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88页


七祖母李宝益
李宅益女士的一生、 /t哺育/敬爱的领袖金B成同志印伟大领导
备余止u 4志的/J景六一东的革命斗争厉火小』有持殊的地位。她让许多于扑
郎参加7革命1令以后,和金辅该允生’道饱经风霜,顶住了不断浸袭革命之家
桨Ie6g1:风暴雨、在满洲的朴沏雪原L也留下丁她苦难的足迹。
她一辈子为参加革命的子孙做后盾,默默无园地辞别f人世。余日成N志在
悲痛地缅怀松树附,件了tn下的追还。
日个币四十义古发动侵华战争以后v变个加旧地策划阴谋,妄凶
使我们“川II旷。他们动员我学少时代的N宙、教师扣“打倒帝囚十义问
Hd”M’时期的问事、被捕转向的人与亲友,搞诱降勾当。最后,还把我jt—
迈的诅母g6押到白头山一带,使她受尽丁折出。把亲人4Y1:诱饵进行“诱
降工作”,是他们抛出的最后一州
我闻白古就以“东方礼仪之邦”而司名十世。朝鲜民族很有礼貌,京
十人情,崇尚忠孝。对此, 曾访ruJ道我凶的西方人土也 致n走‘、 [1
韩问末现有 批沙俄学者术筏N考察:他们圆囚后,友吴递沙知1
考察他人,lr强调指们, 朝鲜人礼仪道德上色朋一指‘’
故人远迫我的祖母参加“试降上作”,恶毒地妄图刊用孙/x十他父
和祖母的手小,迫使我转向。帝四十义侵略音娘JC、4州6,是不讲人情



89页


的 为厂tgja己卑鄙的Ue气他们肆元忌惮地利用了朝鲜民族英盯
的风俗列传统的伦理道德。19世纪后半期,洋人为/迫使大院君’e‘开放
我国的门户.竞咨掘大院君父亲向延君的坟朵,也是这种卑鄙的行径。
报到7A酥破软禁在长白只作企水的通报时,我正率领部队在治江
一带活动:
故人几乎每人列带着我的议讨翻山越岭,运她喊这样的汛”成柱,
我是构;的奶奶。体nJ仲妆,快出EiJ吁”
在佳农水人们送来的纸条上, 附打故人在长白各付张贴的4J台内
存,大致是这仟的;企日成的他用巴来到忙人水。企日成务心尽速出
山川见,李4;立迟。
每当定到gJ能钉游i1列入密兽的原始杯gJ,敌人就逼迫我的祖付喊
我。然巾,她柑个不听他们的话。这样‘来t他们就露出凶tn了。他
们像对待刑事犯那什,用枪n46她脊背、以肋她。这 招Y;灵,他们
又软项兼施,但都老无效果。他们看铭人了.他们以为一个乡下老人婪,
只要跺跺脚瞪眼bK:战nr一下、她就会乖乖地就范、真是痴心妄怨。
传在水的地r组织石到我松树翌罪,就建议派‘支部队格救她:要
是顺不出部队,他川也打算动员J:作员营救她、爱我享i意‘:
接别这个11—tK,我气得的川6除,简亢抑制不住心头的怒火。叫
一‘个i·、十高龄闭老人在军下40度的冰天雪地坦受苦,这是人十的郭26?
我真您马卜出动部队,消火敌人, 狄L1l祖母 但我迈是乐作了小中的
绍火,批了下术。那时峦—J发生丫“总山事件”,西间岛和闽内的革命
组织正经受着严峻的4验,数rf名革命舌还在铁下至泅着鲜血。量这



