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48页


四 王村长和王署长
3()年代盾期,在物质扣精神上以极支援划鲜A匠革命木的中围朋友中、
有两个是在放仍机天做事的人。这两人部tt土*—个是临让县大荒沟的村长;
个足临江目贾家青伪满督察支罢的署长,当地人都叫他工召长。
这两个人基层单位为U本帝闻土X做事的人,是怎样同钥鲜人L(革命军涅
立了联系、以致变成了抗日单创6帮助钳n支持舌的呢,做他们的工作.是伟大
领袖余日威N志在H伞发动僵中战争后亲自朽置的一项政治工作。
金U成同心同他们只有一面之文,们摹过几十年仍4他们念念不忘。
头——个向我谈起王村长的人,是第八团第一j知6政治指导通朱人
日。他到临江县大荒沟做敌六区的工作,间束后对我说,要您在大荒
沟一带扩大祖国光复会组织,首先就要争取王村长。他接着详细地介
绍f王村长的为人。
给朱在日介绍于衬长来历的人,是宋在日在和龙县二道沟牛小[II
做党支部书记时吸收入党的一个同志。后来这个向志暴露了,无法继
续在和龙工作.党组织就把他转移到了临汀县。临江县有他的亲收他
就衣大荒沟附近开到…个小寓枷,勉强维持生计。尽管生活艰难,们
他没有停IL工作、继续努力争取可靠的人。后来见到过击的党支部书
记、连队政治指导员朱在口、就要求帮他雹新接上组织关系。



49页


我叫米在H马上到大荒沟去见他,帮他接上组织关系,开吸收他
所保证的人建立—个2R织。米在R赶回大荒内找到他,告诉他司令部
将A:接领导他的工作,要他放于扩大祖国光复会组织,这仟,人荒沟
也开始有了我们的组织。我想这可能就是我们在临让县捏立的头—个
祖国光复合组织。
我还给未在H交代了争取销十长的任务。于衬长就是这样成了我
们的争取对象的c我们又通过大荒沟的地下级纸花了半年多的时间
深入了解了王村长这个人。
到了1938年的春天.我们做工村长的:I:作方了成果。
1938年春天是我们结束马城沟的军政学习盾向长白一带进发的时
候。部队的行军路线上省大荒池我决定到了防江就一定抽空间干村
长见一面。我们南下开注长八路上吃了很多苦。走到离大荒沟有二1
来早地的地方, n粮断了,战音:们也都筋疲力尽,再不能继续行军了。
这种时候,只有让队员们吃上饭,才能继续行军打仗。可是一点儿粮
食也没有,什么事都做不成了。最好是打一仕缴获敌人的粮食。可是
队员们都又饿又累,别说打仪,就近身子都动掸不了。这时候、我
决计做王村长的工作,对前一段的工作做一个小结。我想.只要做好
于村长的工作,不仅可以解决粮食问题,巾月还可以为我们的活动创
造有利条件。
大荒向邻近有小荒河,这个村子的地F组织面临着危险*这个组
织也是朱在日吸收入党的那个同志领导的。他们工作很省成绩,把组
织扩大到了小荒沟和邻近的衬于可是后来被敌人发觉,地下组织的



50页


成员多数被枪禾,村子被烧毁,连名的引儒那遭到了屠杀。
几个幸免于难的组织成员相名百姓逃到了大荒沟。他们的命运就
揉在于衬长的手巴。当时土村长还兼着自卫因团长。随着他的处置v小
诧向组织的成员和服民既可能得到保护,也可能遭到祸殃。因此我决
定尽快间他取得联系,把他争取为我们的支持各相帮助者。
我们派出几个上作员别人荒沟文做工衬即6工作。这些工作66D
表示一定要把土村长争取过来,4p也不天顾虑。因为王村长菜着白卫
出闭长,做他的工作说刁;定会哑上什么暗礁。
我却没有怀疑,深信做工村则t1:作一定会成功。我之所以深信
不疑,是因为我认定他是个有良心的人。说他有良小,有41AfB抿呢,
据说他当/ft长初自卫团闸长以后,没有伤害过一个管辖区的居L6。我
很至砚这’点,认为这是他有良小的重要表现。实际上,在那个年代,
沉迷于追求荣华富贵的人, u4上自卫团团长成村长,就会为r多
立功博得更大信任,任意陷害一“两个爱国者,是司空见惯的事。
但是于村长这个人,既没有告发.也没有陷害过一个人。对小荒
沟来的遗愿等难民,他也睁一只眼闭‘只UBl聂今没动他们一根毫毛,
听任他们仕下去。他如果是个坏人,肯定不会这作做,而会去告发他
们,或者直接叫白卫团员去把他们当成共产党赤色分子全部杀掉,然
后去领赏。
收容从日本军警屠刀下逃生的人,还照料他们安心、过日子,这在
那个年代,除非是有志气、有胆员的人,是根本做不到的。因为事情
’‘且泄露,村长自身就要遭到灭顺之灾。可以肯定,王村长是明明知



