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革命情义

    西间岛和白头山地区抗日革命斗争的每一项宝贵成果,都是经过浴血奋战取得的。革命越深入发展,敌人破坏革命的攻势也越猖狂。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中日战争后,尽管被沉重的战争负担压得透不过气来,但他们还是把现代军事科学所取得的最新成果和通过几十年暴力统治与扩张领土练就的法西斯镇压手段全都调动起来,拼命地扼杀我国革命。但是,他们的任何镇压,任何阴谋诡计,都未能阻挡我们的前进。

    敌人企图靠实力扼杀我国革命,我们则用灵活的战略战术、靠智慧、靠同志式的团结与革命情义的力量,战胜了敌人。敌人越疯狂地进行暴力镇压,我们就越加强同人民群众的联系;敌人越要从思想上瓦解我们,我们就越加强革命队伍在思想意志上的统一和道义上的团结。

    道义是人所固有的道德观念。在旧社会,正派的人也重视道义,把它视为做人的根本标志。

    但是,旧社会的道德规范,提倡的是这一方束缚那一方,而那一方无条件服从这一方的不平等,它是压制人发挥自主性和创造性的制动器。旧社会的道德规范,未能提出爱民、为民这样的进步要求。

    我们在革命斗争中破除了旧社会遗留下来的封建的人际关系和道德规范,创立了新型的共产主义的人际关系和道德规范,并把它作为财富传给了后代。

    在抗日游击队中支配上下关系、同志关系、军民关系的,是以爱护与信任为基础的共产主义的情义。

    世界上有成千上万的法律。但是,如果认为用某种法律就能控制人们千丝万缕的联系和无尽无休的实践活动,那就错了。法律不是驾驭现今世界的万能武器。人的思维和活动中,有不少法律所不能控制的领域。难道法律能控制爱和友情吗?假若法律机关颁布一项法令,强迫你从今天起爱谁、和谁交朋友、娶谁做妻子,那么,这个世上的人们会怎样接受这项法令呢?单靠法律的力量,是不可能总揽世上万事的。代替法律解决法律所不能解决的各种问题的,就是情义和道德。

    我们是从争取同志开始革命的,井用加强同志式团结、深入群众加强同他们的血肉联系的方法,不断推进革命的。同志爱,不仅现在是,而且过去也是决定我们革命成败的重要生命线。朝鲜共产主义者走过来的几十年的光荣斗争历程,也可以说是同志爱和同志情义的发展史。

    我们的队伍不是为投机致富而麇集起来的乌合之众,而是抱着争取祖国的自由与独立的共同志向和目的而凝聚起来的革命者的集体。思想和宗旨的共同性,使我们一开始就建立了同生死、共患难的关系。因此,在我们的队伍里没有那些同床异梦、阳奉阴违的人可以容身之地。

    重视同志友爱、同志情义,这是视集体主义为生命的我们队伍的存在方式,同时又是它的本质要求。抗日游击队员们为了得到一支枪、一袋米或一双鞋,也大家动脑子想办法,共同出力气。在这过程中,他们坚定了“万死不辞,坚决打敌人”的革命信念,创造了“活要活在一起,死要死在一起”的最崇高的共产主义伦理,导出了“团结就是胜利”这条真理。

    抗日革命,是人类未曾经历过的史无前例的革命。其艰苦与激烈的程度,是其他任何时代的革命都不能相比的。我们在漫长而曲折的行程中所经历的苦难,是比几代人所经历的种种苦难还要多的。

    抗日游击队员越是碰到重重的困难,越是面临严酷的考验,就越是高呼着同志式团结的口号,依靠同志友爱的力量去克服困难,经受考验。我们用革命的情义和团结的战略去对抗敌人企图孤立和扼杀我们的战略。

    在抗日革命时期的同志情义中占有特殊地位的,是领导者与群众之间的情义。自从朝鲜革命的统一团结的中心形成以来直到今天,我们一贯特别注意加强领导者和群众的关系,并为领导者和群众从道德与情义上结合成为浑然一体的关系付出了最大的努力。

    我们所重视的领导者和群众的关系,与古人所提倡的“君臣有义”不同。所谓“君臣有义”,是说君臣之间应当重情义。对朝鲜共产主义者来说,领导者与群众的关系可以用“一心一体”这句话来表现。领导者为群众服务,群众为领导者尽忠诚,这就是领导者与群众之间相互交流的朝鲜式的共产主义情义。

    过去,新一代的朝鲜青年共产主义者推举我作统一团结的中心,创造了领导者和战士同心同德为开拓民族的命运而献身奋斗的新的历史。新一代青年共产主义者和抗日革命战士的共产主义情义中成为核心的,可以说就是对自己的领导者、自己的司令官的忠诚。

    新一代的共产主义者既不知道派系斗争,也不知道争权夺利。他们推举出领导的中心之后,就不再左顾右盼,而把自己的命运完全寄托于领导者。这就是他们的共产主义情义的纯洁性之所在。

