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295页


五天桥岭的风雪
我们完成远征队的军事、政治任务以后走上归途
年1月下旬。
从汪清的对头拉子出发时,我们的队伍有一百七十人.现在
只剩五六十人了。因为出现了需要击退敌人的围攻、保卫革命策
源地的紧迫形势、远征初期延亩连回东满了,后来浑春连也撤出
了宁安地区。加之在历时三个月的连续战斗中,我们有不少人伤
亡,把伤员护送到安全地区去,人员就减少了三分之二。
我们没有别的途径补充队伍。远征队停留的各村,虽有很多
青年报名参军.可是我们把他们都交给了周保中部队。
周保中非常担心我们在归途中的安全。他神色不安地望着我
说:
“据最新情报,敌人正在疯狂地寻找金日成部队的踪迹。看来.
敌人想狠狠地报复你们一下,因为今冬他们遭到了你们那么沉重
的打击啼。老实说,我实在为你的安全担心网。。
我十分感激他这份友情,可我却满不在乎地说:
“谢谢你。老爷岭的风雪会保佑我们的。你不必大技念。我们
会一路平安的。”
“马上就要闯生死关了.休还是那么坦然。金司令仍然是个乐
观派啊严
周保中为我们选择了最安全可靠的路线。还派了一百多名反
日部队士兵和我们同行。他选的路线同我们来北满时走的路线不
同。我们来时走的是从对头拉子到它爷岭,再到八道河于.这是
通常走的路线;回去是从天桥岭到老爷岭.再到八人沟,这是一
条迂回的路线。这条山路远离敌人驻地。据周保中推测.那是敌
人料想不到的。



296页


平南洋对这条路比周保中更熟悉。他碰了碰我的胳膊肘儿说:
“走天桥岭,无论从四方面走都不会有问题。那里的一些木材
所里有很多粮食,可‘讨伐’队不怎么到那儿去。这我可以担保。”
天桥岭,顾名思义就是天底下份桥一样的山岭。这座岭也真
慷座桥,地势高峻。
我们听从北满同志们的劝告,决定走天桥岭——老爷岭——
八人沟这条路线回间岛去。因为翻越老爷蛤的另外两三条通路早
已被敌人封锁了。
我们在北满战友的热烈欢送下离开了周保中的窝棚。
许许多多的“李成林”躺在无枕的冻土上,我们没能给他们
筑坟头、立墓碑就要回间岛了,心里淌着血泪呀i
再见啦,战友们!祖国独立了,我们一定来看望你们。现在
我们把你们留在万里他乡的冻土上走了,可是,等到解放那天,我
们将把你们背回家乡后山,结你们立墓碑,墓前设石香案,墓周
围种上花,年年为你们扫墓默哀。战友们,安息吧:
我命令全队脱帽为栖性在北满荒野上的战友们默哀三分钟。
这一天,北满的天空下着鹅毛大雪,好伍要把那些穿单衣朗
在不知名的山峰和山谷里的战友们掩埋好,使他们得到安息似的。
大雪掩没了人们的脚印.是一个适于隐秘行军的天气。
但是,老天爷赐结的这份“丰盛礼物”,也没能让我们躲开敌
人像鹰服般酌窥视。远征队在海拔七百米左右的山脊上,吃过北
满同志给带的午饭,正在休息的时候,远处出现了敌“讨伐”队。
在乎南洋以自己的名誉保证绝对安全的这个深山者林里,竞
然发现把枪口对准我们俏俏追踪的敌群,这是万万没有料想到的。
远征队员们惊疑地睁大眼睛发起牢骚来;这是怎么回事?是
不是我们走偌了路?本想在归途上可以休息休息,可是鬼子又追
上来了,这下又麻烦了。这样的精神状态,部队是不可能成功地
战胜归途上的困难的。我想应该做好队员们的思想工作,防止他



