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尋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48頁


四 王村長和王署長
3()年代盾期,在物質扣精神上以極支援劃鮮A匠革命木的中圍朋友中、
有兩個是在放仍機天做事的人。這兩人部tt土*—個是臨讓縣大荒溝的村長;
個足臨江目賈家青偽滿督察支罷的署長,當地人都叫他工召長。
這兩個人基層單位為U本帝聞土X做事的人,是怎樣同鑰鮮人L(革命軍涅
立了聯繫、以致變成了抗日單創6幫助鉗n支持舌的呢,做他們的工作.是偉大
領袖余日威N志在H傘發動僵中戰爭後親自朽置的一項政治工作。
金U成同心同他們只有一面之文,們摹過幾十年仍4他們念念不忘。
頭——個向我談起王村長的人,是第八團第一j知6政治指導通朱人
日。他到臨江縣大荒溝做敵六區的工作,間束後對我說,要您在大荒
溝一帶擴大祖國光復會組織,首先就要爭取王村長。他接著詳細地介
紹f王村長的為人。
給朱在日介紹於襯長來歷的人,是宋在日在和龍縣二道溝牛小[II
做黨支部書記時吸收入黨的一個同志。後來這個向志暴露了,無法繼
續在和龍工作.黨組織就把他轉移到了臨汀縣。臨江縣有他的親收他
就衣大荒溝附近開到…個小寓枷,勉強維持生計。儘管生活艱難,們
他沒有停IL工作、繼續努力爭取可靠的人。後來見到過擊的黨支部書
記、連隊政治指導員朱在口、就要求幫他雹新接上組織關係。



49頁


我叫米在H馬上到大荒溝去見他,幫他接上組織關係,開吸收他
所保證的人建立—個2R織。米在R趕回大荒內找到他,告訴他司令部
將A:接領導他的工作,要他放于擴大祖國光復會組織,這仟,人荒溝
也開始有了我們的組織。我想這可能就是我們在臨讓縣捏立的頭—個
祖國光複合組織。
我還給未在H交代了爭取銷十長的任務。于襯長就是這樣成了我
們的爭取物件的c我們又通過大荒溝的地下級紙花了半年多的時間
深入瞭解了王村長這個人。
到了1938年的春天.我們做工村長的:I:作方了成果。
1938年春天是我們結束馬城溝的軍政學習盾向長白一帶進發的時
候。部隊的行軍路線上省大荒池我決定到了防江就一定抽空間幹村
長見一面。我們南下開注長八路上吃了很多苦。走到離大荒溝有二1
來早地的地方, n糧斷了,戰音:們也都筋疲力盡,再不能繼續行軍了。
這種時候,只有讓隊員們吃上飯,才能繼續行軍打仗。可是一點兒糧
食也沒有,什麼事都做不成了。最好是打一仕繳獲敵人的糧食。可是
隊員們都又餓又累,別說打儀,就近身子都動撣不了。這時候、我
決計做王村長的工作,對前一段的工作做一個小結。我想.只要做好
于村長的工作,不僅可以解決糧食問題,巾月還可以為我們的活動創
造有利條件。
大荒向鄰近有小荒河,這個村子的地F組織面臨著危險*這個組
織也是朱在日吸收入黨的那個同志領導的。他們工作很省成績,把組
織擴大到了小荒溝和鄰近的襯於可是後來被敵人發覺,地下組織的



50頁


成員多數被槍禾,村子被燒毀,連名的引儒那遭到了屠殺。
幾個倖免于難的組織成員相名百姓逃到了大荒溝。他們的命運就
揉在於襯長的手巴。當時土村長還兼著自衛因團長。隨著他的處置v小
詫向組織的成員和服民既可能得到保護,也可能遭到禍殃。因此我決
定儘快間他取得聯繫,把他爭取為我們的支持各相幫助者。
我們派出幾個上作員別人荒溝文做工襯即6工作。這些工作66D
表示一定要把土村長爭取過來,4p也不天顧慮。因為王村長菜著白衛
出閉長,做他的工作說刁;定會啞上什麼暗礁。
我卻沒有懷疑,深信做工村則t1:作一定會成功。我之所以深信
不疑,是因為我認定他是個有良心的人。說他有良小,有41AfB抿呢,
據說他當/ft長初自衛團閘長以後,沒有傷害過一個管轄區的居L6。我
很至硯這’點,認為這是他有良小的重要表現。實際上,在那個年代,
沉迷於追求榮華富貴的人, u4上自衛團團長成村長,就會為r多
立功博得更大信任,任意陷害一“兩個愛國者,是司空見慣的事。
但是于村長這個人,既沒有告發.也沒有陷害過一個人。對小荒
溝來的遺願等難民,他也睜一隻眼閉‘只UBl聶今沒動他們一根毫毛,
聽任他們仕下去。他如果是個壞人,肯定不會這作做,而會去告發他
們,或者直接叫白衛團員去把他們當成共產黨赤色分子全部殺掉,然
後去領賞。
收容從日本軍警屠刀下逃生的人,還照料他們安心、過日子,這在
那個年代,除非是有志氣、有膽員的人,是根本做不到的。因為事情
’‘且洩露,村長自身就要遭到滅順之災。可以肯定,王村長是明明知



