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頁


遠路訪問北滿戰友
人民革命軍第二次遠征北滿的準備工作.經過老黑山戰鬥和
太平溝戰牛已完全就緒,由汪清團、碑春團的部分連隊和青年義
勇軍組成的遠征隊,於1935年6月下旬在當地群眾的熱情歡送
下,從太平溝出發,蹈上了征途。遠征隊經過石頭河子和四道河
子到達了八人溝,從此開始了翻越老爺嶺的艱難行軍。宛若一條
長河健步前進的遠征縱隊裏,還有從安回來的獨立團的部分成員。
現在能夠回憶第二次北滿遠征的入,恐伯只有當時的汪清四連的
隊員吳振字一個人了。參加第二次北滿遠征的戰友中有韓興枚、全
萬松、樸泰化、金泰俊、金麗重、池炳學、黃正海、玄哲、李鬥
贊、吳俊玉、金哲山等人,他們都已經永遠離開了人世。
第一次遠征北滿時的老爺嶺是白雪皚皚的雪嶺,第二次遠征
北滿時的老爺嶺卻是青山綠樹,萬木蔥翠,呈現出一派仲夏的景
色。1934年10月,我們曾是旨著狂風暴雪翻過了這座山嶺;而
19%年6月,我們則是忍受著烈日炎炎的酷暑和蚊蠅的襲擊翻越
了這座山嶺。酷寒和風雪固然是難以忍受的,但驕陽和汗水也是
不好對付的。
戰馬馱著追擊飽和重機槍,艱難地行進在坡度大、草木叢生
的山路上。每當馬匹被雜亂的草木阻擋,走不動的時候,我們就
用刺刀披荊斬棘,用鍋子鋸斷橫倒的朽木,一步一步地前進。
當我們翻越老爺嶺的時候,在中國關內、毛澤東和朱招率領
的中國工農紅軍突破蔣介石軍隊的重重封鎖,正在勝利地進行曆
史性的二萬五千里長征。1935年5月30日,紅軍來到大渡河,經
過激烈的戰鬥,搶佔古老的鐵索橋——瀘定橋、為數萬長征勇士
開闢了前進道路。5月30日,是太平天國納領導人石達開曾試圖
強潑大渡河的日子,也是上海五冊慘案十周年的日子。就在這曆



451頁


史性的日子,英勇無比的紅軍敢死隊飛奪瀘定橋.這實在是具有
重大意義的大事。
有關貴州戰役的報導祁強鍍大渡河的消息接連傳到間島來,
大大鼓舞丁我們。瀘定橋戰鬥後、紅軍接著克服了長征路上最難
克服的障礙大雪[U、災金山等天險,進入了甘肅平原。
那時候,長江氾濫掩死數十萬人,臺灣發生大地震,幾幹幢
房屋被毀等等悲劇性的消息頻頻傳來.但我們更關心佈告塞爾舉
行萬國博覽會、莫斯科地下鐵道開始通車、開始了二萬五千里長
征的中國工農紅軍經過f哪里、攻佔了什麼地方等這些令人鼓舞
的消息。
我們越過老爺嶺.是印中國工農紅軍翻越大雪山一樣的大字。
大部分遠征隊員.一聽到休息口令就隨地躺下,籲哨呼咱地訂著
酐沉睡。正如跟饑餓不能妥協一洋.同睡魔也是很難妥協的。但
是,沒有’—個隊員為行軍強度高而發牢騷,也沒有一個人要求放
慢行軍速度。一個個都棕齒輪一樣,按照指揮員的命令有規律地
行動。因為字先做了細緻的思想政治工作.隊員們對遠征北滿的
目的都有正確的認識.都做好了排除萬難的思想準備。
人民革命軍作為自己活動舞臺的地方,在老爺嶺以南的東滿
和南滿地區也很多,那麼.人民革命軍為什麼要離開東滿這個自
己的誕生地和樂園,把北滿定為遊擊區解散後首次遠征的目的地,
艱苦跋涉.吃力地翻越李爺嶺呢?這裏有什麼動機呢?是什麼政
治軍事因素使我們決定率領遠征隊向日軍和偽滿軍集中駐紮的北
滿迸發呢?
最主要的動機是要同活躍在北滿一帶的朝鮮共產主義者加強
聯繫,實現同他們的全面合作、協同和配合,
在東滿開創共產主義運動的先驅、領導吉祁倡導人,大部分
是朝鮮人i同樣。在北滿開創共產主義運動的主導人物,大部分
也是朝鮮人。在北滿開展遊擊運動方面,也是朝鮮共產主義者們



452頁


起到了先驅的、核心的作用。
周保中一有機會就高度讚揚朝鮮人為東北革命付出的辛勞相
他們建樹的業績。他說:
“1930年時,東北各地納縣委書記和區委書記,大部分是朝鮮
同志。不消說延邊各縣,寧安、勃利、湯原、饒河、寶請、虎林、
依蘭等北滿許多縣的縣委書記和縣委委員,基本上也都是朝鮮族
幹部。”
抗日革命進入最後階段的某一年春天,他跟我在緊靠黑龍江
的哈巴羅夫斯克附近北密營的沙灘散步的時候,感慨萬端地回憶
抗日聯軍時期共同戰鬥的往事,說道;
“不談朝鮮同志的業績,就談不上抗日聯軍的發展史。第二軍
的百分之九十以上是朝鮮人,這是舉世皆知的事實。……組建第
一軍、第三軍、第四軍、第六軍和第七軍的主人公,也是李紅光、
李東光、崔席健、金策、許亨植、李學萬等朝鮮同志。老魏和楊
縮字犧牲後,這許多年來,金日成司令不僅統率第二軍,還統串
第一軍,領導著抗日戰爭……我們作為東北革命的主人,真想向
您低頭作揖陰。我們決心抗日戰爭結束後,一定在東北建立一座
朝鮮族烈士的紀念碑。”
抗日戰爭結束後,周保中真地通過吉林省委作出一項決議,要
在吉林和延邊地區建立朝鮮族烈士的紀念碑。
朝鮮人流亡到北滿地區,也在日滿官廳官吏和土若地主的欺
壓下過苔牛馬不如的生活。由松遼平原等一望無際的大平原和荒
地構成的南、北滿大地,雖然是每年出產幾千萬噸糧食的世界聞
名的大糧倉,但是貧窮的朝鮮僑胞和開荒人卻一年四季無一日不
為衣食住犯愁。
朝鮮戰爭停戰後,我曾在某一次便宴上看到李永鉑吻著眼淚
回憶他小時候在北滿挨餓受凍的往事。他說那時候他家不是住在
五人斑就是住在三岔口或饒河,可見是在1915年前後。他們一家