297页


们一开始就泄气,或放松警惕。
“同志们,这几年我们一直在敌人的包围之中。前后左右都有
敌人,甚至天上也有敌人。可以说.哪里有游击队,哪里就有敌
人。
“你们说有谁在行军午没有遭到敌人的追击?在我们的抗日战
争史上到底有过几次没有枪声、没有白刃战的行军?战友们,我
们在这次行军中,也得准备战斗。战斗,这就是我们突破包围回
间岛的唯一出路。”
远征rA员们听我这么一说,个个都精神抖擞起来。
我们为了弄清追来的到底是哪个部分的敌人.派了一个侦察
组。这个侦察组偷袭了敌人,抓来两个敌尖兵。敌尖兵在供词里
多次提到在同我们战斗中连吃败仗约请安军部队长美崎的名字。
被远征队订得落花流水的美崎,为了洗刷战败的耻辱. —再
增强了有生力量。这个部队就是正在追击我们的“讨伐”队c
九·一八事变后,在关东军参谋小松少佐指导下,以协助关
东军的持别独立军的名义,组织了靖安游击队.这就是靖安军的
前身,日满一体的混合部队。
随着伪满军的成立,1932年11月靖安军被编入了伪满军.包
括司令藤并重郎少将在内.指挥盲的三分之二是日本人。
靖安军里有一支候补队,其成员大部分是十七八岁的日本本
土的中学毕业生,
靖安军的武器和军服全由关东军供应。
他们袖子上缠了一条红布,因此又名“红袖队”。它用“常存
战场”的精神教育士兵.鼓吹臭名昭著的。大和魂”和“靖安
魂”。
这支部队里的中国入大部分是资产阶级的子弟.日语说得都
很好。
由日本帝国主义的忠实走狗组成的靖安军,宗旨是以游击战



298页


付讨共产主义者的游击战。
灭我们游击队。
靖安游击队成立初期.
力稍多一点。
美崎积足晴安军步兵第一团团长 j个团在靖安军中最顽固、
最残忍、最狠毒。任何强者对它都得有达冲的精神准备t只要遇
到这支部队的“讨伐”、就要准备fT得满身UK污。
美崎于4I有的是后备力量。可以连续打击人民革命军远征队。
一支队伍被消灭.他就马上把另一支队伍补充上。可是,我们没
有补充队伍曲后备力量、
我们每天都要同迫来的敌人进行四五次伦战。我们行军,敌
人也行军;我们宿营,敌人世宿营:真是一群惊妈陨一佯的家伙.
死叮f2不放,追得我们喘不过气宋。
正如周保中说的‘靖安军已探听到我们这支队伍是金日成的
部队c我们纳兵力有多少,我们用的是什么战术.甚至连天桥岭
一带及其附近没有可以支援我们的共军武装力量,他们都很清楚。
日军的谍报I:作搞到这种程度,我们就等于在完全暴露的情况下
打仗了。
敌人不断地投入新的兵力.说什么“我们死—百个,抓住一
个共干,那也是大收获了。我们可以补充一百个,可是游击队连
—个也补充4;了”。由于澈人后备兵力多,所以胆子不小。靖安军
的居心是:就是牺牲一千个士兵,也一定要消灭间岛的远征队。消
灭了远征队,金日成的命运也就完了;只要没有了金日成,什么
朝鲜共军。什么反满抗日.都会日落西山了。这就是他们的如意
坍盘。端安军就是这样‘支顽固凶狠的队伍。那一年,风雪持别
大.刮得天昏地暗,两军相遇.分辨不出敌我、只有一方夫开口。
才能辨别放披。互相交火。
和我们间行的反日部队士兵经不起考验,离开了我们。对那



