卫游击区,吃了多少苦,流
了多少泪呀2她们又为我们做丁多少饭,挖了多少草根叼2惠淑
和英淑把强迫他们带路的敌人引向没有游击队的方向,使敌人扑



第191页


空,饱尝了苦头,最后被枪杀;崔昌范的叔母在发现敌人往游击
队指挥部所在的悬崖爬去的时候,连声D6“敌人来了”.把敌军引
诱到自己一边……岂能说只有佳月香”和论介②才是朝鲜的烈女
和爱国音呢。
我这番“迟到”的心意。崔金淑还没有来得及领受,敌人就
夺去了我在一生中唯一称作姐姐的人的生命。我曾说直到祖国解
放,不要死而要战斗到底。她也说,她将长生不老,担心的倒是
我太不照顾自己了。敌人竞夺去了我的这样一位战友的生命:
对我来说,童长荣的牺牲是十分痛苦的损失。在爱护我、尊
重我的思想的中国同志当中、他是我最难忘的一位战友。
就重要的路线问题,我曾同他多次进行过争论。他有些固执,
往往不能取得一致的意见;可是,这种意见分歧并没有影响我们
的友情。他非常体贴我,他说,在朝鲜人当中我最可靠。
大肚川战斗后,我们撤到腰营沟方面,随即回到马衬对小汪
清游击区防御战进行了总结。当时在马村,人民刚从疏散地回来.
正在一片废墟上重建家园。有的老人说,他搬到游击区以来这是
第七十次盖房子。决心活也要活在游击区,死也要死在游击区的
问岛人民的生命力,就是这样地顽强。
如果没有这样的人民的支持和后援,我们游击队就不可能击
退敌人的大“讨伐”。马材作战的胜利是军民团结一致酌成果,是
人民抗战的成果。我们越困难就越勇敢地迎着困难前进的进攻精
神和以此为基础的那种干变万化的战法,是马村作战取得胜利的
决定性因素。
马村作战的整个过程,是游击区精神的发扬过程。它犹如在
M6:6器汰栅害M。l Mz V sMM6g66TNb MM5
mm入毙品按说洗激默况劣冲‘”sh“”m“、



第192页


革命政权的土壤上培植起来的一颐大树,显示了我们民族百折不
挠的意志和气概。这一稿神使我们具有飞机和大炮也征服不了酌
顽强力量,用鲜血守住了小汪清的每一寸土地。
敌人在马村战斗中遗到了军事、政治、道德上的惨败。相反,
我们革命军的声成大振。我们通过这次作战,创造了可作为游击
战术骨架的许多新战术,打下了将来可以开展大部队活动的军事
组织和战术的基础。抗日游击队积累了能够击退敌人的任何进攻
的丰富经验。
马村战役由于守住丁小汪清,对解除邻县游击区的危机做出
了很大贡献,对把以抗日武装斗争为中心的整个朝鲜革命推向高
潮方面,马村战役也做出T4B大贡献。坚守了12lI高她的英雄战
士们的稿神,其根基就在于30年代诞生的游击区精神。我们现在
也以这一精神在帝国主义的包围中奋勇前进,使我们朝鲜式社会
主义发扬光大。
在这个世界亡,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压倒在抗日战争的炮火中
诞生并得到锤炼的游击区桔神。只要有这一持神,我们的军队和
人民就将水远走在战无不胜的道路上,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