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二 在难忘的城市

万顺对家家礼和拜把子寄予很大希望。他主动提出要和我们结拜,是为了同人民革命军建立友好关系,想在这个背景下对敌人保持军事优势。吴义成也曾要求我们加入家家礼。要利用家家礼这个杠杆实现同人民革命军的联合,再用这个联合束缚共产主义者。这曾是一些反日部队共同的想法。
当然,我们很清楚,入了家家礼或结拜了盟兄弟,并不等于反日联合战线真正形成,更不会顺利发展或巩固联盟。
巩固的联盟关系,只有在实战中才能发展,只有通过不断的考验才能检验联盟的真实价值。我们在向白头山挺进的新形势下,为压制敌人而开展联合作战,这将会成为把反日部队变成人民革命军的忠实同盟者,把同他们的联合变成巩固的聪明的很好契机。
1936年8月的抚松县城战斗,是在巩固我们同反日部队的联合战线方面具有特殊意义的一场有代表性的战斗。
趁我们结成了联合战线的机会,要不要攻打一座大城市?
我试探地这么一提,万顺不假思索就痛快地回答说:
打吧!和金司令部队一起,什么大敌还打不垮?现在我好象能够力挽天下大势了!攻打一个大城市吧。
曾经是只要听到来了日军,就闻风丧胆、逃之夭夭的山林部队首领,居然这样信心十足回答,着实令人刮目相看。不知是不是吸大烟来了劲,故意虚张声势。
万顺在我们面前也豪无顾忌地吸大烟。这是他特别信任我们的表示。本来,中国的大烟鬼是决不在还不十分熟悉的人面前吸大烟的。万顺当面吸大烟把我们看成毫无隔阂的知已,这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是好事。本来他在当反日部队队长之前是不抽大烟的。起初他打仗很出色,每场战斗都立功,很快就当上了一个大部队的指挥员。
有一次,他的部队陷入日军的包围,险些全军覆没。突围时伤亡惨重,他本人也死里逃生,总算活了命。这场风险,一下子使他变成了悲观主义者。每次冲锋都像一群豺狼似的哇哇呐喊着扑过来的日军,对当时军纪涣散、装备低劣的反日部队士兵来说,是力难制胜的对手。加上,汪队长的伪警察队也到处跟踪打击他的部队。
于是,万顺就进入深山筑起土城,蹲在里面避战,靠搜刮和抢劫民财来勉强维持部队。这样过日子,只能滋长土匪劣根性。山中的老“武将”万顺只落得终日长吁短叹,闷闷不乐,以吸大烟解闷。万顺的部下有不少人对部队生活产生了厌倦情绪,放下武器回老家去了。有些士兵沦为土匪,有些士兵打着白旗投到伪满军兵营去了。指挥员们以赌博度日,对时局一无所知。他们不动就打骂士兵,官兵关系非常不好。万顺部队陷入行将溃散的境地。
要想挽救厄运临头的万顺部队,只有实现联合,并通过联合作战给他们树立能够战胜敌人的信心。正因为这样,我们在同万顺部队就合作成协议后马上向他们提议,要攻打一座大城市。由于万顺痛快地表示了同意,这个问题就顺利解决了。
“我手下的官兵看到金司令消灭了汪队长,都表示钦佩。要是和金司令部队一起攻打城市,我的部下都会举双手欢迎。请你快订个作战计划吧!”万顺说。
他非常佩服和羡慕我们在老岭、西南岔、西岗、大营等地取得的战果,对我们这些战果,对我们在这些战斗中运用的战法和战术感到很神秘。他问道,远自春秋战国以来,中国的名将每以智谋制胜;日本人凭勇猛作战,金司令每战必胜,到底用的是什么战法?
