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白頭山密營

8月底,當晚熟土豆盛開著花,苦苦等待收穫季節到來的火田農開始收割大麥的時候,我們的部隊辭別了漫江村,默默地往南行軍。
我的戰友們,上自團政委金山虎下至年輕的傳令兵崔金山、白鶴林,心裏都很明白向白頭山地區挺進的意義。
從軍事地形學上看,白頭山可以說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天然要塞,是我軍易守、敵人難攻的天險。擴大遊擊戰,再沒有比白頭山更合適的基地了。高麗時代的尹瑾和李朝時代的金宗瑞也正是以這白頭山地區為據點完成了輔國開拓重任的。南怡將軍也在白頭山的浮石上做了平定天下的宏偉構想。
白頭山正是朝鮮人民革命軍可以依託的天下最好的堡壘。但也不能因為朝鮮人民革命軍在白頭山建立新形式的根據地,加緊向國內挺進,就拋棄過去在滿洲大地上好不容易開闢的活動舞臺。我們的意圖是以白頭山為據點,在朝中兩國邊境縱橫馳騁地開展戰鬥。
我們不僅把天險白頭山作為軍事要塞予以重視,而且特別重視它所具有的精神上的意義。白頭山是我國的祖宗山,是朝鮮的象徵,是有五千年之久的朝鮮民族史的發祥地。
朝鮮人多麼崇尚祖宗山白頭山,這一點隻看刻在白頭山將軍峰下天池畔岩石上的《大太白大澤守龍神閣》字樣就可以清楚地知道。在國家處於存亡關頭的20世紀初,與大宗教或千佛教有關的人物天和道人建立的這座石碑表明,祈求守護白頭山的天池龍神保佑這個國度的百姓永遠安寧。
對白頭山的崇尚,就是對朝鮮的崇尚,就是對祖國的熱愛。
我們從小特別熱愛和崇尚白頭山為祖宗山,這是朝鮮民族很自然的感情。我們聽著高句麗擴張領土時代的扶芬奴和乙豆智的故事,吟詠著南怡將軍氣壯山河的詩句,聽著尹瑾和金宗瑞輔國開拓的故事,深受感動,十分向慕凝聚在白頭山的先烈們的愛國精神。
隨著年齡的增長,在我們的心裏越聳越高的白頭山,是朝鮮的象徵,同時也成為光復祖國大業的象徵。只有佔據白頭山才能號召民族的一切力量奔赴抗日革命鬥爭的總結,是其當然的歸結。
從漫江到白頭山,要越過多穀嶺。多穀嶺覆蓋著無邊的原始森林,山裏的老獵人都很難辨別方向。現在由金周賢做嚮導,為部隊帶路。他曾在三個月前作為先遣隊被派到長白地區去。他率領的小分隊到白頭山方面去偵察那一帶的敵情和地形,瞭解居民的動態,控尋適當的密營預備地,還成功地開闢了部隊的通路。
我們沿漫江溯流而上,經過幽深的山谷,進入了多穀嶺鬱鬱蒼蒼的原始森林。論季節,當時還是夏天,可是在高山地帶,闊葉樹已逐漸披上了紅葉,開始感到涼意襲人了。
我們在翻越多谷嶺的行軍路上,迎接了第二十六個國恥日。
我們離開漫江馬不停蹄地向南急行軍,同被任命為第七任朝鮮總督的日本陸軍大將南次郎進入漢城,幾乎是同時。我們在撫松縣城戰鬥前,已通過報紙知道南次郎將接任宇垣的總督職務,也預計到在我們挺進白頭山的時候,他可能同時進入朝鮮。
南次郎進漢城的時間和朝鮮人民革命軍挺進白頭山的時間幾乎一致,這對我們的心理給了微妙的刺激。
日本霸佔朝鮮是厚顏無恥的強盜行為,這是舉世公認的事實。他們一開始就把這一侵略行為說成是合法的、正當的,但是,所謂“合邦”,徹頭徹尾是強盜行為。強盜有他們自己的生活哲學。他們搶了別人的東西,反而把要求退還東西的主人硬說成是強盜。慣於賊喊捉賊的日本帝國主義者把朝鮮人民革命軍說成是“匪賊團”、“馬賊團”、“共匪團”,都是按照他們那種強盜邏輯造出來的。在強盜橫行霸道的世道,一切都是被顛倒的。
不速之客南次郎以主人自居,光天化日之下大搖大擺地進入漢城,而我們這個國家的主人卻要穿過杳無人跡的密林悄無聲息地進入自己的國土,這是多麼令人痛心的事啊!
