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地陽溪軍民聯歡大會

普天懼戰鬥後,走上歸途的隊伍一進入門隅水溝,隊員們就通過
指揮鮐向我建議要休唐:一天。我記得, 自從抗日戰爭開始以來,隊員
們向司令部要求休啟,的事是沒有過先例的,如今提出這種肄議,足見
他們已經玻勞到何等程度了。事實上,這一向我們的指戰貝連一天也
沒有好好休息過。在坤長德過了一整天,因為激動興奮,都沒有I萎,也
扯有感到棱倦。可是一打完儀,擎張氣氛不知不覺地鬆懈下米,人家
都希望能安靜地休息·下。我自己也感到疲勞和睡IK的不足。
u隅水溝的農b(見了我們指揮H,也勸我們好好休息。他們兌已
經樂/1S,做好/打糕,可不能拒絕皂6們的·片心意。餓著肚手的
隊微們一聽到有打糕和豬肉,都饞,辱思不住了。甚至團政委也都插進
來說,應當受領n隅水溝群眾的誠意.
但是,我不能下令休息。因為檀是這種時候,指揮日就越要提高
警侶。如果因為越過/國境而鬆懈下來,就難免大禍臨頭。國境‘帶
的日軍守備隊,准是早巳接到緊急動帕令,正在進行大調動,這是刁;
言而喻的。這支兵力,不知什麼時候要向我們撲過來。看過去的事例
也很清楚,故人是一定會追擊我們的。
究竟什麼時候敵人會出現在我們的前後左右呢9粗略地訓算了一
163
下時間,覺得我們不能在口隅水溝停留半小時以上。而這個只有幾戶
人家的小村子,要讓幾百名隊員和運貨人在短時間內吃完飯,^不q
能的.
我叫人把戰利晶的一部分分蛤了村民,並讓指戰日都包些飯團裝
在背囊裏,同時讓幫我們揹運東西來的瞽天堡群眾的一部分返回t.然
後,帶著全體指戰員和留下來幫我們運東西的群眾上了口n水山。V
知怎的,我有一種預感,總覺得戰鬥就要在這座山上打響.口隅水一
是斜度有六十度的陡峭的石頭山,背著東西爬上去實在很費h.爬*
前面的人只要不小心瞪下一塊石頭,就會引起連鋪反應,招n可怕的
石崩。我叫傳令兵白鶴林多次提醒大家注意,不要滾下石頭來.A^
都用手托住前面入的腳掌椎著他上,自己也一步步小心翼翼地往上爬.
到了山瓜,也沒歇一口氣,我就開始39署兵力。根據地形特點,我
們決定把投石戰配合起來,讓全體指戰員都處處堆起了大SA,n£
才拿出飯團當早飯吃了。這時,我朝山下一看,不知什厶時候宋的一
大批故人,正在從我們來的方向悄悄地朝山上爬.這是大…修一gg
的國境特設警備隊。大川是隊長.敵人居然氣焰囂張地向我們sn.S
敵人距我們有三十米左右時,我發出了射擊命令。頓時,高n上噴出
了步槍和機槍的火舌,我也開始用步槍瞄著敵人打.
