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朴寅镇道正
19艄午12月, 在祖国光复会机关刊物<三·一月刊)创问号—卜周
戟/以(天道教上级首领某氏亲自拜访孔光复会代表)为题吁—副叫
文¨,兑在国内外拥有强大群众幕砒的大道教委员某氏,满怀着蚓
媳{音,访问F作为祖国光复会代表的找;他赞成我们的纲领和一碉
张,还表示了要动日·“万名大道教青年党党H参加争取朝鲜独立0
晕战的意向, 又保证将来要和祖国光复会取得史密切的联系。 喟
这则消息小的某氏,就是朴寅蠕遭正。当时为了保密不得不姑0
扎名。短讯的文字虽不过几行,但其间却包含了曲折深刘的原要,啁
是写一本书也道不尽的。要恕了解朴寅镇道正为找寻我们而前来白习
山密甘的内情,就必须同注杂志同时登载的一篇有关爱国青年不断司
人我军的文章联系起来看。文章中有这样·段: I
,‘祖国西北各地热血沸腾的青年爱国勇士们,每天以七八名为叫
渡过鸭绿江、豆满江来参加金师长部队。……他们对朝鲜国内的叫
道路以及各地情况都了如指掌,因此,他们自愿做武装队伍的先锋叫
站在挺进国内的最前头。’ {
我们开到国境地区,记不清是第二次还是第三次去新昌洞的叫
有儿个本村的青年找我们来中请入伍。于是,我下指示说, 申请刈
5
304 ]
者既是国境地区的青年,倘若身体没什么异常,就全都收进来。对此,
李东学却摇着头说,其他几个青年倒可以吸收,那个丰山出身的’天道
教迷’,可得考虑考虑。还兑搞统一战线也当有个分寸,怎能让信天
道教的宗教迷也随便参加到革命军里来呢。
我让季东学去把那个村b(们管他叫做’天道教迷’的青年领来见我。
—·个衣着槛楼但脱尽了俗气的清秀小伙子,跟着李东学疾步走到我的
面前。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他那双眼皮的眼睛和咧着嘴笑时裸露
的金牙。他的名字叫李昌善,生于丰山郡川南面瑟里,因为同岭北地
方的天道教道正朴寅镇住在同一个村子里,在后者的教育和影响下,成
了天道教的青年党党员。由于他是朴寅镇赏识的一个才子,因而经常
受到臀察的监视和叮梢。他的导师朴遭正因在丰山郡领导·三·一”运
动而坐了好几年牢,被当作重要监视对蒙。 日寇警察把装有巡盛记录
的小袖子挂在朴遭正家的屋檐下, 以巡逻为名,每周—次到他家来,定
期检查他的动向,每月还由首席警察亲自来察看一次。这种时刻不断
的令人讨/大的监视,甚至狡及到李昌善身上了.来到朴遭正家的警祭,
范次都不放过对他家的察看。后来,李昌善征得导师的同意,终于迁
居到日寇军警不怎么缠磨的长白地方。
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我才毫不犹豫地批准了李吕善的入伍。而李
求学却像受到不公正的裁判那样,睹气地说道:
·司令官同志,一个宗教迷还能当好游击队员吗y劳动青年有的是,
何必收那样的天道教述,坫污我们部队的清名,’
我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责备了他:
305
 “你的眼睛,可真是莫名其妙啊。李悌淳是个得力/
很快就能看出来,可这个人同样是宝贝,你却看不出3
B[,可有时竞看得这么歪。’
“马克思不也说过宗教是精神鸦片吗,那个天道教G
宝贝不宝贝的。若不造成忧患,就可算幸运的了。’
他对宗教徒的偏见,确实是过分的。我不得不对d
服了。
我说:·对马克思关于宗教足人民精神的鸦片烟这—
作极端而片面的解驿;这一论断,说的是要臀儡被宗教
不是蜕要排斥…切宗教。只要是爱国的宗教徒,就无O
手团结。你要知道,我们的游击队是把抗日救国作为‘
爱国武装力量,是不仪为工人和农民,而且为全体朝掣
人氏军队。当然,在游击队里起骨干作用的是我们共产
下田此就要排斥其他阶层和其他力凰即使是宗教徒,
要毫不犹豫地把他吸收到我们的武装队伍里来。现在,
们交上什么好黾如果利用那个青年的关系,就能在q
水地方的天道教徒中播下祖国光复会的种子,进而把凹
变成我们的天下。今后,你就会知道那个青年的价值日
他,爱惜和保护他。·
趸于丰6;学以什么样的屯、情接受了我的话,我是可
新昌洞的人们给车昌善起的外号“天道教迷”,在<U
然这样呼唤。这个外号包含的不足同志友爱精神,而月
3[)6
嘲弄和轻蔑。李昌善每听到喊这个外号的时候,就皱起眉头,毫不掩
饰地现出反感。
那一次,在密营里开了祝贺新队员入伍的娱乐会。新老队员轮流
唱歌,娱乐会开得很热烈,老队员们为新队员把全部本钱都抖楼出来
了。新队必们也兴致勃勃地不断来到前面大显歌喉。不料这个好不容
易举力的娱乐会,却因主持人的失言而乱了套。轮到李昌善上白的时
候,介绍词出了严重过锗: ·现在,让我们来听听在新昌洞入伍的‘天
道教迷’同志唱的歌吧。·一听主持者如此不三不四的称呼,李吕善马卜
火了, 甩手就退了场。
均这件事,部队里议论纷纷。责备的矛头集中指向了娱乐会主持
