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281页


四 响彻宁安大地的口琴声
对为了人民而战的军队来说,没有比受到人民的冷遇更悲伦、
更痛苦的车了。如果说我们远征队从越过右爷岭时起就通到了这
种情况,恐怕读者们会不大相信,甚至会反问,人民——真正的
情义的创造考、维护者和代表者——什么时候不理睬或亏待过维
护他们的权益的革命军队吁’
我就只能用“有过”这句话来推翻这个常识了。
肥沃富饶的宁安是个米粮川,这是世人皆知的。然而.我们
远征队越过者爷岭踏上北满大地的初期,宁安人们却连饭都不肯
给我们做。如果i立是因为他们穷,那还会引起我们的怜悯。可是.
他们因误解祁不信任.就不分青红皂白地排斥我们。这使习惯于
受人民支持和款待的我们,不能不感到惊疑了。这里的人们老远
看见穿雷鞋套、扎裹腿的远征队来,就说“高丽红军”来了,赶
忙把在外面的孩子和女人叫进屋去,大门上锁,然后偷偷地观察
我们的动静。这种难堪的情景,严重地伤害了我们的自尊心。
有—·段时间,我们只好在露天做饭、睡觉,这在间岛是根本
没有体验过的。每当我们订了胜仗回来,东满人们就成群结队地
拥出来。敲锣订鼓.热烈鼓掌,把一束束花送到我们胸前。有的
还给我们端热水、送煮熟了的青玉米c有一次,马村还用松妓扎
了彩门,祝贺军人大捷。
但是.宁安的人们却不肯和我们开诚相见。我们做过侦察,发
动过地下组织,可是根本听不到此地居民的呼声。北满的现实比
我在东满通过周保中和时常来往北满的高宝贝所了解的还要冷酷
得多。
我们为了做政治工作,到衬里去召集村民.可总是召集不起
来,连讲时事都无法讲。李成林曾为老爷岭太险而发过牢骚。可



282页


是这堵壁障比老爷岭更险更陡呢。
有些队员断定宁安人本来就是这种‘冷血人”,可是我不这样
想。各地民心稍有差别,这倒是事实,但是中国入和朝鲜人对来
客亲切款待给予方便的好习惯在这个宁安也不会例外。
那么,宁安人冷待远征队纳原因在哪里呢?
据历史记载.渤海国曾定都于宁安境内。这个历史悠久的古
都,有个时期居民曾达到十万人。土地肥沃.人们劲劳淳朴.忠
实厚道,讲信义,主持正义,重视法度。这些都是文书肯定了的
风土人情。
渤海迁都.百姓四散后,在多少个世纪中人口不断增减.世
代不断交替,但是宁安人的美风良侣并没有褪色f也没有被珐污,
而是一代一代地继承下来了。
宁安人本来就冷淡刻薄,这种说法是不妥当的。
有些队员甚至荒唐地说,宁安这个地方根本就不是搞共产主
义运动的地方。他们提出的论据,第一是宁安人思想水平低,不
能接受共产主义思想,第二是宁安县土地多,耕种这些土地的农
民却相对地少,所以在社会阶级关系上不产生敌对矛盾,因而也
就不能产生阶级斗争。
这种虚无主义的主张当即遭到了强烈的反击。世界上哪有能
搞共产主义的地方相不能搞共产主义的地方之分呢?如果说有共
产主义进不去的地方,那么,这种共产主义怎么能争取全世界呢?
又怎么能实现《共产党宣言》所宣告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
来”这一思想呢?
地大人少,所以不产生敌对矛盾,这也是不了解现实的肤浅
的判断。若技这个说法,就要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了:人口密度大
的德国,比人口密度小的俄国,阶级矛盾更尖锐.革命也就应先
取得胜利。这是一种诡辩。我们就这样断然否定了他们的论据。
要找宁安人民不理解共产主义思想、敌视共产主义者的原因,