453頁


斷了口糧,用大頭菜幫子充饑,熬過了一個秋天。開始吃大頭菜
幫子的時候、還覺得像蜂蜜一樣甜,可是一連吃了三天,就開始
噁心,咽不下去。小水鎬避開父母的眼睛,偷偷地把菜幫子都吐
在腳下,光喝那稀萊粥的湯。他母親看丁這個情景,忍不住傷心
地用裙子掩住臉哭了。
那時候,李水鎬因為家裏窮,穿的褲子也是用麻袋做的。那
條麻袋原來印有“白米”兩個挺大的藍色字詳.剪裁的時候沒有
考慮到裏外,結果這兩個大字就露在右邊的褲腿上。可是小水鎬
一點也不嫌棄,也不知道這兩個大字是什麼意思.反以為那是母
親愛他的奇妙的標誌,把它誅深地印在自己的心裏。這是他唯一
的一條褲子,他天天穿著這條印有兩個大字的褲子到處助,可是,
可憐的永鎬在幼年時代從未嘗過一次這兩個大字所注明的白米
飯。
這是說明過去僑居北滿的我們同胞窮苦的生活的一個小片
斷。
早先.李敦化在給《開闢》雜誌寫的文章《甫滿紀行》中寫
道,到滿洲去看,那裏馬賊出沒無常,無惡不作。比起東滿和南
滿.北滿的馬賊更兇殘狠毒,是和隨時來“討伐”的日軍或偽滿
軍相差無幾的禍害。北滿的胡匪殺人不眨眼,視同兒戲。當手持
b首、短槍的幾百名胡匪像狼群似地撲來殺人、放火、擄掠的時
候,我們的僑胞們就陷於恐懼和不安之中.不得不頻繁地遷移住
地。胡匪常常綁架居民作人質,脅迫其親人拿錢贖人。他們把人
帶到深山裏去,割下他的一隻耳朵.或者截下他的一個手指或腳
趾.送回他的家去,告訴他家裏人這是你家兒子的耳朵,限你們
某日某時將多少錢送到什麼地方來,否則就殺掉你的兒子。這洋,
那一家人就只好忍氣吞聲,把家產都變賣了、換成錢去贖人。如
果不按時把錢如數送去,他們就把人質系掉.把屍體送回去。
北滿既不是“王道樂土”,也不是“五族協和”的世界。支配



454頁


這片大地的只有氾濫的社會罪惡與弱肉強食的法則。朗鮮人來到
這塊地方仍然免不了為日本的高官顯爵、軍閥、財團、銀行家、大
商人當奴隸做牛馬。這種令人詛咒的現實,迫使北滿地區的朝鮮
人很早就起來參加了爭取祖國的自由與獨立的抗日救國戰線。
在北滿,同間島一樣,朝鮮入的先覺們i1八’就主動地開始了
共產主義運動。凡是有點文化、頭腦情醒、感歎力強的朝鮮人,幾
乎沒有不加入共產主義運動的。凡是有頭腦的朝鮮人都把共產主
義作為唯一的信仰,高呼著打倒日本帝國主義、打倒地主資本家
的口號,投身於革命運動。
北滿共產主義運動的先驅們從30年代初起就開始了用實力
來打敗日本帝國主義的武裝抗戰的準備。在寶清縣,在崔庸健的
領導下成立了有二百多名朝鮮青年參加的訓練班,開始了組建抗
日遊擊隊的奠基工作。這個訓練現,是對青年進行政治、軍事訓
練、培養他們成為革命軍骨幹的軍官學校。跟我過去上過學的華
成義塾一樣,這個訓練班也有歷史課和戰術課,還有射擊訓練。訓
練班共有十個中隊.崔府健任司令兼總參謀長,朴振宇(本名金
振字)任政治委員。
《千里行軍》的作者、外號叫“批准鬍子”的金龍化也是這個
訓練班的一個中隊長。記得他得“批准鬍子”這個外號是在我們
的抗美大戰勝利之後即50年代中期,隨著社會主義基礎建設的開
始,我國人民的生活方式也發生了一些變化,其中最顯眼的是那
些留鬍子祁長頭髮的、剃光頭的、穿短褲的人無影無蹤了。政府
並沒有發佈應穿什麼樣的褲子、不應留鬍子和長頭髮的法令,可
是人民群眾的生活卻自動地發生了如此驚人的變化。然而。唯獨
擔任人民軍兵器廠廠長的抗日戰士金龍化少將,照舊留著安昌浩
式的小鬍子。幾位戰友勸他把鬍子刮掉,妻子兒女和他的頂頭上
司也都對他開展“喊話”攻勢、可他只當耳邊風。反而天天早晨
對著大鏡子,加倍精心地修飾他那小鬍子。



455頁


有一天,金龍化問我說:
“首相同志、您對我的小鬍子怎麼看?”
“我看,是個挺漂亮的傑作嘛。沒有小鬍子,你再漂賓也1;成
其為金龍化樓。沒有小鬍子的金龍化,我從沒有想像過。”
“那麼說,我的鬍子.您是批准啦?”
“什麼批准?人民雖給丁首相很大的權力,可沒有給管人家胡
子的權力。決定權在你自己千里.休覺得好,就留。覺得不好.恍
不留嘛……”
“這就好啦。老實說.首相同志.我為這個鬍子受
可是從現在起,就不怕丁。”
他滿面春風地回去廠。幾個月後,他又要來見我,可是四為
那兩微小胡於.在內閣辦公樓的門口他被警衛軍官擋住了。衣冠
不整、不夠刀生的人.坍衛軍官就不輕易放他進我的房間。我聽
見門口有人吵架,便汀開窗戶間:
“軍官同志,什麼小情?” ·
警衛軍官回答說:
”我跟少將同志說.4;利6g幹就不能進去。可他說這是北難
鬍子,,硬要進去。他說最高司令官同志批准了他留鬍子。是真的
嗎?”軍官不相信似地朝金龍化瞥了一眼。
“是這麼回奪。休就別再惹少將同志生氣啦,他的鬍子是不可
侵犯的。”
從此以後,金龍化在軍隊裏就得f個“批准鬍子”這個外號.
沒有人再叫他的本名下。
金龍化九冰自婚,十一歲扶犁種田做了一家之主。 十三歲當
F供範圖的聯絡兵,參加了死傷幾萬人的著名曲伊曼市激戰.是
個戰績顯赫的宅戰將。
寶情的訓練班t最初是一色的朝鮮青年。達也難怪.因為當
時多數人認為.要爭取朝鮮的獨立,就超內朝鮮人建立自己的部



