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獨立旅時期的崔春國

中日戰爭爆發的1937年夏,朝鮮人民革命軍主力部隊主要活動在長白、臨江地區,等待在北滿的獨立旅的到來。
這個獨立旅,是以遊擊隊成立初期就和我們同甘共苦的戰友們為骨幹組建起來的。前已指出,根據1935年春腰營溝會議的決定,東滿地方的人民革命軍各部隊開赴南滿和北滿的廣大地區,同中國人部隊一道積極開展了聯合作戰。我們也在北滿同第五軍進行了聯合作戰。在此期間,我們把汪清團和渾春團的部分人派到金策、崔庸健活動的三江地區。這些人在去找北滿戰友的路上,補充了力量,把隊伍壯大成了大部隊。這支獨立旅,原訂於1937年春天返回西間島。崔春國是這個獨立旅的黨委書記兼第一團政治委員。獨立旅的朝鮮人,誠心誠意地幫助了北滿的中國人部隊和中國人民。崔春國在汪清的時候,就同中國人民和中國反日部隊的關係搞得很好,深受他們的尊敬和愛戴。
西崗會議後,我命留在北滿的部隊返回西間島。然而,這支我們苦苦等待的獨立旅直到打過普天堡戰鬥,在“七七事變”後才回到了臨江地區。
我們見到他們時,都不禁吃了一驚。他們的軍裝已破爛不堪,腳上的勞動鞋也破得不像樣,都用破布包著,用繩子纏著。我撫摸著身穿破軍裝的崔春國的脊背,安慰他說,從汪清時起直到今天,你一直肩負著艱巨的任務,吃了不少苦。
崔春國兩眼淌著大顆的淚珠,說他沒臉見我,因為不僅來晚了,而且在歸途上失掉了崔仁俊連長和朴龍山排長等不少幹練的戰友。
他們是5月初從北滿出發的,可見他們在行軍途中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從他們動身的依蘭縣到鴨綠江沿岸,距離有近萬里。在這遙遠的行程中,他們該經受了多少苦難啊!
林春秋十分心疼地說,他丟失了從十七歲起就當珍寶貼身帶著的針盒,其中還有兩根在給眾多的人治病的過程中被磨細了的很珍貴的金針。
他說:“這次行軍,真是艱苦啊。來這兒看到整齊的帳篷,覺得到了另一個天地,我都記不清什麼時候睡過帳篷了。”
我命後勤副官馬上給他們發帳篷,保證他們充分休息,還給他們全體隊員發了新軍裝。
剛吃過晚飯,崔春國等指揮員就來找我。我叫他們好好睡一夜,解除長途跋涉的疲勞。他們卻說,好不容易才來到司令官的身邊,躺著也睡不著,要我給他們講講有關中日戰爭的形勢。他們近幾個月來一直在浴血行軍,什麼消息也聽不著,連發生了中日戰爭這件事也是過了好長時間才聽到的。
我給他們講了形勢:“九·一八事變,以日本佔領滿洲而結束了,但是七七事變,就不會這樣結束。現在,中國人民對日本帝國主義侵略軍展開了全國性的抗戰,蔣介石也不能再逃避抗日了。由於中國共產黨的主動倡議,已建成了同國民黨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據此,西北地方的紅軍主力,以朱德為總司令,已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紅軍和國民黨軍隊聯合起來開展長期的抗戰,國力和兵力都有限的日本就很難支撐下去。現在,日軍雖然氣勢洶洶地長驅直入,但他們的膏藥旗已罩上了滅亡的凶兆。
“面對著中日戰爭,我們已經多次召開會議,討論通過了相應的決定。根據會議提出的方針,我們要在敵後積極開展攪擾戰,進一步壯大國內革命力量,為全民抗戰做好準備。這就是我們的任務。在敵後攪擾戰中,我們要活動的主要戰略地區是鴨綠江沿岸一帶和南滿地區。
