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帶槍的少年們

人民革命軍在出沒白頭山地區後掀起的風波中,特別O①2Qb9
又一個事件,是青少年的參軍熱.每當鴨綠江沿岸的森#6~㈦2-
起槍聲,就有志願參軍的青少年絡繹不絕地拽到我O密'^,
在要求參軍者與日俱增的過程中,有過許多趣事.
有—·次,一個蓬頭票險的少年穿著一條堰漉漉的褲子宋nQVl.1岜
糾纏著要參軍,還說要替他哥哥報仇.他是從上豐德H^Q.Q6,Q
的大哥譬在襯裏指導青少年夜校,後來因為給遊擊n一日9,Q8^
發覺,便掖抓去殘殺了;二哥在普天堡戰鬥前夕參加70$QS6qO
隊,所以,他也要來參加革命軍。這個鼉頭少年名Dq全女Q.
我跟他開玩莢說,穿著幹衣服來的青年入還收不i立*呢,QW2
樣穿著濕衣服來的淘氣包還能收啊。全文燮辯解說,Ⅲ*GQO來,±
懌他媽媽,並說明了原委。
當全文燮對媽媽說他要跟著來上豐銀村的遊擊隊走時,Gel<G
他去,說他還小,井在他睡著後,把他的褲子放進了水'B.6n想,
兒子沒有了換穿的褲子, 自然就沒法去棧遊擊S\7。
全文燮心裏好著急。因為他參加革命軍66㈤B,
經決定了的。
202
其實,全文燮早有思想準備,只要能參加革命軍,就是光著身子
也要一口氣跑到白頭山去。於是,天還沒亮就爬起來,從水盆裏撈出
濕褲子擰了一把就穿在身上,準備動身。事到如此,他媽媽也只好讓
他去遊擊隊了。
從這件事可以想見,席捲以鴨綠江沿岸為中心的朝鮮北部國境一
帶和西間島廣大地區的事軍運動,是以多麼高的熱情開展起來的。從
全文燮這個事例可以看出,不光二十多歲三十勢歲的青年,連十幾歲
的少年們也都參加了這個運動.
開初,負責補充隊伍工作的指揮昂一見來的是那樣的少年,就二
話不說,通通攆回去了。直到那時,我們隊伍裏沒有一名戰士或指揮
b1認為,十四五歲的少年可以拿起槍桿子在武裝隊伍裏參加戰鬥。
比i怔都喜愛孩子的金乎,也一見那樣的少年來就捂頭。
1937年夏,部隊在地陽溪駐紮的一天,金平來間我,又有二十來
個個子還沒有步槍高的毛接於纏著非參軍不可,這事不知19怎麼辦才
好,要求我作決定。他說:
’我再三勸他們等長大些再宋,可他們根本不聽.最後竟提出要見
將軍……說不見將軍就不回去,就這麼死氣白藕地纏入。”
我去孩子們等候的地方,同他們讀了話.我讓他們坐在倒朽木上,
一個挨一個間他們叫什麼名字,幾歲啦,父親做什麼,住在哪個襯裏。
我一問他們氓他們每人都像皮球彈既慨地站起來回答.他們在行動
上的一個共同點是,都努力學大入的樣子。他們個個都是由於敵人的
·討伐’失去了父母兄弟或目睹親人被殺的孩子,他們是為了報九才
203
決心拿起槍桿子的。和孩子們暢談了一下,覺得這些孩子們的朐懷裏
好惶都有個老成人做主。
世遭險惡,孩子們也會早戴這話一點也不錯.眼見的都是不幸,
經受的全是苦難生活,弄得朝鮮的孩子們年紀雖小、卻看穿了這個世
間的內幕。革命,以非凡的力量和遵度使人的思想童識激動和覺醒。有
-—位名入曾指出,革命是造就新事物的學校.這句話裏確實包含著踩
奧的真理。
那些胸懷參軍的抱負來到我們宿營地的二十多名少年,個個19是
反映了苦難重重的我們民族史的一貝的最懵的受難者.我看到這些年
幼的孩子們競自願負起改造社會的重任,懇求投入連大人都覺吃力的
武裝鬥爭,非常感動。
我記,90D天間我談話的孩子們當中,李乙雪、金益呈、金鐵萬和
趙明善也在內。如今,他們當中有的虛了明鮮人民軍的次帥,有的是
大將或上將。可是,那時他們曾是站在決定有沒有費格拿起槍桿子的
檢驗白上的毛孩子。
要拿這些少年怎麼辦才好呢,
真使我為難,實在想不出諄用什土話來哄他們回家去。過革命軍
生活是一場嚴峻的考qe,如下經過嚴格的訓練和悸養,那毛連彪形大
漢都感到難以支撐,甚至也可能變成落後分子。
我用如下的話來勸孩子們:
·我認為,你們要為父母兄弟報仇,向敵人討還血債,
杆子,這是非常好的.Ie是你們的愛國心的裹乳可是,
9n^
決心拿起槍
因為Q;們年
紀還小,現在參加革命軍是有很多困難的。遊擊隊的大哥、大姐們所
經受的苦,恐怕是你們下ee想像的。革命軍在嚴冬裏,在冰天雪地的
山林裏睡覺有時,要一連好幾天淋著雨行軍。斷了糧,就煮草樞樹
皮或清木充饑,這就是革命軍的生活。依我番Q;們受不了這種苦,你
們還是先回襄去,等長大一些再來扛搶,怎麼樣,·
我說了半天,孩子們只當耳旁風。他們說,有估心忍受一切用苦,
大入睡在冰雪裏,他們也能唾在冰雪裏;大人戰鬥時他們也會打仗。他
們就這麼纏著非耍加入遊擊隊不可。
那時我最迫切地感受到,我們若是有個軍事學校謹多好啊r
我想:如能把這些可愛的少年都收在軍事學校裏給予訓練,鍛煉
m們的身心就好啦.獨立軍不是也曾在滿洲許多地方設了旨在進行軍
事救育計程車官學校嗎.不過那是在滿洲還沒有被日本帝國主義者霸佔
6時候.20匱紀30年代後半飄 日本帝國主義軍隊遍佈滿洲各地t他
■柏本沒有蛤我們留下可以像獨立軍那樣設立軍事學校的空子。我想
過,是不是可以在密甘設一個培訓班,這也不切合當時的情況。當時t
Ⅲ界的所有·晴雨錶·都在暗示: 日本鬼子為了在中國槐起第二次九·
一/\事變正在尋覓導火線。我們為應付這一情況,正準備進行大規模
m動戰。在這種時候,把這些年僅十來歲的少年們收在武裝隊伍裏,等
十要人們在艱苦的行軍時多背上一個背包。
Q是,看間屬不能只想到不利的一甌如果那祥,就只92叫他們
@家$。說句心裏話,那些蔑於沒有一個下合我的屯虐。他們的階級
Q悟並不比大人差。他們說的那些話中給我印象最探的是.大人挨餓
205
時,他們也能忍受饑恤。
比起那些口讀愛國的憂國志士或口雲草露人生,得過且過的背叛
革命的叛徒和墮落分子,這些一心要求參軍,下達目的誓不甘休的少
年們的靈魂有多麼高尚,他們是多麼熱忱的愛國者喲。其實,對這些
要求入伍的少年的愛國行動,應該在決定是否吸收他們之亂先給他
們獻上花束哩.
