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李悌淳

我们一到达白头山地区,就加速推进了密营的建设,同时积极地开展了在朝鲜人聚居的居民区建立祖国光复会组织的工作。
首次建立祖国光复会组织网的地方,选定了直接与白头山相连的长白地区和国内的甲山地区。若要万无一失地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首先就要找到一些能够豁出生命帮助我们工作的可靠的人。
我在西间岛派遣小分队时,曾对李东学连长一再强调说,你们的主要任务是发掘人材,要找遍长白地区,务必找到可信赖的助手;至于打击敌人是次要的,打得胜就打,否则就避开。
李东学出色地完成了这项任务。他带着李悌淳回到密营。李东学,这个人看起来性情狷急,办事操切,实际上倒是个老成持重,做事稳妥的人。他说话非常快,头一次听他说话的人无不目瞪口呆。皆因为他一向以急如星火的言语催促队员,所以大家给他起了个绰号叫“颇大急”(音译),很可能就是“催人颇急”的意思。
起初,李东学带着自己的连队巡游长白地区时,在二十道沟台地上碰见了一个年轻的村长,就是李悌淳,后者正领着一群青少年做早操。他的村子叫新兴村,他既是村长,又是夜校老师。新兴村的男女老少都很喜欢他,尊敬他,亲切地称他是“我们的先生”。
李东学打算先试探他的为人,就跟他要了一个连队够吃两三天的口粮。村长当即用最短的时间就收集了数量可观的粮食—多得全连的人都扛不动—他还说要帮助游击队把粮食运到密营去。李东学看他不仅做事很有办法,而且气量也大,一下子就被他迷住了。李东学很想把他直接带到司令部去,哪怕以后受到做事冒失的批评,也顾不得了。于是,当村长表示要帮他们运粮食的时候,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颇大急”想,万一敌人知道了村长主动带着村民们帮游击队运了粮食,就会惹出许多麻烦。考虑到这一点,他就让队员把李悌淳捆绑起来,像押送大罪犯似地押着上路了。
从新兴村出动的粮食运输队,第三天才走到了密营。还在离密营二三十里远的地方,李东学就请老乡们都回去。这时,李悌淳恳求李东学准许他跟到密营去。李东学故意作出一副为难的表情,说:
“这可不行。那是我们的秘密据点,我们凭什么信任你,带你去呀?”
李悌淳拉着李东学的胳膊,提出了奇妙的建议:
“那么,你考我一下不好吗?比方说,可以把需要豁出性命来干的事儿交给我去做嘛。”
李东学同意了,限他三天之内做好五双长统棉袜和五副裹腿送来。告诉他说,你要是把这些东西按时做好送来,就带你到密营去;如果不按时或者空着手回来,你就算落榜了。
李悌淳说,这点儿小事还办不成?拿这种事儿考我,我是有把握考上的。
他回到村里,就叫妻子和岳母把妻子结婚时带来的仅有的一床被子拆开,连夜做好五双长统袜和五副裹腿,赶早儿带到了接头地点。
李东学突然一把搂住李悌淳,作了自我介绍,亲热地告诉了他自己的外号叫“颇大急”,还告诉了自己的老家是什么地方,这才说:“这么着,是我把你家仅有的一床被子毁掉了。”李悌淳就这样被“录取”了。
我在白头山地区转了一圈后回到密营来的时候,李东学对我说,他在新兴村物色了一个好青年,很想给司令官介绍,就直接带到密营来了。接着把李悌淳夸了一番。据他说,李悌淳来到密营后,一连几天埋头阅读内书刊,一刻也不休息。他性格顽强,勤奋好学,几天之间就跟着游击队员学会了枪械卸法,甚至学会了方位判定法。
李东学说:“他聪明,耿直,革命觉悟高,是个热情人。而且人很随和,这么几天就跟我们的所有人都搞熟了,是个很群众观点的人。”
如果李东学没有夸张的话,那么对这个新兴村村长的总评价可以说是很高的。