者: 义彳;是老队91,把新队HD㈠·天道教述”, 岂不是太荒唐,捉弄入
也睦打个限度啊。
√严‘入则认为李昌菩是小@小气的入。他们说, 叫叫外号有什么
关系,链指名的人,不唱歌就退出场去,那娱乐会还成个什么样十 为
了钏tI革命军离开家的八,连那么一,÷?雅量都没有,算什么男子汉9心
晌这么秩隘,怎能当一个战判·员。
对62乐台主持入和李吕善两个人发山的不同议论,
如何—·股地对待宗教徒和具体地对待大道教徒的问题。
体指战抗明确解释我们对天道教的看法和立场。
大道教,是我国固有的民族宗教。
最后就转到了
找不得不对全
崔济愚把天道教称为东学,表明了与“西学·(天主教)的截然不同,
只看这一九也能清楚地知道天道教所具有的民族性质。
 天遣教在其基本思想和理念上,是爱国的、进步的宗i
出‘辅国安民·“广济苍生·的口号,就充分地说明了这一点
天道教教徒们高呼这样的口号,为争取国家的独立、
辐快乐的理想社会,进行了几十年的斗每。把这样的民族
其宗教之名而不问其实,就不分皂白地加以排斥,还把它
为·天道教迷·,这难道是对的吗,
我这样村天道教的爱国爱民的理念和天道教徒的爱国
释之后,还就对待天道教徒时必须坚持的原则立场和统一^
新作丁明确的说明。从此以后,李昌善那个·天道教迷·的
皱启。 而代之以·金牙”这样一·个新的称号。这·金牙·二字
击队里竞像真名一样固定下米;而本入也顺水椎舟,把自
·金·, 聿j宁收成“甲犬·,叫做·金甲夫·。 亢到他为做政洁
的时候,也用这个假褒进行了活动。
李昌善虽然出生在农村,但他博学多闻,聪明S6悟,
文化素养。他尤其擅长于歌舞和相声,所以每当开娱乐宝
乎他一·个人包打天下。他待八和蔷,即使同初次接触的/
结识。他过于坦率,可又有点个人英雄主义。
有——次,那是他人伍后只有两个来月的时候,批任S
织科长的金;/来找我说, ·金q;”说了,是不是该到丁起8
政治指导员的时候了,当时, ·金牙’所属的政治指导》
朴1k务水平都不怎么高。对早先当过天道教青年党干部蛇
桉受他认为不如自己的上级的领导,是件委屈的事:
308
我把李昌善叫来,说明了他还刁;大了解的政治指导员的优点和功
额,同时给予/他必要的忠告。
我对他说: ·{引导来不仪能做政治指导必, 还能在更重要的岗
怖L Cf十:。但是,干爪之行姑于足卜,大学生也曾从小学学超 同样,
惜力门军政干部也必须经过见习和基础训练阶段。迄今为止,你当朝
鲜/、火革命军, 已经通过了见副阶段; 从现在起,你要经过做得力的
政÷”I:作证的阶段了。你知道吗,我批准你入伍的时候,就打算把争
取人造尸/让的I:作交给佝:的,那就是说,你的工作范围不是一个连队,
而足要做—个把成千上万的大道教徒都引导到,R国光复会队伍取来的
萨/;;i 1{1:塌,将来要成为更人的政治{·部。川头我就让司令部的组织
"㈠:个和佑:传{十长(丈永特等同志做付:的讲师,你要学好政汁理论,学
好肝/《1个:入法利1地丫I:作纤验;最重要的足宁好人民忭工作作风。伯:
还、;;l女十id,谦虚址—‘个人垃高尚的关博,你叶;仪壁把革命前辈而且
把川扩冉脂毕业都当仆老师, 做·单子的学生。如果能这样,我担保
所仃自:从都会尊敬你,拥护你的。”
过不参久,我们把他从战1·连调到司令部的政㈩部卫米。从这时候
起,·余牙’对内做七团宣传干事,对外则作为联络天道教的政治工作员
进行;^动。后来,他把宣传l:作移交给别人,戊了专业政㈩]:作员。
车吕善在吸收朴寅镇野北鲜地区许多天道教徒参加祖国光复会方
面,立下了门:马功劳。
找们通j立于吕善,事先7解了朴寅镇和天道教的内部情况,
大道教徒们进行了接触。
 朴寅镇在大道教教会里,是享有相当地位的人物。他6
崦, 白从1909年加人大道救以来,扒任过各级数职,到193
源布的道山:。当时的天道教,在全国共设/二十九个扣.J
布主要包括半山、—:水、 甲山、长F,等地,足伞阔最人的布
朴寅镇又称岭北道川:。他的父亲悼参加全玮准m:率领的南按,
为争取甲\:农民战争胜利而引极;睁的东学党小’重要成址之
争以失败告终之后,对数十万卷入者的大屠杀一开折,他就
从全罗道躲到/遥远的岭北地区。
朴寅销的父亲常常傈讲故事似地给他讲天道教教祖和[
生涯,这使他找到/自U的人尘道路。
对十朴市镇来说, “:. ‘’人比起义, 足对他的意志私
人考验。他朴十山州5抓川汕立万岁4;蛔(,站介前头引导——下
冲进官厅时, 中/故人的枪弹,身负歌伤。
那以后, 朴寅镇存心兴冉哂人,。J览姒,壁过’年的牢IU
是这种严酷的狱小折膳,也没能扼承他内心深处的信仰和反±
拟后, 朴寅镇同独立军辩起于来, JQ连二四年齐定各地, 全
支援了他们。不幸的是他肴到处卞不无能为力,被驱逐到刖日
好在流泪叹息小送他们远去。接下来,他就i殳法寻栈—·处能较
让的安身之地,结果举家来到丰山郡川南而的深山沟且.兴
牢扣夜校,对车昌善等村民宣传天道教教义,激发他们的爱国
而,这个山沟也未能成为他的真正避难处。每逢同末和月末,
速之客定期进行的家庭访问,使得他寸;能不再度转移。后来.