我很想把這些滿腔鬥志的少年培養成堂堂的戰士。雖然不能馬上
讓他們站到戰鬥隊伍裏,如能想個好辦法,就可以在一兩年間把他們
培養成健壯有為的後備軍。在一兩年內,這些少年如能都成長為不亞
于龍隊昂的戰鬥員,這讀是多麼大的收穫盱t
我想,只要老隊員們橫下,“少睡點覺,少吃點飯,下些功夫,一
定能在短時間內把他們培養成強悍的戰鬥昂.我又想,另組O一個少
年連,條件允許時就在巒首進行訓練,部隊機動時,就帶著他們,通
過實戰來教育和鍛煉他們。也就是說t要組織一個既是軍事學校或軍
政幹部培訓班,又結合實際進行實戰教育的特辣連隊。我決心把這些
少年收在部隊裏,便讓他們寫決心書。我對他們說,你們要是真的想
當遊擊隊日,就在今晚寫好決心書,要寫上為什麼要參加革命軍;參
軍後打算怎樣生活和戰鬥.是否批准,要看了你們寫的決心書後,再
作決定。
金子和大部分指揮員
鞋山帶來的孩子就不少了
更大了。
206
·聽我這麼說,顯得很不安.他們說,從馬
負擔挺大,如果連他們也收下來,困難就
第二天,我看了他們寫的決心書,果然都寫得挺好;不會寫字的
孩子也找別的殖於替他們寫了決心書,對此我沒有姚GU。因為沒有上
過學,不識字,不是他們的過錯.我只是說,大家的決心書都寫得挺
好,孩子們就雀躍著歡呼起來.
我把連政治指導員以上的指揮員召集到司令部,正式宣佈要以從
馬鞍山來的兒童團員和從西間島新來的孩子們另組織一個少年連,任
命吳日男為連長,女隊昂全姬為司秀長(司務長是和今天的人民軍士官
長一樣的職務L
吳日另原是直屬司令部的祝槍排排長.他槍法奸,在管理隊伍方
面也很精明。他具有不同尋常的耐性和鬥志。從他在口隅水山戰鬥中
的表現看,確實是一個具有很大耐性的入.在0K次戰鬥中,他中了敵
彈,可是他卻一聲投o,,所以沒有一個人知道。部隊到了地陽滇,才發
現他的軍服滲著直,大家都說是受丁重傷.脫下他的上衣一看,果然還
有一預子彈嵌在肉裏,子彈頭剛剮能看出來.可是吳日男還在發笑。
因為沒有軍醫.就讓大力士姜渭龍按住他的身子,我用鋒子贊了
好大勁才把子彈拔出來.投用上麻醉藥,就那麼硬給他做了手術,可
是他連哼都沒哼一聲.拔出子彈後,蛤抹上了擦槍用的凡士林,然後
下令把他送至0後方去。吳日男一聽,便說:·受那麼點傷,大家何必這
樣啊.敵人馬上要追上來的,讓槐槍排長離開崗位,這成什麼話.’他
到底沒有到後方去。我相儡吳日男的這種鬥志當定會給少年戰士們
以很好的影響。
司務長全姬也很不筒單.雖然她的年齡與少年隊員差不多,
報有點骨氣,像刖剮熟透了的—書c/j、全豆.金哲鎬很瞭解全蠕的家庭
情況,曾說全姬是在十歲時砸毀爺爺針筒的慣頭姑娘.
原來,全妊在十歲時失去了母氯他的爺爺會扎針l常蛤襯裏的
人們扎針治病.可是,沒能治好兒蟪掃的病.年幼的全姬抵投能沽
好媽媽的瘸,責任全在爺爺的那個針筒上於是她使用石頭稚毀了那
個針筒(爺爺為此大叫大嚷地罵她,她嗚嗚地哭著說:’連媽媽的躺都
治不好的那個針倘還留著它千什麼t·爺爺一聽這氓就把她抱在懷裏
傷心地哭起來了。
第二年,全姬又失去了哥哥。她哥哥是遊擊隊員,有一次他同兩
個同志一遭去敵佔區工作,不料三人都被故人逮捕.敵人把他們拉到
局子衡後山上處以死刑.三位戰士受故人惡刑.弄褥直流骨折,還是
憤怒地控訴敵人的罪佩最後高喊·革命萬歲t‘英勇就義。
年幼的全姬同村裏人一遭目睹了這一情景.她為哥野的英勇就義
深受感動。敵人向群眾狂叫:·看吧反對日本的傢伙下場0D是這樣的。
你們還想革命嗎?’群眾沈默著。突然,年幼的全姬用清脆的聲音喊出
·革命萬歲,·故人大吃一驚,成群地跑來毆打全姬.後來全姬到了遊擊
區,大人們間她,ogS時你怎麼喊了萬歲憲,·全罐回答說:·我很恝像哥
哥那樣死去。既然要死,就要堿‘革命萬歲,”
全垣這句純樸的告白,裹現了她槐革命貴於自己生命的氣概和膽量。
全姬那種不怕死的、大膽而勇敢的性桔一定會成為少年隊員的表
適的人遠。
①宣佈成女少年連後,有不少指揮員對司令部的這種做法感到驚
iz,有q<<》A在鼠那些孩子不合成為我們的拖累嗎J我們有可能被
ⅢmQ60脖子;那些小鬼是否經受得住連大人都難以經受的考驗呢。
a打行Q司令官的許可權組織少年連,是為了盡可能快些滿足少年們
要求參軍的願望.
