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革命情義

    西間島和白頭山地區抗日革命鬥爭的每一項寶貴成果,都是經過浴血奮戰取得的。革命越深入發展,敵人破壞革命的攻勢也越倡狂。日本帝國主義發動中日戰爭後,儘管被沉重的戰爭負擔壓得透不過氣來,但他們還是把現代軍事科學所取得的最新成果和通過幾十年暴力統治與擴張領土練就的法西斯鎮壓手段全都調動起來,拼命地扼殺我國革命。但是,他們的任何鎮壓,任何陰謀詭計,都未能阻擋我們的前進。

    敵人企圖靠實力扼殺我國革命,我們則用靈活的戰略戰術、靠智慧、靠同志式的團結與革命情義的力量,戰勝了敵人。敵人越瘋狂地進行暴力鎮壓,我們就越加強同人民群眾的聯繫;敵人越要從思想上瓦解我們,我們就越加強革命隊伍在思想意志上的統一和道義上的團結。

    道義是人所固有的道德觀念。在舊社會,正派的人也重視道義,把它視為做人的根本標誌。

    但是,舊社會的道德規範,提倡的是這一方束縛那一方,而那一方無條件服從這一方的不平等,它是壓制人發揮自主性和創造性的制動器。舊社會的道德規範,未能提出愛民、為民這樣的進步要求。

    我們在革命鬥爭中破除了舊社會遺留下來的封建的人際關係和道德規範,創立了新型的共產主義的人際關係和道德規範,並把它作為財富傳給了後代。

    在抗日遊擊隊中支配上下關係、同志關係、軍民關係的,是以愛護與信任為基礎的共產主義的情義。

    世界上有成千上萬的法律。但是,如果認為用某種法律就能控制人們千絲萬縷的聯繫和無盡無休的實踐活動,那就錯了。法律不是駕馭現今世界的萬能武器。人的思維和活動中,有不少法律所不能控制的領域。難道法律能控制愛和友情嗎?假若法律機關頒佈一項法令,強迫你從今天起愛誰、和誰交朋友、娶誰做妻子,那麼,這個世上的人們會怎樣接受這項法令呢?單靠法律的力量,是不可能總攬世上萬事的。代替法律解決法律所不能解決的各種問題的,就是情義和道德。

    我們是從爭取同志開始革命的,井用加強同志式團結、深入群眾加強同他們的血肉聯繫的方法,不斷推進革命的。同志愛,不僅現在是,而且過去也是決定我們革命成敗的重要生命線。朝鮮共產主義者走過來的幾十年的光榮鬥爭歷程,也可以說是同志愛和同志情義的發展史。

    我們的隊伍不是為投機致富而麇集起來的烏合之眾,而是抱著爭取祖國的自由與獨立的共同志向和目的而凝聚起來的革命者的集體。思想和宗旨的共同性,使我們一開始就建立了同生死、共患難的關係。因此,在我們的隊伍裏沒有那些同床異夢、陽奉陰違的人可以容身之地。

    重視同志友愛、同志情義,這是視集體主義為生命的我們隊伍的存在方式,同時又是它的本質要求。抗日遊擊隊員們為了得到一支槍、一袋米或一雙鞋,也大家動腦子想辦法,共同出力氣。在這過程中,他們堅定了“萬死不辭,堅決打敵人”的革命信念,創造了“活要活在一起,死要死在一起”的最崇高的共產主義倫理,導出了“團結就是勝利”這條真理。

    抗日革命,是人類未曾經歷過的史無前例的革命。其艱苦與激烈的程度,是其他任何時代的革命都不能相比的。我們在漫長而曲折的行程中所經歷的苦難,是比幾代人所經歷的種種苦難還要多的。

    抗日遊擊隊員越是碰到重重的困難,越是面臨嚴酷的考驗,就越是高呼著同志式團結的口號,依靠同志友愛的力量去克服困難,經受考驗。我們用革命的情義和團結的戰略去對抗敵人企圖孤立和扼殺我們的戰略。

    在抗日革命時期的同志情義中佔有特殊地位的,是領導者與群眾之間的情義。自從朝鮮革命的統一團結的中心形成以來直到今天,我們一貫特別注意加強領導者和群眾的關係,並為領導者和群眾從道德與情義上結合成為渾然一體的關係付出了最大的努力。

    我們所重視的領導者和群眾的關係,與古人所提倡的“君臣有義”不同。所謂“君臣有義”,是說君臣之間應當重情義。對朝鮮共產主義者來說,領導者與群眾的關係可以用“一心一體”這句話來表現。領導者為群眾服務,群眾為領導者盡忠誠,這就是領導者與群眾之間相互交流的朝鮮式的共產主義情義。

    過去,新一代的朝鮮青年共產主義者推舉我作統一團結的中心,創造了領導者和戰士同心同德為開拓民族的命運而獻身奮鬥的新的歷史。新一代青年共產主義者和抗日革命戰士的共產主義情義中成為核心的,可以說就是對自己的領導者、自己的司令官的忠誠。

    新一代的共產主義者既不知道派系鬥爭,也不知道爭權奪利。他們推舉出領導的中心之後,就不再左顧右盼,而把自己的命運完全寄託于領導者。這就是他們的共產主義情義的純潔性之所在。

