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远征抚松

在橇泉里和鲤明水给疯狂进行·冬季大讨伐·的故人以沉重打击之
后,我决定率主力再次翻过长白山屿北上远征抚松.
当我宣布远征抚松的方案时,大家都惊愕地表现出大惑不解的神
情.这似乎是说:我们以为马上就要挺进国内报揍故人了,因此,都
激动兴奋地专等着一声命令,可突然叫我们北上,这是怎么回事f为
什么丢下好不容易开辟的西间岛和白头山,朝北远征,真是莫名其纱,
他们认为,在样样事情都进行得很顺利的时候,是没有任何理由远征
抚松的.他们这样想,并不是没有遭理的.
当时,正是我们的军民斗‘志昂扬,气势磅碡的时候。在对故斗争
中,我们饔战璎胜;尽管故人的·讨伐’攻势极其猖狂,政治、经济、军
事封锄十分严密,我们的游击队还是不断壮大,前来事军的人络绎不
绝,武器装备也大有改善,战斗力大大加强了。白头山地区和鸭绿江
沿岸一带变成了我们的天下,战争的主动权牢牢地掌握在我们手里。我
们的地下组织稠密地分布在西间岛全区。我们从南湖头开拔时确定的
第一个目标算是胜利达到了。
现在剩下的问题是挺进国内作战。只有把武装斗争早日扩大到国
内去t才能在国内掀起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运动的热潮,才能更积极地
深入开展建立新型政党的斗争。挺进祖国,惩罚敌人,这不仅是我们大
家最大的愿望,而且也是国内人民如饥似渴地企盼已久的最大愿望。
当时国内人民盼望我们挺进祖国的心情,可从这样一个事例中看
得很清楚。
地阳溪有个名字很古怪的村子,叫南惶,也叫那哈德.这个村子
的区长叫刘浩,是祖国光复会的特殊会员,支援游击队的工作做得很
好。有一次,他顿着村里的老乡,带着支军物资来到了我们的峦曹.其
中有三个从甲山来的农民.这三个甲山人,渡过敌人警戒淼严的鸭绿
江,给我们带来了数量可观的小米、用燕麦做的炒面和麻鞋.三个人
带着这么多的东西来, 固然是令人吃惊的,但更感人肺瞬的是,他们
在白头山原始森林中迷了路,辗转了好久也饿了好几顿,可一粒也
没动支军的口粮。
麻鞋的来历也深棵地感动了我们。他们带来的麻鞋少说也有二百
多双,做鞋帮的麻辫全是用(9麻绳打的,鞋底是用麻绳和榴树皮搓起
来编的,打得既精致又结实。
当金山虎对甲山人的劳苦表示感谢的时候,他们都显出羞愧的表
情,不知如何足好。其中一位年纪最大、像遭士一样留着长胡须的老
人,握住金山虎的手,说道:
·我们做百姓的只能蛤白头山的将士们送这点麻鞋,实在是不忠
不义呀,请彝9原谅吧。对我们不足挂齿的劳苦还表示感谢,真叫我
们羞愧难当,无地自容啊。这虽是不屑一耳的麻鞋,如果你们把它当
军鞋穿上,到我们甲山地方来消灭那些岛国蛮子,我们就死无遗恨了。
我们一心盼着革命军来呀。·
苦盼朝鲜人民革命军进军国内的人不仅仅是甲山的农民。曾经扛
着支军物资来过我们密营的庆尚道老人李秉元向我提过这样的问题:
·将军,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把那些日本鬼子赶出我们朝鲜呀,我生
前能见到这一天吗,·
祖国人民对我们的深切思念和热诚的爱护,时时刻刘都在深深地
感动着我们.福到了甲山农民送来的麻鞋的每个同志,都抑制不住激