9先t<》$V1對革命所抱的熱望和他們要為父母兄弟報仇的決屯、
Q我R99動.我在同那些少年們談話過程中,反復考慮過如何培育
N6e\S吝軍的間糟,並且做了這樣的打算c以少年組成特辣的軍事
mm,或許會成為解決培育後備軍問髓的一個逾徑。
R⑦S"116些年齡同境在的少年連戰士們差下鄉時參加遊擊隊
一'曰曰,|戍林、雀金山、金澤萬,白鶴林等傳令兵走過的道路,相
eSQ^十四歲到十七歲的孩子們也能像大人—·樣扭當起抗日革命的
重住。
O(^90<》年連隊以後,立即蛤他們發了軍裝和武器●武器大都
^、他f1的個於相稱的三八式馬梳他們穿上嶄新的軍裝,扛上了武
g,都高興得砍蹦亂橇.現在一想起當時少年連隊的孩子們那個高興
勁兒仍感到十分惟意。
Q①SO吳日男和全姬交代任務時說,帶領少年連隊暫時在地9g
Qem±進行訓練,然後再移到七道溝富厚水密營去進行集訓。為了
\L<b9§S\在一兩個月內熟悉遊擊隊生活的摹本知識和基本動作,我
6fm7一個速成淵練大綱文給了吳日男。他看了大綱後烷,難度大,
209
恐怕孩子們吃不消,但願意試一試.
從第二天起,少年連隊就在地陽溪臺地上開始了訓練。當時我正
研究對付中日戰爭的方針,十分忙碌,但我還是經常抽出時間去指S
少年連隊的訓練.我蛤他們做示範動作,還告訴他們,要想早日熟悉
軍人生活,就要搞好制式調練,要想練好射擊本S,練習瞄準時就要
把靶子當作敵人的腳口.等等.
在地陽溪訓練兩個星冊晤;、為了召開會議,我們動身前往小白水
密營,命令吳日男把少年連隊帶到寓厚水密曹去繼續訓練.
當真把這些毛覆子撐到行軍序列裏時,又不免有些擔心.那次行軍
是很艱苦的,雖說他們都是些在苦水裏泡大的拽於,但還是叫人不放心。
富厚水擊首是比較安全釣後方巒雪,是理想的訓練基地.這2儲
藏牆足夠少年連隊吃兩三個月的糧食.這是我們事先叫金平在富厚水
建立密首時準備好的,這蛤少年連隊的生活幫了大忙。
當我們在寓厚水附近六道溝擊曹指揮對敵後襲擊的時候,少年連
隊正在富厚水密曹進行冪張的訓練.我在初水灘和小白水開過會後到
巒曹去看他們的訓練情況,一眼就看出他們比在地陽溪時大有進步,這
證明組建少年連隊的設想是很正確的。他們的茁壯成長和飛快的進步,
使我感到十分滿意。
有一天,全姬來到司令部,沒頭沒腦地悄聲對我說:·將軍,出問
魑啦。這事讀怎麼辦好啊,’她告訴我少年連裏個子最小的一個小鬼每
天晚上因為想家哭泣.
我一聽說有人哭,心裏不禁一驚。遊擊隊員都是有家有口的人,說
210
小孩子想家,不會有人感到奇怪,可是為此哭起來,就該當別論了。
據全姬說,從連隊走過八道溝河以後,那個小鬼就開始憂鬱起來。
問他有什麼事,他說高家越來越遠,心裏難受。看樣子,在參軍時,他
可能認為部隊只在他們家那一帶活動,一看行軍路程寓家越來越遠心
裏就忍不住了。
我對全姬說,不打不成才嘛,你要對他管得嚴一些。全姬真地把
那個小鬼叫到面前厲聲地批了一通.不凰這一著反而引起了副作用,
小鬼頂嘴說,放他回京去。
我把那個小鬼叫到司令St
眼睜睜地望著我.我對他說:
間他真的想回家嗎,他不回答,只是
·你實在想回家,就回去好啦.
f;裏地,你能走回去嗎?·
’照原路回去,能走到的。·
從他的語氣可以聽出,他不是有意撬刺JL,,厶裏早有打算。
我叫全擐用背囊裝了幾升少年連備用的米拿來遞給他,說:
’那你就回去吧。嬰走遠路,試帶點吃的東西,你就把這個帶去吧。·
他知道這是連隊的備用米,便圓睜著眼睛兌
‘不要,我記它帶走了,連隊吃什麼呢,我是一個人,會想法弄妻g
吃的。走到玉米地裏,摘一兩穗玉米吃也行嘛。’
:IS不和小曾一樣了嗎,讓你把這米帶走,就是怕你做出那種事。
你好歹過了幾天遊擊隊生活,就諄懂得這點道理。你說對不,帶走9巳·
’我不能為了自己,讓大家按饋。
 小鬼說什麼也不肯背上那個背囊。
·這些道理你都這麼清楚,你怎麼就沒想到,丟下在山上流血戰鬥
的同志們,一個人回家去是可恥的行為呢.我本以為你們都是很聰明
的孩子,現在看來並不是那樣哩.’
事情鬧到這種地步,小鬼突然哭起來了.