我笑着回答说,战法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军人的精神状态。
他长叹一声说:“一眼就看得出金司令的部下个个都是无比勇敢的强兵,可是我的部下却个个都是庸碌无能之辈,根本不可靠。”
“队长,不必太伤心。只要我们搞好联合作战,他们也会成为勇敢的士兵的。该攻打哪个城市,由你选吧。”
我这么一说,他马上摇着手说,还是金司令选为好。
那天,我们就攻打对象问题交换了意见,可是没能作决定就分手了。万顺好象有攻打抚松县城的意思,可是没有明说。这对我来说是值得庆幸的。因为抚松县城和吉林市一样,是我毕生难忘的可亲可爱的地方。
抚松是在满洲大地到处可见的普通县城。我在抚松念小学的时候,这里没有一座楼房,也没有电。抚松市街几百座房屋,大都是草房或者是窝棚。砖房、瓦房、四四方方的木造房屋是屈指可数的。可是,我像珍爱自已身体的一部分一样珍爱那些贫穷笼罩的草房和窝棚,无论到哪里都像怀念自己的故乡一样深情地怀念我经常去过的小南门和松花江。
就是在这个城市时里,我接受了成为我一生的罗盘的父亲遗嘱。我心里怀着这个遗嘱把父亲灵柩送到阳地村墓地。时光过得真快,不知不觉间已流逝了十年。俗语说,时过十年江山也要变,那个墓地周围的风景是不是也发生了变化呢?
在实现我们向白头山挺进的战略意图方面,制服抚松的敌人,在各方面都有很大的意义。这一点,我比谁都清楚,可是不知怎么,总不能痛快地做出攻打抚松的决断。
跟万顺分手后,我们一面领导祖国光复会下级组织,一面为选定合适的攻打对象,在各地大力进行了城市侦察。
当我们紧张地准备着同万顺部队进行协同作战的时候,吴义成部队的第一支部长李洪滨在没有事先通知的情况下,就带队来找我。他昌着三伏天的炎热强行走了遥远的路程,满脸大汗,军服上沾满灰尘,汗碱斑斑。
李洪滨的第一支队是吴义成部队中战斗力量最强的基干部队之一。李洪滨本人是忠于上司的人,被称为吴义成的一只胳膊,也是深受上司宠爱的得力的指挥员。他跟我是可以随便开玩笑的老相识。
在北满的青沟子见过面就分手的吴义成的部队,怎么又跟踪南下的人民革命军部队出现在抚松了呢?
“金司令!是吴司令派我到这里来的。他说,金司令部队可能朝白头山南下,叫我一定要找到你们,进行协同作战。”
支队长不顾长途行军的疲劳,兴致勃勃地转达了吴司令的问候。接着说:“老头子叫我找金司令部队,起初我实在感到渺茫。我跟他说,‘在这个像茫茫大海的满洲大地神出鬼没的金日成部队,叫我上哪去找啊?’‘老头子就说你这个傻瓜,真是笨,不管你横走竖走,只找枪声最响的地方,金司令准在那里。’我一想老头子的话确实有道理。我发现在满洲大地上枪声最响的就是这抚松一带。”
“倒也是,我们部队在这里几乎每天都发出枪声。我们准备不久后和万顺部队一起攻打一个大城市。如果李兄不反对,我希望李兄带来的支队也参加这次战斗,怎么样?”

我们准备不久后
我希望李兄带来
“我怎么会推却这样的幸运呢。吴司令也一个劲地催我开展协同作战嘛。老头子说,他处理好那边的善后问题就马上找我们来。”
正当同万顺部队联合成功的时候,又有李洪滨的支队前来汇合,对我们来说,真是双喜临门,喜上加喜了。