    金赫、車光秀等新一代青年共產主義者和在超越人類想像的艱苦卓絕的抗日革命戰爭時期同我們並肩作戰的許許多多抗日遊擊隊員,都是純淨情義的體現者和高尚道德的創造者。

    每當談起抗日革命戰士的情義時,最先浮現在我眼前的是金一的面容。金一是在暴風雨般的革命鬥爭中度過了近五十個春秋的人。他和我一起經歷了抗日戰爭、新朝鮮的建設、反美戰爭和社會主義建設。

金一

    抗日革命時期,金一是以經驗豐富而老練的政治幹部聞名遐邇的。在間島,他以安圖與和龍為中心廣泛開展地下黨和反日部隊的工作,培養了大批的革命者。在白頭山的時候,金一先後打入杜義順、孫長樣、錢永林等為頭領的反日部隊,做了大量的工作,取得了巨大的成果。因為他工作做得好,安圖的錢永林甚至下定決心要率部編入我們人民革命軍,跟我們一起作戰。於是,金一就把錢永林部隊帶到了撫松,因為他聽說我們的部隊已經開到撫松去了。可是事不湊巧,他帶部隊到了撫松的時候,我們已經離開漫江開到了長白縣。因為撲了空,反日部隊的一些士兵就以為金一騙了他們,開始發生了動搖。加上部隊的口糧也斷了。這使金一越發陷入了十分為難的境地。

    隊長帶領隊伍一連三天餓著肚子行軍,有幾個士兵在山裏發現了人參圃。到了餓死地步的士兵們,也顧不得看看隊長的服色,就一窩蜂似地撲上去挖人參吃。這在人民革命軍的指揮員金一看來,實在是難以想像的事情。他立即張開雙臂阻止士兵們說,不經主人許可,隨便挖人參吃,是侵犯人民利益的不光彩的行為。

    餓得快要發瘋了的士兵們跑去對錢永林說道:“朴德山(金一的原名)是個可疑的人,他起初說金日成部隊在撫松,可是撫松沒有金日成部隊呀。我們已經上了他的大當,難道還要繼續跟著他走嗎?他這會兒又說什麼金將軍的部隊去了長白縣,這也是靠不住的,我們挖人參吃,他都不讓,這不是存心叫我們餓死嗎?要是繼續跟著他走,還不知咱們要遭什麼禍呢。乾脆,把他幹掉,再回安圖去吧。”

    金一知道,搞不好,反日部隊的士兵甚至會殺害他的,但他毫無懼色,泰然自若地說服他們道:“你們要殺我就殺吧。不過我有件事求你們。先讓我去找人參圃的主人謝罪道歉,等我回來再殺吧。你們千萬不要再槽踏人參了。再槽踏了,咱們沒錢去賠啊。”

    金一這麼一說,錢永林深受感動,毫不猶豫地站出來保護他,讓他去找人參圃的主人,並向士兵們宣佈,要是再有人挖人參,就當場槍斃。

    金一領著人參圃主人回到部隊,解開背囊把人參圃主人送的蒸餃子分給了士兵,然後拿出一塊大煙交給人參圃主人,說他只有這麼一塊大煙,請主人權當賠餃子和人參的錢收下。原來,這塊大煙是王德泰送給金一在緊急時用的。人參圃主人一再推讓,不肯收下。金一再三說服,終於讓人參圃主人收下了那塊大煙。

    人參圃主人感動得把儲藏在山裏的過冬口糧都送給了部隊,還把錢永林部隊一直送到了漫江。到了漫江,有過疑心的士兵都來找金一,賠罪道歉。

    我在紅頭山密營見了帶領反日部隊歸來的金一,並且把錢永林部隊編入了我們的主力部隊。

    金一生性沈默寡言,遇事容易讓人感到有些為難。頭一天,我在密營跟他交談,問他是什麼時候參加革命的,都做過哪些工作。他只回答了一句:三十年代初參加革命,沒做多少工作。我反復問他,他的回答仍然沒有新的補充。第一次見面,使我覺得他過於沈默,是個不善於言談的人。這既是他的優點,也是他的缺點。

    金一秉性老實正直,從不作假,不為任何風浪所動搖,始終如一地保持他忠心耿耿的本色。他一生一世從不講任何條件,默默無言地埋頭工作。他是個真正的革命者,他執行我的命令和指示,不僅當做下級對上級應盡的義務,而且當做戰士對領袖應恪守的情義。正因為這樣,他執行任務始終一絲不苟,從無任何波動。