其實,這些孩子從其年齡上來說,還是應該受到父母照顧的時候。從這裏也看到了日本帝國主義強加給我們民族的苦難的一面。
可是,現在如果讓這個小鬼回家去,後果會怎樣呢,會不會對其他的少年隊員產生影響呢?
我對小鬼提起了他們當初加入遊擊隊時寫的決心書,然後開導他說:
“俗話說,大丈夫一言重千金。可你把自己的誓言像路邊石子一樣拋掉。一個人這樣對待自己的諾言行嗎?一旦拿起了槍桿子,就該打到底,打敗了敵人再回家嘛。那樣,父母才會更高興的······”
下鬼下決心說,再不想回家了。
也許就是因為經過一番波折,在那之後,我對他格外照顧和愛護。我發現他的優點是具有同志關愛的精神。他想的是,儘管自己挨餓,也不能拿走連隊的備用米,這是可以同潔白的雪或百合花相比擬的純潔美麗的同志友愛的精神。
我認為,同志友愛是驗證一個革命者的品質的試金石。它是共產主義者的人格的核心,所以共產主義者才是世界上最優秀的人。它又是道德的基礎,是共產主義者區別於別人的一個鮮明的標誌。如果一個人沒有同志友愛,他的人生就會像沒有基礎的構造物一樣倒塌。同志友愛精神強的人,即使有缺點,也有勇氣去克服。從那個小鬼身上發現的就是這一點。
整個部隊對少年連隊員親如兄弟,經常幫助和照顧他們。每個老隊員們都包教一個少年隊員。這樣,少年連隊的每個隊員都有了一個很好的保護者。
最認真,最積極的保護者,還是少年連隊的負責人吳日男。他總是為防止少年當中出現落伍者而費心。有一次,我看到他替“小新郎”金洪洙用包腳布包腳,心裏很感動。那時,吳日男對金洪洙說,洪洙,你在取媳婦這件事上算是我的先生,可是,在使包腳布上,要算是我的學生。所以,不用害臊,要虛心學習。可是,等到我娶媳婦的時候,你就得當我的先生了啦。於是“小新郎”便把一腳完全交給吳日男,仔細地瞧著連長給自己包腳的動作。吳日男比別人更細心地照顧金洪洙的生活,是為了不讓他一個結了婚的人被別人說他的短處。
女隊員們對少年隊員特別愛護,為照顧好他們做了極大的努力。她們每個人也都分擔照顧兩三名少年隊員。女隊員做事很細緻,而且周到,經常交給他們怎樣整理背囊裏面的東西,怎樣做飯,怎樣點篝火,怎樣使針線,怎樣除掉腳板上的水泡,等等。總之,一切日常生活中常要做的事情都耐心地交給他們,對他們關心備至。
照顧少年們,僅次於連長的積極分子是金雲信。可能是黨組織交給了他負責照顧李乙雪的任務,他一有空就把李乙雪帶在身邊,教他練習瞄準,這對別的老隊員也有很好的影響。多虧有這樣的幫助,李乙雪後來成了神槍手。再後,李乙雪加入共產黨的時候,金雲信還做了他的入黨介紹人。
行軍時,老隊員們也負責帶領少年隊員,隨時教給他們一些行軍的知識。如夜裏行軍,要緊跟上前面的人,要仔細觀察周圍的情況,如有異常現象,要即刻報告指揮員,休息後開拔時連小紙片也不許丟下,等等,這些常識都是老隊員在行軍時教給他們的。
為了少年連隊,我也竭盡了精誠。
每逢渡過水勢洶湧的河流時,我總是把少年連隊的小鬼們背著過河。“小新郎”金洪洙也曾叫我背著過河。人們逗他說,取了媳婦的人,還像小孩子似的,多不像話。可是這位天真的小新郎卻滿不在乎。每當同少年連隊員一道行軍時,我就成了碎嘴人,總是對他們說:“注意,前面有大樹”,“有水窪,要跳過去”,“注意,要過河啦”等等。
少年隊員們肚裏總是感到餓。遊擊隊的飯食當然比不上家裏的飯菜。有一次,帶著他們從長白向臨江行軍時,因為缺糧,常熬粥喝。每當喝粥那天,他們總是餓得發慌。伙食隊員每次都另給我端粥來,我總是端著碗到少年隊員的飯桌上,把粥分給他們一些。
平時很冷靜的司務長全姬有一天來找我,哭喪著臉說,求您再不要那麼做,老是把粥分給他們,司令官同志的身體怎麼受得了。要是總那樣,我們也不吃飯了。
我勸慰她說:
“全姬同志,請你不要為我擔心。我餓著點,出不了什麼大事,可是少年連隊員們就不同嘛。他們那年紀就是咽下石子兒也能消化的。他們缺點鍛煉,幹什麼都覺得很吃力。老給他們粥喝,該多餓得慌啊。在這種時候,我們不照顧他們,誰來照顧他們啊。”
我為少年連隊隊員的進步,下了最大工夫的是思想教育工作。我一有時間,就做他們的講師。一開始,教那些不識字的孩子認字。少年們對名人傳記很感興趣,我就常給他們介紹名人傳。我還給他們講了我國淪亡的歷史。他們當中,還有夢想著像安重根、尹奉吉、李奉昌那樣帶著手槍或炸彈去幹掉日本天皇或朝鮮總督的空想家。我對那樣的空想家們說,靠恐怖行動是不能爭取國家獨立的,要以武裝鬥爭為軸心進行全民抗戰才能光復祖國。要想使這樣的少年對我們的革命路線有個正確的認識,得經過長期不懈的努力才行。
