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独立旅时期的崔春国

中日战争爆发的1937年夏,朝鲜人民革命军主力部队主要活动在长白、临江地区,等待在北满的独立旅的到来。
这个独立旅,是以游击队成立初期就和我们同甘共苦的战友们为骨干组建起来的。前已指出,根据1935年春腰营沟会议的决定,东满地方的人民革命军各部队开赴南满和北满的广大地区,同中国人部队一道积极开展了联合作战。我们也在北满同第五军进行了联合作战。在此期间,我们把汪清团和浑春团的部分人派到金策、崔庸健活动的三江地区。这些人在去找北满战友的路上,补充了力量,把队伍壮大成了大部队。这支独立旅,原订于1937年春天返回西间岛。崔春国是这个独立旅的党委书记兼第一团政治委员。独立旅的朝鲜人,诚心诚意地帮助了北满的中国人部队和中国人民。崔春国在汪清的时候,就同中国人民和中国反日部队的关系搞得很好,深受他们的尊敬和爱戴。
西岗会议后,我命留在北满的部队返回西间岛。然而,这支我们苦苦等待的独立旅直到打过普天堡战斗,在“七七事变”后才回到了临江地区。
我们见到他们时,都不禁吃了一惊。他们的军装已破烂不堪,脚上的劳动鞋也破得不像样,都用破布包着,用绳子缠着。我抚摸着身穿破军装的崔春国的脊背,安慰他说,从汪清时起直到今天,你一直肩负着艰巨的任务,吃了不少苦。
崔春国两眼淌着大颗的泪珠,说他没脸见我,因为不仅来晚了,而且在归途上失掉了崔仁俊连长和朴龙山排长等不少干练的战友。
他们是5月初从北满出发的,可见他们在行军途中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从他们动身的依兰县到鸭绿江沿岸,距离有近万里。在这遥远的行程中,他们该经受了多少苦难啊!
林春秋十分心疼地说,他丢失了从十七岁起就当珍宝贴身带着的针盒,其中还有两根在给众多的人治病的过程中被磨细了的很珍贵的金针。
他说:“这次行军,真是艰苦啊。来这儿看到整齐的帐篷,觉得到了另一个天地,我都记不清什么时候睡过帐篷了。”
我命后勤副官马上给他们发帐篷,保证他们充分休息,还给他们全体队员发了新军装。
刚吃过晚饭,崔春国等指挥员就来找我。我叫他们好好睡一夜,解除长途跋涉的疲劳。他们却说,好不容易才来到司令官的身边,躺着也睡不着,要我给他们讲讲有关中日战争的形势。他们近几个月来一直在浴血行军,什么消息也听不着,连发生了中日战争这件事也是过了好长时间才听到的。
我给他们讲了形势:“九·一八事变,以日本占领满洲而结束了,但是七七事变,就不会这样结束。现在,中国人民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军展开了全国性的抗战,蒋介石也不能再逃避抗日了。由于中国共产党的主动倡议,已建成了同国民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据此,西北地方的红军主力,以朱德为总司令,已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红军和国民党军队联合起来开展长期的抗战,国力和兵力都有限的日本就很难支撑下去。现在,日军虽然气势汹汹地长驱直入,但他们的膏药旗已罩上了灭亡的凶兆。
“面对着中日战争,我们已经多次召开会议,讨论通过了相应的决定。根据会议提出的方针,我们要在敌后积极开展搅扰战,进一步壮大国内革命力量,为全民抗战做好准备。这就是我们的任务。在敌后搅扰战中,我们要活动的主要战略地区是鸭绿江沿岸一带和南满地区。
