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权永壁
权永壁足个寡言少语的人。一提起宣传工作者,一般都认为是能
说会遭的,而仪永壁却不然。他当师部宣传科长的时候,也很少说魄
儿把要爆的话条理分明地说几句就完了,从刁;说什厶空话,或者罗罗
哇吱地重复已说过的活。从他的表情和外裹,很难梢出他的七愿和情
绪。
仪永职蛄讨厌说谎话夺海门.他言行一致,无论什主事,说干就
:{:,即使粉身碎骨也—·定要+:到底。这叮能就是权永壁为人的特点Q1
他那吸引入的魅力吧.
我们把白头山和西间岛作为主要活动舞台进行斗争的时候,蛤杖
永壁委以长白县党委①贵人之重任,就是因为我们看中/他的这·‘长
处。
长白县党委负责人的1.作有势±、重要,是可以从多方向加以说明
的。长白县党委会是要最先接受井执行我们在白头山密营举行人民革
命军党委会提出的路线或蜡急任务的中枢性党组织之一。我们提出的
路线或任务,大都通过长白县党委会、国内党工作委员会和东满党,:
作委员会传达到西间岛、北间岛和国内去,执行结果也大都通过这一
渠道汇总到人比革命军党委会来。
7S
在我们把白头山密莒作为活动据点的情况下,必须把西间岛作为
又—·个跳板,扩大和发展国内和满洲的革命运动;在朝鲜共产党被解
散后尚未建立新型政党的情况下, 人民革命军党委会必须通过国内党
工作委讨会、东满党工作委谴会和长白县党委会等来领导党的组织建
、6和整个抗日革命斗争。这种情况决定了长白县党委会的地位和作用。
30年代前半期,我们在东满建立起游击根据地进行斗卑的时候,抗
日革命的中心是小汪浪到后半期,包括西间岛的白头山根据地成了
抗日革命的中心。白头山峦背是处在其当中的核, 白头山周边国内的
/大地区和长白一带就是包着这只核的蛀。长白地方,有很多我们建
立的密营。耍保护这些密背,0《必须把长白地区变成我们的天下,实
现当地入比的革命化。
要在长白地区开展祖国光复会的组织建设,就刁;可避免地同故人
进{T尖锐的斗净。虽然伪满洲国的统治还不够严峦,但长白地区的日
本谍报机构和日满军警的势力却不是可以等闲视之的。我们要挺进国
内就必须经过长白地方,故人要进攻我们也必须经过搔白地方。可见,
长门地区是敌我双方都很重视的军事战略耍冲。
鉴于这种情R,我们把选拔长白县党委负责人的标;隹定得很高。要
鸣椒起长白县党委负责入的重任,就必顶具有过人的胆略。鼓动能力、
包容能力、组织能力和活动能力。因为领导地下工作,还必沏具有准
确的判断能力,严谨细致的作风和随机匝变的智谋,尤其要具有敏锐
而远大的眼尤
在提选具备这些条件的人物时,最先浮现在我脑子里的就是杖永
79
壁。金乎也椎荐了他。
我和权永壁既不是同窗也不是同乡,吏不是从游击区时候就在一
起同吃大锅饭、共过患难的人。30年代前半期游击区大发展的时候,我
在汪清,樱永壁则在延吉.他参加远征蚊河之后,于1936年10月才来
到白头山击背加人了主力部队。 ’
他早在中学时期就参加反日运动,后来被指控为·不稳学生·,受
到开除学籍的处分。从此就和我们一样,成了职业革命者。我在东
满地区时,不是吴仲和就是朴永纯, 臀给我讲过权永壁的故事.这个
故事说的是在为权永孽的父亲举行葬礼时所发生的悔事以及权永壁的
克制力。
权永壁在他工作的地点桉到父亲去世的矗耗后,控着天黑时候赶
回家去.他还没来得及换上丧服站到父亲的灵柩前,骑马的宪兵们就
冲进来,把全家人都赶出了屋千,然后间权永壁是不是权昌A巳校昌
旭是权永壁的曝名。权永壁一眼就看出这些宪兵没有一个认得他的,便
十分谦恭地回答说,我弟弟昌旭出走已经很久,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因
此,连父亲去世的讣告都没法告诉他.恰好这时他的好哥权相旭到丧
具房去了,不在家。权永壁趁机出色地粉演了哥哥权相旭的角色。
