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地阳溪军民联欢大会

普天惧战斗后,走上归途的队伍一进入门隅水沟,队员们就通过
指挥鲐向我建议要休唐:一天。我记得, 自从抗日战争开始以来,队员
们向司令部要求休启,的事是没有过先例的,如今提出这种肄议,足见
他们已经玻劳到何等程度了。事实上,这一向我们的指战贝连一天也
没有好好休息过。在坤长德过了一整天,因为激动兴奋,都没有I萎,也
扯有感到棱倦。可是一打完仪,擎张气氛不知不觉地松懈下米,人家
都希望能安静地休息·下。我自己也感到疲劳和睡IK的不足。
u隅水沟的农b(见了我们指挥H,也劝我们好好休息。他们兑已
经乐/1S,做好/打糕,可不能拒绝皂6们的·片心意。饿着肚手的
队微们一听到有打糕和猪肉,都馋,辱思不住了。甚至团政委也都插进
来说,应当受领n隅水沟群众的诚意.
但是,我不能下令休息。因为檀是这种时候,指挥日就越要提高
警侣。如果因为越过/国境而松懈下来,就难免大祸临头。国境‘带
的日军守备队,准是早巳接到紧急动帕令,正在进行大调动,这是刁;
言而喻的。这支兵力,不知什么时候要向我们扑过来。看过去的事例
也很清楚,故人是一定会追击我们的。
究竟什么时候敌人会出现在我们的前后左右呢9粗略地训算了一
163
下时间,觉得我们不能在口隅水沟停留半小时以上。而这个只有几户
人家的小村子,要让几百名队员和运货人在短时间内吃完饭,^不q
能的.
我叫人把战利晶的一部分分蛤了村民,并让指战日都包些饭团装
在背囊里,同时让帮我们背运东西来的瞽天堡群众的一部分返回t.然
后,带着全体指战员和留下来帮我们运东西的群众上了口n水山。V
知怎的,我有一种预感,总觉得战斗就要在这座山上打响.口隅水一
是斜度有六十度的陡峭的石头山,背着东西爬上去实在很费h.爬*
前面的人只要不小心瞪下一块石头,就会引起连铺反应,招n可怕的
石崩。我叫传令兵白鹤林多次提醒大家注意,不要滚下石头来.A^
都用手托住前面入的脚掌椎着他上,自己也一步步小心翼翼地往上爬.
到了山瓜,也没歇一口气,我就开始39署兵力。根据地形特点,我
们决定把投石战配合起来,让全体指战员都处处堆起了大SA,n£
才拿出饭团当早饭吃了。这时,我朝山下一看,不知什厶时候宋的一
大批故人,正在从我们来的方向悄悄地朝山上爬.这是大…修一gg
的国境特设警备队。大川是队长.敌人居然气焰嚣张地向我们sn.S
敌人距我们有三十米左右时,我发出了射击命令。顿时,高n上喷出
了步枪和机枪的火舌,我也开始用步枪瞄着敌人打.