    金赫、车光秀等新一代青年共产主义者和在超越人类想象的艰苦卓绝的抗日革命战争时期同我们并肩作战的许许多多抗日游击队员,都是纯净情义的体现者和高尚道德的创造者。

    每当谈起抗日革命战士的情义时,最先浮现在我眼前的是金一的面容。金一是在暴风雨般的革命斗争中度过了近五十个春秋的人。他和我一起经历了抗日战争、新朝鲜的建设、反美战争和社会主义建设。

金一

    抗日革命时期,金一是以经验丰富而老练的政治干部闻名遐迩的。在间岛,他以安图与和龙为中心广泛开展地下党和反日部队的工作,培养了大批的革命者。在白头山的时候,金一先后打入杜义顺、孙长样、钱永林等为头领的反日部队,做了大量的工作,取得了巨大的成果。因为他工作做得好,安图的钱永林甚至下定决心要率部编入我们人民革命军,跟我们一起作战。于是,金一就把钱永林部队带到了抚松,因为他听说我们的部队已经开到抚松去了。可是事不凑巧,他带部队到了抚松的时候,我们已经离开漫江开到了长白县。因为扑了空,反日部队的一些士兵就以为金一骗了他们,开始发生了动摇。加上部队的口粮也断了。这使金一越发陷入了十分为难的境地。

    队长带领队伍一连三天饿着肚子行军,有几个士兵在山里发现了人参圃。到了饿死地步的士兵们,也顾不得看看队长的服色,就一窝蜂似地扑上去挖人参吃。这在人民革命军的指挥员金一看来,实在是难以想象的事情。他立即张开双臂阻止士兵们说,不经主人许可,随便挖人参吃,是侵犯人民利益的不光彩的行为。

    饿得快要发疯了的士兵们跑去对钱永林说道:“朴德山(金一的原名)是个可疑的人,他起初说金日成部队在抚松,可是抚松没有金日成部队呀。我们已经上了他的大当,难道还要继续跟着他走吗?他这会儿又说什么金将军的部队去了长白县,这也是靠不住的,我们挖人参吃,他都不让,这不是存心叫我们饿死吗?要是继续跟着他走,还不知咱们要遭什么祸呢。干脆,把他干掉,再回安图去吧。”

    金一知道,搞不好,反日部队的士兵甚至会杀害他的,但他毫无惧色,泰然自若地说服他们道:“你们要杀我就杀吧。不过我有件事求你们。先让我去找人参圃的主人谢罪道歉,等我回来再杀吧。你们千万不要再槽踏人参了。再槽踏了,咱们没钱去赔啊。”

    金一这么一说,钱永林深受感动,毫不犹豫地站出来保护他,让他去找人参圃的主人,并向士兵们宣布,要是再有人挖人参,就当场枪毙。

    金一领着人参圃主人回到部队,解开背囊把人参圃主人送的蒸饺子分给了士兵,然后拿出一块大烟交给人参圃主人,说他只有这么一块大烟,请主人权当赔饺子和人参的钱收下。原来,这块大烟是王德泰送给金一在紧急时用的。人参圃主人一再推让,不肯收下。金一再三说服,终于让人参圃主人收下了那块大烟。

    人参圃主人感动得把储藏在山里的过冬口粮都送给了部队,还把钱永林部队一直送到了漫江。到了漫江,有过疑心的士兵都来找金一,赔罪道歉。

    我在红头山密营见了带领反日部队归来的金一,并且把钱永林部队编入了我们的主力部队。

    金一生性沉默寡言,遇事容易让人感到有些为难。头一天,我在密营跟他交谈,问他是什么时候参加革命的,都做过哪些工作。他只回答了一句:三十年代初参加革命,没做多少工作。我反复问他,他的回答仍然没有新的补充。第一次见面,使我觉得他过于沉默,是个不善于言谈的人。这既是他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

    金一秉性老实正直,从不作假,不为任何风浪所动摇,始终如一地保持他忠心耿耿的本色。他一生一世从不讲任何条件,默默无言地埋头工作。他是个真正的革命者,他执行我的命令和指示,不仅当做下级对上级应尽的义务,而且当做战士对领袖应恪守的情义。正因为这样,他执行任务始终一丝不苟,从无任何波动。