    我至今還記著在馬塘溝密霄派金一到八團一連當政治GSH"Q情景。這個政治指導員的任務是非同小可的。因為團長謬女1《6㈤一 年輝南縣城戰鬥中犧牡,致治委員空缺,還沒有物色到適當的^n,廳r 以,一連政治指導員還要臨時兼管團政委的工作。連長I作@mi\女, 但水平不高。 我把這些情況都講清楚後,問金一說,你知道你將在什L樣6》日Q 亡工作嗎,他神色嚴肅地想了一陣,才開口說了一聲·明白,’然後1曰 234 rJ不言丁。他接受任務的態度,始終如一,不管任務重還是輕,總是 同樣的回答:·明白了:·從不多說一句話。 第二天,我想幫助他工作,到一連去了。可是他不在,只有連長。 連長說,他一到任就馬上到第一排駐地撫松縣北崗屯去了。前一天任 命金一的時候,我曾順便提到過第一排沒有消息的事,而他卻把這件 事牢記在心裏,一上任就到北崗屯瞭解第一排的情況去了。 第二天拂曉,金一領著幾個年輕人帶著很多糧食和武器回到了連 隊。找—聽他回來了,不禁懷疑起我的耳朵宋了。從馬塘溝到北崗屯 足有一目裏路。如果金一真地回來丁,那就是說他一天一夜來回走了 :百多裏路。金一顧不得放下背囊,就來找我簡短地彙報說: 第一排 的同志都安然無事,工作做得很好1他們同我們的聯繫中斷,是因為 執行聯絡任務的隊員中途述了路;他帶來的糧食和武器,是第一排打 敗人繳獲的和群眾支援眼當地一些青年巾請入伍十分懇切,所以沒來 得及請示就把他們帶回來了。 我讓金一回宿舍之後,同他帶來申請入伍的青年們見了面。在同他們談話時我才瞭解到,金一直接指揮第一排襲擊了金龍屯的員警派出所和惡霸地主,繳獲了大量的武器和糧食。他襲擊敵人有兩個目的, 其一是肅清惡霸地主和員警,給群眾解恨;其二是解決我最擔心的口 糧問題。當時,我們峽糧,吃了不少苦頭。好幾百名隊員在一個密營 裏進行幾個月的軍政學習,只靠後勤人員搞的糧食,是遠遠不夠的。當 時是不打仗就連一袋米都弄不到的時候。趕在這個節骨眼上金一章 外地弄來了這麼多的糧食,整個部隊就不愁沒糧食吃了。我真說不出多麼感謝他。 後來,金龍電的群眾說是要報革命軍的思,密營運宋了許多支軍物資。 一連四五次蛤馬塘溝每當部隊斷了糧,總是由金一自告奮勇地帶錘一些隊blt搞_食。他到敵佔區做地下工作時,也總是扛著米袋回來。缺糧的D/6,他自己餓苗肚子,或只吃一點,2粒的玉禮卻不讓我餓著,總£十t611 地搞到一些糧食,給我做大米飯吃。金一的背囊比m^b9女一1S,e 常裝著準備急用的糧食。 金一一向大公無私,毫不利已。不論在什麼情況下,最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同志、鄰居、党和革命的利益。他長期擔任女①日S的高級領導職務,但從不要求任何特殊待遇。甚至他的手TAllKQ 他特殊待遇,他都堅決制止,金一在解放後也和抗日革命時期一'屯忠實地幫助和支持我,只要是我希望做和要求做的事,不管多麼艱苦,他都埋頭去做。m7;1t較崗位,不計較行業,無論是黨務工作還是軍隊建設或£90口SI 作,叫他做什麼他就做什麼,默默無聞地為錯綜複雜的國家事=9a自己的一切。 有一年,在黨中央委員會政治委員會會議上,金一要求i&他作)b 全權代表到清川江火電廠建設工地去工作。這個火電廠是當pf國家'中投資、特別關注的重要建設專案。因此,我在心中一Ⅱ《16'len 擔當這項工程的領導工作。可是,當我聽了他的建議後,義q;⑦q;9 新慎重考慮了,因為他的健康狀況很不好。如果他還Q^aIS#SV 236 顧身地埋頭苦幹,其後果將是不堪設想的。然而金一卻執著地要求派 他去,我也就不得已地答應了他。不過我給他提了個條件:到工地去只許當顧問,指點指點,絕不許操勞過度。 金一-IIj了工地,就在工柵裏山了一間辦公室,每天要爬多次足有 七八層樓房高的階梯,全力以赴地指揮工:程建設。亢到除夕那一天,他 還在工地上工作到深夜,直到··號鍋爐點了火,才回到平壤向我彙報 工作情況。 金一就是這樣的人。他在友世前三天,還在辦公室裏工作,在黨支部會議上做生活總結,又找一個黨中央委員會的負責幹部,囑咐他要好好輔佐金正日同志。這都是舉國皆知的感人事例。 他一輩子衷心擁護我,找也一輩子把他當做親骨肉,愛護他關懷他。 他身材魁梧,但因為在山上打遊擊時跑經風鞘,吃苦太爭,常常則嫡。深受痛苦。醫生們為他會亂斷定他的摘是胃癌。