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愛國地主金鼎富

自共產主義者登上世界的政治舞臺,全世界無產者就提出了·打倒
地主、資本家·的口號。我國的勞動群眾也高呼這個口號,長期進行了
埋葬同帝國主義相勾結的反動剝削階級的嚴峻而尖銳的階級鬥爭。
有個時期,連國民府的政黨組織——朝鮮革命党的左派人物也曾
把打倒地主、打倒資本家宣佈為他們的鬥爭目標,掀起了打倒旋風。
我們開不隱瞞自己的理念和鬥-爭目標。反對那些榨取別人血汗過
寄生生活的地主。資本家,這是我們一輩子堅持不渝的原則.我過去
和現在都反對剝削者。當億萬勞動群眾饑寒交迫的時候,揮霍著勞動
群眾用血汗創造的財富,過著錦衣玉食生活的人,今後我也特繼續加
以憎恨的。
對於主張公正分配物質財富和實現社會平等的人道主義理念,全
世界進步人民都是肯定的。我們反對一小撮有產者及其代表的政治獨
裁、經濟壟斷和道德敗壞,認為為這一切敲響喪鐘是自己的神聖義務.
當然,在具體實踐中,打倒剝削階級和對待這個階級中的個別虞
員、各個有產者的問題,是要嚴格加以區別的。比如,在抗日革命鬥
爭時期,我們只是把日本帝國主義和給它當走狗的惡毒的有產者作為
鬥爭對象的。
但是,過去部分共產主義者在階級關係上不進行具體分析,只強
調i睜一面,在對待具有愛國反帝思想的地主和民族資本家方面犯了
左傾晴誤。由於不考慮具體條件,在政治上、經濟上實行了不分青紅
皂白,對有產者一律加以清算、剝奪和歧視的死板的政策,在一些國
家造成了對共產主義的錯誤認識。
這給瘋狂反共的人提供了詆毀共產主義的藉口。
現在,共和國北半部已不存在地主和資本家了。階級教育在高水
平上不斷深化,所有的幹部都把階級路線和群眾路線很好地結合起來。
把所有富人都一律當壞人看的片面的見解;認為對地主、資產階級出
身的人不管其經歷如何和有無功勞,都應該一棍子打死的狹隘觀點,
可以說已經被克服了。
骨固出身成分不好而苦悶的一些人人了黨,或者被提拔到適合自
己專長的崗位,樂觀地生活——每當聽到這樣的消息時,就把它當作
自己的喜幸而感到高興,這就是我們時代的群眾心理。這是朝鮮勞動
黨的寬幅政治結出的寶貴果實。
我們在半個世紀以前就實施了這種寬幅政治,現在也在實行這種
政治。真正的朝鮮共產主義者們早在抗日革命鬥卑時期就舉起民族大
團結的旗帆為了把出身、宗教信仰、財產程度不同的各階層群眾團
結成統一的力量而進行了鬥爭。
我想,介紹—下有關我們同地主金鼎富交往的故事會有助於理
解我們對地主、資本家的具體看法和我們實施的寬幅政治的歷史根源。
我們和分鼎富初次見面,是在1936年8月底。到地陽溪村去募捐的
小分隊,一天深夜裏帶來了一個年遭七十的老人和其他幾個人,說他
們是親日地主。當時我們正在二道崗附近的一個叫馬家子的林業村做
群眾工作。
我在被帶來的人的名單中發現金鼎富的名字,著實吃了一驚。因
為我過去對他有所瞭解,覺得如果連他都枝當作·親日地主·看待,那
怎麼行呢,聽說有些人回憶當時的小分隊負責人是李東學,可我記得
當時把金鼎富抓來的是金周賢。
我把金周賢叫未,嚴詞責問:
’你決心要打倒金鼎富的理由是什麼,·
‘那個老頭子,土地就有一百五十坰。我第一次聽說一個地主竟有
那主鄉的土地。”
·我問你,有
制定的9·
百五十坰地的地主就都屬於打倒之列,這個法是誰
’司令官同志,您說什麼法呀,俗語說,
像他這樣的——個富翁不上要滅十個村子呢。,
我問金周賢還有什麼證據。
金周賢滔滔不絕地說,金鼎富同日本領事館分館參事員很親瞽那
個參事員從廣尚北道的永川還是<1主地方請來一個叫伊藤的日本資本
家,叫他給金鼎富提供六幹圓鉅款經營木材商;金鼎富所以能買輔汽
