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四 女兵连队

有一度,朝鲜人把朝鲜独立军的唯一女将李宽麟誉为’万绿丛中一
点红’;而在以游击队为骨干的抗日队伍的万绿丛中,却有由我们民族
培育的千万朵美丽的红花。
满怀爱国热情的我国母亲和女儿们,为了赶走日本帝国主义1解
放祖国,忍受着连男子汉都难以忍受的精神上和肉体上的痛苦,坚定
不移地走在革命道路上毫不踌躇地献出了生命,献出了青春和家庭
幸福。
每当想起那些值得引以自豪的女战士的时候,我脑海里就出现了
193睥春建立朝鲜人民革命军主力师时组建的女兵连队。
甫湖头会议后,我们在挺进白头山途中建立了新的主力师,同时
又组织了一个女兵连队,这可以说是标志着游击队伍的迅速壮大和整
个抗日武装斗争掀起新高潮的惊人事件.
女兵连队的诞生,作为一件大事,表明几千年来棱封建桎梏束缚
得蹲在闺房里不得出门的朝鲜妇女,昂然奋起站到革命斗争的第一线
来了.
现在我们谈到妇女的社会地位时,常说‘妇女是革命的半边车轮·,
但在抗日革命时期,承认这一点的人却是不多的。即便说当时几乎没
有人相信妇女也能拿起枪杆子同男子一道长期进行武装i陴,也并不
过甚其词。
坦率地说,起初我也认为妇女参军是不合情理的。因为我的脑子
里装满了这样的成见:妇女体质比男子弱,她们那纤弱的身体承受不
了游击斗争的一切重荷。
当然,我们知道过去有过几个妇女在反抗外来侵略者的战斗中建
立了奇勋,留下了令人惊叹的故事。譬如为砍掉倭特/j、西飞的头创造
了条件的平壤名妓桂月香.晋州的论介等爱国妇女的功绩,都是举世
皆知的。
读过(壬辰录):’’的人都会清楚地语r辱,其中的幸州山城之战是多么
激虬妇女们在那场激战中起了多么大的作用。权僳将军在京鞋道高
阳郡幸州山城摆下背水阵,同三万多名倭兵进行殊死战,当地的妇女
就把石头包在裙子里送给了打投石战的士兵。这些爱国妇女穿过的那
种短裙,后来变成了朝鲜所有家庭妇女做厨房活或作为装饰都喜欢穿
的围裙。这个围裙是因为出自幸州山城战斗的,所以被后人称之为’幸
州裙子”。
高丽时期,女扮男装奔赴战场在打诅契丹侵略者的战斗中立丁大
功的雪竹花,也是遐迩闻名的。
历史上确曾有过雪竹花那样的女杰参军作战的事例,但是,由妇
女组成一支战斗部队奔赴战场打白刃战,却甚属罕见。
然而在我们进行的游击战争中,妇女不仅要做护士、缝纫队员.炊
事员等辅助性的工作,而且还要执行战斗员的使命。一旦参了军,扫
女也必须接着严酷的战争规律行事。战争决不会对妇女格外开恩,只
BE势需要,妇女也必须和男子一样带着沉重的武器装备,一连几天
强行军,或者冒着炮火趴在冰冻的地上打仗,有时甚至要投入白刃格
十。她们有时候被派到敌占区去做政治工作和筹措口粮,要不就在寒
《腊月从事土工作业。这场战争需要在敷九寒天凤餐露宿打游击,可
Q也不知道要打几年、几十年。这一切艰难困苦,妇女们受得了吗,把
9女拖A这样的刀山火海,是对的吗,我这样思量了好久,还是下不
了决心。
早在吉林时期和我们一起誊加过社会运动的同志当中,也有不少
自我表示要参军的女同志。韩英爱就曾流着泪要求我准许她参加游击
十争,可是我去东满的时候,还是硬把她留在了北满。在吉林参加过
女年会的人当中,有的女同志竟一直跟到敦化来要求参军,有的还从
中部满洲写信来要求人伍。这都是充满爱国热情的要求,但我没能让
她们遂心如愿。
3时我的脑子里还有过这样的想法:妇女要参加武装斗争,是过
