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良民保證書

我們呃金正淑到桃泉甲去, 足在19撲年3月內崗會議前夕。
那午, 拜地組織都向我們仲於要入。事悌淳、撲達、權永特、餘
在水等d1都要入。我們派金j1;淑到桃泉裏文,足對這種要求的一個回
答。
圳果混把中憚汀的新興村刊朴達的人航村連按起來的地y:):作線
址九喊檄北道個境機咸攬向道爾郎地區打大我們的地n肚只網的通路,
U,(f、, 把眺泉中和新墒;奎技起來的地下丁作線, 就叮以說是門成鏡南
道0q部扣南部地區, 以及㈨同內gU地打久我們的組織PQ的通路。桃泉
平地處長㈠縣卜山區的中心位置,無淪在卜崗區一卅和包括臨江縣在
內的南滿廣人地區擴大詛同光復會網打面,還是同這些網取得聯繫方
面,都可以作為中心據點。
佻泉裏對岸的新坊, 是便於同我國工入大牛集中的興南工業[丈取
得聯泉的地占,是向東海岸南部地區和國內腹地擴大地F組織網的踏
板。
我們所以特別重視新坡,是因為我們發現它具有比較容易地開闢
國內地下工作線通路的可能性。
張海友(張手翼)就在新坡。有些找到我們密營來的人說,張海友
坐牢後好像雌落成了一個小市民。這不過是那些不大知道新壤地下工
作內情的人主觀的判斷而已。我已通過僅永壁的彙報,知道張海友沒
有噎落成小市民,而正在進行革命鬥鬥,他已和金在水取得了聯繫。
張海友本是深受蝕亢運動者寵愛的人。過去他和我父親有密切的
聯繫,經常來往幹有很多燭之運動者和流亡者集結的蘇聯濱海省。他
·來我家,都要在我家住一兩夜。我至今難忘,每當這時,我父親就
和他同桌進餐,請他喝杯灑的情景。
我聽說過他在本世紀20年代中期9田牽連獨立運動案而掖捕坐丁
十,可是不知道他被判的刑期,也不知道他從·個L(族主義運動者轉
向共產主義運動者的經過。解放後,我√’得知他的以刑期是七年,由
于昭和天皇即位[1施行“思赦·,只坐了兩午卞就彼釋放/。
刁;管怎麼說,富有革命運動經驗,U在私人交情上也相我很親近
的張海友在新坡, 對我們以後的工作,是個很好的兆頭。據後來通過
桃泉裏的地下組織/解,他只是脾氣變得有點刖扭,內心則依然如故.
只要和:E海友溝通了,就能開闢有效的[司內通路。
派i隹去做gK海友的工:作9派誰去/能較容易地開闢這條大有希望
的國內通路呢9
為了選拔能勝任此項工作的人,我和金下部動過不少腦筋。七團
政委金平,兼管派政治工作員的秘密工作。
有個雪椿降落的夜晚,我把金平叫到宿營地的篝火旁。當時,我
們翻越多穀嶺止朝著撫松縣楊木頂子密營北上。由於連續不斷的交戰
和冰大雪地上的行軍,余平瘦長的臉顯得更加消瘦。
376
“選定了開闢新坡通路的人沒有,·
我重提了兒天前提過的問題。那天,金平沒能作出令人滿意的回
可是,這次看他的表情好像滿有把握似的,他說:
·選好啦。我看,黑正淑最合適。’
他的回答,使我微微一愣。因為他選的和我想的,不謀而合。
·黑正淑·是指令正淑說的。當時,我們部隊裏有三個名叫正淑的
女隊員:張正淑、樸正淑和金正淑。有入喊*正淑同志·,常常三個正淑
同時回答。這仆往引起人們愉快的笑聲,但在生活中也不是沒有不方
便之處,還容易引起一些混亂。於是戰友們就把三個正r艘分別叫做“呼
呼正淑·、“藍正淑·捫“黑正淑·。
“呼呼正淑·是張正淑的外號。地于活,行軍,總是氣喘籲叼·的,戰
友們便抓她這個特點給她起丁這個外哥。有些抗日戰[:間憶說她得這
個外號,是出為她的一舉·動都虎虎有生氣。我想,這兩種睨法都有
理。給撲正淑起/·藍正淑·的外號,是因為她入伍時穿著藍色裙子。
餘止淑的外號也是因為她在遊擊區時直到參軍,只穿著僅有的一條黑
色裙子。
我想知道金平選定金正淑的理由,便委婉地表示疑問說;
“她能擔負起開拓新坡的重任嗎,·
’我在延吉縣八道溝做黨務工作的時候,正淑在我的領導下f墳了共
青同盟工作。無論敝什麼事,她都一絲不苟。再說,她還有做女兵連
政治工作的經驗,就是不知她本人的意願如何……”
村金平的看法,我也有同感。但直到那時,我開不是完全瞭解金正淑
的為人的。她到我們部隊末只有一年時間。我們是在不同的地方過了
亡國民的生活,又經過互不相同的途徑投入了革命鬥爭。我第一次聽到
金正淑的名字,是在小汪清馬村的時候。一群小演藝隊員從王隅溝北
洞來到汪清。他們像麻雀一樣喋喋不休的談笑中不時地提到尹丙遁和
金正淑。這群蝴蝶般的孩子們對自己的兒童團輔導員十分信燭,非常
喜歡。
在那以後,由延吉縣兒童站長調任汪清縣兒童局長的李順姬,常
常回憶起金正淑。尹丙遭也時而讀起她。無論到哪個村子,都能遇到
一兩個叫“正淑·這個名字的姑娘,這個很常見的名字就這扡留在我的
記憶裏了。把眾人材金正淑的L兄沾綜合起來,就可U知道她是個膽大
無畏、堅忍下拔,而又心地善良、富於同情心的帖9e。我在}[清的時
候,對金正嫩所瞭解的大體就是這些。
延古縣兒童團演藝隊來到汪清時, 我給他們送去四十條紅領巾作
為禮物。聽說, 那時任八區共菏同盟委H兼縣兒童團演藝隊負責人的
金正淑收到這些禮物,深為感激。
在馬鞋山巒營的四連成員中,余正淑是唯一的一個沒有被左傾分
子隨便扣上“比生團’帽子的入。但是左f牆分子們硬把她分配到·民生
團”嫌疑分子的連隊去了。我認為,他們的居心是: 你也是朝鮮人,管
你有無嫌疑,應當和犯了“罪’的朝鮮人在一起。
金正淑卻欣然接受/這個令人不快的做法。她決心要和那些掖加
上莫汕有的罪名的戰友們同生死共命運。她和·L《生團’嫌疑分子在同
一個兵營裏食宿,卻從不以此為恥。
37S
我通過後來的生活才瞭解到,這個外貌平凡、身材矮小的普通女
隊員受全連愛戴的理由。
金正淑是個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人。為別人可貢獻出自己的一
切,這就是金正鼠就是她的人生。她總是為別人犧牲自己。分到一
點吃的,就又分出一些給比她身體魁梧或年紀小的隊員。吃正淑的飯
吃得最多的,可能就是四連一排的輩發小隊員,他在家時是正椒的弟
弟基松的小夥伴。夜閹人靜的時候,金正嫩還為男隊員們縫補軍服和
我從來自砸古的林春秋、金正粥、樸洙環等隊昂那裏多次聽到這
柞一件事: 當反·民生團·妖風席捲全東滿的時候,有個小姑9e每天偷
偷地給在能芝蕾被關在牢裏受苦的·民生團·嫌疑分子送進食物, 爭虧
這個小姑9S,那些冤枉的受難者才免幹餓死。這小姑娘就是金正淑。如
果給’民生團·攆疑分子送吃的事實被發覺,她也難免掖扣卜·民生團”
帽子。
我初次見到金正淑是在三道灣遊擊區,但詳細地聽到她的經歷和
她的苦難家史是1936年春在漫江。有一無我寫好在東崗會議上要作
的報告, 以輕鬆的心情巡視崗哨,走到了江邊。這時,不知從哪里傳
未了勾起鄉愁的清脆歌聲,我尋聲向上游走去,只見有兩個女隊員在
柳樹叢中正在用水沖剛洗過的衣Al其中的一個就是金正淑。
那無我才第一次知道了金正淑的家鄉是威鏡北道會寧,在她五
379
歲或是六歲那年,她們全家離開家鄉遷到了滿洲。
會寧人們誇耀她們的家鄉為咸北之名勝。這個曾以六鎮之一而聞
名的要衝,在抗日革命時期,卻作為日軍羅南十九師團七十五聯隊隊
部和飛行隊駐紮的軍事要衝,標記在我們的作戰地圖上
今天會甯人為他們的家鄉出了羅雲奎這樣的彰壇才子和趙墓天‘’l這
樣的著名詩人而感到驕傲。他們自豪地說他們的家鄉是有名的白杏產
地。人們在百花盛開的春天訪問會寧,就能飽覽整個城鎮掩映在白杏
花叢中的美景。
可是,金正淑在這樣風光宜人的家鄉只生活了幾年。當她開始懂
事的時候,映人她眼簾的卻是馬贓到處橫行的北間島荒涼的山野.