我感到一股热流涌上心头。可是吴义成派李洪滨千里迢迢来找我们真的是为支持我们人民革命军的吗?回想在青沟子和我见面的时候,吴义成情绪显得非常消沉,他埋怨周保中不承认他是反日军的前敌司令。那时,他对同我们合作的问题,并不怎么感兴趣,只是一味地发泄对周保中的愤懑。这样的人,现在居然把李洪滨派到我们这里来,说要同金日成共产党搞一辈子统一战线。这应该看成是他支持我们,始终信任我们的表现。自从王德林经由苏联进关后,吴义成确曾一时发生过动摇,但他最终没有背弃统一战线的大义,始终如一地祈求同我们合作,这的确是值得敬佩的。
恰巧万顺也在, 李洪滨顾不得歇口气就参加了关于协同作战的讨论。
我们重新讲座了攻打对象问题。
我提了潆江。1932年夏我们到通化同梁世凤部队会晤后,归途上曾在潆江停留一个来月,扩大了队伍,恢复了地下组织。潆江是个有群众基础,又是我们很熟悉的地方,攻打它是很容易奏捷的。
万顺却不以为然,说距离太远,即使打赢了,也有可能在归途上陷入敌人包围。他还是想攻打抚松县城。
“金司令,打抚松吧!”李洪滨也攥紧拳头怒冲冲的喊道。
他要攻打抚松县城,是有原因的。李洪滨在离开额穆的时候,为了寻找我们的去处,先派个叫牟振兴的连长作了斥候。可是这个连长在执行任务中被抚松的宪兵队逮捕了。
敌人强迫他供出来抚松的目的和接头人。他以沉默回答了他的们审讯。宪兵队的恶魔们对他严刑拷打,甚至往他的嘴里灌开水,他的口腔和喉咙顿时被烫烂,嘴唇也全起了泡。这位刚强的连长没有屈服,始终以沉默抗拒。敌人最后把他和被扣上“通匪分子”的罪名在押的抚松地区一些爱国农民拉到抚松县城北郊枪杀了。可是子弹没有击中他的要害。有位善人把倒在别人尸体上的牟振兴背回去治好枪伤,送回了部队。通过这位不死鸟般的连长的口,抚松地区日本军警的杀人黑幕就大白天下。
李洪滨谈了牟振兴被押在宪兵队时看到和听到的敌人残害人命的几个例子。
自从姓汪的队长死后,日寇军警加紧“搜查通匪分子”,给出入城门的居民发出入证,然后,凡是出入证过期的人,或没有出入证的人全都抓去严刑拷打,对稍有抗拒的人,则用史无前例的极其凶残的手法神不知鬼不觉地加以杀害。
敌人把在城门逮捕的人先押在西门桥附近的旅馆,第二天大清早就把他们拉到西门桥附近的旅馆,第二天大清早就把他们拉到西门外头道松花江畔的池塘边“试斩”。所谓试斩,是日军为培养军人气质,用军刀生砍活人头的最野蛮的杀人行为。杀掉后就把尸体扔进头道松花江畔的池塘里。后来,抚松的人们把这个池塘叫做杀人坑。敌人对透露了这种秘密的人,也用同样的方法加以处置。
我听了,胸中腾地升起了熊熊怒火,同时也有一种自咎之感无情地撞击着我的心窝:不愿用枪声打破或以硝烟冲淡我对抚松的珍贵回忆,我的这个想法不过是一种无谓的怜悯。
事实上,抚松和临江、长白一样,是在白头山周边的各城市中敌人特别重视的军事要冲之一。日本帝国主义把抚松作为“东边道治安肃正”的中心据点之一,派驻了关东军、伪满军、警察队等较大兵力。
所谓在实战中受到锻炼的高桥的精锐部队也盘踞在抚松县城。因此,从军事上控制抚松,对我们掌握白头山地区具有很大的意义。
要消灭盘踞在抚松县城的万恶敌人,替人民报仇雪恨!
要拯救在地狱般的城里听候试斩的无辜群众!
我心情无法平静,好象从哪里不断传来这种急切的呼声。先攻打抚松吧!在这个和我有血泪因缘的城市里,每天都有无辜的人死在日冠的屠刀下,这种悲剧就在眼前,为什么要到潆江去呢。攻打抚松,既可以替这里的人们报仇血恨,又能把同反日部队的统一战线建立在巩固的基础之上,更容易掌握白头山地区,难道这不是一刻也不容推迟的战斗吗?