高的欲望;武装斗争是男子汉做的事,妇女有妇女做的事。把妇女从
闺房中解放出来,让她们参加社会革命,固然是好事,但怎么能让她
们参加武装斗争e:
R装斗争已经准备就绪,许多地方相继成立了游击队随之,妇
女们要求参军的呼声也越来越高了。从事地下活动的妇女当中有不少
目志不顾别人的劝阻,也不经批准,就找到游击队来藕着不肯走。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们不得不正式讨论妇女参军问题了。
 可是这个问题一提到议程上宋,有些已婚的人就一口否定7曰女
参军的可能性。他们说,女的管家务,男的管外孰这是祖传的]恨
李宽蝽曾佩着手枪,跟着独立军活动斌这是事实,但那不n^十^
中的一人,普通妇女哪能翻山越岭和男人一样打游击呀:把女的带到
战场去,等于是冒险。有人甚至说妇女参军问髓根本无g讨论。
车光秀和其他同志当场驳斥了这些意见。车光秀说,在AQ6史
上长期存在过母权制社会,当时男子受到了女子的保护,韵;O*认有
过这种时代吗,当孩子被投进烈火里的时候,奋不顾身m&先扑±t
枪救的是母亲;她们看到国家被陷于泪海血泊之中,能袖手旁观q,1
知道,妇女参军,不仅是我们的姐妹们的要丸而且也是时代66g唤。
对这个问题,大家议论纷纷,莫衷一是。我们决定暂且不"论,先
用男青年组建游击队,以后看形势再议。
这个暂时被搁置的问题,后来居然在毫无分歧、一致赞同TBOJ
地得到了解决。为此创造了条件的是间岛妇女夺取武器6》十争。3着
整个间岛奋起夺取敌人武器的时候,和龙县的两个胆大无比的姑Qm
洗衣棒打死日本警察,夺得了步枪)这一喜讯封住了反对6女参$69
人的嘴。
十八岁的姑娘金寿福,通过组织了解到夺取武器的重要性和迫曰
性,便开始动脑子想办法,随后和另一个要好的姑娘一起,An着Q
衣木盆到河边去了。前几天发大水,河上的独木桥被冲定,RS7A
根木桩。她们在桥头装着洗衣gR,整天等待着时机的到来.日落时分,
来了一个日本警察,强令她们把他背过河去。金寿福就背着他向N4
走去,另一个姑娘装着帮她也跟在后面。到了河心,那警察两脚乱踢
蹬,嚷叫皮鞋被打捏了。金寿福趁势把他攒倒在河里,两个姑娘劈头
盖脑挥起洗在棒就打.她们就这样替被杀害的父母报了仇,夺取了武
器,于1933年夏参加了抗日游击队。从此金寿福就得了个叫‘洗衣棒’
的呢称.
我们主力部队的缝纫队负责人朴深环,原先也是用洗衣棒干掉了
故兵,夺取了武器的女同辰还有好几个女同志事先订好计策,把警
察都给漕醉了酒,然后一下子夺取了好几条枪。
作为我们的妇女已经达到的精神境界和刚强意志的证据,还有什
么能像她们夺来的武器那样有力呢,于是朝鲜北部国境地区和满洲许
多地方的好多朝鲜妇女,拿起自己夺来的武器加入了武装队伍。
妇女的这种激进的行动和耐人寻味的变化说明什么呢,只会侍弄
菜园衰叹命苦的妇女,怎么能如此大胆无瞿地砸碎几百年来一直束缚
着她们的封建枷锁,踊跃地投入武装抗战呢,这可以说是朝鲜妇女的
苦难所逼出来的结果,她们除了手持武器参加斗争之外就再五更好的
道路可走。
妇女们代代继承的遣产,只有束缚她们的枷锁和怨恨。朝鲜封建
社会所犯的滔天大罪之一,是以男尊女卑的教氟束缚和虐待了所有
妇女。妇女只被当作生儿育女、洗衣做饭、织布耘田的家庭长工。年
轻时丧夫要终身守寡,还不起债时以身抵债,受这些苦楚的都是妇女。
霸占了朝鲜的日本帝国主义蛤遭受这一切不幸的朝鲜妇女又加上