中日战争的基本战线是北部战线,因此,日军要运送军需物资,就必须经过鸭绿江沿岸一带和南满地区。所以,我们才在鸭绿江沿岸一带活动。你们也将在鸭绿江沿岸或南满地区开展活动。”
独立旅的同志们都因为未能参加普夫堡战斗和间三峰战斗,而感到惋惜。
崔春国说,他在北满期间见到了抗日联军队伍里的许多朝鲜人,他们都非常向往白头山。他还详细地讲了他摘依兰县城战斗时见到崔庸健的情景。当时,崔府健抱着崔春国,噙着泪说,你是从金司令那边来的吧,见到你真高兴,就像见到了金司令。听说金司令为了看我和全策,特意来过北满,可是没有见到我们,回白头山去了。我听了,说不出有多么难过。
解放后,崔庸健也常谈起他在依兰县城战斗时同崔春国会见的情景。那场战斗,是崔庸健部队和北满的许多部队同东满的部队联合进行的大规模的战斗。在北满各地分头活动的部队,从二三百里外骑马赶到依兰县城趁夜袭击了敌人,天亮前又闪电般地撤走了。害怕夜袭的敌人,在兵营周围和土城上处处安上电灯,把黑夜照得通亮。崔春国部队的队员,一人一枪,把电灯都打碎了,敌人被这枪声吓得丧魂失魄,根本没敢应战。
后来,独立旅接到了我们叫他们开到西间岛来的命令,这大大震动了整个队伍。受命开往西间岛的独立旅指战员,高兴得忘了吃饭;而受命留在北满的姜健、朴吉松等指战员则大失所望,愁眉苦脸地连饭都不想吃了。
独立旅的南下行军,经历了千辛万苦。
崔春国在接到命令的当天,就一面派人通知分散在各地的部队,一面让自己带领的队员都换上伪满警察制服,在平原上沿着大路行军。这时,在多次战斗中遭到沉重打击的敌人,声称要“讨伐”游击队,都开进山里搜寻游击队去了,因而平原就空了。崔春国正是考虑到了这一点,因此决定走大路。他们一路上没有经过一场战斗,只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就顺利地走到了东京城附近。
行军的头一阶段很顺利,但后来各部队逐渐会齐,由旅长方振声指挥队伍了,行军就开始发生了混乱。
据后来林春秋、池炳学、金洪坡、金龙根等参加这次行军的许多人讲,当时旅长方振声和旅党委书记崔春国,在指挥部队方面存在着根本对立的观点,这就成了问题。
自从过了东京城以后,队伍常常同敌人的大部队遭遇。因此,崔春国提出了这样的意见:把部队分成小分队,分头活动,以避免交火,减少牺牲。这是符合游击战要求的正确意见。而方振声却不听他的意见,固执地坚持继续大部队行军。他说,队伍一旦分散了就很难重新集结,分散了就会削弱战斗力,在一起才算是个旅,分散了就不成其为旅了。
结果,队伍常常同敌人遭遇,损失不断增加,部队的行动受到种种限制。尽管这样,全体指战员都忍受着难以言状的苦难,一心一意地盼望着早日挺进国内。一个受重伤的小队员,在崔春国的怀里咽气时,留下了要求把他的遗体埋到祖国土地上的遗言。在当时的情况下,他的这个遗愿是根本无法兑现的。崔春国把他的遗体火化了,然后把一撮骨灰用纸包起来装在司务长的背囊里,以便把骨灰掩埋在祖国的大地上。
为了减少战友们的牺牲,崔春国把分散在草地上吃草的一百多匹敌军军马悄悄而神速地赶过来.对方振声说道:“我们已经暴露了。本应该分头活动,才能销声匿迹,可是你不允
许,弄得我们遭到了损失,失去了不少战友。要是继续这么下去,
我们还会遭到更大的损失。我们必须快速行动一不让敌人包围我们。
我们不应该让敌人追打我们,而应该由我们拖着敌人走。要是行军,就能掌握主动,随心所欲地牵着敌人的鼻子走,找机会还可以消灭他们。如果像现在这样老是被动挨打,我们要全军覆没的!”