动的心情,恨不得立即进军国内.我的心情当然也是一样的。
然而,我却蛤战友们下达了与进军国内的方向完全相反的向北进
军的命令,并对不知就里的战友们说:不要把北上当撤遁看,我们今
天北上,这实际上是向姐国进军的南下;要进军祖国,不能不走这条
n1大家要知道,我们暂时开往抚松方面,归根结底,是为挺进祖国
做准备。
我们远征抚松要达到的主要目的是,用以整化零的灵活战术使敌
人陷入混乱,最大限度地分散集结在长白地区的故·讨伐·兵力,转移
故人的注意力,保障这一地区正积极开展的地下组织建设工作的安全,
同时为大部队挺进祖国作战创造有利条件。
故人尽管在1936年进行的·冬季大讨伐·遭到了失败,但丝毫也没
有放弃要孤立和扼杀革命军的企图,堪续向我军活动区域投入了驻朝
日军和国境守备队以及伪满军和警察队等庞大兵力。在这种情况下,我
们要想牢牢地掌握住主动权,按照我们的构思和决心把革命斗争继续
推向高潮,就必须把活动舞台暂时转移到别的地方去。只有这样,才
能置敌人于被动的地位,为西间岛和国境一带革命运动的发展创造有
利条件。
分散凝集在长白地区的敌“讨伐’兵力,保护鸭绿江沿岸的革命组
织,这也就等于为朝鲜人民革命军挺进祖国创造良好条件。人民革命
军要想打人国内进行大部队活动,首先就不能让敌人把大量的兵力向
我们的后方和出征基地——西间岛集中。
正如·田们会谈””所表明的, 故人把武力向西间岛一带集中的
主要目的,是要把人民革命军赶到长白地区的深山沟里加以消灭,进
而阻止我军挺进祖国。
朝鲜人民革命军的大部队即将向国内挺进,这是故人也早巳预料
到的。实际上,大部队扭进国内,已经只是一个时间间超了.这是日
本帝国主义最惧怕的。如果人民革命军的大部队开进国内进行军事政
治活动,06必将发生几乎无异于攻打日本本土的巨大效果。
敌人很清楚,我们的大部队开进国内哪怕只发出几声枪嘲,也会
给他们带来多么大的灾难。因此, 自从朝鲜人民革命军主力部队占据
白头山地区的那年冬天起,故人就强迫居民天天夜里到鸭绿让上去破
冰, 以防止人比革命掣集体地或个别地潜入国内.他们乞灵干如此幼
稚可笑的防备措施,足见他们多么害怕我们向国内进军。
日本天皇派自己的侍从武官视察朝满边境三个星期,这已在前面
简单讲过了。总之t 日本政界和军部的头子们无时无刻不在注视我国
北部国境一带。当时,侍从武官向国境警备人员转达了天皇要他们铜
墙铁壁般地守卫朝满边境的谩旨和天皇夫妇隔于他们的礼品.我们的
队员听到故人为此举行了令人眼花燎乱的传达仪式,都掩饰不住七呻
的甜美感,说日本天皇被我们人民革命军要开赴国内,吓得心惊胆战,
面如土色。
要实现大部队挺进祖国,就必须在故人号称·铜墙铁壁’的国境警
备线上打开几个突破口。要打开突破口,就需要首先最大限度地分散
糜集在长白地区山野上的敌’讨伐队·.要分散故人,就需要我们装出
一副要离开长白地区的样子来。只要我们率部转移,敌人就势必要跟
踪我们,国境上的警备自然就放松了。
我们准备在远征抚松的路上同抚松、临刀:.漕江三县交界地区的
崔贤部队和第一军第二师同志们会师,同他们讨论01定胜利91进国内
协同作战的计划。
我们通过远征抚松要达到的另一个目的,是要对新入伍的队词进
行充分的军事政治●:育和训蜂t 以适应当前形势的需要和完成朝鲜人
民革命军的使命.