中日戰爭的基本戰線是北部戰線,因此,日軍要運送軍需物資,就必須經過鴨綠江沿岸一帶和南滿地區。所以,我們才在鴨綠江沿岸一帶活動。你們也將在鴨綠江沿岸或南滿地區開展活動。”
獨立旅的同志們都因為未能參加普夫堡戰鬥和間三峰戰鬥,而感到惋惜。
崔春國說,他在北滿期間見到了抗日聯軍隊伍裏的許多朝鮮人,他們都非常嚮往白頭山。他還詳細地講了他摘依蘭縣城戰鬥時見到崔庸健的情景。當時,崔府健抱著崔春國,噙著淚說,你是從金司令那邊來的吧,見到你真高興,就像見到了金司令。聽說金司令為了看我和全策,特意來過北滿,可是沒有見到我們,回白頭山去了。我聽了,說不出有多麼難過。
解放後,崔庸健也常談起他在依蘭縣城戰鬥時同崔春國會見的情景。那場戰鬥,是崔庸健部隊和北滿的許多部隊同東滿的部隊聯合進行的大規模的戰鬥。在北滿各地分頭活動的部隊,從二三百裏外騎馬趕到依蘭縣城趁夜襲擊了敵人,天亮前又閃電般地撤走了。害怕夜襲的敵人,在兵營周圍和土城上處處安上電燈,把黑夜照得通亮。崔春國部隊的隊員,一人一槍,把電燈都打碎了,敵人被這槍聲嚇得喪魂失魄,根本沒敢應戰。
後來,獨立旅接到了我們叫他們開到西間島來的命令,這大大震動了整個隊伍。受命開往西間島的獨立旅指戰員,高興得忘了吃飯;而受命留在北滿的姜健、朴吉松等指戰員則大失所望,愁眉苦臉地連飯都不想吃了。
獨立旅的南下行軍,經歷了千辛萬苦。
崔春國在接到命令的當天,就一面派人通知分散在各地的部隊,一面讓自己帶領的隊員都換上偽滿員警制服,在平原上沿著大路行軍。這時,在多次戰鬥中遭到沉重打擊的敵人,聲稱要“討伐”遊擊隊,都開進山裏搜尋遊擊隊去了,因而平原就空了。崔春國正是考慮到了這一點,因此決定走大路。他們一路上沒有經過一場戰鬥,只用了一個星期的時間,就順利地走到了東京城附近。
行軍的頭一階段很順利,但後來各部隊逐漸會齊,由旅長方振聲指揮隊伍了,行軍就開始發生了混亂。
據後來林春秋、池炳學、金洪坡、金龍根等參加這次行軍的許多人講,當時旅長方振聲和旅黨委書記崔春國,在指揮部隊方面存在著根本對立的觀點,這就成了問題。
自從過了東京城以後,隊伍常常同敵人的大部隊遭遇。因此,崔春國提出了這樣的意見:把部隊分成小分隊,分頭活動,以避免交火,減少犧牲。這是符合遊擊戰要求的正確意見。而方振聲卻不聽他的意見,固執地堅持繼續大部隊行軍。他說,隊伍一旦分散了就很難重新集結,分散了就會削弱戰鬥力,在一起才算是個旅,分散了就不成其為旅了。
結果,隊伍常常同敵人遭遇,損失不斷增加,部隊的行動受到種種限制。儘管這樣,全體指戰員都忍受著難以言狀的苦難,一心一意地盼望著早日挺進國內。一個受重傷的小隊員,在崔春國的懷裏咽氣時,留下了要求把他的遺體埋到祖國土地上的遺言。在當時的情況下,他的這個遺願是根本無法兌現的。崔春國把他的遺體火化了,然後把一撮骨灰用紙包起來裝在司務長的背囊裏,以便把骨灰掩埋在祖國的大地上。
為了減少戰友們的犧牲,崔春國把分散在草地上吃草的一百多匹敵軍軍馬悄悄而神速地趕過來.對方振聲說道:“我們已經暴露了。本應該分頭活動,才能銷聲匿跡,可是你不允
許,弄得我們遭到了損失,失去了不少戰友。要是繼續這麼下去,
我們還會遭到更大的損失。我們必須快速行動一不讓敵人包圍我們。
我們不應該讓敵人追打我們,而應該由我們拖著敵人走。要是行軍,就能掌握主動,隨心所欲地牽著敵人的鼻子走,找機會還可以消滅他們。如果像現在這樣老是被動挨打,我們要全軍覆沒的!”
