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635页


四 革命战友张蔚华(二)
活着的人和死去的朋友之间,也能继续保待友情吗?
的话,将以何种形式保持下去呢? 。
这是我的通信员金正德在鸡冠质子战斗中牺牲后,他员要好
的朋友金风锡向我提出的问题。金风锡也是抗日游击队时期我的
通信员。金正德阵亡后,金风锡长期沉浸在悲痛中,一直深情地
悼念他。
那时,我回答说,活着的人和亡友之间也能保持友情,这种
友情是以生者不忘死者,而死者常常浮现在生者的回忆之中的形
式持续下去的。我接着给他举了一个例子,讲了我和张蔚华的友
情。
这例子是我对亲身体验的表白。那时候,张蔚华去世已有好
几年,可是我一直没有忘记他。有时他突然出现在我的梦里,和
生前一样跟我畅叙友情。每当做过这种梦,我心里就有一种迷离
恍伤的感觉。
金风锡听了我的回答,又问;
“司令官同志,活着的人能为死去的人做些什么事情呢?”
我看他很想从我的回答中听到些富于哲理的能当做自己座右
铭的格言.可我当时还没有这个准备。关于生者和死者之间的友
情维系,在我的精神生活中确实占有一定的地位,然而那是连山
野憔夫都可能有的平凡而朴素的想法。
“我认为.活人能为亡友所做的事情中,员重要的是很好地继
承亡友的遗志。”
当时我对金风锡只作了这样的回答。我想,如果别人遇到和
我一样的情况,也会这样讲的。我的回答,的确是连山村横夫甚
至小学生都能作出的,是很简单的道理。可是金凤锡却把它深深



636页


地铭记在心里。金正德对他讲的遗言是要确实地保卫司令官同志,
直到祖国光复。金风锡遵循这一遗志尽到了自己的职责,直到光
复祖国之日。后来他本人也牺牲了。
很好地继承亡友的遗志,是活人对亡友应尽的最祟高的情义。
这是在抗日战争的年代,我和我的战友们共同格守的倍条。
“为牺牲的革命战友报仇雪恨!”
“牢记连长助遗言,坚决攻占那座高地2”
“按照烈士们的遗言,一定要光复祖国2”
在战场上,在宿营地和行军路上常常响起的这些口号,如实
地反映了游击队员们要把牺牲的战友们的遗志坚决加以实现的意
志和愿望,朝鲜的共产主义音们为了以忠实地执行革命任务的实
际行动来尽到对已故战友的情义,竭尽了一切努力。我本人也为
了以忠实地执行革命任务来实现与我们永别了的革命同志们的遗
志,为了不辜负他们生前对我们的高度信任和殷切期望,进行了
忘我的斗争。现在,我仍然以这样的态度和观点努力完成党和人
民交给我的革命任务。
但是,不能说这就是活人对亡友应尽的全部情义。以祖国解
放这一大的变革为分水岭,根据新时代的环境和要求,情义的涵
义更加丰富了。那些曾经认为只要实现了亡友的遗愿,就算尽到
了活人对已故战友的情义的人,如今再不能就此感到满足了。他
们想把牺牲在异国山野的战友们的遗骸迁到祖国来;想把被历史
的荒烟蔓草所隐没的战友们的事迹发掘出来传给后代,国家畜强
了,他们又想给烈士们竖立铜像;看到新的城市、新的街道建起
来了,他们就想以烈士们纳英名命名新的城市和街道。
对已故战友的革命情义,还集中表现在对烈士子女的爱护上。
我们凯旋祖国后立即派人击寻找飘零在海外的革命烈士子女,像
沙里淘金一样把他们一个一个地找出来带回诅国,送到万景台革
命烈士子女学院去读书;在国内进行斗争的战士们的子女,也被