于是,我改变了想法,攻打抚松县城,是我对这个城市里的所有的人所能作的最亲切的问候,是我能够给予他们最热烈、最真诚的爱。
我决心攻打抚松,为掌握白头山西北部一带打开决定性局面。
就攻打对象达成协议之后,我们再次组织了对抚松县城的详细侦察。
我综合分析了侦察材料之后,预感到这将是一场极艰苦的战斗。抚松县城的防御工事比我预想的坚固得多。和满洲的其它所有城市一样,抚松也筑有坚固的土城,四围修筑了炮台。
如果说有对我们有利之处,那首先是对抚松市街比较熟悉。那个伪满连队里有由我们部队的政治工作员建立的反日会组织。反日会负责人王副连长答应:在我们攻城的时候派可靠的会员站岗,让他们同时进敞开所有城门。
我们召开作战会议,给各部队指定了作战任务。我们部队的战斗任务是,攻占东山炮台,朝大南门、小南门方向进攻,消灭城里的敌人。反日部队则攻东门和北门。为了转移守城敌人的注意,我们还准备派人民革命军小分队在攻打抚松的前一天攻打松树镇和万良河(万良乡)。
作战准备,可以说进行得很理想。我们确信这场战斗一定会以我们联合军的胜利结束。
但是,出乎我们的意料,抚松县城战斗一开始就遇到了严重的困难,主要是因为反日部队任意行动,没有遵守指定的集结时间。李洪滨部队过于积极,没有经由集结地点碱厂沟,就径直开往东门;万顺手下的部队也没有按规定时间到达,使我们焦急万分。派出传令兵去联络后等了一个多小时,也不见万顺的部下在碱厂沟露面。
进攻日期和时间并不是我们单方决定的,而是同万顺及其它所有反日部队头领占卜过吉凶祸福,充分讨论之后定的。反日部队的指挥员选定作战的日子也多受迷信的束缚。李洪滨支队长就非常重视进攻日期和时间是以什么数字构成的。据阴阳论,偶数属阴,奇数属阳,因此,一切大事都应定在1、3、5、7等奇数的日子,这样才会走好运。这是李洪滨一贯的主张。根本没把阴阳论放在心里的我们,碰巧把战斗开始的时间定为17日凌晨1点,这正是阴历七月初一,李洪滨十分满意。
本来万顺带着部分兵员先到了碱厂沟,他看到自己的部队的指挥员都齐声指责这位老头子,说他的部队干出了背信弃义的行为。万顺急得满头大汗。
我看到这位老头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手足无措的样子,不禁产生了一种恻隐之心。说也奇怪,此刻我想为万顺辩护的心情胜过要追究其责任的想法。老实说,这次联合作战,没有人像万顺那样积极,也没有人像他那样提出很多妙计。他多次对他的部下强调,要严守作战时间和作战纪律。他这样做对特别重视同反日部队的联合战线的我们来说,是个很大的支持和鼓舞。
他虽然影响了作战的部署,但他为实现同人民革命军的联合而带头作出了极大的努力,正是这一点,使我不能不同情他。这确是一个令人难为情的不协调。
其实,我的处境使我无法顾及对谁的同情和怜悯。随着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担任这次战斗总指挥的我,心情越发焦急。我虽然打过几百次仗,可是从没像这次这样焦急和慌张过。我后悔在作战会议上没有特别着重地强调严守时间的问题。我在会上特别着重强调的是,不要侵犯城市居民的生命财产,不要给军民关系留下污点。我不愿看到也不能容忍在东宁县城战斗时反日部队士兵干下的那类违反纪律的行为在抚松重演。
万顺部队迟到,这是我们事先没有预料到的情况。正因为事先没有重视,所以对我们的冲击就更大了。
由于发生了有可能使战斗失败的非常事故,我们面临着要么采取随机应变的对策,要么放弃战斗的严重情况。但是放弃煞费苦心准备好的战斗是不可取的,因为反日部队士兵和人民革命军队员正为着联合作战而群情振奋、士兵昂扬的时候,如果放弃了战斗,就有可能招致给他们泼冷水的后果。