310
到长白县城的新街。
事吕善还给我们讲了对了解朴寅镇很有用的一件趣事。
扑寅镇二十/L岁还未结婚,有一次到邻村去相看一个姑娘,双方
郡见了面之后,媒人老太垫问了他的意向。朴寅填回答说不反对。可
是做工人h、老汉却默不作声,只是御着小烟袋吧嗒吧嗒地吸烟。过/
好—暗丁, 老汉才挑战似地待言间道:
件牛q:二卜四岁,这事的矾叫,·
铲子刁;懂讥谎的朴寅镇,却不知媒人把他的小龄向对方瞒了五
岁.仙肌文¨答说足:f’九岁。媒婆的嘴早发川了一声哀叹。
扎址\’0n时代, 小伙子过/:二咐岁还没轻亲, 入宋就怀疑他足跋
疚心水果八 所以做丈人的老汉一听:{·儿岁,就立刻/植起/眉头,足
很㈠肛的。 朴寅帧[朋家境t(寒, ·八过着处野小活。
¨娘¨父亲山扑寅镇左小听束僳yI:帅似的宣印, 蜕足刁;同意把女
儿晾治他利’十岁的光棍汉、
仆寅镇觉得l,K前发黑, 但鼓足勇气芯总地追小直,你说说, 我没
匕冉㈠上是没削KaS, 你这个皂爷子反对找, 到底入引九,
扎老汉十分难为情地说, 没有什么特圳的理山,别的都挺好, 缺
八。毗是你岁数人大, 比我女儿大十一岁; 如果我忽略这一。,[,许她"
Q6, ,l,I自传山丑闻;把女儿拉扯大了,竞晾给—个老光棍儿。
扑寅镇听了这种解释也没有退让,硬逼着说: 如果只是这么儿点
理由.引找就一定要娶上你家的女儿;虽然我岁数人,可还从来没握
d—次女孩子的于,一个纯洁后生岂能得到老光棍的待遇呢!刁;答应
订婚,我就决刁;罢休。你老放明白,如果实在不叶口,那找插
入儿装进口袋里扎走;还是请痫快答应好了。
这时,姑娘的哥哥微笑着暗示道;你要是实在恕娶上找咖
芋㈩·干圆米吧。一千厕钻,在当叫足好大的数U,相勺于—
牛的价钱。这9/十连一头小’[·杖部不趁的补寅诉来说,显然足
块的事情。但是, 朴寅镇却—u咬定; 只要询:芥应嫁欠JL,趁
讦车小来。老汉发配的了,像相而先十似地留神观察J—后生牛
十答应他们:』婚。
从此, 朴市镇就摆脱/老小伙丁的处境,成/这家的女婿。
—吁删钱,根本役成什么问题,要钱叶;让址打探他打没柯i心{
找们也估训驯, 朴寅tR足·个有制气,仑门惮心、钥气焕发,
扬的入,我们通过同“台矛”的谈活所/解剖的朴诫帧尺八, 足
感动人的固隶的。
把争昌善派别人j丘教方向去做政㈩上什:儿 这件灿、;住备
就绪,孔就对他说,我们和天道教让同足热量祖国、热爰L(族
人,又足把·斥倭”、 “辅国玄比·当做址高奋斗U标的贫贱民众日
因此,要携于团站, 共同打击日奉帝国主义。我还特别强调/,
存刁;久的将米, 权方泥代去聚集—‘堂进行认直的协商,说罢柑
他去朴寅镇圳里接洽。
过了二天, “金牙”就回到了密营。
朴寅镇对我们提出的联合起来进行反日作战的建议表示同j
要求我们派代表扑n他们进行协商。
312
我;隹备去同朴道正进行会晤,叮是有一些情况下允外我离开密营。
当刊,南次郎和相出之间的“四们会谈”刚结束。山十故人开始进行‘‘冬
季讨伐”作战,人民革命军面临着严重的困难。许多密探也配合“讨伐”
攻势,红着眼睛来加害于我们。
战友们坚决阻止我,说足为了保证新建密营的安全,也为了保证
找闩㈨U安伞, 司令官亲自出气要慎重考虑。阅为那时刚发生过密探
沿^我们司令邮附近的事件,所以大家的神经未免过于敏感。
十:足,找刁;得不把金子朴伞昌善两个人派去同扑寅镇进行协曲。金
平从小工论什么事都做得很辈于,足个老练的寅{·家。他小时候在私
枣小‘/:丁7;六年汉文,学得很到家: 及长,进学校量丁币规教育; 加
八人l<节命军庸,还在培养游十队指挥U的肋什‘户校受到门:政敷打-