    我至今还记着在马塘沟密霄派金一到八团一连当政治GSH"Q情景。这个政治指导员的任务是非同小可的。因为团长谬女1《6㈤一 年辉南县城战斗中牺牡,致治委员空缺,还没有物色到适当的^n,厅r 以,一连政治指导员还要临时兼管团政委的工作。连长I作@mi\女, 但水平不高。 我把这些情况都讲清楚后,问金一说,你知道你将在什L样6》日Q 亡工作吗,他神色严肃地想了一阵,才开口说了一声·明白,’然后1曰 234 rJ不言丁。他接受任务的态度,始终如一,不管任务重还是轻,总是 同样的回答:·明白了:·从不多说一句话。 第二天,我想帮助他工作,到一连去了。可是他不在,只有连长。 连长说,他一到任就马上到第一排驻地抚松县北岗屯去了。前一天任 命金一的时候,我曾顺便提到过第一排没有消息的事,而他却把这件 事牢记在心里,一上任就到北岗屯了解第一排的情况去了。 第二天拂晓,金一领着几个年轻人带着很多粮食和武器回到了连 队。找—听他回来了,不禁怀疑起我的耳朵宋了。从马塘沟到北岗屯 足有一目里路。如果金一真地回来丁,那就是说他一天一夜来回走了 :百多里路。金一顾不得放下背囊,就来找我简短地汇报说: 第一排 的同志都安然无事,工作做得很好1他们同我们的联系中断,是因为 执行联络任务的队员中途述了路;他带来的粮食和武器,是第一排打 败人缴获的和群众支援眼当地一些青年巾请入伍十分恳切,所以没来 得及请示就把他们带回来了。 我让金一回宿舍之后,同他带来申请入伍的青年们见了面。在同他们谈话时我才了解到,金一直接指挥第一排袭击了金龙屯的警察派出所和恶霸地主,缴获了大量的武器和粮食。他袭击敌人有两个目的, 其一是肃清恶霸地主和警察,给群众解恨;其二是解决我最担心的口 粮问题。当时,我们峡粮,吃了不少苦头。好几百名队员在一个密营 里进行几个月的军政学习,只靠后勤人员搞的粮食,是远远不够的。当 时是不打仗就连一袋米都弄不到的时候。赶在这个节骨眼上金一章 外地弄来了这么多的粮食,整个部队就不愁没粮食吃了。我真说不出多么感谢他。 后来,金龙电的群众说是要报革命军的思,密营运宋了许多支军物资。 一连四五次蛤马塘沟每当部队断了粮,总是由金一自告奋勇地带锤一些队blt搞_食。他到敌占区做地下工作时,也总是扛着米袋回来。缺粮的D/6,他自己饿苗肚子,或只吃一点,2粒的玉礼却不让我饿着,总£十t611 地搞到一些粮食,给我做大米饭吃。金一的背囊比m^b9女一1S,e 常装着准备急用的粮食。 金一一向大公无私,毫不利已。不论在什么情况下,最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同志、邻居、党和革命的利益。他长期担任女①日S的高级领导职务,但从不要求任何特殊待遇。甚至他的手TAllKQ 他特殊待遇,他都坚决制止,金一在解放后也和抗日革命时期一'屯忠实地帮助和支持我,只要是我希望做和要求做的事,不管多么艰苦,他都埋头去做。m7;1t较岗位,不计较行业,无论是党务工作还是军队建设或£90口SI 作,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默默无闻地为错综复杂的国家事=9a自己的一切。 有一年,在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委员会会议上,金一要求i&他作)b 全权代表到清川江火电厂建设工地去工作。这个火电厂是当pf国家'中投资、特别关注的重要建设项目。因此,我在心中一Ⅱ《16'len 担当这项工程的领导工作。可是,当我听了他的建议后,义q;⑦q;9 新慎重考虑了,因为他的健康状况很不好。如果他还Q^aIS#SV 236 顾身地埋头苦干,其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的。然而金一却执着地要求派 他去,我也就不得已地答应了他。不过我给他提了个条件:到工地去只许当顾问,指点指点,绝不许操劳过度。 金一-IIj了工地,就在工栅里山了一间办公室,每天要爬多次足有 七八层楼房高的阶梯,全力以赴地指挥工:程建设。亢到除夕那一天,他 还在工地上工作到深夜,直到··号锅炉点了火,才回到平壤向我汇报 工作情况。 金一就是这样的人。他在友世前三天,还在办公室里工作,在党支部会议上做生活总结,又找一个党中央委员会的负责干部,嘱咐他要好好辅佐金正日同志。这都是举国皆知的感人事例。 他一辈子衷心拥护我,找也一辈子把他当做亲骨肉,爱护他关怀他。 