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476页


北满的额穆地区是我们在吉林时就建立关系的地区。我同姜
明根取得联系,在坟河建立了叫做丽新青年会的革命组织,还做
过这个组织的工作。当时,饺河、新站和杉松都屑额穆县管辖。据
说,这个县是在30年代末期才改称为较河县的。
在第二次远征北满时,我们仅在额穆一地就进行了数千里长
征。青沟子、琵琶顶子、南天门、三道沟、马鹿沟、新兴屯、官地、柳菜
沟、三棵松、牡丹江村、黑石乡、驼腰子等地,都是我们那时开辟的
地方,是记录着北满远征队武功的令人难忘的战迹地。
在这个过程中,我经历了不少令人感兴趣的事情,也见过很
多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人。
在第二次远征北满时,这一带还有很多革命风暴未刮到的空
白地带。因此。我们在讨论远征额穆时,周保中表示道担心,这
并不是偶然的。他说:
“金司令,连那个出名的老顽固吴义成宅头儿都被你说转过来
了,你当然会有办法的。可是我们今年春天到额穆时,却被人家
说成是6x胡子’,到处吃闭门羹。”
吴义成曾经疏远过共产主义者,骂过周保中是“红胡子”。后
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个词就成了对共产党军队的贬词。
周保中的话果然不错,我们率领远征部队一踏进额穆县境就
被当做了“红胡子”。额穆的人们一看到远征部队就说“高丽红
军”来了,便四处逃散,衬子里空无一人。这说明他们侣害怕
“红胡于” —样害怕我们。
显然,在他们看来,“红”字就是道德败坏、残忍的代词。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在远征途中只好腾出很多时间做群众工
作。时间用在做群众工作上,这并不是浪费。由于我们的努力,曾



477页


经疏远人民革命军的人们,变成了我们的亲密朋友和帮助者;曾
经和我们作对的人们,也走.k了联共、亲共的道路。这时,我们
真正感受到了一获干金也不能感受到的喜悦。
正当我眼前常常浮现出腰营沟会议后人民群众挥泪撤离游击
根据地的情景,脑子里为革命的前途而思绪纷纹.身心疲惫不堪
的时候,在额穆取得的这些收获,不能不说是我们极大的喜悦。对
于干革命的人来说,最大的喜悦就是获得同志fg朋友,最大的悲
哀则是失去同志和朋友。
我们在踏入额穆县界之前,就已经在镜泊湖畔小山咀子结识
了一个叫柴和的中国渔夫,在他的帮助下,我门顺利地渡过了镜
泊湖。他在认识我们以前.也是疏远革命军的。这个从十九岁起.
将近三十年在镜泊湖以捕鱼为生纳淳朴渔夫.早先听信了日本鬼
子的欺骗宣传,把“高丽红军”当成F”土匪”。可是当他亲眼看
到远征队军容整齐、纪律严明,又看到我们的队员谦虚、平易近
人时、就改变了态度,热情地对待革命军了。
常言道,隔江千里,阻挡军队远证的江河是和亡干里路同样
的障碍。因此,柴和避开放人,全力帮助远征队顺利渡过镜泊湖
的劳苦.是我们毕生都不应该忘记的、
1959年.我们的考察团到中国土考察时。得到了他的一张照
片。照片里的柴和已经是满脸皱纹的L十岗龄的老人丁,可是他
那修长的身材和长脖颈.却依然如故。这位我想起Z许多往事。
青沟子战斗时冒着危险给我们提供后曲物资的百家长刘水
生、在黑石乡附近把儿子送到游击队的俞击发者人等、都是我们
在额榴地区结识的好朋友。我们在这里争取别/大批群众。
我们深入列入民群众中去做各阶层群众的1:作.在这过程中.
我们还同—个伪满军团长建立f深厚的友谊,
这大概是1936年初的取信。我们远征队为f攻汀软化且的一
个木材场,连仅强行军,当东方快要亮的时候,才在大路旁的一



478页


户地主家歇脚。这户地主看来很不一船*他家四周围一道高高的
土城,还修有炮台,只是没有家兵,因为当时已有了伪满军,而
且日本人也不允许私设武装力量。这家有两栋房子,一栋任进了
队员们;另一栋住进了指挥部成员和后勤人员。我们组织三个队
员扮成长工、轮流在大门口放哨,让其他队员都休息。
下午四点钟左右.哨兵报告说,有一辆马车正朝这边驶来。不
一会儿,马车来到大门口停下了,车上一个阔太大由一个士兵搀
扶着走了下来,说是要暖暖身子.就径自走进了这户地主家。
我注外一看.只见一个穿着两套狐皮大衣的美貌的少妇站在
雪花纷飞的院子里。队员们看到她那豪华的装束,怒目因睁.一
窝蜂拥到院子里把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围起来盆查。
我问是什么人,年轻的哨兵好惊抓到了一个什么了不起的高
级持务似的,洋洋得意地回答说:“司令官同志,她是个可疑的女
人。”说罢以锐利的眼光直盯着那个女人。
那个年轻的中国女人吓得面如土色,全身直订哆瞎
说不出来。
我厉声禁止要搜她身的哨兵,然后命令道:
“你让这位夫人进屋去暖和暖和吧/
那女人进到屋里仍不敢抬头,恐惧地瑟瑟发抖。
我用中国话叫她放心,说道:
“夫人.不要害怕,好好暖和暖和吧!我们的哨兵年纪小
错了人,副n你了.请原谅吧2,l
我—面请她喝茶,一面把火盆推到地面前,好让她暖和身子。
然后说:
“不知夫人是怎么想的,我们是被这里的人frl称做‘高丽红
军·的人民革命军,夫人听说过噶丽红军’吗?”
“听说道—‘些。”那女人低着头.用勉强听得见的细微声音回
答说。



