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266页


我们在敌占区结束活动,回到了游击根据地,可又得重新背
起背襄,离开汪情了。因为北满的周保中派入来要求我们支援。
我郑重地接受了他的要求。周保中是我的亲密战友、从反日
士兵委员会时候起,他和我的关系就很亲密,我们为实现共同的
目的而奋斗。我和阁保中纳友情在罗子沟战斗后更加深厚了。他
比我大十岁。我认为接受周保中的要求是神圣的国际主义义务、便
加紧进行远征北满的准备。
1934年Lo月下旬,—个掐毛大雪纷飞的日子,由汪清、琛春、
延吉等地选拔的三个连的兵力一百七十多名北满远征队从对头拉
子出发,开始翻越老爷岭。
大自然确实具有一种神秘的力量。以心脉为界,划定国境,有
时还划分为省和县。这个叫做山脉的壁障,有时还成为决定政治、
经济、文化水平差距的一个因素。老爷岭是分隔北满、东满、南
满的山岭,又是分隔北间岛与东问岛、东间岛与西间岛的天然围
墙。这堵围墙的南边和北边,地势也迥然不同,南边山岳重重叠
叠像屏风,而北边则有许多只有在朝鲜的湖南地区才能看到的一
望无际的大平原。老爷岭以南东满地区的人,大部分是来自咸镜
北道的人;以北地区纳人中、则有很多来自庆尚南道和庆尚北道
的人。
从思想觉悟水平来看,当时北满的人比东满的人落后一些。因
而革命热情也不如东满那么高昂。有一次.周保中坦率地说、对
北满人民做政治启蒙工作,比对东满人民做政治启蒙工作难得多。
这不能不是北满共产主义者的很大苦衷。如能减轻一些他们的苦
衷.那持是一桩对东北革命的协调发展有益的事情。
我们计划不仅把东满利国内,而且把南满和北满将来也都变



267页


成大部队活动的舞台。尽最大的努力搞好同友邻部队的合作和协
助,这是我们一贯坚持的立场。我们把同李红光和李东光会晤作
为挺进南满的主要目的,井为实现这个目的而努力,其理由也在
这里。支援北满,也就等于支援在这一带开展游击活动的金策、崔
庸键、许亨植、李学万、李启东等朝鲜共产主义者。
远征队一出发就兴奋得沸腾起来。新地方往往引起人们彩虹
般美好的惶惯,而且远征队员又大部是十八到二十岁的青年,对
新事物的好奇心很强。我带领着队伍,也和他们一样满怀着喜悦
的心情。
但是,从远征队离开对头拉子那一刻起、我就不时地产生一
种不安的感觉、它执撤地缠绕在我的心头。队伍离游击区越远,这
一不安就越大。
我前往北满,是在东满的游击根据地尚未完全程脱敌人围攻
威胁的时候。长期待别治安工作.是日本帝国主义在尝到朝鲜人
民革命军夏季攻势的苦头后,企图用持久战的方法实现围攻目的
而炮制出来的“讨伐”大纲。这一大纲的要点是.把1934年9月
到1936年3月的一年半时间分为三个阶段,首无从1自安比较好的
地方开始,逐步扫荡人民革命军的最后支撑点。敌人采取一步一
步扩大占领区的“步步为营”战术*再加上延长“讨伐”所需绝
对时间的持久战的战术。围攻真有可能使革命窒息。
当然,这个时期我们远征北满。对打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军
的围攻企图起了冲开缺口的作用,这是毫无疑问的‘
同敌人的围攻作战一样威胁着游击区命运的是,在整个间岛
地区搞得过左的反“民生团“斗争,这一斗争与东满党委提出的
本来的目的相反.被一‘些窃据领导职位的野心家、官迷、民族排
外主义者、宗派事大主义者所利用,实现他们不纯的政治目的,招
致了从内部分裂祁瓦解革命队伍、成胁游击根据他的严重后果。
冷酷无情的肃反斗争,每天都不分致找成批地处决了无限忠



