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20页


二黄鼠狼猎人
我们在马朋;LJ密行进行军政半1的时候,敌人仍在处‘L1械虑地搜
寻找钥鲜人b4革命军司令部的行职。专门从事情报工作的日生参谋价
构终丁刺探剑我Y主力从白头山地区转格到了潦江地区,便开的进行
密谋策划,妄凶消大朗鲜革命的首脑机关。
现公讲讲当N一件很有效益的事情。
有一无企周贤比去做小分队的工作,回来后对我说、他这次出
去碰见一个措人,这个名指人过去布沁大军服过务、现枷忙人房汀专
靠判黄鼠狼为1—c金周贤跟他文谈,向他做丁些宣传, 发现他思想倾
问还好。
我对这个老猎人发生了兴趣。他是独立军出身这一点就吸引丁我G
邮十日本侵华战争已经爆发, U丫大举进犯关内,北平沦陷、上构被占
等消息风传, “些丧夫信。L的人抛弃了革命,躲到无风大浪的僻静处
所苟且偷生。正凶为这样,我们急切地涡理多伐到一个爱国志土出此
一遇到参加过独立运动的入,就高兴得老无顾忌地想间他蝶起手来。
北其在蔗江础到了参加过独立军的老JI:人,我更产生了一种公望,
觉得可以通过他了解到沈龙俊的行迹。沈龙俊是当独立军的正义府、新
民府、参议府齐满洲相互:勾i露1—A争权令利时,在参议府里活动的巨



21页


入之一。我曾听说,他人参议府时曾公辉市、椰切、檬江一带活动,::
府合并为因匠府之后。就许在碳江—带的什么地方。
我认识沈龙俊,叼为他是我父亲的亲密切已。我念中学的时候,在
六林尚仪伍复兴泰服米厂相三丰栈曾多次见过他。当时, 在满洲地K
的朝鲜独立运动苫相独立军的领导A,为了改变;人一党、土人 派,
各出为政的分裂状况.止在探索如何将各个政党和派系的力量联合起
农的;府合并的途还。古林就足他们为此的聚合4n南的中小。正义府、
新民府和参议府为介并成 个组织而平行代表会议的时候,沈龙倍足
参议府的代友。
我对金周贤LX,要近一步了解那个黄鼠狼措人,舌他认不认识沈
龙俭,如果认识,就47听一下沈龙俊现在在什么地方做什么G
余同投经了解后回来说,洲位茁鼠很柑人虽然现人放弃f独文起
动,4h没书失士爱国小、他对沈友倍的体址棚牛沼也部很/解。
黄汲根据人还告诉余同贤说,沈龙俭退11156六军后,娶了老婆,搬
列/蔗汀思仕,但他矢志不阶仍耿耻于怀。
听了金周师叭离氏我小见油,沈龙俊虽然年率巳高,1x千年穆
加5h立丫财的韧交木收,是刁;是可以跟他接卜关系、在层江 带扩大
诅闪光复会的组织呢,我共至认为,他的千张虽然和我们不同,姐他
的爱因心投变,足‘定会汇合到我们的统——“战线里来的。
我之所以如此酉视沈龙伎这个人,而从积极探索同他建立联系的
途径,还打另外—个厄出。当时, 鉴于日丫在侵略战争这片泥以毕越
陷越脓,我们 方晰加强同,1.T国抗BfJ是的联合战线,另一方圆为/



22页


N“临时政府”系统的厦BfJ虽建:仅统一战线,也做以了”P持不懈的56
力。要想间“临时政府”系统的反口力量携手,就黑要物色—个能够人
两者之间搭桥的人。而沈龙俊正足最合适的人选。
比龙俊是和流亡上海的DIIS时政府。打密切联条的人, 他所在的参议府叫做
。陆军陈满参议府”,足“临时政府。的百届机何干部也多数是“临时政府”立接选
派的。
伟大领袖企nd6N七说过,N沈龙俊一赵参与过独立军活动后来进入巾囚天
AJ的人, 多数都M“临时政府“有 定义系*也闹中国同氏党有联系。
那个时候.土德林派的李特使已经来到了我们部队。我们给了他
4;心编制之内的留山主教官的qL务,所以,人们都叫他“李教官。。他
合欢r巾冈象棋,我常跟他对罚:。
浸华战争爆发后,土德林任革命军事委员会别动队第二路军指挥,
问特介石有联系,蒋介石义问“临时政府”有瓜葛。因此,只要抓忙工
德林这条续、就可以打开一条渠道实现向“临时政府”的合作。就在这
种时候,王德林从关内给我们派米了。李教官”这位持使,这对我们来
说确实是个意外的机会。
据令教再说,土德林虽年近花下,仍无意告老隐退.依然站企第
线HZ持抗H。陈输章也给我将来了王德林酌消息。抿说陈翰章杏
投向干部队的时帐、密经受吴义成之命,到天海士会过土德林。那时
王德林对陈翰章队他过去所以离开东北进关,是为了得到蒋介石或
张学助6帮助, 更大规模地开腰抗日斗争。我估计,那时候陈翰章肯