299页


些缺乏自我牺牲精神的反日部队官兵来说,靖安军的穷追不舍和
无情的严寒,都是无法抵挡的。不是他们保护了我们,而是我们
一直保护了他们。
乎南洋给我们准备的口粮也很快就吃光了。
一连几天我们只好用雪充饥。在这四顾没有人烟、荒凉无边
的大地上,雪成了我们不花钱就能得到的唯一H粮。我们组织决
死队袭击道几次敌宿营地,可是缴获的粮食仍不足以养活队伍。因
为敌人出动到战场时,也不带多少粮食。
不管有多大的困难,我们一定要赶到天桥岭木材所。平南洋
不是说那里有很多粮食吗?
我们抱着这一线希望,互相搀扶.互相鼓舞.加速行军。
找一有了点什么吃的,就推给队员,有时候,一升玉米全PA
分着吃。每当这时候,我就把分给我的玉米粒塞进年幼队员纳哆
里,我自己用雪来充饥。雪能结人多大能姓呢?可我们还是咬着
牙,顶着风雪往雪山上爬。
韩兴权竞提出雷也有营养的说法。这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心。
我原以为这个说法会遭到队员们猛烈的反驳。可是,出乎预
料,驳斥这一说法的战友并没有多少。大部分战友反而更高出一
手,提出水也可能有很多营养的假说.使韩兴权的发明大为逊色。
我也支持了这个假说。如果我说这种假说是胡说或无知。那
就给队员们照用虚幻的假说引起辩论来克制饥饿的好意,泼了冷
水。
远征队员们吃的不是米饭或面包,而是雪。他们提出雪也台
有营养的假说,并就这个假说进行争论,以此来克服一切浦苦.这
种情景实在令人感动。
听说.中因同志们在两万五干里长征时.煮皮腰带吃。我们
也知道,没有口粮的时候煮过皮腰带的水可以充饥。可是,我们
没g4间用小锅去煮皮腰带。由于行军十分艰难,有时我就回味着



300页


在吉林时读的长篇小说《铁流》里所反映的生活,来鼓起力量。
我每夜都和其他队员一样站岗放哨。队伍处于如此绝望的境
地,怎么能因为我是队长就摆起架子,搞待殊化呢2
正在部队员需要指挥员显示本领和统帅力的时候,远征队员
又受到了一个打击:我在天桥岭附近患了伤寒,病倒了。我不吃、
不睡,也得不到休息,病魔怎么会不侵入我衰弱的身体呢1
我全身烧得像火炉一样,高烧和恶寒无情地把我撂倒在雪坑
里,本来,发病之初,当身体寒森森发冷时,烤烤簧火,病是不
会急剧加重的。可是,我伯战友们担心,就没去管它,结果手脚
拘挛,终于陷于濒危状态。战友们赶来揉搓我的手脚和胳膊腿,我
才勉强缓和过来。
人说唱碗蜜水,躺在热炕。卜出一身汗,伤寒病能就治好。可
是在这海拔—‘千米的荒无人烟的地方,怎么能奢望事那份福呢:
韩兴权和队员们一起做了个可以由人拉的爬掣、上面铺了张
毛皮,战友们让我坐在爬犁上,用被子和把子皮把我裹起来、轮
流拉,他们为我的安全心急如焚,简直要乞求上帝保佑,不让敌
人再造。可是“讨伐”军却一个劲儿地追着我们。战友们只得一
面抵抗追击的敌人,一面拉着爬犁一步步地爬险峻的山岭。这是
一种多么紧张,多么消耗大量的精力和体力的苦役啊:
美崎给追击我们的“讨伐”军又增添了人称“讨伐大王”的
工藤的中队(工藤因在满洲立的战功,死后成为日本的“军神”,
据说“军神”的遗骸安葬在靖国神社)。工藤一来到天桥岭一带,
就对部下说,现在金口成息7重病,丧失了指挥能力,因此,元
需持意订什么仗了.只追不打,直到共军精疲力竭。追击时只开
枪打死一个.每次打死一个,1;出一个月就能把共军全部消灭。
工藤用这种诡计,订死了远征队好几个队员。他们射击的命
中宰很高。
我从濒危状态中醒过来的时候,我身边只有十六个队员了,我