了更大的不幸,把她们当作工具和商品任章摆布,同样给她们打上了
亡国奴的烙印。
抗日革命是根除这一切厄运的风暴,是把我国妇女引向革命道路
的历史性变革。朝鲜的妇女在这块大地上开始用鲜血诺写了自己的新
历史。
妇女参军越多,我们就越想到要更好地照顾她们。她们虽然拿起
了枪杆子,但毕竟是妇女,因此尽管是在打游击战的艰苦情况下,还
是应当给她们保障妇女特有的生活条件。
自从游击队吸收了女兵以来,我们始终以对待亲姐妹的心情蛤了
她们特殊的照顾。枪,发给她们最好的;住处,给她们指定最安全舒
适的地方;战利晶也挑最好的分给她们。
在这过程中,我渐渐感到,有必要再提高对她们的特殊待遇,那
就是另馆一支女兵连队,把她们的生活单位和军事单位加以一元化。我
认为,组建女兵连队,就能在进一步激发她们干革命的自觉性和自豪
惑最大限度地发挥她们的积极性和战斗力的同时,又能减少她们生
活上的不方便。不论是到缝纫队、医院或是故事班去,女队员都异口
同声地提出要当战斗员,要求发给她们枪,好让她们去打死几个鬼子,
替被杀害的父母兄弟姊妹报仇雪恨。
我们到抚松去建立新师的时候,就下定决心要另编一支直属司令
部的女兵连队。 ·
当时作为新师骨干的一百多人,都曾被捕划为·民生团’嫌疑分子,
其中就有张哲九、金确实等不少女队员。当他们的冤案一经乎瓦所
谓’民生团’嫌疑分子的档案被一把火烧掉,那些隐藏在各地的·民生
团”牵连者也陆续闻风找我们来了,其中也有李桂笋、金善、郑万金等
V<》女同志。像头顶着被褥赶来的朴禄金那样个别地来找我们的女同
£也有好几个。还有一些女同志是在单独活动在大碱厂和五道杨岔的
小分队编人新师时前来参军的。
我们到了迷魂阵密首的时候,缝纫队的金哲镐和许成淑缠着我,要
$把她们谓到战斗部队去,不管我怎样劝止她佩都无济于事。后来
±体缝纫队员也都不顾一切地要跟着我们走。我说,你们都跟我们走,
16来缝制军装呢,她们回答说,有人替她们,病弱的女队员有的是。据
了解,迷魂阵密营里确实有很多女队员,给缝纫队. 医院、炊事班
9配足够的人员之后还有余。应读把她们分配到战斗连队去,或者采
R别的更有效的措施,于是我就想作为示范另组建一支女兵连队。而
9女一个连队单靠迷魂阵的女队员是不够的,所以我就悄声告诉崔贤
说,往后要是女同志们老要求当战斗员,你就先组织一个女兵排试一
试吧.
有一天,我试探着对朴檬金说:’要是完全用女同志建立一个战斗
SS\,会怎么样辑,’她听了就乐得欢呼起来,轰示绝对赞成。但金山
Q和丰东学却一个劲摇头。金山虎说:’光是女的凑在一起.能打仗吗,
R看她们是对付不了凶神恶煞似的日本鬼子的,栗是由男子指挥连和
徘,也许还凑合……’
我不同意他的看法,说:
’由男子指挥那还算什么女兵连。女兵排啊:
员也该由女同志来当嘛。·
 ’这是可能的吗?’
·怎么不可能f难道你们是念了什么士官学校或者军事大学,才当
上指挥员的吗,·
金山虎枝问得无话可说了,可他的服神却是不以为然的。李东学
则连连摇着头咕哝:·女兵连、女兵连……’
金周贤对组建女兵连更是跳起来表示反对。他说,完全用女的缩一
个连队,让她们上战场,肯定吃败仗,那样朝鲜人民革命军就读威名
坠地了。
可就在这时,记得是1936年4月我们在漫江的时候,一支男女混成
队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虽说是男女混成队实际上男队员只有四五
个其余全是女队员,其中有金哲镐、许成淑、崔长椒.黄顺姬等.