敌人没有抓到权永壁,气急败坏地放火烧了安放莆灵枢的房子,直
到房子烧成了一堆9(烬,敌人才走掉。
权永壁服睁睁地望着父亲的遗体被焚烧的惨状,吱紧嘴唇,以极
大的教力抑制住了难忍的悲愤。他回到工作地点,同志们安慰他,倒
酒蛤他喝,他也没喝。他因为气得咬破了舌头和嘴唇,好几天连粥都
80
吃不成。
在东满的共产主义者电权永壁成了大家公认的具有惊人克制力
的青年战士.人们说,革命者要想战胜敌人,完成大业,起码要具有
权永壁那样的克制力,能够克制一时的冲动和痛苦.但是,对权永壁
并不是每个人都表示赞插的.有的说,权永壁报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父
亲死后又遭到敌人焚尸的暴行,也不挺身出来反抗,是无法理解喊做
为儿子,怎么能这样呢,无论如佩也应当阻止故人焚尸嚎,而校永
壁的支持者们副断然批驳他们说,在那种时候,如果苷通人起而反抗,
是可以理解咆但权永壁是个不能在敌人面前暴露身分的人,如果他
起而反抗,不是当场桂(a杀,就是棱柱去坐牢,IS不就不能干革命了
吗[
据说.权永壁在离家辞别自己的妻子时说:
·我是不能活着回来的.即使能活着回来,也说不定什么时候能回
来,不知道革命十年后成功呢还是二十年后成功.所以,你就不要等
我, 自己去找生路吧.你把我当作不在世的人,再嫁给别人,我也不
怨你。我只有一件事托你,要把磺子好好养九等他懂事了,就让他
继承我的事业●·
这几句告别的话,也成了人们论是论非的话题。有的说,对妻子
的告别话太冷酷无情了;也有的说,这是对妇女的污辱。他们兑他
为什么不对妻子说t你要等我,我一定会胜利回来呢,如果是真正爱
妻子的人.不正应谨这样说吗,难道朝鲜的妇女就不讲节10不讲情义,
连为国家的独立走上丁革命征途的吏夫都等不了吗,未免太贬1氏妇女
81
 要是把权永壁对妻子说的话再说得直截了当些,也许会引起更大
的非难。
但是,我却认为,只有决心为革命捐躯的人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只
有真心热蛋和珍惜妻子的人才能做这种嘱托.如果不是决心为革命坚
决+争到自己的身躯全部烧成灰烬的人,是不可能这样坦率地说出如
此悲壮的告别话的。我从樱永壁的话中反而看出丁真正的人情味.
从那时经过了奸几年,于1935年春在腰蓄沟我头一次见到了权永
壁.当时在腰营沟举办了培养军事政治干部的短期讲习琢参加的人是
从东满各地游击队和革命组织中选拔来的,权永壁也是其中之一.
在那狂暴的反’民生团·斗争的动乱中,许许多多爱国青年成了异
国孤魂的时候,我见到权永壁,仿佛见到了久别的至交, 禁不住无限
的高兴。当然,我们互相作了自我介州,还读了话。我记得,作为第
一次谈氓算是一场很真诚的交谈。我们甚至还讲到了他同妻子作别
时的情景.
·你跟妻子作别的时候,应该说些更温存体贴的话嘛,;
子就不会那厶伤心难过唼.·
我这样表示了惋低权永壁却摇着头说道:
’这个痛苦,是早晚一定要到来的,何必瞒着不说呢.’
’那么你现在还以为不能活着回到妻子身边去吗,’
权永壁对这一问讯也泰然自若地回答说:
·我愿意活着看到祖国的光复,也愿意活着回到家乡去,
82
觉得我摊不到这种幸运。在同敌人的战斗中,我不愿意站到后头去。为
了替父亲报仇,也决心站到最前头去.我这个理当站在最前列进行殊
死战斗的人,怎厶能先想到活命Q,我井不希望那种侥幸。·
他的话里充浚着真情.
他后来的经历证明,不管是在浴直的战场上还是在艰苦的地下工
作中,他一向站在最激烈最危险的前列进行了忘我的奋斗.在第二团
远征蚊河时,权永壁是二团二连的党支部书记。远征队曾多次陷入敌
人的包围中经历了几乎全军覆没的危执.每当这时候,权永壁都同吴
仲冶等战友一起,设法杀出直围保住了队伍.
偷越故人号称连一只蚂蚁都通不过的淼严的国举警备网,渡过鸭
绿江把我的信件传达给朴达的头一个人,也是权永壁.
