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白头山密营

8月底,当晚熟土豆盛开着花,苦苦等待收获季节到来的火田农开始收割大麦的时候,我们的部队辞别了漫江村,默默地往南行军。
我的战友们,上自团政委金山虎下至年轻的传令兵崔金山、白鹤林,心里都很明白向白头山地区挺进的意义。
从军事地形学上看,白头山可以说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天然要塞,是我军易守、敌人难攻的天险。扩大游击战,再没有比白头山更合适的基地了。高丽时代的尹瑾和李朝时代的金宗瑞也正是以这白头山地区为据点完成了辅国开拓重任的。南怡将军也在白头山的浮石上做了平定天下的宏伟构想。
白头山正是朝鲜人民革命军可以依托的天下最好的堡垒。但也不能因为朝鲜人民革命军在白头山建立新形式的根据地,加紧向国内挺进,就抛弃过去在满洲大地上好不容易开辟的活动舞台。我们的意图是以白头山为据点,在朝中两国边境纵横驰骋地开展战斗。
我们不仅把天险白头山作为军事要塞予以重视,而且特别重视它所具有的精神上的意义。白头山是我国的祖宗山,是朝鲜的象征,是有五千年之久的朝鲜民族史的发祥地。
朝鲜人多么崇尚祖宗山白头山,这一点只看刻在白头山将军峰下天池畔岩石上的《大太白大泽守龙神阁》字样就可以清楚地知道。在国家处于存亡关头的20世纪初,与大宗教或千佛教有关的人物天和道人建立的这座石碑表明,祈求守护白头山的天池龙神保佑这个国度的百姓永远安宁。
对白头山的崇尚,就是对朝鲜的崇尚,就是对祖国的热爱。
我们从小特别热爱和崇尚白头山为祖宗山,这是朝鲜民族很自然的感情。我们听着高句丽扩张领土时代的扶芬奴和乙豆智的故事,吟咏着南怡将军气壮山河的诗句,听着尹瑾和金宗瑞辅国开拓的故事,深受感动,十分向慕凝聚在白头山的先烈们的爱国精神。
随着年龄的增长,在我们的心里越耸越高的白头山,是朝鲜的象征,同时也成为光复祖国大业的象征。只有占据白头山才能号召民族的一切力量奔赴抗日革命斗争的总结,是其当然的归结。
从漫江到白头山,要越过多谷岭。多谷岭覆盖着无边的原始森林,山里的老猎人都很难辨别方向。现在由金周贤做向导,为部队带路。他曾在三个月前作为先遣队被派到长白地区去。他率领的小分队到白头山方面去侦察那一带的敌情和地形,了解居民的动态,控寻适当的密营预备地,还成功地开辟了部队的通路。
我们沿漫江溯流而上,经过幽深的山谷,进入了多谷岭郁郁苍苍的原始森林。论季节,当时还是夏天,可是在高山地带,阔叶树已逐渐披上了红叶,开始感到凉意袭人了。
我们在翻越多谷岭的行军路上,迎接了第二十六个国耻日。
我们离开漫江马不停蹄地向南急行军,同被任命为第七任朝鲜总督的日本陆军大将南次郎进入汉城,几乎是同时。我们在抚松县城战斗前,已通过报纸知道南次郎将接任宇垣的总督职务,也预计到在我们挺进白头山的时候,他可能同时进入朝鲜。
南次郎进汉城的时间和朝鲜人民革命军挺进白头山的时间几乎一致,这对我们的心理给了微妙的刺激。
日本霸占朝鲜是厚颜无耻的强盗行为,这是举世公认的事实。他们一开始就把这一侵略行为说成是合法的、正当的,但是,所谓“合邦”,彻头彻尾是强盗行为。强盗有他们自己的生活哲学。他们抢了别人的东西,反而把要求退还东西的主人硬说成是强盗。惯于贼喊捉贼的日本帝国主义者把朝鲜人民革命军说成是“匪贼团”、“马贼团”、“共匪团”,都是按照他们那种强盗逻辑造出来的。在强盗横行霸道的世道,一切都是被颠倒的。
不速之客南次郎以主人自居,光天化日之下大摇大摆地进入汉城,而我们这个国家的主人却要穿过杳无人迹的密林悄无声息地进入自己的国土,这是多么令人痛心的事啊!