敵人肚子貼著地皮,穿過岩石縫,拼命地往上爬。這時候用槍打,
是很難奏效的,於是我命令把石頭澄下去.過去在小汪清防禦n時在
尖山打過一次投石戰,這次在口隅水山又打一次投石戰其威力的確
很大。
]64
這場戰鬥,再一次顯示了我們的戰鬥力。打普天堡時,因為我們
沒有給故人以反抗的空隙,所以戰鬥是以我們單方面的攻擊結束的,打
得不夠味。而這次口隅水山戰鬥則不同,敵人的進攻十‘廿猛虯是一
場很過毒的戰鬥。
我們的衝鋒號一響,吳白龍像猛虎下山似地跑下山去,首先千掉
了敵人的機槍手,奪下了機槍,然後把機槍高高地舉起來,朝我揮動
了幾下。金雲倌跟一個身子魁梧的敵人格鬥,終於繳下了敵人的擲
彈簡。
從西邊晚一些趕來的偽滿軍部隊看到我們蛤日軍的打擊十分沉
重,嚇得沒敢參戰。他們只是蹲在遠遠的地方觀戰,胡亂放了幾槍。我
命令機槍手也朝他們的上空放了幾槍.每當偽滿軍在附近打轉的時候,
我們就朝他們放空槍,這是我們從簡島時期以來就堅持下來的一貫的
做法,因為這是偽滿軍向我們提出的要求.我們滿足他們的要求,他
們也就不·討伐·革命軍,朝我們上空放幾槍就溜掉了。
這天,阻擊隊也擊退了粟田大尉指揮的惠山守備隊的進攻。
從苷天堡幫我們背東西來的群眾,都清清楚楚地目睹了口隅水山
戰鬥的整個過程和敵人被我們打得落花流水的Ie狽相,對人民革命軍
的威勢無不極口讚歎。當時他們所親身體驗的種種事實,後來成了無
形的宣傳資料.他們看了從普天堡到口隅水山的戰鬥,再一次確認了
人民革命軍無往不勝的戰鬥力,並且清楚地認識到,儘管日軍自詡為
’天下無故·,但實際上真正天下無故的是朝鮮人民革命軍,而不是日
軍。對人民革命軍在普天堡戰鬥和口隅水山戰鬥中顯示的作戰本領,日
165
本人高木健夫”“也表示佩服.
過瓦朴達見到我肘說.在口隅水山戰鬥中死裏逸生的敵入,都
失魂搞魄,再也不敢出征了。據他亂從口隅水山死裏逃生的·討伐隊’
裏有——個跟他很熟的朝鮮入員警,是個眼疾手快的入.這個員警對朴
達說,在往口隅水山爬的時候他發現了遊擊隊的辮印,便斷定山上定
有遊擊隊埋伏.於是裝作重打襄罐的樣了.)有意,d在/隊伍的後頭。果
不其瓶·討伐隊·剮爬到山rC,就響起了震耳欲聾的槍聲和手榴彈蚱
裂的聲音.陸之傳來了日軍的1菩叫聲,他就立即往山下跑,藏在問邊
草叢中,直到戰鬥·結束.他還白作聰明地漢,是因為他攤展了巧訓·.才
沒有丟攤性命.
在口隅水山戰鬥中奮進般地倖免一F2的國境特設臀備隊隊長大川
,9一,據說前幾年還活著,在日本過著普通市民的生活。他在晚年寫
了—‘篇追述當年吃敗仗時的回憶文章.我看了他的文章,爿-知遭他在
口隅水山受了重傷,革命軍的千彈打穿了他的舌頭。他受的這個傷,我
Q:得是十分奮特的。儘管後來經過長期治療,也沒有什厶效果。他那
露著傷口的照片,我也欣賞過。同,p日本的許寥軍譬一樣,大川也不
過是一個臭名昭著的·皇道精神·的qG牲品而已。
我們在口隅水山和之後在間三峰取得的戰果,鞏固了普天量戰鬥
的勝利,再一9<顯示了朝鮮人民革命軍無往而不勝的強大戰鬥力.囚
境——帶的故人都在恐懼中戰蒙。故人的文件上l兌他們在口隅水山戰鬥
中消滅了’多數故人·,其實這是徹頭徹尾的捏造。我軍根本沒有一人
陣亡。敵人為了運走他們的屍體,到口隅水山附近各村去強拉氏夫,肆
無忌蟬地搶走了人家的門板和被褥。總之,我們本來是準備到惠山去
捫的敵人,搓前在口隅水山被我們消滅掉了。口隅水山戰鬥完全實現
了我們當初準備通過惠山進攻作戰要達到的目的。
口隅水山戰鬥後,我們同沖出故人的包圍安全返叼的崔賢部隊會
帥,其情景十分惠人。崔賢的鞋子和衣裳都破爛不堪,但他—見到我,
就敞開醚門大聲祝賀我們在替天堡和口隅水山取得的勝利,然後沖口
問我;
·這回我們在獺拇附近陷入了故人的包圍,可是8c人又突然自行解
違D0丁.將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曲單地告訴了他我們為攫救崔Dy的四師面去打昔天堡的經過.
崔賢哈哈大莢遭:
·看小於們擻屯我還以為是什麼鬼使抻差憲,原來是托了將軍的
幅啊,真了不趙,·
.·Cl起敵人,他u口聲聲都叫』、手們·.這是他蔑視日本軍警,給
他們加上的卑稱.