從長白到臨江的行軍途中,我們進行了幾十次戰鬥。可是,我一次也沒讓少年連隊參加。我只讓他們在離得稍遠的地方觀看老隊員們和敵人戰鬥的情景。有一次,一個少年隊員在戰場上被流彈打中負傷。那個少年傷痛起來就直喊爸爸。那時,我心想:如果那個孩子的父母見到兒子中彈負了傷,該多麼心痛。於是,我對吳日男說,他們是要繼承革命事業的寶貝,很是愛惜他們。但是,並沒有當公子哥兒那樣嬌慣他們。做錯了事,就嚴加批評,還讓他們同老隊員們一起生活,經受鍛煉。
有一天晚上,我巡視宿營地時,發現少年隊員們脫鞋睡覺,這是違反紀律的。我們在制定宿營紀律時,有一條規定是禁止戰鬥員脫鞋睡覺。在時刻都有可能遭到敵人突然襲擊的遊擊隊生活中,如果因為不能忍受意識的不方便,脫掉鞋或衣服睡覺,這等於是自殺行為所以,我們的指戰員們在宿營地總是穿著衣服和鞋,抱著槍,枕著背囊睡覺的。為的是一旦有事,能保證行動敏捷。
那天晚上,我狠狠批評了全姬。我對她說:“用那小小的人情不可能把少年隊員們培養成好戰士。萬一就在這個瞬間敵人襲來,那些脫鞋睡覺的少年們該怎麼辦呢?他們就可能傷了或凍了腳。那些孩子的父母把兒女托給了我們。我們就要懷著親生父母、親哥、親姐的心情照料他們。眼下就是有點心疼,不忍心,為了將來,必須按照原則嚴格要求他們······”
那天晚上我對全姬的批評,使她受了極大的衝擊,在過了好幾十年後的一天,她對擔任我們軍隊副總參謀長的趙明善說了如下的話:“你還記得那時因為你的腳,我挨批評的事嗎?”趙明善立刻領會了當年的司務長的話意,感慨萬千地說:“當然記得啦。那時因為我在宿營地脫鞋睡覺,叫你挨了一頓批······那時在革命道路上邁著第一步的少年連時期呀。那時吃了不少苦,可是很令人懷戀哩。”
無論誰對小時經歷的苦難和得到的關懷是一輩子也忘不了的。對那時的回憶就像永不熄滅的燈光溫暖地照耀著人生之路。半個多世紀的歲月流去,當時十四五歲的少年如今是七十開外的老人了,可是他們總沒有忘記待他們像兄弟一樣的同志們。
在老隊員們的親切關懷和幫助下,我們的少年隊員很快地成長起來了。他們開始要求跟老隊員一道參加戰鬥。他們參加的第一次戰鬥是新房子戰鬥。從此他們和老隊員一起經歷了無數次激戰。在這個過程中發生過許多意想不到的事。
儘管我們事先多方面地囑咐,告訴他們上百項注意事項,可一打起仗來,少年隊員們也會幹出大人無法想像的事情來,讓人為他們手捏一把汗,或叫人失笑。平時看來挺沈著的少年,一投入戰鬥,腦子就發起熱來,顧前不顧後,毛手毛腳。有的少年依託隱蔽物開槍覺得不得勁,竟立起半個身子打槍,老隊員一發現就抓住他的後領狠狠地給他來個屁股蹲兒。
有一個少年隊員不小心,新帽子給篝火燒壞了,只好光著頭過了一些日子。他非常想戴帽子,便在和敵人遭遇時,還沒把敵人打死就先去槍他的帽子,險些沒送命。還有一個少年隊員站崗時發現一隻獐子,就忍不住放了一槍,弄得整個部隊來了個緊急集合。
在艱苦戰鬥的年月裏,少年連隊立了不少戰功。艱苦卓絕的遊擊隊生活使他們發揚了一般情況下想像不道德的非凡的智慧和勇敢精神。
有一次,全文燮、李鬥益和金益顯三位少年隊員,在執行聯絡任務的途中和偽滿軍小部隊遭遇。敵我同時發現了對方,自己若不搶先下手,就會被敵人包圍或全被俘虜。在這千鈞一髮的瞬間,小戰士們趴在草叢裏,學著大人的嗓音粗聲粗氣地喊:“一連向左,二連向右!”一面喊口令,一面瞄準射擊。結果敵人沒敢開火,逃之夭夭了。小戰士們勝利地完成聯絡任務後回到了部隊。
重要的是,他們立了這樣的功回來,卻不當一回事,沒有人表功。因此,部隊裏沒能及時瞭解到這種情況。連我自己也是聽了吳日男連長的彙報後,才知道了三位少年們的壯舉。
少年隊員們在思想品德上也大有長進,他們都盡力用自己的力量來解決一切問題,為減輕老隊員的負擔,從各方面作出努力。
剛成立少年連隊的那年秋天,金益顯在篝火旁睡覺時燙傷了小腿。加上他又害了眼病,受了很大苦。因為他眼睛不好使,每當行軍時,老隊員就扶著他走。金益顯雖然小腿疼得厲害,怕我和老隊員操心,忍著痛,一點也不表現出來。我很快察覺到他為燙傷受苦,給他送去了藥。當我看到他的傷痕時,對他意志之剛強不禁佩服。
在整個抗日戰爭時期,我們的少年連隊隊員們超越了年齡和體力的局限,幾乎和老隊員一樣英勇善戰,在武裝鬥爭中作出了很大貢獻。日本員警說,對經歷過少年連隊的遊擊隊員提也不要提。意思是說,千萬不要和少年連隊出身的遊擊隊作對。
讓我再講一個小小年紀的金成國,在金一的幫助下加入遊擊隊的故事吧。
金一因做地下工作在間三峰山腳一個村子裏住了很長時間。他得到那裏的祖國光復會會員金相賢的幫助,做了很多工作。金相賢把金一藏在他家草棚裏過了三個月,並誠心誠意地幫助了他的工作。這位金相賢是個單身漢。他在妻子死後,因為無法養育三個孩子,都送到別人家當了長工。那三個孩子中的老大就是金成國。
金一為了幫助這可憐的一家人,想來想去,最後決心介紹金成國參加遊擊隊。有一天,金一去找在地裏除草的金成國,把寫給我的介紹信送給他,叫他去找我。就這樣,少年金成國,把寫給我的介紹信遞給他,叫他去找我。就這樣,少年金成國扔下鋤頭,穿著土布衣裳來找我,加入了遊擊隊。