他还打”1教师的扦历,所以把他和亨黑再—·起排荐为这次㈨协内代表,
可以醒是考虑到了他对大道教方而的知识札政㈩工作经验的。
仆寅镇相我们代表之间的仑读,是在长白县I匕道山十哥洞的天
j苎户/匕㈠宗理皖院长予铨化家的内屋里举行的。
争平咒给对方看了由我苫名盖章的介绍信,扦转给他们(/n同光复
2十大纲额)和(祖同光复合成宦宣言),然后便就同天道教合作叫题开
始进行认真的协商。
朴寅镇对十我们赶走日本帝国主义之后建立何种政仪的问题,抱
有极大的关心。他既反对复辟rn韩国的王权, 又反对效法俄国建立苏
q埃式政杖,也不赞成把人称“亡命政府·的“人韩民国临时政府·加以
合法化:
 就此问题,金平按(祖国光复会十大纲顿)第—
解释,那就是要根据全体朝鲜人民一致的意志,月
民代表,建立—卟以代议制为基础的人民政权。9
讳地吐露丁自己的疑虑。他说,按照(卜大纲领)"
政权,我倒绝对赞成,就怕祖国—’旦光复,到了该
违背诺言去建立苏联式的共产政仪。
当时,苏联正进行肃清反党、反革命分子的工
中产生了不良的影响。
金子接着强调说,光复后,即使摘过抗日武书
掌了权,也不建立苏联式的共产政权,正如(祖国:
指明叭我们在狭得独立的祖国土地上特建立的t
体现了民主的政权,是民众自己当家作主的政权,/
农民以从其它各阶层爱国同胞利益的人民政权。说
上述主张的可靠性,他还讲了我们在间岛游击区把
人民革命政府的事。
朴寅镇说,他材(祖国光复会—I.大纲领)和(成±
异议;如果这一纲领和宣言不是用米作宣传的,而
实践的真实意志,那么,他们天道教徒们也愿意参
线;只是事关重大,不是他—‘个人能单独决定的,
天道教‘和央教领崔麟协商后再作答复。他还委婉地·
他去见崔鳞以前,能否帮他安排访问一次密营,以奠
平说,他要尽震大的努力去实现这—要求。
314
朴寅镇开没有轻率地说出决定性的意见,只提出华附带条件,作
了不肯定的回答。显然,他是准备见了我之后』·要作决定的。虽然如
此,会谈还足富有建设性的。
第二天,朴寅镇又杀楮、又做打糕,召集五十多名长白宗理院男
女教徒,设盛宴欢迎/朝鲜人L《革命军代表,他还让天道教青年党党
员站岗,开娱乐合表演了洋溢着爱国精神和斗争热情的节目。会上,房
东李镗化uS了—‘支歉,就是安重(U为击毙伊藤博文而去哈尔滨时禹德
淬为他唱过的(碰到了,碰到了,碰到了敌人……),唱得十分悲壮,催
人川下。这一切都使金平深受感动。
朴寅填走访我们密酱,是1936年初冬。记(导他带来的人们中,有
一个就是李蛙化.他们都穿了黑色长袍,长袍上没有飘带,而缀有两
个组件.原米天道教教徒们有这么一种讲究,要穿上纽拌醒U的长袍,
好把白己与其他人区别开来。
朴寅镇一见我,就对邀请他访问密背表示了衷心的谢意。
‘我真没想到能如删日利地见到将军。可是,对于为独立而战的你
们,我们竟连—-支枪。一文钱都没蛤过支援,实在感到惭愧。”
光凭这句话,我们也足以看出他是个十分谦虚礼让而又有良心的
入。我对他开诚布公地说道:
‘我们是把屯,看得重于金钱和物品的人。支援几文钱或几条枪固然
R好事,但我们更重视的是热爱祖国的亦心。我听说,道正先生始终
十输地坚持爱国主义。你这一片高洁的心,就是给我们增添了几百倍
_力量。是呀,在这乱糟梢的年代里,能有像你这样恪守爱国节操的
315
人,这对我们的确是一个巨大的力量和巨人的喜悦。’
叫寺军过奖了。”朴寅镇混,“具实孔没有资格受到这忏的评"
他被日本人的反动盲传所蒙骗, 曾经一度把为光复人、[
战的人民革命军误认为足·匪贼闭·,对此,他向找丧不/真
于是我对他说:相互不/解,就会产生误会,也会产!