車做大買賣,也是因為投靠了日本鬼子,等等。
“還有什麼別的證據嗎,·
·還有啊。證據不止一兩個。聽說,金鼎富當了護林會長兼農村組
合長,三天兩頭地出入‘滿洲國’官廳。他的兒子金萬杜也靠他的老子
當了幾年二道崗的區長。·
那麼說,金鼎富連一點長處都沒有嗎,我這麼一問,
發蒙。看來,他根本沒有收集關於金鼎富的優點的反映,
會提出這些間躕。
’優點,那種親日地主還會有什麼優點,’
金周賢有點
也沒想到我
這位小分隊負責人的彙報,句句都是否定金鼎富的。他那自始至
終充滿主觀解釋的彙報,不知怎麼,使我心中很不舒服。他們還沒有
完全擺脫過去眼中只有階級鬥爭和階級性的惰性,對金鼎富又沒有具
體的瞭解,因此,給我們在向長白地區挺進時定為重要統戰物件的金
鼎富扣上’親日地主·、‘反動分子’等可怕的帽子,不僅把他本人抓來,
連他的兒子也給抓未了。這既不符合我們的統戰方針,也違背<祖國光
復會成立宣言)和(十大綱領)的精神。
他們甚至把金鼎富家有電話機也當作親日的證據。說他家安電話,
不能看作純粹是為了過優裕生活的,一定是為了便於搞密探活動的,他
打電話,除了領事館、員警和‘滿洲國·官廳外,還能給誰打呢,給這
些地方打電話,除了告密外,還會有什麼別的呢——叫、分隊負責人理
直氣壯地說。的確,當時私人家安電話,這是普通老百姓夢想不到的。
但是,把家裏安了電話看作是親日的標誌,甚至看作是利敵活動
的工具,這難道不是牽強附會嗎,如果所有隊員都這樣評價人,那麼,
我們的統戰政策就會在實踐中碰到嚴重的困難。這不只是對金鼎富一
個人的問題。
 在申斥小分隊成員之前,我首先在心裏責備了自己沒有深人地教
育下麵的人。我在撫松同張蔚華來往的時候,也曾有一些人抱著虛見
表示了憂慮。當張蔚華贈送的好幾個扒犁的支援物資和巨額的鉻到了
我們手裏的時候,他們才承認資產階級人物中也有好人。
可是,他們來到長白地區看到佔有一百五十坰土地的地主,服裏
又生了刺。
承認張蔚華是同行者的人們,為什麼沒有想到金鼎富是可作統戰
物件的人物呢,
這說明,我們有關統戰政策的教育工作有漏洞。
我們所說的各階層群眾中,有經歷和生活處境各不相同的形形色
色的入。做所有這些人的工作,不可能有萬應靈丹似的唯一處方。但
是,在任何情況下都可參考的原則是應該有的。
在當時情況下,我們評價一個人的政治標準應該是什麼呢,那就
是,親日還是反日,是否有愛祖國愛民族的精神。凡是愛祖國、愛民
族、愛人民、憎恨日本帝國主義的人,都可以和我們攜起手來,相反,
眼中沒有祖國、民族和人民,只為一己的享樂和安逸搞親日的人都
是鬥爭物件,這就是我們的立場。
對金鼎富,我們也從這種觀點看待他,把他作為統戰物件,而且
計飛恬U了長白就致函呼籲他協助,或者把他請到密營末會面。
‘依我看,你們對金鼎富的評價是公式化的。不科學的。看人不能
那樣膚淺。你們以為是親日地主的金鼎富,實際上是愛國地主。他的
歷史,我很清楚。你們到地陽溪只聽一兩個人的話,就隨便給人作結
論,說金鼎富如何如何,金下士又如何如何。這都是皮相之見。如果
金鼎富是那麼壞的地主,那麼地陽溪的群眾為什麼在他們的村子裏為
他立了頌德碑呢?你們知道地陽溪有金鼎富的頌德碑嗎,·
小分隊成員們回答說不知道。
於是,我對小分隊成員們說:你們如果瞭解了金鼎富的經歷,就不會認為他是親日地主了。我在這裏保證他不是打倒物件,而是團結物件,不是反動地主,而是愛國地主。
“司令官同志,我們不瞭解司令官同志的意圖,錯待了金鼎富。我們以小分隊名義向他道歉,把他送回地陽溪去吧。”金周賢不禁自咎地說。
我沒有表示同意。
“本來我也很想跟他見一面的。不要把他送回去。既然事到如今,我想索性把他帶到密營去,豁出工夫跟他談談。我替你們向他道歉。”
