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宗学堂免费学韩语

首页 新闻 焦点 微博 日志 目录 饮食 男女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KPEA 经济 军事 民族 历史 语言 汉字 文学 美术 医学 韩国 品网 交友 聊天 商城 书店 搜索 来稿 短信 论坛 影集 繁體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四 吴仲洽和第七团

有一年,敬爱的领袖金日成同志阅读长篇小说《严峻的战区》,读到吴仲洽牺牲的场面,悲痛难忍,读不下去,久久地怀念着牺牲已经多年的吴仲洽,整夜未能入眼。
金日成同志每当谈起以光辉的胜利装点了大部队回旋战第一阶段的敦化县六棵松战斗,就回想起吴仲洽的牺牲;每次谈到吴仲洽的英雄生涯,就深情地回忆起在抗日革命年代里以生命保卫了朝鲜革命司令部的第七团,以及他们誓死保卫领袖的精神和他们的斗争业绩。
我们失去吴仲洽是在六棵松战斗中。在那场战斗中还失去了连长崔一贤和机枪排排长姜兴锡。这三个人都是我最爱惜的指挥员,可惜都在同一天同一时刻牺牲了。在抗日战争中失去了许多战友,其中吴仲洽的牺牲,最使我惋惜和痛心。
吴仲洽的特点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声音小影子大。所谓影子大,是说足迹大,业绩大。
我们部队的指挥员中恐怕没有像崔春国、吴仲洽那样声音小的人。所谓声音小,可以解释为不表现自己,也可以解释为文雅安静。吴仲洽作为军事指挥员,是少有的文静的人;是声音小,做事多的人;是个不表现自己的谦逊而质朴的干部。人们说崔春国是个像新娘一样的人,而吴仲洽比他还娴静。他是个想挑剔也无从挑剔的人物。在日常生活中,他不声不响,可是在执行艰巨任务时则非常果断,是个一旦下定了决心就不怕赴汤蹈火勇往直前的虎将。一般的困难他都不当回事,无论做什么事都一定要做到底,不完成任务绝不罢休。
他主持正义坚定不移,对非正义的事决不妥协。我想,他比别人的阶级觉悟高,就是因为他有这种精神。
有一年由于干旱,吴仲洽家租种的地没有收成。他父亲向地主求情说,今年的收成这样,请开开恩,让我们度过这一年吧。可是那个奸猾刻薄而又残暴的地主不仅不同情,反而骂他是盗贼,举起文明棍就要打。吴仲洽看了忍不可忍,抄起连枷就朝那个地主使劲打过去了。当时吴仲洽不是十四岁就是十五岁,可见他从小就有强烈的正义感。
正义感强的人思想觉悟快,投入革命也会早,会成长为奋不顾身地带头进行斗争的优秀战士。
据吴泰熙老人说,吴仲洽小时候特别喜欢玩独立军游戏。他小时候住的村子当年金佐镇骑着青骢马驰骋过的地方,所以,不能不受独立军的影响。他受堂兄吴仲和的影响较大,也从他那里接受了共产主义的思想。他所以很早就投身于革命,是因为他对日本侵略者的反抗心强。
回想起来,像吴仲洽那样大胆勇敢的指挥员是少有的。
自古以来,名将修武之道,重视智和仁,同时也重视并且努力培养胆和勇。老虎把崽子从峭壁上滚下去,是为什么呢?为的是培养崽子的胆力。
吴仲洽没上过讲武堂,也没有见过道士,他是在抗日的烈火中培养了革命者应有的胆力和勇气的。
1939年中秋节前夕,在袭击和龙县三道沟附近的金矿里,他在战场上创造了罕见的奇迹。
在指挥那场战斗时,敌人的一颗子弹打中了吴仲洽的前额,但他没有死,继续指挥了战斗,也许是那颗子弹打偏了一点。这是一个奇迹。
就算子弹打偏了,人的薄薄的头盖骨能顶住一颗子弹,是不能令人相信的,但这是确凿的事实。我也看过他的伤口,传令兵给他缠了绷带。
同志们对他说,你可真碰上了好运气,托了“老天爷”的洪福。他说日本鬼子的子弹也许能打穿懦夫的额头,可是共产主义者的额头是打不穿的。
他额头上中了子弹仍在指挥战斗时,敌人扔的手榴弹越过墙落到了队员们的脚下。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吴仲洽飞快地捡起那颗手榴弹使劲甩过墙去了。
敌人看到他们投的手榴弹又飞过墙来,吓得魂飞魄散四下里逃窜。吴仲洽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立即发动了冲锋。这不又是一个奇迹吗!