479页


“那好。我们‘高而红军’可不是日本人诬蔑的那种伤害人民
生命财产的‘土匪’。我们革命军是以抗日救国为目的的人民武装
力量。我们是专打侵略朝中两国的日本帝国主义和它的走狗的.丝
毫也不侵犯人民的生命财产,夫人、你放心好了。”
那女人双手台十.表示感谢。但她的脸上仍然表现出不安、恐
惧和半倍半疑的神色。
我继续对她说,直到她消除紧张情绪:
“我们决不会因为夫人带着伪满军士兵而问罪或惩罚休。友人
怎么会有护兵,我们也不想过问。休一个过路的客人.既不危害
老百姓,又不危害革命军,我们干吗要向你问罪呢:我们也是得
到这家主人的谅解才在这里歇脚的过路入。你不要多心,烤暖了
身子再回去吧/
那女人这才讼了一口气,小心地拾起头来望了我一眼。顿时、
她眼里闪过了惊r4的神色。她双手捂着胸口.焦灼地咬着嘴唇。
“你怎么啦?际还不相信我的话吗?”我忙问她。
“下,不是……只是队长的面容,……我早就知道队长是窿慈
的人……”她没头没脑地咕qk着.又仔细地端详着敌。
就在这时候,审问那个护兵的吴白龙.惕个捉到老虎的猎手.
兴冲冲地跑到门口来,用那中国女人听不懂的朝鲜话小声报告说:
“将军,据护兵说.这个女人是伪满军十二团团长的老婆。一
条大色自报罗网了:”
。白龙,别那么太得意啦。是大鱼还是小鱼.要等着脏呢。”
话虽这么说。但听说她是伪满军团长的者婆,我也着实吃了
一惊。团长这个职位可不是简单的。从伪满军的军队等级来看.团
长这个职位.从上任下数是第四位i从下住上数、要爬十三个阶
梯才能到i主。伪满军一个团的管辖区域,有的包括好几个县。管
辖这么广大地区的指挥官的权限之大,就无须赘言了。那时.总
部设在蚊网的伪满军第九混成旅所属的第十二步兵团。就驻扎在



480页


领穆县。
当时,我们把瓦解敌军作为一项重要的战略任务.因此,在
这里遇见一个伪满军团长的夫人,就不能不说是一件令入感兴趣
的事了。当然,我是不会因为面前坐着伪满军团长的老经而改变
脸色的。
“夫人,休以为因为你是个伪满军团长的妻子
地惩罚你吗2”
那女人报难为情地搓着手说:
‘哪里[哪里2……不知是不是我看错人了
您是不是叫金成柱?…”.”
这意外的问话,使我吃了一惊。在这个离间岛有效百里地的
北满,偶然遇到的一个伪满军团长的妻子,竟然知道我的小名,这
本身就是件不能马虎过去的非同寻常的事。一个素不相识的贵夫
人怎么会知道我的小名呢?我感到十分惊讶,同时也产生了想破
这个谜的强烈好奇心。我说:
“来到额穆忽然听到我的小名,真叫我吃惊叼哦既是金成柱,
又是金日成。不过,你是怎么认识我的呢7”
灼满军团长的妻子顿时羞愧难当,诽红了脸
看出了她心里有话要说,可又不好意思说出来。
“成校先生在吉林领导青年学生运动的时候,
中,从那时起我就认识您。”
“哦J原来是这样!真叫人高兴阿/
我这才明白她第一次冶头看我时眼里闪现出的热情意味着什
么。总之,在额穆这个陌生之地能见列吉林时期的女中学生,确
实是一件很稀罕的事。吉林这个地名,在我的心里引发了一种近
乎怀念故乡的麻酥酥的情感。对这座我生活了好几年的城市,我
是有着特殊感情的。当时是这样,现在仍然是这样。
她从我的脸上看出了我在回忆往事,这才恢复了平静.声音