我聽了這嚇 人的報告,心中萬分痛苦,無法忍受,索性打破計畫,動身到平安有 道溫定地方進行現場指導去7。因為在平壤我待不住,工作做不了,飯 也吃不下,心煩意亂,無法平靜。 如果金一去世了的話,我身邊就沒有幾個可以ZK我做伴聊天的老 戰友了。診斷金一疾病是不治之症的,不是一兩個醫生,而是好多個 醫生。這實在叫人傷心透了。診斷他不是癌症的醫生只有一個。我是 習慣於多數表決的,但這一天,不知怎的,我總把希望寄託在這位醫  我讓司機刹住疾馳的車子,給外務相打電話,叫他立即邀請蘇G( 的著名癌症專家。蘇聯當局接到我外務相的電報,立即派來了我們需 要的醫生。 蘇聯醫生診察了金一的病以後說, 到蘇聯去請別的著名醫生進行了檢查, 果我們相宿了最初的診斷,切除了金一 久就會去世的。 不像是臨症。他們還把金一帶 也診斷說不是癌症。那時候,如 的胃,那麼他肯定是過不了多 從此以後,每當金一鬧病的時候,我就對他說,你是我們必不可 少的人;現在,跟我一道進行過抗日革命的老戰士已經沒剩幾個了,如 果你也沒有了,我寂寂一身怎麼過呀:我再三囑咐他千萬不饔撣勞過 庹,一定要注意保重。 但是,重病纏身的金一,儘管拄著手杖才能走路,也還是不離開 辦公室和生產第一線,為了給黨和革命多做一點事,竭盡了一①努力。 結果,他真地得了不冶之症。 有一九刁;知是出於什麼念頭,他服我說,等病好7,明年4月15日要到萬景台去坐一次慣性列車。聽了他這話,不由得我心都涼了。他這個沈默寡言的人,唇然把心裏話都抖樓出來,是不是他已經預感到自己的生命不會太久了,果不其然,那年除夕,金一未能出來觀看少年兒童的新年演出。夜裏,我到他家去看他,對躺在床上的金一說: ’每年的新年演出,我都和你一起去看,可是今晚,你不在我身邊, 我的眼裏就老淌出淚來,沒法看下去,才來看你。” 238 當我起身要回去的時候, 而再三囑咐我說:“我請求您, 啁!· 他從床上下來,一直送我走到門口,反 千萬不要勞累過度,絕對不要勞累過度 那天晚上,我怕有害于他的健康,沒有跟他碰一杯新年祝酒。這 件事,直到現在還感到於心不安。聽說,我離開後,金一也說他很後 悔當時沒有敏我一杯祝酒。其實,即便我們碰了一杯酒,也是不能泊 奸他的病,不能使我感到輕鬆的。可是每當想起金一的時候,這一杯 灑總是觸疼著我痛苦的心。 金一對待金正日同志就像對待我一樣,對金正日同志恪守情義也 僳對我恪守情義一樣。他特別敬慕金正日同志,這使我不止一次地深 受感動。金正日同志訪問中國後回[司的那一天,金一拄著手杖到車站 上迎接。我看著他對待自己領導者的這種真誠心亂不禁感到十分佩 nl 金正日同志也把金…看做革命前輩,格外尊敬和愛護他。他經常椎 祟相親切地關懷金一,說金一副主席是從抗日武裝鬥爭時期起就為我 們党的加強、發展和革命的勝利,進行7堅決1‘爭的共產主義的革命 戰士的典範。 我把金一當做我的右臂,金正日同志也把他當我的右臂看待。 正因為如此,金一逝世後,表現最悲痛的人就是金正日同志。 抗日革命戰士們不僅在對自己的鐔導者恪守情義方面,而且在對 革命同志恪守情義方面,也開創了最崇高的境界。以愛護報答愛護、以 信任報答信任、以恩情報答恩情,這就是抗日遊擊隊員們恪守的情義。 239  黃順姬和金哲鎬之間的友情,可以說是抗日遊擊隊員的同志友愛 和共產主義情義的典範。 我每當見到黃順姬時就想:這麼矮小纖弱的女子,在白頭山的狂 風暴雪中怎樣堅持了十年之久的武裝鬥爭呢,解放後回到平牆,我向 國內人士介紹黃順姬是打了撲-年遊擊戰的女戰寸:時,有些人還不大相 信。我們朝鮮人民革命軍裏,像黃順姬這樣矮小的女戰士並不多。她 雖然身材矮小,但在革命鬥爭中,卻像一塊石英石那柞堅強, 膽大無 畏。人井刁;是身材魁梧才能彳:好革命,信守情義的。林水山是身材比 黃順QE大兩倍的彪形大漢,但他丸服不了困難,背棄了同志們的情義, 仟叛了革命。而黃順姬剮跟他完全捫反,一刻也沒有停止革命鬥爭,—- 亢堅持到了祖國解放。只要重情義,信念薩定,普通的家庭婦女也能參加革命;像金今順那樣的小姑娘,也能在斷頭六上堅守革命氣節。黃順姬蚰然身材矮+4門亂但她將1-爭堅持到/革命勝利,這是因為她 有堅定不穆的信念和恪守情義的崇高精神。 我第一次見到穿一身軍裝的黃順姬,是在迷魂陣密營。當時女隊 員住的是過去山林隊士兵住過的營房,房內是個中國式的火炕,炕搭 得很高。我坐在炕上朝下一看,有個由:生的矮個子姑娘站在過道上直 勾勾地望著我,好像有話說又不敢說似的。