们刁;在乎这些,重要的是着眼未来,清先生把过去的事仪当
让我们同心同德为将来着想吧。你们听我们代表说过,我n
爱祖国、媳爱比胶,憎恨Li寇的各阶层同胞都川结起来,i
抗L1人战, 今年齐大建之/祖国光复会; tr,墩不反对祖国i
袖,就讣训些有良心的人j直教徒也都参加抗Ir人战吧。闭f
‘[争,就能取得肝刊; √;刚f小m四分斤裂, 就不能九1(他[
致失败,这是历9::r诉我们的沉椭教训l。扎”’\:农民战争的
Qrl火全山指挥湖内地方北榷子:的崔叫y从时榷受指挥湖南㈡
辟准联什什:战的逃乩下阻挠进攻汉城,历史就台两样的。
事失败,主要原闪之一就是各阶层量同九景没有团结一致进
足分散在各地各行其是。因此,要争取反II圣战的最后胜'
国,就必驯全民族闭鲇起来, 以联合的力帚进行叫斗。K 6
全民族戮力抗战的最英明的方策, 足通向大捷的道UG。我n
大道教徒单拙的力量,不能仕“斥倭”成功,也不能谋求‘辅国
样我们朝鲜人民革命军若是孤军《f战也难以争取朝鲜独i
其他爰同力量也闭结起来,才可掣胜利。因此我们都要做
族大闭结这股”丹心绳”(朝鲜舞名。友演时每入各执一条彩{
316
‘t日柱子旋转,缠为一彬绳柱,表示闭结一心,叫做丹心绳——译注)
的绳子,团结在祖国光复会周围才好。
朴寅镇说,祖国光复会的成立宣言和纲钡,可谓—,全十美,将军
的意见也完全止确,因此他表不一定说nK天道教中央的崔鳞,讣全国
;;百);教徒部尽快加入祖国光复会。说起札在/“:守比主集中制原则
的大道教教坛上,本来足赋予中央以绝对裁定权的;但从实阮;上看,实
现这种裁定仪的可能忭开叶;大,因为大道教中央的十层都腐败中落、蜕
化变匝丁。
我向扑寅镇州率地吐露了白己的见解:如果能争取别这’步,邯
就人://,但敛好还足不要材崔畴寄予很人的希甲。从他址近的行动
州友人的文章来石,他走的是与历朋大道教教)lI截然叶;同的道路;他
仟板/A;宁的理念,也背叛/民族, 已经沦为故人的奴埤/。
朴寅镇很吃惊地间我村崔鳞怎九这样熟悉。他还皿中地说,实际
卜他们大道教徒们当中也有巧;少人已刘崔麟的奇异变化感到不快,他
白己以对他抱有怀疑。
崔鳞是参与过制定“三· .·运动拙守宣削、入。他为“三一.·运
动的发起什山川;小的五献。为此,他还尝过芈监狱的滋味。但他㈩
掀后,得到第—、代教)K孙秉熙的推汛登上大道教教领地位之后,朴
他的人土旅途卜,就丌如㈩现了“转向’的征候。
咎颠认为,果真以大道教的最高纲领·后天开辟’实现“地上天国”,
凝必须巡访世界各国,观察东西方政㈠,探索切文而介理的改革方案。
他用——卑:时间周游/世界之后回来说教说,在现叫状况下,朝鲜从日
317
本的殖民奴役中摆脱出来取得完全独立是不可能的;因日
在世界范围内日益扩张,所以天道教徒们不应同日本发生
一利的冲突,而以搞‘自治运动·为上策。
要保护天道教免受日本帝国主义的镇压,
崔麟的嘴里说出来的主张。
·崔鳞虽然做了总督的伴郎,·朴寅镇道,下q他却说所
是为丁天道教和天道教救徒,因此绝大多数教徒都没能觉
伪善的。我也信丁他的话,一直把崔麟偶像化/。是去年
理院院长李铨化到汉城见丁他之瓦回来说看崔龋扣置房
事,都和以前大刁;相同。可是我没有亲眼见见,现在还不
叛徒。我想借这次去汉城的机会,准备和他碰一下头。不
城召开入道救中央大会,那时候我也去。如果他的变质属
该跟他…刀两断了。我们要榷照我们的主意去行动。·
朴寅镇就这样斩钉截铁地表示了白己的立场.
我们在这次谈话中还就国内外形势、民族主义运动的
武装斗‘争的发展过程,祖国光复后的建设等问题进行了广C
换了意见。
我和他的淡话,可以LU是不分昼夜。休息的时候,我
看丁我们部队的生活情况。
朴寅镇汲,我们人民革命军的武器装备现代化水平很
他的预料;队刚门个个英姿焕发,朝气蓬勃;营房盖得整
围收拾得也很干吼作息时间很紧凑,军人们很守纪律,
31S
—·样。他对此表示了敬意和钦佩。他对我们密营地区的绝妙山势也赞
叹刁;已,说游击队密营的山水能给人一种进入庆尚遭梁山干圣谷的错
觉。那道山铣是创立天道的崔济愚曾两次修过道的地方。据传,干
圣山内院庵里有一个故事,说是有名的<花王戒)的作者薛聪的父亲元
晓大使, 甘给一千多名唐僧教了赞扬佛陀万条善行的(华严经),使他
们都成了圣人。尔学的始祖就在那史章深远的地方修了道,创立了东
学。
朴寅镇兴奋地说,单是看到我们在白头山树林里为光复祖国而修
道,制定/比(华严经)和(东经大全)史迫切需要的L《族复兴大经纶(祖
国光复会{·大纲领),对许多青年进行军事教育的情景,也感到浑身是
劲。
来到我们密曹,艘叫朴遭正大为震惊的趟,我给他提供了腥持清
*十削、m女。
大道教里有救徒们务必遵守的五项功德,即咒文、清水、侍日、诚
米、祈祷等。所谓清水奉奠,指的足供一铜碗清水做祈祷的礼仪,这
在大道教世界是连一天都下得忽略的必修课。清水象征着天地的根本,
凝聚着教徒们不忘天地恩德的誓言。崔济愚过修道生活时,每天供二