637页


送到这个学院,都培养成为建设新胡鲜的生力军。
到了70年代,我们为了让子孙万代能够瞻仰生前同我们一起
战斗过的战友们的仪容,在大城山朱雀陋上建立了革命烈士陵园;
在兄弟山区新美里的山岗上也建立了要称为第二革命烈士陵园的
爱国烈士陵园。
所有这些举措都是朝鲜共产主义考为了在最高的水平上尽到
对已故战友的情义而发挥的崇高的同志爱和忠贞酌情义。朝鲜共
产主义者通过长达半个多世纪的革命实践,不仅在同活着的革命
战友的关系上,而且在同已故战友们的关系上,都树立了值得万
民称颂的榜样。
朝鲜革命者创造的前所未有的人际关系的历史,同志友爱的
历史,很好地说明了生者与死者之间的友情也是完全可以继续保
持下去的。以我个人的历史为例,只在回国一下我同张蔚华的友
情就可以充分说明这一点。
如果有人以为我和张蔚华的友情以张蔚华之死而终止了,那
就不能说是正确的。若说一个友人的死就是友情的终点,怎么能
说它是真挚的友情呢I活着的人不忘死去的朋友,仅此一点,就
意味着这个友情是继续存在的友情,是具有生命的友情。
我和张蔚华的友情,在张蔚华死后仍继续保持着。张蔚华虽
然与世长辞了,可是我一刻也没有忘记他。张蔚华的崇高品掘,随
着岁月的沉逝更加深深地沁入我的心灵。在抗日战争以朗中共产
主义考的胜利而结束的时候,最先浮现在我脑际的一大批中国同
志和中国恩人中,居于首位的正是张蔚华。在解放了的祖国,当
我一一回忆起许许多多曾帮助过我和我的一家,诚心诚意支援了
朝鲜革命的中国恩人时,我酌心情的确感慨万瑞。迎来了好世道.
对恩人的怀念就更加深切。
每逢回忆起张蔚华,我就想到他的父母妻子。我对他一家想
念最多的时候,是日本无条件投降以后,即在东北地区实行以土



638页


地改革为中心的民主改革,中国人民解放军同蒋介石国民党军队
进行国内战争,战火席卷东北大地的时候。那也正是到处清算恶
园地主和买办资本家,打倒亲日派和民族叛徒的时候,于是我产
生了这样的忧虑:张蔚华一家人会不会也被划为专政对象。受到
不适当的制栽呢?每当邻国发生波动,开展打倒某些对象的社会
运动的时候,我就为张蔚华遗届的命运担忧。
我在想,张蔚华虽然是立了很大功劳的革命烈士,但因为他
是个主要摘地下工作的人,群众能把他这个大富家子不当反动摄
或叛徒看,而看做是共产主义者吗7我如饥似渴地期待和他家人
见面的日子。然而,新祖国建设、抗美大战、社会主义基础建设
等繁多的工作,使我不得不把许多事倩推迟到以后去了。有许许
多多我想找到和想见面的人,但是为了国事,我不得已把这一切
思念暂置脑后,集中精力搞工作了。
我第——次听到张蔚华一家的消息是在1959年。这一年
组成——个抗日武装斗争战迹地考察团,派到中国东北去了。
我在会见考察团时,托付朴水纯团长说;
“朴猎手,在马鞍山密营,孩子们受冻挨俄,饱尝疾病历磨的
时候,给我们送布送钱的那个兄弟照相馆主人张蔚华,你还记得
吗?他牺牲已有二十多年了,可我至今还没有好好问候过他的父
母妻子。你到了抚松,就替我向亡友的遗属转达我的问候吧。”
“记住了。我也想到了,到抚松去看望张茂华的遗屑,是应尽
的情义。我们曾得到他多么大的帮助啊:”
朴猎手也像沉浸在无限的感怀之中,眨着湿润的眼睛。
“张蔚华虽是别国人,但他无异于朗鲜人,无异于朝鲜革命家。
他的业绩,不仅在中国的共产主义运动史册上,而且在我国的抗
日革命史册k,也能占有光辉的一页。如果张蔚华的遗届不在抚
松,搬到别处了.你就请公安机关帮助,一定要弄清楚他们的去
处。”



