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良民保证书

我们呃金正淑到桃泉甲去, 足在19扑年3月内岗会议前夕。
那午, 拜地组织都向我们仲于要入。事悌淳、扑达、权永特、余
在水等d1都要入。我们派金j1;淑到桃泉里文,足对这种要求的一个回
答。
圳果混把中惮汀的新兴村刊朴达的人航村连按起来的地y:):作线
址九喊檄北道个境机咸揽向道尔郎地区打大我们的地n肚只网的通路,
U,(f、, 把眺泉中和新墒;奎技起来的地下丁作线, 就叮以说是门成镜南
道0q部扣南部地区, 以及㈨同内gU地打久我们的组织PQ的通路。桃泉
平地处长㈠县卜山区的中心位置,无沦在卜岗区一卅和包括临江县在
内的南满广人地区扩大诅同光复会网打面,还是同这些网取得联系方
面,都可以作为中心据点。
佻泉里对岸的新坊, 是便于同我国工入大牛集中的兴南工业[丈取
得联泉的地占,是向东海岸南部地区和国内腹地扩大地F组织网的踏
板。
我们所以特别重视新坡,是因为我们发现它具有比较容易地开辟
国内地下工作线通路的可能性。
张海友(张手翼)就在新坡。有些找到我们密营来的人说,张海友
坐牢后好像雌落成了一个小市民。这不过是那些不大知道新壤地下工
作内情的人主观的判断而已。我已通过仅永壁的汇报,知道张海友没
有噎落成小市民,而正在进行革命斗斗,他已和金在水取得了联系。
张海友本是深受蚀亢运动者宠爱的人。过去他和我父亲有密切的
联系,经常来往干有很多烛之运动者和流亡者集结的苏联滨海省。他
·来我家,都要在我家住一两夜。我至今难忘,每当这时,我父亲就
和他同桌进餐,请他喝杯洒的情景。
我听说过他在本世纪20年代中期9田牵连独立运动案而掖捕坐丁
十,可是不知道他被判的刑期,也不知道他从·个L(族主义运动者转
向共产主义运动者的经过。解放后,我√’得知他的以刑期是七年,由
于昭和天皇即位[1施行“思赦·,只坐了两午卞就彼释放/。
刁;管怎么说,富有革命运动经验,U在私人交情上也相我很亲近
的张海友在新坡, 对我们以后的工作,是个很好的兆头。据后来通过
桃泉里的地下组织/解,他只是脾气变得有点刖扭,内心则依然如故.
只要和:E海友沟通了,就能开辟有效的[司内通路。
派i隹去做gK海友的工:作9派谁去/能较容易地开辟这条大有希望
的国内通路呢9
为了选拔能胜任此项工作的人,我和金下部动过不少脑筋。七团
政委金平,兼管派政治工作员的秘密工作。
有个雪椿降落的夜晚,我把金平叫到宿营地的篝火旁。当时,我
们翻越多谷岭止朝着抚松县杨木顶子密营北上。由于连续不断的交战
和冰大雪地上的行军,余平瘦长的脸显得更加消瘦。
376
“选定了开辟新坡通路的人没有,·
我重提了儿天前提过的问题。那天,金平没能作出令人满意的回
可是,这次看他的表情好像满有把握似的,他说:
·选好啦。我看,黑正淑最合适。’
他的回答,使我微微一愣。因为他选的和我想的,不谋而合。
·黑正淑·是指令正淑说的。当时,我们部队里有三个名叫正淑的
女队员:张正淑、朴正淑和金正淑。有入喊*正淑同志·,常常三个正淑
同时回答。这仆往引起人们愉快的笑声,但在生活中也不是没有不方
便之处,还容易引起一些混乱。于是战友们就把三个正r艘分别叫做“呼
呼正淑·、“蓝正淑·扪“黑正淑·。
“呼呼正淑·是张正淑的外号。地于活,行军,总是气喘吁叼·的,战
友们便抓她这个特点给她起丁这个外哥。有些抗日战[:间忆说她得这
个外号,是出为她的一举·动都虎虎有生气。我想,这两种睨法都有
理。给扑正淑起/·蓝正淑·的外号,是因为她入伍时穿着蓝色裙子。
余止淑的外号也是因为她在游击区时直到参军,只穿着仅有的一条黑
色裙子。
我想知道金平选定金正淑的理由,便委婉地表示疑问说;
“她能担负起开拓新坡的重任吗,·
’我在延吉县八道沟做党务工作的时候,正淑在我的领导下f坟了共
青同盟工作。无论敝什么事,她都一丝不苟。再说,她还有做女兵连
政治工作的经验,就是不知她本人的意愿如何……”
村金平的看法,我也有同感。但直到那时,我开不是完全了解金正淑
的为人的。她到我们部队末只有一年时间。我们是在不同的地方过了
亡国民的生活,又经过互不相同的途径投入了革命斗争。我第一次听到
金正淑的名字,是在小汪清马村的时候。一群小演艺队员从王隅沟北
洞来到汪清。他们像麻雀一样喋喋不休的谈笑中不时地提到尹丙遁和
金正淑。这群蝴蝶般的孩子们对自己的儿童团辅导员十分信烛,非常
喜欢。
在那以后,由延吉县儿童站长调任汪清县儿童局长的李顺姬,常
常回忆起金正淑。尹丙遭也时而读起她。无论到哪个村子,都能遇到
一两个叫“正淑·这个名字的姑娘,这个很常见的名字就这扦留在我的
记忆里了。把众人材金正淑的L兄沾综合起来,就可U知道她是个胆大
无畏、坚忍下拔,而又心地善良、富于同情心的帖9e。我在}[清的时
候,对金正嫩所了解的大体就是这些。
延古县儿童团演艺队来到汪清时, 我给他们送去四十条红领巾作
为礼物。听说, 那时任八区共菏同盟委H兼县儿童团演艺队负责人的
金正淑收到这些礼物,深为感激。
在马鞋山峦营的四连成员中,余正淑是唯一的一个没有被左倾分
子随便扣上“比生团’帽子的入。但是左f墙分子们硬把她分配到·民生
团”嫌疑分子的连队去了。我认为,他们的居心是: 你也是朝鲜人,管
你有无嫌疑,应当和犯了“罪’的朝鲜人在一起。
金正淑却欣然接受/这个令人不快的做法。她决心要和那些掖加
上莫汕有的罪名的战友们同生死共命运。她和·L《生团’嫌疑分子在同
一个兵营里食宿,却从不以此为耻。
37S
我通过后来的生活才了解到,这个外貌平凡、身材矮小的普通女
队员受全连爱戴的理由。
金正淑是个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人。为别人可贡献出自己的一
切,这就是金正鼠就是她的人生。她总是为别人牺牲自己。分到一
点吃的,就又分出一些给比她身体魁梧或年纪小的队员。吃正淑的饭
吃得最多的,可能就是四连一排的辈发小队员,他在家时是正椒的弟
弟基松的小伙伴。夜阉人静的时候,金正嫩还为男队员们缝补军服和
我从来自砸古的林春秋、金正粥、朴洙环等队昂那里多次听到这
柞一件事: 当反·民生团·妖风席卷全东满的时候,有个小姑9e每天偷
偷地给在能芝蕾被关在牢里受苦的·民生团·嫌疑分子送进食物, 争亏
这个小姑9S,那些冤枉的受难者才免干饿死。这小姑娘就是金正淑。如
果给’民生团·撵疑分子送吃的事实被发觉,她也难免掖扣卜·民生团”
帽子。
我初次见到金正淑是在三道湾游击区,但详细地听到她的经历和
她的苦难家史是1936年春在漫江。有一无我写好在东岗会议上要作
的报告, 以轻松的心情巡视岗哨,走到了江边。这时,不知从哪里传
未了勾起乡愁的清脆歌声,我寻声向上游走去,只见有两个女队员在
柳树丛中正在用水冲刚洗过的衣Al其中的一个就是金正淑。
那无我才第一次知道了金正淑的家乡是威镜北道会宁,在她五
379
岁或是六岁那年,她们全家离开家乡迁到了满洲。
会宁人们夸耀她们的家乡为咸北之名胜。这个曾以六镇之一而闻
名的要冲,在抗日革命时期,却作为日军罗南十九师团七十五联队队
部和飞行队驻扎的军事要冲,标记在我们的作战地图上
今天会宁人为他们的家乡出了罗云奎这样的彰坛才子和赵墓天‘’l这
样的著名诗人而感到骄傲。他们自豪地说他们的家乡是有名的白杏产
地。人们在百花盛开的春天访问会宁,就能饱览整个城镇掩映在白杏
花丛中的美景。
可是,金正淑在这样风光宜人的家乡只生活了几年。当她开始懂
事的时候,映人她眼帘的却是马赃到处横行的北间岛荒凉的山野.