268页


尸革命事业的真正的革命者和爱国群众。游击根据他的绝大多数
军民都被认为有“民生团”嫌疑。
在这里,不能不予以注目的是.反“民生团”斗争的矛头指
向朝鲜人,持别是指向在党、军队和群众团体中居领导地位的核
心干部和骨干分子的这一事实。肃反的枪口总是对着群众信任和
爱戴的、起先锋作用纳入,就是一个实例。曾被打成“民生团”、
后来由我保证不是民生团的汪清营的梁成龙,仍然在受监视。间
岛地区的一些野心家和阴谋家,就这样以肃反为名害了真正的革
命者。蒙受“民生团”嫌疑的县党军事负责人金明均和第一区党
委书记李雄杰,在被处决前夕逃出了游击区。
满洲大陆一到10月底就下大雪,列大风。北关的人们早就把
这大风叫做西伯利亚风。
我们离开对头拉子那一天,老爷岭风雷大作,阻挡着我们的
行军。老爷岭形状像上T箭的弓,又高又险,我们向上爬了一整
天。李成林老友牢骚,价什么岭这么险。
翻越这个岭的时候,尚;:贝用他的拿手戏大大鼓舞了战友们。
童长荣被关在龙井监狱的财吠*高宝贝接受我们交给的任务,用
故意扒窃东西被抓进牢的办法,向重长荣传达了我们的想法。这
亨已在前面简单谈过。他的扒窃本领可实在了不起.一个大集市
的钱,他一会儿工夫就能全给扒窃出来。他只要有意,光靠这套
本领,就能过上不亚于百万富翁的生活。
这样的人却到这样的深山里来,投身于革命的熔炉里,这的
确是一种新奇的事.也的确是值得赞扬的事。
但是,扒窃本领只不过是高宝贝的拿手好戏之一。比这更绝
的妙技是口拉和滑稽表演。他只要把手贴在嘴上,什么声音都能
学得出来;抽搐几下脸面,眼睛和嘴就歪到一边往上翘。第二军
军长王德泰态度严肃,叫人不敢轻易接近。可是这样的人看到他
那把戏,也不禁捧腹大笑起来。当他蜡曲一条腿,独脚跳行时,没



269页


台—个不发笑的。
高宝贝扛着麻袋唱着民歌小调走,就很像傻瓜中之大傻瓜
妙地骗过敌人的监视。
他常常用这种本领相化装术到城市和衬庄去,侦察敌情。在
这过程中,他就得了高宝贝这个绰号。意思可能就是像宝贝一样
宝贵的人物。在高宝贝的战友中.几乎没有叫他本名的。我也是
叫他绰号。因此,高宝贝的本名就不大有人知道了。
他的考家,有人说是咸镜北道,也有人说是咸镜南道或江原
道。高宝贝本人也不大清楚他的籍贯究竟是哪个退*
问他老家在哪里,他就回答说是朝鲜的某个海边。他在吃奶
的时候来到满洲,父母又早年去世,也就无法知道老家是哪里了。
他从小就参加劳动,什么活都会做。叫他干铁匠活,他就干铁匠
活;叫他盖房子,他就盖房子;D4他理发,他也能理发。
有一段时间,高宝贝但任东满相北满之间的通信员。他从不
轻易说出自己在什么地方搞什么工作。偶尔有人间他:“宝贝同志,
近来你做什么工作啊?是游击队员吗?”高宝贝回答说是;问他
“是巡视员吗?”他也回答说,是。他做这种回答时,脸上总是露
出一种奇妙的笑意,使人摸不适到底是开玩笑还是说真话。这是
他为了把自己的职务置于五里雾中而施用的独持手法。
高宝贝真心爱戴相尊敬我,我也绝对信任和爱护他。
我们爬到老爷岭上的时候,两架日军双冀战斗机低空飞来,盎
旋了一阵飞走了。看来,跟踪我们的“讨伐”队,向本部通知了
远征队伍的去向。
这天从早到晚下了一整天的大雷。
老爷岭北面的山山沟沟全被大雪覆盖,分辨不出邮儿是哪个
山沟。而且.从下午起就狂风大作,别说不常到北满地方的我们,
就是对这里的地形了如指掌的高宝贝也辩不清方向,忽有忽左。我
们在离八道河子八十里的地方迷了路,停止了行军。队员们在风



