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六 游击队离不开人民

 得不到人K支持的军队决不能成为强大的军队,也不1
的胜利者,这是我们在抗日革命时期切身体会到的真理。:
斗争的日子里,我们一贯主弛“鱼离不开水.游击队离不刀
这活概括起来的口号,就是·拥军爱民·,亦即人民圳护军]
爱人民。
我们在白头山打仗的时候. 人民是多立小极、忘我地
/我们,这九前面已经提过。
在古往今米的游击战争史上从未有过的这种拥军支军:
何而来的呢9是什主使我国人民成为拥军相支军的主体, ,
渝地支持和援助丁人民革命军呢,
答案首先应该从我们军队的性质即人民件上寻找。我1
军是由入L(的子女组成的军队,足保护人队的生命财产的:
八L《的自由和解放而战的军队。这柞的军队人民怎么会不1
呢, 但是这开不等于说只要军队的组成和使命具有人L(性,
誓死拥护和支援它。纵然挂卜了“人民·的牌子, 如果作J
纪紊乱, 那么人民还是不会磬砍这柞的军队的。只有真心:
人民,全心全意地维护八L《利益、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军[
354
别人民的坚决拥护和支持。
朝鲜人民革命军具备了这—切品质。
朝鲜人民革命军的军风,其核心是爱民。人民革命军的每个指战
礼C从人民中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他们认为有人民,才有自己;有
人民的幸福,才有自己的幸福。他们为人民的喜悦而喜悦,为人民的
甘苫而悲苦, 其理由就在这里。因此, 脱离了人民, 朝鲜人民革命军
¨/÷在本身就没有了意义, 没有了价值。脱离了人民,我们游击队就
无让维持K存在。
从开始游出战争之日起,我们就把人民的怀抱当作我们生活的乐
I把入比的支持和援助当作我们赖以生存的乳¨。
找们游击队的母体牟米就灶人比。 入比足我们的父母
川个命的铜墙铁肇。
州此, 对我们来说,军民—·致是牛死攸关的问题。
军队是否得到人民的热爱和支持,不仅是决定战争胜负的问题,而
㈠是决定自身生死存亡的问题。我们如果不曾重视这一点,就会像敌
,、常说的那样变成“沧海·‘粟”,被赶来赶去,最后分崩离忻的。
我们在进行游击战争的过程中,诛感有必要把可作革命军队行动
;扑”,的关于军民关系,官兵关系和日常生活的思想用明文撮定下来,于
是牛下制定扦公布了—个{朝鲜人民革命军暂行条例)。
制定条例的主要66、是要加强我们革命军的人民性,把爱民思想
去津忆开坚定地保持下去。
人民革命军虽然不是正规军,但它具有不亚于正规军的武力和井
355
然有序的军事编制,因此单靠指挥员的命令、指示和乏
不了那么多的队员的.
30年代中期,是故人在西间岛为防范人民革命军靛
立集团部落、倾其全力大搞所谓·匪民分离·的时候。日
不择手段地离间游击队和人民,企图切断人民支援军S\
击队的生命线。为此,凡是能蛤人民革命军的形象抹黑[
治、经济上封铺革命军的襄他们是无所不为的。
我们的军队是决不搞盗匪行为的真正的人民军队
法相比的有道德的军队这一点敌人也很清楚。但是,
们革命军为·盗匪·。这不仅暴露了他们要破坏我军政治
本心,而且暴露了他们的奸诈性.