金正淑的父母兄弟姊昧相继离开丁她的身边。她的父亲是位独
立运动者, 曾被敌人逮捕受过严刑拷打,加—上长期风餐露宿,受了严
重的冻伤,终于酿成重病,早年与世长辞了。临终,他叫心爱的小女
儿正嫩打开匈户,眨巴着㈩水湿润的糜烂的服晴,眺望着南方天空,兑
·我死,也想死在朝鲜,即使变成一把泥九也想变成朝鲜的泥土。
可是,看来这个心愿也无法实现了。你无论到哪儿都不要忘记自己
的家乡,不要忘记我们朝鲜。要为朝鲜顽强奋斗‘啊y’
金正淑十四岁那年,把整个间岛变成血海的侵略者闯进她住的符
岩洞,烧毁了村庄,残酷地杀害了她的母亲和嫂子。
嫂子给她留下的只有还不会迈步的婴JL。从此她开始为侄子讨奶。
她抱着哭个不停的侄子挨家挨户讨奶,为讨奶,有时甚至要到十多里
外的邻村去。
380
后来,金正淑也不得不同这样苦心抚育的侄子告别了。她要到游击
区去的时候,接受了地下工作任务拟往八道沟矿山的哥哥金基俊硬把
孩子从她的怀抱里夺去了。金正淑原本想把孩子带到游击区去的,可
是她哥哥怎么也不允许她这样做,因此只好把启程推迟了一天。
第二天凌晨,·讨伐队·突然闯进了村子。枪声一响,她不顾一切
地抱起侄子就往山上跟想径直奔向游击区。可是她哥哥气喘吁吁地
追上来,责备她说,你的革命觉悟还不高,要干革命,就得首先为革
命着想,只为自家人操心怎么能干革命,孩子你就别担心了。
哥哥抱着哭叫的孩子,头也不回地往山沟跑下去。他嘴上说得硬,
可是抑制不住涌出的泪水,怎么也不忍心回头看妹妹—·In。这竟成了
他们兄妹的永别。
在那以后,金正淑再也没能见到哥哥和侄子。哥哥在矿山做地下
工作时,被故人逮捕,在严刑拷打下牺牲;侄子却下落不明,成了消
逝在云雾中的小鸟。她身边仅有的骨肉基松弟也在符岩洞为了掩护向
三道湾游击区转移的藏财村人民,吹号引诱敌·讨伐队,时中弹牺牲了。
金正淑在解放后也常嘻着眼泪怀念弟弟。而在街上看到十多岁的
孩子,就暗自叹气说,我那侄儿还活着,也读有那厶大了。
同金子谈话后,我把金正淑叫到司令部来。
·金在水同志通过通信园多次要我们冉给他们胆善于做坩F工作
的人他虽是个精明强干。富有地下工作经验的人,可是他管辖的地
方很大,看未有不少围难。他特别为妇女工作搞不上去,而十分着急。
要吸收妇女参加地下组织,就要做好控制着她们的老年人的工作,这
381
件事并不那主容易。你要以桃泉里为据点,领导下岗区的妇女工作,同
时还要积极帮助金在水同志工作。
·把下岗区的:正作搞上去后,就要渡江到新坡去同强海友携起手米
在三水地区建立强有力的地下组织网。还要在兴南,咸兴、北青、靖
川、城津、元山等东海岸地区的工业城市和农渔村迅速地0‘大祖国光
复会组织网。
·到国内去开展秘密结社活动,这比存人比革命军保护下在长白进
行群众工作,要危险得多,也困难得多。构;要特别留神,把[:作做蛾
’我们相信,你·定会完成这一艰巨的任务。SD到困难,就要依靠
同抵依靠人民。·
这是我派金正淑去桃泉吧时,对她说的’段沾。
桃泉里已经从1936年夏束起就有了我们的工作线。据郑东哲兑当
柏林奥运舍的消息传到祧泉m山村的时妖,有个叫分远达的酐i中“赌徒’
出现在下岗区,在年轻人中煽动赌博。他)f赌徒们说的话,主要是奥
运会马拉松赛的第一名和第二名是朝鲜入,可是在发奖时耩‘[卜升起
的却是膏药孜。
这个身材矮小,
作岗金在水装扮的。
经历。
聪明敏捷的年轻’赌徒”,就是我们派去的政治工
过去他有着傈惊险小说情节似的那种特殊的斗争
{隅沟苏维埃首任会长、廷吉县党委书记、东满特委组织部长……
这就是他在30年代前半期的主要经历。
然而,却发生了险些把他一帆风顺的人生航程打乱的·场风波。东
382
满特委转移到罗子沟去的时候,他和特委其他成员一起掖敌人逮捕拉
到宪兵队文了。敌人强迫金在水和朱明写转向书,要他们当帮凶,并
交给了这样的任务:
你们不要向任何人说被我们逮捕过的事,而要继续做特委的]:作,
也要继续建立革命组织。对此,我仃I将一律不管。只要你们经常地向
我们提供新吸收的组炽成员名单就行了。
故人以为终于使特委级干部转了向而兴高采烈。可是,金在水是
为了重新干革命,假转向,假宣誓的。他介取了故人的秘密文件和工
作经费找到东满特委直如实地汇报了事情的始末。晚些来找特委的朱
明却拄故人的指i:欺骗丁组织。为此,他受到了应得的惩罚。
金在水得到/宽炽 町是嫉开除/党鞲。他不仅失去了政治生命,
在遭穗上也枝埋葬/。他—·朝失占了 ·切,掖逐出斗争队伍,单身蛰
齿山沟,后悔门己生叶;如》E的假转向,过着蛐1闯的日子。
在革命队伍里, 把处在任何逆境中部坚守共产主义者的信念和意
志,保持精神道德上的纯洁性, 当作杖大的荣沓,最高尚的美德。在
革命者的心U忆假转向也枝公认为不能容许的罪恶行为。这是冈为
即使是假转向也会给故人提供进行反动宣传的条件,给真叛徒提供叛
变的先例和辩白6Q余地。就是革命者的良心和节操没有变,但在敌人
画前宣布转向,却足不值得赞畅的。
金在水大真地认为只要瞒过敌人活下来继续干革命就行了,然而
却违背了革命者的崇高道德规范。他在烦闷中听到我们在马鞋山焚毁
·民生团’嫌疑文件,完全取消/一百多人的“犯罪·嫌疑的消启,,便找
383
我米说,愿意通过实际斗争证明自己的清白。
那时,金在水捶着自己的胸晡倾吐苦衷说
“处决还是饶命,这就随您的意吧。不过,我是愿意干革命的,再
也不能这样过下去了。’
我相信了金在水。我交给他地下工作任务,把他派到下岗区去丁.