那天,我根據自己所掌握的情況,給小分隊成員們談了把金鼎富可以看作統戰物件的根據。於是,那個地主的經歷,當天就傳遍了全隊。
金鼎富的出生年代,大概是上世紀60年代初。我們到長白地區時,他已是年逾古稀的老人。他的老家是平安北道義州郡清水洞。我在吉林念書時,出生在義州的張哲鎬常常很有感情地談到金鼎富不拘富豪身分投身于獨立軍運動的往事。金鼎富的兒子金萬杜是張哲鎬和吳東振在清水洞時的竹馬之友。
獨立軍在長白山地區蓬勃開展活動的時候,金鼎富是軍備團的南部部長。他拿出家產來給獨立軍提供了布匹、糧食和其他各種後勤物資。他在地陽溪開澱粉廠製造澱粉,開水碓房舂好米供給軍備團做口糧。
當時金鼎富的家成了在吉林、撫松、臨江、八道溝、樺甸等地進行活動的獨立運動者來往于長白時的宿舍和會場。從這種關係來看,我也不能對金鼎富老人漠然置之。
金鼎富為後代教育也作出了不小的貢獻。1920年左右在地陽溪開辦的舊式私塾就是他主管的。他很想讓自己的佃戶的孩子們比別的地方的孩子更有文化更開明,於是把舊式私塾改為以教授新學問為主的四年制小學,不久又採取革新措施,把這個學校改編為六年制的宗山私立學校,有一百五十多名學生。他把鄰村的孩子也都收進了學校。他用收繳的佃租來支付這所學校的經費和教師的薪金。學校實行民族教育,培養學生自主獨立、有祖國、愛民族的思想。
金鼎富家的佃戶自願地繳納佃租。根據收成,願意繳納一草袋就繳納一草袋,願意繳納十草袋就繳納十草袋。這是因為,金鼎富沒有給佃戶規定按土地面積和地力交租的具體數量。也就是說,地主和佃戶之間連一年收成中幾成給地主、幾成留佃戶這樣的租佃契約都沒有訂。
曾在地陽溪給金鼎富當過佃戶的抗日革命戰士李致浩說:從沒聽說過世上有像金鼎富那樣善良和寬宏大度的地主;我們租種他的地,可不知道要交多少地租;我家多次借過他家的米,也從未付過利息,他也不追究,凡事都憑佃戶自願;群眾在他家的前面給他立了頌德碑,這不是偶然的;雖說他在地陽溪有一百五十坰臺地,其實還不如平原地區的十五坰沃田。
地陽溪的人們一致讚揚金鼎富,稱呼他是“我們的大伯”、“我們的部長大人”、“我們的校長大人”。這的確是少見的事情。
鄰近的地主們對金鼎富的德行深為嫉恨。他們怕自己的佃戶憧憬地陽溪,羡慕金鼎富的佃戶。所以,他們勸戒金鼎富說,不訂立契約,讓佃戶願交多少就交多少,你這樣發善心不是太過分了嗎,這樣下去,不到三四年就會慶傾家蕩產的。對這種勸告,金鼎富根本不加理睬。他說,難道沒有租佃契約,我家三口人就會餓死嗎?佃戶的肚子飽了,我的肚子也會飽,佃戶餓了我也餓,我就是照這個道理跟佃戶互做人情嘛。因為金鼎富是具有這種品德的富豪,所以,“滿洲國”的官廳和日本領事館也不敢慢待他。
小分隊成員帶來的地主當中還有一個叫金下士的地主,他也是個愛國的地主。他之所以有金下士的外號,是因為他在舊韓國的新式軍隊中當過下士。他的本名是金鼎七。
金下士十幾歲就自願參加李朝軍隊,開始了軍人的生活。他參加過我國第一支新式軍隊—別技軍;開化党舉行甲申政變時,他曾表示熱烈同情。
他那像農村樵夫一樣淳樸、純潔的面貌,流露著堅定的政治信念。甲午改革(1894年的資產階級改革—譯注)時他屬專門保衛王宮的侍衛團,後來轉到鎮衛隊,亡國後投身於義兵活動,義兵運動衰亡,就埋頭于生計了。
金下士是在舊韓國末期新式軍隊所存在的幾乎整個期間勤勤懇懇老實服役的軍人,是親身體驗了李朝軍隊的滅亡過程和近代朝鮮所經受的艱危國難的歷史見證人。據金鼎富說,他長期滿勤,卻只當上了下士,再沒有被提升,是因為他是北關人。在李朝當權者眼裏,北關是流放地,而金下士正是北關的甲山人,因此而受到岐視。看來,封建朝廷雖然標榜過軍政改革,也喊過廢除門閥,卻沒能清算不任用西、北關人的舊習。
