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408页


四 对四道沟惨案的回答
正当我们忙于领导解散游击区的工作时,罗于沟地下级织派
联络员到腰苦沟来,告诉我四道沟惨案的详细经过。联络员带来
的文件记述了令人气愤的事实:闻营长的部队把老黑山地方的靖
安军引来,把四道沟衬子烧成一片焦土,杀光了全村的居民。
文件应该是可靠的,但我弄不明白;闻营长真的会这样不顾
对我们许下的诺言,引靖安军来进行大屠杀吗?我不大相信。闻
营长和我们的部队之间,原本有着眼今天的攻守同盟相类似的关
系。
我们跟闻营长撰手,是在罗于沟战斗结束以后。有一天,敌
占区的地下组织送来一份情报,说伪满军的一支大车运输队刚从
百草沟出发,开往罗子沟。于是,我们就在鸡冠位子附近打了伏
击战。伪满军的护送兵役怎么抵抗,就全部当了俘虏。其中还有
个姓铁的连长,是闻营长的部下。这个连长虽然被革命军俘虏了,
却一点也没有惊惶的神色,反而泰然自若地嘻嘻笑着,好像碰到
了意料中的事情。
“你是军官,为什么不抵抗就投降了?”我问这个佳人道。
“这儿是‘高丽红军’的活动区,抵抗有什么用?打也打不员,
干脆举手投降才是上策嘛:”他也像宁安地区的人们那样,把我们
朝鲜人民革命军称为“高丽红军”。他接着说:“再说, ‘高丽红
军’不杀俘虏,这是全满洲都知道的。”
原来.铁连长是贫农的儿子,他听说“满洲国”军队的钢多,
便想涝点钱娶媳妇,才入伍扛起了枪。虽然有些同志说他太不识
时务、但依我看,尽管他挂着伪满军军官的牌子,只要好好给以
教育,他是会凭良心过日子纳。当我们结束了同俘虏的谈话,正
准备打发他们回去的时候,铁连长向我请求道:



409页


“队长大人,这些大车上的东西,别的都拿去好啦.只是钱和
枪,能不能还给我们?要是我们空手回去,就不能给弟兄们发军
响了‘再说,闻营长会枪毙我们的。”
我把大车上的东西和俘虏全部让他带了回去。我们的同志在
送他们回去时开玩笑说:“朋友,我们连子弹钱都没捞回.还措上
7睡觉酌时间。”
铁连长期我们的李孝锡连长说:“朋友,请你们往这个装了萝
L干的草袋放几枪吧!”说着,他把一整箱子弹交给了我们。他显
然是校我们的宽大处理所感动。车聿锡把子弹箱又装到大车上去
了。这样一来,那些护送兵就自己朝萝F干草袋放了几枪.然后
把他们枪膛里的子弹全都倒出来,包在手帕里扔在草地上.就搬
开服跑f。
为这争,铁连长成得了闻营长的特别信任。闻营长每每派运
输队的时候,总让铁连长的连队护送。因为派别的连去.总是空
手回来,只有铁连长每次都安然无苯地归队。
别人护送的运输队,我们都打;只有铁连长护送的运输队,我
们不打。每当他送军需物资的时候,他总是先派人告诉我们他的
运输队某日某时经过哪些地点.汀朗是什么标记。久而久之。闻
营长也知道了铁连长是受人民革命军保护的。
有一天.铁连长悄悄地对闻营长说:“我的连在罗子沟受到人
民革命军的保护。干脆,咱们营服金队长的部队订个攻守同盟.过
个安稳日子好不好?”闻营长听了,起初好份出了什么大事似的,
装出一副震怒的样子,但后来就爽快地同意了,说这是极好的护
身之计。铁连长告诉我们这个情况,又给闻营长转达了我们的意
思:只要伪满军不侵害人民的生命财产,我们同意跟他们订立同
盟。这是一种没经过会谈,也没签名盖章的待殊的“君子协定”。
攻守同盟的本义是双方协同,联合进攻、联合防御的同盟.而
我们这个攻守同盟却是两支军事集团互不攻汀、友好相处的同盟。