51頁


逞這飛\,卻比胃風險,急人之難。看來是條好漢。
我對獻計大荒溝的]—作員LR,我看工付長是個多少還有點良i舶1
人,你們要大膽接近他,告訴他我們遊擊隊打日本鬼了的日的。這樣,
他 定釣65jj我們這邊米。
—廠作員到了大荒溝,通過窩棚主人的幫助見到了幹村長,並向他
提出了相我們合作的建議。他欣然同意,還要求向我見面。他說,革
命本要什麼,他就給什麼,只求同我見一山。
他的要求引起了找軍指揮遺們的爭執。侖的主張答府他,有的說
不能答應。當附,故人企圖哈算我們司令部的活動很頻繁、我們的指
戰員都保持著高度的留低,
我聽到他們爭執刁;休,使左說服了他們,並派人士把土村良帶別
密營來。
土襯長聽說我答應了他的要求,便秘密發動襯裏人籌集大量的糧
食、鞋等物資,來到了司令郵。我一看,他是個二十Hq五歲的美男子,
漢文爾雅,很有禮派義豁達大度,頭一眼就叫人喜歡。
我首先問他家早的情況和健康狀況然後對他過去保持民族良,6,
無愧為文墨人,結了很高的評價, 並要他今後仍fU用村長頭銜,盡力
幫助我們。
我對他說:
“H本和滿洲國的木日萬;遠y。你當的村長,雖是滿洲固繪的官,
但你不要九日本f口滿洲同效勞,而要最大眼度地利用它,為祖國、為
人民、入革命做好事。要想這樣做,就要組織扣發動村氏,積極支援



52頁


革命軍。我相倪你不會辜負我們的期望。。
我的信任,使他非常感動。他說;
“金將軍如此信任我,我沒有可說的丫。我一定遵命,盡綿薄
之力[”
他米時還帶了酒和幾樣菜。刁;推看出,他是個重感情會交際的人。
我們坐在帳篷裏一起喝門風為了證明酒裏無異物,他自己先f:了‘
杯,才給我斟f—杯。喝到=分醉意N,他開懷談起f自己的隱私,還
說這是從未對別人講過的:他講的隱私,宛如創N、說,結構嚴緊,情
節生動,令人垂川。
王村長的父親,足在東十縣長大的滿族人,家境貧寒、年近四[
仍未成親。他四處流浪,在顱沛流離‘l11禺遇一如意欠于,才成了家。可;
久,他們生了個可愛的小寶寶, 也就是後來的工村長。傷了一年年長
大,愈發英伎聰穎。然而他們家徒四資, ’文不名,不能像人家dr5樣
把孩子養得有山啟、土村長的父親總想著世蔔還有沒有比滿洲好的地
方,只要有,他就想倍著接十文闖蕩。有—‘入他們襯裏未了一群朝
鮮青年,是為了掙鑽謀生的文江東,半路帕jj這裏打短工掙盤纏的G他
聽這些人說,觀羅斯是能過—蔔好日舶0好地方。於是當這些朝鮮青年
重新上路的時候,他就帶著技十跟他們去了江東(我祖父和父親那一
輩的人,大都把俄羅斯叫做江東)。
到/份羅斯,青年們跑/ ‘些餘曠但大都未能如願以償,便介
夥種起地來。從此,那裏就形成了一個以種地為牛的朝鮮人襯莊。王
付隆的父親經是中凶人,可也路這些朝鮮人一起江而量處得候親兄