金下士雖然是有十坰地和好幾頭耕牛的地主,卻是個思考和行動都進步的有進取心的愛國者。然而,當時我一說金鼎富、金下士這樣的人也是統戰物件,有不少人就感到莫名其妙,說把有那麼多地的人也說成是團結對象,這不是“階級調和”嗎。
當時,也就是半個世紀以前,馬克思和列寧的論斷在絕大多數共產主義者的心目中被看作是獨一無二的指針。因此,我們想同開明的地主攜起手來,有些人就責難說這是脫離了馬克思主義;我們想把某某資本家變成我們的同盟者,有些人就怕得發抖,說這是違背列寧主義的。實際上這是離開我國的具體特點和我國革命的實際,把馬列主義絕對化,教條主義地對待馬列主義所造成的後果。
看了說明解放前朝鮮農村的階級分化和土地佔有關係變化過程的統計資料就可以知道,當日本人大地主增多的時候,朝鮮人大地主卻急劇減少,淪為中、小地主或者破落了。
日本帝國主義用保持封建土地佔有關係的辦法,打下了總督政治的基礎。在這過程中,部分土著地主在總督府的庇護下嗇土地和資本,成為向工商業投資的大地主,甚至成為買辦資本家。但是,大部分朝鮮人地主仍處在中、小地主的地位。
由於日本帝國主義霸佔朝鮮推行殖民統治而零落的部分中、小地主趨向反日、愛國(雖然是消極的),是很自然的。
實際上,在我國的地主、資本家當中,既有積極支持了抗日革命的人,也有剛一解放就把土地和工廠全都獻給國家,成為普通勞動者投身于新朝鮮建設的人。視祖國和民族的興盛重于個人致富的這些有民族良心的有產者,沒有政治理由反對共產主義者的政策,也沒有任何感情、心理基礎,阻撓共產主義者領導的革命運動。
我小時候也曾認為,凡是地主、資本家全都是不勞而食的寄生蟲。
我開始認為有產者當中也不是無具有民族良心的人,可以把有產者區分為愛國的有產者和反動的有產者,是我在彰德學校念書時得知白善行給學校捐贈了大量土地的情況以後。

我同張蔚華的關係,成為使我批判地分析研究那些把有產者一律看作打倒物件的人的見解並從理論上加以否定的契機。而通過同陳翰章的關係就更明確地樹立了對有產者的看法。
如果我們對這些愛國的人,因為他們是有產者就打倒或加以排斥,那會怎麼樣呢?那是排斥革命的支持者的行為,那樣做不僅會使我們失去這些愛國的有產者,而且會失去更多的群眾。群眾是不會理睬那種毫無人情的革命的,為之而感到高興的只有敵人。在階級鬥爭中,小小的錯誤或脫軌,都會成為配合敵人推行其戰略的最嚴重的利敵行為。
我作為遊擊隊隊長陷入了不得不為我們人的過失而向金鼎富一行道歉的難堪的處境。
我一下命令,小分隊負責人馬上就去把金鼎富一行帶到我的房間來了。
我為我們的人深夜突然無禮地把他們帶來,深深地向他們道了歉。
金鼎富默不作聲,以敵意和不安的神情望著我。其他人的表情也都一樣。看來,都在擔心事情會怎麼樣。我很想跟他們親切溫和地談一談,可是感情不通。在那樣冷淡的氣氛中,是無法談下去的。
“不知你們是什麼隊伍,如果是獨立軍,就說出需要的軍費款額,如果是胡匪,就說出綁票的要價吧。”
在冰冷的氣氛中最先響起的是金鼎富帶刺的聲音。他的話使屋裏緊張的心情繃得更緊了。顯然,金鼎富也曾有兩三次被胡匪綁架,吃過大苦。
地主一行屏住呼吸盯著我。看來,他們怕我們要多得嚇人的贖身錢。
這時,小分隊負責人拿來十盒香煙向我報告說,地陽溪村的小鋪主人說什麼也不要煙錢,只好沒有付錢就拿來了。
我問地主一行,地陽溪村的那個小鋪主人是什麼人。
金萬杜說:
“他叫金世一,是個心地善良的人。還是個殘廢,靠他的妻子替人舂米,勉強糊口。看他家境太可憐,我們給他一些錢,叫他開個雜貨鋪,於是他就用那筆錢開了那個小鋪子。”
我責備小分隊負責人說:
“他家那麼窮,我看你做得不對呀。因為主人推讓,你就不付錢,白白地拿人家的東西回來,這怎麼行?”