手榴弹是一种近距离杀伤武器,从投掷到爆炸只有两三秒钟。把就要爆炸的手榴弹捡起来,这本身就是冒险。吴仲洽就是这样一个无所畏惧敢于冒险的人。
通过这两件事,你们也能了解吴仲洽的为人。
吴仲洽是个英勇善战的军事指挥员。作为军事指挥员,他的长处首先是判断情况快,下决心快,组织战斗周密细致。他一旦下定了决心,就毫不踌躇,坚决果断地付诸行动。这是他的长处。他像摔交运动员运用绝招,把身强力壮的对手摔倒那样,无论遇到多大优势的敌人,都能运用巧妙的战术战胜敌人,绝无失误。实际上,他是不亚于崔贤和崔春国的久经考验的战将,只因为他经常和司令部一起行动,所以他的事迹传播得较少而已。
在几十年的革命斗争中,像吴仲洽那样组织性、纪律性很强的人,我见到的并不多。他那组织纪律性,首先表现在绝对地无条件地服从上级的命令和指示上。派他任务时,他问题只有一个回答“是!”从不讲任何条件;无论做什么事,他从不推辞。
他执行我的命令和指示,一分一秒也不耽误。叫他到什么,什么时候到哪个地点接头,他都准确无误地去完成,然后在指定的时间里到指定的地点汇报。如果在执行任务中发生了意外的情况,他就让一个小分队留下来继续执行任务,自己带领基本队伍一定准时回来。每当遇到这种情况时,他就教育和鼓励队员们说,我们一定要准时回去,免得让司令官同志为我们操心。
在部队的管理和教育方面,吴仲洽团长也是完全按照我的指示去做的模范指挥员。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中,他也像正规军一样把部队的管理搞得井然有序。他指挥的第七团,没有一个穿着裂了口子的鞋或裤子的队员。如果在行军中发现哪个队员的衣服破了,他就叫那个队员在休息时一定把衣服补好。因为他管理得好,他的部队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故。
我偶尔无意间脱口而出的自言自语,他也当作司令官的要求和命令牢记在心,设法解决。
1939年中秋节的前几天,我和吴白龙在乌口江密营散步,随便说了句中秋节快到了……
这话不知什么时候传到吴仲洽的耳朵里去了。对我的要求和意向,他最敏感,比谁都善于领会。所以他也没有忽略我的那句话。他心想:司令官为什么说中秋节快到了呢,是不是因为中秋节快到了,怕新队员想家,才考虑着要准备过中秋节?几天后,他为准备过中秋节所需的物资,跟敌人打了一仗,缴获了大量的粮食和其他食品,里面还有月饼。就是在这年中秋节,我应吴仲洽之邀,给七团的队员和司令部成员讲了月饼的由来。
吴仲洽是连我的枪声都能准确辨别的忠臣。“艰难的行军”时,我们都集体行军,途中有一段分散行动。那时我和吴仲洽约好,来年春天在三水沟会师。当时,朝鲜人把十三道沟叫做三水沟。
1939年3月上旬,我组织了一场袭击三水沟某集团部落的战斗。吴仲洽听到我们的枪声说:“这是司令官同志的枪声,兵力只有一个连队的司令部有可能被暴露,陷入敌人的包围。同志们要誓死保卫司令部!”说罢,就带部队奔到我们所在的地方来了。
吴仲洽真是个忠厚淳朴的人。
现在我再讲一个有关他的故事。他原在汪清县元家店从事地下活动,后来参加了游击队,入伍的人多,要求入伍的人更多,问题是没有枪。因此,没有枪的队员就像在故事片《游击队五兄弟》里看到的那样,挎着大刀,扛着红缨枪。吴仲洽起初也挎着铁匠铺打制的大刀。
