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间三峰战斗

军比联坎大会后,我们决定同崔贤部队分手以前—起J父n/\&a
的集团部落。 八盘j立在间二峰附近, 那里牡有二卣务CmI隋、“¨q
队”。
因为拨计X,1进行了国内进攻作战, ::女大部队台帅后#67*女
的军民联欢人台,我们的指战髓个个飞“气高扑,打刁;少^nm出J9A
硅::丈人部队K《九—起的机会,再进行““次[刊内进*作l\,d女1k/r
憎长白Ll城这杆的地方, 再耻示一下人bi革命Vn\声d:。
但是,从军事观点上看,在刚刚打过普天懂的情况F,6SN目
内<1:战,是不合适的。同时,九患山片面的气氛不同§常otQ/兄T,Ul
刁;能马[:去攻引长白县城,需要垛思熟虑充分准备,TM/lRⅢG①
欲望去打没有把握的仗。攻打的对象,我教后选#7/\女a。
二师的同忐给我们提供过八盘道的情报。他们来到我Sb宙女ht㈧
候,又给我们详细介绍了八散道的情况。这以后,我们又在/\#n9
立了地FtRf只。这个地下组织里有一个姓刘的,是当d%Qg±R㈧
入。他自尊心特强, 因而遭到了上司的憎恶。他因月刁\QL曰"1电¨
欺压,投诚到我部来当亡丁1K长。他也给我们具体介绍了Uj6y9S0
内的详细情况。
190
在一般情况下,游击队打过故人糜集的军事要冲之后,常常是立
即以金蝉脱壳的战术远走高飞。但是,我们扑过昔大惺之后却没有这
仟做。因为敌人也很熟悉我们的游击战术,很叮能事先采取/刘莆。实
际[:, 关东军考虑到我们会I川抚松方面转格,在那“带的各个路n卜
邯密密麻麻地部署了兵力。我们估计到达——点, 没有用允蝉脱先的战
术, 而是使用了立即回头蹲在故人的舁丁下边刁;走的战术。
我们没有远离国境—带的站 个原因是,耍在那一带帮助当地祖
国尤复会的工:作, 同时进“步深入了解和掌握国内的情见 以便推动
处扛上升阶段的国内革命向前发堪。冈此我们一面缓绥地向八盘遭方
向帏动, “面在所到之处口蜒工什—U和地下绯纵的负打人, 了解当地
的悄况, 文给他们新的任务,也教给他们工作片法。
就在这时候,到惠[11士搜镊情iK的个勋给我们送术/一封们。们
址佻泉里的皂八柿秉乙带来的。们中说, 成兴七十四联队分乘几十辆
L仁突然开进/惠LU, 已忆新IA开始横渡鸭跺江, 负责带队“讨伐“的
是方凶极怂的朝鲜入军官金锅源。有的贲料说, 当口÷±指挥成兴七[‘四
联队来“讨伐’的日小指挥丌是名叫金厂旭的朝鲜人。仉足, 当时由国
内和长白地方的地卜组织给我们送来的情报部清楚地说明,从成兴带
领“讨伐队’出发的敌将是企谢源。
后来我们才知道, IJ本帝同主义为/人肆宣杨,在成兴火车站搞
f一“场闹哄哄的出征仪式。金谒源当场写下血书”武运长久”,把它举
在六顶宣誓要为日本大个尽忠。他还人言不惭地扬言要把金日成部队
斩尽杀绝。为了虚张声势,不知羞耻地L兑他得到卜级的信任,率部);
19l
“讨伐’,是因为他熟知共军的战术,入们不久就会看到t十曰n(Ⅱ09
本事,在皇军的威力面前,共军将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败涂m‘
金褐源的咸兴七十四联队经过惠山和新坡的时候, 日*q十66
了欢送仪式。爪牙们挨家挨户强迫群众去参加仪式;警察、 日*官僚