金正淑的父母兄弟姊昧相繼離開丁她的身邊。她的父親是位獨
立運動者, 曾被敵人逮捕受過嚴刑拷打,加—上長期風餐露宿,受了嚴
重的凍傷,終於釀成重病,早年與世長辭了。臨終,他叫心愛的小女
兒正嫩打開匈戶,眨巴著㈩水濕潤的糜爛的服晴,眺望著南方天空,兌
·我死,也想死在朝鮮,即使變成一把泥九也想變成朝鮮的泥土。
可是,看來這個心願也無法實現了。你無論到哪兒都不要忘記自己
的家鄉,不要忘記我們朝鮮。要為朝鮮頑強奮鬥‘啊y’
金正淑十四歲那年,把整個間島變成血海的侵略者闖進她住的符
岩洞,燒毀了村莊,殘酷地殺害了她的母親和嫂子。
嫂子給她留下的只有還不會邁步的嬰JL。從此她開始為侄子討奶。
她抱著哭個不停的侄子挨家挨戶討奶,為討奶,有時甚至要到十多裏
外的鄰村去。
380
後來,金正淑也不得不同這樣苦心撫育的侄子告別了。她要到遊擊
區去的時候,接受了地下工作任務擬往八道溝礦山的哥哥金基俊硬把
孩子從她的懷抱裏奪去了。金正淑原本想把孩子帶到遊擊區去的,可
是她哥哥怎麼也不允許她這樣做,因此只好把啟程推遲了一天。
第二天淩晨,·討伐隊·突然闖進了村子。槍聲一響,她不顧一切
地抱起侄子就往山上跟想徑直奔向遊擊區。可是她哥哥氣喘吁吁地
追上來,責備她說,你的革命覺悟還不高,要幹革命,就得首先為革
命著想,只為自家人操心怎麼能幹革命,孩子你就別擔心了。
哥哥抱著哭叫的孩子,頭也不回地往山溝跑下去。他嘴上說得硬,
可是抑制不住湧出的淚水,怎麼也不忍心回頭看妹妹—·In。這竟成了
他們兄妹的永別。
在那以後,金正淑再也沒能見到哥哥和侄子。哥哥在礦山做地下
工作時,被故人逮捕,在嚴刑拷打下犧牲;侄子卻下落不明,成了消
逝在雲霧中的小鳥。她身邊僅有的骨肉基松弟也在符岩洞為了掩護向
三道灣遊擊區轉移的藏財村人民,吹號引誘敵·討伐隊,時中彈犧牲了。
金正淑在解放後也常嘻著眼淚懷念弟弟。而在街上看到十多歲的
孩子,就暗自歎氣說,我那侄兒還活著,也讀有那厶大了。
同金子談話後,我把金正淑叫到司令部來。
·金在水同志通過通信園多次要我們冉給他們膽善於做坩F工作
的人他雖是個精明強幹。富有地下工作經驗的人,可是他管轄的地
方很大,看未有不少圍難。他特別為婦女工作搞不上去,而十分著急。
要吸收婦女參加地下組織,就要做好控制著她們的老年人的工作,這
381
件事並不那主容易。你要以桃泉裏為據點,領導下崗區的婦女工作,同
時還要積極幫助金在水同志工作。
·把下崗區的:正作搞上去後,就要渡江到新坡去同強海友攜起手米
在三水地區建立強有力的地下組織網。還要在興南,咸興、北青、靖
川、城津、元山等東海岸地區的工業城市和農漁村迅速地0‘大祖國光
復會組織網。
·到國內去開展秘密結社活動,這比存人比革命軍保護下在長白進
行群眾工作,要危險得多,也困難得多。構;要特別留神,把[:作做蛾
’我們相信,你·定會完成這一艱巨的任務。SD到困難,就要依靠
同抵依靠人民。·
這是我派金正淑去桃泉吧時,對她說的’段沾。
桃泉裏已經從1936年夏束起就有了我們的工作線。據鄭東哲兌當
柏林奧運舍的消息傳到祧泉m山村的時妖,有個叫分遠達的酐i中“賭徒’
出現在下崗區,在年輕人中煽動賭博。他)f賭徒們說的話,主要是奧
運會馬拉松賽的第一名和第二名是朝鮮入,可是在發獎時耩‘[蔔升起
的卻是膏藥孜。
這個身材矮小,
作崗金在水裝扮的。
經歷。
聰明敏捷的年輕’賭徒”,就是我們派去的政治工
過去他有著傈驚險小說情節似的那種特殊的鬥爭
{隅溝蘇維埃首任會長、廷吉縣黨委書記、東滿特委組織部長……
這就是他在30年代前半期的主要經歷。
然而,卻發生了險些把他一帆風順的人生航程打亂的·場風波。東
382
滿特委轉移到羅子溝去的時候,他和特委其他成員一起掖敵人逮捕拉
到憲兵隊文了。敵人強迫金在水和朱明寫轉向書,要他們當幫兇,並
交給了這樣的任務:
你們不要向任何人說被我們逮捕過的事,而要繼續做特委的]:作,
也要繼續建立革命組織。對此,我仃I將一律不管。只要你們經常地向
我們提供新吸收的組熾成員名單就行了。
故人以為終於使特委級幹部轉了向而興高采烈。可是,金在水是
為了重新幹革命,假轉向,假宣誓的。他介取了故人的秘密文件和工
作經費找到東滿特委直如實地彙報了事情的始末。晚些來找特委的朱
明卻拄故人的指i:欺騙丁組織。為此,他受到了應得的懲罰。
金在水得到/寬熾 町是嫉開除/黨鞲。他不僅失去了政治生命,
在遭穗上也枝埋葬/。他—·朝失占了 ·切,掖逐出鬥爭隊伍,單身蟄
齒山溝,後悔門己生葉;如》E的假轉向,過著蛐1闖的日子。
在革命隊伍裏, 把處在任何逆境中部堅守共產主義者的信念和意
志,保持精神道德上的純潔性, 當作杖大的榮遝,最高尚的美德。在
革命者的心U憶假轉向也枝公認為不能容許的罪惡行為。這是岡為
即使是假轉向也會給故人提供進行反動宣傳的條件,給真叛徒提供叛
變的先例和辯白6Q餘地。就是革命者的良心和節操沒有變,但在敵人
畫前宣佈轉向,卻足不值得贊暢的。
金在水大真地認為只要瞞過敵人活下來繼續幹革命就行了,然而
卻違背了革命者的崇高道德規範。他在煩悶中聽到我們在馬鞋山焚毀
·民生團’嫌疑檔,完全取消/一百多人的“犯罪·嫌疑的消啟,,便找
383
我米說,願意通過實際鬥爭證明自己的清白。
那時,金在水捶著自己的胸晡傾吐苦衷說
“處決還是饒命,這就隨您的意吧。不過,我是願意幹革命的,再
也不能這樣過下去了。’
我相信了金在水。我交給他地下工作任務,把他派到下崗區去丁.