方振聲仍拒不接受,說騎馬行軍等於是自殺行為。不管怎樣對他說,他就是不聽。最後,崔春國只好把意見提到了旅黨委會。
旅黨委會全體委員都支持崔春國的意見。於是,傷病員和體弱的人都騎上了馬,沒馬騎的人也把武器裝備等東西都馱在馬背上,輕裝行軍,速度立刻就大大加快了。
尾追的敵人,正如崔春國所預料的,遠遠地落在後面,陷入了被崔春國他們牽著鼻子走的境地。獨立旅走到官地附近,回頭消滅了尾追的敵人,然後把軍馬殺了做了軍糧。
前一程,因為騎馬行軍,大家都緩了一口氣。到了敦化———哈爾巴嶺鐵路沿線,隊伍又遇到了困難——敵人已經在這一帶佈滿了。
旅長主張後撤,說除了後撤再沒有別的辦法。崔春國表示反對,他說,應該繼續朝著鴨綠江走,多走一步是一步,決不能走回頭路;要是後撤時遇到敵人,就更危險,因為敵人顯然已經往我們的後面派了增援部隊。旅長大發脾氣說,在這種情況下,怎麼能繼續往前走!
正在他們爭論的時候,恰好一支偽滿軍的部隊從離他們不遠的公路上走過去。崔春國一看,說,跟著偽滿軍的後頭走是個上策。旅長立即睜大了眼睛說,跟著敵人的後頭走,這是什麼意思?
崔春國解釋說:“這支偽滿軍拖著炮,無暇顧及周圍的情況。即使看到我們跟著他們走,也會以為是自己人,不會想到遊擊隊在大白天會跟著他們走。所以,咱們跟著他們走比較安全,一旦通過了鐵路,就隱秘地鑽到山裏去。”
這一回,旅長沒有反對。由於採納了崔春國的建議,部隊安全通過了鐵路。這以後,部隊同敵人大大小小的“討伐隊”打了不少遭遇戰。
在漂河附近,與五百多名敵人相遇,激烈的戰鬥進行了兩天。在這場戰鬥中,不少隊員丟了背囊,司務長那個裝著小隊員骨灰的背囊也在這裏丟掉了。
眼看著敵人在一步步地縮小包圍圈,崔春國再次強烈地主張,要挽救全旅,只有一條出路,那就是把隊伍分成幾支小分隊,分頭突圍。
而旅長方振聲卻又固執己見,他說,要是分頭突圍,也許有一兩個連隊能得救,但獨立旅就不復存在了,難道為了保存自己一個人的命,讓大家都分散逃跑嗎,要活,大家一起活,要死,大家一起死!
旅黨委又開始認真討論兩個人的意見。崔春國被旅長猶豫不決的態度激怒了,捶著自己的胸脯,禁不住像一迭連聲炮似地說:
“在座的人裏,難道有只顧保全自己一條命的人嗎?我們誰都不怕死!但不能沒有走到目的地就白白送死。大家都急切地渴望著早日打回祖國去,如果我們在半路上失掉了他們,就等於我們這些指揮員犯了大罪,我們拿什麼去贖這個大罪啊;因為一兩個指揮員的愚蠢,而喪失了隊員,我們自己也死掉了,那麼誰來進行這場抗日大戰,誰來進行革命呢?要想保存我們旅的力量,回到西間島去,那只有一個辦法,就是分頭行動!”