金成國從小受苦長大,他眼疾手快,膽大頑強,比別人先學會了射擊,先領會了遊擊隊的行動規程。過了幾個月,又被選為機槍手吳白龍的副手。金一對他抱著深厚的感情,經常深切地關懷他。
記得那年我們在松花江邊度過嚴冬時,發生過這麼一件事。那時,金成國是狙擊隊成員。有一次,他在篝火旁烤腳,因為感到腳燙得慌,便脫下了鞋。不巧,正在這時敵人撲過來了。雪上加霜,機槍手吳白龍又不在場。金成國按著指揮員的命令,急忙跑到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後面一看,他那膠片采在冰上一步一個哢嚓聲。在冰天雪地裏,扛著機槍光腳跑在冰上的金成國是不同一般的人,而冒著彈雨追到戰場,撕下內衣為年少的機槍手包腳的金一也不是普通的人。如果那時沒有金一給他包腳,金成國一定會把腳凍壞,變成一隻折了翅膀的鳥。
後來,由我和金一介紹他加入了共產黨。小分隊活動時期的種種故事很好地說明他是多麼忠於革命的戰士。40年代前半期是檢驗每個遊擊隊員的革命性的考驗期。在這形勢十分嚴峻的時期,金成國毫不動搖,英勇善戰。他多次接受地下工作任務,出入國內。有一次,他一個人潛入羅津市內,由於小小的疏忽被員警盤查。原委是這樣的:他走在街上,下雨了,便到商店買了一把傘,誰想那是女用陽傘。他是在佳在水山溝飽受苦難和折磨長大的,哪里會辨別雨傘和陽傘呢!他打著這把傘,在街上走,引起了人們的注目。因為他的舉動看著可疑,過路的警官指著那把傘問他是從哪里偷來的。金成國照實回答說,是從商店買來的。警官又問,為什麼買來女用傘。他撒慌說,是鄰居的大嫂托他買的。
不管怎麼說,警官還是把他拉到員警駐在所去挖根刨底地盤問。金成國真想抓起椅子打翻警官逃出去。可是一想,如果那樣做了,他就再也不能在市內進行地下工作,別的工作員來接替他,還要冒著生命危險潛入羅津。
抓了金成國的員警出去巡邏的時候,另一個警官又來審訊他。這個警官拉開抽屜,發現了前一個警官從金成國手裏沒收的好幾百塊工作費,就起了歹心,便把金成國放了。
第二年夏天,再度去做小分隊工作時,又經歷了一次極大的危險,他完成任務後回基地的途中,與敵人遭遇,展開了槍擊戰。他身上多處受傷。因為他藏在山谷草叢裏,敵人沒有發現他。我派出以任哲為負責人的小組去找他。小組在山谷裏到處尋找,終於找到了瀕死狀態的金成國。受了多處重傷的金成國能活到那個時候真是奇跡。據說,他失去知覺前,一直啃著草。
金成國回到訓練基地後,我們同有關部門取得聯繫,把他送到蘇聯的一個野戰醫院去了。他在那裏住院一年,恢復了健康。這個醫院的醫務人員和傷病員們都誠心誠意照顧了他。特別是,他的專任護士姑娘說他是朝鮮遊擊隊不死的神鷹,給他輸了血,不分日夜、不知疲倦地護理了他。
那個護士姑娘是德國人。她的父親是反法西斯戰士,父親被希特勒匪幫槍殺後,她和母親一道亡命蘇聯。姑娘敬重金成國這個東方弱小民族的戰士,為他竭盡了精誠。只要是為了治好他的傷,不管什麼事她都樂意去做。幫他出入廁所,替他洗臉,給他餵飯。金成國的健康進入恢復期,姑娘為了增進他的食欲,在家裏用雞肉做好可口的飯菜給他送來。
他出院那天,姑娘的母親來到醫院,邀他到他們家去。她們挽留他說,病人出院後去療養是常理,就在她們家住些日子保養保養再走。金成國接受了她們的好意。
姑娘的母親是當地美術學校的教員。在西伯利亞嚴寒的氣候條件下,她養了幾十隻雞,還栽培了多年生的辣椒樹。她們母女每天都為金成國宰一隻雞做多種多樣的飯菜給他吃。一有時間,她們就求金成國給她們講朝鮮遊擊隊的鬥爭故事。最使她們感動的是關於十幾歲的孩子們投身于革命的暴風雨中的故事。她們對少年們參加遊擊鬥爭,感到很神秘。姑娘的母親說,要把朝鮮的英雄戰士畫下來介紹到歐洲去,因此常給金成國畫肖像。
在金成國養傷的日子裏,姑娘通過他瞭解了朝鮮的現狀和歷史、朝鮮的革命家和人民。姑娘從認識金成國時開始,對朝鮮產生了感情。
她常說:“我聽了關於少年隊員的事,就相信你們的國家一定能取勝。你們一定會戰勝。你們一定會戰勝日本。”
金成國離開蘇聯回部隊的那天,她們母女和蘇聯醫生們一道,把他送出很遠很遠的地方,表示了依依惜別之情。
臨別時,她們母女要送給金成國一個存有一大筆錢的存摺作紀念。可是金成國推辭了,沒有收下。姑娘的母親說:
“你應該再休養一。日子。可是,我們不想再挽留了,因為我們知道留不住你。擁有你們這樣戰士的朝鮮革命一定會勝利。
我聽了金成國的彙報,為德國姑娘和她母親對金成國的國際主義感情,深受感動。後來,我們讓金成國帶著錢和豬肉去到她們那裏,以朝鮮人民革命軍的名義向她們表示感謝。
