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游击队的阿妈妮
在白头山跟我多年同甘共苦的战友中,有一位被大家称为·阿妈
蝇·(朝语,指母亲,亦指大娘.此处指大姓——译注)的女游击队员.
她名叫张哲九,是司令部的炊事员.部队里有好几十名女队凤,女教
事队员也不少,但棱大家称为’网妈妮·的只有强哲九一个人.
她比我大十多岁,照说是可以称,f她为·大蛆·成·同志’的。但是,
平时我也叫她·哲九阿妈妮·,而不叫·同志·,甚至年圮比她大得多的
·烟斗老头·也老叫她’哲九阿妈CE·,常常引起大家的笑声.
张哲九来司令部做炊事工作,是1936年春在马辕山烧毁了·民生
团·蝉疑档案包之后的事.当时我在检查金洪范交出来的·民生团’嫌疑
分子档案的时候,才第一次看到了张哲九的名字。不知是什么缘故,唯
独她的档案是用红墨水写的.档案里记录说,张哲九的丈夫原在蚯吉
县做党的工作,后被判定为·民生团·,两年前枝枪丸说张哲九在蓝
吉县王隅沟当妇女会会长时,蓄意把军Ie埋藏起来,让队员们挨饿,如
此这般地搞了破坏活动.这就是记在档案上的·罪状·。
用红墨水写的档案)取了男人名字的中年妇女,仅这两
引起了我的注意。
张哲九的外貌也有些特别。在女队员中,她个子最矮,Z
114
简直像个没有眉毛的人;
她是因为爱自己的丈夫,才走上了革命道路的。她非常爱自己的
丈夫,因而也爱上了丈夫所从事的革命工作.她照丈夫的吩咐,撤传
单,贴标讯有时跑联络,有时帮助地下工作者隐蔽,也参加秘密会
议,还学文化。她就这样一步步地走上了革命遭路.
然而,她那么爱戴和信辖的丈夫却被扣上莫须有的’民生团’的帽
子给枪决了。她本人也在王隅沟工作地点被捕关进了关押·民生团·的
监狱.在她被关押时,譬经到她家里跟她丈夫一起贪婪地吃过热乎乎
的稗子米饭和芥莱做的泡菜的·王同志·,竟然揪住她的头发,挥起棍
子拷打她.在公审大台上,游击队凤和革命群众都反对判她死刑.张
哲九虽然棱兔了死刑,但没有嫡掉·民生团’嫌疑分子的帽子●这是那
些亵滇神圣的革命,残害无辜的割子手们硬扣在她头上的帽子。
我在给人嫡掉这)9帽子时,也给张哲九嫡掉了这赝帽子,井让她
做了司令部的炊事m.自从她当了炊事贝后,我们的伙寅大有改善.她
手艺好,能用速成的方法做泡菜,做大酱.现在的人,若说一两天之
内就做好泡菜和大瞥吃,恐怕都不会相信.但她把黄豆炒到不至炒糊
的程度,然后往热水里一泡,就泡出紫红色的水来,再把食盐放在这
水里熬,就能熬出酱油末.把黄豆煮熟了装在坛子里放在有热的地方,
它就发酵,生出一层乳白色的霉,再往里放些食盐一氟就成豆瓣儿
酱了。这个酱味,简直跟明太酱一样。
张哲九用这种速成方法做的豆瓣儿酱和
节日佳肴一样喜欢的美馔.