481页


平和地说:
“1928年秋天反对敷设吉会线铁路的斗争.成柱先生您还记
得吧。那年秋天,吉林是多么热气腾腾啊:您可能不大相信,那
时我也参加了学生的示威游行。在省议会的院子里.听成柱先生
讲话的情景,我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呢。……”
说着,这位过去在游行队伍里高喊口号的吉林女中李生,
天用狐皮大衣裹着全身,带着护兵去娘家探亲的伪团长的夫人
里不禁流下N目水。
我恍如隔世.重新端详着伪团长的妻子。一个昨天还高q8抗
日的女子.今天却指上了亲R的列车。我开始深思,是什么东西
使这个女子变成了这个样子的呢?是因为对本民族未来感到绝望
而堕落的吗?不.我看着她回忆吉林时那深沉的表情.感到她心
里还有着对过去抗日时的怀念。尤其是因为她在我面前用泪水表
示了仟悔.回忆了她的学生时代。她在看到我的那一刹那.为什
么那样吃惊。那样不寒而栗呢?也许是她在良心面前感到羞愧,L/
情恐惧吧?
“成柱先生,您怎么不说话啊?请您原谅我吧:您讲话的时候。
曾经举起拳头响应过您的那个少女,如今部落到了这个地步……
今天看到戎马使您的成柱先生,我真是感慨万分……差愧准当
啊J”
说着。她的眼里又扑寂较地淌下了泪水。
“夫人.镇静一厂吧:自轻自贱可不对啊i时局太严峻,不容
我们陷入那种绝望、自暴自弃的境地。内外的形势号召所有热爱
很国、热爱人民的中华儿女和知识分子奔赴抗日救国的战场,哪
有做f伪满军团长的妻子就不能抗日的道理呀?”
我这么一说、她就揩了增眼泪抬头说:
“那么说.惊我这样纳人也能抗日?”
“是的。你只要好好地说服你的丈夫。让他不去



482页


车、这就是对抗日的贡献。坦率地说,伪满军团长这个官可是不
小的。但是我认为问题并不在于宫有多大,重要的是不要忘记自
己是中国人。”
“我的丈夫虽然是个团长,但这并不是他心甘情愿去做的。他
也珍藏着一颗民族良心。我一定遵照您的话,好好说服我丈夫,让
他不驱使部下去‘讨伐’游击队。请您相信我的话吧:”
“耍真能这样,那就好了。一个伪满军团长由亲日转向反日,
这就意味着他的部下也都走上了爱国的道路。你和你丈夫再生的
道路就在这里。”
我向她介绍了几个在间岛当过伪满军军官的人由亲日定向抗
日的事例.给了她信心。
她说:“今天我能见到成柱先生,是天赐的幸运。听了您的话,
我思绪万千‘今天您让我恢复了吉林时期的精神,引导我们夫妇
走上了再生的道路;我终生不忘您的恩情。”她表示,一定要活得
不愧为中华民族的女儿。
我给她看了我们的宣传品和宋庆龄、章乃器等人在上海发表
的《抗日救国六纲领》,就是第一次远征北满时吴平在宁安周保中
的草棚里给我们看的那个《六大纲领队
伪满军团长的妻子看了看表.从怀里搁出了一个用白纸包的
东西放在我面前。那是中国钞票。她说这是卖鸦片换来的钱,让
我们用作军费,
她的一片心意,使我十分感激,但我没有收下:
“这笔钱、你还是享回去吧.今天我遇到了昔日的反日学友,
这就等于得了一大笔财产。”
伪满军团长的妻子听我这么一说,又流了眼泪。
临别时,我们备了丰盛的晚餐招待这位伪满军团长的夫人。夫
人在离开地主家时把自己的姓名告诉了我,可惜现在已经忘丁,只
记得她性池。



483页


不久后,我们收到了那个伪满军团长的信。那是一封笔调十
分悲壮的长信,内容大致如下:你们是世界上最高尚的人;你们
保护了我妻子的生命,把我从罪恶的深渊中拯救了出来,让我走
上了爱国的道路。我将以结草衔环的决心尽力帮助你们。这个团
长我也只记得姓张,名字记不清了。
后来,我们为了过旧历年,派军需官到额穆县城附近去办年
货。军需官为了购买冻猪肉等年货进了城,可是没等完成任务.他
就被县警察速捕了。这个消息不知经什么途径传到了那个伪满军
团长那里。团长向警察署说,人民革命军的“罪犯”应该由军队
来处理,于是把军需官要走了。
起初,军需官以为伪满军团长会把他带去枪毙。可是,那团
长却让他的妻子做了丰盛的饭荣,把军需官待如贵宾。团长首先
表示感谢说。感谢金司令的部队对他妻子的帮助,并说,他用生
命来担保,今后无论遇到什么情况,他决不“讨伐”革命军,要
我们相信他的话,如果遇到了我们的部队,他们就向空中放三枪,
让我们装作没看见径自走过去。他还说:“我死也不会忘记金司令
的恩情,请把我衷心的问候转达给司令。”
后来,这个伪满军团长忠实地届行了对我们许下的诺言。
当我们停留在三棵松的时候,官地方面验有日本军队,额穆
方面驻扎着伪满军一个团。这两支部队虽然常出去“讨伐”,但那
个团长指挥的伪满军第十二团,一旦和我们的部队相遇,就故意
躲开,不服我们交火。我们也专门找日军打。
当时,区别日军和伪满军纳重要标志之一是钢盔。戴钢盔的
是日本军队,没戴钢盔的就是伪满军,这是游击队各个部队都知
道的事‘但是.后来伪满军也戴钢盔上战场了。于是我们就警告
伪满军说,凡是戴了钢盔的,我们就将当做日军来打,你们要是
不想跟游击队打仗.就把钢盔摘掉。从此,伪满军一遇到我们,就
摘下钢盔,表示他们是的满军。