次清水, 沉浸在冥想之中,甚至在他被处以枭首的最后时刻也不曾中
断,从此,天道教徒们就把象征始祖灵血的清水奉奠当作传统的法事。
我念华成义垫的时候,不止一次地看过崔东nt康济河斗天道教徒们
一到晚九点,他们就召集全家人供清水的情景。
嫂吨我同朴道止一起继续闲聊,等到九点,就突然想起供清水
319
的时间,让传令兵盛一碗清水来。清水碗准备好了,我就
放在蛆糙的原木桌子-巳招呼道正一声,该举行清水奉莫
“这是白头山圣地的水,真对不起,不是铜碗而是搪瓷
供清水n巴。’
我这么一说,朴寅镇就惊愕地望着我说:
·使不得,我住在不崇拜天道教的将军的军营里,岂敢
“据说,在东学党起事时,东学徒们在沙场卜也供清±
道正先生严守几[·年的规RU,怎能因来到我们密营就违背
快诵咒文”巴。”
朴寅镇作为客人讲礼节, ”~臭推辟, 怛找却一力劝他
复会1’大纲领川,,也阐明了要保障人的人格子哗教I宗教伯
为在无神论者剧前,就使信仰精神格外强的道正先生中断
谍,这岂刁;足我们对刁;起你吗,
朴道正终丁供㈠裔水,端牛着背i6了\f一个宇的咒
背诵’次后,喝/ ·n水,就以肃敬的容色说道:
’白头山/介的清水,直是非同一般。今晚刚我们祖宗喝
清水奉奠,这事真叫我术生难忘。我做梦也没想别僳将军追
如此尊重我们的宗教习俗。实在足不牲感念啊。’
这样石来,朴寅镇平时分明也和其他被反共思恝所沾
杆,认为共产主义者是无视、排斥,憎恨宗教及其一划规
有 年,施美朝侨金圣洛牧师访M解放了的祖国时,
劝他做饭前祈祷,金圣格牧师也感到惊讶。他想必在这样
220
产国家的主席,怎能还关注一个宗教徒的饭前祈祷呢,也许会认为是
不可思议的事吧。
说起来我劝金圣洛牧师做祈祷,既不是要显露什么豁达人方, 也
不是要宣传我们不反对宗教,这只巧;过是出白一‘种纯粹的人道主义感
情,也就是说,作为主人要对客人讲应有的礼节, 让—生笃信基督教
的他,叫到祖国也可以无拘无束地遵守教撮。
在我国宪法中, 明文规定了宗教信仰自由的条款, 这不足空㈠悦
白混成肥皂泡似的许诺。无论过去和现在,我们都不曾蹂躏过宗教
信仰的白山,也不曾镇反过宗教徒。如果说在儿和国的政仪卜 也有
受到制战或政治膳练的宗教徒, 那就儿有出卖/R闹柯,入比刊慌的犯柞
分广州民族叛徒而巳。
解放后,—‘些地方也有过因:仁派分厂蛙视宗教徒、故视宗教而引
起引会议论的事例,但这刁;足普遍的现S1,史巧;是按师中火的组织意
志¨帕陌发生的弊端。
解放初期,直到反对关帝国主义的祖国解放战争”’以前,我国还是
有许多)L拜堂扣寺院的。那会/L,我到七谷 看,那里也照,11保留着
我在彰德学校时见过的礼拜堂。现在人比大学习堂悭落的平壤巾山岗
十, 当时也有过两座大礼拜堂。可是白诩为·上帝”使者的美国入,却
驾着—\机来把这些建筑物都给炸毁了。十字架、晕傈和(圣经)都被烧
成灰或埋没在废墟中。有佛像的人殿和庵堂也蒙受了外弹洗礼。教徒
们本身则变成尸体到阴间去了。
可见,不足别人而是美国人破坏了礼拜堂,屠杀下教徒。 “』:帝’’
321
没能制止这种野蛮暴行。正因为如此,战争期间我国人民:
拜堂的就逐渐减少。我们的宗教徒感到再不需要在“上帝·6
天堂了。教徒们由于认清了宗教在开拓人的命运中不起任+
自动放弃宗教信仰,变成了以人是一切的主人,人决定·,{
界的创造者和支配者这…原理为基础的主体思想的信奉者。
后,他们也没有募集资金急于兴建礼开堂,而兴建了住宅、
舍。我们的后代当中,没有·个认为信仰·上帝”或佛爷就6
上天堂的青少年。他们之所以没成为宗教徒,也没加入宗'
巾就在于此。
我们现在也刁;把宗教看做是坏事,也不虐待宗教徒。日
钱绗他们兴建教常,保障他们的乍活条件。几年前,八综/
系取还新开没了宗教专心培养着宗教牡家。和别的旧家
也以法律切实保护 切宗教团体和宗教徒的活动。
据说,南朝鲜有相当多的宗教徒。H中,也有不少朴争
·、和平二条战线』:积极1.争的爱国者利,革命战小。
目前存南朝鲜和海外的朝鲜入宗教徒中,联共爱同人士
这也不是因为他们信本(共产党宣言)。联鲇我们和他们的纠
国蛋民族的思恕感情。
这种纽带在本世纪30勺;代也曾有过。只要有爱国爱民族
论任何阶层我们也都能同他们携起手来,这是{祖国光复会
所闸明的统一战线原则。我们就是根据这一原则同朴寅镇携
有些八曾歪曲我们关于宗教信仰自由的主张,说这是伺
322
八统—‘战线这一罗网的’—种花招。这种谆沦,无论怎样大肆宣扬, 也
没有人相信它。联结我和吴尔振、孙贞道、崔东旰、康济河等宗教人
十的交情,足以纯洁的爱国爱民族的感情为基础的,而不是从某种策
略,L1值的。我从未想过要把他们变成u/克思的信奉者,也从未想过让
他¨冗当共产党的作郎。我只不过是真诚地尊重他们的信仰和他们的
人格、 人权罢了。
那一次,朴寅镇道正供了清水、做/祈祷之后,,q率地说他改变
了刈我们的看法,也绝非偶然。“1时他突然望着我晓:
·我有·个问题一定要in救您。就/Q我们崇拜‘上犬’那样,将军.