我们把权永壁作为长白县党委负责入候选人的另一个理由,是因
为30年代前半期他在间岛工作时积累了一定的地下工作经验。
他的最大优点就是做人的工作恨有办法很老炼,他很善干团结群
众,也很善于统率群众.
黄南笋(黄贞烈)至今还感慨地回忆起权永壁在瓮声砬手成功地做
当地长者工作的故事。据说,那怔长者性格乖虎,十分顽固,好些工
作员想打人瓮声砬子开辟工作,都因为这个老入的顽固,没站住喇,被
遥出来了.原因在于工作员们还没有跟当地老乡建立起亲密关系,就
急于灌输革命思想.尤其是他们没有做好这位长者的工作。他们说,这
位长者是老封建,把他擞在一边,而没有想至t把他争取过来。看起来,
这位长者跟五家子的’边托洛茨萎·‘e一样,是个有主见而又十分固执

的老人.
校永壁按自己的方式开始傲这位老人的工作。他了解到这位老人
对不讲礼貌的人根本不加理睬的脖性,首先照老规矩向这位老人恭茎
敏敬地行了见面礼。他走到老人面帆照朝鲜的礼节,郑重其事地髓
下来,谦恭地说: ’老大爷,我是因家境贫寒,到处卖零工过日子的
人。听说这个村子人心厚道,特来此谋生.祈望大人多加关照和指
61。·
老人看他很有礼札又有凤度,十分惬童地说道:
·你这后生很有礼筏.虽不知是谁家的子孙,但看你很懂得礼节,
就知道你是颇有心章的入。我们村子,人心厚遭,你就住下来.跟我
们—·条心,一起过吧.·老人说罢t还赏了他一顿午饭.
在瓮声砬于,争取这位老人,就像攻占一座高地那玉不容易.
是权永壁却用一个朝鲜式的踌拜礼,轻而易举地攻占了这座高地.
样,这个村子的革命化也就很快地顺利实现了.
我们把权永聚内定为长白县党委负责入之后.为了让他了解实氓
先叫他到长白县各地去转了转.
他花了一个来月的时间作了实地考察后,回到了密营。
1937年2月,我们和权永壁等,e下工作者在横山峦营举行会议,组
织了长白县党委凤会.根据会议的决议,权永壁正式担任了县委负责
人的职务。李悌淳当选为他的副手.会议还通过了扩大所属区党委和
谊和祖国光复会的组织建谨工作扩大到国内直地去,接着蛤他提出了
给革命军辖送志愿人伍的人员.争取敌伪槐关的人员并吸收他们加人
组织.调动组织虞目的力量进行军事侦察等长白县党委应执行的各项
任务.
之后,我很快就把他派到了敌后,同时把黄南笋派蛤他当助手。为
了工作的需冕叫他们扮成了一对夫妻.这种伪装,是保证安全的很
有效的方法.
黄南笋是位很早就做过地下工作的有经验的同志.她在十五岁时
曾在石人沟叫池藏谷的村于里傲过地下工作.有一天,她在这个村于
里到一家农户去帮忙,看到这章灶房里的一口蜗,不禁吃了一惊。这
n辑正是她家住在符岩村游击区时用过的那口蜗.
’这口游击区的锅怎厶跑列这家来了f难遣是这家主人跟着‘讨伐
队’去,跟故人要来的,·她一连几天老想着这个事儿,连觉都没唾好.
地下组织了解到这件亭,就断定这一家是走狗,主张把这一家蠢
出去.但是黄南笋没有同意,她开始耐心地努力深入了解真相.她终
于了解到,这口锅是敌人的·讨伐队·打进符岩村游击区放火烧杀抢劫的
时候,靖出来扔到院子里的.当时这寒主人枝强迫拉着牛车到了符岩
村,在—·处烧塌的房址上看到达口锅被扔在院子里,就装在车上拉回
来了。这样,险些没有被扣上走狗这19帽子的这一家人才没有被赶
出去,而且很快就加入了反日会.女主人还参加了妇女会.
然而,同黄南笋—起到池藏谷傲地下工作的林水山却遭至I了失败.
他这个仪轰堂堂,有一套理论的人因为不善于接近群众,未能赢得
85
群众的好感只受到了食客的待遇。他住在一个反日会员的家里,一
天白吃三顿饭,却对房东发号施令,叫人家做这个傲Ie个.偶尔外出
时,总是倒背着两手,像查究什主似地向村民盘问一连串的问题,使
被问的人和旁观的人都感到很不犏快。林水山始终未能在池藏谷群众
中站住脚跟,不得不回到了游击区.