639页


“我明白,即使找遏全中国,也一定把他们找到。”
考察团去了中国后,我急切地等待着抚松的回音。那时我们
已经医好了战争创伤,完成了城乡的社会主义改造,所以我在精
神上有了一些宽裕,可以去关心已故老战友相他们的遗届的命运
了。
过了几个月、朴永纯终于给我订电报送来了我苦苫等待的消
息:“今天在抚松见到了张蔚华遗属。首相同志的问候it口实转达。
夫人不住地流泪表示了感谢,还送了考察团一张照片。我们正在
搜集有关首相同志与张蔚华共同斗争的资料。具体情况准备回国
后向怒汇报。”
后来我从朴水纯的汇报得知,张万程于1954年去世,张蔚华
夫人和他的儿子张金泉、女儿张金禄仍在抚松旧居过着俭朴的生
活。
当朴水纯转达我的问候时,张蔚华夫人感激得不知如何是好。
“常言说,天无时不变.人一辈子在变。可是金日成将军的友
情却始终不渝。已经二十多年了、将军还念念不忘我的丈夫,我
不知怎样感谢他才好叼J”
她作为回礼,把一张保存了几十年的照片交给考察团团长,托
他转送给我,这张照片是张蔚华和我的哲柱弟的合影。
这张照片,同那年秋天革命战迹地考察团搜集来的其他革命
文物一起,陈列在当时的民族解放斗争博物馆里。从这时起,我
国人民才看到了张蔚华的面容。我在参观博物馆的时候,看着这
张照片,久久舍不得离开。这张照片对我的层动很大,简直使我
产生了错觉,仿佛二十年前在大营分手的张蔚华并没有死,他活
着来到了干壤。
直到那时,我国人民中没有几个人知道张蔚华。那时,担任
宣传部门要取的事大主义分子们没吉广泛宣传我们党的革命历史
和革命传统,以致没有多少人知道张蔚华是怎佯帮助过我,为朝



640页


95革命作出了怎样的贡献。知道张蔚华和我酌关系的,只有几个
抗日巷战士。
我很想向随行人员夸赞张蔚华,说他是一个多么好的人,多
么出色的革命家,多么优秀纳国际主义者。二十多年来,积聚在
我阴间的怜惜之情、悼念之情终于像喷泉一样喷薄而出了:
“同志们,他就是我在抚松第一忧级小学时期的同学张蔚华。
他是我的朋友,忠实的革命战友。他的战友,有很多是朝鲜共产
主义考。张蔚华是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他通道我们认识了朝鲜,
在同我们建立友情的过程中,同情、支持和声援了朝鲜人民的抗
日斗争。他本是个不干革命也可以锦衣玉食的人.但他自发地参
加了革命斗争.而且在革命斗争中为保护我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今
天我在这里看到这张照片,对张蔚华的怀念就更加深切。我们越
幸福越不要忘记惊张蔚华这样的恩人,越不要忘记用鲜血支援过
我国革命班业的中国朋友。”
从那时起,我国出版物便广泛介绍了张蔚华的彩迹。像罗盛
教和黄继光那样,张蔚华也成了我国人民无人不知的著名的国际
主义烈土。我们的后代惕缅怀金振和马东熙那样,以无限热爱相
尊敬的心情缅怀着张蔚华。
我们的考察团抵达抚松的第二天,张蔚华夫人还对儿女们说:
“金日成将军相你们父亲从小学时代起就结下了深厚友情,亲
如兄弟。他们两位的莫逆之交不知有多么深厚,抚松的同学们对
此无不羡窃。休父亲毅然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并能坚持斗争到底,也
是因为有了金日成将军的影响和领导。所以你们的奶奶也总说,你
们该称呼他老人家为伯伯。将军总是挂念着我们。时时刻刻想念
你们父亲。金泉,你应该给伯伯写信。表示感谢并向他老人家问
好。”
母亲的回忆,使二十多岁血气方刚的青年张金泉夜不成寐。
1959年,张金家长成一个美男子,那时他比他父亲喝下显影液白



641页


尽时大两岁,他代表全家人的心意.给我寄来了一封很长的倍,
我接到那封信,思念着张蔚华,一连几天睡不好觉。由于我
的问候和张金泉纳来信,找和张蔚华之间的友情的血液.又重新
奔流在同一动脉里了。
活着的人与亡友的友情,可以说.通过活着的人对亡友的子
女的爱护印关怀,也能继续保持下去。我与张蔚华的友情.在我
相他的子女们的不断交往中,以新的形式更加深化印发展了。
自从接到张金亲来信的那时起.我的心总是想着那个容貌与
性格全然不知的京不相识的青年。他的信酷似他父亲的笔迹。我
甚至这样想:连他的长相也跟他父亲一样该多好.而且不是在照
片亡,而是在我的面前能亲服看到他那该多好啊:
然而这不过是一种送想。要怨实现这一道想,还需要通过许
多难关,需要我自己的坚持不懈的热忱和耐性。我和张蔚华遗属
之间有着一道叫做国境的冷漠的界线。国境,是个不体谅道义和
友情的严酷的壁障。
自从接到张金泉的来信,又过了二。十多年,1984年5月我出
国访问苏联和东欧枚会主义国家、有幸路经中国东北地区。东北
的山野,是我度过二十多年的地方.是我开展抗日武装斗争历尽
干辛万苦的地方。这个无异于我的故乡的山野,有着许许多多我
怀念的往事。它是我一直念念不忘,渴望着旧地重游,却又不能
如愿以偿,只能在梦中尽情进游直至脚脖子发酸的地方啊。也许
是考虑到我的这种心情,金正日同志给我定了经过固们、牡丹江、
哈尔滨、齐齐哈尔、满州里去苏联的路线厂吧,
我的视线久久地离不开那熟悉的连绵起伏的山峦。有多少人
洒下鲜血倒在这块大地上叼J虽然岁月已经流逝了几十年.但在
那戎马使您的ff:比里一同在簧火旁打院睡、同吃一锅野菜粥、一
起被硝烟照黑/脸的老战友们的面容,却清晰地浮现在眼前,使
状无法把视线从车窗外收回来。