在白头山地区建立了新型根据地后,我们吸收好几百名志腮报名
参军的青年,补充和扩大了队伍。西间岛一带的青年,为朝鲜八民革
命掣的积极的军事政治活动及其成果所鼓舞,争先恐后地加入了我们
的队伍。在国内.也有很多爱国青年络绎不绝地来找我们,要求参加
武装斗争。
在部队有很大扩充的情况下,我们不能下集中力量从提高素质上
加强部队的建设。
加强部队的战斗力,最根本的就是提高指战员的水平。不提高他
们的思想水平和军事业务水平,就不可能把部队罐设成为百战百胜的
队伍。我们的几百名新队员,阶级觉悟和革命热情都很高,但都没有
作战经验,没有学好游击战术,政治理论水平和文化水平也不高。他们
人伍以前都是翻土坷垃的农民或是打短工苦撑苦煞的淳朴的乡巴佬t
翻耕除草、铡草喂牲口,一个个都很拿手,但在军事方面,却都是门
外汉。他们当中还有一些文盲,别说杜会发展的原理等起码的常识都
不懂,就连朝鲜文字的字母也不认识.他们虽然都是饱经风霜,在劳
动中受到了锻炼的青年,但还不善于克gB游击队生活中的困难,有些
人还有思想上发生动摇,讲怪话发牢骚的现象。有的啮咕说睡眠不够,
行军太苦;有的青年鞋子和衣服破了也不想自己动手缝补,却去麻慎
老队日,增加老队H的负担.他们都不懂削式动作,不知道夜间行军
的要求和判定方位的方法,枪出了故障也不合修,只知求老队员帮助
0l理, 自己却站在旁边发呆.带着这样的新手,是不能挺进祖国的。
吸收新队H后, 虽然让老队则^空用速成的方法对靳队m进行了
训甄救了一些片断的常识, 为提高他们的素质作了努力,但只靠这
种方法,是不可能把那么梦的新队员迅速培养成为符合游击战要求的
全面发展的战士的。最好的办法是到敌人不大注意的深山峦林里去,用
·定的时间对新队员进行军事政治训练。不经过这种正规的教育过程,
就不可能把他们培养成为铮挣作呐的忧秀军人。然而长白山一带没有
适于进行新兵教育的地方。无论是平地还是深山幽谷,都有敌人进行
’蓖梳’式的搜索。因此,作为适于进行新兵训练的地点,选择了革命
军的后方密营集中的抚松。 ·
总之,远征抚松,是在故人的庞大兵力不断袭扰的情况下,仍能
牢牢地掌握主动权的积极的措施,是进一步加强部队战斗力、为革命
军挺进祖国创造有利条件的灵活的战术性措施。这个远征,是巩固和
扩大我们在进驻白头山地区后半年来取得的成就的途径。
1937年3月的一天,我们踏上了远征抚松的征途。除了有基本战斗
员的队伍以外,包括缝纫队、炊事队、修械所在内的后勤部门的人也
魏拯民、全光、曹亚范也跟我们同行.
头一天的行军目标是翻越多谷略.由于一路上积雪很深,
走了一天也未能翻过岭,只好在半山腰上过了一夜。
这年冬天,长白山岭雪下得特别大,甚至把一些几丈深的峡谷都
填平了。遇到这种地方,Se婴用身体推着积雪,一步步地往前挤。
为了帮助新一代的入明白长白山翻(一带的雪究竟有多大,有必要
读读当时参加过这次远征的抗日战士们的回忆:当我们结束了远征,解
冻后返回白头山方面的时候,路上看到了一只挂在一棵落叶松树梢上
的麻鞋。这正是在长白县入伍的新队员远征抚松时在积雪中脱落的那
只麻鞋。
三月初,在祖国的平原地区是积雪溶化的时候,而在白头山
却仍然是冬将军大施淫威的季节。
扛风大作时,帐篷也搭不好,即使搭上了,也抵不住狂风吹打。这
种时候,我们就挖一个可客一个班人员的雪洞,铺上抱子皮或树皮,倚
着背囊,坐着睡觉.雪洞的人口,挂上白布挡风。我们在这样的远征
过程中,通过亲身体验,明白了爱斯基摩人能够在雪洞冰窟里生活的
秘诀。
当时,我们都穿着高过膝盖的长筒棉袜和甲山人送来的麻鞋。在
白头山一带,没有这样的装束,冬天根本不可能到外头去活动。露宿
的时候,也穿着麻鞋,围着簧火睡。
第二天,我们越过了多谷岭.这次远征,的确不同凡响.一提起
·艰难的行军·,我国人民自然都想起1938年冬朝鲜人民革命军从南牌
子到北大顶千的行军.那次行军的确十分艰苦,可以称为·艰难的行
军·。但是,就艰苦性而育,远征抚松的行军也不亚于那次行军。行军
的距离,只有一百公里左右,行军所花的时间,我记得有二十五天左
右。跟’艰难的行军’当时的一百梦天相比,可以说是不足挂齿的.但
是,这次远征,实际上也是异常艰苦的.