李悌淳长得清秀,像个女人。他起先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他那一对老是微笑的眼睛。看他的外表,好象是个老实和气、心软懦弱的人;实际上,他练就了纯钢一样坚忍不拔的意志、盘石一般不可撼动的信念、冰霜一般冷静而明晰的思考力,是个既刚强又理智的人。
他出生在贫农家庭,从小受尽了苦。因为家境贫寒,从未跨过学校门坎,老早就跟着母亲给别人打短工,除完了草又收割,从十岁起便到邻村给地主扛大活。他十一岁那年,有一天傍晚,正在长工房里打草鞋,母亲突然来看他。是他多么想念的妈妈呀!可是他连头都不抬一下,直到母亲拉开房门进来坐在他旁边的时候,他也不瞧一眼。母亲问他怎么啦,他仍然一声不响,只顾打草鞋。他那可怜的母亲,连儿子的一句体已话都没听到,就难过地迈出了门坎。李悌淳这才放下手里的活,追上去哽咽着说:
“妈,你再也别来了。妈来,东家就更瞧不起咱们了,他们以为你是来讨什么东西的,小看咱们呐。”
母亲忽然明白了儿子的心境,情不自禁地抱着孩子瘫坐在路边,悲悲戚戚地哭了。她跟儿子说,不管多么想你,我再也不到地主家来了。
李悌淳虽然没受过正规教育,但是靠自学掌握了中学毕业程度的文化。作为一勤奋好学的少年,他从十四岁起,上了几年夜校,又跟哥哥学了国文,成家以后又天天夹着词典自学。他没有上过学校,他把这当作一辈子的憾事,所以他很同情穷人家的子弟。他一搬到新兴村来,就为刀耕火种的穷苦子弟开办了一所夜校,各级进行了启蒙教育。
他在家乡的时候,加入少年会和青年同盟,过了几年组织生活。自从他哥哥被关进监狱以后,他也受到了日本警察的监视。在敌人不断的迫害和欺压下,他感到了危险,于是在1932年初就迁到了有他岳母家的甲山。当时正是朴达等先觉者们在这一带积极开展爱国启蒙运动的时候。李悌淳便同他们一起在五丰洞一带组织秘密读书会,进行了对新思潮的研究。
秘密读书会的成员都决心投身于正义斗争,拯救水深火热中的国家与民族,但都苦于找不到正确的斗争方略。他们为了找到正确的斗争道路和有声望的领导人,同各地挂上勾。这当儿,他们偶尔遇到一些在山区活动的农民组合、劳动组合的人,可这些人也没有明确的斗争路线和策略。
李悌淳的注意转向了朝鲜人民革命军。1934年前后,国内已传遍了人民革命军要开到长白地区的风声。李悌淳打消了准备到珲春去的念头,一径来到了长白县二十道沟的千哥德。那些开拓了千哥德的移民,后来给自己的村庄起了一个新的名字叫新兴村。
打新兴村到普天堡,直线距离不算远。站在村子里,可以望见枕峰、小白山、坤长德和白头山。在望得见白头山的地方营生,这对于在异国土地上按捺不住乡愁的李悌淳来说,倒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慰藉。
然而,官府的压迫和生活的穷困,形影不离地尾追着移民。佃租、拉夫、苛捐杂税,压得可怜巴巴的烧荒农民都直不起腰来。每逢节日,地主逼迫佃户送礼,甚至地主家的烧柴也都叫佃户去打。岂止这些,就连江对面朝鲜境内佳林里、泉水里的警察也发号施令,强迫长白地区的朝鲜移民给他们供烧柴。巡警搜查民房时常常从农民的鸡窝里把刚下的鸡蛋抢去。烧荒农民充其量只能吃到大麦饭或燕麦糊糊。
新兴村六十多户农家,喂牛的却连一户也没有,可见他们烧荒种地该是多么艰苦!他们都用人力拉犁耕田。有一对年轻夫妻在春耕时有过这样的事:他们没有牛,整天靠肩膀拉犁翻土。开始妻子掌犁,丈夫做牛拉犁;后来,由妻子拉犁,可是插在地里的犁一动也不动。丈夫急了,不由自主照着在家乡赶牛犁地时的习惯,大喊了一声:“驾!”妻子听见这么吆喝气得爬在地头哭起来了。丈夫很指后悔,说自己说走了嘴,请她原谅。然后自己也颓然坐在地上,叹息道:这个田鼠一样的庄稼人的苦命,到啥时候才能完呐!

