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167页


三食盐事件
19州下6/3.伟大钡创立日版同仓主持共扣因内间’次小型会?4,讨论废除台
沈配结制、实行敞开销售的问题。
会议结束时,上席说:我们在抗日武装十争山期经历i2吃不别tJ的瘸督,那
种拥苫是难以思受的。所以我们6:Ui卜作战的N低1:可p6帕,也不让断敖, r
万(J计保证盐的供应。现4:,食破生产迅i8增长,打f储备*向沾实行敞开销售
在火行食盐敞Pt目售以后,金H成d志对干部们讲述7“艰难的行军。时、田吃
1;L盐而受苦的一些往事。其构t—件单*被后人朝;之力“食盐事件”。刘这件秘*斥
来余日成同志又有过多次回12。观将这些四1tk:集如下:
我要讲的食盐李件,是1939午春在“艰难的行孽”即将站束的g;十候发
生的。对这个事件,我于今难忘。
人不吃盐就活不下去。不B5盐、 手脚发肿,全分无力,动弹不了。
食草动物,苯不摄取盐分,也2舌不成。山里的池糊,积着有股咸陈的
水,这种水含有出水*有卤水的地方,常有刁;少自然脱落的鹿角。这
是因为鹿常到达里米汲取盐分的缘故。
游击队生活有凹大物资困难, 那就是粮食出难、释了困难、 火尖
困难和食钦出难。如果有人间哪种困难炭难忍受,可能大多数抗u以



168页


J:都M豁处是吃不到盐。
人北M岛利两M岛, 食盐水米就奋缺,加上满洲凶把盐走为鲁方
的事实品严训控制, 食盐就成了帕世之上。
故人/“’格禁i1—所民区的食盐沉入人民革命丫* “炸汇私南人从列
鲜偷运食盐到这贝陈中兜售、 沮也无脐了令。间以的 些山区里,出
为没有辣,临架从代盐n2f内人家就刁;少。我在东满四则候,抗见辽
东人家—‘小檀岩化吃—顿饭‘,齐让消的Hf低有一次找到铁衣团的连
队去看名,正退上炊事员高贤淑。我叫她炊舆工作教大约困难是Jf
久,她头一6J就皖没打榆吃是最大的困难‘、高贤淑足关白友的邻居、存
放An‘J 次“讨仪”小夫士了许多亲人。她为了替众人报仇,参加了所
击队,被分配到炊令队当炊事数。每当我到他们连队吃饭的N俗,她
都十分雄为悦1K没衬什么菜好报张有时出共里没有放卜盐,她竞
1兔疚不安.头郴不敢伯,不知所楷地在;州赵卑打转。她说,她家坐也
借借是章“拉岩沈吃 顿饭。小闻的—被告钦,—舱有俐豆那么大、
第 坎远征北满的时候,团为食盐太缺,毛坚连队的战1:各懒带
着—个小摘包抡小林带J—, 掣出以上几精盐。所t8小邱f包, 其文只有
小批指那5、大,假个囚章线于。里边的盐粒,是在断了盐的时候救急
用的。构;们没有绰爱过吃不—卜盐的苦, 可能以为我讲的别是些软闻传
说,其实都是真实的。抗战时期、为了到故/:区士买盐,牺朝:的问志
就不J:一两个。地下组织的成员,也钉不少是农采办食盐时牺牡的。当
N,箔副食盐的主要火道是地—厂组织。地下组织用我们送去的钱,发
动群众人购买食盐。当然,送到部队来的食盐rf 6,也打刁;少足群众主



