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234页


朝鲜人民革命军
哪里有百姓,哪里就有国家;哪里有国家,哪里就有军队,这
是起码的政治常识。除摩纳哥等几个国家属于特殊情况外.世界
上的大小国家几乎都拥有各自的民族军队,以保卫自己。而许多
弱小国家之所以在殖民主义者的几声枪响下完全被剥夺主权、过
了几百年的奴隶生活,也主要是因为没有军队或者军力薄弱的缘
故。
旧时的韩国军队也没能保住国家而遗灭了。那文军队在平定
内乱的时候是那样的穷凶极恶;而在外敌面前却没能放几发大炮,
只是捏了摆架势便瘫了下来。我们国家当年灭亡纳原因,固然在
于国政腐败,但也在于军力衰弱。
为了光复祖国,朝鲜的先觉们组织了独立军。被剥夺国权的
民族,为收复国权而组织军队,是完全必要的。
民族主义者组织独立军进行了多年的武装抗战,而朝鲜的共
产主义者建立游击队.狠狠地打击了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我们
的武装力量以小服秘密游击队开始了抗日长征,而此刻已发展成
为间岛备县都有团级规模兵力的队伍。
冬季“讨伐”的炮火停止后.我们迫切地感到有必要把反日
人民游击队改组为人民革命军,便同其他地方的游击队指挥员们
认真地探讨了实现这一愿望的途径。我们认定,把在各县发展成
团级规模的游击队合并成一个军,无论从形势要求来看,还是从
反日人民游击队自身发展规律来看,都是刻不容缓的课题。
将反日人民游击队改组为朝鲜人民革命军,是一项革命的措
施,它能更有效地统一指挥壮大起来的各游击部队,增强其战斗
力.更加能动地对付日本帝国主义的大规模攻势。
我们第一次议论革命军问题是在明月沟会议上。当时,我们



235页


在讨论反日人民游击队的前途问题时,决定首先组织营规模的游
击队,用一定时间从质量上和数量上加以发展,到时候把它改组
为大部队的革命军。当然.这个问题并不是作为会议的基本议案
提出来的。但是,就这个关系到革命军队前途的问题.代表们在
会场内外都反复进行了认真的讨论。当时建立大部队革命军的最
热烈的提倡者,是吴彬和朴勋。
殖民地或半殖民地国家的抗战武装力量,起初规模很小.是
通常的惯例。待组织了小规模的武装队伍之后,以此为基础逐渐
地壮大力量,等条件成熟,就以合并各部队的方法,组成一个军。
流亡墨酉哥的卡斯持罗部队回国时有八十二人,后来只剩了十二
个人,他们带着七支枪进入马埃斯持腊山,扩大队伍,培养实力,
最后进攻哈瓦那,闪电般地推翻了巴蒂斯塔亲美独裁政权。
从1933年下半年起,将各游击队力量合并起来,建立统一指
挥体系的问题,在间岛作为重要问题提到了议事日程。这同时也
是击退敌人冬季“讨伐”的Sft作战和在儿干几万平方公里范围
内展开的英勇的防御战所提供的经验教训。
在作战总结会上,就连和连之间的协同作战和部队合并等问
题热烈发言的,不是在小汪清管辖区内自始至终同我们一起参加
了九十天防御战的二连长或三连长,而是远离作战地区的韩兴权
连长。韩兴权在发言中说,马村作战,他们的连队接受的任务是
牵制越过老爷岭侵入东满的敌人,在此期间他们连队没有打过一
次仗,也没有为主力部队做任何事情。这就是说,当敌人。讨
伐”游击根据地的时候,他应该在背后打击敌人.却没有而且也
无法这样做。
我们听着他的发言,想了许多。韩兴权的发言带有自我批评
的性质,其实,他没有任何理由挨批评。他是个认真负责地完成
任务的很好的指挥员。
那么,他为什么责备自己是既没有信义和革命性,也没有洞