这种生活处境,就是唤醒农民的民族意识和阶级觉悟的有利基础。
当时,托足在新兴村的大都是从咸镜南道和咸镜北道来的穷苦农民,有些加入过农民组合或青年同盟等群众团体,进行过反日运动,后来为了寻求新的活动舞台,才选择了这条出国流亡的道路。后来在祖国光复会新兴村支会和当地党特别支部工作的金丙哲,也是原在国内进行过活动的流亡者。
金丙哲在国内时常常对同志们说,农民组合要想在斗争中取得成果,就必须开辟一条能够接受朝鲜人民革命军领导的渠道;他坚定地认为,没有革命军的领导,国内斗争必不能胜利。他的这一主张,蠃得了许多同志的支持,但也有些人对它表示疑虑,说很难同革命军接上关系。金丙哲下定决心,就是他一个人去找,也一定要找到游击队,于是毅然决定搬到了他的亲人至友活动的长白县新兴村。
在国内人士中,金丙哲第一个认识到了海外的武装斗争和国内的政治斗争二者不可分离的关系和实现其中一元化的必要性。他不但是个跳出空谈圈子,将信念付诸实践的人,而且是成功地实现了同革命军的联系之后,在贯彻我们的路线的斗争中献出了生命的先烈一。
李柱观、李柱翼等朝鲜的爱国者,于30年代初在长白地区组织在满韩人赤色农民组合,开展了群众斗争。这人农民组合先从反对迷信和赌博、反对早婚和买卖婚姻、扫除文盲等启蒙运动开始,逐步开展佃农斗争、反对强制征工行等经济斗争,终于把农民运动引向了反对和破坏军用公路、军事设施的建设这样的反日政治斗争。
我们在长白地区建立祖国光复会组织以前,新兴村周围一带的群众斗争,就是由这个赤色农民组合起主导作用的。
一句话,李悌淳是个像一张白纸一样纯洁的人。他的生活经历也较单纯,没有被赶时髦的社会活动者和宗派分子的错误的思想方法和斗争方式所污染。对他的单纯我们反而认为是更有价值的。因为移植在没有污垢的头脑里的思想或主张,不会被玷污而变模糊。
在李悌淳所说的他在进行反日爱国运动过程中领会到的人生哲学中,有很多令人感兴趣的东西。他说,在人所做的事情中,最困难的乃是起到先驱者、领导者的作用。换句话说,别人做一件事的时候,自己做两件、三件事;别人走一步时,自己要走两步、三步,那是最艰苦吃力的。
他的话,的确包含着深遂的哲理,它道出了站在别人前头开拓改造社会的艰险道路的革命者的苦衷。
“是啊,既要种地,又要当村长,还要干革命,苦得很吧。”
听我这么一说,李悌淳又笑着说道:
“的确苦不堪言。不过这个苦,对我来说,反而是一种乐。处在这黑暗的世道,如果干革命的苦都尝不到,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他说,做群众工作,是最大的乐趣;争取到一个同志,是最大的喜悦。我问他在争取群众方面最难争取的是哪一种人,他回答说是老年人。他还说,只要有个体育场和大礼堂,别说启迪一个村子的群众不成问题,就是一个面的革命化也能做到。
对李悌淳的群众观点和他对群众工作的看法,我表示了完全赞同。
李悌淳在群众启蒙工作中取得的经验,最令人感兴趣的是办“家庭夜校”。所谓“家庭夜校”,指的是以一个家庭为单位办的夜校。这样的夜校不分男女老幼,一家人全都参加,而且每天晚上都上课。李悌淳也在家里办了这样的夜校,他每天晚上都挽起衣袖给自己的妻子和妹妹上课。由于办了这个“家庭夜校”,李悌淳一家成了没有文盲的家庭。
我在了解李悌淳的群众工作时,问到他那些给密营运来了东西的十家长,动向怎么样。
他回答说,他们表现都好,只有李东学连长带来的千氏地主的养子有问题。那个养子误以为革命军是“土匪”,来到密营后一直显得皇皇不安,害怕游击队杀他。
我悄声对李悌淳说:
“且不提李东学连长是为了募捐才带他来的。我先问你有什么想法,怎样处理那个地主的养子才好?”
李悌淳仿佛早已胸有成竹似的,毫无保留地吐露了自己的看法:
“我想游击队是不会害他的。他在名义上是地主的养子,而实际上跟地主的长工没有两样,是个可怜的年青人,而且也没犯过什么罪。”
他那从统一战线的角度考察问题的恢宏气度和独特的思想方法,使我不禁感到了惊异。他对那个千地主的养子的看法,是和我们的看法一致的。李东学从多方面进行开导,终于改变了那个地主养子对我们的误解,以至于主动提出了入伍申请。我们根据他本人的志愿,接收他加入了革命军。我们打二十道沟战斗时,他做了向导,后来却不幸在战斗中牺牲了。
的确,李悌淳是个人人喜欢的性格特殊的汉子。他是能够使长白地区革命化的最合适的人选。只要教给他必要的知识和方法,就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地下工作者。我决定交给他在长白地区建立祖国光复会组织的工作。可是他本人却渴望着参军。
他缠着我恳求说,他趁我们出去作战的时候做了点准备,要求我准许他参加入伍考试。
听他说入武考试,我不禁大声地笑了,对他说:
“这倒不必了,‘颇大急’已经录取了你嘛,算你已经有资格入伍了。你要是非入伍不可,我们可以随时吸收你。不过,我倒有个想法,要是交给你别的任务,对我们的革命会有更大的帮助。”
李悌淳摸不着头脑,问道:
“别的任务?是什么?”
“与其当一名射击选手,不如是搞一个大的组织,支持我们朝鲜人民革命军打败日军。你看怎么样?”