23页


定向l悠朴冲驯地介州过州鲜儿严i义舒的武装;J争伯/K。
便门沈龙倍松E.J>;系,就;路毁址 少牟察那个黄航6R始人。为此,
我们几次交给他仟分,他的次都认真地允成厂经过名奈,我们■f人
他炬uJ以f;冲帅jJ人,摄书,我们转入丫刘沈龙设购』:f1;。首先,记过
致献狼措人,给沈龙使送人/以我的名义巧的恰以及《诅四光复合1‘大
纲钡种n6成立片占》。措人转述丁我的恢后回木况,北龙性再了我的们,
价略住7,呆入水吨。冉M他还有4t jh反W* 川人说他淡?ifK伙就
要冒EL川:答复:
听了分山贤的这雌H化,4.J沈龙避这个人我4;能个史深入地进行
研先了,他各f我的们后发k:,这N我们的预构足有队成的。伐原以
为,他收到我的I;艰D快不能悍八末代鞭,也会做川十分W[,A反府的。fR
出于我们的预十:〔,他的反应个我说柑J/此冲淡。叮能。他这个—·陵为
恢复闽权密享赵伦驰佣人63‘纪的人,如今隐没也小家庭Y,突然收
到找们呼N—他歪返第专纳V;;,被惊果/。我油,叮M]他重返抗B前
线,怠昧着接他慷j丈/;抓作挺身W山献别女立运动,爪他这个半路I;
勺解,Tj归m的人尖然性别这仆的恰, N心神4;定, 『i感支柒,也是
很rI然的。
从管j纠Y,他不了时H凶光复会
仟何众不,例足刁;可见以的。
企革命征边广ryt厂飞的人, 个他耍重返公命价违时,以前您庸,
化豫4;决,不耿出机让kj,是陆Jj可原的。我想, 沈友俊拖延回情答
复, pJ能足4JJl 2、片企“Il。不好怎2、仟,rA然给他迭/恢,就只好等



24页


待他的回信了。只有收到他的回信,才能了解他的精神状态,也习能
对疗—厂药。
过了几X,到潦江县去的小分队带来了黄鼠狼猖人转交的沈龙俊
的回信。
在信中,沈龙俊首先对我们在山卜经受艰维困苦走尔了问候,然
后写道,获悉余亨程先生之子如今身负司令官之重任,率众多军士为
国家、民族英勇奋战,心中深感欣慰。他还称赞我们的抗日武装斗争
路线完全正确,并说他为白己中选放弃7独立运动而深受良心的谴贡.
读了我的倍后决心重整旗鼓再次投身独立运动.望我多于协助。
看了他的回信、我说不出打多么高兴。就今岁而言,他是属于我
父亲一辈的人。到了1937年,他们那一辈的独立运动者,有不少人已
去世,也有的流亡回外或被捕入5改,还有些人退出战1“队伍解午归田,
成人[U当榜夫,也有的沦为币外之徒。我认识的独立运动者中就有不
少迢迎闻名的大人物,他们早在2()年代末30年代韧就巴从吉林一‘带销
声匿迹了。当然,其中也有不少人把活动舞台转移到7中国的关内。我
在开始武装1争以利于吉林见到的最后—“个我父亲的蛰友,恐伯就是
孙贞道牧师了。
自从转移别问甩开径武装1令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在抚松和
吉林时常见面的“;府”所属独立军的领导人物。但是,无论在什么地
方,我从没有后记过他们。每当缅怀我去世的父亲财,眼前就浮现出
曾经同我父亲 适谈论人生、为陷十汰炭的民族命运担忧的那些爱国
志士的面容。那么乡的爱国志L8阻dM哩文f呢,我无从知道他们的