283页


首先就要从为反共而不挥手段的日本帝国主义的罪行中找。他们
看到共产主义运动在宁安大地上蓬勃发展、就在共产主义者fg人
民之间挑拨离间.进行了恶毒卑鄙的反共宣传。在政治思想启蒙
较缓慢的宁安,这种宣传很容易渗透到居民中去。
可以说,使宁安地区产生反共情绪的责任,还在于专搞派别
斗争的朗鲜早期共产主义秆身上。在朝鲜.共产党成立后,20佐
代中期就有火哩派人物在这里搞个叫做朗鲜共产党满洲总同的冠
冕堂皇的机构.汀着共产左义这个神圣旗号,专门扩大自己一派
的势力。他们向淳朴憨厚的民众声嘶力竭地喊什么朝鲜独立祁立
即实现社会主义,驱使民众进行冒险的暴动和示威。
左倾的言论号召宁安人民举行五·三。暴动。这一暴动的主
要斗争对象.在间19是日本的殖民地统治机构和中国人地主。在
宁安是韩族总联合会等民族运动团体。但是.在县城发起的示威,
—开始就迢到了残酷的镇压。
1932年5月1日.共产主义考发起的示威游行也只是招致了
在歇人面前暴露骨:F力旦,血染宁安市街的令人痛心的后果。由
十这些冒险的示威游行。宁安地区的大批革命组织遭到破坏。以
五—节示威游行为起点,宁安地区的共产主义运动就开始迅速衰
退了。党的领导9Z子只好停止武装力量建设和游击区建设。分散
到弛校、东宁、汪请等地去丁。有些背弃革命的人还进丁宁安县
城。
U本帝国主义和满洲军繁疯妊的白色恐怖,残酷地践踏了人
们对共产主义的印象。
许多人在斗争带来的监狱和死亡的恐怖面前绝望、发抖:革
命的终点站是死亡,摘共产主义运动也没有用,这种虚无主义的
认识支配着他们。
朝鲜共严主义者未能深深地扎根于群众中就宣布宁安为不毛
之地而匆匆离开。中国共产主义者又到这个地方开始了重建工作。



284页


可是他们也在群众对革命的冷淡表情面前,不能不帐然若夫了。
可以说,部分朝鲜民族主义者也是在宁安地区散布反共毒紊
的当事者。被庚中年大“讨伐”吓破了胆而流亡俄国的独立军残
余势力,在黑河事件。后回到宁安疯狂地进行了反苏反共宣传。他
们诽谤共产主义和苏联,说什么黑河惨案正是因为那些同苏联相
勾结的流亡的朗鲜共产主义考而发生的。民族主义者们甚至说,金
佐镇之死也是共产主义者捣的鬼。这种宣传歪曲了金佐镇被杀害
的真相。然而,淳朴的人民却把它情以为宾。
宁安地区的人们不只提防共产主义,还提防军队。凡是军队,
不管其所后和使命如何,他们都厌恶。因为所有那些军队都16在
老百姓的头上白吃白花百姓的米和钱。日军和伪满军自不必说,就
是标榜抗日救国的部分中国人反日部队也抢夺人民的钱、粮食和
家畜。朝鲜民族主义者在宁安设置叫做新民府的行政机构也征收
军费和军粮。加上那些动不动就把人抓去当人质的土匪又不时地
闯进来折蹈人。不得不乖乖地传奉所有这些食客的老百性的心情。
该是怎样的啊?
考虑到这种历史根源.我们就不应责怪宁安人民冷酷无情了。
远征队得不到物质支援,并不是什么问题t最大纳苦衷是,我们
无法实现要在北满人民中播下革命种子这一远征的主要目的。如
果人民真的不同我们开诚相见、那么,远征队要把北满革命化的
道路就永被堵塞了。
要想把宁安人民引向革命的大道,那就不管在哪里,一定要
打开突破口。
我们在了解八道河于区党委工作的过程中,通过区委书记金
百龙更深入地了解到宁安县的实况。据金百龙说,在宁安境内,革
6月N自f1::1921年6与俄目接0的曰W66b669日6<自b6>N朗g独
女S66h6N Mn666目s曰A*