一越过多谷岭,我就改变原来的行军计划,决定经由鸭绿江沿岸进入白头山。为的是要同边境地区人民见面,让国内同胞听到我们的枪声。
我们首次落脚的地方是德水沟。我们部队有一个来自大德水的新队员,他曾在李济宇和享权叔领导的长白地区地下组织做过多年的青年工作。他名叫姜现珉。他是我们在抚松地区活动的时候参加了革命军的。他本是牛贩子,带着鸦片做牛买卖,经常来抚松,后以我们工作员介绍,见了我,参加了游击队。
我们通过姜现珉和金周贤先遣队,具体地了解到了德水沟一带居民的政治动向。德水沟是在长白地区的所有居民区中农村革命搞得最好的地方。那里有“三、一”人民起义后独立运动者树立的反日爱国斗争传统和通过这一斗争不断得到锻炼的可靠的群众基础。德水沟曾经是姜镇乾领导的独立军的据点。独立军曾在德水沟开办四年制小学,对青少年和农民进行了启蒙活动。
我家住在八道沟的时候,我父亲也曾多次来过这个地方。
由于独立军团体的解散,独立军运动开始衰落的时候,李济宇的武装小组打着打倒帝国主义同盟纲领的旗帜,开进德水沟进行了军事政治活动。李济宇被捕后,享权叔就同崔孝一和朴且石一起,以德水沟为据点,在这一带进行群众思想、组织工作。在他们的努力下,在长白地区成立了白山青年同盟的下属组织。在他们的努力下,在长白地区成立了白山青年同盟的下属组织。这个同盟开办政治军事训练所,培养了许多政治工作员和游击队后备力量。朝鲜革命军武装小组进入国内,同盟干部中有很多人被捕,但同盟成员仍在地下坚持不懈地进行了斗争。
我们对受到许多爱国志士和共产主义者的启蒙和教育而革命化的群众基础寄予了期望。
部队一走进德水沟,金周贤就把我安排到他率领先遣部队在这一带活动时认定为可靠人物的廉仁焕老人家里。这家是个家徒四壁的农村医生的家。听说,他针法高超,闻名远近,不仅是德水沟一带人,而且长白、临江甚至鸭绿江对岸的人也拉着爬犁或牛车来请他去看病,可是,他连药钱都收不回来,所以这家老大娘只好每顿饭都用裙子藏着空瓢去讨米。他的家境,跟我家在八道沟和抚松开医院时的情况差不多。
廉老人主动给我诊脉,说我因过度劳累、疏忽饮食而肾气亏损,然后送了我一根山参。听说,漫江的许洛汝老人跟我们分手时也给张哲九和白鹤林各送几根山参,供补养身体之用。
廉老人问我说:“听说,日军和满洲国军在抚松被金将军率领的抗日联合部队打得好几百个归了西天,是真的吗?”
看来,抚松县城战斗消息已经传到这个地方来了。
我一回答说是真的,老人就拍着大腿说:
“好了,这个朝鲜可有救了!”
就因为他让我们在他家里住了一夜,给我们做了一顿土豆大麦饭,后来竟被二道岗警察署抓去杀害了。一想起老人遭到的不幸,我现在还心痛欲裂。有一次,我率领小分队经过这个地方,特意到他的坟墓去祭奠。

第二天,我们踩着晨露向大德水迸发。到了可以俯瞰村子的山梁
上,每人吃几颗煮土豆代替了早饭。我指示李东学连长准备好旗杆,以
便高举红敢,吹着军号开进大德水。我是想让那些一时垂头丧气的群
众看一看朝鲜人民革命军威风凛凛的雄姿。
大德水群众迎接了我们,个个惊喜若狂。他们说,用一色的新式
J占枪和机关枪武装起来的几百名朝鲜军队在大白天,高举红旗,震
天动地地吹着军号出现, 自从有了这个村子以来还是头一次。
我指示队员架设了临时舞台,准备像在漫江那样为这里的人们演
出话剧。可是,准备在午饭后演出的计划不能实现了。当我们刚刚准
备吃午饭的时候,敌人突然扑过来了。双方隔着黄澄蹬的大麦地交上
了火。
我现在还忘不了当时因为怕已熟的庄稼受害而费心的事.