301页


有点不相信,可是无论怎样定昭纫看,还是十六个人。那些人都
到哪里去丁呢?难道我那些可贵的战友们都倒在天桥岭的雪堆里
了吗2
“王大兴哪儿去了?”
我喉咙干得无法说话,只好从被子下拿出匣子枪,用枪炳在
雪上写了这几个字,然后有气无力地望了望韩兴权连长。
韩兴权没有回答,只是深深池低下了头。只见他胡子拉殖的
下巴须下的喉结直动。
曾在十里坪为护理闹斑疹伤寒的我受了很多苦的金择根排
长,也是满硷胡子拉碴的。他咬咽着回答说:“政治指导员同志牺
牲了广说着眼泪大颗大颗直住下掉。
部队被敌人包围时,连队政治指导员王大兴选拔金择根和几
个战友组成决死队,为突围展开了白刃战。王大兴用枪刺和伦打
死了五个靖安军士兵,同时自己也被埋在雷坑里、再也起不来了。
王大兴是我最心爱的军事政治干部之一,是受众人尊敬的机
智敏捷的闯将。他由于王大兴这个名字和能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
常被人们误认为是中国人,其实他是纯粹的朝鲜人。在支援北满
的军队和人民方面,他做出了很大贡献。由于他能说一口流利的
中国话.无论到哪里都受到中国人的欢迎。周保中喜欢他,想要
他,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时候.我真后悔,如果把他留给了周保中该多好…‘
如刀绞,以无比悲痛的心情哀悼了已离开我身边的战友们
‘情况太紧迫,没来得及安葬政治指导员同志。”
金择根排长因悲愤和懊悔而发颤的声音、再次敲订了我的耳
膜。
“这片北满大地上不是有的是雪吗?为什么没能用雪安葬他?”
我的口里差点没进出这种埋怨的话来,可是理性把它强压了
下去。



302页


义的金择根怎么会不安葬他就离开了呢。
我又像刚才那样用手枪柄在雪上写道:
“王大兴牺牲的地点,你记住了没有?”
金择根回答说:
“记住了,那怎么会忘得了呢?”
“那好,解冻了再来安葬他。”
我在雪地上每写一字,队员们就把爬犁往前挪
迹重叠。
可是,谁料到,打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能够去到王大兴的
身边[
在天桥岭,我们设能安葬的战友尸体,除王大兴外还有许多
具。一想起这事,我现在也心如刀绞.心情好像欠了永远还不清
的债似的。世上有什么语言能表达我负疚的心情呢?
解放后,赵基天在他的长篇史诗《白头山》脱稿后,抱着原
稿首先就来找我。我作为第一个读者和听众,欣赏了他朗诵的史
诗。那珠玉般的名句。特别是内容.使我完全心醉了。这部史诗
里有很多扣人心弦的片段:
祖国的棋夫呵,
你砍柴的时候,手要轻点儿呀,
那棵树也许在守护着先烈的英灵:
你走路的时候,别碰着路边的石头呀
那块石头下也许就安眠着先烈的遗骨
这一段是反映渡过鸭绿江去执行国内工作任务的哲镐
埋中弹牺牲的永男时的心情所抒发酌感情。



303页


赵基天朗诵这一段的时候哭了,我也流了眼泪。
我听着这一段朗诵,想起了牺牲在北满大地连坟都没有的许
许多多的“王大兴”,也想起了许许多多的“天桥岭”。满洲的山
野和江河,埋有我们许许多多先烈和战友的遗骸。
我在任内阁首相的时候,教育省的一位领导干部谈过这洋一
件事:
有一天,金日成综合大学历史系某教授家来了一位战友作客。
战友久别重逢,畅叙旧情。教授有一个上幼儿园的独生儿子,很
快和客人玩效了。他坐在客人的膝上,模摸客人的衣襟、钮扣和
勋章纳略章,又模模客人的手,然后惊讶地望了望他父亲。原来
客人那只手是没有血液流动相体温的假手。孩子握着客人的侣手
间: ”
“叔叔,你这手怎么这样了2”
“在战场上跟美国鬼子打仗的时候受的伤
“人民军也会受伤吗?”
“当然啦,有时还要死呢1”教授的儿子听了,很是愤慨。他
根本不能相信人民军也会受伤,也会死。客人的话改变了那孩子
一直坚信人民军既不会死。也不会受伤的认识。这是因为当时我
们的连环画相儿童片在描写战争时,写敌人死的场面多,而很少
报写人民军伤亡的场面。所以,孩子就以为人民军和抗日游击队
既不会死,也不会受伤。
我们的教育工作者和作家们,没有现实主义他、明确地去教
育后代,抗击美日帝国主义的革命战争的胜利,是付出多么巨大
的代价取得的。可以说,我们是用不可言状的痛苦和尸体措起梯
子才登上抗日大战胜利的高峰的。
在同呼吁、请愿、恐怖活动都奈何不得的帝国主义强敌的战
斗中,怎么会没有牺牲呢i死亡是不分敌我,不分正义与非正义
的。只是死的意义不同罢了。以一个人的死,救活十个人;以十