285页


命化搞得最好的,还是人道河子。
八道河子又名笑来地盘,宁安县党委和区党委都设在这里。笑
来地盘这个地名,取自曾在和龙县一带当过大惊教教主的金笑来
的名字。
我在吉林统文中学念书的时候,通过徐重锡第一次听说有关
金笑来的事c他说,他曾在金笑来办的和龙建元的学校教道书。金
笑来是那所学校的创办者和校长,同徐一有密切的联系,同北路
军政署和间岛国民会的上层人物也有深交。他反日感情强烈*把
建元学校毕业生输送到洪范固、金佐镇等独立军猛将手下,以此
支援了救国运动。
独立军撤出北间岛后,金笑来就到人道河于,买下地,安家
落户当了地主,给金佐镇的独立军提供了军费。游击队建立初期,
李光也从他那里得到了儿支枪。
因为金笑来是大棕教教主,宁安地区的革命者曾一度没有把
他当好人看待。有些不大懂历史的人把大棕教误认为是日本的宗
教。大棕教是崇拜我国建国神话中的桓因、桓雄、桓俭的纯榨朝
鲜宗教。
金百龙说,八道河子山沟足有八十里甚至一百里长。山沟里
有很多分散的村子,朝鲜人在居民中所占的比重不小。八道河子
曾一度作为独立军的后方基地颇为兴盛,到30年代便成丁宁安游
击队的话动据点。
我抱着一线希望,向金百龙介绍的八道河子的一个村子派了
政治工作组.顺便也了解一下敌情和居民的动态,这个政治工作
组里有出色的宣传鼓动能手。
可是,率领这个工作组到居民中去的五连政治指导员王大兴
疲惫不堪地回到我面前。
“我们又失败了。不管说了多么好的话,他们都只当做耳边风。
与其和宁安人交往,倒不如对牛弹琴了。”



286页


他汇报后绝望地摇了摇头。
金百龙在一旁听着他的汇报,长叹了一口气,好像宁安人慢
待东满客人是自己的过错似的:
“反正宁安人是有问题的。为了学习东满的经验,派过参观团.
下了不少苦劝,可都无济于事。参观团回来后勉强办T一所儿童
团学校,起韧有五十来个儿童上学,但不久就所剩无儿了。”
如果人民排斥维护和代表人民利益的革命者,那么该怎样理
解这样的人呢?我生来第一次碰到这样的难题,不能不深思。虽
说富尔河和五家子的革命比过程不是简单的,但那些地方的人们
还不惊宁安人这样冷漠无情。
在我们几干年悠久的民族史上.人民从未有过表现不好的时
候。敌从来没有把人民分成好的人民和不好的人民。
在历史上留下污点,愚弄历史的是一小撮统治阶级,而不是
人民。当然,在个别人当中有道叛徒和守时奴,有过骗子,也有
过野心家和道德败坏的人。但那是认少效。
可以说代表整个世界的人民这个巨大集体
实地推动历史的车轮。
历史需要龟船“,人民就建造T龟船;需要金字塔.人民就建
筑了金字塔。时代需要流血,人民就以血肉之躯毫不犹豫地迎着
死亡冲向了枪口。
问题在于没有发现通往宁安人心灵的捷径。
工大兴率领的政治工作组也一定是做了慷慨激昂的号召性的
反日宣传。
宁安人听这样的演说还少吗?恐伯他们的耳鼓都听出茧子来
了。独立军也好,救国军也好,甚至土匪也好,他们都傲这种演
说。王大兴的政治工作,难道还能成功吗?



287页


错误就在于他们不加思索地想教育人民。我们认什么时候计
始把自己当做人民的老师,把人民看做自己的学生呢7共产主义
者的使命无疑是引导人民从无知的黑暗走向光明。但我们如果以
人民的老师自居,那岂不是太妄自尊大了鸣?
深入人民心灵的渠道苟好多条,但那个心灵接受的通行证只
有一个,那就是真诚。只有真诚,才能使我们的血液相人民的血
液融合在一个动脉里。
如果我们不以真诚做人民的儿孙和兄弟姐妹到群众中去,那
么我们就将在宁安大地上永远被人民唾弃。
据说.汪清儿童团演艺队来宁安演出的时候,场场都是因满
员。座无虚席。儿童团演艺队和游击队同是号召革命,人民为什
么欢迎儿童团演艺队、而排斥游击队呢?
我问金百龙说:
“我们儿童因演艺队来这儿演出的时候,你也看过演出吗?”
“看过,那些孩子的演出真是盛况空前。”
金百龙说那时汪清儿童团演艺队轰动了整个宁安。
“据说,演艺队团无论到哪里演出场场都超满员,这对不喜欢
共产党宣传的宁安人来说,岂不是翻天覆地的变化2你认为吸引
那么多群众的秘诀是什么?”
“那些孩子很招人喜爱。他们先通过演出迷住丁宁安人,然后
笑盈盈地去感化人们。孩子们保对待亲爹亲娘一样亲近人们,就
是铁石心肠的宁安人,也不能不软下来。”
“那些小才子在汪清也大受欢迎啊。”
“不仅演艺队节目演得好,孩子们更是深得人心。那些孩子的
品行,让我泡五体投地。八道河子的清洁卫生,全由那些孩子包
下来了。他们大清早就起来,把整个衬子打扫得干干净净。白天,
他们还下地帮大人干农活。”
金百龙对演艺队员赞不绝口,我打心眼里感到满意。