他身材魁梧,但因为在山上打游击时跑经风鞘,吃苦太争,常常则嫡。深受痛苦。医生们为他会乱断定他的摘是胃癌。我听了这吓 人的报告,心中万分痛苦,无法忍受,索性打破计划,动身到平安有 道温定地方进行现场指导去7。因为在平壤我待不住,工作做不了,饭 也吃不下,心烦意乱,无法平静。 如果金一去世了的话,我身边就没有几个可以ZK我做伴聊天的老 战友了。诊断金一疾病是不治之症的,不是一两个医生,而是好多个 医生。这实在叫人伤心透了。诊断他不是癌症的医生只有一个。我是 习惯于多数表决的,但这一天,不知怎的,我总把希望寄托在这位医  我让司机刹住疾驰的车子,给外务相打电话,叫他立即邀请苏G( 的著名癌症专家。苏联当局接到我外务相的电报,立即派来了我们需 要的医生。 苏联医生诊察了金一的病以后说, 到苏联去请别的著名医生进行了检查, 果我们相宿了最初的诊断,切除了金一 久就会去世的。 不像是临症。他们还把金一带 也诊断说不是癌症。那时候,如 的胃,那么他肯定是过不了多 从此以后,每当金一闹病的时候,我就对他说,你是我们必不可 少的人;现在,跟我一道进行过抗日革命的老战士已经没剩几个了,如 果你也没有了,我寂寂一身怎么过呀:我再三嘱咐他千万不饔掸劳过 庹,一定要注意保重。 但是,重病缠身的金一,尽管拄着手杖才能走路,也还是不离开 办公室和生产第一线,为了给党和革命多做一点事,竭尽了一①努力。 结果,他真地得了不冶之症。 有一九刁;知是出于什么念头,他服我说,等病好7,明年4月15日要到万景台去坐一次惯性列车。听了他这话,不由得我心都凉了。他这个沉默寡言的人,唇然把心里话都抖楼出来,是不是他已经预感到自己的生命不会太久了,果不其然,那年除夕,金一未能出来观看少年儿童的新年演出。夜里,我到他家去看他,对躺在床上的金一说: ’每年的新年演出,我都和你一起去看,可是今晚,你不在我身边, 我的眼里就老淌出泪来,没法看下去,才来看你。” 238 当我起身要回去的时候, 而再三嘱咐我说:“我请求您, 啁!· 他从床上下来,一直送我走到门口,反 千万不要劳累过度,绝对不要劳累过度 那天晚上,我怕有害于他的健康,没有跟他碰一杯新年祝酒。这 件事,直到现在还感到于心不安。听说,我离开后,金一也说他很后 悔当时没有敏我一杯祝酒。其实,即便我们碰了一杯酒,也是不能泊 奸他的病,不能使我感到轻松的。可是每当想起金一的时候,这一杯 洒总是触疼着我痛苦的心。 金一对待金正日同志就像对待我一样,对金正日同志恪守情义也 僳对我恪守情义一样。他特别敬慕金正日同志,这使我不止一次地深 受感动。金正日同志访问中国后回[司的那一?欤鹨恢糇攀终鹊匠嫡? 上迎接。我看着他对待自己领导者的这种真诚心乱不禁感到十分佩 nl 金正日同志也把金…看做革命前辈,格外尊敬和爱护他。他经常椎 祟相亲切地关怀金一,说金一副主席是从抗日武装斗争时期起就为我 们党的加强、发展和革命的胜利,进行7坚决1‘争的共产主义的革命 战士的典范。 我把金一当做我的右臂,金正日同志也把他当我的右臂看待。 正因为如此,金一逝世后,表现最?吹娜司褪墙鹫胀尽? 抗日革命战士们不仅在对自己的镡导者恪守情义方面,而且在对 革命同志恪守情义方面,也开创了最崇高的境界。以爱护报答爱护、以 信任报答信任、以恩情报答恩情,这就是抗日游击队员们恪守的情义。 239  黄顺姬和金哲镐之间的友情,可以说是抗日游击队员的同志友爱 和共产主义情义的典范。 我每当见到黄顺姬时就想:这么矮小纤?醯呐樱诎淄飞??目? 风暴雪中怎样坚持了十年之久的武装斗争呢,解放后回到平墙,我向 国内人士介绍黄顺姬是打了扑-年游击战的女战寸:时,有些人还不大相 信。我们朝鲜人民革命军里,像黄顺姬这样矮小的女战士并不多。她 虽然身材矮小,但在革命斗争中,却像一块石英石那柞坚强, 胆大无 畏。人井刁;是身材魁梧才能彳:好革命,信守情义的。林水山是身材比 黄顺QE大两倍的彪形大汉,但他丸?涣死眩称送久堑那橐澹? 仟叛了革命。而黄顺姬剐跟他完全扪反,一刻也没有停止革命斗争,—- 亢坚持到了祖国解放。只要重情义,信念萨定,普通的家庭妇女也能参加革命;像金今顺那样的小姑娘,也能在断头六上坚守革命气节。黄顺姬蚰然身材矮+4门乱但她将1-争坚持到/革命胜利,这是因为她 有坚定不穆的信念和恪守情义的崇高精神。 我第一次见到穿一身军装的黄顺姬,是在迷魂阵密营。当时女队 员住的是过去山林队士兵住过的营房,房内是个中国式的火炕,炕搭 得很高。我坐在炕上朝下一看,有个由:生的矮个子姑娘站在过道上直 勾勾地望着我,好像有话说又不敢说似的。