我们深信他不会再给自己的历史留下污点。他在组织面前老实坦白.就
是他具有革命良心的明证。我扣信了他的这种良心。金在水因一时没
想通,犯了假转向的错误,可是他既然认识到和体,俭到那是多么不光
彩的罪恶,就会宁死不冉选择可耻的道路的。
命在水用假名寸:经由大上水进入/桃泉里。起忉,他为丁解李用
述介绍说是可靠人物的郑东哲、金斗)C,金赫哲(金秉极)等人,而槽
开/睹场。论睹博,下岗区一带没有入能胜过他。他打牌肘总是耍拄
上套袖,手疾眼快地摆弄纸牌,巧妙地骗过人。出了九分或双十,他
还洋洋得意地哼起(渔郎谣)宋。
刁;知内情的老年人们叫苦说,那个叫什么金远达的二流子把年轻
入都给救坏了。叮是在他们叫苦不迭的时候,在睹场卜却成立了革命
组织。后来这个组织成为祖国光复会长白县下岗区委蛔会的骨干组织.
由于金在水的积极活动,截至1937年初, 以桃泉里为中心的下岗区几
乎所有的村子都成立了祖国光复会组吼后来还组织/生产游击队。
被派到桃泉里去的金正淑首次同金在水接头的地方,就是李用述
的家。天上水的人们管他家叫·安谷家”。他家是八兄妹同堂的少有的
大家庭。就在这家里成立了祖国光复会天上水支会。这家的老四李用
384
述担任了支会长。
我们得到过这家的很多帮助。我们的许多同志出去做地方工作的
时候,每次都到他家来添了不少麻烦。从1936年末到1937年夏,我先
后三次玄过他家。第一次玄的时候,我在他家住了三天。他家靠种火
田勉强糊口度日,可是他家人都心地善良厚道。
李用还的大哥受金在水的托付,给我们刻了两个部队公章。这些
公章我们用了很长时间。
金正淑在·安谷家·住了半个来月,乔装成普通名百姓t一面帮助
支会工作, ·面准备做地下工作。
金正淑用严玉96的2宇,旧姨成从茂山搬来的移民到了桃泉里。
紫色短袄、藏青色华达呢裙子、长简布袜,这就是·茂山家谢嫒吉·
严玉nR同桃泉里人们第一次见面时的装束。咸镜道人称年轻女人为“谢
嫒吉·。
桃度更是离新坡对岸有三十里左右的一个山村。据在桃泉里土生
土匕过了二十多年的魏仁灿说,第一个开拓了这个地方的是在·韩日合
并’后从朝鲜迁来的独立运动者们。
直到30年代初,桃泉里还在独立军的势力范围内。后米,在国内
参加过农民组合运动的先觉们集体地流亡到这里之后,在桃泉里一带
共产主义思潮就占丁优势。从1936年下半年起, 人民革命军小分队经
常出入这一地区,给入民灌输了革命思想。桃泉里及其周边布满了祖
国光复会组织网。
由于人民革命军米往频繁,游击队在桃泉里及其附近连战连胜,这
385
一地区的人民声势大振,斗争热情沸腾。而故人却胆战。乙惊,
可终日。
下面这件事就说明了故人恐惧状况。
桃泉里学校前面有’·股泉水,水;剃9尖夏喝也觉得冰牙。 H本警
察听到这个泉水特别好,为了查明具原因,称丁称这里泉水的重量,发
现比别地的水重,便说:
“怪不得桃址里的小于们眼睛马溜溜的,都足些游击队小于
区长那东哲听说日本警察要填平这股址水,便向譬察漫.