我们把军民一致看作自己的生命线,而故人刚死心q
分离·。
日本帝国主义甚至把马贼团犯下的罪行也转嫁于我
抹杀我们人民革命军的人民性.耍恢复由于敌人的反动:
了的革命军形象,井把它提到最高水平,就需要进一步。
固有的人民性.要高度地发插人民性,就要把我们对这
明文固定下来。
曾经割据满洲各地的独立军团体在军民关系上,既I
象,但也留下了不少不好的印象。人民对义兵和独立军;
象,其主要原因是他们在军民关系上没有严格遵守应有(
民摊派了过重的经济负担.有些独立军指挥员——譬如i
356
队长那样——以军费和独立运动捐助金的名目,筹集大量的钱财,毫
无顾忌地中饱私囊,用于个人享乐。
日本帝国主义甚至把这类恶行也拿来诽谤和谨蔑我们人民革命军。
他们不分独立军和人民革命军说什么凡是打着独立戡号的都是些抢掠
人民财物的强盗。为了洗掉敌人硬抹在我们身上的污垢,我们也需要
更明确地规定我们军队的人民性本质。
我们制定暂行条例的另一个理由,则是同部队里新队员急剧增加
的情况有关杀的。
朝鲜人民革命军决不打可能使人民受损害的仗。敌人知道这一点,
所以他们不利时就躲进村庄凭依民房进行抵抗:而我们无论情况多么
不利,也决不那样做.
1934年初夏,我们部队在进行罗子沟战q‘之前,开到了三遭河子
村。敌人为了阻止我们部队挺进罗子沟,出动大批兵力向村庄袭来。为
了避免村民受苦,我立即命令部队把故人引诱到三遭河子村外,在野
地里给予迎头痛击。因为我们这样做,敌有生力量有一半给放跑了。类
似这样的情况,我们不止一次地碰到过。
人民革命军即使在村于里暂时落脚,也决不仗着自已是为人民的
解放而战的军队就居功自傲。他们剐一解下背囊,就给房东挑水、烧
火、扫院子、劈柴禾,司令官也不例9L。我们经常教育指挥员要身体
力行,给队员们作出实际榜样来。
朝鲜人民革命军从它的前身反日人民游击队成立时起,就把热爱
和帮助人民作为队员们的本分和最重要的纪律;可是在我们挺进到白
357
 头山地区的初期,在一些新队员当中却多次发生了损害
光彩的事情。
当时,我们部队的新队员有农村青年,有过去的反E
有从伪满军哗变过来的士兵。这些出身各异的新队员,
没来得及经过,于是就往往出现与革命军传统相违背的
部队的威望。
有一次,我们部队暂驻十九道沟六铁炮洞。我在李聿
老人让一个来帮他秋收的侄子向我行了礼。这个青年小{
鞋,腿上缠了新襄船,显然是为秋收做好了准备的。我1
得很有意思。他能说会道,不臂是什么事情,他都能用—
出它的特征,谈得有声有色。可是,他出去了一会儿回3
一看他的新裹腿和新桂,都变成了旧的,硷上神色也不;
出了什么事,他却支支吾吾地不肯回答.
我指示金正弼排长去具体地了解一下到底是怎么回日
了,回来不胜激情地报告说,有一个从伪满军哗变过来6
个青年换了裹腿和蛙;他犯了这么严重的错氓却对排七
满不在乎的态度.
地辩白说,军队为老百姓在山里受苦,老百姓慰劳悬
不应该吗7这种事在伪满军里是家常便饭。’
排长的报告使我受到很大的震动。过去,霸占了别匡
子们允许他们的部下在占领地杀人、抢劫、強奸、掳掠,
胜枚举的。在中日战争和太平洋战争时期, 日军甚至把嗣
358
到战场去。在欺压老百姓方面,伪满军并不比日军逊色。一个曾在那
种军队里混惯了的士兵,拿旧鞋换老百姓的新鞋,他自然不以为怪了。
但是在我们人民革命军里,却是决不可以放过去的.特别是从爱民这
一铁的原则的眼光来看,这是一个严重的违纪行为。我只好代表革命
军向李老人赔罪说:
‘老人家,这事全怪我们没有教官好:
广的过失,海硝宽恕吧.’