等头面人物以及在乡军人,都排列在街道旁唱著歌、挥着膏6n曰n
了一阵。据说, “讨伐队“在新坡渡口澄K,用可乘三四十^66*02B
渡了整豁一天,可见其兵力之大了‘
如此详细的情报,都是孪勋侦察得来的。他不是侦察H,曰磺n
出色地完成了侦察任务,确实令人佩腥 。当初棱到侦察am6bC6st
他决定扮作木材商打入故人的内部。他叫十九遭沟tR国光复女6》e
的合长,在几天之内砍伐了好几百棵原本,用它编了本O。1岜Za7
木材商的身分证。李勋曾当过八年的放排工人,有放排经验。1岜DR~
下组织的另一个成咀一起驾着木排去患山。真是天从A愿,珀(半遭±
碰巧遇上了崔警部的叔父。崔警郎是’惠山事件’时抓了许多e日90b
恶贯满盈的警官,逮捕了朴达的也是他。他的叔父年岁V十,一mm
李勋运来了好几百棵原木,就要李勋卖给他几棵。孪勋3DOCl27他
两株,说崔警部大入的叔父要,怎能要钱呢。那个老头十(>得意,R
给李勋介绍了惠山城里的一个木村商。他说,那个木材商Q女GⅢm
他的侄子一“起在惠山警察署做事。到了惠山,李勋去跟IS个>》"商m
了面,互通了姓名,然后说,长白地方“土匪“多,很不好H日十,(T
算卖了木材,毗些钱,擞到惠山来住,希望他乡加关m。$勋m自2
运来的木材,都减半价让给了那个木材商,然后就住在他家9,Ⅲm
192
他的女婿。姓金的警察通了姓名,还为他们办了一桌酒席。李勋把木
材商和金警察11到饭馆喝酒的那天,那个警察喝了几杯酒,就来了兴
致,透露了金锡源部队几日几时至C达惠山的秘密 。他说,由于普天堡
事件,帝国威信扫地,为恢复威信,军部派了金tc源,听说这个入打
仗还有一手金tS源已提出保证,要消灭金日成部队,平定西间岛;结
果会如何,只得等着瞧了,不臂怎样,要跟金谒源部交火,共军方面
非打一场苦战不可。
咸兴七十四联队开进惠山缄里的郡天,李勋身穿高级西属(和夹外
衣,扮作风度胡胡的豪绅,央在欢送队伍里,仔细地查看了“讨伐队“
有多少兵员、几门炮和几挺机枪 。黟c送仪式一结束,就立即渡过鸭绿
汀,派联络风给我们送来了情报。与此同时,张海友和金正嫩派的联
络H也带来了更详细的情报。这个联络04兑敌军渡过鸭绿江来到十
—:道沟 。就藏踪匮违,消失不见了,现在地下组织的成DQ全都出动寻
找故人的行迹。李勋的情报,和橇泉里、新坡的地下组织送来的情报,
完全“致。把地方组织送来的情报综合起来看,这次来’讨伐’的敌军,
大约有两千多人。
故人把驻朝日军中最精锐的咸兴七十四联队都调出来进行’讨
伐“,说明朝鲜总督的恼怒达到了何等程度。在苷天堡战斗及其前后在
国境一带遭到打击的敌人,在心理上发生了极大的混乱。当时正是对
中国关内的侵略战争迫在眉睫的时候,因此日本帝国主义格外注重后
方的治安。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自称’铜墙铁壁“的朝满国境一带
的人马被打得像被捅了窝的马蜂似的,总督自然耍怒发冲冠,大发脾
193
气了。
形势证明,我们在西岗制定作战方针的时候,决定在国内进攻作
战结束后,分二路进击的部队重新聚拢,是很有谭见性的正确措施。
故人有两千入,力量比我们大得多。在这种情况下,通常是避免
同故人文火的。当故人的大部队攻上来的时候,我们迅速分散,机动
灵活地打击敌人,这是游击战中通用的战术 。而这一次,我打破这种