 她还用玉米胚芽榨油。有一回,传令兵白鹤林患了重病起不i
个平时连草根树皮都能大口大口吞掉的人,这回连煮烂了的玉米
咽不下,说一闻到这味就作呕。张哲九扒开积雪,找出干枯的田
子摘来履在水里泡去苦味,然后把它煮熟,再用玉米旺芽榨的泔
炒,就成了—‘种可口的菜。白鹤林吃了它, 胃口才好起来,能屹
西了。
张哲九是名副其实的游击队“阿妈扩b·。当部队出征时,她朝
巴塞在小队凤的裤兜里。不光是斟金山。白鹤林这些年纪小的传·
甚至吴仲洽、李东学这样的老队H,在张哲九面前也是无话刁;洲
的时候就跟她喊肚子慷。张哲九最喜爱的队¨是年纪最小的·tf
长·李五松.她只要看到李五松在剧脚附近打转转,就把·把锅巳
裙十里跑出去塞给他。李五松就高兴地带着锅巴回去均匀地分鲜
的同伴们——起吃。
每当目击到这种情景时,我就心想,对待子女, 为什么女/
男人更亲呢, 毫无隔闹,这是因为,咀孩子们吃,蛤孩子们日
孩子们体贴人微、关怀备至的主要是女人。供孩子们吃穿,这是Q
固定任务。因此, “阿妈妮·这个词语的真实意义,就是管吃管目
恩惠的保护者。
张哲九忠实地雁行丁这个保护者的使命,因而成了我们大目
密的“阿妈坭”。
在我们沉沉酣睡的深夜,她为了准备我们第二天的早饭,^
莱、椎磨、筛米。需要舂米时,尽管是风雪大作的夜晚,也要5
116
去舂。
因为她总是在靠近火的地方忙碌,所以她的衣裳也比别人破得快。
有一次在密营里开晚会,张哲九掖指名唱歌。战友们都想听她唱
首歌,说她做菜手艺高,唱歌也准会很拿手。于是都热烈鼓掌,表示
欢迎。可是张哲九却霍地站起来,朝林子里跑掉了。她这一出入意料
的行动,使大家都发了惯。
我站起来替张哲九辩护说:
·哲九阿妈呢不唱歌,请同志们不要误会。她刁;思站到大家面前来,
我想是因为在羞太寒6,。同志们都看到/,忻九阿妈妮穿的是补钉捍
补9f的衣裳,补钉恐怕有十奸儿处吧。大家想想看,她穿着那样的衣
裳簧站到大家面前来,她的心情试怎样呢9·
参加晚会的入都对我的看法表示同憋.张哲九本人后来也坦率地
说,她确实是因为穿着太寒碜才跑掉的。
此后,我带小分队出去作战时,趁机为S《哲九准备了一套好衣料。
找派一个队员七让他下管价钱梦贪,簧桃一套最好的衣料宋。那个
队H真地头末下适合中年tJ女穿的灰色华达呢。懂衣料的几个女队员
傲了权布,都说是好料子因此我也放了心。
我的亲生母亲在世时,我未能给母亲做一件衣裳。当我在小沙河
芦苇丛中的一间简陋的小草房里,辞别卧病的母亲,踏上远征南满的
征途时,给母亲留下的一+小米,也是我的战友们替我准备的。如果
说有过我为母亲做的事,那也不过是住在八道沟时给母亲买了一双船
肥胶皮鞋而已。而头这双胶皮鞋的钱,实际上也是母亲给我买一双球
117
鞋的,并不是我自己挣的。可见,我的母亲一生一世没有得到过,
的任何报答。她生前未得到过儿子的酬报,死后也未曾领受过儿
一淌泪和一操泥土,孤苦伶仃地枝掩埋在小沙河的岸边.
我带着准备送给张哲九阿妈妮的衣料走在路上心中油然生j
对亲生母亲生前和死后都未能尽孝的内疚感。
当我们打完仗回到密背的时候,发现张哲九突然硅金周贤调;
方医院去了。她这个司令部的炊事员,为什么突然被调到宸寥的J
医院去了?谁也不知遭.听了这个信,人人都裹示很难过.我也:
住有怅然若失之感。
当时,在我们的部队里,炊事队,缝纫队,医院、兵器厂等J
单忆都由后勤副官管。因此t管后勤工作的金周贤把炊事队的
到别的单位去,是很自C:的,是不值得大惊小怪的.问属是,在
部炊事队里工作勤勤恳恿,为大家所尊敬和爱戴的张哲儿因什
由被调到后方医院去丁.
我间了当时和张哲九’
怎厶回事。她说:
起留在密蓄里的金正椒,可她也不知:
·也许是后方医院指名要撞,或者有什么不得已的情况吧.哲
妈妮是哭着走的,她是那么难辽连我们都觉得很难为情。·
金正椒叙说着张哲九走时的情景,愉愉地擦拭着眼角。看她捕
显然是同张哲九的分别给炊事队员们带来了难忍的悲伤。
我也感到恫然若失,心痛难忍.要调她到后方医院去,也该i
回来嘛,那我不是可以蛤她做好新衣裳让她穿着再走吗,这样一毫
118
里很不好受。
使我真正发怒的是金周贤调走张哲九的理由。他说:
’自从发生了小斧头事件以后,我就打定了主意.司令官同志身边
的人,只准分配纯而又纯的可靠人.’