汪清游击队总是让那些没枪的队员站在队伍的最后尾。
吴仲洽每次去放哨都要借人家的枪。可是他一点也不感到难为情。吴仲洽一连几个月一直挎着大刀,所以同志们一见到他就逗他。
有一天,我正经地问他,仲洽同志,你总是挎着刀跟着人家的后头走,不感到委屈吗?他回答说,有这把刀也就不错了,怎能人人都摊到枪呢?枪嘛,只要打仗,就会有的。
话虽这么说,可是人家都扛着枪,自己却带着刀和手榴弹跟在别人后头,心里该多不得劲啊。可是他不露声色,十分坦然。
为了给那些只带着红缨枪和大刀的游击队员解决槍支问题,我们组织了一场战斗。要获得槍支,就要打仗,没有别的办法。所以,我们袭击了从图们经三岔口到牡丹江的铁路敷设工地。
在这场战斗中,吴仲洽缴获了许多支步枪,还缴获了敌军官的手枪。
缴获的武器授予谁,这要在战斗总结会议上决定。我们制定了对战斗勇敢、遵守队员,优先授予枪的制度。
这次袭击战的总结会议,我也参加了。在这次会议上,吴仲洽也领到了枪。
后来,吴仲洽从班长、排长、连长一直升为团长。可以说,他是革命军指挥员的典范。
要说吴仲洽的长处,除此而外还可以讲出许多。
吴仲洽是个文静的人,在日常生活中快活,乐观,平易近人,学习热情高。他不说废话,品行端正,能虚心接受同志们的批评,认真改正自己的缺点。他安排部队的生活周密细致;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也比别人强。
作为朝鲜人民革命军一员的吴仲洽的成长,就是第七团的成长,这样说并不言过其实。
七团的前身是独立团。独立团是从汪清、延吉、和龙等东满各县分别选拔一个连来新编的。
在汪清县,七连被编入了独立团。汪清的七连是从汪清一连分出来的,被编入独立团后成为二连。开始吴仲洽在独立团二连当了青年干事。
独立团于1935年被编为独立一师第二团,南湖头会议后新编朝鲜人民革命军主力师的时候被编为这个师的第七团。七团是这个新编师的骨干。
吴仲洽、吴白龙、姜曾龙等人,都随同经历了这种变迁的第七团的历史一道成长起来,分别成为团长、连长、排长。
第七团大部分是朝鲜人。我们从汪清时候起就系统地培养吴仲洽,同样,对第七团也集中力量进行指导,比指导别的部队更深入,把它建设成了新师中战斗力最强的模范团队。首先是选拔优秀的人来配备了排长、政治指导员、连长等全团的指挥干部,对他们有计划地进行教育,把他们从思想政治上和军事技术上切实地武装起来。游击战所需要的各种操典以及宿营法、炊事法、行军法、方位判断法、临时舞台架设法、演出节目单和介绍文的写法等,我们也都教给了他们。
为了把第七团建设成为模范团队,朝鲜人民革命军怀念部和师部领导做出了很大的努力。他们经常下到团里去对指挥员进行政治、军事教育,及时帮助解决困难问题。通过这样的培养,第七团成为模范,成为朝鲜人民革命军主力部队的骄傲。
我们把许多在七团受到锻炼的同志派到其他部队去当指挥员。魏拯民向我们要军政干部时总是点名要七团的指挥员。在七团受到锻炼的指挥员被派到别的部队后,又在那里培养了很多指挥员和模范战斗员。七团确实起到了像“原种场”一样培养军政干部的作用。是李东学还是朴寿万指挥的警卫连,后来也建设成为模范连。这个连就有很多来自七团的人。
革命军里设有专门培养政治军事干部的常设教育机构。在这种情况下,通过七团系统地培养干部来不断地输送到其他部队去,满足了对干部的需要,这是我们在抗日革命中取得的又一个好经验。树立样板,推广全国,我们党的这一传统的工作方法,就是渊源于抗日革命斗争中取得的经验。