我问金哲镐,你怎么擞下卧病的崔贤同志,到这儿来了,她说就
是崔贤让她们来的。原来是这样:已经病愈的崔贤,受不了女队员要
求当战斗员的纠缠,便挑选闹得最凶、体质又好的女队员,组织了一
支小部队,然后让她们来找我,说是到了我这儿自会有办法。显然,崔
贤是存心把这些闹得令人伤脑筋的女队员的大麻烦全都推给我,连她
们的命运也都交给我,自己好落得个一身轻。
这支小殷混成队的队长,是个姓赵的一脸稚气的小伙子。我看这
么一个年轻轻的新队员带领一大帮女同志来,觉着有点不相称,便矗
许成淑问了下原委.她气呼呼地回答说:·哼,在崔贤同志服里,还靛
有我们这些裙镇吗,他1K多让我们做做饭,还能让我们女的当队长,’
这支混成队的副队长也是个身材矮小、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名字
叫太炳烈,也是个新队员。
实际上,真正带队的是身材魁梧的女队员崔长淑。她除了枪和背
囊以9>,还扛了装有一袋米的铁蜗、炊事用凡斧头和锯于,带的东
西竞比她的身材还大。许成淑带的东西也不比她少。坦率地说,在这
以前,我还从未见过游击队里有谁带着这么沉重的东西行军,不管是
男的还是女的,都没有过。我帮崔长淑把东西放下来时,觉得很沉,连
我都感到吃力。
。你真是个大力士啊,·我不禁赞叹了一句。
太炳烈接口说:’这位大姐,一顿就能吃一百个饺子
吞掉了六十个,出去站岗回来又是四十个,可都消化了.
她先一口气
是女大力士
在众人的哄堂大笑中崔长淑朝太炳烈斜了一服,说这是地道的谎
·不是吧,一顿吃不了一百个饺子,还能扛得动这么重的东西,’
我这样一袒护太炳烈,大家又出声笑了。
这天,我顺势安制[了一场男女队员的力气比赛。
我把一个男队员喊出来,叫他把许成淑的背囊背起来试一试。他
从小在地里掌O,长大成了汪清一带出名的摔交手,是个公认的大力
士。饭量也九能一口气把三十五个槽米糕蘸着凉水吃掉。
他背着许成嫩的背囊轻捷地站起来.我再给他加了两支老套筒t问
他兑你带着这些东西,中间不休息能走多远。他回答说,能走十里
左右。
 接着,我让他背上了崔长淑的东西。这次,他可用一手撑考
力地站了起来。我再给他加上了两支老套简,问他这会儿能走孝
说顶多能走五里左右。
我回头问崔长淑说,你背着这些东西走了多远。她不好童,
有回答。金哲镐替她回答说,大蒲柴河战斗结束后就一直行军,
间歇过。大家听了,都瞪大了眼睛。从大蒲柴河到这里,有将:
里路啊, 男队员和崔长锻两人的力气比赛,算是崔长SK赢了.
我接着叫许成淑讲讲她们在大蒲柴河附近打的一场战斗‘。
许成淑面色微黑,身材敦敦实实,待人又热情又直爽,平
少语,但一到关键时刻,就敢于直言不讳。她讲了战斗的经词
以崔长淑为‘先锋·的小部队,在找我们来的路上断了粮,
苦,后来在山里遇到了一支反日部队便跟他们联合起来奇袭
柴河附近的一个集团部落。在这场战斗‘中,女队员并不比男队6
现了顽强的斗志。
反日部队的士兵都带着精良的新式武器,但是伪满警察队
反扑,就吓得仓皇逃跑。而崔长淑她们的小部队虽然只有旧式手
g艮很地打击了敌人,还打退了故人向反日部队的进攻。特别是
哨的一个女队员,她胁下中弹,鲜血直流,却奋不顾身顽强应