她就是黄顺tB,足死气白,n地纠缠丁一个星期才镇批准入伍跟着部队来到迷魂阵的。老实说,当 时我以为她是个儿童团讨呢。然而使我大吃一惊的是她居然自我介绍 说自己是游击队员。 “你个子这么小,怎么就人了游击队,· 240 我这么一问,她回答说,她要替掖日寇杀害的父亲和在战场上牺 牲的蛆姐报仇。她的哥哥黄泰云是崔贤部队的连长,在寒慧沟战斗中 阵(:。 她剐入伍时,真地成了部队的负扒,但是, 没过多久,就成了为 大家所热爱的革命军之花。这是因为她性格坚强,做事一丝不苟,明 白小理,原则性强,又富有人情味,恪守情义。 金哲镐在世时常常回忆起黄顺QE奋不顾身地把她从)C亡线卜救出 来的往牡。那是1940年柞的一天, 崔贤团长交给黄顺姬一项仟务,叫 她到后方密竹去/力责删顾伤H和皂弱者。于是,黄9R姬就带着人们朝富 q;河圳,I出发了。她们一行多半都是伤虬 敛大的田难是孕GJ金哲镐 打中uG[:突然生川炙/。。黄HG姬没有任何接q:的准备,既没有尿布,也 没打·块可以包婴儿的布头。黄9S姬立刻脱下n己的棉袄包住了新生 ¨小乍命。没多久, ·讨伐队·发现了他们,一面开枪,一面扑丁过来。 产0。,不知所措地割战友们望丁片刘,就对黄顺姬说,这犊于是怎么也 牡沾叶;/啦,;1:脆把他扔了吧。她说是这么说,可还是,K,累地抱着孩子坫不起来。黄顺姬地把孩子夺过来抱在自己的怀里,对着金哲镐说:“你这是什么话?我们现在这样艰苦奋斗是为/什么,不是为了 G代吗,扔掉孩子,保住自己‘条命,还值,导活着吗,·她说罢就2Q到 山脊上把孩子藏在不容易被入发现的一棵矮松下面。产妇金哲镐也拿 蝗柁JK卜了黄顺橙。们后,黄顺姬跑到山脚下提着丢在那儿的一捆东 西返回山脊来时,只见金哲镐泪吐汪地呆望着天空,却不见那个新生 的小生命。她想问怎主没把孩子抱过来,正要靠近金哲镐时,突然从很 241 近的地方又响起了枪声。她俩只好带着一行人一面还击一面跑,牵着 敌人从这座山跑到那座山,从这条峡谷跑到那条峡铣整整周旋了两 戈终于甩掉了敌人。 这时候,产妇金哲镐突然昏饲了。黄顺姬拿出小搪瓷盆烧开了水, 来喂金哲馅,可是怎么也张不开她的嘴,只好用汤匙橇开她的牙齿灌 了儿口开水,—J·救活了产妇。黄顺姬这才想起了婴JL,忙问金哲镐孩子怎样了,金哲镐回答说放在那个交过火的山上一处松林里。黄顺姬回 头就跑,跑了很长一段路,回到那个同’讨伐队·交过火的山上—‘看,可 怜的孩子已经断了气。 金订镐看到为栈孩子来回跑了很长…段略的黄HG罐仍然只穿着一 件单衬衫,很抱歉地说,在她离开孩子的时惋明明知道孩子活不了 一两个钟头,可就是下不了I:心脱下那件棉袄拿回来。 黄顺0B又冷又饿,浑身直打哆,t,却安慰金哲镐说: ·火蛆,我们大人不穿棉袄有什么不得了的。那孩子还没起个名字就死了,不要让他冻着才对呀。” 金哲镐至死没有忘记黄顺姬对她的友情。她临终前夕,对来看望她的黄顺姬说 ●顺姬,我的生命已经到头丁。靠你的帮助,我在富尔河没有死,能 够一辈子生活在领袖的怀抱里,受到了无微不至的关怀。现在,我真 想跟游击队时候那样和你盖一床被子睡呐:· 那天,两个战友就像在迷魂阵密背时那样, 眠地回忆着游击队时期的往事。 242 在·艰难的行军·时,有·‘个在长白县入伍的新队日,夜里在篝火 旁睡觉时不慎烷坏了身上的军装。军装桩烧得连半个身子都遮不住。从 行军第一天起,他就披着这件破烂不堪的衣服,冲得直门。9'嗦,吃力 地跟着队伍走。大家看着他,都很同情和担心,,但都爱莫能助,因为他们也都只有身上穿的’·套衣gU。 同志友爱精神特强的李乙雪,不忍心看着那个新队日接冻,便脱 下自己的掣装上衣,给那个新队员穿。那个新队员一看就愣住/,说: ·那,你穿什么呀,· ·我呀,在游击队里U惯了,逗点儿寒冷算不了什么。’ “不,衣gU是我自己不拄意才烧坏了的嘛,我还有/l么胰穿你的衣 服啊,·新队帅[不忤按受同志的好意。 卞乙霄觉(J这个人的牛劲是不易说HU的,便用力将他的破军装脱 /F来,然后给他穿卜了自己的1,装。亭乙雪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 认为老队员帮助新队H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战友们都担心李乙雪很难度过这个冬戈 因为他是警卫连里岁数 小,体响弱的一个。在满洲地区住过一两年的入都知道那个地方有势 {、寒冷。最冷的时候,连头发都会鲒霜花。结7鞘花的头发,用手指 ‘碰,就像冰柱似地容易碎落。在这么严寒的冬天,穿着一件烧得破 烂不堪,草草地补丁几块补丁的夏装,还能一连几天不停地行军,简 直是一个奇迹。然而,李乙雪却从不说冷,一直站在队伍的最前头,拨开引雪前进。一到宿营汛他总是带头去打柴火,搭帐篷。他把机枪 寝的事都办完了,等战友们都围着簿火坐好了,才来烤自己的鞋。李乙雪的这种刚毅性格和对同志的情义,并不是天生的。他在实际生活中体验到了民族的灾难和痛苦,激发了对被剥削被压迫人民的同情心养成了热爱人民、热爱同志、爱护别人的精神。