朝鲜人民革命军的军政干部中有很多是第七团培养出来的。吴仲洽、金周贤、李东学、李东杰、吴白龙、金泽环、崔一贤、吴日男、孙泰春、姜曾龙等,都是七团培养出来的。七团的连政治指导员中有个外号叫“潮眵包”的人。记得他姓崔,名字记不清了。他的眼圈总像是潮湿的,所以叫他“潮眵包”。他打仗很勇敢,不幸在小汤河战斗中和金山虎一起牺牲了。崔一贤是在组建北鲜(北部朝鲜——译注)反日人民游击队时被内定为队长的人。金泽环连长也是聪明人。
看来,指挥员强悍,士兵也跟着强悍。连长学团长、排长学连长、队员学排长和班长。人们是在不知不觉之中学指挥员的为人和行动的,可以说,第七团的指战员是学吴仲洽,成了钢铁团队的。
其他部队的指挥员和士兵,都非常羡慕吴仲洽的七团。
我们在白头山根据地的时候,第一军的曹国安曾跟我们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他请求我选一个能干的人给他,希望给一个熟练地使用机枪的人。他要的就是七团的著名排长、机枪手姜曾龙。姜曾龙是朴禄金的爱人。
我问姜曾龙愿不愿意到第一军第二师去。他头一句就说不去。我以为他是不愿意和朴禄金分离才说不去的。可是实际上并不是。他说:跟爱人分离没有什么,就是不愿意离开将军,不愿意离开吴仲洽的第七团。他同吴仲洽有深厚的感情,两人在汪清时就是莫逆之交,从汪清第一连时就一直在同一个连队里形影不离。叫吴白龙到第八团去当机枪手时,他也说不愿意离开吴仲洽的第七团。
从这两件事就可以看出吴仲洽是多么受人爱戴的人。七团的队员对自己团队的热爱和团结精神也是无与伦比的。
我们也常把犯了错误或政治军事业务差的人派到七团去锻炼。
1936年,在临江县新台子附近的一个密营,有一个负责机枪排的人犯了错误。这个人工作能力也差。所以,我们把他暂派到七团四连去。在派他去的时候,我对他说,一个干部,如果不对手下人的生活负责,就没有资格当干部;只有真正认识到自己的连累许多队员,才能当好干部。你最好到七团去多学习和锻炼。
他到了七团,在吴仲洽的帮助下确实变成了另一个人,后来也恢复了他的职务。
第七团是朝鲜人民革命军各部队中战斗力最强的队伍。所以,司令部总是把最紧急的最艰巨的任务交给七团。七团是朝鲜人民革命军的主攻力量。
无论是行军还是宿营,我总是把战斗力和责任心是强的七团部署在后卫。经常受敌人追击和突然袭击的游击队,后卫是非常重要的。
在行军途中宿营的时候,我们总是在离司令部三百至五百米远的后边留一个战斗力强的队伍作为后卫。司令部和后卫队的距离有时有一二公里远。后卫队和司令部之间,隔一定的距离设步哨或监视人员。
据我们的经验,“讨伐”人民革命军的敌人不大用从前面截击的战法,而多用从后面追击的战法。所以我们才把战斗力强的部队作为后卫队。
1939年春,我们向茂山地区挺进的时候,在青峰宿营地也是派七团作后卫的。七团的队员们夜里连篝火都不能烧,因为烧火就会被敌人发现。尽管这样,他们也没有叫一声苦。
我很早就要求人民军把吴仲洽树为典范。把吴仲洽树为典范,也就是要向吴仲洽学习。

金正日同志早在60年代初就强调人民军要向第七团学习。他从小就知道吴仲洽是什么样的指挥员,第七团是什么样的团队。
干部、党员和人民军军人应该向吴仲洽学习什么,向第七团学习什么呢?