236页


察力的指挥员呢7他在总结会议上所要强调的究竟是什么呢?当
韩兴权责备自已是近视眼的时候,我作为他的上级得出了马村作
战的深刻教训。那就是:要想根据随时变化的战斗情况,全面地
组织各连队相互间的协同作战,就需要有一个能够统辖他们的指
挥和参谋机构,就需要建立统一曲指挥体系。大家要求指挥体系
统一化,说到底就是要求把反日人民游击队合并起来建立严整的
军队体制。
在粉碎敌人冬季。讨伐”的防御战整个过程中,分散在各地
的游击部队是在既没有友邻部队协同配合*也没有互相支援的情
况下孤军作战的。
以和龙县的情况为例。敌人开始“讨伐”该县渔郎村游击根
据地是在1933年11月韧。这个第一次“讨伐”因遭到强有力的
反击而被挫败,接着11月末敌人又进行了仅三天的第二次“讨
伐”,这就是战斗的全部经过。这些日期表明,敌人对渔郎衬的
“讨伐”先于对小汪清的进攻半个月。如果在此期间尚未处于交战
状态的其他县的游击部队按照互相协同的原则在背后打击敌人,
那么,渔郎村游击队就会订较轮松的仗了。
延吉县和浑春县的情况.也椰这个大同小异。这说明什么呢?
这说明t在各游击区道“讨伐”的时间各不相同的情况下。如
果有统一指挥各县区游击部队的统一指挥体系和参谋机构,各游
击队就能互相配合、运用合作这个强大武器,更能有效地作战。
然而,在当时以县和区为单位领导游击队酌情况下,实现这
种能动的、积极的合作关系,是不可能的。这说明敌人进行冬季
“讨伐”时的游击队指挥体系,有其不符合现实要求的局限性。直
到那时.对游击队的指挥.是由各级党委军事部来进行的。由于
游击活动初期一个县里只有一两个连的兵力,只进行小规模的战
斗,因而以县和区为单位指挥军队的体系也并不坏。
但是,游击队的队伍得到扩大,故人的“讨伐”力量也由几



237页


百人一跃而增加到几千、几万人,在这种情况下.就不能专汀小
规模的战斗。战斗并不是按交战一方的意志进行的。在故人不断
增强力量来攻打的情况下,我们也不能不抵抗。
当敌人从各地把某某师、某某旅、某某团等兵力纠集起来,以
大部队向我们进攻的时候,我们既没能把力量联合起来,也不顾
友邻部队,只是分散在各个山沟各自为战。难道往后也要继续用
这种方法打仗吗?去攻打县城或别的城镇的时候,是从各县选拔
出人员,以集中的力量去打击敌人的;可是在打防彻战的时候,却
为什么一定要按县、按游击区各自为战呢?
这是在马村作战前后时期萦绕在我脑海里的想法。
简单地说,游击运动要求我们制定符合其内容和规模的新形
式。我们需要采取—项转折性措施,把分散在各县区的武装部队
组织到一个体系里来。能最快地实现这一要求的途径、就是把备
县的反日人民游击队合并起来,改组为大部队革命军。
驻在腰营沟的四连长.也在信中提出同样的意见。他因没能
参加马衬作战总结会议,便特自己连队的总结内容写在信中,送
到马村。给我们带来这封信的,是他的通信员吴振字。因此,在
这次会议期间,我慎重地考虑了合并反日人民游击队的问题。并
就这个问题,多次同朱镇、梁成龙等人进行了商讨。
有一天、我到梁成龙家去弹吉他。我弹吉他,并不是因为心
情轻松愉快。老实说,当时我的心情非常郁闷。马村作战虽然以
胜利结束,但是游击区却沉浸在揪心的痛苦中。许多和我们同生
死共患难的同志长眠在黄土中,在最后一根椽子都烧光的灰推上
重建家园,重新安排生活.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是为了讨论军事问题去找梁成龙的.他也以忧郁的神色迎
接了我。这个先前的营长,由于扣上“民生团”帽子被拘留过的
串,非常愤慨,虽然由我们作保免予坐牢,可是还没有复职。他
来往于小汪清和罗子沟,做粮食工作,在敌人的“讨伐”中失去