25页


下林c搅在这个时仗,枉潦江找到/比龙恢,而认同他接上/关系.还
收到/他决小至斯起步的估,报小见该J1多久由兴啊!
那个时候,找们提出了将祖囚光复会的组织扩大到广大地K的/J
门, 并认真深入地讨论了贯彻这条方计的途径。讨论说j奶t菜些问题,
过秤存队内的报TIJ[:c
如能将根问光复会的组织扩人列席江地区,就意队辖白头山根据
地m威力从八影晌服从别了这 带,我们就pJ以以这一份为跳板,将
爷命力量间各个方顺扩展。
我们通过齿鼠报狠人给沈龙橙送大一些钱,托他给我们共一些《东
业LI代》、《朝鲜BfK》等报刊。华过八人沈友俊就转木/我们所爱的
化纸捌分;乙。此后、我们相沈龙倍之间有过多次书情住农,也有j土八
人始印物资的往来。
间他联系门L个月之后,我刚h认为应该Y—tJ吸收他加入地门R
纵八件部党要召计;会议讨论了他的问题,大家都建议要受训拟极深入
地做他的工作,经过他,在蔗江一带广泛地组建愤向光复会飞革命组织。
我/1:会L税,看来现有gJ以交给沈龙催“项仟务了, 让他在檬I J“
坦立一‘个讯问光复会;R织, 另外委托他筹办 些区i六伤病员所黑的约
unu。这是对他的教后“次年察,也是他重获政出牛命的绝好机会。勺
会人微都众不赞同。
会议还订论了派一个政治1:f1:馒士给他当顾刮的问题。沈龙伎丛
然的足参议府的 个大入日,但他没有这大地下组织的经验c要说右
也刁;过足参加严—:府”合并。单咒这价的经骗,是刁;可能组坦起单命



26页


的地r组织的。我们决定给他选派一个能[:的政治干部,以f6从头帮
助他。最后被选定的是政治上作经验丰富的金—‘同志。
沈龙俊本人也要求我们派一个人研肋他工:作。他表尔,退照金将1:
的嘱托,愿意马上建立一个视国光复会组织,但不知应从何着丁,希
甲我能见他一面,当面赐教:
我认为他的这两项要求都足出于办意。
个;过,对我2力蒙江向他会面的问题,51今部的入门部众示反刘,税
这是国防。但是, 又个;奸让他这个年岁比我大一倍的巴者到密背来见
我。要间他会面,需要选定RR非潦江也非密片的另—‘个地方。我们认
为这是最稳及的办法,十是伯派—‘个小分队士这择——处适当的地点‘选
好了地.八之后,我消备派企—‘工向沈龙俊会面。
这 切安排妥当,我让合同贤的小分队文领来/其鼠狼措人。
从头道松花八方向进入我们的密甘,需要经过很多地方: 首先沿
茄冰封的江面初上走.然后翻越 道悬崖,再依次通过第七团、第八
团、警卫连的密背,才能进入司令部。这是到司令部术的必经之路。为
了确保安全,司令部制定了这样‘芒制度。
出入密蓄的人,走冰封的江面DJ以4;田脚En。即使冰卜有雷田r
/脚印也用不着列小,因为江面L有风很爽就把积督别跑r。不利风
的时候、则tE保学住要地卜UR几下,然后夜冰面L走, 出就没有购印
f。这是我们tU造的冬李行军法。在马城内密仟和白行泄密什、我们
都采用了这种办法
我们从5蒙江县情八切7去飞地内的那天,下了这年的头“场爽。定