410页


这个同盟,一直维持得很好*双方互相尊重对方的利益,加强相
互之间的合作,没有发生什么大的波折。我们忠实地遵守互不侵
犯的原则,闻营长则多次给我们送来了大量的弹药、粮食和被服,
甚至给我们提供了有关口军调动的重要军事情报。
从这种和平的同盟关系上看,也无法相信闻营长会把靖安军
引来“讨伐”四道沟。于是,我派联络员到铁连长那里去打听真
实情况。联络员的汇报证实*四道沟的惨案、闻酋长的背信弃义,
都是事实。铁连长向我们通报说,闻营长在日本主子的压力下,走
上了背弃攻守同盟的道路。
对闻营长的背倍弃义相他起了前导作用的四道沟惨案,我们
必须给予应有的回答。要求复仇的呼声天天都飞到指挥部来,指
挥员们也在鼓动队员们去为四道沟人民讨还血债*“疯狗要用棍棒
订”,这是革命军爱讲的格言。
我认为队员们的要求是正当的。不消灭老黑山的请安军和罗
于沟的伪满军,就不能保证这一带人民曲安全、也不能从军事上
支援扎根在这一带备衬的地下组织的活动,而且人民革命军挺进
北满也会遇到因难;解散游击根据地的工作也难免产生混乱。再
说,罗子沟是从汪清、晖春地区的游击区疏散出来的群众要去定
居的地方。
我们决定同时攻打靖安军部队和冈营长部队。为了补足兵力,
我们调来了延吉第一团和驻在车r‘子的独立团。独立团一天一人
吃一块悖悖,经过五天的强行军来到了塘水问子的一个村子。独
立团的团一级干部,包括团长尹昌范,大部分被如上“民生团”的
帽子遭到杀害了,只好由参谋长带队来。因为失去了指挥员,队
员的士气非常低范。
我们从独立团、延吉一团和汪滑三团中抽调了一部分力量,先
进行了转角楼战斗。因为.不消灭这股躲在厚厚土城里为非作歹
的伪满军和自卫团,就无法打通开往罗子沟的路。



411页


转角楼战斗结束以后,我们制定了攻打罗子沟的作战计划、接
着在大白天朝预定为进攻基地的四道沟、三道沟和太平沟方向开
始了强行军。虽然喝稀粥走了二百多里路、队员们的士气还是很
高。
四道沟,本是李泰京等独立军出身的老兵相义兵出身的先觉
们当做“理想衬”来开辟的地方,这个衬子也叫四通河子或上房
子,后来我们同李光一道把它改造成了革命村。我们让李泰京老
人出面.在这个村里建立了反日会、农民协会相革命互济会。因
为我们经常出入这个村子.所以罗子沟祁附近的入都把这个地方
叫做“共产党司令部”。这个地方纳人民群众对人民革命军的爱护
和优待,的确是令人感动的。人们只要听说革命军来了.就连鞋
子都顾不得穿,光着脚跑出来欢迎我们。我每次看到他们如此热
情,都深受感动。
与四道沟邻近的三道河子、也是踩受我们影响的出名的革命
衬。这个村的西山脚下,有一个中国人开的酿造厂。我和周保中
常常在这个酿造厂会见地下革命组织的干部和群众,
我们对四道沟群众的旧情,像浇灌这一片土地的绥芬河一样
绵绵流长,然而这个村庄已被敌人烧成了一片焦土.人们被埋在
地下。李泰京老人的八间房子也烧成了灰.只剩下基石。这所房
子,是一年前在打罗子沟战斗的前夕,我们同周保中等效国军部
队的指挥员一起开过作战会议的场所。
李泰京老人就在这房址的旁边盖了一所学校.专心从事对后
代的教育工作。在那居我的枪声、呼救的哭叫声尚紫绕在耳畔的
时候.这位老人下狠心办起了学校,开始了对后ft的教育。他还
收留了一个在大惨案中幸免于难的独立军朋友的儿子,这个青年
那天出去串门,回来时在一眼望得见衬庄的山上,目睹了靖安军
的暴行。
四这沟惨案,是由于对罗子沟城里的地下工作入员、共青盟



412页


员徐日南的非法审问而引起的。徐日南校怀疑在店铺里偷了东西,
并被扣上“民生团”的帽子,遭到逮捕,受到四道沟革命组织负
责入团审问。逮捕他的人们,无论怎么调查也查不出他是“民生
团”的证据,便暂时放了他,严密地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徐日南一回到家里,就大发牢骚,埋怨干部无缘无故地给他
如上“民生团”的帽子。上头的人听说他发牢骚,就想再把他抓
去当‘民生团”处决。徐日南看破了他们的居心,便逃去投向了
敌人,并且订定主意要向虐待他、拷打他的人报仇,于是向敌人
供出了四道沟革命组织的秘密。
徐日南供出的秘密,挑起了在罗子沟过年酌靖安军的杀人欲。
1935年元宵节那天凌展,一百多名“讨伐”军偷愉地包围了四道
沟,用轻重机枪射杀群众,放火烧房子;看到从火焰中逃出来的
人,也不分男女老幼,用枪刺刺死再扔进火里。在不到一个钟头
的时间里,他们就把整个村庄变成了一片灰烬。
当三迫河于的百户长闻声泛来时,只有八个幸免于难的朝鲜
小孩,在横七竖八的尸体堆里哭泣。百户长把邻村老乡叫来.商
量收养这些孩子的问题.决定各人都领回一名成了孤儿的孩子去
抚养,百户长本人也收养了一个小孩。此外,幸存的三个育年人
就加入了我们的部队。
听了这起惨案的经过,我们都怒火中烧,义愤填府。这场惨
祸虽然是由于那些给徐日南扣上“民生团”罪名井对他施加野蛮
暴行的人们的极左妄动引起的.但是,我们不能不首先痛恨那些
把四道沟顿时变成一片血泊的请安军杀人魔鬼。
四道沟的大屠杀,是只有在日本帝国主义的支使和怂恿下才
能干得出来的极端野蛮、残酷、毒辣的行径。日本鬼子是那些闯
入别国的王宫,毫无顾忌地杀害王媳,并为销毁罪证,放火焚尸
的灭绝人性的强盗的后裔。他们还有什么坏事干不出来呢!
我小时候,听父亲讲乙未事变(1895),禁不住义愤填腐。我