238页


了妻子和母亲后,变得更加沉默寡言。
我一提起组织大部队革命军的问题,他就立刻高兴起来
现得非常热情。
“我认为,问题是用什么形式和方法合并部队。”
他虽然没有直接表示可否,却用提出问题的方式来表示赞成。
他员担心的是,那些热衷于反“民生团”斗争的怀有排他情
绪的人将怎样对待这个问题。他的这种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这
就是朝鲜共产主义者的苦衷。这里有一种特殊情况,要求我们必
须周密细致地圆满地解决遇到的难题。
用自己主观设想的原理和尺度衡量共产主义运动和民族解放
斗争中的一切问题、井往下硬灌自己观点的“国际路线”占了上
风,以所谓阶级利益和国际联系为名,把民族传统和志向一棍子
打成民族主义偏向的时期,对不得不在别国土地上进行革命的朝
鲜共产主义者来说,要把建设独立自主的武装力量的构想付诸实
践,并不是件轻而易学的事情。
朱镇也赞成把反日人民游击队合并起来,组成大部队革命军。
他性格开郎,行事大方。我一提出这个问题,他就立刻磨拳摄零
地说,要把部队合并起来,去汀大仗。这个说法很合我的意。这
是只有从间岛的朝鲜人一致爱戴的豪杰朱镇那里才能听到的太快
人心的说法。
他说,一旦朝鲜人把各部队合并起来,组成一支独立自主的
革命军,就有可能被扣上“朝鲜延长主义”的帽子;可是别管那
些,要加速推进这项工作。
童长荣也支持我们的想法。他说,东满地区的反日人民游击
队是朝鲜共产主义者主动建立的武装力量,而且朝鲜人占压倒多
数。它虽然是在中国土地上组建起来的,但终究还是应该成为以
朝鲜革命为目的的朝鲜的革命武装力量。
在当时那种一提到朝鲜革命就被视为民族主义、被视为犯罪



239页


的情况下,重长荣的这一评价,是极其公正的和进步的。
正如童长荣正确指出的,东满自不必说,就是南满的李红光、
李东光,北满的许亨植、金策、李学万、崔庸健等朝鲜共产主义
者,亦如他们在满洲地区党的建设方面起到了先驱和主导作用那
样,在军队建设方面也起到了开拓者、主倡者和统率者的作用。军
的指挥员和队员绝大多数都是朝鲜共产主义者。
童长荣劝告我们说,建设大部队革命军按照同中国共产主义
者加强联系的方向,选择互助互补的适当形式和方法,并指出.这
样做对朗中双方都会有益。
对我们把反日人民游击队合并和改组为大部队革命军的问
题,共产国际持派员潘省委也曾积极支持,说这是符合共产国际
路线的正确方针。
在认识这一方针方面,从领导辽清营的梁成龙、后来任人民
革命军独立一师师长的朱镇、东满特委的童长荣到共产国际持派
员潘省委,凡是具有理智的人都取得了完全一致的看法。在选择
合并改组后的武装力量的名称,规定其性质方面,他们的意见也
和我们大体一致。
1934年3月,我们正式提出了把反日人民游击队改组为朝鲜
人民革命军的方针。这既符合我们的斗争目的,又符合实现这一
目的的政治力量的性质。
东满的部分地区起初把反日人民游击队命名为工农游击队,
这在规定其性质方面过分强调了阶级性一面,不仅不符合在实现
役会解放之前,把实现民族解放和独立作为首要任务的我国革命
的性质,而且也不符合由中国共产主义者领导的东北革命的性质。
作为把抗日游击队改组为人民革命军的准备工作,东满地区
的朝鲜共产主义者同中国共产主义者一起,把县县的游击营壮大
成为团。这样,间岛地区游击队总兵力就达到了五个团。
各团设/以对游击队进行党的领导为使命的政治部,还设丁