南牌子会议以后,李乙雪被调到警卫连机枪班做机枪手的副手,为保卫司令部献出了自己的一切。他是一辈子手持武器,风里来,雨里去,始终如一,忠心耿耿地保卫了我的警卫队员。
在北大顶子会议上总结“艰难的行军”时,我把李乙雪誉为向志友爱精神的榜样,赞扬了他的高尚品质和同志情义。杂志《铁血》编辑部也在创刊号上介绍了他的模范事迹。
朝鲜人民革命军强大的原因是什么?每当有人这样发问的时候,我就回答说,其原因在于朝鲜人民革命军是以革命情义为基础团结起来的集体。我们的团结如果不是以道德和情义为基础而是纯粹以思想意志的共同性为基础的话,我们是不可能那么强大的。我们在既没有正规军的支援又没有国家后方的最恶劣的情况下,同日本帝国主义这个 劲敌进行长期的革命战争并取得了胜利,这决不是因为我们兵力多、武器好。与拥有数百万正规军的敌人相比,我们的武力实在是微不足道,相差悬殊的。我们是因为有以忠诚和情义为基础的思想意志上的团结,才得以战胜了劲敌的。
我认为,我们的干部和党员应当学习林春秋对革命的忠诚精神和信守情义的榜样。他是在很高水平上体现了对党和领袖的情义的革命老战士。
前面已经简单地介绍过,我和林春秋第一次见面,是在1930年秋。当时他挂着朝阳川逢春堂药铺主人的牌子,做间岛地区党和共青同盟秘书处的联络员。从那时起,他把自己近六十年的生涯全都献给了革命。“永恒的同行者、忠实的帮助者、出色的进言者”,这一名言,是金正日同志授予知识分子的,我看授给林春秋这样的人是很相称的。
林春秋用自己的学识为朝鲜革命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以自己的学识曾进行过党的建设、军医工作和写作活动。他的人生道路是以这些工作贯穿始终的。他最大的本领,是通过自修学会了医术。说他十八岁时就当了有执照的医生,恐怕有些人是不会相信的。但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他靠着医生的招牌,既做过群众启蒙工作,也做过联络工作,还做过培养革命者的工作。他住在八道沟附近的村庄龙水坪的时候,就推荐许多人加入了游击队。我想,从这一事实中就可以了解到他当年行医是什么性质的。
林春秋来到游击区后,革命组织派他当了军医。他当军医时,给许多伤员和群众治好了病。他从十四五岁开始一面种地一面自修,攻读医学。他这样磨练出来的医术,居然有惊人的临床效果。经他看过一两次病的人,都说他是高手。夸赞林春秋的人中,要数崔春国评价最高。崔春国受了重伤时,林春秋给他作过手术。他在同伪满军的一次遭遇战中被打碎了大腿骨。看了他伤势的人都说,不把腿锯掉,就不能救活他。但是,林春秋就没有这样看。他比谁都清楚,如果把一只腿锯掉,崔春国就会变成一个残废,不能继续做游击队的指挥员。而且他还知道崔春国是万夫莫当的得力的军事指挥员,是我们最爱惜的虎将。林春秋十分重视这一点。因此,他不锯腿,而是用刀子稍微豁开伤口,再用镊子取出被子弹打碎的骨头片。一年后,崔春国就能迈开大步走动了。虽然受伤的腿有点瘸,但行军、指挥作战,都没问题。
林春秋大胆果决的手术,取得了令人惊喜的效果。
第一次北满远征结束后,我到了在三道湾能芝营的东满党委秘书处时,也得到了林春秋的很大帮助。他十分关心我的健康,每天送给
我疗效好的草药和补品,为我尽了最大的诚意。崔贤、吴振宇、曹亚范、曹道彦也经他治疗,医好了伤。
从1937年秋到1938年秋的整整一年里,林春秋依次走遍金川县、临江县和溕江县龙泉镇广大森林里的人民革命军各个密营,医治了许多伤病员。他经常出诊,每次都得走几十里路。现在,医生出诊或去做卫生宣传,都有救护车、小轿车等现代化交通工具,而在抗日战争时期,军医们可没有享受过这种清福,出诊时不遇到敌人的“讨伐”,就算万幸了。
有一次,林春秋碰到敌人的“讨伐”,险些丧命。黄沟岭战斗后,他把崔贤送给他的战利品——一套棉衣捆在背囊后面,朝山上爬的时候,遭到了敌人的机枪扫射。等故人撤走以后,他把背囊解开一看,真吓人,里面竟有七颗机枪子弹。若是没把棉衣捆在背囊后面,他是肯定送了命的。