我材崔賢澆,我跟總見見四師的同志們,
卻擺出一峻苦桕,說現在不是時候,不能去。
的隊緬茹穿戴不整,難看得很。
臀他引我去看看。崔賢
我問他為什麼,他饒他
我把金海山叫來,命他締四師同志們發軍裝。我們在進軍國內的
前夕縫製了六百套軍裝)其中也有崔賢部隊的.正如崔賢所說,四師
同志們的衣著實在不住樣。他們那破爛的在裳和被太陽曬成了紫銅色
N險,仿佛在敘說著他們經歷過的幹辛萬苦的路程。崔賢換了新裝.刮
167
淨了臉, 才來找我正式彙報了別後的活動情況。他們取得了輝煌
的戰果。
我們在地陽溪還同第一軍第二師會合了.第二師也勝利完成了任
務。我向四師和二師同志們表示感謝,因為他們從側翼和背後支援了
主力部隊對國內的進攻。根據西崗會議的決議分三個方向活動的各路
革命軍部隊,在原定為會合地點的地陽溪白地上會合,暢敘了戰鬥的
友誼.披上了新綠的白地,像過節一樣熱鬧,大家都鎮笑風生,興致
勃勃地講述著戰鬥的故事.
白頭山地區的人民群眾更是高興異常.歡欣鼓舞,因為他們親阻
看到了革命軍在貫徹西崗會議方針的過程中取得的眭利.從朴達的組
織樂統報來的彙報說, 甲山.豐山.三水一帶的男女老少都興高采烈,
歡騰不巳,說革命軍解放他們的日子已近在服前了。
崔賢的彙報中有些異樣的是,他們在襲擊上興慶水裏第七積木場
時,抓來了一個叫河島的日本人.這個積木場是屬於惠山木材所的一
個分場,河島是這個積木場的負責人。四師同志們把他帶到地陽溪來,
是因為他是個能講一口流利的朝鮮話.娶了朝鮮老婆的令人感興趣的
人,同時也打算把他作為人質,搞一下經濟募捐工作。
崔賢兌為了決定河島的命邑他跟全光、朴得範等人爭吵過,他
們老對他施加壓力,叫他處決那個河島。他間我有何想法。
我斬釘截鐵地回答說,處決是斷然不行的:
·因為河島是日本人,就槍斃他,這是毫無遭理的。儘管他作為在
鄉軍人當了積木場的負責人,但如果他對我們的人民沒有犯什麼罪,為
168
什麼要處決他呢,事關人命,必須慎重處理。·
崔賢表示同感。
那天,我見了河島。沒說幾句話,就看出他講的朝鮮話比我預想
的還要流利得鄉。我間他怕不怕革命軍,他說他起初害怕,提心吊膽,
現在不怕了.他接著說:
·日本當局說遊擊隊是,土匪’,可是我跟著遊擊隊過了這些日子,
才明白他們的宣傳是胡說八遭.如果是土匪,一定會搶別人財物的,但
我一次也沒見過遊擊隊搶掠.遊擊隊只一心一童地為朝鮮的獨立奮鬥。
戰士們一連幾天餓著肚子,也不到別人的地裏去啃青.好不容易弄到
點吃的,也是先讓給戰友吃.這樣的軍隊怎麼會是土匪昵,·
我給崔賢、全光和朴得範提出了這樣的意見:河島沒有犯什麼大
罪,頭腦也清醒;我們應當好好教育他對我們有正確的認識,然後進
他安全地回去才好.
後來,據當地組織的通報,河島回到積木場後說,·朝鮮遊擊隊不
是土匪,是紀律嚴明的革命軍·,它不是日本軍隊所能9乞掉的弱者.他
因此被傳到了員警署,但他仍堅持說那都是自己親眼看到的事實,無
形中繼續替我們作了宣傳。員警當局最後給他貼上·赤色分子·的標籤,
撐他回日本去了.河島說的關於我們人民革命軍的話,當時的朝鮮報
紙也作了扼要的介紹。
崔賢看了這個報,大聲笑著說道;
·河島吃了我們遊擊隊的飯,他還真地付出了相當的代價哩。
我才明白了將軍為什麼Dq我們放他回去.’