90页


种事态T刁;顾,光去救出A己的7R母,我还怎么2t钡寻苹釉
打一仗是可以枚比他付的, 1K也有治人敌人圈套的危险。
余平建议H1他带的小分队去救出我柑四,我没有N意,说服他快
M 2;采取措施,营救扑达列其他朝鲜氏族解放同盟的成通。他无叮奈
何,钟名眼泪N加V情景、至今难以忘怀G
他离大以后,我也哭7、克制白已不士搭救近齐赵尺的祖母,真
是谈何容易。过去, 为/他们一两名爱因者,其至只为缴缺儿麻袋术
或者儿支枪,京常老不犹豫地文打 仗。而现在,明知道4R14在刁;返
的地方备受侮辱、dJ不能士搭救,我。L、又有多么痛苦啊 搭救祖母小
劝,又刁;能不抑制这种感情,这就是我作为司令官忍受的、别人所不
能体会的苦衷。 ”个人克制个人的情感,并刁;是件容易的事。
我从小就受到祖且的宠爱。内从按到任在水地F组织的通报后,我
总是堆以抑制小中的痛长,当时的心情是大法用语言形容的。
在我的幼年时代和少年叫代、7R仍:L有不亚于母亲的地位。我个
人崇台渡过童年时代化留下的最难息的印象是这样—个情景.卖麦芽
糖的挎着装满麦芽糖的木箱,定论串巷地叫卖. “买麦芽糖、 买安芽
概”有时用麦芽糖换破烂和破胶鞋的惟着于推头,来到我们衬里。宅
他们喀唆喀喀地摆弄葛又宽又大的剪十叫卖时、全村的小孩子都跑出
。陈把他们团团围住。每当这时,我也t6得立咽唾沫。可是,我家电
哪有钱呢,既没有破烂,也没有破胶鞋掌。当时,衬里能专上肢征纳
入家没有多少。我家老少也都穿草鞋,穿收鞋连想都不敢想。
玲当衬里的做门门阂仕装有麦芽糖的木梢成于推擎闹闹嚷嚷刷,



91页


我总是留在院子巴装做暇坞,或者在酱缸旁装着看爬来爬玄的99蚁玩。
爷爷扣奶奶都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局—‘次,奶奶匀出家里只有那么点
儿的大米,出去换回几条麦芽椭来系齐我的手缉。那时, 小小的小里
是多么感激啊。衣用糖于粥勉强糊u66日F殴, 为松几条麦芽梢匀lk
了人米, 该多么不蛆。那个凝聚老7K母爱意的密米的朋产;瓢棚几条麦
芽椭,至今仍历历齐日。
小时候,母亲、祖母和AA母宁实常俗背我。不知是为ff 54,在他
母和姑母背帧%p象比企传亲背Li/J更清晰。他巴文娘家时常背着我
夫。男孩子到入七岁R4就开始懂事,大部知道害眼、不愿丙让人背。可
祖母短当来到烽火受时,总是要右孙于任多大f,把什转间我, 根本
4;旨我害幌刁;岩幌,柜汽企议付的背卜,我就能从她的头发初小袄L。
间到服革否差不多的清否,我喜欢这种否味。那是只有从·宋丫劳动
的诅殴身卜才能间到的持异的否味儿,我们件什万景六叫,诅母几乎
把她的爱部倾注在我的身L。小叫做,我多半部在松树分边。她那胖
严例卯削象足我小时的枕头。不知为们5、, ·从她们脐膊我就睡得
好,该当抱着我睡时,她总给我讲神奇的放牧,努力培养我又有美州
的幻想的翅膀。有时,她近把吃饭u;十留下来的锅U观是枣儿悄悄地
串达我的嘴贝,吃起来持圳乔别。
父亲士仪后,议付更加疼报。她唯 的乐趣奸慷就是备到家掣江
孙的成长。她还能有ff 2、乐趣哈—没行踪衣夫食的两气,二没能过
—k游山玩水、养尊处优的Af H广。她扑素而殷切的心望就是朝鲜的独
立‘,她盼超获得独立的那一‘大早巳到来, 为投玲丁争取讼因独立斗争