484页


戴钢盔的家伙如果走在队伍的前头.游击队就打前头;如果
走在后面,我们就打后面。日军发出悲鸣说:“游击队真会神机妙
算,专找我们打。”我们要求伪满军出去“讨伐”时要用故意走火
等方法向我们发出信号,他们也照办了。如果情况不允许这样做,
他们就用几十几百人聚在一起观uA嘎嘎大声叫嚷的方法,把他们
的位置告知我们。
张团长还给我们送来了不少后勤物资。有时,他说是要出去
。讨伐”,拉一大车猪肉、冻饺子等物资离开驻地,派部下送到和
我们接头的地点;他自己则带着部队到根本没有游击队纳地方去
转几个钟头再回驻地兵营。
下面谈的是我们部队驻在官地附近的一个衬庄时发生的情
况。
有一天几个指挥员来找我汇报过年前夕队员们的情绪,然后
请求我允许他们到村子去弄点养麦或土豆粉来,过年汗压冷面结
队员们吃。
我考虑到这会给人民增加负担,便没有允许他们这样做,而
且几天后我下了部队转移的命令。当时,这个村的群众都忙着准
备过年的丰盛物资,说是要和金司令的部队一起过年。这样,弄
不好。群众会为准备我们部队节日的饭菜耗费几个月的口粮。因
此.我们突然带队撤离了这个村子。这虽然是为了不给群众增加
负担.但队员们还是一肚子不高兴,个个鼓起嘴巴。
远征队转移到黄泥河子山沟,把木材场工人住过的草棚收拾
了一下、就在那里过年。说是过年,实际上我们每个人只滩到一
碗小米饭。队员们吃了那一碗小米饭,都觉得不过瘾,就在这时.
那个伪满军团长给我们送来了猪肉和饺子,我们高兴极了。
那个团长随着同我们友情的加深,后来甚至还给我们远征队
送武器和情报。我们对他妻子的真诚相待,竞带来了他结草指环
般的厚报。这位伪满军团长虽然裁着伪满洲国给他的团长帽子,但



485页


他以勇敢的联共行为在历史和人民面前将功赎罪了。
以争取占绝大多数的下层士兵群众为主、也争取中下层军官
和部分具有民族良心的上层军官,孤立和打击极少数反动军官。这
是我们瓦解敌军的方针,这一方针在做那个伪满军团长的土作中
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这确实是超过了我们预想的巨大收获。连一次也没有和我们
接触过的伪满军团长,受到他妻子的影响,由反革命的帮凶转变
为联共爱国人士。由此看来,吉林女中毕业的那伉团长夫人,为
了改造她的丈夫,一定做了许多积极的思想工作。她确实是个很
好的妇女。
不久后,那个伪满军团长被调到哗甸地区去了。我把他介绍
给了锐拯民。从那以后,我很长时间没能听到那个团长的消息。直
到1941年才通过在样甸挠拯民手下工作的郭池山听到了有关那
个团长的片断消息。
郭他山告诉我们,在榨甸的伪满军第十二团和第十三团,知
道他们迟早是要调到热河方面去的,因此这两个团的团长都表示
愿意在被调往热河之前,将部队并入抗日革命军,但是,当时样
甸地区既没有能够同时收容两个团的部队,也没有能够对这两个
团长所提约建议作出决定性回答的干部。郭池山来找我们,就是
为了让我们来决定这件事,自从槐拯民牺牲以后,二军所属的军
政干部对有关部队活动的大小问题,都来请示我们决定。
我把在伪满军被调往热河之前尽快让他们起义的紧急任务交
给郭池山后,打发他回椰甸去了。可惜,因为耽误了时间,两个
团的起义都未能实现。后来得知,那个团长在拌甸酌时候,把全
团交给了姓杨纳新任团长。他把部队交给新任团长的时候,说服
新任团长要走反日的道路,还利用交情劝告第十三团团长也要好
好帮助反日革命。
从那以后,我一直未能得到有关伪满军第十二团和第十三团