李老人急忙打断我的话,说:
·你这厶说,就让我史不安了。常年累月在山里打仗的军队,
.虹于甄还有什么宽恕不宽恕的呢。’
从那以后,我们和李老人就更亲密丁。我们每到十九道沟,
定去拜访六铁炮洞的李老人,向他问安。
我们的队昂们常到这个村子去做后勤物资工作。有一次还弄来了
两只鸡.那吼魏拯民旧擒复发,来到我们部队养病,我便指示队员
做清炖鸡蛤他吃了。可过后弄米了鸡的队员却说,鸡主当时怎么也不
行收Q,只好就那样拿来了。我一问是谁家的鸡,原来又是那位李老
人家的。这个队员虽有很多后勤工作经验,可是这件事却办得不够
妥当。
我带着后勤部队那个队员的排长,去找李老人.那元老人正在
打场,我们帮了老人一阵后,我就叫排长拿出十块钱,对老人说:·没
能及时付鸡钱,实在对不起。’当时一只鸡的市价是一元五角左右,两
只鸡付三元钱就行了.可是我想补贴一点老人的生活,就格外多给了
359
他些。不成想,这反而惹恼了老人家。
“我要是收了这钱,就不是朝鲜人了。常言说,
我这个老头子难道就不顾体面啦,·
“2^§,n是收下吧。我们不知道那是种鸡,春天要抱小鸡的,
qm月7,要是知道的话早就会还给了您的。这下足把您家的生活魔
子都给拿走了吗,·
我们好说歹说终于把钱塑到老人手里。
这件事勾起/李老人不少思绪,他用衣袖揩/J削口角,
年前蜕开/:
女·X,他措取/一只鹿,粪给了 ·个确怯人家。彳;料一群军警
Wm这个消息,圳到他家柬,用枪立站他文出钱来,含则就枪毙他。浸
d/L,他只好忍痛把女庇的镊全都丈给/他们。从0rc以后, 老人一听
0C军队,就连连摇头。,/足,后来他看到我们的同;七尊重老厅姓,便
①为丁这柞的军队,还有什么叮吝惜的呢。所以他一‘听1H我们的同志
0m#到乌鸡,就作为一;卡,l意,把种鸡给了我们的同志。他说那不
i立是表示 点心意,却收了那么多6t钱, 心里不安,觉得自己没有尽
到当白姓的本分。
W老人这么一说, 我们甚至恕到足不足太无视了老人家的心氟
q是一想到酬谢人民心意的传统纪律,我们是下能白白地领受老人心
意的。
有些新队罚往往不这样恝,他们把人民对革命军的无私支援看作
£应当的,便不顾百姓的生活处境,动辄轻率地对待支援物资。
360
最具有代表性的例子,可以举1936年秋天在药水洞发生的黄牛事
件:
当时,我们部队驻扎在长白县咐九道沟地阳溪的山沟里,由于缺
粮陷人/困境。一天,别药水洞直捡十菜叶子的两个新队员回米/,冉
气;羊洋地牵来了—头大黄乍。一了解, 这头牛原来是当地农民听说游
山队员们用干菜汤穴饥,特意送给我们的。
两个队礼魄, 起初没肯收下, 叮足农比们坚持泌这是他们的一片
心意,砸把缰绳皋在队员的丁里,他们,u好把十牵来/。
那边锅甲水已经汗/‘,队伍好几天没汁·粒米,刁;仪址新队员,连
芒队U向l指挥址也都尚高兴兴, 认为能饱吃 帧好久没吃过的牛内泊
i找恕到队必们将要喝—’碗干菜汤当作u免饭时, 也很想卜令马-卜JC
?:华/。 叮足,我看到仕人哀鸣的人此乍身十的装饰品,立刻政变/
i:意。抽心制作的小鼻环、用纤布条缠得很漂壳的笼头、黄铜竹和铜
比这—’切部标明牛主八刘小的珍爱之情,,刁;足我把队U们集合起来,
¨他们轩声说.
·还是把牛还给牛主吧!’