92页


的:广孙诚心诚意地做后盾,开以此为乐。
祖母的爱意,还常常表现在对我的期望相信仟L。1926年,也就
是我父亲友世的那年夏天,她到了抚松阳地村,在我父亲的墓前悲伤
地痛哭后,对我说:
“孙儿你爹肩负的重担,范在/你的肩上。你一定要继承爹的遗
业,光复祖国。我和你娘并个;希望休对我们尽字,你要一小扑在文现
朝鲜独立的大业L。”
7R母的话使我深受感动。如果那时祖母不是让我投身子争取朝鲜
独立的斗争、而是叫我将来当富翁或者做官,我是不会那么激动的。她
很有志气,对这些她足刁;放在眼里的。我从她的教诲中获得了极大的
力量。
祖母把争取他国独立这样的大事托付给我,
祖母没有很快返回万景台,她存抚松待了
图时,她也朋到那里去,安慰我的母亲和叔母。
要说我祖母的特点,一句话,诅母是个性1
‘辈女子中,她是个丰见的强者。她爱憎分明,
是那样和蔼可亲,顺对人类的治滓则痛苦冰箱、
汉,不畏强暴。
是对我的极大信任。
个时期。我们迁居玄
旧lj毅的老人。在她那
对受苦受难的善良人
痛心疾首。她气冲霄
祖母要是一个谨小慎微、儒的怕死的老人,接到任在水地下组织
的通报时,我是难以抑制内心震动的。悦我相信祖世合理解我的心情v
她无愧为革命者的祖母,会经得住作为人质所遭受的种种痛苦相考验、
后来的事实证明,那时我相信她是完全正碗的。



93页


华成义塾‘’的同学朴且ZJ曾来南牌子密营找过我。那时我们正和
杨靖字等第一军、第二军的1:部一起开重要会议。他来伐我是为了让
我“N顺。。继他之后,李钟洛又来找我。那时,补且石坦白自己的罪
行说、他曾押者我的祖拇踏遍了西间岛。据他讲,我的祖母正像我相
信的那样,在故人的威胁F—,宁死不屈。
把我的他姆绑架折磨的,是“诱降工作班”的特务。车钟洛相朴且
石就是这个丁作旺的成员。 日本特务机构的策划者要求他们胁迫我的
诅毋做“诱降工作”。李钟洛相扑月石到了万景台,对我的祖父和祖母
说;你们想吞石孙子吧,要看孙子,好说G你们的孙子干的是徒劳无
益的韦,反而苫了自己。要想救他,就得听我们的话。
诅母呵DC道:人只能gL一公报上报道我孙十已经死/,你们又
说他近活着,你们这是什54光L5,我寸;愿听这种弥天大谎。
李钟洛十分狼狈,说:那个报道是捏造的,戊柱没泥还活着;他
在险魁的山堂进行毫无希望的独立起动,足徒劳的;如今整个东亚都
变成/日个人的大下,他还蒙在鼓掣。他们存白头山里, 由于断了食
盐,i争吃些生术和松汁探身都长毛了,脚Y丁您得光秃秃的.不俊
个人f人可成拉会绍地术,神出鬼没地打游击,没注叫他山山。 日伞
政府说,只要成柱投降,关东军大将也好,朗鲜Y司令官也好,要什
2h官蛤什5、它;家里人也能住宫殿舱的房子,字从朵华富炭;关键是
要让他尽决转向。这争、最好还是老大娘川加。他把儿行元钞票放到
犯祖碌的yK前说,这是日本人送的捌礼,先用这笔铺买坚生活需要的
紧要东西,雇一各老妈于。



94页


我视父勃然大怒,把那打钞票住院十里·批,厉声呵斥道:“你们
这些天地不存的败类,叫我们宁钱士损孙子的命吗,中剐无耻,飞上
给我湾?”
7R母也大声斥责道:“5J旧计我们成杠当日本军大将,就是当他们
的名7R宗,我也不劝他出山。我儿子亨横和亨权都死在构;们手里,我
的L、部要气灼;丁。迈不快给我治出去、”
李钟济和朴111J只好认溜溜地回去/G故人切道甜言蜜语和金钱
都引诱不f我家里的人,就用刀枪强制把我的诅母押什满洲。她大义
凛然,心里有谱:好、你们强拉着我走,那就走吧。你们以为来硬的,
我就听伯;们的话啪,趁这个机会,我正好把孙于打日伞究于的白头山
和满洲山河看个够f谁赢准输.d9们等着瞧,
持务们带躬我祖母到两间岛的山区,转74等近 年。午迹六切酌
老人道了多大的罪,可您而知了。
有 次,朴从Ji看到我祖母的脚起7池汾
心里也过意7f;士。其实,我们也不乐意做这种事,
您呢朴且石虽然投敌了,似乎过有点问情i队
讣您受蚕职f,我
感到很痛苦.何况
祖母说:虽然吃力,但看到我孙于转战的地方、反倒稼身是劲卜
液当故人用枪u捅着她的脊背,逼她喊我的名字时,她就警告敌
人沈“我4;是疯子,我才不喊他呢。你们以为乐了我,你们就没率了
吗?不怕吃我孙十的枪于JLt你们就随便好了:”
实际上,特务川不是不知道他们所干的勾当是老无效果的。他们
胆战i州瓦害1.n随时可能遭到游众队的袭击。他们明白, 把革命丫司