以骑在群众头上的特殊人物自居的人,必然成为一个棱群众所唾
弃的可怜虫.若像水上一滴油一样,不能同群众融合,只在群众的周
围打转的人,是不可能蛤群众以好感,不可能争取到群众的.
派权永壁和黄南笋去长白县的时候t恰好长白县的许多地下工作
者正在密曹里.于是t我把校永壁和他们都召集在一起,给权永壁他
们交代了要在敌后执行的工作任务。权永壁欣然地接曼了任务,但我
却并不感到轻抵因为总觉得蛤他的任务太沉重了.长白地区包括从
七遭沟到二十五遭沟的广大地乙口0使傲合法的党务工作,也很难全
面照管.加上他在Q9导长白县党委工作的同时,还需要深切地关注和
参与国内的革命运动.
我至今还记得,在同派往长白县的地下工作者们分别的时候,我
们一同吃了地阳溪农民送给我们过年的饴糖.这种饴糖是土豆做的,锦
IS固了,要敲碎了才能吃.因为当时粮食很围难,不能蛤他们办一桌
盛馔,仅仅能拿出这种馅糖性别他们。这事至今仍勾起我深切的缅想.
我给权永壁送行时对他说:
‘我把长白地区交给你了。只有掌握了长白地区,进而掌握了整个
西间岛,我们才能得到人民的支搓,革命军才能有自己的人力来源。不
86
然,我们就不能带领大部队越过鸭绿江到国内去作战。我们决心,无
论如何要在今年春天或夏天向祖国进军.从现在起,你就要在敌后做
好人民群众的工作.你的任务是,一面做好党的组织建设,一面把人
民群众团结到祖国光复会组织里来.争取人民群众的工作是艰苦的,成
败全在于你了.我是相信你的.·
权永壁他们走的那天上午,我们又和敌人打了一仗。因此,他们
是在一片忙乱中动身的。
权永壁经过十七遭沟大师傅的家和二十遭沟李悌淳的家,顺利地
打进了由司令部指定为工作据点的十七道沟土器店里。这个十七遭沟
又名王摩谰t是王家沟的一个村于t因中国一家姓王的地主独断专行
而得名.此地位于长白县的中心,过了鸭绿江就可以经过好仁、惠山
等地深入国内旺瓶是个十分有利的地方。
校永壁扮傲Q(应珍的外甥——在吉惠线铁略工地上做工时棱解雇
的人,在土器店里落丁户。徐应珍最初在延吉念完中学,加入反日组
织进行革命活动,后桩敌人发觉,才移居西间岛,是个有经验的地下
工作者.徐应珍、崔景和等十七遭沟革命组织的成员,为了保证汉永
肇在王家洞安全落户,不受敌人监视,给他腾出了一核房子,分给了
他一小块地,还用鸦片贿赂警察署长,替他领到了居住证.
从此权永壁化名为权沫南,黄南笋化名为黄贞虬住在同志们
腾给他们的小房子里,开始丁假夫妻生活.后来,权永壁曾回忆说,最
初他叫黄南笋的时候, 曾多次习惯地冲口说出·同志·二宇,闹得非常
植尬而紧张。
87
 带领支军物资工作小组去过十七遭沟的金周贤说,王家洞居民已
经开始称赞这一家新婚的』、两口·了.那是因为他们一据到这里来1从
头一天起就诚心诚章地帮助左邻右舍,不论什么脏活累活.他们罄竭
力相助。
由于工作上的需要,权永壁常常到达家那家去串门,只要发现嚼
家有需要男子汉做的事,他就主动帮助傲,劈柴、铡草.扫院子.样
样都帮一手.凡是村里有红白事,他都去帮助打糕、杀猪.他剥锚皮,
卸四肢.掏内赃,都很熟练,大家赞不绝口地说,都赛过老屠户了.王
寡洞的人,一有宰牲口的事,都请权永壁去.
权、黄二人就这样以自己的本事和勤奋撼动了人心.他们力阻碉
人来帮忆而自己却以助人为己任。权永壁认为,一个地下工作者如
果蛤人增加了负枢,那就等于他的工作已经失败了.他抱着这种想法,
像地遭的庄稼把式那样,千活很卖力气,把自家的活都做得干净利落.