少年連隊是一座極好的思想鍛煉的熔爐,是一所寶貴的軍事政治
學校,這一點從金鐵萬的身上可以看得很清楚。
金鐵萬是“煙斗老頭陽溪一帶做小分隊工作時認識的一個小鬼,後來跟著“煙斗老頭”來到遊擊隊加入了少年連隊。他第一次出現在我面前時,我不禁為難地數落“煙斗老頭”說;“你把這麼個還沒有槍桿子高的小毛孩子帶來,叫我怎麼辦呀?”而李東伯部護著那孩
子說:“他哪是小毛孩子啊,已經十七歲了嘛。個子雖小,心裏可裝著老頭子呢。”
我起初以為金錢萬對“煙斗者頭”瞞了自己的歲數。在我看來,他只有十二三歲,所以我勸他說,爬不上的樹乾脆別往上瞧,趁早回去吧。
金鐵萬卻嘻嘻笑著說:“將軍,請別小看我,我個子雖小,可樣樣農活都幹過。”他說著還揮起了胳膊,他的胳膊果然筋肉突起,比別的孩子壯實。
他入伍後,樣樣事情都帶頭做;少年連隊解散後,他到七團當了吳件洽團長的傳個兵,執行任務非常認真負責。吳件治犧牲時,他哭得最傷心。吳、白龍繼吳件恰當了團長以後,他為保護吳白龍,特別用心。在小分隊活動時期,他一直跟隨著吳白龍的小組,經常出沒在蘇滿國境和豆滿江一帶,機智勇敢地進行了團結反日抗戰力量的政治工作和對敵軍事要衝的偵察活動。在抗日戰爭的烈火中鍛煉成長,後來成為軍事指揮員的金鐵萬,在抗美大戰中也充分地發揮了自己的聰明才智,表現了大無畏的革命精神。他不僅在第一次南下時打得好,而且在敵後也打得很出色。他指揮的團,在楊口、春川、加平、通川、浦項、青松、軍威等江原道和廣尚北道一帶方圓一千多裏的廣闊地區縱橫馳騁,從背後接連不斷地打擊了敵人。當時,敵我雙方一進一退,拉鋸戰打得異常激烈,鬧得楊口地方的農民無法收秋,都急得團團轉。金鐵萬解放楊口後,立即召集郡裏的幹部,從容不迫他先組織了秋收。這樣,楊口郡的群眾跟金鐵萬的團一起,只用了幾天的時間就全部收割了地裏的莊稼。我聽人說,金錢萬一有機會就說,自己能夠成長為深受党的信任和愛護的軍政幹部,全靠領袖的栽培。如果領袖沒有吸收他加入少年連隊,像親生父母一樣愛護他和培養他,他肯定仍然是一個無人知曉的山村樵天或莊稼人。我認為他說的是真心話。
那些沒有被編人少年連隊,但年齡跟他們差不多大就拿起槍桿子在遊擊隊裏戰鬥的小戰士們,也都對抗日戰爭的勝利作出了很大貢獻。

金炳植是十五歲上在隧道建設工地做工時,隻身找到遊擊隊參軍的。參軍後,他當了文朋尚和崔春國的傳今兵,因為他機智敏捷,指揮員們都很喜歡他。
金炳植常被派到敵後去工作,許多次立功。他經常吹著口哨渡過警戒森嚴的豆滿江,他出沒於雄基(先鋒)、羅津、會寧等朝鮮北部國境城市,就像到鄰村串門一樣。他冒著生命危險潛入國內搜集的敵情資料對我們準備解放祖國的作戰給予了很大幫助。祖國解放前夕,金炳植不幸被敵人逮捕。日本劊子手知道了他所做的工作對他們帝國的危險是不堪設想的,就像把定時炸彈埋在他們帝國的根底一樣,於是判了他死刑。後來,可能考慮到他還未成年,才減為無期徒刑。
金炳植是西大門監獄裏年齡最小的“囚犯”。他常被拉出去做來投,每當這時,他就來往於極永壁、李梯淳、李東傑、池泰環、朴達、徐應珍等人的牢房,給他們做聯絡。敵人企圖使他歸順,施展了拷問、威脅、懷柔等各種手段,都無濟於事。他是個革命氣節堅強的戰士。
在抗日革命戰士中,參軍時年歲最小的是李宗山和李五松。李宗山十一歲加入抗日聯軍第三軍,成了遊擊隊員。
李宗山來找革命軍要求入伍時,審查他的是第三軍政治主任馮件雲。馮仲雲看他年紀太小,就告訴他革命軍不能收他,勸他回家去。老實說,十一歲參軍過戎馬生活,是不合情理的。加上,李宗山個子又小,年齡可以瞞一兩歲,個子卻是瞞不了的。可是,李宗山簡直像個水蛙叮人一樣纏著馮仲雲不放,終於得到了參軍的許可。
入伍後,他沒有辜負大家的期望,各方面表現都很好。他聰明機智,眼疾手快,工作積極,部隊的指戰員都把他看做親兄弟,愛護他,關懷他。他在第三軍長期做傳令兵,有一陣還在金策和朴吉松部隊當過傳令兵。
記得是1943年,金策把李宗山介紹給我,說他是一個可以當副官的好材料。從此以後,李宗山就在我身邊工作了多年。至今仍不能忘記的是金策在閒談時講到的李宗山出生時的情景。李宗山的家原住在平壤八洞橋,我在彰德學校念書時,他家遷移到滿洲去,他母親在開往瀋陽的列車上生下了李宗山。當時他母親別說給孩子做一個繈褓,就連一塊尿布都沒有。同車的旅客們把一分、兩分錢湊起來送給了他母親。他母親用這點錢勉強給他做了一套小褲襖。
解放後,李宗山同孫宗俊等八一起,當了我的副官很多年。他剛被任命為我的副官時,就立即戒了煙,為的是不影響我的健康。一下子戒掉抽了十多年的煙,可不是容易的。
我們在青溝子給第三軍派軍政幹部的時候,其中包括者汪清遊擊隊的故長、吳件治的弟弟吳鍾善(吳世英)。吳鍾善到第三軍當營的政治教導員,在一次戰鬥中被敵人的子彈打掉了右手的食指,每當他抽煙時,都由李宗山替他捲煙,還跑到別的抽煙人那兒去對火。要對火,就要把煙對在別人的煙上抽一兩口。這樣日久天長,他就不知不覺地上了癮,成了煙鬼。