與會的指揮員差不多都指責和批評旅長堅持大部隊行動是冒險主義,有幾個指揮員甚至給他下了這樣的斷語:是披著同志友愛外衣的卑怯分子。後來方振聲歸順敵人的事實說明,當時給他下了卑怯分子的斷語,並不是毫無根據的。當然,方振聲並不是自己找上門會歸順的,而是被俘後經不起敵人的威逼利誘和欺騙才也順的。但是,不管其經過如何,他在日常生活中曾不時地流露出有可能投降變節的苗頭,而這種苗頭可能就是從他信念和意志薄弱、怯懦怕死的靈魂中滋生的吧。顯然,當時方振聲所顧慮的是,部隊一分散,戰鬥力強的小分隊和能幹的指揮員一離開他,他自己的安全就會受到威脅。因而他害怕了。
旅黨委在漂河開過去以後,獨立旅開始分頭行動,終於突破了敵人的封鎖。
然而方振聲很不服氣,沒有真心接受同志們的忠告,對崔春國更是心懷不滿。
方振聲是受過正規軍事教育的舊東北軍軍官出身,而且是一手掌握著獨立旅指揮權的第一把手。而崔春國則來自社會最底層、連小學教育都未曾受過。他加入遊擊隊後才開始學識字,學到了一些軍事知識,成長為一個指揮員。方振聲那時候還沒有認識到,評價一個人的優劣,決不能單憑他的學歷。方振聲開始有所悔悟,是幾天後搶渡松花江的時候。那時,分頭行動的部隊已經重新會齊,恢復了大部隊行軍。有一天,夕陽西下的時候,隊伍走到了那爾轟附近的松花江畔。因為是雨季,河水猛漲,松花江像一片汪洋大海,而且水勢湍急。部隊必須搶在敵人的前面渡過去。然而沒有眼只有一個可乘五六個人的小舢板。部隊只好用這只小舢板過河,因為人多,到天亮還沒過完。渡過河去的人和等著渡河的人,都站在兩岸焦急不安地盯著像蝸牛一樣遲緩的小舢板,不時地抬頭望著東方欲曉的天空。

就在這時,出現了敵人。崔春國立即選拔丁十幾個機智勇敢的隊
312
員組成決死隊,一面帶隊迎著敵人上去,’—面朝大家喊,他要去把敵
人引到別處去\隊伍要抓緊過河t然後到柳樹河子附近的樹林裏隱蔽。
因為他誘走了故人, 留在岸-卜的人才得以安全地渡過了河。隊伍走到
柳樹河於附近的樹帳等待崔春國的決死隊趕回來。第四天,崔春固
才帶錘決死隊全體隊員趕來了,而且每人還背來了一袋糧食。
這時候,方振聲才抱著崔春國,承認了錯誤,道了歉。
我聽著獨立旅在北滿的活動情況和南下的經過,最感到高興的是,
獨立旅的全體指戰員沒有辜負我們的期望,出色地完成了任務,而且
同離開我們時相比,都有了顯蕾的進步。
崔春國是其中的楷,吳.他和我們在…起的時候就已經是精於遊擊
戰術的優秀軍事指揮昂和葉·分成熟的政治幹部。在獨立旅到北滿活動
和從北滿南下的過程中,他的軍事指揮能力又有很大提高,達到了純
熟的程度。
他從小蛤人家扛活,後來去鐵路工地做工,加入遊擊隊後,因為
聰明機智,很快就學會了射擊和制式動作。我賞識他的品德和能力,任
命他為連隊的政治指導員。當時他哭夜著臉說,無論從哪個方面看,自
己的水平都還很低,怎主能去指導別人。他說他有把握的是打日本鬼
子和走狗,懇求我繼續讓他當一名昔通戰士。我對他說,把你熱愛祖
國、憎恨日本帝國主義的精神播到戰士們的心田裏去,就能很好地完
成政治指導員的任務。我送給他一個筆記本,並在頭一頁上寫了這麼
一句:·要把地面當筆記本,努力學習。·
從此以後,在學習和訓練上,他格外努力。他在學國文字母的同
313.
時,還開始自學漢字。他急不可酎地學漢字,是有其緣由的。有一天●
他來間我’以整化零·是什生意思。我便給他說明·以整化零’每個宇的
讀音和字義,然後說明了這句成語的含義。他聽了, 自語道:·這個漢
字可真神透啦,真後悔我沒念私纂啊1·
他把一本漢字字典經常裝在背囊裏,—有空僦拿出來學。
前面講過小汪清防禦戰——直打了九十多天,打得十分艱苦激烈。就
在這樣的情況下,崔春國——天也沒有中斷過學漢字.
有一次找到崔春國連隊駐地三次島去,對他說,政冶指導喊還應
當能歌善舞,刀’能使連隊朝氣蓬勃,充滿樂觀精神.從此以後,崔春
國天天夜裏悄悄地溜到僻靜地方去練習跳舞。他練跳舞十·分專心t以
至被連隊炊事b1高賢淑發現了,自己還沒覺察到。有一天天還沒亮,高
賢淑起來做飯偶然發現崔春國在練撬舞.高賢淑大吃一驚,急忙跑去
找連長,戰戰兢兢地說,政治指導吼奸伯,C神失常丁:連長聽了捧腹
大笑,把腰都笑彎了。這在後來成了三次島有名的秩事.