吴仲洽的长处,归纳起来可以提出好几条,但我认为在他的长处中最重要的是对革命的无限忠诚。
吴仲洽对革命的忠诚是怎样表现出来的呢?最突出的表现是对自己司令官的忠诚。
吴仲洽首先忠于我们的思想和路线。他一向认为我们关于朝鲜共产主义运动和朝鲜民族解放运动的思想和路线是正确的,深入学习研究并认真贯彻执行。同时,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他都无条件地拥护自己司令官的思想,对背离这一思想的现象绝不留情,坚决斗争。
吴仲洽一向把我的思想、司令官的军事作战方针看作是法律,看作是至高无上的命令。对吴仲洽,任何别的思想都沾染不上。对这样的人,别的思想是行不通的。思想纯正的人,落在任何污水里也不会被腐蚀。
团长的思想坚定,第七团全体指战员也都与自己的司令官同呼吸共命运。
吴仲洽对革命的忠诚,还表现为无条件地执行自己司令官的命令、指示的精神,以及对执行命令、指示的高度责任感。只要是司令官的命令、指示,他都准确无误地圆满地去完成。无论命令、指示多么重,他决不讲条件或发牢骚。
他在完成司令官交给的任务后,每次都汇报完成情况,对于在执行任务过程中的缺点,也毫不隐瞒,都一五一十地摆出来加以总结。
从吴仲洽对待司令官命令、指示的态度中,我们的干部应该学习的另一个方面,是他完成一项任务后紧接着主动要求承担新任务的作风。他最不喜欢在原地踏步,做完一件事就接着去抓另一件事。用现在的说法,就是不断革新、不断前进的人。与别的团相比,第七团吃的苦最多。这是同吴仲洽的事业心强分不开的。
吴仲洽是个有特殊气质的军事指挥员,交给他艰巨的任务要比给他轻松的任务时更高兴。
吴仲洽对革命的忠诚、对自己司令官的忠诚,还表现为誓死保卫领袖的精神。他不仅从思想政治上坚决维护自己的司令官,而且甘愿豁出生命保卫自己的司令官。只要是为了司令官的安全,他就带着全团舍生忘死地扑上去,不管多么艰苦的战斗,也绝不推辞。
我在红头山率领李斗洙连队同好几百敌人苦战的时候,正远离司令部执行战斗任务的吴仲洽,担心司令官的安全,闪电般地奇袭了敌人的宿营地。敌人遭到这一打击,后方就空了,只好仓皇逃跑了。那次我得到了吴仲洽的救援。
在漫江的附近作战,我指挥部队撤退时,用自己的身躯保卫了我的也是吴仲洽和七团。在断头山战斗时也一样,司令部撤退时有几百敌人穷追不舍,也是由七团殿后掩护了我们。
吴仲洽对自己司令官的高度忠诚,在“艰难的行军”时表现得最为突出。行军初期,吴仲洽用“之”字战术展开了近半个月殊死的后卫战,保卫了司令部。
我在别的地方也谈过,在“艰难的行军”途中,在七道沟断定大部队行动对我们不利,便开始了分散活动。那时和我们分手的吴仲洽,自告奋勇地假装成司令部,引诱敌人穿梭于龙岗山脉和长白山脉两个多月这久。因此,第七团吃了很多苦。多亏他们,司令部有一段时间才没有受到敌人的多少搅扰。
在七道沟和我们分手的时候,吴仲洽他们团没带一粒粮食。要解决口粮问题,就不能和居民点离得太远。可是,吴仲洽却把行军路线定为经嘉鱼洒、四登房山脊、红头山西侧和双岔头北边到德水沟。这条路是无人居住的白色地区,要说有人家也不过是些棚户。走进那里就会陷入迷宫,很难活着出来。为了引开向我们司令部集中的敌人,吴仲洽故意选了这条路。他们起初以攻打木材所缴获的牛肉和马肉充饥,走进深山之后就弄不到吃的了。
有一天,吴仲洽发现敌人不再追赶他们,便号召队员们说:
“敌人也许已经觉察到我们不是司令部。如果是这样,我们就等于白费力了。一定要折回去把敌人引诱过来。同志们跟我来!”
他举起盒子枪,重新返回千辛万苦走过的几十里路,袭击了敌人的宿营地,终于把敌人引了过去。从此以后,如果敌人不追赶了,他们就返回去搅扰一两次,使敌人像戴上了鼻环的牛犊一样,乖乖地跟上来。口粮断了,他们就把鬼子兵宰牛吃后扔下的牛皮泡好了分着吃,继续行军。那年过春节,他们吃的是冻马铃薯。可吴仲洽却担心地说:“我们在山上还能吃到这些东西,司令部能吃到什么呢?”
他在行军路上号召饥饿难忍和疲惫无力的队员们说:我们现在虽然受些苦,可要知道,苦尽甘来嘛。你们想想看,我们打垮了日本帝国主义,向解放了的祖国行进的时候吧。生为朝鲜人还有比这更有意义、更光荣的事吗!不要忘记,我们今天这一艰苦的行军,就是朝着祖国的解放迈出的步伐。这话是金日成司令官说的。让我们为了保卫司令部,奋勇前进吧!