456頁


隊,如果有別國人夾進來,隊伍裏就會發出雜音。但是後來另一
種意見逐漸占了上風,即認為,如果建立純粹由朝鮮人組成的部
隊,同中國反日部隊實現聯合就會有困難,也可能在中國人民中
間陷於孤立。這樣,主辦訓練斑納人們就吸收了兩個中國青年。但
這兩個中國青年不久就叛變了,把訓練班的全部秘密洩露給了敵
人。訓練班為躲避敵人的緝捕,只好搬到距寶清有三百來裏的地
方,蓋起了新的校舍。但他們在這裏也躲避不了敵人的‘討伐”,
終於解散了。
崔庸健把自己的活動基地轉移到饒河,同樸娠字、黃繼興.金
龍化、金智明等戰友一道,在三義屯小學重建了大約有七十名青
年參加的訓練班。他們從學員中選拔政治、軍事方面素質好的骨
幹分子,組織了以處決走狗、保護軍政於部、獲取武器為基本任
務的紅色特務隊(一名紅色恐怖團)。後來,崔商儲以他們為骨幹,
組織了饒河工農遊擊隊。
在場原、饒河成立遊擊隊時,寧安、
河等地,也相繼成立了由金策、許亨值、
導的武裝隊伍,開始了艱苦的抗日長征。
密山、勃利、珠河、葦
李學萬、金海山等人頓
金海山和李光林是和周保中一起打下了第五軍的基礎的人。
金策、許亨植是同張壽接、趙尚志一道建立了第三軍的老將;崔
庸健、李學萬、李永鎬、安英、崔一等人是和李延祿一道在組建
第四軍和第七軍方面起了旗手作用的大功臣。
南自在爺嶺、北至黑龍江,東自烏蘇里江
這幅員幾十萬平方公里的廣闊的北滿大地上,
沒有響起朝鮮共產主義者們唱的軍歌。
西至大興安嶺,在
幾乎沒有一個地方
當金策以哈爾濱東部和東北的濱江一帶為中心,領導遊擊活
動的時候,崔南健和李學萬則把完達山一帶作為根據地,不斷地
開展丁攻打敵人的集團部落和後勤基地的襲擊戰。
30年代後半期,許亨植與金策、馬韶山聯合,組織了西北遠



457頁


征隊,然後為了同側冀的遊擊隊取得聯繫.果斷地挺進到海倫等
許多縣,開闢了活動區域。薑健以老嶺山脈為活動基地.弛騁於
牡丹江兩岸山區和開闊地區,大快人心地訂擊了敵人。薑健雖是
個年輕的指揮員,但頭腦聰明,熱情洋溢.很快就成長為一個很
有前途的軍事指揮員。
在深入發展北滿遊擊活動方面,可以說來自間島的戰土起F
很大的作用。在東滿的實際鬥爭中得到了充分鍛煉和檢驗的金策、
韓興權、朴吉松、安英、崔一、全昌哲等.到了北滿仍作為積極
的組織者、宣傳者和領導者,艱苦地開闢了抗日戰爭的前進道路,
北滿地區朝鮮共產主義者總是深切關注東滿革命的發展.為
了同東滿地區的朝鮮共產主義者取得聯繫作了堅持不懈的努力、
他們通過各種渠道經常得到東滿的消息。
給北滿人介紹東滿情況最多的是周保中。以寧安為活動基地
經常來往子寧安與汪清之間的周保中居予的第五軍通信員和第二
軍派到第五、第三、第四、第七、第六、第八、第九軍等北病旨
部隊的人,也積極宣傳丁東滿的牛爭情況。
吉東局的領導(吉東省委)也起了介紹和宣傳東滿情況的重
要作用。北滿的戰友們就是通過吉東局收到了東滿發行的紅色出
版物和《詛國光復會十大綱領》等秘密文件的。
當時的吉東局還起到了把東滿、南滿和北滿相互聯繫起來的
類似電話總機的作用。
據李水箔說、他在饒河縣委任宣傳部長的時候,巴在吉東同
領到了《祖國光復會十大綱領》。他回去後把通過吉東局收集的有
關東滿的資料全部介紹給了戰友們。這些檔原件都在抗日戰爭
中遺失了,他為此深感惋惜。
在北滿的戰友中.最積極地介紹和宣傳我們的是金策和崔庸
健。他們向人民革命軍隊員、工人、農民積極他宣傳和解釋我們
為朝鮮革命的勝利提出的總路線、戰略與策略以及當前的任務,經



458頁


常強調要學習我們的戰鬥成果和道德風貌。
“東滿地區的革命鬥爭,正在按照金日成隊長的策略勝利前
進。金隊長是位年輕的領導者,深受人民群眾的愛戴。因為沒有
領導者而受苦受難的我們白衣民族,現在有了他的領導,確實是
值得慶賀的事情。我是多麼想持意去見他一面咽!怎麼能實現這
一願望,實在想不出什麼好力、法,只是乾著急叼。”這是崔庸健在
組建饒河遊擊隊時向隊員們說的話。
他曾給我寫了四封信。可是帶著他的信從北滿出發的聯絡員
鬱犧牲在路上了,一個也沒有把信送到我手裏。其中有一人九死
一生,奇跡般地來到了我們的活動地區敦化附近,可是他也沒來
得及完成任務就犧牲了。如果他沒有被敵人權住,再堅持一兩天。
就能見到我的。要是這樣,我和崔康健的會晤,就不是在L941年,
而是在30年代中期,在我們的話動地區間島或者在南、北滿的什
麼地方就能實現了。
1941年,我在哈巴羅夫斯克會見了金策印崔庸健。當時我著
實吃了一驚。因為他們對我的生活經歷和家庭情況都瞭解得非常
具體。他們甚至知道我胎上有酒窩,嘴裏有重牙.是日本密探十
幾年來一直搜尋的可以一獲幹金的目標。我是敵人懸賞幾萬元緝
捕的對象。
正如他們對我們很瞭解一樣,我們也通過多種途徑對北滿的
同志們進行多方面的瞭解。就橡金策知道我在吉林坐牢時得到孫
貞道牧師多方幫助一樣,我也知道金策在漢城西大門監獄坐牢時
得到許憲很多幫助的事實。他們都是飽經滄桑的革命者,他們一
生的經歷有著許許多多可敬可泣、令人感動納故事和不平凡的較
聞與頹曲。這些故事和鐵聞.越是勞苦功高者的,就越是豐富多
采。那些終日元所事事、遊手好閒的二梳子和不勞而食者,還能
有什麼值得一聽的故事呢!
有——次,我們部隊的一個通信員從北滿回來,帶來了一條可