万顺部队没能按时到达,是因为抽大烟。他们的指战员中有很多大烟鬼,因为没有大烟抽了,所以未能保证行军速度。
为了联合作战的胜利,我们不得不给行军的万顺部队送去了鸦片。假若我们不采取这一紧急措施,他们就会在路上消磨一整天的。
记得在额穆县战斗后,王润成曾对我说,在联合作战中反日部队所以打得比较好是多亏他们抽了大烟。那时我以为他在开玩笑。这次听说万顺的部下吸不到大烟,无法保证行军速度,才想到当年王润成的话并不是开玩笑。
所有部队都比预定时间晚了很多才来到了集结地点。率领万顺的基本部队的团长最后才气喘吁吁地来到万顺队长面前作了到达报告 。

万顺拔出匣枪,威胁要枪毙那个团长。
我从没有像那一时刻那样痛切地感到吸鸦片烟的危害。所以,后
来我们不得不制定了在游击队伍中对吸毒者处以枪毙的规定。
有几百年历史的古色苍然的清王朝这座大瓦房的瓦片罩上灭亡的
征候,橡木开始塌下来,据说,也是因为鸦片。清王朝骨同把鸦片贩
运到中国的英国进行过两次鸦片战争。在印度种出来的鸦片流人中国,
致使中国的几百万人变成了鸦片烟鬼, 白银大量外流。英国贩运鸦片,
获得了暴利。
清王朝的林则徐等人同人民一起为反对鸦片输人,同英国侵略者
进行了斗争。抗战十分激烈,但由于统治阶级的背叛行为,清政府被
迫给英国割让了自己领土的一部分——香港。
可以说,鸦片吞噬了中国。鸦片是清政府给19世纪和20世纪初的
中国国民带来的最大的耻辱和痛苦。进入30年代,满洲地区仍有大量
鸦片私贩。别说是有钱人和官吏,就是饿肚子的平民也有不少吸大烟
的.我每当看到漉着清鼻澜,以呆滞无神的眼光毫无表情地望着世界
的鸦片中毒者时,就想起友邦人民漫长的直泪斑堤的苦难史,不禁感
到心情沉重……
按计划,所有部队都跑步行军,跑得嗓子都要冒烟丁,可还是成
了马后炮‘原来在城门站岗等着我军信号的伪满军连队的反日会成员
n一直等到交斑时间也不见我军信号,只好往机枪的机槽里倒进了
砂子后撤走了。原想隐秘地通过城门,冲进城里一举消灭敌人的作战
计划,一开始就碰了壁。老实说,当时我的脑子里甚至闪过了是不是
应该放弃战斗的念头。在那种情况下,把战斗改在他日进行,也许更
明智一些。
可是,我们对敌人的仇恨太强烈,我们为掌握白头山地区而对这
次战斗所寄予的期待太九不容服看着血泊中的抚松而放弃战屯
如果我们用一千八百多名兵力还不能攻打一个城市而撤退,那将
会怎么样呢?人们不就会责难我们是不足挂齿的乌合之众吗,反日联
合战线的大义就会变成泡影,将来我们在白头山发出的枪声就会交得
无力了。
我号召人民革命军指挥员们兑虽然情况变得困难了,但是由我
们打先锋,誓死也要把好不容易准备的这次战斗引向胜利。
抚松县城战斗的序幕,就是经历了这样复杂曲折的过程才枝拉开
了。
我的进攻命令一下,人民革命军指战局就一口气攻占了东山炮氙
按着朝小南门方向冲去。反日部队士兵也朝北门和东门进攻。在小南
门前展开了白刃战。故炮台的机枪疯狂扫射向城门逼近的我军。我把
指挥处设在小南门近处,敌人的机枪声几乎把我的耳朵都给震聋了。
人民革命军部队在机枪连的掩护下,打开城门冲进了城里。
就在我们的指战员展开肉搏战打开了第一个突破口的时候,有人
向我报备进攻北门的万顺部队被故人的炮声吓得开始后退了。我命
令李东学连长急速率连队赶往北门支援万顺部队。
梢后,进攻东门的李洪滨的部队抵不住敌人的反击,开始退却,而
"出了城门的敌人全都朝小南门方向扑过来。真是雪上加霜,我又接
⑨一项报告说,全光负责的小分队放弃万良河袭击战,撤回来了。这
使我心里十分不安。他们是因为头道松花江的水涨了,无法渡过,才
M回的。进攻北门的万顺部队向后退却的原因,并不只是被敌人的炮
$吓环了。他们把不战而回的全光小分队误认为是敌军的援兵t深怕