崔春國就是這樣一個誠實埋頭苦幹的入,因此,在東滿遊擊區時
一有什麼艱巨的任務,我就交給他的連隊去完成。在同五千多名敵人
打了九十多天的激烈的馬村戰鬥中,也是崔春國的第二連起到了骨幹
作用。為了捫擊敵人的背後,我帶領部分部隊離開根據地的時候,總
是把保衛根據地的任務交給崔春國,而他每次都出色地完成了任務.
正因為我這樣信贛他,我外出時就讓他代行我的職務,我應當去
卻不能去的重要場所,也總是由他替我去。這種狀況,久而久之, 自
然而然地就習以為常了。我和崔春國雖是感情很探的至交,卻常常不
314
能在一起,原因就在這裏.
我望著崔春國成熟的面貌,不禁想起了在抗日大戰的風暴中大顯
身手,發揮著傑出軍事才能的許多戰友——崔賢、安吉、金策、崔庸
健。李學萬。許亨植.薑健……
故人懸賞緝捕的許多抗日名將,除了在黃埔軍官學校當過教官的
崔庸健,沒有一個是受過正規軍事教育的,而且都是幾年前根本沒有
想到自己會成為軍人的.就是這些人,現在都已成長起來,成了多麼
有才幹的軍事指揮員和出色的政治幹部啊:
我望著崔春國0S可靠的,被硝煙熏黑的臉龐,心中想;
·我們已經有了一批能夠在一個戰略要地獨當一面的可靠人才。將
來時機一到,就可以給他們每人配備—·支隊伍,把解放祖國的作戰任
務交給他們,指派他們成者到威饅北道去,或者到狼林山脈去,或者
到太白山方面去。這些部隊一打人國內各地, 國內的生產遊擊隊和人
民群眾就會回應他們,到處起來進行鬥爭.這樣, 日本帝國主義就會
滅亡,我們就會取得最終的勝利。’
挫立旅來到的那天晚上跟汪清時期到三次島第二連去的時候一
樣,我和崔春國一起睡在一個帳篷裏。好久沒在一起丁,這一夜真是
感慨萬端。我們久別重逢,暢敘幽情,直至天明.那天夜裏,崔春國
對我說:
·假如我們心裏沒有要去白頭山的念頭,也許早在半路上就垮掉
了。因為我們都抱定了一定要活著踏上祖國大地的決心,就是陷入了
死地也開出了一·條活路;有時累得筋疲力盡地鍘下了,又鼓起勇氣站
315
了起來。我除在汪清作戰時吉過幾次家鄉穩城以外,這幾年再也沒回
吐祖國。真想聞聞祖國泥土的氣味喻‘
聽了這話,我心裏很難過,情不自禁地一把握住他的手說,你這
樣懷念祖國,可我恐怕不能讓你很快就回到祖國去了。我不得不把本
來準備過一兩天再對他說的話都說了。
那時候,東滿和南滿的抗聯部隊最感到困難的是缺乏幹部。南滿
部隊固敵人的·討伐’而受到了慘重的損失,抗聯第一軍的遊擊鬥爭遇
到了嚴重的阻礙。以致敵人狂妄地宣稱·南滿共匪已完全肅清,治安確
有保證”。要想在中日戰爭厚發後其戰略地位變得更加重要的南滿地方
擴大相加強遊擊jl爭,首先需要充實軍政幹部隊伍.尤其是曹國安師
長犧牲後,在南滿部隊採取特別措施搞好指揮鳳的警衛工作,成為亟
待解決的重要間越。作為軍和師的近衛隊、骨幹隊伍的警衛隊 當然
應當由最能幹的軍政幹部和經過鍛煉的戰鬥m組成。這是所有指揮員
一致的看法。魏拯民考慮到達一點,從這年春天起就提出要求,等崔
春國的獨立旅一回來,就把他們全都撥給他。
我深知南滿部隊的困難和南滿遊擊+爭的戰略意義,也知道魏拯
民的苦衷和心凰因此我無法拒絕他的要求.