连击倒了好几个敌人。敌人见势不妙,就开始拖着尸体逃窜。
员们立即发起冲锋紧紧追击。反日部队的队长向逃跑的部下高9
·兔患子们,朝鲜女人拿着套筒还那么英勇冲杀,你们跑什山·
反日部队士兵们这才一个个掉过头宋,回到队伍里加入了追击
斗‘胜利结束了。
听的人都对女队员们英勇无畏、坚忍不拔的精神赞叹不已。
u36年4月,在漫江附近的一个树林里1正式宣告了女兵连队的诞
生。我们决定把这个连队直属于司令部,井直接给她们编制了排和班,
还任命朴禄金为首任连长。
这个女兵连队是我国建军史上的第一个女兵战斗部队。
女兵连队的诞生是一件大事:它打破了几千年来重男轻女的思想
和陋习,把妇女的精神状态和社会地位真正地提高到和男子平等的水
平线上。
自古以来,重男轻女的现象在军事领埴比在政治领域更严重。妇
女固然在政治领域也几乎没有参政权,然而,妇女对男人的不露声色
的支配力和影响力,却犹如魔法一般作用到政治领域和政治家身上,由
此决定了国家兴亡的事例,倒是很多的。不过,即使是在政治领城有
时拥有比帝王或统帅更大权力的妇女,一到军事领域也就显得无能为
力了。军氧几乎成了男子垄断的禁地。而我们在军事领域实现了男
女平等,亦即实实在在地实现了妇女的解放。当然这也只是就我们革
命军内部情况而言的。
女兵连队的诞生之所以具有重要的意义,是因为它还清楚地证实
/朝鲜人民革命军的基础是建立在全民族范围的,其性质是人民性的。
革命军里出了女兵连队,而且她们都英勇善战,不亚于男队员,这
件事一时成了全民族所知晓的、世人所惊叹的有意义的话题。
30年代后半期,我国的报纸上登载了超为<金日成部队里女队员也
有十多名)的消息。报道虽短, 但在我国人民心中却激起了极大的振
奋。
女子同男子一道并肩抗战的喜讯,有力地鼓舞了朝鲜妇女和人民
群众,激发了国内外广大群众志愿奉加人民革命军的热望.
我们组建女兵连队以后,便悉心地照顾和帮助她们用自己的脚走
路,通过实战锻炼她们。为了从政治上增强她们的热情和自觉性,还
抽空给她们讲了许多英雄事迹。
我还记得在小汤河给女兵连队讲过金·斯丹科维茨的故事。
金·斯丹科维茨生于俄罗斯,原籍为咸镜北道庆原郡(赛别尔郡),
是把一生献给了共产主义事业的著名的朝鲜女战士。
她师范大学毕业,早年做过小学教师,后来,随着侨居俄罗斯的
朝鲜流亡者和侨民越来越多,她就辞去原职,到符拉迪沃斯托克去,为
维护分散在俄罗斯各地的朝鲜工人的权益进行了忘我的斗争.
沙皇被推翻后,金·斯丹科维茨加入了布尔什维克党,为了捍卫
十月革命的胜利果实,丢下丈夫和孩子,走上了职业革命者的道路。
她在哈巴罗夫斯克的布尔什维克远东部负责对外工作,同时积极
推动李东辉、金立等朝鲜人独立运动者建立韩人社会党。
她的卓有成效的活动,博得了滨海省等俄罗斯境内所有朝鲜人的
赞叹,引起了他们的共鸣。
当远东的形势变得有利于反革命,布尔什维克远东部不得不撤出
哈巴罗夫斯克的时候,金·斯丹科维茨处理了善后事宜才乘船最后离
开。不幸在阿穆尔河被白匪军捕获枪杀了。她在牺牲前对敌人怒,n丑:
‘我不怕死,你们这些卑鄙凶恶之徒,
要摧毁共产主义,那是痴心妄想。·
她当时才三十四岁.