“要我去搞一个大的组织?”他掩饰不住惊讶地问。
“是的,就是要你在你们的新兴村以及鸭绿江沿岸,到处把祖国光复会的组织建立起来。”
我着重说明了把广大的各阶层群众团结到反日民族统一战线里来的重要性和迫切性。
聪慧的李悌淳说,那就要做地下组织的工作,可是自己没有能力,能否完成这么艰巨的任务,自己没有把握。
“这个用不着顾虑,学会了就能做。天生的革命家是没有的。不管是谁,只要抱定干革命的决心,在实际斗争中一步一个脚印认真学习,积累经验,就能成为一个革命者。有关工作需要的常识,我们会告诉你的。”
我们专门为李悌淳办了一次讲习。讲习的主要内容是朝鲜革命的性质、路线和战略与策略,这都由我讲授。《祖国光复会十大纲领》和《成立宣言》、祖国光复会章程、共产国际历史,由李东伯讲授。仅仅为一个学生,由好几个有能力的老师轮流讲课,办了一次内容充实的讲习,我记得这在整个抗日革命斗争期间还是绝无仅有的一次。

李悌淳在讲习结束后离开密营的时候,充满感情地说:
“我是背一斗米来,满载革命食粮而归呀。这个恩情,我一辈子不会忘记的。现在,请交给我任务吧。要是交给我一个地区,我就一定在这个地区所有朝鲜人的村庄把祖国光复会组织建立起来。”
我们决定叫他负责做长白县上岗区地方的工作。
李悌淳在动身前要我给他写一份介绍信。他说,只要有一份盖了我的印章的介绍信,就能把大量的群众吸收到祖国光复会组织里来,而且工作起来也会相当容易。
我照他的要求,给他写了一份介绍信,并且在我的名字下边盖上了我的图章。
李悌淳接过介绍信,提出保证说,半年内一定把上岗区一带变成我们的天下。他的实际工作成绩,证明了这一保证绝非虚夸,此是后话。
那天,李悌淳对我说:
“将军,我有个愿望可以讲吗?不是别的,要是我在离开密营以前能穿一下游击队的军装,就算死也没有遗憾了。”
“这点事还不能满足?你就穿一下好啦。”
我欣然答应了他。由此也不难看出他是多么渴望参军了。他决心为光复祖国的地下工作献出自己的一切,同时也把志愿参军的渴望珍藏在心间,始终不渝。当日本侵占了中国东北,抱着进而吞并中国大陆以至整个亚洲的野心,疯狂地奔向新的世界大战的时候,愿意穿上军装投身抗日大战,的确可以称誉为爱国主义的最高表现。
那天,我叫李东学连长从仓库里拿出一套新军装给李悌淳穿上了。
李悌淳一穿上军装,显得十分英俊。军装虽不是量好尺寸挑来的,却很合身。
“你好象就是为了穿军装而出生的。穿上军装,非常漂亮。你既然穿上了军装,就算你入了朝鲜人民革命军吧。从今天起,你就是朝鲜人民革命军政治工作员了。李悌淳同志,祝贺你光荣入伍。”
我走近他,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
对他最热烈地表示祝贺的是李东学。李东学把穿上军装高兴得不知所措的村长背起来,跳舞似的绕着我转了好几圈。
李悌淳就是这样,背着米袋子来到密营,加入了我们的游击队。
我们在送李悌淳还乡时,为了伪装他,打了一场小规模的战斗。李东学的小分队执行了这项任务。
李悌淳巧妙地欺骗敌人,叫敌人吃了大亏的故事,是很有意思的。他照我们出的主意,一下山,顾不得回家,径直跑到二十道沟警察支署去,不由分说就发起脾气来,大吵大闹,说:“这个村长我不当了,你们光会使唤村长,不知保护村长。我被绑架,你们不会不知道,可一点也不想办法救我!我害怕,不干了,还是回朝鲜那边去好了。替你们跑腿卖命,只能捞得一死,这种鬼差事,叫别人去干好啦!”