敌人从大麦地对过顺着地垄向我们逼近。我等到敌人快走出大麦
地的时候,发出了射击信号。
这一仗,我们的队员打褥挺漂亮.敌人丢下几十具尸体,向二道
岗方向逃窜。这是我们挺进长白地区后的第一场战斗。我们在大德束
发出第一声枪响,向祖国人民、也向敌人宣布朝鲜人民革命军已开进
了白头山。
村庄像过节一样热闹起来了。邻村的人们也都聚集到大德水热烈
祝贺我们的胜利。人民打土豆糕、压淀粉面来盛情款待我们,我们的
队员以唱歌、踽舞来回了,L我作了鼓动演说。
对这一演说的反映很好。
有一位蓄着八字胡须的老人说:
’请将军在白头山喊一声‘愿意为朝鲜独立而战的人都到这儿来集
合’人们就会从三千里江山各个角落云集白头山的。我虽然年老,羹
背,但不管什么事,我还能帮一杷。’
原来,讲这些鼓舞人心的话的是小德水的’驼背老头’。这位’驼背
耄头·,’烟斗老头’也很熟悉。“烟斗老头’任军备团的威镜南道通信局
局长的时候,’驼背老头’在那里当过中队长。“烟斗老头’自豪地介绍了
这位阔别十多年的老战友。
“驼背老头·的本名叫金得恢。盒世铉是他当了独立军后用的别名。
他不是天生的驼背,本来是个身板挺直、膀阔腰圆、十分匀称的青年。
他成了驼背,是有令人起敏的缘由的。他是咸镜道生人,在’韩日合
并’初的黑暗时飘为了找一条生路,背井离乡,迁到德水沟来。这里
是念念不忘家乡和祖国的流浪民开拓的村庄。在这里,他听说成立了
一个要光复祖国.开辟回乡之路的军备团,就毫不扰靡地加入了这个
团。他为了筹措团的经费,甚至不惜让自己心爱的十三岁女儿给人家
做了童养媳。为了弄到武器,他还到正在打内战的遥远的俄国去参加
了战斗。
可是,他十多年的忘我奋斗,却使他坐了比S,j的团友更长时间的牢。
每天被迫做十四五个小时的工,用手摇织布机织布。梢一伸展,监工就
用皮鞭和棍棒无情地拍打。如此残酷的劳役持续了七八年,终于压弯
了金得铉的腰.
“驼背老头·外轰上是个残废,可是他心里的爱国热情和斗导热情
却丝毫也没有减弱。他最先被吸收到李济宇的武装小组,并不是偶然
的。他说,从见到金周贤的时候起,就一日三秋地盼望着我们挺进郅
白头山来.金周贤率领先遣队来到长白地区的时候,就已经同他建立
了交情。
表演了简单的节目,作了简短的讲话之后,我向部队下了撤离命
令。村民们恳求我们一定要住一宿.他们说,刚建立了感情就要走开,
太不近人情了。我只好向大家说明了部队不得不离开村子的理由:不
知敌人什么时候会带着增援队扑过来,所以,只有我们离开村子,你
们才能免遭敌人的洗劫。我们离村的时候,“驼背老头’做丁向导。
我送给金得铉老人一本印有<祖国光复会十大纲领)和(祖国光复
会成立宣言)的小册子。我们挺进到鸭绿江沿岸后第一个送给这种小册
子的就是他。不久,德水地区成立了祖国光复会的下级组织。
’驼背老头’是十六道沟一个分会的成员。德水地区的许多基层组
织中,他的分会是个最得力的骨干组织。如果当时像现在的旅日朝鲜
人总联合会那样制定了模范分会称号的话,他所属的分会就会第一个
荣获模范分会称号的。金得铉老人养着好几条狗,都是嗅觉特别灵敏
的猛犬,密探和警察都不敢随便靠近他家。
他家的狗很神,能辨别好人坏人。对我们的人,即使是第一次去
的人,它们也不吠。金周贤。金确实和金正淑等单独执行任务的小分
队成员和联络员,到德水地区,都得到了‘驼背老头’的很大帮助。
有一次,金正淑只身到长白县中岗区执行任务。那时正是我们挺
进到白头山的那年初冬。当时,单独执行任务的同志不带生米,都带
饭团或煮土豆等熟食。在间岛的抗日根据地,单独执行任务的通信员
也都是这样。几个人一伙执行任务时,还可以让一个人放哨,另几个
人做饭,可是,单独一个人是不能生火做饭的,因为会暴露出是·山里