304页


个人的死,救活一百个人;以一百个人的死,救活一千个人的生
命,这就是革命军队的死的意义。
我听到王大兴牺牲,又陷入了昏迷状态,发起了高烧,好修
要把全身烧毁似的,接着眼前浮现了不知是幻觉还是做梦的迷恫
世界:
我治着担架,和王大兴一起翻越五佳山岭。担架上、车光秀
和同保中枕着胳膊并排躺着。更奇怪的是,一点也不觉得车光秀
和王大兴死了,活人和死人无拘无束地生活在一起.却一点也不
觉得不自然。只感到烈日炎炎.路远衅高,又闷热,又口渴,越
往岭上爬口越渴。我实在恩不住了,跑到一个小水坑前.不管三
七二十一就要喝。在这一刹那,不知从哪里传来了耳熟的声音:
“不要喝!。
只见亲服汀扮的母亲和弟弟英拴一起站在山岭上向我挥手。
“不能喝,那是毒水,不要喝:”
我望了望水坑,不禁吓了一跳。水坑里有无数像葡萄串似的
蛙卵在蠕动。母亲为什么说这是毒水呢?在我眼里却像蜂蜜水或
净化水。我趴在水坑边。正准备喝。这时传来了母亲的第二次晋
“我不是说不要你喝吗?”
我吓得打了个寒战.忙站起来
弟弟都无影无踪了。
这分明是一场梦。一个叫我的声音打破了这场梦。
“成柱哥,休干万睁开眼睛.醒醒吧2要是成柱哥不起来
们祖国可就看不到光明了/
这话使我苏醒了过来。
不知是谁,弯着腰端详着我。呵,原来是名叫曰龙的共青盟
员,他从我在吉林时起就跟着我,替我写字,照料我。
夕阳照射下变成血色的林间写景,缓缓地向爬犁后面移动。黄



305页


昏的冰冷天空在头顶上旋转。
曰龙跟在爬犁后面,流着泪连声叫“成柱哥”
述中记不清是吴大成还是谁,又扑在我身上喊:
“要是队长同志去了,朝鲜可就完了/
走在爬犁前后的战友们,都围住我齐声哭起来。
我很想说,不要哭,可是无力张口。不.我自己也在哭呢。
一会儿.我又陷入昏迷状态,
第二天早晨.高烧稍退,我清醒了些.睁眼一看,爬犁停在
林间空地上,十六个战友躺在爬犁周围。
情况如此危急,现在不是应该由他们来安慰我,而应该由我
来安慰他们丁。同志们几天没吃、没喝,一直打仗,还会有什么
力气呢i为了救活我,他们受了多大的苦叼]这儿年来.我们在
问岛什么苦没吃过?可是,这些男子汉的面庞什么时候这佯消瘦
过?他们的衣鞋什么时候破成这般模佯。
我心情十分烦闷。路还遥远.可是这些生龙活虎的青年人已
经都怕疲力竭躺下了,该怎么办呢?他们有重新站起来回汪清的
力气吗?他们也有可能埋没在风雪里永远站不起来。那么,我一
个人活下来有什么用呢?我至今能举起抗日大旗,排除万难,顽
强斗争,也是多亏他们始终不渝地支持我,拥护我,也是因为我
相信他们.依靠他们的力量进行了积极约斗争。没有他们.我就
活不下去,干不了革命。他们救活了我.这回应该由我来救他们
了。只有我站起来,才能抢救被困在雪里的战友们,也才能干革
命,可是,我连动一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这该怎么办才好?我
的知觉又陷入照脱的雾召中了。
我的惯大无畏的火凤凰一样翱翔于万里晴空的毕生大志、难
道就在这里被折断翅膀,半途而废吗2这种挫折感,伎我心如7j
纹。
如果我们瘫在这里振作不起来,那么,把再生的希望寄托在