288页


“那些孩子年纪虽小,可很值事。”
“那些孩子持人又那么亲切……他们一看见大入,它远就行儿
童团礼,跑过去缠住他们叫‘大爷’、‘大伯’、‘大叔’、6k哥’、
‘大姐’……反正对他们人人都贺不绝口啊。”
儿童团演艺队所以能够抓住北满人的心,正是因为他们持人
真诚,情深意切。我们曾把斧子掉进豆满江冰窟窿后为找斧子辛
苦了好半天,不也是对人民的真实情意和热爱的表示吗?当我们
表示真实情意的时候,人民从没有拒绝这个真情或排斥过我们。
王大兴政治工作组的失策,就是没有对人民表示出真实情意。
他们光想到要实现北满人民的革命化这个事务性目的,却没想到
向人民表示真情.做到亲密无间。所以、北满人民没向我们敞开
心灵的大门,是不足为奇的。
先用讲话来同北满入接触,就是个错误。先向人们交心建立
感情,然后用扣人心弦的歌声加深这一感情一一汪清儿童团演艺
队的这种活动、对我们有多么大的教益呀2
首先,我决心要改变政治工作的形式,便同指挥员们讨论了
政治工作方法。然后,我让各连队政治指导员把会吹口琴的人全
都叫来。他们都集合到指挥部之后,我让他们每个人挨个吹哦试
试。
从延吉连队来的洪范,吹得特别动听,能让听众不由得耸动
起肩膀跳起舞来。他吹口琴有时还吹出类似手风琴合奏的音响。汪
清五连的同志们口琴吹得也极不错,可跟他相比,简直是小巫见
大巫了。
洪范从小学时代就开始吹口琴。有一天,有位常客到他家来
串门,临走时竞落下一只口琴未带回去。后来物主不再来了,这
只口琴自然就成了他喜爱的物品。吹了几年,他的技巧炳熟了,可
是口琴的镀层剥落,已成半旧品。幸亏音还没变。
在对头拉子做远征准备的时候,我看到他的口琴,心思给他



289页


弄一只新的,可是总没有机会,直到因上北满远征时也没能实现
这个愿望。
间岛地区的游击队员和人民中,有不少人熟知洪范的经历。他
不过是个普通队员,他的经历成为人们关心的话题,在东满广为
人知,就是因为他的独特的口琴吹奏技巧。
口琴吹奏家无论在哪里,都受到战友们的爱护。
洪范的老家是咸镜北道钟城。他小时跟着父母旗江来到间岛
地区,很早就参加了革命运动。他曾在赤卫队参加过破坏敦图线
铁路敷设工程的群众斗争。海兰沟游击区解散后,他背着装有口
琴的背囊迂到王隅沟.参加了游击队。
我交给工大兴一项任务,叫他带着口琴重奏团到上次他们失
败而归的那个材子去重新订动人民的心。然后,我托金百龙去发
动地下组织把口琴尽数收买。
这天,我为了写分发结群众的宣传稿
处。
我正在同书记处的同志们谈话的时候
里去的王大兴喜形于色地跑到我面前说:
“队长1成功了。那些冷漠得像木桩子一样的人们,到底向我
们敞开胸怀了。”
王大兴有个持点.先汇报结果,然后条理分明地讲工作经过。
口零星奏团使那些对革命军不肯交心、冷眼相待犹如木石般
的人们转变了心。他们的这一活动经过很有启发作用。
重奏团的活动是从在村中央一家院子里打扫积雷开始的。较
宽敞的院子里放了哨,演酌第一个节目就是由洪范和一个队员表
演的口琴二重奏。重奏团的其余成员和着口琴跳起了舞。这样一
来,么附近胡同里打陀螺的两三个孩子跑到篱笆跟前来看热闹。在
别的胡同里玩耍的孩子们也提着裤腰带跑过来了。
二重奏正在奏《总动员歌》,这时赶快改奏(JL童歌》和《来