·这水足过往的游占队喝的。他们知道了泉水被填埋,不会向你们
追究责仟吗9·
于是,敌人就没敢填平这股皇水。
总之,桃泉里是群众基础奸。革命力醚很强的地方,
仓正淑白天忙着于农活/L, 晚卜就段/:‘串门认山村喂的八, 然后
记他们的名字, 记哪京是北卉家、 中山家, 兴向—宋等荨。据她后来说,
她在一个早期内, 把村比的<(宁和哪家叫什么家伞都己仕了。金正6n
把这平凡的事看做足深入到八L《群众小去的第一道I:序。
“教师担任了一个班级, 首先就按点名册记学生的名字,不是吗,
这样,』’能深入到学生中文帆我想政治工作员和教师没有太大的不
同。不认识名字,还能深入别人民群众中去吗。·
这是她结束桃泉里的工作后回来向金平说的话,
金正淑遵师司令部的指示把工作中心放在妇女厂作卜,积极地和
她们接触。直到那时,桃泉里还没有妇女的纽织。大多数妇女只埋没
386
在家务事里,没见过世面。加卜老人们对她们的管束也非常严。间或
有些奸女到夜校门前探头,想念点书,老人们就大叫大嚷,好像出了
什么祸事似的。
金止淑断定在桃泉甲加速妇女革命化的关键,是做好老年人的工
作。老年人比起感受性锐敏的青年,在各方面都保守,他们只是哀叹
命苫,却根本不去想开拓自己的命运。不使老年人觉醒起来,就做不
好把年轻一代组织起来的工作。余正淑为老年人和妇女的问蹭吃了不
少苫头。
我们在吉林,孤榆扫I和五家子一带的I:作经验就清楚地说明这‘
.扛。前面已经谈过,我们在进行五宋子革命化的时候, ·边托洛茨基·
皂入是个暗礁。下皖服这位老人,就无法实现五家于革命化,无法建
立起组织来。我们争取/‘边托挤茨幕’老人之后, 寸·在那里建立了反
帝青年同盟。孤榆树的玄刘竹也田是我们的主要工作对象。他是我父
亲的朋友, 又打很大的影响力,所以我海到孤榆树,都先到他家去问
安,转达母衷的问候。
金正淑本来具有尊敬老人的品性。听/她在槐泉里做老年人工作
的经验,我感到很自然, 没有感到她的丁作是有意做作的,而是很自
然的感情流露。
金正淑对待人, 没有把他们作为工作对象或教育对象对待,而是
作为普通八来对待。就是山于工作卜的需冕要同争取的入交往,她
也没有把村方放在被教育者的位置上或者把自己放在教育者的位茬上
而是像亲密的邻居——样平等相待。在这过程中,她就受到人民信任,成
387
了人民的女儿和亲密邻居。这就是金正淑作为地下工作员的重要特曳
我也通过一生的实践切身地体会到,要深人人民群众,首先就要
认为自己是人民的子女、人民的忠仆和人民的朋瓦同时要把人民看
作自己的父母、 自己的兄弟和自己的老师。如果以人民的老师、骑在
人民头上的官僚和统治人民的领导者自居,就不可能深入到人民群众
中去,也得不到人民的信任。人民是不会给这种入敞开火门的。
金正嫩就是过路时在哪家暂时歇脚,也决不坐在哪里歇一会儿就
走,总是帮那家劈柴、打水或舂米。她对村民的亦忱, 真可以说止石
头也能开出花束。在这过程中, 老人们也开始非常愿章亲近她了。桃
泉里革命化的突破口就是这样棱打开了。
有一次,刘9f洞的一家地主把患了热瘸的做饭Y鞋扔到山中怔棚
占了。可是,谁也不敢去照料那个可怜的女孩子。金正淑得知后,毫
无顾忌地到那个草棚去和她同吃同悦精心护理。
同志们听到这一消息,有的赶到草棚去劝阻她说,为·‘个没有得
救希望的孩子冒这份险值得吗,万‘被传染上,有个三长两短, 耶厶
司令部交给的重大任务读怎么办,谁负这个责任,就是护理她,也千
万不能和她同吃同住。
金正淑笑着安慰他们,说:
’你们放心回去吧。因为怕死,连个孩子都救不活,那怎么能光复
祖国,拯救人民呢,我的命是为拯救人民豁出来的,还有什么可怕的。’
人们终没能劝金正淑离开草棚。
金正诅终于救活了那个可怜的女孩子。桃泉里的人们开始称金正淑
388
为“我们的玉顺”了:他们家里有了一条腌青花鱼也请“我们的玉顺’,给
孩子办白日也先请·我们的工顺·米。金正淑在他们的生活中成了;1;可
缺少的女儿、孙女和姐姐。
金正淑在无微不币地关照村民乍活的同时,还对为加速下岗区革
命化东奔西走的金在水的安全予以滦刨的关注。那年2月,金在水给祖
同光复会各组织分发我们在山里发F去的(二·一月刊), 身上只剩下
最后 份时,被故人发现了。他被抓到警察署去, 弋时他装成目不识
丁的fQ八缠着故人说:
·这朽足上1l以柴时拎的,我想用它卷烟抽,你们干吗抢去,快还
给我。”
欣人认为他可能足f9广,使放/他,可是枉背后继续查他的身分。
金在水田以金远达的/H名字来往于下岗区一带,后来把住处迁到
桃从里本村的李孝俊家, 为了装成李孝俊的堂圮,坟用了事永俊这个
假名。
企正淑和金在水研究了 下叫故人不冉暗地调查的有效办法,最
后‘致认为艘好的办法是向故八证明李永俊是白痴。第::天,桉他们
编的脚本,李孝俊束发生丁一场轰动全村的风波。
李孝(斐的午轻妻子竟用榨槌捶打寄骚在她家的光棍“大伯子”李永
俊,把他撵出了家。她大哭大闹, 晓fQ大伯子老把家什偷2;赌博,让
她家变成了穷光蛋。
正当妻子在家大闹的时候,孪孝俊跑到警察署去告发兑 因为我
那只会睹钱的f叟堂兄,我快要倾家荡产丁,扦哀求他们务必从户u上
389
勾掉堂兄的名字,把他撵走。
这边那“傻大伯子’却又带着一本(三·
察罟去求情说:“老爷,这是你们喜欢的书
万不要让我那孝俊弟和弟螅打我、撵我。”
一月刊),大摇大摆地到警
我白送给你们,求你们干
警察看到(三·一月刊),瞪圆了眼睛,间他这是从哪儿弄来的。
金在水回答说,在过去游击队和日军文火的三浦洞战场捡到的,井
说:
·那天你们抢去的那本书,其实也是在那里捡的,那大我撒谎说,
是在我们村的胞胎山上捡的。·
警察吹胡子瞪胆地大发雷霞,金在水却从衣兜里掏出
笑着说:
‘那儿,满地是怀表, 自来水笔,挂和各种各样的东西.我要是把
那个地方说出来, gn些东西不就全都落人别人手里丁吗,只要老爷们
刁;i午我堂弟把我i0走,我就把那个宝地告诉皂爷们。·
单凭这一点,臀官们就相信李水俊的确是白痴了
据说,从那以后,故人就停止了对他的暗地调查