我們深信他不會再給自己的歷史留下污點。他在組織面前老實坦白.就
是他具有革命良心的明證。我扣信了他的這種良心。金在水因一時沒
想通,犯了假轉向的錯誤,可是他既然認識到和體,儉到那是多麼不光
彩的罪惡,就會甯死不冉選擇可恥的道路的。
命在水用假名寸:經由大上水進入/桃泉裏。起忉,他為丁解李用
述介紹說是可靠人物的鄭東哲、金鬥)C,金赫哲(金秉極)等人,而槽
開/睹場。論睹博,下崗區一帶沒有入能勝過他。他打牌肘總是耍拄
上套袖,手疾眼快地擺弄紙牌,巧妙地騙過人。出了九分或雙十,他
還洋洋得意地哼起(漁郎謠)宋。
刁;知內情的老年人們叫苦說,那個叫什麼金遠達的二流子把年輕
入都給救壞了。叮是在他們叫苦不迭的時候,在睹場卜卻成立了革命
組織。後來這個組織成為祖國光復會長白縣下崗區委蛔會的骨幹組織.
由於金在水的積極活動,截至1937年初, 以桃泉裏為中心的下崗區幾
乎所有的村子都成立了祖國光復會組吼後來還組織/生產遊擊隊。
被派到桃泉裏去的金正淑首次同金在水接頭的地方,就是李用述
的家。天上水的人們管他家叫·安穀家”。他家是八兄妹同堂的少有的
大家庭。就在這家裏成立了祖國光復會天上水支會。這家的老四李用
384
述擔任了支會長。
我們得到過這家的很多幫助。我們的許多同志出去做地方工作的
時候,每次都到他家來添了不少麻煩。從1936年末到1937年夏,我先
後三次玄過他家。第一次玄的時候,我在他家住了三天。他家靠種火
田勉強糊口度日,可是他家人都心地善良厚道。
李用還的大哥受金在水的託付,給我們刻了兩個部隊公章。這些
公章我們用了很長時間。
金正淑在·安穀家·住了半個來月,喬裝成普通名百姓t一面幫助
支會工作, ·面準備做地下工作。
金正淑用嚴玉96的2宇,舊姨成從茂山搬來的移民到了桃泉裏。
紫色短襖、藏青色華達呢裙子、長簡布襪,這就是·茂山家謝嬡吉·
嚴玉nR同桃泉裏人們第一次見面時的裝束。咸鏡道人稱年輕女人為“謝
嬡吉·。
桃度更是離新坡對岸有三十裏左右的一個山村。據在桃泉裏土生
土匕過了二十多年的魏仁燦說,第一個開拓了這個地方的是在·韓日合
並’後從朝鮮遷來的獨立運動者們。
直到30年代初,桃泉裏還在獨立軍的勢力範圍內。後米,在國內
參加過農民組合運動的先覺們集體地流亡到這裏之後,在桃泉裏一帶
共產主義思潮就占丁優勢。從1936年下半年起, 人民革命軍小分隊經
常出入這一地區,給入民灌輸了革命思想。桃泉裏及其周邊佈滿了祖
國光復會組織網。
由於人民革命軍米往頻繁,遊擊隊在桃泉裏及其附近連戰連勝,這
385
一地區的人民聲勢大振,鬥爭熱情沸騰。而故人卻膽戰。乙驚,
可終日。
下面這件事就說明了故人恐懼狀況。
桃泉裏學校前面有’·股泉水,水;剃9尖夏喝也覺得冰牙。 H本警
察聽到這個泉水特別好,為了查明具原因,稱丁稱這裏泉水的重量,發
現比別地的水重,便說:
“怪不得桃址裏的小於們眼睛馬溜溜的,都足些遊擊隊小於
區長那東哲聽說日本員警要填平這股址水,便向譬察漫.