人·。正沮也带着几个煮土豆离开了腰房子,在路上见到饿得嚼着冻千
菜叶的老太太和孩子,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她把自己带的煮土豆全都
蛤了那个老太太和流浪孤儿,自己却拖着饿得发软的腿,吃力地走在
山路上。她后来说,真不知道怎样走到了“驼背老头·的家。她从昏迷
中醒过来一看, “驼背老头’夫妻俩坐在她两旁,手里端着一碗米汤拿
着羹匙抽泣。他们老两口子见正淑苏醒过来,赶忙熬米汤、烙绿豆饼、
还乐了一只抱窝的母鸡做炖鸡,尽心尽意护理了正淑。正淑在解放后
也曾多次说过:当时如果没有他们的精心护理,她是不可能活着回到
白头山密营的。
“驼背老头·多次来过我们的密营。他身体不灵便,却背着支军物
资到密营来,还曾瞧空背着人来看我。我们进行半截沟战斗时,也是
由他领路的。1939年,我们在小德水的树林里举行庆祝五·一节大会
的时候,他作为农民代表参加,使我们非常高兴。
1942年初,我接到了“驼背老头·因病去世的噩耗。
我们在白头山和离开白头山以后,常常回忆起·驼背老头”。
1947年11月,我接到刚建立的万景台革命学院的校服已做好的报
告,很想看看穿上了校服的学生,便指示学院派几个学生来。当时,到
我家来的孩子当中就有’驼背老头”的儿子金秉淳。后来,金正淑到学
院特意找秉淳,把她从游击队时期起一直爱惜使用的自来水笔送给他
嘱咐他好好学习。
1949年8月,金秉淳穿着新军官服,带上排长肩章出现在我和
金正淑面前。原来他是被任命为警备排排长来到任的。真可以说
是奇缘。从那天起,他一天也没有离开我们身旁。他和我一同为失去
了正淑同志而悲伤,也一同去过忠清北道水安堡的前线司令部,又同
到慈扛道高山镇的最高司令部共过患难。后来他长期在我的身边工作。
 我每当感到·驼背老头’的身影萦绕在我心头的时候,就回忆起他
在大德水村说的话和小德水台地的月夜……
在小德水台地宿营的第二天,我带部队转移到马登J’树林里休息,
我也躺在草地上看书,不知不觉地睡着了。这时突然响起了枪声。从
十五遭沟方面和二道岗方面拥宋的敌人几乎同时从南北两个方向扑过
来。树林茂密,很难分辨敌我。这是只要我们神不知鬼不觉地檄出去,
就能使敌人对我们的夹攻变成他们自相厮杀的绝好机会。于是我们悄
悄地撤出马登厂的树林,登上了十五道沟的台地,在那儿观看敌人的
自相厮杀。这就是世称小德水战斗的马登厂观望战斗‘。
这一天,敌人激烈地自相厮杀,足有三个多小时,连我们旁观者
都看腻了。从二道岗方面来的敌人可能支持不住了,先吹起了退却号。
听到这号声,从叶五道沟方面来的敌人才知道是自相厮杀,于是停止
了射击。
’几百名游击队到底哪儿去了,难道升天人地啦,真是活见鬼t’后
来听说,对这个不可思议的问题,敌人百思不得其解。最后敌人找出
的答案就是我们会使用·变身法·。从小德水战斗后,在边境一带就传
开了我们会使用·变身法’,能·升天人地’、·神出鬼没·的传闻。
那天,敌人担架不够用,把新昌洞老百姓家的门板全都拆去当作
担架,抬着尸体慌忙逃走了。从此,新昌洞老百姓有·‘度不得不用破
草袋代替门板。
人民革命军在大德水和小德水发出的枪声,在长白地区和对岸的
祖国人民中引起了巨大反响。
战斗结束后,我们为土豆地被糟踏而忧虑肘,新昌洞的一位农民
说:
·土豆地被糟踏了,可是,看到万恶的鬼子兵尸体狼藉,比看到丰
收的土豆地还高兴埋。·
从那以后,德水沟一带有好几个青年报名参加了革命军。这成了
在长白地区急剧扩大革命军队伍的大规模参军运动的序幕。
人民革命军的挺进长白地区和显示的军事威力,使敌人大惊失色。
长白地区警察机关里刮起了离职隐退风,警察集体地提出辞呈,回避
任公职。敌人的统治体制发生了严重的混乱。在二道岗,警察出入集