270页


雪严寒中,只是望着我的脸色。连平常那么开朗的高宝贝也面如
土色.李拉着肩膀站在我面前,好像犯了什么大罪似的。
“这个岭上.每年都有过路的行人被埋在雪坑里死去。去年也
有七八个反日部队士兵死在这山里头。您看,先回到有衬子的地
方去住一宿,风雷停了再继续行军怎么样?”高宝贝焦急不安地望
着白雪覆盖的考爷岭北边峡谷,小心地提议说。
我没有接受他的提议,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打退堂鼓,只有百
害而元一利。
“不,这不能。这里是宝贝同志宜到前几天还走道的地方,伯
什么。只要老爷岭不变成哈尔巴岭或牡丹岭,路总是在这里,还
能在哪里呢?我有罗盘,径直往北走就是了,不要害怕。大家鼓
起勇气来吧。北满的同志们正等着我们哪。”
高宝贝从我的话中得到了力量。他用嘴发出汽车发动机声,在
前头拔雪前进。远征队员们听到此声,哄堂大笑起来,笑声响彻
了老爷岭上空。
我们一直行军到第二天,才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小小的中国
人衬庄。远征队一进入这个衬子,驻守邻村的日军“讨伐”队就
突然扑过来。于是,我们在北满打了头一仗。
北满地区的日军“讨伐”队相伪满军.从没有同人民革命军
打过仗。当时.他们的对手大都是土匪或山林队等懦弱无力的乌
合武装集团,他们一望见日军影子,就逃之天天。
日军“讨伐”队习惯于用一般的追击战轻易地消灭对方。这
天.他们似乎把我们也看成土匪或山林队,一开始就气势汹汹地
扑过来。
我们迅速地爬上山应战,同时派一个排,迂回到敌后,打击
敌人的后脑勺。这一打击如此迅猛,使敌人蒙头转向了。在这次
战斗中日军死伤甚多。
这次战斗的消息,通过敌人的口传遍了北满各地。人们到处



271页


纷纷谈论说,从东满来了“老高丽”部队。仗汀很大漂夷7.是
谁指挥的部队呢?也许是攻打过东宁县城的金日成部队吧。从这
时起,报纸登了有关我们部队的报道。当时敌人把游击队叫做
“共匪”,有时也用共产党或反满军这样含糊的名称。
远征队虽然打了胜仗。可是因为村子里的人都逃难去了,部
队就处于连饭都吃不上的孤立无援的场地。
为了找到周保中部队,要想长时间停留在这个衬于里.那就
要了解放情。可是既没有情报网.又没有熟人,因此无法转入下
一个阶段的活动。对于宁安游击队的去向,连高宝DI也不大清楚。
我们没有在衬子里住.而到一个不知名的山沟里过了…夜。第
二天,高宝贝和吴大成出去侦察,找到了同保中位的窝棚。我在
那个窝枷里同带着二三十名队员养伤的周保中见了面。他在罗子
沟战斗时中了迫击炮弹片,伤口严重化脓.已过了几个月,伤口
还没有愈合。
周保中拄着拐仗,由队员们搀扶,走到离窝棚相当远的地方
迎接我和我们的队伍。
“你看。我还是这个样子
他举了—下拐杖又放下,
“这样重逢,我不知有多么高兴。请你多多帮助。”
话虽短,可是他的声音和眼光里表示出恳切的期待。
我和周保中的相逢,是一个象征我们的抗日武装斗争交上新
篇章的事件。打从这一天开始,朝鲜人民革命军便走上了同中国
共产主义者领导的游击部队一起进行全面的共同斗争的道路。
正如我们重视同中国共产主义考领导的武装队伍的合作那
样.满洲地区的中国共产主义者也为实现同朝鲜共产主义音领导
的武装部队纳联合战线,从各方面进行了努力。九·一八字变后.
当反日部队、救国军、红枪会、大刀会等各种名称的抗日义勇军