·這水足過往的遊占隊喝的。他們知道了泉水被填埋,不會向你們
追究責仟嗎9·
於是,敵人就沒敢填平這股皇水。
總之,桃泉裏是群眾基礎奸。革命力醚很強的地方,
倉正淑白天忙著於農活/L, 晚卜就段/:‘串門認山村喂的八, 然後
記他們的名字, 記哪京是北卉家、 中山家, 興向—宋等蕁。據她後來說,
她在一個早期內, 把村比的<(寧和哪家叫什麼家傘都己仕了。金正6n
把這平凡的事看做足深入到八L《群眾小去的第一道I:序。
“教師擔任了一個班級, 首先就按點名冊記學生的名字,不是嗎,
這樣,』’能深入到學生中文帆我想政治工作員和教師沒有太大的不
同。不認識名字,還能深入別人民群眾中去嗎。·
這是她結束桃泉裏的工作後回來向金平說的話,
金正淑遵師司令部的指示把工作中心放在婦女廠作卜,積極地和
她們接觸。直到那時,桃泉裏還沒有婦女的紐織。大多數婦女只埋沒
386
在家務事裏,沒見過世面。加卜老人們對她們的管束也非常嚴。間或
有些奸女到夜校門前探頭,想念點書,老人們就大叫大嚷,好像出了
什麼禍事似的。
金止淑斷定在桃泉甲加速婦女革命化的關鍵,是做好老年人的工
作。老年人比起感受性銳敏的青年,在各方面都保守,他們只是哀歎
命苫,卻根本不去想開拓自己的命運。不使老年人覺醒起來,就做不
好把年輕一代組織起來的工作。余正淑為老年人和婦女的問蹭吃了不
少苫頭。
我們在吉林,孤榆掃I和五家子一帶的I:作經驗就清楚地說明這‘
.扛。前面已經談過,我們在進行五宋子革命化的時候, ·邊托洛茨基·
皂入是個暗礁。下皖服這位老人,就無法實現五家於革命化,無法建
立起組織來。我們爭取/‘邊托擠茨幕’老人之後, 寸·在那裏建立了反
帝青年同盟。孤榆樹的玄劉竹也田是我們的主要工作對象。他是我父
親的朋友, 又打很大的影響力,所以我海到孤榆樹,都先到他家去問
安,轉達母衷的問候。
金正淑本來具有尊敬老人的品性。聽/她在槐泉裏做老年人工作
的經驗,我感到很自然, 沒有感到她的丁作是有意做作的,而是很自
然的感情流露。
金正淑對待人, 沒有把他們作為工作物件或教育物件對待,而是
作為普通八來對待。就是山于工作蔔的需冕要同爭取的入交往,她
也沒有把村方放在被教育者的位置上或者把自己放在教育者的位茬上
而是像親密的鄰居——樣平等相待。在這過程中,她就受到人民信任,成
387
了人民的女兒和親密鄰居。這就是金正淑作為地下工作員的重要特曳
我也通過一生的實踐切身地體會到,要深人人民群眾,首先就要
認為自己是人民的子女、人民的忠仆和人民的朋瓦同時要把人民看
作自己的父母、 自己的兄弟和自己的老師。如果以人民的老師、騎在
人民頭上的官僚和統治人民的領導者自居,就不可能深入到人民群眾
中去,也得不到人民的信任。人民是不會給這種入敞開火門的。
金正嫩就是過路時在哪家暫時歇腳,也決不坐在哪里歇一會兒就
走,總是幫那家劈柴、打水或舂米。她對村民的亦忱, 真可以說止石
頭也能開出花束。在這過程中, 老人們也開始非常願章親近她了。桃
泉裏革命化的突破口就是這樣棱打開了。
有一次,劉9f洞的一家地主把患了熱瘸的做飯Y鞋扔到山中怔棚
占了。可是,誰也不敢去照料那個可憐的女孩子。金正淑得知後,毫
無顧忌地到那個草棚去和她同吃同悅精心護理。
同志們聽到這一消息,有的趕到草棚去勸阻她說,為·‘個沒有得
救希望的孩子冒這份險值得嗎,萬‘被傳染上,有個三長兩短, 耶厶
司令部交給的重大任務讀怎麼辦,誰負這個責任,就是護理她,也千
萬不能和她同吃同住。
金正淑笑著安慰他們,說:
’你們放心回去吧。因為怕死,連個孩子都救不活,那怎麼能光復
祖國,拯救人民呢,我的命是為拯救人民豁出來的,還有什麼可怕的。’
人們終沒能勸金正淑離開草棚。
金正詛終於救活了那個可憐的女孩子。桃泉裏的人們開始稱金正淑
388
為“我們的玉順”了:他們家裏有了一條醃青花魚也請“我們的玉順’,給
孩子辦白日也先請·我們的工順·米。金正淑在他們的生活中成了;1;可
缺少的女兒、孫女和姐姐。
金正淑在無微不幣地關照村民乍活的同時,還對為加速下崗區革
命化東奔西走的金在水的安全予以灤刨的關注。那年2月,金在水給祖
同光復會各組織分發我們在山裏發F去的(二·一月刊), 身上只剩下
最後 份時,被故人發現了。他被抓到員警署去, 弋時他裝成目不識
丁的fQ八纏著故人說:
·這朽足上1l以柴時拎的,我想用它捲煙抽,你們幹嗎搶去,快還
給我。”
欣人認為他可能足f9廣,使放/他,可是枉背後繼續查他的身分。
金在水田以金遠達的/H名字來往于下崗區一帶,後來把住處遷到
桃從裏本村的李孝俊家, 為了裝成李孝俊的堂圮,墳用了事永俊這個
假名。
企正淑和金在水研究了 下叫故人不冉暗地調查的有效辦法,最
後‘致認為艘好的辦法是向故八證明李永俊是白癡。第::天,桉他們
編的腳本,李孝俊束發生丁一場轟動全村的風波。
李孝(斐的午輕妻子竟用榨槌捶打寄騷在她家的光棍“大伯子”李永
俊,把他攆出了家。她大哭大鬧, 曉fQ大伯子老把家什偷2;賭博,讓
她家變成了窮光蛋。
正當妻子在家大鬧的時候,孿孝俊跑到員警署去告發兌 因為我
那只會睹錢的f叟堂兄,我快要傾家蕩產丁,扡哀求他們務必從戶u上
389
勾掉堂兄的名字,把他攆走。
這邊那“傻大伯子’卻又帶著一本(三·
察罟去求情說:“老爺,這是你們喜歡的書
萬不要讓我那孝俊弟和弟螅打我、攆我。”
一月刊),大搖大擺地到警
我白送給你們,求你們幹
員警看到(三·一月刊),瞪圓了眼睛,間他這是從哪兒弄來的。
金在水回答說,在過去遊擊隊和日軍文火的三浦洞戰場撿到的,井
說:
·那天你們搶去的那本書,其實也是在那裏撿的,那大我撒謊說,
是在我們村的胞胎山上撿的。·
員警吹鬍子瞪膽地大發雷霞,金在水卻從衣兜裏掏出
笑著說:
‘那兒,滿地是懷錶, 自來水筆,掛和各種各樣的東西.我要是把
那個地方說出來, gn些東西不就全都落人別人手裏丁嗎,只要老爺們
刁;i午我堂弟把我i0走,我就把那個寶地告訴皂爺們。·
單憑這一點,臀官們就相信李水俊的確是白癡了
據說,從那以後,故人就停止了對他的暗地調查