27页


别亿近密八的总供跟前N,舌列以以的冰6f 4间有一股水门:[喷隔有
‘刮认U川此促小 稠If民众 悦达条入j芭松花江当旧J叮能钉—r J温泉
略地i勾入L—J处J1— 个州雌, 1分陡峭险屹,使我们的队忻t屹了个
少代久 N大y6叮走, 入出们不得个竹席例仕成竹树根、 “少少地门:
卜即,全都累得州7 分大汗c
朽:抓件Ii判别’f L8嘴6冰獭的降冬乎1Y, 行列入进松花ii:冰面—l—喷
顺心的肌胜水,邪况得很稀奇。入迈松化八确文是 条符州镣☆
那个致鼠独特入列4城内密背东, 也是定的这条路。他服苯小分
队纤过乙凶密‘开间哨的时候,仍然听刘/哨只们的儿切对1人 ‘个呐
兵此炔近特制密计水的人那是故人的密伏,瞎抓个各头械很可疑:如
果他支的是带讯 枕已:扳给他升“伦好啪、达活个来足七玩笑t以汽gf
那个格广老头听/,州被帅呆f。
达牛冬大,密‘什V没有U:之百计进来。打非见订;可的人,我们就
列密八外W/;见v 绝Y;讣外人进来。只4j那此巴经查咧‘袱行,黑安尘
即处;剧/J人, J俏过木‘, 处惯了这 。,川邯H只、 以为那个柑/’老头也
处牧人的密优、M H以门他是,tlI司人,所以力电大帧总地iE2门阻勺人
抓入 抓个很/?’各久赞的个足纠鲜VK装,而兄中间服溪,他价1i、公
好冲旧服装,我就刁;褥顺知F。这个偶然.处得哨只把他“1成了中N
人,·也说丁此不艘pL J他听L4的活d
认讯狼搭人要是沿做仆f、‘f小各,晰门7)兴L6也会奄不布于的,照
比他蛔[iJ盼—J分惊慌:他以为游*6i队贞训道他的底细才说丁那体活。风
水, 兴我们K:茄雕备的北龙位会而欧洲候、他却抵4;件u个A6小64胁



28页


恐吓,被迫接受了杀害司令部人员的任务。他随小分队进入密营时,身
仁迈带了用来杀害我们的凶器。这样,他能不心惊EK战吗?
当他出现在司令部时,我止和干德林的持使厂象棋。我推开棋盘
见了措人。不知为什么,我觉得他神色很不正常。
黄鼠狼措人后来坦白说、那天听了哨兵的话,他心里就揣摩:“听
说金日成将军有未L先知之明,能预测子个月的大气, 岂能不知道我
们的密谋、他们本来不能带我到这儿束的,可今天把我带进来了, bJ
见我的命巳到末日了。%他被迫接受了任务,小组本来就赤芯不安、存
岗哨上父听到了那些活,心里就更加惊恐了。
我看到他神色不乐反而更加同情他。想到他被夺去了视国,流
落到潦八这样的穷乡僻壤,靠打黄鼠狼维持生刘,该是多么悲伤r我
们待他格外亲切热情。队员们吃的是高梁米饭.我们还特意给他做/
黄米饭。还领他参观丁部队相营房,请他参加了娱乐晚会、讲该会初
学习讨论会。通过这些活动、—‘方面朋给他以积极的影响,同时也是
对他进行必要的训练。过几天之后,我们准备派金‘间他前往与沈龙
俊会面。
我们用种种方法想多给他—些影响,促没有什么效果。警卫队遇们
反映说,结他做黄米饭也不吃,老是唉声叹气,总是间什么时候离开密
背。
我们所以没有按预定的时间送金·和揩入走,不是为了别的,只
因为当时敌人已经包围了4精沟密百。那时我们让多处派以了监视小
氓在高地或树亡用望远镜严密监视四用的动静。负责览视纳人发现,