53頁


弟—樣親密天間。孩子就夜這個村于裏上學, 自然熟悉了朝鮮人的風
俗刁鬧、朝鮮話也說得很流利。後來,俄羅斯發生了新舊兩黨的鬥令。
所謂新黨就是布爾什維克, 舊党就是白黨。隨Z7這個朝鮮人的襯莊
也經歷了好多磨難。朽爾什維克得勢,趕跑了白黨勢力,就成布林什
維克的天下;一旦白黨得勢,就又變成Lj黨的天下。襯裏的鄉親也隨
之發生分化、出現了郴護共產黨的勢力和擁護白黨的勢力。甚至一個
家庭也發生分裂,老大是新党,而老二、老三是白黨,互相爭執,各
不相讓。爭吵發展成毆鬥,造成了流血。王村長的父親.就是那時被
白黨的鐵又刺此的。孩子成了無依無靠的孤JL*鄉親們都很可憐他,可
誰也刁;敢去照顧他。因為誰要是照顧了這個被子,誰就要遭白黨的毒
手。白黨說要把共產黨斬草除根,要苯掉這個孩子。情況十分危急。”·
個從東寧縣來到俄羅斯謀生的朝鮮青年,在一個寒冷的秋天帶著這
個孩子偷越國境逃回丁東寧縣。他想在這裏找這孩子的樹親,不料卻
被一幫馬賊捉住了。渴賊想把這孩子tu下來當綁票,好索取錢D4。但
當他們知道這是個舉日無親的孤兒N,就想殺掉他。這時,二頭領說,
一個可憐的孩子,殺他做付麼,把他送到我房裏57叫那個朝鮮人滾
蛋。那個朝鮮人就這樣被槍光了盤緬,也被奪去了孩子、茫無目標地
走了。孩子則被留在賊窩裏,受著二頭領的保護。—:頭領之所以不讓
殺他,是因為喜歡他。後來,那個二頭領帶著這個核了逃出賊窩,跑
到了臨江縣。他逃到大危溝的山裏、頭f房子和地,成了一個富翁,並
且把那個孩子認了乾兒子撫養起術。他所以能成為宮筋,是因為他進
出賊窩時把他負貢保管的巨額“公款”都帶了比來。



54頁


他是山東人,姓王。他給乾兒子也趕上了王姓。有錢有勢才能過
好口子,是他的人生觀。為/讓乾兒子長大了當官有錢有勢,供他念
7書,最後又給他謀了個村長的頭銜。
王村長接著說,養父恩重如山,固然不能息但更令他永遠不忘
的是那個朝鮮青年。當年他父親被害後,一直保護他,還帶他凹到滿
洲來的就是那個朝鮮青年。
他說.“現在我有了錢,有了R4富,可就是沒法報恩,實在叫我小
焦。我只好懷著報恩的心意,同情朝鮮人的不幸,為他們感到難過。從
小荒向來的難民,大都是朝鮮人。我甘願豁出生命照顧他們,就當是
向恩人鞠躬謝恩了。”
他說港禁不住流下了眼淚。他是個裏恬義的人。當他說懷著報恩
的小意照顧朝鮮人的9j候,我深受感動。
“協同情朝鮮人的不幸,援救他們擺脫險境,我很感謝協。重恬義
的人,不但能夠為恩人做好事,巾且能夠為人民做好事。從今以後.你
就不要把自己看做為滿洲國效勞的村長,而要做—’個為人民服務的村
長。”
他一再發誓,決不辜負我們的信任c
他回去的時候,我結他派了兩個警衛員。
從這以後,土村長就成了我們的好朋友,給了我們很大的幫助。要
是他還活著,我根恐再看看他,可是—‘災不知他的去向,更不知他是
否還活著,小裏很難過。
爭取十署長的經過,也5H爭取王村江差不多,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55頁


最先給我們介紹王署長的是第七凶政委金平。他曾帶著崔“賢的連隊
到長白、臨江縣界領導過小分隊的工作。他一面領導派到各地去的小
分隊,一面白己也做地方工作。他派出去的一個小組在臨江縣五道溝
相二道溝活動。
有—‘天,一個隊員來找小組長說,因為有賈家營的偽滿員警支署,
小組的活動受到很大影響。問組長該怎麼處置這個支署。看來他是很
想很gK地揍它一下的。賈家營是去臨江、活江、撫松的必經之抵而
這個員警支署是個大障礙,確實是個大問題。七團政委金平聽了他的
彙報,就立即給我打了報告。
我叫金平設法把賈家營員警支署爭取過米。我說,攻打這個員警
支署,是隨時都可以辦到的,但會有後患,會結我們造成麻煩。因此
要大膽地去接近它,把它爭取到我們這邊來。
幾天後,金平對我說,賈家營樹林裏有個窩棚,仕著一個人,是
他在延吉縣當區委書記時認識的,如果讓他做中間人,似乎可以接近
那個署長。他還說這個人曾在延古縣當過動;衛隊排長,是個可靠的人。
這個人姓金,曾被誤判為與“民生固”有牽連的人,險些被處死,幸虧
區委的一些朝鮮人把他秘密地送到故占區去了。
他來到賈家管打獵謀生。那個王署長喜歡打獵,
金的,自然就成了措友。
我對金平說,認識那個性金的人,只有你一個,你要直接去找那
個姓金的,通過他的關係,再去接近那個王署長*此前一股的經過,可
以說2K爭取王村長的經過相似。’個人過地下組織的人同日偽員警過