这就是他调走张哲九的理由。他从小斧头事件中吸取教训,下定
决心做好保卫司令部的工作,是值得肯定的。为司令部的安全操心,金
周贤是堪称模范的.所以,我特别信任他,也特别爱惜他。
1936年秋,整个西间岛沸腾着参军热潮的时候,我们把新人伍的
青年编为几个补充连队然后派几个教官到黑瞎子沟密曹对他们进行
了速成训练.就在这些新兵里,混进了一个特务,他身上藏着一把小
斧头和一包霹药,企图暗害我.从他的出身成分看,是个淳朴的青年
农民,不可能干这种亭,可能是硅老奸巨猾的敌人所骗,才当上丁奸
细的。果战后来了解到,有一天,敌人穿着人民革命军的服装闯进
他的家,舱了他为母亲冶捎卖柴火积攒下来的钱,还抢了他家的口粮
和鸡,总之见到什么枪什么,完全跟土匪一样。之后,’宣抚工作班·
又派一个特务到他家里宋,假惺惺地安慰他,又是进行反共宣传,又
是戚逼利诱,软硬兼摊,直到他答应他们的要求。他就这样受骗上当,
当上了反革命的走卒,混进了我们的队伍。可是,当时我们的人谁也
不知道他是被敌人收买的特务。他来密营时就把小斧头悄悄地藏到了
司令部附近的草丛里,因此谁也没有从他身上发现什么可疑的迹象。
有一天,我有事到黑瞎子沟密营去,了解到新兵已有好几天只用
干白菜汤熬的稀粥充饥。我心想,虽然他们都是有决心克服艰难困苦
119
的新兵,但离家还没有几个月,还没有适应艰苦的环埴,如果事先
好好教育,他们就有可能变得心灰意冷,发生动摇。因此,当天晚
我就把新队员都召集在一起,对他们说:
“……你们离开有父母妻子的温暖家庭,身居野外,用干菜叶子
饥,挨饿受冻,心里也许还不大安定吧。但是要知道,为了解放祖
而拿起了枪杆子的青年,要想实现凌云壮志,就要勇于吃苦,善于克
困难。我们现在这样吃苦,将来一旦解放了祖国,就会感到今天吃苦
意义了。我们的目的是,光复祖国,在三千里江山—卜建立起幸福的人
的国家。就是兑要建立一个没有剥削, 没有压迫, 人人平等,
入过好日子的人民乐园。工厂和土地都归人民所肩\由因家负责,
证人人有吃有穿,人人都受教育,有瘸治病,要建立这样一个民众
一的国家。到了那个时候,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入到我们国家来看看,
会表示辨慕的。·
在场的新队员中,也有那个被故人派来的青年。他听了我的话,
悟到自己受了敌人的骝,险些害了好人,于是决心Iq白自首,不管
多么严厉的惩罚。
于是,他把小斧头和一包毒药拿到我们的面前, 如实地供
了自己的真面目。因为他名老实实地承认了自己的错, 我们宽
了他。
这件事,大大震惊了我们的指挥员,使他们提高了警惕。他仆
从中认真地吸取了教训。有的指挥贝表示决心要进一步做好保卫百
部的工作;有的提出要深入细致地做好审查新队员的工作,以防止
120
良分子、异己分子和坏分子混入革命队迅有的建议要在整个西间岛
开展——场群众性的斗争,来肃清敌人的特务、穷凶极恶的反动分子,做
到使故人的密搽和特务一个也不敢接近密营。
金周贤想得比这更多更细。他说:
“我想,要保卫好司令部,就必须细查队伍的内部和外部。我们不
能断定敌人只在外部,不在我们内部;不能断定外部的敌人跟乔装打
扮潜伏在我们内部的故人成动摇分子没有任仍联系。正因为这样,我
』想到再也不能把有历史问题的八留在跟随司令部的单位里了。’
归根结底,他的意思是说,像张哲九那样有·民生团”赚疑的人没
柯资格做司令部的炊事员。
我听了禁不住怒气冲天。对一个赤胆忠心为革命奋斗刁;扇、的淳朴
…j善良的人, 岂能如此无悄无义,—‘向处事宽怀大度、深谋远虑的金
周贤树然犯如此可怕的过失,更使我怒不可遏,我忍不住疾官厉色地
对他说:
“你一向为我们的安全操心,我很感谢。不过,今天我必须跟你说
几句刺耳的活。对强哲九阿妈妮,你自己也智多次赞扬她是诚实、 旨
:卜重感情的好同;占。可是这回你怎么能这样轻易地抛弃对她的这种
信任呢,
“她代秆了我们大家的母亲和大姐。每天三顿热饭热汤,是谁给我
们做的,是张哲九阿妈rc。假如她是坏人,我们早就刁;在这个世上丁,
害我们的机会,不有的是吗,我们吃她做的饭不知有几瓦大碗,可是
我们大家都安然无恙。这证明张哲九阿妈妮是毫无叮疑之点的好同志,
121
也证明过去给她扣‘民生团’嫌疑分子的帽子是完全错误的.”