一越過多穀嶺,我就改變原來的行軍計畫,決定經由鴨綠江沿岸進入白頭山。為的是要同邊境地區人民見面,讓國內同胞聽到我們的槍聲。
我們首次落腳的地方是德水溝。我們部隊有一個來自大德水的新隊員,他曾在李濟宇和享權叔領導的長白地區地下組織做過多年的青年工作。他名叫薑現瑉。他是我們在撫松地區活動的時候參加了革命軍的。他本是牛販子,帶著鴉片做牛買賣,經常來撫松,後以我們工作員介紹,見了我,參加了遊擊隊。
我們通過姜現瑉和金周賢先遣隊,具體地瞭解到了德水溝一帶居民的政治動向。德水溝是在長白地區的所有居民區中農村革命搞得最好的地方。那裏有“三、一”人民起義後獨立運動者樹立的反日愛國鬥爭傳統和通過這一鬥爭不斷得到鍛煉的可靠的群眾基礎。德水溝曾經是姜鎮乾領導的獨立軍的據點。獨立軍曾在德水溝開辦四年制小學,對青少年和農民進行了啟蒙活動。
我家住在八道溝的時候,我父親也曾多次來過這個地方。
由於獨立軍團體的解散,獨立軍運動開始衰落的時候,李濟宇的武裝小組打著打倒帝國主義同盟綱領的旗幟,開進德水溝進行了軍事政治活動。李濟宇被捕後,享權叔就同崔孝一和朴且石一起,以德水溝為據點,在這一帶進行群眾思想、組織工作。在他們的努力下,在長白地區成立了白山青年同盟的下屬組織。在他們的努力下,在長白地區成立了白山青年同盟的下屬組織。這個同盟開辦政治軍事訓練所,培養了許多政治工作員和遊擊隊後備力量。朝鮮革命軍武裝小組進入國內,同盟幹部中有很多人被捕,但同盟成員仍在地下堅持不懈地進行了鬥爭。
我們對受到許多愛國志士和共產主義者的啟蒙和教育而革命化的群眾基礎寄予了期望。
部隊一走進德水溝,金周賢就把我安排到他率領先遣部隊在這一帶活動時認定為可靠人物的廉仁煥老人家裏。這家是個家徒四壁的農村醫生的家。聽說,他針法高超,聞名遠近,不僅是德水溝一帶人,而且長白、臨江甚至鴨綠江對岸的人也拉著扒犁或牛車來請他去看病,可是,他連藥錢都收不回來,所以這家老大娘只好每頓飯都用裙子藏著空瓢去討米。他的家境,跟我家在八道溝和撫鬆開醫院時的情況差不多。
廉老人主動給我診脈,說我因過度勞累、疏忽飲食而腎氣虧損,然後送了我一根山參。聽說,漫江的許洛汝老人跟我們分手時也給張哲九和白鶴林各送幾根山參,供補養身體之用。
廉老人問我說:“聽說,日軍和滿洲國軍在撫松被金將軍率領的抗日聯合部隊打得好幾百個歸了西天,是真的嗎?”
看來,撫松縣城戰鬥消息已經傳到這個地方來了。
我一回答說是真的,老人就拍著大腿說:
“好了,這個朝鮮可有救了!”
就因為他讓我們在他家裏住了一夜,給我們做了一頓土豆大麥飯,後來竟被二道崗員警署抓去殺害了。一想起老人遭到的不幸,我現在還心痛欲裂。有一次,我率領小分隊經過這個地方,特意到他的墳墓去祭奠。

第二天,我們踩著晨露向大德水迸發。到了可以俯瞰村子的山梁
上,每人吃幾顆煮土豆代替了早飯。我指示李東學連長準備好旗杆,以
便高舉紅敢,吹著軍號開進大德水。我是想讓那些一時垂頭喪氣的群
眾看一看朝鮮人民革命軍威風凜凜的雄姿。
大德水群眾迎接了我們,個個驚喜若狂。他們說,用一色的新式
J占槍和機關槍武裝起來的幾百名朝鮮軍隊在大白天,高舉紅旗,震
天動地地吹著軍號出現, 自從有了這個村子以來還是頭一次。
我指示隊員架設了臨時舞臺,準備像在漫江那樣為這裏的人們演
出話劇。可是,準備在午飯後演出的計畫不能實現了。當我們剛剛准
備吃午飯的時候,敵人突然撲過來了。雙方隔著黃澄蹬的大麥地交上
了火。
我現在還忘不了當時因為怕已熟的莊稼受害而費心的事.