鄭東哲、柳朵燦,餘赫哲,李哲沫等桃泉裏的先覺和革命群眾,為
金止淑的地下工作和她的安全,盡了—‘切努力。他們甚至定期地渡江
到新坡去弄報紙來給金正淑。鄭東哲給新坡的組織成員雜貨店老闆訂
閱贊,老闆就以自己的名字訂報紙。他把iK紙隨到隨送,有時就當包
裝紙包起商品送去。所以,金正淑就能定期地看到<東業日報)和(朝鮮
日報)了。
390
每有紅白喜事,鄭東哲總是把金正搬請去,安排她趁這個機會同
遊擊隊工作員或外地來的地下組織聯絡員接頭。
u37年夏天,鄭東哲為生了男孩擺酒席請客,參加的有剛從遊擊
隊裏派來的“藍正淑’(樸正淑)等幾個政治工作員和地下組熾成員多人,
還有員警、區長和密探。
為了徹底偽裝工作員, 以避免故八監視,鄭東哲讓他們互相磕頭
施禮。金正淑也按慣例和樸正淑互相磕了頭。她跪在“藍正淑”面前磕
頭說:·請壁我一拜·。區長鄭東哲為這件事,從幾天前就讓金正淑練習
了磕頭。
金正淑每夜到井邊去練習頂水罐走路,
秋千。
端午節前還練習了幾夜打
她把這一切看作是具備女地下工作兄素質的必修課。
金正淑認為實現桃泉裏革命化的關鍵是提高群眾的覺悟,把他們
吸收到革命組織裏來。她用(祖國光復會十大綱領)積極宣傳我們的革
命思想。在這過程中,不聲不響地培育出了領導骨幹,井以這些骨幹
建立了反日青年同盟和婦女會。這個平靜的山村終於變成了我們強有
力的活動基地。金正淑在所到之處都用擁軍愛兵思想教育丁人民群眾,
同婦女會會員和青少年一起,籌備支援物資送到部隊去《她支軍教育
搞得特別好,連從山東遷居桃泉裏的中國人也都發動起來,給人民革
命軍送來了支援物資。兒童團員們還到各地戰場去搜集了子彈。
支軍運動的最高形式是參軍。金正淑同祖國光復會下崗區委員會
委員們一起,從通過組織瞭解的骨幹分子中選拔有條件的青年,動討
39l
他們參加了人民革命軍。據鄭東哲的回憶,那時在下崗區參軍的青年
多達一百多人,儀在桃泉裏一個村就有金赫哲、柳榮燦、李哲垛、崔
仁德、韓昌鳳等十多名青年參了軍。
我國革命的第一代人韓昌鳳,在偉大的祖國解放戰爭時期,率領
一個團奮不顧身地強擅了洛東江,扡在攻佔、堅守對岸高地方面建立
了特殊的軍功。
曾受過金正淑指導的腰房子婦女會會長尹於福,足有三個孩子的
婦女。她背著兩歲的孩子跋涉八十蘿裏路來找我們的密營硬要參加遊
擊隊。
當時群眾參軍熱情非常高,有些人把兒子送進/脬擊隊後,修假墓
上墳, 說兒子已經此/。故人材遊擊隊家屬進行嚴密脆視和棧郵迫:《,
他們就用這種辦法來瞞過故人。
金在水分發(二·一月刊)彼發現後不久,我們為幫助金正淑在新
坡的工作,派崔希嫩到腰房子去/。金正嫩就把對桃泉裏等下崗區地
區的婦女會、 青年會和少年會的領導工作交給/崔希淑,她自己則集
中精力做丁新坡的工作。
金正淑在新坡的工作,是從做張海友的工作開始的。
當時,張海友在新坡地區同二水共產主義者工作委司會成員一起
進行著反口革命活動。這個時期,桃泉裏區長、祖國光復會特殊會員
鄭爾哲同三水共產主義者工作委員會成員張海友、林元三、徐載逸有
了交往,思想感情上開始互相溝通/。
徐載逸是洗衣工,他投身於組織的工作,還執行丁同金止淑取聯
392
系的任務。
為了具體地瞭解SE海友和他的組織的動向,金正淑讓鄭東哲同張
海友的組織的成員林元三結拜了把兄弟。她通過鄭東哲事先做了充分
的瞭解,在此基礎上,開始直接同張海友接觸了。
金正淑在石田服裝店後屋第—·次會見了張海友。那天,她給姥海
友轉達了我的親筆信。
*原來金日成將軍就是金亨稷先生的兒子金成柱,我張海友將像擁
護亨櫻先生一樣擁護將軍。·
我接到張海友表示了這種決七\h、彙報,確信金正淑存新坡的]:作
定會成功。
帳海友不是那種憑年齡和資歷閂命刁;幾,或,訓Q狹隘,小暈小氣
的革命者。他是個只要是主持正義的,就無條件地支持和捐j護,不為
私人感情所支配, 為大義和大業就毫不猶豫地獻出閂已·切的入。
不久後。 張海友以二水共產主義者工作蛋H會成6tK縱了祖國光
複台新坡支會。同一個時期, 他在余在水和金正淑的領導‘卜在Jj
田服裝店後屋以三水共產主義者工作委㈡會為母體,成立了朝鮮人民
革命軍黨委台直屬新坡地區黨小組。
成立祖國光復會支會的集會是在光鮮照相館舉行的。照相館的二
樓惟整室,是金正淑經常利用的秘密聯絡場所。
經營光鮮照相館的車舜垣足祖國光復會新坡支會的骨I:成員。他
在漢城攝影講習昕畢業後,回到新坡開了照相館。李舜垣不僅攝影
技術很高,而且平易近八,深早眾望,所以,讓他出面做人的工作是
393
很方便的。
他拍下許多故方資料給我們送來了。有一次,他還拍下有助於人
民革命軍向國內進攻的新坡全景照送來。在他家修整室裏還油印了很
多傳單。他愛人足忠實助手,默默地幫助了組織的秘密:I作。
除/光鮮照相館外,金正淑還把引田服裝店,泉水邊沖而館、新
坡客店、瓷25商廟、水儺房等新坡的許多地//定為秘密聯絡或秘密I:
作場所,隱秘地來往於這些地方進行/地下—1作。這些地方既是tR織
成員的接頭和聯絡地點,同時又足收集和保管支援物資的場所。
起運支擺物資的主要秘密地點足水碓房,這兒離邑鎮有·段距離,
是個敵人刁;大吐意的地方,所以,保管扣起運物資很入便。這家主人
的一個親戚是放排—1:人,岡此, 把支援物資送讓鴨綠讓對岸時,很容
易得到他的幫助。水儺房主人劄放排工都足/n閨光復會會U。
我們通過新坡收到八日多立餒物資。十;:道溝物貴可;多, 所以&
白縣—啡肛的各組織也蟹到鴨蜂江對岸的新IA大購頭大部分立援物資。
新坡地區的各組織給遊擊隊送來的糧食、布等人量支援物資,大
部分都足經水碓房聯絡站和五函德客店閉木排或渡船運過鴨跺江的。
斤函德客J占是個以 個家趕為個位建立的特殊分會。
金正淑在桃泉裏和新坡地區進行地下工作的時候, 曾去過白六山
密營和三水,還前住新興、興南、北青、端川等東海岸地區去,深入
地做了這些地區革命者的工作。
阿安甲和五函德的秘密聯絡站主要用作向外地派工作員的據點。
金正淑在阿安裏分會負責人的家裏派了到赴戰、長津、新興、興南等