此后过了好些日子,有一天金周贤老实地对我兑他从来没有1
那天那样冒了一身汗。
其实,我也没想到金周贤会做出这种鲁莽的蠢事来。金周贤是
命历史较长的老成持重的军政干部.我们一直同吃一锅饭,休戚与乡
经常面对面地讨论工作,心心相印。对我提出的路线和我的意图,·
比谁都清楚.这样的人,竟然背离共产主义者的道德和情义,那样
酷无情地处理一个人的命运,的确是无法理解的。
我继续批评他的错误,说:
·我们在马鞋山烧毁‘民生团’档案已经有半年多了,人们心中的
伤也都快愈合了。可是你为什么又去霉痛他们快要愈合的伤[31她
哲儿只要下山去找个男人,就能在热炕头上吃热饭,过上舒适的
子,但她没有选择这条路,仍跟我们一起,在这深山里过着艰苦的
活.这是因为她决心干革命,是因为她相信我们。可是你却把她赶
了司令瓿把我们对她的信任变成了虚假的东西.你兑难道我们
平时对人装作信任,拉拢他,危险时就毫无顾忌地一脚f0开他的那
卑鄙之流吗,信任,是不能有假的,’
金周贤听了我的一席话,当天就跑到后方医院把张哲九领了回月
第二天就催促缝纫队员为她做了一套新衣服.
尽管这样,张哲九对金周贤还是采取了敬而远之的态度,只是
真负责地执行他交给的任务,并不接近他。间或在密营的小径或食
两个人相遇的时候,张哲九也只向金周贤敬个9L,开不说一句话。有
122
要请示金周贤的时候,她自己不去,而叫别的炊事H去。
张哲九在后方医院呆的几天,跟人的一生相比,只不过是瞬间而
已。即使这样,她仍不能忘记这个瞬吼久久抹不掉那留在她心中的
阴影。
不信任对人际关系的破坏力是异常可怕的.一点点的不信任,会
造成一辈子的霓惟,十年至交也会毁于一旦-
张哲九回到司令部炊事队来,密甘里的空气立刻恼复了往日活跃
的氛围,饭莱的味道也马上变了.用同样的整粒玉米熬的粥,也觉得
比过去好吃多了.这都是因为张哲九倾其全部心意做出来的缘故.实
际上,张哲九并不是什生手艺高强的厨师。
她做工作比过去更加积极热情.只要有合我们口味的东西,她就
不辞辛苦,行百里路也要去取来。有一回,我路过十九道沟,在孪勋
的寒里吃过硬叶湿地兔儿伞,是生平头一次吃到这种菜,用它包饭吃,
比莴苣好吃。回到击背后闲聊时我提到过此亭.张哲九听了,就跑了
几十里赔,到十九遭沟去采来一·大包免儿伞。不久以后,在白头山峦
营也找到了兔儿伞。
张哲九经常在潮气很大的厨房里工作,睡觉也是蜷着身子睡在发
潮的厨房旁边的柴堆或铺着枯叶的地方,因而她的右臂慢慢得了麻痹
症,不久又患了热病。真是祸不单行。
为了给她治病,我们把她送到了安田县五道畅往的山沟里。朴贞
淑和白鹤林跟她一道去,给她当·看护兵·。后来,又由金正椒看护她.
他们为照料张哲九吃尽丁苦头。我也曾带着传达长池凤孙到五道扬钴
123
去看过她。
过;几[九张哲九终于冶好热病,能站起来了,但右臂的麻痹
症还是没有治好。因此,既不能遂心如意地做炊事工作,也不能自由
白在地摆弄槍支。她意识到自己已成了部队的累赞而沉没在苦闷之中.