郑东哲、柳朵灿,余赫哲,李哲沫等桃泉里的先觉和革命群众,为
金止淑的地下工作和她的安全,尽了—‘切努力。他们甚至定期地渡江
到新坡去弄报纸来给金正淑。郑东哲给新坡的组织成员杂货店老板订
阅赞,老板就以自己的名字订报纸。他把iK纸随到随送,有时就当包
装纸包起商品送去。所以,金正淑就能定期地看到<东业日报)和(朝鲜
日报)了。
390
每有红白喜事,郑东哲总是把金正搬请去,安排她趁这个机会同
游击队工作员或外地来的地下组织联络员接头。
u37年夏天,郑东哲为生了男孩摆酒席请客,参加的有刚从游击
队里派来的“蓝正淑’(朴正淑)等几个政治工作员和地下组炽成员多人,
还有警察、区长和密探。
为了彻底伪装工作员, 以避免故八监视,郑东哲让他们互相磕头
施礼。金正淑也按惯例和朴正淑互相磕了头。她跪在“蓝正淑”面前磕
头说:·请壁我一拜·。区长郑东哲为这件事,从几天前就让金正淑练习
了磕头。
金正淑每夜到井边去练习顶水罐走路,
秋千。
端午节前还练习了几夜打
她把这一切看作是具备女地下工作兄素质的必修课。
金正淑认为实现桃泉里革命化的关键是提高群众的觉悟,把他们
吸收到革命组织里来。她用(祖国光复会十大纲领)积极宣传我们的革
命思想。在这过程中,不声不响地培育出了领导骨干,井以这些骨干
建立了反日青年同盟和妇女会。这个平静的山村终于变成了我们强有
力的活动基地。金正淑在所到之处都用拥军爱兵思想教育丁人民群众,
同妇女会会员和青少年一起,筹备支援物资送到部队去《她支军教育
搞得特别好,连从山东迁居桃泉里的中国人也都发动起来,给人民革
命军送来了支援物资。儿童团员们还到各地战场去搜集了子弹。
支军运动的最高形式是参军。金正淑同祖国光复会下岗区委员会
委员们一起,从通过组织了解的骨干分子中选拔有条件的青年,动讨
39l
他们参加了人民革命军。据郑东哲的回忆,那时在下岗区参军的青年
多达一百多人,仪在桃泉里一个村就有金赫哲、柳荣灿、李哲垛、崔
仁德、韩昌凤等十多名青年参了军。
我国革命的第一代人韩昌凤,在伟大的祖国解放战争时期,率领
一个团奋不顾身地强擅了洛东江,扦在攻占、坚守对岸高地方面建立
了特殊的军功。
曾受过金正淑指导的腰房子妇女会会长尹於福,足有三个孩子的
妇女。她背着两岁的孩子跋涉八十萝里路来找我们的密营硬要参加游
击队。
当时群众参军热情非常高,有些人把儿子送进/脬击队后,修假墓
上坟, 说儿子已经此/。故人材游击队家属进行严密脆视和栈邮迫:《,
他们就用这种办法来瞒过故人。
金在水分发(二·一月刊)彼发现后不久,我们为帮助金正淑在新
坡的工作,派崔希嫩到腰房子去/。金正嫩就把对桃泉里等下岗区地
区的妇女会、 青年会和少年会的领导工作交给/崔希淑,她自己则集
中精力做丁新坡的工作。
金正淑在新坡的工作,是从做张海友的工作开始的。
当时,张海友在新坡地区同二水共产主义者工作委司会成员一起
进行着反口革命活动。这个时期,桃泉里区长、祖国光复会特殊会员
郑尔哲同三水共产主义者工作委员会成员张海友、林元三、徐载逸有
了交往,思想感情上开始互相沟通/。
徐载逸是洗衣工,他投身于组织的工作,还执行丁同金止淑取联
392
系的任务。
为了具体地了解SE海友和他的组织的动向,金正淑让郑东哲同张
海友的组织的成员林元三结拜了把兄弟。她通过郑东哲事先做了充分
的了解,在此基础上,开始直接同张海友接触了。
金正淑在石田服装店后屋第—·次会见了张海友。那天,她给姥海
友转达了我的亲笔信。
*原来金日成将军就是金亨稷先生的儿子金成柱,我张海友将像拥
护亨樱先生一样拥护将军。·
我接到张海友表示了这种决七\h、汇报,确信金正淑存新坡的]:作
定会成功。
帐海友不是那种凭年龄和资历闩命刁;几,或,训Q狭隘,小晕小气
的革命者。他是个只要是主持正义的,就无条件地支持和捐j护,不为
私人感情所支配, 为大义和大业就毫不犹豫地献出闩已·切的入。
不久后。 张海友以二水共产主义者工作蛋H会成6tK纵了祖国光
复台新坡支会。同一个时期, 他在余在水和金正淑的领导‘卜在Jj
田服装店后屋以三水共产主义者工作委㈡会为母体,成立了朝鲜人民
革命军党委台直属新坡地区党小组。
成立祖国光复会支会的集会是在光鲜照相馆举行的。照相馆的二
楼惟整室,是金正淑经常利用的秘密联络场所。
经营光鲜照相馆的车舜垣足祖国光复会新坡支会的骨I:成员。他
在汉城摄影讲习昕毕业后,回到新坡开了照相馆。李舜垣不仅摄影
技术很高,而且平易近八,深早众望,所以,让他出面做人的工作是
393
很方便的。
他拍下许多故方资料给我们送来了。有一次,他还拍下有助于人
民革命军向国内进攻的新坡全景照送来。在他家修整室里还油印了很
多传单。他爱人足忠实助手,默默地帮助了组织的秘密:I作。
除/光鲜照相馆外,金正淑还把引田服装店,泉水边冲而馆、新
坡客店、瓷25商庙、水傩房等新坡的许多地//定为秘密联络或秘密I:
作场所,隐秘地来往于这些地方进行/地下—1作。这些地方既是tR织
成员的接头和联络地点,同时又足收集和保管支援物资的场所。
起运支摆物资的主要秘密地点足水碓房,这儿离邑镇有·段距离,
是个敌人刁;大吐意的地方,所以,保管扣起运物资很入便。这家主人
的一个亲戚是放排—1:人,冈此, 把支援物资送让鸭绿让对岸时,很容
易得到他的帮助。水傩房主人札放排工都足/n闺光复会会U。
我们通过新坡收到八日多立馁物资。十;:道沟物贵可;多, 所以&
白县—啡肛的各组织也蟹到鸭蜂江对岸的新IA大购头大部分立援物资。
新坡地区的各组织给游击队送来的粮食、布等人量支援物资,大
部分都足经水碓房联络站和五函德客店闭木排或渡船运过鸭跺江的。
斤函德客J占是个以 个家赶为个位建立的特殊分会。
金正淑在桃泉里和新坡地区进行地下工作的时候, 曾去过白六山
密营和三水,还前住新兴、兴南、北青、端川等东海岸地区去,深入
地做了这些地区革命者的工作。
阿安甲和五函德的秘密联络站主要用作向外地派工作员的据点。
金正淑在阿安里分会负责人的家里派了到赴战、长津、新兴、兴南等
394
地去的地下革命组织成丸 以五函德联络站为据点,派了到甲山、北