敌人肚子贴着地皮,穿过岩石缝,拼命地往上爬。这时候用枪打,
是很难奏效的,于是我命令把石头澄下去.过去在小汪清防御n时在
尖山打过一次投石战,这次在口隅水山又打一次投石战其威力的确
很大。
]64
这场战斗,再一次显示了我们的战斗力。打普天堡时,因为我们
没有给故人以反抗的空隙,所以战斗是以我们单方面的攻击结束的,打
得不够味。而这次口隅水山战斗则不同,敌人的进攻十‘廿猛虬是一
场很过毒的战斗。
我们的冲锋号一响,吴白龙像猛虎下山似地跑下山去,首先千掉
了敌人的机枪手,夺下了机枪,然后把机枪高高地举起来,朝我挥动
了几下。金云倌跟一个身子魁梧的敌人格斗,终于缴下了敌人的掷
弹简。
从西边晚一些赶来的伪满军部队看到我们蛤日军的打击十分沉
重,吓得没敢参战。他们只是蹲在远远的地方观战,胡乱放了几枪。我
命令机枪手也朝他们的上空放了几枪.每当伪满军在附近打转的时候,
我们就朝他们放空枪,这是我们从简岛时期以来就坚持下来的一贯的
做法,因为这是伪满军向我们提出的要求.我们满足他们的要求,他
们也就不·讨伐·革命军,朝我们上空放几枪就溜掉了。
这天,阻击队也击退了粟田大尉指挥的惠山守备队的进攻。
从苷天堡帮我们背东西来的群众,都清清楚楚地目睹了口隅水山
战斗的整个过程和敌人被我们打得落花流水的Ie狈相,对人民革命军
的威势无不极口赞叹。当时他们所亲身体验的种种事实,后来成了无
形的宣传资料.他们看了从普天堡到口隅水山的战斗,再一次确认了
人民革命军无往不胜的战斗力,并且清楚地认识到,尽管日军自诩为
’天下无故·,但实际上真正天下无故的是朝鲜人民革命军,而不是日
军。对人民革命军在普天堡战斗和口隅水山战斗中显示的作战本领,日
165
本人高木健夫”“也表示佩服.
过瓦朴达见到我肘说.在口隅水山战斗中死里逸生的敌入,都
失魂搞魄,再也不敢出征了。据他乱从口隅水山死里逃生的·讨伐队’
里有——个跟他很熟的朝鲜入警察,是个眼疾手快的入.这个警察对朴
达说,在往口隅水山爬的时候他发现了游击队的辫印,便断定山上定
有游击队埋伏.于是装作重打襄罐的样了.)有意,d在/队伍的后头。果
不其瓶·讨伐队·剐爬到山rC,就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枪声和手榴弹蚱
裂的声音.陆之传来了日军的1菩叫声,他就立即往山下跑,藏在问边
草丛中,直到战斗·结束.他还白作聪明地汉,是因为他摊展了巧训·.才
没有丢摊性命.
在口隅水山战斗中奋进般地幸免一F2的国境特设臀备队队长大川
,9一,据说前几年还活着,在日本过着普通市民的生活。他在晚年写
了—‘篇追述当年吃败仗时的回忆文章.我看了他的文章,爿-知遭他在
口隅水山受了重伤,革命军的千弹打穿了他的舌头。他受的这个伤,我
Q:得是十分奋特的。尽管后来经过长期治疗,也没有什厶效果。他那
露着伤口的照片,我也欣赏过。同,p日本的许寥军譬一样,大川也不
过是一个臭名昭着的·皇道精神·的qG牲品而已。
我们在口隅水山和之后在间三峰取得的战果,巩固了普天量战斗
的胜利,再一9<显示了朝鲜人民革命军无往而不胜的强大战斗力.囚
境——带的故人都在恐惧中战蒙。故人的文件上l兑他们在口隅水山战斗
中消灭了’多数故人·,其实这是彻头彻尾的捏造。我军根本没有一人
阵亡。敌人为了运走他们的尸体,到口隅水山附近各村去强拉氏夫,肆
无忌蝉地抢走了人家的门板和被褥。总之,我们本来是准备到惠山去
扪的敌人,搓前在口隅水山被我们消灭掉了。口隅水山战斗完全实现
了我们当初准备通过惠山进攻作战要达到的目的。
口隅水山战斗后,我们同冲出故人的包围安全返叼的崔贤部队会
帅,其情景十分惠人。崔贤的鞋子和衣裳都破烂不堪,但他—见到我,
就敞开醚门大声祝贺我们在替天堡和口隅水山取得的胜利,然后冲口
问我;
·这回我们在獭拇附近陷入了故人的包围,可是8c人又突然自行解
违D0丁.将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曲单地告诉了他我们为攫救崔Dy的四师面去打昔天堡的经过.
崔贤哈哈大荚遭:
·看小于们擞屯我还以为是什么鬼使抻差宪,原来是托了将军的
幅啊,真了不赵,·
.·Cl起敌人,他u口声声都叫』、手们·.这是他蔑视日本军警,给
他们加上的卑称.