459頁


笑納軟聞。他說,第七軍軍長李學萬,小時候吃奶一直吃到十
歲。我們聽了都不禁捧腹大笑。隊員們都攻擊那個通信員、荒唐
也該有仰R度.人長到十一歲,都快要娶媳婦了,還吃什麼奶?這
是胡謅,瞎吹。當然,我也覺得通信員說的未免太誇張了。
後來.我在哈巴羅夫斯克北密營第一次見到李學萬的侄子李
水鎬的時候。曾問過他.聽說你叔叔吃嫂子的奶長大.一直吃到
十一歲,是真的嗎?李永鎬回答L6是真的。
“他吃了嫂子的奶,就是吃了你母親的奶唉。那麼大個頭的豈
不把該你的奶都給剝削了?”我這麼一說,李木鎬慌忙但護他叔叔
說:
“哪里:找還能受他的剝削?叔叔吃一頭、我吃另 4
沾邊嘛。”
“您瞧,該你吃的奶被剝削了百分之五十。這既不是:
也不是三七分,你遭到達樣的掠奪,還袒護休叔權啊!”
李水鎬聽著我的玩笑話.笑得都流出淚來了。
‘我吃一頭的奶足夠了。我母親的奶好保持別多。她生了我以
後,乳房總是脹鼓鼓的。我吃不完,她就把剩下的擠掉。用於擠
就疼。又擠不淨。有—‘天,我奶奶叫我叔叔吮一吮我媽的奶。叔
叔就吭f《頭幾次,他吮—口吐一口.沒咽下去,後來有一次他
假鬧著玩似地咽了—口,覺得嫂子的奶祁媽媽的奶一佯甜.從那
天以後就天天吃我母親的奶了。”
‘你蛔叔的臉皮也夠厚納哩。。
“是啊。他性倍很特別。我奶奶有些擔心地陽他說。給石鬆吃
的奶叫你都吃光廠怎麼辦。叔叔就回答說.我光吃一頭的奶嘛。石
訟是我的小名。我長別兩歲或是三歲的時候,我叔奴才斷了奶。可
是他一看我吃奶.就坐在我母親旁邊咽口水呢。”
這天、李永鎬還談了其他幾件他叔叔的鐵聞。
我被李學萬的為人完全迷住了。但可惜的是.那時他已經不



460頁


在人世了。我和李水鎬第一次見面是40年代,那時北滿抗日隊伍
中的許多人已經離開人世、成了荒野的幽魂。
曾在北滿的許多抗日聯軍部隊裏作過戰的安英,有一天一一
呼叫著掩埋在北滿曠野的戰友們的名字,悲成地流下了眼淚。
當我們結束了太平溝戰鬥,翻越老爺嶺的時候,他們中的大
部分人還在北滿的廣闊平原和高山峻嶺中縱橫馳騁,以猛虎雄獅
艘的氣勢到處打擊敵人。正是他們這些北滿戰友引領企理地盼望
著同我們會晤,因為他們不僅需要相我們合作,而且在同共產國
際的關係、同中國共產義者的關係、同中國人民的關係、同中國
反日部隊的關係方面有許多需要解決的問題,也有不少苦衷。我
們也有不少需要向他們傾吐衷腸的話語,我們在東滿為“民生
團”問題而傷透了腦筋,而他們在北滿也有他們的問題,使他們
暗中受痛苦。
這些情況,催促我們加速了第二次遠征北滿。我們對北滿戰
友只有一個期望,那就是希望得到同一民族的情意。反“民生
團”鬥爭,把一個愛相信任的倫理支配的問島遊擊區變成了失去
人情的不毛之地‘這幾年來,就在這不毛之地上。我們一直忍受
著對人情的饑渴、慷沙漠上的遊客渴望著綠洲一樣、期望著能得
到人情。老爺嶺再高再險,也阻擋不了我們的心像朵朵白雲一樣
飛向北滿的戰友。
我們第二次遠征北滿的又一個目的,是要進一步鞏固在第一
次遠征北滿時打下了基礎的同北滿地區中國共產主義者的戰鬥聯
盟,並根據新的時代要求,進一步搞好同他們的聯合鬥爭。進入
30年代中期以來,帝國主義勢力在進步人類和社會主義力量的反
帝反戰爭面前嚇破了膽,開始加強反對世界自主力量的國際聯合。
希持勒的德國、墨索里尼的義大利、日本,為了把人類推人世界
大戰的火坑,正在意于結成反共反和平的聯盟。
在這種形勢下,要想根據新的時代要求發展抗日革命,就必



461頁


須加強同各國共產主義者持別是同中國共產主義者的國際團結。
這是當時面臨的最迫切的問題。滿洲各地抗日聯軍部隊要丟棄閉
關自守的孤立的活動方式,互相加強聯繫.用聯合的力量戰勝敵
人一一這也是共產國際一貫的要求。
當時,東北地區各軍的力量是不平衡的。國指揮員納能力和
水平不同.各軍的戰鬥力和準備程度也有一定的差距。各軍同友
鄰部隊沒有聯繫,大都據守在固定的地區孤軍奮戰。這種分散狀
態.使我們無法根據軍事政治形勢的變化綜合使用滿洲各地遊擊
隊朗力鮭t這種弱點,有可能使分散在各地孤立地進行活動的遊
擊部隊被教人各個擊破。
在這種情況廠、東滿和南、北滿的備遊擊部隊就不能不想方
設法同其他地方的遊擊部隊取得聯繫。滿洲的所有遊擊部隊都面
臨著這樣一項戰鬥任務:必須從過去在固定的解放區形式的遊擊
根據地保衛有限的地區、孤大地進行活動的舊方式中解脫出來。互
相密切合作、積極支援.在更廣闊的地區大膽開展軍舍政治活動。
不這樣.就不可能把滿洲地區的遊擊運動推向更高的階段.就不
可能使它統‘深入發展下去。
通過反“民生團”鬥爭.朝中兩國共產主義言之間產生了有
可能阻礙共同鬥爭的不和與不信任的現象。我們列北滿去搞好同
中國共產主義有的合作,就能徹底改變這種不自然納關係。
率部到北滿去轉戰幾個月,撓短民和尹丙道也會從莫斯科帶
回共產國際的結論的。會見他們兩個人.是我們第:次遠征北滿
的又一個重要目的。
翻越老爺嶺的時候,渾春團由投誠的偽滿軍士兵編成的三個
連隊吃了很多苦。他們沒右山地行軍的鍛煉,因此,開始行軍才
兩個鐘頭擾累跨了。找命令汪清團的張龍山去幫助那三個連投誠
[‘兵的行軍。張龍山普在轉角樓和三岔LI之間當過放徘工人.是
個臂力過入的大力士,他的刺刀一“閃, 一叢叢的系灌木就齊刷刷



462頁


地倒下來。他一個人背起兩三個人的倫和背盛爬山,如履平地,行
走如飛。
“同志們,誰過不了這個嶺,誰就該改姓;兩腿當間的·小少
爺’也該趁早一刀割掉/張龍山還開這樣的玩笑鼓舞大家。
我們歷盡幹辛萬苦,終於翻越了老爺釁。但是,到7月才在
山東屯附近找到了周保中的住處,這位先前的綏寧中心縣委軍事
領導人,如今擔起了抗日聯軍第五軍軍長的重任。僅在幾個月前,
他還拄著拐杖弓著背迎接我們,如今早已扔掉了拐杖.趕到離他
的密營有十多裏的老泉溝來接我們了。
周保中擁抱著我,不等我開口.就興奮地一口氣介紹了寧安
的情況:
“我的傷口已經好了。你們遠征隊定後,我們新建了—
從那以後,寧安一帶的黨組織和群眾組織也都活躍起來丁
切多虧去年金司令的遠征隊來幫助了我們。”
“周兄的傷口治好了,我也放心了。過去的幾個月.好像都是
為周兄效勞的。你還當了第五軍軍長.發生了多少值得慶賀的事
啊i”
我這樣祝賀了周保中之後,問了平南洋的情況。來到了北滿,
心中不由得想起了一年前戰鬥中與平南洋結成的友情。那個與我
相處只有一兩個月的祖獷暴躁的武人.此刻像竹馬之交一樣在我
的記憶中穩穩地佔據了一個位置。這確實是使我感到驚異的。
我們一到第五軍的宿營地,就祁周保中就聯合行動問題交換
了意見,沒想到在這裏發生了小小的磨擦。這是由於周保中對渾
春團的團長候國忠像下命令似地提出了我們遠征隊的行動方向而
引起。雙方的對話一時陷入了僵同。當時,第五軍的政治委員胡
仁率隊在穆校一帶活動。周保中是要求我們遠征隊先到穆棱幫助
胡仁作戰,然後挺進到五河林地區去佔據這個地方。其實這也並
不是什麼難辦的要求,但自尊心很強的候國忠卻一口拒絕了。這