他戒煙後,我有時偶爾送他一支煙讓他抽,可他從來沒有接過我的煙。他這種戒煙的毅力,使我深受感動。
跟我們一道經歷了千難萬險的少年遊擊隊員中,還有1936年春天帶領女兵排來到迷魂陣的太炳烈。他是十五六歲時加入朝鮮人民革命軍扛起了槍的。他有個外號叫“小辣椒” 雖小,卻是個城府很深的人。他作戰英勇而果斷,日常生活也很有規律。他入伍後參加了廟嶺戰鬥、金倉戰鬥、間三峰戰鬥、木箕河戰鬥、大蒲柴河戰鬥、大沙河一大醬缸戰鬥、額穆縣城戰鬥等無數次的戰鬥,立下了不次於老戰士的值得自豪的戰功。他的百發百中的射擊本領,就是在這些立戰功的實戰中磨練出來的。他同李龍雲團長一起打入敦化縣一個集團部落,一眨眼之間就消滅了三十多名偽滿軍的戰鬥故事,至今仍為抗日革命戰士們所津津樂道。因為他是英勇喜戰的幹將,老戰士們也都不敢小看他。
抗日戰爭時期,他長期當過安吉、全東奎、李龍雲等軍政幹部的傳今兵。很多軍政幹部都願意他來自己手下工作。
他當傳今兵時,對保衛指揮員的安全特別關注。每當指揮員要奔向有危險的地方時,他就張開雙臂擋住去路,像一陣排炮似地說,將軍要求你不要冒險,可你這樣做,對嗎?全東奎團長在大沙河一大醬缸戰鬥時犧牲,就是因為沒有聽他的話,沖進了彈雨之中的緣故。
安吉曾經說過,在一次戰鬥中幸虧聽從了太炳烈拽著他的衣襟要求他不要冒險的話,不然他也肯定會像全東奎一樣犧牲了。
小哈爾巴嶺會議後參加小分隊活動的太炳烈,在汪清縣一個樹林裏突然與敵人的大部隊遭遇,展開了激烈的戰鬥。在這次戰鬥中,太炳烈受了槍傷,一顆子彈打過他一條腿的骨頭維裏,怎麼也拒不出來。
因為流血過多,他常常昏厥過去。不久,傷口上生滿了蛆蟲,慘不忍睹。若不及早動手術,就有連腸子和膀跳都會化膿的危險。然而留在在林裏擔任看護的姓王的隊員,別說動手術,連起碼的醫學常識都不懂。
太炳烈把小刀在石頭上磨得雪亮,用它給自己動手術。他把小刀插入傷口使勁一扭,立刻淌出了濃濃的膿血,接著挖出了爛肉和夾在骨縫裏的子彈。多虧他這種冒險,終於使自己擺脫了死亡。
第二年在汪清的工作地點,太炳烈的戰友們見了我,還活靈活現地講述太炳烈自己動手術的經過,都讚歎“他是個硬骨頭”。所謂硬骨頭,是比喻意志堅強的人。我認為他們對太炳烈的評語決不是言過其實的。自己為自己的傷口動手術,除了具有非凡的果斷和勇氣的人,一般人是做不到的。通過長期的共同生活,我瞭解到他是個意志堅如鋼鐵,作戰英勇如雄獅,為革命利益奮不顧身,忠心耿耿,堅持原則的人。不管在什麼地方做什麼工作,他一向堅持原則,對不良現象毫不妥協。他最憎惡的是宗派分子和軍閥主義者。正因為他骨頭硬,黨性強,像金昌鳳那樣的軍閥主義者都不敢對他隨便指手畫腳。
太炳烈不僅在抗日戰爭時立了戰功,在祖國解放戰爭中也戰功赫赫。戰後,他作為我的副官,在我身邊忠實地輔佐了我的工作。
俗語說,少時之苦金不換。太炳烈之所以能夠克服千難萬險,成長為一個革命家,就是因為他從小就拿起了槍桿子。只要從小就參加革命的武裝鬥爭,就能成為一個不怕赴湯蹈火的鐵骨錚錚的革命者。
時過半年,少年隊員都成長為不亞于老隊員的戰鬥員。他們進步之快確實驚人。他們很快都具備了做一個軍人的條件,於是1937年底,我們就解散了少年連隊,把他們都分配到別的連隊去了。從此他們由預備軍人變成了主力部隊的戰鬥員。
出身于少年連隊的遊擊隊員,沒有出一個叛變者或落伍者。這證明,他們是多麼忠於黨和革命、祖國和人民的。當法西斯黨徒們在地球的東邊和西邊作最後掙扎的時候,也就是祖國解放前夕的艱苦卓絕的年月裏,他們一直忠心耿耿地和我一道進行了小分隊活動。在建設新朝鮮的日子裏,他們有的成了師長,有的成了團長,同革命前輩們一道組建了國家的武裝力量;在祖國解放戰爭時期,他們把美國的將軍和坦克趕入陷阱溝,打得落花流水。
人民軍最初的總參謀長姜健也是在十六歲時參加革命軍的。他三十歲時成了總參謀長。1948年末他曾到蘇聯去訪問。到機場迎接他的蘇聯大將和元帥等高級軍事領導人看到朝鮮人民軍總參謀長這麼年輕,都不禁大吃一驚。
姜健回國後談這件事時,我笑著說:“如果我在場,就會告訴他們,你從小就是出名的軍人。”
我從組織了少年連隊後,就把生理上的年齡和精神上的年齡分開看待了。在這兩個年齡當中,我更看重的是精神上的年齡。在青少年時期,精神上的年齡會在一年裏長兩三歲,甚至四五歲。
在開拓國家命運方面,青少年教育是又一個天下之大本。少年連隊的經驗表明,培養革命的接班人、後備軍的工作,著手越早越好,搞得越出色越好。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