那两个牵乍来的队贝愕然了,怔怔地望着我。其他新队H也收敛
笑容,现出了很失望的神色。对已经和饥饿博‘L/好爹大的他们来说,
这道命令实在太意外/。我耐心地劝导丁那些新队儿
我们为仆±、要把牛还给午主呢,皆因为这头牛是农民的宝罚财产。
你们看斗:主是多么量惜他家的牛啊。这个钢铃一定是他家代代相传的。
还有那些铜钱,说不定是这家老大娘出嫁时中在小钱包上一辈子爱惜
361
的东西。我们的母亲们就是这样来表示她们对牛的爱护之情的。我们
要把牛还给原主,还因为药水洞农民的很多农活都要靠这头牛来做。如
果我们不考虑这些,单单因为是人民的诚意,就把牛宰吃了,那会怎
样呢9牛主和常借用这头牛的邻居们,从明天起就得做原来牛做的洒
/L。原该由1:拉的东西就要由八来背,原米由牛翻耕的地就要由人用
镐头和锄头来翻,邯会多么辛苦啊。想到这些,我们宰吃/这头牛,心
里会舒服吗,你们也大都是贫苦农民的子女.演想恕流汗受苦的父母。
昕/我的这番活后,牵牛来的两个队员开始感到了内疚,噙着眼
泪说他们错丁,请求处分。我们没有处分他们,而派他们到药水洞去
还了那头牛。
当时, 郎队收丁新队H,找就和他们同住‘段时间,使他们受到
—定的锻炼,再分配到连或团立。—·次收几十·产,新队茄的时候是不好
这样做的,可是·次收三四名的时候, 哪怕是几天,我总是把他们带
在身边。这样,就能/解新队员的家庭情况、觉悟程度、性格和爱好,
可以采取适当的教育措施。
1936年1()月前后, 有{’多名木材所工人同时参加了我们部队。我
从他们入伍之日起,就把’个年纪最小的队员带在身边。
有 天,他们下了岗,在回来的路上从农K的地里憎自摘来下每
人‘背囊带皮的玉米。他们说,部队n桃紧张,连我也硼大锅清水泊
充饥,实在看不下去,所以想摘下玉米来好好招待我—·顿。令人惊愕
的是他们千了侵犯人比财产的违纪行为,却以为是部下为司令官尽
道义。
362
我理解他们是为司令官着想,但不能领受他们的心意。我对他们
‘你们的好意,我很感谢,不过今天你们严重地侵犯了人民的利益。
未绰主人汀可,就摘未了三背囊玉米,哪里还有这种无法无天的行为
叼,”
有个长得挺结实的小队员代表他们三个说;
·我们足为争取朝鲜独立而艰苦奋斗的军队,二肯囊玉米还能算得
/什么。过去,我们村子为独立军甚至捐献/金银。要是有为儿穗玉
杜就产生意见的农民, 那他就无异丁亲引厄了。·
他们斡白都L兑/自己的想沾,从态度上报本看不出悔过的意思,而
iI还搬开为尤奥)R国而战的功劳呢。如果刁;纠止他们这种错误观点,就
爪难预测将来会发生什±、事情, 闯出什·立锅来。
找巧;褂不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说服他们,然后命令这三个新队员
把摘来的玉米全数拿回去放在农民的地父上, 开且让—个连长跟他们
川现J6土了。
过了好几个钟头也不见他们回来。我担心是不是发生了什厶事故,
睫带领传令兵到那个卡米地去了。只见他们把玉米穗放在地头,正坐
住那里果想呢。
我间连长为什么这样都坐在这里。他回答说正在等着这地的主人
找环视了一下队讨们,他们的眼圈都发红了。我不禁想起了在八
道淘小学念书时读过的(二字经)里的第—‘句: “入之初,性本善·。意
翼蓑置蠢霉霹叠霉十寸…·蛰亩J飞
Ⅺ月mA¨本忭本采足善良6讥事实也正是如此, 人的根本确实是美
好的。
同宿营地的路卜找别三个新队H再次强调说,要从个天的事中
吸取教训,今后要史加热爰人民;找们要是随随便便地对待人民,A
民就会不理睬我们。哪里还有比被人比唾弃史可怕的事呢,对—·个干
9命的入来说, 最大的悲剧就是失去人民的翌护。如果我们失去了人
民的署护相支持, 邯么我们到底依靠淮I;作战呢。
那入夜吸,他们亢到睡觉连‘句话都没幌。于是代腥仕一个年纪
最小的队叭的子, 叫他的什么刁;说’句话,足刁;足为Ff天的事恕不开,