她就是黃順tB,足死氣白,n地糾纏丁一個星期才鎮批准入伍跟著部隊來到迷魂陣的。老實說,當 時我以為她是個兒童團討呢。然而使我大吃一驚的是她居然自我介紹 說自己是遊擊隊員。 “你個子這麼小,怎麼就人了遊擊隊,· 240 我這麼一問,她回答說,她要替掖日寇殺害的父親和在戰場上犧 牲的蛆姐報仇。她的哥哥黃泰雲是崔賢部隊的連長,在寒慧溝戰鬥中 陣(:。 她剮入伍時,真地成了部隊的負扒,但是, 沒過多久,就成了為 大家所熱愛的革命軍之花。這是因為她性格堅強,做事一絲不苟,明 白小理,原則性強,又富有人情味,恪守情義。 金哲鎬在世時常常回憶起黃順QE奮不顧身地把她從)C亡線蔔救出 來的往牡。那是1940年柞的一天, 崔賢團長交給黃順姬一項仟務,叫 她到後方密竹去/力責刪顧傷H和皂弱者。於是,黃9R姬就帶著人們朝富 q;河圳,I出發了。她們一行多半都是傷虯 斂大的田難是孕GJ金哲鎬 打中uG[:突然生川炙/。。黃HG姬沒有任何接q:的準備,既沒有尿布,也 沒打·塊可以包嬰兒的布頭。黃9S姬立刻脫下n己的棉襖包住了新生 ¨小乍命。沒多久, ·討伐隊·發現了他們,一面開槍,一面撲丁過來。 產0。,不知所措地割戰友們望丁片劉,就對黃順姬說,這犢於是怎麼也 牡沾葉;/啦,;1:脆把他扔了吧。她說是這麼說,可還是,K,累地抱著孩子坫不起來。黃順姬地把孩子奪過來抱在自己的懷裏,對著金哲鎬說:“你這是什麼話?我們現在這樣艱苦奮鬥是為/什麼,不是為了 G代嗎,扔掉孩子,保住自己‘條命,還值,導活著嗎,·她說罷就2Q到 山脊上把孩子藏在不容易被入發現的一棵矮松下面。產婦金哲鎬也拿 蝗柁JK卜了黃順橙。們後,黃順姬跑到山腳下提著丟在那兒的一捆東 西返回山脊來時,只見金哲鎬淚吐汪地呆望著天空,卻不見那個新生 的小生命。她想問怎主沒把孩子抱過來,正要靠近金哲鎬時,突然從很 241 近的地方又響起了槍聲。她倆只好帶著一行人一面還擊一面跑,牽著 敵人從這座山跑到那座山,從這條峽谷跑到那條峽銑整整周旋了兩 戈終於甩掉了敵人。 這時候,產婦金哲鎬突然昏飼了。黃順姬拿出小搪瓷盆燒開了水, 來喂金哲餡,可是怎麼也張不開她的嘴,只好用湯匙橇開她的牙齒灌 了兒口開水,—J·救活了產婦。黃順姬這才想起了嬰JL,忙問金哲鎬孩子怎樣了,金哲鎬回答說放在那個交過火的山上一處松林裏。黃順姬回 頭就跑,跑了很長一段路,回到那個同’討伐隊·交過火的山上—‘看,可 憐的孩子已經斷了氣。 金訂鎬看到為棧孩子來回跑了很長…段略的黃HG罐仍然只穿著一 件單襯衫,很抱歉地說,在她離開孩子的時惋明明知道孩子活不了 一兩個鐘頭,可就是下不了I:心脫下那件棉襖拿回來。 黃順0B又冷又餓,渾身直打哆,t,卻安慰金哲鎬說: ·火蛆,我們大人不穿棉襖有什麼不得了的。那孩子還沒起個名字就死了,不要讓他凍著才對呀。” 金哲鎬至死沒有忘記黃順姬對她的友情。她臨終前夕,對來看望她的黃順姬說 ●順姬,我的生命已經到頭丁。靠你的幫助,我在富爾河沒有死,能 夠一輩子生活在領袖的懷抱裏,受到了無微不至的關懷。現在,我真 想跟遊擊隊時候那樣和你蓋一床被子睡呐:· 那天,兩個戰友就像在迷魂陣密背時那樣, 眠地回憶著遊擊隊時期的往事。 242 在·艱難的行軍·時,有·‘個在長白縣入伍的新隊日,夜裏在篝火 旁睡覺時不慎烷壞了身上的軍裝。軍裝樁燒得連半個身子都遮不住。從 行軍第一天起,他就披著這件破爛不堪的衣服,沖得直門。9'嗦,吃力 地跟著隊伍走。大家看著他,都很同情和擔心,,但都愛莫能助,因為他們也都只有身上穿的’·套衣gU。 同志友愛精神特強的李乙雪,不忍心看著那個新隊日接凍,便脫 下自己的掣裝上衣,給那個新隊員穿。那個新隊員一看就愣住/,說: ·那,你穿什麼呀,· ·我呀,在遊擊隊裏U慣了,逗點兒寒冷算不了什麼。’ “不,衣gU是我自己不拄意才燒壞了的嘛,我還有/l麼胰穿你的衣 服啊,·新隊帥[不忤按受同志的好意。 卞乙霄覺(J這個人的牛勁是不易說HU的,便用力將他的破軍裝脫 /F來,然後給他穿蔔了自己的1,裝。亭乙雪之所以這樣,是因為他 認為老隊員幫助新隊H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戰友們都擔心李乙雪很難度過這個冬戈 因為他是警衛連裏歲數 小,體響弱的一個。在滿洲地區住過一兩年的入都知道那個地方有勢 {、寒冷。最冷的時候,連頭髮都會鮚霜花。結7鞘花的頭髮,用手指 ‘碰,就像冰柱似地容易碎落。在這麼嚴寒的冬天,穿著一件燒得破 爛不堪,草草地補丁幾塊補丁的夏裝,還能一連幾天不停地行軍,簡 直是一個奇跡。然而,李乙雪卻從不說冷,一直站在隊伍的最前頭,撥開引雪前進。一到宿營汛他總是帶頭去打柴火,搭帳篷。他把機槍 寢的事都辦完了,等戰友們都圍著簿火坐好了,才來烤自己的鞋。李乙雪的這種剛毅性格和對同志的情義,並不是天生的。他在實際生活中體驗到了民族的災難和痛苦,激發了對被剝削被壓迫人民的同情心養成了熱愛人民、熱愛同志、愛護別人的精神。