敵人從大麥地對過順著地壟向我們逼近。我等到敵人快走出大麥
地的時候,發出了射擊信號。
這一仗,我們的隊員打褥挺漂亮.敵人丟下幾十具屍體,向二道
崗方向逃竄。這是我們挺進長白地區後的第一場戰鬥。我們在大德束
發出第一聲槍響,向祖國人民、也向敵人宣佈朝鮮人民革命軍已開進
了白頭山。
村莊像過節一樣熱鬧起來了。鄰村的人們也都聚集到大德水熱烈
祝賀我們的勝利。人民打土豆糕、壓澱粉面來盛情款待我們,我們的
隊員以唱歌、踽舞來回了,L我作了鼓動演說。
對這一演說的反映很好。
有一位蓄著八字鬍須的老人說:
’請將軍在白頭山喊一聲‘願意為朝鮮獨立而戰的人都到這兒來集
合’人們就會從三千里江山各個角落雲集白頭山的。我雖然年老,羹
背,但不管什麼事,我還能幫一杷。’
原來,講這些鼓舞人心的話的是小德水的’駝背老頭’。這位’駝背
耄頭·,’煙斗老頭’也很熟悉。“煙斗老頭’任軍備團的威鏡南道通信局
局長的時候,’駝背老頭’在那裏當過中隊長。“煙斗老頭’自豪地介紹了
這位闊別十多年的老戰友。
“駝背老頭·的本名叫金得恢。盒世鉉是他當了獨立軍後用的別名。
他不是天生的駝背,本來是個身板挺直、膀闊腰圓、十分勻稱的青年。
他成了駝背,是有令人起敏的緣由的。他是咸鏡道生人,在’韓日合
並’初的黑暗時飄為了找一條生路,背井離鄉,遷到德水溝來。這裏
是念念不忘家鄉和祖國的流浪民開拓的村莊。在這裏,他聽說成立了
一個要光復祖國.開闢回鄉之路的軍備團,就毫不擾靡地加入了這個
團。他為了籌措團的經費,甚至不惜讓自己心愛的十三歲女兒給人家
做了童養媳。為了弄到武器,他還到正在打內戰的遙遠的俄國去參加
了戰鬥。
可是,他十多年的忘我奮鬥,卻使他坐了比S,j的團友更長時間的牢。
每天被迫做十四五個小時的工,用手搖織布機織布。梢一伸展,監工就
用皮鞭和棍棒無情地拍打。如此殘酷的勞役持續了七八年,終於壓彎
了金得鉉的腰.
“駝背老頭·外轟上是個殘廢,可是他心裏的愛國熱情和鬥導熱情
卻絲毫也沒有減弱。他最先被吸收到李濟宇的武裝小組,並不是偶然
的。他說,從見到金周賢的時候起,就一日三秋地盼望著我們挺進郅
白頭山來.金周賢率領先遣隊來到長白地區的時候,就已經同他建立
了交情。
表演了簡單的節目,作了簡短的講話之後,我向部隊下了撤離命
令。村民們懇求我們一定要住一宿.他們說,剛建立了感情就要走開,
太不近人情了。我只好向大家說明了部隊不得不離開村子的理由:不
知敵人什麼時候會帶著增援隊撲過來,所以,只有我們離開村子,你
們才能免遭敵人的洗劫。我們離村的時候,“駝背老頭’做丁嚮導。
我送給金得鉉老人一本印有<祖國光復會十大綱領)和(祖國光復
會成立宣言)的小冊子。我們挺進到鴨綠江沿岸後第一個送給這種小冊
子的就是他。不久,德水地區成立了祖國光復會的下級組織。
’駝背老頭’是十六道溝一個分會的成員。德水地區的許多基層組
織中,他的分會是個最得力的骨幹組織。如果當時像現在的旅日朝鮮
人總聯合會那樣制定了模範分會稱號的話,他所屬的分會就會第一個
榮獲模範分會稱號的。金得鉉老人養著好幾條狗,都是嗅覺特別靈敏
的猛犬,密探和員警都不敢隨便靠近他家。
他家的狗很神,能辨別好人壞人。對我們的人,即使是第一次去
的人,它們也不吠。金周賢。金確實和金正淑等單獨執行任務的小分
隊成員和聯絡員,到德水地區,都得到了‘駝背老頭’的很大幫助。
有一次,金正淑隻身到長白縣中崗區執行任務。那時正是我們挺
進到白頭山的那年初冬。當時,單獨執行任務的同志不帶生米,都帶
飯團或煮土豆等熟食。在間島的抗日根據地,單獨執行任務的通信員
也都是這樣。幾個人一夥執行任務時,還可以讓一個人放哨,另幾個
人做飯,可是,單獨一個人是不能生火做飯的,因為會暴露出是·山裏