方振声仍拒不接受,说骑马行军等于是自杀行为。不管怎样对他说,他就是不听。最后,崔春国只好把意见提到了旅党委会。
旅党委会全体委员都支持崔春国的意见。于是,伤病员和体弱的人都骑上了马,没马骑的人也把武器装备等东西都驮在马背上,轻装行军,速度立刻就大大加快了。
尾追的敌人,正如崔春国所预料的,远远地落在后面,陷入了被崔春国他们牵着鼻子走的境地。独立旅走到官地附近,回头消灭了尾追的敌人,然后把军马杀了做了军粮。
前一程,因为骑马行军,大家都缓了一口气。到了敦化———哈尔巴岭铁路沿线,队伍又遇到了困难——敌人已经在这一带布满了。
旅长主张后撤,说除了后撤再没有别的办法。崔春国表示反对,他说,应该继续朝着鸭绿江走,多走一步是一步,决不能走回头路;要是后撤时遇到敌人,就更危险,因为敌人显然已经往我们的后面派了增援部队。旅长大发脾气说,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能继续往前走!
正在他们争论的时候,恰好一支伪满军的部队从离他们不远的公路上走过去。崔春国一看,说,跟着伪满军的后头走是个上策。旅长立即睁大了眼睛说,跟着敌人的后头走,这是什么意思?
崔春国解释说:“这支伪满军拖着炮,无暇顾及周围的情况。即使看到我们跟着他们走,也会以为是自己人,不会想到游击队在大白天会跟着他们走。所以,咱们跟着他们走比较安全,一旦通过了铁路,就隐秘地钻到山里去。”
这一回,旅长没有反对。由于采纳了崔春国的建议,部队安全通过了铁路。这以后,部队同敌人大大小小的“讨伐队”打了不少遭遇战。
在漂河附近,与五百多名敌人相遇,激烈的战斗进行了两天。在这场战斗中,不少队员丢了背囊,司务长那个装着小队员骨灰的背囊也在这里丢掉了。
眼看着敌人在一步步地缩小包围圈,崔春国再次强烈地主张,要挽救全旅,只有一条出路,那就是把队伍分成几支小分队,分头突围。
而旅长方振声却又固执己见,他说,要是分头突围,也许有一两个连队能得救,但独立旅就不复存在了,难道为了保存自己一个人的命,让大家都分散逃跑吗,要活,大家一起活,要死,大家一起死!
旅党委又开始认真讨论两个人的意见。崔春国被旅长犹豫不决的态度激怒了,捶着自己的胸脯,禁不住像一迭连声炮似地说:
“在座的人里,难道有只顾保全自己一条命的人吗?我们谁都不怕死!但不能没有走到目的地就白白送死。大家都急切地渴望着早日打回祖国去,如果我们在半路上失掉了他们,就等于我们这些指挥员犯了大罪,我们拿什么去赎这个大罪啊;因为一两个指挥员的愚蠢,而丧失了队员,我们自己也死掉了,那么谁来进行这场抗日大战,谁来进行革命呢?要想保存我们旅的力量,回到西间岛去,那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分头行动!”
与会的指挥员差不多都指责和批评旅长坚持大部队行动是冒险主义,有几个指挥员甚至给他下了这样的断语:是披着同志友爱外衣的卑怯分子。后来方振声归顺敌人的事实说明,当时给他下了卑怯分子的断语,并不是毫无根据的。当然,方振声并不是自己找上门会归顺的,而是被俘后经不起敌人的威逼利诱和欺骗才也顺的。但是,不管其经过如何,他在日常生活中曾不时地流露出有可能投降变节的苗头,而这种苗头可能就是从他信念和意志薄弱、怯懦怕死的灵魂中滋生的吧。显然,当时方振声所顾虑的是,部队一分散,战斗力强的小分队和能干的指挥员一离开他,他自己的安全就会受到威胁。因而他害怕了。
旅党委在漂河开过去以后,独立旅开始分头行动,终于突破了敌人的封锁。
然而方振声很不服气,没有真心接受同志们的忠告,对崔春国更是心怀不满。