272页


部队在各地图竿而起,反对蒋介石的不抵抗主义,向日本的侵赂
挑战时,朝中两国的共产主义者部非常重视同他们结成统一战线.
并为实现统一战线作出了极大的努力。这一努加自出了多么丰硕
的果实,就不必在这里重复了。
从I 934年以后,抗日义勇军的活动逐渐进入了衰退时期。日
军的攻势一强化,有不少抗日义勇军指挥员就率领部队进入了中
国关内,也有的向敌人投降或土匪化。部分力量则像史忠恒那样.
改换指导思想,走上了由民族主义思想转向共产主义思想的康庄
大道。敌人把这种反日部队叫做“政治匪”。
在这种倩况下、满洲地区的抗日武装斗争就朗着把朝鲜共产
主义者组织领导的反日人民游击队和在中国共产主义者影响下的
各种反日部队联合超来,建立一个具有严整体系的军队的方向发

展了。
周保中说.宁安反日游击队的成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他反
复说明了那个经过《宁安反日游击队的底子,是他在离开罗子沟
的时候带来的二十来名反日士兵。
在吉东局解散、绥宁中心县委成立后,周保中任县委军事部
负责人。他以那二十名士兵为基础,立即着手进行扩大武装队伍
的工作。不久,因为有由朝鲜人组成的游击队编入了周保中的部
队.扩大成有五十余名战士的队伍。接着,部队经过几次交涉,实
现了同以二道河子为根据地进行活动的平南洋部队的合并。
周保中推举南洋为合并后的部队的队长,自己则负责军事。
平南洋,本名李荆埃。人们不叫他本名,而叫他平南洋.是
有其缘由的。
平南洋就是平定南方的意思。当时,日本侵略军兵力集中部
署在宁安县南部地区。李荆联把同盘踞在这一带的日本侵略军进
行决战作为自己的使命。因此,他的武装队伍就被称为平南洋部
队,其队伍的指挥员李荆埃也逐渐被称为平南洋了。



273页


从这件事就可以看出南洋是个有勇气、充满爱国热情的英维
好汉了。他的确是个反日感情很强的勇敢的人.刘巾于部队中的
无纪律现象而伤脑筋。这对部队的统帅和实权者周保小来说,也
不能不是个头痛的事。
周保中一见到我,就希望我替他做平南洋的工作。
“平南洋虽是英雄气十足的人,但对金司令抱有好感
的救命恩人是朝鲜共产主义者嘛。”
我对他说,你如此信任我,我很感激。可是觉得担子很重。
周保中笑着说:“我是相信金司令说服于司令和吴司令那种出
色的感染力的。”
当时.周保中也在为同反日部队的关系伤脑筋。
宁安县一带有很多大大小小纳反日部队,其中有不少部队敌
视共产主义舌。这对宁安反日游击队的活动构成了巨大障碍,必
须尽早清除。
以东京城西边的北湖头为中心出没的大干、四季好、占中华、
亡义侠等都是曾同平南洋携手过、后来又分手的反日部队。这些
部队对共产主义者抱有敌意,加上请安军又在挑拨高间,劝他们
归顺,所川目难预测他们的归宿。
在东京城西北边专事土匪行径的双山、中洋等反日部队也受
着靖安军的威胁,宁安东边唐道沟一带许多小股反日部队中势力
最大的姜爱民部队也挨过日军第十三旅的“讨伐”,吓得开始动摇
起来t
姜爱民管辖的一些部队一度被十三旅折腾得逃到东满去了。
那时,他们到处抢粮食,甚至还申请归顺.我们的同志好容易才
制止住。
据周保中说,驻在马厂附近的柴世荣部队的话动也不如从前
起劲了。