我材崔贤浇,我跟总见见四师的同志们,
却摆出一峻苦桕,说现在不是时候,不能去。
的队缅茹穿戴不整,难看得很。
臀他引我去看看。崔贤
我问他为什么,他饶他
我把金海山叫来,命他缔四师同志们发军装。我们在进军国内的
前夕缝制了六百套军装)其中也有崔贤部队的.正如崔贤所说,四师
同志们的衣着实在不住样。他们那破烂的在裳和被太阳晒成了紫铜色
N险,仿佛在叙说着他们经历过的干辛万苦的路程。崔贤换了新装.刮
167
净了脸, 才来找我正式汇报了别后的活动情况。他们取得了辉煌
的战果。
我们在地阳溪还同第一军第二师会合了.第二师也胜利完成了任
务。我向四师和二师同志们表示感谢,因为他们从侧翼和背后支援了
主力部队对国内的进攻。根据西岗会议的决议分三个方向活动的各路
革命军部队,在原定为会合地点的地阳溪白地上会合,畅叙了战斗的
友谊.披上了新绿的白地,像过节一样热闹,大家都镇笑风生,兴致
勃勃地讲述着战斗的故事.
白头山地区的人民群众更是高兴异常.欢欣鼓舞,因为他们亲阻
看到了革命军在贯彻西岗会议方针的过程中取得的眭利.从朴达的组
织乐统报来的汇报说, 甲山.丰山.三水一带的男女老少都兴高采烈,
欢腾不巳,说革命军解放他们的日子已近在服前了。
崔贤的汇报中有些异样的是,他们在袭击上兴庆水里第七积木场
时,抓来了一个叫河岛的日本人.这个积木场是属于惠山木材所的一
个分场,河岛是这个积木场的负责人。四师同志们把他带到地阳溪来,
是因为他是个能讲一口流利的朝鲜话.娶了朝鲜老婆的令人感兴趣的
人,同时也打算把他作为人质,搞一下经济募捐工作。
崔贤兑为了决定河岛的命邑他跟全光、朴得范等人争吵过,他
们老对他施加压力,叫他处决那个河岛。他间我有何想法。
我斩钉截铁地回答说,处决是断然不行的:
·因为河岛是日本人,就枪毙他,这是毫无遭理的。尽管他作为在
乡军人当了积木场的负责人,但如果他对我们的人民没有犯什么罪,为
168
什么要处决他呢,事关人命,必须慎重处理。·
崔贤表示同感。
那天,我见了河岛。没说几句话,就看出他讲的朝鲜话比我预想
的还要流利得乡。我间他怕不怕革命军,他说他起初害怕,提心吊胆,
现在不怕了.他接着说:
·日本当局说游击队是,土匪’,可是我跟着游击队过了这些日子,
才明白他们的宣传是胡说八遭.如果是土匪,一定会抢别人财物的,但
我一次也没见过游击队抢掠.游击队只一心一童地为朝鲜的独立奋斗。
战士们一连几天饿着肚子,也不到别人的地里去啃青.好不容易弄到
点吃的,也是先让给战友吃.这样的军队怎么会是土匪昵,·
我给崔贤、全光和朴得范提出了这样的意见:河岛没有犯什么大
罪,头脑也清醒;我们应当好好教育他对我们有正确的认识,然后进
他安全地回去才好.
后来,据当地组织的通报,河岛回到积木场后说,·朝鲜游击队不
是土匪,是纪律严明的革命军·,它不是日本军队所能9乞掉的弱者.他
因此被传到了警察署,但他仍坚持说那都是自己亲眼看到的事实,无
形中继续替我们作了宣传。警察当局最后给他贴上·赤色分子·的标签,
撑他回日本去了.河岛说的关于我们人民革命军的话,当时的朝鲜报
纸也作了扼要的介绍。
崔贤看了这个报,大声笑着说道;
·河岛吃了我们游击队的饭,他还真地付出了相当的代价哩。
我才明白了将军为什么Dq我们放他回去.’