砭人肌骨的严寒,难以忍受的饥饿、驱赶不抻的圉倦……种种痛
苦时刘折磨着我们。加上多次的战斗,我们流了很多直,付出了很大
的代价。
远征抚抵对老队员来兑也是一场非咬紧牙关坚持就不能过关
的极严峻的考验。可见,那些入伍才不几个月的新队员,诖受了多大
的苦,是不言而喻的。
我让老队况每人负责帮助一个新队员,我自己也做了三四名孱9S
新队员的保护人。老队员都为新队员尽了老大哥的义务。行军时,老
队昂替新队员背背囊或柁;休息时,蛤新队凤生上篝火让他们取暖;宿
营时,给新队员准备睡觉的地方,替他们缝补挂破的衣服或鞋帽。
在珠家洞入伍的一个新队员,鞋子破得露出了两个大脚指头,可是他不想自己补鞋,一听到休息口令,就倒在篝火旁打起呼噜来。老队员在离开长白时穿的甲山麻鞋还没破,可这个新队员连备用的胶底劳动鞋都已穿破了。我把我的备用鞋子给了他,还用大针缝补了他穿破的胶底劳动鞋,装在我的背囊里,后来送给了另一个新队员。每当我把新队员穿破的鞋子要过来缝补时,怕本人难为情,就避开人们,找个僻静地方悄悄地缝补。后来有一次,不小心叫本人发现了,那个新队员流着眼泪,硬把我手里的针线和鞋子抢走了。那天,我对新队员们讲了这样的话:
“你们在家里穿的是父亲给打的草鞋和母亲给缝的衣裳,可能都没做过缝缝补补的事。可是今天都当上了游击队员,应该学会自己动手缝补衣裳和鞋子。自己的事儿要自己做嘛。今天,就跟我一起,学学缝补鞋子吧。”
他们都十分不安地说,给司令官同志增加了不应有的负担。
鞋子和衣服最容易磨破的是走覆盖着一层薄冰的雪地的时候。因此,我把走这种雪地时应当怎样挪动脚步的要领告诉了他们。
远征抚松,也是一次战胜饥饿的斗争过程。当时,我们前进的道路上横着重重叠叠的困难,其中对我们威胁最大的是粮食困难。因为行军速度比预料的慢得多,在离开长白时带来的不多的粮食,刚越过多谷岭就吃光了。在那茫茫雪原上,连可食的草根都寻不到,哪里去弄到吃的呢!唯一的办法是夺取敌军的粮食,可我们不知道敌人在什么地方。
因为当时难以忍受的饥饿深深地印在脑子里,所以后来我同一个同志交谈时,甚至说过那次远征实际上是一次“饥饿远征”。一整天吃不到一颗玉米粒,只用清水和雪团充饥,还要行军几十里路,那令人难以忍受的痛苦,怎能忘记啊!