169页


动支援的。
我们iB过哪必经道的买食欲、扣我们因缺少食盐受多人的昔.故
人都识消艇。这就绘故人松供/凶议利用食盐消火我们人民革命气力t
gJ乘之机。敌人以为.只要谋划出’条利用食盐的妙计,4;放一枪就
能 网打尽人民革命Y。他们也从次践中认识到光用军事政治手段是
消灭不/人民革命气飞JJ。为此,他们既搞过“诱降J:作”,也搞过“集团
部尔”和熙土战术。 度过炮制t1什氏火回”,企闲人:列小两囚人民小间
插彬楔子,用民族离间计瓦解我们的革命力旦。他们甚币还散布“余H成被
禾“的谣言.妄冈在群众中消除我们的影响。也就是L6,他们散朽谣
占, LX金B成巴被打R, Lj经完蛋了,争取独立的斗争也yK着完蛋了。
他们就是妄图用这种丁段扑大g3鲜人民的抗日火焰。当时,朝鲜利满
洲的—4;少报刊,用战地通1K的形式,编造我是在哪场6A个中怎朴被订
死的。说得给声红色、煞有介廓。
1937年ll湘t一期《京城日报》开头写道,满洲团军“讨14队”经五
个钟头的激战,终于将金日成射乐成功。接着写道:“父十两代持续进
行抗日反满运动的余日成,被讨伐队赶入绝境。 至此. 以三十八岁
为终年,他那饱经沧桑的生涩,终于掩上了帐幕。。
伪满军的杂志《铁心》,也以《余口成匪讨伐详报)A迎,登/卢言
全歼我举的文章。详报说,我6:抚松县杨木川十附近受到伪满举的突
然袭击.苦战多时.最后与八名部下—‘向丧命G过后叫当地一些名百
姓认尸,老百姓都说“是金g成”。
因为立了达5、个“大功。,伪满军第七团的一个连长李某,受到大



170页


东军司令官、满洲因出安大臣的持消公纽荔奖和—‘/J元的赏余。然而
不久,金日以义出现/,弄得他们十‘分尴尬。
日本帝国主义舌还把朝鲜人扣rfI闲人抓去进行种种人体试验。其
Hn6fpJ在,毋唐赘占,就是要征服朝中两图人民和革命军队,进而从
内体J—消灭一切阻研它和屈亚洲的力量c
1K是、敌人的任何鬼碱伎俩祁饰囊炒tl,都没能扑灭抗日革命的
烈火,也没能消灭朝鲜人比革命军。
敌人为之老盖成怒,不择于殿。他们把吞约撤在八水、面粉、食
盐和粮食义,妄图消灭我们。
我们则到达良白县的时候,就险峰卜了敌人的当。来到西间岛,第
一仪打7大德水,紧按老引了小德水,然后牧人马顺沟准备过中秋比
有·无uG兵长跑来对我说,有个老久来到哨所、 没头没脑地要求见队
长,间我怎么办。我就见了那个老头。他村我说,我们齐长白县买未
的食盐是故人放f亮的。为了弄消真假,我们用那盐吧了家畜。果然,
家畜立即中寿。要刁;是那仿老头及时米报告,真不知要出什么大事呢。
敌A6/J这种以毒大我之计愈油愈烈。我们愈是陷于没盐吃的困境,他
们就愈幢空心思地施展这种寿tt。
1939年春,报们又“次遇到/没有盐吃的困难。当时正是分散活
动的各团都汇集到司令部,赶着“艰难的行军。最后一段y6程的时候。队
贞们梢神抖擞,士气昂扬。加之隆冬巳过,蒋风和阳, u粮又足,大
伙心旷神1、6,有些飘飘然。可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个路晓的现象:行
进邮1队员们都像醉汉似地失去了平衡, 身十宜打晃。而月册也都肿