394
地去的地下革命組織成丸 以五函德聯絡站為據點,派了到甲山、北
青、德城、端川等地去的地下革命組織成崗。她派魏仁燦工作紐到興
南工業地區去建立地下革命紐織,也是在阿安裏據點派去的。
金正淑忙碌地來往幹分散在新坡各地的那麼多秘密據點,積極地
擴大了革命組織。她絕沒有只利用固定的據點。她常常改換裝束,巧
妙地交替利用丁各種形式的秘密聯絡站和工作場所。她這樣做,既有
助于偽裝紐鞏也有利於自己的五全。
金正淑從桃泉裏回來後,我叫過她: 聽蛻新坡的員警aK睛都像梟
6a,你用什厶法子, 沒有3《露白山你出入新1A街市幾-1·次, 沒被故
人捉住, 而隨意進行活動,秘訣是什L 9
金正淑只是微笑著,講/她在新坡被密探"悄的經過。
·我在新壤渡i/y9C正北衙裏走,發覺確個戴破舊單,n的入跟在我
後面。起初,找發恕到他足BJ梢的, 叮足我走進街望後,他仍跟在我
後面。我覺得有*“可疑。圳人在 家飯館前抽起朋來,他抽的不足旱
煙,卻是香燦。我一毛,就史覺得可疑了。窮苦農民哪抽褂起香煙呀。”
金正淑牽著密探在小胡同裏繞來繞去,最後進了集市。她看到有
個面熟的婦女背著估子,頭—蔔還頂著一個大蓖,便《快地把那個匡接
過來頂在頭』。這±、一來,那個密探就丟失了目標。
·我沒被密探或譬京逮捕,是因為有責任感。要是被敵人抓住,
就浸法完成司令部交給的任務了嗎,我—恕到達,膽子就人起來/‘
且,群眾又奮不顧身地保護了我。·
使她能夠勝利完成艱巨的敵後工作任務的重要秘訣,就是責任感和深
踩地紮根於群眾。她在敵後地下工作中所發揚的驚人的創造精神,也
是出白於這種責任感。為了不給她過重的負擔,我們在派她到桃泉裏
的時候,只交給了她有關政治工作的任務,沒有給她別的任務。但是,
金正淑在全力進行政治工作的同時,還隨時收集部隊所需的敵軍事情
報送到司令郵來。
她發動桃泉裏和新坡的地下組織收集了許多情報資料。鄭東忻、掄
海友、林元三等革命者給她提供的情報特別多。
鄭爾哲是情報,l:作的能手。他和員警署長、海關關長、而匕等故
統治機構的頭頭們鮚殲把)C弟,和他們稱”兄·道·弟”,巧妙地嘗出了
故人的秘宙。在他們這《q把圮弟中,刁;儀有蔔:遭溝官廳的頭頭們,還
有新,h派來的高等科便衣臀察。 那東竹常常擺酒席請他們喝酒, 還乃
那些喜歡抽人煙的官吏有意地安排他們抽大煙。
祖國光復捨下崗區委H會會H捫·進了故偽機關,
察署管轄內,就撲進了兩二名祖國光復會特殊會員—
位任用的區K和十家長也大都加入丁革命組織。
僅在十二遭溝譬
故偽基層行政單
林兀三利用替靖安軍團部抄寫文什的機會,收集了人量的軍事秘
密。他‘發現革命軍可貴參考的作戰田或統計資料,就飛快地把它忡
在紙上,揉成紙團扔進廢紙簍裏,等到晚上燒廢紙時,再把它揀出來
送給組織。
光鮮照相館和石田服裝店還常常成為收集敵情資料的據點和聯絡
站。祖國光復會新坡支會會員中,還有在面事務所或金融組合等敵倘機
396
天當文書的。他們經常收集敵情資料集中到光鮮照相館或石田服裝店,
然後向組織通報。間三峰戰鬥時,金正淑就是通過這一地區的秘密聯
絡鞏 詳細地調查和搜集金塌源部的動向升及時通知了司令部, 為人
民革命掣的戰鬥勝利作㈩了很大貢獻。
金正淑發動紐織成H偵察/在新坡一帶部署的敵軍警兵力、軍事
設施和武器裝備情況,親自確認丁鴨綠汀的寬度、深度、流速和渡吐
及撤離的有利地點,還繪製出必要的略田送給了我們。
在總鯰桃泉喂的]:怍情況時,我高度評價/金正搬的這·創造性
努力。我問她為什主要調查渡江和撤離的有刊地.÷\。她回答說, 叼為
她想到我們革命軍終會有一大要攻J/新JA。
㈠37年皇,金引:淑破故入逮捕/。
桃址裏婦女會圜為我們㈨出版所卉別的·些紙捆被嫡安軍發現丁;
這就成了鍋/K。這叫, 俞Ⅱ;淑鎮靜地辯解說, 這些紕拊r足她受鄭爪哲
區長的囑託頭來讓她們保管的,足準備做樹L《登記簿的。她的理直氣
撲的態度和有條有理的叫答, 使故人大為惱怒。理屈詞窮的敵軍官,氣
急敗壞地說,看你一點不害怕,能說會道, ·定是革命軍的間諜。便
十;山》說地把她綁起來,押柱他們的部隊本部所在的腰房子。
餘正淑意鑽捶Ij最後的時劉到了,便給組織寫了遺書。
”謫你們放,乩找將要此友,但組織一定會活著。這兩坎錢是我的
全部財產,消用作組織的資金。”
用鉛筆寫的遺書和兩塊鍍經她被扣押處的房東老大娘傳到鄰居,再
經鄭東哲傳給了組織。
297
 組織上發動組織成討進行了緊急營救活動。桃泉裏的組織成員5R
成代表團到靖安軍部隊本部直強烈抗議他們非法逮捕了無辜良L(,拜
要求立即釋放。
桃泉裏組織成別、抗議終於發生了效果。靖安軍部隊本部借n部
隊轉移把金正淑移交給十凹道溝員警罟了。
鄭東哲出面交涉, 又把金正淑從{’四道溝譬察豈移送到十‘道溝
員警署。十’道溝員警署足高—級的一級員警署。所以把金醜;淑穆送
到十:道山員警署的叫題就比較容易地解決了。
桃泉裏就在這兩個員警署之間,金爪淑光著腳, 兩手被反剪著,在
員警押送下經過桃泉甲足在剛過晌午的時分。村民們看到·茂山宋謝蛙
古·,被員警用槍托排操著押止,個個義憤填牌,滿BK含洲目送著她。打
個老人娘帛著一雙草n跑別人路[·給金:1:嫩流血的腳穿1:, 腳小責吃
員警:
“伯;們這些壞蛋,我們㈧山舊到底犯//1±、罪, 為/l九抓走無辜的
八,你們說上肭是共產黨,要是五順足共產黨,0,i我就要跟共產黨走,”
鄭爾忻”1RD2R上去, 利十’道溝員警署長交涉釋放企止嫩。員警
署長答向他說, 如能支出五百份良民保證書,就眾認餘正淑是·良氏’,
釋放她。員警署良要這麼夢的保證書, 是為了留下憑證, 以便上縱追
究時好推卸責任。實際上,這個要求就是要他上大捆叢星,無法辦到。
可是鄭東哲不久真地把五百份保證書放在署長的轟上了。署長著實吃
/—{京。當叫誰也不願在擔保有“逆0Q’或“共匪·嫌疑的“不穩分子”為
“良L《”的保證書上輕易蓋手印,這是群眾的普遍心理。礫來員警署長
398
考慮別同鄭東哲的“友情”, 為頤全面子, 答應他只要交出良民保證書