人·。正沮也帶著幾個煮土豆離開了腰房子,在路上見到餓得嚼著凍千
菜葉的老太太和孩子,忍不住流下了眼淚。她把自己帶的煮土豆全都
蛤了那個老太太和流浪孤兒,自己卻拖著餓得發軟的腿,吃力地走在
山路上。她後來說,真不知道怎樣走到了“駝背老頭·的家。她從昏迷
中醒過來一看, “駝背老頭’夫妻倆坐在她兩旁,手裏端著一碗米湯拿
著羹匙抽泣。他們老兩口子見正淑蘇醒過來,趕忙熬米湯、烙綠豆餅、
還樂了一隻抱窩的母雞做燉雞,盡心盡意護理了正淑。正淑在解放後
也曾多次說過:當時如果沒有他們的精心護理,她是不可能活著回到
白頭山密營的。
“駝背老頭·多次來過我們的密營。他身體不靈便,卻背著支軍物
資到密營來,還曾瞧空背著人來看我。我們進行半截溝戰鬥時,也是
由他領路的。1939年,我們在小德水的樹林裏舉行慶祝五·一節大會
的時候,他作為農民代表參加,使我們非常高興。
1942年初,我接到了“駝背老頭·因病去世的噩耗。
我們在白頭山和離開白頭山以後,常常回憶起·駝背老頭”。
1947年11月,我接到剛建立的萬景台革命學院的校服已做好的報
告,很想看看穿上了校服的學生,便指示學院派幾個學生來。當時,到
我家來的孩子當中就有’駝背老頭”的兒子金秉淳。後來,金正淑到學
院特意找秉淳,把她從遊擊隊時期起一直愛惜使用的自來水筆送給他
囑咐他好好學習。
1949年8月,金秉淳穿著新軍官服,帶上排長肩章出現在我和
金正淑面前。原來他是被任命為警備排排長來到任的。真可以說
是奇緣。從那天起,他一天也沒有離開我們身旁。他和我一同為失去
了正淑同志而悲傷,也一同去過忠清北道水安堡的前線司令部,又同
到慈扛道高山鎮的最高司令部共過患難。後來他長期在我的身邊工作。
 我每當感到·駝背老頭’的身影縈繞在我心頭的時候,就回憶起他
在大德水村說的話和小德水臺地的月夜……
在小德水臺地宿營的第二天,我帶部隊轉移到馬登J’樹林裏休息,
我也躺在草地上看書,不知不覺地睡著了。這時突然響起了槍聲。從
十五遭溝方面和二道崗方面擁宋的敵人幾乎同時從南北兩個方向撲過
來。樹林茂密,很難分辨敵我。這是只要我們神不知鬼不覺地檄出去,
就能使敵人對我們的夾攻變成他們自相廝殺的絕好機會。於是我們悄
悄地撤出馬登廠的樹林,登上了十五道溝的臺地,在那兒觀看敵人的
自相廝殺。這就是世稱小德水戰鬥的馬登廠觀望戰鬥‘。
這一天,敵人激烈地自相廝殺,足有三個多小時,連我們旁觀者
都看膩了。從二道崗方面來的敵人可能支持不住了,先吹起了退卻號。
聽到這號聲,從葉五道溝方面來的敵人才知道是自相廝殺,於是停止
了射擊。
’幾百名遊擊隊到底哪兒去了,難道升天人地啦,真是活見鬼t’後
來聽說,對這個不可思議的問題,敵人百思不得其解。最後敵人找出
的答案就是我們會使用·變身法·。從小德水戰鬥後,在邊境一帶就傳
開了我們會使用·變身法’,能·升天人地’、·神出鬼沒·的傳聞。
那天,敵人擔架不夠用,把新昌洞老百姓家的門板全都拆去當作
擔架,抬著屍體慌忙逃走了。從此,新昌洞老百姓有·‘度不得不用破
草袋代替門板。
人民革命軍在大德水和小德水發出的槍聲,在長白地區和對岸的
祖國人民中引起了巨大反響。
戰鬥結束後,我們為土豆地被糟踏而憂慮肘,新昌洞的一位農民
說:
·土豆地被糟踏了,可是,看到萬惡的鬼子兵屍體狼藉,比看到豐
收的土豆地還高興埋。·
從那以後,德水溝一帶有好幾個青年報名參加了革命軍。這成了
在長白地區急劇擴大革命軍隊伍的大規模參軍運動的序幕。
人民革命軍的挺進長白地區和顯示的軍事威力,使敵人大驚失色。
長白地區員警機關裏刮起了離職隱退風,員警集體地提出辭呈,回避
任公職。敵人的統治體制發生了嚴重的混亂。在二道崗,員警出入集
團部蓓,不敢從前門走,而從後門走。