自己腹背受敌,才慌忙后退的。
万顺部队的进攻序列一陷入混乱,
队也乱作了一团。
全光放弃袭击战却没有及时报岂
后果。
其影响波及到侧翼,李洪滨部
给整个战4-带来了如此严重的
还没来得及扭转战局,天就已经开始麻麻亮了
们不利。这时,李洪摈跑到我跟前说:
‘司令,情况不妙。再迟疑就会全军覆尚’
他的意思是要立即总退却。
‘咳,完了,’他仰起头望着开始麻麻亮的晨空绝望地喊道。
 我一把扯住李洪滨的肩膀大声说:
’支队长,不要灰心:越是这样的时候,就越要振作起精神
为福畸,俗话不是说,福中有祸,祸中有福吗,·
我对他这么说,并不是因为我有什么可以转祸为福的妙计。我不
过是下定了这样的决心,利用反日部队的退却,运用诱故战术来掌握
主动樱。
情况变得不利时,诱敌出城,拉到山沟里去加以围歼,这既是游
击活动的战术原则,也是我们预先订好的第二战斗方案。不边这种
诱敌战术在夜间运用才能取得更大的效果。
我们面前有两条跖,一是在天大亮之前撤离战场,
锋的方法打’场殊死战。
我在下定了诱敌出笼的决心之后仍怕我军有伤亡,犹豫着没有下
令撤退,这时,发生了·天公·助我的奇迹:县城及其周围突然浓雾弥
漫,咫尺难辨。
我命令各部队率领分散的士兵迅速向东山和小马鹿沟山脊撤退。
敌人疯狂地追击撤退的我军。
在我们开始攀登东山的时候,从那座山的中心突出部分的山口传
来了一声枪响。我感到不安,停住了脚步。因为那个山口有我们七八
名女队员,正在准备着部队战斗后的早饭。看来,敌人看出我们的主
要撤退方向是东山,便企图抢先占领山口,从两个方面夹击我们的指
挥部和主力部队。
山口的枪声更加密集了。显然是我们的女队员正在同敌人大部队
进行着激烈的枪战。
我派传令兵去了解了山口的情况。传令兵回来转达金确实和金正淑
等同志的决心说,她们为司令部的安全要誓死守住山口。应该说,那
天我们指挥部是由英雄地守住了山口的女队员们挽救的。如果她们没
有抵住敌人我们就不可能比敌人先登上东山。和那些女队员一起,我
们部队的七团四连坚决守住丁东山。
在山口进行激烈的攻防战的时候,七团主力就利用浓雾掩护在东
山南面的高地布下了埋伏。反日部队也隔着山沟占据了对面山坡。掩
护主力撤退的连队,这时才引诱故人撤到浓雾弥浸的深山沟里来了。
最后他们也登上山沟尽处的山脊隐蔽起来。
以“试斩·恶名昭著的高桥部队全部被诱人了死亡的陷既胜负就
等于已经决定了。
我们在山上俯射,敌人在山下仰肘,震天动地的枪声持续了一阵。
高桥的士兵,就像万顺说的,凭着勇猛,用恶毒的战术进行了波浪式
冲锋,可是每次都丢下一片尸体退下去。敌人看到冲锋无效,就停止
射击,趴在山脚等待增援部队的到来。
我下了反冲锋命令。
嘹亮的号声一帆我军勇士们冲人敌群纵横刺杀。打白刃战最勇
猛的是外号叫·延吉监狱’的七团班长金明柱。他曾参加’五·三O’暴
动被逮捕坐过延吉监狱。他和监狱里的地下组织成员一起在五年中曾
组织了六次越狱。用斧头砍倒典狱,越狱成功的就是他。战友们给他起
了’延吉监狱·的外号,就是因为这个缘故。他除’延吉监狱·这个外号
外,还有一个外号叫’七星子’。他七次叁加大战斗,七次立大功,负
了伤,战友们就给他起了·七星子”这个外号。七星子是—种可装七发
子弹的手枪。金明柱是我们部队里一只不怕死的雄狮。
在这场战斗中,八团的连长吕英俊也打得很好,不亚于“七星子”。
金明柱在延吉监狱组织越狱时,吕英俊曾奋不顾身地帮助过他。他们
俩是在斗争中建立了友情的至交。
游击队的女特金确实始终瞪着两服打机枪。战友们问她为什么不
闭一只IE晴,她就回答兑要看清日本鬼子的丑恶嘴脸。她每次扫肘,
都有成群的敌人发出悲鸣倒下去。这天,她还端起刺刀参加了白刃战。