56頁


住密切,是少有的,僅也不足為奇。不過,我們還是需要瞭解他是怎
樣問土署長結識開成丁至交的。這—‘點搞活楚了,才能找出一條接近
王署長的捷徑。
金平玄見了那個姓金的人以後回來說,他離開遊擊區雖已多年,但
小依然是紅的。當金平穿著使服去找他的時候,他還懷疑這個從前的
區委書記是否已經叛變,作了故人的密探,磊出了戒心。穿軍裝的突
然換土便衣是常常會引起這種誤會的*當全平說出自己是金日成將舉
派來的,那個性金的才放下小米路過直一樣毫無隔閡地說出了心裏話。
他LX自己沒有摘掉“民生固“的臭名就來到了敵佔區,心裏十分痛苦。他
要求把自己帶到分日成將軍那且文,他安對我說明白己不是“民生團”,
也請金平在我面前替他作保。只要全將軍信任他,他就加入人民革
命軍。
金平對他說,托金將軍的福,“比生凶”問題已經澄清,你要丟開
一切顧慮,重返革命戰線,響檔戲地幹出‘番成績來。姓金的聽了1·
分激動,祭不住流下了眼沏。
姓金的服王署長結交,是從一年前開始的。在他獰措的地方,土
署長也不時地來打獵。於署長每次看到,自己一天只打到一兩隻獵物,
而那個姓金的措人卻能措到四五隻野味。有一天他為了弄清其中的
奧妙,1f意拜訪那個投金的措人。在交談4J,他發現這個措人狩獵很
有辦法,小中佩服不已。他對姓金的獵人說,不知是哪一點,使我總
覺得你不是一個普通的格人,而是個思想家或是一個學者。
姓金的措人材他說.要想瞭解找到底是不是措人,明天我們兩個



57頁


比—’比高低,你看如何,王署長表示同意。
在第二天的狩描比賽中、窩椰主人性金的措人得勝,王署長認輸
甯灑請客,在高棚裏擺了一束灑席。席間,土署長說他願意跟金措人
結汗把兄弟*金措人說,我要是入了你們的家禮,就得當你的哥哥,這
可不是小車、得吝我奸好想想。接著,他毫不在意似地間署長,休是
個旁負員警支署署長重任酌人,怎麼會有空常常進山打獵?
王省長說,刁;是有車J來打獵,是小裏不舒服才米解悶。那些東
詳鬼子破興是吞種。凡是有危險的地方.都叫我們滿洲員警打前澤雖
是同一級的官兒他們對我們總是隨便發號施今,動刁;動就破口大駡。
真是叫人氣得活不F士了*
金平聽了那個姓金的5S人講的這些情況給他交代了一項任務;在
賈家酋‘帶組建祖國光復會的基層組織,開設法叫王署6zR我們的人
會一面。
第二九金措人帶著於署長來到了金平指定的接頭地點。服工們
長一樣,土署長也帶來了酒祁幾樣菜。灑是滿洲國官員的重要文際品。
與王襯氏相比,工署長身材魁梧,件相機獷果斷。不管什麼事情
他絕不猶豫,當帆守斷,表態明確。
金平問王署長會佃,一開的就亮出自己的身分,說自已是金u成部隊
的一個政委,是奉金司令之命來見團的。然後方截/當地間他有沒有
同我們攜手共同抗日的意向。
土署長起初有些發偶,直勾勾地瞧著余平。很快,他恢復了常公,
端正了坐勢,說道,幹嗎剛一見團就這樣,術,先p8林抵達喝邊論、