306页


我们身上的我们的民族就会悲伤、失望。当这种念头闪过我的脑
海时,我像触了电似地全身颤栗。朝鲜民族的悲痛,就是日本帝
国主义的喜悦;朝鲜民族的绝望,就是日本帝国主义的快乐。如
果我们半途而废,就只能让日本的富翁和军国主义者高兴了。
日本帝国主义正在翘首以待我们在满洲的山沟里饿死、冻
死,陷于绝望而投降。
历史还没有赋予我们死的权利。如果尚未完成历史和时代赋
予自己的任务就变成一把泥土,那就是不孝;超出一个家庭和门
第的范围,就是养育自己的人民的不孝之子。我们决不做这种人。
我用雪棕了摈沉重地垂下来的眼皮,沉着地继续着奔驰的思
路。
如果我们革命军埋没在天桥岭的冰雪中永远销声匿迹,那么,
日本帝国主义对我国人民的镇压就会马上强化十倍、百倍。
目前在存在朝鲜人民革命军的倩况下,日本帝国主义还不是
在榨取我国人民的血汗,疯狂地企图使我们民族皇民化吗?
日本帝国主义在1933年退出国际联盟后,企图用对朝鲜的掠
夺来弥补因经济封锁而遭受的损失。20年代,齐藤总督推行的增
产稻米计划、棉茧增产政策,加速了朝鲜农村的阶级分化,使大
批农民背井离乡;而宇垣总督时期的朗鲜工业化政策、产金奖励
政策、南棉北羊政策,又使我国脆弱的经济沦为日本战争经济的
附届品。他们把我国的钢铁、煤炭、棉花、绵羊都枪去用于日本
富国强兵d
朝鲜的语言文字沦落到非正式的、方言的地位。
进步书籍也被日本帝国主义焚烧。在祖国土地上,不断增加
的只是练兵场和监狱。囚禁我们爱国者酌血迹斑斑的、臭名昭著
的西大门监狱,围囚犯日增,据说正在扩建。梦想称霸世界的日
本大时阀、军阀及其走狗,正在军国主义的轨道上疯狂疾驰。中
9战争的爆发,只是时间问题了。何时扣扳机,就看日本军阎怎



307页


样下决心了。由于德国和B本的法西斯化,从地球曲西方和东方
孕育着纳新的世界大战的危险正像乌云似地全速拥来。
反革命如此猖狂,而决心战胜它的我们,怎么能陷于绝望,在
今天的逆境面前只是唉声叹气呢?
即使天塌了,我们也一定要活下来,继续干革命。如果我们
不能活着回去,那么,东满那许多等待我们去做的工作怎么办呢?
如果我们在这里瘫下来,朝鲜人民就得永远做日本帝国主义的奴
想到这里,忽然在我心中出现了诗意
《反日战歌》为题的歌曲的诗句:
日寇的铁蹄声声紧,
践踏我沮国锦绣河山
杀人放火,剥削掠夺
跺蹈干百万我们群众
我的父母,你的兄弟,
在故人的刺刀下,流d
我的房子。你的田园,
变成一片灰烬和荒地。
起来吧,团结吧,劳苦大众
坚定决心,斗争到底.
高举红旗,粉碎白色恐怖,
高唱凯歌,高呼万岁:
我把躺在爬犁旁的曰龙摇醒,让他坐起来写下我口述的诗句