方振声是受过正规军事教育的旧东北军军官出身,而且是一手掌握着独立旅指挥权的第一把手。而崔春国则来自社会最底层、连小学教育都未曾受过。他加入游击队后才开始学识字,学到了一些军事知识,成长为一个指挥员。方振声那时候还没有认识到,评价一个人的优劣,决不能单凭他的学历。方振声开始有所悔悟,是几天后抢渡松花江的时候。那时,分头行动的部队已经重新会齐,恢复了大部队行军。有一天,夕阳西下的时候,队伍走到了那尔轰附近的松花江畔。因为是雨季,河水猛涨,松花江像一片汪洋大海,而且水势湍急。部队必须抢在敌人的前面渡过去。然而没有眼只有一个可乘五六个人的小舢板。部队只好用这只小舢板过河,因为人多,到天亮还没过完。渡过河去的人和等着渡河的人,都站在两岸焦急不安地盯着像蜗牛一样迟缓的小舢板,不时地抬头望着东方欲晓的天空。

就在这时,出现了敌人。崔春国立即选拔丁十几个机智勇敢的队
312
员组成决死队,一面带队迎着敌人上去,’—面朝大家喊,他要去把敌
人引到别处去\队伍要抓紧过河t然后到柳树河子附近的树林里隐蔽。
因为他诱走了故人, 留在岸-卜的人才得以安全地渡过了河。队伍走到
柳树河于附近的树帐等待崔春国的决死队赶回来。第四天,崔春固
才带锤决死队全体队员赶来了,而且每人还背来了一袋粮食。
这时候,方振声才抱着崔春国,承认了错误,道了歉。
我听着独立旅在北满的活动情况和南下的经过,最感到高兴的是,
独立旅的全体指战员没有辜负我们的期望,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而且
同离开我们时相比,都有了显蕾的进步。
崔春国是其中的楷,吴.他和我们在…起的时候就已经是精于游击
战术的优秀军事指挥昂和叶·分成熟的政治干部。在独立旅到北满活动
和从北满南下的过程中,他的军事指挥能力又有很大提高,达到了纯
熟的程度。
他从小蛤人家扛活,后来去铁路工地做工,加入游击队后,因为
聪明机智,很快就学会了射击和制式动作。我赏识他的品德和能力,任
命他为连队的政治指导员。当时他哭夜着脸说,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自
己的水平都还很低,怎主能去指导别人。他说他有把握的是打日本鬼
子和走狗,恳求我继续让他当一名昔通战士。我对他说,把你热爱祖
国、憎恨日本帝国主义的精神播到战士们的心田里去,就能很好地完
成政治指导员的任务。我送给他一个笔记本,并在头一页上写了这么
一句:·要把地面当笔记本,努力学习。·
从此以后,在学习和训练上,他格外努力。他在学国文字母的同
313.
时,还开始自学汉字。他急不可酎地学汉字,是有其缘由的。有一天●
他来间我’以整化零·是什生意思。我便给他说明·以整化零’每个宇的
读音和字义,然后说明了这句成语的含义。他听了, 自语道:·这个汉
字可真神透啦,真后悔我没念私纂啊1·
他把一本汉字字典经常装在背囊里,—有空僦拿出来学。
前面讲过小汪清防御战——直打了九十多天,打得十分艰苦激烈。就
在这样的情况下,崔春国——天也没有中断过学汉字.
有一次找到崔春国连队驻地三次岛去,对他说,政冶指导喊还应
当能歌善舞,刀’能使连队朝气蓬勃,充满乐观精神.从此以后,崔春
国天天夜里悄悄地溜到僻静地方去练习跳舞。他练跳舞十·分专心t以
至被连队炊事b1高贤淑发现了,自己还没觉察到。有一天天还没亮,高
贤淑起来做饭偶然发现崔春国在练撬舞.高贤淑大吃一惊,急忙跑去
找连长,战战兢兢地说,政治指导吼奸伯,C神失常丁:连长听了捧腹
大笑,把腰都笑弯了。这在后来成了三次岛有名的秩事.