恋以打祟虾的对象鹏,如果有,那是什么,’
找认为朴道正的这…洵间,是对我们信任的表示
地¨芥说:
”:1然,我也有傈神·样崇拜的对襄。JK就是入比。我把人民看做
天,惟侍奉上帝—‘柞侍奉八民。是的,我的上帝不是别八,就是人民。
世[:冉没有像八民群众那杆全智全能、具有强大力量的存在。因此,我
便把‘以民为天’当作我一生的座右铭。’
朴寅镇听完我的叫答,意味n1长地说:他到白头山大有成效,虽
Q梢微晚一些,怛现在终于认识到真正的·上天’是刊么,它在哪里。他
41兑,大道教始粗崔济愚的’人乃天’思想相我们的想法有相通之处。他
为此感到十分满意。
朴寅镇道正和他的—行在二天逗留期间,还参观了我们的出版所
h缝纫所,观看了实弹射击,也观看了游击队员的文艺演出。
323
 他说: “我活了五{年的岁月,但到了这里才第—次日
我从未见到从未明白的东西。真是神奇得很呢。老实说,
苜完全迷住了。现在,我对我所应当做的事情已经很清曹
决心。我这就要去找崔麟,办理把所有大道救徒都吸收妇
甲来的大事。如果这件大事办不成,那就让我属下的岭JI
的大道教徒全都参加进来。同时要尽一切努力,动H全匡
方刚的天道教青年党党喊,扎起枪来在将军淹下从戎。订
决心。·
这就是朴寅镇离开宙营时留下的活。
朴寅锁访问密竹叫文后,剧极地进行了吸收大道教铀
红会的]:仆。他在把匕㈠的人道教徒刚站在尤复/IL田战纠
竹l姻7年H/J亲㈠别:水京理院,同’’\地;/耶院院长赵完~
院院校李铨化等入进行协商,积极促进丁和找们的统心
当时“余牙·积极帮助"十寅镇。朴寅镇诮求我们培矛
那样能辅佐他7:作的人//,为此子就把七八名卉年派到我,
天道教青年党十山矧5代表车最云, 也是在这个时期加入剩
军主力部队的。
朴寅镇照他跟我们所说的那样,在那年12月,为门
央大会赶柱汉城。
如果崔鳞告密或施行恐怖,朴寅镇也许会发生什么意
了既帮助他谈判又保护他的安全,我让字昌善带领我的传
一直把朴道正安全地护送到汉城。
324
扑寅镇——到汉城,就听到一些令人气愤的消启、:在此期间,崔鳞把
他在明伦町的洋房住宅弄得富丽堂皇,说付主要实行·为独立的削引
就必顶同日本和解,还把巨额的天道教储金捐给总督府做“国防献金”。
尽管圳此,朴寅镇还是竭力抑制住义愤,耐心地说服他。
然而, 崔麟却摆出了一副目中无人的姿态。
仆寅镇愤恨不巳地谴责说,现在伯:搞的/R款把戏,
业、山士祖同、背叛比族的叮耻行为,这只会带来进
力,延长朝鲜被姐役的结果。
是违背独立圣
步增强日本国
他把《祖国光复会十人纲领)拿在手早冲崔麟挥动着说,争取朝鲜
独立门寅i]:道路不足捐款,而足竹:这‘纲领犟;我们要走的唯一的遭
Z0,就¨柯这‘—条道路,因此我们的教徒应该加入金日成将军心建的
IAH尤1(会, 同朝鲜人民革命军联仆起来,进行抗㈠人战。
批犊看了十大‘十·大纲领)后以劝戒的口吻说,不用蒲急, 金口戍
要升的口标足人海,我要奔的日标也是大海;走向人海的道路有各种
各忆有大路,也有小UO。现在可不是闹嚷嚷地沿着大路走的时候;万
朝'有个适度,现在只是刷好杯了僦行,水是随时都有盛的。
朴寅诫同崔麟吵过架之后,气冲冲地离开/他的家。他同崔麟决
裂丁,于是很快地组成了吸收丰山郡内天道教徒参htl6、祖国光复会丰
山支会, 紧接着又在甲山、三水、惠山、长白等地,也吸收天道教的
骨,;成b1来建立了祖国光复会支会。这些支会把许多天道教徒和咕(民
国结在自已的周围。在朴寅镇影响下的祖国光复会组织,给我们密甘
送束了很多支援物资。朴寅镇本人也为此事匆匆忙忙地小人惠山和丰
325
LLE,有一次,他甚至亲自弄十来强兽皮送来, 以便游击队
时做垫干。当时我的战友们看到那些兽皮,都对朴寅镇赞
住在地阳溪的朴寅镇的弟子当r》,也有租种金鼎富的/
为生产支援人L(革命军的粮食而默默无言、汗流浃背地种
道这些耕地上打㈩宋的粮食流人我们密营的,只有朴道正
的妻子和女儿们,也为支援朝鲜人民革命军,积极参加了
搬运工作。
为我国八L《的门由与解放不分昼夜地献身奋;{的朴寅
午1¨月受“惠山事件”的牵连,刁;幸破日寇臀察逮捕。
故人大约摸别㈠>道止的1争情况和他同我们的关系