95页


令官的祖母绑来别处劝降,会遭到什5h朴的tK复。他们1、b被游击队打
死,就向我祖母央求道:我们存离你达一点的地方保护休,你带一个
1几岁的男孩子去寻找孙子。
我祖母知道敌人16死就吓唬他们说:何必带芳pj怜的孩子去呢?
我嚏要服你们这 帮帧满肠nE的家伙—起去。你们要是16革命军才
出这样的主意,那我只好对你们的上司照实说了。这什一未,那帮特
务反而被我祖母牵着鼻十走,对她唯命是从了。
祖母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时间他们发号施今,大气冷,她就说
不能出云 累了就说要休启、要是澡塘的水刁;热刁;守沈澡,或是发现
有日本人先用过的痕江她就斥贡敌人:我是金将军的诅西,你们敢
这作息慢?开饭g;f,特务端来日个饭或是中餐,她就不吃,叫他们端
朝鲜饭食未。每当这种时候,他们为了迎合她的心意,一个个忙得不
可开支。
大年韧 ,管辖“诱降1作证”的H本督察官tE李钟浴和朴且Jf叫
到跟前,沈“我很想见到金将军祖母术拜年。你们文叫她过来给我拜
年。”李钟洛和朴且石向我祖母转达了u本人的话。她听了冷伶一笑,人
声呵比道;“岂有此助不倍规热的坏种: 回去叫那个小于过来, 向
金将军的祖母拜个”日个督察官听了大吃一惊、u下得手相加酉杯掉在/
地上。这是个小5K于陈的家伙,一不顺小,就拔出军刀为非作歹,真
至对方降服。可这大他帧失气炽,不耿行凶,反而憋n4运:“余H改的
祖母果然不向一股。人们都说余H成是白头山的老虎,那他的奶奶人
疑也是老南”



96页


后来,朴且石坦率地说,我TB母始终坚强不顾,气宇轩昂,使他
这个可耻的叛徒时刻都感到内疚。
“诱降工作班”的特务们徒劳大功,只好让我的祖母回到万景台。
我从补且石那里听到他Bg拼口经历的“诱降工作”情况后,更加尊
敬似父祁祖母了,心里对他们表示f内女的感谢。扑民石在离开密营
时向我发誓.虽然在日本鬼子的强迫下转向了,但他决不再做对不起
他国、民族和在山里受苦的我的亏心事。我托池背着故人tb几根山参
相一封饱捎给我的祖父祁祖母。解放后,我凶到祖国间祖父和祖母、我
在山里送的山参相信收到了没有。他们说,信是收到了, 山参没有收
到。大概是被那个派朴且石到我们军营的日本督察官给截走7。
金日成同志的祖父和tR母把金B成N志叫朴义石捎结他们69那封信,—直保
存到金日成同志光复促固后凯旋N囚。这封信被登在1946年5g 29g的(正路)上*
公之于世。(正路)是(劳动新闻)的前弃。
对革命的叛徒没有给予处罚,反而托他用密困,这足奎前绝后的软枣。通过
这一事实,我们足以看到金日成向志的宽宏大旦。朴且石若是还有一氯良心,在
这种宽容面前,是会暗自流沼的。他没有把那封估交给上刘、原射不动地梢友了、
也算是守了约。
这封亩简意赎的书信*凝聚着以光复他国为己比并对这 伟大事业充满信
心和乐观精神的血气力刚的青年将军的气晚。它能够公之于世,传结后K,是个
幸事。
书信全文如下
“祖母的殷切小意我已详悉。男儿既已献身社程,此分当属国家和