青、德城、端川等地去的地下革命组织成岗。她派魏仁灿工作纽到兴
南工业地区去建立地下革命纽织,也是在阿安里据点派去的。
金正淑忙碌地来往干分散在新坡各地的那么多秘密据点,积极地
扩大了革命组织。她绝没有只利用固定的据点。她常常改换装束,巧
妙地交替利用丁各种形式的秘密联络站和工作场所。她这样做,既有
助于伪装纽巩也有利于自己的五全。
金正淑从桃泉里回来后,我叫过她: 听蜕新坡的警察aK睛都像枭
6a,你用什厶法子, 没有3《露白山你出入新1A街市几-1·次, 没被故
人捉住, 而随意进行活动,秘诀是什L 9
金正淑只是微笑着,讲/她在新坡被密探"悄的经过。
·我在新壤渡i/y9C正北衙里走,发觉确个戴破旧单,n的入跟在我
后面。起初,找发恕到他足BJ梢的, 叮足我走进街望后,他仍跟在我
后面。我觉得有*“可疑。圳人在 家饭馆前抽起朋来,他抽的不足旱
烟,却是香灿。我一毛,就史觉得可疑了。穷苦农民哪抽褂起香烟呀。”
金正淑牵着密探在小胡同里绕来绕去,最后进了集市。她看到有
个面熟的妇女背着估子,头—卜还顶着一个大蓖,便《快地把那个匡接
过来顶在头』。这±、一来,那个密探就丢失了目标。
·我没被密探或譬京逮捕,是因为有责任感。要是被敌人抓住,
就浸法完成司令部交给的任务了吗,我—恕到达,胆子就人起来/‘
且,群众又奋不顾身地保护了我。·
使她能够胜利完成艰巨的敌后工作任务的重要秘诀,就是责任感和深
踩地扎根于群众。她在敌后地下工作中所发扬的惊人的创造精神,也
是出白于这种责任感。为了不给她过重的负担,我们在派她到桃泉里
的时候,只交给了她有关政治工作的任务,没有给她别的任务。但是,
金正淑在全力进行政治工作的同时,还随时收集部队所需的敌军事情
报送到司令邮来。
她发动桃泉里和新坡的地下组织收集了许多情报资料。郑东忻、抡
海友、林元三等革命者给她提供的情报特别多。
郑尔哲是情报,l:作的能手。他和警察署长、海关关长、而匕等故
统治机构的头头们鲒歼把)C弟,和他们称”兄·道·弟”,巧妙地尝出了
故人的秘宙。在他们这《q把圮弟中,刁;仪有卜:遭沟官厅的头头们,还
有新,h派来的高等科便衣臀察。 那东竹常常摆酒席请他们喝酒, 还乃
那些喜欢抽人烟的官吏有意地安排他们抽大烟。
祖国光复舍下岗区委H会会H扪·进了故伪机关,
察署管辖内,就扑进了两二名祖国光复会特殊会员—
位任用的区K和十家长也大都加入丁革命组织。
仅在十二遭沟譬
故伪基层行政单
林兀三利用替靖安军团部抄写文什的机会,收集了人量的军事秘
密。他‘发现革命军可贵参考的作战田或统计资料,就飞快地把它忡
在纸上,揉成纸团扔进废纸篓里,等到晚上烧废纸时,再把它拣出来
送给组织。
光鲜照相馆和石田服装店还常常成为收集敌情资料的据点和联络
站。祖国光复会新坡支会会员中,还有在面事务所或金融组合等敌倘机
396
天当文书的。他们经常收集敌情资料集中到光鲜照相馆或石田服装店,
然后向组织通报。间三峰战斗时,金正淑就是通过这一地区的秘密联
络巩 详细地调查和搜集金塌源部的动向升及时通知了司令部, 为人
民革命掣的战斗胜利作㈩了很大贡献。
金正淑发动纽织成H侦察/在新坡一带部署的敌军警兵力、军事
设施和武器装备情况,亲自确认丁鸭绿汀的宽度、深度、流速和渡吐
及撤离的有利地点,还绘制出必要的略田送给了我们。
在总鲇桃泉喂的]:怍情况时,我高度评价/金正搬的这·创造性
努力。我问她为什主要调查渡江和撤离的有刊地.÷\。她回答说, 叼为
她想到我们革命军终会有一大要攻J/新JA。
㈠37年皇,金引:淑破故入逮捕/。
桃址里妇女会圜为我们㈨出版所卉别的·些纸捆被嫡安军发现丁;
这就成了锅/K。这叫, 俞Ⅱ;淑镇静地辩解说, 这些纰拊r足她受郑爪哲
区长的嘱托头来让她们保管的,足准备做树L《登记簿的。她的理直气
扑的态度和有条有理的叫答, 使故人大为恼怒。理屈词穷的敌军官,气
急败坏地说,看你一点不害怕,能说会道, ·定是革命军的间谍。便
十;山》说地把她绑起来,押柱他们的部队本部所在的腰房子。
余正淑意钻捶Ij最后的时刘到了,便给组织写了遗书。
”谪你们放,乩找将要此友,但组织一定会活着。这两坎钱是我的
全部财产,消用作组织的资金。”
用铅笔写的遗书和两块镀经她被扣押处的房东老大娘传到邻居,再
经郑东哲传给了组织。
297
 组织上发动组织成讨进行了紧急营救活动。桃泉里的组织成员5R
成代表团到靖安军部队本部直强烈抗议他们非法逮捕了无辜良L(,拜
要求立即释放。
桃泉里组织成别、抗议终于发生了效果。靖安军部队本部借n部
队转移把金正淑移交给十凹道沟警察罟了。
郑东哲出面交涉, 又把金正淑从{’四道沟譬察岂移送到十‘道沟
警察署。十’道沟警察署足高—级的一级警察署。所以把金丑;淑穆送
到十:道山警察署的叫题就比较容易地解决了。
桃泉里就在这两个警察署之间,金爪淑光着脚, 两手被反剪着,在
警察押送下经过桃泉甲足在刚过晌午的时分。村民们看到·茂山宋谢蛙
古·,被警察用枪托排操着押止,个个义愤填牌,满BK含洲目送着她。打
个老人娘帛着一双草n跑别人路[·给金:1:嫩流血的脚穿1:, 脚小责吃
警察:
“伯;们这些坏蛋,我们㈧山旧到底犯//1±、罪, 为/l九抓走无辜的
八,你们说上肭是共产党,要是五顺足共产党,0,i我就要跟共产党走,”
郑尔忻”1RD2R上去, 利十’道沟警察署长交涉释放企止嫩。警察
署长答向他说, 如能支出五百份良民保证书,就众认余正淑是·良氏’,
释放她。警察署良要这么梦的保证书, 是为了留下凭证, 以便上纵追
究时好推卸责任。实际上,这个要求就是要他上大捆丛星,无法办到。
可是郑东哲不久真地把五百份保证书放在署长的轰上了。署长着实吃
/—{京。当叫谁也不愿在担保有“逆0Q’或“共匪·嫌疑的“不稳分子”为
“良L《”的保证书上轻易盖手印,这是群众的普遍心理。砾来警察署长
398
考虑别同郑东哲的“友情”, 为颐全面子, 答应他只要交出良民保证书
就释放她,可是他,乙里以为这是绝对力不到的。
办戍了有五百人盖了田章或手印的良民保证书,这确实是个奇迹。