413页


国的员后一代国王纯宗的母亲明成皇后阂ti,就在王宫里被杀害,
连尸体都没能保住。当时,一手独榄朝鲜国政的阂姬成为亲俄派
的首领,采取了反对日本势力的立场。日本统治者因而十分恼火,
急令日本驻朝公使三浦以日本守备队、苔察以及流氓暴徒组成一
个杀人集团.袭击了景福宫。三浦的走卒用日本刀把闽纪砍成了
肉泥,然后为销毁罪证,把尸体焚化,连骨灰都扔进了池塘。
本来,朝鲜人并不怎么崇敬阂纪,因为人们认为闻娩是以开
放门户掐致亡国的罪魁祸旨。有些人对她身为王室的儿媳、竟然
勾结外部势力把自己的公公大院君赶下台一事.表示不满。也有
些天真的人说,如果大院君围起来的谈国篱笆再维持二十年或三
十年,我国就不致于沦为外国的殖民地了。因此,国民对间把深
为不满,这是不难理解的。但是,不管国民多么不信任闽妮,政
治终归是政治,王6Z终归是王蛇。阂姬毕竟是我国国民的一员、王
室的主人,是代国王高宗摄政的国家权力的代表。因此,日本统
治集团制造乙末事变的野蛮行径,是对我国人民自主权利约强盗
式的侵犯,是对正统王室尊严的跺粥。这对于国民意识很强、崇
奉国王的精神及民族自尊心特别强烈的朝鲜人来说,是万万不能
容忍的。
加上日本帝国主义又强行实施“剪发今”.使朝鲜人民的民族
感情像火山一样爆发起来。我国人民以“汗展义兵抗战来回答了乙
末事变相“剪发令”的实施。
在以问岛大“讨伐”之年而广为人如纳庚申年(1920),日军
在满洲地区屠杀大量朝鲜人。这是他们为了洗刷在风梧洞和青山
里遭到惨败的耻辱,对旅满朝鲜族非军事人员进行的史无前例的
大屠杀,是杀人魔鬼的疯狂发作。从西伯利亚撤退南下的日军和
从罗南向满洲地区北上的日军,在他们所到之处.都放大烧毁了
朝鲜人村庄.枪杀丁大批的朝鲜青壮年。他们为了消灭罪证,用
就害间纪的方式.撤上汽油烧掉全部尸体。



414页


1923年发生的日本关东大震灾,不仅是地壳运动引起的自然
灾害,也是日本国粹主义者强加在朗鲜民族头上的人为的灾难。暴
徒们把大震灾当做弹压朝鲜人的绝好机会、用日本刀和竹枪,肆
无忌惮地残杀朝鲜人。他们为了辫别朝鲜人,对外表上分辨不清
的人,就一律强迫他说‘高圆高九高森”,这是日语五元五角五分
的意思。要是说这句话发昔不准,就毫无例外地把他当做朝鲜人,
当场杀掉。仅在头十八天,就有六干多名朝鲜人被杀害。这是日
本军国主义者对朝鲜人朗n下的滔天大罪的极小一部分,不过是
用屠杀和掠夺点缀得血迹斑斑的日本近代史的一个片断而已。就
是这个历史的一个片断,在小小的四道沟重演了。
“村里有地下组织,怎么那样缺乏警惕性?”我抑制不住愤怒
祁难过的心情,问李泰京考人。其实,这是多余的。即便警惕性
再高,又能怎么样?这个村没有常备的游击队武装力量,怎么能
站岗放哨?就是放了哨.又有什么用?那么多的兵力乘黎明前的
黑暗隐秘地偷袭进来,能对付得了吗7
“将军,是我们太粗心大意了,我这个老朽有罪叼1有革命军
的保护,一直过得平安无事,竞忘记了我们是亡国民众,忘记了
我们是订独立战争的国民。四道沟的老人里还有过祟拜甘地的人
呢!”
李老人不无羞涩地说道,好伤说了什么违背常理的话似的。
我不禁感到惊讶,这个山沟里竞有甘他的崇拜音?
“老大爷,他是怎么崇拜起甘地来着?”
“听说,是一个从朝鲜来的绅士结他讲述了甘地。还给他看了
朝鲜报纸上登的甘地的倍。打那以后,这个老头子一聊天,就像
口头禅似地大谈什么暴力如何,非暴力又如何,鼓吹不流血独立
论。”
    我在吉林的时候也看过《朝鲜日报》登的甘地的信,并且同朴素心一起评论过非暴力抵抗。甘地的信全文如下:

 

    亲爱的朋友:

    我收到了你们的来信。我寄与你们的唯一嘱托是:希望你们绝对以正直的、非暴力抵抗的手段使朝鲜属于朝鲜。

1926年11月26日于萨巴尔马蒂

M·K·甘地

 

    从信中可以看出,甘地教朝鲜人要用非暴力抵抗的方法去实现国家独立,大概是有个受他思想影响的非暴力抵抗主义者给他写了信。

    吉林的朝鲜青年,没有一个信仰甘地思想的。因为他们之中没有一个天真幼稚的幻想家,以为搞非暴力、不服从运动,就能使残暴贪婪的日本帝国主义恩赐独立。然而甘地的思想方法,却在一些抛弃了武装抗战或脱离了独立运动的民族运动者中引起了一定的共鸣,得到了一定的支持。

    甘地虽然仇恨英国的统治,却说无意杀死一个英国人,又说能够抑制英国政府有组织的暴力的力量,是有组织的非暴力。这一思想之所以赢得了广大印度人民的响应,可以说是因为它贯穿着人道主义精神。至于它在多大程度上符合印度的实际,我就不得而知了。即使它是妥贴的,朝鲜和印度也不能用同一个处方搞独立运动。这两个国家是分别以亚洲和欧洲的不同强国作为宗主国的。总之,印度是印度,朝鲜是朝鲜。

在人民革命军的军事政治活动开展得最活跃的罗子沟地区,
竟然有人迷恋于那种不流血独立论,确是很难理解的。
“那个老头可能是临死的时刻才认识到不流血独立论是多么
荒唐的。如果他死的时候仍没有认识到这一点,那该多么可悲啊1
日本兜子屯血成性、疯狂肆虐。还说什么不流血[……“李泰京
老人气得两举宜抖,话都说不下去了。



416页


“去大爷说得对。对付强盗,还能讲什么不流血呀2疯狗,必
须用棍棒打1”
“将军,我们朝鲜人的命太不值钱了.我们白农民族挨到何时
才能出头叼7我们请求您,快讨还四道沟人民的血债吧。只要报
了这个仇,我死了也能限目。”
李老人在送我回去的时候,也反复求我们去报仇雪恨。
我回答说:
“老大爷的话,我们铭记在心。如果我们不能为四道沟人民讨
还血债,空手而回,您就别让我们走进这个院子好啦。”
?颐?抱着一定要??杀人魔鬼打得头破血流的坚定决心,走??
了进攻罗子沟的征途。
我是一?沧游褡宓淖鹧隙芏返娜恕?梢运担业囊簧?
维护民族的尊严?嘧灾?性的斗争历???N乙淮我裁挥锌硭」址?
我们民族、侵犯我国主权的人,从没有同歧视和愚弄我国人民的
人妥协过。对友好对待我们的人,我们就与之建立睦邻关系,友
好相处;对那些待我们不友好、歧视我们的人,我们就筑起一道
墒,与他隔绝。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丝嘈??炒遥乙残???
待人。用糕打我,我也用糕回敬,用石头订我,我也用石头回击。
这是我坚持一辈子的对等原则。
过去,无能的朗鲜封建政府给住在朝鲜的日本人赋予了治外
法权。他们睁眼看着日本人任意损害我国人民的生命财产,也不
能按朝鲜国法惩办犯人,就像今天南朝鲜统治集B3f美军的违法
行为转聋作哑,不敢动用法律一样。当时,对日本人,只能使用
日本法律。但是在朝鲜人民革命军活动的地区,那种治外法权是
行不通的。我们有我们自己的法律,不容许对朝鲜民族、朝鲜疆
土的任何侵犯。制造了四道沟惨案的杀人魔鬼,绝不能逃脱我们
法律的制裁。
我们的计划是:趋端午节,充攻占西山炮台,再一举攻入罗