486页


被调到热河方面以后的消息。最近看了一些有关对日作战时伪满
军崩溃的资料,才知道这两个固在关键时刻投入了反对日本帝国
主义的斗争。
敌军中有一个有良心的朋友,可以使我们争取到成干上万的
朋友。因此,我们早在抗日武装斗争开始的时候.就提出了“要
在敌军中修筑革命饱台”的口号。所谓在敌军中修筑革命炮台,意
味着在敌军中构筑我们的阵地。就是说,以瓦解敌军为目的,在
敌军中建立我们的革命力量。
当时,瓦解放军的工作,一般都称做对敌政治工作。用枪弹
消灭敌人和用对敌政治工作瓦解敌人,这两者可以说是抗日斗争
的两条战线。无论是哪个时代、哪场战争、也无论是哪一方,对
敌斗争一向都是在这两条战线上进行的。一条是用武装力量进行
的战斗,另一条是以精神、思想宣传进行的战斗。
日本帝国主义在所谓治安肃正中,也提出了治标工作、思想
工作、治本工作三个方针‘概括起来说.这也是用武力的所谓
“剿匪工作”和用宣传安抚的“思想工作”这两个方面。敌人对我
们的革命PA伍也是疯狂地企图从精神上加以瓦解的c
但是.为了做对敌政治工作,我们第一次提出要在敌军中建
立革命组织时、却有不少人没有同意。
当然,我们队伍中没有一个因为怕死而反对瓦解敌军工作方
针的懦夫。有些人之所以没有欣然赞同.主要是因为他们认为这
一方针脱离了阶级路线。他们摇头说。我仍是工农军队,对方是
资产阶级军PA,敌我是水大不相容的,水和火不可能和睦相处。这
是连三岁孩子都假的十分明白的道理,可是我们都要在敌军中建
立革命组织,这行得通吗?
那些经常背着满满一口袋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人则批评
说,在敌军中建立革命组织。是一种近似阶级调和的右倾越轨行
为。他们固执地说,那是同处于不相容的矛盾关系的阶级敌入搞



487页


调和的行径,经典著作里可没有什么有关瓦解敌军的论点。这些
话,现在的青年们听了,可能会说他们是些捂着鼻子喊憋闷的入.
可是在那个不靠经典著作里的论点就寸步难行的时期,这种片面
的立场是相当有势力的。
当时,阶级斗争十分激烈.人们对阶级敌人有血海深仇。冈
此.有谁坚持那种片面的立场,也没有多少人把它看做是什么严
重的越轨行为。许多人是从憎恨阶级敌人的感情出发参加革命.忍
受了种种困难的.因此,在阶级问题上不肯作丝毫让步。bDl:小
于对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阶级斗争理论作了教条主义的解释. 1
少共产主义者的感情中.憎恨的成份强于爱的成份,主张惩罚州
谴责的不妥协性肚过包容相宽恕的度量。甚至那些赶时髦纳马克
思主义吝还把无条件的不妥协性看做是革命者的唯一待征,把思
想上还不成熟的青年变成了心胸狭隘的人、毫无人情昧的“红胡
子”。由于这种弊端.马克思主义旗帜下的革命经历了曲折.共产
主义者的形象受到了损害。左倾分子和教条主义者们,在维护阶
级利益、坚持阶级斗争的不妥协性的口号下,只强调阶级利益这
一面。然而他们眼看着许多人背弃共产主义革命,投到敌人的阵
营夫,却又不加以阻止c
问题并不在于经典著作里有无关于瓦解敌军的论点.而在于
人们不想根据革命的根本利益去制定路线和方针。
我们认为应当从热爱本国人民的立场出发去进行革命,因此.
在研究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方面,我们没有首先努力去找不妥协
性,而是首先努力探索了爱相团结的思想,
我们之所以认为能够在敌军中建立革命力量,是因为敌军的
士兵相中下层军官绝大多数是工农子弟,这些人自不用说,就是
部分上层军官中,也会有赞同我们的革命、同情剥削阶级社会受
难者的有良心纳入。如果把他们都争取到革命一边来、变成我们
的友军。那么,敌人就会相应地被瓦解,我们的革命力量就会成



488页


倍地壮大。这将是不开枪、不打炮就能大量歼灭阶级敌人的大进
攻战*也将是一场大宣传战,使人们认识到共产主义者才是具有
谋求人类的幸福与和睦的崇高思想的人。
我们抱着这种理想和意志,提出了“要在敌军中修筑革命的
炮台”这一口号作为对敌政治工作的基本口号。
我们认为能够在敌军中修筑革命炮台的思想,是以对人的本
性的主体立场为基础的。人是具有自主性、创造性相意识性的伟
大的存在,同时也是维护和向往正义的美好的存在。从本性来看.
人追求善良与高尚,轻蔑恶毒与丑恶。这一固有的本性就是人性。
因此,只要我们以宽大的胸怀给敌方人员以良好的影响,那么,除
7极少数反动的上层人物以外,多数中下层人员和部分上层人物.
是能够变成革命的支持者、同情音和帮助者的。即使是为地主、资
产阶级效劳纳入,只要有人性、有热爱祖国和民族的人的气质,就
是我们能够争取的基础。
我们认为除极少数反动派相歹徒外,民族的所有成员都能因
绍在民族大团结的旗帜下。我们的这一政策,正是从这种立场出
发的。
解放后.我国人民说金九是恐怖活动的魔王,把他看做反动
派.说他和李承晚是一丘之貉。他是一个大半生敌视共产主义者
的.这是彩实。群众对他们深恶痛绝。要不,怎么会出现金九和
李承晚头短南瓜进猪圈的漫画呢:降仙炼钢厂的工人甚至在厂的
烟囱L写下F“打倒金九”的标语。邹tt在我国人民中、没有
个人认为金九是可以改造的。但是.金九本人却在四月南北联
席会议‘’时受到我们的影响,由反共分子变成了联共、亲共人士。
x,:t:紧咒器默咒黑咒X船器瓶紧能院铭驾
N ND。Q H以[o 6女K LfrT u《JL65loN&Q99》月BNm告*闻q7女q
M鲜n j:Q No目女:十,