642页


当专列离开固们向前奔驰纳时候,我想起了住在抚松的张蔚
华曲家小,便对随行人员说:
“这一带是我很早就想来看的地方。如果有时间,很想去看看
订游击时的战友和朋友,也去看看埋着已故战友遗骨的战场;可
是我无法实现这一愿望,心里十分难过。抚松离这里只有几百里
地,那里有张蔚华的遗届,给他们送一点礼物作个纪念才好。”
几天后,中国有关部门的干部给张蔚华一家转交了我的礼物。
结束对欧洲的访问后,我回到祖国来,接到了张金泉的第二
封来信,于是我说他到乎绍来。我还请胡婿邦总书记予以协助,使
张金泉对我国的访问得以顺利实现。
1985年4月,张金泉终于带着妹妹张金禄和长子张琅踏上了
富有历史意义的访朝之路。正当在山川草木一片新绿.百花争艳
的春天,我在兴夫招待所见到了抚松来的贵宾。
当我看到走下轿车的张金泉和张金禄的瞬间,一股激情诵上
我纳心头,使我一时说不出话来。张金泉长得随他父亲;张金禄
的相貌仿佛是母亲的复制品.话脱也似的相像;张斑呢,好像是
祖父母脸上一切美的集大成者。他们的面容都酷似他们的父母,这
在他们肯定是值得高兴的,对我来说也是十分满意的。我甚至产
生了一种幻觉,好份去世已久酌张蔚华夫妇起死回生来到了我的
面前,我全神贯注地打量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希望能看到张蔚华
的举止。接着,就份在庇岭和大营同张蔚华相逢时那样,我张开
双臂将张金泉、张金禄、张策紧紧地抱在怀里。
“欢迎你们!”
我跟他们打招呼,头一句用了中国话。在几十年的风浪冲击
中,我的中国话的底子已经丢失不少了。可是从我嘴里很自然地
进出了“欢迎你们”这句中国话。有些人说,一个国家元首在外
交场合用外语讲话,是违背惯例的。可是我完全无视这种惯例。张
金泉一行不是为了搞外交来访问我的客人,我也不是为了摘外交



643页


而邀请他们的。会见战友的子女,还要讲外交,讲惯例吗I正因
为这样,我在那天为他们准备的午餐会上,也没致祝酒词。这也
是打破惯例的。
“我们都是一家人,用不着讲什么祝酒词丁。来,为了大家的
健康,为了朗中友谊,干杯I”我用这样的话代替了祝酒词,张金
泵也非常高兴。
张金泉和他父亲一样,不大爱喝酒。我没有劝他多喝。我们
只喝了三杯度数不高的地芬子洒。密特朗访问我国的时候,我也
请他喝了地芬子酒。日本帝国主义统治时期,这是专供日本天皇
喝的名酒。三杯这个数字,很有意义,1932年6月,在抚松十字
衔北面一家叫“东烧锅”的圈酒厂,我和张蔚华道别的时候,我
们也只g6了三杯酒。
欢迎抚松贵宾的午餐持续了三个小时。不拘形式和惯例助午
餐会,洋溢着一家团圆的家庭气氛。我们又到院子里谈了许多话。
那天的谈话,中心内容是关于情义的问题。我追述了抚松时
期亲身体验的张万程和张蔚华对我们一家的情义,客人们也讲了
我对他们的信义,对我表示了感谢。
“你的爷爷帮助了朗鲜的独立运动,你的父亲帮助了朝鲜的共
产主义运动。”
我用这样一句话向金泉评价了张苗华一家的功绩。
那天我对张万程和张蔚华的情义讲得持别多.这并不是单纯
为了赞扬他们,而是我希望张金泉、张金禄、张斑等张蔚华的后
代也都成为重信义的好人,成为坚贞不屈的革命者。
人的情义,不仅存在于封建伦理道德所讲的君臣、父子之间,
而且也存在于朋友相同志之间。我认为交朋友讲信义这句话就包
含有这种意义。所以.古代圣贤们以仁穗相信义立言,认为仁者
无敌。他们说,有德则有人,有人则有地,有地则有财,有财则
有用。以。德入地财用”五个字所概括的古代东方哲学,的确具