 通过这件事,我再一次确信,不应把门本人一律当坏人看,应当
根据他们现在的实山;表现和思想tS向,慎重处理他们的问题,这才足
正确的。
部队到达地阳溪的那天,十九遭沟的区长亨勋前来对我说,他们
衬里的群众为/热烈祝贺我们在普天堡和u隅水L1,取得的r1利, 表表
他们的心意, 准岔了·些便饭,希望我们1;跟他们一起,也就是军民
,起吃一0C饭。听他说话的u气,不傈平时那扦请我们屹一顿家常便
饭,而是要全村动H,大摆宴席来款待我们.我想我们有好几百名游
击队H,即使每人吃·豌饭, 对十九道沟群众来说也是一个很人的O
川.我们是不能给群众添这厶大麻烦的。十是找功孛勋最好彳;要这"
做。但这个一向乖乖听我话的李勋,却一‘反常态, 耍起斗:脾气来,一
冉恳求兑这是人民群众的—·片心意,只能镐受,刁;能推却, 没《门U
的办法。
他还说:下弩军,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而是1·九访内群众的一
片心意呀,谪您千厅不要椎却。要是我被将军撵回去,衬里的人们,连
老娘们都会骂我是寓囊废,扔石子儿打我的。这个我都能忍受,可是
全村的人都将哭声连九这可怎么办哪9·
听了他这番话,我觉得对区长的邀请实在是情不叮却。
入b(群众真诚的心意,就从地阳溪走了,群众洼多么难过,
又该觉得多么惋惜呀,
我对李勋说:
“既然这样,就不要到各家各户去吃顿饭就分手。干脆,把军民都聚在一起,尽情地联欢一下,怎么样?端午节也到了,就在那天以军民联欢大会的名义,在地阳溪台地上,大白天举行盛大的庆祝活动,让天下人都看看,这样才好。让军队和人民群众打成一片,互相鼓舞,交流感情。既要搞娱乐会,也要搞运动会,搞他个震天动地,让大家都知撇开一切心事,欢欢喜喜地过好端午节。”
对我的这个建议,四师和二师的指挥员都欣然赞同。李勋如愿以偿,乐得合不拢嘴。自从游击区解放以来,军民一起,举行联欢,这还是头一次。
定为军民联欢大会地点的德富洞,是李悌淳、金云信、马东熙、金周贤、池泰环、金一等同志开辟的革命村。它位于距县城有几十里地的台地上,是警察和区长都不敢常来的地方,其他敌伪统治机构也都离它很远,最近的派出所在隅勒洞,也离它很远,而且中间全是山路。我们决定得富洞为联欢大会的地点,是充分考虑到这些情况的。后来,得富洞有很多人参加了游击队。
我和五十多名指战员一起住在祖国光复会支会回会长安德勋的家里。过去,李悌淳来到十九道沟最先拉上关系的就是李勋和安德勋。在普天堡战斗前后,我们都在安德勋家住过,得到他们很大的帮助。安德勋一家是支援游击队的模范;他弟弟安德洙也是好人,对我们的工作给了积极的帮助。
德富洞有个性宋的亲日倾向很浓的财主,他的人生观是不顾国家兴亡,只顾自己吃好穿好。我们的工作人员了解到他家很富有,便把他跟李勋一起叫到安德勋的家里来,动员他们大力支援游击队。工作员之所以把地下组织的成员李勋跟他一起叫来,是另有打算的只要李勋先答应愿捐多少钱,那个姓宋的地主就不能装聋作哑;再说,工作员李勋一说他愿代表全村老乡捐多少钱,那个姓宋的也不好推辞,跟着答应要捐一百五十元钱。其实,他这是怕有后患,才不得已掏出钱来的。他掏了这一百五十元钱,十分心疼,决心报复,便向在派出所做事的舅子暗示安德勋的家常有游击队工作员来往。李勋得知这一情况,就和工作员商量,设法把安德勋送到了游击队,把他的家属也都悄悄地送回了朝鲜。如果不采取这一紧急措施,安德勋一家肯定是会遭到灭顶之灾的。不是1937年夏天就是秋天,敌人放火烧掉了德富洞整个村庄,说它是“赤化的村子”。