171页


/,4j的肿得眼睛都被济成了一条缝。t11果只有几个人这个样子,例
也不至丁大惊小侵, lJ几乎所有的人都成了这个杆子,达就非同小bJ
我断定这是冈为没有盐吃的缘故。人不摄取盐分
肿胀、姑软大力的现象。
当时,我们51今部成员也有十术大没l12卜盐了。我问吴仰治,你
们足从什么时候断了盐的。他说,我们第七团打从离开刀令部,就
从个上没有吃到盐。可见、身体缺/盐分,是拍致这种现象的原因。
正当BiJ将结束行本p准备再度进入团内痈打敌人的时候,发小丁
这一意外情况,实在叫人心焦。无论如何,必须解决缺盐问题。否队
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我开如物色能解决这个难题的人。警卫连连长吴FI龙推荐了新入
伍的企风社。他是背着战利品跟着部队来、 白愿入伍的育1’。他虽然
入伍不久,但在生活上和6:战斗4’,郴表现得很好。吴仲治也说,这
是个老实忠穆的人,他的父得就住在西岗,派他去——定能办些食盐回
来。
我JE金风禄叫米,叫他有没打信心并坠食盐来。他说愿意去认一
试*还说,这种时候,他父亲经常卜山打紫,他只要穿土便衣,就能
避开密探见到父亲。只要见了父亲,就能把盐齐米。
我们把这项任务文给/他,还给他派了一个助手。他就带着那个
助手走/。
金风禄的父亲见到儿厂安出望外地说,仍;当了金将军的部下,真



172页


有出启、我把仍;交给/金将孽,小里就踏实了。可近来日本鬼子说,
金将军完了。是真的吗?金凤禄回答说, 没那么回事、 我是刚见了
全将军,奉了他的命令来找父亲的,将军他很健康。听/这话,金风禄的
父亲含着泅水,激动兴奋地LX, pJ不是岭将军还能出贫了?可是听
到风声说,金将军怎5、怎么样啦,我们就别提有多么泄气了,现在好
啪,金将军健人,就放心啦。这位老人’‘听儿子的来意,人吃一“惊地
LK,革命军吃不卜盐不能打仗,这怎么而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弄到
轮给金将军运士,好让他少校,L、
老人当着儿十的面’r了保证。但是要真的买到盐,就不d15么容纳
f。他一个人买 ——斤盐还好办,4K要多久就会引起敌人的怀疑。当
时的满训,盲府和警察当局是不准南店卖盐超过左量的。他们随N派
人到商店暗小监视卖盐的情况。商贩且也有给敌人报告情况的人。尽
管这十r,金风禄的父亲还足要买盐G他 个人也能买别—‘坚盐,但他
听儿子说行军,户的革命深右好几百人,就想尽量乡买些送士。为此,他
把这事托付给了平时很要好的邻居老人。那值老人欣然同意助他一臂
z力,并把这事告诉了另一个相处其密的老人,还夸耀说,现在金u成
将军从山上派人来买盐了,我已答应要出一份力,你要是也恐帮助游
击队,就该买些盐送去。这么 来,第二值老人也参与了这件争。问
题就出在这里。这位老人不知道自己的儿于是协和会会员,是敌人61
密探,就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儿于。当队日本鬼子组织了十十么“宣抚斑”、
“诱降工作队”等玩意JL,专搞“诱降”工作。协相会会负也参与了这
个阴谋。这个当了密探的儿子听了父亲的话,就如实地报告了白己的头



173页


六。
日本关东军的特务机关接到这个情报后,立即命令警察机关全部
买下两岗一带商店的食盐,然后派飞机从长春运来一批盐分给了这一
带的商店。这是放了毒的,吃了并不立即死亡,而是逐渐地头痛脑胀,
四肢发软.丧失战1‘力。敌人的这个阴谋,金风禄的父亲等几位老人
是不知道酌。这个阴谋是那么绝密而狡猾,连那些眼尖、嗅觉灵敏赛
过猎犬的南人也都丝毫没有觉察到。
那两位老人买了盐,跟着金风禄来到了游击队的宿营地。我记得
他们是下午一两点钟来的。我谢过他们之后使叫人把盐分结/各部队。
那时候,金正淑同志负责管理司令部的炊事工作。为了保障司令
部的安全,她身上经常带着酪。她拄司令部领来的盐里放了点iS,就
说这盐好候是放了亮的。酯对毒药根灵,只要注食品里放点酣,很快
就知道有没有毒。听7金正淑的这活,司令部和警卫连都没有吃那个
盐。本来,在司令官拿起筷于之前他们是绝不先动筷十的。这是他
们一贯惜守的礼仪和纪律。那天他们都等着我开会回来,谁也没有吃
饭。
我在会议进行中听说老人们送来的盐里有毒,便立即宣布休会,然
后叫人把盐拿来往簧火上擞了儿把,火堆立刻旨出蓝色火焰。火里撒
了有毒的盐,就会昌出监色火焰。
我命令军需官马上全部收回分结各队的盐。听到这个命令,大家
都慌了。因为队员们已经D2了一点盐。有些部队刁;相信盐里有声,不
肯交出术。还有些队口甚至1L一点儿盐装到小口袋且藏起来。