463頁


可能是因為他覺得周保中的要求不是要求.而是一種命令。安吉
和金麗重也跟他持同洋看法。他們怒衝衝地說。我們有我們自己
的遠征目的和路線,幹嗎對我們指手畫腳?五軍是五軍.二軍是
二軍啼。他們這樣發火,也不是沒有道理的。我們是代表第二軍
來北滿的,決不能因為要搞聯合鬥爭而盲目地隨著別人的指揮律
打轉。
周保中說,遊擊隊帶著炮祁重機槍這樣的重武器進行活動,是
不符合遊擊戰特點的,是一種冒險。
我承認,他的看法是有道理的.同時我認為.重武器到底適
不適合於遊擊戰,還需要時間宋證明。本來,我們在開始抗日戰
爭的時候就曾提出了遊擊隊使用的主要武器應當是輕武器這樣一
條原則。但是,自從太平向戰鬥中用道迫擊炮,看到了它的威力
以後.就產生了這樣的看法:不能因為是打遊擊戰,就一慨不用
重武器;根據環境和條件,適當使用重武器.反而會有更大的效
果。實際上,蘇聯的遊擊隊在他們的國內戰爭中也有使用過大炮
和馬克辜:重機槍的先例。這個時期中國的部分遊擊隊也在使用大
炮,雖然這是局部的現象。周保中說我們的遠征隊帶著炮和重機
槍活動是一種冒險,我覺得他的這一看法是過分的。
為了緩和緊繃繃的氣氛,我提出建議說,對聯合行動問題.大
家再醞釀醞釀。等醞釀成熱了.再聚在一起制定雙方都能接受的
方案,同保中欣然接受了我的建議。這樣,我們就有一定的時日。
可以一面研究同北滿部隊進行聯合作戰的具體方案,另一面讓行
軍中筋疲力盡的遠征隊員休息一陣了。
山東屯是有一百多戶人家的中國人村莊,因山東人聚居而得
名。故人為了封鎖這個村莊,在十五裏外常駐了二三百名“討
伐”隊。我在山東屯的時候.還同寧安縣委書記和山東屯的黨組
織取得了聯繫。也是在這個時候我在山東屯見到了李延得軍長。當
時我們住在一個地主的家裏,房東雖是地主,卻是一個厚道人—所



464頁


以,房客都願意幫他家多做點事,
有一天,我們下地幫助房東收麥子時下了一場雨。為了不讓
割好的麥子淋雨,我們把麥捆都垛好了才回到住處。我們剛回來,
劉漢興就說,今天天氣不好,雨淋淋的,快吃頓午飯,休息休息。
他親手做了好兒道菜,擺上了一桌豐盛的午餐。早在李延祿的部
隊來汪清暫駐的時候,我就知道他有做菜的好手藝。劉漢興這位
中學畢業的知識份子還有連專門廚師都吃驚的做菜本事,確實是
稀罕事。他不光做萊手藝好,而且很能喝酒,堪稱大酒甕,我們
喝一杯,他就喝三杯。我們就著他燒的菜下酒,還吃了片兒湯。也
許是因為菜好吃.這天我也喝了幾杯酒。
我們吃4JL湯的時候,突然從外面傳來了手榴彈爆炸的響聲。
跑出去一看,只見麥秸堆旁邊躺著幾十條蛇。這是房東當福蛇養
的,不料都被手榴彈炸死了。這家主人對蛇進到屋裏在飯桌下爬
來爬去都不管。這個地方有一種把蛇當作守護神看納習俗。
這天在院門口站崗的是分配在我們隊裏一起來到北滿的青年
義勇軍的隊員。他們剛換崗的時候,雨住了,天上灑下了陽光,姥
縮在麥秸堆裏的蛇也都開始露出了頭。不知道當地風俗習慣的哨
兵看到達些蛇,嚇得不顧一切地朗那樣蛇投出了一顆手榴彈。
房東夫妻看到達些蛇都死了.十分傷心。仿佛這是什麼災難
的預兆,嚇得臉色煞白。儘管周保中和劉漢興用好話安慰他們,他
們那恐懼不安的神色還不見消失。這樣,我們連飯都沒吃完,就
不得不走出了這一家。
1935年7月下旬.敵人聽到從東滿來了‘高麗紅軍”,就用偽
滿軍和員警隊編成一支混成騎兵隊,像漫天烏雲似地擁向了山東
屯。大約估算,也足有幾百名的樣子。
當時,第五軍的主力部在穆棱和寧安縣的西北方向。第四軍
軍部的兵力也沒多少。在數量上,敵人佔優勢,比我們多兩倍。
“是訂,還是避開?”



465頁


周保中和劉漢興問我。
我決定打。我們同第四軍、第五軍的聯合作戰,4;是在桌h—
上,而是在敵人的騎兵隊揚起漫天塵土撲上來的散開隊形面前.不
費周折地達成協定而且付諸實踐了。避實擊虛是古代兵家的教海.
也是遊擊戰的一條規則.但在運用上,不應該強求一律。在北滿
顯示—“下我們的威力.這在實現我們遠征北滿的日的方面.可以
說也是業‘不可少的。再說。隊當時的各種情況fg地形條件來看。也
是有勝22的。於是,我們經過簡短的討論,決定訂—仗,並開始
7戰鬥行動。
為了不給人民群眾造成損失.我們把陣地設在敵人打進11J東
屯以前就能予以迎頭痛擊的地方.給各部隊指定了櫃匹的戰鬥任
務。曾在大平溝戰鬥中大顯身手的邊擊炮連的炮手相重機槍連的
神槍手.為門T擊敵人可能進攻的方向,預先測好了射擊資料.只
等我的命令。
沿著涼水嶺Ff州可的峽谷猛撲過來的敵人,為了搶佔山東屯
西北地方.爬亡了山。我們等敵人爬到寓我們只有一百五十米到
二百米的時候.一齊外火。手存的敵人慌忙逃竄。他們渡過河,沿
著南邊山脊再撲過來。我們守在那裏的勇土們一頓痛汀,又把他
們擊退了。這樣的攻防戰反復了好幾次。
敵軍指揮官為了扭轉不利的形勢,開始整頓自己的隊伍。當
敵人集結在指揮所的時候,我們的迫擊炮連長下了射擊命令。要
時,一顆顆炮彈尖厲地呼嘯著飛過去落在敵群中。殘餘的敵人都
騎上馬准備註寧安方向逃竄。我們的迫擊炮又朝逃竄的敵人開了
人。敵人猶如訖中之鱉、元路可逃,在炮火下東奔西竄,嚎叫著
“做夢也沒想到共軍會有飽”,乘天黑逃散了c
我們在這場戰鬥中使用追擊炮引起了很大的反響。敵人說我
們得到蘇聯的援助.還配備了追擊炮。他們只要一聽見“高麗紅
軍”這個罰;呼.就嚇得直發抖。我們在老黑山戰鬥中繳獲的追擊