489页


他之所以得到达详的改造,固然足因为受到了我们的影响,但更
主要的原因是.他在亲眼目睹共和国北半部现实的过程中,他坚
持了一辈子的爱祖国、爱民族的精神被强烈地激发起来、他的人
性得到了最大的启发。
如果不考虑爱祖国爱民族的精神和人性,我们就不会同在反
共第一线上限我们交过锌的崔德新提起手来,也不会同今天的南
朝鲜执政者们进行对话。我们之所以为了用对话的方法统‘祖国
而同南朝鲜的统治者面对面地坐在一起进行协商,是因为我们对
他们尽管是有局限性的民族良心fg人性寄以期望.是因为我们相
信这两者早晚会在民族团结的大花园里开出绚丽的花朵。
当时。我们就争取的对象和方法问题也进行了不少争论,尤
其是关于以日军为对象的对敌政治工作的争论,没能达成协议。大
部分同志都认为.伪满军的中下层是可以争取的,但从小就被灌
满了“大和魂”,盲目崇拜“天皇”,习惯于强制性纪律的日本军
人,是根本不可能争取的敌人。他们摇头说,日本陆军士官学校
毕业的朝鲜独立军头领的反共思想尚且很难拔掉.何况是日军容
兵呢!可是,·仆意外的事情否定了他们的这种看法。
有一年,间岛约农村瘟疫蔓延,日军干下了把病人关在屋里
活活烧死的暴行。患病的童长荣所在的村子.也闯进来了“讨
伐”队。
一个日本军官看到躺在屋子里的童长荣,就马上命令部下把
门锁上放火烧。一个日本兵忙着准备点火。童长荣意识到最后的
时刻到了,便决心作最后一次宣传,死也要死得有价值。他用拳
头敲着炕面,用他在日本上大学时学的非常流利的日本话.对那
个日本士兵说:
你也该是工农子弟,为什么到这里来乱杀穷人?杀了人.休
能得到什么好处?怎么能这样灭绝人性?哪有这样杀害病人的道
理?



490页


这一声敲击良心的呼喊,订动了那个日本兵的心。那个日本
八就把后门踢开,避开上级的眼睛把童长荣悄悄地放出去.然后
小住房子上点了火。童长荣藏在垄沟里,才得以死里逃生。
这个班例把那些固执地主张日军不能作为争取对象的人的嘴
巴给封住了。
从此.我们抱着信心,选拔一些坚定、勇敢、精明而强干的
同志。大胆地派别敌军中去了。
许多有名或无名的工作员在敌军中,尽管处于孤立无摄的环
姬.世始终不渝地坚守革命的节操,出色地进行了对敌政治工作。
出于他们的积极努力,伪满军和自卫因中几乎每天都发生哗变。
我们让所有的游击队员都作好准备,无论淮都能运用喊话、散
发出版物、教唱歌曲等传播舆论的形式和方法,积极进行对敌政
治工作。
Jt们积极进行对敌宣传,既在敌军内部进行,也在敌军外部
进行;Rk用个别的方法,也用集体的方法。由于我们纳这种热烈
而富有感染力的宣传攻势,许多伪满军部队回避同我们游击队作
lt,成了我们忠实的“武器运输队”。
只要给伪满军寄去一封信,他们就给我们运来武器、弹药祁
粮食;在战场上只要对他们喊一声“要枪不要命”,他们就乖乖地
之枪投降。
敌人的。讨伐”队打进来大肆屠杀我们的人*可是我们俘虏
5,敌兵。1;管他是伪满军还是日本军.都给予人道主义的待遇,亲
tD地对他们进行教育.还给路费放他们回去。这样一来.伪满军
中甚至有被我们俘虏道七次的士兵。我们对他开玩笑说:你这个
老冗又来啦。他就笑嘻哼地回答说,我是来向革命军缴枪的。
我们在东满进行活动的时候,争取了汪情县罗子沟闻营长部
队的连长等许多敌军连长级以上的军官。
l 934年钱连谢J入南蛤续塘的马桂林部队,出色地进行了瓦



491页


解工作,他也曾是伪满军连长,后来受我们的影响,校改造成了
共产主义者。
日军中也有很好地帮助我们的难忘的朋友。
小汪清防御战斗时,吴白龙出去订扫战场,在一个日本侵略
军汽车司机的尸体上发现一张写给游击队的信。写信人是工人出
身的日军汽车司机,是日本共产党员。他往车上装了十万发子弹
来找我们,车子开到游击区近处一个山脚时被敌人发现,于是他
写下了这张遗书放进兜儿里后自尽丁。
他的崇高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革命精神,使人们深受感动。
他把可爱的父母妻子留在日本,渡过茫茫大海,越过险山峻
岭来支援我们,印在申述无声无息地倒在异国的山脚“下牺牲了。这
位日本共产党员的形象,至今仍深深的汀动我们的心。据说,小
汪情的人们以这怔国际主义战士的名字命名当地的小学,不知现
在是否还保留着那个校名。 ·
后来,我们根据在额穆争取伪满军团长的经验,在安图——
敦化交界的大蒲柴河,又灵活地进行了对敌军的瓦解工作。
大能柴河驻扎着在“讨伐”游击队方面臭名昭著的伪满军一
个营。这个营战斗经验丰富,指挥体系和部队管理都很严密,是
一支极反动的部队。我们想派工作员汀进去,可就是汀不进去。为
了找到空子,我们对这支部队进行了全面的研究,结果,了解到
这个营的营长因为薪水少,对上级不满,他因为手头紧,叫副官
去做鸦片生意。这是我们能够对这支部队进行瓦解工作的有利线
索。
有一天,我们的工作组埋伏在路旁,当那个副官买了大量鸦
片路过的时候,把他抓来了。副官伯革命军抢走他们营长的鸦片
(当时鸦片可以和货币一样通用),非常担心。可是,我们的同志
对鸦片连看都不看一眼,只是对他进行了一番教育.就放他回去
了。副官为此深受感动,回部队后向营长汇报说;我们听信日本