240页


负责执行作战、侦察、通信任务的参谋部和负责被服、粮食、军
医等保障工作的后勤处。
汪清团成丁东满地区的第一个团.这是把抗日游击队改组为
人民革命军的第一阶段准备工作的第一个产儿。
在把抗日游击队改组为人民革命军方面,我们提出的第二阶
段目标、是建立师编制。
我们痛切地感到建立师编制曲必要性,是在马村作战的过程
中。用两个连的力量对抗五千名大军.这在世界战争史上是未曾
有过的事。我在率领小部队去搅乱敌后,解除游击区面临的困难
时,一宜在想;军不敢说,就是有了师一级的武装力量该多好!如
果有几千名武装力量.用上大饱,进行大部队活动.该多起劲儿
网2
各县都已编成了固,其力量也在迅速壮大,在这种情况下,组
建师,就成为刻不容缓的最重大的任务了。
我们的目标是,在朝鲜人民革命军后下首先建立两个师和一
个独立团,然后扩大其成果,再建立几个师的武装力量。我们提
出这一目标后,决定以延吉和和龙的团建立一个师,以浑春和汪
沼的因为主建立另一个师。
在把反日人民游击队改组为人民革命军的过程中,朝鲜人民
革命军党委员会作为党的新领导机关出现了*朗鲜人民革命军党
委员会负有重大的使命,既要领导部队内的党组织,又要领导地
方的党组织。因为没有武装力量作后盾,地方党组织就很难保护
和维持自己。从前是地方党组织领导军队内的党组织。
把反日人民游击队改组为朗鲜人民革命军的工作,是从1934
年3月到5月的很短时间内进行的。
游击区人民听到这一消息,争先恐后地支持军队,各地都举
行了隆重约庆祝大会。
江清的妇女向我们赠送了锦旗,共育同盟举行儿童团演艺队



241页


的庆祝演出,还进行了各种体育比赛。
延吉县三道湾游击区举行了包括敌占区代表在内的共有一千
多人参加的群众大会和示威游行。
由于朝鲜人民革命军的成立,
了更坚定的信心,一致下定决心,
日革命战争。
人民群众对光复祖国的前途有
要同军队拧成一股绳,投入抗
我们把反日人民游击队改组为人民革命军,就为自由地挺进
到更广阔的地区去积极开展大部队活动开辟了康庄大道。如果我
们没有把反日人民游击队改组为朝鲜人民革命军,没有及时建立
团和师等大部队军事力量,那么,就不可能在普天堡举起熊熊燃
烧的火炬,照亮乌云笼罩的祖国*就不可能尝到在抚松、间三峰、
红头山、鲤明水、大红丹、红旗河等国内和满洲各地把敌人精锐
部队汀得落花流水、连战连捷的喜悦,也不可能粉碎敌人继冬季
“讨伐”之后威胁游击区的臭名昭著的围攻作战了。
我们把反日人民游击队改组为朝鲜人民革命军,向国内外有
力地显示了胡鲜民族一定要以武装抗战光夏祖国的意志。
朝鲜人民革命军,根据情况有时还以东北人民革命军的名义
进行活动。
据我们的看法,东北这个名称并不意味着某个国家的国号,而
是以地区概念通用的。
我们组织的人民革命军有时以东北人民革命军曲名称进行活
动,而没有用“满洲人民革命军”或“中国人民革命军”的名称。
这对以反满抗日为斗争目的的中国同志们来说,也是合适的,归
根到底,东北人民革命军同时履行了作为朝鲜人民革命军的使命
和为中国共产主义者反满抗日事业作出贡献的革命武装力量的使
命。
朝鲜人民革命军发展成为在间岛、东满一带和以白头山为中
心纳朝鲜半岛全境员强大的武装力量*



242页


在把反日人民游击队合并改组为人民革命军的过程中,朗鲜
共产主义者的原则立场和博大的政治胸怀.后来为朝中人民反对
日本帝国主义的共同斗争,尤其是为发展中国东北地区的抗日武
装斗争作出了很大贡献。如果我们不考虑当时的主客观形势,固
执地坚持同我国革命的主体路线名副其实的形式和名称,那么,朝
鲜共产主义者就不可能在中国人民广泛的支持和支援下有效地开
展抗日武装斗争。
后来,成立丁东北抗日联军之后,我们也根据朗中抗日联合
军的性质,在中国东北地区进行活动时就称为东北抗日联军,到
朝鲜人多的地方或到朝鲜则根据情况把名称换为朝鲜人民革命军
进行活动,从而在所到之处都能在朗中两国人民的爱护中生活和
斗争了。
与运动的某种形式相比,我们更重视其本质内容,这用现在
的观点来进行评价,也是光明磊落的,值得自豪的。正由于这种
原则见解和宽宏大量的态度,我们始终既能坚守国际主义者的本
分,又能完满地坚持了斗争的民族性质和独立自主性,正因为如
此,也受到中国同志和共产国际的高度尊敬和支持。
当时的出版物没有把在间岛组织起来的人民革命军写成东北
人民革命军,而写成朝鲜人民革命军。
1935年上海商务印书馆发行的《东方杂志》在写东北的游击
斗争时写这,间岛有三干名朝鲜人民革命军,在法国巴黎的救国
出版社出版发行的《东北抗日烈士传》也转载了那篇文章。
后来,东北抗日联军成立后,把朝鲜人民革命军称为第二军,
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朝鲜人民革命军在性质上具有朝中雨国人民
的国际反日统一战线组织的性质,第二军内的朝鲜人,一面执行
为朝鲜独立而斗争的待定任务,一面在国际主义的旗帜下支持了
中华民族的解放运动。
朗鲜人民革命军在间岛成立,并扩大其战果的时候,比任何