这一下,把警察们搞得很狼狈。他们连连哄他说:“算了算了,我们不是不替你操心,是因为不知道你的下落,没法动手才耽误的嘛。你要镇静,先给我们说说你是怎么被抓去的,又是怎么被放出来的。”
李悌淳回答说,游击队一直用布裹着他的眼睛,所以不知道被关在什么地方,只知道早晨逃跑出来的。他说得头头是道,合情合理。
警察们又问他,游击队有多少人,你逃跑的地点是什么地方。然后叫他给他们带路。
一切都按照我们的安排进行。警察“讨伐队”跑到李悌淳告诉他们的地点,就做了瓮中之鳖。
李悌淳倒取得了敌人的信任,他巧妙地利用这个信任,于这年秋天同金丙哲、李柱观、李三德一起在新兴村建立了祖国光复会支会。这个支会是白头山西南脚下第一个祖国光复会组织。从此,李悌淳叫李三德当了村长,自己则跟权永壁一道,以长白县上岗区一带为中心,开始了扩大组织的工作。当时为了便于工作,我们把长白县划分为上岗区、中岗区、下岗区,再把上岗区划分为上方面、中方面和下方面。李悌淳在新兴村建立了支会以后,紧接着又在珠家洞、药水洞、大寺洞、坪岗德建立了祖国光复会支会。支会下面还有许多分会,并且组织反日青年同盟、妇女会、儿童等外围团体,团结了广大的各阶层群众。
果然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李悌淳就把整个上岗区变成了密布着地下组织的地方。
围绕着白头山密营的各个村庄,几乎都建立了祖国光复会组织,而且扎根在县内先进青年学生、知识分子和宗教徒等群众中,甚至还打入了伪满洲的官府、警察机关和靖安军。
祖国光复会下面作为它的外围组织成立了各界群众团体,团结了成千上万的群众。它的每个支会都有生产游击队,这是一支遇有紧急情况时可以配合人民革命军作战的雄厚力量。
祖国光复会组织在长白地区得到了迅速的扩大,到1937年初我们建立祖国光复会会长白县委员会,让李悌淳做总负责人的时候,全县整个地区已经完全变成了我们的天下了。这里的各个村庄,基本上都成了“我们的村庄”,所有的有基本上都成了“我们的人”,甚至所有地方的区长、村长也都是“我们的人”,他们表面上为敌人效劳,实际上做我们的工作。比如面长李柱翼就是其中一个。我们在挺进白头山以前把先遣队派到长白山地区时,他被金周贤吸收,成了祖国光复会的特别会员。他在隅勒为,开了一个药铺,一面给人治病,一面兼做面长的差事。他巧妙地选用面长这块牌子,为我们做了很有实效的工作。
李柱翼原在国内参加反对水利组合(系日寇组织的剥削机构――译注)的斗争,因而被抓去坐了牢。从那时起,李悌淳就对他很关心。李柱翼也很虚惊地接受李悌淳的领导,认真地执行李悌淳的指示和嘱托。当时,政治工作员要到国内去,或者在鸭绿江沿岸中国境内的村庄进行活动,就不得不持有渡江证或居民证等证件。没有居民证,到了工作地点站不住脚;没有渡江证,就不能顺利通过有税务警察把守的鸭绿江口岸。而这些证件是由警察机关根据面长的保证,只给登记在面长呈报的民籍薄里的人发的。李悌淳和李柱翼为保证我们政治工作员的安全和工作便利,想出一条妙计,给二十四道沟造了一本“幽灵民籍簿”,把活动在长白一带和国内的许多政治工作员的假名都登记在这个簿子上。二十四道沟是通往白头山的最后一道山沟,离警察署远,地势险恶,是连警察都不敢去的地方。
李柱翼就带着这本民籍簿到警察署去,唠叨起来:
“山沟里的穷棒子,个个都是睁眼瞎子,啥都不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们一直蹲在山沟沟里哪儿也不去,对世事一无所知,哪怕连个没有居民证就不能活的道理都不懂。有什么法子呢,都是些笨头笨脑的家伙,只好我来替他们跑腿,给他们开居民证呗。累断了腿也没法子。这个面长,真不好当啊。”
警察署也承认老百姓愚昧无知,害苦了这些面长、村长,只好根据这个“幽灵民籍簿”发居民证。李悌淳带着李柱翼提供给他的很多备用的居民证,随时转交给我们的政治工作员带在身上,保证了他们不管到外地去还是通过国境都畅通无阻,到哪里都容易站住脚。

在长白地区,随着祖国光复会组织的建立和工作范围的迅速扩大,为了巩固新建的组织并以此为跳板深入国内扩大革命运动,我们曾一次就派出三十多名政治工作员。
头一个女兵连的连长朴禄金(相永姬)和另两个少年工作员被派到了新兴村。李柱翼按照李悌淳的指示,给他们三人办了居住手续,发给他们署了假名的居民证。