290页


到什么地方》G孩子们对洪范轻快的口琴声着了迷.柏着手跟着唱
起来,有些孩子满材跑着大声喊.间岛来的“寓丽红军”跳舞了*
听到喊声的大人们双手插在袖u里远远地观看革命军的娱乐会。
有些大人还走近娱乐场打星着“高丽红军”的“艺人”。
观众增加到四五十人的时候,重奏团就吹奏起qp4里郎》。就
是这个《阿里郎》终于把全村人都引出来了。观众增加到一百人,
二百人,又增加到三百人。
这时,高宝贝出场唱了《平安道愁心歌》。数百名村民听这凄
凉的曲调,受到感染.把娱乐场团团围任,侧耳倾听“高丽红
军”的演唱。
高宝贝没把歌唱完、就停下来,用稍有新派戏味道的腔调开
始讲话:
“乡亲们,请问你们老家都是什么地方阿?帽,你是庆湖b道,
还是成镜南道。江原道、好,好,当然也有平安道的丁。谙不要
问我的老家了。我这可是不卖弄什么.我不知道我老家是什么地
方。我只知道是朝鲜的某个海滨。小时候由父母背着渡过了江,渡
过的到底是豆满江还是鸭绿江,这我也无从知道。对.对,我本
来就是这么个糊涂蛋……”
人们醉心于高宝贝的口才
语,交谈感想。
高宝贝把他来到间岛后惕落叶似地到处漂泊的经历和参加游
击队痛歼日本鬼子的几个场面像讲故事一样绘声绘色地讲了一
阵.然后就橡换唱片一样,讲起丁革命道理。
“乡亲们,我们大家一致的愿望是什么呢?那就是回到祖国去。
要回祖国吗,日本鬼子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难道我们能让这些
鬼子任其跋启吗?我可忍不住了.所以才拿起枪当了游击队员、我
们来宁安就是要把日本鬼子斩尽杀绝。听说.北满的日军更是蛮
横暴庚。”



291页


高灾贝讲到这儿、他头上突然出现2,日本军帽。原来.他是
把别在腰间的日本军帽一眨眼工夫城在头上F。
接着,他险上“长”了胡子,戴上Z,眼镜。人们一下;f—就舌
出他化装的是个日本军官。
高宝贝做完这种喜剧性的汀扮后.伸了个悯腰。打了个呵欠.
背着手,翘起1:巴须,很滑稽地抽搐着脸亡的肌肉,统娱乐场转
了两图。他惟妙惟肖地表演了日军军官睡醒后在兵营院子里散步
的模样。
观众起初小声地笑,后来就捧腹大笑起来。
笑声刚停.高宝贝又在观众前转了一圈,走到老大娘面前就
学老太婆的笑声,走到考大爷面前就学者大爷的笑声、到年轻女
人面前就学新媳妇的笑声,这样学着不同年龄、不同性别的笑声.
逗得观众笑得前俯后仰,都笑出泪来了。
u琴至旁团就是这样把村里的空气搞得暖融融之后.再次做
了抗日宣传,号召他们支援革命军。
门琴里奏团到前一天政治]:作组失败的衬子去取得如此惊人
的成绩*完全是完他们的宣传工作的通俗性祁真实性。
我们友这一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深入群众,用多种多佯的
形式祁方法,逐渐实现了宁安县几十个衬子的革命化。曾把来自
东满的。高丽红军”和宁安人民分隔开的壁障终于被拆除了。凡
是“高丽红军”所经过的地方,党的队伍得到壮大,共育同盟、妇
女会、儿童团等革命组织也迅速扩大了。
向共产主义者敞开了胸怀的人民。把支援革命军当做最大的
光荣。 ·
在这些人民的队伍中有天桥岭木材所的金老人、大激子的赵
宅周老人、厌粮河的中国老大娘孟成福、南湖头的李老人等无数
难地的人。
盂大娘曾同阳理一起被日警逮捕遭到严刑拷订,但她还是经