崔春国就是这样一个诚实埋头苦干的入,因此,在东满游击区时
一有什么艰巨的任务,我就交给他的连队去完成。在同五千多名敌人
打了九十多天的激烈的马村战斗中,也是崔春国的第二连起到了骨干
作用。为了扪击敌人的背后,我带领部分部队离开根据地的时候,总
是把保卫根据地的任务交给崔春国,而他每次都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正因为我这样信赣他,我外出时就让他代行我的职务,我应当去
却不能去的重要场所,也总是由他替我去。这种状况,久而久之, 自
然而然地就习以为常了。我和崔春国虽是感情很探的至交,却常常不
314
能在一起,原因就在这里.
我望着崔春国成熟的面貌,不禁想起了在抗日大战的风暴中大显
身手,发挥着杰出军事才能的许多战友——崔贤、安吉、金策、崔庸
健。李学万。许亨植.姜健……
故人悬赏缉捕的许多抗日名将,除了在黄埔军官学校当过教官的
崔庸健,没有一个是受过正规军事教育的,而且都是几年前根本没有
想到自己会成为军人的.就是这些人,现在都已成长起来,成了多么
有才干的军事指挥员和出色的政治干部啊:
我望着崔春国0S可靠的,被硝烟熏黑的脸庞,心中想;
·我们已经有了一批能够在一个战略要地独当一面的可靠人才。将
来时机一到,就可以给他们每人配备—·支队伍,把解放祖国的作战任
务交给他们,指派他们成者到威馒北道去,或者到狼林山脉去,或者
到太白山方面去。这些部队一打人国内各地, 国内的生产游击队和人
民群众就会响应他们,到处起来进行斗争.这样, 日本帝国主义就会
灭亡,我们就会取得最终的胜利。’
挫立旅来到的那天晚上跟汪清时期到三次岛第二连去的时候一
样,我和崔春国一起睡在一个帐篷里。好久没在一起丁,这一夜真是
感慨万端。我们久别重逢,畅叙幽情,直至天明.那天夜里,崔春国
对我说:
·假如我们心里没有要去白头山的念头,也许早在半路上就垮掉
了。因为我们都抱定了一定要活着踏上祖国大地的决心,就是陷入了
死地也开出了一·条活路;有时累得筋疲力尽地铡下了,又鼓起勇气站
315
了起来。我除在汪清作战时吉过几次家乡稳城以外,这几年再也没回
吐祖国。真想闻闻祖国泥土的气味喻‘
听了这话,我心里很难过,情不自禁地一把握住他的手说,你这
样怀念祖国,可我恐怕不能让你很快就回到祖国去了。我不得不把本
来准备过一两天再对他说的话都说了。
那时候,东满和南满的抗联部队最感到困难的是缺乏干部。南满
部队固敌人的·讨伐’而受到了惨重的损失,抗联第一军的游击斗争遇
到了严重的阻碍。以致敌人狂妄地宣称·南满共匪已完全肃清,治安确
有保证”。要想在中日战争厚发后其战略地位变得更加重要的南满地方
扩大相加强游击jl争,首先需要充实军政干部队伍.尤其是曹国安师
长牺牲后,在南满部队采取特别措施搞好指挥凤的警卫工作,成为亟
待解决的重要间越。作为军和师的近卫队、骨干队伍的警卫队 当然
应当由最能干的军政干部和经过锻炼的战斗m组成。这是所有指挥员
一致的看法。魏拯民考虑到达一点,从这年春天起就提出要求,等崔
春国的独立旅一回来,就把他们全都拨给他。
我深知南满部队的困难和南满游击+争的战略意义,也知道魏拯
民的苦衷和心凰因此我无法拒绝他的要求.