就釋放她,可是他,乙裏以為這是絕對力不到的。
辦戍了有五百人蓋了田章或手印的良民保證書,這確實是個奇跡。
怎麼辦成的呢,桃泉裏只有二百勢戶人家,不可能有那麼多的地
下組織成員。不管組織如何發動起來,那些比組織成員多好多倍的非
組織成址也刁;會都追隨別人目著危險在保證書蔔輕易蓋章的。
使那麼多的人毫不擾豫地在良L《保證朽上蓋章的是, 八b(群眾對
令ll:淑的無限蚌蛩和支持。懊句話說, 是比強儀利金錢更朽威力的人
民的絕劉信賴刊支¨創造了,主種奇跡。
余正淑從故人的魔爪‘1,擺脫㈩束, ’回到桃泉裏就被村民團閉圍
件、她欖”魄出門第·句i舌足:·哎喲, 町把找m坪/。人蛆,快蛤我
飯吃“巳·這是只有存·家人之間㈡。0巳UfHh\哲大拘H<的活-如果她沒
把眺以眶人們看成‘家入, 足不可能蛻出這種活的。
●Y放G, 林幾三存任只由巾八蛋蛋口臥㈨十候, 有一次趁來平雄
汗台的機會, 同曾在桃泉裏,新/庚時的川友張海友、 鄭爾暫一起訪叫
過戮家。當時北海友和鄭東廿在:II央擔仟要馴。任民土党平安南道委
證會委員㈠、余仆水也扣他們一起來/。那天, 金正淑為他們包了餃
蔔當時的i6趣很自然地就轉到桃泉裏一新坡時的往事了。
金幣淑噙著眼淚感什深切地回憶了在同志們的幫助下死裏逃生的
仆事-她突然說,她被拘押在曙房子的時候,本來是完全能夠逃脫的,
可是沒有那三做。她說:
·其實十掉一個看守脫逃是刁;堆的。可是,我不忍心那樣做,想到
399
我被關押的那家房東老夫妻的可憐狀況,怎麼忍心十掉看守逃走啊。我
看著他們皂夫妻,乙恕,我逃小去容易,可我一走,這家老人妻將會如
何,保證我足撲人的劃5區長又將如何9桃泉裏的地下組織和人民將受
到多麼大的擬大,受到多麼殘酷的迫害。我想到這裏就引定了主意,寧
可犧牲白己也 定要保護組織和人民。那天,我心情平靜地睡了一夜。
找打定了要犧牲自己的i意,心裏就塌實了, 沒有什麼。/t自的了,也
沒有什麼可猶豫的了。”
這就是“茂山家謝媚吉”在桃泉罩一 新坡叫期的風擅
多虧丁良眨保證帆 金n;搬從逆境中得救後, 有 ·段時間繼續丸
桃址m地區相國內進行地蔔工作,後來¨恬C刑令部柬丁。地"隊叫.祖
國光復台桃從裏支合成b1柳祭±11,也柯』她·起來伐找。他由俞正淑介紹
參加了遊十隊。 1944午, 找們在哈巴羅人斯電附近的訓練基地竹:1;做
村[州;戰的樸擠J:作。柳朵燦八川船搬運盂9f竹地址築所需的村,:Lu人
彳;十在辨龍擅:溺此/。
餘皿:淑每有機會就回憶他兌柳朵燦是她終生堆忘的恩八。
金正淑離開桃泉鬯的叫候,訣兒,要跟她米的不止是柳朵燦 個八。
r,k會日們di哭著纏憋她, 一定要跟她來。
釘個"女會汕直到金彙淑翻越胞胎[[[, 還纏磨著, 下肯[叫家。
金幣淑怎麼也說服可;丁這個仙女會員, 最後把白己的鉗戒指給她
戴上,把她的紅腰帶解下來系在自己的腰—蔔。這條用毛線織的腰帶是
她由金止淑介紹加入蝦女會的那大, 為/做紀念, 親於織出來系在櫻
上的珍貴飾物。
400
·構;刁;要難過。我不是奸;願意帶你屯是情況不允計:我帶你走。我
將把這條紅腰帶永遠帶在身蔔, 直到它剩下最後一‘根線為止,決不忘
彙你們親蛋的桃泉裏的人們。·
那個婦女聽到她深情的活
到哪兒去,都要捎個信米。
就刁;冉糾纏丁,轉而哀求余止淑尤淪
她回到郎隊後按自己的諾言拜常把那條紅腰帶系d卑0U/厶裏邊。
我朴她結婚後,習知道圳條紅腰帶的來由。
金iI·淑身十一喘汞著圳條象徵肝眾溫暖關懷的纖腰帶。她的靈魂
從棱/J冉丌過人兒:
我引時提小這杆‘個問題. 金丁姐怎/、能受到那±、多的八的裏戴
劄£拔,完成/4<蔔的地I’1仆仟為呢,
dc2果餘,1:淑沒十¨L乙批愛人兒, 圳f、’‘¨也處]危險的叫攸, 入K
址全小本4;邢睬她的。幹;把門已的中部/才心獻給人隊㈩入, /1 T鈞
發¨危臥父頭, 址得+;列入N的舟誠~助心餘止淑山]:她熱量八比,
㈨川得到了她圳主量惜扣保護的八N向打的報芥,,這麼石來, 蓋打斤
“人川子¨良比保證書血液以是證明地址人民的真正心仆的永1剛、證
書;
餘止淑離開桃從半後過了十個多世糾的1991年秋大,我在兩江道
地區進行現場指抒的時候,訪川了她獻山全部身心開杯的新坡。儘管
流逝了攫削U歲門, 叮是有關她的地下活動的革命文物卻完好地保存
著新/慶人們對史跡地及其海件文物的精誠珍重,確實足令人嘆服的。
那大, 講解貝們帶找到每個印有金正淑是跡的史跡地,具體地介
4()1
紹了她的活動情況,其中有下少我不大知道的事件和細節。
我望著仍日立在鴨綠江畔的兇險的炮臺,心裏想到金正淑為了實
現這一地區的革命化,骨冒過很多險,也曾多次闖過於鈞一·發的關頭。
夕陽徐徐兩下的叫分,我前往車站, 回頭望著新坡市街,不知是
怎麼的,禁不住產十/一種依依雄舍的七帽,

注釋

﹙1﹚ 南湖頭會議:1936年2月27日-3月3日在中國寧安縣南湖頭舉行的朝鮮人民軍軍政幹部會議。在會上,金日成同志提出了新的方針:朝鮮人民革命軍主力部隊挺進到邊境地帶,把鬥爭舞臺逐步擴大到國內;進一步擴大和發展反日民族統一戰線運動,在全國範圍內推進建黨準備工作。
﹙2﹚ 羅雲奎:20年代朝鮮的電影導演,演員和電影文學作家。他先後創作了故事片《阿裏郎》等十八部電影文學劇本,導演了十九部電影,在二十五部影片中扮演了主角。
﹙3﹚ 《壬辰錄》:17世紀初,以當時口頭流傳的民間故事為基礎創作的小說,描寫了壬辰衛國戰爭(1592-1598)時期朝鮮人民的反侵略鬥爭。
﹙4﹚ 尹瓘(?-1111):在12世紀初擊退女真侵略者的戰爭中立了功的武官。
﹙5﹚ 金宗瑞(1390-1453):全羅道順天人,李朝封建國家的官吏和學者。歷任刑曹判書、禮曹判書、左儀政等職,在加強國防、阻止女真族入侵方面起了很大的作用。著有記載了高麗王朝(918-1392)歷史的《高麗史》(共一百三十九卷)、《高麗史節要》(共三十五卷)等書。
﹙6﹚ 南怡(1441-1468):15世紀中葉著名的青年將領。他武藝出眾,精通軍事,十七歲武科及第,二十六歲任兵曹判書,在懲罰經常侵犯和騷擾西北邊境一帶的建州衛女真的戰爭中立了功。