492页


人的宣传,把共军当做“土匪”来看待,这次我见过他们才知道
他们都是稳重、文明的人。营长听了,也十分感动。
后来,我们又通过那个副官给营长送去了我的名片和信。信
中说,游击队不愿跟你们打仗;虽然你们对革命军做了很多坏事,
可是我们无意算这笔帐,我们对你们没有什么别的要求,只要求
你们不要伤害老百姓,不要伤害人民革命军;你们如果愿意将功
赎罪,同革命军友好相处,那就要常常给我们送来《铁军》之类
的出版物。
作为这封信的回答,那个副官给我们带来了《铁军》杂志,并
商量好了今后递送出版物的秘密场所。9g附后,他们定期地把
队内和队外发行的期刊和重要情报资料给我们放在一棵空心枯树
的洞里。我们拿出钱托他们购买部队生活所需物品和军用品,他
们也都照办。
伪满军营长被我们的好意深深感动,还自愿为游击队的伤员
治伤。他把我们的伤员藏在兵营里,尽心款待,精心治疗.直到
伤口完全愈合。
那个营长认识到人民革命军是真正的人民军队,加深了同我
们的友好关系,还给我写来了一封题为《告山中战友》的傍。
祟尚真实,赞美情爱.是人本来的良心。
我经常对同志们强调说,敌人企图以欺骗、伪装、威胁和恐
吓来瓦解我们的队伍,而我们共产主义者必须以真诚和情爱来打
动敌军的心。
牢记着我的这段话,认真做好对敌政治工作的工作员中,有
个叫任银河的年轻女游击队员。世人广为知晓的话剧《向日葵》,
就是以她的斗争事迹为题材创作的艺术作品。
我和他初次见面是1936年春在迷魂阵密营。
当我们讨论有关组建朝鲜人民革命军一个新的师和筹建祖国
光复会的一系列重要问题时,她想到自己也将跟着我们到白头山



493页


地区去,高兴得有些飘飘忽忽的。
她是个文静、刚毅、俊俏可爱的姑娘。
身材嫁小女孩一样矮小。
“将军,这回可一定带我去阿/
她一见到我,就纫着我要把她收进我率领的朝鲜人民革命军
主力部队。
可是,为了照顾病弱的拽拯民,我们还是把她留下了。
姑娘要跟着我们到祖国去的希望破灭了,吸里委时充满了汪
汪的泪水。
我安慰她说:
“你不要太难过。我们到白头山方面去站住了脚跟
拯民同志接去给他治病,那时你就可以一同去了。”
“将军。我知道了。您不要为我操心。”
她反而安慰着我,可她自己却像泄了气似地,呆呆地凝望着
南方的天空。
几天后,我们离开迷魂阵,到小宦尔河附近宿营。在这个只
有四五户人家的偏僻U4tt我们遇到了意外的不幸。凌晨,驻在
大蒲柴河的敌人突然向这个村于扑过来了。
我们迅速占据有利地形打击敌人,可是在山沟对过宿营的同
志们却没来得及转移。魏拯民和从莫斯科中山大学毕业后新派到
我们这里来的李主任、曹亚范的爱人和任银河还都在一座房子里。
我们在击退敌人后搜查战场时,在那家天棚里找到了魏拯民。
他大腿受伤,伤口还在流血。由于这天魏拯民病情恶化,无法动
弹,任银河好容易才把他隐蔽到天棚里,然后自己跑到山上去躲
避,不料脯被打伤,被敌人逮捕了:而曹亚范的爱人和李主任则
牺牲了。
敌人把任银河带到驻扎在大蒲柴河附近的伪满军连队里。起
韧,日本指导官对她严刑拷汀,要她说出秘密,可是未能得逞,便