团部蓓,不敢从前门走,而从后门走。
我们挺进到长白地区后,不仅要行军打仗,还要做教育和团结群
众的组织.政治工作。我们的政治工作员在德水沟和地阳溪一带都建
立了祖国光复会的下级组织。在国内也开始建立了这样的组织。
白头山一带处处成立的这些组织就成了新建立的根据地的可靠政
治基础。
小德水战斗后,我们辗转鸭绿江i凸岸许多村,在长白县十五道沟
东岗、十三道沟友川里、二十道沟二终点等地连续打了好几仗。敌人
统治的鸭绿扛沿岸一带就僳捅了马蜂窝似地乱成一团。
我们在选择迂回路程时提出的目的,就算圆满地达到了。开进白
头山去建立密营的时机到来了。我让金周贤和李东学领路,向白头山
密营后备地出发。和我同行的有部队的主要指挥员、警卫队和一些战
斗连。对其余人员,我要他们留下宋,在长白地区再扰乱一阵。
 金周贤、李东学与金云信等人发现的小白水沟是我们在白头山地
区选定的第一个国内密营后备地。小白水沟西北四十里左右的地方耸
立着白头山,二十里左右的地方有仙五山;东北十五里左右的树林中
耸立着间白山。横在小白水沟后面的山,叫狮子峰。
我们率领部队挺进到小白水汛是同离家很久的主人回到了家一
柞的喜事。从抗日革命这一历史洪流来看,可以说是把活动中心从东
满移到了白头山。
离家在外的人回到家来,对邻居也是个喜事,这是常理。然而在
这个一位诗人在诗中描写过的“飞鸟也忍受不住孤寂终于飞走·的白头
[1J深处的小山水沟,连祝贺我们的邻居都没有。迎接我们的只有激蔼
的树林和潺耩的溪水。祖国同胞还不知道我们已经来到了小白水沟。
假若排成队从这里走出——百里地就可以见到伸出双臂热烈拥抱
我们的祖国人民。然而,在那一百里地外却有着用刀枪瞄准我们的来
自岛国的不速之客。如果没有那些不速之客,我们就会像白头山的雪
崩一样滚·F山去激动兴奋地同亲爱的同胞见面拥抱。不斌那个时候,
只有打仗才能同祖国同胞见面。我们就是为了打仗才开到白头山地区
来,为了打仗才’在小白水沟建立了密营的。
那时跟我一同到小白水沟的人们,从未恕到过他们视为‘温暖的
家”的这个深山幽谷,后来居然会成为全世界人民纷纷前来瞻i印的著名
史迹地。
我们为了不留足迹,Z9着落叶漂浮的小白水河,逆流而上,走进
了山沟。
今天到小白水沟参观的人们,恐怕想象不到这个地方在半个世纪
以前还是一个多么原始荒僻的去处。今天,旅游汽车和参观者络绎不
绝的硬面公路.不亚于高级饭店的夏令营和宿营村,四季不断的参观
队伍和歌声,代替了过去的寂寥和荒凉。而在我们第一次踏进这个地
方的时候,这里是一片连野兽的足迹都很难看到的原始森林。当时的
小白水沟保持着洪荒时代的面巩它那引人人胜的风景和堪称天险的
地势,都被我们看中了。
在小汪清马村时飘我们的游击队指挥部所在的梨树沟,位置很
好。谷深、山势险要,故人不敢轻易进犯,即使敌人进犯,也容易被
打退。从狮子蜂下的汇流处到白头山密营之间的小白水沟的地形与山
势恰似小汪清梨树沟。
梨树沟和小白水沟稍有不同的是,小白水沟比梨树沟更幽深、更
怃美。越往深处去,这一差异就越明显。到底是白头灵峰的干山万墼
中的峡氓沟壑深邃,山峰巍幢。
天黑之前,我们在将帅峰对面山下和小白水河边搭起帐篷过了第
一夜。
我平常很少一夜睡三四个小时以上。同样,我在山里打仗的时候,
也是凌晨两点钟左右就醒来,点上灯看书,可是,这一天太累,睡得
很沉,投有做到早上看书。
早上醒来——看,夜里下了霜。白头山地区比别的地方冬季长、雪
也下得多。这个地区下的雪不容易融化。6月末或7月初还可以看到陈
年的雪,9月下旬或lo月上旬就可以看到山顶上新下的雪。雪常常积得
有一人多深.这种时候,只有在雪里挖隧洞才能通行.到密营外去,就
得穿雪鞋套才能走动。否虬就会陷进深雪坑里去,发生意外.