97页


住在万景台的金日成间志的一家收到这封信,上上下下部禁不住流下7BB
旧。
后来,李宝益女士又被林水山所后的另一个“诱降工作班’押到北间岛.再次
备受折筋。
祖国解放战争后,李宝益女士去世。家属相亲友在向遗体告别时,金日成同志
曾回忆了这样一段历史。当时,金日成同志神色很沉病。
—…我听到祖母再次被押到满洲受罪的消启、是在安因县车厂子
附近的时候。这次押我诅母的“诱降工作班”特务, 多半是日本人。这
个工作斑里有曾当道我军主力部队参谋长的林水山。他投敌时向日本
上司发誓,一定要想方设法诱捕我。
起初,这个工作旺曾计划绑架我的亨禄叔叔。大概是因为他们知
道,再把我的祖母绑去也是枉费心机,毫无收获。
在祖父祁诅母腋下,只剩下亨栋叔投这—’个儿子了。当敌人到万
景台要强制拉走他时,诅父用拳头捶着炕头提出7抗议;祖母也厉声
呵比遭不行,我家只剩下这么一个儿于了!你们要把他绑走左抓我
的长孙,是人能干出这种勾当岭天诛地灭,真是作孽,我叔投也说v
宁愿被杀头,也不去干抓侄子的勾当。结果,在敌Aa6强迫下,祖母
就又被押到满洲去了。而她却满不在乎,jC、里想;尽管你们肆虐,不
能享金将军的他母怎Af人她甚至决计替亨禄叔叔牺牲。她又被押到
北间岛山区受了好几个月的折磨,这次依然毫不动路坚持了气节。每
当林水山骂她不听他们的话时、她就说:你背叛了我的孙子,你这个



98页


hJ耻的叛徒,我活着要站在孙子一边,死了也要站也孙子的一边,水
远做胡鲜人。警惹眼“巴看你这个狗命还能活多久。
当时,我听别7x母再次被绑架押来的消启、曾组织了多次战:t—。这
是比她知道我仍在坚持1令的最好方法。我用这个方法向她致以用i舌
占难以表达训色慨万端的问候。
取当听到我军的捷报时,她也刁;1、D有人在旁边听,就高产欢呼道:
“我的孙千真英雄c愿f1;子日把日本AL十消灭干净,叫他们孜我们朝鲜
绝种”巴。
追回故人也八奸放她回JJ景台丫。此后,他们;1;内干这种5J当/。
这意味着我的祖母赤子辛拳地打败了敌人。
然们,敌人别我们万景六“家的歧视相迫害却文本加阿了。巾丁
家庭里爱同吝多,我又是革命军的司令官, 几十年来家里人吃的苦头
是难以言状的。日寇殖氏统治本划,亨禄叔叔为了躲避故人的迫害,到
南埔打鱼为少G
在我家里吃苦头最多的还是松树。解放后,我首次回到万景六旧
居那大,对祖母说:“奶奶,你为我屹了不少苦啊。”她却满面春风地说:
“我吃的苦, wK里比得亡休受的苦,休人光复祖因而战,受了多大的
苦。 ,·论苦头, 日本鬼十比我吃得多,他们为了侍候我,才吃了个
少苦头呢。我吃的算付么苦啊。我托你的锦,游览了好多地方。那是
享福,哪里是受苦。”
我对他母说:阔别二十年后回点我空着两手来见诅父和祖母,心
电实人道意不2L。沿份反而汁导我说:“怎么说是空子啊?你带来了Jh