权永壁他们剐搬来的时候,当地祖国光复会会员们看他们为地下工作
很忆便想帮他们一点忙,准备给他们打些烧柴.权永壁再三推让遭:
’乡亲们,非常感谢,但不能这样傲。要是大家给我这个普通庄稼
人打烧椠,敌人就会马上怀疑我们.所以,大家想帮我,也要忍一忍.
这才是真正的帮我忙啊.·
地下组织的同志们想出了另一种办法.他们替权永壁打了烧椠,茸
不直接送到他家去,而是悄悄地送到他侍弄的大麦地的地头上权永
壁看了,连这个诚童也谢绝了。他自己打烧柴, 自己运肥。
权永壁在王家洞工作时从没有早睡晚起过,到别的工作地点去,也
88
从没有一天唾过三四个小时以上.他常背着破旧的行囊到外地去,不
知就里的人还以为他跟妻子不和,另有了外遇.其实,他每月都要跑
好几挡从下岗区七遭沟到上岗区二十五道沟的几百里路程,长白县有
很多村庄,却没有一个是他没有去过的.他这样经常东奔西跑,哪有
时间像别人一样睡一次安稳觉呢:
有一次他到密营来汇报工作,我见他两眼布满了血丝,不禁轻声
责备他兑应该注童身体t难道干一两年革命就不千了吗,他回答说,
每当建立起一个革命组织,心里就美滋滋的,其乐无穷啊。
由于权永壁和他的战友们的积极努力,截止1937年初春,长白县
的几乎所有中心村都建立了地下党组织。权永壁的下边,处处成立了
党小组。祖国光复会的支会和分合,其力量有了迅速的壮大.许多生
产游击队也在党组炽的保护和19导下开展了积极的活动.在长白大地
l 夜里昂首挺胸,公开活动t驾驭民心的不是伪满洲国的官吏,而
是权永壁掌心里的革命者。
樱永壁的工作比过去更繁重,更忙碌了.他亲自救育和培养的可
靠的工作N,已经有好几个辕派到国内去.十七遭沟的地下革命组织
已成为培养地下工作者的学校。
权永壁还通过半军事组织——生产游击队教育和锻炼了青年。加
入生产游击队的青壮年,白天种地,夜里执行保卫地下革命组织的任
务,同时做好准备,一旦有事就投入武装斗卑。 ·
权永壁经过同已加入革命组织的村长们讨论,以生产游击队掘组
织了自卫团的夜间迅逻队.从此,生产游击队就以合法的夜间巡逻队
89
的名义,为保护地下组织而不是保护故人,执行巡逻任务。
在权永壁的直接领导下,生产游击队的许多队员成长起来,戌了
抗日战士,崔景和就是其中之一.他当了祖国光复会王家洞支会青年
部负贵人和特殊会员负责人、王家嗣党支窑组织委员.他的大儿子也
加入儿童团组织,成为革命战士。权永壁考虑到崔景和很早就要求参
军的志眠SC把他送到了我们的部队。
权永壁是生活清白廉洁.心地善良正直的人, 自从担起了地下战
线的重任之后,又显示出惊人的智慧.他经常以熟练的伪装术巧妙地
骗过敌人,出色地保护了组巩保护了同志和自己.派组织里的骨干
分子打人故伪帆关占据要职,也是他搞的一种伪装术.
他为了给加入丁地下党组炽成祖国光复合组织的村长们创造一个
能获得敌人的信任、安全搞支军工作的条件,蛤他们每人发了一封朝
鲜人民革命军军需官的信,叫他们把这封信交给警察署.信里写遭:限
你于某月某日将哪些支军物资送到某地,井警告说,如特此事向警察
着告发,就难保村长生命安全.
村长们把信交到警察署去,敌人称赞这些村长都很忠实。唯独王
家洞的村长按权永壁的吩咐没有把信交给警察署.他的这一异样的行
动,引起了故人的注章.有一天,半截沟警察署看长把他叫去,大发
雷霆兑你私通‘共匪’,我们有证据,你快照实供出来,
王家洞村长面不改色地回答说:·有证据请拿出来吧.我可是冒着
挨革命军枪崩的危险,为署长大入当村长受苦受累,大人却蛤我扣上
‘通匪分子’的帽子,这太冤枉了:·
90
署长拉开拍腥拿出痹封信,说:·你不老实。你要是老实,就诖交
出这种信嚎,别的村长都交了,就你没交,你还装什么蒜,·
王家洞村长这才从怀里掏出那封信,说道:‘我当然也收到了这封
恐吓信.革命军嚼能单单不胁迫我呢,这就是那封恐吓信。可是我为
了你们,有章没有交.你们看了这封信,就得采取什主办法,可是有
办法吗,连那些精锐的‘讨伐队,,每次都派几百名去,讨伐,,也都被
打回来了,你说咱这么个小小的譬察署能有什么绝招吗,这种信呀,交
给了你们,反而叫大人们为难畸。我说,跟他们革命军吼互不相扰,
马马虎虎地应付过去,才是上策.这事儿我来对付,署长大人就装不
知遭,别过问咆.·
这一席话感动了署长.从此以后,那个署长格外信任王家洞村长。
可见,权永壁的计谋收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
我自己也甘傲过地下工作,有所体验,在敌占区伪装和保护自己、
同志及组巩是需要非凡的智慧和创造精神的极艰苦的工作。
权永壁出色地执行了这一重任.