在远征快要结束的时候,我们在东岗附近一片密林里行军时发现了一栋中国人的房子。我们这些已经两天没见过一粒粮食的人,一发现这里有人家,就产了一线的希望,以为可以从这一人家弄到一点粮食。隐蔽在山里种鸦片烟的人,一般都储存着一些粮食。
我们向这家主人求情说,部队已经几天没见到粮食了,要是你家有粮食,就请卖给我们一点。主人却一口回绝说,家里的粮食都叫山林队抢光了,一粒也没有。我们看到碾盘下边堆着很多玉米糠,知道这家碾出了许多玉米碴子或玉米面。可是不管怎么求情,主人就是不肯。我们只好委屈地讨了点丢在碾盘下边的玉米糠,拿它来垫垫肚子。玉米糠跟谷糠、稗子糠不同,把它炒了吃,就粘在喉咙里,咽不下去。把它再磨细了,也不好咽下去,只好把它和在水里硬吞下去。就是这样也不抗饿。
我想了半天,把传令兵白鹤林叫来,对他说:
“从这儿翻过几个山岗,就能找到吴义成的部队。吴司令虽不在,但他的部下还有一部分留在那里继续抗战。你到他们那里去,告诉他们我来了,要求他们给补充一点粮食。只要他们有粮食,就会想到我们的友情,不会回避的。”
白鹤林立即去了吴义成部队,但他什么也没有得到,空手回来了。随后,吴主成部队的一个指挥官,扛着一袋玉米糠,前来向我道歉,求我原谅。他说:
“金司令特意派人找我们,我们怎能回避呢。我们愿意竭力帮忙,可是我们自己也断了粮,饿着肚子,不得不带这点儿东西来见您,请不要误会。”
那天,我们的队员在房子内外东张西望时,忽然发现放在当院的棺材里装满了玉米碴子。当时,满洲地方有这样一种习俗,人还健在,就把棺材预先做好,存放在院子里,这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因为有这种风俗,抗日革命斗争时期在满洲地方就产生了许多同棺材有关的故事。
这家主人把粮食藏在棺材里,是可以理解的。可这却激怒了我们的队员,尤其新队员更是怒不可遏。一个在珠家洞入伍的新队员跑到我面前气呼呼地说:
“将军,这家主人心眼太坏了。人嘛,就是别人家的牛或马进到自家院子里来,也拿些吃的东西喂,这是人的道德,是应有的礼节。可是这家主人太坏了,简直不像个人,该狠狠地整他一下,粮食也都没收。“
我对那个新队员说:
“没收?那可不行。他们的粮食,一粒也不能动,宁可我们饿着。那个新队员没再说什么,咂着嘴走了。
我们没有让主人觉察到我们已经发现了棺材里的粮食,我们仍用玉米糠充饥,同时继续耐心进行了教育。尽管这样,当我们同他告别的时候,他仍然没说出棺材里有粮食。那个曾主张没收粮食的新队员走到我跟前说:“您看,这号人,不管怎样教育,都不行啊!”
我回答说:“不对。他们虽然没给粮食,但他们已经开始明白我们是好军队了。”
通过这件事, 新队员都清楚地认识到,人民群众中有各种类型的人。对人民群众进行教育不能用千篇一律的方式;不论什么事,只有人们心甘情愿才能办得成。因此,不管处境多么困难,革命军队绝对不能任意侵犯人民的财产,绝对不能强迫人民表示好意、给予支援。
那个时候,假如我们抑制不住愤怒,借口主人欺骗了我们,给他以惩罚,没收了他的粮食,那么,新队员们也许把“游击队离不开人民”这一座右铭置之脑后,堕落成为在人民群众面的动辄发号施令,处处要求特殊待遇的官僚或马贼一类的人。
当我们沿着漫江朝下游走的时候,发现有两个人远远地跟着我们,看样子像是打短工的人。后来知道,他们是断头山木材所的工人。因为他们行迹可疑,我们便问他们为什么老跟着我们。他们都老老实实地坦白说,是敌人叫他们来刺探我们的去向的。他们说,如果刺探到游击队的去向,鬼子就根据情报的价值发给他们巨额的工钱,如果不提供情报,就要把他们划为“通匪分子”,严加惩处。
通过这两个工人,我们了解到断头山木材所有很多工人,还有山林警察队。我决定攻打山林警察队,即使很吃力,也一定要缴获到粮食。