南牌子會議以後,李乙雪被調到警衛連機槍班做機槍手的副手,為保衛司令部獻出了自己的一切。他是一輩子手持武器,風裏來,雨裏去,始終如一,忠心耿耿地保衛了我的警衛隊員。
在北大頂子會議上總結“艱難的行軍”時,我把李乙雪譽為向志友愛精神的榜樣,讚揚了他的高尚品質和同志情義。雜誌《鐵血》編輯部也在創刊號上介紹了他的模範事蹟。
朝鮮人民革命軍強大的原因是什麼?每當有人這樣發問的時候,我就回答說,其原因在於朝鮮人民革命軍是以革命情義為基礎團結起來的集體。我們的團結如果不是以道德和情義為基礎而是純粹以思想意志的共同性為基礎的話,我們是不可能那麼強大的。我們在既沒有正規軍的支援又沒有國家後方的最惡劣的情況下,同日本帝國主義這個 勁敵進行長期的革命戰爭並取得了勝利,這決不是因為我們兵力多、武器好。與擁有數百萬正規軍的敵人相比,我們的武力實在是微不足道,相差懸殊的。我們是因為有以忠誠和情義為基礎的思想意志上的團結,才得以戰勝了勁敵的。
我認為,我們的幹部和黨員應當學習林春秋對革命的忠誠精神和信守情義的榜樣。他是在很高水準上體現了對党和領袖的情義的革命老戰士。
前面已經簡單地介紹過,我和林春秋第一次見面,是在1930年秋。當時他掛著朝陽川逢春堂藥鋪主人的牌子,做間島地區黨和共青同盟秘書處的聯絡員。從那時起,他把自己近六十年的生涯全都獻給了革命。“永恆的同行者、忠實的幫助者、出色的進言者”,這一名言,是金正日同志授予知識份子的,我看授給林春秋這樣的人是很相稱的。
林春秋用自己的學識為朝鮮革命作出了巨大的貢獻。他以自己的學識曾進行過党的建設、軍醫工作和寫作活動。他的人生道路是以這些工作貫穿始終的。他最大的本領,是通過自修學會了醫術。說他十八歲時就當了有執照的醫生,恐怕有些人是不會相信的。但這是不容置疑的事實。他靠著醫生的招牌,既做過群眾啟蒙工作,也做過聯絡工作,還做過培養革命者的工作。他住在八道溝附近的村莊龍水坪的時候,就推薦許多人加入了遊擊隊。我想,從這一事實中就可以瞭解到他當年行醫是什麼性質的。
林春秋來到遊擊區後,革命組織派他當了軍醫。他當軍醫時,給許多傷員和群眾治好了病。他從十四五歲開始一面種地一面自修,攻讀醫學。他這樣磨練出來的醫術,居然有驚人的臨床效果。經他看過一兩次病的人,都說他是高手。誇讚林春秋的人中,要數崔春國評價最高。崔春國受了重傷時,林春秋給他作過手術。他在同偽滿軍的一次遭遇戰中被打碎了大腿骨。看了他傷勢的人都說,不把腿鋸掉,就不能救活他。但是,林春秋就沒有這樣看。他比誰都清楚,如果把一隻腿鋸掉,崔春國就會變成一個殘廢,不能繼續做遊擊隊的指揮員。而且他還知道崔春國是萬夫莫當的得力的軍事指揮員,是我們最愛惜的虎將。林春秋十分重視這一點。因此,他不鋸腿,而是用刀子稍微豁開傷口,再用鑷子取出被子彈打碎的骨頭片。一年後,崔春國就能邁開大步走動了。雖然受傷的腿有點瘸,但行軍、指揮作戰,都沒問題。
林春秋大膽果決的手術,取得了令人驚喜的效果。
第一次北滿遠征結束後,我到了在三道灣能芝營的東滿黨委秘書處時,也得到了林春秋的很大幫助。他十分關心我的健康,每天送給
我療效好的草藥和補品,為我盡了最大的誠意。崔賢、吳振宇、曹亞范、曹道彥也經他治療,醫好了傷。
從1937年秋到1938年秋的整整一年裏,林春秋依次走遍金川縣、臨江縣和溕江縣龍泉鎮廣大森林裏的人民革命軍各個密營,醫治了許多傷病員。他經常出診,每次都得走幾十裏路。現在,醫生出診或去做衛生宣傳,都有救護車、小轎車等現代化交通工具,而在抗日戰爭時期,軍醫們可沒有享受過這種清福,出診時不遇到敵人的“討伐”,就算萬幸了。
有一次,林春秋碰到敵人的“討伐”,險些喪命。黃溝嶺戰鬥後,他把崔賢送給他的戰利品——一套棉衣捆在背囊後面,朝山上爬的時候,遭到了敵人的機槍掃射。等故人撤走以後,他把背囊解開一看,真嚇人,裏面竟有七顆機槍子彈。若是沒把棉衣捆在背囊後面,他是肯定送了命的。