她儿心,自己应当离开部队,』’不会给战友们增加①担。40年代韧,我
们把—.批刁;能在部队里工作的老弱摘残者送到苏联去的时候.张哲九
便忠憋报杞2H着他们一道走了。
临走时,她把自己戴羞的银戒指送给了命正淑.约好婪在祖国独
立叫冉见。然而这个约亩未能实现。张忻九在遥远的异国他6听到了
命]:淑~世匕辞的z(耗。俞正嫩保存的张哲九的檄戒指现在陈列在朝
鲜革命博物t9里。
跟昧忻九一起在我们司令部做炊事工作的入里,还有一个书叫连
仟东的中国入。他做中国菜做得很好。张哲凡是忠厚老实的炊事b4,
违合东则是于艺高强的大师傅。连介东是1936年冬到我们部队来的.他
人伍后最初一段时间KU张哲九在…起,学会了游击队的烹饪法,面张
哲九又跟他学会了‘些中国的烹饪法。在这过程中,两个人虑了十分
亲密的战友。当张忻九被送到苏联去的时低连合东依依不舍,非常
难过。他特意做了一大包中国食品,裴在背囊里让张哲九带走.张哲
九也十分难过地跟他分/手。
在连合东来我们部队的过程中,发生过一次极为稀有的邂逅.这
个邂逅的主角就是在吉林不顾教规喝酒吃猪肉的回教教徒马金斗·.他
是我吉林钦文中学时期的同学,也是八道沟小学时的学友。在八道沟
124
时1铡的友好中有许务Cp袋很深的人。八道沟警察署署长的JL子黎贤章
也是与我有不寻常关系的人。他也在八道沟跟我同过学。他的X亲是
经常栈我父亲汁病的熟客,每逢佳竹,还带礼物到我家来,向我X亲
谢恩。
我率部在西间岛—·带活动时,经黎贤章的介绍,跟八道沟臀祭署
署匕取得过联系,那时候的署长已经不是黎贤章的父亲,M是另一个
人.这个署长跟整贤章的父亲·杆,也是今有良知的入。他白Al跟我们
订立/不同我们作战的君子协定以后,人民群众支援我们的物赞,他
从巧;刁难, —棵嬲(行.所以,我们在长白县境内攻打过许多m片,uB
Ol八遭沟—次也没有攻打过。
马金.1邙仪性格特异,而且私电活也与众不同。他早在念中学时
就帖/婚.而且一下子娶丁两个电嬖,而这两个老婆又是亲m妹.起
初他只ZU这两姐妹中的t,L蛆谈恋爱,井月.订了:e。后来,杵mtRZ9m
的妹妹也爱上了马金斗·,害起了相思痛。 f儿这两姐妹的X9mm
两个攻儿一起郁嫁给/他。大财主马金屯 ‘下子又成了一个爹妻的
富翁。
我山撤离开吉林后,就与马金斗断丫联氟一·亢不知他*什女m
方做什么事情。
也许是命运的恶作剧p巴马金斗竟然变成了跟我枪对枪对打的a
人。我们开到白头山一带作战的头一年冬天,马金1·是盘踞在::遭岗
的伪满警察’讨伐队’的队长。二道岗是距黑瞎子沟密首最近的aA的
重要·讨伐·据点.那里不仅有伪满警察·讨伐队”的武装,而且还有驻
125
朝日军咸兴七十四联队派来的几百名日军‘讨伐队’的兵力;起帆
不知道马金斗就是这支伪满警察’讨伐队·的队长.后来,那年秋天
们攻打二道岗的时候,不记得这是对二道岗的第二次攻打还是第三
攻打,我们的队员搜查逃跑的伪警’讨伐队’队长的家,发现了手握
一支手枪藏在屋里的队长老婆和厨师,便把他们都带来了。没想到这
队长老婆竟然是马金斗两个老婆当中的那个妹妹。因为马金斗在吉
结婚时,我也受到邀请去参加过他的婚礼,所以我一眼就认出了他
老婆,那个女人也认出了我.这的确是戏剧性的魁址。
那个女人说, 马金斗已经是四个核子的爸爸了,她生了两个儿—
她姐姐生了两个女/Lt她还此她的丈夫每当谈起吉林时候的往事,
念念不忘地提起金成柱先生晌,可先生怎么人了这个·金日成共匪’
团呢,显然,她还不知道当年的金成柱就是眼前的金日成.