我调第七团和第八团打了这一仗。两个团攻打木材所,打开了仓库,可是连一袋米也没得到。原来,木林所的老板害怕游击队的袭击,不把粮食放在仓库里,而是存在别的地方,当天吃的当天运。
出乎意料,木材所的村里驻有七八百名敌人,是根据我军主力向抚松移动的情报来增援“讨伐”的,他们倾巢出动,负隅顽抗。
我七团和八团从木材所牵出二十来头牛,回到了司令部。吴仲洽带领的阻击队截击尾追的敌人。吴仲洽从各排里选拔出决死队,同敌人打了十多次仗,顽强地牵制了敌人。天亮以后发现,敌人竟来到了距我军只有五十米远的地方。
当阻击队阻止敌人前进的时候,主力占领了东边的两座山峰,我就派传令兵命吴仲洽的阻击队把敌人引诱到这两座山峰之间的草地上去。敌“讨伐队”中计,被诱到了开阔的草地,结果丢下许多尸体,仓皇逃窜。
在主力投入战斗以前,一些队员在一个小山岗的后面宰了牛。他们边宰边把牛肉放在篝火上烤。那股烤牛肉的香味直扑鼻而来,简直要把人的肚肠都搅翻了。来不及烤的,就切成大块,装在背囊里带走。从此,我们就吃着这些生牛肉,继续行军。可是过了两三天,连这些牛肉也吃光了。
这时,全光看敌人的追击愈加猖狂,就离队去了东漫江的密营。他到密营后,给我们送来了几斗麦子。
我们的队员看了他送来的麦子,都讥讽全光说,身为政治主任,气度才这么点儿啊?块头大,心眼却小得可怜.有的队员甚至骂他既没有勇气也没有人情味。对全光这个人,队员们当时就有怀疑,因为全光在攻打抚松县城的战斗肘,抛弃了作为辅助性战斗的万良河袭击战,给整个战斗造成了困难。全光爱摆干部架子,但是一遇到艰苦危险的关头,就缩脖子回避,因此,我们部队的指战员多半都看不起他。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全光后来果然叛变;给我们的革命带来了严重的危害。
我们的部队拖着敌人,沿着漫江继续朝着抚松行军。全光送来的几斗麦子很快就吃光了,我们又继续忍受着饥饿的折磨。后来,我们设法甩掉了尾追的敌人,开到叫头道岭的地方停留了几天。因为不解决口粮就无法继续行军。这时,姜泰玉等来自漫江的新队员主动提出要去弄些粮食来。他们是前一年在漫江看了话剧《血海》和《一个自卫团员的遭遇》,深受感动,当即志愿入伍的。
部队快到漫江的时候,他们簇拥着金泽环,来到我面前说:
“将军,让我们去弄点粮食来吧。漫江就在跟前。还叫游击队挨饿,这像话吗?漫江虽然粮米紧缺,土豆却很多。从前,为了支援游击队,曾收集了不少土豆,我们知道藏土豆的地方。”
听了他们的话,我心里也轻松一些了。
这样,由十来名队员组成的粮食工作队就去了漫江。然而事与愿违,成果不大。原来。作为军粮储存的土豆,都叫野猪吃掉了。粮工作队只带来了野猪吃剩的不多一点土豆。但是。就是这些,对完全断了粮的我们来说,也算是不小的收获了。

不过,为了粮食,又出了一个问题。粮食工作队在回来的路上峨
得实在受不住了,便在离部队宿营地不远的地方生了火烧土豆吃.这
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因为他们在黎明时分生了火,暴露了他们自己和
整个部队的位置,而且他们发现了来衙袭的敌人之后,也不打任何
信号,就不顾一切地奔回了宿营地,致使正在酣睡的部队在毫无准备
的情况下被卷人了战斗。
自由主义常常招致这种童想不到的后果。
我常常告诚新队员说,在游击队里,自由主义是绝对要不得的;纪
律是军队的生命。守纪律, 虽然不容易,但不能把它看做是一种负
担。宿营时不要脱鞋睡觉;不臂到哪儿去,都不要留下脚汛除了上
级指定的地点以外,不要随便拢地方生儿被敌人追击的时候,要把
故人引到与密背或宿营地相反的地方去;不认识的草t不要随便吃:等
等。对新队员,我一再强调要严守游击队的纪律和行动准则。
尽管这样,去攫江的粮食工作队还是犯了错误,使我们在同故人
的战斗中失去了几个宝贵的战友.