吴仲洽就是这样的人。他心里有一团烈火。什么烈火呢,就是对革命的热忱。这个热忱的核就是对自己的司令官的忠诚。
我再说一遍,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所有的指战员都首先为司令部的安全着想,这就是第第七团突出的优点。把司令官的命令、指示视如生命,最圆满地加以完成;对司令部的意图领会最快,一旦领会了便全力以赴地带头贯彻执行。这就是第七团在生活和斗争中所发挥的战斗作风。
以自己的身躯挡住向我飞来的子弹而牺牲的李权行、在贯彻执行司令部的命令和指示的战斗中献出了宝贵生命的吴日男、孙泰春和金赫哲,都是从第七团涌现出来的。
吴仲洽、崔一贤、姜兴锡也都是为了保卫司令部献出了一生的。他们都不幸在六棵松战斗中牺牲了。正因为这样,我每当想起六棵松,心情就非常沉重。这场战斗打得很漂亮,可是却失去了三位宝贵的指挥员。
那天晚上10点,吴仲洽率领第七团和黄正海的分队,带头冲进了六棵松的敌军兵营。他们是主攻。不知怎么回事,那天我没能对吴仲洽说一声注意身体。当然,即使说了,他也不会爱惜自己的。他是一个越艰苦危险越身先士卒的指挥员。
我派出第七团和黄正海分队后,立刻又出动了第八团。我交给第八的任务是,到木材所工人群众中去进行政治工作,同时打开敌军仓库缴获粮食和军需品。
吴仲洽带领突破组神不知鬼不觉地钻过木栅栏,切断了铁丝网,发起了冲锋。七团迅雷不及掩耳地攻占了敌军的炮台和兵营。敌人惊惶失措急忙躲到兵营的秘密地道里去了。吴仲洽立刻命令队员在地道入口放了火。地道入口冒起了烟,里面的敌人再也支持不住了,灰溜溜地往外爬。
我军的胜利已成定局的时候,突然遇到了意外。藏在地道的敌人开了枪,打伤了正在指挥搜索的吴仲洽团长。他受的是致命伤。传令兵金铁万也受了伤。由于残余敌军的顽抗,七团得力的指挥员崔一贤和姜兴锡也牺牲了。受了致命伤的吴仲洽没来得及抢救,也饮恨牺牲了。一辈子历经艰难险阻、为革命奋不顾身,像一团烈火一样的人,就这样走了。
抗日武装斗争时期,我常对我们的人强调说,无论在什么战斗中,最后结束时要特别注意。因为事故往往是在这最后一刻发生的。六棵松战斗中,就是在结束战斗的最后五分钟里失去了三位宝贵的战友。
看来那时候吴仲洽有些疏忽。他看到战局对我们有利,敌人被烟呛得举起手往外爬,就以为胜利在握,过分大意了。
吴仲洽本来是从没有失误过的人。他生活清廉,仗也打得漂亮,警惕性也比别人高。真不知那天他为什么没想到自己脚下会有敌人。当初侦察组对敌军兵宫内部的侦察也不够细。要是事先搞清了敌人地道的情况,也不就至于发生那样的不幸了。想起来实在令人遗憾。当受伤的金铁万来到我面前,泣不成声地说吴仲洽牺牲了的时候,我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当我证实了这是确凿的事实时,我几乎失去了理智,不顾一切地朝敌军兵营跑去,边跑边大声喊:杀害了吴仲洽的家伙在哪里?是谁杀害了吴仲洽?我绝不能饶恕他!