怎么办成的呢,桃泉里只有二百势户人家,不可能有那么多的地
下组织成员。不管组织如何发动起来,那些比组织成员多好多倍的非
组织成址也刁;会都追随别人目着危险在保证书卜轻易盖章的。
使那么多的人毫不扰豫地在良L《保证朽上盖章的是, 八b(群众对
令ll:淑的无限蚌蛩和支持。懊句话说, 是比强仪利金钱更朽威力的人
民的绝刘信赖刊支¨创造了,主种奇迹。
余正淑从故人的魔爪‘1,摆脱㈩束, ’回到桃泉里就被村民团闭围
件、她榄”魄出门第·句i舌足:·哎哟, 町把找m坪/。人蛆,快蛤我
饭吃“巳·这是只有存·家人之间㈡。0巳UfHh\哲大拘H<的活-如果她没
把眺以眶人们看成‘家入, 足不可能蜕出这种活的。
●Y放G, 林几三存任只由巾八蛋蛋口卧㈨十候, 有一次趁来平雄
汗台的机会, 同曾在桃泉里,新/庚时的川友张海友、 郑尔暂一起访叫
过戮家。当时北海友和郑东廿在:II央担仟要驯。任民土党平安南道委
证会委员㈠、余仆水也扣他们一起来/。那天, 金正淑为他们包了饺
卜当时的i6趣很自然地就转到桃泉里一新坡时的往事了。
金币淑噙着眼泪感什深切地回忆了在同志们的帮助下死里逃生的
仆事-她突然说,她被拘押在曙房子的时候,本来是完全能够逃脱的,
可是没有那三做。她说:
·其实十掉一个看守脱逃是刁;堆的。可是,我不忍心那样做,想到
399
我被关押的那家房东老夫妻的可怜状况,怎么忍心十掉看守逃走啊。我
看着他们皂夫妻,乙恕,我逃小去容易,可我一走,这家老人妻将会如
何,保证我足扑人的划5区长又将如何9桃泉里的地下组织和人民将受
到多么大的拟大,受到多么残酷的迫害。我想到这里就引定了主意,宁
可牺牲白己也 定要保护组织和人民。那天,我心情平静地睡了一夜。
找打定了要牺牲自己的i意,心里就塌实了, 没有什么。/t自的了,也
没有什么可犹豫的了。”
这就是“茂山家谢媚吉”在桃泉罩一 新坡叫期的风擅
多亏丁良眨保证帆 金n;搬从逆境中得救后, 有 ·段时间继续丸
桃址m地区相国内进行地卜工作,后来¨恬C刑令部柬丁。地"队叫.祖
国光复台桃从里支合成b1柳祭±11,也柯』她·起来伐找。他由俞正淑介绍
参加了游十队。 1944午, 找们在哈巴罗人斯电附近的训练基地竹:1;做
村[州;战的朴挤J:作。柳朵灿八川船搬运盂9f竹地址筑所需的村,:Lu人
彳;十在辨龙擅:溺此/。
余皿:淑每有机会就回忆他兑柳朵灿是她终生堆忘的恩八。
金正淑离开桃泉鬯的叫候,诀儿,要跟她米的不止是柳朵灿 个八。
r,k会日们di哭着缠憋她, 一定要跟她来。
钉个"女会汕直到金汇淑翻越胞胎[[[, 还缠磨着, 下肯[叫家。
金币淑怎么也说服可;丁这个仙女会员, 最后把白己的钳戒指给她
戴上,把她的红腰带解下来系在自己的腰—卜。这条用毛线织的腰带是
她由金止淑介绍加入虾女会的那大, 为/做纪念, 亲于织出来系在樱
上的珍贵饰物。
400
·构;刁;要难过。我不是奸;愿意带你屯是情况不允计:我带你走。我
将把这条红腰带永远带在身卜, 直到它剩下最后一‘根线为止,决不忘
汇你们亲蛋的桃泉里的人们。·
那个妇女听到她深情的活
到哪儿去,都要捎个信米。
就刁;冉纠缠丁,转而哀求余止淑尤沦
她回到郎队后按自己的诺言拜常把那条红腰带系d卑0U/厶里边。
我朴她结婚后,习知道圳条红腰带的来由。
金iI·淑身十一喘汞着圳条象征肝众温暖关怀的纤腰带。她的灵魂
从棱/J冉丌过人儿:
我引时提小这杆‘个问题. 金丁姐怎/、能受到那±、多的八的里戴
札£拔,完成/4<卜的地I’1仆仟为呢,
dc2果余,1:淑没十¨L乙批爱人儿, 圳f、’‘¨也处]危险的叫攸, 入K
址全小本4;邢睬她的。干;把门已的中部/才心献给人队㈩入, /1 T钧
发¨危卧父头, 址得+;列入N的舟诚~助心余止淑山]:她热量八比,
㈨川得到了她圳主量惜扣保护的八N向打的报芥,,这么石来, 盖打斤
“人川子¨良比保证书血液以是证明地址人民的真正心仆的永1刚、证
书;
余止淑离开桃从半后过了十个多世纠的1991年秋大,我在两江道
地区进行现场指抒的时候,访川了她献山全部身心开杯的新坡。尽管
流逝了攫削U岁门, 叮是有关她的地下活动的革命文物却完好地保存
着新/庆人们对史迹地及其海件文物的精诚珍重,确实足令人叹服的。
那大, 讲解贝们带找到每个印有金正淑是迹的史迹地,具体地介
4()1
绍了她的活动情况,其中有下少我不大知道的事件和细节。
我望着仍日立在鸭绿江畔的凶险的炮台,心里想到金正淑为了实
现这一地区的革命化,骨冒过很多险,也曾多次闯过于钧一·发的关头。
夕阳徐徐两下的叫分,我前往车站, 回头望着新坡市街,不知是
怎么的,禁不住产十/一种依依雄舍的七帽,

注释

﹙1﹚ 南湖头会议:1936年2月27日-3月3日在中国宁安县南湖头举行的朝鲜人民军军政干部会议。在会上,金日成同志提出了新的方针:朝鲜人民革命军主力部队挺进到边境地带,把斗争舞台逐步扩大到国内;进一步扩大和发展反日民族统一战线运动,在全国范围内推进建党准备工作。
﹙2﹚ 罗云奎:20年代朝鲜的电影导演,演员和电影文学作家。他先后创作了故事片《阿里郎》等十八部电影文学剧本,导演了十九部电影,在二十五部影片中扮演了主角。
﹙3﹚ 《壬辰录》:17世纪初,以当时口头流传的民间故事为基础创作的小说,描写了壬辰卫国战争(1592-1598)时期朝鲜人民的反侵略斗争。
﹙4﹚ 尹瓘(?-1111):在12世纪初击退女真侵略者的战争中立了功的武官。
﹙5﹚ 金宗瑞(1390-1453):全罗道顺天人,李朝封建国家的官吏和学者。历任刑曹判书、礼曹判书、左仪政等职,在加强国防、阻止女真族入侵方面起了很大的作用。著有记载了高丽王朝(918-1392)历史的《高丽史》(共一百三十九卷)、《高丽史节要》(共三十五卷)等书。
﹙6﹚ 南怡(1441-1468):15世纪中叶著名的青年将领。他武艺出众,精通军事,十七岁武科及第,二十六岁任兵曹判书,在惩罚经常侵犯和骚扰西北边境一带的建州卫女真的战争中立了功。