”不足的。足因为恕纠我们的小队自足《/军队-找冉也不欣那种
啦/。·
他川汁汁地发哲硬做·札壁人民壁护的奸游击队q
拍害单命斗膨彀的杠情十只发生在苹民关承L
川级以㈠、指柞H当中产十了这样的倾向: 兵H—·增多, 就不潭
人/层寸:进行指奸,而只管Fj厶——般性的指i;,不大和i:兵打成一片。
有些指挥U甚更魄,现在部属增加到几//人了, 军装和食宿都匝洼按
m刚响所区别,弄十好, 极端军事民主就会滋匕起来, 无法统率队伍
了。
而一些新提拔L来的基层指挥拭, 刚往往变得趾高气扬起来,仿
佛自己做了/l毛大官似的。
]936年秋,我们在长门地区进行活动的部队从十四道沟附近出发
向密营方向开妍夜行军。㈩发前,我委派了斥候队,告诉他们行军时
364
和注意的事项,特别强调/决不要吸烟。夜行军吸烟,就等于自行向
敌人》(露目标。
当队伍正绕过一个山嘴的时候,忽然从先头部队那边飘米丁一股
朋味。我想一定是哪个队员趁后昆的司令部看刁;见的机会抽起烟未了。
第二天早晨,我把连匕V旧集起来一了解,出于意外,吸烟的升
可;是普通队城,而是网名连匕——李今袜和金泽环。他们老实坦白带
头违反了夜行军禁止吸烟的指示。平时,他们刁;管做引久事,必先卷
起胡来叼存嘴上,这已戍了他们的习惯。
我严肃地告诚他们说:
·今天在这里,找不恕冗长地向你们谈禁止吸灿的必要件。如果昨
侠故人发现了竹:们吸坝的火尤或阐到丫烟味,向我们发动了突然袭击,
抓邯队会怎主样呢,现在我们进行的抗日战争,可以说是在意志和纪
巾[:的较帚,足嬖解放内已祖国的革命意志同要将永久强山利国合法
化的侵略野心、之间的尖锐对抗。在这一对抗中,我们连战连胜,正是
因为我们的意志和纪律比故人e~意志和纪律强,足因为我们在政治上
比故人优越。不过,要是在我们的队伍小经常山现像你们这样意志薄
弱的八,那会招致什各样的后果呢9意志薄弱的军八,纪律松懈的军
队,在战斗中足必然要失败的。你们或者以为自己是特别爱吸烟的人,
其实爱吸烟的人在普通队员中也多得很。你们想吸烟的时候,他们也
想吸烟。可是昨夜行军普通队员中却没有卟吸烟的。这说明什么呢9
这说明你们在搞特殊。在严守纪律卜不能有什么特殊,可你们却搞了
特殊。如果容许这样敝,那就等于容计:指挥员享有特权了。我们根本
365
不承认特权。如果承认了特权,下级就不相信上级,势必有害于官兵
一致和拥干爱兵。你们说,你们的错误严重不严重,’
李斗沫和金泽环说,他们的错误确实严氧甘心接受任何处分.
·当然可以给你们处分,不过,那是…种简单的方法。我衷心劝告
你们不要重犯这种错误。你们就把这一劝告当作处分n巳’
那天,我给丁李斗·洙一项任务,要他做·禁烟团团长’。
就在这个时期,团政委金平的传令兵提出了极端的,无纪律的上
下平等主张,搅混了部队内的空气。这个名叫许范俊的传令兵有了点
年纪,参加武装1·争也较早,是个老队员。他原先是我的传令兵,金
平说他动作太迟缰,不适于做司令部的传令兵,便把他调了个个/L.派
自己的传令兵李权行到司令部来接替了他。
许范俊破调到金子所属部队后,有时跟指挥员顶嘴,惹起是非。据
说,派给他联络任务,有时就不老实接受,出言不逊。指挥员们忍无
可忍,向上级汇报了他的问题。这种问题如果放任刁;管,上下之间的
友爱就会出现裂痕,拥干风气就有可能逆转,所以我们讲明道理,批
评丁许范俊。
正是充分考虑到上述几个理由和我们人民革命军的新发展,我们
才下决心、制定开公布(朝鲜人民革命军暂行条例)。记得那时候,金蹋
贤说这是部队挺进到白头山后的第一个新年,决不能马马虎虎,便求
奔西走忙着办年货,所以诖是1936年底的事,金子拟出草案交给了我。
我觉得有些不足,于是重新拟定了十五个条款,因为还有待补充。完
善,所以命名为暂行条例。
366
(朝鲜人民革命军暂行条例)详细地规定了我们革命军的性质、使
命和指战员在日常生活中必须遵守的行动准则.