可是,这个时常受到狂风暴雪威胁的高山地区,也有四辛的区别,
我们可以得到不同季节给予的好处。
在进行老黑山战斗的时候,我头一次吃过紫菀.很好吃.用它包
饭吃, 比用莴苣包饭更好吃。我在长白县十九道沟李勋的家里还头一
次吃过北沙参,也别有风味。这种野菜,在白头山地区很多。紫菱,大
红丹平原多;北沙参,三池渊附近多;风毛菊,枕蜂多.炊事员采末
的野菜常常使我们这些白头山’居民·的饭桌别有风味.
在白头山密营定居的时候,炊事员们还在长着拂子茅的地方开了
一片菜地种丁各种蔬菜。白菜和萝L都长不好,莴苣和茼蒿却长得很
好。有时,小白水的嘉鱼也上了饭桌.当时,小白水嘉鱼开不多,如
今,养鱼发展了,嘉鱼也多起来了.
来到白头山密营地的第二天,我和指挥员们一起视察了峦营后备
地和先遣队选定的兵营位置。而后,开了干部会议.总结了从南湖头
到白头山的远征,认真地讨论了准备以白头山为据点进行的工作.并
分配了任务.这个会议讨论的以及会后立即付诸实践的事,用一句话
来概括,就是加紧进行白头山根据地建设,这是当时我们面临的迫切
任务。这包括两个内容:密营建设和组织建设。也就是说.建设白头
山根据地,章味着在白头山地区建设密营,在白头山山麓的居民区建
立地下革命组织。
我们在30年代前半期在东满地区建立的游击区和在后半期在白头
山地区新建立的白头山根据地,无论在内容上,还是在形式上都有
相当的差别.前半期的东满游击区是以固定的游击区作为游击活动的
据点的根据地,是有形的公开的革命1S据地。但是,我们在后半期新
建立的白头山根据地是依靠隐蔽的密营和地下革命组织开展军事、政
治活动的无形的革命招据地。
在前半飘根据地人民是在人民革命政府的领导下生活的,而在
后半期,参加地下组织的人民在表面上受敌人统治,实际上则按照我
们的指示和路线行事b
前半期,为坚守游击区而致力于防御,而后半期,就无须那么做
了.这样,我们就有了在广阔地区开展游击活动的可能性。换句话说,
我们由于改换了根据地的形式因而站到了主动的进攻者的地位。所
乩根据地越扩大我们的活动范围也越扩大。
我们的计划是:以白头山密营为中心把根据地扩大到长白的广大
地区和国内的白茂高原。盖马高原、狼林山脉以至国内腹地,进而,把
武装斗争的烈火烧到北部朝鲜、中部朝鲜、南部朝鲜等全国各地;同
时,扩大和发展党组织的建设和婉战运动,强有力地推进全民抗战的
准备工作。
建立密营网和地下组织网,是决定我们的生死存亡和抗日革命成
败的关键问题,因此,我们不能不首先对解决这些问题予以关注。首
先,把建立密营规定为首要的任务,把这一任务交给了各部队。解决
吃穿问题的任务就交给了金周贤。这两个问题)通俗地说也就是我们
的吃穿住问题。
 积极物色帮助我们建立地下组织网的人材,开展必要的战斗活动,
以鼓舞人民的士气,使他们积极参加光复祖国的事业,这也是很重要
的。这两项任务交给了李东学的连队。
指挥员们立即开始执行为建立白头山根据地而承担的任务了。金
周贤和丰东学率镄各自的连队出发了。其他一些人则单独交给任务派
出去。之后,我也带领警卫队和七团的部分人员向黑瞎子沟出发了。黑
瞎子沟是我们同在黄公洞分手的部队基本力量约好会师的地方。从小
白水沟到黑瞎子沟的路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路上我看到了
仙五山和三段瀑布,的确像是进入了仙境。我们一行找不到略,在树
林里消磨了很长时间。我至今难忘的是去大泽温泉的事.我们在树海
里,找不到方向,伤徨了两个多小时之后,向几个方向派出了几个侦
察组。其中一个侦察纽带来了一位老人。原来老人孤单一人居住在白
头山山脚下,到漫江去弄到食盐和小米,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我们的
侦察组。我们由老人带路到了他住的大泽的草棚.草棚旁边有一个很
好的温泉。温泉的水特别热,把蜊蛄放进去很快就熟得通红。我们在
那里洗了温泉浴,用温泉水洗了衣服,煮蝴蛄吃。前些时候,我在电
视里看到冰岛入寒冬腊月在野外沈温泉瓶这时,在我眼前活生生地
显现出在大泽洗温泉浴的情形。