金正SK两手各握一只匣枪,像打机枪—样连续开火,打死十多个
敌人,这个故事也发生在这次抚松县城战斗中。
因吸鸦片险些尝到匣枪滋味的万顺部队的那个团长,也冒着弹雨
登上岩石下口令,指挥他的团。这天,所有反日部队都充分显示了他
们的实力。
高桥的·精锐部队·在东山山沟遭到全军覆没。这一消息,当天上
午就传到了关东军司令部。后来,看到(东亚日报)和<朝鲜日报,才知
道,当时,在新京机场为增援抚松驻军满载炸弹和子弹的军用飞机起
飞,通化、桓仁、四平街等地紧急出动了增援部队。中江镇守备队也
紧急开往抚松。
看来,高桥也和罗子沟的闻营长一样向上级打了大大夸张的报告。
否耻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增援兵力从四面八方乱哄哄地拥向抚松呢,
敌入为解救高桥而出动的兵力从临江、长白、11江等邻县也像洪水一
样涌来。但是,敌人以极快的速度采取的这一疯狂对馈,都未能把高
桥从陷阱中搭救出来。8刖?日下午.部分增援部队到达抚松的时惋战
斗-的胜负早巳决定了。
当我们打扫了战场向深山密林撤退的时候,从新京飞来的敌机向
被我们摧毁的东山炮台和县城附近的民房,盲目地投下了炸弹。
·金司令,敌人的飞机是不是也中了司令的催眠术啊7·万顺以高兴
的目光望着疯狂俯冲的敌机说。
我只凭他这一句讯就断定抚松县城战斗的目的已经充分达到了。
万顺的数百名部下,由团长带鳎,个个都满满地背着战利晶,像
凯旋将军一样雄赳赳地走在万顺前面。他们的表情和步伐变得使人无
法相儡他们就是那些因吸不到大烟而误了集结时间,一度给作战造
成了严重混乱的人。反日部队的行军队伍里不断地发出了笑声。
·如果我们继续打这样的仕,他们就会戒掉鸦片烟的。”我指着那个
队伍满怀信心地对万顺说。“我还有件事求你,是不是读饶恕那个团长
啦,·
万顺听我这么一说,眼里,e着泪水说:
“金司令,谢谢您。其实,这是该由我求司令的。司令的这一句话,
等于把我们都饶恕了。今后我的部下好像也能做人了。我决心像吴义
成那样,一辈子跟金司令搞统一战线。·
的确,抚松县城战斗同东宁县城战斗和罗子沟战斗—椁,是给反
日部队官兵开辟了思想改造道路的激动人心的事件。他们经过这场战
1‘,第一次尝到了统一战线的甜头。实践总是给人们以比理论更生动、
更坚定的信心。通过抚松县城战+再一次证实:我们关于同反日部队
结成统一战线的思想和理论并不是空谈,而是千真万确的真理。
从战术上看,抚松县城战斗给了我们深刻的教训。直到那时,我
参加过无数次战屯可是从没有经历过傈抚松县城战斗那样战况多变
的战斗。在战争中,战况的变化通常是随着敌人的活动而发生的。可
是,在抚松县城战斗中却由于我方的过失而发生了不正常的事态,因
而造成了暂时的混乱。
战况越是发生意外的变化越是遇到困难,指挥员就越要以钢铁
般的童志和胆力发挥明智的思考力,用随机应变的方法沉着地克服逆
境带来的困难。我想,无论在维护国家利益的对故斗争中,还是在改
造自然和社会的斗争中,都必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灵活地应付情况
的变化,必要时迅速下定决心,这是所有指挥员都必须具备的重要素
质。
对抚松县城战斗的结果,我感到十分满意。老实说,我们重视这
次战斗·胜利的政治意义,甚于重视其军事意义。
这次战斗·的政治意义可以概括为:加强了同反日部队的联合战线,
把白头山西北地区更牢牢地掌握在我们的手中。至于我们消灭的敌军
人数和所缴获的战利晶数量,我都记不大清了,可是我丝毫也不为此
而感到遗憾。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