58頁


他喝了幾杯之後,啪地一聲柏著金平的大腿,驚歎不已地說:“遊擊隊
政委,個子雖小,膽子可大,合我的脾氣。你在我這個佩著刀的人面
前,眉不皺,小不跳,直言自己的身分。令人驚佩”
金平N答說: “余U成司令手下的人,都這樣。n
千署長把嘴湊到余平厚邊,說; “讓我去見見金司令ME。 見了
余司令,我就說出我的心裏話。還有一條,你定要人我仟舊家禮,這樣,
我才能完全相信你。。
經過第一次會而,王署長明白了餘措人也是和政治委員一樣的共
產主義者。他表爾佩服說,余4S人人了家禮,拜了把兄弟,可從沒有
說過白已是共產黨員。我原以為家禮的保密最保險,現在看來.艾產
主義考的保密才是最保險的。
我對金乎說,人了家禮,也改變不了我們的姓,
拜個把兄弟,然後帶他到司令部來。
在賈家營陰近,我見了王署長。他利王村長一杆,
得他還給我帶來了禮物——三根人參。
他欣然同意我提出的共同抗日建議。他性格豁達, 說話爽快。他
漢“我當員警,足為了掙碗飯吃,不是為了反共。 看那些日本人的
所作所為,就恨不得馬上扔掉槍不當這個員警了。企司令要我攜手共
同抗日,我贊成。余司令要我仍戴著這項署長帽子抗日,我遵命。可
是、我要是仍穿著這身員警制服,那些遊擊隊啪E候金司令一樣待我
嗎p我會不會控兩頭來的槍子兒啊?”他直言不諱,1K率地說出了日己
的小裏話。



59頁


我對他說:“這個你放*隊只要你主持正義做好事、世人都會理解
休。即使是入了故偽機關的人,只要他抗日.我們革命軍絕不加害。這
一點我可以向你保證。要你為我們做的衰,不是別時就是不安妨礙
我們的工作。不妨礙我們,也是抗U:,要時常給我們送些情報來.安
多接近那個姓金的獵人,好好rA助他。”
從此以後,王署長一直很好地幫助f我們。那個姓金的措人,
他的保護傘下,在賈家營建立了詛因光復會基層組織。
在於村長和王署長幫助下,我們弄到了許多有價值的情報。大荒
溝的自衛團一碰、亡我們的隊伍,還攆著手帕表示歡迎。
對王村長和王男長的工作,為我們改造人的工作創造了義一個經
驗。
世上萬物皆可改造,這是我的立論。在大自然、社會和人的改造
中,最難的是人的改造。但是只要下功夫,人是完全可以改造的。人
的本性,是熱愛美好、熱愛高尚、熱愛正義的。因此,只要做好思想
教育,任何人都能改造好。人的改造,就其本質來說,就是思想改造。
必須住意的是,不要憑入的頭銜、衣著等外表輕易地評定他的思
蹈。換句話說,不要憑人的身分和官銜評定他的思想。當然,地主、資
本家有剝削階級的思想,工人、農民、勞動知識份子有]:人階級的革
命思想,這是無法否認的事實。但是要知道,候洪鐘字川那樣穿著偽警
察服裝的人,多少也會有一點良小和進步的思想。所謂進步的思想不
是別酌,就是熱愛人、熱愛人氏、熱愛民族、熱愛祖團的思想。人的
良i乙,伯根結底,也表現為這樣的熱愛。



60頁


我們故造人,刁;儀不重頭銜,也不束國籍。只要是有良i乙、有愛
國小的人,即便是中國人,甚至是存放偽機關裏做事的中國人、我們
也毫無顧忌地人膽爭取他、向他攜手合作。我們有能力教育和改造為
敵偽機關效勞的朝鮮人,並月有這個經驗,這意味後對在放仍機關服
務的中國人也能進行改造。教育和改造人的原理,足不受同籍限制的。
我們既然能夠把朝鮮人留察爭取到革命一邊來,難道就不能把中聞人
員警和村長爭取到革命”“邊來嗎?
抗日革命時期,間我們攜於合作的中國朋友中,也有偽滿軍的禹
級將校和中下層軍官。他們也間土村良利於署長一什, 為我們做了許
多有益的事情。
現在,我們的民族向前擺著統一祖間的大小:南朝鮮有許多與我
們思想觀點不同的人*地主、資個家等屬於剝削階級的人,它恢、企
業家和南人也不少。國家統一後,不管怎玉樣,都得跟這些不同階層
的人在同…塊囚十上共同生活下文。恿不能把打有不同思想的人都排
斥掉,光由我們兒產主義考生活r友M巴
即便對方—4;是義產主義者,我們也應當找出與他們的共向點,和
他們攜手共同建設統一的祖國。我認為這個兒向點就是愛祖國、愛L(
族、愛人L(。同具有愛祖國、愛L4族、愛人民思想的人,是完全對以
向呼吸共命運納。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9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