 通過這件事,我再一次確信,不應把門本人一律當壞人看,應當
根據他們現在的實山;表現和思想tS向,慎重處理他們的問題,這才足
正確的。
部隊到達地陽溪的那天,十九遭溝的區長亨勳前來對我說,他們
襯裏的群眾為/熱烈祝賀我們在普天堡和u隅水L1,取得的r1利, 表表
他們的心意, 准岔了·些便飯,希望我們1;跟他們一起,也就是軍民
,起吃一0C飯。聽他說話的u氣,不傈平時那扡請我們屹一頓家常便
飯,而是要全村動H,大擺宴席來款待我們.我想我們有好幾百名遊
擊隊H,即使每人吃·豌飯, 對十九道溝群眾來說也是一個很人的O
川.我們是不能給群眾添這厶大麻煩的。十是找功孛勳最好彳;要這"
做。但這個一向乖乖聽我話的李勳,卻一‘反常態, 耍起鬥:脾氣來,一
冉懇求兌這是人民群眾的—·片心意,只能鎬受,刁;能推卻, 沒《門U
的辦法。
他還說:下弩軍,這可不是我一個人的意思,而是1·九訪內群眾的一
片心意呀,謫您千廳不要椎卻。要是我被將軍攆回去,襯裏的人們,連
老娘們都會罵我是寓囊廢,扔石子兒打我的。這個我都能忍受,可是
全村的人都將哭聲連九這可怎麼辦哪9·
聽了他這番話,我覺得對區長的邀請實在是情不叮卻。
入b(群眾真誠的心意,就從地陽溪走了,群眾窪多麼難過,
又該覺得多麼惋惜呀,
我對李勳說:
“既然這樣,就不要到各家各戶去吃頓飯就分手。乾脆,把軍民都聚在一起,盡情地聯歡一下,怎麼樣?端午節也到了,就在那天以軍民聯歡大會的名義,在地陽溪臺地上,大白天舉行盛大的慶祝活動,讓天下人都看看,這樣才好。讓軍隊和人民群眾打成一片,互相鼓舞,交流感情。既要搞娛樂會,也要搞運動會,搞他個震天動地,讓大家都知撇開一切心事,歡歡喜喜地過好端午節。”
對我的這個建議,四師和二師的指揮員都欣然贊同。李勳如願以償,樂得合不攏嘴。自從遊擊區解放以來,軍民一起,舉行聯歡,這還是頭一次。
定為軍民聯歡大會地點的德富洞,是李悌淳、金雲信、馬東熙、金周賢、池泰環、金一等同志開闢的革命村。它位於距縣城有幾十裏地的臺地上,是員警和區長都不敢常來的地方,其他敵偽統治機構也都離它很遠,最近的派出所在隅勒洞,也離它很遠,而且中間全是山路。我們決定得富洞為聯歡大會的地點,是充分考慮到這些情況的。後來,得富洞有很多人參加了遊擊隊。
我和五十多名指戰員一起住在祖國光復會支會回會長安德勳的家裏。過去,李悌淳來到十九道溝最先拉上關係的就是李勳和安德勳。在普天堡戰鬥前後,我們都在安德勳家住過,得到他們很大的幫助。安德勳一家是支援遊擊隊的模範;他弟弟安德洙也是好人,對我們的工作給了積極的幫助。
德富洞有個性宋的親日傾向很濃的財主,他的人生觀是不顧國家興亡,只顧自己吃好穿好。我們的工作人員瞭解到他家很富有,便把他跟李勳一起叫到安德勳的家裏來,動員他們大力支援遊擊隊。工作員之所以把地下組織的成員李勳跟他一起叫來,是另有打算的只要李勳先答應願捐多少錢,那個姓宋的地主就不能裝聾作啞;再說,工作員李勳一說他願代表全村老鄉捐多少錢,那個姓宋的也不好推辭,跟著答應要捐一百五十元錢。其實,他這是怕有後患,才不得已掏出錢來的。他掏了這一百五十元錢,十分心疼,決心報復,便向在派出所做事的舅子暗示安德勳的家常有遊擊隊工作員來往。李勳得知這一情況,就和工作員商量,設法把安德勳送到了遊擊隊,把他的家屬也都悄悄地送回了朝鮮。如果不採取這一緊急措施,安德勳一家肯定是會遭到滅頂之災的。不是1937年夏天就是秋天,敵人放火燒掉了德富洞整個村莊,說它是“赤化的村子”。