我們挺進到長白地區後,不僅要行軍打仗,還要做教育和團結群
眾的組織.政治工作。我們的政治工作員在德水溝和地陽溪一帶都建
立了祖國光復會的下級組織。在國內也開始建立了這樣的組織。
白頭山一帶處處成立的這些組織就成了新建立的根據地的可靠政
治基礎。
小德水戰鬥後,我們輾轉鴨綠江i凸岸許多村,在長白縣十五道溝
東崗、十三道溝友川裏、二十道溝二終點等地連續打了好幾仗。敵人
統治的鴨綠扛沿岸一帶就僳捅了馬蜂窩似地亂成一團。
我們在選擇迂回路程時提出的目的,就算圓滿地達到了。開進白
頭山去建立密營的時機到來了。我讓金周賢和李東學領路,向白頭山
密營後備地出發。和我同行的有部隊的主要指揮員、警衛隊和一些戰
鬥連。對其餘人員,我要他們留下宋,在長白地區再擾亂一陣。
 金周賢、李東學與金雲信等人發現的小白水溝是我們在白頭山地
區選定的第一個國內密營後備地。小白水溝西北四十裏左右的地方聳
立著白頭山,二十裏左右的地方有仙五山;東北十五裏左右的樹林中
聳立著間白山。橫在小白水溝後面的山,叫獅子峰。
我們率領部隊挺進到小白水汛是同離家很久的主人回到了家一
柞的喜事。從抗日革命這一歷史洪流來看,可以說是把活動中心從東
滿移到了白頭山。
離家在外的人回到家來,對鄰居也是個喜事,這是常理。然而在
這個一位詩人在詩中描寫過的“飛鳥也忍受不住孤寂終於飛走·的白頭
[1J深處的小山水溝,連祝賀我們的鄰居都沒有。迎接我們的只有激藹
的樹林和潺耩的溪水。祖國同胞還不知道我們已經來到了小白水溝。
假若排成隊從這裏走出——百里地就可以見到伸出雙臂熱烈擁抱
我們的祖國人民。然而,在那一百里地外卻有著用刀槍瞄準我們的來
自島國的不速之客。如果沒有那些不速之客,我們就會像白頭山的雪
崩一樣滾·F山去激動興奮地同親愛的同胞見面擁抱。不斌那個時候,
只有打仗才能同祖國同胞見面。我們就是為了打仗才開到白頭山地區
來,為了打仗才’在小白水溝建立了密營的。
那時跟我一同到小白水溝的人們,從未恕到過他們視為‘溫暖的
家”的這個深山幽谷,後來居然會成為全世界人民紛紛前來瞻i印的著名
史跡地。
我們為了不留足跡,Z9著落葉漂浮的小白水河,逆流而上,走進
了山溝。
今天到小白水溝參觀的人們,恐怕想像不到這個地方在半個世紀
以前還是一個多麼原始荒僻的去處。今天,旅遊汽車和參觀者絡繹不
絕的硬面公路.不亞於高級飯店的夏令營和宿營村,四季不斷的參觀
隊伍和歌聲,代替了過去的寂寥和荒涼。而在我們第一次踏進這個地
方的時候,這裏是一片連野獸的足跡都很難看到的原始森林。當時的
小白水溝保持著洪荒時代的面鞏它那引人人勝的風景和堪稱天險的
地勢,都被我們看中了。
在小汪清馬村時飄我們的遊擊隊指揮部所在的梨樹溝,位置很
好。谷深、山勢險要,故人不敢輕易進犯,即使敵人進犯,也容易被
打退。從獅子蜂下的匯流處到白頭山密營之間的小白水溝的地形與山
勢恰似小汪清梨樹溝。
梨樹溝和小白水溝稍有不同的是,小白水溝比梨樹溝更幽深、更
憮美。越往深處去,這一差異就越明顯。到底是白頭靈峰的幹山萬墼
中的峽氓溝壑深邃,山峰巍幢。
天黑之前,我們在將帥峰對面山下和小白水河邊搭起帳篷過了第
一夜。
我平常很少一夜睡三四個小時以上。同樣,我在山裏打仗的時候,
也是淩晨兩點鐘左右就醒來,點上燈看書,可是,這一天太累,睡得
很沉,投有做到早上看書。
早上醒來——看,夜裏下了霜。白頭山地區比別的地方冬季長、雪
也下得多。這個地區下的雪不容易融化。6月末或7月初還可以看到陳
年的雪,9月下旬或lo月上旬就可以看到山頂上新下的雪。雪常常積得
有一人多深.這種時候,只有在雪裏挖隧洞才能通行.到密營外去,就
得穿雪鞋套才能走動。否虯就會陷進深雪坑裏去,發生意外.