我接着对崔春国说,我不能满足你的要丸实在对不住你。他反
而安慰我说:
·革命需要我吉,我就该去。请不要难过,我总合有机会在您身边
工作毗凯旋祖国的—·天也不会远了。·
·你这样想得开,我就谢谢你了。老实说,我是很想把你们这些从
316
汪清时候就跟我在一起的人都留在我身边工作,可是老魏(魏拯民)他
的胃口很大,就是要你们。‘
魏拯民听到独立旅回来了, 第二天就来找我,意味深长地说:
’听了独立旅同志们的话,我受了很大的震动。部队的存亡,还是
取决于指挥员卧指挥讨胡涂,部队就要灭亡。方振声没有资格当旅
长。我曾打算把警卫团交给他,现在看来不能不取消这个计侧了。苏
联在国内战争时曾有不少沙俄军官出身的入起了很大作用,可我们却
没有领受到这种好处。我们连一个能指挥警卫团的军政寸:部都没有,真
番唠叨,隐含着要我从朝鲜人中蛤他挑选团长和政委的意
这天,独立旅开会总结了前…段的战斗历程,高度评价了崔春国
灵活地指挥队伍胜利完成任务的功劳,表扬了起模范作用的队员,也
对方振声和追随他的指挥H作了批评.在会议结束时,我强调指出了
在同数量上占优势的敌人作战时灵活运用游击战术的重要性:
“如果我们不打游击战Hd是打正规战,那就愚蠢得像燕子刁;是q在
天上面是爬在地上觅食一样了.古时的兵书也指出,知道谆战还足不
诖战的人寸是胜利者;置故于死地,伺机取胜的人才是能征善战者。
·我们不管在什么地方跟什么样的敌人遭遇,一定要运用灵活的游
击战术,打有胜利把握的仗。·
参加这个会议的还有魏拯民等中国人指战虬
是朝语和汉语捧半的。
 会后,我们新编了警卫团。团长是我部的警卫连长李东学,政委
是崔春国。还决定让林春秋在魏拯氏身边负责给他治病。原属独立旅
的其他人也都拨给了魏拯民。这样,魏拯民就拥有了一支由精明强干
的最优秀的朝鲜人军政干部和英勇善战的战斗员组成的警卫团.
魏拯民如愿以偿,掩饰不住自己的高兴。但是,转到警卫团去的
人中却有下少人因为不能和我在一起而闷闷不乐,连林春秋都恳求把
他调到国内政治工作组去。
几天后,新馆警卫团就要随魏拯民向南满的辉南地方进发了,崔
眷国来找我辞行。那是剐过7忡秋的月夜,我们坐在司令部帐篷旁边
的草地上遭别。
·你剐从北满回来,还没缓过一口气,又要到南满去了
样叫你来不及喘一-气就派到远方去,真过意不去呀.’
“嗜,哪里的话。您这样倌得过我,我就更有力量了。
·听说辉南地方,敌人的警戒很严,你可要加倍小心,绝不能傈打
稳城渡口派出所那样莽撞冒险啊。·
打稳城渡口派出所的事,指的是1935年初崔春国带他的连队过到
豆满江对岸袭击长德渡口的战斗。这是我们为很早就开始计划的国内
进攻作战进行的一次示范性的战1‘.
这个擅口上的派出所,专门搜查渡过豆满江的行人,那几个警察
心gU手辣,十分凶残,地下组织的成员带若支军物资从稳城擅江,每
次都要两手捏一把汗,有时还被他们没收。因此,稳城地下革命组织
要求我们狠;艮地惩罚他们一下。于是,我们就把袭击这个派出所的任
318
务交给了崔春国的连队。
黎明,崔春国带几个队员穿过封冻的豆满江,走到派出所附近把
队员都部署鼾,然后独自走进了派出所。当时只有一个值班的警察,完
全可以不发一枪就解决战斗‘.可是他看到那个警察正在踢打一个打杂
的小孩子,骂他没有早早生火炉。崔春国立时火冒三吏,—·气之下开
枪打死了那个警察.因为发出了枪声,他们不得不匆匆撤了回来,对
聚在派出所院子里等着办渡汀手续的群众,也来不及作一场鼓动演说。
这虽是一场只打死了一个警察的小仗,却引起了很大的震动。人
们纷纷议论,游击队只那么几个入,就敢于在大庭广众之下攻扪·一个
国境哨所,说不定往后还要出什么更大的事儿呢.
这天的枪声,是日后对鸭绿江,豆满江沿岸的故人大力开展扫荡
战的信号.