308页


接着我和曰龙唱了起来。
战友们听到歌声,一个、两个地都起来合唱了。
上午10点钟左右,我们到了西扁脸子的一个木材所
那里喝碗热玉米粥,出出汗。
那天、我的体温升到40度以上。那时的治疗方法、就只能是
喝滚烫的玉米粥,喝放了红糖的中国烧酒。
只有出汗,病情才会好转.可是我一直坐在野外的爬犁上,浑
身冻得发抖,病情越来越恶化。战友们望着在昏迷状态中与高烧
恶战的我,断定远征队没有得救的希望了。谁也没有想到我们会
摆脱这一危机回到汪演。于是他们带着沉重的心情,把一切完全
委托给韩兴权连长。
韩兴权请求在木材所打杂的金考人熬碗玉米粥。那时
一行整整两天没吃东西。起初我们以为这位老人是中国人
他穿的是中国衣服,说的也是中国话。
金老人一听我们是从间岛来的朝鲜游击队,便自我介绍说他
也是朝鲜人,还说他的儿子是在八道河子当游击队队长的金海山。
金海山是1931年冬季明月沟会议的参加者之一。金老人把儿
子送去当了游击队员以后,夏天到山里种些庄稼作口粮,冬天就
到木材所打杂弄些油盐钱。
我们一行到木材所跟金老人寒喧后不久,韩兴权收到了敌
“讨伐”队已接近木材所的侦察报告。
这时.曰龙一面用没盖儿的小搪瓷锅在灶坑里给我烧水唱,一
面烤我的鞋。
曰龙看到我的病情总不见好转,突围又没有指望,心想这下
可完蛋了,便悲伤地哭起来。他跟着我离开吉林的时候,曾坚定
地起过菩,要和我生死与共。
曰龙正哭的时候.金老人抱着劈柴进到处房,问他为什么哭。
“队长病着……‘讨伐’队又重重地包围了我们……再过一个



309页


钟头,敌人就闯到木树所,又没路冲出包围,我真着急呀1要突
围就得过江,可是,江面很宽,又没有封冻,总不能硝水过呀i要
不就得认桥上突围,可是那里有一个中队的‘讨伐’队守着。这
不是四面楚歌吗[”
金老人听了曰龙的诉说,告诉了他一个突围的好计策:
“小伙子,别太着急。车到山前必有路嘛。木材所的主人是
‘满洲国’的走狗.一会儿他就要到这几来。你们把他抓起来,只
要好好哄他,让他通知‘讨伐’队不要到木材所来、你们就可以
在这个木材所呆到晚上。下一步嘛,到晚上再想力t法。”
曰龙把老人的话一五一十地向韩兴权汇报了。于是,韩兴权
代表我们一行同金老人进行谈话。通过谈话确定了突围的最后方
案。
韩兴杖按照金老人的计策,把木材所主人绑起来,故意找岔
儿说:
“你这混帐东西,是准允许你力b本材所的?瞒洲国’,我们根
本不承认。休想赎罪,就得给我们军队捐一大笔款,你汀算捐多
少?”
那主人被韩兴权高大魁梧、倔头倔脑的外貌相他那些威胁性
的话吓住了,一开始就唯唯咯噶起来:
“是,是.没说的,你们要多少我就捐多少。”
韩兴权列举了足以使那家伙晕过去的庞大数字,多少套军服
啦.多少口猪啦,多少袋白面啦,等等,问他能不能办到。
这个中国木材商也是头脑灵活的人,他马上就猜到了我们要
的不是物资*而是人身安全相突围。
“只要饶了我这条命,在你们住这儿期间.我可以让
队不到这里来。”
“你想用什么法子.不让他们来呢?你说说/
“我就跟他们说,你们游击队逃到别处去了。我跟村优’队



310页


的军官很熟,他们相信我的话。”
“休答应我们的要求,就饶恕你。我们的目的是抗日。你要是
有赎罪、抗日的意思,就要协助我们。”
“我一定照力。,快给我松绑吧。”
木树商一再问哪怔是队长,韩兴权为了不暴露我,便回答说:
“我就是队长。”
木材商指着我问:“那位得的是什么病?”
韩兴权说,他身子有点不舒服,所以躺着。就这样支吾过去
木材商信守了他的诺言,多亏他通知“讨伐”队不要来,直
到天黑敌人也没来。
我们在木材所吃了午饭兼早饭,还吃7晚饭。晚饭还有猪肉。
我胃口不好,为了解渴.只喝了点玉米稀汤。
吃过晚饭.金老人又提出了突围计划的第二步,也是非常高
明的计策。他说、
现在剩下的问题是安全过桥了。不过这事非常危险,你们一
定要有个战术。一个办法是打马虎眼,骗过敌人,通过敌警备哨;
另一个办法是让木材所主人走在前面,,到了桥边借他的力量骗过
敌警备兵。如果敌人靠近盘查.就要迅雷不及掩耳地消灭他们,冲
过桥去。只要过了桥.就可以由我带路把金司令背到山里去。
金老人还告诉我们,离桥往下游走二十来里路,有一个很深
的山谷,山谷里有一条小山沟,山沟尽处有三户朝鲜人家。因为
着不惯日本鬼子,偷偷地躲到那个山沟里种庄稼,也没有向“满
洲国”报户口。能得到他们的帮助,治疗金司令的病也就没有问
题了。
韩兴权同意这个计划。金老人感到很满意,又增添了这样的
方案:
过桥时如果发生意想不到的储况,就由排长应战。其余人员