可是,這個時常受到狂風暴雪威脅的高山地區,也有四辛的區別,
我們可以得到不同季節給予的好處。
在進行老黑山戰鬥的時候,我頭一次吃過紫菀.很好吃.用它包
飯吃, 比用萵苣包飯更好吃。我在長白縣十九道溝李勳的家裏還頭一
次吃過北沙參,也別有風味。這種野菜,在白頭山地區很多。紫菱,大
紅丹平原多;北沙參,三池淵附近多;風毛菊,枕蜂多.炊事員采末
的野菜常常使我們這些白頭山’居民·的飯桌別有風味.
在白頭山密營定居的時候,炊事員們還在長著拂子茅的地方開了
一片菜地種丁各種蔬菜。白菜和蘿L都長不好,萵苣和茼蒿卻長得很
好。有時,小白水的嘉魚也上了飯桌.當時,小白水嘉魚開不多,如
今,養魚發展了,嘉魚也多起來了.
來到白頭山密營地的第二天,我和指揮員們一起視察了巒營後備
地和先遣隊選定的兵營位置。而後,開了幹部會議.總結了從南湖頭
到白頭山的遠征,認真地討論了準備以白頭山為據點進行的工作.並
分配了任務.這個會議討論的以及會後立即付諸實踐的事,用一句話
來概括,就是加緊進行白頭山根據地建設,這是當時我們面臨的迫切
任務。這包括兩個內容:密營建設和組織建設。也就是說.建設白頭
山根據地,章味著在白頭山地區建設密營,在白頭山山麓的居民區建
立地下革命組織。
我們在30年代前半期在東滿地區建立的遊擊區和在後半期在白頭
山地區新建立的白頭山根據地,無論在內容上,還是在形式上都有
相當的差別.前半期的東滿遊擊區是以固定的遊擊區作為遊擊活動的
據點的根據地,是有形的公開的革命1S據地。但是,我們在後半期新
建立的白頭山根據地是依靠隱蔽的密營和地下革命組織開展軍事、政
治活動的無形的革命招據地。
在前半飄根據地人民是在人民革命政府的領導下生活的,而在
後半期,參加地下組織的人民在表面上受敵人統治,實際上則按照我
們的指示和路線行事b
前半期,為堅守遊擊區而致力於防禦,而後半期,就無須那麼做
了.這樣,我們就有了在廣闊地區開展遊擊活動的可能性。換句話說,
我們由於改換了根據地的形式因而站到了主動的進攻者的地位。所
乩根據地越擴大我們的活動範圍也越擴大。
我們的計畫是:以白頭山密營為中心把根據地擴大到長白的廣大
地區和國內的白茂高原。蓋馬高原、狼林山脈以至國內腹地,進而,把
武裝鬥爭的烈火燒到北部朝鮮、中部朝鮮、南部朝鮮等全國各地;同
時,擴大和發展黨組織的建設和婉戰運動,強有力地推進全民抗戰的
準備工作。
建立密營網和地下組織網,是決定我們的生死存亡和抗日革命成
敗的關鍵問題,因此,我們不能不首先對解決這些問題予以關注。首
先,把建立密營規定為首要的任務,把這一任務交給了各部隊。解決
吃穿問題的任務就交給了金周賢。這兩個問題)通俗地說也就是我們
的吃穿住問題。
 積極物色幫助我們建立地下組織網的人材,開展必要的戰鬥活動,
以鼓舞人民的士氣,使他們積極參加光復祖國的事業,這也是很重要
的。這兩項任務交給了李東學的連隊。
指揮員們立即開始執行為建立白頭山根據地而承擔的任務了。金
周賢和豐東學率鐨各自的連隊出發了。其他一些人則單獨交給任務派
出去。之後,我也帶領警衛隊和七團的部分人員向黑瞎子溝出發了。黑
瞎子溝是我們同在黃公洞分手的部隊基本力量約好會師的地方。從小
白水溝到黑瞎子溝的路程,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路上我看到了
仙五山和三段瀑布,的確像是進入了仙境。我們一行找不到略,在樹
林裏消磨了很長時間。我至今難忘的是去大澤溫泉的事.我們在樹海
裏,找不到方向,傷徨了兩個多小時之後,向幾個方向派出了幾個偵
察組。其中一個偵察紐帶來了一位老人。原來老人孤單一人居住在白
頭山山腳下,到漫江去弄到食鹽和小米,在回來的路上遇到了我們的
偵察組。我們由老人帶路到了他住的大澤的草棚.草棚旁邊有一個很
好的溫泉。溫泉的水特別熱,把蜊蛄放進去很快就熟得通紅。我們在
那裏洗了溫泉浴,用溫泉水洗了衣服,煮蝴蛄吃。前些時候,我在電
視裏看到冰島入寒冬臘月在野外沈溫泉瓶這時,在我眼前活生生地
顯現出在大澤洗溫泉浴的情形。
我跟大澤的老人談了很多話.我問老人怎麼來到白頭山山腳下住,