抗日战争时期,林春秋还作为党务工作者做了大量的工作。做人的工作、组织工作、写作活动,他都做过,对军民教育也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通过多次接触,我看出林春秋具有政治工作者的素质。实际上,他曾在延吉地区当过群众团体的干部,具有领导和教育群众的经验。因此,我们把军医工作和党务工作都交给了他。从此,他担任过朝鲜人民革命军党委会委员、警卫团党委书记,还负责做过东满党工作委员
会的工作。东满党工作委员会成立初期,没有做好工作,辜负了我们的期望。因此南牌子会议后,我们任命林春秋做了东满党工作委员会的负责人。这个工作委员会的使命是:在间岛地区以扩大党组织和群众团体的方法,把人民群众组织起来,加强武装斗争的群众基础,牢固地奠定建党基础。东满党工作委员会的使命与长白县党委会和国内党工作委员会的差不多。它的活动范围主要是间岛和咸镜北道一带。游击根据地解散后,间岛地区的党组织划归东满党工作委员会领导。
林春秋同我讨论之后,把许多政治工作员派到茂山、延社一带和东满地区,扩大了党组织扣群众团体。小哈尔巴岭会议后,在汪清、延吉、敦化、珲春、安图、和龙等地开展小分队活动时,主要由东满党工作委员会组建的革命组织从多方面给我们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解放后,林春秋运用抗日革命时期积累的党务工作经验,为建党工作作出了巨大贡献。解放初期,他任平安南道党委第二书记,后来任江原道党委委员长。他在江原道任职时,分界线一带的工作做得很出色。
解放初期,我们让抗日革命战士尽可能少担任高级职务,大部分高级职务都让给了国内人士和曾在海外参加过革命运动的人。这并不是因为同我们一道经受过武装斗争考验的人中缺乏得力的人才,而是因为要实行吸收各阶层人士参加的统一战线的政治,才采取了这种措施。但是,在当时北半部只有五个道的情况下,我们还是让林春秋任了江原道党委委员长的职务。这是因为我们很重视他的党务工作经验。
在林春秋的活动中,特别值得回忆的是他的写作活动。他为后代写了很多书,其中有《回忆抗日武装斗争时期》等不少具有国宝价值的著述。他开始写作是在当了《三·一月刊》的名誉记者之后。他写的文章在朝鲜人民革命军的内部刊物上登过好几篇。他在《三·一月刊》上发表的文章《千疮百孔的日本经济》,被评为优秀作品。他在战斗、行军、医疗等繁忙而艰苦的环境中,每天挤出时间记录了我们的活动情况。没有纸张的时候,就是把样桦树皮刮下来当纸,也没有间断写朝鲜人民革命军的斗争日记。林春秋曾多次说过,这个日记在他写《回忆抗 日武装斗争时期》这部书时成了第一手材料。魏拯民在世时曾多次建议林春秋编写一部朝鲜人民革命军的活动历史。他强调说,“党务工作、军医工作、名誉记者的工作,当然都很重要,但是,你更重大的使命是写朝鲜游击队的活动史。你要好好记住这一点。即使别人都在白刃格斗中牺牲了,你可是一定要活下来完成这一使命,一定要把自己司令官的业绩和自己军队的历史传给后代。”
林春秋当了警卫团党委书记后,长期跟魏拯民在一起,一面帮助 他工作,一面给他治病。因此,魏拯氏非常喜欢他,要求他经常跟自 己在一起。林春秋对保证我和魏拯民的联系、巩固朝中两国人民的友谊、加强两国武装力量的联合战线,起了极重要的作用。
我第一次读到林春秋的著述《回忆抗日武装斗争时期》,是五十年代的末期。当时,我们有些人的思想上还存在着不少事大主义的残余。因为没有做好革命传统教育,几乎没有向人民群众和青少年介绍我们的武装斗争历史。我们的不少干部能背诵《苏联共产党简史》,谈论《火星报》如何如何,布哈林如何如何,但一问到在南湖头开过什么会议,就作不出满意的回答。在这样的时候,《回忆抗日武装斗争时期》这部书问世,第一次给人民群众勾画出了抗日革命的轮廓,成了研究抗日革命历史必不可少的著作。
林春秋写这部书,不是为了显示自己、夸耀自己的功劳,而是抱着崇高的目的,为了对所有参加抗日革命的共产主义者和爱国人民尽到自己的情义和义务,为了让后代更好地继承和发扬我国人民千秋万代的财富——革命传统。
林春秋撰写了以金正淑、金哲柱的革命活动为题材的回忆录等有关我们党革命传统的许多书籍和教育材料。他对数不胜数的史料进行考证和整理,完成了史料的体系化,为编纂我们党的历史立下了丰功伟绩。他还创作了以青年共产主义者为原型的多集长篇小说《青年先锋》。