274页


他还诉苦说,宁安也发生了类似汪清关部PA事件‘的占中华
事件,因为那个令人难堪的变放,他的部队无法进行合法活动厂。
所渭占中华事件,是在周保中还没有同平南洋实现合并以前
发生的不幸事件。当平南洋的部PA由于内订正经受严峻考验的时
候,叛乱者们用酒灌醉了以平南洋为首的反对派.解除了他们的
武装后逃走了。乎南洋的匣子枪没了。平南洋为了重建赤手空拳
的部队*同心腹部下一起解除了正在图谋归顺的南湖头附近占中
华部队的武装,用来武装自己的部下。这起事件后,北满的反日
部队就将与平南洋的名字有关联的宁安游击队宣布为敌人。
归根结底,周保中的要求是,为了使他的部队合法比,就要
解决同反日部队的关系,要我来担任他的中介人的角色》
周保中最担心的是宁安地区的革命运动情况。他非常焦虑,认
为这一地带的革命不能发展是因为他的无能和过错。
“从东满人的眼光来看、宁安无异于尚未掀起革命风暴的无风
地带。真不知道群众的情绪为什么这么消沉。不管你怎么号召革
命.群众就是不与你以诚相见。你知道这个地方农民的动向吗?他
们说:无论地主怎么折磨.他们还是有办法活下去,到山里去,有
的是地,靠开荒就可以维持生计,何必去干革命流血受苦呢?从
国民的观点看,地大是件好客.可是眼下这却成了提高阶级觉悟
的障碍。北满土地多、这对我们来说,真不知是该夸耀还是该磋
叹的了。”
周保中的这席话,使我不由得大声笑起来。
“哈哈,为四亿中华民族着想,地大是太好的事嘛。”
“是的,广大的领土和肥沃的土壤,是万民福利的源泉啊
m x356L6P.抗口战争N朗*h十X6陋96曰清的og66队.曰56B
监撒n咒哭:;肥双”殿溉腻温默默默沈:飞:
6K76d6N fB难。 ”



275页


么说,我的忧心是多余的唆。”周保中也展开眉头,愉快地笑起来。
然后接茬道;
“金同志,前面说的就是我的苦衷,请你多多帮助。只要找到
在宁安使革命高涨的途径,我就会睡得安稳了,可我还是束手无
策。”
周保中在北满和我们会晤的时候说的话,大致就是这些。
我充分理解周保中的苦衷。他有能力.也念过很多书。可是
同北满革命所遇到的困难相比,他的身体条件太差了。由于伤口
严重化脓.他无法充分发挥自己的能力。而且,他的手下又没有
多少得力的干将。
我在八道河于的窝棚里,一连几天跟周保中一起探讨了发展
北满革命的途径。最后得出这样的结论:解决北满革命所遇到的
各种困难的突破口,就在于深入到人民中去。
只有使人民觉醒并把他们发动起来.才能拯救处于停滞状态
的北满革命。为此,就耍深入到群众中去进行政治工作,同时还
要加强游击队的军事活动。武装pA伍只有在战斗中才能壮大,革
命也只有在斗争中才能发展。呆坐不动,不去斗争,就什么事也
做不成。
不去加强军事活动,那就既不能把反日部队的关系从敌对关
系变为同盟关系,也不能改善由于占中华事件而受到损害的平南
洋的形象。
我们确认在这些问题上被此的看法是一致的。
我们呆在周保中窃棚的时候,共产国际满洲特派员吴平也在
那里。那时吴平给我们看了从上海带来的叫做《抗日救国六大纲
领》的文件。这个文件原题是《中华人民对日作战基本纲领》,有
六大部分。它是以中华民族武装自卫委员会筹备会议的名义发表
的.由宋庆龄、章乃器、何香凝、马相伯等著名人士署名。吴平
说,署名者便成为中华民族武装自卫委员会的成员,其成员已达



276页


几千人。
《抗日救国六大纲领》反映着中国共产党在日本帝国主义公然
以中国的保护者自居、企图用武力强占华北,蒋介石又对工农红
军开始了第五次“围剿”酌情况下提出的反帝统一战线政策。在
中国革命中,共产主义者的志向也归结为最大限度的团结和动员
民族的力量。因此.我认为《抗日救国六大纲领》是切合时局的
文件。
我们用十天左右的时间,同吴平广泛地讨论了许多问题。
通过同吴平的谈话,我了解到,中国共产主义者根据毛泽东
的战略思想,冲破蒋介百的包围,在北上抗日的旗帜下开始了两
万五干里的长征。中国革命因第一次国内革命的失败而退却,现
已转向部分进攻,正在扩大成果、这使我们受大了很大的鼓舞。
中国共产主义者北上抗日的该滚洪流.在中国大陆蓬勃开展
的抗日救国运动,也为包括东满在内的满洲地区朝中两国共产主
义者的革命斗争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为了共同活动,周保中给我们配备了一个排左右的兵力。远
征队和这个排一起离开了八道河子的窝棚。
几天后,在镜伯湖畔的石头河打响了显示朝中共产主义者兄
弟友谊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威力的共同斗争的第一枪。二百多名
日军“讨伐”队听到革命军出击的消息,离开了北湖头。他们在
镜泊湖湖心成了我们机枪的靶子,成批地被消灭。
我们接着在房身沟附近又结日本侵略军以沉重的打击。这样
一来。在北满大地因连战连捷而趾高气扬的皇军.其“无敌”的
“神话”终于开始破灭。这对反击日本帝国主义对东满游击地区的
围攻作战.也打开了明显的突破口。
宁安地区的人又传开“考高丽”的消息,发出了欢呼声。
听到这个消息,第一个跑来找我们的,就是宁安反日游击队
队长平南洋。我们到南湖头地区同汪渭部队的当地区党组织的骨