我们在这个条例中特别注意的是军民关系和官兵关系问题.这一
。电只要看看其每个条款都强调我们革命军的人民性就很清楚了.
·本军是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争取祖国的光复和人民的
自由和解放而斗争的朝鲜人民革命军。·
这是条例的第一条。
在规定我们人民革命军的组织原则的第二条中,也阐明了我军是
由朝鲜人民的优秀儿女组成的真正朝鲜人民的革命军队。
阐明军民关系的条款指出:
·本军把‘鱼寓不开水’这一真理铭记在,趴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
,i人民同生死共患难,军民团结一致,为祖国的光复和人民的解放而
小争。·
关于官兵一致的条款为:
·本军的指挥员和士兵本着拥干爱兵、官兵一致的精神,
守纪律,保持优良作风。·
暂行条例中还有这样的条款:没收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财产,
用作抗日战争的经费,开用其一部分来救济贫苦人民;与愿意同朝鲜
人民革命军协同作战的部队和同情本军的国家及人民建立联合战线。
暂行条例还规定了人民革命军的军事编制、司令部任免各级指挥
员的权限、入伍条件、入伍及退伍手续、处分的范围等。
此外, 暂行条例还规定了朝鲜人民革命军的军旗,徽章和帽微。 暂行条例的宗旨是明确的。那就是丝毫也不侵犯人民的利迄军
民拧成一股绳,官兵团结一致,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
以便依靠我们自己的力量来完成人民渴望的光复祖国的历史事业
贯穿暂行条例的基本精神是爱。换句话说,就是要把爱人民、爱
士兵、爱指挥员作为铁的原则。
据我的亲身体验,军民一致和官兵一致是指思想感情的一致性,它
足不可能单靠什么原则.什么规定而实现的。要实现军民一致和官兵
一致,军队和人民,指挥员和士兵、上级扣下级之间就要有互相爱护
的情义。从心底里虹相爱护,互相亲近,互相尊重,只有人与人之间:
的这种情义, 才能成为把思想牢牢地结合在一起的强力帖合刑。
这么福来,(0H鲜人民革命军暂行条例)不是为隘督和管制人而0J
定的规则或法律文件,而可以说足以火热的情义把军队和人民、指挥
H和士兵联站起来的爱的法典,爱的宪章。
我们公扣/(朝鲜人民革命军暂行条例)后,让所有指挥69和士兵
都切实遵守了这个条例,于是军民关系和官兵关系就更加爆密,成为
不可分割的血肉关系。
我们的指挥城和队员, 哪怕有俄死冻死之虞,也决不随便侵占人
民的财物。偶因不得已,在无法怔得居民同意的情况下挖走几个土豆,肚
把道歉的信和多于市价几倍的钱,衰好了留在地头或土豆窖里。
朝鲜人民革命军一开进村庄,首先想到的是帮助老百姓,根本投
想受人们的招待。我至今难忘我们部队驻在长白县二十道沟某村时的
事情。
368
我那时也住在衬里最穷的一家小草房里。这家年过六旬的老大妻
抚养着一个小孙子,爱之如命。他们说儿子放木排时死于非命,儿媳
妇也闹伤寒病死去。因家中没有青壮劳力,草房多年失修, 以致屋顶
嚆朽桶雨,土廊台I圩塌,乱糟槽的不像个人住的地方。第一戈我带
着传令兵到村后的山上去打来十来捆狗尾皂新苫了屋顶,土船台也
给他们修好了。
到了深夜,忽然从鸡窝传来了鸡扑打翅膀的声音。我怕是黄鼠狼
柬叼鸡,赶忙探出头去往外看,只见房东老两口正打着松明在以鸡窝
咀的鸡。我问老人为什么深夜捉鸡,他回答说有紧要的用场。他家鸡
窝里只有三八鸡, 白天我们佐听到过母鸡下蛋的叫声,这时他捉了两
只,一只是公鸡, )i·只是肥胖的母鸡。核着,晦东拦入又用绳子绑
/鸡腿,把母鸡扔进厨房甲,把公坞央在腋卜止㈩/柴门。刁;知右引