我对她说:
·你们说的‘共匪队长’金日虞,就是我。我们不是共臣是为反
朝中两国人民的公敌日本帝国主义而斗争的人民革命军.要是你文
回来,请你转达我的问候吧.你要告诉他,我以过去的友情,作为
同学,真诚地劝告他t往后不要再打毫无胜算的仗,可以悄悄地避
我们。要是被逼得实在没法躲开,不得不来,讨伐’,就装装样子好_
我们只打顽抗的伪满军t对那些不顽抗的伪满军,我们是宽大为怀6
我不希望马金牛做日本鬼子的挡箭脾,也不希望他桩我们革命军打I
他应该做我们的朋友,而不应诖做我们的仇人。·
那个女人说,她的丈夫也知道·金日成共匪团”对伪满军并不随
126
动刀枪.人民革命军的夜间袭击组在黑瞎子沟奇袭敌军的宿营地时,专
打日军的帐篷,不打伪满军的帐篷.日军·讨伐队’的头子们知道这个
情况后,就拿伪满军出气,把当时参战的伪满军军官全都枪毙了。马
金斗之所以幸免于这场残酷的曙杀,是因为他借口得了感冒,没有参
加这次’讨伐·。通过这件惨亭,马金斗可能多少明白了我们的对故方
针。
马金斗的老婆说,金日成部队为什么对伪满军那么宽大,现在才
明白了。我们都知道,成柱先生在念书的时候就常常强调朝中友谊,
跟中国同学们的关系很好.这曳我的丈夫也常说过.成柱先生这样
爱护我们中国人,对伪满军这样宽大为汛我们感激不尽。我一定说
服我的文丸叫他再也别跟革命军作对,不要向革命军开枪。我的丈
夫要是知道了金日威队长就是当年的金威柱先生,也定会深思熟虑,审
慎从事的。
我再三叮咛她要好好说服丈丸不要做叛国逆赋,遣臭万年.然
后,把她和厨师都放了,我们也撤离了二遭岗。
那个厨师没有跟马金斗的老婆走,他跑回来要求加入我们的队伍.
那个厨师就是连合东。他兑马金斗的两个老Q,也就是In两个姐妹,
为着一个丈夫,常常吵架,闹得很凶,他央在中间受气烦得受不了.
他说:
·我从马金斗队长那儿听了许多关于金成柱先生的事儿。现在既然
知道了金成柱先生就是金日威将军,我就再也不想到别的地方去了.
请让我在将军的部队里作战在战斗中牺牲吧。·
127
 我答应了他。我感到很高兴,因为当时魏拯民正在横山密营治病,
却没有一个炊事员会做中闲菜,我和金周0y都很为难,现在有了连合
东,就可以了却这’‘分心事了。
我叫连合东到魏拯民身边去工作了·个时期。魏拯民非常喜欢他t
称赞他是到第一流饭馆去当厨师也毫无逊色的好厨师。
从此—·直到1945年9月,也就是直到我们打败了日本帝同主义,鼠
旋祖国的时候,他都形影不寓地ya我们在.起,做炊事工作。他的确
是手艺㈩众的高级gf师,可以用同一种材料做出好几样色霄不同.味
荚可口的菜。行军时,他总是背着一u大铁锅走,说是用人铁锅做的
饭才好吃。
40年代前半期,驻在苏满边境训练基地的时候,我们和中国同志
们一道,跟苏联同志们组成联军,常常在—起进行联合演习。每当这
时候,连合东的烹调技术S《人显身于,受到广泛赞誉, 以致中国甚至
苏联方面的指挥员都有欢到我们部队的野战食堂来D乞饭。
有—‘天,周保中吃了连合东做的中国莱,半真半假地要求我们把
连合东给他们,安古同志开玩笑地回答说,正中下怀,你们要就带去
好啦。这个玩笑话被传到连合东的耳朵早去了。连合东却把它当了丸
愁眉苦脸的来刊我是不是真要把他渊到中国部队去。
·说不上将会把你调到哪个部队去,反正要你的人事得很,真伤脑
筋。苏联同志也要你嘛。要是苏联同志老纠缠,也许要调到苏联方面
去哩。·
我这么一说,他立刻霍地跳起来,说:·不管是中国部队还是苏联
128
部队,我都不去。·然后就执着地盯着我.
他说的是真心话。这在日本投降后得到了证实.当我们要返回解
放了的祖国时,我把他叫到跟前,先向他遭了谢,感谢他十来年一直
为我们操劳,吃了很多苦,然后告诉他说,党组织决定把他调到周保
中的部队去.周保中已经说好要叫他当团长.