在十九道沟地阳溪当过区长的李勋,也是在李悌淳的影响下加入祖国光复会的人。李悌淳在密营见过我以后,一回到村就去找李勋,先介绍了《祖国光复会十大纲领》,然后交给他一项任务,说这是金将军的意思,要好好影响可靠的青年,准备吸收他们加入组织。
李勋接受了这一任务后,向李悌淳介绍的头一个人是安德勋。他原在咸镜南道永兴(金野)参与过农民组合运动,后来搬到十九道沟德三村居住。1937年春,李悌淳组织了以安德勋为负责人的祖国光复会十九道沟支会。支会下面的所有村庄,则在这年夏天都建立了分会。分会长大都由村长兼任。这些组织开展工作十分活跃,以致这些地方的少年儿童都公开地唱着革命歌曲。
我在白头山进行活动的时候,同李勋见过几次面。当时他对李悌淳谈了很多,并说我人缘好。他说:
“将军选材真选对了。这长白地方地广人稠,但像悌淳那样聪明机智、老实忠厚的人,可是不多见的。看到他把燕尔新婚都推到脑后,整日跑东跑西,忙着搞革命运动,叫人肃然起敬啊。我也托他的福,做了将军的部下啦。”
我们司令部驻在十九道沟地阳溪后山的时候,李勋和他的妻子热情地帮助了我们的工作。地阳溪后山是个有利的地方,可以通过树林直抵黑瞎子沟。当时,李勋的妻子装作到长
白县城去卖豆腐,察看敌人的动静,一有可疑的迹象,就跑回去在自家院子里点燃篝火。人民革命军的哨所看到篝火,知道有敌情,就立即报告司令部。如果发现敌人调动大部队等特别情况,李勋就直接赶来向我们作详细报告。
长白地区到处都有这样爱国的面长、区长和村长。
长白变成我们的天下,长白的人们成为我们的人,这是朝鲜共产主义者在执行建立白头山根据地的战略任务中取得的巨大成就。
我们从占据白头山的时候起,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就把长白及其周围一带完全变成了我们的天下,可以说这是像李悌淳那样忠实、热情而勇敢的革命者的功劳。
李悌淳是在抗日的烈火中诞生的民众的好儿子、真正的忠仆,是为民众的解放而不惜牺牲性命、挺身开辟了革命道路的朝鲜的优秀爱国者、共产主义者之一。
李悌淳还是个充分具备了地下工作者应有的品质和素养的精干老练的革命者。他同吴仲和一样,家庭革命化搞得很好。他认为,首先把同自己骨肉相连的人用反日爱国思想武装起来,才能使全村革命化,进而使全国和全民族革命化。这是他的信念,也是他革命活动方法。因此,他在故乡的时候就引导妹妹们参加了革命工作,他的妹妹给了他很大大帮助。他到新兴村之后,又引导妻子和岳母也走上了革命道路,使他的妻子崔彩莲在思想上获得了长足的进步,成长为祖国光复会所属新兴村妇女会的会长。崔彩莲感情丰富,政治上很敏感,感悟性很强,这些优点,使他很快地领会了革命工作的方法,严格遵守了革命者的准则。
李悌淳非常爱自己的妻子,但对她要求也很严。平时对妻子关怀备至,也常跟妻子逗乐打趣,但是一旦进入地下工作,他就公私分明,有关秘密问题,对妻子只字不漏。
有一次,一个姓李的警察老婆跑来对崔彩莲说:
“喂,彩莲,你一天吃三顿热饭,睁着两只好好的眼睛可啥也看不见呀!你知道咱村酒店里出了什么事吗?”
崔彩莲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痴呆呆地望着对方,说道:
“不知道。酒店里的事,我怎么知道?”
“真是,你还蒙在鼓里呐。你丈夫天天晚上到那儿去跟别人的老婆子鬼混寻开心呢……”
李警察的老婆说完就悄悄地走掉了。
崔彩莲当天晚上就到那个酒店去,把门轻轻地拉开一条缝往里一看,真的,正如李警察 的老婆说的,一屋子全是不认识的女人和男人,只见当中坐着李悌淳,李警察居然也夹在其中,原来是自己的丈夫选择这么一个不引起敌人注意的地方开秘密会议呢;既然李警察也在座,可见他也是地下组织的一员了。
她又想,可是李警察的老婆为什么说他们在鬼混呢?兴许是嫉妒心使她犯疑吧。
崔彩莲放下心,急尽快关上了酒店的门。但她未能逃脱丈夫犀利的目光。
这天,李悌淳正颜厉色地把妻子斥责了一夜。
崔彩莲静静地听着丈夫急风暴雨般的斥责,痛悔自己听信别人的挑唆,犯了严重的错误;同时还认识到巩固家庭关系的根本条件是夫妻间的相互信任,毫无根据的怀疑和嫉妒只会破坏家庭的和睦。
李悌淳虽然把妻子训了一通,却没有为证明自己清白而把酒店里的事说出一个字。他就是这样严守组织秘密、一丝不苟的人。我们没有明文规定的凡是革命者特别是地下工作员和地下革命活动家必须遵守的行动规范,但李悌淳却有他自己心中的纪律。
后来,她通过朴禄金才知道这个来人是谁,就流着眼泪向丈夫提出抗议说:
“你口口声声说要相信人,却没告诉我那位就是金日成将军。世上哪有这等不礼貌的事啊?”