金·斯丹科维茨、雪竹花、桂月香、
了我们女队员心中亲密的朋友。
死期不远了。你们这群疯狗
女兵连队一出现就引起了人们的注目。她们所到之处都博得了人
民的爱护和尊敬。只要远远地看见头戴光闪闪的五角星军帽,肩上挎
着马枪的女队员,人们就奔走相告:·女兵来了,·
女兵连队之所以受到人们格外的爱护,首先是因为她们在任何情
况下都表现了优良的思想作风,诚心诚意地帮助群众,尊重群众,待
人处事无懈可击。我们驻群个村庄,哪个村庄就有我们的女队员替房
东扫院子、打水、刷锅汰碗、在宅旁园地里除草。她们还为群众唱歌
跳舞,向群众讲演.教群众识字。总之,女兵连队成了朝鲜人民革命
军的骄傲.珍贵的花朵。
组建初飘女兵连队武器说不上精良,大部分是旧式套筒,个别
队员连个套倚也没有。我们决计要给她们弄一些轻便而漂亮的马枪。于
是组织了几次战+但总是碰不到马枪。后来,我们收到一份情报,说
是驻在西南苗附近的伪满军守备队骑马巡逻.而据侦察,守备队正在
修筑兵房。我决定袭击工地,便把这项任务交给了女兵连队。为了给
她们鼓劲.我还跟她们一同到了工地附近。
这是一场印象很深的战斗。那天乌云密布,服看就要下大雨了,故
人便停止了作业,哨兵也放松了警惕。连长朴禄金的信号枪一咆埋
伏在工地附近的女队员们就如一群猛虎,飞也似地冲上去把枪口对准
了敌人的胸膛。到处响起了女队员清脆的喊声: ,8U办一举起手来:·
一个敌兵正要从枪架上拿下枪来反抗,张正淑一个箭步扑过去用枪托
把他打倒了。不到十分钟,战斗就宣告结束。杀伤了几个敌人.其余
全部被俘,还缴获了几十支狙击武器,可惜没有一支马枪。据俘虏们
说,马枪,骑兵巡逻队都带走了。敌人看到袭击和俘虏了他们的竟然
全是女游击队员,都不禁大为震悦 目瞪口呆了。
此后,女兵连队在多次战斗中都建立了丰功伟绩,可以说每打一
仗都写出了一首壮丽的战斗诗篇。尤其是在大营战斗和东岗战斗中,更
显示了她们特出的本领。大营战斗时张正淑舍不得用子弹,竟用拳头
打死敌军哨兵,为全连打开了突破口。金确实等三个女队员,一次在
灰蒙蒙的月光下,一人一枪就打断了敌人的军用电话线。这是东岗战
斗留给人们的神奇故事。据历史学家说,朝鲜总督府属下咸镜南道警
察部留下了许多有关女兵连队活动的记录。其中有关于金日成部队的朴
禄金等四十多名女队员于昭和11年(1936年)阴历5月初攻打抚松县西
南岔伪满军守备队的记载,有同一个时期这支部队奇袭大营缴获十彝
支步枪和军装的记载,还有关于女兵连队投身抚松县东岗战斗的记载。
每当怀念为祖国献出了太好青春的抗日革命烈士时,我就回想起
活跃在他们当中的那许多巾帽英雄。
女兵连队的首任连长朴禄金是个出色的指挥员。战友们都根据媳
的特点称她是女丈夫。如果听到她穿的是四十一号大的劳动鞋,人们
会大吃一惊的。游击队的战利晶中虽有很多劳动蛙,但这么大号的却
很难发现。所以她常穿草鞋。
朴禄金是曾任过汪清一个区妇女会主任的妇女活动家。她家境贫
寒,结婚时连一床被子都没有,身上只穿着破旧衣服举行了婚礼。丈
夫姜曾龙的家也是贫无立锥之地,新婚之夜连一床新棱都没得盖。他
们一起在同一天人伍,被分配在汪清游击队第一连。
有一天,一连政治指导员找我来,忧心忡忡地说朴禄金刚刚分娩,
可她娘家连一块做襁褓的布头都没有。我急忙赶去一看,果不其堤只
见婴儿被破布襄着,家里连个像被子样的东西都没有。朴禄金的父亲
鳏居多年,此刻正为照料女儿进进出出。他不知所措地说,在这兵荒
马乱的年月,生活翻了几个跟头,连个被子是啥样子都忘得’·干二
净了。
我立刻派小分队弄来了布匹,叫缝纫队员们连夜缝好厚实绵软的
被褥.糨褓和婴儿小衣裳送去了。
朴禄金两口子只用了为孩子准备的小衣裳和襁褓,而给他们缝的
被褥却用大布精心地包好放在柜子上面,即使在寒风刺骨的隆冬里/妥
冻也不肯用。姜曾龙被调到安图独立团当了七连的排长以后,朴禄金
一直在汪清部队工作;后来听说丈夫所属的部队要编人我的部队,她
也决心到我的部队来。她离开娘家时想把我们给她做的被褥让给父亲。
但她父亲硬是叫她带走,说这是金队长送给你们的珍贵物品,应该由
你们夫妻用。朴禄金只好久顶着一包被褥来到了部队,这个大枝包就
成了她的外号。战友们从此都管她叫·被搭子”。朴禄金看上去似乎冷
漠严峻,实际上是一个心胸开朗、善良温柔、富有人情味的妇女。她
善于接近群众t晨适于做地下工作。
考虑到她的这些长处,1937年初我们派她作为政治工作员到长白
县新兴村去工作。她的任务是帮助权永壁、李悌淳把长白县上岗区一
带的妇女团结在祖国光复会组织里。不幸在执行这项任务时被敌人逮
捕关进了监狱。
她也僳李悌淬—样,棱提审时把别人做的事也都说成是自己干的,
救出了不少革命者。同志们被拷打得遍体鳞伤,无力地躺在牢房里,媳
就给他们唱革命歌曲,鼓舞他们的勇气。
朴禄金后来从惠山警察署被押送到咸兴监IR。敌人杷她和一个结
核病患者关在一间牢房里,想把不治之症传染给她,同死在牢里。那
个姓金的结核病人是参与过定平农民组合事件的妇女,病情十分严重.