417页


子沟城。
挥春团的到来,增强了我们的战斗力。
在革命军的备纵队继续向罗子沟行军的时候
的汪清团的队员们突然带着铁连长出现在我面前
告诉我们闻营长的动向而来的。他说:
先到城里侦察
铁连长是为了
“我们的营长一听到人民革命军要围攻罗于沟,吓得直哆咳。
他说是因为靖安军要他告诉四道沟的怔晋,他才派部下给他们带
了路、可万万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惨事。要说他有什么不对,那
也不过是他勒不过日本人的逼迫、告诉了他们上四道沟的路和他
的部下抢掠人民财产时他没能加以制止而已。他并没有蓄意背弃
对金队长许下的诺言.因此他求您千万饶他这一次。”
听了铁连长的话,我想了许多。闻营长没有严格制止士兵的
掠夺行为.派人结靖安军带路,显然是背弃诺言的行为。不过,这
是处处看日本主子的颜色行李的伪军一个营长的所为,是可以从
宽处理的。如果除掉闻营长,其后果会如何呢?我们的功守同盟
就会完全破裂,罗子沟就会新派比闻营长的部队更加反动更加毒
辣的部队。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敌人是一定会这样做的。这是
会引起第二、第三、第四个四道沟惨案的条件。要把汪清、踩春
地方游击区的居民疏散到这一带来的计划,也会遇到困难;要继
续把罗子沟地区作为朝鲜人民革命军战略支撑点的意图也会碰到
严重的障碍。
那么该怎么办呢?我决定不惩罚闻营长,要把他更紧紧地拉
到我们这一边来。同时,要给老黑山一带的靖安军以沉重的打击,
叫他们看看残害人民群众的刽子手的下场是什么样的。据派到东
宁县一带的侦察员的汇报,驻在老黑山王宝湾的靖安军的加强连,
正是那文把四道沟夷为一片焦土的杀人魔鬼的队伍。侦察员甚至
探听到,这个连是属于美崎部队的一个派遣队。
我把我们的决定告诉了铁连长:



418页


“人民革命军保留攻打罗子沟的计划,闻营长对我们背信弃
义,这是事实,但我们还不抛弃对他的期望。他这回再一次表示
要忠于玫守同盟.可是用什么来作出保证呢1如果他是真诚的,那
么最好让他提出一个保证,在端午节我们人民革命军在罗子沟城
里举行军民联欢运动会时,由他来替我们担任警卫,保陋我们的
安全。你回去把我们的意思告诉你们营长,我们在这里等他的回
音。”
铁连长回去后,很快就通知我们说,闻营长完全接受了我们
的条件。
我们的各个团立即把战斗队形改变成了欢庆节日的队形。制
定罗子沟进攻计划的干将们*这会儿部忙着组织体育队,编排体
育项目、以保证联欢会符合军民的喜好和感情,充分显示军民一
致约伟力。我们就是这样在驻有敌军的城市中心.在以“讨伐”革
命军为其使命的敌军的警卫之下,举行了盛况空前的、战争史上
从未有过的罗子沟军民联欢运动会。
这天,连地下工作者也都出来观看运动会。闻营长部队的官
兵们看着这样新鲜的节日联欢,个个都入了迷。由于四道沟惨案
消沉下来了的群众情绪,又重新高涨起来了。军民联欢运动会庄
严地向内外表明了我们坚守不渝的意志和立场:对不触犯人民群
众的军队,不管它的所后关系和名称,我们任何时候都愿意与之
建立友好关系。
在太平沟,我们召开了连指导员以上的军政干部参加的指挥
员会议,周密地制定了老黑山战斗计划,然后举行盛大的追悼会,
悼念四道沟惨案的牺牲者。这个追悼会,成了激发革命军指战员
复仇意志的慷慨激昂的讲坛。
我们在老黑山消灭“红袖头”,记得是在1935年6月中旬。所
谓“红袖头”.是满洲地区人民给靖安军起的外号。靖安军都带着
红袖章,他们这种虚饰的装束,可能就是这个外号的来由。



419页


那时,我们的队员把靖安军十分巧妙地引诱出了王宝湾。这
支靖安军就是我们第一次远征北满时,紧盯着我们穷追不舍的那
支部队,又是制造四道沟惨案的极为凶残的部队。
起始,我们派小分队向鸿安军挑战,但不知这支嗅觉灵敏的
靖安军怎么知道是我们部队来了,不轻易出城应战。我通过这个
村的人们了解到,这支靖安军只有冬天才“讨伐”游击队,夏天
尽可能回避同我们交火,专打山林队或土匪。要揍他们,就得把
他们从巢穴里引诱出来。我们决定采用诱故战术。于是我们故意
在大白天把部队撤向了罗子沟,以便让敌人看得见。这是为了使
敌人相信我们撤到别的地方去了。当天夜里,我们又隐秘地转移
到演安军驻地王宝湾附近的树林里.设了埋伏。然后,让十几个
会说中国话的队员伪装成山林队去王宝湾。他们一到那个村里,就
学山林队的样子,闯进老百姓家里抢毛驴,翻箔倒炬.拆掉菜园
的篱笆,闹脚丁一阵才回来。
可是不知怎的,头一天敌人没有上钩。我们只好蹲在埋伏地
点,草草地吃了点干粮,忍受着效蝇的袭扰,熬过了漫长的一夜。
从前听李宽熙说过.她同张哲镐一道开辟白头山一带的时候,因
为蚊子叮得厉害,不得不头上缠着熏蚊子的艾草辫去锄土豆地.如
今这老黑山的小咬也够厉害的,队员们不停地拍打着自己的两腮
和后颈,发牢骚说,这个老黑山的小咬也也像“红袖头”一样凶
残.用毒针刺人。
第二天,诱敌小组又伪装成山林队进了王宝湾村庄。他们闯
进一卢比较富裕的人家,抢了两三只鸡、故意偷偷模摸地溜出了
衬子。竭安军这才开始跟踪我们的诱敌小组。看来,这天老百姓
嚷得特别厉害。
请安军很熟悉我们游击队的战法,甚至我们怎样打他们的运
输队,怎样袭击城市.他们都很熟悉。要让这样的敌人上我们的
当、那简直像给麻/6套臀头一样难。可他们到底被诱出来了,可