我跟大泽的老人谈了很多话.我问老人怎么来到白头山山脚下住,
老人回答说,原来住在平原地区,看到世道不济,就到祖宗山来住了。
“当然,无论死在哪儿,亡国奴的耻辱是洗刷不掉的,可我还是想
到白头山下生活,死也死在白头山下。救我干字文的私垫老师说过,朝
鲜人应当心怀白头山而活,枕着白头山而死。他的这些话,真是值得
刘在石碑亡的金玉之言。·
老人蹙着眉头,凝望着白头山的方向。我仿佛觉得顺着他的视线
望去,就能看到他走过来的坎坷不平的人生道路,不由得心情沉重起
来。要在白头山下生活,枕着白头山死,老人的话深深地感动丁我。
·老人家.您在白头山的偏僻山沟,过得怎么样,”
“挺好。靠种土豆、打狍子过日子,生活虽苦,可是,看不到鬼子
的熊杆,身子倒好傈胖起来了。·
跟老人的谈话,使我再—·次确认白头山是我们民族的精神生活的
坚强支柱,更加确信把白头山确定为革命的策源地是完全正确的。老
人在这荒无人烟的白头山下坚强地过着自己的晚年生活,真是一位爱
国老人很遗憾,没有问到他的姓氏就分手了。和罗子沟台地的马老
人一样,他也有很多书。当我们沈过温泉浴离开大泽前往羔瞎子沟的
时候,老人把他的几部小说作为礼物送给了我。后来,我们在大泽温
泉办了伤病员的疗养所。
我们一行到了黑瞎子沟后,有一天,在蛟河地区活动的::团的同
志也来到了这里。权永壁、吴仲洽、姜渭龙等同志也和这些人—·同来
了。他们和我开怀畅谈积在心里的话。
他们说,为了找我们吃了不少苦。在这大冷天,他们仍穿着单衣,
饿着肚子,奔白头山来,在途中袭击一个木材所弄到了几头牛,其中
两头没有宰,给我们牵来了。我看到他们瘦骨嶙岣的模样和破烂不堪
的夏装,心里很难受。他们也握住我的手,魔下了眼泪。
 我让他们换上了新军服,内衣、护腿和劳动鞋也都换上了新的,还
给他们发了整套盥漱用具、香烟和火柴。
从蚊河回来的姜渭龙同朴永纯一起,遵照司令部的命令,在黑瞎
子沟、横山、红头山地区的许多地方建立了密营.朴永纯和姜谓龙有一
于好本领,只用一把斧头就能在两三天内盖上足以容纳一个团的大原
木房。在长白地区建立密营,他们两个人最辛苦了.曹国安的部队来
到黑瞎子沟时,看到我们部队的人只用一天就给他们盖上了宿舍,惊
叹不已。其实,这也可以说多亏他们两个人。
我在黑瞎子沟住了一些日子后,回到小白水沟的时候,已有许多
地点的密营地建起了新的原木房。密林各处出现了司令部和部队的营,
房、出版所和缝纫所的房子、卫兵所和关卡。
密营的原木房用抱子蹄做门把手儿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那个不值一提的胞子蹄门把手儿,像划分一个历史时期的里程碑
一样铭刻在我的脑子里。从狍子蹄成为我们的白头山“住宅’的门把手
儿的时候起,也就是说,从我们在小白水沟·安家落户·的时候起,白
头山峦营就成了朝鲜革命的相据地.领导的中心据点.
白头山密营是朝鲜革命的策源地,同时也是中心,是我们的核心
作战基地、活动基地和后勤基地。
不久,从这个白头山密营起,密营僳扇子骨一样向朝鲜的北部和
中部扩展,出现了许多秘密根据地。
权永壁、金周贤、金平。金正椒、朴禄金、马东熙、池秦环等许
多政治工作凤,为了在三千里江山各个角落燃起革命烈火,从这些密
营走向了全国各地;到白头山来找我们的李悌淳、朴达、朴寅镇等许
多人民代表也从这些密营带着新的革命火种重新深人到人民中去;我
们的部队也从这些密营出征去打击敌人.与革命的命运直接有关的一
切大小事情,几乎全都在白头山密营规划井付诸行动。
朝鲜一边和中国一边,都有属于白头山峦营网的卫星密营。
狮子蜂密营、焦山密营、仙五山密营,间白山密营、无头峰密营、
小胭脂峰密营等是建立在朝鲜一边的密营,黑瞎子沟密营、地阳溪密
营、二道岗密营。横山峦营。鲤明水密营、富厚水密营、青峰密营和
抚松地区的各密营是建立在西间岛的密营.我们报据需要利用了所有
这些密营。
白头山地区的密营各有不同的使命和任务。密营并不只是单纯的
秘密兵营,有的还起到缝纫所、修械所、医院等后勤密营的作用,有
的起到工作员的中间联络站或住所的作用。
白头山密营网的中心是小白水沟密营。
水沟密营称为“白头山一号密营·。现在称为
头密营’.