我接著對崔春國說,我不能滿足你的要丸實在對不住你。他反
而安慰我說:
·革命需要我吉,我就該去。請不要難過,我總合有機會在您身邊
工作毗凱旋祖國的—·天也不會遠了。·
·你這樣想得開,我就謝謝你了。老實說,我是很想把你們這些從
316
汪清時候就跟我在一起的人都留在我身邊工作,可是老魏(魏拯民)他
的胃口很大,就是要你們。‘
魏拯民聽到獨立旅回來了, 第二天就來找我,意味深長地說:
’聽了獨立旅同志們的話,我受了很大的震動。部隊的存亡,還是
取決於指揮員臥指揮討糊塗,部隊就要滅亡。方振聲沒有資格當旅
長。我曾打算把警衛團交給他,現在看來不能不取消這個計側了。蘇
聯在國內戰爭時曾有不少沙俄軍官出身的入起了很大作用,可我們卻
沒有領受到這種好處。我們連一個能指揮警衛團的軍政寸:部都沒有,真
番嘮叨,隱含著要我從朝鮮人中蛤他挑選團長和政委的意
這天,獨立旅開會總結了前…段的戰鬥歷程,高度評價了崔春國
靈活地指揮隊伍勝利完成任務的功勞,表揚了起模範作用的隊員,也
對方振聲和追隨他的指揮H作了批評.在會議結束時,我強調指出了
在同數量上佔優勢的敵人作戰時靈活運用遊擊戰術的重要性:
“如果我們不打遊擊戰Hd是打正規戰,那就愚蠢得像燕子刁;是q在
天上面是爬在地上覓食一樣了.古時的兵書也指出,知道諄戰還足不
詿戰的人寸是勝利者;置故於死地,伺機取勝的人才是能征善戰者。
·我們不管在什麼地方跟什麼樣的敵人遭遇,一定要運用靈活的遊
擊戰術,打有勝利把握的仗。·
參加這個會議的還有魏拯民等中國人指戰虯
是朝語和漢語捧半的。
 會後,我們新編了警衛團。團長是我部的警衛連長李東學,政委
是崔春國。還決定讓林春秋在魏拯氏身邊負責給他治病。原屬獨立旅
的其他人也都撥給了魏拯民。這樣,魏拯民就擁有了一支由精明強幹
的最優秀的朝鮮人軍政幹部和英勇善戰的戰鬥員組成的警衛團.
魏拯民如願以償,掩飾不住自己的高興。但是,轉到警衛團去的
人中卻有下少人因為不能和我在一起而悶悶不樂,連林春秋都懇求把
他調到國內政治工作組去。
幾天後,新館警衛團就要隨魏拯民向南滿的輝南地方進發了,崔
眷國來找我辭行。那是剮過7忡秋的月夜,我們坐在司令部帳篷旁邊
的草地上遭別。
·你剮從北滿回來,還沒緩過一口氣,又要到南滿去了
樣叫你來不及喘一-氣就派到遠方去,真過意不去呀.’
“嗜,哪里的話。您這樣倌得過我,我就更有力量了。
·聽說輝南地方,敵人的警戒很嚴,你可要加倍小心,絕不能傈打
穩城渡口派出所那樣莽撞冒險啊。·
打穩城渡口派出所的事,指的是1935年初崔春國帶他的連隊過到
豆滿江對岸襲擊長德渡口的戰鬥。這是我們為很早就開始計畫的國內
進攻作戰進行的一次示範性的戰1‘.
這個擅口上的派出所,專門搜查渡過豆滿江的行人,那幾個員警
心gU手辣,十分兇殘,地下組織的成員帶若支軍物資從穩城擅江,每
次都要兩手捏一把汗,有時還被他們沒收。因此,穩城地下革命組織
要求我們狠;艮地懲罰他們一下。於是,我們就把襲擊這個派出所的任
318
務交給了崔春國的連隊。
黎明,崔春國帶幾個隊員穿過封凍的豆滿江,走到派出所附近把
隊員都部署鼾,然後獨自走進了派出所。當時只有一個值班的員警,完
全可以不發一槍就解決戰鬥‘.可是他看到那個員警正在踢打一個打雜
的小孩子,罵他沒有早早生火爐。崔春國立時火冒三吏,—·氣之下開
槍打死了那個員警.因為發出了槍聲,他們不得不匆匆撤了回來,對
聚在派出所院子裏等著辦渡汀手續的群眾,也來不及作一場鼓動演說。
這雖是一場只打死了一個員警的小仗,卻引起了很大的震動。人
們紛紛議論,遊擊隊只那麼幾個入,就敢於在大庭廣眾之下攻捫·一個
國境哨所,說不定往後還要出什麼更大的事兒呢.
這天的槍聲,是日後對鴨綠江,豆滿江沿岸的故人大力開展掃蕩
戰的信號.