99页


止,这是多大的礼物啊,你安然大芯,义带米/解放,我就再也没有
别的祈求了。迈有比你更大、 比解放更大的吗?世—是还有什么能与这
些相比呢2”
出白—个年近古柿纳乡下名人之u的这席活,有多么豪迈,我听
f,心里很佩服:祖设真了—4;越
在日本帝同主义的高压政策达到顶点的那个时矾我的1R母不为
敌人的利说和威胁所屈服,坚守了革命者的母亲利祖母的尊严和气节,
可以说这是个巨大的服利。在我国,像我祖母这样的爱国妇女、不是
有很多吗v
我常常琢磨:我的祖母不是共产主义古,更不是职业革命古,又
没读过书,没有受过组织的革命教育。一个目不识丁的乡下名太太,她
怎蛾SAnAL堂堂正正地面对凶恶刨敌人,遇事如此机智勇敢,理立气
1士2
依我想,是我家的家风利革命把她造就成了女杰。我家的家风足
什么呢?世上最宝员的是祖国和人bZ、我们把为之奋1书躯视为己仟。
一句试爱他国、爱人民、爱民族,这就是我家的家风。她受了子孙
的很大影M队儿子和孙子都是革命者,她自然会受到影响。
革命舌的父母总是要参加革命的,即使不直接参加,也会成为同
情者和帮助舌。人们都说,有出色的父母,子女在其熏陶下总会成为
得力的人才。这话是对的。向样,有了有出息的子女,其父母也总是
会受到影响,而与子女采取一致的步调。正出为这样,我常常强调在
实现家庭革命化方面,新一代的作用非常重要。



100页


当然.开刁;闲人大辈是革命者,其后辈也自然而然地成为革命者。
一个人要成为革命考,父母的币陶固然重要,但更要有本人的主观努
力。想托祖先的幅,是不行的,就是在梦里也不应该这样想。我希望
我家的新一代继承为文现祖国独立而战斗牺牲的先辈的遗志,在社会
主义建设和统一视网的斗争中,无论什么时候都要站到前面,献身奋
斗。我的祖母专心种地直至逝世,也是为了自己的祖国.为了社会主
义的。
我的祖母之所以敢于面对敌人进行;1—争,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
我们的力量强大。敌人对我们进行“诱降工作”时,朝鲜人bz革命军正
处在全盛时期。革命零的威力相声势,给她带来了力量和勇气。假若
我们建立革命武裴力量之后,没能在抗战中连战连捷,或者没能把广
大群众团结到统一战线的旗帜卜,巾只是维持现状,阴在山里刁;动。那
么,她是不可能如此大义i凛然地压倒敌人的。
在社会主义建设4l,道理也是 柞。只有年轻一代势力多做工作,
具有雄厚的实力,柑阂才能繁荣富强,人口才能保持尊严相白崇感。尊
严并不是自然而然地从天而降的。只有党伟人,领袖伟大,国家高强,
才会有尊严,才能怀有由崇感。年轻 代要成为当之大愧的主力,拥
护党和领袖,奋发困强,建设富)t6的视困。
1946年6H9日,/J景别州、抗日游占认队员、乎壤市党委和行故讥欠联合
设宴,庆祝车宅益女土七十寿辰。宴会是在方景六小学举行的。驼在乎绸的苏军
少将罗马午f十也应邀参加f宴会,并继抗U革命战士和来宾Z后致了贸词。
这天,余U成同志也来到了万景台,仪他根本不知道社会各界庆祝他祖母



101页


乙1”寿以,开到各界代表5t亥掣的贺词,他就作为长孙代表家钨致了答词。
他的答词简单扼要地概还f7A母的平生经历。答词人怠如下:
我的祖母是个日不识丁的女—r老太大。然而 当儿子、侄于和孙
子们陆续走上革命道路时,她没有阻拦,反而给予鼓励;当他们为进
行革命活动,离开她的膝下,有的被敌人乐害,有的被关进车狱,有
的下落不明时,她毫不法观。最后,她两次被押到满机备受折磨,但
她仍不改韧衷。
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祖母虽然不识4:,化她满怀信心地坚持了
斗争。她展理未来,抱定了希望。如今,她的希望终于得到了实现。友
年8a15B朝鲜解放7,这就是她所希望的。
我的祖母为了毛到这一天才活到了今天,她终于肪到了这一天。
因此,我希望僳今天这样的宴会不仅今天,而且将来也能够多次
举行,视肥祖份健康长力。
李宝益女士于w59年Io月逝认享年八十三岁。
除了光复后的十四年将近七十年的漫长时风是她同贫困持4、同不义赐斗和
同侵略各斗争的苦难重更的岁月。在枪刺逼迫下的两次满洲之无是她经历的最
严配的考验。今人高兴的是,她以大无畏的精神赤手空军地战胜了数十今的黑暗
u州t,迎接了孙子带来的祖国光复,看到f仓朗鲜建起的社会主义乐园。
熬过了吃Aet黑暗年代的李宝益女—1:,能够长寿的秘诀是什么呢?让我们回
昧一下对她/L十余年坎坷牛涯最熟悉的伟大领袖金日航向志的追忆吧。
我的祖母长寿的秘诀之一是劳动。祖母和诅父—道一“辈子劳动。她
为养活子孙而不间断地操劳,这锻炼7她的休魄和意志。凡是勤勤恳