老人回答說,原來住在平原地區,看到世道不濟,就到祖宗山來住了。
“當然,無論死在哪兒,亡國奴的恥辱是洗刷不掉的,可我還是想
到白頭山下生活,死也死在白頭山下。救我幹字文的私墊老師說過,朝
鮮人應當心懷白頭山而活,枕著白頭山而死。他的這些話,真是值得
劉在石碑亡的金玉之言。·
老人蹙著眉頭,凝望著白頭山的方向。我仿佛覺得順著他的視線
望去,就能看到他走過來的坎坷不平的人生道路,不由得心情沉重起
來。要在白頭山下生活,枕著白頭山死,老人的話深深地感動丁我。
·老人家.您在白頭山的偏僻山溝,過得怎麼樣,”
“挺好。靠種土豆、打麅子過日子,生活雖苦,可是,看不到鬼子
的熊杆,身子倒好傈胖起來了。·
跟老人的談話,使我再—·次確認白頭山是我們民族的精神生活的
堅強支柱,更加確信把白頭山確定為革命的策源地是完全正確的。老
人在這荒無人煙的白頭山下堅強地過著自己的晚年生活,真是一位愛
國老人很遺憾,沒有問到他的姓氏就分手了。和羅子溝臺地的馬老
人一樣,他也有很多書。當我們沈過溫泉浴離開大澤前往羔瞎子溝的
時候,老人把他的幾部小說作為禮物送給了我。後來,我們在大澤溫
泉辦了傷病員的療養所。
我們一行到了黑瞎子溝後,有一天,在蛟河地區活動的::團的同
志也來到了這裏。權永壁、吳仲洽、姜渭龍等同志也和這些人—·同來
了。他們和我開懷暢談積在心裏的話。
他們說,為了找我們吃了不少苦。在這大冷天,他們仍穿著單衣,
餓著肚子,奔白頭山來,在途中襲擊一個木材所弄到了幾頭牛,其中
兩頭沒有宰,給我們牽來了。我看到他們瘦骨嶙岣的模樣和破爛不堪
的夏裝,心裏很難受。他們也握住我的手,魔下了眼淚。
 我讓他們換上了新軍服,內衣、護腿和勞動鞋也都換上了新的,還
給他們發了整套盥漱用具、香煙和火柴。
從蚊河回來的姜渭龍同樸永純一起,遵照司令部的命令,在黑瞎
子溝、橫山、紅頭山地區的許多地方建立了密營.朴永純和姜謂龍有一
於好本領,只用一把斧頭就能在兩三天內蓋上足以容納一個團的大原
木房。在長白地區建立密營,他們兩個人最辛苦了.曹國安的部隊來
到黑瞎子溝時,看到我們部隊的人只用一天就給他們蓋上了宿舍,驚
歎不已。其實,這也可以說多虧他們兩個人。
我在黑瞎子溝住了一些日子後,回到小白水溝的時候,已有許多
地點的密營地建起了新的原木房。密林各處出現了司令部和部隊的營,
房、出版所和縫紉所的房子、衛兵所和關卡。
密營的原木房用抱子蹄做門把手兒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
那個不值一提的胞子蹄門把手兒,像劃分一個歷史時期的里程碑
一樣銘刻在我的腦子裏。從麅子蹄成為我們的白頭山“住宅’的門把手
兒的時候起,也就是說,從我們在小白水溝·安家落戶·的時候起,白
頭山巒營就成了朝鮮革命的相據地.領導的中心據點.
白頭山密營是朝鮮革命的策源地,同時也是中心,是我們的核心
作戰基地、活動基地和後勤基地。
不久,從這個白頭山密營起,密營僳扇子骨一樣向朝鮮的北部和
中部擴展,出現了許多秘密根據地。
權永壁、金周賢、金平。金正椒、朴祿金、馬東熙、池秦環等許
多政治工作鳳,為了在三千里江山各個角落燃起革命烈火,從這些密
營走向了全國各地;到白頭山來找我們的李悌淳、朴達、朴寅鎮等許
多人民代表也從這些密營帶著新的革命火種重新深人到人民中去;我
們的部隊也從這些密營出征去打擊敵人.與革命的命運直接有關的一
切大小事情,幾乎全都在白頭山密營規劃井付諸行動。
朝鮮一邊和中國一邊,都有屬於白頭山巒營網的衛星密營。
獅子蜂密營、焦山密營、仙五山密營,間白山密營、無頭峰密營、
小胭脂峰密營等是建立在朝鮮一邊的密營,黑瞎子溝密營、地陽溪密
營、二道崗密營。橫山巒營。鯉明水密營、富厚水密營、青峰密營和
撫松地區的各密營是建立在西間島的密營.我們報據需要利用了所有
這些密營。
白頭山地區的密營各有不同的使命和任務。密營並不只是單純的
秘密兵營,有的還起到縫紉所、修械所、醫院等後勤密營的作用,有
的起到工作員的中間聯絡站或住所的作用。
白頭山密營網的中心是小白水溝密營。
水溝密營稱為“白頭山一號密營·。現在稱為
頭密營’.