崔春国因为当时没有完成政治工作任务而I·分痛心.他说:
●I'时候我还幼椎,要是不犯急性躺,再慎重些,是完全可以向群
众作一次大快人心的鼓动演说的.就是因为拌撞,没有达到主要目的。·
·大Iq行动是好的,但作为指挥员,任何时候都要全面考虑,要做
到周密细致.现在,你不仪炔起了一个团的重担,而且还担负着保卫
军部的重任,做事需要更加慎重了。要记住,无谓的冒险是要不得的。
为了光复祖国的大业,你一定耍活着回来.为解放祖国作战的时候,我
会把你们五条件地谓回来,那时候我将加倍还你们的债,弥补你们没
能事加普天里战斗-的缺憾。·
也许是这话起了作用,崔春国跟他去北满时迥然不同,轻松愉快
319
咆离我而去了。到了南满,他继续同我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很好地完
或了自己的革命任务。我在派他去南满的时候曾交给他一项任务,叫
也做好独立军的工作,把以桓仁、集安。通化为中心活动在鸭绿江沿
拦一带的独立军争取过来。这项任务,他也完成得很好。魏拯民常常
台我来信, 自豪地告诉我警卫团的活动情况。他派通信凤带给我的消
氰中谈的,崔春国用一封信任意摆布几百名伪满军的故事,至今仍记
它犹新。
有一天,崔春国带着队伍从故人的’
瞎到那里只有几百名伪梢军和伪满警察,
—封信:
‘个军事要地近旁通过时,侦
便给伪满军的部队长送去了
·我们不把中国人当敌人看,也不想相中国人为故。我们不打你
亿你们也别想碰我们。现在我们很需要休息,准备到你们富尔河的
i:城里去歇—‘阵,警告你们不要妨碍我们。”
崔春国写这封信,是充分考虑到了伪满军不愿同游击队文火的精
呻状态的。
伪满军立即派联络员答复说,完全接受革命军的要求,只希望给
也们提供三叶·分钟的时间。崔春国答应了.伪满军便利用这三叶‘分钟
敞出土城躲到后山去了。他们知道,如果他们在城里让游击队进城来
沐息, 日后日军追究起来就没有借口推脱贡任了。
崔春国带着警卫团送到城里,一面休息,一面还做了群众政治工作。到了傍晚,躲到后山去的伪满军开始焦躁不安,连连吹起口哨。他们怕日军来,但又不敢叫游击队走,只好吹起口哨,希望游击队理解他们进退维谷的处境。
崔春国发出了出发的命令,还给伪满军的部队长留下了一张纸条:“我们休息好了,谢谢你。希望你们今后把我们当作朋友,帮助我们。
朝中人民的共同敌人日本帝国主义必亡,朝中人民必胜。”崔春国就是用这种办法摆布伪满军,争取他们走上抗日道路。令人吃惊的是,他给伪满军部队长写的信,大都是他亲手用中文写的。
在30年代的后半期,崔春国一直纵横驰骋在南北满广阔大地上,积极支援了抗日联军的中国人游击队。因此,中国人民和革命同志都爱戴他,说他是国际主义战士,赞扬他为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和朝中友谊作出了可贵的贡献。
是什么使崔春国成了名震南北满的抗日骁将呢?
抗日革命时期的每个瞬间,等于平时的一个月甚至十年,迅速改变着人们的面貌,使人迅速成长。正如生铁在熔炉里烧成钢一样,过去的睁眼瞎,衣不蔽体的穷光蛋,被人歧视的受气包,在革命这个巨大的熔炉里,锻炼成为战士、英雄、时代的先驱,进而成为改造社会、开创新时代的主人翁。
崔春国就是把自己的全部身心都献给了革命,在斗争中不断锻炼成长起来的。
这里有一个颇有意思的插曲,可以说明崔春国的为人。
祖国解放后,崔春国结婚建立了小家庭,林春秋去看望他们时,开玩笑地问崔春国的夫人,丈夫如意不如意?夫人羞怯地微笑着反问说,她的丈夫真地参加过游击斗争吗?她们接着讲了前几天在崔春国的部队开运动会时发生的一件趣事:
开运动会那天,军人家属也都被邀请去观看,崔春国的夫人也穿上节日服装去了。晚上回到家里,崔春国一脸不高兴地问他的妻子说:“难道你真的没有好衣裳穿?在大庭广众之前,你何必穿那么个麻布衣裳?”妻子一听他说是“麻布衣裳”,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她笑丈夫把夏布当成了麻布。
“那不是麻布衣裳,是夏布做的。夏天穿的衣裳,再没有比夏布衣裳更好的呐。”
“是吗?”