174页


尤其严重的是,第七团和第八团已经吃过盐出征了。
我们原来就tI划那天夜里偷袭故人,缴获粮食,然后如黑啥子沟
方向转移。所以给七、八两个固下达了战4任务。
现在1台况发生了变化。天一壳,故人肯定会扑上来,而我们的主
力部队已经开走7。我心里十分焦急、立即决定尽快把队伍叫回来。我
正要派传令兵出发,只见开定的队仗义折回来/。他们个个气喘M列卜
疲惫无力。吴仲治术打报告时也软绵58的,我还从未见过他这个样子c
别的人也都跟他差4;多。打的人实在走不动、还没到宿营地就扼倒了。
显然,敌人是打算等我们吃f右黄的盐,完全丧失了然1“力,就
突然扑上来一举全歼或牛俘我们。可以断定,狡猾的敌人午算tr灯了,
他们的食盐什5、nJ候运到我们的部队,我们什么时候吃J:他们的盐,冉
过多长时间会全部瘫倒动弹4;了。恬‘兄万分危急。除了司令部人员、些
个部队都中了毒,看来不得不4:全军瘫痪的状态中迎敌了。这是决定
全军生死存亡的严重关头。
此时此刻,我比1937年春征小汤河陷入几千敌人重因时还要焦急,
那时的心情,简直无法形弃。在小汤河,我们虽然陷入故人的重固.但
我们的指战绥并没有丧失战1力,而月.85下定了次小,如果实在没有
办法、就拼个体死我活,突围。而这次却不同,要带领中/毒的队伍
均敌文战,这是多么叫人jLl烷的字啊。
面对着这种悄势,我们进行了伯重的讨论。有人气愤地提出安上
即处决送盐的老头,说他们是故ABt走狗,不然怎么会做L6l这种丧尽
大a66卒。其实这种LX法是不合情理的。Arl果他们是通敌的.事先知



175页


道盐只放了毒,怎么不在西岗把盐交给士按他们的游小队员,而壁自
己背着送来呢,冉说,一个做父亲的岂能忍心毒死自己的亲生儿子,我
严厉批评/那些方张处决两个老人的向志。我说:“这购位老人,为丫
让白己的儿子时针打仗,豁出性命背来了那么重的JJ。我们不仅不走
不感谢、反倒安乐他们,这是多么荒谬啊,你们吃了毒药,就连理性
都没了。很显然,他们b5R我们一样,不知道盐电放了毒。”我接着说:
“现在、我们中了放Aet肝L1。我估计,当毒药发批最大效力的B4候,敌
人一定会来打我们。凡能活动的人,要立即做好战1准备,并尽快恕
办法解毒。我们再也汉打别的办法/。天“亮,故人就会扑上来。能
作战的人不多了,令人才真的是非打一场决处的战;1不可了。”
然而,主要战”[部队都刁;能动蝉了。
我对他们说,从管使不F劲、也要趁敌人还没有术,赶1央离开这
个地方。只要还活着,就是爬,也要爬到安全的密林里文。否肌敌
人的飞机来去炸掏射,地面部队来包围、炮轰,我们就要被全汗*主
力部队在我们的带领下终于爬进丁安全的密林。向时,我命令司令部
警卫人遇和机枪诽做灯了战1“准备。
正如我们所料,不久敌人就扑上未了。我们同敌人联开了激战。一
连引”了两大。主力巳到安全地带隐蔽,只出人数不知6机枪徘和司令
部笛卫人员抗击故人。那天,司令部人员打得很顽强,的确是一场拼
死拼活的决战。
敌人施用缓慢地麻醉人的毒刑,显然是要生俘我们。八要生俘了
我们,他们就pJ以向全世界宣告,满洲酌“共匪讨伐以结束”了。那EJ