102页


恩地劳作,不断地造福干K的人,大都是长非的。
在我祖树的小大深处,始终珍藏着美好的梦。换句话说,她有明
硫的土话日标,取入都过得有意义。她的。生似乎岁月胜地,其实不
足这样,她边比的拉—步都有日标,有意义。
我已讲过,她总是盼望着什么。解放前,她盼望祖国独立的日子
干u到来解放唇,她盼望我早BVJ家祁逢;见到我之后,她又盼望
万K过好B了的那 大Y—日到来,盼望祖图统一—R6B于早日到来。凡
是平生在希望中生活的人,大多长形。这种人是不怕任何考验酌。
松J6我的体会,革命是出爱抱关好的幻恐和她有远大理想酌人棉
的。只有抱钉美好幻想祁远大理想,讨—6目有伟大的发现和发明。我的
他母正足怀有美好幻想的人。她之所以能够长寿,正是因为她有美好
的幻想。这样说并不言过其实。思想明嗣,意念坚强,幻想美好,勤
勤总恩,返就是我7K姆能够长寿的秘诀。
我的7K母虽然是一囚元首的祉母,化她一生扑案,清廉。我回国
后,判算涅党利建国工作化—“段落,就让祖父和祖母到平壤和我一起
仕*然而,他们不向意。说老实话,候他们这样的午纪,受孙子的陷
养,安度晚年,是不会有人非议的。何况,我国还有优待革命烈属的
规定,他们就是只受到这种优待,也是可以安度晚年的。但他们不愿
意享受这种优待,也不愿意托孙十的幅、过享乐生活。他们仍要做普
普通通的百姓,晚年也 真种庄稼,立副之;世。
“没有活儿fi的人,1·是最可怜的人。”这是我祖母朴素的人生哲学。
我很想让受f 辈子劳累的祖父扣祖母休息休息,有时请他们到



103页


我家件坚人。每‘1这时候,他们总是闹不住,要活儿干。有。‘kl我
文/1:没办法,找f ‘个破朋芦瓢蛤祖母,让她补‘补。她每次都待不
到一个丛期,就回/J员台老家士。她说孙炼妇做的饭很好M乞,抱着曾
孙1L曾孙女玩也别省乐趣,可是没有活儿千闷得慌,脚踩4;别泥1l心
只火烧火燎的。
有时,我们要给他们购置点什么,诅树总是不同意。她LK:不要
为我这个奶奶操心.要多为老百姓操心。首相也是人,怎能不恕让自
己柑说过好u了呢?何况她还是被4P到凶险之地受尽了种种折磨,儿
死一生返N米的TK母呢。
我很想结。’辈十分单袄的视世做一身厚厚的棉衣条每逢她的生
辰,就带着两瓶烧酒去拜寿。然而,她连这种微不足道的情都不领。
老实说,如果我不是首扣,而是普通公民,就能为祖仍多做点事
f。相会自己砍些原木给她盖k:房,陪她到剧院观看《沈洁传》’M,计她
安废晚年。
然而,我一直忙于国事,没能给诅母做一“身杭衣,让她仍旧仕孜
曾极父留下的简陋单房叹。我结全国各地农村都盖了瓦房,使之In貌
换新颜,刘版能结记得盖 幢新房子。我记巧;得为祖母做丁些什么争,
只记得给她头了 别花谈,只有这次她没柯拒绝*
我为囚审东奔故人,忙来忙去,不觉岁月流逝,tK母也走了。
她这样走,我后悔的事情不小一两样。我对母亲没能从军。同样,
祖母也没能尽车。
要是4:7R母生前给地做—身杭大方了,我也片:就不会这样难过了。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