420页


见我们的诱敌小组演山林队的角色是毫无破绽约。
在与这次战斗有关的小插曲中,有一件事我至今难忘。那是
订埋伏的第二天,我在埋伏地点累得打喷区的时候,金择根的妻
子把我格醒。她是我在十里坪山沟里闹伤寒十分痛苦的时候,同
丈夫一道精心护理我,为我吃了大苦的同志。可以说她给我当了
一段副官。那时,她采来一种叶子很宽的草,对我说、这个草样
子很诱人胃口,可不知是什么草。我一看,是马蹄叶。”因为这是
狗熊多的地方长的草,我就对她说,给它起个名.叫‘熊曲”吧。
解放后,我在大红丹又吃过一次“族曲”。
敌军进入我军的伏击因,不安地环视着四周,有的还说:“要
是在这样的地方被包围.可就糟了。”等敌军全部进入峡谷后,武
打响丁命令开火的信号枪。我头一枪就击倒了日本指导官。敌人
没怎么抵抗就垮了。我们的宣传员们趁敌人还没来得及选择地形
池物准备抵抗的时候,就大声喊话:。打倒日本帝国主义5”“交枪
不杀/敌人不敢抵抗,乖乖地交出了武器。这次老黑山战斗,是
我们订的第一场有代表性的诱敌伏击战。从这时起,日本军警和
r6满军开始把我们的战法称为“罗网战法”
在这次老黑山战斗中,我们一举歼灭了号称“天下无敌”的
专核跋窟的一百多名靖多军,缴获了轻重机枪、步枪、手榴弹、军
马等大量的军需物资。在这些战利品中,还有追击炮。敌人把迫
击饱驮在马背上耀武扬威,可他们还没开一饱,就被我们缴获了。
我送给赵宅周老人的那匹白马,也是在这次战斗中缴获的十多匹
良种军马中的一匹。此外还缴获了不少军犬。当时我们朗指挥员
都劝我挑几只作我的护身犬。但我没有这样做,让他们把这些军
犬都送给了太平沟和石头河子的群众。因为我认为这些军犬毫无
用处。在举行大荒激会议的时候,同志们曾送我一只从日军手里



421页


缴获的军犬作我的护身犬。看来他们认为这只军犬十分机灵而又
凶猛,会有助于保护我。我很感激战友们的心意,但我没有收下.
我对他们说,这狗是日本鬼子驯养的,不可能效忠于游击队长。果
然,后来在一次同“讨伐”队交火的时候.那只狗嗅到日本鬼子
的气味,就逃到敌阵去了。我得到过白马的很大帮助,但从未得
到过缴获的军犬的好处。
在我们的抗日战争变上称之为诱敌伏击战之典型的老黑山战
斗的整个过程证明,诱敌伏击战是符合游击战持点的员有效的战
斗形式之一。以这次战斗为起点,创造了连战连捷、大快人心的
记录:在擅江一带消灭了工膝的部队;在长白、临江一带击溃了
美崎率领的精锐部队;在最后决战的时期,又瓦解相全歼了靖安
军的后身伪一师。
者黑山战斗是一场曾在固定的地区以保卫游击区为主的人民
革命军,拆掉狭小解放区的篱笆挺进到广阔地区,第一次显示了
大部队活动威力的战斗。我军需撼老黑山峡谷的枪声,是一曲对
腰营沟会议关于解散游击区,挺进到广阔地区,积极开展大部队
活动的方针的正确性的赞歌,是预告第二次北满远征胜利的钟声。
老黑山战斗的胜利,使人民革命军把保证第二次北满远征胜利的
准备工作做得更好了。
人民革命军打胜仗的喜讯,犹如电光石火,要时传遍了满洲
大地,给在靖安军的欺压下受苦受难的朗中两国工农群众增强了
信心,鼓舞他们投入斗争。当我们用缴获的军马驮着战利品回到
太平沟的时候,当地群众长长地排列在道路两旁,热烈欢迎我们,
三道沟的李泰京老人也起到我们休息的新屯子来看我们,金厂和
火烧铺的群众也带着慰问品来慰问我们。
在第二次远征北满前夕,我根据浑春游击队送来的情报,对
驻在大荒沟的伪军一个连队,做了争取他们哗变的工作。送倩报
来的是晖春游击队的通信员黄正海。他的父亲黄丙亩是安重根击