277页


干党员见了面,当我们正开往西育沟子时,平南洋同同保中的汕
信员一起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他也不作自我介绍就连声说。丫
苦啦”。
我命令队伍休息后,同他进行了不拘一格的谈话。
‘现在,整个北满传遍了金日成部队的消息。我的部下听到这
一消息,都高兴得不得了。让我棍—‘握伎鬼子一筹莫展的金司令
的手吧。“
平南洋双手握住我的手.深情地望着我,接着说:
“现在我的部下在东京城北边,我收到了他们受到请安军打击
的情报。一碰到日军或请安军就总是束手无策、吃大亏.真气死
人了。”
“那我们就跟靖安军较量较量怎么样?”
“要是和金司令的部队—起打仗的话.胆子也会壮大起来
可以学习。”
按照平南洋的愿望,我把他们带来的四十来名队员编入我们
的远征队.而把周保中配备给我的—个排和为平南洋带路的通信
员遗回八道河子的窝伽去。还考虑到固敌人的“讨伐”而形成的
东满的紧迫形势,让延亩连队的同志们回间岛去了。
平甫洋来找我的时候,同保中让东满来的通信员也跟着来了.
他给我们带来丁间岛的消息。
在北湖头附近行军的时候,需要通过距敌人据点不远的地方.
我向全队1:达f单脚印行军的命令。所谓单脚印行军.就是即使
十人、百人、干人行军.也要棕一‘个人走过那样,后面的人踩着
前面人的脚Ep走、只留下一个人的脚印‘
我命令各连训练了单脚行军法、消除脚印行军法、分散行军
法、征村里宿营法等。平南洋见此情景就说.朝鲜人民革命军真
是精通了游击战的军队。
我们和平南洋部队一起,在新安镇附近歼灭了竹内中佐率领



278页


的靖安军两个营,紧接着和中洋的反日部队协同作战,在大海浪
河畔消灭了另一支靖安军部队,又在八道河子的者传家打击了靖
!蔓军骑兵连和步兵六连。
曾经萎靡不振的反日部队接连来找我们.汇合到远征队里,正
足这些战果带来的结果。
我们回到八道河子曲窝棚见了周保中后.在l z月下旬应大
干、四季好、占中华、仁义侠等反日部队的要求.再次渡过牡丹
江、在新安镇附近攻打靖安军,袭击了伪警察署。进行这些战斗
的目的是,要使曾脱离平南洋的反日部队重新回到宁安游击队来。
在参加积极主动的军事活动,连续打击敌人的过程中,宁安游击
队吸收了许多反日部队和自愿参军的人,不断地扩大了队伍。
“金司令,现在我什么都不伯了。什么日军、靖安军,我都有
信心汀败它们。我该怎样报金司令的恩呢……”
在新安镇附近攻订靖安军的那一天.平南洋握住我的手满怀
信心地说。
“说不门十么恩,不过你有那个意思,就多打些
不就是在战斗中得到锻炼的吗/
我握住平南洋的于,热情地鼓励了性。
我们在远征过程中,还和柴世荣、姜爱民会晤
联合战线问题。
队伍被日本十三旅打得遗体鳞伤、不知所措的姜爱民
见我,去丁东满。在那里听到我们在北满进行活动的消息
来丁。一个连连吃了败仗的部队指挥员,却显得情绪饱满
旺盛.今人无论相信。
%为了请求金队长支援,我去过任情,可是方振声很为难,说
他们的情况也很困难,无力支援别人。金队长,请你帮我们一把
吧。”
姜爱民完全4;顾一个大部队的指挥员的体面坦率地吐露了他