当时,我没有批评他们.如果批评能使牺牲的战友起死回生,那
谊事好啊,战友的牺牲, 已经成倍地代替了批评,它比批评或处分更
严峻。
传令兵崔金山就是在那次牺牲的.那天,敌人发现了火光,就隐
秘地跟踪我们的粮食工作队,包围了我们的宿营地,然后突然开了火。
在这干钧一发之际,崔金山勇做一枚盾牌,挡住冲向司令部来的敌人,
舍生忘死地进行了战斗。他看到我在队伍的最后边撤退,便同季风禄
一起奔到我的身旁,用身体掩护着我,朝敌人开始了猛烈的射击.如
果当时没有他们奋不顾身的保护,说不定我也遭到了什么不幸。崔金
山身中好几发子弹,负了致命伤,但他没有停止掩护射击,直到打出
了最后一颗子弹。他的军装完全被鲜盘染红湿透了。
丰凤禄从雪地上拉起崔金山背起来就蹭,我跟在他的后面用匣枪
掩护,当他筋痕力尽的时候,就由我来背着崔金山走.
冲出故人的包围后,李凤禄把崔金山放在地上一看,他已经停止
了呼吸.
崔金山,任相并不出众,气赋上也没有什么蛤入以棵剖印蒙的特
点.但我们司令部的同志都傻爱护亲弟弟一样爱护他.
他是个富有理想,充满墙幻想的/J、青年。他的诸多希望中.有一
个是希望能坐上火车尽情漫游。他曾说过,祖国独立后,他要驾羞火
车q09,全国。
·真是太可惜了:他还是不到二十岁的覆子呢.·把崔金山放到舞火
旁吼我身后的一个同志说道.他这一说,把整个部队都说哭了.
在安弊崔金山的时候,翻看了他的背囊,里面只有一双甲山人送
来的麻鞋和一小纸袋炒面.
这个生在异国.喝着异国的水长大的流浪民的儿子崔金山,他珍
藏在心灵深处的最大愿望,就是能暗上祖国的大地.他当了传令兵,从
遥远的北满南湖头朝白头山行军的时候,几乎天天都提出种种问慰问
我。如:再走多远才能看到祖国呀,到了西间岛,能吃到朝鲜苹果吗,
听说东海岸风景美得迷人,将军您去过吗?再过几年才能打到平壤.汉
城和釜山呀,他把甲山农民送来的麻鞋一直存着没穿,为的是挺进祖
国的那一天穿着它打仗。
他是长期在司令舒当传令兵,一直跟我同盖一条毛毯睡的可爱的
小鬼,小战友。在跟他永别的时候,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悲伤,生
声痛哭,也许就是因为这个缘故吧.
头道瞬的地皮,冻得像岩石一样坚鼠用斧头.刺刀,都刨不臣
一小块土来.我们不得不把崔金山的遣体掩埋在积雪里,为了将来舅
新好好安葬他,在那里作了一个标记。
解冻以后,我们总结了抚松远征,踏上了重返白头山的征途。逗
时,我带部队回到了埋着崔金山的地方.我们拿出在东岗密首准备眺
一套崭新的军装,给崔金山换上,然后在向98地上挖好墓九郑重10
安葬了他,还在墓前栽了几株金达荚,好让他在九泉之下也能从这金
达莱花上闻到祖国的芳香.虽是异国的金达莱,但它的芳香还能有什
么不同吗,金达莱是崔金山最喜爱的花呀.
·金山呀,安息吧,我们又要回到白头山去了
掐着你生前的宿愿,一定要带着队伍打列国内去。
干百倍的仇惟替你报仇雪恨,·
到了夏天,我们朝
到了祖国,—‘定口
我这样默默地想着, 永别了崔金山。直到今天,一想起当时的悄
景,我心里仍然感到很沉痛.如果他还活着,他的年纪该和白鹤林姜
不多。
1937年春远征抚松时,我们失去了许事宝贵的战友。正如·长白山
绵绵山岭沾满血痕·这句歌词一样,当时我们在所到之处都洒下了宝贵
的鲜血,用鲜血开辟了每一寸前进的道路。
我不能在这篇回忆中详细生动地描绘出我的战友们肄树的光辉业
绩和他们付出的劳苦,感到很遗憾.但是,尽管文笔再拙劣,难道连
1S
我虔诚的心意都不能祭奠给他们吗,我怀着为这些在抚松的祟山峻岭.
深淘幽谷牺牲时托付我们一定要光复祖国的遗嘱而后离开了我们的亲
爱的战友,为这些临终时仍微笑着嘱咐我保重、要我继续战斗争取胜
利的亲爱的战友镌刻碑文的心情,书写着这篇文字.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