“唉,这个秘密可不能告诉任何人。都为的是保证他的安全。你自然感到遗憾,但是要多加谅解。”
这就是李悌淳式的工作方法。
他所表现的坚忍不拔的精神和始终如一的原则性,给崔彩莲的性格发展和世界观形成产生了良好的影响。李悌淳在白头山密营见了我,回去之后嘱咐妻子说:
“往后,可能有很多客人到我们家来,所以要准备大量的土豆、土豆淀粉、大麦米、大酱、烧柴等等,往后你要多辛苦一下。”
后来,崔彩莲为了照料游击队员和地下工作员,的确很辛苦。她每天都舂大量的米,几乎把臼底都穿透了。
李悌淳完成家庭革命化后,还实现了村庄革命化。他同权永壁一起,在新兴村建立了党的特别支部。这个支部建立之后,长白地方有很多祖国光复会会员都加入了党的队伍。说到把人们团结到组织里来、支持游击队这件事,新兴村是绝对首屈一指的村庄。
新兴村的人们一听游击队要来村庄的消息,就炒苏子准备榨油。他们为了筹措支持游击队的粮食,省吃俭用,厉行节约。土豆是该村的主要农产品,但是运输很不方便,所以他们就做成淀粉送往游击队密营去。新兴村的妇女们给游击队送黄酱也不送生的,而送加工了的。黄酱里掺点白面,烙成饼再送,保管和食用都很方便。这个村庄的人们给我们送来的各种支持物资竟达到几万件,那么多的物资,全靠人力背运到密营或游击队宿营地。
可以说新兴村的居民遇到了好领导。李悌淳确是个有能力的人,加上权永壁、朴禄金、黄锦玉又积极地协助了他。

我在普天堡战斗咱U夕到新兴村去,看到全村居民欢迎革命军的盛
况和团结一致的面貌,踩受感动。我们——到村庄,他们就拿来四自压
面札很快把儿百名份面条压完了。他们的手艺,真是快如闪电。当
时,我们的同志悦,新兴村是讨入喜欢的村庄。的祸,新兴村的居民
个个都招人喜爱。据后米了解,李悌淳每当我们去的时候,就事先召
176
开紧急会议,讨论欢迎办法。
李悌淳有高度的组织能力和临概应变的本领,这
也足以看得出来.
1937年暮春,祖国光复会长白县委员会在新兴村组织了·五·一·
节游行示威.在万民注视的大白天举行合法的游行示威,就得有使敌
人无法挑剔的万全之策.李悌淳事先放出风声,以捕捉狐狸为理由,让
各村青少年聚集到指定地点来.示威游行队伍排成—‘行,高举红旗,喊
若·朝鲜独立万岁·.沿着能俯瞰鸭绿江的山脊,一直行进到二十遭沟
南隅村。参加者为了给故人造成混乱,有时也喊了其他的口号。
那天,鸭绿江左右两岸的行人都停住脚步,以万分兴奋的心情
目睹了这一罕见的示威游行。江对岸佳林川派出所和团境守备队的军
譬们以为是革命军的袭击,不敢去了解真情.等到示威游行结束,弄
清不贼游行者是老百姓了,故人才来到长白地方问是怎么回事。
示威群众回答说捉柱悝。
警察又问遭:
·捉孤悝,为什么举红襄,·
·狐狸最怕红色嚎,所以才举起红撰。·
示威群众就这样巧妙地对付了警察.实际上,
城游行都是需要的。
正当日本帝国主义的暴力镇压达到极点的1937年,数百名之众大
白天挥动若红GC,高喊独立万岁,固然是令人惊讶的事情,但日满军
警都没有觉察到这是反日反满示威游行,更是令人惊讶.如果没有出
177
众的智谋和大无畏的气概,冒这么大险是根本无法想象的。我们打了
普天堡战斗·,孛悌淳就把新兴村的妇女会见派到现场,了解敌人的损
失,搜集群众舆论,并把它通报给我们。这件事不是我们向李悌淳布
黄的,而是他自己发扬创造精神,主动布置的.
通过这两件事,我们也可以了解到李悌淳是一个具有独到的革命
办法的有才能的干部,热情充沛。善于思索的人.他为革命.为自己
肩负的时代使命, 比谁都动了更多的脑筋。如果没有这种不断思索的
坚韧精神,他是不可能创造出在短时间内把长白地方彻底变成我们的
天下那种奇迹的。
不会思索的人,就不可能有创造精神1没有创造精神的地方,便
不可能有创造和革新,这是人人皆知的常识。因此把人造就成为世
界的支配者和一旦下定决心就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强者,严格地推论
起来,也可以说是思索的鲒果.于是具有意识性的社会存在——人,蜀
过不断的思索和思索的累O<,改造了自然、社会和自身,成了当之无
愧的世界主人。
我们党之所以号召干部、党员和劳动者成为热情的善于思索的人,
是因为绝对重视思索在改造自然,社会和八方面所起的作用。
李悌淳是把思索和实践很好地结合起来的富有创造性的人。他在
法庭和监狱中,也没有中断过思索。他在法庭里的思索,完全集中在
作为共产主义者应当如何结束自己的一生。
·我在法庭上所能做的唯——的事情,是宁肯自己受更多的冤枉霁,
也要把同志们救出来I’
17R
这就是李悌淳在惠山警察署拘留所时下的决心.事实正是这样,他
不惜牺牲自己,成功地拯救了许许多事的人。面长李柱翼被捕的时候,
李悌淳对他说,我们做的事情,除金将军。我和你之外,就没有人知
道:将军在山里,我绝对不见固此只要你咬紧牙,你就不会有事。
李柱翼做至I了这一点,于是受了几天苦就被释放。由于李悌淳把所有
的·罪状·都揽到了自己身上 因而新兴村党组织负贵人金丙哲和李柱
观也幸免于难.李悌淳作为共产主义者的祟高美德,恰恰就在于他的
舍己为人.