么耗老人:a也2R他出去了。过/两三个小时,仍不见他们回来。
我睡意全消,一直坐在土廊台卜等他们回来。天快亮的时候,才
见他们回到家来。那只公鸡仍在老人的腋下,而老人的神色显得非常
m在。
·老人家,您怎么才回来,到哪儿去来
老人把公鸡放在廊白上说;
‘别说了。全村五十来户人家我都去过了。’·
我着实纳闷,便问二位老人家有什么事这样通宵奔波。
“听说你们队长就是金日成,我连夜栈他的住处,可哪里都没有找
只好这样回来了。’
369
‘ii—《;§女2录墓垂暴量
 “您为什么要找他的住处呀,·
“我是想把你们昨天的辛苦报给队长,我们老两口向他施个大儿
你们给我家帮了大忙,我们怎主能不衰表jL意呢。一只鸡值不得提,可
我们还是想用来招待队匕的,可是……’
老人首先去找的是上村的一个地主家。他以为队匕嘛,理应住进
衬里最大最好的房子。他接着去找了村甲第.个人房子,那是二地主
的家。然后, 又挨家拔户找遍了全村五十来家。老人谈了深夜打门的
经过,说全村入都瞧不起他这个无依尤靠的穷皂头九 .
‘倒也是, 我们老两r)这个熊扣,怎么好意思见队长啊。可是他
们也太过分了,有的人还象我开心, 说队长不就住在你家吗,怎么
到这儿来找呀。·老人说着咽/坦我, ·我晓, 你们的队长究竟住在
嘻5一家,”
看来,房东老八找遍全村叫来后,迁足根本没想到他要找的入就
住在他家里。我看到房尔老人那么茁急,使把我的身分照实告诉了他,
可是他却不相信我的话,说根本不可能有那回事。
老人说:·过去独立军来往这个村子的时候,一个中队长就住进村
广甲敛大的房子,宰牛喝酒,可你们的队长怎么能住进这样龌龊不堪
的小草房呀。再说, 队长大入怎么能给人家苫屋顶,梅上廊白,喝高
梁米粥喝得那么香呢,’他气恼地说,“你也一定是瞧不起我们,隐瞒队
良的住处。·
第二天听了传令兵的话,
劝止丁他们,离开/村子-
370
这类事我们也遇到过不上一次。
<朝鲜人民革命军暂行条例)在巩固军民关系方面,确实显示了巨
大的生命力。
如果我们在队伍内没有培养热量人民、彻底为人氏服务的精神,那
±、,在邯入K革命军的命运和我们的生存时刻受威胁的严峻考验的口
子里,我们也许经不起重重的困难,把革命中途而废了。
(朝鲜入bi革命军暂行条例)公布后,我们革命军的官兵关系也友
乍丁新的变化。
我们的指挥H都U惯丁和队U们同甘苦共患难了。队U们喝粥,指
挥员也喝粥; 队址们在王地±:铺 U沽叶睡觉,指挥抗也那扦做。
朝鲜人民革命军指挥扎一一从刮令官到排长 一都彻底反对吃
·/j、<I:’。
·人什’、 ·小什·,本求是在转介石的回民党军队里产生的。在围
N党军队里 :’1上军官,就吖;吃普通I:兵吃的大锅饭,而另起小灶吃
特供的饮食,这被看做是应当的事。而严格区分上下,绝对优待上级,
绝对薄待下级,这在n军罩尤其突出。在日军里,只要当上伍K,就
可以任意对下级士兵施加舔脚板、舐皮鞋等野蛮的体罚和处分。
我们朝鲜人L《革甜军却从没有允许吃·小灶”。有了’小灶’,就要
出现受特殊待遇的特殊阶层,这种特殊阶层和吃大锅饭的广大队员之
间就势必产生裂缝。口头上侈谈人人平等,而在伙食上却设置区别助
长不平等,那主有谁会拥护和跟随这样的伪善者呢。
我们严格遵守了这柞的原虬所有指挥员,无论职位高低,无论
37l
在何时何地处于何种情况,一律和普通队员同吃—锅饭。全体人员同
吃一锅饭,这成了决不许违反的人民革命军的军纪和伙食制度。
吃、穿、住大家都一样,所以有义务照料队员的指挥员,实际上
往往反而比队讨吃得少、穿得差,住处也不如队必好。
我们现在仍反对吃』、灶”。还在很宁.以前,有个时候首都和地方
的不少饭馆另开辟个小房间, 卜部来了就在这里圳以特别招待。尽管
中央多次指示不要摘小房间,但是服若行业的入却劝固地搞了·小灶·.