崔春国不好意思地涨红了脸,还向妻子道了歉。
崔春国的夫人接着对林春秋说,真不知道他那么个老实憨厚的人,是凭什么胆量跟日本鬼子打仗的。
林春秋哈哈大笑了一阵,然后一本正经地说:“你算看对了。崔春国同志确实是个老实憨厚,心慈手软的人。他袭击稳城渡口派出所的时候,看见一个打杂的小孩子被警察打得鼻子出了血,很心疼,他打死警察来不及给那孩子擦掉脸上的血就撤走了。
他后来常提起这事,心里很难过。另一方面,你的丈夫又是个无比刚强的人。你好好看看他的左腿,会看到一块伤疤的。一颗子弹打碎了他的腿骨,是我给他动手术和缝合的,因为没有麻醉剂,只好在无麻醉的情况下做手术,那个疼痛是难以忍受的,但他一声也没喊,硬挺住了。你的丈夫啊,对人民群众和同志像绵羊一样温顺;对敌人,像老虎一样凶猛;在困难面前,像钢铁一样坚强。这就是你的丈夫。往后要白头偕老嘛,你会明白他是个多么刚毅的人。”
然而,这对前程似锦的夫妻,并没有像林春秋说的那样白头偕老。
1950年7月30日,伟大的祖国解放战争爆发才一个月多一点,师长崔春国带领第十二步兵师指挥安东解放战役时,在离安东市只有咫尺的地方,不幸身受重伤。参谋长池炳学闻讯赶来时,他正躺在路旁的一辆吉普车上,处在昏迷状态中。池炳学喊了他好几声,他才吃力地睁开眼睛,恳求军医把他的生命再延长五分钟。他在这最后的五分钟里,使出最后的力气,给参谋长具体说明了全歼安东守敌的作战意图。
“我托你,你要替我坚决把最高司令官同志的命令执行到底。”这是崔春国握着池炳学的手留下的遗言。
听到崔春国阵亡的噩耗,我眼前清晰地浮现出崔春国微微地跛着左脚走路的样子,根本不能相信他确已牺牲了。抗日战争时期,他的左腿骨被打伤,成了瘸腿。他用这条瘸腿南征北战,不知走了多少万里路。解放后,他负起保安干部训练所分所所长的重任,当学员进行渡河训练时,他和学员一逼抢渡大河,当学员进行爬山训练时,他也一起爬越险山峻岭,为加强国家的军事力量献出了全部心血。
如今在他的家乡——他过去出没无常吓得敌人胆战心惊的豆满江畔的稳城,立有他的铜像,再现了他抗日革命时期身着戎装的英姿。
塑造他铜像的雕刻家们为深入了解他的容貌和性格,曾访问过他的夫人。他们最先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你在回忆崔春国同志时,觉得印象最深的是什么?”“说不上有什么特别深的印象。要说有,或许可以说他说话不多吧。婚后几年间,他说的话通通合起来也没有一百句。倒不如性格粗犷,打我一记耳光,也许还能留下可回忆的事。”
崔春国的夫人,因为他们的夫妻生活没有留下可资追忆的趣事而深感惋惜。她接着意味深长地说:
“见见我的老二吧。他长得跟他爸爸一模一样,也一样老实。要长得完全一样,就该有点刚毅的性格才好,这一点现在还难说。但我想一定要让他做一个像他爸爸那样的人。”
同结婚初期不同,她现在深知她的丈夫是多么出色的人。
是的,无比柔顺而又无比刚强,这就是抗日骁将崔春国。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