惯例,决心正面对抗敌人,决定以大部队对抗大部队。
我们朝八盘遭方向走了“—程,停止行军,开始选择有利的战场。我
直接攀到老马家西边的山卜察看丁地形,这是四面开阔的间三峰 。间
三峰,是位于从1“三遭沟到八道沟的一百乡里广阔大地上的西岗高原
北边的三座山峰。从间二峰朝北望,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原始淼林。林巾
矗立着四登房山脉的峰峦 。此地又名为毛杜德基。南边也是一片卸过
百里方圆的林海,在这叫做西岗高原的台地上依稀可见八盘道。老/山
所等村落。间三峰耸立在这原始的茫茫林海之中,像一座岛屿 。敌人
要想到这边米,就必须经过从十三道沟到西岗埔的山弯和山黜,因此
间二蜂是晨有利的战场。
晚上,召集指挥b1讨论丁作战方案,我强调指出,要主动地灵活
运用游击战法,决不要俄故人拖人正规战法。为此,我们就要抢先占
领山脊,把敌人诱到峡谷里来。兵力的部署也不要犯教条,要在敌人
以为我们会不大注意的地方派重兵把守,战斗中要机智地利用树林,要
见机行事,运动迅速灵活。
同四师、二师的指挥员订好了作战方案之后,清展,我又同权永
194
壁、金在水。郑宋哲等我们召集到间三峰来的国内和长自地方政治工
作员讨论了革命组织的工作方向和任务。
敌人攻上间三峰来的时候,正是在这天早展。当时,正下着毛毛
细雨,四处弥漫着浓雾。从崔贤部队据守的山峰哨所先发出了伯号枪
声 。我立即爬上了山脊上的指挥所。崔贤怕前哨队陷入敌人的包圈,立
刻带一个连队奔割丁正前方。不札他带的连队,转阻之间就链敌人
包围丁。
战斗的序摹打得如佩决定部队的战斗士气,因此无论如何必
须扭转当前的局势 。我当9D命令李东学带警卫连去援救崔贤的连队。日
军把伪满军当怍挡箭牌调剩前头猛攻我几崔贤连队和孪东学连队相
互配合内外夹击,同敌人展开白刃战,一阵猛打猛冲,崔贤部队终于
突破7包田●
我们扭转了战局,就把故人赶进峡氰打了一整天 。然而日军却
慷一群猛兽,十分猖狂(日军的冲锋,的确凶猛,他们撬过同伴的尸
体,声嘶力蝎地呼叫着,喊暴声不断,一擅搔一拔波浪式地柱上冲。
过去在小汪清防御战斗时看到日军间岛派遣队的冲蜂,觉得异常凶残,
而这次咸兴七十四联队的冲锋比环次更凶猛,尽管我们用十几抵机枪
交叉扫射,彩虞了密集的火网,敌人仍然黑压压地朝我们冲 。这样的
冲锋持续了一整天。当然,我们也打得很艰苦。有的地方,故人甚至
冲进了我军阵凰展开了白刃战●这天,甬不停地下,使战墙显得更
加凄惦。当时我曾耀,这个军国主义怎么能把入变成如此野蛮凶残不
知死活,像野兽一样呢?
195
 日本军国主义者们大肆宣拍的‘大和魂’,大量酮养出了视非正义
为正义, 以恶当善的白痴;像飞蛾扑灯一样扑向枪口白白送死,却把
这当作武士遭精抻,并引以为荣的愚氓;训练出了在别国人民的尸骸
堆上高举酒杯拍照作纪念的割于手;相信自己死后天照大神会保佑他、
天皇会祈祷他冥福、日本国民会永远纪念他的精神残废 。日本的军阀
和大臣们,把这样送了命的官兵比作一开即谢的“樱花“,吹嘘他们的
“皇遭精神“。日军的士兵们相信自己死了会为日本帝国的繁荣变成一杯
底肥,其实这是极荒唐的幻想。“皇遭精神’并没有把日本引向复扎而
是引向了灭亡。
游击队的指战员因为都从这种观点上看待日军,所以不管敌人多
厶凶罐地冲上宋,也都满怀着革命者的自豪感和胜利者的骄傲感藐视
故人。