所以,当时,我们把小白
白头山密营”,也称为“白
为了保证安全和秘密,这里只有司令部直属单位、警卫队和部分
骨干部队驻扎,而且出入也严加限制。当时,不经常跟我们在一起的
部队或个别人来找司令部,我们也没有在小白水沟密曹见他们,而到
二号密营(揖于峰密营)去见他们。二号密营.迎送来找司令部的部队
和个别来访的客人,让他们休息,有时,还为他们举办讲习,对他们
进们6练.二号密营是来找司令部的人的报到处、等候处、面谈处和
宿舍,也是讲习所和训练所。当时,来找司令部的通信员也为了不留
痕迹,从鲤明水方面走到小白水沟口,就膛着小白水上来。密营的地
。丸我们没有告诉任何人。要是谁都知道了,那就不是秘密,也不是
什生密营了。
对白头山密营及其周围密营的地点了如指掌的人,只有金周贤、金
海山、金云信、马东熙等执行联络任务的几个人和少数指挥员。
白头山峦营和其他密营以及我们住在那里的‘居民·,能把自己的
存在隐秘地保持到抗日革命胜利,这实在是万幸.
白头山是我青春时代的·家’。这个家的人口,比我小时候故乡家
的人口多得多,他们跟我一起在那里沫浴着白头山的雨雪,想象着今
天的祖国。
跟我们同甘共苦的白头山开拓者们,现在还在世的已经不多了。这
使我们无法及时而圆满地完成作为先辈向后代介招充满在白头山的山
山谷谷的我们党的革命历史和先烈斗争业绩的使命了。
我也没能及时找到白头山密营旧址。
建党、建国。建军、战争、恢复建设等繁多的工作荔在我的肩上,
所以,在年轻的时候,无法抽出时间去看白头山时期的根据地。
朴永纯他们还在世的时候,我多次叫他们为了后代去找出白头山
峦营旧址。可是,过去那么机智敏捷的木匠也只找到了亲手盖的黑瞎
子沟、地阳溪、横山的密营旧址和青峰、枕峰、茂浦等宿营地址1就是
没有找到白头山密营旧址。这也不能怪他们,他们从未去过那个密营.
白头山密曹旧址,到底还是我找到了,虽然晚丁些。有一次,我
好容易有了点空,很想看看经过整修的白头山地区密营,便到那里去
了。回来的路上,我看到有小白水桥的一个地方地势觉得很眼瓶于
是我派考察人员到小白水沟去了。我对他们说,到了有一个一百多文
高的峭壁的山沟里,就会有一块不怎么宽的拂子茅地,去找一找。还
特地向他们强调,那个山沟山与山相连,从外面看,很难发现。当时,
这一地区还是个那么险峻、令人生畏的去处。有一次,为了开辟鸭绿
江沿岸妻魂路,我曾派责任秘书和武官到现场去考察,不料,他们在
原始森林里迷了路,吃了很大的苦头。后来,派警卫连去才好不容易
找回了他们。真是个不亚于迷魂阵的令人迷惑的去处。被派到小白水
沟的考察人员终于在那里发现了标语树,接着,找到了房址和宿背地
址.这样, 白头山峦营的旧貌就展现在我国革命的后代面前了。
今天,白头山成了我国革命的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人学习革
命的第一代入的白头山革命精神的学校,广阔的白头台地形成了大型
露天革命博物馆。
随着时间的椎移, 白头山的象征意义更加丰富了.
30年代后半期起, 白头山除了自己固有的象征意义外,
的意义。
实际上,已从
开始具有了新
曾是死火山的白头山喷出的·光复革命’的熔岩,引起了两千万同
胞的注意。曾考察过抗日革命的烈火燃烧过的各地的作家末影,把自
己的考察记行文集的标题定为{白头山从哪里都望得见)。正如这一标
趣说明的, 从我们占据了白头.山时起, 白头山就成了无论从哪里都望
得见的光复的活火山、革命的圣山。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