494页


改变战术,叫地做洗衣做饭等杂活,企图用哄诱的方法套出她的
秘密。
任银河虽然只身陷在敌营中,却一直琢磨着怎样才能为革命
做些有益的事,她终于想出了争取伪满军全连投诚的大胆计策,
她决心先用她优美的歌声来打动那些在痛苦的士兵生活中性
情变得怪僻的男子汉的心。她为了多和伪满军士兵接触,故意把
晾衣绳架在兵营院子里,经常到那里去一面收拾晾上的衣物,一
面唱能够引发人们思乡情的悲歌。
那时我们有专门为对敌政治工作编的好歌曲。这是一首古代
的悲歌,原是一个妇女为被强征去修筑万里长城而死在那里的丈
夫唱的。我们给这支悲歌的曲子配上了革命的歌词。
有军官在场的时候,任银河就唱别的一般歌曲;而在士兵面
前,她就唱这支歌。
原来,这个连的士兵过去是救国军,后来因为头领叛变,才
被编人伪满军的,因此士兵们的反日情绪都很强。
任银河那优美动听的歌声,订动了士兵们的心。连军官们听
了他那充满哀愁的歌,也茫然地遏望着天空,陷入沉思。
称赞被俘的游击队姑娘是个好歌手的风声很快就传开了,有
些士兵还特意来找她,请她唱文歌:
“游击队小姐,给我们唱支歌听听吧。”任银河微笑着回答说:
“唱歌也不是什么要本钱的事,要我唱一百遏也可以。”然后就清
清嗓子,凄切地唱起来。那凄婉的歌声满含着在日本鬼子的迫害
下流血牺牲的中国人民的仇恨。
古时候,修筑万里长城的苦役埋葬了无数中国民夫,如今日
本鬼子的刀枪又在准砌我们的坟墓。起来吧,前进吧2为洗雪中
国人的怨恨……
姑娘唱着唱着,不由自主地淌出了眼泪。那些魁梧祖犷的士
兵,也禁不住流下旧来。



495页


欢吃的食物留下来分给他们吃。
在这过程中,任银河和士兵之间建立了亲密的感情
兵中有几个把她叫姐姐的小兵,他们是早年失去了父母
食,后来为了混饭吃才当了兵的。
任银河也无微不至地关怀这些孤独可怜的小兵。这些从未体
味过骨肉之情的小兵,不知不觉间竞把她当亲姐姐、亲妈妈了。
有一天,其中三个小兵来找她,要求她跟他们拜为义姐弟。他
们说:
“银河是我们的大姐。只要是为了姬姐,
都可以豁出去。”
这些小兵的誓言恳切而严肃。
银河一口答应下来,热情地握住他们的手说:
“只要是为了弟弟们,我这个姐姐也不惜献出生命。”
银河以他们为骨干进一步扩大义姐弟的队伍,逐渐把它发展
成为反日组织。同时,为了起义,还接近了连长。连长也是救国
军出身,看到日本指导官的专横,心里总是愤愤不平。
任银河敏锐地抓住他的这种情绪,有一天去找他,有声有色
地专门对他讲了许多向游击队投诚的伪满军军人的生活,然后大
胆地提出:
“连长,你也带部下投诚吧/姑娘这突如其来的提议,起初
使连长十分惊慌。“你们这样给人当牛作马,受欺压,耍挨到什么
时候啊?连长,你员疼爱的士兵老王,昨天不是被那个日本指导
官打得死去活来吗?可是,你对那个日本鬼子连一句话都不敢说。。
任银河见连长怒火中饶,随即单刀宜入地说:
“快些投诚吧2我可以帮助你,你的部下都是我的义兄弟,都
是反日会会员。”
连长惊异地望着目光炯炯的姑娘,心想这个小小的游击队姑



496页


娘这一段时间都做了些什么事咽[
量。这使连长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我生为男子汉,真惭愧叼:”
跑似地离开了姑娘。
矮小的身材,却有如此大的胆
第二天,受任银河影响的士兵发起集体的抗议斗争,要求发
放拖了六个月的军嫡。日本指导官印对土兵代表拳订脚赐,破口
亲爱的弟兄们,处决那个凶狠残暴的日本指导官吧!
她开这耻辱的伪军生活,跟我一起投奔抗日游击队吧!
伪满军士兵响应她的号召.处决了日本指导官,迅速排成队,
启程去找抗日游击队。他们带的武器弹药有三挺捷克造机枪、十
九支步枪、一文手枪和四千七百多发子弹。
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小姑换争取到敌人一个连的投诚,这在
历史上是罕见的。日本帝国主义的秘密文件中也写道,这是前所
未有的令人惊异的事件。
任银河是按照我们的意志,以真诚、情爱和共产主义者的胸
怀引导伪满军士兵走上正路的游击队之花,是胸怀宽广的朝鲜的
女儿。
从30年代后半期起,我们的对敌政治工作就更加活跃了。革
命组织甚至打入了最反动的靖安军。还有不少自卫团和伪满军警
是由我们的组织掌握的。因此,在光复祖国的对日作战中,伪满
军大都掉转枪口对准了日本帝国主义,或者自行解散了。
非正义的军队——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军和伪满军落到这般可
耻的下场,是历史的必然结局。
人生道路,不管是笔宜的还是曲折的,也不管是今天还是明
天,总是要走正义和真理的道路。



497页


我至今还不知道我在额程结识的那个伪满军团长的生死情
况。但是、我深信不疑,那位团长和他的夫人以及他们的子孙如
果还活着、一定会为自己的祖国和中华民族忘我奋斗的。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