他说;你札金日成游击队老甲.就巾通——-‘\,这…。扛我们很
构;在国境曲岸,纠察不纯分子秘密结计,企图变革[11体,
/解。你耍老老实实地坦白,恫:从金㈠成将军那里(S受川
们的组织都部署在什么地方。
但是,朴寅镇却闭u不言。
故人知道朴寅镇的气节和意志足不屈服的, 于是就宇
来刁难他说,你们的教会认为八上无人, 人下无八,入就月
么,构:们把视如上大的人以抗日独立为借u随便驱上战场
血,这难道不是对教义的背叛、对人伦的侮辱吗,
朴寅镇面对敌人的这‘派胡言乱氓大声呵斥道;
“侮辱人伦的,不是我们而是你们。你们就是蹂埔了我
旨的万恶的罪人。你们不是把成千卜万的朝鲜的‘上天’像
326
到屠场七吗,在军譬挥舞枪刀的地方,我们白衣民族的鲜血汇成河流,
活着的入抱恨终天,这些你们不也是很清楚的吗,那么,你们说说,是
谁犯了罪,是谁该受审判,我们决)I;饶恕那些蹂躏朝鲜国家神圣大道
¨、曙杀/无数平民的,IS盗。我们也不能承认那些刁;法强盗编造出来
的所1日匡I休。因此,我们二百万教徒要同两千万同胞一道,奋起投入
沁皿抗战。如果我这‘腔热血能成为烧毁你们帝国的址早之火,我即
使变为一堆泥土也感别光荣:’
他这番严正的声讨,使故人战栗不安。敌人恼羞成怒,给道正老
人施加了非刑拷打, 把他折磨成身刁;由主的残废,仙他又得了乘病,湘
于此广的境地。
故人意i胎¨L寅镇q:命危朴㈠夕,只好借倘予以假释。
仆饲镇枉卧病中迎柬门躺9午的春入,临终帅,他使出浑野九‘i,
材忠。l耿耿侍候/他的夫人说道.
/I这即将离开人世的时刻,我却感到很幸幅。这是因为,我保持
了水厶大神师后代的本色,有意义地结柬了人生历程。我朴寅镇作为
朗S¨U兴子而生, 又作为朝鲜的男于而死亡。等祖国解放/,你就领
着传孓2R着金日成将军去吧。·
仆寅镇一向钟爱的一个弟子接到他弥留的通知,就地到他的病榻
前朴道正一见他,就让他唱自己平时喜欢叽的(顿多尔拉卫)。据兑
t领扒:拉里)这个歌名,是“黎明必将到来’的略语。这支歌表达了这
种信念:赶走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重新过略口平生活的一天必将到

327
 丰山大地隔着厚峙岭与北肯毗连,从本世纪30年代初起,
间广泛流行(顿多尔拉里)的歌和舞蹈。据说, 自从)K国光复会
织在朴寅镇的指导下积极支援游击队以来,丰山地区地下组织
织支援工作时,就常常用<顿多尔拉里),跟敌人打马虎gK:,
此刻,忠实的弟子胆朴道正的吩咐唱起了(顿多尔柿里),
咙梗塞唱不下士,终十呜咽啜泣起来。
郊厂一边高喊”道i]先1;!”·道正先生:·一边抽泣十;,,。朴
着弟子的手,低声说道:
“只要有金将军健在,只要有白头山的革命斗,
定会盼来黎明的邯——天。付:们将乍活枉门花盛升毗
/1:.找已能看I蜂见那一·天,还右得很清楚。”
我们[:J衣时
卜人’的田闽
朴寅/d道正介联北救闹的道路J:,址倒/F//J伟绩
命培育出的爱凶忐I:之—。
解放后,我每当怀念朴寅镇的时候,就常常上衬钥他的夫
孙。1992年夏,我会见抗LJ革命烈属的叫候,听说他的大人午:
还依然健康, 于是我便下/邀请她的指示:要是走下动,就i91
着水。道止:的老夫人一厂马:,树然没有让人背, 自己走着来到:
前。
她没有像其他烈属们那样叫我“将军’或·领袖
我说,这样叫可刁;行,她却不听我的活。
“我在梦境里还见到过:上天’哩。”
这是只有在朴寅镇的夫人嘴里才能有的称叶和告㈠
328
耙起当年同朴道止会晤时的往事,不由地感到UK圈发热。
曾经从各方面积极帮助过朴寅镇的大道教青年党党H、朝纤人bi
革甜军政治工:作员李吕善,可惜因穴头山酷寒所致的冻伤¨去世。我
汜得他是在1938年冬冻死的。最近,有关部汀厂作人员在李吕善内弟
乩帕册小, 发现了一张令人又悼又喜的胆/,,,是亨吕善在作为天道教
青年党党员进行活动叫同鲇义兄弟们的合影留念。照片中也有信念和
意心的化身一亨仁模。毛柬,字仁模足朴道止的门争弟子小的一个。
可儿朴寅饿又是培育出举川:芋帅、爱同哲的眉师。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