466頁


炮彈,在這次山東屯戰鬥中全部打光.只好把追擊飽埋起來丁。
在山東屯戰鬥中嚇破了膽的敵人,從那以後不敢再跟我們交
火了。他們關緊了城門,不敢出城。他們接到我們的信,還乖乖
地給我們送來了糧食、油鹽、鞋等物資。
在北滿大地再一次敲響了勝利戰鼓的山東屯戰鬥。同拿手榴
彈炸死丁蛇的稀奇效事一道,成為我一生中印象最深的一次戰鬥
留在我的記憶之中。
聽了我們的炮聲,敵人心膽俱裂,驚恐萬狀;人民欣喜若狂,
宛苦岩漿噴發。同北滿的中國共產主義者的聯合鬥爭就這樣一開
始就取得了輝煌的戰果。這一戰果奠定了鞏固朗中兩國共產主義
者之間的戰鬥聯盟的堅實基礎。從那以後,周保中再沒有談起過
使用重武器妥當與否的問題。
我們離開山東屯到了叫鬥溝於的地方,在一個性方的人家同
北滿共產主義者們再次討論了反日聯合鬥爭問題。根據我們主動
提出的倡議,同周保中達成協定.決定把北滿遠征隊分成幾個編
隊,到第五軍的活動地區去開展聯合鬥爭。遠征隊的一部分去了
第五軍政委胡仁進行活動的穆棱地區,另一個小分隊去了平南洋
活動的地區。周保中給我們開往馬廠、團山子、慶糧河、石頭河
子等地約編隊分別配備了五軍的部分成員。這幾個地方是我們的
第一次遠征北滿時下力氣開闢的革命區。我們在這一帶的革命組
織裏深識地紮下了根.積極開展了軍事政治活動,
沃糧河的地下組織,不僅在襯莊的近鄰地區,而且在距離很
遠的東京城,也布下了自己的網點。我們得到這個組織的很大幫
助。每當想起沃糧河的時候,我的眼前就浮現出一位中國老大娘
的面容。我們第一次到北滿的時候,這位老大娘對婦女會的工作
非常積極。她已是快六十歲的老人.卻日夜不停地為部隊縫軍裝,
照料我們遠征隊的生活。她的形象,使我們不由得想起了家鄉的
母親和祖母。聽說,她一天見不到我.就問我的通信員:“金司令



467頁


怎麼看不到了?”聽到我們的入回答說我很好.她才在夜裏安心睡
覺。
這次.她聽說從間島來了“高麗紅軍”,就帶著一隻雄難和一
盆冷面,趕到鬥溝子來看正忙著準備開拔的我們部隊*
“去年秋天.沒能好奸招待金司令.心裏總是過意不去,這回
帶來了冷面.是我這個老太婆的一片心意。你們要是收下.我就
再高興不過了。”這是她對我們納隊員說的。
不知她怎麼“買通”我的通信員的,連我喜歡吃冷面的嗜好
都探聽到了。這天,我和周保中一起高高興興地吃丁滲有老大娘
一片心意的冷面。雄肉做湯、推肉和蔬菜做面碼兒的冷面,真是
別有風味.持別可口。周保中一下於吃了兩大碗,半開玩笑地說:
“金司令,你到北滿來,什麼時候還拐上了這樣一位中國老大娘啊?
你那團結群眾的本事,我一向深感佩服。”他接著懇求道:“我們
的幾個連現在分配在你的部隊裏,惜這次機會.希望你好奸教給
他們做政治工作的方法。”
這年9月,我們的部隊在額穆地區進行活動的時候.第五軍
政委胡仁向我們正式提出了進行聯合作戰的建議。但是,為了對
向葦河轉移的金策做工作,我們把他的建議暫時保留下來。後來,
由於情況變化,我們沒能滿足胡仁的要求,但我一直很感激他在
整個抗日戰爭期間對我們的信任。
在開闢北滿方面.我們所重視的又一個地方是額穆。這是一
個我們設怎麼去過的地方,中國人的部隊曾經到這個地方去發動
革命,但因為發動不起來,終於放棄了。儘管這樣,為了同金策
所屬的第三軍進行聯合鬥爭,我們必須去開闢這個地方。它的西
北與第三軍的活動地區葦河、珠河毗連,西邊與第一、第二軍的
話動地區相接。這個像謎一樣令人不解曲地方.是敵我都垂涎的
地區。
北滿的許多武裝部隊去開闢額穆都遭到了失敗,是因為這個



468頁


地方的人民群眾有根深蒂固的反共情緒。雖說寧安也曾是反共情
緒很強烈的地方,但是跟這個地方相比,就有天淵之別了。額穆
成為這樣一個被反共思想污染的地區,ML系統的宗派集團也有
責任。他們曾經以這個地方為據點,發動八·一暴動那樣莽撞的
左傾動亂,結共產主義抹了黑。因為八·一暴動,額穆地區的人
民群眾遭到了日本帝國主義和反動軍閥的嚴重摧殘。從此以後,一
提起共產主義者,他們就直搖頭,不予理睬。
日本鬼子派出宣撫班,在人民群眾和共產主義者之間進行挑
撥離間。
一個原在額穆縣青溝子密林裏燒木炭、後來入伍的小夥子經
曆的一段故事,充分說明這個地方的人中了反共宣傳的毒有多麼
嚴重。由於傳染病肆虐,他過早失去了雙親和兄弟,子然一身在
那殘酷無情的世上流浪乞食,漂泊到額穆,被強征到修築公路的
工地上當苦工。那時他跟工地上的一個工人學會了一文革命歌曲,
這是他出生以來頭一次學到酌歌曲。後來,他在任家溝附近的一
個莊戶人家打零工。有一天,村裏有個人家舉行婚禮,他跟著東
家到那個辦喜事的人家去向新郎新娘表示祝賀,還應主婚人的邀
請唱了一支歌。他唱納正是那首在修路工地上學會的革命歌曲。就
是因為那支歌,辦喜事納人家出了一場亂子。有個鄉紳聽了那首
歌,就罵那個小夥子是共產黨,還對那個雇用小夥子的中農指手
畫腳地訓斥道:“休這個人,雇零工就該雇個保佯的,幹嗎雇了這
麼個共產共妻的共產黨叼:”那個中農當天就把小夥子趕走了。悲
劇就在於那個小夥子明明唱著共產主義者作的歌卻全然不知那是
一首宣傳共產主義的歌。有人說這應該怪他無知,其實這不能侄
他無知,而應該怪那裏人們的反共情緒。
日本帝國主義者把土匪和馬賊幹出來的事也說成是共產主義
者幹的。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遠征隊決心去開闢額穆,老實講,不能