我在安德勳的家同十九道溝的頭面人物、二師和指揮員一起商量軍民聯歡大會的日程,做了具體的安排。村裏的青年們造了五十多個壓面機。家家戶戶都和遊擊隊員們團聚在一起,談笑風生,有唱歌的,有講故事的,十分和諧熱鬧。尤其是千鳳順講的偵察普天堡的故事,不斷引起哄堂大笑。
1937年5月底,千鳳順通過隅勒洞出身的遊擊隊員金雲信,接到了我們叫他偵察普天堡敵人的武器裝備和兵力部屬情況的指令。他通過住在普天堡城裏的親戚,瞭解到員警駐在所有七名員警和一挺輕機槍,山林保護區有五名日本人,主任不日將被調走,城裏住家大約有二百來戶。但他覺得不經過自己親自核實還不能完全相信。於是,他親自出馬來到普天堡城裏,先在一個飯館喝了些酒,然後遙遙晃晃地走到駐在所對面的雜貨店,裝作喝醉的樣子,咕噥著“我兜裏有一塊錢來著”,並用那老打晃的手翻自己的衣兜。翻了一陣,掏出一張五塊錢的鈔票,喊著“是嘛,這兒有一塊錢嘛”,就跟女掌櫃的要一盒“馬皋”牌香煙。當時,這種香煙五分錢一盒,他交了五塊錢,理應找回四塊九毛五分錢,可是那個壞心眼的女掌櫃以為他醉得分不清五塊錢和一塊錢的鈔票,便仍給他九毛五分錢。這正合他的意。他大聲喊道:“我給了你五塊錢,怎麼只找我九毛五分錢?得再找我四塊錢!”那個女掌櫃還嘴說:“哪來的這麼個無賴漢,給了我一塊錢硬說給了五塊錢,天下哪有這麼耍無賴的,別羅唆,快給我滾出去!”這樣,兩個人就吵起來了。一個說給了五塊錢,一個說只給了一塊錢,爭執了半天,女掌櫃的就嚇唬他,說要叫他瞧瞧駐在所的厲害。千鳳順說,那好,到員警大人們那兒去請他們裁決好啦。女掌櫃的以為駐在所會偏袒她,便興沖沖地跟了出來。
他們兩個走進駐在所,還繼續互相破口大駡,爭吵不休,各說各的理。員警們聽了也摸不清頭緒,只顧瞧熱鬧,看他們爭吵。千鳳順邊吵邊偷眼核實了共有幾個員警、幾挺機槍和步槍。他把該探的都探好了,就跟員警說,要有這張五塊錢,是攔腰貼了窄紙條的,請員警大人去看看,要有這張鈔票,我就贏了,要是沒有,算是這個娘們兒贏了。說罷,就推著值日員警走出了駐在所。
他們到雜貨店把裝錢的盒子打開一看,的確有一張攔腰貼了紙條的五塊錢鈔票。可是那個女掌櫃耍賴硬說那是早晨別的顧客給的。結果,女掌櫃的贏了。千鳳順走出店門是對女掌櫃說:“看你這個婆娘,吃人飯,說鬼話,多享福。”他嘴裏一邊罵她是心眼不正的婆娘,可心裏倒很感激她,因為如果沒有她,就沒有什麼藉口進駐在所去進行偵察了。德富洞地下組織的成員聽了千鳳順的這個故事,都受到了很大鼓舞,增強了他們的自豪感。他們染認為自己地下組織的人為人民革命軍在國內作戰立了一大功,是值得他們引以自豪的大事。
當全村熱熱鬧鬧地準備著聯歡大會的時候,突然飛來了令人掃興的偵察報告-偽滿軍的混成旅旅長揚言要“討伐”人民革命軍,並已率部隊從長白出動,正向韓家溝方向移動。於是我們同崔賢一道立即迎上去,一舉消滅了這股敵軍。偽軍混成旅被我們革命軍打得落花流水,其殘兵敗將更是魂飛破散,他們自己給這條橫七豎八躺著同僚屍體的路起了個名字叫“狼牙道”。