﹙7﹚ 甲申政變:朝鮮最早出現的資產階級革命。1884年12月4日,以金玉均為首的開化派發動政變,組成新政府,發表了施政綱領,但在第三天就歸於失敗。這起政變稱1884年資產階級革命。
﹙8﹚ 檀君:朝鮮民族的始祖。西元前3000多年生於平壤,在東方建立了第一個古代國家朝鮮(後稱古朝鮮)。檀君陵在今平壤市東郡。
﹙9﹚ 《溫達傳》:高麗人民創作的露頭文學作品。主人公溫達因家境貧寒,被統治階級視為“傻子”,倍受蔑視和虐待;後來同被趕出王宮的公主成親,專心磨練武藝,成了將軍,在擊退外來侵略戰爭的戰鬥中英勇善戰,立了大功。
﹙10﹚ 《新日》:金日成同志于1928年1月在中國東北撫松創辦的朝鮮第一家革命報紙。
﹙11﹚ 《布爾什維克》:我國第一個黨組織—建設同志社的機關刊物。1930年7月在中國東北卡倫創刊,初為月刊,後改為週報。
﹙12﹚ 《農友》:1930年秋,在中國東北懷德縣五家子創刊的月刊,是農民同盟的機關刊物。
﹙13﹚ 《東醫寶鑒》:集17世紀以前高麗醫學成果之大成的醫書(共五篇二十五卷),由著名醫學家許浚撰寫,1611年出版。
﹙14﹚ “惠山事件”:日本軍警為鎮壓朝鮮的革命組織和革命者,分別於1937年和1938年在鴨綠江沿岸一帶進行的兩次大逮捕事件。
﹙15﹚ 新幹會:1927年,由知識份子組成的民族主義團體。其綱領為促進民族的團結和政治上的覺醒,反對機會主義。因日本帝國主義的鎮壓和內部的改良主義傾向,於1931年5月解散。
﹙16﹚ 金策(1903-1951):咸鏡北道金策市(原城津市人),無限忠誠于金日成主席,為党和革命獻出了自己的一切的革命戰士。曾多次被日本帝國主義員警逮捕入獄。1932年參加朝鮮人民革命軍,任指揮員。祖國光復後,投身於黨、人民政權、正規人民武裝力量的建設和各項民主改革,歷任平壤學院首任院長、北朝鮮臨時人民委員會和北朝鮮人民委員會副委員長兼民族保衛局長、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內閣副首相兼產業相等職。在祖國解放戰爭時期,任軍事委員會和前線司令官,為戰爭勝利進行了忘我奮鬥。
﹙17﹚ 洪吉童:朝鮮中世紀小說《洪吉童》的主人公,在書中被描寫為具有千變萬化的神奇法力、見義勇為的非凡人物。
﹙18﹚ 全琫准(1854-1895): 甲午農民戰爭(1894-1895)的領導人,青年時代當過私塾老師。他把古阜農民反對封建統治集團的暴動發展成農民戰爭,後來因叛徒告密被捕,英勇就義。
﹙19﹚ 東學黨:由1860年左右創立的民族宗教—東學的信徒組成的團體。東學為對抗西學(天主教)而創立,是東方及朝鮮的學問的意思。東學黨人在1894年甲午農民戰爭(亦稱東學黨起事)中起了重要作用。
﹙20﹚ 祖國解放戰爭(1950年6月25日-1953年7月27日):朝鮮人民抗擊以美國帝國主義為頭子的外來侵略者和李承晚傀儡集團武裝進攻的正義戰爭。
﹙21﹚ 康良煜(1904年-1983年):生於平壤市萬景台區七谷的貧農家庭,是愛國志士、著名的政治活動家。
日本帝國主義統治時期,作為教師和牧師開展了愛國的教育與宗教活動。
在出任北朝鮮臨時人民委員會秘書長、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秘書長等職期間,為新祖國的建設政權機關的加強和祖國解放戰爭的勝利,進行了積極的活動;後任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副委員長、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副主席等職,為國家的富強發展和提高共和國的國際威望,進行了積極的活動。
從1948年第一屆最高人民會議起,為每屆最高人民會議的議員。
作為北朝鮮民主黨中央委員會委員長、朝鮮社會民主黨中央委員會委員長,為貫徹統戰路線進行了忘我的奮鬥。
﹙22﹚ 洪景來(1780-1812):1811-1812年平安道農民戰爭的領導人。
﹙23﹚ 李俊(1970-1907):咸鏡南道北青人,反日愛國烈士。日本早稻田大學畢業。歸國後組織“共進會”等團體,為恢復國家主權進行了活動,是國債償還運動的主要人物。1907年,作為朝鮮高宗皇帝的秘使前往荷蘭海牙,參加第二次萬國和平會議揭露了日本帝國主義對朝鮮的侵略;因呼籲各國支援朝鮮獨立而未能如願,遂在會場上剖腹自盡以表抗議。
﹙24﹚ 安重根(1879-1910)黃海道海州人,獨立運動者。從十七歲起研究軍事學,並作為西北學會會員從事教育活動。1907年末,到俄國濱海省任反日義兵隊指揮員。1909年6月,曾率領三百多名義兵攻打咸鏡北道慶興(今恩德)的日本守備隊。當年10月,在中國哈爾濱車站擊斃以“北滿視察團”名義闖進滿洲的日本侵朝元兇伊藤博文。
﹙25﹚ 崔德新(1914-1990):金日成主席念過書的華成義塾塾長崔東旿之子。在日本帝國主義霸佔朝鮮後流亡中國,任光復軍軍官。解放後,曾在南朝鮮歷任軍長、外務部長官、駐西德大使等職,樸正熙掌權時期流亡美國。後定居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歷任祖國和平統一委員會副委員長、天道教青友党委員長等職。
趙基天(1913-1951):咸鏡北道會寧人,革命詩人。在日本帝國主義霸佔朝鮮後,遷居俄國,畢業于鄂木斯克師範大學。祖國解放後歸國。1947年以在金日成主席的革命歷史中具有深遠意義的普天堡戰鬥(1937年)為題材,創作了長篇史詩《白頭山》。此外還創作了以解放後祖國大地上發生的巨大變化和祖國解放戰爭時期軍民英勇鬥爭為題材的《土地之歌》、《朝鮮在戰鬥》等許多詩篇。1951年任朝鮮文學藝術總同盟中央委員會副委員長。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