1937年春,在进军国内的前夕,组织了军民联合步9e侦察昔天堡
的工作。长白县的党组织也接受了这项任务.
权永壁比谁都清楚进军国内的重大章义,因此他决心自己直接
去执行伯察任务.他开始加紧准备动身,可是要离家得有个借口。要
去侦寤,就要离宋好些日子,如果没有令人信雁的理由,敌人就会怀
疑,甚至会跟踪盯梢.一个庄稼人在农忙季节不种地而离家好几天出
去串门,是不合情理的.因此他想了鼠又想出了一个谁都不能不相
91
信的妙招。
他叫一个地下组织的成员到长白县城里的邮局,给他发了一封通
知父亲病故的急电.这封电报当天就经过邮递日递到了权永壁的手里.
邮递凤来到王家洞传递电报时,把这。不幸·的消息声张出去,让老乡
和故人都知道了这事。
村里的老年人拿着膊赠前来慰问,还好心地劝说,父亲去世了,敛
儿子的为什么还不快去.权永壁趁势说,我是粗人家的地种的庄稼人,
在这农忙季节,怎么好章思擞下地去奔丧啊,要去也不是去一两天,得
花好多天的时间呢.老人们劝慰他兑再没有比为父亲办崔事更要紧
的事了,你还是快去吧,你地里的活我们包了.这祥,他不受任何怀
疑地去完成了侦察任务,向我汇报了侦察情报.我不忍榷却他的恳切
要戈准许他参加了普天堡战斗.
当他回到十七遭沟的时候,地下组织的同志们已经为他散好了能
够尽到·居丧人’之礼仪的准备.于是,他作为办丁父亲的丧事后回来
的儿子,穿上丧服,迎搔了来访的吊客.他为了伪装自己.不得不欺
躏那些淳朴善良的老年入,心里读多主难受啊I
权永壁根据司令部提出的基本路线开展地下工作,读呈报上级处
理的问属就呈请上级处理,可以自行决定的问屑就自行决定;对一切
问题,都考虑周全,处理得当。在没有电话、无线电这种堤代通信设
备,只能用传递宇条这样落后的方式同司令部保持联系的情况下,地
下工作者们多半根据自己的判断和决心就地处理问题,这比呈请上I工
处理的情况多得多。权永壁只有遇到需要由我作结论的有关略线的重
92
大问屑才报告司令部,其余大部分问题,都在当地同地下组织的同志
们进行讨论后加以处理,然后将其经过和结果汇报给我。因为他们的
工作地点和密营相隔很凰而且我们也不常驻在一个密营里t所以样
样事情都要呈请司令部批准,是根本不可能的。这种情况,校永壁很
清楚,因此他决不傲给司令部增加负担的事,认为会给司令舒增加负
扣—的事,他连提Q9不提.只有一次,他曾要我给他作结论,这是有关
故人建设集团部落的善后对策问尾.当时,故人在西间岛跟在东满时
—样, 以·臣民分离·为目的,强迫进行了集团部落的建设.而长白地
方的群众大都不愿童住进集团部落。权永壁的想法也一样.如果让农
民都住进集团部落,生活就会更加苦不堪言,地下工作和拥军工作也
会遇到奠大的障碍.但也不能因此就硬反对搬人集团部落。因为只要
有不撮人集团部落的人家,敌人就一律放火烧掉,谁反抗就打死谁。
在敌人这样用暴力强迫迁移的情况下,应当怎么办才好呢,权永壁召
开县党委会研究过,怛始终没有找出奸办法.他把这些情况都向我作
了报告.