抗日戰爭時期,林春秋還作為黨務工作者做了大量的工作。做人的工作、組織工作、寫作活動,他都做過,對軍民教育也作出了很大的貢獻。
通過多次接觸,我看出林春秋具有政治工作者的素質。實際上,他曾在延吉地區當過群眾團體的幹部,具有領導和教育群眾的經驗。因此,我們把軍醫工作和黨務工作都交給了他。從此,他擔任過朝鮮人民革命軍黨委會委員、警衛團黨委書記,還負責做過東滿党工作委員
會的工作。東滿党工作委員會成立初期,沒有做好工作,辜負了我們的期望。因此南牌子會議後,我們任命林春秋做了東滿黨工作委員會的負責人。這個工作委員會的使命是:在間島地區以擴大黨組織和群眾團體的方法,把人民群眾組織起來,加強武裝鬥爭的群眾基礎,牢固地奠定建黨基礎。東滿黨工作委員會的使命與長白縣黨委會和國內黨工作委員會的差不多。它的活動範圍主要是間島和咸鏡北道一帶。遊擊根據地解散後,間島地區的黨組織劃歸東滿党工作委員會領導。
林春秋同我討論之後,把許多政治工作員派到茂山、延社一帶和東滿地區,擴大了黨組織扣群眾團體。小哈爾巴嶺會議後,在汪清、延吉、敦化、琿春、安圖、和龍等地開展小分隊活動時,主要由東滿黨工作委員會組建的革命組織從多方面給我們提供了很大的幫助。
解放後,林春秋運用抗日革命時期積累的黨務工作經驗,為建黨工作作出了巨大貢獻。解放初期,他任平安南道黨委第二書記,後來任江原道黨委委員長。他在江原道任職時,分界線一帶的工作做得很出色。
解放初期,我們讓抗日革命戰士盡可能少擔任高級職務,大部分高級職務都讓給了國內人士和曾在海外參加過革命運動的人。這並不是因為同我們一道經受過武裝鬥爭考驗的人中缺乏得力的人才,而是因為要實行吸收各階層人士參加的統一戰線的政治,才採取了這種措施。但是,在當時北半部只有五個道的情況下,我們還是讓林春秋任了江原道黨委委員長的職務。這是因為我們很重視他的黨務工作經驗。
在林春秋的活動中,特別值得回憶的是他的寫作活動。他為後代寫了很多書,其中有《回憶抗日武裝鬥爭時期》等不少具有國寶價值的著述。他開始寫作是在當了《三·一月刊》的名譽記者之後。他寫的文章在朝鮮人民革命軍的內部刊物上登過好幾篇。他在《三·一月刊》上發表的文章《千瘡百孔的日本經濟》,被評為優秀作品。他在戰鬥、行軍、醫療等繁忙而艱苦的環境中,每天擠出時間記錄了我們的活動情況。沒有紙張的時候,就是把樣樺樹皮刮下來當紙,也沒有間斷寫朝鮮人民革命軍的鬥爭日記。林春秋曾多次說過,這個日記在他寫《回憶抗 日武裝鬥爭時期》這部書時成了第一手材料。魏拯民在世時曾多次建議林春秋編寫一部朝鮮人民革命軍的活動歷史。他強調說,“黨務工作、軍醫工作、名譽記者的工作,當然都很重要,但是,你更重大的使命是寫朝鮮遊擊隊的活動史。你要好好記住這一點。即使別人都在白刃格鬥中犧牲了,你可是一定要活下來完成這一使命,一定要把自己司令官的業績和自己軍隊的歷史傳給後代。”
林春秋當了警衛團黨委書記後,長期跟魏拯民在一起,一面幫助 他工作,一面給他治病。因此,魏拯氏非常喜歡他,要求他經常跟自 己在一起。林春秋對保證我和魏拯民的聯繫、鞏固朝中兩國人民的友誼、加強兩國武裝力量的聯合戰線,起了極重要的作用。
我第一次讀到林春秋的著述《回憶抗日武裝鬥爭時期》,是五十年代的末期。當時,我們有些人的思想上還存在著不少事大主義的殘餘。因為沒有做好革命傳統教育,幾乎沒有向人民群眾和青少年介紹我們的武裝鬥爭歷史。我們的不少幹部能背誦《蘇聯共產黨簡史》,談論《火星報》如何如何,布哈林如何如何,但一問到在南湖頭開過什麼會議,就作不出滿意的回答。在這樣的時候,《回憶抗日武裝鬥爭時期》這部書問世,第一次給人民群眾勾畫出了抗日革命的輪廓,成了研究抗日革命歷史必不可少的著作。
林春秋寫這部書,不是為了顯示自己、誇耀自己的功勞,而是抱著崇高的目的,為了對所有參加抗日革命的共產主義者和愛國人民盡到自己的情義和義務,為了讓後代更好地繼承和發揚我國人民千秋萬代的財富——革命傳統。
林春秋撰寫了以金正淑、金哲柱的革命活動為題材的回憶錄等有關我們党革命傳統的許多書籍和教育材料。他對數不勝數的史料進行考證和整理,完成了史料的體系化,為編纂我們黨的歷史立下了豐功偉績。他還創作了以青年共產主義者為原型的多集長篇小說《青年先鋒》。