我们党称誉林春秋是我们开创并弓响胜利的抗日战争的光荣革命历史的权威的见证人。我认为这个评价是十分贴切的。老实说,林春秋是个即使不参加艰苦的抗日革命,只凭自己的医术也能挣钱吃饭的人。但是他毅然投身于革命,经受过几十几百次生死关头的考验,从没有倒退过一步,从没有背弃过对领袖和同志的情义。
他被关在龙井监狱的时候,坚持了即使自己牺牲,革命还是必定胜利的信念;抱着宁可牺牲自己,也一定要保护革命组织和革命同志的决心,挺住了敌人的严刑拷打。然而背叛革命的败类们却认为,自已死了,革命也就没有意义了;他们为了保住自己的一条命,不惜出卖了革命组织和革命同志。这就是真革命者和假革命者的根本区别。
解放后,我又通过许多事实进一步认识了林春秋是一个非常重情义的人。为了筹建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他作为全权代表被派到中国东北去的时候,我嘱托他到了东满要尽可能把抗日革命烈士的子女都找出来,送回祖国。当时,中国人民正在进行艰苦的国内战争,林春秋为支援前线,建立政权机关,奠定教育事业的基础,做各阶层人士的工作,异常紧张繁忙,但他还是一个不漏地调查和掌握了抗日烈士子女的下落,找到后送回了祖国。他为了寻找符岩洞时期的老朋友和革命战友金正淑的弟兄,甚至在报上登了寻人启事。同时,在召集干部开会的时候,告诉人们祖国建立革命烈士子女学院的消息,号召大家寻找烈士子女。他为了找到更多的烈士子女,还亲自出马,风尘仆仆地走遍了散布在间岛地区的各个村庄。当衣衫褴楼的孩子们看了寻人启事来找他的时候,他就把他们一把搂在怀里,亲着他们的脸,对他们说,你是某某的儿子,你是某某的女儿,你们知道金日成将军多么
焦急地寻找你们吗,他这样费尽心血找到了几十名烈士子女的时候,禁不住高兴地给我打来了电报:将军,即将带领首批烈士子女回国。电文虽然很短,但我从中感觉到了林春秋因为信守了对革命战友的情义而感到的激动和喜悦。
林春秋找到大批的烈士子女和烈属送回了祖国。当时人了学院的孩子们,如今有的成了党中央政治局委员,有的任道党委第一书记,有的做了人民军将领,都工作得很好。
祖国解放战争时期,林春秋有一度在地方上做工作。听说,当时林春秋每当为参加保健省召集的会议来平壤住几天的时候,一到晚上就上牡丹峰去,把一条白布铺在抗日老战士们的陵墓旁睡觉,根本不去住城里的旅馆。那个时候,金策、安吉、崔春国、金正淑等人的坟墓都在牡丹峰。在野外,而且是在前后左右都是战友坟墓的丘岗上,只铺一条白布露宿,是绝对睡不好的。但是,他一到平壤,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登上牡丹峰,把铺位定在战友们的墓旁。然后——正如他后来讲的那样——就躺在墓旁,对着墓中的战友娓娓而谈:“你们呐,在这祖国最需要你们的时候,为什么都躺在这儿睡呀?将军现在肩负着朝鲜的命运,日夜奋战,有多么辛苦,你们知道吗?”
那是决定祖国和人民的命运的时候,所以市民中没有多少人知道抗日战士们的英魂安息在牡丹峰葳蕤的草木丛中,也没有人知道有个彪形大汉间或来这里跟这些英魂睡在一起,大清早才悄悄地从牡丹峰走下来。
我听了这事以后,觉得林春秋才是真正的人,真正的革命战士。
这就是我想说的抗日游击队式的情义。称颂人间的爱和情义的美谈,在世界上是不胜枚举的。但是,我从未听说过比抗日战士们创造的情义更崇高、更真诚、更完美的情义。
林春秋常常自称自己是金正日同志的老年弟子,自觉地努力接受金正日同志的指导。金正日同志也真心爱戴和尊敬林春秋,无微不至地关怀和照顾林春秋。他常说,林春秋同志是我们党和国家的宝贵财富,希望他健康长寿。金正日同志对林春秋的这种真诚的爱护和无微不至的关怀,表现了领导者对老革命者的崇高情义。这是在白头山上形成的抗日游击队式的情义。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恪守革命的情义和气节的。在我们的队伍里,尽管是极个别的,也出现过落伍分子和变节分子。
我们的游击队员听到那些曾经口口声声高喊革命口号的人,在敌人面前丧失了革命气节的消息,都十分气愤。当昨天还高唱《国际歌》,大谈革命胜利的人突然叛变,沦为敌人的走狗时,我们的指战员们所感到的痛苦和心中产生的挫折感,还能用语言来表达吗?是,出一两个叛徒,绝不能使多年苦功付之东流。我们用加强队伍在思想意志上的统一和道德情义上的团结,来回答了敌人的白色恐怖。我们胜利的道路只有这一条。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