469頁


不說這是一樁近乎冒險的事情。我們渡過鏡泊湖剛走進額穆縣城.
就受到了居民的冷遇。我們到的襯子,可以說是額程地方的東方
關口.是一座只有中國人居住的恬靜的村莊。我們一走進村子,人
們就喊著“紅鬍子”來了,帶著孩子逃走了。留在村裏的只有一
些年邁有病的人,就連他們也怕得躲在屋裏不敢出來。
我叫部隊在離村子稍遠的林子裏搭帳篷休息之後.就走進了
村子。到小學校舍去一看,連教師和學生也都躲起來了。對我們
這些為了在額穆點燃革命火焰而千里迢迢來的東滿客人來說,這
種待遇的確是太冷酷了。
我把學校的風琴拾到操場土,一面彈風琴,一面同青年義勇
軍連隊的隊員一起唱起了《蘇武歌》和楊負Az的歌。我們的隊員
唱漢族民歌也是很出色的。這兩首歌,是中國的勞動群眾特別愛
唱的名曲。《蘇武歌》是我在吉林時期學的愛國歌曲,原名叫《蘇
武牧羊隊
蘇武是西元前二世紀西漢王朝的忠臣,是聲望很高的真實人
物。他奉西漢皇帝之命出使北方的匈奴,印被匈奴當人質扣留。匈
奴威脅他,若不投降就不敢他回去,說什麼公羊不下恩就休想回
國。他就這樣被匈奴扣留了十九年,一直堅貞不屈。
一句話,《蘇武歌》很好地反映了中國人民的愛國主義思想感
情。
我們開始彈風琴M目起了《蘇武歌》和暢貴6Z的歌,那些躲藏
的小學高年級學生都驚異地抱著好奇心朝我們圍過來.而且和著
我彈的琴聲一起唱起來了。接著.教師和大人們也一個個悄隙地
向我們聚攏。可能是他們為我們這些“高麗紅軍”唱中國歌唱得
那麼流利而覺得驚奇了吧。尤其是看到我們唱這些歌,感覺副他
們相我們紅軍之間存在的某種模糊的共同點了吧。不管是哪一點
趙了1乍用,反正這些待我們那麼冷淡的入開始以親切的有所朗持
的眼光看我們了。



470頁


當逃跑的人們部聚到學校操場來的時候,我對他們用中國話
作了號召抗日的講話。聽了我的講話,群眾才開始和我們開誠相
見,讚揚我們說.“高麗紅軍不是土匪.也不是馬賊”,“高麗紅軍
是真正愛國的革命軍.是英姿勃勃的軍隊”。
可以說,那時候我們用《蘇武歌》感化了北滿大地上的中國
人。通過這一事實。我深深地體會到,文學和音樂對感動人、喚
醒人起著多麼大的作用。我們重視文學藝木,把它當做革命的武
器.可以說是以當時的體驗為根據的。
第二次遠征北滿時在鏡泊湖畔的這座中國人襯裏的體驗是那
麼深刻.以致我在解放後為了弄到《蘇武歌》的歌詞,不知費了
多少心血。直到不久以前,經過我們工作人員的幫助,才弄到了
中文歌詞。收到這首歌詞的時候,我高興得甚至忘記了我是八十
高齡的人,情不自禁地唱起了這首歌。一個八十歲的人,唱又能
唱得怎樣呢I雖然嗓子發噎,發不好聲音,但我唱著它,心中就
油然升起了對早已消逝在遙遠天邊雲外的青春時代的懷念,傷泉
湧一般浮起了對我們在苦難中開闢的北滿大地的深情的懷念。
每當懷念起同中國共產主義者一道開展艱苦的聯合鬥爭的那
些年代時.我就常常用風琴彈奏這首歌。有時也改口哨吹這首歌.
但不再像二三十歲時那樣能吹出清脆悅耳的聲音了。
現將《蘇武歌》的歌詞抄錄於下:
蘇武留胡節不辱,
雪地又冰天.匈朝十九年。
渴飲雪饑吞氈,牧羊北海邊
心存漢社權,院蕩猶未還,
歷盡難中難,心如鐵石堅。



471頁


蘇武留胡節不辱,
轉眼北風吹,雁群漢關飛。
白髮娘望兒歸.紅妝守空惟。
二更同入夢,兩地誰夢誰?
任海枯石爛,大節不少虧。
寧教匈奴驚心破膽,拱服漢德威,
在額穆得到的印象中至今4t總納是,在叫做三棵訟的地方同
全州金老人結識的住典。我們在三棵他的時候.把指揮部設在窩
縣城不遠的一個地主家裏。離這地主家有五百來米遠的地方,注
著—’個身材矮小的老人.靠種“小塊水田過日子。據通信員瞭解.
仙B像朝鮮人,可是不說朗鮮話,學著中國人的樣子.只說不夠
流利的中國話。
備一天傍晚,我到這老人家裏去串門。我們互通姓名.證實
了他是朝鮮人.原籍是全州,我們是本家。他原在洪範因的部隊
裏當兵.參加過青山裏戰鬥。後來部隊解散了.他也就流落到額
穆這個地方,娶T個老婆,過著隱遁的生活。他聽到我也是全州
金氏、就掩飾不住高興地說,在這遠離家鄉的異國他鄉見到了同
宗本家.真是感慨萬端,說不出有多麼高興。他叫老伴用腳蹈破
吞了點稻子,給我做了大米飯。這是我到北滿以後第一次映lJ的
大米飯。
“起初.我們的抱負可大哩。在漢范回將軍指揮下取得風悟洞
大捷的時候,我們以為朝鮮馬蔔就能獨立了。那時候做夢也只做
通過獨立門胯入漢城的夢。可是如今,落到了慣草野的一顆砂粒
—塊石頭一樣的地步,成大無所有事,臉—L的皺紋卻不斷增多,你
看這多麼糟啊。要說我這個它頭子還有什麼高興的京.那就是在