出乎意料,屋裏的氣氛為之一變。
不知地主們受了什麼衝動,用意味深長的目光面面相覷,喁喁耳語。好象在責備我的申斥太過分了。這是個重新跟他們搭話的好機會。
“這麼陰沈的天氣,讓老人們黑夜裏走了遠路,實在抱歉。我們常走不熟悉的地方,有時就犯這樣的過失。即便我們的同志有些不禮貌的地方,我相信老人們也會海量包涵的。”
我用這些話再一次道了歉,地主一行好象這才放下了心。
“那麼,你們這個部隊究竟是什麼部隊?看你們的裝束,既不像胡匪,也不是往年獨立軍的服裝……”
金鼎富也好奇地端詳著我。
“我們是為朝鮮獨立而戰的朝鮮人民革命軍。”
我們的這一回答,就算和長白的鄉紳們互通姓名了。
“什麼,人民革命軍?那麼說,就是前幾天在撫松打得日本鬼子落花流水的金日成將軍的部隊啦?”
“對,就是那個部隊。”
“金日成將軍現在還在撫松嗎?”
“不,金先生,我沒有先報我的姓名,失禮了。我就是金日成。”
金鼎富半信半疑地看了我一會兒,有些不高興地說:
“不要因為我是七十多歲的老頭兒,就小看我。使用縮地法的金日成將軍還會這樣年輕?金將軍可不同于我們這些凡人。他是連牙齒都長了兩行的奇人。”
這時,金周賢插進來說,大家對面的這位就是我們的金日成司令官。
金鼎富這才承認我是金日成。他說:“我有眼不識泰山,實在惶恐不安,請你原諒。”
他朝著金下士說:
“弱冠將軍比老將更好嘛!”
金下士也說:光復祖國的鬥爭不是一兩年就能結束的,有了健壯的青年將軍,勝利就更有把握了。
我們在親切和藹的氣氛中繼續進行交談。地主們向我提出了很多問題。金萬杜甚至提出出乎意料的問題,問我說,有些人說金將軍能預卜三日的天氣,是真的嗎?這使我十分難為情。雖然是荒唐的問題,但我又不能不忍著尷尬的心情回答他:
“說我能預卜三日的天氣,那是無稽之談。不是我能預卜三日的天氣,而是我們人民革命軍同人民群眾有密切的聯繫,能及時得到情報,所以能正確地判斷情況罷了。我看,人民群眾就是諸葛亮。如果沒有人民群眾的支持和幫助,我們是寸步難行的。”
“將軍把我們老百姓視如上天,我們實在惶恐不安。我們理當為將軍的大業效勞,望將軍不吝賜教,告訴我們該做些什麼。”
“老實說,我們來長白的時候,也想和諸位見面,商討這些問題。多年來,我們拿起武器在滿洲曠野同日本帝國主義侵略者展開了血戰。我們人民革命軍雖然是白手起家的,但現在已經壯大起來,能夠到處狠狠地打擊敵人。我剛才也說過,要是沒有人民群眾的幫助和支持,革命軍就不可能有現在這樣強大的力量。為了打敗武裝到牙齒的日本軍隊,解放祖國,全民族就要同心同德,團結一致。凡是熱愛祖國的人,就不管他是地主還是資本家,都應當動員起來支持人民革命軍。”
看來,地主們從我的話中得到很大的力量。
“凡是熱愛祖國和民族的人,無論誰都有支持革命的義務和權利。金先生在地陽溪臺地開了幾十萬坪火田,不就是為了用錢和糧食支持獨立運動嗎?正是因為這樣,佃農和獨立運動人士才齊心協力為金先生立了頌德碑吧!”
“恕我冒昧,將軍對我這個老朽的經歷怎麼如此熟悉?”
“你的大名,通過我先父和吳東振、張哲鎬、薑鎮幹等先生,熟知已久了。”
“請問先父大名?”
“叫金亨稷。先父在八道溝和撫松的時候,常談到金鼎富先生。
“唉呀,真沒想到!”
金鼎富眨巴著眼睛呆看著我說:
“我竟不知金將軍是金亨稷的兒子……我這個老朽,多年埋沒草野虛度時光,變成了連時局有何變化都不知道的庸人。不管怎樣,將軍的先父和我是親密之交……今天,看到將軍帶兵來到印有先父足跡的地方,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我激動的心情啊!”