243页


人都感到恐惧,并大声疾呼其危险性的,就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
者。
他们对在东满和南满进行活动纳我们抗日武装力量,往往不
管其名称如何都称之为“金日成军”。
反日人民游击队改编为朝鲜人民革命军后,为了取得反日共
同斗争的更大成果,在间岛地区由孔宪水、柴世荣、史忠恒、李
三侠等人率领的抗日义男军同持有抗日联军第二军番号的朝鲜人
民革命军联合起来称为“东北华韩人民革命军”(东北朗中人民革
命军)。
经过这些程序,在30年代前半期,实际上已经在东满地区切
实地实现了朝中抗日武装力量的联合。
周保中在他的文章中写道,“抗日联军第二军,同时也是朝鲜
人民革命军……在抗日游击战争中,中朝人民为了共同的事业,曾
以鲜血结合在一起。”从而承认了朝鲜人民革命军的实体.高度赞
扬了在共同斗争历程中历史上存在过的朝中抗日武装力量的联
合。
日本人也可能是在这种意义上,把在满洲特别是在间岛组织
起来的游击队称为“朝鲜人纯血游击队”。
据我们的同志发掘的资料,苏联著名的中国及朝鲜问题专家
维·拉布波勒4B于1937年在苏联国际政治杂志《太平洋》上发表
的题为《在北部朝鲜地区的游击队运动》的文章中写道:o……朝
鲜游击队大部分都已合并起来,有自己的中央.称为人民革命军*”
又说:“朝鲜游击队和满洲游击队之间现有的联系和接触的扩大.
使日本军国主义者感到极大的不安,正因为如此,日本对国境地
区予以严重的关注。”
反日人民游击队改组为人民革命军、并不意味着单纯的改换
名称或事务性的重编,而是意味着总结抗日游击队的战斗历程,按
照扩大其成果和经验的方向调整游击队的指挥体系,从数量上和



244页


质量上进一步加强其队伍的军队建设的新阶段。
反口人民游击队改组为胡鲜人民革命军之后.我们展开了粉
碎敌人围攻作战的积极的军事行动。
号钩员后一次扫荡战的冬季“讨伐‘遭到惨败后,关东军首
脑和东京的军部为查明失败的原因和责任闹腾了一番,重新研究
了从前的焦土战术,于1934年春抛出了新的更加野蛮的“讨伐”
计划,即所谓围攻作战。那就是把军事围攻、政治镇压、经济封
锁相配合,最终消灭游击区的凶恶作战计划。我们把日本人的这
一新发明,看作是蒋介石在进攻中国苏区时实行过的封锁政策的
翻版。
蒋介石的封锁政策的目的是“制造出政治恐怖和经济恐慌的
非人世界”,使共军不得穿、不得吃,而日军围攻作战的目的则是
使游击区军民统统被饿死、冻死、订死和烧死。日本人为了进行
围攻作战,制造集团部落,把游击队和人民隔绝,实行中世纪式
的十家这坐法和五家作统法之类的保甲制度,以图搜捕和消灭一
切抗战力量。
封锁政策和围攻作战,在战术方面也具有类似之处。蒋介石
的战术是“稳扎稳打”的“碉堡政策”,即在包围了对方之后不急
于追击,也不进入纵深.而是占领了一个地点,就慢慢地加以巩
固,研究不再退出的方策,再进攻下一个地点。
能与这个战术相比的,就是日本人想出来的“步步为营”战
术。
我们的同志就这一战术说:“日本人也够可怜的,还要靠蒋介
石的帮助呢。”这并不是无聊的俏皮话。
敌人为进行围攻作战做准备,从1934年春起,把更多的关东
军精锐部队和朝鲜占领军部队调到游击区周围,还增强了伪满军
部队。
针对敌人在扩大围攻作战的紧迫形势,我们让朝鲜人民革命