我在安德勋的家同十九道沟的头面人物、二师和指挥员一起商量军民联欢大会的日程,做了具体的安排。村里的青年们造了五十多个压面机。家家户户都和游击队员们团聚在一起,谈笑风生,有唱歌的,有讲故事的,十分和谐热闹。尤其是千凤顺讲的侦察普天堡的故事,不断引起哄堂大笑。
1937年5月底,千凤顺通过隅勒洞出身的游击队员金云信,接到了我们叫他侦察普天堡敌人的武器装备和兵力部属情况的指令。他通过住在普天堡城里的亲戚,了解到警察驻在所有七名警察和一挺轻机枪,山林保护区有五名日本人,主任不日将被调走,城里住家大约有二百来户。但他觉得不经过自己亲自核实还不能完全相信。于是,他亲自出马来到普天堡城里,先在一个饭馆喝了些酒,然后遥遥晃晃地走到驻在所对面的杂货店,装作喝醉的样子,咕哝着“我兜里有一块钱来着”,并用那老打晃的手翻自己的衣兜。翻了一阵,掏出一张五块钱的钞票,喊着“是嘛,这儿有一块钱嘛”,就跟女掌柜的要一盒“马皋”牌香烟。当时,这种香烟五分钱一盒,他交了五块钱,理应找回四块九毛五分钱,可是那个坏心眼的女掌柜以为他醉得分不清五块钱和一块钱的钞票,便仍给他九毛五分钱。这正合他的意。他大声喊道:“我给了你五块钱,怎么只找我九毛五分钱?得再找我四块钱!”那个女掌柜还嘴说:“哪来的这么个无赖汉,给了我一块钱硬说给了五块钱,天下哪有这么耍无赖的,别罗唆,快给我滚出去!”这样,两个人就吵起来了。一个说给了五块钱,一个说只给了一块钱,争执了半天,女掌柜的就吓唬他,说要叫他瞧瞧驻在所的厉害。千凤顺说,那好,到警察大人们那儿去请他们裁决好啦。女掌柜的以为驻在所会偏袒她,便兴冲冲地跟了出来。
他们两个走进驻在所,还继续互相破口大骂,争吵不休,各说各的理。警察们听了也摸不清头绪,只顾瞧热闹,看他们争吵。千凤顺边吵边偷眼核实了共有几个警察、几挺机枪和步枪。他把该探的都探好了,就跟警察说,要有这张五块钱,是拦腰贴了窄纸条的,请警察大人去看看,要有这张钞票,我就赢了,要是没有,算是这个娘们儿赢了。说罢,就推着值日警察走出了驻在所。
他们到杂货店把装钱的盒子打开一看,的确有一张拦腰贴了纸条的五块钱钞票。可是那个女掌柜耍赖硬说那是早晨别的顾客给的。结果,女掌柜的赢了。千凤顺走出店门是对女掌柜说:“看你这个婆娘,吃人饭,说鬼话,多享福。”他嘴里一边骂她是心眼不正的婆娘,可心里倒很感激她,因为如果没有她,就没有什么借口进驻在所去进行侦察了。德富洞地下组织的成员听了千凤顺的这个故事,都受到了很大鼓舞,增强了他们的自豪感。他们染认为自己地下组织的人为人民革命军在国内作战立了一大功,是值得他们引以自豪的大事。
当全村热热闹闹地准备着联欢大会的时候,突然飞来了令人扫兴的侦察报告-伪滿军的混成旅旅长扬言要“讨伐”人民革命军,并已率部队从长白出动,正向韩家沟方向移动。于是我们同崔贤一道立即迎上去,一举消灭了这股敌军。伪军混成旅被我们革命军打得落花流水,其残兵败将更是魂飞破散,他们自己给这条横七竖八躺着同僚尸体的路起了个名字叫“狼牙道”。
这场战斗进一步提高了革命军的威信。缴获的战利品中有许多吃的东西,用作了联欢大会的食品。