朴禄金不怕这些,像亲骨肉一样护理她。不久,那个瀚危的同牢女囚
因病被保释出搬,而朴禄金却被感染病倒了。那位妇女的家属为了报
恩,带着绸衣和米糕来探览,监狱当局却不准给她送东西。这位一生
一世把全部的爱献给了别人的游击队女丈夫,最后连难友临终前送来
的一片赤诚都没有收到,终于含恨病死IR中。
我们的女队员中还有马东熙的妹妹马国花。我们在西间岛活动时,
马国花是在十七道沟坪岗德受到我部政工人员金世玉的影响参加了游
击队的。金世玉既是她的恩师又是她的情人。为了一心一意干革命,他
们约好解放了祖国再成家,把自己的一切全部寄托在未来。
有一天,在厨房里做饭的马国花给战友们分玉米粥,最后发现缺
两个人的份。她想,缺一份, 自己饿一顿就算了,可另一份让谁来馈
肚子呢,她左右为难,犹豫了半天,才决心去征求金世玉的谅解。
她把全世玉从营房里叫出来把她的难处告诉了他:
·世玉同志,请原谅,今天的晚饭,就当没有你的一份,饿·
吧.实在对不起你。·
‘这有什么对不起蜘这种时候嘛,理当由我来少吃
说着忽然笑了起来, ’不迕我要事先声明,祖国解放后
顿给我吃双份。·
这天夜晚,马国花不顾饥肠辖境,只记挂着饿了一顿饭的情人,久
久未能人睡。
这一对要好的情侣都未能看到祖国的光复,就牺牲了。
马国花牺牲时,女战士们在她的背囊里发现了绣有一对仙鹤的被
面。这是她在那凄风苦雨.戎马倥偬的岁月里精心置备的嫁妆。世上
还有比这更珍贵、更令人悲泣的嫁妆吗,女战士倒在荒凉的异国土地
上,只留下了她那美好的梦想,这事诖怎么办才好啊,女队员们用那
床被面襄了她的遗体。
女兵连队谨生后只存在了半年左右,但它建树了
丰稗t祖国将永远记住她们,人民将永远学习她们。
在抗日革命的第一线上手持武器同日本帝国主义这个劲敌进行了
浴血战斗的女战士们,是现代朝鲜妇女的好榜样,是在人类解放斗争
史上堪称光辉典范的女英雄。她们是带头实现妇女的社会地位平等,用
鲜血开拓我国妇女解放道路的先驱。
我们劳动党时代培育出了数不胜敷的继承当年女兵连队的白头山
革命精神和斗争传统的女英雄、妇女活动家和女劳动模范。举例而皂
像安英爱、赵玉姬、李诛德、李信子、郑春实等女英雄,她们都是以
白头山精神进行思考和活动的。我们的成千上万的妇女今天仍以这个
白头山精神建造着任何人都不能触犯的社会主义堡垒。
今天,我们的人民军拥有许多继承抗日革命传统的女兵部队。不
仅人民军有手持武器保卫祖国的女战士,而且工农赤卫队和红色青年
近卫队里也有很多这样的女队员。在实现了全民武装化的我国, 占人
口一半的一千万妇女都做好准备,一旦发生大事.就为保卫祖国的每
一寸土地手持武器进行战1‘。
这支’一千万妇女武装队的原型就是朝鲜人民革命军司令部直属女,
兵连队。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