422页


毙伊藤博文时积极参与这一壮举的著名爱国烈士。
黄正海说,大荒沟伪军的那个连里,有一个具有联共思想的
中士,对其弟兄有良好的影响。可是他还想不到争取全连,而只
想带一部分弟兄投到游击队来。要是摘得好,也可能把全连争取
过来,希望我帮他们想办法。
对这个连,我早已开始注意。这个连驻在我们常来常往的路
口,对我们的活动是一个很麻烦的障碍。我们已经了解列这个连
的连长是中国入,给连长当田译的是个极反动凶狠的朝鲜人。
兵变工作的主角就是那个受黄正海等人幕后指挥的中士。他
既不是我们派去的工作员,也不是共产党员,只是一个在大连当
工人时被征入伍的普通育年。他所后的“讨伐”队原驻在热问.后
来被调到间岛来,他也随队来到了浑春。他在热河时就已经听到
间岛有很多共产党的传闻.到了浑春以后就非常关心这一带共产
主义者的活动,甚至想到要同共产党携起手来为自己开辟一条新
的人生道路。
有一天,这个中士同他的同伙一道在饭馆吃饭叨天,他大发
牢骚说,妈的,订共产党有什么用7干脆,杀死一个日本鬼子,投
到那边去算了。黄正海在饭馆目睹了这一情景,立即回部队向指
挥员汇报。从此,这个中士就成了我们争取的对象。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的一个小分队到浑春城里做工作,其中
一个同志不慎被警察逮捕。这个同志是胡鲜人,会讲一口流利的
中国活。警察把他捆起来,拳打脚踢,大喊大叫,迈他招供。正
巧那个中士从这里路过,看到这个光只,就骂那个警察说,你这
小子,他是共产党又怎么样?你稿他都是受人欺压的人,何必这
样打他!中士打跑了那个警察,把我们的人带到他的兵营去了。
中士对我们的同志说;
“我可以马上放你走,可是现在,你还是取我到我们的兵营去
一趟。你要是个勇敢的人,就到我们的部队住一晚,给我们的连



423页


长和大伙谈谈共军的情况.这是我们很想听的。我们的连里有一
个鬼子指导官,还有一个当翻译的朝鲜人,这两个家伙都是大坏
蛋。我会设法把他们都骗到城里去的,你就放心好啦。”
我们的同志不知道那个中士安的是什么心,一时模不着头,但
又一想,这样也死,那样也死,既然要死,也要死得光荣。于是
核下一条心跟着他去了伪军的兵营。
一到兵营,那个中士就把我们的同志带到他的朋友连长那里。
三个人围着茶几坐在一起正在密谈,日本指导富突然走进连部.看
到我们的人就仔细打量起来。那个中士为了不让指导宫怀疑,朗
连长说道,“这位是我的朋友,他是来跟我要欠的酒钱的,可是我
现在没钱,连长能不能先垫一下?”连长也煞有介事地回答说:
“你放心,我先给你垫好啦。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嘛,该好好招
待招待,不能让他白跑一趟啊。在这儿边喝茶,边慢慢地叙旧吧。”
等日本指导官到城里去了,三个人又继续密谈。
应中士的恳求,我们的同志开始了共产党的宣传。他说,游
击队是朝中联军.朝鲜人、中国人都有。他说他是朝鲜人,朝鲜
人也反对日本鬼子侵占满洲,你们伪满军里也有爱国者,游击队
愿意跟这佯的人携手。他接着解择了我们对伪军的政策,还用中
国话唱给他们听几首针对伪满军的歌曲。
伪满军连长深受感动,对我们的人说,你明天回去报告你们
的长官我们无心跟游击队订仗,就是我们被调去“讨伐”,也只往
树林旁边放几枪,好叫你们躲到别处去。
中士送我们的人回来,路上说:“我愿意和你保持联系.你跟
我保持联系。你也不会吃亏。今天我们谈的事,请回去告诉你们
的政治委员。”
这样,我们就跟他们拉上了关系。利用这种关系深入进行发
动兵变的工作。我给黄正海交代了具体任务,派他回大荒沟去了。
黄正海回去跟那个中士取得联系,进行了全连兵变的工作。那个