在天气晴朗的端午节这一天,我们在地阳溪台地上军民联欢大会。三支部队聚在一起,宽广的台地上人山人海。祖国光复会会员就有好几百人,朝鲜民族解放同盟也派来了代表。为了保密,各村的区长把敌人的爪牙都事先支到别的地方去了,因此,联欢大会自始至终在自由欢快的气氛中进行。军民不分彼此,都坐在一起联欢。最令人高兴的是许多老大爷和老娘们也来了。会场中间摆满了许多食品,大家围着食品坐下来边吃边谈,十分热闹。群众准备的食品中最受欢迎的是掺了艾草的米糕和掺了山牛蒡的打糕。
我和崔贤在李勋和安德勋的陪同下,同每一位老年人见了面,然后来到青壮年和妇女面前,跟他们打了招呼,表示感谢。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诚心诚意地帮助了人民革命军的国内进攻作战。
这天,我们的一些女队员,一时穿上民族服装,恢复了家乡时的模样,看上去都象仙女一样。她们跟村里的姑娘们一道荡起了秋千。树林里,人们唱歌跳舞,有的妇女在大盆里盛满水,再扣上葫芦瓢,兴致勃勃地拍打着葫芦瓢给跳舞的人伴奏。
我望着军民打成一片,在地阳溪台地上形成的花海,心中不自禁地想道,这些人平时都素不相识,今天却像九别重逢的亲人一样交织着火热的骨肉情谊,这说明了什么呢?敌人说我们孤立无援、势单力薄,实际上,我们是在舍生忘死地给予爱护和支援的人民的海洋上遨游的。地阳溪台地上的军民联欢大会,是人民爱护游击队,游击队保护人民,共同披荆斩棘,艰苦奋斗的抗日革命的缩影。
这天,我代表人民革命军发表了简短的即席讲话,讲话贯穿着这样一来的思想:军民是不能分离的一心一体,因此革命军才能存在,才能百战百胜。除此而外,还向大家简要地介绍了国内进攻作战的情况。
从国内组织派来的代表也在会上讲了话。
各界人士讲话结束后,从隅勒沟来的一位老人,代表长白县祖国光复会组织向我们赠送了一面旗帜。在普天堡战斗时出色地完成了侦察任务的马东熙,受委任代表部队接受了锦旗。红旗是用红绸锻做的,上面用金黄色的丝线绣上了字。这面不大的锦旗,是新兴村妇女会的会员和朴禄金在土豆窖里做成的,因为密探或军警随时都可能搜查,所以派人在外头望风,在地窖里悄悄地一针一线地锈旗。女工作员朴禄金还有刺绣的本事,的确是令人惊叹的。
军民联欢大会最后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式。这是我们自从抗日战争以来多次举行的阅兵式中规模较大的一次。解放后,于1948年举行阅兵典礼和在朝鲜战争停战后举行阅兵典礼庆祝胜利时,我都曾感慨万端地回忆起地阳溪台地上的阅兵式。
地阳溪军民联欢大会,是一次显示了伟大的军民政治团结的大联欢。
参加这次联欢的群众,在40年代前半期当日本帝国主义大肆宣传他们已经完全消灭了的革命军的时候,都没有相信他们的鬼话。这证明地阳溪军民联欢大会给人民群众留下了多么深刻的印象。抗日游击队员也同样怀抱着人民群众绝不会放弃对革命军的爱护与支持的信心,每当遇到困难的时候,都是去找人民群众求得了帮助。
遗憾的是金哲镐等四师的几个队员因为断了口粮,来迟了,没能参加上联欢大会。这使我感到十分惋惜。过了多年后,在解放了的祖国过端午节的时候,我和金正淑把他们都请到家里来,一起欢度了佳节。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