292页


常给我们远征队提供有关敌人动态的重要情报。
南湖头的李老人是敌人黑名单上纳入,经常受故人严密监视。
教人以他支援游击队为理由,放火烧毁丁他的八间房子。有一次
他被宪兵队抓去挨了几十大板。李老人尽管受到这种凌侮,还是
常常到革命军的宿营地来送口粮和鞋。
有一次我问他:
“老大爷,您不害怕吗?”
老人回答道:
“害怕呀。我给革命军送东西的事一旦被捐露出来,甭说我那
三个儿子,我们全家都要遭灭族之祸。可有什么法子呢。革命军
为光复祖国,睡不好,吃不饱,受尽苦难,我们怎么能只顾个人
安危,袖手旁观呢。”
在北病人民的心里也珍藏着热爱祖国、拥护正义的火种。
这一火种的热度,同东满人民没有丝毫的差别,只是包皮加
倍厚.门坎高得多罢T。
人民对同情自己、理解自己的人,不管他是谁,都毫不犹豫
地敞开心灵约大门,以火一样的热情紧紧拥抱他。但是,对于从
来不把人民看成是养育了自己的土壤的忘思负义者,对于认为人
民有义务服侍自己、自己则有权享受这种服侍的傲慢的人,对于
认为人民是可以任意摆布的官僚,对于认为人民是随时都可以挤
出奶的奶牛的剥削者.对于口口声声说热爱人民,而对人民的疾
苦却熟视无睹的空谈家和伪善吉、二流子、骗子,人民是毫不留
情地紧锁着心灵大门的。
现在我身边已经没有留下一个可以同我一起回忆第一次北满
远征的战友了。一百“七十多名远征队员中,没有多少人活着回到
光复了的祖国。我记得,汪清连的队员中只有吴俊玉印延沼寿回
到了祖国。
我们到宁安的时候,姜健还是儿童团员。论年龄,他现在也



293页


该活着继续干革命。但是,他在伟大祖国解放战争爆发那一年的
韧秋,在最前线洒牲了。当时,他是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长。
高宝贝后来在周保中指挥的第五军任团政委。有的说他在战
场上牺牲了,有的又说他到了苏联,在那里去世,究竞如何,我
无从知道。他是有才华的乐观派、总是用说不完的恢谐语言和滑
稽动作,使整个间岛大地充满欢笑。我接到他去世朗应耗.根本
没有相信、这样的乐观派会死去,是不可想象的‘
相高宝贝一起带头开辟了北满远征队通路的口琴重奏团成
员,一多半人员应周保中的要求留在北满,有的在归途中阵亡。其
余人员后来的命运怎么样丁呢?我无法知道。现在连他们的名字
都记不清了。
第一次北满远征已过了近半个世纪的某一天,我接到了有个
参加过那次远征的人住在乎壤的喜讯。我看了有关部门干部送上
来的照片,原来他是口琴重奏团的第一把手洪范,
他的眼圈深深刻印着在北满狂风大雪中经历的干辛万苦的痕
迹。由于岁月的恶作剧,他的容貌变得认不出来。但他的橡苍统
一样的长脖子这一特征,还令人欣慰地保持着原来的样子。
这个人真的是那个曾为北满众人热爱的出色的口琴手洪范
吗?这个无比宝贵的人,作为第一次北满远征的参加者和见证人
——直生活在我们近处,却为什么到现在才表明自己的存在呢?
我托有关部门干部了解了其中的缘由。
洪范直到那时没来找我,是因为他过于淳朴、谦虚。
“我虽然参加过抗日革命,可是没有建立什么值得骄傲的功
绩。若说我有值得自豪的事,那也只是我陪领袖参加过北满远征
这件事。而且,认北满回来后,我在三道湾的山沟里思了斑疹伤
寒,连游击区巳解散都不知道,因为找不到部队,只好回家乡下。
如果我说出我参加过抗日战争,那么党就会把我当做无价之宝、给
以无微不至的关怀。我是不愿意给党增加这种负担的。”



294页


这就是抗日老战士洪范在人生暮年说的话。
细4他巳七十高龄、在战胜派出所当守门员。他的住房也是
简陋的单间房。在50年代、60年代出生纳新一代演奏家搬到三四
间一套的新居的时候,这位在抗日征途上受尽种种苦难的游击队
日琴手却满足于那所单间房。洪范不希望得到特殊照顾和特殊待
遇。
参加道抗日战争的我们的同志们都是这样的人。
据汇报.洪范一直珍藏着我在宁安给他买的口琴。我们的革
命文物部门工作人员到他家去采访时,洪范用那只口琴改奏了他
在北满远征时吹过的革命歌语歌曲,吹得可神了。
后来.他搬到党分配给他的光复大街新公寓,在那里去世。
经受过北满远征和艰难行军那样的艰苦考验的抗日战士们,
回到解放的祖国之后,仍相我们一起克服了种种困难。
少时苦,金不换,我们祖先的这句名言,向我们启示了多么
深刻而有力的生活真理吁。苦难和考验是万福之母。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