644页


有深奥的道理,对现代生活也有很大的参考价值。
我们并不一悦否定三纲五常,也不容许人为地把它同共产主
义理念对立起来,批评它同共产主义道德背道而驰的极端看法。臣
子效忠国家有何不好,子女孝敬父母难道是违反常俏的行为?我
们反对这种道德观念把封建的国家社会制度加以合理化,驱使人
民盲aaR从,不许反抗;但在哲理方面绝不否认三纲五常所强调
的人所固有的道德基础。
张蔚华和我的关系,既不是君臣关系,也不是父子关系。他
献出生命保护我,这不能认为是从三纲的君臣之义出发的。他是
为了不过是作为一名革命同志的我和革命的利益,才发扬了与三
.a的要求迥然不同的最祟高的共产主义道义。张蔚华建树的业绩
之所以宝贵、伟大,是因为这个道义无比纯洁,无比崇高。
那次,张金泉一行代表他们一家和抚松人民赠我一座雕有
“二龙戏珠”的木钟和一幅中国画《多寿图》。《多寿图》画的是一
个农家儿童提着一只篮子,篮里装满丁硕大的寿桃。据张金泉解
释,是祝我健康长寿的。
我作为回礼,回赠给张金泉、张金禄、张班每人一只嵌有我
名字的金表,还亲自给他们载在手腕上。张金泉还在乎壤接受了
全面的身体检查,拔掉坏了的臼齿,镶上了金牙。
我和张金泉一行第二次见面,是在国境城市新义州的一个招
待所里。我为踏上归国路程的他们,又准备了一桌午餐,同他们
进行了三个小时的谈话。
临别,我赠给他们每人一架照相机。他们都感激不尽。我经
过于思万虑,才决定赠送照相机作为纪念。张蔚华在抚松开兄弟
照相信的时候,还送过我们一架照相机。我赠送他们照相机,既
是对张蔚华的回报,也是对他们表示一种希望,即希望他们继承
张蔚华以摄影工作服务于革命的精神,希望他们学习这一榜样。那
时张金泉也像他父亲一样,在抚松从事摄影工作。



645页


握别时我对他们说:
“我明天就要离开新义州回平壤去了
要做一个优秀的共产党员。不要攀地位,
没有父亲,现在我就是你们的父亲G h
你们回去要好好工作.
不要出岔子。你们从小
1987年,张金泉情同夫人王风兰、次子张瑶、孙子张萌萌又
一次访问我国。那时我先后七次会见了他们。这也是打破惯例和
规范的。五岁的张萌萌是为庆祝我七十五岁生日而来的众多外宾
中最小的朋友,也是代表张蔚华一家第五代的人物。
4月13日晚,张萌萌同他爷爷、奶奶、叔父一起应邀来到焙
火艺术剧场,观看了参加“四月之春友谊文艺节“的世界各国艺
术团的联合演出。那天我在那个剧场第一次见到了张萌萌。我走
出休息室,穿过中间过道步入座位时,同坐在前诽的张金泉夫妻
一一握手,然后一把抱起小萌萌举在空中。小萌萌一点也不认生,
把自己的脸蛋紧贴在我的脸颊上欢笑。
顷刻间,场内几千名观众一齐向我们鼓掌。不知道我和张家
关系的外国客人,也作为这一场面的目睹者,高兴地报以长时间
雷鸣般的祝福的鼓掌。
是啊,小萌萌,我就是你的大曾祖父。我把你抱在怀里,就
更加想念你的曾沮义。你的曾祖父是非常喜欢孩子的。如果他还
在世,该多么疼你啊5他还不到三十岁就为我献出了生命,我真
不知道该怎样报答这个恩才好。你是朝中友谊的第五代花朵。你
的高祖父和曾祖父、我和我父亲都为这一友谊而献出了一生。你
是在他们的热血和汗水浇灌的大地上开出的一朵花。愿你为朗中
两国的友谊开得更加鲜艳,为世人所称颂吧!
这是我在那雷鸣般的掌声震掐剧场的短暂时刻里所想的。我
把张萌萌紧紧地抱在怀里,小女孩的小小心脏紧贴着我的心脏急
促而均匀地跳动着。她那充满活力、热情进发的脉搏触到我心脏
的瞬间,可以说是我和张蔚华的友情连结到第五代的意味深长的