51页


逞这飞\,却比胃风险,急人之难。看来是条好汉。
我对献计大荒沟的]—作员LR,我看工付长是个多少还有点良i舶1
人,你们要大胆接近他,告诉他我们游击队打日本鬼了的日的。这样,
他 定钓65jj我们这边米。
—厂作员到了大荒沟,通过窝棚主人的帮助见到了干村长,并向他
提出了相我们合作的建议。他欣然同意,还要求向我见面。他说,革
命本要什么,他就给什么,只求同我见一山。
他的要求引起了找军指挥遗们的争执。仑的主张答府他,有的说
不能答应。当附,故人企图哈算我们司令部的活动很频繁、我们的指
战员都保持着高度的留低,
我听到他们争执刁;休,使左说服了他们,并派人士把土村良带别
密营来。
土衬长听说我答应了他的要求,便秘密发动衬里人筹集大量的粮
食、鞋等物资,来到了司令邮。我一看,他是个二十Hq五岁的美男子,
汉文尔雅,很有礼派义豁达大度,头一眼就叫人喜欢。
我首先问他家早的情况和健康状况然后对他过去保持民族良,6,
无愧为文墨人,结了很高的评价, 并要他今后仍fU用村长头衔,尽力
帮助我们。
我对他说:
“H本和满洲国的木日万;远y。你当的村长,虽是满洲固绘的官,
但你不要九日本f口满洲同效劳,而要最大眼度地利用它,为祖国、为
人民、入革命做好事。要想这样做,就要组织扣发动村氏,积极支援



52页


革命军。我相倪你不会辜负我们的期望。。
我的信任,使他非常感动。他说;
“金将军如此信任我,我没有可说的丫。我一定遵命,尽绵薄
之力[”
他米时还带了酒和几样菜。刁;推看出,他是个重感情会交际的人。
我们坐在帐篷里一起喝门风为了证明酒里无异物,他自己先f:了‘
杯,才给我斟f—杯。喝到=分醉意N,他开怀谈起f自己的隐私,还
说这是从未对别人讲过的:他讲的隐私,宛如创N、说,结构严紧,情
节生动,令人垂川。
王村长的父亲,足在东十县长大的满族人,家境贫寒、年近四[
仍未成亲。他四处流浪,在颅沛流离‘l11禺遇一如意欠于,才成了家。可;
久,他们生了个可爱的小宝宝, 也就是后来的工村长。伤了一年年长
大,愈发英伎聪颖。然而他们家徒四资, ’文不名,不能像人家dr5样
把孩子养得有山启、土村长的父亲总想着世卜还有没有比满洲好的地
方,只要有,他就想倍着接十文闯荡。有—‘入他们衬里未了一群朝
鲜青年,是为了挣钻谋生的文江东,半路帕jj这里打短工挣盘缠的G他
听这些人说,观罗斯是能过—卜好日舶0好地方。于是当这些朝鲜青年
重新上路的时候,他就带着技十跟他们去了江东(我祖父和父亲那一
辈的人,大都把俄罗斯叫做江东)。
到/份罗斯,青年们跑/ ‘些余旷但大都未能如愿以偿,便介
伙种起地来。从此,那里就形成了一个以种地为牛的朝鲜人衬庄。王
付隆的父亲经是中凶人,可也路这些朝鲜人一起江而量处得候亲兄