245页


军各部队一面继续集中力量保卫游击区,一面开展大规模作战.此
续打击敌后军事政治据点,以便先粉碎敌人的企固,同时还向更
有利的地区扩展了游击区。
这使我们能够主动地扭转当前纳困难局面,巩固用鲜血争取
到的胜利。把人民高昂的革命气势继续引向高潮。
朗鲜人民革命军发动春季攻势,在汪清地区袭击敌人的主要
据点和小百草沟、大肚川、石头河子、转角楼等他的集团部落建
设工地。浑春、延吉和和龙的同志们也袭击集团部落建设工地.一
开始就挫败了敌人的围攻作战计划。
我们为了巩固这次攻势中取得的成果,牢牢地掌握主动权。去
彻底粉碎敌人的围攻作战,便立即开始了夏季攻势。夏季攻势的
主要目的,是把游击区扩展到安图县西北部和汪清县东北部、当
敌人围攻的5州久如果我们只固守几个固定的游击区.那就元异
于符合敌人的期望,等于帮助敌人实现其计划了。
把游击区扩大到安因县西北部的任务,由人民革命军第一师
和独立团承担;扩大到汪清县东北部的任务,则交给了人民革命
军第二师。连结大甸子和富尔河的游击活动区是安图县的生命线.
而罗子沟、老母拷问、太平沟、三道河子一带则是浑春县和任清
县的生命线,这些地方都是依傍青壮丹岭和老爷岭的理想的游击
活动地区,是独立运动时期的洪范围、崔明禄、李东辉、黄丙吉
等著名将领部曾十分重视的地方。
我们制定了这样的作战计划:让第一师师长未镇和独立团团
长尹昌范先行进攻大甸子——富尔河一带,以吸引敌人的注意.然
后挺进到罗子沟方面夫。
当日本关东军的注意力集中到安图县大句子一带的时候,我
们同人民革命军第二师约四团和五团的部分兵力与反日部队一‘
起、向罗子沟方面挺进,占领了三道河子祁四道河子。在三道河
子举行了朝鲜人民革命军和一干五百多名反日部队官兵的联欢大



246页


会。这是为争取罗子沟战斗的胜利而进行的一种思想战。反g部
队方面参加罗子沟战斗的有:孔宪水部队、史忠恒部队、柴世荣
部队和李三快部队。
罗子沟是连结汪滑县百草沟和东宁县城的敌军事要塞。
在罗子沟,驻扎着以闻长仁为营长的几百名伪满军部队。这
里原先是个只有五百来户人家的不大的地方,自从九·一人事变
后,作为敌人的军事据点迅速发展起来,从1932年春起成了间岛
临时派遣队的重要基地。这支派遣队撤走后,日本帝国主义又派
一个加强营的兵力常驻罗子沟,企图把它作为围攻作战的一个支
撑点。
我们发起先发制入的进攻,控制罗子沟一带,这将是突破敌
人的围攻作战的一翼,并为开辟新的游击区创造有利条件的一个
主要环节。为此,我们在三道河子的李泰京老人的家,和反日部
队的指挥员们一起开了进攻罗子沟的作战会议。
李泰京曾当过义兵和独立军,是一位忧国之心很强的老人。有
——个时期,李老人还同崔自益一起在北路军政署当过总务。
据说,徐—之所以把这个普通一兵李泰京任命为总务,是因
为被他那出众的射击本领和书法所迷。当徐一宣传崇拜檀君的大
棕教时,李泰京就加入这个教.成丁一名虔诚的教徒;当金佐镇
主张为反对共产主义而斗争时,他也赞成,因此他领到了一支手
枪。
在问岛大“讨伐”前夕.金佐镇撤到北满的时候,李老人也
跟着去了密山。后来,金佐镇在延吉县倒木沟密林深处隐遁了.他
就职伙伴们一起来到四道河子,把枪埋起来,开始种起地来了。
我对李泰京老人的印象中至今难忘的是,我为向反日部队指
挥员们说明作战意图,打开了罗于沟示意图的时候,老人把一块
石子医在示意图靠窗户的一角上,以防被风吹动。这块石子像鸡
蛋那样光滑奇妙,他一家人都把它叫做捐石,据老人说,他在十