424页


中士对黄正海恳切地说:“我们是被逼得没办法才干这份差事的。
作为一个人,再没有给别人当傀儡更可耻的了。我真羡慕你们。我
们已经准备好带领全连向你们投诚。只求你们快来袭击我们一
下。”
我们向伪满军兵营附近派去了不是两个连就是三个连的兵
力,佯装包围兵营,当伪满军士兵出来作早操的时候,就突然开
始威胁性的射击,同时开始喊话。伪满军立即泥代表要求同我们
谈判、这个代表就是那个大连来的中士。他请求我们停止射击,并
向我方代表表明了举行兵变的决心。之后,他们干棕了日本指导
官和朝鲜翻译,带着全连一百五十多个官兵,吹着军号,来到了
我们的游击区,还把敌入的全部物资装在马车上带来了。
这个连队该怎样编入人民革命军呢?就这个问题,浑春团的
指挥员讨论了很长时间。有些人说,要解散这个连队,把人都分
配到新纳连队去;也有些人主张,不要解散,要把它原封不动地
编到革命军里来。其中,前者占了绝大多数。
团指挥部就这个方案同投诚的连队指挥官进行了几次谈判。
伪满军指挥官不同意解散他们的连队。理害团的政委崔风浩只好
把这个问题提到我这里来,让我裁决。
我为了正确了解伪满军士兵的要求,到他们中间去路他们进
行了谈话。他们都反对解散,而且态度很强硬。他们听说要解散
连队,都十分不安。他们又不是俘虏、是自愿投诚的。对这样的
人,采用他们不喜欢的方式拆散他们,分配他们到各连队去、老
实说.也不合乎礼节。最合理的办法,是最大限度地尊重他们的
要求。
我提出了一个折衷方案,交给大家讨论。这个方案是,连队
不解散,统一编人革命军、不过要根据革命军的实际情况,把这
个连分为三个连,这三个连的指挥员要在全队会议上用民主方式
选举。投诚的伪满军很满意,表示同意,侯国忠团长和崔风桔政



425页


委也表示赞成。
为投诚起到了主导作用的那个中士也当上了连长。原来的连
长,我们决定派他到苏联去留学。而投诚伪军,愿意到关内去的.
我们就送他们经由苏联去关内;愿意留下来同我们一起抗日的,我
们就把他们编入了阵春游击队。后来,到了北满,我们把他们交
给了李延禄的部队。
敌人为了围歼在罗子沟、太平沟一带积极开展军事政治活动
的人民革命军大部队,调动了关东军、伪满军、警察、自卫团、铁
路警护队等大兵力。“讨伐”军的主力从罗子沟方面直逼太平沟.
另一部则在腰营沟和百草沟一带布阵.准备在人民革命军向西南
方向退却时在这个狭小地方予以全歼。
1935年6月20日.敌人终于向太平沟开始了进攻。我们把队
伍部署在太平沟后山上,在靠近追击炮连纳地方设了指挥部.指
挥部的下面有个天然的[h洞。
敌人乘aD开始强渡大火烧铺河。
这时.我们的追击炮连开饱了。敌人的一条船刚划到河心,就
被炸飞了。敌人吓得魂飞魄散.只好停止渡河,惊慌失措地述了
回去。我们的迫击炮手实在了不起。这说明我们说服伪满军一个
连投诚,用其一部分力量组建炮兵连,是非常值得的。那些不愿
让投诚的伪满军参加战斗的怀疑论者,这才认识到自己的不对。
我一把抱住炮兵连长,祝贺战斗的胜利。一些原来不大信任
投诚的伪满军的指挥员,也禁不住兴奋,纷纷赶到炮兵阵地来丁。
人民革命军在大火饶铺河发出的泡声,是宣告我国炮兵诞生
的历史性的宣言。这一抱声.把敌人吓得魂飞魄教,让人民高兴
得跳起了舞。现在,我们把这一天定为炮兵节来纪念。
闻营长在大火烧铺河道到我军的迫击炮洗礼,失魂落魄.慌
忙逃回罗子沟,说:“人民革命军实在令人不可思议1昨天缴获了
饱,今天只用两发炮弹就订飞丁我们的一条船.真是神奇,谁能



426页


4L得住叼!淮跟人民革命军作对,简直就是傻瓜。就是日本刀遏
看我,我也不再跟金日成部队打仗噬。。这事也是铁连长告诉我们
的p
随着人民革命军在老黑山和太平沟连战连捷,各地的革命组
织也都活跃地开展了活动。罗于沟反日会会长夸耀说,自从人民
革命军在老黑山消灭了靖安军以后,城里的居民办结婚手续和出
生登记都来找他,不再去找政府了。
谁触犯人民群众,我们就不饶谁:
在考黑山和太平沟,我们用实际行动再次有力地表明了朗鲜
共产主义者的这一意志。但是,触犯人民群众的敌人是无比凶残
的。“只有fe灭了共产主义,我们才能生存1”这就是以入民为敌
的反动派的信条。对这种反动派,我们还需要进行长期的斗争。
太平沟战斗时敌人流的污血把大火烧铺河污染了整整一个星
期。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据说,那年空前多的雅罗色沿这
录问逆流而上。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