我对权永壁说,反对建立集团部落是无益的,大家都应搬进集团
部葛,以免群众遭殃.进了集团部落,我们的工作势必要受到很大限
OI,但是要知道,铁丝网阻挡不了江水奔流.城墙挡不住飓风吹刮,我
们游击队和人民群众之间,像江水一样奔流不患,像凤一样有来有往
的感情和人民群众支军的洪流,是绝对阻挡不了的.所以,不必担心,
都搔进去吧.
权永壁回去后.带头参加了官道巨里集团部落的建设。看到他出
93
1那些顽固派也跟着出工,盖房子,皇城墙,都很卖力气.按照权永壁
的指示,地下组织的成风都装作摹乖地忠实执行敌人的命令.这样,官
遭巨里集团部落第一个在县警察当局受到了.安民村·的评价.
十七道沟地下组织的成员占据了官道巨里集团部蓓的全部耍职.
徐应珍当了自卫团团长,宋泰厩当了自卫团副团长,田南淳当了村长,
杖永壁当了学校校长.其他集团部落也都跟这里差不多.
权永壁的地下战线,闽越长白地区的领域扩展到了包括威镜南
遭、威境北道和平安北道的国内纵深地方.权永壁不仅在军事活动中
立了大功,而且在实现人民群众童识化的紧张的地下斗争中,也建树
了很大的功绩.
”37年夏,他托通信员给我进来丁一封信.信中有这厶几段话:
·司令官同氙坦率地说,离开摊队的时候.我的心情是很不平静
的.当时我认为,我是从第一线上桩挤到第二线来的.当时心里的难
过,是难以用语官形窖的.把人民群众团结到祖国光复会组织里来,这
是争取抗日革命早日胜利的捷径.这话我听了很多,都背得烂熟了.但
是,当司令官同志要跟我握手作别的时候,我却不能轻快地迈出步于.
不过, 自从到了新的岗位开展工作以来,我的想法开始有了改变.已
经完全摆脱了把地下战线当第二线看的观点.毫无疑问,这条战线不
是第二线,也是第一线.每每看到组织一天比一天扩九人们的觉悟
一天比一天提高,我就由衷地感到生活的意义,感谢司令官同志叫我
做了这一肥沃土壤的主人.·
傲实现人民群众童识化、组织化的工作,感到了生活的童义.投
94
永壁的这句话,包含着深邃的真理.可以说,组织和发动人民群众的
工作,是革命者时刻不得放松的持久性的工作。不断地推进人民群众
的意识化和组织化,这正是我国革命的生命之所在、胜利的泉源.永
久性的所在.
一个革命者如果回避或忽视这项工作,他的政治生命就会变质,他
就不再是革命者了。
权永壁深知这一道理,因此,他倾注全部心血进行了组织和发动
人民群众的工作,并且就在机智勇敢地做这项工作的路上被故人逮捕。
在监狱里,他感到最心疼的是他和同志们千辛万苦建立起来的革命组
织有可能全部被破坏.他认为他现在所能做的和必撮傲的就是尽一切
可能多拯救枝捕的同氖尽一切可能保护革命组织.于是,他决心自
己做一个挡筋牌,尽最大的努力来防止革命组织受到直腥的摧残.他
先给李悌淳进了一张空宇条.所谓空宇条,指的是用手指甲写的,而不
是用钢笔或铅笔写的宇条.宇条上写遭:
·一切都椎给我,’
李悌淳立刻明白了权永壁的意图和决心,当即回了
们是同心同德,’
权永壁明白这个慷电报文一样筛明的字句意味着什么。
权永壁和李悌淳被关在不同的牢房里,因此再也未能交换宇条,但
这两个战友的心脏却一直跪动在一起.他们同心同德一致为保护革命
组织宁死不屈.
权永壁在惠山警察署受审讯的期间,瞧准机会对朴寅镇道正悄声
95
说: ·您去过白头山的事和以后的所有事情,
要您闭口不说,您就不会被扣上什么罪名。’
李悌淳对李柱翼也做了同样的丁宁。
由于权永壁和李悌淳舍生忘死地为挽救同志作出了极大的努力.