连合东听了我的话,就恳求我一定要把他带到朝鲜去:
ultj了今天,我没有金将军就活不下去了。难道因为我是中国人,
就非要活在中国不成吗,什么团长不团长的,我都不要,我只婴Ja
金将军在一块儿,求您答应我吧。日本鬼子的刀枪、满洲的狂风大雪,
都没能割断我们的情谊嘛,难道就因为国籍不同,就硬要割断这个情
谊吗,·
他的话感动了我.他的话集中地体现了只有在革命的征途上为同
;占流过泪洒过血、历尽丁干辛万苦的人才能具有的人生观.正如他说
的,在革命队伍里,入不是靠江河大地而是靠入与人的感情过活的.在
白头密林和满洲的冰天雪地,把抗日战士们曝骚地团结在一个大家庭
里的,也正是感情,是爱.有人的地方如果没有感情,没有爱,山河
也屹√每失去它的美丽。
连合东真诚地恳求我们,执着地要跟我们走,这也是一种崇高的
国际主义精神的表现。
其实,我也不愿把他谓走。我对他说:飞口果你的愿望果真是这样,
那你就照你的意见办好啦。其实,我何尝忍心跟你分手啊。我不臂什
厶国籍如佩我只怕你的处境会有些难堪,才这样考虑。你也知道,现
129
在中国正处在内战前夕。我们为了支援中国革命, 已经跟周保中同志
约好;把姜健等许多朝鲜军政干部和战士派到中国来。当朝鲜人来帮
助中国革命的时候,你一个中国人却不顾本国的革命,到朝鲜去,别
人会怎么看待你呢,我想,你自己的心里也不会坦然的。’
连合东最后选择了回中国的道路。临别时他还开玩笑说, 中国革
命牲利后他定要到朝鲜去过日子,到那时候要给他挑一个平壤美女做
妻子。然而,我们未能满足他的这一心愿,因为后来他作为团长同蒋
介石国民党军队作战时英勇牺牲了。我听了这一悲痛的泊启-后悔我
没有把他带到朝鲜来。连合东为建立新中囚,在革命战争中献出了宝
贵的生氙他将永远活在中国人民的心里。
虽然连合尔未能到朝鲜来,但远在苏联中亚地方的张甘九却在朝
鲜战争以后回到了我们的身边。她回来不久, 白头山时期的老战友们
会聚在—”起,6E竹九给我打电话说:
·将军,当年白头山时期的同志们都聚齐了,您有空能来一下吗?
我熬好了整粒的玉米粥,是隔了二十年后熟的,很想谓将军也宋一碗.
我从万里外邦空手回来,能献给将军的只有螫粒熟的玉米粥啁。·
我是事么想去啁,但我没有时间。我对她说:
“谢谢您,可是我现在就耍到地方去了。跟人民群众约好了的事,
足不能失约的,改日再约个时间吧。”
听说,那天老战友们聚在一起,就傈在白头山的时候那样,烧劈
给我熬整粒的玉米粥。张哲九就住在我家对面的矮山岗—土。她经常到
我家来,我偶尔有空也到她家去,
她回到祖国以后从事的主要工作,就是给新一代讲老战友们在白
头山打仗的故事。
ge哲九干19a2年辞别了人世。她的逝世,给了我很大的冲击,就
/e我亲生母亲去世时那样感到无比的悲痛。她生前像老大姐一样尽心
尽意地照顾我,她的爱决不亚于亲生母亲的爱。
我们像对待为革命武装力量的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的皂革命战士
—样,为张哲九举行/隆重的国葬。
为/让我们的后代永远不要忘记这位平凡的妇女,在大城山革命
烈l:陵园立了她的半身铜像: 电影部门还摄制了以SL哲九为原刑的故
,川lr(万摘草)。当我们蛤平增商业大学社以张哲九的名:}:时, 人民群
众都{·分高兴。他们都激动地说, 以··位平凡的炊事N的名字命名平
壤商业大孔这是只有在不分职业曲贱,推崇勤勤恳愚地为人民的吃
穿住而尽心竭力的服务入H和无名英雄的朝鲜式社会主义制度下习能
看到的。
把平墙商业大学命名为张哲九大学的时候,我们衷心地希望我们
的后代都成为傈张哲九那杆忠于革命的人民公仆。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