﹙7﹚ 甲申政变:朝鲜最早出现的资产阶级革命。1884年12月4日,以金玉均为首的开化派发动政变,组成新政府,发表了施政纲领,但在第三天就归于失败。这起政变称1884年资产阶级革命。
﹙8﹚ 檀君:朝鲜民族的始祖。公元前3000多年生于平壤,在东方建立了第一个古代国家朝鲜(后称古朝鲜)。檀君陵在今平壤市东郡。
﹙9﹚ 《温达传》:高丽人民创作的露头文学作品。主人公温达因家境贫寒,被统治阶级视为“傻子”,倍受蔑视和虐待;后来同被赶出王宫的公主成亲,专心磨练武艺,成了将军,在击退外来侵略战争的战斗中英勇善战,立了大功。
﹙10﹚ 《新日》:金日成同志于1928年1月在中国东北抚松创办的朝鲜第一家革命报纸。
﹙11﹚ 《布尔什维克》:我国第一个党组织—建设同志社的机关刊物。1930年7月在中国东北卡伦创刊,初为月刊,后改为周报。
﹙12﹚ 《农友》:1930年秋,在中国东北怀德县五家子创刊的月刊,是农民同盟的机关刊物。
﹙13﹚ 《东医宝鉴》:集17世纪以前高丽医学成果之大成的医书(共五篇二十五卷),由著名医学家许浚撰写,1611年出版。
﹙14﹚ “惠山事件”:日本军警为镇压朝鲜的革命组织和革命者,分别于1937年和1938年在鸭绿江沿岸一带进行的两次大逮捕事件。
﹙15﹚ 新干会:1927年,由知识分子组成的民族主义团体。其纲领为促进民族的团结和政治上的觉醒,反对机会主义。因日本帝国主义的镇压和内部的改良主义倾向,于1931年5月解散。
﹙16﹚ 金策(1903-1951):咸镜北道金策市(原城津市人),无限忠诚于金日成主席,为党和革命献出了自己的一切的革命战士。曾多次被日本帝国主义警察逮捕入狱。1932年参加朝鲜人民革命军,任指挥员。祖国光复后,投身于党、人民政权、正规人民武装力量的建设和各项民主改革,历任平壤学院首任院长、北朝鲜临时人民委员会和北朝鲜人民委员会副委员长兼民族保卫局长、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内阁副首相兼产业相等职。在祖国解放战争时期,任军事委员会和前线司令官,为战争胜利进行了忘我奋斗。
﹙17﹚ 洪吉童:朝鲜中世纪小说《洪吉童》的主人公,在书中被描写为具有千变万化的神奇法力、见义勇为的非凡人物。
﹙18﹚ 全琫准(1854-1895): 甲午农民战争(1894-1895)的领导人,青年时代当过私塾老师。他把古阜农民反对封建统治集团的暴动发展成农民战争,后来因叛徒告密被捕,英勇就义。
﹙19﹚ 东学党:由1860年左右创立的民族宗教—东学的信徒组成的团体。东学为对抗西学(天主教)而创立,是东方及朝鲜的学问的意思。东学党人在1894年甲午农民战争(亦称东学党起事)中起了重要作用。
﹙20﹚ 祖国解放战争(1950年6月25日-1953年7月27日):朝鲜人民抗击以美国帝国主义为头子的外来侵略者和李承晚傀儡集团武装进攻的正义战争。
﹙21﹚ 康良煜(1904年-1983年):生于平壤市万景台区七谷的贫农家庭,是爱国志士、著名的政治活动家。
日本帝国主义统治时期,作为教师和牧师开展了爱国的教育与宗教活动。
在出任北朝鲜临时人民委员会秘书长、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秘书长等职期间,为新祖国的建设政权机关的加强和祖国解放战争的胜利,进行了积极的活动;后任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副委员长、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副主席等职,为国家的富强发展和提高共和国的国际威望,进行了积极的活动。
从1948年第一届最高人民会议起,为每届最高人民会议的议员。
作为北朝鲜民主党中央委员会委员长、朝鲜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员会委员长,为贯彻统战路线进行了忘我的奋斗。
﹙22﹚ 洪景来(1780-1812):1811-1812年平安道农民战争的领导人。
﹙23﹚ 李俊(1970-1907):咸镜南道北青人,反日爱国烈士。日本早稻田大学毕业。归国后组织“共进会”等团体,为恢复国家主权进行了活动,是国债偿还运动的主要人物。1907年,作为朝鲜高宗皇帝的秘使前往荷兰海牙,参加第二次万国和平会议揭露了日本帝国主义对朝鲜的侵略;因呼吁各国支援朝鲜独立而未能如愿,遂在会场上剖腹自尽以表抗议。
﹙24﹚ 安重根(1879-1910)黄海道海州人,独立运动者。从十七岁起研究军事学,并作为西北学会会员从事教育活动。1907年末,到俄国滨海省任反日义兵队指挥员。1909年6月,曾率领三百多名义兵攻打咸镜北道庆兴(今恩德)的日本守备队。当年10月,在中国哈尔滨车站击毙以“北满视察团”名义闯进满洲的日本侵朝元凶伊藤博文。
﹙25﹚ 崔德新(1914-1990):金日成主席念过书的华成义塾塾长崔东旿之子。在日本帝国主义霸占朝鲜后流亡中国,任光复军军官。解放后,曾在南朝鲜历任军长、外务部长官、驻西德大使等职,朴正熙掌权时期流亡美国。后定居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历任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副委员长、天道教青友党委员长等职。
赵基天(1913-1951):咸镜北道会宁人,革命诗人。在日本帝国主义霸占朝鲜后,迁居俄国,毕业于鄂木斯克师范大学。祖国解放后归国。1947年以在金日成主席的革命历史中具有深远意义的普天堡战斗(1937年)为题材,创作了长篇史诗《白头山》。此外还创作了以解放后祖国大地上发生的巨大变化和祖国解放战争时期军民英勇斗争为题材的《土地之歌》、《朝鲜在战斗》等许多诗篇。1951年任朝鲜文学艺术总同盟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