279页


的苦衷。
方振声是我们来到北满之后.被任命为我们部队团长的中四
人指挥员。
通过同干南洋部队和许多小股反日部队纳协同作战,我们有
了不少体会。远征队提出的作为自己使命的军事政治目的.可以
说正在比较顺利地得到实现。
后来我们结束远征回到间岛后,听到F周保中在北满以宁安
反日游击队为骨干成功地建立丁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五军的喜讯。
和我们远征队一起在北满的风雪中加深了战斗友谊的大部分反日
部队都汇合到了第五军。
在第五军的1:部小。有不少我北满远征时的知己。平南洋任
第一师第—“团团长,后来升为师长。柴世荣任第—:师师长.后升
任副军长。姜爱民在第::师指挥第五团。这些部队里还有不少初
我们‘起杀开血路的朝鲜共产文义并。
我获悉第五军成立的消息.远望着老爷岭那面的宁安。向周
保中表尔f祝贺。
我们的第亿北满远征和岁子内战斗一起.成了粉碎敌人围
攻作战的外端祁基本动力。在我们的军事攻势面前,驻宁安日军
十三旅主力祁靖安军部PA陷入丁溃败状态。
我们在北满洒1:了不少鲜血。最痛心的损失是延吉连政治指
导员初小通信员李鹏休的牺牲。
李成林是我f11训儿洁吸收的第一个通信员。他的父母在日军
“讨伐”中牺牲,他成/孤儿。我们把他接来抚养,给他做了衣服。
鞍他识字。这样他竞长成厂颇为清秀的小伙子。地总是搂着我的
脖子睡觉.梁成龙看不顺眼,说部长那么大7,还撒娇,成不了
材的, r脆比他到儿童团学校去吧。
李成林哭起分子来,赖着7;肯走。
梁成龙看4;惯他,是从他为夸耀我给他的小型手枪频繁地到



280页


jL童团学校去的时候开始的。有一天,我们在指挥部开会.李成
林就偷偷地到儿童团学校,把那些休息时间在操场玩耍的小孩子
叫到柳堤去.为的是向孩子们夸耀他的手枪。他把手枪拆了装,装
了拆,不知不觉休息时间早已过去了。进教室来t4课的老师吓了
一跳,因为跟着李成林去看手枪的孩子一个也没有进教室,便急
忙下了紧急集合今。
梁成龙得知这一事件的经过.就劝我换入
林这样纳通信员,往后可能闹出更大的事来。
可是我没有接受他的劝告。
李成林跟着我去道稳城和钟城.还到图们后山去呆了很长时
间。他是个不怕死的很勇敢的通信员。
孪成林的牺牲,大概是在团山子附近的战斗中。那时我们遭
到日军和靖安军的猛烈夹改。他为了传达我的命令,跑向平南洋
部队Ngt候.突然遇到厂敌人。李成林牺牲后,看他的匣子枪.竞
没有一颗子弹。五六县敌人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他的旁边。他
虽然死了,但他向敌人重重地讨还了血的代价。
我抱着李成林的尸体痛哭,引得平南洋也放声哭起来。在打
T胜仗的战场亡发现李成林的尸体时*第一个浮现在我眼前的是
李成林份走熟铺子那样经常去的汪清儿童团学校。他在那里有许
多订马之友和要好的朋友。我把李成林掩埋在北满的土地里,还
有什么脸去见汪清的儿童团员呢?想到这里,我的喉咙项咽,眼
中涌出旧水来,
当战友们破开冻土准备安葬李成林尸体的时候.我总觉得他
会苏醒过来重新投到我的仔里.有一会儿竞不让人们往他的身上
盖土。—想到要把一个年轻的孩子留在冻得硬梆梆的地下、离之
而去,我真不忍心挪动脚步。
当年翻越老爷岭时老怪山岭险陡的李成林,今天静静地躺在
岭下,同战友们一起听着响彻满洲大地的新生活的歌声。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