无论有多大的痛苦,我早已习惯于在队员面前克制自己的感情;但是那天,我实在控制不住了。说实在的,吴仲洽是我多么爱护的同志呀!就是现在想起来,也感到悲愤难忍。那天我们消灭了大批敌人,缴获了大量的战利品,可是,这一切都烦透了。我们的指战员也都无限的悲痛之中,这是未曾有过的最大悲痛。
撤退命令一下,同志们抬起战友的遗体离开了六棵松。几百个人流着泪默默地挪动着脚步,没有一点儿声音。
我们在巨大的悲痛中举行了追悼会。我为了致悼词走向前去,可眼泪不住地淌,什么也看不清楚。心中好像是堵塞着东西,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在困难面前我从来没有流过泪,可是在悲痛面前,我却比谁流的泪都多。
六棵松战斗是一场具有重大意义的战斗。自这次战斗以后,敌人的第二期“讨伐”作战陷于混乱,而我军则创造了大部队回旋第一阶段取得胜利的可能性。当敌人把兵力集中到白头山东北部豆满江沿岸一带时,我们由到敦化的奥区打了一场大仗,使敌人大惊失色,目瞪口呆。
在六棵松战斗中,朝鲜人民革命军主力部队的基干——第七团打得最漂亮。七团是堪称“钢铁部队”的无敌队伍。这支队伍能成为以一当百的劲旅,应该说是这支队伍的指挥员吴仲洽的功劳。因为他是忠臣,又是名将,所以七团才壮大成为战无不胜的劲旅。
我忘不了金赫和车光秀,同样也忘不了吴仲洽。吴仲洽是我的革命战友和同志,同时也是救命恩人。
吴仲洽团队是粉碎敌人不断的挑衅和进攻,有力地保卫了朝鲜人民革命军司令部的防弹墙、攻不破的堡垒。
吴仲洽牺牲后,我们对指战员更加爱护和珍惜,经常教育他们在战斗中最大限度地扩大眼界,处事谨慎持重,以防遭受损失。尽管这样,失去了吴仲洽这个损失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弥补的。
人们都说,是我把他造就成了优秀的干革命者,其实,光这么看是不全面的。
谈吴仲洽同志的时候,有必要深入地考察一下家庭革命化问题。
过去,在包括汪清在内的间岛全境,首屈一指的爱国革命家庭就是吴泰熙一家。他们一家几乎所有的人都参加了抗日革命。在这一家人中,做地下工作时或在人民革命中牺牲的就有二十多人,可见这一家的爱国赤忱多么强烈了。
我想,吴仲洽能够成为响当当的优秀革命者,其主要因素是他从早年起就受到了吴氏一家长辈的良好教育。
吴氏一家的许多年轻人都成长为出色的革命者,其背后凝结着给他们指出了正确的人生航路的吴泰熙、吴成熙、吴昌熙、吴正熙四兄弟老人的心血。
吴氏一家非常重视子女教育,尤其是首先教育搞得好。这是爱国主义教育、反日教育和革命教育的坚实基础。吴氏一家虽然很穷,但为了使子女上学念书付出了极大的努力。他们一家有十多个中学结业生,可是没有一个走升官发财之路,而都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在这方面,吴仲和起了很大作用。
吴仲和扎实地进行了家庭革命化的工作。我们结束南满和北满远征到了汪清的时候,吴氏一家的青壮年和妇女都参加了革命组织。
吴仲洽他们家在吴氏一家中生活最苦,所以对革命也最热忱。吴仲洽首先做到了自身革命化,然后带动弟弟和全家都实现了革命化。
吴仲洽他们三兄弟都成为团和营的军政干部,后来都在战斗中阵亡了。
1941年夏,我在罗子沟一带进行小分队活动时,同吴仲洽的父亲吴昌熙和朴吉松的父亲朴德深取得了联系。当时吴氏一家住在罗子沟。从山上用望远镜可以看到这家人背着满背架的柴火走进柴门。他们一家人迁到罗子沟以后,在各方面仍表现得不愧是革命军人的家属。
那时,我通过金一同志以吴昌熙、朴德深老人为中心,吸收罗子沟一带的军属建立了地下组织。
在小分队活动时期,我们挺进到白头山东北部的时候,得到了吴昌熙老人的很大帮助。在这位老人的帮助下,我们渡江到庆源(今赛别尔)地区建立了革命组织。
吴氏一家确实是应当载入史册的革命世家。
我现在还经常想,要是吴仲洽还活着该多好。如果他还活着,我国就会涌现出许许多多的第七团。
现在,金正日同志在领导人民军向吴仲洽学习的运动。这是很好的事情。
过去,我身边有过很多像吴仲洽那样的忠臣。今天,应该培养出大批像吴仲洽那样的忠臣,安排在金正日同志的身边。
金正日同志是朝鲜的未来,是朝鲜革命的命运。要使我们祖国永远欣欣向荣,使我国社会主义永远胜利前进,就要保证金正日同志身体健康,全党、全军就要真诚拥护金正日同志的领导。干部们要拥戴金正日同志为革命的首脑,抱着一定要接代继承并完成在白头山密林开创的主体革命事业的坚定决心,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各条战线上不断取得辉煌成就。要像吴仲洽团队保卫司令部那样,用生命拥护和保卫朝鲜革命的最高司令部——党中央和金正日同志。


最后修改时间:

朝鲜迷工作室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网 中日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