646页


时刻。张万程、张蔚华、张金泉、张策、张萌萌……是的,在这
个梯队里,我们两家的友谊饱经风霜,跋涉干山万水,传到了第
五代。这是两家之间的友情,同时也是朝中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友
谊。正因为这样,张金泉才把这个友情命名为“悠悠故人情”。
人们看到我和抱在我怀里的张萌萌,一致确信朗中友谊将万
古长青,牢不可破。
这天,为了作纪念,我在张荫华和我弟弟哲柱合拍的照片上
签了我的名字又送给他们。金泉表示要把它当做传家宝精心保管。
在张金泉一行逗留我国期间,我们给他们安排了专机和专列,
配备了许多服务人员。他们作为张蔚华的后代,作为国宾,受到
了应有的接待。
1992年4月,张蔚华的后代为庆祝我八十岁生日,再次前来
看我。这是他们第三次来访。张金泉夫妻、张斑夫妻、张瑜、张
萌萌,还有住在北京的张金禄和她的爱人岳玉宾、女儿岳志云、儿
子岳志翔等一行十二人来到乎壤。随着访问次数的增加,我和张
蔚华后人的情谊愈加深厚,愈加热烈。
张金泉第三次来访时,作为纪念送了我一本他自己撰写的长
篇手记《悠悠故人情》。这是一部记述了从我的父亲同张万程开始
的我们两家友谊的书。写得很朴实,毫无虚夸。而笔调维浑奔放,
字里行间洋溢着手足深情,使我大受感动。我称赞他写得很好。张
金泉就份小孩子一样红着脸,念石地说,不知道是否把伯伯对我
们的深厚恩情写好了。
作为回礼,我把我的回忆录《与世纪同行》中文版第一卷和
第二卷送给了他。
张金泉一行第三次访问我国的时候,我对他们说:
“用生命保护了我的外国人有张蔚华和诺维钦科两个人。当
然,诺维钦科还活着,但他如果没有豁出性命的决心,是发挥不
出那种牺牲精神的。在不容思索的瞬间作出那样的行动,可不是



647页


容易的事。”
听了这活,张金泉和张金禄由衷地说道:在某种意义上说,诺
维钦科的功绩比他们父亲的劝绩还要太好几倍,要不是他,该会
出什么事阿: ’、
“在我的一生中,帮助过我的人多得很。在发发可危、干钧’
发之际,抢救了我的难忘的救命恩人很多。现在和你们一道的孙
元泰先生的父亲孙贞道牧师也是这样纳人……所以我甚至这样
想:为国家做好事酌入,上帝也会保佑他,总有恩人来帮助他。这
并不是唯心论。决心为人民贡献自己一生的人,不管在哪里,人
民总会协助他的。这是真理,是辩证法。”
我对他们恳切地说,你们要像你的父亲那样做一个为人民服
务、为人民贡献一生的人民的好儿女。
张金禄送我一件她自己亲手编织的绰紫色毛衣。她说,如果
送别的东西,怕我不用,会被拿到国际友谊展览馆去,因此淮备
了能够放在我身边随时穿用的东西。想得何等周到!我感激地接
过来,按照他们的希望当场就穿在身上.还作为纪念拍了一张照
片。
当时,张金泉向我表示一项意愿说.在他父亲逝世五十五周
年的时候,准备立一个新的墓碑,很想请我写个碑文。
他能这样毫不见外地请我写碑文,我心里很感谢他。这证明
他是真心实意地把我当作伯伯看待的。
“哦,已经五十五周年啦。记得你父亲去世,是农历十月吧
我沉浸在肃穆的心境之中,不由得想起了1937年那阴沉沉的
秋天。
“是,伯伯。是1937年的农历十月初二,公历是lo月27日。”
“别那么做了。不用我在你们立的墓碑上题词,我要用我的名
义给你父亲立一个纪念碑。怎么样?”