崔春國因為當時沒有完成政治工作任務而I·分痛心.他說:
●I'時候我還幼椎,要是不犯急性躺,再慎重些,是完全可以向群
眾作一次大快人心的鼓動演說的.就是因為拌撞,沒有達到主要目的。·
·大Iq行動是好的,但作為指揮員,任何時候都要全面考慮,要做
到周密細緻.現在,你不儀炔起了一個團的重擔,而且還擔負著保衛
軍部的重任,做事需要更加慎重了。要記住,無謂的冒險是要不得的。
為了光復祖國的大業,你一定耍活著回來.為解放祖國作戰的時候,我
會把你們五條件地謂回來,那時候我將加倍還你們的債,彌補你們沒
能事加普天裏戰鬥-的缺憾。·
也許是這話起了作用,崔春國跟他去北滿時迥然不同,輕鬆愉快
319
咆離我而去了。到了南滿,他繼續同我保持著密切的聯繫,很好地完
或了自己的革命任務。我在派他去南滿的時候曾交給他一項任務,叫
也做好獨立軍的工作,把以桓仁、集安。通化為中心活動在鴨綠江沿
攔一帶的獨立軍爭取過來。這項任務,他也完成得很好。魏拯民常常
台我來信, 自豪地告訴我警衛團的活動情況。他派通信鳳帶給我的消
氰中談的,崔春國用一封信任意擺佈幾百名偽滿軍的故事,至今仍記
它猶新。
有一天,崔春國帶著隊伍從故人的’
瞎到那裏只有幾百名偽梢軍和偽滿員警,
—封信:
‘個軍事要地近旁通過時,偵
便給偽滿軍的部隊長送去了
·我們不把中國人當敵人看,也不想相中國人為故。我們不打你
億你們也別想碰我們。現在我們很需要休息,準備到你們富爾河的
i:城裏去歇—‘陣,警告你們不要妨礙我們。”
崔春國寫這封信,是充分考慮到了偽滿軍不願同遊擊隊文火的精
呻狀態的。
偽滿軍立即派聯絡員答復說,完全接受革命軍的要求,只希望給
也們提供三葉·分鐘的時間。崔春國答應了.偽滿軍便利用這三葉‘分鐘
敞出土城躲到後山去了。他們知道,如果他們在城裏讓遊擊隊進城來
沐息, 日後日軍追究起來就沒有藉口推脫貢任了。
崔春國帶著警衛團送到城裏,一面休息,一面還做了群眾政治工作。到了傍晚,躲到後山去的偽滿軍開始焦躁不安,連連吹起口哨。他們怕日軍來,但又不敢叫遊擊隊走,只好吹起口哨,希望遊擊隊理解他們進退維谷的處境。
崔春國發出了出發的命令,還給偽滿軍的部隊長留下了一張紙條:“我們休息好了,謝謝你。希望你們今後把我們當作朋友,幫助我們。
朝中人民的共同敵人日本帝國主義必亡,朝中人民必勝。”崔春國就是用這種辦法擺佈偽滿軍,爭取他們走上抗日道路。令人吃驚的是,他給偽滿軍部隊長寫的信,大都是他親手用中文寫的。
在30年代的後半期,崔春國一直縱橫馳騁在南北滿廣闊大地上,積極支援了抗日聯軍的中國人遊擊隊。因此,中國人民和革命同志都愛戴他,說他是國際主義戰士,讚揚他為無產階級國際主義和朝中友誼作出了可貴的貢獻。
是什麼使崔春國成了名震南北滿的抗日驍將呢?
抗日革命時期的每個瞬間,等於平時的一個月甚至十年,迅速改變著人們的面貌,使人迅速成長。正如生鐵在熔爐裏燒成鋼一樣,過去的睜眼瞎,衣不蔽體的窮光蛋,被人歧視的受氣包,在革命這個巨大的熔爐裏,鍛煉成為戰士、英雄、時代的先驅,進而成為改造社會、開創新時代的主人翁。
崔春國就是把自己的全部身心都獻給了革命,在鬥爭中不斷鍛煉成長起來的。
這裏有一個頗有意思的插曲,可以說明崔春國的為人。
祖國解放後,崔春國結婚建立了小家庭,林春秋去看望他們時,開玩笑地問崔春國的夫人,丈夫如意不如意?夫人羞怯地微笑著反問說,她的丈夫真地參加過遊擊鬥爭嗎?她們接著講了前幾天在崔春國的部隊開運動會時發生的一件趣事:
開運動會那天,軍人家屬也都被邀請去觀看,崔春國的夫人也穿上節日服裝去了。晚上回到家裏,崔春國一臉不高興地問他的妻子說:“難道你真的沒有好衣裳穿?在大庭廣眾之前,你何必穿那麼個麻布衣裳?”妻子一聽他說是“麻布衣裳”,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她笑丈夫把夏布當成了麻布。
“那不是麻布衣裳,是夏布做的。夏天穿的衣裳,再沒有比夏布衣裳更好的呐。”
“是嗎?”