“見到金先生這樣的愛國人士,我也不知有多麼高興。我們的同志不知道真情,委屈了金先生。我告訴他們說,金先生可不是親日地主或反動地主,是位愛國地主。我們雖然不能像地陽溪人們那樣為您立碑,但也不會犯把愛國地主看作親日地主的過失啊。您把全身心都獻給了獨立運動,您應該為此而感到自豪。”
金鼎富流著眼淚,一再表示謝意,說:
“金將軍說我是愛國地主,我這老軀立地變成塵土也無遺恨啊!”金萬杜也跟著他父親深深地鞠了躬,別的地主們用不安和羡慕交錯的眼光望著金鼎富父子。
金鼎富看出他們的心情,指著他們正經地說:
“將軍,其實,他們也不是反動地主,我用生命向將軍擔保。將軍如果信得過我,請不要把們看成叛徒。”
“既然有金先生作保,我怎麼會不相信呢。有您親自擔保,我也不把他們當壞人看了。”
那些地主一聽這話,就連連叩頭,表示感謝。
頭次談話就此結束了。那次談話的印象,至今仍深刻地留在我的記憶裏。如果那次談話,變成我們對所謂親日分子的審問或者對他們揭發某種罪行的聲討會,我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以愉快的心情回憶這段往事了。
他們當中誰怎樣剝削了佃戶,怎樣協助了日本帝國主義推行殖民政策,在祖國和民族面前幹了哪些見不得人的事,對這些問題,我們根本沒有盤問。相反,我們肯定他們不是親日地主,毫不猶豫地對他們表示了信任。正是因為這樣,他們才改變了對共產主義者的看法。
那天的談話,不過是互通姓名,敞天了大門。我們想跟他們商量的基本問題全擺在前面。我們的目的,首先是根據《祖國光復會成立宣言》的精神,從思想上引導他們,使他們盡最大力量從物質上支持朝鮮人民革命軍;其次是通過他們把長白一帶的鄉紳們從革命的旁觀者和妨害者轉變為革命的同情者、支持者和協助者。為此,還需要進行很多的工作。

可是,我準備把金鼎富和他的兒子馬上送回地陽溪去。
第二天,我去看金鼎富老人,勸他回村去。他一聽就踽將起來插
斷我的話說:
“將軍,昨夜我想了很多。這次我能見到將軍,真是神明的庇佑……
我很早就想為祖國和民族做點事,從各方面盡點力;可是還沒有做出
什麼成就。
’我已經老了,精力也衰竭了,我認識到單靠德行是挽救不了民族
的。我正因為在人生暮年找不到為光復祖國作出貢獻的路子而發愁的
時候,見到了將筆這確實是萬幸啊。
“只有把我留在這裏我兒子萬杜回地陽溪去,才能拿我作藉口送
支援物資來。只要我的兒子回去對員警說,要贖回我父親,就得給遊
擊隊送物資去,我往山裏送糧食、布匹和鞋,你們也不要神經過敏。這
麼一說,敵人不就沒話說了嗎。·
老人的話使我深受感動.他那句句發自內心的呼聲,沁人心脹
 可是,我不能照他的意思辦。
·您的心情,我很瞭解。您的一席高潔的話語,就給了我新的力量.