我们还有效地利用各种情兄报报地打击故人 。仗一直打到了傍
电女队员们唱起了朝鲜民谣“阿里朗“,歌声很快变成了整个队伍的
合唱。在激战中引吭高歌,是只有强考才能做到的。在间三蜂战斗中
响起的’阿里朗“歌声,显示了革命军的精神境界和乐观主义。敌人听
了我们的“阿里朗“,心绪会如何,是不难想象的。
后来日军俘虏们坦白地说,他们听了我们的歌声,起初感到莫名
其妙,接着便感到十分恐惧,最后觉得这个人生太虚无缥缈了;受伤
的士兵慨叹着自己的境遇和身世哭了;有些士兵还逃跑了。
敌人尽管伤亡很大天还下着雨,却直到傍晚仍不停止进攻 。我
们派人同到八盘遣方面去执行侦察任务后回来的朴成哲小分队和筹粮
196
工作组取得联系,命他们打击敌人的背后。金tD源一看有腹背受敌的
危险,加上天也快黑了,便把二百米个残兵败将集合起来仓皇逃掉了。
间三峰战斗中发生了许多有趣的故事。崔贤的号兵金慈鳞急于求
成,把掷弹筒竖在大罐上发射,结果阉出了事故,大醒骨被反冲力一
帆从髓骨Ze了臼。崔贤闻声赶皋大声呵斥了一通,就靖起搏弹筒放
了两下,消灭了挤做一团的一股敌人,然后转回身两手把金慈麟的一
条腿使劲一拽,再往髓骨一头一推,一下子把脱位的骨头复位了。听
说这天金谒潭链我军的搏弹筒打伤了,是否属实,就不清楚了。
咸兴七‘卜四联队的“讨伐“,Se这样以惨败而告终。
在间三峰战斗中幸存的日军败兵,有的没有回威兴,径直逃到别
的城市藏匿起来。据有关资料,有个姓界的日军士兵就没有跟着金te
源走,而是逃到清津市,开了个酒店,一直经营到日本投降为止 。他
觉得在间三峰战斗中没有丢掉性命是天嚼的幸凰“—有机会就对顾客
们讲那次战q‘的经过。他兑他虽是日本人,但会讲朝鲜话,因此才
捞回了一条命。当时,长官驱赶士兵进攻,说什么变成鬼魂也要爬到
山朋上去。界某怕得全身瑟瑟发抖,勉强爬到了山半腰。当日军快爬
到山顶的时候,革命军一阵齐射,把日军一下子打死打伤了几十个人。
界某吓得魂飞魄敦,没命地朝山下跑。就在这时, 山顶上响起了“朝鲜
入快趴下:“的碱声。懂朝鲜话的界某,一听喊声,就下意识地扔掉武
器,立即趴在同伴的尸体旁边一动也没动。傍黑时分,游击队来打扫
战场,收缴日军丢弃的武器弹甄也没有发现装死的界某,从他身旁
走过去了。界某惊魂未定,觉得心脏都快要停止鞋动了,一股厌战情
197
绪攫住了他的心。他乘天黑,爬下山 。匍匈着躲进了集团部落。
‘我这个人,多亏会一点朝鲜话。可以说是朝鲜话杜了我的
命,所以我一直在下工夫学朝鲜话哩。“
这是界某在喝酒时常跟人们说的话。
由于界某的宣传,清津市内和附近一带都广泛瀛传着有关间三峰
战斗的故事和有关我们的传闻。丢弃军职沦为小市民的一个原侵略军
士兵的无意的表白,却收到了大长我国人民志气的效果。
间三蜂战斗后不久,我们的人到战场附近的村庄办事,顺便详Q
地了解了敌人遭到惨败的0eCn相。
从战斗结束后的第二天起,故人在惠山。新壤和间三峰附近的村
庄征调担架、牛车、马车和汽车撤运他们的尸体 。据当地农民说,战
斗结束后,间三峰及其附近的村庄都,l满了日军的尸体。敌人用白布
衰了尸体,严禁老百姓靠近 。他们害怕吃丁败仗的I矗19相为世^所知。
在报道间三峰战斗“时也弄虚作假,说他们死伤人故事寥无几。
金儡源为了攻打我们,从新壤横渡鸭绿江花了一整天的时间,nS
败回去的时候只花了半个彝钟头。
他们的死伤者太多,无法把尸体郡运走,只把脑袋砍下来装在木