176页


候敌人寅称,只要消灭了金日成部队 “讨伐”游击队日诽战就告结束。
我们打退敌人之后,撤副主力隐蔽的密林里,格起了医院,开姑
全力消毒,钵绿豆汤、煮南瓜络队员们吃。这样折腾了一个星期,大
家才恢复了健康。
为了这次食盐事件,我的确厌干丁心血。当证明盐里有毒的时候,
站妥佰pF的是金风禄。他们父于背来的食盐竟然被查明是有毒的,他
们i女是多么惊骇难堪啊。他们吓得面色如土,不知所措,亢像等待处
决的犯人那样发呆。
我对那两位老人说,我们一点儿也不怀疑你们,并是感谢你们真
诚的土援。我这么反复安慰他们,才使他们放下心来。然后又派熟悉
西间岛一带情况的金—“送这两他老人回去。我指示余一,不要直接把
他们送圆家,要送到别的安全的地方*因为我考虑到,敌人看到白己
的毒计破f产,又损失了大量兵力,一定会老羞成怒,归罪于这两值
无辜的老人,个知要用多各残忍的手段拿他们出气呢。敌人是只凭老
人勾结游击队里的儿子运走了大量食盐这一条,就可以杀害这两饺老
人的。
金一很好地完成了我交给的任务。他先把两位老人安顿在有安全
保障的地方,然后又把他们的家属都秘密地带出来交给了他们。金一
还顺便查明了用毒盐害我们的告密考就是第二个老人的儿子。那是
个坏人。
在朝鲜战争期间,潜伏在医疗部门的敌特残忍很毒,肆无忌惮地
毒死了我们许多仇病员。这是故人蓄意挫伤我国军氏的战斗意志,在



177页


区务人员之创削边不和均不信任的阴谋手段。为了大绝我国人民,故
人甚于仑大人性地进行f5日茵战。
反单勒队打进攻革命阵营,向来是不择手段的。20世纪的历史hL
叫, 凡是帝凶主义者,不论是东舶t还是西方的,部是屠戮人类的刽
r于:为了消火不愿被人奴役、温胡自主生活的人民,他们不断地变
报名3\法,锤炼着反华命伎俩。个式现代帝同主义考进竹的战争,已
经不是捎入儿白名单命吝、 几万名华命军队的战争,而是要—‘举推翻
所有社会主义回家的战争。因此,对他们的阴谋,我们么4N时刻保持
高度的警惕。
因为我在抗H革命时期饱尝过缺盐的眩若,所以解放后每当会见
北部边境的人时,都首先沏门J他们那且的食盐供应情况。一次我在厚
吕向郡消费合作计副要帖长文谈, N那里最缺的商品是什么。他说是
食盐。1947i1:夏人,我在办公室见过 个从余刚山休养回来的吕城地
方的少年,他也说吕城最大的困难足缺盐。为此,我们责成商业部门
采取措地,为山区人K供应了充分的食盐。两让道2R北间岛和西间路一
什,都是远浅海洋的内陆山区,fK可能缺化。他国解放战争时期我2;
过高山镇,慈江道也同样缺盐。当N我不顾暂N撤退的艰苦情况 还
是设法结他们解决丁食盐问题。
负责干部们要经常关心,不要让内陆地区问人K受快盐之苦。养
鹿场也要保让烧群经常t25rJ食盐,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