朴寅镇和李柱翼等许多人才没有被提到法庭圭,在拘留所获释,还有
不少人只被判了比预想的轻得多的徒刑,活着看到了祖国的光复.叛
徒无法查明的权永壁同长白地区和国内地下组织的直线关系和工作内
容,就成了永恒的秘密。因而,这些组织及其成员都安然无恙地生存
下来,继续秘密地开展了工作.而权永壁保住丁革命组织和革命同志
自己却同李悌淳、李东杰.池泰环、马东熙等同志一道,般然决然地
走上了就义之路。
他在从惠山譬察署被押往成兴的火车上,也没有忘记对同志们的
关怀。当时他手里有七圃鳞,他决心把这仅有的一点蛙也都为同志们
奉献出来,于是对押送的警察说:
·譬官先生,拿这个镇去给我买点水果和饼干吧。你们给我们
拷上了手烤嘛,你就谆代表日本当局替我们跑跑R了,不情愿也没办
法。·
其他同志也都翻开衣袋拿出截宋,凑成了三十多块铬.
出人意外,那个押送警官乖乖地听话,去买来了水果点心.权永
壁按过来均匀地分给了大家。一百乡名革命战士,在疾驰的列车上吃
着这些水果点心,以无言的眼神和微笑,互相交流着心中的衷情。这
是只有共产主义者们才能分享的精神上的宴飨.
96
看他们都亲如一家人,押送譬官们个个目瞪口呆,
个譬官说:
‘你们共产主义者都是些怪人,马上就要桩判刑了
;屯你们说说看,难道这就是共产主义吗,’
·是的,共产主义者就是这样生活。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我们就
要建设一个全体人民成为一家人的国家.·
·可是,权永壁先生,当局不会给你建设那种国家的自由。你是要
上绞首架的人了.·
·我一人死了,还有我的战友畸,他们一定会建设起那种理想国家
的。·
檄永壁在法庭上也再次表明了他的这一信念:
·我不是,9犯.我们是为了从祖国的疆土上赶走日本帝国主义强盗,
为/让我国人民过上自由幸福的生活而投入了抗日大战的朝鲜的爱国
战1:,是这个国家的堂堂正正的主人I谁敢审判我们,应当受审判的
真正罪犯是你们:你们霸占了别人的国家,任意屠杀别国的人民,任
意掳掠别国的财富,你们才是前所未闻的大强盗和杀人犯,总有一天,
历史会作出公正的判决,把我们誉为民族的保卫者,把你们判为侵略
者,埋葬你们l·
正当苏军解放东欧弱小国家.继续向西线长驱直人,东京在美军
的轰炸下变戍了火海,朝鲜人民革命军在白头山地区和远东的训练基
地为迎接解放祖国的大变革加紧准备对日作战的时候,权永壁在汉城
西大门监狱的纹首架上,高呼着革命万岁,从容就义.他留在世上的
97
亲骨肉,不觉之间长成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在清津街道上拉粪车谨
在伟大祖国解放战争犀发的1950年夏天,我曾到汉城停留一段时
间,领导南半部解放区的工作。我生平第一次到了汉城,想去看的地
方不止一两处,但我没有去别的地方,首先去看了西大门监狱。我的
亲人和战友中,有不少人跟这个监狱有着刘骨之仇。人民军勇士们一
打进汉城,就用坦克冲开这座监狱的大门,放出了全部囚徒。
西大门监狱,这是象征日本帝国主义在朝鲜J吓的滔天大罪的可
耻代词。就在这座罪恶昭著的监狱,权永壁、李悌淳、孛东杰、池素
环等英勇抗击过日本帝国主义的朝鲜民族的优秀儿女掖夺去了宝贵峨
生命,化成丁一杯泥寸:。我的金亨权叔父也死在麻浦,SOU中。我过去
在山上作战的时候臀打定主意t国家一解放,就到汉城去拢他们的培
墓。可是解放五年后才实现了这个愿望,这是因为三八线把祖国分曹
戍了南北两部分.我无法找到连墓碑都没有的亲人和战友的坟墓,<i
是我看到了他们的血迹斑斑的,庄狱墙壁和潆涸着他们的气启,的监狱属
预。就是这一点,也多少减轻了我心情的沉重。我站在解放五年束—
直没有一个老战友前来吊唁过的这些已故革命战士们的英灵前,情刁
自禁地淌下了压抑长久的泪水。
权永壁在西大门监狱临刑前曾托付战友们说:
·我只有一个儿子留在世上。若说我有什么愿望,那就是希望我的n
子长大后继承他父亲未竞的事业。’
当我看了肛0讧走到街上来的时候,校永壁的这一遗嘱像钟声一*
Qa
震荡着我的脑际。那是只有像权永壁那样度过了光荣一生的革命者才
能留下的宝贵的遗嘱。他的话,至今仍不时地在我的脑子里幕绕。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