311页


要按他的指点行动。连长个子高、力气大,要背着金司令跟他走。
只要过了桥,那边的山山沟沟,他都了如指拿,无论敌人怎样追
来,也投问题。如果安全地过了桥,就要把他相木材所主人送到
宁安县城近处,汀他一顿,还要威胁木材所主人不许乱动……其
余人员则利用这个时间和连长一起赔金司令进山沟就妥了。
韩兴权听完老人的话,把老人提出的计划向我汇报了。我觉
得是个很理想的计划。
金老人虽不是军事专家,但是足以当义兵将领的战术家‘游
击队长的父亲就是与众不同。实际上,老人提出的突围计划,是
有相当水平的指挥员也很难想出的妙计。那时我也切实地体会到.
我国人民的头脑是能解决世上任何难题的智慧的源泉。
越是困难的时候,就越要去找人民,我的这一信条是通过这
种体会形成的。
我对韩兴权说,一切都委托给你,随你办吧
子都动弹不得,有什么办法呢!
入夜,韩兴权让木材所主人准备五个马爬犁,这个木材所有
很多马。英勇善战的金择根排长相木材所主人一起,坐第一个马
爬犁,我坐了第三个马爬犁。
守桥的日满混合军哨兵发现我们一行,在黑暗中喊:“什么
人?”
木材商就按照我们编的“脚本”泰然地回答说,木材所的工
人患了急病,我这是带他们去看病,顺便到宁安城里去买点东西。
哨兵听出是木树商的声音,没有定近马爬犁就喊:“走吧[”
五个马爬犁箭也似地通过了桥。在马爬犁下晃动的木桥的震
动通过毛皮传到了我身上。桥下湍急的河水滚滚向下流。这条河
是流入牡丹江的大支流。
“妥了!我说没错嘛/
五个马爬犁都过了桥,金老人满意地拥抱了韩兴权。



312页


这出侣传说或惊险小说似的冒险剧,就这样令人痛快地闭幕
了。下面一些关口,我们一行也技计划顺利通过了。
如果不是金老入,我就无法从死亡的险境中得救,远征队就
会和我一起在天桥岭的山沟里陨灭了。这位老人真是我们的大恩
人.不愧是游击队长的父亲,他不惜牺牲自己帮助了我们。
奇怪的是,每当我处于生死关头的时候,都有像金老人这样
的贵人出现,拯救丁我。在蚊河有不知姓名的一位大嫂保护我免
道逮捕,在罗子沟台地上,马老人为饥寒交迫的我和我的同志们
提供了安息之处;在天桥岭有京不相识的金老人把濒于绝命的远
征队和我这个指挥员从万丈深渊中拯救T出来。
我谈到这些事时,有些人就说那是偶然性。也有一些人认为,
那是必然性。他们说.有贵人出现帮助为祖国和民族鞠躬尽瘁的
爱国者,这只凭偶然性是解释不了的。
我不想特意分清是非,说哪个对,哪个不对。我在一生中多
次得到恩人的帮助.可以说.这“偶然”分明是站在我这一边。对
于为人民献出一生的人,连“偶然”也必定会发善心的。
如果人民不知道我们游击队是为了解故人民而战的、主持正
义的武装力量,如果游击队没有以美好、神圣而伟大的形象深探
地印在人民的脑海里,我们就不可能在天桥岭得到金老人的帮助.
、我们的抗日革命斗争史也不可能谱写出像天桥岭的传说那样神秘
的传说丁。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