可是,這兒不是老人可以住的地方。既沒有可下1S的地方,也沒有什
麼可口的飯菜。再說,天氣也越來越冷, 日本鬼子的·討伐’也將更加
倡狂,您還是回家去才好。’
可是,老人非常固執,怎麼也不肯走。他懇求說,他雖然不能當
遊擊隊員去打仗,可是不要剝奪他可以為祖國的獨立作出貢獻的絕好
機會。我只好讓他暫留在密營,讓他的兒子先回村去了。
我們在密營特別為地陽溪的鄉紳們準備了住處,盡心盡意地照顧
了他們。儘管山中空無所有,部隊所有人員都以稽粥充饑,我們還是
把儲存起來以備急需的大米拿出未,給地主fJ做米飯電給我們的隊
員只能供應煙葉,而對他們則招待丁香煙。金鼎富還在密營過了生日,
也過了1937年的元旦。
記得他的生日是陰曆12月的一天。直到那時他也不想回家。他固
執地說,在兒子把約定的支援物資送到之前,不能離開密營。我感到
自咎,好像得罪了金鼎富本人和他一家似的。沒能把七十高齡的老人
送回家,而讓他在山中過生日,哪有比這更不近情理的事啊。
我托從事故區工作的工作員弄來一些大米和酒肉等食品,在老人
生Dg6天,讓傳令兵背著,一起到老人所在的密營去了。那時候我們
給金鼎富辦的壽筵,雖然不是山珍海味,但在人民革命軍的歷史上卻
是沒有前例的。就是在祝賀戰友們結婚的時候,也沒能準備那樣的酒
席。當時,遊擊隊員辦婚禮,充其量也不過是擺上一碗飯和一碗湯而
金鼎富看到酒席,瞪大了眼睛,驚訝地問:
·春節還早呢,怎厶擺這樣的盛誤,’
·今天是金先生的生日,我以人bi革命軍的名義祝貿先生的生日。·
我斟滿一杯,向老人敬酒。
·金先生,數九寒天,讓老人家在這深山老林裏過生日,實在有罪
今天備了一點薄酒,就當我們的一片心章,請您多喝點吧。·
金鼎富接過酒杯,服裏直淌淚水。
’看到遊擊隊員們為光復祖國,喝整粒玉米熬的粥,經受幹辛萬苦,
我這老軀一天吃三頓熱飯,咽不下去啊。何況在這個山裏,我這樣的
老朽還過什麼生日,將軍的恩情,我終生難忘啊。·
“希望您健康長壽,看到祖國獨立。’
“我這個老頭子,怎樣都沒關係。可尾將軍可要千萬保重身體,一
定要拯救水O(火熱中的同胞啊。·
那天,我和金鼎富謾了很多。
因為嚴寒襲來,山裏軹雪很深,所以這次我們沒有讓金鼎富回去,
怕老人在深山的雪路上出什麼事,讓他湊合著在密營過冬。
金鼎富坦率地談了四個多月的密營生活給他留下的印象,這既是
他對入L《革命軍的印象的總和,也是他對他長期注視的朝鮮共產主義
者的概括性的評價.
·老實說,對共產主義者,我過去一向是鄙視的。可是,金將軍的
共產主義和我過去理解的共產主義不同,你們把地主也分為親日的和
反口虯專打親日的,這樣的共產主義,誰能說不t/呢。 日本鬼廣把
遊擊隊說成是‘共匪’,這都是鬼活。這些日子,我吃著遊擊隊的飯,想了
很蘿,也下了新的決心。我還能活幾年呀,我要讓我的晚年過得有意
義,把晚年獻給革氙死也要死在支援人民革命軍的路上。請你們扣
信,我金鼎富死活都是金將軍一邊的人。·
金鼎富來到密營後成了我們的積極同情者。
被我們當作教育物件、募捐工:怍物件帶來的地主當中也有一些是
農民所憎恨的地主。金鼎富為他們作了保,還作為長者對他們管得很
嚴,不讓他們隨便亂動,同時給他們以良好的影響,使他們都走—上反日、
愛國的道路。
金鼎富為支援人民革命軍拿出了:
糧食等各種物資。我們用他送來的布,
服。
籲夢元的鉅款,還提供丁布匹、
給部隊全體人員做了棉衣和軍
金鼎富的兒十回到地陽溪後,按他對我們許下的諾言,大力支援
了遊擊隊。他回村就把從官廳頓來的牛賣了‘蔔多頭,換了一大筆錘。當
時,縣當局L兌是要安定地陽溪農民的生活, 以信用貸款形式給金萬杜
資放幾卜頭牛,讓他租給農民去開荒種地。在那以後,他又到Ⅱ署交
了一份保證書,要來二十‘勢頭好牛,交給了我們,甚至把他家的縫紉
機也作為支援物資送給了我們。
人民革命軍挺進到白頭山地區以後,故人強化了對長白地區人民
的管束和壓迫。金鼎富一家也成了敵人的監視物件。
有一天,金萬杜被傳到長白員警署受審。
’據情報,你同金日成部隊有聯繫,還給他們送去了大量的物資。你
要老實交代,跟他們有什麼聯繫,送去了什麼物資,送去了多少,’