李悌淳通过权永壁获悉张曾烈在Id中叛变,便焦虑不安,生怕张
的叛变会使更势的同志遭到牺牲.他觉得应该尽快给同志们通个倌启,
可是他连个铅笔头儿都没有.他想了又想,最后用牙齿轻轻地咬破了
嘴唇,用指尖醢上滴下来的鲜血,往布块上写了·张柠烈叛变”的宇样,
等到』:刑讯室时,乘机把它投进另一个牢e。这样,很多同志知道了
gG曾烈的真面目,得以更积极地开展了狱中斗争。
使我课感遗憾的是,在这篇文章里不能全部介绍李悌淳狱’1l七年
1争的可歌可泣的事迹。
崔彩莲去探监时, 已经看不出李悌淳过去为祖国光复会东彝西走
时候那副英俊而丰满的容(R,他全身瘦肯嶙峋t盼色枯黄。然而他村
着铁窗外的妻子,却若无其事,含笑相迎。等到跟妻子分手的时候,他
泰然白若,不是要她送衣送禽,而是叮嘱她弄·‘份世界地图来。这使
崔彩莲—时愣住了。
我认为,李悌淳在Id中要一份世界地图,也许是出自这样的愿望
179
吧:要在世界地图上规划出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新的世界
绘解放了的祖国向全世界放出光芒的丰采。这清楚地表明,
刑判决后,丝毫也没有绝望和悲观,而是无限幢1景祖国和世
烂的未来。他身陷缧绁,但又确信未来,在死亡面前,仍然
放了的祖国大地上鲜花盛开幸福无边的新生活.正因为这样
劝他转向时,他义正词严地宣告道:·共产主义是永远的青春
1945年初,崔彩莲顿着老闺女出现在汉城西大门监狱会?
孩子生下还不到两个月的时候,跟母亲一起坐牢,因缺奶而q
可是不觉之间已长成髫龄少女了。这筷子以奠名其抄的眼光
里满硷黑:n的男子汉。
崔彩莲用手指着那个汉子兑 ‘0K就是你的爸爸.·
父女俩隔着铁窗相gt但在女儿的嘴里却没有喊出·爸爸
直到八岁还没看见过爸爸的女JL,怎能突然叫出·爸爸·二字
目睹过很多邻居的爸爸爱抚自己儿女的情景,可是眼前这位
着铁窗只是微笑,没法出米抱抱她。
等到喀嚓喀嚓的脚镩声一响,带着手拷的爸爸的手轻轻
女儿头发的时候,她的嘴里才吐出了喊·爸爸·的声音.
李悌淳忍住泪水,对女儿许下丁根本无法实现的话言:·
回家的.’对生来第一次见到爸爸的女儿,只能如此安慰她的
心情,该是多么难受啊。
当然,他是无法实现跟女儿许下的’诺言·的.1945~.3/
人把李悌淳叫到刑讯室来说服他说:今天是我们日本皇军的^
180
在也好,如果你转向了,就可以免除死刑。但是李悌淳却在任何怀柔
和酷刑面前都没有屈服。
在一个无名的长白山村当过夜校教师和村长的李悌淳,是把光荣
的一生献给了抗日革命事业的热诚的爱国者、坚强的革命战士。
人不是从出生之日起就成为革命者的,而是通过生活和斗争成长
为革命者的。人们成&为革命者的过程各不相同,但是思想健康、充
满爱祖国爱民族的火热心肠的人,如果受到正确的领导,那就无论是
谁,都能成为革命者,这是革命的真珲,又是历史的教导。因此,我
们在进行思想、技术和文化三大革命中,首先重视思想革命。这是因
为,这个思想革命才是使人们意识化和组织化,把他们培养成为热诚
的爱国者.坚强的革命战叶:的摇篮,才是大力推进人民群众的自主事
业和革命斗争的原动力。
李悌淳不是第三次就是第Pq次来到我们峦臂的时候,我高度评价
他为祖国光复合组织作出的贡献。可是他摇着双手,显出难为情的杆
子。
“请您不要这样说。这绝不是靠了我的本事或辛苦。您给我那个委
任状,把李柱翼面长这样的人也一下子变为祖国光复会会贝了。李面
长—看那个委任状就求我说,如果金将军是会长,那就帮他也做这个
会的会员。再说,长白的人们爱国热情也很高。我开没有做出什么特
殊的事情。’
李悌淳同时又是这样谦虚的人。
他的小小的半身铜像竖立在大城山革命烈士陵园里,
今天仍然用
18l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