247页


里坪任北路军政署总务的时候,有个朋友临死前把这块石子给了
他,并留下遗言说,长期收藏会有福气。
这块福石,现在收藏在朝鲜革命博物馆里。李泰京老人临死
时,把它作为传家宝交给了儿子.并嘱咐说,这是金日成将军放
在作战地图上摸过的石子,要好好保管。1959年,抗日武装斗争
战迹地考察团到了中国东北地区时,李老人的儿子把这块石子交
给了考察团。
李泰京老人说他不喜欢共产主义,但只要是有助于我们的争.
他就不顾一切尽力而为。
1933年的夏天,由罗子沟反日会会长崔正和介绍,我第一次
见到了老人,那时,我骑白马列三道河子去进行群众政治工作;在
这过程中.组织了三道河子反日会,吸收衬于里的尊长李泰京老
入参加了这个会。他加入反g会后,很好地教育了衬里纳入。他
是衬里最年长的头面人物,他的每一句话,村民都愿意听从。
那时只要村里有一两个义兵或独立军出身的人,那个村子就
很容易实现革命化。像李泰京老人那样把武器埋起来中途退出斗
争的独立军军人,也几乎都没有胆弃爱国心。他们作为骨干挨家
挨户找上门去呼吁要好好支援在山上艰苦斗争的革命军时,无论
证都会回答说“应该”。他们出面问村民:衬里来了小命军,应该
怎么办?人们就回答说“应该打糕”或者“应该宰1‘‘ 独立军出
身的人当中,也有一些变节的,但那是极少数,而纶J\多数人直
到晚年保住7节操。因此,我无论到哪个衬子,都汉打疏忽做独
立军出身的人士的工作。石现有吴泰熙、西大坡有崔自益、马村
有李冶白、东日村有金东顺、三道河子有李泰京。我每到这些地
方.首先就去找他们,向他们问候,同他们枕着木忱并排躺下来
交谈时事。
解放后、有些人排斥独立军出身的人,说他们的思想和我们
不同。在那不论是谁只要他不具备共产主义思想,就一律另眼看



248页


待的时候,有些度量小的人做干部工作时就有排斥这种人的现象。
这是结我们一贯坚持的统一战线政策泼冷水的行为。
每当遇到这种倾向,我就说:
“因为思想不同而排斥独立军出身的人,是可恶的行径。独立
军没能成为共产主义音、是他们的局限性,而不是他们的罪过。你
们是不是想把春香和李梦龙”也变为共产主义者呢7共产主义者
旧为掌握了政权,就不尊重爱国的前辈,是不对的。时代不同,思
潮也不同,为什么要排斥、戒惧和疏远他们呢?当别人都在热炕
头上带着妻儿吃饭过日子的时候.独立军豁出生命去为朝鲜独立
而战.难道这有罪吗?
“我认为,比起那些在自己家里吃饭、过舒适日子的人来。扛
起抡同敌人订过仗的义兵和独立军,是更为出色的爱国者。要记
庄。如果排斥独立军.我们就要被人民唾弃。”
我们以这种观点,在万景台建立革命烈士子女学院的时候,也
收了独立军烈士子女。如有积极支持我们的新朝鲜建设路线的独
之军出身的人士.我们就按他的能力提拔为干部。农民同盟中央
委员会首任委员长姜镇乾%先生和共和国内阁首任城市管理相李
蒲‘先生也都是独立军出身的。
6 99069A月朝鲜古A十y6《066》B66月女2At。十tRa26曰十
Ww A6Ng造 mN y李R5朗时期戳曰oTRql日aGN自价lNTr等制度,
N们r十KbPhoiu真诚爱6为5础NaGN69婚DlB。
⑦ 妄曰Q(]80 5—3963)v 6镜南道利BA。早m为5日独t6de,60NT
. AR6A6,a975日0女66目体‘XAB‘,指67目击:水Bq岭城警察
zh K:Ff6t战斗.71u23年8月6日寇a0.GB6:十年。9改目,Au46年6.g
K485t女R目g十女委目自目月良、JLg54AR委员自6目、a高AR自L10目、g
W66党中央委X女委K等m。
6 9日([888—1954),曰B自6JbfA。9先5毕A7DQ9戊高g蔷afQ
N十曰mtts陆g7它9h。自16216a任自ix日s目十兼宜曰ss9QRrt.》
N5:99T—6自bn r fq女自2s曰余分7N战斗。1946fG6曰as目66。自
1N8年a,历任曰6瞥9a、司S相、1z00KQ职。