金萬杜若無其事地說:
‘你們以為我跟金日成部隊有什麼私通,我說這是誤會。你們所說
的私通,根本沒有,也不可能有。難道共軍還願意把我們這樣的大地
主當作它的奸細嗎,現在我父親被扣留在共軍密營裏,這你們也知道。
做兒子的為了救父親給他們送點東西,這又怎麼樣臨現在,我只有
—個願望,就是把家產全都變賣了,也定要把父親贖回來。如果你們
遇到我這種情況,不也會這樣做嗎·
員警署認為金萬杜說得有道堙,便沒有再追問,放他走了。
金鼎富父子就是這樣,為了支援革命軍賣掉了很多的地和役畜。
早先,金鼎富為了給獨立軍提供糧食和資金,開荒墾殖,成了地
主。他把支援獨立軍投有用完的物力和金錢,全都用來支援了人民革
命軍。對地主、資本家來說;致富就是生命,可是他卻撇開了這個念
頭,為了祖國,毫不吝惜地把不斷得以致富的手段——財產,全部貢
獻了出來。這談何容易:
這說明金鼎富的愛國心多麼深沉、為抗日革命立下的功勞有多大。
在整個抗日革命期間,我沒見過幾個像金鼎富那樣以滿腔的愛國赤忱,
那樣豁達大度,慷慨地支援我們的大地主。
後來,(三千里)雜誌以他同我的會見記錄形式發表了他在密首的
所見和感受的片斷。
下面介紹那篇會見記錄的一部分。
 9…—一提金日成,國境一帶無人不知,看過報紙的人都會記得。
’以總師長名義統率近x名滿洲人和朝鮮人部下,打襲擊戰,頑強
抵抗軍隊指揮山中巢穴者,秘密集結同道人,策劃各種大事者,乃
何許人也,
“金鼎富翁以極大的興趣會見了這個不可思議的人物。
’顧長的身軀,洪亮的聲音,聽其口音,好像是平安道人,年紀比
預想的年輕得多,是個血氣方剛的不到三十歲的青年,他精通滿洲語,
看不出隊長的標誌,吃穿起居都和士兵一樣,與士兵共甘苦,看來很
有感化力和包容力。
“老人家,在這寒冷的地方
之後……
“……我們年輕人,誰不願意過舒適的日子啊。一連兩
粥都喝不上,甘心受這種苦,都是為了……我也是個有淚、
靈魂的入。可是,在這寒冬臘月,我們還是這樣到處奔撥。
頓連大麥
有血,有
“他和想像的有些不同,不像個匪首,說話平和,舉止也不粗暴。
’他百般安慰金翁,讓老人家放心,說現在是嚴屯雪深沒膝寸步
難行,’·開春就一定把老人家送回家去。他還命看守給老人家以特別
優待……·
這篇文章是在惠山的朴寅鎮的門弟梁一泉寫的。看來,金鼎富向
在日本當局監視和控制下的報界比較坦率而大膽地說出了他的真乩在
嚴格控制報導人民革命軍活動的時候,(三千里)雜誌竟敢登載這樣的
文章,是令人吃驚的。
後來,金鼎富按照我的勸告遷居到了汪清蛤蟆塘。他沒能看到祖
國的解放,就在那裏與世長辭了。
和金鼎富見面的時候,我才二十幾歲,可現在已過八旬了,也就
是說, 比金鼎富當時的年紀還大十歲左右。如今,我一想起當年他在
遊擊隊密營受的苦,就特別感到痛心。我們雖然竭盡誠意招待了老人,
可是由於條件所限,未免會有不少疏忽之處。為沒能更親切。更優厚
地招待他我現在還幹心不安。
我沒能為金鼎富遷墓也沒能為他立碑。
回顧起來,我們部隊初到白頭山地區時,情況非常艱苦,要錢沒
錢,要米沒米,要布沒布,什麼也沒有。而金鼎富給我們提供了很多
物資。那是獨立運動的前輩贈給朝鮮優秀兒女的、他一生中最有意義
的禮物。我不能忘懷這個恩情。
金鼎富這樣的有產者、大地主的良心和愛國壯舉,是對加緊準備
抗擊日本帝國主義的全民抗戰作出的不可忽視的貢獻,是對我們事業
的有力支持。與20年代不同,在武裝抗戰成為反日民族解放鬥爭主流
的30年代,地主或資本家從物質—蔔、財力上和精神上支援我仟I,就不
能不目著生命的危險。可是,金鼎富卻做到了。
這就是我們把金鼎富看作愛國者的根據,也是幾十年後的今天仍
不能忘懷他的理由。
在我們國家的另一半邊土地上,現在仍存在著地主和資本家。據
曉,其中還有資產以億萬計的巨富。固然有反動的有產者,但我相信
也一定會有不少愛國的有產者。
在將來統一了的聯邦國家裏,共產主義者對待地主、資本家的立
場和態度會是怎樣的呢,只要看看愛國地主金鼎富的事例,就不難找
到問題的答案丁。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