472頁


這漢族世界,北滿的一個角落裏。像淫雨連綿的雨季見到星星一
樣見到朝鮮同胞。要是金將軍的部隊不回間島,永遠駐在額穆地
區那該多好啊!”
金老人說著,還沉重地歎了一口氣。
他當年胸懷光復祖國的淩雲壯志,扛起火繩槍投入砂場的氣
概,隨著無情地刻在他臉上的皺紋的增多而漸漸消磨了。想到達,
我也禁不住感到一陣悽楚。這位我更加堅定了決心:為了實現這
位者人當初的淩雲壯志,我們年輕人也必須排除萬難,堅持鬥爭,
直到取得最後的勝利。
這位老人少一隻耳朵。飯後跟他隨便閒聊時我順口問他怎麼
少了一隻耳朵。他苦笑著回答說,是在牡丹江鑿開冰窟窿訂魚時
弄掉的。那天他的到一條大鯉魚,就一把抱住了它。那鯉魚一陣
撲騰,把老人凍僵的一隻耳朵給汀掉了。對老人的遭遇,我十分
同情。我在三棵松停留了一個星期,每晚都到他家去聽他講洪範
圖的故事。
經過這樣的交心瞭解到,額穆人也跋間島人一樣,都有強烈
的反日情緒。他們所以被反共思想污染,是因為他們沒有得到革
命組織的引導。在做群眾工作的過程中,我們和育溝子四號村的
百家長劉永生建立了親密的關係*後來連指揮部也搬到了他家。
最初,劉永生看到我們的部隊不打擾老百姓,一到晚上就生
起費火,開娛樂會,不分男女,一起唱歌跳舞,一起學習,就覺
得我們是一支奇怪納軍隊。他過去所見到的軍隊,不論打的是什
麼旗號,部是對老百姓吹鬍子瞪眼、發號施令的一群兵痞。而這
支從間島來的“高麗紅軍”卻給老百姓挑水、掃院子,還給核子
們理髮;上下級毫無差別,像親兄弟一樣親密無間。全村人都在
低聲細語,說這是一支奇怪的軍隊。
某一天夜晚,劉永生給我們通報一條不祥的消息說,駐在六
號村的日軍守備隊和偽滿軍正淮備攻打四號村。我接到這一通報,



473頁


就下達了全隊就寢的口令。雖然還未到就寢時間,隊員們也只好
躺下睡覺了。
百家長為此深感驚異。要是別的軍隊.准會避開放人,逃之
天天,而這支“高麗紅軍”卻不僅不想逃跑,反而留在村裏,珀
備睡覺。這究竟是什麼軍隊,如此令人莫名其妙啊I他伯敵人馬
—LfT進來,不安地跑進跑出,一夜沒合眼。
我把他拉到身旁坐下,說:
“百家長,我們的軍隊像鐵桶一樣保護著襯子.休就放心好好
休息吧。”
“啊?天還沒黑就鑽進被窩的軍隊
子?”
百家長仍不放心,不知所措。
“有崗哨嘛。‘高麗紅軍’可不會吹牛啊。休今晚好好睡,准
沒事。明天早上,等我們走後。你就去找敵人告我們.說飛麗
紅軍’來過。就照你看到的,都說給他們聽《”
“去台你們?我可沒有心恩去告你們‘高麗紅軍’這麼好的軍
隊。“
“不,百家長.我這是真心托你,你不要拒絕,就照我的話去
做吧。這是我們的活路,也是百家長祁全村人的活路。際瞧著吧.
過後就能知道這是怎麼回4f F。”
我們讓百家長去向員警如實地報告我們“高麗紅軍”的行蹤.
其目的在於把集團部落裏的敵人全都誘出來。第二天早晨,我們
撤出四糾t,沿著通往額穆的公路開始了行軍。半路上.我把一
個連的兵力部署在路西南的1U脊。設下了埋伏。敵人聽了劉永生
百家長的報告.立即派出好幾百名的“討伐”隊,氣勢洶洶地追
上來了。
這樣,我們遠征隊白到額穆以來.第—‘次訂f誘敵伏擊戰。參
加這場戰鬥的日軍守備隊(也叫憲兵隊)全部被殲,沒有一個字



474頁


仔。原來有一個鬼子躲過人民革命軍的子彈活了下來,由他們的
飛機救走了。可是連他也因為飛機著陸時失事墜毀而上“天堂”去
了。1959年我國的考察團去訪問額穆時,看到當年日本鬼子立在
青溝子六號村的“忠靈碑”還保存著。
1935年12月,我們在官地附近又打了一仗。這場戰鬥,又叫
柳菜溝戰鬥。在這一仗中,二百多名敵人大部被殲。被我們打得
喪魂失魄的一個敵軍軍官急得鑽進了棺材的故事,就是在這場戰
鬥中發生的。
一一敘述我們在北滿進行的無數次戰鬥,是不可能的。1935
年秋天,當我們積極開闢額穆地區的時候,共產國際通過周保中
通知我們說,指揮第二軍初第五軍協同作戰的聯合指揮部已組成,
任命我為聯合指揮部的政治委員兼葦河部隊的司令員。看來,因
我當過營、團、師政治委員,所以共產國際選拔我當了第二軍、第
五軍聯合指揮部的政治委員。
這個任命,不是我所希望的。我所希望約不是做官,我急切
渴望的是同戰鬥在北滿、起骨幹作用酌朗鮮共產主義者的會見。然
而,聯合指揮部政治委員這一出乎意外的職位,使我無法顧及這
個願望了。我不僅要領導遠征隊的活動,還要去管別的車的政治
工作。我肩負著這樣沉重的擔子,不得不把同北滿戰友的會面推
遲到南湖頭會議前後,為了兩個軍的政治工作,我不得不忙忙碌
碌地來往于寧安及其周邊各縣之間。
在這過程中,我們同中國共產主義者的關係更加鞏固和加強
了。這個收穫.比我們開始遠征時所預計的還要大得多。
要說我們有什麼感到惋惜的事情.那就是沒有實現同金策、崔
庸健的直接會面。而這是這次遠征的主要目的中最百要的一項,可
是被推遲到遙遠的未來去了。我們在同中國共產主義者保持接觸
的日子裏,也始終沒有忘記在北滿大地上歷盡艱辛、浴血奮戰的
朝鮮共產主義者和朝鮮愛國者。同他們的會晤越推遲,我對他們



475頁


的懷念就越深切熱烈。
東滿納朝鮮共產主義者相南、北滿的朝鮮共產主義務頭 ;
聚在——起,在洋溢著關懷和激情的氣氛中互通姓名。熱烈擁抱.兄
在I叫1年年初。從這時起.我們就在同—個密營裏。同吃一別以.
準備了解放祖國的決戰。回到解放了的祖國之後、我們又投入)
重建祖國的如火如菜的鬥爭。
他們都是在20世紀最富有戲劇性變化的年代裏。和狀——起山
行了抗日戰爭.又一起進行了抗美戰爭.一同堅韌不拔地進沁6
民主改革、社會主義建設等艱苦鬥爭的忠實的戰士。
曾經奮戰在北滿的巷戰土們。今天仍然相我同甘共苦。力J
使我們朝鮮式社會主義光芒四射而努力奮鬥。他們都是在半個1ti
紀多的漫長歲月裏,始終不渝地擁護我fg我們事業的忠臣。戳議
願他們的未來光明和手福,祝願他們的過去水遠成為聖潔而吳價
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