53页


弟—样亲密天间。孩子就夜这个村于里上学, 自然熟悉了朝鲜人的风
俗刁闹、朝鲜话也说得很流利。后来,俄罗斯发生了新旧两党的斗令。
所谓新党就是布尔什维克, 旧党就是白党。随Z7这个朝鲜人的衬庄
也经历了好多磨难。朽尔什维克得势,赶跑了白党势力,就成布尔什
维克的天下;一旦白党得势,就又变成Lj党的天下。衬里的乡亲也随
之发生分化、出现了郴护共产党的势力和拥护白党的势力。甚至一个
家庭也发生分裂,老大是新党,而老二、老三是白党,互相争执,各
不相让。争吵发展成殴斗,造成了流血。王村长的父亲.就是那时被
白党的铁又刺此的。孩子成了无依无靠的孤JL*乡亲们都很可怜他,可
谁也刁;敢去照顾他。因为谁要是照顾了这个被子,谁就要遭白党的毒
手。白党说要把共产党斩草除根,要苯掉这个孩子。情况十分危急。”·
个从东宁县来到俄罗斯谋生的朝鲜青年,在一个寒冷的秋天带着这
个孩子偷越国境逃回丁东宁县。他想在这里找这孩子的树亲,不料却
被一帮马贼捉住了。渴贼想把这孩子tu下来当绑票,好索取钱D4。但
当他们知道这是个举日无亲的孤儿N,就想杀掉他。这时,二头领说,
一个可怜的孩子,杀他做付么,把他送到我房里57叫那个朝鲜人滚
蛋。那个朝鲜人就这样被枪光了盘缅,也被夺去了孩子、茫无目标地
走了。孩子则被留在贼窝里,受着二头领的保护。—:头领之所以不让
杀他,是因为喜欢他。后来,那个二头领带着这个核了逃出贼窝,跑
到了临江县。他逃到大危沟的山里、头f房子和地,成了一个富翁,并
且把那个孩子认了干儿子抚养起术。他所以能成为宫筋,是因为他进
出贼窝时把他负贡保管的巨额“公款”都带了比来。



54页


他是山东人,姓王。他给干儿子也赶上了王姓。有钱有势才能过
好口子,是他的人生观。为/让干儿子长大了当官有钱有势,供他念
7书,最后又给他谋了个村长的头衔。
王村长接着说,养父恩重如山,固然不能息但更令他永远不忘
的是那个朝鲜青年。当年他父亲被害后,一直保护他,还带他凹到满
洲来的就是那个朝鲜青年。
他说.“现在我有了钱,有了R4富,可就是没法报恩,实在叫我小
焦。我只好怀着报恩的心意,同情朝鲜人的不幸,为他们感到难过。从
小荒向来的难民,大都是朝鲜人。我甘愿豁出生命照顾他们,就当是
向恩人鞠躬谢恩了。”
他说港禁不住流下了眼泪。他是个里恬义的人。当他说怀着报恩
的小意照顾朝鲜人的9j候,我深受感动。
“协同情朝鲜人的不幸,援救他们摆脱险境,我很感谢协。重恬义
的人,不但能够为恩人做好事,巾且能够为人民做好事。从今以后.你
就不要把自己看做为满洲国效劳的村长,而要做—’个为人民服务的村
长。”
他一再发誓,决不辜负我们的信任c
他回去的时候,我结他派了两个警卫员。
从这以后,土村长就成了我们的好朋友,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要
是他还活着,我根恐再看看他,可是—‘灾不知他的去向,更不知他是
否还活着,小里很难过。
争取十署长的经过,也5H争取王村江差不多,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55页


最先给我们介绍王署长的是第七凶政委金平。他曾带着崔“贤的连队
到长白、临江县界领导过小分队的工作。他一面领导派到各地去的小
分队,一面白己也做地方工作。他派出去的一个小组在临江县五道沟
相二道沟活动。
有—‘天,一个队员来找小组长说,因为有贾家营的伪满警察支署,
小组的活动受到很大影响。问组长该怎么处置这个支署。看来他是很
想很gK地揍它一下的。贾家营是去临江、活江、抚松的必经之抵而
这个警察支署是个大障碍,确实是个大问题。七团政委金平听了他的
汇报,就立即给我打了报告。
我叫金平设法把贾家营警察支署争取过米。我说,攻打这个警察
支署,是随时都可以办到的,但会有后患,会结我们造成麻烦。因此
要大胆地去接近它,把它争取到我们这边来。
几天后,金平对我说,贾家营树林里有个窝棚,仕着一个人,是
他在延吉县当区委书记时认识的,如果让他做中间人,似乎可以接近
那个署长。他还说这个人曾在延古县当过动;卫队排长,是个可靠的人。
这个人姓金,曾被误判为与“民生固”有牵连的人,险些被处死,幸亏
区委的一些朝鲜人把他秘密地送到故占区去了。
他来到贾家管打猎谋生。那个王署长喜欢打猎,
金的,自然就成了措友。
我对金平说,认识那个性金的人,只有你一个,你要直接去找那
个姓金的,通过他的关系,再去接近那个王署长*此前一股的经过,可
以说2K争取王村长的经过相似。’个人过地下组织的人同日伪警察过