29页


密臂附近的山卜有烟升腾,还有敌人集结的迹象。于是,我们日天不
准烧火旨烟,只在夜电烧火做饭。
钉—无我把措人叫到司令部来。我们正在谈话中,小分队间来
向我汇报工仍:。他仆临短池作了汇报,说在回来的路F抓了两个密探。
其中一个名文地址门了门己的真朗日和罪过,给他讲/—些道理, 当
场就放他N丈了。但另—个人很厕问,给他享16l确凿的证据也拒可;承
认, 变个供出窝己的仟务,便当场处决f。
我称赞小分队的领队说,仍;们处dA了拒不们e66密探很好,释放
了老实1K门的人也做得6f。
我的话刚讲完,衣·会的措广名义就“扑通”‘声跃F来.双1\乐
地连连姑入,没头没脑地哀求LR:“将军,我有罪,末您饶了褂jE!%我
初小分队领队部4;知所以,服阵地叮着他。我想他这样求饶,必定打
什么原由,们到底是什么原由,我大从知道。
我对他以,有什主事情.起来世性说nl。
他似严从我的话明获得了勇气.说了—’/nJ“诵梢等一下”,就鼎去
从一棵白柳树底下抽出一把斧头回来,坦白地说lh了网己的职过。2X
他的入——条罪过,是隐瞒/日小鬼丁文给他暗杀司今部人遗的仟务,而
术到密莆受到贵宾待遇却仍不悔过白首,反而把凶器藏起来了;第:
条北过,叫知沈龙俊粤巳叛变,却没有向5J今部报告。
听别沈龙倍巴好叛变、我着实吃/一惊。黄鼠狼措人被日本人收
买,是不值褥大惊小佯的。这种事例.过去在1‘I头[II密酋时就经历过
几次,足4;足为奇的。但是,昨BRJJ参议府内头沈友俊吊然叛变投放,



30页


当f Lj本鬼子的走狗,却是令人吃惊恍叹的事情。
。二府”尚企昧沈龙俊是删有声堂的人,K众对他的企望也很大。
他号召抗U,讲了不少颇衬见地的话。这样的人竞然做了日本的走个,
多么令人失望啊
我问猎户名头.你怎么知道沈龙使叛变了?
他说他看见了沈龙俊同日本鬼子密谋的情景。我又间他密谋的是
什么。他说他们密谋的是诱捕我的计划。其阴谋是这样的:当游击队
的代表击找沈龙俊的时候,冗4l代表扣留下来,迈他写信给我,叫我
到某地25K他会面。等我出现在约好的地点时,他们就包围起来抓我。
据猎户老头的供词,沈龙俊结我们4的信,都是他在密室里同H
本鬼子磋商后与戊的。每当我们托他办什么事情,他都先去告诉R个
人,然后摆日本人的指令士做。捎户名头还说,沈龙伎自从投敌以后。
经常跑长春,还多次1I来了敌人的“讨伐队”。
幸亏这个猎户老头事先做丫贝白,个;然.
体,差点都呜呼哀哉了。
对人的倍赖,也往往伴随老这样的危险。但我没有遭难,也可以
说是托了信赖的幅。对那个黄鼠狼格人,我们没右丝毫的怀疑,带他
进入了密营,把部队的各个方面全部向他开放.让他随便参观。正是
这种信赖,使他的良心战胜了邪心。人类JC、理的辨证法,真是妙不可
吉哪。
金正B向志的立论中有这什一句话:信任育忠臣,猜疑出叛逆。这
是”勺名言。



31页


不信任得刁;到伯,俏任则能得洪福。
1E这并不是说,不分故我,邰把小肝拘出来交给人家。对人安予
以信任,但必须经过实践的检验。
尽管猎户老头把自己知道的所有敌人的密谋都抖楼出来F,我们
的人却仍坚持不亦宽恕他。可我还是宽恕/他。对”—个真诚悔过白新
的人、为什么不可以宽容呢!对真心悔过老实世门的入、是应该既住
不咎的。
经过达件李,我褥出了这样‘条结论:对革命者来说,对人i6幻
想,是必坝禁组的。单命越是艰苦,对人就越不能抱幻想。对人表示
信任,天不关怀相爱扩,这是好的,促对人抱幻想,却是不好的。人
的i思想不是“以不变的:阶天—”个样,今天一个体,明天可能又是另
一个样,这就是人心。沈龙俊的事例就证明f这一点。
人从自己的利害关系出发,既可能起到推动革命的作用,也可能
起到破坏单命的作用。把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并为之奋斗的人,服
想就坚定,慷企刚石 作永不会变;无视革命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只
求“己之安乐刚人,思想就不喉定,随时都右可能变质。艰苦的时候
最容易倚叛单命的,就是那些个入主义、利己主义严重的人。
通过沈龙埃的例了,我深刻地认识到.人要是忘了伞,园丁她菩
其身的圈子电,就会堕入背叛祖同的深渊。只顾一己之私利的人,是
不倍小灾同志、朋友祁邻居,不惜出去Lt族和国家的。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