這場戰鬥進一步提高了革命軍的威信。繳獲的戰利品中有許多吃的東西,用作了聯歡大會的食品。
在天氣晴朗的端午節這一天,我們在地陽溪臺地上軍民聯歡大會。三支部隊聚在一起,寬廣的臺地上人山人海。祖國光復會會員就有好幾百人,朝鮮民族解放同盟也派來了代表。為了保密,各村的區長把敵人的爪牙都事先支到別的地方去了,因此,聯歡大會自始至終在自由歡快的氣氛中進行。軍民不分彼此,都坐在一起聯歡。最令人高興的是許多老大爺和老娘們也來了。會場中間擺滿了許多食品,大家圍著食品坐下來邊吃邊談,十分熱鬧。群眾準備的食品中最受歡迎的是摻了艾草的米糕和摻了山牛蒡的打糕。
我和崔賢在李勳和安德勳的陪同下,同每一位老年人見了面,然後來到青壯年和婦女面前,跟他們打了招呼,表示感謝。因為他們每一個人,都誠心誠意地幫助了人民革命軍的國內進攻作戰。
這天,我們的一些女隊員,一時穿上民族服裝,恢復了家鄉時的模樣,看上去都象仙女一樣。她們跟村裏的姑娘們一道蕩起了秋千。樹林裏,人們唱歌跳舞,有的婦女在大盆裏盛滿水,再扣上葫蘆瓢,興致勃勃地拍打著葫蘆瓢給跳舞的人伴奏。
我望著軍民打成一片,在地陽溪臺地上形成的花海,心中不自禁地想道,這些人平時都素不相識,今天卻像九別重逢的親人一樣交織著火熱的骨肉情誼,這說明了什麼呢?敵人說我們孤立無援、勢單力薄,實際上,我們是在捨生忘死地給予愛護和支援的人民的海洋上遨遊的。地陽溪臺地上的軍民聯歡大會,是人民愛護遊擊隊,遊擊隊保護人民,共同披荊斬棘,艱苦奮鬥的抗日革命的縮影。
這天,我代表人民革命軍發表了簡短的即席講話,講話貫穿著這樣一來的思想:軍民是不能分離的一心一體,因此革命軍才能存在,才能百戰百勝。除此而外,還向大家簡要地介紹了國內進攻作戰的情況。
從國內組織派來的代表也在會上講了話。
各界人士講話結束後,從隅勒溝來的一位老人,代表長白縣祖國光復會組織向我們贈送了一面旗幟。在普天堡戰鬥時出色地完成了偵察任務的馬東熙,受委任代表部隊接受了錦旗。紅旗是用紅綢鍛做的,上面用金黃色的絲線繡上了字。這面不大的錦旗,是新興村婦女會的會員和朴祿金在土豆窖裏做成的,因為密探或軍警隨時都可能搜查,所以派人在外頭望風,在地窖裏悄悄地一針一線地鏽旗。女工作員朴祿金還有刺繡的本事,的確是令人驚歎的。
軍民聯歡大會最後舉行了盛大的閱兵式。這是我們自從抗日戰爭以來多次舉行的閱兵式中規模較大的一次。解放後,於1948年舉行閱兵典禮和在朝鮮戰爭停戰後舉行閱兵典禮慶祝勝利時,我都曾感慨萬端地回憶起地陽溪臺地上的閱兵式。
地陽溪軍民聯歡大會,是一次顯示了偉大的軍民政治團結的大聯歡。
參加這次聯歡的群眾,在40年代前半期當日本帝國主義大肆宣傳他們已經完全消滅了的革命軍的時候,都沒有相信他們的鬼話。這證明地陽溪軍民聯歡大會給人民群眾留下了多麼深刻的印象。抗日遊擊隊員也同樣懷抱著人民群眾絕不會放棄對革命軍的愛護與支持的信心,每當遇到困難的時候,都是去找人民群眾求得了幫助。
遺憾的是金哲鎬等四師的幾個隊員因為斷了口糧,來遲了,沒能參加上聯歡大會。這使我感到十分惋惜。過了多年後,在解放了的祖國過端午節的時候,我和金正淑把他們都請到家裏來,一起歡度了佳節。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