648页


我这一突然的建议,弄得张金泉和张金禄一时说不出话来,只
是面对面池发着楞。他们提的也不是什么大的要求。他们把我当
做他们的一家之长,毫无拘束地吐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没想到我
会提出出乎他们意料的纪念碑问题,不禁有些惊慌。
张金泉慌忙地说:
“那怎么行?给伯伯添麻烦可不行明!只要您给我们题个字,
我们带回去刻在墓碑上就好。”
“那也可以,不过,既然有红装就不要素装嘛1我在这里准备
一个纪念碑,刻上我写的题词,派我们的人给你们送去,你们就
做好立碑的准备吧。什么时候送好呢?”
“要这样,我们更感激不尽了,可是伯伯那么忙
费心,实在于心不安。怕是我太冒昧了……”
张金宗和张金得不知如何是好。
“准备纪念碑,不需要多长时间。既然要立纪念碑,
亲去世那天举行仪式才好嘛*。
张金泉和他的一行欣然同意了我的建议。他们说,回去后一
定加紧筹备纪念碑揭幕式,同时向中国的有关部门提出报告。
这样就将以我的名义给老战友张蔚华的荧地竖立纪念碑了。
我国党史研究所的干部把纪念碑从乎壤运到了抚松。中国的党和
政府还派人到临江桥头热情接待了我们的代表,10月27日在抚
松市张蔚华茎地隆重举行了竖碑仪式。中国纳新闻媒介很重视这
一仪式,作了广泛的介绍。
我亲手写的纪念碑文如下
张蔚华烈士的革命业绩是朝中两国人民友谊的光辉典范。烈
士的崇高的革命精神和革命业绩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
金日成
1992年10月27日



649页


我们的代表回到平摄后,我看了竖碑仪式约录相,其盛况仙
我大吃一惊。那是只有胡鲜人民和中国人民、朝鲜的革命战士和
中国的革命战士才能创造的友谊和道义的生动面面。
活着的人和亡友之间的友情也能继续保持下去吗?
每当有人这样间我的时候,我就回答说能保持下去。现在也
这样回答。我对张蔚华一家第三代、第四代、第五代的情谊,在
抚松举行的竖碑仪式,有力地证明了这一回答是正确的。
活着的人不可忘记牺牲的人。只有生者不忘死者.他们的友
情才是巩固的、真挚的和永恒的。如果活着的人忘记已故的人,那
么他们的友情就在那一刻归于寂灭。我认为,常常回忆已故的人,
广泛宣传他们的业绩,细心照顾他们的后代,忠实地继承他们的
遗志.是活着的人对前一代人、对先烈、对已故革命同志应尽的
情义。如果没有这种道义,就不会有历史和传统的真正的继承。
把纪念碑送走以后,我的心情轻松一些了。但是,即便竖立
起了千万个那样的纪念碑,难道能报答完张蔚华为我捐躯的恩情
吗1
现在,张蔚华的孙子张瑶和外孙女岳志云按照他们父母的愿
望,正在乎壤国际关系大学就读。
每当怀念张蔚华的时候,我就去访问他们的宿舍。国家主席
在争分夺秒的紧张繁忙的工作中,抽出时间做外国留学生工作,是
不容易办到的。然而,我的辅助人员却毫无吝惜地油出我的工作
时间安排我去做张蔚华后代的二作。为他们消耗时间,我并不感
到可惜。
当张瑶和岳志云用一口流利的胡鲜语向我拜年的时候,我心
里感到十分堰意。他们讲朝鲜语的确讲得很好,我希望他们早日
精通朝鲜语,习惯于吃胡鲜荣,同朝鲜人相处得亲密无间。
临近21世纪的世界政局极其严峻而复杂,但我和张蔚华一家
的绵绵情谊是绝不会改易的。



650页


我很早就表示过访问抚松的意愿、这个心愿至今仍没有变。我
很想去抚伦瞻仰坐落在南甸子的张蔚华之墓,只怕这一愿望终将
成为无法实现的空想。如果不能如愿以偿,但愿在梦中朗去到者
战友的身边。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