56页


住密切,是少有的,仅也不足为奇。不过,我们还是需要了解他是怎
样问土署长结识开成丁至交的。这—‘点搞活楚了,才能找出一条接近
王署长的捷径。
金平玄见了那个姓金的人以后回来说,他离开游击区虽已多年,但
小依然是红的。当金平穿着使服去找他的时候,他还怀疑这个从前的
区委书记是否已经叛变,作了故人的密探,磊出了戒心。穿军装的突
然换土便衣是常常会引起这种误会的*当全平说出自己是金日成将举
派来的,那个性金的才放下小米路过直一样毫无隔阂地说出了心里话。
他LX自己没有摘掉“民生固“的臭名就来到了敌占区,心里十分痛苦。他
要求把自己带到分日成将军那且文,他安对我说明白己不是“民生团”,
也请金平在我面前替他作保。只要全将军信任他,他就加入人民革
命军。
金平对他说,托金将军的福,“比生凶”问题已经澄清,你要丢开
一切顾虑,重返革命战线,响档戏地干出‘番成绩来。姓金的听了1·
分激动,祭不住流下了眼沏。
姓金的服王署长结交,是从一年前开始的。在他狞措的地方,土
署长也不时地来打猎。于署长每次看到,自己一天只打到一两只猎物,
而那个姓金的措人却能措到四五只野味。有一天他为了弄清其中的
奥妙,1f意拜访那个投金的措人。在交谈4J,他发现这个措人狩猎很
有办法,小中佩服不已。他对姓金的猎人说,不知是哪一点,使我总
觉得你不是一个普通的格人,而是个思想家或是一个学者。
姓金的措人材他说.要想了解找到底是不是措人,明天我们两个



57页


比—’比高低,你看如何,王署长表示同意。
在第二天的狩描比赛中、窝椰主人性金的措人得胜,王署长认输
宁洒请客,在高棚里摆了一束洒席。席间,土署长说他愿意跟金措人
结汗把兄弟*金措人说,我要是入了你们的家礼,就得当你的哥哥,这
可不是小车、得吝我奸好想想。接着,他毫不在意似地间署长,休是
个旁负警察支署署长重任酌人,怎么会有空常常进山打猎?
王省长说,刁;是有车J来打猎,是小里不舒服才米解闷。那些东
详鬼子破兴是吞种。凡是有危险的地方.都叫我们满洲警察打前泽虽
是同一级的官儿他们对我们总是随便发号施今,动刁;动就破口大骂。
真是叫人气得活不F士了*
金平听了那个姓金的5S人讲的这些情况给他交代了一项任务;在
贾家酋‘带组建祖国光复会的基层组织,开设法叫王署6zR我们的人
会一面。
第二九金措人带着于署长来到了金平指定的接头地点。服工们
长一样,土署长也带来了酒祁几样菜。洒是满洲国官员的重要文际品。
与王衬氏相比,工署长身材魁梧,件相机犷果断。不管什么事情
他绝不犹豫,当帆守断,表态明确。
金平问王署长会佃,一开的就亮出自己的身分,说自已是金u成部队
的一个政委,是奉金司令之命来见团的。然后方截/当地间他有没有
同我们携手共同抗日的意向。
土署长起初有些发偶,直勾勾地瞧着余平。很快,他恢复了常公,
端正了坐势,说道,干吗刚一见团就这样,术,先p8林抵达喝边论、