粕或麻袋里,运到有汽车的地方,再把那些木箱和麻袋装在搭7:布
篷的汽车上,开过鸭绿江去。那些砍掉了脑袋的尸体就当场^{七,^
烧尸体的臭烟昧弥漫山野,闹得间三峰一带的农民好几天都喘不过气
来。
一个农民佯装不知地问一个搬运尸体的日本兵:“老总,牛车上蓑
198
的是什么呀,“那个日本兵煞有介事地回答说:“戛保驾’。“戛保驾“是日
语‘南瓜“的意思 。那个农民笑嘻嘻地嘲讽道:“戛保驾大丰收唼,是做
汤的好材料,请你们乡喝吧。“从此。民间就流传开了“南瓜头“的说法。
老百姓一看到日军的尸体,就讽刺地说它是‘南瓜头’。
金塌源和他的残兵败将没敢经过繁华的惠山,而是悄悄地绕道新
壤和丰山回到了威兴 。他们出动时,成兴站上搞了一场阉哄哄的欢送
仪式,而回来时,咸兴站一片死寂,如夜考妣,凄凄懵惨。到站按他
们的只有留守兵首的士兵,他们把头破血流狼狈不堪的伤凤藏在队伍
的中间,艰难地通过了大街 。为了掩饰自己大败亏辐的I&In相,他们
不得不演了如此寒酸的一场戏。
咸兴有个武德亭,是日军练击剑的练武场。自从简三蜂战斗以后,
这个练武场曾有一度没有搞击剑,新坡地方连打更的更鼓声都没有了。
在间三蜂的惨败,是日本武士们无法洗雪的裔耻大辱;金tD源的
名字就成了这一裔耻大辱的代名词。
苷天堡战斗和紧接着进行的间三峰战斗,彻底粉碎了朝鲜总督南
次郎和关东军司令官植田在“图们会谈“中为完全消灭朝鲜人民革命军
而Oj订的“划时代的战略“。
我们于1937年初计划的大部队国内进攻作战就这样胜利结束了。
间三峰战斗,是在我们的抗日武装斗争历史中形成一个高峰的有
意义的战斗。这场战斗,同口隅水山战斗一样,巩固了苷天堡战斗的
胜利。在口隅水山和间三峰上的蠢烈战儿使誓天堡战斗的胜利放出
了更加绚丽的光芒。间三峰战斗和口隅水山战+可以说是苷天堡战
199
通过这场战斗,我们彻底打破了日军是“无故皇军“的神话,
命军挺进白头山地区以后,在创造抗日革命全盛期方面占有2赫mQ

    也许是命运的捉弄吧,解放后我们的宿敌金锡源又在三八线上同崔贤相遇。崔贤当时在那里指挥警备旅。李承晚把金锡源派到三八线附近来,或许是为了让金锡源挽回他在间三峰吃了败仗的脸面吧。

    据起义北上的“国军”士兵们说,金锡源在三八线上驻守时,常常极其下流地谩骂共产主义者。崔贤也一直伺机准备狠狠地教训他一顿。

    战争前夕,金锡源突然越过三八线进行大规模的袭击。这导致了松岳山上的激战。他也许是妄图干掉崔贤,或至少要给崔贤一点厉害。崔贤勃然大怒,一举歼灭了入侵三八线以北的“国军”,然后追歼所剩不多的残兵败将,一直追到了开城。他要一鼓作气,长驱直入,追到汉城去捉拿金锡源。

    我严命崔贤立即撤回来。对他说,金锡源过去作为日本鬼子的忠实鹰犬,来跟我们交火,而现在,他被美国主子牵着鼻子,弄不好,就会引起同族相残,导致全面战争;金锡源也是朝鲜人,总有一天会悔悟过来。

    如今,崔贤、金锡源都已不在世了。代替他们的是没有尝到过亡国之恨的新一代,这些新一代被分割在南北,枪对枪地对峙在军事分界线上。我希望北方和南方的新一代人,早日摧毁把我们的民族分割成两半的人为的壁障,在自主的统一的祖国大地上和睦相处。金锡源在他的晚年也许怀抱过这种愿望吧。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