我們党稱譽林春秋是我們開創並弓響勝利的抗日戰爭的光榮革命歷史的權威的見證人。我認為這個評價是十分貼切的。老實說,林春秋是個即使不參加艱苦的抗日革命,只憑自己的醫術也能掙錢吃飯的人。但是他毅然投身於革命,經受過幾十幾百次生死關頭的考驗,從沒有倒退過一步,從沒有背棄過對領袖和同志的情義。
他被關在龍井監獄的時候,堅持了即使自己犧牲,革命還是必定勝利的信念;抱著寧可犧牲自己,也一定要保護革命組織和革命同志的決心,挺住了敵人的嚴刑拷打。然而背叛革命的敗類們卻認為,自已死了,革命也就沒有意義了;他們為了保住自己的一條命,不惜出賣了革命組織和革命同志。這就是真革命者和假革命者的根本區別。
解放後,我又通過許多事實進一步認識了林春秋是一個非常重情義的人。為了籌建延邊朝鮮族自治州,他作為全權代表被派到中國東北去的時候,我囑託他到了東滿要盡可能把抗日革命烈士的子女都找出來,送回祖國。當時,中國人民正在進行艱苦的國內戰爭,林春秋為支援前線,建立政權機關,奠定教育事業的基礎,做各階層人士的工作,異常緊張繁忙,但他還是一個不漏地調查和掌握了抗日烈士子女的下落,找到後送回了祖國。他為了尋找符岩洞時期的老朋友和革命戰友金正淑的弟兄,甚至在報上登了尋人啟事。同時,在召集幹部開會的時候,告訴人們祖國建立革命烈士子女學院的消息,號召大家尋找烈士子女。他為了找到更多的烈士子女,還親自出馬,風塵僕僕地走遍了散佈在間島地區的各個村莊。當衣衫襤樓的孩子們看了尋人啟事來找他的時候,他就把他們一把摟在懷裏,親著他們的臉,對他們說,你是某某的兒子,你是某某的女兒,你們知道金日成將軍多麼
焦急地尋找你們嗎,他這樣費盡心血找到了幾十名烈士子女的時候,禁不住高興地給我打來了電報:將軍,即將帶領首批烈士子女回國。電文雖然很短,但我從中感覺到了林春秋因為信守了對革命戰友的情義而感到的激動和喜悅。
林春秋找到大批的烈士子女和烈屬送回了祖國。當時人了學院的孩子們,如今有的成了黨中央政治局委員,有的任道黨委第一書記,有的做了人民軍將領,都工作得很好。
祖國解放戰爭時期,林春秋有一度在地方上做工作。聽說,當時林春秋每當為參加保健省召集的會議來平壤住幾天的時候,一到晚上就上牡丹峰去,把一條白布鋪在抗日老戰士們的陵墓旁睡覺,根本不去住城裏的旅館。那個時候,金策、安吉、崔春國、金正淑等人的墳墓都在牡丹峰。在野外,而且是在前後左右都是戰友墳墓的丘崗上,只鋪一條白布露宿,是絕對睡不好的。但是,他一到平壤,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登上牡丹峰,把鋪位定在戰友們的墓旁。然後——正如他後來講的那樣——就躺在墓旁,對著墓中的戰友娓娓而談:“你們呐,在這祖國最需要你們的時候,為什麼都躺在這兒睡呀?將軍現在肩負著朝鮮的命運,日夜奮戰,有多麼辛苦,你們知道嗎?”
那是決定祖國和人民的命運的時候,所以市民中沒有多少人知道抗日戰士們的英魂安息在牡丹峰葳蕤的草木叢中,也沒有人知道有個彪形大漢間或來這裏跟這些英魂睡在一起,大清早才悄悄地從牡丹峰走下來。
我聽了這事以後,覺得林春秋才是真正的人,真正的革命戰士。
這就是我想說的抗日遊擊隊式的情義。稱頌人間的愛和情義的美談,在世界上是不勝枚舉的。但是,我從未聽說過比抗日戰士們創造的情義更崇高、更真誠、更完美的情義。
林春秋常常自稱自己是金正日同志的老年弟子,自覺地努力接受金正日同志的指導。金正日同志也真心愛戴和尊敬林春秋,無微不至地關懷和照顧林春秋。他常說,林春秋同志是我們党和國家的寶貴財富,希望他健康長壽。金正日同志對林春秋的這種真誠的愛護和無微不至的關懷,表現了領導者對老革命者的崇高情義。這是在白頭山上形成的抗日遊擊隊式的情義。然而,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恪守革命的情義和氣節的。在我們的隊伍裏,儘管是極個別的,也出現過落伍分子和變節分子。
我們的遊擊隊員聽到那些曾經口口聲聲高喊革命口號的人,在敵人面前喪失了革命氣節的消息,都十分氣憤。當昨天還高唱《國際歌》,大談革命勝利的人突然叛變,淪為敵人的走狗時,我們的指戰員們所感到的痛苦和心中產生的挫折感,還能用語言來表達嗎?是,出一兩個叛徒,絕不能使多年苦功付之東流。我們用加強隊伍在思想意志上的統一和道德情義上的團結,來回答了敵人的白色恐怖。我們勝利的道路只有這一條。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