所以,當時,我們把小白
白頭山密營”,也稱為“白
為了保證安全和秘密,這裏只有司令部直屬單位、警衛隊和部分
骨幹部隊駐紮,而且出入也嚴加限制。當時,不經常跟我們在一起的
部隊或個別人來找司令部,我們也沒有在小白水溝密曹見他們,而到
二號密營(揖于峰密營)去見他們。二號密營.迎送來找司令部的部隊
和個別來訪的客人,讓他們休息,有時,還為他們舉辦講習,對他們
進們6練.二號密營是來找司令部的人的報到處、等候處、面談處和
宿舍,也是講習所和訓練所。當時,來找司令部的通信員也為了不留
痕跡,從鯉明水方面走到小白水溝口,就膛著小白水上來。密營的地
。丸我們沒有告訴任何人。要是誰都知道了,那就不是秘密,也不是
什生密營了。
對白頭山密營及其周圍密營的地點瞭若指掌的人,只有金周賢、金
海山、金雲信、馬東熙等執行聯絡任務的幾個人和少數指揮員。
白頭山巒營和其他密營以及我們住在那裏的‘居民·,能把自己的
存在隱秘地保持到抗日革命勝利,這實在是萬幸.
白頭山是我青春時代的·家’。這個家的人口,比我小時候故鄉家
的人口多得多,他們跟我一起在那裏沫浴著白頭山的雨雪,想像著今
天的祖國。
跟我們同甘共苦的白頭山開拓者們,現在還在世的已經不多了。這
使我們無法及時而圓滿地完成作為先輩向後代介招充滿在白頭山的山
山谷穀的我們黨的革命歷史和先烈鬥爭業績的使命了。
我也沒能及時找到白頭山密營舊址。
建黨、建國。建軍、戰爭、恢復建設等繁多的工作荔在我的肩上,
所以,在年輕的時候,無法抽出時間去看白頭山時期的根據地。
樸永純他們還在世的時候,我多次叫他們為了後代去找出白頭山
巒營舊址。可是,過去那麼機智敏捷的木匠也只找到了親手蓋的黑瞎
子溝、地陽溪、橫山的密營舊址和青峰、枕峰、茂浦等宿營地址1就是
沒有找到白頭山密營舊址。這也不能怪他們,他們從未去過那個密營.
白頭山密曹舊址,到底還是我找到了,雖然晚丁些。有一次,我
好容易有了點空,很想看看經過整修的白頭山地區密營,便到那裏去
了。回來的路上,我看到有小白水橋的一個地方地勢覺得很眼瓶於
是我派考察人員到小白水溝去了。我對他們說,到了有一個一百多文
高的峭壁的山溝裏,就會有一塊不怎麼寬的拂子茅地,去找一找。還
特地向他們強調,那個山溝山與山相連,從外面看,很難發現。當時,
這一地區還是個那麼險峻、令人生畏的去處。有一次,為了開闢鴨綠
江沿岸妻魂路,我曾派責任秘書和武官到現場去考察,不料,他們在
原始森林裏迷了路,吃了很大的苦頭。後來,派警衛連去才好不容易
找回了他們。真是個不亞於迷魂陣的令人迷惑的去處。被派到小白水
溝的考察人員終於在那裏發現了標語樹,接著,找到了房址和宿背地
址.這樣, 白頭山巒營的舊貌就展現在我國革命的後代面前了。
今天,白頭山成了我國革命的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人學習革
命的第一代入的白頭山革命精神的學校,廣闊的白頭臺地形成了大型
露天革命博物館。
隨著時間的椎移, 白頭山的象徵意義更加豐富了.
30年代後半期起, 白頭山除了自己固有的象徵意義外,
的意義。
實際上,已從
開始具有了新
曾是死火山的白頭山噴出的·光復革命’的熔岩,引起了兩千萬同
胞的注意。曾考察過抗日革命的烈火燃燒過的各地的作家末影,把自
己的考察記行文集的標題定為{白頭山從哪里都望得見)。正如這一標
趣說明的, 從我們佔據了白頭.山時起, 白頭山就成了無論從哪里都望
得見的光復的活火山、革命的聖山。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