249页


我们开完作战会议、正在做战斗准备的时候,指挥部接到了
侦察报告:敌人为了抢先一步,冲出了城外。于是,我们把敌人
引诱到对我们有利的地点,消灭了主力,接着展开追击战,开始
攻城。联合部队在暴雨中进行了艰苦的战斗。
和东宁县城战斗一样,罗子沟战斗的最大暗礁也是西山炮台。
由于这个炮台拼命抵抗,战斗一直持续了二天。第三天。我们在
反日部队指挥部开会的时候.西山炮台射出的追击炮弹*使周保
中等几个反日部队指挥员分别受了轻重伤。周保中作为孔究水部
队的参谋长,参加了这次战斗。由于指挥员受伤。士气低落的部
分反日部队开始无秩序地退却了。
如不制止他们的退却,战斗就有可能以失败告终。能不能拿
下西山炮台,就成了决定罗子内战斗胜负i6关键。西山炮台除追
击炮外,还有好几挺轻重机枪。
在这个炮台的火力厂,韩兴权连长受了致命伤,肠子都淀出
来。管曰男也丧失了战斗力,韩兴枚伤势很重,他甚至哀求给他
开一枪。
入民革命军队员们个个咬牙切齿,趴在那里却无法接近炮台。
我向他们喊:
“同志们g我们一定要攻下西Lb炮台:为了革命,战斗到流尽
最后一滴血?”
喊罢.我用匣枪击例面前的敌人,向前冲去。机枪子弹从炮
台上像冰省般飞过来,棕过耳边呼呼地响。有些子弹穿透了军帽。
可是,我全然不顾这些.也顾不得喘气,一直向前猛冲。队员们
都—‘跃而起,跟着我向前冲去。
白测为攻不破的西山炮台.经过30分钟的血战终于被我们占
领,红旗在炮台上飘扬。
反日部队士兵们看到这面红旗,有了信心,发起了总攻。使
他们认挫折转向冲锋,周保中等中国共产主义者的自我牺牲精神



250页


发挥了很大的感染力。周保中身受重伤,却张开两臂挡住动摇的
反日士兵,高呼:你们没看到在西山炮台上飘扬曲红旗吗?反日
士兵们这才停止退却,呐喊着冲向敌阵。
战斗以我们的胜利结束了。
防守罗子沟的闻营长和日本指导官在向关东军司令官发的最
后电文中发出悲鸣说,遭到金日成等两千多“合流之匪”六天五
夜的围攻,现已面临全军覆灭,并表白:
“我军弹尽粮绝,危在旦夕。但将为国家
请司今官谅解。”
我们在罗子沟和大甸子取得的肚利,是朝鲜人民革命军在抗
日战争中首次取得的一些胜利中最大的胜利。
朝鲜人民革命军进攻罗子沟的战斗,给了敌人的围攻作战以
沉重的汀击,使敌人陷入丁不可收拾的恐怖之中。这次战斗后,游
击区周围的敌人大小“讨伐“队部胆战心惊,闻风丧胆。
罗子内战斗压制了汪清游击区东北部一带的敌人,从而为扩
大游击区创造了有利局面,并为进一步巩固同反日部队纳联合战
线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我们在罗子沟战斗后,为粉碎敌人的围攻
作战企图.展开了积极的军参政治活动。游击区解散后,东满的
革命群众中有不少人所以能够到安图和罗子沟一带扎F根,是因
为我们很早就积极开展军事政治活动.把这一地区变成了无形的
革命根据地。
我们革命军在1934年的夏季攻势中,流了不少血。在大甸子
战斗的胜利里,渗有着和龙游击队的组织者之一、享有很高声望
的工人阶级出身的团政委车龙德的鲜血。他是朝鲜人民革命军成
立后第一个阵亡的政治委员。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