58页


他喝了几杯之后,啪地一声柏着金平的大腿,惊叹不已地说:“游击队
政委,个子虽小,胆子可大,合我的脾气。你在我这个佩着刀的人面
前,眉不皱,小不跳,直言自己的身分。令人惊佩”
金平N答说: “余U成司令手下的人,都这样。n
千署长把嘴凑到余平厚边,说; “让我去见见金司令ME。 见了
余司令,我就说出我的心里话。还有一条,你定要人我仟旧家礼,这样,
我才能完全相信你。。
经过第一次会而,王署长明白了余措人也是和政治委员一样的共
产主义者。他表尔佩服说,余4S人人了家礼,拜了把兄弟,可从没有
说过白已是共产党员。我原以为家礼的保密最保险,现在看来.艾产
主义考的保密才是最保险的。
我对金乎说,人了家礼,也改变不了我们的姓,
拜个把兄弟,然后带他到司令部来。
在贾家营阴近,我见了王署长。他利王村长一杆,
得他还给我带来了礼物——三根人参。
他欣然同意我提出的共同抗日建议。他性格豁达, 说话爽快。他
汉“我当警察,足为了挣碗饭吃,不是为了反共。 看那些日本人的
所作所为,就恨不得马上扔掉枪不当这个警察了。企司令要我携手共
同抗日,我赞成。余司令要我仍戴着这项署长帽子抗日,我遵命。可
是、我要是仍穿着这身警察制服,那些游击队啪E候金司令一样待我
吗p我会不会控两头来的枪子儿啊?”他直言不讳,1K率地说出了日己
的小里话。



59页


我对他说:“这个你放*队只要你主持正义做好事、世人都会理解
休。即使是入了故伪机关的人,只要他抗日.我们革命军绝不加害。这
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要你为我们做的衰,不是别时就是不安妨碍
我们的工作。不妨碍我们,也是抗U:,要时常给我们送些情报来.安
多接近那个姓金的猎人,好好rA助他。”
从此以后,王署长一直很好地帮助f我们。那个姓金的措人,
他的保护伞下,在贾家营建立了诅因光复会基层组织。
在于村长和王署长帮助下,我们弄到了许多有价值的情报。大荒
沟的自卫团一碰、亡我们的队伍,还撵着手帕表示欢迎。
对王村长和王男长的工作,为我们改造人的工作创造了义一个经
验。
世上万物皆可改造,这是我的立论。在大自然、社会和人的改造
中,最难的是人的改造。但是只要下功夫,人是完全可以改造的。人
的本性,是热爱美好、热爱高尚、热爱正义的。因此,只要做好思想
教育,任何人都能改造好。人的改造,就其本质来说,就是思想改造。
必须住意的是,不要凭入的头衔、衣着等外表轻易地评定他的思
蹈。换句话说,不要凭人的身分和官衔评定他的思想。当然,地主、资
本家有剥削阶级的思想,工人、农民、劳动知识分子有]:人阶级的革
命思想,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但是要知道,候洪钟字川那样穿着伪警
察服装的人,多少也会有一点良小和进步的思想。所谓进步的思想不
是别酌,就是热爱人、热爱人氏、热爱民族、热爱祖团的思想。人的
良i乙,伯根结底,也表现为这样的热爱。



60页


我们故造人,刁;仪不重头衔,也不束国籍。只要是有良i乙、有爱
国小的人,即便是中国人,甚至是存放伪机关里做事的中国人、我们
也毫无顾忌地人胆争取他、向他携手合作。我们有能力教育和改造为
敌伪机关效劳的朝鲜人,并月有这个经验,这意味后对在放仍机关服
务的中国人也能进行改造。教育和改造人的原理,足不受同籍限制的。
我们既然能够把朝鲜人留察争取到革命一边来,难道就不能把中闻人
警察和村长争取到革命”“边来吗?
抗日革命时期,间我们携于合作的中国朋友中,也有伪满军的禹
级将校和中下层军官。他们也间土村良利于署长一什, 为我们做了许
多有益的事情。
现在,我们的民族向前摆着统一祖间的大小:南朝鲜有许多与我
们思想观点不同的人*地主、资个家等属于剥削阶级的人,它恢、企
业家和南人也不少。国家统一后,不管怎玉样,都得跟这些不同阶层
的人在同…块囚十上共同生活下文。恿不能把打有不同思想的人都排
斥掉,光由我们儿产主义考生活r友M巴
即便对方—4;是义产主义者,我们也应当找出与他们的共向点,和
他们携手共同建设统一的祖国。我认为这个儿向点就是爱祖国、爱L(
族、爱人L(。同具有爱祖国、爱L4族、爱人民思想的人,是完全对以
向呼吸共命运纳。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