崔春國不好意思地漲紅了臉,還向妻子道了歉。
崔春國的夫人接著對林春秋說,真不知道他那麼個老實憨厚的人,是憑什麼膽量跟日本鬼子打仗的。
林春秋哈哈大笑了一陣,然後一本正經地說:“你算看對了。崔春國同志確實是個老實憨厚,心慈手軟的人。他襲擊穩城渡口派出所的時候,看見一個打雜的小孩子被員警打得鼻子出了血,很心疼,他打死員警來不及給那孩子擦掉臉上的血就撤走了。
他後來常提起這事,心裏很難過。另一方面,你的丈夫又是個無比剛強的人。你好好看看他的左腿,會看到一塊傷疤的。一顆子彈打碎了他的腿骨,是我給他動手術和縫合的,因為沒有麻醉劑,只好在無麻醉的情況下做手術,那個疼痛是難以忍受的,但他一聲也沒喊,硬挺住了。你的丈夫啊,對人民群眾和同志像綿羊一樣溫順;對敵人,像老虎一樣兇猛;在困難面前,像鋼鐵一樣堅強。這就是你的丈夫。往後要白頭偕老嘛,你會明白他是個多麼剛毅的人。”
然而,這對前程似錦的夫妻,並沒有像林春秋說的那樣白頭偕老。
1950年7月30日,偉大的祖國解放戰爭爆發才一個月多一點,師長崔春國帶領第十二步兵師指揮安東解放戰役時,在離安東市只有咫尺的地方,不幸身受重傷。參謀長池炳學聞訊趕來時,他正躺在路旁的一輛吉普車上,處在昏迷狀態中。池炳學喊了他好幾聲,他才吃力地睜開眼睛,懇求軍醫把他的生命再延長五分鐘。他在這最後的五分鐘裏,使出最後的力氣,給參謀長具體說明了全殲安東守敵的作戰意圖。
“我托你,你要替我堅決把最高司令官同志的命令執行到底。”這是崔春國握著池炳學的手留下的遺言。
聽到崔春國陣亡的噩耗,我眼前清晰地浮現出崔春國微微地跛著左腳走路的樣子,根本不能相信他確已犧牲了。抗日戰爭時期,他的左腿骨被打傷,成了瘸腿。他用這條瘸腿南征北戰,不知走了多少萬里路。解放後,他負起保安幹部訓練所分所所長的重任,當學員進行渡河訓練時,他和學員一逼搶渡大河,當學員進行爬山訓練時,他也一起爬越險山峻嶺,為加強國家的軍事力量獻出了全部心血。
如今在他的家鄉——他過去出沒無常嚇得敵人膽戰心驚的豆滿江畔的穩城,立有他的銅像,再現了他抗日革命時期身著戎裝的英姿。
塑造他銅像的雕刻家們為深入瞭解他的容貌和性格,曾訪問過他的夫人。他們最先提出了這樣的問題:
“你在回憶崔春國同志時,覺得印象最深的是什麼?”“說不上有什麼特別深的印象。要說有,或許可以說他說話不多吧。婚後幾年間,他說的話通通合起來也沒有一百句。倒不如性格粗獷,打我一記耳光,也許還能留下可回憶的事。”
崔春國的夫人,因為他們的夫妻生活沒有留下可資追憶的趣事而深感惋惜。她接著意味深長地說:
“見見我的老二吧。他長得跟他爸爸一模一樣,也一樣老實。要長得完全一樣,就該有點剛毅的性格才好,這一點現在還難說。但我想一定要讓他做一個像他爸爸那樣的人。”
同結婚初期不同,她現在深知她的丈夫是多麼出色的人。
是的,無比柔順而又無比剛強,這就是抗日驍將崔春國。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