这就招致/在缺乏人民性的干邯中助长特殊化的后果。有些干部,当下
级入训把他们诮到小脚间或贵宾室去时,竞把这看作足应当的,想受
到特殊待遇。我们不赞成·小什’。闽为如果留着·小灶·,就有可能出
现各种盈风邪‘?。 “小外”里/1会㈩资本主义思想, 如果哪,u保留,党
扎入民主川就会产小裂痕, 材什仑i:义的{;i念就山叮能动摇。我们朝
鲜式社会主义坚如磐石,也同我们党没有官僚化、我们没有允许』、灶·
有着很人的关系的。
朝鲜劳动党制定井实施的 切政策,都足以人民性为基础的。人
民性是决定我们党,军队和国家的性质的基本田寨。我们通过亲身体
验证实了这样一条真理;把入L《性作为菇小生存方式的党和军队足战
无不胜的。为一小嫩特权阶层效劳,不仅不是人道主义,而且是反人
民性的露骨表现。
资本主义国家的军队不存在也不可能存在良好的军民关系、同志
关系和上下关系。那里只有在高压、欺骟、纠纷、对抗,旨从和迷信.
可悲的是,在帝国主义国家的军队中,就是在士兵之间也找不到互相
372
爱护的人类美好天性。
·要先吃掉,我不吃你,你就会吃我。”这是在资本主义国家军队中
军官对士兵灌输的人生哲学。根据这‘哲笔除·我”以外的一切的存
在,都是敌人和捕食的对象。听说,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在新儿内
亚战线的日军十兵断了极,就杀人吃了人肉。
在责本主义国家的军队里,今天也在军人中推行·伯;吃我, 我吃
你·这种野兽式的生存方式。
在实行(朝鲜人民革命军暂行条例)的过程中进一步得到巩固的军
民一致和官兵一致的传统,今天在我们党的爪确领导下,更加全而地
得到继承和发扬。
我们的人民军军八把妥护和帮助八比当作最人的墼悦。今无军
队帮助人比, 人比支援军队, 这是在我国到处叮见的杵遍现gi。
止如在报纸和电视卜经常看到的,我国的许多t帕S自愿找上门去
做朵誉军人的眼睛和乎脚。我看着这些,1益盛汗的军民一致之花,心
哏感到无比的幸榀。
在人L(军里,官兵‘致的传统也更加巩固了。
今天,我们人民军指挥员们傈爱护自己的子女和亲兄弟一杆爱护
士兵。献出自己的生命拯救/战L的英雄指挥员也很多。战[;们把连
长叫做大哥,把政汁指导员叫做人9lL。我们人民军的基本战斗单位—一
连队中的—上下关系就是这种血肉关系。
我们国家有着可以向全世界夸耀的强有力的武器,
致、官兵一致。
 这一强有力的武器,用任何军事科宁和技术也制造不出来,
真正的爱才能造得出来。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